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警幻仙追述紅樓夢 月下老重結金鎖緣)
    (《紅樓夢》一書不知誰氏所作,其事則瑣屑家常,其文則俚俗小說,其義則空
    (諸一切。)
    (大略規仿吾家鳳洲先生所撰《金瓶梅》而較有含蓄,不甚著跡,足饜觀者之目
    (。)
    (丁巳夏,閒居無事,偶覽是書,因戲續之,襲其文而不襲其義,事亦少異焉。
    ()
    (蓋原書由盛而衰,所欲多不遂,夢之妖者也;此則由衰而盛,所造無不適,夢
    (之祥者也。)
    (循環倚伏,想當然耳。)
    (夫人生一大夢也,夢中有榮悴,有悲歡,有離合。)
    (及至鐘鳴漏盡,蘧然以覺,則惘惘焉同歸一夢而已。)
    (上之游華胥,錫九齡,帝王之夢也;燕鈞天,搏楚子,侯伯之夢也。)
    (下而化蝴蝶,爭蕉鹿,宦南柯,熟黃粱,紛紛擾擾,離離奇奇。)
    (當其境者,自忘其為夢,而亦不知其為夢也。)
    (蘭臯居士,曠達人也。)
    (猶憶夢為孩提,夢作嬉戲,夢肄業,夢游庠,夢授室,夢色養,夢居憂,夢續
    (娶,夢遠遊,夢入成均,夢登科第,夢作宰官,臨民斷獄,夢集義勇,殺賊守
    (城。)
    (既而夢休官,夢復職,夢居林下。)
    (迢迢長夢,歷一花甲於茲矣,猶復夢夢然。)
    (夢中說夢,則真自忘其為夢而並不知其為夢者也。)
    (世有愛聽夢囈者,請以《紅樓續夢》告之,其書曰:話說那賈寶玉一時被僧道
    (勾引了去,遊蕩多日,覺得冷冷落落,不像在家同姐妹們玩耍快活。)
    (因瞞了僧道,一徑到青埂峰下,探望那枝絳珠草。)
AAA:(絳珠見了便說)寶爺,你不要再來纏人了!活活教你治死了,難道還氣不過麼
    ?
寶玉道:不與我相干,這都是警幻仙弄的鬼,如今我們同去和他算賬。
絳珠道:使得,我正要問問他呢。
    (兩人就尋到太虛幻境來。)
AAA:(警幻一見,便知來意,向他兩個陪著笑道)你們不要抱怨我,連我也做不得主
    。
寶玉道:你明明把冊子給我瞧,冊子既在你處,如何說做不得主?
AAA:(警幻道)我這裡專司的是離恨天,你們原不該入在我的冊子上。這叫自討苦吃
    。
寶玉道:依你說,這好姻緣又是誰管的呢?
AAA:(警幻道)自有月下老人掌管的。
絳珠道:既是這麼,就煩你同到月下老人處求求他,結個來世緣罷。
AAA:(警幻點點頭道)也使得,看你們可憐得慌。
    (寶見仙子允了,連忙拉了絳珠,跟了仙子便走。)
    (不多一時,到了一所洞天。)
AAA:(警幻道)這就是他的住處。
    (卻好湊巧,那福祿壽三星都在這裡。)
    (寶玉看時,見二人對坐下棋,二人旁坐觀局。)
老 人:(月下老人見了警幻便問)仙子何事降臨?
笑 道:(警幻笑道)被這兩個厭物纏擾不清,特來求你成全成全他們罷。
老 人:(老人道)你且說來我聽,可成全便成全。
寶玉道:(警幻指著寶玉道)他原是女媧氏煉來補天的石頭,餘剩下來放在青埂峰下,年
    深月久通了靈,投胎到賈家為子,取名寶玉,卻被僧道誘他出了家。如今又生塵
    念,要想了完前世情緣。
絳珠道:(又指絳珠道)他是一株絳珠仙草,生在這石旁。石頭怕他枯槁了,時時用水澆
    灌他,他感激此石,也投胎林家為女,取名黛玉。和那寶玉是表親,同居一室,
    兩心相愛,滿望成婚。誰知無姻緣之分,別娶薛氏寶釵為妻,黛玉便悲恨而死。
    如今兩個又想結來世婚姻,為此特來求你。
    (月下老人尚未答話,壽星在旁邊笑道)
老 人:這也可厭得很,一石一草,卻有這些嘮叨,不用理他。
    (寶玉聽了生起氣來,便嚷道)
嚷 道:老弟台,不要你多管閒事。我雖是一石,比你年紀還大幾歲呢。你不要倚老賣老
    ,安靜些罷。
罵 道:(壽星罵道)到底是塊頑石,枉投人身,全不懂事。你直到了女媧的手裡才煉出
    來。我們三光,自從盤古開闢之初便有了,可知星宿是與天地日月同壽,如何反
    比你小呢?
寶玉道:有地便有石,難道不是開闢時就有的?
    (兩個正在爭論,老人道)
老 人:閒話少說,我看仙子分上,成就了你兩人罷。
AAA:(就在胸前袋內取出一條鮮紅的繩子來)你兩個各在腳下拴一頭。
    (兩個忙忙拜謝,緊緊拴在腳上,並肩立著。)
老 人:(老人笑道)笨塊!拴一拴就是了,何必縛雞似的,盡著捆個不了?
    (二人聽了,才解下來,跪著送還老人。)
    (老人又向袋內取出一本簿子來,面上寫著「天下姻緣簿」,提起筆來問)
老 人:你們投了生,可姓什麼,叫什麼名字?我好注簿。
AAA:(寶玉呆了一呆道)這卻不知道,要問閻羅王的。
AAA:(警幻道)閻羅王管查察善惡,用刑發放。那生死的事,仍聽南北斗做主的。
忙 問:(寶玉忙問)南北斗在那裡?快去央求他去。
AAA:(警幻道)南斗掌生。北斗掌死。這不就是南極星君麼?偏你剛才不該得罪了他
    ,如今怎麼好?
    (寶玉聽了,連忙跪下,叫道)
叫 道:少姪年幼無知,一時冒犯,還求老伯開恩恕罪!
AAA:(絳珠也跪下道)我年紀還輕,叫聲太老伯罷。
笑 道:(壽星哈哈大笑道)這會子不叫老弟了。真真兩個孽障,便這樣情急得很。我把
    你們投兩隻哈叭狗兒,打打雄也算是夫婦了。
    (說著,就在袖中取出一本冊子,揭開一看,道)
笑 道:你原是賈家的兒子,那賈家祖父替朝廷出力,有些功德;兒孫又相沿長厚,不肯
    倚勢欺人,將來家運大昌,要生個極貴的孫子。現在你的妻子寶釵遺腹將產,你
    就去做他的兒子,大有好處。
寶玉道:好極!舊游熟地,又且往寶釵肚裡去鑽鑽,也是舊游,越發有趣。
    (接連磕了幾個頭。)
絳珠道:(壽星又向絳珠道)賈家還要生兩個大貴的女兒,你可願去?
絳珠道:這使不得!若同生賈家,那裡還做得夫妻!
笑 道:(壽星笑道)也是,我倒忘了。
絳珠道:自古說『夫榮妻貴』,既是寶玉貴了,我還愁什麼?只要投個尋常良善人家就好
    。我記得前生與那史侯的姪女兒湘雲十分親愛,情願投做他的女兒。
AAA:(壽星將冊一看)可巧,他也有遺腹,該生一女,就把你去投生罷。
    (一面就提起筆來注明姓名、壽數、福分,收入袖內。)
    (二人又叩謝了,立起身來便走。)
罵 道:(壽星罵道)冒失鬼,連人身都不曾討完全,就想走了?凡世人貧富貴賤,是福
    祿二星掌管的,須得他兩個注明冊子才中用呢。
    (寶玉聽了,便扯了絳珠去跪求二星。)
    (二星全局已完,為算一個劫,翻來翻去叨騰不清,那裡來聽他們的話!二人沒
    (法,只得跪著靜候。)
    (停了一會,局畢。)
    (數一數子,福星輸了半子。)
老 人:(月下老人道)該我來打贏家了,快些注註冊,好叫他們投生去。
AAA:(二星道)剛才聽得你們咭咭咯咯說了許多話,到底為著什麼事?又叫我們注什
    麼冊?
    (警幻仙便接上口,將適才講過的話重述一遍。)
AAA:(二星道)壽星註冊了沒有?
AAA:(壽星道)早注了!
又 問:(又問月下老人)赤繩繫過了沒有?
老 人:(老人笑道)你兩個真個著棋出了神了。才剛他們捆茹稭似的綁了這半天,難道
    就看不見了?
    (二星笑了一笑,各在袖中取出冊子注個明白。)
AAA:(壽星道)如今好去了。
寶玉道:我又想起一件事來了。
老 人:(向老人道)還要相求老伯伯,我難道止有一妻沒有妾的嗎?須得多拴幾個才好
    。
老 人:(老人笑道)這叫做『得隴望蜀』,也罷,我竟做個整情。
    (便向袋中取了赤繩,又在靴中抽了幾根紅色的籌兒,將繩拴了,把那一頭拋與
    (寶玉。)
    (寶玉喜喜歡歡忙在腳上拴了一拴,且不送還。)
AAA:(又跪下道)還要相求老祖宗、老太爺、老伯伯賞個全臉。
老 人:(老人道)又要什麼?
寶玉道:有了家花,也要有些野草助興,方是十全。
老 人:(老人道)放屁!到底是糊塗石頭,貪求無厭,有了大的又要小的,有了家的又
    要野的,世上的女人都叫你占盡了,不好。
寶玉道:也不必占盡,只撿幾個好的給我拴一拴罷!
    (老人只是不許,寶玉只是哀求。)
    (纏了多久,祿星急等下棋,便道)
便 道:你老人家也太小家子氣,就再賞他幾個何妨?
    (老人聽說就向靴中抽了幾十根綠籌,照先拴縛。)
    (那寶玉早將那空頭拴在腳上,待老人拴過就解下送還。)
    (磕了十多個響頭,說道)
說 道:咱們這會子好去了。
絳珠道:且慢著,我倒有些信不及。拴了若干的籌子,恐怕又是什麼『金玉姻緣』硬硬的
    占了去,可不白瞧熱鬧?
老 人:(月下老人道)孽障,你便要怎麼樣呢?
絳珠道:我只要一把金鎖就夠了。
老 人:這不是我管的事,你去求壽星罷。
AAA:(壽星道)他前世吃了虧,如今格外要老到些,這叫做『懲沸羹者吹冷齏』。
    (說著,一面提筆在他胸前畫了幾筆;又叫過寶玉,在他背上也畫了幾筆。)
說 道:快去,讓我們好靜靜的下棋。
    (寶玉絳珠心滿意足,又磕了無數的頭。)
AAA:(才走出來,又叩謝了警幻仙,再三囑咐)如今切不可再將我們造上冊去。
AAA:(仙子道)如今你們美滿姻緣,榮華富貴,我這離恨冊上自然是無名的,不必過
    慮。
    (說畢,慇懃作別而去。)
絳珠道:(寶玉向絳珠道)今日已是正月十四日了,我們快去投生,趕著十五元宵團圓的
    佳節才好。
絳珠道:不錯,不錯。快去,快去!
    (兩個正在高興,只見一個老婆婆托了一個盤,放著兩杯兒香馥馥的茶,請他們
    (吃。)
    (二人說了半日的話,正是唇乾舌燥,便也不問青紅皂白,接過來,一口一杯吃
    (完了,道聲)
一 個:多謝。
    (忙忙的投生去了。)
    (誰知這是孟婆湯,吃了下去便記不得前世了。)
    (第二回 連理同生 樗蒲淫賭)
    (榮府裡自從多事之後,家道日漸艱難,只茶飯菜蔬是公中的,其餘各房零用,
    (是各人做些針黹賣錢添有。)
    (在王夫人身邊有一個老媽一個丫頭,李紈、寶釵止各一老媽伺候。)
    (這夜寶釵在燈下刺繡,想起丈夫,心中酸苦,就懶得做花,怔怔的自去安歇。
    ()
    (才朦朧睡去,見寶玉走進房來,二人抱頭大哭一場,又訴了許多別後相思,才
    (解衣同睡。)
    (只見寶玉越縮越小,跳起身來竟往寶釵肚裡一鑽,爬了進去。)
    (寶釵驚駭,大叫一聲,便跳醒了。)
    (覺得腹內陣陣疼痛,知是將產,連忙叫起老媽來,告知王夫人。)
    (王夫人就叫人去喚收生婆,自己同了小丫頭來看寶釵。)
    (李紈也趕來了。)
    (寶釵把夢見寶玉說了一遍,只不好說出鑽進肚子裡去的話。)
王 夫:(王夫人點點頭道)想是他來保佑你,自然易生快養的了。
    (話未說完,收生婆到了,先向太太和大奶奶打了個千,又向寶釵道)
寶 釵:二奶奶,不為德了。
寶 釵:(伸手往被裡便把寶釵扶起一摸)快去熱起水來,就要生了。
    (一句未了,只聽哇的一聲,早已落地。)
AAA:(收生婆抱起來道)恭喜是位哥兒。
    (就替他洗浴。)
AAA:(見背上有一塊綠色的隱在肉內,又像有字的,便向王夫人道)太太,瞧瞧這是
    什麼?
    (王夫人正要看時,只聽得外面亂嚷道)
王 夫:不好了,上房火起了。
    (賈政、賈蘭都跑進來喊道)
賈 蘭:鄰舍都瞧見了,怎麼自己家裡全不覺得?
    (王夫人同李紈也走出院子,仰頭一看,卻不是火,只見紅光繞屋,連大明的月
    (色都瞧不見了。)
    (賈政瞧罷,便問)
賈 政:孩子生下了沒有?
王 夫:(王夫人道)剛剛落地,倒是個男。
    (賈政把洋表一看,卻是寅初二刻,已交十五的日子。)
賈 蘭:(賈蘭道)大喜大喜,這是極貴的吉兆。
AAA:(說畢,忙出廳來謝了眾鄰)並不是火,卻是些紅光,如今也漸漸淡下去了。
    (眾人聽了,方各散去。)
    (王夫人同李紈復身進房,把孩子的背上細細一看:宛似一塊碧玉嵌在肉裡,還
    (有「通靈寶玉」四個金字,像寫的一般,各人嘖嘖稱奇。)
寶 釵:(寶釵看了道)想必他捨不得老爺太太,又投回家來了。
    (那邊周姨娘聽見說寶釵生產,也走過來向太太並二位奶奶道喜。)
王 夫:(王夫人向周姨娘道)我在這裡陪他,你和大奶奶都回房去罷。明日好早些起來
    幫著辦事。
    (原來賈蘭對了甄應嘉的姪孫女,名喚掌珠,擇了正月十五日迎娶過門。)
    (雖則家計淡薄,諸事從省,也得張燈結綵,鼓樂執事,備辦酒席各種事情。)
    
    
2**時間: 地點:
    (此時賈府止有三個家人兩個小廝,其餘舊僕,也有另跟外官去的,也有帶了妻
    (子回原籍去的。)
    (只剩了周瑞是王夫人陪嫁的人,雖則也自去過活,不在府了,逢著府中有事,
    (便來幫忙。)
    
    
3**時間: 地點:
    (這日因賈蘭完姻,看見天色明了,便走到榮府。)
    (聽得添了小哥兒,連忙向老爺太太磕頭,道了喜,便出來相幫辦理。)
    (停了一會,邢夫人過來了。)
    (又一會,李紋、李綺和寶琴一同來赴喜席,尚未坐定,只見邢岫煙也過來了,
    (都向王夫人、李紈道了喜。)
李 紈:(李紈問)巧姐為什麼不來玩耍玩耍?
邢夫人:病了,躺著呢。
便 問:(李紋便問)為什麼寶妹妹不出來?
王 夫:(王夫人道)他昨兒晚上生產了,倒是個男孩子。
    (大家又向王夫人、李紈行禮,道)
嚷 道:雙喜,雙喜!
    (寶琴就要去看姐姐,李紈道)
寶 琴:坐一坐,吃了茶大家同去。
    (茶還不曾吃得,只見湘雲的丫頭忙忙的跑進來,向王夫人磕了頭說道)
湘 雲:昨晚寅時,我家姑娘生了一個遺腹的小姑娘,卻也奇怪,胸前一塊肉是金黃色的
    ,好像一把鎖。上面還有四個藍色的字,什麼『統領金酥』。
王 夫:(王夫人笑道)想必是『通靈金瑣』四字。
丫 頭:(丫頭道)不錯,不錯,太太說的不差,我講不上來。
    
    
4**時間: 地點:
又 叫:我太太本要來道喜的,因為要守著產婦走不開,叫我先來說聲。
王 夫:(王夫人道)你回去替我說聲道喜。我家二奶奶昨晚也生產了,也算是今日寅時
    ,是個哥兒。
    (丫頭應了,隨說)
丫 頭:我要去陪姑娘,就回去了,改日再來請安。
    (說罷就走了。)
    (李紋、李綺問李紈道)
李 紈:姐姐,我們幾時去瞧湘妹妹?
    (寶琴、岫煙齊道)
岫 煙:我們都要去的,竟是後兒三朝,都在這裡會齊同去。
李 紈:(李紈道)後兒親家要上門,不得閒,倒是個明兒罷。
    (一面說,一面到了寶釵房裡,見寶釵坐在炕上吃粥,大家道了喜坐下。)
寶 釵:(寶釵問寶琴)為什麼不帶了外甥女來?
寶 琴:(寶琴道)恐怕受了風,交給老媽子領著呢。
    (房中閒話不提,且說王夫人正在中堂吩咐婆子、丫頭們安排椅桌,只見環哥的
    (媳婦搖搖擺擺來了。)
    (原來賈環對了史侯遠族的姪孫女兒,上年臘月完了姻,不想相貌既平常,情性
    (又潑悍,王夫人很不喜歡他。)
    
    
5**時間: 地點:
AAA:(這日見他來了,耐不過就發話道)你如今做了媳婦,比不得做女孩兒。一味嬌
    養,也要達些世情。昨兒二姆姆生產,家裡人那一個不來探望,你就夜裡懶得起
    來,今兒個也該早些過來望望。你瞧親眷們尚且遠遠的趕了來,偏你一家子的人
    ,這時候才出房!況且蘭哥兒的好日,也該來幫幫忙才是道理。
AAA:(那史氏聽了,把臉一放)我那懂得世情,何曾曉得道理!人家生孩子,人家討
    老婆,與我的腿相干!太太要氣不過,我依舊回家去做女孩兒也使得的,有什麼
    難得倒人!
    (王夫人聽了,待要發作幾句,想著今兒是蘭哥喜日,又是寶釵新產,況且又有
    (人客,家反宅亂不像模樣,只得癟著氣,也往寶釵這邊來了。)
    (剛到窗下,聽得裡面寶琴說道)
寶 琴:姐姐,你可曉得,這新添的外甥已經對了親了?
寶 釵:(寶釵道)那裡來的瞎話,才落地得幾個時辰,就對了親?
王 夫:(王夫人走進房便接口道)這倒不是瞎話,和你一個樣兒的金玉姻緣呢!
    (寶釵才會過意來,笑道)
笑 道:和湘雲妹妹做親家卻也很好,只不知他肯不肯?
王 夫:(王夫人向李紈道)我在這裡伴他,你同眾姐妹去喝酒去,喝完酒正好發轎了。
寶 釵:(寶釵接著道)太太,我不要伴得的,一點也沒什麼。就是起先疼了一陣,孩子
    下了地,就不疼了,同平常往日一個樣的。剛才我還想吃飯,是那老媽勸我吃粥
    ,才吃粥的。我是好好的,太太儘管去。
王 夫:(王夫人道)既這麼,我去讓杯酒再來瞧你。
    (說罷一同出了房。)
王 夫:(王夫人叫小丫頭道)你再去請聲姨太太,說我們大家等著呢。
岫 煙:(岫煙道)別去請了,今兒在上很不舒服,我不然原想伴著叔婆,也不過來的。
    倒是叔婆說:『兩個都不去,使不得。』催著我來,才來的。
王 夫:(王夫人道)想來也不做客氣的。既這麼,我們坐罷!
    (中堂也只有兩席酒,讓岫煙、李紋坐了大首席面,邢夫人在上,王夫人在下相
    (陪;李綺、寶琴坐了小首席面,李紈在上,史民在下相陪。)
李紋道:我們竟把桌圍解了,併攏來吃,熱鬧些。
    (王夫人因為厭惡史氏,不肯同席,就隨口說)
王 夫:今兒喜事,該要用個紅桌圍的,別解罷!
    (眾人也不知道才剛絆嘴的事,認是真話,也就罷了。)
    (喝得幾杯酒,才上了二道菜,只聽得前廳大哭大叫大喊大罵,沸反起來,不知
    (什麼事。)
    (仔細一聽,卻是賈政打罵環哥。)
王 夫:(王夫人皺著眉道)要教訓兒子,閒的日子多著呢;偏趁著今兒個趕熱鬧,哭哭
    啼啼像什麼?
李 紈:(李紈道)必得太太自己出去勸一勸才開交呢。
    (王夫人真個忙忙趕出廳來,只見賈環帽子也脫掉了,打得滿臉的血,亂哭亂跳
    (。)
    (賈政還拿了門閂趕著亂打。)
    (王夫人只看著他們兩個,不提防旁邊還有幾個生客,便趕將過去攔住賈政。)
    (那些討債的見有堂眷出來,只得退到外廳去了。)
    (王夫人一面扯住賈政,一面罵環兒道)
王 夫:你這逆畜,還不快進你的媳婦房裡去!
    (環兒聽了,竟不進內,一直往外跑了出去。)
    (史氏聽說打他丈夫,便拍台敲凳嗥天大哭起來。)
    (賈蘭坐在新房裡,離大廳很遠,起先聽不見。)
    (待到內堂哭起來,才聽見了。)
    (連忙趕出來,見是史氏在中堂撒潑,就叫聲)
連 忙:嬸娘,為什麼事?別氣壞了身子。
罵 道:(史氏哭著罵道)王八小崽子,不用你管。大家氣不過咱們兩個,治死了,讓你
    們快活罷。
    (蘭哥兒摸不著頭腦,便問李紈道)
便 問:到底為什麼?
李 紈:(李紈道)連我也不知道,你到前廳去打聽打聽,太太也在那裡。
    (賈蘭就跑到廳上,見賈政坐在椅上,渾身發戰,氣也掇不過來。)
    (王夫人立著,替他揉胸膛,口裡說著,道)
罵 道:這畜生,向來不長進的,你就擔貸些罷,何苦生這大氣?
賈 政:(賈政喘著道)我告訴你,連你也要氣個半死呢。剛才夏太監領了許多無賴光棍
    問我討欠債,我問是什麼債?他說:『你兒子賭輸的借債。』我問輸了多少?他
    說:『原是三萬八千兩,有衣飾抵過了一千六百,還有三萬六千四百兩,現有他
    的親筆借票為據。』我就問這畜生,那畜生倒也不賴,竟回我說:『有的。』你
    想想,咱們如今的光景,還經得這樣大花浪用?將來我和你連飯也沒得吃了!
    (王夫人聽了,止不住眼中流下淚來。)
又 想:現今老爺氣得這個模樣,如何又助他煩惱?
    (連忙把手在眼上擦了一擦,正要解勸,忽聽得外面嚷道)
嚷 道:咱是個老公公,便是太太夫人都見得的,怎麼把咱們債主撇在前廳,理也不理?
    你家老子等得不耐煩了。不要扯你媽的公府體罷,快收拾起,乖乖的拿出銀子來
    兑,難道打一會兒子就算得數嗎?那個瘟狗搗出來的小囚崽子,輸了銀子想要賴
    。若贏了怕不捧了就走,誰又賴得他的!
    (一路喊罵,一直竟往裡面來了。)
    (王夫人急得竟往後亂退,又聽見裡面還是正哭得高興呢。)
    (李紈看見太太包了兩眶眼淚,哭著進來,死命的勸他道)
李 紈:太太來了,快別哭罷。
嚷 道:(史氏嚷道)太太來把咱吃了去罷,咱也總不要命的了。
    (李紈只在沒法,便招呼兩個娃子,推的推,扯的扯,三個人把他硬硬的送到了
    (房裡,他還要奔出來。)
    (李紈就把房門反扣了,又慌忙出來解勸婆婆。)
    (王夫人就把環兒賭輸三萬八千的話告訴他,李紈也吃了一大驚)
王 夫:怎麼這樣大賭?
王 夫:(王夫人說)若小可的你公公也不這樣生氣了。況且這夏太監是總轄六宮的都太
    監,比不得元春在日,他還忌憚些。如今沒靠山了,那裡和他鬧得清!
    (這是內堂的話,且慢提起。)
    
    
6**時間: 地點:
    (單說那前廳上眾光棍一擁進來,叫道)
叫 道:善討不還,須得惡討,別管他的娘,先打一陣再說。
    (賈璉久不管二房的事,立著不做聲。)
    (蘭哥兒只得陪著笑臉,深深作揖,央求再三。)
    (夏太監才許了十日內一並清交。)
    (就同眾光棍回去了。)
    (賈蘭送到大門,復身進來,賈政還坐在椅上發怔。)
    (只見薛蝌走將進來,向賈政請了安,瞧見光景,便道)
賈 政:莫非也知道了嗎?
賈 政:(賈政道)你可知道些什麼?
薛 蝌:(薛蝌紅著眼眶說)我哥哥輸了八萬九千銀子,把典當鋪、綢緞店盡數抵交還不
    夠,又把現銀並衣飾搜個淨盡方才足數,不知以後怎麼過日子。媽媽哭得暈了去
    ,灌了一大碗姜湯才醒轉來。聽見說寧府蓉哥輸了六萬多兩,已經把衣飾田產抵
    償清楚。便是這裡環兄弟也有三萬多兩,只怕也得歸還才落個清淨呢。
賈 政:(賈政道)已經來吵過了,就為這個氣得要死。怪道東府裡今兒沒一個人過來,
    連薛姨媽也不來。他們早早鬧破了,我還睡在鼓裡呢。
薛 蝌:(薛蝌道)如今且撩開,明兒再講。現今天色將晚,好發花轎了。
賈 政:(賈政道)正是,我氣昏了,竟忘記了。
    (連忙叫周瑞快快料理起轎。)
    (那外邊赴席的親友族房也陸續來了,不一時發了轎。)
    (那邊甄家也曉得這府裡六角七亂,更不排場,忙忙發付新娘上轎。)
    (到了賈府,參過天地,就煩薛蝌和賈薔兩個執掌花燭,送入洞房。)
    (還未到新房門口,只見薛家小廝一口氣跑來,布了薛蝌耳朵說了幾句,薛蝌道
    ()
薛 蝌:你先去,我就來。
    (一邊進得新房,薛蝌更不說話,放了花燭,往外飛跑的去了。)
    (內廳也有個老媽和岫煙悄悄的說了兩句話,岫煙便扯扯寶琴說)
岫 煙:咱們去去就來。
    (兩個飛也似走了。)
    (李紈覺得有些蹊蹺,忙叫老媽快去姨太太那邊瞧瞧,有什麼事?老媽答應去了
    (,要知後事,且看下回。)
    (第三回 晴雯婢借屍還魂 鴛鴦姐投胎作女)
    (老媽去不多時,回來)
回 來:姨太太歸天去了!
李 紈:(李紈向王夫人道)薛蝌在那裡,我不便去,只好打發個老媽送送紙錠兒去罷。
王 夫:(王夫人道)我過去拜拜他。
    (說著就走,也不帶個人跟,獨自一個趕到園裡,黑魆魆的倒有些害怕,只得硬
    (著膽子走到門口。)
    (只聽得裡面哭聲號咷,好不悽慘,也就一路哭進門去。)
    (薛蝌、岫煙、寶琴都來磕頭,王夫人就在炕前拜了幾拜。)
薛 蝌:(薛蝌又跪著道)我這裡一兩銀子也搜淨的了,要求姨媽暫借幾百兩銀,將來回
    去設法弄來歸還罷。
王 夫:(王夫人道)什麼歸還,你約要用得多少?
薛 蝌:(薛蝌道)如今那裡還講得體面,好看,有得二百兩就將就著用過去了。
王 夫:(王夫人道)現銀實在沒有,倒有一兩人參,原用五百兩紋銀買的,預備寶釵產
    裡用,因為產得很快,竟不曾用。我去取來,你拿去變了價,趕著好辦事。
香 菱:(就拉著香菱)你跟我去拿。
岫 煙:(又向岫煙道)我心口痛悶,心又暈,要去躺躺,不再過來了。你們好好守著,
    待等落材的時候,我掙扎得起,一定過來送的。
    (說著就走。)
    (不一會,香菱拿了人參回來)
香 菱:姨太太走進房門,一個頭暈,跌了一交,把額角也磕破了。
    (眾人聽了十分過意不去。)
    (那邊薛家料理喪事,不必細講。)
    
    
7**時間: 地點:
    (且說賈府的喜筵只上過了三四道菜,各人心照,便托故散了席。)
    (賈政送出大門,回到房中見王夫人躺在炕上,額角也跌破了,渾身發熱,像火
    (燒的一般,只叫心痛得很。)
    (賈政就坐在炕沿上把話安慰他。)
    (只見賈蘭也走了進來,問)
就 問:太太怎麼樣?
賈 政:他心痛呢!
    (蘭哥兒就扒在炕上,雙手替著揉。)
王 夫:(王夫人道)你回房去罷,不必在這裡了。
蘭 哥:(蘭哥兒道)今夜總不睡的,坐在房裡也悶得慌,不如在這裡說說話好。
王 夫:(王夫人問賈政道)這宗賭債到底怎麼開發?不要再受這些小人的氣,不犯著…
    …
賈 政:(賈政道)說不得,只有廢產了,還有什麼別法。咱們祖遺田地本不很多,東西
    兩府各置得一萬畝田。
      我在元春面上花得大了,又造這座花園,又且別人做官有錢賺的,我做官是
    賠錢的,陸續賣去了六千畝,只剩著四千畝。每年租息算來已是不夠動用,如今
    只得再去掉兩千畝了。
賈 蘭:(賈蘭道)這田值得多少一畝?
賈 政:(賈政道)原價二十兩一畝。
賈 蘭:(賈蘭道)賣也費氣,不如抵給他罷。
賈 政:(賈政道)使得,你明兒叫了夏太監來,我撿出一千八百畝的田契抵給他。我也
    不犯見這太監了。還有零數四百兩,他肯讓讓了,不肯讓,向太太這裡撿些衣飾
    抵清了罷。
蘭 哥:(蘭哥兒應道)是。我明兒就辦。
王 夫:(王夫人歎口氣道)四千畝租息還不夠使,如今剩了二千二百畝的租息,怎麼度
    日子?
賈 蘭:(賈蘭道)太太現今身子不好,不要再想著這些懊惱的事。難道這些一畝田也沒
    有的人家不吃飯了?且寬心混過去再處罷。
    (三人說了一會,聽見遠遠雞叫,賈政便往周姨娘那邊去了。)
    (賈蘭直坐到天亮,見王夫人病勢越重,忙去請了王太醫診脈開方,准准病了二
    (十多天,才得起來。)
    (那邊甄家自從應嘉死了,早要扶柩回南,只為掌珠姻事延了半年。)
    
    
8**時間: 地點:
    (這日三朝上門,就算辭行。)
    (說只留寶玉、李綺在京,餘人都定於本月二十外就要長行,不再來辭了。)
    (寶琴聽了這話,就和薛蝌、岫煙商量,待過了頭七,薛蝌便扶了媽媽的靈柩,
    (搭幫兒同行去了。)
    (王夫人病得昏天黑地,一些也不知道。)
    
    
9**時間: 地點:
    (如今好了,李紈一一告知,才得知道,不免又傷感了一回。)
李 紈:(又向李紈)你的媳婦十分孝順。我病的時候他還是個新婦,不曾滿月的,卻頃
    刻不離的陪著我。只可笑那環兒媳婦,連影兒也沒有來現一現,可是個人!
李 紈:(李紈道)這糊塗人,太太只不理他就是了。
    (那曉得這二十多天不知鬧了多少饑荒,李紈只是瞞著,免得王夫人生氣。)
    (過了幾日,寶釵滿了月,便出房來。)
    (才知道婆婆病了多時,媽媽已經死了,靈柩也回去了。)
    (就像腦瓜上澆了一盆冷水,哭了一場,連忙來請婆婆的安。)
王 夫:(王夫人道)你如今可大好了?這小孩子可好?
寶 釵:(寶釵道)我早可以出得房的,一向不見太太,問了幾回,想要出來請請安。大
    姆姆怕我產後憂愁、辛苦,又怕知道了媽媽的事,悲傷成病。只說太太為了蘭哥
    兒完姻的事忙得很,連姨太太都在那裡幫忙,不得來瞧你。吩咐你不曾滿月不許
    出房。我竟信真了,誰知有這許多顛顛倒倒的事!
    (說著,掉下淚來。)
王 夫:(王夫人也含著淚道)我病得七死八活,人事不懂,連送也沒去送送他。如今你
    過去靈前拜拜去。
    (寶釵應了,出來先到李紈房裡,謝了他一向的照管,便往花園走,到家裡一見
    (靈座,一交跌倒在地下,號天的哭起來。)
    (岫煙、香菱忙攏來扶起了,寶釵又跪下去磕了許多頭,哀哀的哭個不住。)
    (岫煙再三勸解,又說)
岫 煙:你住了哭,我有要事和你商量。
    (寶釵聽說,才住了哭,問)
寶 釵:什麼要事?
岫 煙:你蝌兄弟扶柩回南去了,蟠伯伯在家也不管我是個小嬸子,胡言亂語,不成腔派
    。我想要搬到我家嬸娘那邊暫住幾個月,他又推說大老爺不時要進來不方便。我
    向紈大姐姐商量,他倒肯的。只是不曾稟過太太,不敢就做主。如今太太好了,
    原想要去求求他,不知可使得麼?
寶 釵:(寶釵道)我的哥哥是一隻禽獸,你在這裡自然不便的。那邢太太只曉得算小省
    事,那有什麼親情面目的!我家太太最好,一說必定肯的。就同我一房住更好。
    (二人別了香菱,一徑同來。)
    (見了李紈,說起這事,李紈道)
李 紈:很好,我們同去見了太太商量。
    (三人就往王夫人房裡來,閒話了一會,寶釵就稟明這事。)
王 夫:(王夫人道)這有什麼使不得?粗茶淡飯,別嫌待慢就是了。
    (岫煙起身道了個謝,王夫人便翻翻憲書,說道)
說 道:今日大好日子,就搬了來罷。
    (寶釵答應了,三個人就同到那邊收拾一番,抱著小女兒搬了過來。)
    (不提。)
    
    
10**時間: 地點:
    (且說薛蟠和賈環,在賭場上會見,就各告訴說些窮苦光景。)
AAA:(賈環道)我倒替你想了一個方法兒,只不知你願不願?你房裡有兩個通房丫頭
    ,不如賣了一個,倒有幾百兩銀子做賭本呢。
AAA:(薛蟠道)夏家那個贈嫁丫頭,自從他姑娘死後就回夏家去了。只剩了一個香菱
    。如今也說不得了,賣了他罷。
    (說畢回家,也不提起,各自睡了。)
    (第二日正是端陽佳節,王夫人知道薛家十分窮苦,一早就送了一大瓶燒酒、一
    (盤粽子、一塊肉、一個魚,給他們過節。)
    (香菱忙忙收拾起來。)
    (薛蟠等不得,先拿了幾個粽子,配著冷燒酒吃得已經半醉,待到魚肉煮好,又
    (吃完了這半瓶酒。)
    (醺醺大醉,便跑到賭場上,正值他們吃酒過午,就遜薛蟠又吃了一大壺,越發
    (醉到十分。)
    (又見眾人吃完了就攏起場來擲色子,心裡怪癢癢的。)
    (但恨沒有本錢,沒人肯和他賭。)
    (想起賈環昨日的話,就回到家裡,天已傍晚了,坐下便對香菱道)
就 回:我想你跟著我也沒什麼好處,況且我也養活你不起,不如賣到個富貴人家做小去
    。你也受用,我也得幾兩身價使使,這叫做兩便。
香 菱:(香菱回道)大爺,你真正人貧志短了!別說扶過正的小老婆不忍得賣;就忍得
    賣,你臉上可過得去嗎?
AAA:(薛蟠睜著眼道)什麼小老婆,臭丫頭罷了。
香 菱:(香菱接口說道)便是丫頭好賣得的!你瞧瞧這點女孩子,難道丟了他去,還是
    帶了他去呢?
    (薛蟠聽了,也不開口,走近身,在香菱手裡把孩子接過來,使力往階外一甩,
    (哇的一聲就不響了。)
    (香菱驚得魂也飛掉,連忙趕去抱起來,已經嗚呼的了。)
    (抱到房裡,停在炕上,放聲大哭起來。)
    (薛蟠趕來接連幾個嘴巴,打得香菱吞著聲,不敢哭了。)
    (薛蟠就燈也不拿,黑古影裡摸出門去了。)
    (香菱晚飯也不吃,哀哀的哭了一夜。)
    (到得天明,肚子餓了,煮了些小米子稀飯吃了兩碗。)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