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話說先朝全盛之時,四海共慶昇平。)
    (武林西子湖邊定香橋畔,有一個名園,喚做埋劍園,乃是錢塘蔡孝廉號蔡其志的祖遺之
    (園。)
    (他始祖曾為宋將,後來因見權臣持國,武將無功,遂罷官歸隱。)
    (即於定香之側,疊甫屏之石為山,引西湖之水為沼,花木成蹊,亭榭悉備,又將自己所
    (佩的一口寶劍,埋於園中,以志不仕終隱之童。)
    (後來子孫相傳,蓬以埋劍為名。)
    (止因宋沒元興,兵端不息,漸至年久事非,業成廢圃,幾為汾陽故宅。)
    (幸得蔡其志性情,恰與始祖相符,遂又清復故址,從新修茸得朱欄粉膪,比舊更勝。)
    (但因性痹山水,將械中宅院封鎖,與妻符氏並僮僕十餘口,遷作園居。)
    (這年蔡其志秋場報捷,未免忙了月餘,久不窺園。)
    
    
2**時間: 地點:
    (一日稍暇,乃邀了一個莫逆好友,也是其年新中的舉人,姓王名悅,兩人極是意投道合
    (,最相知的,所以這日蔡其志一閒,就請了王悅來家,同至園中賞菊。)
    (兩個正爾遊玩,抬頭忽見荷花池畔,太湖石前,數枝牡丹開得十分嬌豔,色兼虹白,香
    (韻襲人。)
    (忙近前玩之,方知乃是芙蓉,朵作千葉,大若牡丹,而芳香冠於群花。)
蔡其志:(不勝奇喜)我以為此地從不曾栽植,何忽得此妙種?
灌園人:相公還末知此花奇處。初開時乃是雪百的,到得將殘淡紅,愈凋愈紅,漸至謝落之時,色
    如噴血凝丹。必應相公今科連捷,故人傑地靈,生出這個祥瑞來。
蔡其志:(笑向王悅道)花豈無種而生?弟實不信。
王 悅:怎麼沒有?昔時孝裡莊園,從來不曾栽種牡丹,其年忽生出一種牡丹來,至明年三月花開
    ,始知為紫色牡丹,甚是爛燦。時有觀察某者,見花甚愛,欲分一株。可煞作怪,才掘下
    尺餘,見一石如劍,約長二尺,如玉之潤,似鐵之堅,上篆二句道:『此花瓊島飛來種,
    只許人間老跟看。』自此之後,其花遂凋,不復開矣。今吾兄此花褥無瓊島飛來之種乎?
蔡其志:然則此花之下,亦有石劍在耶?弟但聞始祖之時,建造此園埋劍之傳,以名是園,但亦失
    其處。若然,則始祖之劍或亦在此花下乎?今可掘之,以發數百年之奇,未為不可。
王 悅:(止之道)此乃靈芝發穗彩氅生花,是應吾兄發跡之瑞,豈以雲仍相傳之謬,而泄此實在
    之瑞徵乎?
    (蔡其志含笑而止。)
    (乃叫灌園人將酒席移在花前,玩賞盡歡而訖。)
    (兩人就於園內書房安歇。)
    
    
3**時間: 地點:
    (次日復飲花前。)
    (一連作十日之飲,直至花殘,王悅方別。)
    (蔡其志即於花釁營一小閣,額為「文官」。)
    
    
4**時間: 地點:
    (說這王悅自與蔡其志鄉榜之後,同進都會試過三四次,卻雙雙的再不能朱衣暗點,不覺
    (年近五旬。)
    (其年又值大比,少不褥又要遠行會試。)
王 悅:(與俞氏道)我今年已半百,不能得一名進士,兼且後裔乏人,這一次倘又不中,則此生
    已矣。
俞 氏:相公豈未見梁灝謝恩詩云『饒他白髮巾中滿,且喜青雲足下生』?時灝八十有二,而且狀
    元及第。今相公尚才知命之年,豈雲已矣?還期矢志而前,則青紫亦拾芥耳。
王 悅:我豈不知,但前程渺渺,焉能逆料?今次進都,我欲多帶千餘白物,倘南宮僥倖,是不必
    言,若仍落孫山之外,則將所帶之物乾選一官。雖非顯親揚名,然出仕一番,庶不負生平
    所學,反是終甫捷徑。不然老死場屋,冥冥何益?
俞 氏:相公所算雖是,還宜激勵於金榜,更為盡善。
王 悅:我豈不欲全美?奈恐遣命不然耳。
    (俞氏便不言語,即將家中所積,湊足千金。)
    (即約了蔡其志,依舊同伴進都。)
    
    
5**時間: 地點:
    (路看山玩水,耽耽擱擱,到得都中,恰好場期迫近,忙尋了下處,各將經史略一溫習。
    ()
    (到了這日,領卷赴考。)
    (三場既畢,果然學無老少,達者為先。)
    (王悅高高的中了第八名進士,殿試後,蒙御筆點入翰林,好不喜悅。)
    (蔡其志垂頭喪氣,心中焦悶。)
    (看王悅興興頭頭去赴瓊林宴,遊街過了,謝座師,拜同年,忙了數日,方得空閒。)
    
    
6**時間: 地點:
    (蔡其志欲辭王悅而歸。)
王 悅:以吾兄之高才,諒必掄元有待,特大氣晚成耳。幸勿以不第為悶,而自挫青雲之志。
蔡其志:(歎了口氣)慚愧,若再三年,小弟望六矣。雖此心不灰,恐而視茫茫,而髮蒼蒼,再欲
    如今日之文,猶為不才見棄,而況他日不復如是耶?功名之念,從此絕矣。
王 悅:吾兄之意與弟相同。日前家中起身之時,與老荊商之,今次不中,恐此生已矣。故再三籌
    畫,帶得乾餘朱提來都,以作退步。倘果不中,欲就舉人乾選。不期僥倖得中,今俱原封
    在筐。兄如不棄,何不移弟之退步,作兄之小就?但不知兄以為何如。弟忝知已,故盡愚
    直告。若兄另有高見,則弟猶斥笑鵬之謂歟。
蔡其志:蒙仁兄見諭甚善,但是兄之物,弟何敢假。
王 悅:弟言實出肺腑,兄何作此套語?況君子有通財之義,且吾輩交遊又非泛泛者之比。
    (說罷,即叫從人將行囊打開,檢付蔡其志收藏。)
    (蔡其志再三稱謝,即日自去營謀。)
    
    
7**時間: 地點:
    (事有湊巧,恰好南直松江府青浦縣缺,是個上好的地方。)
    (蔡其志忙又借了千餘京債,將來上下使用。)
    (即鏈補青浦知縣,限日赴任。)
    (蔡其志不勝之喜,領了文憑,謝別王悅,又順攜家報,即日出京,一路歸家。)
    
    
8**時間: 地點:
    (說這蔡其志家中原是有餘的,但進京時帶的是不過盤費而巳。)
    (王悅之銀,暫假一時之需,方得成就功名,正叫做「饑時得一口」。)
    (故一歸家,即將所借之銀連家書一並攜了,親身來至王悅家中致謝送還,王夫人收訖不
    (提。)
    (自己乃擇吉赴任,來至青浦縣。)
    (這蔡其志原係富學宿儒,緣命不該兩榜,故草草而就,當日居官,自然十分名望。)
    (又喜松江府太守卻是同鄉夏英,甚是契合,不時照拂,故雖作縣才二三年,倒也宦囊頗
    (豐。)
    (後值撫按兩司怪蔡其志為人傲放,不肯迎奉,心中不喜,欲尋事故參究他。)
    (而蔡其志早暗知其意,也就學了淵明先生的高見,封印謝職而歸。)
    (於埋劍園栽竹種花,看山玩水,或酒或詩,婆娑樂境。)
    
    
9**時間: 地點:
    (一日晨起,秋高氣爽,蔡其志不勝感慨,因拈筆作一絕,以志居休之樂。)
    (其詩云:
    (  憑君莫莢發芊芊,走馬秋風曾少年。)
    (醉臥花閩琴作枕,在官那似在家閒。)
    (吟罷,投筆而笑。)
    (正欲呼飲,忽報翰林王爺拜。)
    (原來王悅亦與當道不和,又見宦途乏味,也即乞休而歸,故來拜蔡其志。)
    (蔡其志忙出接見,各敘間闊之情。)
王 悅:弟在都中,遙聞吾兄賢聲遠達,正擬召見金門,一快知己之意,何忽掛冠東門?
蔡其志:向蒙吾兄周急功名,至今銘感。但弟一行作吏,文雅多盡,日逐與鄉里愚夫為侶,甚是苦
    海。幸得太守夏公不時以文墨盤桓,故能駐足三年。不然,則久已命駕歸矣。後又陰知上
    司不悅,故棄此薄宦,解綬家居。如吾兄兩榜名流,榮膺太史,正大丈夫得志之秋,小弟
    不勝仰望豐彩,何亦遽然致仕,作蒓羹鱸膾之思耶?
王 悅:弟將進士二宇,拋向東洋大海。且枳棘滿布長安,覺步步厭人。既不能作諤諤臣而勤職事
    ,恐貽屍位之譏,稍效金樓子蜘蛛隱耳。
蔡其志:(笑)我輩見識真乃相同。所謂長安塵土三千丈,何如白雲探處耳。
    (二人說笑移時,王悅即欲別歸。)
蔡其志:(款留道)既作閒人,又來忙了?小園玉芙蓉開得甚是燦爛,小槽新釀初熟,何妨花前月
    下,追昔日之樂?
    (說罷,一手拉王悅來至後園。)
    
    
10**時間: 地點:
    (文官閣中,早已有酒盈樽。)
    (二人東西坐下。)
王 悅:追憶昔年初得此種,蒙兄花下留作十日之飲。彼時尚汲汲於功名,迄今退歸林下,倏忽十
    有餘載。時景雖移,而好花依舊。浮生若夢,為歡幾何耶!
蔡其志:項羽垓下之歌,漢高沛邑之泣,同一意也。然吾輩既已歸休,萬念俱灰,要作天下第一等
    閒人。只喜今朝有酒,那念昨日無魚,豈猶以死生為意?今日與兄必當盡醉花前,酣然潦
    倒,使花神亦羨吾輩之徜徉,得其樂而樂也。
王 悅:(笑)人非木石,豈得無情?即玉英蓉白縞冰心,淡泊巳具,將殘而忽又華麗,此亦繪事
    後索之見端。如吾等雖已心冷如灰,豈可無一熱言以發其冷乎?
蔡其志:(大笑)只要詩酒於醉鄉硯田,那復問是非於今來古往!
    (二人正在談笑,忽小童走到蔡其志身邊,近耳低低的說了些什麼。)
蔡其志:(忙立起身來道)有屈吾兄寬坐,小弟一去就來。
王 悅:蒙賜盛筵,已叨酩酊。兄請自便,小弟即此告別。
蔡其志:興猶未閹,何遂言別?略止片刻,弟去即來。
    (說罷,竟忙入內。)
    (王悅不知蔡其志何事,見殷殷之意,豈好拂他興致,只得坐下,靜待蔡其志出來。)
    (不斟進去一會,不見動靜,乃起步庭前,看花消遣。)
    (家人王德急忙而至。)
王 德:老爺快些回去,家中夫人即刻午時產下一位公子,特著小人來請老爺。
王 悅:(大喜,急起身向蔡管道)可致意你家老爺,說我有要事,不得面別,明日再來請罪罷。
蔡 管:(再三留住道)請王老爺再坐片刻,家老爺就出來的。若王老爺去了,要責罰小人怠慢之
    罪的。
    (蔡其志笑吟吟的踱了出來。)
蔡其志:正欲追金谷之歡而盡一日之興,何故竟思逃席?
王 悅:非弟不欲盡興。適有不得不去之事,故敢不別而行。
蔡其志:有甚急事,卻不能少留。想是怪弟失陪,故有此舉,待弟吃個告罪杯如何?
王 悅:忝在知己,豈復拘拘。不瞞兄說,適才小介來言,老荊舉得一子,故急於欲歸耳。
蔡其志:(不覺喜動眉宇)原來恭喜榮誕令嗣,可謂奇異。吾兄請坐,更有一言。
王 悅:(無奈,只得坐定問道)吾兄替李虛中之術乎?不然何以知為奇異?
蔡其志:兄產麒麟,定是廟廊之器,何必以弟曉算術而後知為英物乎?所稱奇異者,適符巽索亦刻
    下舉得一女,故爾失陪入內。今令郎恰是午時,年月日時相同。奠道老天無意,吾兄若不
    鄙棄,何不今日一言虛他時兩好?不知吾兄以為何如?
王 悅:蒙兄見論雖是,但俱在試啼之際,知蜉蝣螭蛄為生幾何?弟恐日久事非,為異時之累。何
    不俟其既冠及笄之年,然後議及姻親,乃為妥當?
蔡其志:弟非不諒,但凡作事最宜巧合良逢。難得令郎小女更字相同,豈是巧合?今日恰值花下成
    盟,豈非良逢?而良巧兆其始,焉知不以為終乎?萬一不虞於他日,也無傷乎其禮。得育
    則就今日之言,或不育,兄與弟俱為莫逆世交,肝膽相照,又可別較,何用泥於必可必不
    可之見,而違天意人事耶?
王 悅:(俯首半晌)承雅受殷殷,敢不如命。特慚愧不能仰扳耳。
蔡其志:(笑)玉堂御柳,果不如河陽一縣花耶?
    (言畢,相視而笑。)
王 悅:既蒙不鄙,深切榮幸,明日當偕柯斧相求。但恐薄宦寒素,愧乏白壁為聘,奈何?
蔡其志:兄又來迂闊了。雖詩之謂:『伐柯如何?匪斧不克;娶妻如何?匪媒不得』,蓋恐人心難
    測,以為無征不信耳。今弟與兄既莫逆於心,事出至誠,即此花前兩諾,千金莫易,豈必
    拘於俗套,以混吾輩之事?即欲執柯之人,亦俟請合巹之日可耳。
王 悅:(大笑)兄真快人作事,豪爽若此,超出古人之上,弟愧不如也。
    (二人因說得投機,快飲沉醉,王悅方別而歸。)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