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夢黃梁演成新說 論紅綃試訪佳人)
    (詞曰:
    (  窩是銷金,人來似玉,笙歌競奏山塘。)
    (璧月瓊樓,盡教遣此風光。)
    (卻憐絲竹當年盛,忽兵戈、變起倉皇。)
    (恨難禁,怨煞王孫,惱煞吳娘。)
    (而今再睹昇平宇,聚鴛鴦小隊,脂粉成行。)
    (依舊繁華,青樓都貯群芳。)
    (個儂本是多情種,憑誰人一著意評章。)
    (願今生,錦帳千重,護遍紅妝。)
    (慕真山人曰:這首詞是專說吳中風土,自古繁華,粉藪脂林,不能枚舉,雖經
    (亂離之後,而章台種柳,深巷栽花,仍不改風流景象。)
    (吾少也賤,恨未能遍歷歌簇,追隨舞席,帷是夙負癡情,於情字中時加兢惕。
    ()
    (但近來有種豪華子弟,好色濫淫,恃驕誇富,非豔說人家閨閫,即鋪張自己風
    (流,妄詡多情,其實未知「情」字真解。)
    (不知人之有情,非歷幾千百年日月之精華,山川之秀氣,鬼神之契合,奇花異
    (草,瑞鳥祥雲,禎符有兆,方能生出這癡男癡女,生可以死,死可以生,情之
    (所鍾,若膠漆相互分拆不開,所以有情者之罕覯也。)
    (今我雖能解得情中之旨,而滿腔素志,總不能發洩一二分出來。)
    
    
2**時間: 地點:
    (那日正在無聊,忽見一道人自門外突然而至。)
    (細視之,鶴髮童顏,超然塵表。)
AAA:(正欲詰所由來,那道人即出古銅鏡一面)此爾一生佳話盡寓其中。毋多詰,鑒
    後即明。
    (言訖不見。)
    (我即捧鏡覷之,忽見鏡中花木繁茂,不勝奇訝。)
    (熟視良久,覺得身輕如霧,神入鏡中。)
    (恍惚間見兩旁栽植三十六本花樹,樹下各有一仙女侍立,正中坐著一位道長,
    (相貌殊非凡品。)
    (正視間,見道長懷中取出一本書來,光華燦目,偷覷之,卻是一本花名的冊子
    (。)
    (俄聞道者一一點名,樹下眾仙女俱上前參見。)
    (又見他默默的說了幾句,眾女始一齊退出。)
    (俄又聞仙樂盈盈,一道者帶著一個仙女冉冉而來。)
    (及至,二人相見甚殷。)
二 人:(那道者謂那位新來道者道)座下金童玉女一案,本苑主已先發落三十六花降世
    去矣。如今兩造俱至,望即施行。
    (那位道人點了點頭,便宣仙女上前,也不知說了幾句什麼話,仙女亦即退去。
    ()
    (繼而又聞傳宣我的名字,我也不解其故,便兢兢上前見了。)
    (那道者即命我投生吳中金氏。)
    (我正欲詢其故,覺得一霎模糊,道者已失,自己竟變了一個孩子,知已為金氏
    (子。)
    (但細細熟思,前因未昧。)
    (及長,遂以挹香名之。)
    (游花國,護美人,采芹香,掇巍科,任政事,報親恩,全友誼,敦琴瑟,撫子
    (女,睦親鄰,謝繁華,求道德,做了二十餘年事業。)
    
    
3**時間: 地點:
    (一日,忽見前生之贈鏡道人一棒喝來,驚得大汗滿身,神歸軀殼,鏡亦杳然。
    ()
    (忽聞架上鸚哥誦詩云:
    (  一番事業歸何處,花謝春深老杜鵑。)
    (醒後細思鏡中之事,猶覺歷歷可溯。)
    (於是假虛作實,以幻作真,將鏡中所為所作彔成一書,共成六十四回,名之曰
    (《綺紅小史》,又曰《青樓夢》。)
    (其人雖無,其事或有。)
    (後之閱者作如是觀亦可,不作如是觀亦無不可。)
    (正所謂:
    (  夢中成夢無非夢,書外成書亦算書。)
    (此書非談別事,專說鏡中一段幻跡。)
    (這人姓金,字挹香,又字企真,蘇州府長洲縣人氏。)
    (父字鐵山,母王氏。)
    (家非巨富,室尚小康。)
    (生挹香,極鐘愛。)
    (十齡即就外傅,十四歲詩賦文章已皆了了。)
    (及二八,父母欲為娶室。)
    (挹香素性風流,托言尚早,意欲目見躬逢,得天下有情人方成眷屬。)
    (父母素溺愛,亦不過為固執之。)
    (挹香雖才思敏捷,應試不難,然志欲先求佳偶,再博功名,是以年將弱冠,未
    (掇巍科。)
    (生性無紈絝氣,有高士風。)
    (身餘蘭臭,無煩荀令薰香;貌似蓮花,不藉何郎傅粉。)
    (故人人愛慕之。)
    
    
4**時間: 地點:
    (一日,挹香在書房看書,正在無聊,卻有兩個通家好友到來看他。)
    (一個姓葉,字仲英,因母制丁憂,未邀顯達;一個是姓鄒,字拜林,宏才博學
    (,早挹芹香,與挹香最投契。)
    (因是日天氣清和,仲英約拜林閒步尋春,同至挹香處,討今論古,賞賦鑒之。
    ()
拜 林:(拜林謂挹香道)昨日我館中課文嚴飭,甚屬疲懶,今日幸得仲英過談,故偕至
    你處散悶。
挹 香:(挹香乃問道)林哥哥昨課何題?
拜 林:乃『不患無位』一章。詩題乃『崑崙奴盜紅綃』。
挹 香:弟嘗考崑崙奴盜綃一事,真為千古美談。老崑崙忠心為主,俏紅綃慧眼鍾情,如
    此佳人義僕,恐此時不能再得矣。弟索性癡狂,志欲訪遍名花,竊恐莫予雲覯。
    若得紅綃輩事之,弟之願亦畢矣。
拜 林:(復道)課作曾否帶來?
拜 林:文未帶來,只攜詩在。
    (乃索詩展開細讀。)
    (讀至第四韻「飛騰仙子術,竊窕美人軀」,不禁大贊)
大 贊:風流倜儻,卓犖不群,抑且脂香粉澤,足令讀者神迷。第思紅綃輩,此時雖不能
    遇,而風塵中亦多慧質。弟欲一訪花叢,苟得知己能逢,亦何嫌飄殘之柳絮,蹂
    躪之名花。不識兄等肯助我一遊乎?
仲 英:弟愚矣。夫青樓之輩,以色事人,以財利己,所知惟諂,不知其情。朝秦暮楚,
    酒食是娛;強笑假歡,纏頭是愛。況生於貧賤,長於卑污,耳目皆狹,胸次自小
    。所學者婢膝奴顏,所工者笑傲謔浪。即使抹粉涂脂,僅曉爭妍鬥媚,又何知情
    之所鍾耶?
挹 香:兄差矣!夫秦樓楚館,雖屬無情,然金校玉葉,士族官商,有情者淪落非乏其人
    。第須具青眼而擇之,其中豈無佳麗?況歌衫舞扇,前代有貴為后妃者,他如綠
    珠奮報主之身,紅拂具識人之眼,梁夫人勛垂史冊,柳如是志奪鬚眉,固無論矣
    。即馬湘蘭之喜近名流,李香君之力排閹黨,風雅卓識,高出一籌。然則章台之
    矯矯,不大勝於深閨之碌碌者乎?又況梨渦蘊藉,樊素風流,過虎阜而弔真娘,
    寓錢塘而懷蘇小,胥屬文人墨士眷戀多情之事也。只何輕視若斯耶?
    (仲英語塞。)
拜 林:吾弟既必欲一行,我等亦不敢掃興,但到何處去尋訪春光呢?
挹 香:兄不聞乾將坊中章幼卿才技雙全,豔名久著。弟未曾一見,何不乘興而去。
    (拜林稱善。)
    (於是三人偕往。)
    (甫入門,早有人通報,即請人室。)
    (見其高堂大廈,畫舫珠簾,花木扶疏,雕欄繚繞。)
    (暫入座,有麗者姍姍至道)
三 人:家主請公子內書房敘話。
    (三人偕之行,曲折迴廊,綽有大家模範。)
    (俄聞異香一陣,別開洞天,室中陳設愈雅。)
    (上懸一額曰「集紅軒」,正中掛一幅名人畫的《寒江獨釣圖》,兩旁硃砂小對
    (,四面掛幾幅名人題詠。)
    (爐煙裊裊,篆拂瑤窗;珠箔沈沈,蒜垂銀線。)
    (三人正觀時,見兩垂髫捧茶出,諦視之,肌理細膩,風雅宜人,又非俄頃引導
    (者。)
    (■啟朱唇,詰姓氏。)
    (三人一一答之。)
拜 林:僕等聞貴小姐芳名,如雷貫耳,傾慕久深。屢欲瞻仰仙姿,猶恐鄙陋無文,莫由
    晉謁。今幸這位金公子說起,故不揣冒昧,齋沐而來。倘蒙不棄,許覲蘭儀,則
    鏡閣妝台,盡可容生等一侍也。
三 人:(婢道)公子貴人說那裡話。但我家小姐晨妝未罷,未識貴公子能稍等否?
拜 林:不妨。
    (婢乃辭去。)
    (又片時,忽聽環■珊珊,香風馥馥,四侍女扶幼卿出至集紅軒。)
    (紅羞翠怯,嬌靨含春。)
    (身穿時花繡襖,低束羅裙,貌如仙子,腰似小蠻,蓮瓣雙鉤,纖不盈掬。)
    (上前與三人見禮,各敘姓名,然後)
然 後:妾風塵陋質,貌乏葑菲,怎敢勞貴公予殷殷垂顧。
挹 香:佳人難得,震耳芳名。今蒙芳卿不棄,許見階前,不勝僥倖。並知芳卿研窮翰墨
    ,酷愛詩詞,佳作唱和,往來必廣,未識可能拜誦一二否?
幼 卿:妾淪落煙花,確是性耽吟詠,故常蒙時流惠施藻句,時逢閨秀榮錫瑤章。妾雖酬
    答有詩,恐取出必遭貴公子竊笑也。
拜 林:儒林多陳腐之言,不堪悅目。苟有香奩白雪,彤管陽春,僕等視之不啻性命,望
    之勝於雲霓。乞芳卿賜我儕一讀,何異百朋之錫。
幼 卿:既蒙君子見愛,妄何敢藏拙,尚望勿笑乃幸。
    (遂命侍兒往取。)
    (未片刻,即攜以出,上書《素芳集》,即示三人。)
    (中有《虎阜題壁》、《蘇台懷古》、《牡丹八詠》,皆清麗芊綿之作。)
    (讀到《感懷》一絕云:
    (  年來飄泊圂風塵,狼藉煙花命不辰。)
    (佛縱有情憐浩劫,三生孽債亦前因。)
    (三人閱畢,幼卿又出《蓮花合掌圖》求題。)
    (拜林乃題四絕以贈之云:
    (  卿本瑤台小謫仙,天涯淪落有誰憐。)
    (偶然解脫拈花諦,一笑皈依座上蓮。)
    (其二)
    (絕代風浪證夙因,蓮花偶現掌中身。)
    (瑤池姊妹應相憶,遍召蟠桃少一人。)
    (其三)
    (縱不香甜與玉溫,銜珠鸚鵡已銷魂。)
    (願為童子從旁侍,合掌蓮台拜世尊。)
    (其四)
    (杏黃衫子鳳頭鞋,羅襪青裙八寶釵。)
    (自是畫工描得好,分明豐致較前佳。)
    (拜林題畢,挹香也贈詩一首云:
    (  一曲坊歌子細聽,憑誰慧眼早含青。)
    (桃花帶雨千般豔,柳絮隨風幾度經。)
    (心性自然饒娬媚,腰肢誰與鬥娉婷。)
    (癡情願作司香尉,保護幽芳永係鈴。)
    (嗣後開筵款洽,曲盡綢繆,酒闌後方才相別。)
    (挹香素性多情,已覺戀戀。)
    (正所謂:
    (  月地花開留客醉,紅情綠意惹人迷。)
    (不知以後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花前重訪豔 月下暗牽絲)
    
    
5**時間: 地點:
    (話說挹香與二人別後,獨自回家。)
    (靜思日間所遇,雖稱才貌兼全,然一面猝逢,究不知是否知情洽意者。)
    (本欲細談衷曲,探其行為,奈葉、鄒二人在座,不能進語。)
    (翌日獨去私訪,倘得一意中人,訂盟未晚。)
    (主意已定,安寢尋夢。)
    (甫黎明即起身梳洗,也不至書館讀文,即向堂上問安,托言同窗處今日會文,
    (兒欲一往。)
    (父母允許,惟囑早歸。)
    (挹香唯唯而去,不帶僮僕,獨自一人竟往章家。)
    (適月娥香夢未醒,婢欲告主人,挹香止之曰)
挹 香:不可擾他清夢。我略坐片時,還欲別往,少頃再來。
挹 香:(言訖,身邊取出四枚番餅,謂婢曰)小生帶得微意在此,送與姐姐買些脂粉。
    (婢見挹香與他銀子,嘻嘻道)
挹 香:小婢無功受祿,又要公子破鈔,待小婢拜領。
挹 香:(挹香挽住道)見笑,些須何足稱謝。敢問姐姐青春幾許,芳名定宜風雅。
幼 卿:(婢道)小婢蕖香,年才十五。
挹 香:巷中共有幾處平康?
幼 卿:(蕖香道)共有五處,惟對門呂小姐與我家小姐最稱知己,不時詩酒往來,其餘
    雖皆相識,無非口面之交。
    (挹香又詢餘者三家,蕖香道)
挹 香:一為胡碧娟,一為陸綺雲,一為陳秀英。
    (挹香留心細記。)
    (坐少頃,辭出,至對門呂宅。)
    (原來這呂家也是一個有才的名妓,人皆品章呂有雙美之譽。)
    (年二八,小字桂卿,又名碗玉。)
    (豐肌弱態,柔媚聰明。)
    (往謁即見,挹香上前說道)
挹 香:僕慕芳卿,時存企望。前因不識仙源,未遑造謁。今幸幼卿姐指點漁郎,始得桃
    津可問。今蒙芳卿不棄芻蕘,遽焉容見,何有幸乃爾!
桂 卿:妾乏葑菲,自慚蒲柳,乃蒙幼姐姐齒及,得能親瞻文采,實前緣也。
    (於是謙謙遜遜,敘談良久始別。)
    (復至胡碧娟、陳秀英、陸綺雲三家,一訪而歸。)
    (行至半途,忽想起前日賣花老媽談及汪家新來一位名校書,住憩橋巷假母家中
    (。)
    (今日既乘興而來,不可不興盡而返。)
    (於是迤邐前行,未半里已聞笙歌裊裊,響遏行雲,知已到汪家。)
    (入門至內,假母出接,見挹香少年秀士,便笑嘻嘻邀入客座。)
    (獻茶畢,就問道)
假 母:公子貴姓?
挹 香:(挹香笑答道)姓金。
假 母:(假母亦笑道)公子為什麼不姓了潘?
挹 香:這是何故?
假 母:公子如此貌美,應該與潘安同族。
挹 香:(挹香又笑道)如此說來,小生姓金不姓潘,則貌不美可知矣。
假 母:(假母笑說道)不是老身在這裡說,想公於前生定是姓潘。
挹 香:(挹香大笑道)可謂善戲謔矣。
假 母:不是戲謔,焉得博公子一笑。且請問公子到來,定有見教。
挹 香:小生自慚不美,所以要來訪美人。聞得媽媽院中新到一位令愛,所以特來一訪,
    未識可容俗士班荊一親芳澤否?
假 母:小女村野陋姿,尤恐不當公予青睬。既蒙殷殷,亦小女有福,老身當喚他出來奉
    陪可也。
挹 香:怎敢。
    (原來金挹香這個人性情古怪,凡遇佳人麗質,總存憐惜之心,所以聽見「喚他
    (出來」四字,甚為■■不安,故這「怎敢」二字實由心之所發耳。)
    (於是,引挹香斜穿竹逕,曲繞鬆廊,轉入一層堂內,雖非畫棟雕樑,倒也十分
    (幽雅。)
    (挹香心注美人,未遑遍覽。)
    (假母引領到堂上坐了,即便進內。)
    (挹香徘徊堂上,因想道)
挹 香:美人此時定知我來拜謁矣。
又 想:(半響又想)美人此時諒必出房矣。
又 想:(正想間,忽見兩垂髫捧龍團出,奉與挹香說道)小姐午睡初回,我們去請來。
挹 香:難為二位了。可對貴小姐說,緩緩不妨,小生品茶相待。
    (言畢飲茶,覺得一陣陣恍有美人色香在內,吃得甚覺心曠神怡。)
    (良久,天色漸瞑,方才見那侍兒攜著煙袋道)
良 久:小姐出來。
    (挹香聽見小姐出來,即忙立起身來,側旁以待。)
    (早覺一陣香風,美人從繡簾中裊嫋娜娜走出,但見:
    (  暈雨桃花為貌,驚風楊柳成腰。)
    (輕盈細步別生嬌,更喜雙彎纖小。)
    (雲鬢烏連雲髻,眉尖青到眉梢。)
    (漫言當面美難描,便是影兒也好。)
    (原來這美人姓陸,名麗仙。)
    (本是大家閨閫,因經水火刀兵,致遭淪謫。)
    (年方二九,■纖得中。)
    (原籍毗陵人氏,工度曲,善飲酒,後來居上。)
    (人一見之,往往魂消魄散。)
    (挹香見麗仙裝束可人,較日間所遇更加美麗,早喜得心神俱醉。)
    (候麗仙到堂時,即躬身施禮道)
麗 仙:小生久慕仙妹,未遑造謁。只道明河在望,不易相親,又何幸一入仙源,即蒙邀
    迎如故,真我金某之福也。
    (麗仙見挹香少年韶秀,早已心傾,又見他謙謙有禮,十分屬意。)
麗 仙:(因答道)賤妾青樓弱女,何足為重。蒙公子一見鍾情,大加謬贊,妾何有緣若
    此耶?但刻因午夢乍回,出遲為罪。公子請上,容妾謝罪。
挹 香:得識芳卿,亦小生之奇遇,若得飽餐秀色,使魂夢稍安,感恩非淺,何必如此拘
    泥。
    (二人謙遜了一回,各通姓氏,東西就坐。)
    (茶罷,麗仙)
麗 仙:今蒙郎君垂顧,妾欲以一樽為獻,聊伸地主之情。若雲餐秀,妾蒲柳之姿,何秀
    之有,聞之愈增慚恧。
挹 香:白玉不自知潔,幽蘭不自知香。是僕之餓心饞眼,一望神迷,若再坐,只恐芳卿
    之黛色容光要被僕竊去矣。
    (麗仙亦微笑不言,遂邀至媚香樓。)
    (原來這樓是麗仙所居,計屋二椽,極為精雅。)
    (中間陳設客座,兩旁桌椅工致。)
    (挹香環顧樓中,無殊仙府,中懸一額,曰:「媚香樓」,兩旁掛一副楹聯道)
    (麗句妙於天下白,仙才俊似海東青。)
    (再看幾上羅列著圖章古玩,博古爐瓶。)
    (旁一室即麗仙寢室,入室馥鬱異香,沁人心脾。)
    (兩旁懸掛書畫,奕代物華,真個是神迷五色,目不暇接。)
挹 香:芳卿人如仙子,室如仙闕,小生幸入仙源,真僥倖也。
麗 仙:草草一椽,絕無雕飾,郎君直謂之仙,亦有說乎?
挹 香:僕之意中實見如此,若主何說,則又何辭以對?
麗 仙:對亦何難,無非過於愛妾,故此樓亦邀青盼耳。
    (挹香聽了,亦笑道)
挹 香:僕之心僕不自知,卿乃代為說出。芳卿之慧心,真超於千古之上矣。
    (二人方綢繆問答,只見侍兒捧出酒肴,擺在樓中,請二人飲酒。)
麗 仙:不腆之設,不敢獻酬,望郎君鑒而開懷。
    (挹香初意只望一見為幸,不意比日間所遇貌又超群,情又旖旎,又留入樓中,
    (以芳樽款洽,怎不快心。)
    (甫飲數杯,早已情興勃發。)
    (偷覷麗仙醉後風神,如芙蓉之帶朝旭,娬媚更甚。)
麗 仙:(即攜壺斟酒一杯道)僕遇芳卿有幸,請飲一卮。
麗 仙:(麗仙笑道)郎君是客,不應敬妾之酒。今妾受郎君之賜,亦該奉敬一杯。
    (言訖,把酒飲乾,也斟上一杯,遞與挹香。)
    (挹香飲畢。)
    (二人正在繾綣,忽假母步來道)
假 母:好呀,你們竟不用媒了!
挹 香:(挹香笑道)男女相飲,雖近於私,然亦是賓主往來。倘若紅絲繫縛,還當借重
    於斧柯。
    (說罷,三人大笑。)
    (挹香已帶微醺,半晌謂假母道)
挹 香:方才媽媽不用媒之說,明明以媒自居,但不知媽媽伐柯之斧利乎不利乎?
假 母:公子放心,老身雖非吳剛再世,但今日執柯,亦可專主一二。請公了今宵於溫柔
    鄉安享甘甜之味,明日謝媒可也。
    (挹香狂喜,即斟酒一杯,向假母道)
挹 香:月老請先飲二卮,謝媒明日何如?
    (麗仙見此行為,櫻含一笑。)
    (原來挹香情竇雖開,因眼界自高,故猶是無瑕璞玉。)
    
    
6**時間: 地點:
    (此時醉眼情思,怎當得麗仙之風流調笑,你看我如花,我看你如玉,不覺十分
    (難禁。)
    (正所謂:
    (  紅羞翠怯情偏篤,柳傍花隨意易癡。)
    (挹香既醉,即偕麗仙進房,四處又觀看了一番,然後至內房。)
    (忽見桌上列一紅裝錦冊子,上書「悅目怡情」四字。)
    (正欲展開,被麗仙雙手奪去。)
    (挹香心疑甚,必欲一睹,麗仙勉強與之。)
    (挹香啟視之,原來是四幅行樂圖兒,上邊皆標名色。)
    (一曰「戲蝶穿花」,一曰「靈犀射月」,一曰「舞燕歸巢」,一曰「傍花隨柳
    (」。)
    (皆繪得窮工極致,旖旎非凡。)
    (況兼麗仙之千般娬媚,萬種溫存,乃替卸羅襦,代松香帶)
麗 仙:醉已極了,玉漏已深,望芳卿伴我睡罷。
    (麗仙此際半羞半就,任挹香擁人羅幃。)
    (正是:
    (  一對鴛鴦春睡去,錦衾羅褥不勝春。)
    (要知以後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幻景迷離游洞府 柔情繾綣證良緣)
    
    
7**時間: 地點:
    (話說挹香與麗仙一夕幽歡,甘甜嘗遍。)
    (千般憐萬般愛,及至憐愛不得已之時,未免笑啼俱有。)
    (正所謂:
    (  月正團欒花正嬌,相逢恰是可憐宵。)
    (攜紅握翠增憐惜,不問應知魂也銷。)
    (二人十分恩愛,枕邊又添出無限溫存,說得你投我洽,不覺又沉沉睡去。)
    (直到次日紅日三竿,方才起身。)
    (梳洗後吃了點膳,然後回家。)
    (至書舍也無心攻讀,靜坐芸窗。)
    (不片時,金烏西返,玉兔東升。)
    (挹香因昨夜夜深身子疲倦,食過晚膳,即就寢而臥。)
    (誰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恍惚間此身縹緲,如在雲霧間一般。)
    (不由自主迤邐而行,細視之,卻非素來經過之地。)
    (但見隔岸鮮花,沿堤新柳,一彎流水,回繞小橋。)
    (煙霞泉石,幽異非常。)
    (嬌滴滴名花欲語,脆嚶嚶鳥語頻聞。)
    (行向前,見屋宇突聳,宛如宮殿。)
    (甫入門,見懸一額,曰「有女如雲」。)
    (至堂上,異香馥鬱,入跡稀逢。)
    (信步入內庭,見朱欄曲折,秀石崢嶸,池亭繚繞,花木參差。)
    (其中陳設精緻,皆非人世所有之物。)
    (正視間,忽見一垂髫童子至,乃問道)
童 子:君是何人,焉得到此?
    (挹香乃述其所由來,詢此為何地。)
童 子:此乃清虛中院,院主即月下老人吳剛。凡世間姻緣一切,俱是院主執掌的。即世
    間佳人麗質,一旦塵緣謝絕後,俱在此處居住,故又名曰『留綺居』。今君有福
    至此,大有前緣。趁此院主往下界巡察,待我引君一遊如何?
    (挹香大喜,即偕之行。)
    (見洞門雙啟,異境別呈,其中瑤草奇花,紛靡不盡。)
    (正中一殿,極盡崔巍。)
    (殿中列一仙斧,蓋世俗相傳斧柯之謂。)
    (又有三生石、赤繩等羅列其中。)
    (右邊有一小門,上書「金屋」二字。)
    (啟靡入,見綺羅畢集,眾美娟然,一個個舞袖蹁躚,若要與挹香相見。)
    (挹香不覺神魂飄蕩,連自己多不知身在何地。)
    (見那眾美人不慌不忙,都上前相見,都各陳名姓。)
    (有說是館娃宮裡來的;有說是手抱琵琶,身從馬上來的;有說是琴心感觸,壚
    (邊賣酒家來的;有說是採藥相逢,馬上折桃花的;有說是宮中留枕,寄與有才
    (郎的;也有說是青瑣偷香,分與少年人的;也有說是為雨為雲,夢中曾相會的
    (;也有說是似霧如煙,帳裡暫時逢的;也有說是吹簫樓上,攜手結同心的;也
    (有說是隨侍瑤池,題詩改名姓的;也有說是身居金谷,吹簫恨無情的;也有說
    (是掌上玉盤,馬嵬留不住的。)
    (其餘的多環佩鏘鳴,挨挨擠擠,都說道)
眾美人:我等乃歷代的有名國色,因參破紅塵味,在這裡靜修的。故月老也不派我們下凡
    的了。
    (言訖各散,弄得挹香心迷神醉,應接不暇。)
    (再行,又見一朱門上有「六朝遺豔」四個金字,乃偕童子人。)
    (原來此中皆前代有名的妓女在內。)
    (挹香才入室,只聽得鶯聲燕語,都道)
挹 香:有情公子至矣,大家快些相見。
    (只聽得環佩叮噹,俱出幃相接,周圍侍立,錦簇花團。)
挹 香:(挹香倒覺不安)眾芳卿請坐,容拙生金挹香晉謁。
    (眾美又推遜了一回,方才坐了。)
    (挹香便詢首位美人,卻是錢塘蘇小。)
    (挹香聽了,即出位下拜道)
挹 香:僕慕芳名久矣。嘗讀《西湖志》,見芳卿慧心青眼,綺思奇才,周濟鮑仁,實巾
    幗之丈夫,不勝欽佩。自恨予生也晚,不能拜倒妝台,一親懿教。不料今日相逢
    ,實出於意外也。
眾美人:(小小挽之起道)賤妾不辰,在昔墮風塵之內。猶幸者憐憐惜惜,未負年華。至
    於慧眼奇才,妾何敢當耶?
挹 香:卿之芳名,不惟僕一人欽羨,即天下有情人皆已為之傾倒矣。惜乎鮑仁今日未遇
    芳卿,倘今日遇之,我知必向芳卿叩頭如搗蒜矣。
    (言畢又問其次,恰又是虎阜真娘,挹香亦下拜道)
挹 香:僕慕卿卿,閱時已久,曾在墓上幾度欷■。所以『慕真』二字亦為卿而得。今者
    邂逅相逢,豈非天作之合耶?
真 娘:君之鐘惜,妾素深喻。前蒙塚上題詩,有『新詩空弔落花靈』之句,妾嘗傳誦不
    忘,今日之會,亦天意也。
    (挹香又與薛濤、關盼盼、馬湘蘭等敘談。)
    (良久,童子促之行,挹香)
挹 香:我不返矣。我今在眾香國裡,得能與眾美人朝夕盤桓,亦奚必再思別往。
真 娘:(真娘笑道)君日後名花相伴,正有一番風流佳話,毋愚快行。
    (挹香不覺淒然淚下,然後分別。)
    (又隨童子前行,迴廊曲折,迤邐而來,至一處,上懸「薄命司」三字。)
挹 香:(挹香訝道)薄命司乃《紅樓夢》中黛玉等之仙居,緣何也在這裡?
    (迳入,見數美嘻笑,聚作一團,在內作撲蝶會。)
    (爰詢童子,童子指著道)
童 子:此即寶釵、晴雯、湘雲等也。
挹 香:(挹香歎曰)原來才女性情,陰陽一例,生前如此,死後仍不改此風雅。
    (入內四面觀看,見左邊另有朱門,銅環緊閉,上面亦有一額,曰「絳珠宮」。
    ()
挹 香:(挹香暗忖道)此必林顰卿所居。
    (輕叩銅環三下,有侍兒啟扉迎接,見挹香儒雅風流,乃問道)
侍 兒:相公何人,到此何事?
挹 香:我乃薄福生金挹香是也。偶爾遊仙,知絳珠宮在此,特來拜見瀟湘妃子耳。
    (侍兒見挹香吐辭風雅,人亦俊秀,入告黛玉。)
    (黛玉許見。)
挹 香:(挹香即匍匐蛇行至黛玉前)小生金挹香,素讀《石頭記》,欽慕小姐態度幽閒
    ,恒存臆羨。今日偶爾仙游,得蒙慷慨許見,鯫生有此,不勝幸甚。
    (言畢,拜倒階前。)
侍 兒:(黛玉暗忖道)我只知賈寶玉一人癡情,詎意金某亦然如此。
挹 香:(乃笑道)金生請起。我自避世以來,迄今二百餘年。我們平生之事,本不足傳
    述於人,曹雪芹先生曲為傳出,雖是癡情佳話,第恐迷惑世人亦復不少。
挹 香:(挹香點頭道)誠哉是言也。僕讀《石頭記》,亦嘗焚香叩首,倒拜殊深。更有
    友人鄒拜林,謂小姐乃千古有情巾幗,又妙在不涉於邪,十分羨慕,因自號拜林
    外史。曾記有題贈小姐兩絕云:
      多愁多病不勝嬌,孽海情天幻構遙。
      贏得後人偷灑淚,可憐午夜泣香綃。
      其二
      西風蹂躪月淒迷,燈■更殘暗自啼。
      珠淚難還情尚在,如何衰草罨長堤。
      此詩僕傳誦已久,亦可諒渠之情矣。
侍 兒:(顰卿道)我自謝世以來,蒙曹君曲傳情跡之後,雖墨士騷人時加惋惜,而真心
    惜我者惟君與拜林及秦淮校書斌齡三人而已。惜未見其人,不勝悵悵。
    
    
8**時間: 地點:
    (正說間,聽重門啟處,拜林突如其來。)
挹 香:(挹香大喜道)林哥哥,我方才與妃子正在言君,君何亦得至此?
    (拜林不答,即向顰卿處雙膝跪下道)
拜 林:鯫生幸甚,得遇芳姿。
    (說著不覺雙淚齊流。)
    (贏得顰卿亦兩眶淚下,語不成聲。)
拜 林:僕因日久欽慕,未克如願,今日此身如夢,飄泊來前,得遇仙紀,實是僥天之幸
    。
不 覺:(顰卿道)君之多情我已深喻。但未識芳顏,徒勞企望。今得一見,我願遂矣。
    (言訖,化陣清風,絕無影響。)
    (覺其地亦非來時路矣。)
    (拜林大慟欲絕。)
    (挹香乃挽拜林,隨童子復至一處,上懸匾額,曰「五百年前舊定緣」。)
    (門前懸著一張諭條,上寫著)
    (奉玉諭,此地乃注人姻婭、修造姻緣全譜重地,毋論閒雜仙僮及凡人等,俱不
    (准妄入。)
    (此諭。)
    (挹香與拜林看了,大訝道)
挹 香:此處有玉諭在此,不能迳入,如何,如何?
童 子:(童子沈吟良久道)君等不泄天機,無妨同入。
    (二人允諾,即從之入。)
    (見其中案牘如山,不可勝計。)
    (也有桑間濮上之案,也有淫婦姦夫之案,不一而足。)
    (又見兩旁冊子雜列,挹香竊視之,乃是注人妻妾,歷歷可稽。)
挹 香:(乃私向拜林道)我們二人自稱情種,不知日後該有幾個妻妾,曷弗趁此一查。
    (乃啟江南冊視之,恰是拜林一案,上寫「正室花氏」,下有偈語幾句云)
    (平生正直,素性多情。)
    (時懷麗質,常戀佳人。)
    (室宜獨佔,星缺五卿。)
    (他時解悟,圓寂功成。)
    (拜林看了「正室花氏」,心中有十分相信。)
    (但偈句中有「室宜獨佔,星缺五卿」,卻難解得。)
    (挹香又翻閱至第四頁,卻是自己的名字,見上寫)
挹 香:正室鈕氏風塵中人,該在二十二歲完娶。
    (下邊亦有詩一絕曰:
    (  情耽舞席與歌筵,花誥同邀福佔先。)
    (三十六宮春一色,愛卿卿愛最相憐。)
    (挹香看了,十分不解。)
    (正欲問童子,忽聽仙樂悠揚,童子)
童 子:院主至矣!
    (即促二人行。)
二 人:(忽聽得一聲大喝道)下界何人,偷覷仙府?
    (二人沒命而逃,滿身大汗。)
    (及醒來,卻是一夢。)
    (譙樓上五鼓頻頻,猶覺喘吁不定。)
    (自從這一夢,有分教:
    (  癡情公予添情思,薄命佳人訴命艱。)
    (不知以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效癡人二生說夢 遇才妓三友聯詩)
    
    
9**時間: 地點:
    (話說挹香一夢醒來,不勝驚奇,又將詩意細參,依然不解。)
    (甫黎明起身梳洗,正欲往拜林處訴其事,恰巧拜林來,挹香大喜,請入書房。
    ()
拜 林:我昨得一怪夢。
挹 香:得非遇見瀟湘妃子乎?
拜 林:(拜林大驚道)如何與我夢相同,難道冊子果同你一處見的?
    (挹香遂把昨日之夢細述一遍。)
    (二人正在詳察那姻緣薄上的詩,忽葉仲英遞來一信,啟視之,上寫著:
    (  吳中才妓謝慧瓊風雅宜人,豔名久噪,門前車馬如云。)
    (弟聞之不勝豔羨,意欲邀請二兄同訪。)
    (謹於今晨候駕至舍,共作尋芳之侶。)
    (勿卻是荷。)
挹 香:(挹香笑道)如何他知你在此?但他前日侃侃勸我,何今日亦自入其黨耶?
    (於是二人便至仲英家談論了一回,啜茗畢,同往慧瓊家來。)
    (原來這慧瓊原籍珠溪人氏,年方十七,才貌兼全,色藝為一時之冠,芳名有遠
    (近之譽。)
    (這也是紅顏薄命的招牌,不必說他。)
    (但心性十分古怪,雖圂跡青樓,絕無脂粉之氣,凡遇客來,無非以琵琶一曲,
    (詩賦幾章,博幾兩銀子度日。)
    (欲選一可意人,了其終身大事。)
    
    
10**時間: 地點:
    (這日正在芳心輾轉,忽鴇母走來道)
鴇 母:今日我兒有喜事到了。
慧 瓊:有何喜事,母親如此快活?
鴇 母:外邊有三個與你一樣標緻的公子,說是特來訪你。皆年輕俊雅,勿任著自己性子
    怠慢。
    (慧瓊見說,觸了自己心事,即整衣出,見三人豐英姿超俗,甚覺歡喜。)
    (拜林等見慧瓊冉冉如仙子臨凡,裊裊如嫦娥離月,乃一齊上前相見,各敘姓名
    (。)
    (慧瓊輕開檀口,款吐鶯聲道)
慧 瓊:久欽各位乃當今名士,一代騷人。賤妾風塵薄命,得蒙枉顧,何幸如之!
挹 香:久慕芳名,思一見而未得。今幸此位仲兄挈僕登高,得能一晤,足慰生平。
    (慧瓊見是仲英邀來的,便看了仲英一眼道)
慧 瓊:仲英公子乃少年英俊,賤妾青樓薄植,豈足置貴人胸臆?
仲 英:芳卿慧心蘭質,自是離群絕類,每欲追隨芳躅,奈俗事蝟集,不果如願。今幸相
    逢,確是天緣福湊。相對芳姿,心神俱醉,不識芳卿其將何以發放我耶?
    (慧瓊紅垂羞靨,俯首不言。)
拜 林:(拜林笑謂仲英道)仲弟忒煞情急了。
仲 英:韶華滿眼,春色惱人,雨魄雲魂,能無飛蕩耶!
    (說著三人一齊大笑。)
    (正是:
    (  風流原有種,慧性況多才。)
    (兩意相憐惜,春光費主裁。)
    (大家正在詼諧之際,只見鴇母走來道)
大 家:酒席已排在松風小憩,女兒可請公子們一齊去飲酒。
    (原來這松風小憩乃慧瓊的書室,一帶斑竹欄杆,碧紗窗恰對著遠山。)
    (四壁圖畫,滿架琴書。)
    (三人坐定,啜茗焚香,各人入席,舉杯談笑。)
仲 英:久聞芳卿妙擅琵琶,當此良辰美景,願請一奏。不才雖非知音,願以洞簫相和。
    未識芳卿以為然否?
慧 瓊:(慧瓊笑道)賤妾雖性喜琵琶,但愚如膠柱,僅堪擊缶。公子藝精蘭史,技越王
    喬,青樓下技只怕不可並奏。
挹 香:(挹香接口道)不遇知音不與彈。遇知音如仲兄者,尚有待乎?瓊姐不必過謙,
    我等當洗耳恭聽。
    (慧瓊笑了一聲,徐將寶鴨添香,然後四弦入抱,半面遮羞,嘈嘈切切,錯雜彈
    (來。)
    (仲英吹簫和之,聲調清亮,音韻悠然。)
    (果然吹彈得清風徐至,枝鳥徐啼,悄然曲盡而尚裊餘音。)
挹 香:(挹香拍掌大贊道)琵琶之妙,真不減潯陽江上聲也。
    (彈罷,仲英)
仲 英:我來說個酒令,要《詩經》二句,湊並頭花一朵,能說則飲,不能則罰。
    (拜林、挹香齊道)
拜 林:請先說。
仲 英:(仲英舉杯說道)月出皎分,季女斯饑,是並頭月季花。
    (遂一飲而盡。)
拜 林:(拜林大贊道)好!
挹 香:我說:洗爵奠■,手如柔荑,是並頭洗手花。
    (亦飲訖。)
仲 英:林哥哥請說。
拜 林:我說並蒂花可算?
仲 英:好算。
拜 林:駕彼四牡,顏如渥丹,是並蒂牡丹。
挹 香:好個並蒂牡丹。如今要慧姊妹說了。
慧 瓊:我有倒有了,但是一句《詩經》,一句《易經》,可能算否?
仲 英:這也不妨,請說。
慧 瓊:我說的是有女如玉,其臭如蘭,玉蘭並蒂花。
    (三人大贊,重復各勸香醪,極盡繾綣。)
    (酒既闌,拜林與挹香同向仲英道)
拜 林:酒已闌矣,琵琶已聽矣,秀色已餐矣。夕陽在山,其盍攜手同歸乎?
    (慧瓊見說,目視仲英,有不捨使歸之意。)
    (仲英神魂飛越,因對二人道)
仲 英:天色尚早,不妨再坐片刻,兄何歸心之急耶?
    (拜林暗已猜破二人心事,只做不知,便說道)
拜 林:一日已盡,何惜片時。況此間離弟府甚遙,非兄獨急於歸,弟亦當自思之。
    (仲英此際欲歸,見慧瓊秋波情送,何忍遽別;欲不歸,又被拜林正言厲色的再
    (三催促,弄得沒了主意,只是個徘徊不語。)
挹 香:拜林哥,你也太作難了。仲英之心早已醉了,方才的琵琶已作司馬相如的琴心了
    ,更欲何歸。
    (於是命侍兒重整杯盤,再開樽■。)
    (鶯酣蝶醉,瞥見玉兔東升,拜林)
拜 林:今日諸樂俱備,豈可無詩?況慧姐素擅詩詞,當此酒綠燈紅,苟不一觴一詠,不
    教花月笑我儕俗物哉?
挹 香:今夕仲哥合巹,理宜先詠,弟等和以賀之,方稱韻致。況弟等在此,無非觀其定
    情。仲英兄先請催妝,弟當與林哥哥端整打新郎矣。
仲 英:(仲英笑道)既蒙二兄相推,弟只得首倡了。但詩題須二兄所命。
拜 林:即事為題,何用別尋。
    (仲英點頭,援筆立成一絕。)
    (拜林接來一看,見上寫著:
    (  月正光華花正妍,新妝卸罷倩人憐。)
    (綺羅隊裡尋芳去,好折池邊並蒂蓮。)
拜 林:(拜林看了道)此詩借景描情,以情托景,不即不離,韻和音雅,堪稱絕唱。如
    今該是慧姐來了。
慧 瓊:妾鄙陋菲才,豈足與方家酬唱,倒是不詠的好。
挹 香:久欽慧姐詩才,豈有不賦之理。定要請教,使我等一識香奩佳句。
慧 瓊:如此獻丑了。
    (於是不假思索,和成一首。)
    (詩曰:
    (  懶向花前學鬥妍,閉門辭俗少人憐。)
    (臨波有客鍾情甚,甘露頻施潤素蓮。)
    (挹香見詩淒切,甚為惋惜,因亦揮成一絕云:
    (  十里花香色正妍,天然丰韻見猶憐。)
    (漫將媚語邀明月,腕底先開五色蓮。)
    (拜林聽了,接下去也成一首道:
    (  不調脂粉別生妍,如此名花合受憐。)
    (獨有游魚偏意懶,僅看明月照池蓮。)
挹 香:(挹香看了道)詩筆固佳,惜懷妒意。
拜 林:(拜林笑道)魯男子尚有動心,漢相如安得不風魔耶?
慧 瓊:明日妾有手帕交二人,一為朱月素,一為何月娟。素性風雅,酷愛詩詞。翌日偕
    君等同往何如?
    (二人齊聲稱妙。)
拜 林:(拜林謂挹香道)酒已盡歡,月將斜午,我們去罷,不要誤了仲弟佳期。
仲 英:夜深路遠,不如在此聯榻罷。
挹 香:(挹香笑道)別榻可聯,此榻只怕不可聯。
    (仲英自知失言,彼此相顧大笑。)
    (二人然後起身,與慧瓊訂了明日往朱月素處之事,始別。)
    (未識明日果去一訪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五回 護芳樓挹香施巧令 浣花軒月素試新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