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錄勛舊瞞照蒙恩 彈甲科祖圭獲咎)
    (林深葉密隱蟾光,獨幸幽貞蘊國香。)
    (暮鼓晨鐘作荏苒,何為秉燭不徜徉。)
    (林者何?林雲屏也。)
    (其枝繁雜,其葉茂密,勢足以蔽蘭之色,掩蘭之香,故先於蘭而為首。)
    (蘭者何?燕夢卿也,取燕籛夢蘭之意。)
    (古語云:「蘭不為深林而不芳」,故次於林而為二。)
    (香者何?任香兒也。)
    (其色嬌柔,足以奪蘭之色。)
    (其香霏微,足以混蘭之香。)
    (故下於蘭而為三。)
    (合林蘭香三人而為名者,見閨人之幽閒貞靜,堪稱國香者不少,乃每不得於夫
    (子,空度一生,大約有所掩蔽,有所混奪耳。)
    (如雲屏之於夢卿,所謂掩蔽也。)
    (如香兒之於夢卿,所謂混奪也。)
    (掩蔽不已,至於坎坷終身。)
    (混奪不已,至於悠忽畢世。)
    (此真事之無可如何者也。)
    (然人非草木,誰能無情,有時感自外至,有時憂從中來,使不設一排遣之法,
    (倘一旦雪冷霜寒,則蘭也不空與艾蕭同腐也哉!逢場作戲之宣愛娘,隨遇而安
    (之平彩雲,雖與蘭有和不和之異,究其終,則皆蘭之可以忘憂,可以為鑒者也
    (。)
    (況無往不復,自然之理。)
    (嗇彼豐此,權自我操。)
    (故睹九畹之良田,宿根尚在,國香不泯。)
    (誰曰死不如生,妄以得失從違而自汶汶乎!然則林之掩蔽,一如未掩蔽也。)
    (香之混奪,一如未混奪也。)
    (作如此想,日與宣家姊妹相親,耘我良畝,任歲豐歉,無容心也,夫復何憂?
    (夫復何感?吁!天地逆旅,光陰過客,後之視今,今之視昔,不過一梨園,一
    (彈詞,一夢幻而已,林耶?蘭耶?香耶?有其人耶?無其人也?何不幸忽而生
    (,忽而死,等於蜉蝣?又何幸而無賢無不肖皆留姓字於人間耶?)
    (記得大明洪熙元年,嗣君仁厚,百度維新。)
    (一時靖難功臣,受大恩者,正自赫奕。)
    (而洪武開國諸人,雖有封爵,只嫡派承襲,其支庶子孫習安好逸,漸至衰微矣
    (。)
    
    
2**時間: 地點:
    (當時有大司空邯鄲侯孟徵者,上一奏章,其略曰)
孟 徵:臣聞文章取士,原以重夫新材。門第求人,更可勵諸舊彥。論修能於草野,不乏
    鸞凰。程志節於簪纓,尤多騏驥。我太祖皇帝勘定四海,一統千秋,其一時從龍
    附鳳之俊,莫不載書竹帛,帶礪河山。乃數十年來,嫡宗相繼,嗣厥蒸嘗。支庶
    紛繁,漸臻土芥。恐非所以重國典而敦世臣之誼也。臣請於元功諸臣,支庶子孫
    ,或試以文學,或考以武藝,有一材一技,即行收錄。裨祖宗之國祚恒培,勛戚
    之家聲再振,而癰進之風亦少息焉。
    (仁宗准奏。)
    (於是查明中山王徐達,開平王常遇春,寧河王鄧愈,黔寧王沐英,越國公胡大
    (海,郢國公馮國用,潁國公傅友德,東海公茅成,武定侯郭英,安陸侯吳復,
    (蘄春侯康茂才,沔陽侯丁普郎等六十四戶,俱有支庶子孫。)
    (內中一人,姓耿名朗字瞞照,泗國公耿再成支孫也。)
    (慷慨廣交,揮金如土,結識些善武能文之士,義養些清歌妙舞之人。)
    (但性不自定,好聽人言,以此一生少得人力。)
    (母康氏,中年寡居,治家有法,五歲上即令讀書,又與他聘下御史燕玉之女。
    ()
    (這燕玉字祖圭,世居蘭田,進士出身。)
    (娶妻鄭氏,生一女二男。)
    (女名夢卿,自幼即受耿朗之聘,卻與耿朗同年正月初七日生辰,比耿朗還長八
    (個月。)
    (長男名子知,次男名子慧,俱是夢卿之弟。)
    (夢卿自與耿家結親,已過得十個年頭,都皆一十六歲。)
    (論夢卿之德,真乃幽閒貞靜,柔順安詳,正是將如悅譯為邦媛,豈止嬌柔詠雪
    (詩。)
    (論夢卿之才,穎異不亞班昭,聰明恰如蔡琰,正是深明閨閣理,洞識古今情。
    ()
    (論夢卿女工,真天孫雲錦,鮫氏冰紈,正是玉筍分開鬱岸柳,金針刺出上林花
    (。)
    (論夢卿容貌,不數秀色堪餐,漫道發光可鑒,正是比玉香猶勝,如花語更真。
    ()
    (康夫人原擇於洪熙元年春二月完婚,卻因耿朗錄用,忙亂間已詄梅。)
    (直至四月,方才考校。)
    (耿朗高居優等,虛授兵部觀政。)
    (俟二十歲時,再令任事。)
    (康夫人見子得官,不勝歡喜,一時賀客盈門。)
    (那鄭夫人更喜夢卿尚未出嫁,已先作了六品命婦。)
    (就是兩家奴婢,亦莫不說燕小姐有福。)
    
    
3**時間: 地點:
    (卻說耿家擇於五月初五日作賀,又定下十五日完婚。)
    (於是遍請親朋,不覺得已至五月。)
    (到初二日,就是康夫人胞兄蘄春侯康貔,姨夫信安侯火炎送禮來。)
    (初三日,又是耿朗表叔安陸侯吳酉,御史吳維送禮來。)
    (其他處送禮者不及細述。)
    (初四日方是燕玉家來送禮,康夫人一面命賞來使,一面令收禮物。)
    (乃是圓領銷金補服一襲,美玉圓板大帶一圍,回文蝴蝶錦十端,連理鴛鴦癿兩
    (副,雙南金十錠,如意珠十粒。)
    (隨即發了回帖,請明日早來。)
    (當下耿家一應執事人役,俱皆整齊。)
    
    
4**時間: 地點:
孟 徵:(晚間忽一老人行至門首,看道)這宅方位,恐主內助失人。
AAA:(既又歎道)不妨,但可惜正房改作廂房也!
    (門上的人趕去問他,步履如飛,駟馬難追矣。)
    (過了一宿,至次日賀客皆到。)
    (燕玉以新親坐在首席,其餘蘄春侯,信安侯,安陸侯等,俱依次而坐。)
    (耿朗伯父泗國公耿忻,叔父太僕卿耿憬,通政使耿懷相陪。)
    (酒過三巡,梨園開場先唱《六國封相》吉劇,次後方演《金谷園》全本。)
    (是日前廳上金玉交輝,貂蟬滿座。)
    (後堂中以鄭夫人為首,其餘薪春夫人膚氏,信安夫人康氏,安陸夫人胥氏,俱
    (依次而坐。)
    (下邊康夫人及泗國棠夫人,太僕荊夫人,通政合夫人相陪。)
    (梨園先唱《宮花報喜》吉曲,後乃作《緹縈救父》故事。)
    (高堂上銀燭千條,曲檻邊紗籠百對。)
    (內外簫鼓喧天,歡聲動地,粉白黛綠,雙雙侍女來回。)
    (便體清聲,對對奚童出入。)
    (耿朗兩處勸酒,歡喜忘倦。)
    (眾親眷直至日落,梨園下場,方才謝席散去。)
    (耿忻兄弟,亦各回家。)
    (康夫人單留棠、荊、合三夫人商議過禮迎親坐帳拜堂諸事,自不必說。)
    (單講燕玉,至家中已起初鼓。)
    (忽有員外郎錢可用來有緊事相商。)
    (燕玉出迎,錢可用就接著說道)
錢可用:年兄可知貴同寅茅球參奏,上年各省試官多通關節,不公不法,連小弟與兄的名
    姓都在上面。如今旨雖未下,大約有些不妥。
燕 玉:目今聖天子在上,你我公不公法不怯,自有公論,且請坐了商議。
    (二人進廳坐下。)
錢可用:老兄事不宜遲,須防攀扯。
燕 玉:不妨,咱明日各上一分辯札子。
錢可用:札子只可兄自奏得,小弟司員,難於上瀆。
燕 玉:你自寫下,咱明日一同奏聞。
    (錢可用拜謝回家。)
    (燕玉連夜寫一通札子,次日五鼓,會同錢可用一並奏入。)
    (當日卻未降旨,燕玉還但然依舊。)
    (錢可用坐立不安,飲食俱廢。)
    (過了四五日,內旨發下)
錢可用:御史茅球所參江南正典試卜大公,副典試金成,衡文多謬,去取不當。雖無實賄
    ,未免贍徇。俱令革職。福建副典試周於利,浙江副典試錢可用,各受贓千兩,
    令嚴行治罪。正典試燕玉,既與可用同事,而不知其為奸,則疏忽怠玩可知。且
    與可用會同瀆奏,更屬胡涂蒙混。令降五級別用。
    (內旨一下,燕玉望闕謝恩,在家候用。)
    (眾親皆來慰問,耿家亦不好遽講婚禮,過了些時,方思再議親事,內廷忽又發
    (下一旨)
燕 玉:三法司奏:周於利、錢可用指稱正典試王得、燕玉皆係知情,今王得已死,家貧
    無子,免其追問。燕玉交該司嚴審定擬。
    (燕家此時上下慌亂,大小啼泣,耿朗親事,越不可辦矣。)
    (康蘄春,火信安,吳安陸,吳御史,及耿泗國,太僕,通政諸人,各處疏通。
    ()
    (這邊鄭夫人亦教兄弟鄭文關說情面。)
    (真乃鰱鯉難分,致使英雄氣短。)
    (鸞鳳倒置,空教兒女情長。)
    (第二回 叩彤廷信義全朋 覽副奏抒誠愛婦)
    (薄命從來屬麗娟,幾回翹首問青天。)
    (世間惟有忠和孝,同氣相悲自愛憐。)
    
    
5**時間: 地點:
    (卻說燕玉雖與錢可用同事,實無絲毫牽扯。)
    (俗語說,天無絕人之路。)
    
    
6**時間: 地點:
    (又說,作好得好。)
    (燕玉一自身入囹圄,全仗同僚李時勉一力調護。)
    (又得耿懷諸人之助,是以法司推問,只不過出脫而已。)
    (延過季夏,早是新秋。)
    (天子忽患秋痢,法司因將此事暫且擱開。)
    (燕玉在監正好習靜。)
    (外邊康夫人自燕玉入監,常來與鄭夫人解憂寬慰。)
    
    
7**時間: 地點:
    (這日又來,兩個敘坐,康夫人問到監中信息,鄭夫人)
鄭夫人:昨有傳來親筆字,教我母子照常度日。我一生奉公守法,朝廷自有恩施,不必疑
    懼。又說:『女兒親事,我不得管矣,你自主張可也。』
康夫人:我姊妹既是至親,不如趁此時尚還安靜,且將就過門,豈不兩便?
鄭夫人:我自五月賀喜回家,心神不寧,毫無主見,夫人所說,甚為合宜。
    (康夫人大喜回家。)
    (這些話早被一個有心侍女春畹聽去。)
    (這侍女春畹與夢卿同歲,自幼服事,生得性情容貌與夢卿不相上下。)
    (當晚重門早閉,深院無人。)
    (天街上傳幾點鐘聲,雲漢邊掛一輪月色。)
    (夢卿歸寢。)
    (春畹令小侍女茗注玉杯,香燒金鴨,燭搖紗影,簾護冰紋。)
春 畹:(因說道)小姐秋夜初長,作何消遣?
    (夢卿不語。)
春 畹:今日聞得一件緊事,正要告知小姐。
夢 卿:敢是老爺有甚緊事?如何夫人不望我講。
春 畹:雖非老爺緊事,卻是老爺心上事。今日耿夫人來,提起昨日獄中傳來帖子,說將
    小姐親事將就作成,耿夫人歡喜回家。此非一緊事乎?
    (夢卿又不言語,忽地腮邊落下淚來。)
    (春畹見小姐落淚,便亦不言語。)
    (遲了一回,又說道)
春 畹:明日七月十五,今夜好一天月色。
    (夢卿聽畢,忽想起月初頭鄭母舅曾說科甲中有欲論救之人,今已半月矣,如何
    (尚無動靜?越思越悶,愈想愈愁。)
    (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悶至愁腸瞌睡多。)
    (春畹見小姐乏倦,便打發睡下,一宿不提。)
    (至次日乃七月十五,天子病體稍痊,諸臣紛紛奏事。)
    (御史李時勉寫一通論救燕玉札子,登時奏入。)
天 子:(天子即將時勉召入便殿問道)汝與燕玉同官,當知燕玉為人,何得如此偏護?
春 畹:(時勉奏道)臣與燕玉同官日久,知其公忠無二,故敢上奏。若雲不知,錢可用
    為奸,胡涂蒙混,已荷聖恩降級調用矣。今只據可用攀扯虛詞,一體究問,臣恐
    重刑之下,何求不得?且前此茅球本內,並未指出燕玉贓證,訖賜刑臣只嚴審可
    用,自然明白。
天 子:(天子怒道)他兩人同事,難推不知!皆由刑臣勘問不力,耽延日月,以通情私
    。汝日在朝,豈無聞見?當候公議,何得狂陳?
    (叱令退出。)
    (時勉跪伏不起。)
天 子:(又奏道)臣言愚昧,萬死不辭。燕玉果有不法,臣願以身家相保。
    (天子大怒,叱令武士以金瓜撞擊,時勉伏而不動,叩頭不已,大聲奏道)
天 子:臣死不足惜,只惜天子有殺諫臣之名耳!
    (武士動手將時勉脅骨打斷,昏絕於地。)
    (天子含怒進宮。)
    (此事傳遍京師,鄭夫人大驚,法司亦不敢遲延,忙取口供奏入,不日旨下)
鄭夫人:錢可用、周於利一樣情實,俱著立斬,沒家財妻女入官。其一切得賄之人,著本
    省解京治罪。燕玉有心蒙混,著邊遠充軍。以無贓私,兔其抄沒。
    (內旨到得法司,立時將錢、週二人處斬,抄沒家私。)
    (將燕玉罪案定成,以候起解。)
    (鄭夫人、小姐、公子得知,哭個不休,諸親來往填門。)
夢 卿:(夢卿自想道)父母空生兒女一場,毫無益處,生不如死。罔極之恩,縱使萬死
    猶不可辭,況未必死乎!
    (因亦不令母親知覺,自與春畹商儀,寫下一通乞代父罪表章。)
    (另又寫一副奏用匣盛好,命得力家丁送至通政司。)
    
    
8**時間: 地點:
    (這日正遇耿懷坐衙,接了表文,問明來歷,大加驚異。)
    (打開副奏,只見上寫道:罪臣燕玉親女夢卿奏為願代父罪以祈天恩事:竊惟臣
    (父玉,謬應擢用,職在諫垣。)
    (典試浙右,夙夜惟寅。)
    (不期奸人亂法,私來夜饋之金。)
    (司寇秉公,難遁明廷之钅監。)
    (仰賴皇上乾剛獨斷,愷澤宏敷,將臣父充軍邊遠,實荷生成,益思祝禱。)
    (但臣念臣父桑榆晚歲,縲紲餘生,倘瘴疫之難承,必虺蛇之是飽。)
    (因思皇上,孝治海宇,恩沛昆蟲,乞將身沒為官奴,以代父遠竄之罪。)
    (倘蒙回顧,鑒此微忱,使臣父獲沒於郊圻,必生生世世報皇上於不盡矣。)
    (耿懷看罷,兩手加額,拍案叫道)
耿 懷:女子如此,我輩無所用之矣!拼著與李繡衣一般,須索保救下來。只是難得他一
    片孝心,我家無福受此媳耳。
    (於是自己亦寫一奏疏,一並具奏。)
    (不兩日,俱皆批准。)
    (耿懷即刻令人報知康、鄭二位夫人,並知會內廷首領司禮監全義。)
    (一時傳遍長安,無人不知燕夢卿是個孝女。)
    (燕玉回家,夫妻父子相持落淚)
燕 玉:我夫妻雖得完聚,只苦了女兒也!
夢 卿:(夢卿破涕為笑道)女兒以死代父,父既得生,女兒又不至於死。沒入掖庭,比
    沒入勾闌者何如?
    (燕玉夫妻益加傷感。)
    
    
9**時間: 地點:
    (當時司禮監全義,深慕夢卿所為,便說夢卿忽患時症,暫停供役。)
    (又來燕玉家拜看,燕玉相陪。)
全 義:令愛一介弱女,能作此驚天振地之事,俺出入禁闥數十年,從無見令愛這般一個
    人物。俗語說,天無絕人之路。又說,作好得好。在令愛行乎所當行,自無分外
    之想;然據我看來,後日必有好處。
    (因又告之暫停供役一事,燕玉拜謝不已。)
    (一面治酒相待。)
全 義:令愛事體,祖圭放心,盡在我全義身上,定須另有機會。俺們內家,譬若和尚,
    不作些好事,莫不世世常作和尚不成?
    (說畢大笑。)
    
    
10**時間: 地點:
    (須臾起身告辭,燕玉苦留下住。)
    (才送出門,又是康夫人領著耿朗來看。)
燕 玉:(外邊燕玉向耿朗道)本期與賢契永結世好,不想家門不造,以至於此。
    (耿朗低頭不言,莫能仰視。)
    (內裡康夫人教請小姐。)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