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吃寡醋姑嫂談心 奉嚴旨鴛鴦分別)
    (詩曰:
    (  閨中和氣產芝蘭,獅吼寧如琴瑟彈。)
    (賬木興歌綏福復,螽斯衍慶合家歡。)
    (於今總是拈酸婦,惜哉曾無療妒丹。)
    (詬誶時間無樂趣,不如形隻影孤單。)
    (這首詩,說人家娶了個賢慧妻子,則琴瑟相調,倡隨和樂,從此千祥駢集,戾
    (氣盡消。)
    (若是娶著一個妒婦,時刻提防丈夫,凡行動舉止,都著猜疑,還要詬誶之聲,
    (徹於戶外,使做丈夫的一刻不能安穩,不如無妻的人,反得逍遙自在。)
    (無如古來婦人,百病可醫,惟妒難治。)
    (若犯了一個「妒」宇,便病人膏肓,隨你蘇張之舌,也說化他不轉。)
    (即至威勢相加,刀劍恐嚇,彼寧甘就死,斷乎不肯通融。)
    (所以有妒婦的人家,往往至於斬宗絕嗣。)
    (我想起來,婦人之妒,惟恐自己丈夫被婢妾分去了歡娛。)
    (殊不知管束得緊,使丈夫畏首畏尾,枕席之間,反無一毫情趣。)
    (且丈夫被妻子約束,不知外邊美色有多少趣味,日夜想念,決無真心向內。)
    (無奈婦人癡愚,總迷而不悟,十分之中,賢德者不上一二分,反有八九分嫉妒
    (成性。)
    (惜無療妒奇方,為天下男子少伸鬚眉之氣也。)
    (吾嘗見世間婦人,有始賢而終變為妒者矣,從未有始之妒而忽翻為賢者。)
    (有之,自於越秦氏淑貞始,然亦從死生患難中,受恩深處,方才悔悟回心。)
    (且聽在下慢慢敷陳出來,以為妒婦之鑒。)
    
    
2**時間: 地點:
    (話說浙江紹興府有兩個大鄉宦,一個姓朱名忠,曾做過禮部尚書,夫妻俱已去
    (世,只有一子,名喚朱綸。)
    (一個姓秦名孝,官拜兵部尚書,夫妻亦都去世,所生一子一女,長子名秦仲,
    (已娶尤丞相之女為媳,忝中兩榜,選過部屬,因丁外艱,在家守制。)
    (女兒名淑貞,年已十四,自幼許字朱綸,生來心性酷妒,小時就吃醋拈酸,見
    (丫鬟有一二分姿色的,便不要他近身,只揀一個奇醜極蠢的小丫鬟,六十歲外
    (的老僕婦在房服役。)
    (又誰知嫂嫂尤氏生性各別,出嫁時,贈嫁有四個絕色丫頭,到秦家見丫頭甚多
    (,又揀四個美貌的在房服役,又外邊討四個。)
    (見兩個係舊家之女,貌又端莊,就勸丈夫收他為妾。)
    (餘十個,就請戲師教成一班女戲子。)
    (每逢花朝月夕,一家歡飲,就叫這些丫頭,或清唱,或串戲,或分立兩旁行令
    (勸酒,極盡快樂。)
    (只有淑貞小姐心中十分不悅,哥嫂請他,不但不肯赴酌,還時時苦勸嫂嫂道)
心 中:一夫一妻,人倫之當,小老婆豈是好有的?且這些油頭粉臉,妖妖嬈嬈的丫頭,
    最要引誘家主,壞人心術,離人骨肉。嫂嫂但知一時取樂,竟不想後來日子!你
    便真心待他,他卻假意奉你,一有不合,必至夫妻反目,妻妾爭風。這還是小事
    。更兼小老婆生出兒女來,家產分了去,一心偏向著生他的娘,誰來顧著你嫡母
    ?我是一派忠言,嫂嫂請自思之,莫到後來追悔,想我的話,就晚了。
尤 氏:姑娘所說,自是不差,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從來說牡丹雖好,綠葉扶持。我等
    幸生富貴之家,豈可不自知機,自圖快樂,反要去尋煩惱?你說美妾俊婢,恐引
    壞了男子的心腸;我說美妾俊婢,正是固結丈夫的恩愛。那男子漢是天邊之鳥,
    生於富貴,更不比得貧賤之家,終日看著妻子過日。或上京赴選,或遠任他邦,
    就家中也有賓朋宴會,也有親戚往還。家中若拘管得緊,不容女子見面,到外邊
    去,莫說見了美貌女子,視如性命,就見了稍有姿色的,也覺得奇貨,勢必瞞著
    家中,或娶為外宅,或包妓宿娼。我又不能隨他,何由知道?即或聞知,他在遠
    方,一時不得見面,要與尋鬧,也不能夠。若告訴外人,外人反道我不賢,這個
    悶氣,可不要活活氣死!就在近處,晚上回來,與他嚷鬧。他若懦弱的,外邊受
    我約束,肚內恨我如仇,夫妻之情安在?倘遇強橫的,老羞變怒,兩相吵鬧,必
    至夫妻分開,他便在外尋花問柳,我卻在家獨守孤燈,這苦對誰分訴?不若多娶
    婢妾,朝歡暮樂,外邊就有美色,也只看得平常,決不貪戀他了。至說怕他生子
    ,更是過慮。我若無子,巴不得他多生幾個,我便可免生產之苦,安享嫡母之稱
    。我若有子,長俊的,高官顯爵,何在祖上這點家產;若不長俊的,雖獨得了萬
    貫家財,原要敗去。不若兄弟多些,彼此相幫,多多益善。不見郭子儀七子八婿
    ,滿牀牙笏,誰不羨其滿門榮貴!這些兒女,也是姬妾所生者多,難道夫人一個
    人生的麼?姑娘勸我不要後邊追悔,想你的說話,我倒決不追悔,姑娘後來方信
    找說話哩!
尤 氏:(小姐聽說,冷笑一聲,道)我也不與嫂嫂辯,且到後來,看你想我的話好,還
    是我想你的話好!
    (自後姑嫂兩個,話不投機,也不再說。)
    (只小姐見了這許多婢妾,猶如仇敵一般。)
    (不覺過了兩年,小姐年十六,朱綸年十七,央媒來說,迎娶過門。)
    (妝奩極其豐盛,哥嫂要撥四個丫鬟贈嫁,小姐不肯要,哥嫂沒奈何,只得另外
    (折丫鬟銀二百兩,隨身就是那極蠢的小丫頭,極老的一個僕婦。)
    
    
3**時間: 地點:
    (且說朱綸,見妝奩之盛,妻子又美,甚是歡悅,卻又心中疑惑)
心 中:聞秦家美婢甚多,怎不將幾個看得的贈嫁,卻將這一老一小兩個怪物來?若說哥
    嫂不頤妹子,怎的妝奩卻又甚好,且折丫鬟銀二白兩,並不象薄待妹子的?
    (心上躊躕不決。)
    (那裡曉得倒不是舅爺之故,倒是新夫人之故,全在這裡上做工夫。)
    (不但贈嫁丫鬟不要,一嫁過門,見朱家俊婢也不少,想公婆去世後,丈夫與這
    (些丫頭日夜同處,豈能無染?三朝就要發作,虧得送娘與老僕婦再三相阻,方
    (忍耐往了。)
    (到小滿月後,再忍不住,就與丈夫吵鬧,立逼將一眾丫鬟盡行賣去。)
    (朱綸見妻子美貌,又是新婚,正當恩愛之際,只得聽妻子作主賣去。)
    (秦氏見丈夫言聽計從,一發驕橫,稍有不如意處,便要尋鬧,日夜不休。)
    (朱綸起初愛他,每事順從,後來因愛生畏。)
    (秦氏又日凶一日,處得丈夫服頭服腳,記得嫂嫂之言,一應賓朋宴會,親戚往
    (還,都不許他去。)
    (哥嫂來請他回門,不好回得,還預先要老僕婦回去說,要嫂嫂吩咐眾丫鬢,不
    (許到外邊張探。)
    (當日回去,外邊男客,內裡女客。)
    (小姐一面吃酒,心上心對著外邊,如坐針氈,還叫小丫頭出去巡察,未有一刻
    (寬心。)
    (未到晚,就叫轎同丈夫辭了哥嫂回家。)
    (直至哥哥補了禮部員外,帶了家眷進京,只得到家一送,還不許丈夫來送。)
    (誰知婦人犯了醋病,老天偏要與他作對,朱綸做親數年,秦氏總不懷孕。)
    
    
4**時間: 地點:
    (一日,偶有一個老親來看朱綸,曉得他未曾生子)
一 個:你已做親幾年,沒有生產,想你娘子不受胎。
      你父母只你一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何不娶一妾,早生兒子,接續箕裘
    要緊。
    (秦氏適走出來聽見,朱綸還未答應,裡邊先已大鬧起來,嚇得那老親飛跑而去
    (。)
秦 氏:(秦氏足足鬧了三日三夜)男子聚在一處,再無好話說。
    (自後不但不許丈夫見女人之面,連男子也不許他見,拘禁房中,一步不容稍離
    (,連鄉試都不肯放他去。)
一 個:(虧老家人夫婦再三相勸)省中去此不遠,功名大事,豈可錯過?且相公素守小
    姐法度,決不有犯。來往不過二十餘天,在場中倒有十幾日,也無暇去尋花問柳
    。
    (秦氏聽了方肯應允。)
    (又囑托老家人跟隨,寸步不可相離,容相公在外閒走。)
    (朱綸見妻應允,方敢收拾行李筆硯,擇日起身。)
    (到省尋寓靜坐,果然足跡不敢移步。)
    
    
5**時間: 地點:
    (未幾,三場考畢,急急回家。)
    (奏氏還再三盤問,好是丈夫被人分去了一般,虛鬧了幾日方祝過了十餘日,只
    (聽得一片鑼聲打將進來,高高貼起報單,朱綸中第三名經元。)
    (秦氏也甚歡喜,只是又要到省中去見座師,拜房官,會同年,又費一番疑慮訣
    (察。)
    (總是老僕晦氣,原交在他身上看守,回來亦不免幾日訪察、盤問,話不細表。
    ()
    
    
6**時間: 地點:
    (且說過了兩月,各舉子都要上京會試,秦氏想嫂嫂曾說?)
    (上京赴選,遠任他邦,那裡防閒得許多?聽憑他,又斷然不可,左思右想)
秦 氏:會試不比鄉試,路途又遠,日子又長。男子心腸最活,倘一放縱,要收他轉來,
    就難了。況今已中舉人,拼得多守幾年,少不得原有官做,必要中進士何用?況
    進士未必拿得定,算來功名事小,情義為重。
    (決意不肯放他去會試。)
    (老家人夫婦勸也不聽。)
    (朱綸見妻子之意甚決,也安心不去會試了。)
    (誰知富貴逼人,那裡由得人作主。)
    
    
7**時間: 地點:
    (且說北直鄉試卷發禮部磨勘,內有一卷,文理不通,別字甚多,禮部與主試有
    (隙,就將此卷進呈御覽。)
    (皇上大怒,立刻喚那舉子來面試,果是一字不通,就將那舉子革職問罪。)
    (又想北直系輦轂之下,尚有此弊,各省弊病必多,即發一道嚴旨?著各省新中
    (舉人,立刻到京復試。)
    (如有一名不到者,即同關節,革去舉人,發刑部嚴訊治罪。)
    (此旨一下,莫說有關節的,幾乎急死,也只得勉強進京;還有那年老不想會試
    (的,家貧沒有盤纏的,有病不能遠出的,父母年老不忍暫離的,聞了此旨,也
    (只得連夜起身。)
    (此信傳到朱家,朱綸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喜的是文理甚好,不怕復試,旦趁此可以會試,進士可望;怕的是仍恐妻子不
    (容,連舉子多要送去,還要發刑部審訊,只得將此話與妻子說知。)
    (秦氏起初還道丈夫要去會試,假造此話來騙他,後來曉得是真,卻又不肯就放
    (他去,直至府縣官都來催促,曉得勢不能阻,算來只有同去。)
朱 綸:娘子同去甚好。只是同了家眷,必須水路去。自下正當河乾水淺,還愁冰凍難行
    ,不但復試趕不及,連會試也趕不到。聖旨嚴緊,必須旱路,連夜趕去方好。娘
    子同行,仍恐不便。
    (秦氏見丈夫不要他同行,大怒道)
秦 氏:如此說,寧可革去舉人,斷不許去!
    (朱綸嚇得又不敢開口。)
    (倒虧得老家人在旁,看見主母如此,只得上前稟勸道)
只 得:聖旨嚴急,不到的不但革去舉人,原還要押解刑部嚴訊,此去終不能免。小姐同
    行,卻非水路不可,水路直來不及。若從旱路去,一路風霜勞苦,早起晚宿,男
    人尚且苦楚,何況小姐深閨嬌養,足跡未曾出戶,如何受得此苦!相公所言,實
    是一片真心,並非不要小姐同去。若慮相公有甚差錯,交與老奴身上,包管兢兢
    守法。小姐若要進京,慢慢叫船到來,豈不兩便!
    (小姐想來,料阻不住,只得三令五申,嚴戒丈夫一番。)
老 僕:(又再三囑咐老僕)到京寓所,斷要尋僧道庵觀,有婦女人家斷不可寓。倘中了
    進土,瓊林宴上,有妓女勸酒,最要壞人心術。
      我家大爺處,更不可往來,家中這些丫頭,個個妖妖嬈嬈,相公若去,斷要
    引誘壞了。你須一一聽我吩咐,時時鑒察,處處留心,不要聽了相公,與他一路
    ,欺瞞著我。我若訪知,連你也不得輕恕!
    (老僕唯唯受命。)
    (起身時,秦氏又將向來最愛的一個玉鴛鴦,分開卻是兩隻,合來卻成一個,是
    (他父親海外封王得來付與他的,今分一個付與丈夫帶去,吩咐道)
秦 氏:此物是海外之寶,中國所無,一雌一雄,猶如夫婦一般,分開再無別對的。今分
    一隻與你,帶在身邊見此鴛鴦,就如見我;一起他念,看此即便收心。倘有所犯
    ,斷不與你干休!
    (朱綸亦唯唯受命,隨拜別妻子,同了老家人急急上路。)
    (不數日,過了鎮江,渡過江去,直到王家營,僱了牲口,要連夜趕進京中。)
    (不想到山東路上一座高山腳下,主僕正向前行走,只聽得一支響箭飛來,射中
    (老僕馬腳,跌入山窩之內。)
    (朱綸回頭一看,見老僕跌入山窩,遠遠望見後面有強人飛馬追來,嚇得心慌,
    (也不能顧行李、老僕,將馬連加幾鞭,飛跑逃命。)
    (幸強人趕到,見了老僕的馬匹、行李,急急送上山中,糾集群盜,一齊來趕朱
    (綸。)
    (正是?出門才躲雷霆令,路途重逢霹靂聲。)
    (不知朱綸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救書生姻緣巧就 遇強徒妻妾相逢)
    
    
8**時間: 地點:
    (話說朱綸見強人追趕,飛馬逃命,約已跑去十餘里,終是強盜馬快,看看將要
    (趕到。)
    (朱綸正當危急,見山凹之中有一個小小莊子,也不管是甚麼人家,急急下馬,
    (往內就跑。)
    (跑到裡邊,只見一男一女,正在中堂閒講,見朱綸跑進來,一把扯住)
朱 綸:你是何人?怎麼望我內裡亂走?
朱 綸:(朱綸嚇得話也說不出道)小生朱綸,上京會試的,在此經過。遇了強盜,後邊
    迫來,望二位救我一救!
秦 氏:(那人道)原來如此。你且避到裡面去,待我打發。
    (言之未已,強盜已到,趕進門來要人。)
朱 綸:(那一男一女齊道)你們是何人,幾時把人交我?卻來問我取討!
秦 氏:(強人道)方才我路上追來一頭行貨到此,忽然不見,馬匹現在你門首,怎麼白
    賴?想是你活得不耐煩,敢來虎口中奪食麼?
朱 綸:(惱得那兩人道)你這班強盜,我不尋你,便是你的造化了,你敢上門來欺人麼
    !
    (一面說,一面就各提棍棒相迎。)
    (戰至十數合,強盜見手段高強,賣個空,跑回山上去了。)
    (那兩人見他逃去,也不去追趕。)
    (你道這兩人是誰?原來姓許名雄,女人就是他妻子何氏。)
    (他丈人何武,自幼少林出身,十八般武藝皆精,江湖出名的響馬,做起一個小
    (小家業。)
    (只生一女,妻子去世,也未續娶,守此女兒長大,招贅許雄為婿,便將一身本
    (事盡傳與女兒女婿,後來年老身亡。)
    (許雄執掌家業,也生一女,名喚巧珠,愛如珍寶。)
    (見家中頗頗過得,雖學了丈人的本事,卻不肯學丈人所為,安分守己,絕無外
    (務。)
    (因有本事,卻也不怕人,故在山凹之中造幾間小屋居住,錢銀另藏一小洞之中
    (。)
    (久欲招一女婿,因未有中意的,且山凹中誰肯招來,故巧珠年已十六,尚未受
    (聘。)
    (那夜忽得一夢,夢見一人將一粒明珠送來,他便給女兒收藏。)
    (忽又見一青龍從天而降,到他女兒房中,取出此珠,昇天而去。)
    (女兒正要去搶,忽又見一女子天上降下,同了女兒從龍上天去了。)
    (覺來大以為奇,說與妻子。)
    (那知妻子所夢,也是一般。)
    (正在奇異,不想朱綸跑進,也無暇想及。)
    (直至殺退強盜走進,只見女兒在內慌慌張張走出來告訴父母。)
    (你道為何?原來朱綸驚慌逃避,一直跑進巧珠房中,望巧珠牀上就躲,適值巧
    (珠睡著,牀被他跨上,夢中驚醒,吃了一嚇,見一少年郎君,急急推他下來。
    ()
    (朱綸情極,愈覺躲進。)
    (巧珠無奈,只得自己爬起身來,到外邊向著爹娘告訴。)
巧 珠:(二人忽然稱奇道)莫非夜來所夢,就應在此人身上?方才這強盜的相貌,與夢
    中送珠的一般般,此生是他追趕而來,卻又姓朱,豈不與那送珠相合?夢中送與
    女兒收藏,他又卻好跑到女兒房中,莫非與女兒有姻緣之分?
何 氏:只是後來被青龍取去,女兒追去,又有一女子來,一同相隨上天,不知是如何解
    說。
許 雄:他方才說過上京會試的,看他小小年紀,相貌又好,已經中過鄉榜,將來富貴可
    必。青龍取去,或者就應在他身上。
      只那一個女子,來引我女兒同去,此卻不知何兆。我和你且去喚他出來,細
    細問他一番,再作計較。
    (夫妻二人便同到女兒房中。)
    (只見那生還在女兒牀上打顫,見有人進來,他本虛心之人,愈覺望內亂躲,口
    (中還連連叫)
何 氏:救命!
    (許雄見了,反覺好笑)
許 雄:強盜已去了,不要驚慌,好好下來講話。
    (朱綸聽說,方走下牀來,還戰戰兢兢,連忙跪下,口叫恩人不絕。)
許 雄:(許雄即忙扶起道)強盜趕去,何足為恩,不須跪謝。只是你卻不該跑到我女兒
    房裡來,躲在牀上,這卻如何說法?
朱 綸:實是一時嚇昏,那裡曉得令愛的房。失誤有罪,還望恩人原諒。
許 雄:你且安了性,將家鄉籍貫細細說與我知道,再作商量。
朱 綸:小生家住浙江紹興府,父親曾作禮部尚書,母親受過皇封浩命,不幸相繼去世,
    只有小生一人,名喚朱綸,幸中新科三名經元。今帶一老僕進京會試,不想行至
    前途高山之下,忽被一箭將老僕射倒,跌下山窩之中,不知死活存亡。小生飛馬
    逃來,已被追著,若非恩人相救,此時性命難保。此恩此德,不知何日得報!
許 雄:我那裡望你的報。只我女兒尚是閨女,被你非親非戚之人跑入房中,藏在牀上,
    在你雖係情急,出於無心,外人知道,叫我女兒如何為人?我今有算計,你若順
    從,彼此無虧;若不依從,叫我怎得甘休!
朱 綸:小生性命亦係恩人所救,倘有吩咐,焉敢不從!
許 雄:不瞞官人說,咱家雖居荒山之中,祖上原是舊家,只生一女,年已二八,尚未適
    人。今日官人不期遇合,必係天緣,願即將小女奉侍箕帚,以免今日嫌疑。
朱 綸:蒙恩人救了性命,又欲將令愛許配,此真天高地厚之恩,感之不荊但恨小生命薄
    ,家中已娶過妻子,不敢有負令愛,望恩人相諒。
    (許雄聽了,半晌不言,心中想起夢中所見女子同女兒上天,分明應在他家中妻
    (子身上,此是天定姻緣了,隨對朱綸道)
心 中:你家中既有妻子,富貴的人,三妻四妾,亦是常事,我女兒就與你做個次室也罷
    了。
    (朱綸明知妻子妒心兇惡,斷不能容,我今受他大恩,又誤他女兒,豈不恩將仇
    (報了?然又不好明說,只得再三推辭。)
    (此實朱綸一片真心不肯負人處,誰知許雄不知,反大怒道)
只 得:罷,罷,罷!我看你也不中抬舉,走你娘的路罷!
      咱有了女兒,怕抬不出一個女婿麼?只看你行李盤費俱無,如何去得?前面
    還有強盜,誰人再來救你!
    (朱綸見他大怒,又所言一些不差,此事他來逼我,不是我去騙他,且權時允從
    (,到京再作去處,因對許雄道)
朱 綸:恩人且息怒,非是小生推托,只恐有負令愛,心實不安。既蒙不棄,情願奉命,
    一到京會試後,定當遣媒行聘,擇日迎娶便了。
許 雄:你既允從,便是至親,何必行此世俗惡套?從來山中無曆日,擇日不如撞日,你
    我今日不期遇合,逢凶化吉,便是大利之日了。媽媽,快與女兒梳妝拜堂,早完
    花燭。過了三朝,好待官人上京應試去。
    (何氏與女兒便一面梳妝,一面就去收拾合歡酒席。)
    (朱綸起初只道許允了,慢慢成親,還可挽回,不想即日就要拜堂,欲再推托,
    (又恐許雄著惱,只得聽從。)
    (不一時,堂前點起花燭,何氏就扶出女兒,與朱綸同拜天地祖先,然後夫妻對
    (拜,送進洞房。)
    (擺下合歡筵宴,夫妻對坐。)
    
    
9**時間: 地點:
    (且說朱綸起先雖見過巧珠,彼時正在驚慌要命之時,何暇去看他相貌。)
    (今已心定神安,偷眼將巧珠一看,見是一個絕色女於,比妻子更勝幾分。)
    (況兼秦氏妒忌為心,凶毒成性,雖有夫婦之情,終被畏威阻興。)
    (今巧珠本有十分姿色,朱綸見了,竟如天仙下降。)
    (飲罷合歡,彼此寬衣解帶,一夜恩愛,自不待言。)
    
    
10**時間: 地點:
    (且說許雄,明日就問了女婿老僕的相貌,一路尋到高山之下。)
    (原來那老僕馬上跌下,跌到山窩之中。)
    (那山窩有萬丈之深,人若跌下,一萬個也不能一個活的。)
    (誰知老僕命不該死,卻好跌在一棵樹上,樹枝勾住衣服,不曾跌下,要上來卻
    (也不能。)
    (老僕心上也打點餓了幾日,終歸於死。)
    (不想許雄尋來,聽得山窩內有人叫喊,急急望下一看,知道必是老僕,便將繩
    (索放下。)
    (老僕大喜,結在身上。)
    (許雄力大,一扯便起,老僕起來,連忙跪拜。)
    (許雄扯起,同到家中,喚出女婿一認,果是老僕,悲喜交集。)
    (倏忽又是三朝,許雄備酒請新婿,又當送行。)
    (朱綸到此,正在新婚得意之時,反有留戀難捨之意。)
    (且知妻子十分妒忌,不知後會還可有日,雖係生離,其實死別,欲要不去,又
    (因旨意嚴急,不敢有違。)
    (那一夜恩情,正是千般歡喜,萬種憂愁。)
    (到次日起來,看巧珠難捨難分。)
    (倒是巧珠,雖是女子,終是英雄之種,對著丈夫道)
巧 珠:郎君此去,功名為重,莫以妾為念。
      不過數月間隔,後邊相敘之日正長。只數日前妾月經正淨,恐已得孕,望郎
    君留一信物,庶不負此三宵恩愛。
朱 綸:行李都被強盜劫去,身邊並無一物,奈何?
    (巧珠舉眼一看,見丈夫身上結著一個玉鴛鴦,便來解去)
巧 珠:即此可為信物矣。
    (朱綸因是妻子所付,本不敢與他,但此時正在情深分手之際,也忘妻子的利害
    (,只得聽他解去。)
    (外邊飯已停妥,朱綸雖吃不下,只得同眾人吃了一碗。)
    (許雄取出鋪程行李,叫老僕收拾好了,又將銀五十兩贈為盤費。)
    (又見他主僕二人,一老一幼,甚是懦弱,此去尚有幾日山路,恐還有響馬出沒
    (,放心不下,對妻子道)
一 個:此去路還險,倘復遇響馬,他二人如何抵敵得來?不若留女兒看家,我和你同送
    入官塘大路,便可放心前去。
何 氏:官人說得有理。
    (便吩咐了女兒一番,四人一同上路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