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二集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一一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吳越王再世索江山)
        (蕭條書劍困埃塵,十年多少悲辛!鬆生寒澗背陽春,勉強精神。)
        (且可逢場作戲,寧須對客言貧?後來知我豈無人,莫謾沾巾。)
        (這首詞兒,名《畫堂春》,是杭州才子馬浩瀾之作。)
        (因國初錢塘一個有才的人,姓瞿名佑字宗吉,高才博學,風致俊朗,落筆千言
        (,含珠吐玉,磊磊驚人。)
        (他十四歲的時節,父親還不曉得他有才華,適值父親一個相好的朋友張彥復,
        (從福建做官回來望他父親,因具雞酒款待。)
        (瞿宗吉從書館中而歸,張彥復就指雞為題,命賦詩一首。)
        (宗吉應聲道:
        (    宋宗窗下對談高,五德聲名五彩毛。)
        (自是范張情義重,割烹何必用牛刀!)
        (張彥復大加稱賞,手寫桂花一枝,並題詩一首為贈:
        (    瞿君有子早能詩,風彩英英蘭玉姿。)
        (天上麒麟元有種,定應高折廣寒枝。)
        
        
    2**時間: 地點:
        (自此,聲名傳播一時,有名先達之人,都與他為忘年之交。)
        (那時第一個有才的是楊維禎,字廉夫,號鐵崖先生,聞其才名,走來相訪,因
        (試其才學何如,將自己所賦《香奩八詠》要他相和。)
        (瞿宗吉提起筆來,一揮而就。)
        (《花塵春跡》道:
        (    燕尾點波微有暈,鳳頭踏月悄無聲。)
        (《黛眉顰色》道:
        (    恨從張敞毫邊起,春向梁鴻案上生。)
        (《金錢卜歡》道:
        (    織錦軒窗聞笑語,彩蘋洲渚聽愁吁。)
        (《香頰啼痕》道:
        (    斑斑湘竹非因雨,點點楊花不是春。)
        (瞿宗吉一一和完,楊廉夫歎服道)
    楊廉夫:此瞿家千里駒也。
        (從此聲名大著於天下。)
        (然雖如此,有才無命,筆下寫得千百篇詩賦,囊中尋不出一二文通寶。)
        (真是時也,運也,命也,所以感慨興懷,賦首詩道:
        (    自古文章厄命窮,聰明未必勝愚蒙。)
        (筆端花與胸中錦,賺得相如四壁空。)
        (遂做部書,名為《剪燈新話》,遊戲翰墨,以勸百而諷一,借來發抒胸中意氣
        (。)
        (後來馬浩瀾讀他這首詩,不覺咨嗟感歎起來,做前邊這只《畫堂春》詞兒,憑
        (弔瞿宗吉。)
        (看官,你道一個文人才子,胸中有三千丈豪氣,筆下有數百卷奇書,開口為今
        (,闔口為古,提起這枝筆來,寫得颼颼的響,真個煙雲繚繞,五彩繽紛,有子
        (建七步之才,王粲登樓之賦。)
        (這樣的人,就該官居極品、位列三台,把他住在玉樓金屋之中,受用些百味珍
        (羞,七寶牀、青玉案、琉璃鐘、琥珀盞,也不為過。)
        (叵耐造化小兒,蒼天眼瞎,偏鍛鍊得他一貧如洗,衣不成衣,食不成食,有一
        (頓,沒一頓,終日拿了這幾本破書,「詩云子曰」、「之乎者也」個不了,真
        (個哭不得、笑不得、叫不得、跳不得,你道可憐也不可憐?所以只得逢場作戲
        (,沒緊沒要做部小說,胡亂將來傳流於世。)
        (比如三國時節曹丞相無惡不作,弒伏皇后、董貴妃,漢天子在他荷包兒裡,隨
        (他扯進扯出,吐氣成雲,喝氣成雷,果然是在當時險奪了玉皇尊,到如今還使
        (得閻羅怕,誰敢道他一個「不」字。)
        (卻被我朝山陰一個文人才子徐文長先生做部《四聲猿》,名為《狂瞽史漁陽三
        (弄》,請出禰正平先生一邊打鼓,一邊罵座,指手畫腳,數數落落,罵得那曹
        (賊啞口無言,好不暢快。)
        (曹賊有知,豈不羞死?真是「踢弄乾坤捉傀儡」的一場奇觀,做個千秋話柄,
        (激勸傳流。)
        (一則要誡勸世上都做好人,省得留與後人唾罵;一則發抒生平之氣,把胸中欲
        (歌欲笑欲叫欲跳之意,盡數寫將出來,滿腹不平之氣,鬱鬱無聊,借以消遣。
        ()
        (正是)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云。)
        (逢場不妨作戲,聽我舌戰紛紛。)
        (看官,你道杭州人不拘賢人君子,販夫小人,牧童豎子,沒一個不稱贊那吳越
        (王。)
        (凡有稀奇古怪之事,都說道當先吳越王怎麼樣,可見這位英雄豪傑非同小可。
        ()
        (還有一件好笑的事,那寶石山腳邊石塊之上,鑿有斗大的痕跡,說是吳越王卵
        (子痕跡。)
        (道當日吳越王未遇之時,販鹽為生,挑了鹽擔,行走此山,忽然大雨地滑,跌
        (了一交,石頭之上印了兩個卵痕。)
        (後來杭州作耍之人,故意鑿成斗大,天雨之後,水積其中,又捉弄那鄉下的愚
        (民道)
    吳越王:這卵池中水將來洗目,其目一年不昏。
        (鄉下愚民聽信其說,時將這卵水洗目。)
        (杭州人之好作耍如此。)
        (你道不是一件極好笑的事麼!然在吳越王未遇之時,安身無處,這個卵袋不值
        (一文錢。)
        (及至做了吳越王,保全了幾千百萬生靈,後世稱他英雄,連這個卵袋都鑿成模
        (樣,把與愚民徘徊瞻眺、玩弄撫摩起來。)
        (可見卵袋也有交運值錢的時節,何況其生平事業不嘖嘖稱歎。)
        (然吳越王發跡的事體,前人已都說過,在下為何又說?但前人只說得他出身封
        (王的事,在下這回小說又與他不同,將前緣後故、一世二世因果報應,徹底掀
        (翻,方見有陰有陽、有花有果、有作有受,就如算子一般,一邊除進,一邊除
        (退,毫忽不差。)
        (看官,你道從來得天下正的無過我洪武爺,驅逐犬羊腥羶之氣,掃除胡元濁亂
        (之朝,乾坤重辟,日月再朗,這是三代以來第一朝皇帝了。)
        (其次則漢高祖,驅除暴秦,滅焚書坑儒之禍,這也是極暢快的事。)
        (所以洪武爺得天下之後,祭歷代帝王之廟,各帝王神位前都只一爵,獨於漢高
        (祖前笑對道)
    洪武爺:劉君,今日廟中諸君,當時皆有憑藉以有天下,唯我與爾不階尺土,手提三尺以
        致大位,比諸君尤為難得,可共多飲一爵。
        (這是不易之論。)
        (然雖如此,漢高祖怎比得洪武爺。)
        (若論唐太宗,把宮人侍父而劫父以起兵,這也難算天下之正了。)
        (若是宋太祖欺孤兒寡婦,因陳橋兵變,軍中黃袍加身,就禪了周朝之位,這也
        (一發難說得天下之正了。)
        (所以岳正做首詩道:
        (    黃袍豈是尋常物,誰信軍中偶得之?)
        (又有詩道:
        (    阿母素知兒有志,外人剛道帝無心。)
        (這便是千古斷案。)
        (誰知報應無差,得天下於小兒,亦失天下於小兒。)
        (那《報應錄》「滅國之報」說得分明,道)
        (宋太祖以乙亥命曹翰取江州,後三百年乙亥,呂師夔以江州降元。)
        (以丙子受江南李煜降,後三百年丙子,帝(上日下糸糸)為元所虜。)
        (以)
        (己卯滅漢,混一天下,後三百年己卯,宋亡於崖山。)
        (宋興於周顯德七年)
        (周恭帝方八歲,亡於德佑元年,少帝止六歲。)
        (至於諱,顯、(上日下糸糸)
        (二字又同,廟號亦曰恭帝。)
        (周以幼主亡,宋亦以幼主亡。)
        (周有太后在上)
        (禪位於宋。)
        (宋亦有太后在上,歸附於元。)
        (這般看將起來,連年月都一毫不差,可見報應分明,天道不爽。)
        (只因宋太祖免生民於塗炭,寬弘大度,立心仁厚,家法肅清,所以垂統長久,
        (有三百餘年天下。)
        (這真如少債的一般,從來沒有不還的債。)
        (但那《報應錄》上只說得明白的報應,不曾說得陰暗的報應。)
        (看在下這回《吳越王再世索江山》,便見分曉。)
        (正是:
        (    冤冤相報,劫劫相纏。)
        (借他一兩,還彼千錢。)
        (何況陰謀,怎不回還?)
        (試觀吳越,報應昭然!)
        
        
    3**時間: 地點:
        (話說這吳越王姓錢,單諱一個鏐字,字具美,本貫杭州臨安縣人,住在石鑒鄉
        (。)
        (臨產之時,父親走到灶下取斧劈柴燒湯,見一條丈餘長的大蜥蜴,似龍非龍之
        (狀,搶入室中,父親老大吃驚,隨步趕進,忽然蜥蜴鑽入牀下,即時不見。)
        (隨產個小兒下來,滿室火光,驚天動地。)
        (鄰家都來救火,及至走進錢家,又不見一點火光,人都以為怪。)
        (父親說生了一個妖怪,要投井中淹死,虧得隔壁一個婆婆勉強挽留得住,因此
        (取名為錢婆留。)
        (四五歲之時,裡中有一株大樹,他因與群兒戲耍,便走到大樹之下,坐於石上
        (,就像帝王一般,指麾這些兒童,征戰殺伐,各有隊伍,號令嚴明,兒童都懼
        (怕他,不敢不遵其約束。)
        (臨安東峰有塊圓石,其光如鏡,名為石鏡山。)
        (錢鏐自己照見頭上冠冕,儼然王者之狀,回家對父親說了。)
        (父親只道他說謊,同他走到石鏡前一照,委是如此,恐惹出是非,就對石鏡禱
        (祝道)
    吳越王:倘日後有如此之福,願神靈不要照見,省得是非。
        (祝罷,便從此照不見。)
        (父親暗暗歡喜。)
        (後來長大成人,相貌魁梧,膂力絕人,不肯本分營生,專好做那無賴之事。)
        (有《西江月》為證:
        (    本分營生不做,花拳繡腿專工,棍槍呼喝騁英雄,說著些兒拈弄。)
        (鬻販私鹽活計,貝戎不恥微蹤,骰盆六五叫聲凶,破落行中真種。)
        
        
    4**時間: 地點:
        (話說錢公貧窮徹骨,鬻販私鹽,挑了數百斤鹽在肩上,只當一根燈草一般,數
        (百人近他不得,以此撒潑做那不公不法之事。)
        (但生性慷慨,真有一擲百萬之意。)
        (在賭博場中,三紅四開,一擲而盡,他也全不在心上,以此人又服他豪爽。)
        (縣中一個錄事鐘起,有兩個兒子與錢婆留相好,也是六顆骰子上結識的好朋友
        (,時常與錢公相耍。)
        (那鐘起是個老成人,見兒子日逐與錢婆留飲博,便大怒道)
    兩 個:賊沒種,只怕哄。我兩個兒子好端端的,被破落戶錢鏐引壞了他,好賭好盜,異
        日須要連累。
        (遂把兩個兒子痛打了一頓,不容他兩個來往。)
        (正是:
        (    教子有義方,不容賭博場。)
        (匪人若謝絕,定有好兒郎。)
        
        
    5**時間: 地點:
        (話說鐘起禁絕兒子不容與錢公來往,錢公得知,好一程不敢上他的門。)
        
        
    6**時間: 地點:
        (且說豫章有個術士,善辨風雲氣色,能知治亂窮通。)
        (因當初晉時郭璞先生有句讖語道:
        (    天目山高兩乳長,龍飛鳳舞到錢塘。)
        (海門一點巽峰起,五百年間出帝王。)
        (那術士道,此時正是五百年之期,該出帝王之時。)
        (況鬥牛間又有王氣,鬥牛正是錢塘分野,其中必有異人。)
        (遂取路到錢塘來,細細占驗,那王氣又在臨安地面。)
        (遂走到臨安,假作相士,隱於市中。)
        (相來相去,並不見有個異人的影兒。)
        (那鐘起與這術士相好,術士悄悄對鐘起道)
    術 士:我占得貴縣有個大異人,是未發跡的英雄。今相來相去,並無其人,不知隱於何
        處。你的相雖貴,卻當不起『大異人』三字之稱。
        (鐘起心生一計,次日大置酒筵,廣招縣中有名之人都來家間飲酒,卻教術士一
        (一相過,又無其人。)
        (術士大以為怪,就宿於鐘起之家。)
        
        
    7**時間: 地點:
        (一日,占得王氣正臨鐘氏之門,術士暗地留心。)
        
        
    8**時間: 地點:
        (且說那未發跡的英雄,一程不敢到鍾家門首,一日賭輸了錢,思量他兩個弟兄
        (手頭活動,戴了頂破網巾,穿了件百衲的綻衣,赤著雙腳,捏腳捏手走到門首
        (,正要悄悄叫他弟兄兩個出來,不期鐘起與術士正在庭心裡講話,錢公見了鐘
        (起,恐怕他發話,踅轉身便走。)
        (術士就裡打一看時,有《西江月》為證:
        (    兩眼如星注射,天庭額角豐隆,一身魁偉氣如虹,繞鼻盡成龍鳳。)
        (虎體熊腰異相,帝王骨格奇容,時來發跡見英雄,不與常人同用。)
        
        
    9**時間: 地點:
        (話說那術士一見了錢公,即忙大叫道)
    術 士:貴人原來就是此人!
    見 了:(鐘起道)先生莫要錯了,這是我鄰家錢婆留,無賴之人。
    術 士:正是此人,速追來我再一看。
    術 士:(鐘起即忙趕出門外,喚住錢公道)休得快走,我有話與你說。
        (錢公方才住了腳。)
        (鐘起邀他進門,見了術士。)
        (術士細細相了,對鐘起道)
    術 士:我道你怎麼有貴相,你兒子亦有貴相,原來全在此人身上帶乞。
    見 了:(對錢公道)子骨法非常,貴不可言,異日半朝帝王之位,好自愛惜。應在三年
        之內,當漸漸發跡也。
        (鐘起遂留錢公飲酒,並兩個兒子都出來陪酒,賓主吃得個暢快。)
    術 士:(術士遂別錢公道)我特來訪求異人,不是日後貪圖什麼名利,不過要顯吾之術
        法耳。珍重珍重!
        (次日遂別了錢公,仍到豫章而去。)
        (鐘起自此之後,方才敬重錢公,任憑兒子與他來往,又時常貸其錢米。)
        (後來錢公犯了事,知縣要拿他,鐘起得知此事,急急報與錢公,教他逃脫了,
        (救其性命。)
        (後來錢公封了吳越王,念鐘起父子之恩,都拜為顯官。)
        (此錢公以德報德處。)
        (後來差人訪求那個術士,竟不能遇,真異人也!這是後話。)
        
        
    10**時間: 地點:
        (且說那時正是唐僖宗乾符六年,黃巢作亂,殺人八百萬,血流三千里,反入長
        (安,搶掠玉帛子女,百姓受其荼毒,苦不可言。)
        (黃巢遣賊將王仙芝領兵五千,冠掠浙東,勢如風雨而來。)
        (那時石鑒鎮將董昌也是臨安人,先前將官王郢作亂,董昌召募鄉兵討賊,曉得
        (錢鏐驍勇有謀,遂表奏錢鏐為偏將軍。)
        (錢鏐奮勇當先,只一合便把王郢擒下,殺退眾賊,此是初出茅廬第一功也。)
        (後來王仙芝領大隊人馬殺來,逢州破州,逢縣破縣,浩浩蕩蕩,將到臨安地方
        (。)
        (董昌面色如土,眾兵都面面廝覷,不敢則聲。)
    錢 公:如今鎮兵甚少,賊兵甚多,難以力敵,須出奇兵方可取勝。
        (眾兵懼怕賊人,誰敢向前。)
        (錢公自領敢死之士二十人,預先埋伏在山谷之中。)
        (黃巢先鋒行於山石險峻之處,只得單騎而行。)
        (錢公大喝一聲,二十張弓一齊射去,先鋒從馬上倒墜下地。)
        (錢公突出,一勇當先,殺人如砍瓜切菜,共斬五六百首級。)
    錢 公:(錢公對二十人道)我們止得二十人,但可僥倖取勝一次,後面大隊人馬殺來,
        怎生抵敵?
        (急急引了這二十個,走到八百里地方。)
    錢 公:(那「八百里」是地方的名色,對道旁一個老婦人道)後邊追兵若來問,你只對
        他道:『臨安兵屯八百里了。』
        (果然黃巢追兵問這老婦人,老婦人依其所說而對。)
    錢 公:(賊兵大驚道)適才二十人,我們尚且戰他不過,被他殺了五六百人,如今屯了
        八百里,俺們便是死也。
        (遂撥回軍馬,急急吹風胡哨而去,錢公見追兵去遠,引了這二十人得勝而還。
        ()
        (果是:
        (    鞭敲金鐙響,人唱凱歌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