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投胎 解笑)
    (古來聖賢學問生而知之者,固不待言;其次亦莫非由閱歷而成。)
    (然古來聖賢之閱歷,無非多嘗艱苦、履霜堅冰,而後始成。)
    (一代偉人,未聞有從溫柔鄉裏、歡樂場練出一番胸襟來的。)
    (豈知不然。)
    (我閑同友人談論,得聞一件奇事。)
    (今於茶前酒後,磨墨拈筆記出來,以為閑談。)
    (至於其事能傳不能傳,我亦不問了。)
    (昔南京雨花臺西,有一家姓常名興,其妻鄭氏。)
    (這家本是歷代簪纓相傳,是明季常遇春之後。)
    (現在家中良田萬頃,還有幾處當典。)
    (這常興之父是山東道臺,常興卻是守祖上餘業,也無心仕路,日日在家好善,
    (凡鄉中貧苦,無不周濟。)
    (祇是上天不佑,善人至六旬無子。)
    
    
2**時間: 地點:
    (一日,至一友家,聞說杭州天竺寺菩薩極靈。)
    (常興就動了念頭,想去求子。)
    (就擇了日子、僱了船,上杭州去了。)
    (到了杭州,尋了店住下,候到朔日,備了香紙,往天竺去燒香。)
    (由城至寺有三十里遠,一路香客絡絡不斷。)
    (常興到了寺,將香紙燒了,恭恭敬敬拜了幾拜,起來瞻仰菩薩,纔知這菩薩是
    (沉香雕成的。)
    (又往別處看玩景致,忽聽一眾人說)
一眾人:那裏一個和尚真真奇怪,如何要死,還說要等施主?
    (常興聽了,也同著眾人去看。)
    (見那和尚瞑目而坐,卻也奇怪,至常興到了,他睜眼一看)
和 尚:來得好,我去了。
    (就死了。)
    (常興看著可憐,就拿幾兩銀子替他買木頭殯葬了。)
    (從寺回來,到店又住了一日,纔回家。)
    (到了家,鄭氏接著。)
    (敘了一會燒香的話,又說起和尚的事。)
鄭 氏:(鄭氏合掌念道)阿彌陀佛!此事做的好。
    (鄭氏原是常興續娶的,纔四十多歲,所以過了半月,似乎有胎。)
    (常興知道,甚是喜歡,日日叫他休養,莫要沖動胎氣,又吩咐丫頭們不許有事
    (大驚小怪的,驚動了奶奶。)
    (不覺到了十個月,一日,鄭氏腹內覺疼。)
    (常興叫家人去請了穩婆。)
    (守到半夜,生下來了。)
    (常興一聽小孩子哭,就問是男是女,丫頭)
丫 頭:恭喜大爺,是個哥兒。
    (常興歡喜非常。)
    (到了三朝,請了前前後後許多的客是不必說了。)
    (祇是這孩子卻奇的很,自生下來哭了一陣之後,不時的就笑)
常 興:這是何故?
    (因他大總無子,以先生了兩個都亡了,這個又是求來的,真真就象掌上珍珠一
    (般。)
    (不把他當個男孩子,把他當個女孩,又因他肯笑,就起個名字叫嫣娘。)
    (這嫣娘生來淘氣,自小便不喜歡老媽子抱他。)
    (若是年幼的抱他,他有說有笑;老媽子抱他,他雖是肯笑,但一見老媽子就是    (哭。)
    (到四五歲,便不必說了,見了女人年紀大的就象仇人似的;見了小女孩子同他
    (頑他就歡歡喜喜,他吃的不吃,給那女孩子吃;頑的不頑,給那女孩子頑。)
    (常興也就隨著兒子,給他買了兩個丫頭。)
    (一個與他同歲,起名叫姮姐,長的長長的臉,一道細細的眉,一個小嘴就像點
    (了胭脂一般,瘦瘦的身子,扎著兩個丫角。)
    (露著青青的頭皮。)
    (一個大他一歲,起名叫娟姐,長的圓圓的臉,也是細細的眉,兩個眼秋波兒似
    (的,也扎著丫角,身子也是瘦瘦的。)
    (常興買來,又給他換了一身綢緞衣服,叫他天天去伴著嫣娘。)
    (哪知嫣娘一見面就親熱的了不得。)
    (就是旁人惹惱了他,他兩個一去說,就笑起來了。)
    (鄭氏想著,祇這兩個丫頭伴著,他太寂寞些,又買兩個小的。)
    (俱小嫣娘幾歲,一個叫關關,一個叫窈窈,俱是如畫的小美女。)
    (嫣娘見了,是不必說的更是親熱的了。)
    (到了八歲,嫣娘越大越淘氣。)
    (常興就請位先生,叫他上學。)
    (日日還是他四個陪著他去讀書。)
    (他卻又奇怪,凡書一目了然;祇是她四個好,一個不在跟前他就連扁擔長的「
    (一」字也不識。)
    (常興祇得依從,叫她四個陪著,一連讀了三年。)
    (到了十一歲上,他就說)
嫣 娘:不讀罷!我都會了。
常 興:你豈可閑著?
嫣 娘:俺家現有一處大花園,我就在那裏自己讀書,豈不大妙!
    (未知常興允不允,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幻夢 刁宴)
    
    
3**時間: 地點:
    (話說嫣娘要到園裏讀書,常興就叫人去收拾了。)
    (擇了日子,叫嫣娘搬進花園。)
    (又想著園子大了,他們小孩子住著害怕,就叫些女家人靠近住著,又叫了幾個
    (二十多歲的丫頭去作伴。)
    (嫣娘日日在園內一處一處的游玩,連書篇兒也不摸。)
    
    
4**時間: 地點:
    (一日頑乏了,睡了午覺,就作了一夢。)
    (夢見到一仙山,其中樓閣玲瓏,如珠玉修成的一般。)
    (信步走去,忽見一門,就大著膽走進去,見是三間花閣,垂著湘妃竹的簾子。
    ()
    (猛聽得一陣笑聲,如鶯聲嬌囀,不覺腳跟下走了三魂七魄,站在那裏就呆了。
    ()
常 興:(忽有一個人從背後輕輕拍他一下)看什麼?好大膽!
    (嫣娘聽了這一句話就像小鶯兒叫了一聲,想道)
嫣 娘:就在屋裏,如何又到這裏來了?
    (連忙轉過身來,作了一揖,纔抬頭去看。)
又笑了:(那人帶嗔呼道)低下頭去。
    (嫣娘就不敢仰視,祇順著眼看見那人穿著銀杏衫子,罩著墨色撒花背心,穿著
    (百摺百蝶裙子,一對蓮鉤祇露出一個尖兒。)
    (嫣娘也不敢出聲,祇彎著腰站著。)
    (站了一時,那人說)
又笑了:還不快去!
    (嫣娘慢慢出了門,纔敢回頭來看,卻不見那人了,祇聽簾內說)
嫣 娘:好好談談。
    (嫣娘也不敢再聽,又往前走,又見一帶花障。)
    (他從垂花門進去,見一美人在廊下,背著臉向內坐著,在那裏讀詩,其聲微微
    (莫辨。)
    (他就偷偷的到背後,一看卻不是讀詩,是在那裏拈著筆寫甚麼。)
    (嫣娘順著他寫的看去,是:
    (  天上人間,可憐誰是前緣,誰是無緣?到頭來,那是一般參了個無要緊的
    (禪,纔笑人枉然。)
    (作一對鴛鴦睡,誰知我,也是空纏綿。)
    (嫣娘看畢,不覺一聲嘆道)
嫣 娘:可憐可憐!斯言誠不謬也。
    (那人回頭一看,嫣娘纔自想道)
嫣 娘:不好,我如何竟走近他身子跟前了?
    (祇得連忙作揖。)
    (那人卻不怪他,祇說)
祇 得:你去罷,此地非久停之所。
    (嫣娘又作了一個揖,就出來了。)
    (走著又回頭偷偷一看,見那花容月貌,世間罕有,又不敢長看,祇得一直出去
    (。)
    (卻一路走一路想,不覺防著,就一頭碰在一個粉牆上,撞在地下坐著,祇聽後
    (邊有一兩個人嗤嗤的笑。)
    (嫣娘起來,那一兩個美人也走到跟前了。)
嫣 娘:(嫣娘就拱手而立)得罪,得罪,有勞尊笑!
美 人:(那美人)這個人必是呆子,自己頭不疼,還給我們周旋。
美 人:(又一個美人)莫是個瘋子,我們走罷!
    (嫣娘也不敢出聲,祇是呆呆望著那兩人說說笑笑去了,纔想起來)
嫣 娘:是他們罵我!
    (祇得又走。)
    (忽見又一大門,他又進去,順著腳走到一處小花園,看著兩個美人在那裏打秋
    (千。)
嫣 娘:(嫣娘就走到那玲瓏石旁站著)小心些,掉下來就了不得了!
    (那打秋千的祇顧忽上忽下,卻不看見旁邊站著有人,聽他說話纔看見)
美 人:你是何人?怎麼來到這裏?
嫣 娘:我是嫣娘。
又笑了:(那人笑了一笑)我又知道你是個甚麼嫣娘?但是你是個男人,如何叫女人名字
    ?
    (嫣娘方欲回話,那秋千架上的人也下來了)
嫣 娘:姐姐,莫跟他說。這必是個小賊子,將他鎖起來!
嫣 娘:好,好,就是這樣玩法。
又笑了:(那一個說)這是個傻子,趕出去就是了!
    (嫣娘祇當與他說頑話,還是笑。)
嫣 娘:(那人說)你再不出去,就打了!
    (嫣娘祇得笑著出來了。)
    (不防地下青苔甚滑,一下跌倒。)
    (猛然驚醒,卻是一夢。)
    (他卻不把這當個夢,一心要去訪這些美人。)
    (他又不敢直向常興說,日日在園中納悶。)
    (雖有他四個陪著,總不能解他的悶。)
    
    
5**時間: 地點:
    (一日,他四個商議說)
又笑了:嫣娘天天似乎心裏有事,俺們今日大家備個菜,請他吃酒。等他醉後問問他。
    (他四個商議定了,第二日就向嫣娘)
又向嫣:俺四個有個薄酌,請大爺吃一杯,不知可賞小的們的臉?
嫣 娘:你們成天家想著法鬧,又請甚麼客?又是甚麼小的大的的?我是個豬八戒淨壇使
    者,豈有不好吃的!好菜好酒,快些拿來,等我狼餐虎咽。
關 關:祇怕不是狼虎,是個小雛燕子!
姮 姐:也不是個雛燕,是個小學生、假姑娘!
娟 姐:我前日跟奶奶往王表爺家聽戲,唱的是《請宴》,祇怕大相公就是那請宴上的秀
    才們,『聞道請,似得了將軍令,宛是五臟神,願隨鞭鐙。』
    (。)
窈 窈:大相公明日去中個學,就是秀才了。
嫣 娘:真真你們是些女孩子,不知外面的事。如何進學說是中學,若中舉、中進士,豈
    不也要說進舉進進士嗎?
    (大家說著笑起來,把窈窈倒羞的滿臉通紅。)
    (嫣娘看著甚不過意,就照自己嘴上打了一巴掌)
嫣 娘:你可混說了?
姮 姐:我說個情,饒他這一次,下次重重的打罷!
嫣 娘:不是姮姐說情,真個不饒!
關 關:(關關就上去替嫣娘揉揉嘴)你看,都打紅了。
娟 姐:莫鬧了,擺桌子罷。
    (說著將桌子擺開,上面設了一張大椅。)
嫣 娘:怎麼祇用一張?
姮 姐:我們這奴才,如何敢坐?
嫣 娘:(嫣娘陡然變了色)我幾時有這些混帳的意思,如何說小的、又說奴才?豈不是
    折罪我嗎?我一定少活十年。
姮 姐:莫急。這是我們的話,與你不相干。你要氣我,給你賠個禮!
    (說著就拜了一拜。)
嫣 娘:(嫣娘笑著說)不敢,不敢!我受你一拜,更要少活二十年!
關 關:你看,媽媽們送菜來了。坐下罷!等我去接進來。若是等他們送上來,你又嫌腌
    臢了。
嫣 娘:豈無個陪客,豈無個主人?依我說,我就領擾;不依我說,我就要辭謝了!
關 關:(他四個說)依了就是。
嫣 娘:我今日是你們請的客,就大膽僭了。陪我的次坐是娟姐,三坐是姮姐,主坐就是
    關關、窈窈姐。這是序齒,最公道的。
    (他四個都無的說,就依次坐下了。)
關 關:我來回上菜。
窈 窈:我來把盞。
    (大家坐著說了一會,飲了一會。)
    (姮姐想醉嫣娘,叫他好說實話,就使個眼色給窈窈。)
窈 窈:我小些,我要敬一杯!
    (拿了一個瑪瑙六方杯子,滿斟了一杯,送到嫣娘面前。)
嫣 娘:多謝!這是必領的。
嫣 娘:(就三口兩口吃完了)小弟不敢有慢尊命,飲畢了。
關 關:再小些就是我了,我也奉敬一杯,不知尊意如何?
嫣 娘:(嫣娘笑著說)願領,願領。
    (關關就拿了一個翡翠圓杯,滿斟了送上去,嫣娘也三口兩口吃完了)
關 關:覆命,吃完了。
    (娟姐、姮姐也想敬他,又怕太吃醉了。)
姮 姐:我是五歲來你家的。
關 關:(又指著娟姐說)他是六歲來的。
    (又指著關關、窈窈說)
關 關:他兩個也是五、六歲上來的,來到都跟你在一塊。我們今日飲酒,各人有各人的
    心思,都說說。就先從相公說起。
    (嫣娘總不出聲,姮姐們總是要他說。)
    (不知說了未說,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戲墨 誤宴)
    
    
6**時間: 地點:
    (話說嫣娘祇是不說,窈窈就想個法兒哄他,向嫣娘)
又向嫣:前日你睡著了,好說夢話,我都聽著了,甚麼這一個那一個的?
    (嫣娘祇當是真的,就站起來說)
嫣 娘:你還說他怎麼,真叫人到如今放不下!
娟 姐:這我們不知道。你何不說出來,我們大家替你想想,還是怎麼好!
    (嫣娘想了一想,又笑了一笑)
又笑了:我向你們說罷!
    (正在要說,一個丫頭進來說)
丫 頭:奶奶來了!
    (嫣娘連忙出來接著。)
鄭 氏:(鄭氏進來)嫣娘,你天天可有念念書?
    (嫣娘聽了,不敢說沒有,祇是笑。)
姮 姐:(姮姐代答說)白日相公一天總寫一千字,燈下書也念四五本。
關 關:俺四個都是陪著相公天天到三更纔睡。
鄭 氏:像這樣纔好。你父親說不久要叫你去過府考,明日先去府裏候著,
關 關:(又向娟姐說)你大些,好好把相公的衣服被褥收拾收拾,明日好去,
    (又向姮姐、關關、窈窈說)
姮 姐:你們也幫著。
關 關:(此四個一齊答應著)是!
鄭 氏:我去了,你們收拾罷!
    (嫣娘又送到院裏纔回來。)
嫣 娘:你們怎麼不替我快快收拾,還站著?
娟 姐:方纔你的話還未說完。
嫣 娘:這時候我也顧不得說了,等考完了來家再說罷。
    (又叫娟、姮二人去收拾行李,又叫關關拿書本,又叫窈窈磨墨。)
    (關關、窈窈忙著去拿書的拿書,磨墨的磨墨。)
    (關關把古文四書五經、時文律賦律詩搬了一堆,堆在嫣娘面前。)
    (嫣娘看了一看,也未打開,笑了一笑說)
又笑了:這從哪裏念的起?不念罷!
    (窈窈又把墨也磨了一硯池,嫣娘走過去,看著他磨墨。)
    (窈窈祇顧磨,未見嫣娘走來。)
    (嫣娘就伸手把墨抹了一指頭,抹了窈窈一臉。)
    (窈窈把墨放下,叫著說)
窈 窈:你這個相公!罷了,罷了。我替你磨墨,你不酬我的勞,還抹我一臉墨!
嫣 娘:(嫣娘笑的氣喘不過來)你這個人不識好,你們天天擦些甚麼石灰,抹的像死人
    一樣。我替你想個新樣的妝扮,還不好看些嗎?
窈 窈:(窈窈瞅著嫣娘)好看好看,多謝多謝!
嫣 娘:把硯瓦也收起來罷。
窈 窈:不是要寫字嗎?
嫣 娘:離考的日子還早,忙些什麼!
窈 窈:這不瞎忙了半天嗎?
    (說著就將墨放下不磨了。)
嫣 娘:(嫣娘又叫關關)把書也收起來罷。
關 關:不念了嗎?
嫣 娘:念完了。
關 關:你連他的面也不曾見,就說念完了,我看你明日進場,將什麼字寫在卷子上?
    (嫣娘聽著他說,看看指頭上的墨還未抹完,就趁關關不防,又抹了他一臉)
嫣 娘:我且把你這頭一篇批點批點。
    (關關又是氣,又是笑)
關 關:明日你進場做不上來,學院打你一百戒尺,也罷了!
關 關:(正在鬧著,娟、姮兩個從裏間屋出來,看著一個一個的滿臉黑墨,笑的彎了腰
    ()今日唱《李逵打店》,怎麼又有兩個李逵?
    (他兩個正在笑,嫣娘又偷偷的去把墨抹了兩手,走到娟姐背後向臉上一抹,笑
    (著)
笑 著:也叫你唱個胡敬德!
    (娟姐纔要回頭,姮姐站在娟姐跟前,看著大笑,不妨娟姐向旁一轉,一下歪在
    (姮姐身上,都倒在地下。)
嫣 娘:(嫣娘笑著說)好,好,我也替你畫畫眉。
姮 姐:(說著把姮姐眼上著手指頭畫了兩個圈)這是個奇妝。人家的眉毛是長的,你這
    是團的!
    (他兩個起來就要膈肢他,嫣娘一溜煙跑了。)
    (他四個叫了丫頭們端了水來,洗了臉。)
    (洗完了,你給我看,我給你看,看墨可還有了。)
關 關:我們真是糊塗,何不把大鏡子拿出來,大家照照就是了!
    (正要去拿鏡子,嫣娘走進來,站在當中,作了一個揖)
嫣 娘:有罪,有罪!唐突西子,該領巴掌八個!
娟 姐:我們一個人打一巴掌罷!
嫣 娘:不好。若是祇打一巴掌,諸位的那隻手豈不又怪我偏心嗎?
姮 姐:好好坐著罷,養養神,明日好上府。
嫣 娘:正為明日遠別,今日不可不細細談談。
關 關:老天,老天,怎麼了?這離府裏好有二千步,就說遠別,後來你做了官,要是四
    川、廣西,還說個甚麼別呢?這個『遠』字,我要是個試官,就打一百個杠子!
嫣 娘:(嫣娘就向關關作個揖)門生領教。
姮 姐:莫鬧了,屋裏黑了還未點燈,叫他們點燈罷!
    (遂叫了丫環來把裏間屋裏的燈點上,又把外間燈點上。)
嫣 娘:這黑魆魆的,像地牢一樣。
娟 姐:快點蠟來!
嫣 娘:(嫣娘笑了一笑說)我明日就到府裏去了,你們今日午上請我,我就還席。這個
    帖是『即夕恭候臺光』。
姮 姐:老實些罷,又還什麼席呢?
    (嫣娘不肯,就叫丫頭們把正中掛的四個玻璃燈點上,又叫丫頭們去預備二十六
    (個小果碟子,十六個小吃碟子,外祇要四個大碗就夠了。)
    (正在忙著擺桌子椅子,一個丫頭進來說)
丫 頭:爺請相公到上房去說話。
嫣 娘:真真天不隨今願了!
    (就沒精打采的跟著來的丫頭去了。)
    (到了上房,常興叫嫣娘坐下)
常 興:俺這裏離貢院雖不甚遠,然臨場總覺忙亂。我叫人向秦淮後街賃了一個寓處,我
    明日同你去。也不知你這幾年可有個學問沒有?今年人頑了一大年,在園裏,不
    知可有念一句書,寫一個字沒有?
    (嫣娘也不敢出聲,鄭氏)
鄭 氏:我聽他們說,他倒天天念天天寫,不知真假。
常 興:祇怕都是打伙的淘氣,他們替他裝臉,哄你天天念書寫字罷!
鄭 氏:這明日去考,就知道他念不念、寫不寫了。
    (嫣娘心裏記掛著回園請客,又不敢就走,聽了鄭氏的話,趁勢說)
嫣 娘:我回園念書去罷。
常 興:這時候用功也遲了。我買的好鱖魚,叫他們已經蒸了,就在這裏吃飯罷。
    (嫣娘不敢說回去,祇得答應著。)
    (常興又向他說了一回場裏的規矩,又叫他明日進場不用忙著出來)
常 興:好好做文章,這府考完了就院考了,我回你也不回來,就在寓處住著。
    (說了一會,到三更天,丫頭纔回說)
丫 頭:魚熟了。
常 興:拿酒來。
    (丫頭們擺了桌椅,送上魚來並別的幾樣菜。)
    (常興同鄭氏坐了,叫嫣娘也坐下。)
    (吃了一會,嫣娘哪有心吃)
又笑了:我今早念了一篇生文章,未背過來,我回去再念念。
常 興:不念罷,明日再念。
    (一時飯吃畢了,又敘了一會話。)
    (到交四更,鄭氏)
鄭 氏:天不早了,去睡罷。
    (嫣娘聽說,就忙忙的回園來了。)
    (不知請客沒請,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辭艷 尋芳)
    
    
7**時間: 地點:
    (話說嫣娘到了園裏,進了屋,見外間的掛燈俱未點)
嫣 娘:怎麼掛燈不點?
鄭 氏:菜備齊沒有?
娟 姐:天已四更多了,我們都要睡了。相公的盛饌我們心領罷。
嫣 娘:如何使得?
    (姮姐、關關、窈窈俱說)
姮 姐:夜深了,要睡了。
    (嫣娘不肯,娟、姮兩個將嫣娘推著往裏間去)
嫣 娘:睡罷!誰再混鬧,罰他跪一夜。
    (嫣娘沒法,祇得進了裏間。)
    (娟姐、姮姐將門閂上,關關)
關 關:還有窈姐沒進來,且相公也未喝茶,我出去將茶壺拿進來。
    (剛要出來,窈窈來了。)
關 關:來的好,你就隨手將茶壺帶來。
    (窈窈將茶壺拿進來,關關纔閂上了門。)
    (大家都睡了。)
    (到了第二日,一早嫣娘還在睡著,關關、窈窈也在睡著,娟、姮兩個在床上纔
    (披衣坐起,就聽有丫頭來說)
丫 頭:還沒起來嗎?爺叫你們收拾行李。
    (娟姐連忙穿好了衣服,開了門。)
    (姮姐也穿了衣服,下了床,叫醒了關關、窈窈。)
    (嫣娘也醒了,看看他們說)
嫣 娘:天還未明,你們都起來做甚麼?
娟 姐:太陽三竿了,爺著人來叫你哩!
    (嫣娘聽說,連忙起來。)
    (娟姐就叫丫頭們舀了洗臉水。)
    (嫣娘洗了臉,就跟著來的丫頭到上房去了。)
    (見了常興、鄭氏,說了一會話,又吃了點心,嫣娘想著)
嫣 娘:我這就去了,還未去辭謝他四個,
    (又不敢直說,心裏想了一個法)
又笑了:我的書與筆硯還未收好,他們也未必知道,還得我自己去看看。
常 興:你去看看收好,吃了飯就走了。
    (嫣娘答應著,出來三步兩步,連忙跑到園裏,一進門就高聲說道)
嫣 娘:我回來了,我可也回來了!
嫣 娘:(娟、姮、關、窈接著)怎麼又來了?我們纔想一時去送你。
    (嫣娘聽了,一隻手拉著娟姐,一隻手拉著姮姐,就大哭起來。)
    (娟、姮替他拭眼淚,關關勸說)
關 關:你何必這個樣?
    (嫣娘聽了這一句話,大總的慟起來,過了一時,纔說)
嫣 娘:我去也罷。我想你們,我心裏也罷了。你們想我,費了你們的心,我實在過不去
    。
    (說著又哭。)
    (娟、姮同關關祇是勸,也不覺淌起眼淚來,勸了一會纔住下。)
    (又聽著裏間屋有個人也在那裏嗚嗚的哭,娟姐)
娟 姐:這是誰個?
關 關:必是窈窈,我看著他方纔紅著眼圈兒跑進屋裏去了。
    (嫣娘連忙也進屋裏來,向窈窈說)
嫣 娘:莫哭罷!
    (一句未說完,又哭起來了。)
    (娟姐同關關又纔勸住,又勸住了窈窈,大家無言對坐。)
    (坐了一時,還是娟姐大些,想著這不是個常法,就向嫣娘)
又向嫣:我想著這時候上頭的飯也好了,相公上去罷。
    (嫣娘又拉拉娟姐的手,又扯扯姮姐的手,又看著關關、窈窈,想說笑,嗓子卻
    (硬了,祇落得點點頭,恰好丫頭來請他,就慢慢地去了。)
    (見了常興,常興)
常 興:你哭甚麼?
嫣 娘:沒有哭,是方纔迷了眼揉出淚來的。
    (常興也不再問,一時同他吃了飯,叫家人押著十幾付挑子先去了。)
    (隨後常興同嫣娘坐轎去了。)
    (娟、姮、關、窈來送自不必說了。)
    (到了寓處,常興叫家人安放好了行李,又叫家人替相公擺上書桌,又叫家人打
    (聽幾時考期。)
    (家人去了一時,回來說)
又笑了:考期是第四日。
常 興:你們去替相公備場務、買卷子,早早的辦齊。
    (家人答應著去了。)
    (日日常興叫嫣娘讀書寫字是不必說了。)
    (到了場期,常興送他進了場。)
    (到放頭場,他就出來了。)
常 興:文章可好?
嫣 娘:取是必取的。
    (又過了一日,放了榜,常興叫家人去看,一時回來說)
常 興:取了第五。
    (又復試了幾場,俱在十名之內;放了正案,又是第五。)
    (常興一面著人去家裏送信,一面叫人送嫣娘進衙門謁見老公祖。)
    (嫣娘回來,常興就叫他在寓處看書,候著院試。)
    
    
8**時間: 地點:
    (一日,常興有一親戚家請他吃午飯,常興去了。)
    (嫣娘寫了一會字,想到)
嫣 娘:前面是秦淮河,我何不去看看?
    (就不給家人知道,偷偷的去了。)
    (走到秦淮河沿,一眼望去,兩岸俱是硃紅小欄杆圍著,欄內或是月窗,或是六
    (角小門,俱掛著湘妃竹的簾子。)
    (河裏的小船亦不一樣,或是小卍字欄杆,或是十三女兒欄杆,又掛著各色玻璃
    (燈毬。)
嫣 娘:(嫣娘想著)我何不叫隻小船,上去坐著逛逛。
    (正好來了一隻小船,嫣娘叫了到近沿,上了船,一路逛去。)
    (秦淮河裏的船,原沒有男人撐船的,這隻船也是兩個二十內外的美人撐著。)
    (嫣娘上了船,船上的美人)
美 人:往哪裏去?
嫣 娘:隨你撐,逛完纔回來。
    (這兩個美人開了船,一路慢慢的撐去。)
    (嫣娘在船中左一看,右一看,真是在山陰道上,目不及賞,應接不暇也。)
    (分不出來哪一處第一,祇眼裏看的俱是如花如玉,耳朵裏聽的俱是玉笛珍琴。
    ()
    (不知不覺,船到了夫子廟。)
    (這兩岸的街道都看完了,又回來慢慢的撐著。)
    (嫣娘看著左邊一個大大的月窗,題著「天然」二字。)
    (嫣娘叫靠著這邊住了船,又聽著「丁東,丁東」的響。)
    (嫣娘原會彈琴,隨站在船頭聽去,彈的是《虞美人》,又聽他的宮弦忽然聲高
    (,又聽著宮忽轉商,悠悠揚揚,真是如泣如訴。)
    (嫣娘不覺也掉下幾點眼淚,又怕撐船的看著,連忙拭去,心裏想道)
嫣 娘:這個人倒是鍾於情者,不可不見見。
又 想:這隔著如此高,怎麼上去?
    (就問了船家,撐船的)
撐船的:相公要是上去,就叫人放梯子下來。
嫣 娘:就煩你叫一聲。
    (撐船的叫應了,上頭放了梯子下來。)
撐船的:相公上去可以就從前門去了。前門就是秦淮後街。
嫣 娘:我還未帶銀子來給你船錢,我送你個東西罷。
    (說著,將手上玉鐲去下,賞了撐船的,就上梯子去了。)
    (上來就是月窗跟前,隔著簾子一望,望著那裏邊一個人還在彈琴,映著簾子,
    (真像煙籠芍藥一般。)
    (這裏放梯子的人將梯子收上去,就要進去,向那人說好出來迎接。)
    (嫣娘拱拱手,就站在窗外,聽他一曲彈完了。)
    (那人也看著窗外有人,就出來迎進去。)
    (嫣娘進去一看,那個美人尚在綠鬢初女,不覺大驚,想道)
嫣 娘:如此妙點,如此妙技,可敬可敬,可羨可羨!我在他旁邊站一時,也不枉虛生一
    世。
    (嫣娘看著、想著,就來到了美人身邊,那美人說)
嫣 娘:相公請坐!
嫣 娘:這般仙府,豈可容我濁物站在這裏,還恐有玷清秀,如何敢坐?
美 人:相公真是君子也,毋乃木謙乎!
    (就讓著坐下。)
嫣 娘:請問妙字?
美 人:不敢,賤名宜人。
嫣 娘:妙哉,妙哉!真無不宜也。還請問妙齡?
美 人:十二。
嫣 娘:(嫣娘大驚)奇哉,奇哉!與我同庚矣。
    
    
9**時間: 地點:
美 人:請問此處即是宜卿一人乎?
宜 人:妾乃吾母之少女也,不曾學倚門賣笑,此為吾之側室,不意相公簫史下顧,妾非
    美玉,何敢勞尊?
嫣 娘:宜卿所言,吾此時,一些魂魄俱付之卿身矣!吾亦無言可答,但有一句不敢說的
    話,不知尊前容納否?
宜 人:(宜人把臉一紅)何妨!
    (嫣娘起來,走到宜人身邊,低聲說道)
嫣 娘:可嫌我否?
    (宜人把臉一紅,斜著眼看了一眼,又笑了一笑。)
    (嫣娘深深作了一揖,就靠著宜人坐下,又低聲說)
嫣 娘:此事吾當善謀之,卿可能徐待之?
    (宜人把臉又一紅,把心一指說)
宜 人:此處雖妾之靜室,然亦非相公久居之所。但不知相公何處人?來此地何事?
嫣 娘:我家在雨花臺西邊。現在我是到府裏赴考的,我父親也在這裏。
宜 人:你快些回去,看你父親找你。你若要再來,卻也不妨。
    (嫣娘聽他說父親找的話,就不敢再坐,站起來又依戀了一會,宜人扯著手,送
    (他從一小夾道到大門去了。)
    (嫣娘到了寓處,正好他父尚未回來。)
嫣 娘:(家人們問他)到哪裏去了,叫俺們好找?
    (嫣娘支吾了一會,就躺在床上細細的想著宜人長的那個模樣,毋也息不了。)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巧遇 重訪)
    
    
10**時間: 地點:
    (話說嫣娘在床上躺著想著宜人,一時常興回來了。)
    (嫣娘祇推身上不快,常興祇當是真的,又摸摸他的頭,就道)
嫣 娘:頭倒不熱,祇怕是多吃了東西了,你躺一時罷。
    (卻正合嫣娘之意,嫣娘又裝著哼了兩聲。)
    (到了第二天,嫣娘不敢仍然裝病,祇得起來,又看看書,寫寫字。)
    (過了一月,嫣娘總不得個空去宜人那裏看看,心裏卻時時在宜人身上。)
    (又跟著院試近了,不免又忙著用了幾天功。)
    (常興又叫家人去辦場務、備卷。)
    (到了考期,嫣娘進了場。)
    (到未初時候出來,甚是得意。)
    (常興接著,又問了他的文章可好,嫣娘不免公然自贊了一番。)
    (到第二日,放了榜,常興著家人去看,家人尚未回來,報子就報了,進了第二
    (名。)
    (常興同嫣娘甚是歡喜。)
    (第二日又復試,至於獎賞送大人,一番應活是不必說了。)
    (送了大人,常興就叫家人即時催了轎子,一齊回來。)
    (嫣娘實打算可以再住幾日,偷著好去盼宜人一盼,哪知立時他父親就逼著回來
    (了,嫣娘也祇得飲恨吞聲而已。)
    (到了家,常興又請了客。)
    (鄭氏也是歡喜,並娟、姮、關、窈更是非常的歡喜是不必說了。)
    (祇有嫣娘每日不惟不歡喜,反長吁短嘆的不了。)
    (娟、姮、關、窈他們時常同他說笑,他不過勉強應酬而已。)
    (常興、鄭氏每每見他這樣,祇當是在寓處的病未好。)
    (到了八月下旬,雨花臺臨近有一處禪院,名淨因庵。)
    (庵中桂花最盛,又有幾處亭閣,最是幽雅。)
    (每年到桂花開時,游人如蟻。)
    (常興想叫嫣娘去敬敬。)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