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限時刻焚香出去 怕違條忍餓歸來)
    (引首《滿江紅》)
    (鬚髮男兒,率性處繇來凜冽。)
    (又何曾隱忍膚撓,含容目瞥。)
    (勝負場中逞後先,英雄隊裡爭豪傑。)
    (怎歸來見著俏渾家,湯澆雪。)
    (下虛心,猶未悅,任趨承,還磨折。)
    (總甘心忍耐,敢生□□。)
    (可侮渾如係頸羊,堪欺儼似藏頭鱉。)
    (是何年,請得上方刀,把雌風滅。)
    (【評】)
    (此公頗有療妒之志。)
    (然欲請劍上方,第恐緩不及事,仍類尋常漢子。)
    (這首《滿江紅》詞,乃是宋時一個宿儒所制。)
    (單道著人生於天地之間,受父母之精血,秉天地之性靈,至清至明,至剛至勁
    (。)
    (及其漸至壯年,又讀了幾多詩書,學了幾多世務,添了幾多俠腸傲骨,義膽雄
    (心,一毫也不少屈於人,一些也不少弱於己,便是父母,也不肯讓他分毫。)
    (不知怎麼到了壯年以來,娶下一房妻室,便有了一個緘束,就似那蝸牛遇了鹽
    (醋、螞蝗見了石灰的一般,繇他飛天也似的好漢,只索縮了一大半。)
    (這也不知甚麼緣故?難道男子個個懼內、女人個個欺夫的?也是天生的古怪。
    ()
俗 話:(俗話道得好)幹事時他卻還在底下,除了這事,他便要爬到丈夫頭上屙屎。
    (莫說別的,便是當時陳季常,是個大有意思的人,那個不相欽敬?獨有這點上
    (邊,有些調停不來,每受了夫人的呵譴,難為到十生九死。)
    (又有那不識進退的老蘇,倚著通家好友,只道自己面皮怎麼樣大,思量勸那柳
    (氏轉來,走來道)
思 量:嫂嫂,夫乃婦之天……
    (一緣二故,說得不上三五句話,只見那柳氏霎時變下臉來,把個刀一似的言語
    (復上幾句,眼見那老蘇真個也自酥了。)
    (這總是《獅吼記》的舊話。)
    (人人看過,個個曉得,卻把來做一個引子,小子也不十分細道。)
    
    
2**時間: 地點:
    (卻說目今又有一戶人家,丈夫賽過了陳悎,老婆賽過了柳夫人,他的家門顛末
    (又賽過《獅吼記》。)
    (雖則世上常情,亦是目今趨事,待我慢慢說來。)
    (有詩為證:
    (  堪歎男兒力不支,諸凡事業任妻為。)
    (假饒片語相撓處,歷盡熬煎真可悲。)
    
    
3**時間: 地點:
    (說話的,你又差了!依你這等說來,為人娶了一房妻小,不要他幫扶家室,終
    (不然做個神閣兒,請他朝夕四拜,才是男兒力自支麼?呀,看官,不是這等講
    (,若說朝夕四拜,端又是怕老婆的了。)
    (有一詩又道得好:
    (  妻主內兮夫主外,夫耕妻織俱無怠。)
    (丈夫一日身顯榮,念及糟糠倍親愛。)
    (宋弘之妻不自誇,自有知心宋弘在。)
    (怎知當世澆薄風,妻雖懶惰勤爭功。)
    (自言家業皆繇我,恃己多才凌老公。)
    (丈夫不幸無子息,自言有婿有內姪。)
    (堪歎白髮己蒙頭,尚不容夫親外色。)
    (丈夫無奈假趨承,只恐貽笑遭人輕。)
    (後生莫道不懼內,事到其間難後生。)
    (閒話休題。)
    
    
4**時間: 地點:
    (且說宋朝年間,臨安府中有一處士,姓成名珪,表字廷玉,祖居虎林人氏。)
    (幼年孤苦,無倚無依,辛勤積攢,做些經紀生理。)
    (到了二旬之外,娶下一個妻子,就是左近那都絹的女兒。)
    (那都家老員外名喚都直,喚字公行,做人樸實,頗有財勢,因開綢絹舖子,人
    (人喚做都絹。)
    (那都絹為何將這女兒倒嫁了一個小本經紀?也只是這都員外做人老實,不樂虛
    (花;是這女婿做人自小停當,一個銅錢當八個字用,以是把個女兒與他為妻。
    ()
    (便是那都氏娘子,雖不是傾國傾城,卻也如花似玉,一應做家,色色停當。)
    (只是一件,都氏從來嬌養,況且成珪出身淺薄,家業皆得內助,「懼內」)
    (二字,自不必說了。)
    (做親後不多幾年,夫唱婦隨,做了千數家業。)
    (不期都老員外過世,舅舅都麗又小。)
    (絹鋪沒人管理,卻是成珪尋了後街綢絹行中一個舊友,仍舊開張緞鋪。)
    (這友人姓周名智,表字君達,年紀與成珪彷彿,不相上下。)
    (做人性格溫和,公平交易,店面上一發來得,真個是不繇科甲的狀元,不做文
    (章的秀士。)
    (兼之出入銀兩,半毫不苟,開得十多個年頭,頗頗有了利息。)
    
    
5**時間: 地點:
    (一日,成珪道)
成珪道:賢弟,你我忠心赤膽,開店多年,有本有利,並無芥蒂。只是如今事體大了,兩
    下日久,終有結局。古言道得好:『樹大分枝』。我和你兩人就此分析,有何不
    可?
周智道:小弟得蒙提挈,凡事皆賴賢兄所賜,一任尊裁,但憑處分。
成珪道:說那裡話!本錢雖是我多,辛力卻是你多。和你除原本外,均分餘利就是。
    (當日就盤算了帳目,點起貨物,共有萬金。)
    (兩下各自分了明白。)
    (周智便移至大街,仍舊開張緞鋪。)
    (成珪卻懶於瑣碎,因家下有了兩個得力主管,竟移至後巷開了一所解庫。)
    
    
6**時間: 地點:
    (說話之間,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又是十多年後,兩家生理更又不同,日
    (興日旺。)
    (只是一件,那周家莫說別的,只兒女也添了兩三個,將次要嫁娶了。)
    (獨這成宅夫婦,少不得一個稱了員外,都氏也稱了院君,家裡山場、田地、衣
    (飾、金銀,那件沒有?偏偏的員外便像太監,院君就像個羯狗,兩下結親四一
    (餘年,屁也不曾放得一個。)
    (都氏也不著急,莫怪那成珪口中不說,心下思量道)
思 量:我有偌大家私,年近六旬,並沒一個承宗接祀的兒子,這事怎不教人著急!總是
    城隍廟、張仙詞、崔府君、定光佛,那處不立願?那處不許經?一毫也不靈應。
    (況且院君性格不凡,看官們像也諒著七八分的光景,那些娶兩頭大、七大八、
    (一妻一,莫說成員外,便是小子也開不得口了。)
    
    
7**時間: 地點:
    (一日,成員外閒居無事,春景融和,節屆清明,時當寒食。)
AAA:(那時獨坐書齋,別無思想,忽然記得起來)去年天竺進香,曾在白衣賜子觀音
    殿前許下燈油良願,至今將及一載,未及完納,想是因此越沒個子嗣消息了。
    (即忙便請院君商議。)
    (不多時,那都氏輕移蓮步,緩動湘裙,來見員外。)
    (看他怎生打扮,《臨江仙》為證:
    (  杏臉全憑脂共粉,烏雲間著銀絲。)
    (荊釵裙布儉撐持,不為雌石季,也算女陶朱。)
    (真率繇來無笑影,和同時帶參差。)
    (問渠天性更何如?要知無妒意,溺器也教除。)
    (成珪迎接之際,雖不盡摩,而其容貌,亦有《臨江仙》詞為證:
    (  年齒雖然當耳順,襟期尤似中齡。)
    (吳霜縷縷鬢邊生。)
    (不因五斗粟,慣作折腰迎。)
    (綺思每涎蝴蝶夢,幽期惟恐鶯聞。)
    (問渠來將是何名?畏妻都總管,懼內老將軍。)
    (都氏見成珪,便問道)
便問道:你今獨坐在此,請老娘為著何事?
      敢是早膳未進,還是庫中賬目要查麼?
    (成珪見妻子來意嚴整,便又不敢開口。)
都氏又:(那都氏又問道)莫非夜來受了風寒,敢是那邊吃了啞藥?不做聲,為著甚麼?
    (成珪沒奈何,只得把個笑堆在臉上,道)
問 道:院君有所不知,拙夫那裡為著這些來。只因去歲天竺進香,沒要緊為著子嗣上,
    曾在白衣觀音殿中,許下燈油幡袍良願。適才記得起來。拙夫將欲告假一日,自
    往進香還願,故此特請院君商議,別無他事。不知院君意下何如?
    (那都氏把個頭低了一低,眉蹙了一蹙,便道)
便 道:燒香好事,但憑你去,何須和我說得。
    (掇轉身,便向裡邊竟自去了。)
AAA:(成珪沒奈何,只得捨著張風臉,上前一把拽住道)院君,這回肯不肯,吩咐一
    個明白,如何竟自去了?
都氏道:你自去便是了,難道我又來攪你?
成珪道:院君說那裡話!拙夫若去,一定要請同行,如何擅自敢去!
AAA:(那都氏被他趨承不過,卻也回嗔作喜道)若要我去,何不一發請了周家叔嬸二
    人同去走遭?況且清明節近,往天竺就去祖墳上祭掃一回,卻不一舉兩得?
AAA:(成珪大喜道)還是院君,到底有見識,有理,有理。院君,我看此刻天色清爽
    ,明日一定晴朗,就是來日如何?
都氏道:便是明日。你可親自周宅去來,我卻在家備辦合用酒食。
    (成珪應了一聲,向外便走。)
都氏道:轉來。
    (成珪捉不住腳,倒退了二三步,道)
都氏道:院,院君,還有甚麼吩咐?
都氏道:往常你出門去,親自點香限刻,計路途遠近,方敢出門。明日雖是燒香公務,料
    你不敢偷腥,只是有理不可缺,一遭誤,二遭故。
    (成珪轉身把舌頭伸了一伸,勁項縮一縮,輕輕走到香笥裡,取了一枝線香,戰
    (兢兢的點在爐內,道)
都氏道:院君,拙夫去也。
都氏道:還不快走!
    (唬得那成珪抱頭鼠竄,一溜去了。)
AAA:(都氏卻自嘻嘻的笑了一聲,先到廚下,吩咐丫環小使道)來日我們天竺進香,
    俱要早起整備,四輛肩輿,一應酒食,俱可早些安排,不可臨時無措。
    (眾婢僕齊齊應諾,不在話下。)
    
    
8**時間: 地點:
    (卻說成珪出得門來,又早夕陽西下晚飯時光,只恐周宅往返歸遲,有違香限,
    (取責不便,恨不得兩步那做一步。)
    (轉彎抹角,過東轉西,卻才來到周宅門首。)
    (只見外廂鋪面俱已閉了,兩個門神,你眼看著我眼,把個門兒關得鐵桶相似。
    ()
    (成珪捶了一會,裡面深遠,偏不見應。)
    (欲待轉來,又恐誤事;欲待等候,又恐違限。)
    (正是兩難之際,只見門縫裡露出一線燈光來。)
    (成珪慌忙張看,只見一個小廝,手中提個燈籠,正走出門。)
AAA:(見成珪到來,便廝喚道)我道是誰扣門,原來是成員外。連晚到此,定有貴幹
    ,請裡面坐。
成珪道:我來尋你員外,有事計議。
      可在家麼?
AAA:(小廝道)員外與兩位小官人,俱去親戚家飲酒未歸,故此小人特地去請。員外
    進內略坐片時,便好相會。
成珪道:既不在家,那裡等得。你只替我說,明日接員外、院君天竺進香,我自去也。
    (那小廝那裡知道成珪心上有事,一把的死命拽住,道)
成珪道:員外又不是他人,為何這等作客?員外不在,院君也在家下,晚飯也用一箸去。
    (成珪再三不肯,小廝再四又留。)
    (正在喧嚷之際,周智的妻子何氏院君踱將出來。)
    (這何氏從適周門,一般赤手成家,幫助殷實,全不似都院君性格。)
    (有《臨江仙》為證:
    (  淡掃蛾眉排遠岫,低垂蟬鬢輕云。)
    (星星鳳眼碧波清,鶯聲嬌欲溜。)
    (燕體步來輕。)
    (容貌可將秦、虢比,賢才不愧曹卿。)
    (順承婦道德如坤,螽斯宜早振,麟趾盡堪徵。)
    (「何氏聞得外廂聒絮之聲,不知甚事,出來一看,見是小廝留成員外,連忙相
    (見,道個萬福,把那世俗套話問候了一番,就留成珪進內敬坐。)
    (成珪見他慇懃相待,只得坐下,卻才把個豚尖掂得一掂,好像椅上有塊針氈相
    (似,好生不安,總也為著家中線香之故。)
    (聖人道得好:有諸中,形諸外。)
    (何氏因是通家,自己陪坐。)
    (說不多閒話,丫環獻過茶來。)
成珪道:茶倒不必賜了,有件小事,特來致意:老夫奉拙荊之命,特著老夫親自請君達阿
    弟與院君,明日一同往天竺進香,就去祭掃荒隴,又兼老拙還願。萬乞蚤臨,幸
    勿見阻。
何氏道:荷蒙寵招,本當趨命,奈拙夫未回,未及詳審,不敢擅專。少頃歸家,即當轉申
    美意,定須遵命。
AAA:(丫環報導)酒肴已備,請院君主席。
便 道:(何氏便道)員外到來,無甚款待,聊備魯酒,幸勿見嫌。
    (成珪見何氏這般調妥,兼之淳善,暗想道)
暗想道:我這些須之事,便道不曾對丈夫說知,不敢造次應允,別事俱各可知。偏我命中
    駁雜,娶著這個老乞婆,恁般頑劣,恁般潑悍!我今出來多時,線香已應完了,
    不知家下怎麼一個結局,若再吃酒,豈不癒深其疑?
    (正是不想也罷,想到這個田地,卻便是頂門中走了三魂,腦背後失了七魄,兩
    (耳通紅,五內火熱,忙忙的回復「不消」,也不知向那一方壁角裡唱個歪喏,
    (望外便走。)
    (何氏正留不住,已在作別之際,只見燈光之下,又見周智回也。)
    (二子隨後亦來。)
    (且看周智怎生模樣,《臨江仙》為證:
    (  布襪青袍多儉樸,衣冠楚楚堪欽。)
    (謙恭虛己頗溫存,雖當酩酊後,到底有規箴。)
    (二子多才騏與驥,一雙白璧南金。)
    (聯芳棠棣許趨庭,從來誇兩仲,不負二難稱。)
    (成珪見周智到來,只得住腳。)
AAA:(周智拜揖道)賢兄光顧,失迎莫罪。
何氏道:(便對何氏道)伯伯到來,不比外客,為何不見一些湯水?
    (倚著酒醉,兼著真情,一把拖了成珪,把個妻子、婢僕翻天攪地的罵個不了。
    ()
    (倒叫成珪目瞪口呆,勸又勸不止,辭又辭不脫,被他拖來拽去,弄得頭也生疼
    (,卻也顧不得周智埋怨妻子,只把進香之事,忙忙說了一遍。)
    (見周智滿口應允,便要立誓辭回。)
AAA:(周智心裡明白他的毛病,故意不放,正像打破砂鍋,直問到底道)是為何這等
    執拗,不肯用些酒去?定要說個明白。
AAA:(成珪被逼不過,沒奈何回復道)老弟是個極聰明的人,定要區區細說?這時不
    回,今晚可是安睡得的?
    (周智原是個爽脆的人,便道)
便 道:是了,是了。賢兄實欲回歸,恭敬不如從命了。
    (就著個家僮,提了燈籠送成珪歸家。)
    (仍從舊路飛奔上前,心中舂熟了一石多凹谷。)
    (不覺已到自己門首,發付了小廝回去。)
    (眾主管俱來迎接,問道)
問 道:員外出去多時,畢竟不曾晚膳,敢是餓也?快辦酒肴。
成珪道:這到猶可,院君可安靜麼?
    (那些主管也有嘻嘻笑的,也有骨都嘴的,不知為著何事。)
    (成珪見不是頭,連忙又問幾聲。)
AAA:(那主管道)自從員外出去,院君裡面不知為甚,吱喳了好一會,還未息哩。
AAA:(成珪聽了這句風聲,卻似雪獅子向火,蘇了一大半,慌得個手腳無措,口中雖
    (是不言,心內好生著急,暗自忖道)今日遲歸,原是自己不是。少間院君若是
    有些出言吐語,到也還好承受;倘或求免不脫,動起向日傢伙,免不得面門上帶
    些青紫,明日進香甚麼體面!
AAA:(只得歎口氣道)罷了,罷了,丑媳婦免不得見公婆。
    (只索硬了頭皮過去見他。)
    (正是那:青龍與白虎同行,喜鵲與烏鴉齊噪。)
    (不知主何凶吉,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祭先塋感懷致泣 泛湖舟直諫招尤)
    (引首《玉樓春》)
    (六橋歲歲花如錦,多少風流堤上逞。)
    (幾番花落又重開,當日風流都老景。)
    (南北兩山多邃徑,沿路荒墳失名姓。)
    (可憐今日紙錢飄,他日有無猶未定。)
    (【評】即壯年有嗣之人,讀此一過,亦當週身汗下,何啻成珪!)
    
    
9**時間: 地點:
    (卻說成珪只恐線香限緊,連晚忍餓而歸,又見眾主管這段光景,好不害怕。)
    (沒奈何,只按了膽,直頭走將進去。)
    (卻好都氏正是盼望之際,成珪陪個小心,深深唱個肥喏,竟不知妻子放出甚麼
    (椒料來。)
    (誰想成珪八字內不該磨折,不知那一些兒運限亨通,也是這一刻的星辰吉利,
    (真正千載奇逢,破格造化,霎時樂師燈化作鬼火。)
    (都氏見丈夫唱喏,便帶個笑臉問道)
問 道:接客的老奴,怎麼回復我?
    (成珪見這段光景,不知喜從何來,心頭突地把泰山般一塊疙瘩拋在東洋海裡。
    ()
    (你道為何那些主管也會弔謊來嚇家主?原來有個緣故:成珪自從傍晚出門,都
    (氏卻在家中備辦進香物料,丫環、小廝那裡理會得來?故此吶喊搖旗了這一會
    (。)
    (眾主管不知其故,卻泛出這段巒頭,嚇得成珪屁滾尿流,好利害也。)
    (有詩為證:
    (  雌雞聲韻頗堪誇,路上人聞體遍麻。)
    (膝下黃金何足惜,滿恇謹具向渾家。)
    (成珪坐得喘息已定,對都氏道)
都氏道:拙夫蒙院君命,去到周宅,將吩咐的言語盡行致意與何院君得知。他已滿口應允
    ,明早即同周君達一齊到來,並無別說。
都氏道:那老周怎麼也來?
成珪道:院君吩咐邀他,自然要他個到,難道怎好虛邀得的?
都氏道:這也罷了。你可用晚膳未?
成珪道:多承他家再三款留,只恐違了夫人嚴限,故此尚未吃來。
都氏道:偏你這樣人,假小心,最膽大,猢猻君子,黑心公道,專會妝喬,慣能作巧。他
    家好意留你,你便領他意思才是。
      如何不吃他的,只道有些相怪。今後決不可如此了。
    (成珪立起身,打個深躬道,謹依院君台命。)
    (恐下遭不似今日寬恕,只求線香多限寸兒,便是萬代恩德。)
    (」)
    (丫環打點肴饌出來,夫妻二人相對而飲。)
    (成珪私自賀喜,正在饑渴之際,況兼酒落歡腸,舉起大觥,一連吃了一二十觥
    (,酒量原不濟事,不覺酩酊大醉。)
    (都氏見丈夫已醉,連慌將飯出來。)
    (成珪閉了雙眼孔,胡亂吃了一盞,卻便垂頭睡熟,倒在桌上。)
    (丫環再三推扶,只是不動,口中喃喃吶吶的,不知說些甚麼。)
    (正是醒臉看醉臉,其實有趣。)
    (惹得那些婢僕笑做一團,攪做一塊,你又道沒本事扛,我又道莫本事馱。)
AAA:(三三兩兩,鬧攘之際,正愁沒個法兒弄員外進房,不想都氏拿了杯茶兒,來到
    (丈夫跟前,見他呼呼的睡熟,你道好一個院君,不慌不忙,把那嘹亮的聲兒向
    (丈夫耳朵邊叫聲)不要老不尊!起來吃茶,上牀睡去!
AAA:(成珪雖然酒醉,耳邊到底懼怯,心裡到底知事,一聞妻子聲音,卻像老鼠見了
    (貓兒,骨碌跳將起來,雙手擦擦眼孔,口中打個呵欠道)牀在那裡?拿來我睡
    。
都氏道:老乞丐,誰著你灌得恁醉!牀在房中,可是移得來的?
    (成珪將醉眼白呆呆覷著妻子,道)
都氏道:牀不肯移來麼?罷,罷,罷!
    (又把雙眼兒閉了。)
    (都氏將茶遞來,成珪一連呷了幾口,腳下又只不走。)
    (好院君,看不過了,伸出三個尖尖的玉筍樣的指兒,也不知甚麼天師府裡學來
    (的符咒,只在丈夫腦骨上輕輕刮的一下,道)
都氏道:老奴,還不走動!
AAA:(只見成珪叫聲)領命!
    (便向房中一撞。)
    (都氏代脫衣服,放倒便睡。)
    (當晚各人就枕,一夜無話。)
    
    
10**時間: 地點:
    (忽然金雞唱曉,將已天明,都氏率眾各各起來梳洗,又著小使去到周宅相邀。
    ()
    (那周家卻也裝束齊備、聽得相請,夫妻二人即便上轎,不則一步,已到成家。
    ()
    (都氏連忙出迎,來到廳前,福了兩福。)
    (成珪接著,兩下俱各相揖已了。)
    (何氏把日常憶念彼此致謝的話頭,對都氏敘了一回。)
    (丫環捧過茶來。)
    (各人吃罷,又吃了早飯,請上香燭等物,帶了一行僮僕,俱各出門。)
    (四座肩輿,十六隻快腳,一溜風出了湧金門外,來到柳洲亭畔,便有無窮光景
    (。)
    (《滿庭芳》為證:
    (  目色融和,風光蕩漾,紅樓煙鎖垂楊。)
    (畫船簫鼓,士女競芬芳,夾岸綠雲紅雨,繞長堤驄馬騰驤。)
    (礙行雲,兩峰高插,咫尺刺穹蒼。)
    (莫論村與俏,攜壺挈盒,逐隊分行。)
    (羨逋仙才調,鄂武鷹揚。)
    (飄渺五雲深處,三百寺、二六橋樑。)
    (最堪誇,汪汪千頃,一派碧波光。)
    (一行人住得轎子,只見那大小船戶,俱來兜攬,有的問岳墳,有的問昭慶。)
成茂道:我家員外也不往昭慶、岳墳,卻往天竺進香。先要個輕快小船,渡過金沙灘,然
    後要只頭號巨舫,轉來遊玩。你可準備。
AAA:(艄子道)這都理會得。
    (便把船兒搖攏,眾皆走上,艄公搖動,不一刻已到了金沙灘。)
    (依先乘轎,吩咐大船等候,不在話下。)
    (不覺來到九里鬆,轉過黑觀音堂,便是集慶禪院,兩邊庵觀寺院,總也不計其
    (數。)
    (燒香的男男女女,好似螻蟻一般,東挨西擦,連個轎夫也沒擺佈。)
    (擠了好一會,才到得上天竺寺。)
    (但見:
    (  棟宇嵯峨,簷楹高迥。)
    (金裝就羅漢諸天,粉捏成善才龍女。)
    (真身大士,法軀海外進來香;假相鸚哥,美態隴西傳入妙。)
    (求籤聲,叫佛響,鐘鼓齊鳴,不辨五音和六律;來燒香,去點燭,煙光繚繞,
    (難分南北與東西。)
    (正是:皇圖永固千年盛,佛日增輝萬姓瞻。)
    (眾人下轎,淨手畢,安童點上香燭。)
    (值殿長老過來,問了居址姓名,寫了兩道文疏。)
    (行者擊鼓,頭陀打鍾,齊齊合掌恭敬,各各瞻依頂禮,口中各各暗暗的禱祝些
    (甚麼。)
    (再請籤筒,各人祈簽已了,送了長老宣疏襯錢,然後起身兩廊觀看。)
    (只見那些募緣僧人,手裡捧本緣簿,一齊攢將攏來,你也道是修正殿;,我又
    (說是造鐘樓,一連十多起和尚,聲聲口口念著彌陀,句句聲聲只要銀子,把個
    (現在功德,說得亂墜天花,眼灼灼,就似活現一般。)
    (那些趨奉,不能盡述。)
    (周、成二員外雖是有些錢財,那和尚套子到是不著道的,只不做聲,只是走來
    (走去。)
    (那些和尚也只跟來跟去,甜言蜜語,說個不了。)
    (都氏有些焦躁起來,到是何氏道)
何氏道:一來燒香,二來作福,叫安童拿五百錢散了與他,省得在此絮絮咕咕。
    (眾和尚得了銅錢,好似蒼蠅見血,也不顧香客在旁,好生趨趨蹌蹌的,你爭我
    (奪,多多少少得些,哄的一聲,又到那一邊,仍舊募化去了。)
對成珪:(周智對成珪道)賢兄,可怪這些禿驢,狠化人的錢財,又沒個兒女,何苦這等
    ?明日留與他人受用,想他著甚要緊!
成珪道:老弟差矣。財乃養命之淵,人豈不要?但是隨緣用度,自然消受得起。這班禿子
    拿去吃酒養婆娘,佈施的功德自在,他卻消受不得,後世變牛變馬,俱是這一等
    人。
AAA:(都氏畢竟嘴快,便對付丈夫道)依你講來,僧俗一理,你每常私自瞞我走去吃
    酒,養婆娘,也要變牛變馬哩!
周智道:這報應之理,何待來世,只此生便有結局。比如吃酒、養婆娘,目下雖然快樂,
    到老沒有個兒女,設或三病四痛,沒個貼體親人,那時要茶無茶,要飯沒飯,便
    是活受地獄,何須定要變得牛馬!
    (成珪不敢做聲,何氏只自好笑。)
AAA:(都氏不肯服輸,便分解道)和尚豈得沒有兒子?雖然不是親生,也只要身邊有
    物。俗語說得好:牀頭一籮谷,自有人來哭。在家人,出家人,正是有貨不愁貧
    。
周智道:不是親生,到底沒乾。我若做了和尚,決乎明公正契娶個師父娘。再若大妻不生
    ,索性早早討個妾,也不枉了辛苦一世。若是端端替別人,我道沒要緊。
都氏道:可笑員外一發說壞了事!豈不聞和尚無兒孝子多?你見幾個敢去娶了妻,幾個娶
    了妾?世間若有了這般和尚,皇帝也不朝南坐了。莫說僧家,就是有規矩的人家
    ,也不敢輕易娶個小老婆。叔叔一發說得兒戲哩!
成珪道:不要耽擱了,我們快去還了白衣殿願心,還要到荒隴走遭,天色晚了不便。快打
    轎來!
    (齊出寺門,早到白衣賜子殿。)
    (長老寫疏宣揚,亦如前法。)
    (拜禱已完,仍舊許了來年願心,送了襯錢,領了些點心之類,即便辭了出來。
    ()
    (行不一箭之地,只見一簇人挨挨擠擠的,不知看些甚麼故事。)
    (正是杭州風,專撮空,不論真和假,立立是一宗。)
    (那成珪也是個未免於俗的人,連忙下轎,鑽在人叢裡一看。)
    (原來是兩個新到的老花子,在那邊求錢,對人說苦。)
    (面前擺一張招頭,寫道:
    (  具稟老漢韋澤,稟為懇憐孤老事。)
    (念澤老年多病,耳聵眼盲,可憐無女無男,夫妻孤老,衣食何來?只得街頭跪
    (懇來往達官長者、進香善士,早發慈悲,或舍一文二文,暫挨草命。)
    (料難報以今生,當來世為犬馬。)
    (謹稟年月日具成)
    (成珪立在人叢,把這招頭細讀一遍,不覺鼻子裡好像噴了一碗釅醋的一溜兒酸
    (將下來。)
    (也只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心中暗想道)
暗想道:可憐這樣一對老人家,若有得一男半女,決也不到這個地步!以我論將起來,比
    他只多得幾分錢財,倘有風雲不測,就是他的榜樣。
    (禁不住撲簌簌眼下弔出淚來,便向袖裡摸一二十文錢,遞了與他,歎息幾聲,
    (上轎隨後才去。)
    (只見前面三乘轎子,已進了飛來峰,轉過靈隱寺側,便是成氏祖塋。)
AAA:(成珪趕到,便著安童去喚管墳的,李敬山帶了香爐五事,笑哈哈走來具稟,轉
    (一氣唱了七八個喏道)成員外一向納福!我儂多蒙照顧,常對我家老阿媽說員
    外好處。不知員外舊歲添得位公子未曾?
成珪道:恭喜添下一男一女。
AAA:(李敬山歡喜道)妙得緊!不生罷了,一生便是兩位,真個有趣。還是第幾位如
    夫人生的?
都氏道:(成珪帶笑指著都氏道)這個便是小女,區區就是小兒。
都氏道:老柴根又來饒舌,莫要討沒趣吃!
    (唬得那李敬山背地裡把條舌頭一伸,縮也縮不進去,道)
都氏道:好利害!要知這個老娘,如何肯容得娶妾?料來不濟事哩。
    (成茂把食盒擺開,點了香燭,鋪了拜單。)
    (成珪先拜了幾拜,通陳了一番,都氏也拜了,周智夫婦也相揖了。)
    (成珪又把酒來斟上,跪倒在地,又拜兩拜,伏在地上,半晌走不起來。)
AAA:(周智連慌相扶道)莫非腳筋弔了麼?
    (誰知成珪禱祝到不知甚麼一句話上,喉嚨頭一咽,竟也呃不轉來,扶起之時,
    (只見淚流滿面,兩眼通紅。)
周智道:這等年紀,何必如此痛苦!
AAA:(成珪搵不住淚眼道)唉!賢弟,你也有所不知,連我院君,何曾曉得!想我先
    父存日,生我兄弟四人。我先父那年四十九歲,不幸疫病流傳,一家盡行死盡,
    單單剩了區區。可憐惟我最幼,自(以下缺一頁半頁九行,行十九字,共342
    (字)……
    (……岳墳,會著眾人,團團賞玩了一回。)
    (大船等候已久,成珪就請周智夫妻俱到船中。)
    (艄子撐出湖中。)
    (安童先備午飯吃過,又煮些茶吃了,然後擺開攢盒,燙起酒來,分賓坐定,小
    (使斟酒,大家痛飲。)
    (艄子撐了一會,問道)
問 道:員外,還是往孤山、陸墳去,還是湖心亭、放生池去?
成珪道:這些總是武陵舊徑,何必定要游遍?只是隨波逐流,適興而已,憑你們罷!
都氏道:我們下船得忙了,忘了一件正事:昨日成茂的兒子聽見我進香,他要個耍孩兒,
    我便應許了他。如今到不曾著你們買得幾個,做做燒香人事也好。
何氏道:正是。我也忘了,我家小兒子也說要些搖鼓吹笙,如今一件也不買得。
成珪道:這個不難,我們回去,少不得打從淨寺經過,裡邊要千得萬,買些便是。
AAA:(周智臉上早有三分酒色,正是醉後發出醒中言,便立起身道)老嫂沒有泥孩兒
    ,拿了銀子買得出來;要個養老送終的孩兒,繇你黃金堆垛,也買不出。小可有
    句不失進退的言語,不懼虎威,將欲奉告,不知老嫂可容說否?
何氏道:吃了幾鍾膿血,不要嘴兒舌兒的。
都氏道:員外所言,定須有理,便請吩咐。
周智道:在下多蒙錯愛,實勝至親。今日復蒙賜飲,雖則沉酣,尚還明白,必不把張姑李
    媽的話兒將來扯拽,單單說著賢兄嫂一件急切之事。既蒙不厭絮煩,方敢斗膽。
    智聞歧伯所謂:男子二八而腎氣盛,天癸至,精氣充和,即能有子;三八腎氣平
    均,筋力強勁;四八筋力隆盛,肌肉棄滿;五八腎氣衰,筋力不能;六八陽氣衰
    竭於上;七八肝氣衰,精液少;八八齒發去,天癸竭,而不能有子矣。然而尚有
    七十年來養一娃的故事。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月事以時下,故能有子;
    三七腎氣均平;四七筋骨隆盛;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發始墮;六七三陽脈衰
    於上,面皆焦,發始白;七七任脈虛,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然
    而未聞年愈五十而能生子者。今賢兄年未八八,尊嫂年過七七有奇,兄欲博得一
    男,如千中尚可選一;尊嫂則緣木求魚,料應無望。論兄嫂赤手成家,夫妻協力
    ,歷盡苦辛,到今日家給人足,自當並荷甘美。但人生於天地之間,不盡於忠,
    當完其孝,兄之百行固優,而不孝有三,無後最大!在兄嫂,以天命絕嗣,人力
    已難回挽;在弟,據武侯所謂『成事在天,謀事在人』,為兄之計,莫若尊先聖
    之遺言,如《易》云:『枯楊生稊,老夫得其女妻。吉,無不利。』此聖人垂教
    於後世,正勸那無子老人,教他另逑側室,自然吉,無不利,何必拘拘於糟糠之
    說,以絕宗祖之大事乎?況胡陽覓婿,宋宏之妻室尚幼,而宋宏之子已生,如允
    之,是棄前妻也,則為萬世誚;誚在宏矣。今吾兄娶妾,吾兄之尊嫂已蒼,而吾
    兄之人子尚乏,即娶之,不為棄舊戀新,不娶亦為萬世所誚,然誚不在兄,而在
    嫂也!惟兄嫂裁之。
AAA:(成珪聽了這一席話,把頭點了幾點,心中一分用得這番話著,巴不得妻子口中
    (說出「有理」二字,自己先道)難得賢弟愛我,委實感激。只恐年紀老了,總
    然生下一男半女,死後沒人管顧,故此算計不通。
何氏道:員外說那裡話!古人說得好:只恐不養,不愁不長。
    (都氏半晌聲也不做,又過一霎時辰,方對周智道)
對周智:周員外,依你這許多通文達理,我道為些甚麼,不過要我替丈夫娶妾麼!
周智道:正為這句說話。
都氏道:人人說員外聰明伶俐,誰想也只本等!不嫌絮煩,老身也要斗膽一斗膽。
周智道:嫂嫂只恐娶了進門,另有甚麼話說麼,也要道道破,請教請教。
都氏道:我聞死生繇命,富貴在天。得馬者未必為喜,失馬者未必為憂。齊桓公多子,身
    薨六十二日而未斂,至屍蟲達於戶外;鄧伯道無兒,後人千載傳揚,豈桓公少子
    之過歟?
      抑鄧氏無力娶妾而然歟?總之,天不絕人在垂亡,可以轉禍為福;天既不佑
    ,任多男亦必到老無成。若論娶妾,極是美事,但我辛勤勞苦,不易成家,一旦
    為他人受用,便於尊意若何?
周智道:你聰明蓋世,賢達過人,又來說懵懂話。員外娶了妾,便是院君的侍婢一樣,諸
    般替就,凡事聽從;倘生下兒女,就是院君生的一般。這是院君極受用的去處,
    怎倒說他來受用?
      嫂嫂沒奈何,只看周智夫妻薄面,求你允了一聲,使費銀兩,俱是小可捐貲
    。
都氏道:久聞員外富饒,更兼有子,只不要得道誇經紀,也不要無事起風波。目今世態惡
    薄,轉眼難量。古人說:養兒不可誇,直待做喪家。倘員外像了齊桓公,尚且恭
    喜;若做了鄧伯道,請留了這番議論,放在後邊自用罷了。
    (成珪在旁,直正魂不附體,只好目瞪口呆。)
    (初時巴不得周智來說,這回見妻子變了這臉,擔下一把干係,巴不得周智閉口
    (。)
AAA:(不想周智倚著三杯酒罩了張臉,竟也不顧他,又說道)嫂嫂,不要輕怪了人。
    你道內室們欺壓丈夫,可是沒罪犯的麼?
      夫者婦之天,那閻羅老子料必不怕老婆。算你百年之後,也要遇著你家祖宗
    於地下,那時鬼哭神號,俱來埋怨著你,想了周老今日之言,可不悔之晚矣!嫂
    嫂三思而行,快快不可如此。
    (何氏只把丈夫攔阻,那裡肯住?只得將些言語於中勸解。)
    (都氏本不是個善菩薩,況且重大所關,如何教他緩款得一些?)
    (兩下三言兩句,眼見得為好成拙。)
    (說得那都氏起了一點厭賤之心,動了一把無明之火,對周智道)
對周智:啊喲,周智,你不要忒過了分!你是我家五服裡,還是五服外?人不識敬,鳥不
    識弄。今日誰請你來做說客?我這裡用你不著!蒼蠅帶鬼面,甚麼樣大的臉皮!
    從來丈夫也十分怕我,不要失了體面去,恐不雅相!
AAA:(成珪見妻子發作,又恐周智見怪,按了膽道)院君,你也忒煞性躁,丈夫繇你
    教訓,外人可是衝撞得的?
AAA:(都氏正在怒氣頭上,搔著這個癢處,便罵道)我曉得,總是你這老殺才的教頭
    ,什麼抬舉了我?狗於朝外叫,自己磨滅不勾,還要尋個幫襯哩!
    (就把攢盒掀上兩格,照面門一下,偏又是格煮的肴撰,連湯帶汁的打將過去,
    (把成珪拌做糟蘿蔔相似,洗抹不迭。)
    (何氏見勢頭洶湧,將都氏一力勸到樓上賞玩,都氏只是餘氣未消。)
AAA:(成珪見妻子上了樓去,便裝出假硬門爭來,低聲罵道)老不賢!老乞婆!
    (又向周智輕輕後罪幾聲。)
周智道:雖然如此,那裡作得正經。只是老兄天竺進香,面門上掛了招牌回去,那葡萄架
    的謊那裡去圓?
成珪道:惶愧!惶愧!
    (兩人另斟熱酒,換去殘肴,慢慢又飲了一會。)
    (周智起身到船尾上出恭,成珪喚個小使問道)
問 道:我適才假罵院君,院君聽得些否?
AAA:(小使未及回答,周智已在背後聽見,便假憋了喉嚨道)老殺才,罵倒罵得好,
    不要謊著!
    (那成珪不道是周智,便把手中一個酒盞撲的掉落地下,開了張口,閉也閉不攏
    (來,回頭見是周智,兩人大笑一場。)
    (不覺金烏西墜,玉兔東升,將次船泊岸來,一齊起身。)
    (成茂收起酒器什物,還了船錢。)
    (周智夫妻就在船裡作別先回,成珪夫婦隨後也回家中,眾人接見了,惟獨都氏
    (氣狠狠的進房安歇。)
    (眾人睡一覺醒後,還只聽得夫妻吵鬧之聲,想來成珪這番斷沒有昨晚的時運了
    (。)
    (正是樂極生悲,熱極生風。)
    (直教:家庭之內,不容個未冠的安童;廚灶之中,那許放青年的侍婢?要知後
    (段文章,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王媽媽愁而復喜 成員外喜而復愁)
    (引首《雉朝飛》)
    (李太白作)
    (麥隴青青三月時,白雉朝飛挾兩雌。)
    (錦衣繡翼何離褷,牧犢彩薪感之悲。)
    (春天和,白日暖,啄食飲泉勇氣滿)
    (爭雄鬥死繡頸斷。)
    (雉子班奏急弦管,傾心美酒盡玉碗。)
    (枯楊枯楊爾生稊,我獨七十而孤棲。)
    (彈弦寫恨意不盡,瞑目歸黃泥。)
    (【評】)
    (成珪未必無此歎。)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