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卷一 補南陔 收父骨千里遇生父 裹兒屍七年逢活兒)
    (詩曰:
    (  新燕長成各自飛,巢中舊燕望空悲。)
    (燕悲不記為雛日,也有高飛捨母時。)
    (這道詩,將白樂天《詠燕》古風一篇,約成四句,是勸人行孝的。)
AAA:(常言)養子方知父母恩。
    (人家養個兒子,不知費多少心力,方巴得長成。)
    (及至兒子長成,往往反把父母撇在一邊。)
    (那時父母瞋怪他不孝,卻不思自己當初為子之時,也曾蒙父母愛養,正與今日
    (我愛兒子一般。)
    (我當日在父母面上,未曾盡得孝道,又何怪兒子今日這般待我!所以,白樂天
    (借燕子為喻,儆勸世人。)
AAA:(然雖如此,也有心存孝念,天不佐助的,如臯魚所言)子欲養而親不在。
    (又有那父母未亡,自己倒先死了,不唯不能養親,反遺親以無窮之痛,如卜子
    (夏為哭子而喪明,豈非人倫中極可悲之事!)
    
    
2**時間: 地點:
    (如今待在下說一喪父重逢、亡兒復活的奇遇,與列位聽。)
    
    
3**時間: 地點:
    (話說宋仁宗時,河北貝州城中有一秀士,姓魯名翔,字翱甫,娶妻石氏,夫婦
    (同庚,十六歲女畢了姻。)
    (十七歲即生一子,取名魯惠,字恩卿,自小聰俊,性格溫良,事親能孝。)
    (魯翔親自教他讀書作文,他過目成誦,點頭會意,年十二即游庠入泮。)
    (魯翔自己卻連走數科不第,至兒子入泮時,他已二十九歲,那年纔中了鄉榜。
    ()
    (明年幸喜聯捷,在京候眩春選卻選他不著,直要等到秋眩魯翔因京寓寂寞,遂
    (娶一妾。)
    (那女子姓咸,小字楚娘,極有姿色。)
    (又知書識字,賦性賢淑。)
    (有詞為證:紅白非脂非粉,短長難減難增。)
    (等閑一笑十分春,撇下半天丰韻。)
    (停當身材可意,溫柔性格消魂。)
    (更兼識字頗知文,記室校書偏稱。)
    (魯翔甚是寵愛。)
    (到得秋選,除授廣西賓州上林縣知縣。)
    (領了文恁,帶了楚娘,一同歸家。)
    (石氏見丈夫纔中進士,便娶小夫人,十分不樂。)
    (只因新進士娶妾,也算通例,不好禁得他。)
    (原來士子中了,有四件得意的事:起他一個號,刻他一部稿。)
    (坐他一乘轎,討他一個校。)
    (當下魯翔喚楚娘拜見夫人。)
    (楚娘極其恭謹。)
    (石氏口雖不語,心下好生不然,又聞她已有了三個月身孕,更懷醋意。)
石 氏:(因問魯翔道)你今上任,可帶家眷同行麼?
魯 翔:彼處逼近廣南,今反賊儂智高正在那裡作亂。朝廷差安撫使楊畋到彼征討,不能
    平定。近日方另換狄青為安撫,未知可能奏效。我今上任,不可拖帶家眷,只著
    幾個家人隨去。待太平了,來接你們罷!
石 氏:(石氏笑道)我不去也罷,只是你那心愛的人,若不同去,恐你放心不下。
魯 翔:(魯翔也笑道)夫人休取笑,安見夫人便不是我心愛的。
石 氏:(又指著楚娘道)她有孕在身,縱然路上太平,也禁不得途中勞頓。
    (這句話,魯翔也只是無心之言。)
石 氏:(哪知石氏卻作有心之聽,暗想道)原來他只為護惜小妮子身孕,不捨得她路途
    跋涉,故連我也不肯帶去,卻把地方不安靜來推託。
    (轉展尋思,愈加惱恨。)
    (正是:
    (  一妻無別話,有妾便生嫌。)
    (妻妾爭光處,方知說話難。)
    (魯翔卻不理會得夫人之意,只顧收拾起身。)
    (那上林縣接官的衙役也到了。)
    (魯翔喚兩個家人跟隨,一個中年的叫做吳成,一個少年的叫做沈忠,其餘腳夫
    (數人。)
    (束了行李,僱了車夫,與石氏、楚娘作別出門。)
    (公子魯惠,直送父親至三十里外,方纔拜別。)
魯 翔:(魯翔囑咐道)你在家好生侍奉母親。楚娘懷孕,叫她好生調護。每事還須你用
    心看顧!
    (魯惠領命自回。)
    (魯翔在路曉行夜宿,趲程至廣西地界。)
    (只見路人紛紛都說,前面賊兵猖獗,路上難走。)
    (魯翔心中疑慮,來到一館驛內,喚驛丞來細問。)
魯 翔:(驛丞道)目今儂智高作亂,新任安撫狄爺領兵未到。有廣西鈐轄使陳曙輕敵致
    敗,賊兵乘勢搶掠,前途甚是難行。上任官員如何去得!老爺不若且消停幾日,
    等狄爺兵來,隨軍而進,方保無虞。
魯 翔:我恁限嚴急,哪裡等得狄爺兵到!
魯 翔:(沈吟一回,想出一計道)我今改換衣裝,扮作客商前去,相機而行,自然沒事
    。
    (當晚歇了一宿。)
    (次日早起,催促從人改裝易服。)
    (只見家人吳成,把帕子包著頭,在那裡發顫,行走不動。)
    (原來吳成本是中年人,不比沈忠少年精壯,禁不起風霜,因此忽然患玻魯翔見
    (他有病,不能隨行,即修書一封,並付些盤費,叫他等病體略痊,且先歸家。
    ()
    (自己卻扮作客商,命從人也改了裝束,起身望前而去。)
    (正是:只為前途多虎豹,致令微服混魚龍。)
    
    
4**時間: 地點:
    (不說魯翔改裝赴任,且說吳成拜別家主,領了家書,又在驛中住了一日。)
    (恐公館內不便養病,只得挨回舊路,投一客店住下,將息病體。)
    (不想一病月餘,病中聽得客房內往來行人傳說)
只 得:前路儂家賊兵,遇著客商,殺的殺,擄的擄,兇惡異常。
    (吳成聞此信,好不替主人擔懮。)
    (到得病癒,方欲作歸計,卻有個從廣南來的客人)
吳 成:今狄安撫殺退儂智高,地方漸平。
      前日被賊殺的人,狄爺都著人掩其屍海內有個趕任的知縣,也被賊殺在柳州
    地方。狄爺替他買棺安葬,立一石碑記著哩!
吳 成:(吳成驚問道)可曉得是哪一縣知縣,姓什名誰?
只 得:(客人道)我前日在那石碑邊過,見上面寫的是姓魯,其餘卻不曾細看。
    (說罷,那客人自去了。)
吳 成:(吳成哭道)這等說,我主人已被害也!
又 想:客人既看不仔細,或者別有個魯知縣,不是我主人,也不可知?我今到彼探一實
    信纔好。奈身邊盤纏有限,又因久病用去了些,連回鄉的路費還恐不夠,怎能前
    進!
    (尋思無計,正呆呆地坐著。)
吳 成:(忽聽得有人叫他道)吳大叔,你如何在此?
    (吳成抬頭一看,原來那人也是一個宦家之僕,叫做季信,平日與吳成相識的。
    ()
    (他主人是個武官,姓昌名期,號漢周,亦是貝州人,現任柳州團練使。)
    (當下吳成見了季信,問他從何處來,季信)
季 信:我主人蒙狄安撫青目,向在他軍中效用,近日方回原任。今著我回鄉迎接夫人、
    小姐去,故在此經過,不想遇著你。可憐你家魯爺遭此大難,你老人家又怎地逃
    脫的?
吳 成:(吳成大驚道)我因路上染病,不曾隨主人去。適間聞此凶信,未知真假?
      欲往前探看,又沒盤費。你從那邊來,我正要問你個實信。你今這般說,此
    信竟是真的了!
季 信:你還不知麼?你主人被賊殺在柳州界上,身邊帶有文恁。狄安撫查看明白,買棺
    安葬,立碑為記,好等你家來扶柩。碑上大書:『赴任遇害上林知縣魯翔葬此。
    』我親眼見過,怎麼不真!
    (吳成聽罷,大哭道)
吳 成:老爺呀!早知如此,前日依著驛丞言語,等狄爺兵來同走也罷。哪裡說起冒險而
    行,致遭殺身之禍。可惜新中個進士,一日官也沒做,弄出這場結果!
季 信:(季信勸道)你休哭罷,家中還要你去報信,不要倒先哭壞了。快早收拾回去。
    盤費若少,我就和你作伴同行。
    (吳成收淚稱謝,打點行囊,算還房錢,與季信一同取路回鄉。)
    (時已殘冬,在路盤桓兩月,至來年仲春時候,方纔抵家。)
    
    
5**時間: 地點:
    (且說家中自魯翔出門後,石氏常尋事要奈何楚娘,多虧公子魯惠解勸,楚娘甚
    (感之。)
    (魯惠聞廣西一路兵險難行,放心不下,時常求籤問卜。)
    
    
6**時間: 地點:
    (這日正坐在書房,聽說吳成歸了,喜道)
吳 成:想父親已赴任,今差他來接家眷了!
    (連步忙出,只見吳成哭拜於地。)
    (舉家驚問,吳成細將前事哭述一遍,取出家書呈上)
吳 成:這封書,不想就做了老爺的遺筆!
    (魯惠此時心如刀割,跌腳捶胸,仰天號慟。)
    (拆書觀看,書中還說)
魯 惠:我上任後,即來迎接汝母子。
    (末後,又叮囑看顧楚娘孕體。)
    (魯惠看了,一發心酸,哭昏幾次。)
    (石氏與楚娘,都哭得發昏章第十一。)
    (正是:指望一家同赴任,誰知千里葬孤魂。)
    (可憐今日途中骨,猶是前宵夢裡人。)
    (當日家中都換孝服,先設虛幕,招魂立座,等扶柩歸時,然後治喪。)
魯 惠:(魯惠對石氏道)兒本欲便去扶柩,但二娘孕體將產,父親既囑咐孩兒看顧,須
    等她分娩,方可放心出門。
石 氏:都是這妖物腳氣不好,殺了夫主。如今還要她則什?
      快叫她轉嫁人罷!
魯 惠:母親說哪裡話,她現今懷孕在身,豈有轉嫁之理?
石 氏:就生出男女來,也是爺種,我決不留的!
魯 惠:母親休如此說。這亦是父親的骨血,況人家遺腹子盡有好的,怎麼不留!
    (石氏只是恨恨不止。)
    (楚娘聞知,心中愈苦,思欲自盡,又想)
楚 娘:生產在即,待產過了,若夫人必欲相逼,把前生孩子托付大公子,然後自尋死路
    未遲。
    (不隔數日,早已分娩,生下個滿抱的兒子,且自眉清目秀。)
    (魯惠見了,苦中一樂,就與他取名為魯意,字思之,取思親之意。)
石 氏:(只有石氏甚不喜歡)我不要這逆種,等他滿了月,隨娘轉嫁去罷!
    (魯惠見母親口氣不好,一發放不下念頭,恐自己出門後,楚娘母子不保,有負
    (亡父之託。)
    (正在躊躇,不想魯意這小孩,就出起痘花來。)
    (魯惠延醫看視,醫人說要避風。)
    (魯惠吩咐楚娘好生擁護。)
    (石氏卻睬也不睬,只日逐在丈夫靈座前號哭。)
    (楚娘本也要哭,因恐驚了孩子,不敢高聲,但背地吞聲飲泣。)
    (石氏不見她哭,只道她沒情義,越發要她改嫁了。)
    (過了兩日,魯意痘花雖稀,卻不知為什,忽然手足冰冷,瞑目閉口,藥乳俱不
    (進。)
    (挨了半晌,竟直挺挺不動了。)
    (楚娘放聲大哭。)
    (正是:
    (  哭夫聲復吞,恐驚懷中子。)
    (夫亡子又亡,號啕不可止。)
    (楚娘哭得昏沈,魯惠也哭了一常石氏道)
魯 惠:不必哭。死了倒乾淨!
家 人:(便吩咐家人吳成)未滿月的死孩,例不用棺木。
      快把蒲包包著,拿去義壇上掩埋。
    (楚娘心中不忍,取出繡裙一條,上繡白鳳二隻。)
    (楚娘裂做兩半條,留下半條,把半條裹了孩子,然後放入蒲包內。)
    (魯惠也不忍去送,就著吳成送去。)
    (吳成領命攜至義壇上。)
    (那壇上住著個慣替人家埋屍的,叫做劉二)
吳 成:今日星辰不利,埋不得。且放在我家屋後,明日埋罷。
    (吳成見說星辰不利,不敢造次,只得依言放下。)
    (到明日去看時,卻早埋好在那裡了。)
吳 成:怎不等我們來看埋?
家 人:(劉二道)埋人的時辰是要緊的。今日利在寅卯二時,等你不及,我先替你埋了
    ,難道倒不好?
吳 成:也罷!
    (遂取些酒錢賞了劉二,自去回覆主命不題。)
    
    
7**時間: 地點:
    (且說楚娘夫亡子死,日夕悲啼。)
石 氏:你今孩子又死,沒什牽掛了,還不快轉嫁罷!
楚 娘:(楚娘哭道)妾受先老爺之恩,今日正當陪侍夫人一同守節。就使妾有二心,夫
    人還該正言切責,如何反來相逼!
石 氏:你不要今日口硬,日後守不得,弄出不伶不俐的事來,倒壞我家風。
    (楚娘見夫人出言太重,大哭起來,就要尋死覓活。)
    (魯惠再三勸解,又勸石氏道)
魯 惠:二娘有志守節,是替我家爭氣的事。母親正該留她陪侍,何必強她!
石 氏:我眼裡著不得這樣人。你若要她陪侍我,卻不是要氣死我了!
    (魯惠聽說,躊躇半晌,乃對楚娘道)
魯 惠:二娘,你既不肯改節,母親又不要與你同居。依我愚見,不如去出了家罷,但不
    知你情願否?
楚 娘:夫人既不相容,妾身情願出家。只恐沒有可居的庵院?
魯 惠:你若肯出家,待我尋個好所在送你去!
    (便吩咐吳成,要尋一清淨庵院,送二娘去出家。)
吳 成:本城中有個女真觀,名為『清修院』,乃是九天玄女的香火。小人亡故的母親,
    曾在那裡出家過來。內中道姑數人,都是老成的。二娘若到這所在去,倒也穩便
    。
    (魯惠聞言,即親往觀中訪看,見這些道姑,果然都是樸實有年紀的,遂命吳成
    (通知來意。)
    (道姑見說是魯衙小夫人要來出家,不敢不允。)
    (魯惠擇了吉日,備下銀米衣服之類,親送楚娘到觀中去。)
    (楚娘哭別了靈座,欲請夫人拜別,夫人不要相見。)
    (楚娘掩淚登車,徑往清修院中去了。)
    (石氏那時方纔拔去眼中之釘。)
    (正是:
    (  白鶴頂中一點血,螣蛇口內幾分黃。)
    (兩般毒物非為毒,最毒無如妒婦腸。)
    
    
8**時間: 地點:
    (不說楚娘在道觀出家,且說魯惠既安頓了楚娘,便收拾行裝,哭別母親,仍喚
    (吳成隨著,起身出門往柳州扶柩。)
    (只因心中痛念先人,一路水綠山青,鳥啼花落,適增魯孝子的悲感。)
    (不則一日,來至柳州地面,問到那埋柩的所在。)
    (只見荒塚壘壘,其中有一高大些的,前立石碑,碑上大書魯翔名字。)
    (魯惠見了,痛入心脾,放聲一哭,天日為昏。)
    (吳成亦哭泣不止。)
    (路傍觀者,無不墮淚。)
    (魯惠命吳成買辦香紙酒餚,就塚前祭奠,伏地長號。)
吳 成:(正哭得悲慘,忽有旌旗傘蓋,擁著一位官人乘馬而來,行至塚前,勒住馬問)
    哭者何人?
    (魯惠還只顧啼哭,未及回答。)
    (吳成恰待上前代稟,只見那官人馬後隨著一人,卻就是前日途中相遇的季信。
    ()
    (吳成便曉得這官人即團練使昌期,遂稟道)
吳 成:此即已故魯爺的公子,今特來扶柩。小人便是魯家的蒼頭。
昌 期:(昌期忙下馬道)既是同鄉故宦之子,快請來作揖。
    (吳成扶起魯惠,拭淚整衣,上前相見。)
    (昌期見他一表非俗,雖面帶慼容,自覺丰神秀異,暗暗稱羨。)
昌 期:(問慰了幾句)足下少年,不辭數千里之跋涉,遠來扶柩,足見仁孝。但來便來
    了,扶柩卻不容易。約計道里舟車之費,非幾百金不可。足下若囊無餘資,難以
    行動。
魯 惠:(魯惠哭道)如此說,先人靈柩無還鄉之日矣!
昌 期:足下勿懮,令先尊原係狄公所葬。足下欲扶柩,須稟知狄公。今狄公駐節賓州,
    足下也不必自去稟他,且只暫寓敝署。等學生替你具文詳報,並述足下孝思,狄
    公見了,必有所助。學生亦當以薄賻奉敬。那時足下方可徐圖歸計耳!
魯 惠:(魯惠拜謝道)若得如此,真生死而肉骨也。
    (昌期便叫左右備馬與魯惠乘坐,並吳成一同帶至衙中。)
    (魯惠重複與昌期敘禮。)
    (昌期置酒款待,魯惠因哀痛之餘,酒不沾脣。)
    (昌期也不忍強勸。)
    (次日,正待具文申詳狄公,忽衙門上傳進邸報,探得河北貝州有妖人王則等作
    (亂,竊據城池,勢甚猖獗。)
昌 期:(昌期忙把與魯惠看道)貝州是爾我家鄉,今被妖人竊據,歸路不通。
      學生家眷,幸已接到。不知足下宅眷安否?扶柩之事,一發性急不得。狄公
    處且不必申文去罷!
    (魯惠驚得木呆,哭道)
魯 惠:不肖終鮮兄弟,只有孀母在堂,沒人侍奉,指望早早扶柩回鄉,以慰母心。不能
    事父,猶思事母。不料如今死父之骸骨難還,生母之存亡又未卜,豈不可痛!
昌 期:(昌期勸道)事已如此,且免愁煩。天相吉人,令堂自然無恙。妖人作亂,朝廷
    不日當遣兵討滅。足下且寬心住此讀書,待平定了,扶柩回去未遲。
    (魯惠無奈,只得住下。)
    (正是:
    (  一傷死別一生離,兩處睽違兩地悲。)
    (黃土南埋腸已斷,白雲北望淚空垂。)
    (魯惠在昌衙住了多時,昌期見他丰姿出眾,又詢知其尚未婚聘,且係同鄉,意
    (欲與他聯頭姻事。)
    (原來昌期有女無子,夫人元氏近日在家新得一子,乳名似兒,年甫一歲,與女
    (兒月仙同攜至任所。)
    (那月仙年已十四,纔色絕倫,性度端雅。)
    (昌期愛之如寶,常思擇一佳婿。)
    (今見魯惠這表人物,欲與聯姻,但不知內纔若何,要去試他一試。)
    
    
9**時間: 地點:
    (說話的,你道昌期是個武弁,那文人的學問深淺,他哪裡試得出?看官不知,
    (那昌期原是棄文就武的,胸中盡通文墨。)
    (所以前日安撫狄青取他到軍中參贊,凡一應檄文、告示、表章、奏疏,都托他
    (動筆。)
    (今欲面試魯惠,卻是不難。)
    (當日步至書齋,要與魯惠攀話,細探其所學。)
    (只見魯惠正取著一幅素箋,在那裡寫些什麼,見昌期來,忙起身作揖。)
    (昌期看那素箋上,草書夭嬌,墨跡未乾,便歡喜道)
昌 期:足下字學大妙。
魯 惠:偶爾塗鴉,愧不成字。
    (一頭說,一頭便要來收藏。)
昌 期:(昌期卻先取在手中)此必足下所題詩詞,何妨賜覽。
魯 惠:客館思親,和淚寫此,不堪入覽。
昌 期:學生正欲請教。
    (遂展箋細看,乃七言律一首,云:荷蒙下榻主人賢,痛我何心理簡編。)
    (莪蓼有詩寧可讀,陔華欲補不成篇。)
    (死悲椿樹他鄉骨,生隔萱幃故國天。)
    (石硯楊花點點落,未如孤子淚無邊。)
昌 期:(昌期稱贊道)仁孝之言,一字一淚。容學生更細吟之。
魯 惠:拙句污目,敢求斧政。
昌 期:學生當依韻奉和。
    (說罷,把詩箋袖入內來,想道)
又 想:魯生詩又好,字又好,其纔可知。若以為婿,足稱佳眩但女兒自負有才,眼界最
    高。
      我今把此詩與她看,要她代我和一首,看她如何說?
    (便叫丫鬟請小姐來。)
    (那小姐果然生得如何?眸凝秋水,黛點春山。)
    (湘裙下覆一雙小小金蓮,羅袖邊露一對纖纖玉筍。)
    (端詳舉止,素稟郝法鍾儀;伶俐心情,兼具林風閨秀。)
    (若教玩月,彷彿見嫦娥有雙;試使凌波,真個是洛神再世。)
月 仙:(月仙見了昌期)爹爹有何呼喚?
昌 期:(昌期取出詩箋道)這便是在此作寓的魯生思親之詠,其詩甚佳。試與汝觀之。
    (月仙接來看了,點頭稱賞道)
點 頭:詩意既淒惻動人,字跡又離奇聳目,真佳制也!
    (昌期見她稱賞,便取白扇一柄,付月仙道)
昌 期:我欲將此詩依韻和一首,寫在這扇上,就送與魯生。你可為我代筆!
月 仙:詩要便孩兒代詠了,字還是爹爹自寫。
      恐閨中筆跡,不宜傳示外人。
昌 期:我竟說是自寫的,他哪知是你的筆跡。你不必推辭!
    (月仙不敢違命,喚丫鬟取過筆硯,展開白扇,不假思索,一揮而就。)
    (其詩云:得窺翰墨景高賢,仁孝留題詩一編。)
    (至性可方莪蓼句,深情堪補白華篇。)
    (經成闕裡來黃玉,淚灑空山格天。)
    (他日朝廷昇孝秀,聲名應到鳳池邊。)
    (月仙寫完,昌期大加稱贊,便連那幅原箋,一齊拿去與夫人元氏觀看。)
    (把魯惠如何題詩,月仙如何和韻,並自己欲招他為婿之意,細述與夫人聽。)
魯 惠:(夫人道)你既看得那魯生入眼,女兒詩中又贊他後日聲名必顯,這頭姻便可聯
    了。
    (兩個說話間,不防月仙從外廂走來,聽得父母正在那裡說她的姻事,遂立住腳
    (,聽得仔細。)
    (回身至房中,暗想)
月 仙:爹媽欲把我與魯生聯姻,此生詩字俱佳,自是才子,又常見爹爹說他丰姿秀異,
    不知果是怎樣一個人?
魯 惠:(沈吟了一回道)婚姻大事,不可草草,待我捉空私自看他一看,方纔放心。
    (正在思想,恰好這日昌期因有緊急軍情報到,連詩扇也未及送與魯惠,忙忙出
    (外料理去了。)
    (月仙乘間喚一丫鬟隨著,以看花為由,悄然至書齋前,從門隙中偷覷,見魯惠
    (身穿麻素,端坐觀書,相貌果然不凡。)
    (但見:眉帶愁而軒爽,眼含淚而清瑩。)
    (神情慘淡,縱然孝子之容;器宇昂藏,饒有才人之概。)
    (素衣如雪,正相宜粉面何郎;縞帶迎風,更不讓飄香荀令。)
    (若教笑口肯輕開,未識丰姿又何似!)
    (月仙偷覷半晌,悄步歸房,心上又喜又驚。)
    (喜的是此生才貌雙全,正堪與己作配。)
    (你道她驚的卻是為何?原來魯惠的面龐,竟與月仙的幼弟似兒彷彿相像。)
    (那似兒貌極清秀,月仙最愛之。)
    (今見魯惠狀貌相類,故此驚疑。)
    (因遂取花箋一幅,題一詞云:常憐幼弟顏如玉,目秀眉清迥出俗。)
    (今日見喬纔,依稀類此孩。)
    (萍蹤忽合處,狀貌何相似?疑是一爹娘,偶然拆雁行。)
    (題畢,把來夾在針線帖中,放過一邊。)
    (次日,夫人偶至月仙房中,適值月仙繡倦,隱幾而臥。)
    (夫人不驚醒他,但翻玩其所繡雙鳳圖,忽見針線帖中,露出個花箋角兒。)
    (取出一看,上有詞一闋,正是女兒筆跡。)
    (便依舊放好,密呼小鬟問之,曉得她昨日曾竊窺魯生,故作此詞。)
月 仙:(因想)她平時最愛幼弟生得清秀,今以魯生狀貌與之相類,卻不是十分中她意
    了?此姻不可錯過。
    (是晚昌期回衙,夫人把女兒題詞之事說知。)
    (昌期歡喜,隨取了詩扇並原箋,到書齋中見了魯惠)
昌 期:足下陽春一曲,屬和殊難。學生聊步尊韻,幸勿見哂。
    (魯惠看罷,極口稱謝。)
    (昌期又說了些閑話,因從容問道)
昌 期:足下質美才高,宜早中東牀之選,卻為何至今尚未婚聘?
魯 惠:寒家本係儒素,不肖又髫稚無知,安敢遽思射雀!
昌 期:足下太謙了,從來纔士不輕擇偶,猶才女之不輕許字。古云:『男子生而原為之
    有室,女子生而原為之有家。』但只這些平常男女,倒容易替他尋家覓室;偏是
    有才貌的,其遇合最難。即如學生有一女,亦頗不俗,欲求一佳婿,甚難其人!
魯 惠:令愛名閨淑質,固難其配,然以先生法眼藻鑒,必得佳偶。
昌 期:(昌期笑道)學生眼界亦高,今見足下,不覺心醉。
魯 惠:(魯惠遜謝道)過蒙錯愛,使不肖益深愧赧!
昌 期:足下勿過謙,我實蓄此心已久。今不妨直告足下,不識足下亦有意乎?
魯 惠:(魯惠忙起揖謝道)蒙先生如此見愛,感入五中。但娶妻必告父母,今不肖父遭
    慘變,母隔天涯,方當寢苫枕塊、陟屺望雲之時,何忍議及婚日!
昌 期:尊君既捐館,足下便可自作主張。日後令堂知道,諒亦必不棄嫌。
魯 惠:(魯惠垂淚道)不肖以奔喪扶柩而來,婚姻之事,斷非今日所忍議。尊諭銘刻在
    心,待回鄉之日,請命於母,即來納聘,不敢有負。
昌 期:足下仁孝如此,愈使我敬愛!今日一言已定,金石不渝矣!
    (言罷,即作別入內,將這話述與夫人聽了。)
    (夫人也贊他仁孝。)
    (月仙聞知,亦暗暗稱其知禮。)
    (正是:方當位麟悲鳳,何心駕鵲乘鸞。)
    (縱使苦中得樂,也難破涕為歡。)
    
    
10**時間: 地點:
    (自此昌期夫婦愈敬魯惠,待之益厚,竟如子婿一般。)
    (魯惠十分感激,但貝州妖人久未平定,歸期杳隔,逢時遇節,惟有向塚前哭拜
    (而已!光陰迅速,不覺一住五年。)
    (魯惠年已十八,學識日進,只是悲死念生,時時涕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