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生前業貪財好色 死後報寡婦孤兒)
    (詩曰:
    (  古今何地不欹傾,獨有青天一坦平。)
    (無臭無聲疑混沌,有張有主最分明。)
    (饒他奸巧逃王法,任是欺瞞脫世評。)
    (論到冥冥彰報應,何曾毫髮肯容情。)
    (又曰:
    (  蒼蒼不是巧安排,自受皆由自作來。)
    (善惡理明難替代,影形業在怎分開。)
    (突當後報驚無妄,細想前因信正該。)
    (此事從來毫不爽,不須疑惑不須猜。)
    
    
2**時間: 地點:
    (話說大宋末年,山東東昌府武城縣地方,有個土財主,複姓南宮,名吉。)
    (他出身市井,乘著一派好時運,做起人家,遂只認做是他自家的才能本事上得
    (來,便不守本分,凡事竟不管好歹,敢作敢為。)
    (果然運好,偏生做著,就得一注財利,故一發做的膽大了。)
    (後來做出了名,就費些勢力,扭曲作直,也要做成了。)
    (由此做去,雖做得快活,就有些做的人都害怕了。)
    (他見人害怕的多,恐防暗算,只得用些貲財,乾了個千戶前程,將身子遮蓋在
    (大權貴的官府名下,使人算計他不得,故地方鄉黨俱讓他三分。)
    (這南宮吉,論他作事強橫,雖然是個小人,卻有一段好處,為人慷慨慈祥,絕
    (不難為窮苦之人。)
    (有人奉承得他快話,便要他周濟些銀錢,他到不吝。)
    (故此,就有一班小人朋友,在他門下走動,捧他的臀,呵他的卵胞,說他是個
    (豪傑,稱他是個福人。)
    (他竟信以為真,故使著一篷風,時時傷些天理,竟不自知然。)
    (細細想來,他別事傷的天理也還有限,獨到了女色二字上,便死也不顧了。)
    (他娶了一個正室,姓楚,小名雲娘。)
    (他為人甚是賢惠,又生得姿容秀潔,要算八九分人才。)
    (這南宮吉若是個安分守己之人,娶了如此一個妻子,便終身相守,也不叫做房
    (幃寂寞了。)
    (誰知這南宮吉淫心太重,看了桃花紅的可愛,又想李花白的可憐,便東勾西引
    (,一連就娶了五六個。)
    (一個陶氏,綽號銀紐絲;一個木氏,綽號紅繡鞋。)
    (這兩個更覺妖治,最為南宮吉所溺愛。)
    (還有一個喬氏,叫做倩女,原是娼妓出身;還有一個盧氏,小名叫燕姐,人就
    (順口稱他做盧家燕;還有一個叫做袁玉奴。)
    (還有一個丫鬟,叫做紅香,頗有幾分顏色,也是南宮吉收到身邊用的。)
    (若論財主家,這五六個妻妾,一一俱是自家用聘財明媒正娶了來家,雖說犯分
    (,卻也還不傷天理。)
    (怎奈他都是先看上,鑽狗洞偷到手,然後倚錢勢歪廝纏,千方百計謀了來家;
    (不是透捉他的家財,就是謀害他的夫命。)
    (如此作為,你道傷天理不傷天理!所以天理不容,只活到三十三歲上,就一旦
    (暴病死了。)
    (若論他既一身死了,便有些冤債,也可算做償了。)
    (誰知這冤債不是糊塗償得的,有一分定要還他一分;生前不能償,死後也要償
    (的;自身不能償,子孫也要償的;今生不能償,後世也要償的;萬萬不爽,所
    (以叫做「三世報」。)
AAA:(但償在眼前,人便知道他從前的過惡,便歡喜道)這是現世報了!
    (若報到死後,或是子孫、或是後世,人便有知有不知;就知道些影響的大意,
    (也不知天理之報應一一如此之巧妙。)
    (故書窗閒暇,聊將這南宮吉死後與子孫後世昭報之事,細細拈出,請世人三餐
    (飯罷時一著眼,五夜夢回裡一思量,也可見積善降祥,積不善降殃,天理之昭
    (然有如此,稍於人事之邪心收一收,庶不負一番立言之意。)
    (正是)
    (淫亂人心糾不住,奸邪王法也難查)
    (惟存天理昭明報,點滴毫釐不許差。)
    
    
3**時間: 地點:
    (話說這南宮吉,平生所為不端之事非一,一時也不能細述,蓋其大意,前已表
    (過。)
    (但想他做了一世的閭閻奸惡,逞了半生的市井強梁;苦掙的家財,不減泰山北
    (斗,蓋造的房屋,何殊天室仙宮;坐擁著大妻小妾,呼使著百婢千奴。)
    (誰知樂極悲生,泰消否至,一旦貪淫死去,過不得一二年,奸騙來的婢妾,早
    (又被別人奸騙了去;附和他的一班損友,早又去附和他人;家人小廝逃者逃,
    (盜者盜,十人中存不得一個;生意買賣,原不是將本求利川流不息之計,故伙
    (計生心,漸漸不能如前,再過些時,消的消,折的折,竟一文也沒得進門。)
    (忙檢點家中的時勢,有如秋葉之落,又有如春雪之消,不是動人嘲笑,就是惹
    (人談論。)
    (還虧得他這個正室楚雲娘,是個有志氣能貞守的婦人,又生了一個遺腹子叫做
    (慧哥,替他撐持門戶。)
    
    
4**時間: 地點:
    (此時家人只有一個泰定兒不改常,守著不去,使女只有細珠,已配與泰定做媳
    (婦,有些仗義,跟隨度日,其餘盡皆星散,不知去向。)
    (到了徽宗二十年間,又不幸遇著金兵入寇,把汴京圍了,擄掠金銀子女無算。
    ()
    
    
5**時間: 地點:
    (此時山東、河北地方,傳聞得俱被金兵破了。)
    (過不多兩日,又聞得濟南府也破了。)
AAA:(眾人都議說)武城去臨清不遠,況一向富庶有名,怎能保得金兵不來屠戮?
    
    
6**時間: 地點:
    (此時金兵尚不知在何處,早有無數地方土賊,乘著人心慌亂,東西放火,假招
    (搖說是金兵來了,四下裡唬嚇人家。)
    (那些膽小的,早逃的逃,躲的躲,紛紛不絕。)
    (泰定兒打探得知,只得報與楚雲娘知道。)
    (楚雲娘聽了,直驚得癡呆,連話都說不出。)
    (欲待隨眾逃避,想)
又 想:偌大的房室家計,卻叫誰人看管?欲要守定不逃,又恐怕倉促中被金兵掠去,豈
    不出醜?我便拚著一死盡節!
又 想:這三四歲的兒子,一旦也遭屠戳,便要絕了南宮之嗣,倒不如棄了家緣,且留得
    母子之命,再作區處。
    (算計定了,便叫泰定兒將家中房屋該封的封了,該鎖的鎖了,且遮掩一時。)
    (又在家捱了一日,見信息越緊,人家逃躲的絡繹不絕,便按納不安,只得叫細
    (珠抱著慧哥,泰定拿著些盤纏並隨身行李,相伴出門。)
    (這楚雲娘從來出門俱是抬轎子雙僕跟隨,何曾自走一步。)
    (今見事急,只得步走。)
    (走便走,終是不慣,見了人未免退退縮縮。)
    (才走得三五百步,剛轉得一個彎,不提防一陣人亂烘烘衝將來,口裡只嚷道)
雲 娘:不好了,金兵已在後了!
    (雲娘吃了一驚,便顧不得好歹,只跟定細珠、慧哥,往前急走,及走得出城,
    (心才放些。)
    (再回頭看時,早不知泰定兒是在那裡衝散,竟不見來了。)
    (欲待要找尋,不敢復入城中;欲要等待,又怕撞著金兵。)
    (沒奈何,只得隨著眾人,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走了二三里路,忽遇見一個大寺,問人說是「普福寺」。)
    (眾人就有坐在寺門前歇息的,也有進寺去尋躲藏的。)
    (楚雲娘此時已走不動,只得也走進寺裡來看看光景。)
    (不期這普福寺的僧官,蓋造大殿化緣時,曾受了南宮吉五十兩佈施,時常送盒
    (盤來走動,一向認得楚雲娘的。)
    (忽今日見了,雖知南宮吉已死,卻曉得楚雲娘還是富室,不敢怠慢,只得慇懃
    (款待,留他在一間淨室裡存身。)
    (雲娘到了此時此際,便是受恩深處,喜出望外。)
    (不料躲不得一兩日,金兵來的信息一發緊了。)
    (這僧官雖說是個和尚,卻身邊有些積蓄,也怕有失,便顧不得雲娘的生死,竟
    (趁著黑夜,悄悄躲往遠山破寺去了。)
    (到了次日,雲娘起來,只見躲難婦人越來的多,這僧官與幾個和尚,影兒早已
    (不見,因與細珠說道)
雲 娘:僧官逃去到也罷了,只是這粥飯卻怎生有的吃?
細 珠:(細珠道)娘且莫要慌,我方才在他香積廚下尋水淨面,看見他還藏著一甕米,
    在傢伙廚底下,我們且悄悄煮吃了,再作區處。
雲 娘:(雲娘道)既有米,就好捱了。
    (二人算計著,到夜靜時,佛前取火,煮些稀粥充饑。)
    (又苦熬了兩日。)
AAA:(不期這一日,天還未高,早有許多人跑進寺來,亂嚷道)不好了,金兵已進城
    放火殺人劫擄了!城中劫擄完,只怕要到城外來劫擄哩!這普福寺離城不遠,恐
    亦不能保全,還是躲遠些的好。
    
    
7**時間: 地點:
    (說話紛紛。)
    (楚雲娘聽了,早又嚇得心驚膽跳。)
    (細珠抱慧哥在懷中,見娘驚慌,也只是啼哭。)
    (雲娘欲要住下,又見人都害怕躲去了;欲要再尋遠處去躲,泰定又失散了,兩
    (個婦人抱著一個孩子,身邊無錢,又不認得路,卻往何處去好?躊躇許久,看
    (看寺裡躲的婦人一個也沒了,心下越慌,因對細珠商量道)
雲 娘:人都走盡,眼見的這裡存不得身了,只好跟著人,隨路去撞了。
細 珠:(細珠道)沒有別法,只好如此。
    (因依舊抱了慧哥,同著雲娘,走了出來。)
    (剛走到大殿上,只見佛面前琉璃底下,早有一個老僧盤著腳在那裡打坐。)
    (看見雲娘領著細珠懷抱慧哥,要走出殿去,忽開口叫道)
雲 娘:女菩薩,此處安穩,不消別去。
    (楚雲娘此時慌慌張張,雖看見和尚打坐,卻不曾留心細看,忽聽明叫他莫去,
    (忙回身一看時,方見那老和尚:
    (  長眉垂作發,細骨結成骸。)
    (厚背山般起,謙腰弓樣排。)
    (白頭籠雪帽,赤腳踏泥鞋。)
    (妙處請參看,是呆還是乖。)
    (楚雲娘細看那老僧,生得有些異像,又見他出言奇異,知是不凡,因拜倒在地
    (,說道)
雲 娘:難婦楚氏,難子慧兒,已是寡婦孤兒,苦不勝言。今又遭此兵火之變,去住無門
    ,正在迷途,乞老佛慈悲,指示一條生路!
AAA:(那老僧道)生死皆是往因,躲避要有緣法。你母子往因雖遠,卻此寺與你有緣
    法。你此處不躲,更思何往?
雲 娘:(楚雲娘道)此處既然可躲,為何這些婦女轉紛紛去了?
AAA:(老僧道)他們於此無緣,自然別尋生死,怎麼一例論得?
    (雲娘見老僧說話有些奇異,不敢不信,因再拜道)
雲 娘:多蒙老佛指迷,還望垂慈保重!
    (拜罷,仍同細珠抱了慧哥,又躲了進去。)
    (躲便躲了,卻提心吊膽,不能暫安。)
    (忽又有人躲將來,說道)
說 道:城裡已殺得人山人海了,只怕就要殺到這裡來哩,這裡如何存得身住?
    (遂又慌慌的去了。)
    (楚雲娘聽見,怎不驚慌?欲要躲到別處去,聽了老和尚之言,不敢妄走;欲要
    (再尋老和尚問聲,那老和尚又不知那裡去了。)
    (到夜間,烏黑的一個大空寺裡,止得他兩個婦女一個孩子,墩在裡面,孤孤恓
    (恓,好不苦惱。)
    (若非報應,安能至此!正是:
    (  只思奢侈易為歡,不道災生受苦難。)
    (顛苦流離嘗一遍,始知大福是平安。)
    (楚雲娘同慧哥、細珠躲在寺中,雖驚驚慌慌,苦捱了兩日夜,卻喜得果如老僧
    (之言,安安穩穩,並無一個兵馬到寺中來攪擾。)
    (只到第三日,方才有人走進寺來,傳說道)
說 道:金兵已去了。
    (早有許多逃難的百姓,你說不見了妻,我說不見了子,都紛紛到寺中來找尋。
    ()
    (細珠見了,就要勸雲娘出寺來回家去。)
    (雲娘正要起身,只見泰定兒也找尋將來了。)
    (大家相見,問明兵果退去,方才歡歡喜喜,商量同回家去。)
    (只因這一同回家去,有分教:
    (  驚飛烏鵲方才定,暗伏豺狼又逞凶。)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寡婦避兵拋棄城居投野處 惡奴欺主勾通外賊劫家財)
    (詩曰:
    (  浮漚聚散豈為期,零亂花魂風雨吹。)
    (繡枕餘香春楚影,檀槽流韻斷腸詞。)
    (難將白雪留蘇小,誰借黃金鑄牧之?)
    (我亦多情題恨譜,傾城何必恨蛾眉。)
    
    
8**時間: 地點:
    (話說楚雲娘在普福寺躲兵,幸得平安躲過,只見泰安來找著了,大家歡歡喜喜
    (,便算計還家。)
    (仍叫細珠抱著四歲慧哥進城來。)
    (到得城中一看,好不驚恐,只見:
    (  城門燒燬,垛口推平。)
    (一堆堆白骨露屍骸,幾處處朱門成瓦礫。)
    (三街六巷,不見親戚故舊往來;十室九空,那有雞犬人煙燈火。)
    (庭堂倒,圍屏何在?寢房燒,牀榻無存。)
    (後園花下見人頭,廚屋灶前堆馬糞。)
    (楚雲娘一路走來,四下觀看,見人家房屋東坍西毀,道傍死屍半掩半露,甚是
    (傷心。)
    (到了自家門首,全不認得--大門燒了,直至廳前,廈簷塌了,剩下些破椅折
    (桌,俱是燒去半截。)
    (走到儀門裡,上房門外,雖沒燒壞,門窗已盡行拆去;廚房前馬糞滿地。)
    (雲娘又驚又慟,正待放聲大哭,卻好作怪,只見一個老媽媽從他五娘紅繡鞋院
    (子裡走出來,蓬頭垢面,身上又無布裙,倒把雲娘唬了一跳,忙問道)
雲 娘:你是誰?
    (那老媽媽也不答應是誰,先嗚嗚的哭了起來。)
    (雲娘上前細看,才認的是銀紐絲的舊人老馬。)
    (他一向知南宮吉家富,雖說遭變,未免還有些遺存,故日日來搜尋,不想今日
    (雲娘回家。)
叫 道:(老馬因叫道)我的奶奶,你那裡躲來?叫我尋了好幾日,那裡沒尋到!
AAA:(又看著慧哥道)這還是過世老爹的積德。人家好兒好女,也不知拆散了多少,
    恁娘兒們這樣團圓來家,也是你老人家一生行好,沒傷了天理。
    (說著,就去細珠懷裡接過慧哥來抱。)
    (那慧哥饑了半日,哭著要飯吃。)
    (一時鍋灶俱無,那裡討米去。)
    (老馬去腰裡取出一個火燒餶飿來遞與慧哥,才不哭了。)
雲 娘:(因對雲娘說道)這還是兵來時我帶的乾糧,沒吃了--這幾日都在人家宅子裡
    尋剩下的飯吃,才剩了這一個。
    (一面說著話,雲娘走的乏了,就叫老馬同在破屋石台基上坐下,問說人家誰亡
    (誰存的信,好不可憐。)
雲 娘:(老馬又說)我在養濟院裡,親眼見楚大舅被兵殺了。
    (雲娘聽知,又哭了一場。)
雲 娘:(老馬又說)還虧大營催的緊,只在城中住紮得三日營,沒大搜尋。這些燒燬的
    ,都是兵去了,城裡土賊放的火,好搶財物。後來又聽得金兵說,破了東京,還
    要回來在臨清住紮,恐咱這裡也還躲不過。
    (只這一句話,早嚇得雲娘又面如土色,忙和泰定商議道)
泰 定:這破宅如何宿得?到不如還往城外買的劉千戶家莊上去,如今全福現住那裡看破
    草房。且住這一夜,明日再作商議。
泰 定:(泰定道)娘這也說得是,要去就去。
雲 娘:(雲娘因對著老馬說道)你老人家無兒無女,在城裡也不是久住的,肯看往常,
    和俺娘兒們做伴也好。
AAA:(老馬道)我的奶奶,說的那裡話,受你老人家的恩多哩!我的兩間屋也是燒了
    ,脫不了也是這裡一宿,那裡一宿。我跟你老人家還是舊人,就有甚麼東西帶不
    了的,我替你帶在身上還放心些。
    (一行說著,大家走出城來。)
    (那時,日已半西。)
    (秋天漸短,及走到莊上,日已落山。)
    (全福和他媳婦子聽見雲娘到了,慌忙接進屋裡坐下。)
    (雲娘看見三間草屋,偏安著單扇門,當門一條土炕支鍋;倒鎖著兩間,內裡柴
    (草堆滿。)
    (細珠在窗外一張,見有許多大包袱,俱藏在草堆裡,亂蓬蓬放著,也不言語。
    ()
    (雲娘見天色晚了,又沒燈油,大家忍饑安歇,只落得一條布被。)
    (虧了泰定向鄰舍老王家借了半升米,胡亂做些稀粥,雲娘、慧哥各吃了半碗,
    (就睡在炕上。)
    (細珠和老馬在炕前打鋪,泰定、全福俱在間壁尋宿。)
    (原來這全福從小做家人就不學好,後來南宮吉死了,見全壽盜財出去了,也就
    (欺心尋事,終日炒鬧,把當鋪鄧三家衣裳偷了,被雲娘逐出,在莊上居住。)
    (今見雲娘失勢,來此逃荒,就生了不良之心,要乘機劫他的財物,奈雲娘空身
    (,並無包裹,未知身邊有無,不敢動手。)
    (他那屋裡包裹,俱是乘著兵亂,先到南宮吉家,把雲娘埋的衣服首飾盡行掘出
    (;又各處地下掘了幾個大坑,只不見金銀,此心不死。)
    (這夜和泰定睡在間壁,用話試探,說道)
說 道:這武城縣住不得了。當初過世的老頭兒積成個大過活,如今便宜外人去了,撇下
    這寡婦孤兒,咱們領著東奔西躲,一個盤費也沒了。難道這些家私,地上的沒了
    ,地下的也沒有?你我還立個主意,和這寡婦說個明白,拿出來防身,救他母子
    性命。他寡發家不知好歹,一時間金兵回來,大家逃命,撇在空宅子裡也是瞎賬
    。
    (這泰定是個好人,也就信了。)
    
    
9**時間: 地點:
    (明日,使細珠把這些話和雲娘說了。)
    (雲娘欲待不聽,如今這個身子,又無親戚兄弟隨著他們逃躲,就不取出銀子來
    (,也是枉然,知道大亂了回家不回家?次日天明,就泰定、全福跟隨著,和細
    (珠進城來,只留下老馬看守慧哥。)
    (同行到城,已是巳牌時候。)
    (全福先尋了一把鍬、一把斧、一個大皮箱,帶在身邊。)
    (到了宅中,在上房牀後樓梯下,找那埋的衣服首飾,已被人盡情掘去,剩兩個
    (大坑。)
    (雲娘只叫得苦。)
    (全福在傍冷笑。)
    (又走到玳瑁軒東山洞邊,揭起太湖石,下埋著一個磁壇,上蓋鐵犁一面,內藏
    (著赤煦煦黃烘烘白燦燦好妙東西。)
    (雲娘取出,約有一千餘金,因說道)
因說道:這些東西還是你爹與胡喜講公事的,就便埋在此處,且取出來度命。
    (喜的全福、泰定手忙足亂,將一半放在匣內,用被包了,盛不盡的,二人解下
    (腰間搭包,裝起停當,先拿了出城去等。)
    (雲娘與細珠也到佛堂裡銅佛座下,取出一串胡珠--一百單八顆,是南宮吉得
    (的柳君實家的。)
    (這兩項俱是不義之財,只道取出來度日,誰知取出來是報應作禍,此時誰人得
    (知。)
    (雲娘將數珠悄悄縫入貼身衣內,慢慢出宅,同細珠尋舊路回莊。)
    (及至到了莊上,天色晚了,老馬抱慧哥接進屋去不題。)
    
    
10**時間: 地點:
    (卻說泰定、全福得了金銀,忙忙奔出城來。)
全 福:(全福在路上就和泰定商議道)這些財帛活該是我們的,你我平分一半,多少留
    些給這寡婦也就夠了。不然他拿這些東西,敢自家過活不成?遇著那沒良心的,
    連他母子性命也還不呆,這財帛也是別人的。
    (泰定聽了,只不答應。)
    (又走了一二里,全福就站在路旁小解,樹下歇息。)
    (泰定見全福背著被包的匣子住下了,也就不走。)
    (只見後面一個人,大踏步趕將來,叫聲)
叫 聲:老全,你走的好快,等等我,同走一步也好。
    (泰定二人回頭看時,認的是提刑衙門裡弓兵李小溪,大家拱了拱手,說道)
泰 定:好驚恐,你在那裡躲來?
泰 定:(泰定笑道)彼此造化,又重相見了。
    (李小溪見二人走的慌,又背著個匣子,破被包著,只疑是城裡搶的物件,因向
    (道)
李小溪:是甚麼東西?
泰 定:(泰定答道)空宅子裡還有些破衣破件,拾將來使用。亂后土賊搶了幾次,連人
    家地皮都捲去了,還有甚好東西!
    (說著話,走了一里多路。)
    (李小溪在西村分路,全福趕上,路傍附耳說了許久話。)
    (李小溪笑嘻嘻的去了,這二人才回莊上來。)
    (全福推走不動,坐一會才走一會,到了莊上,天已昏黑。)
    (雲娘見二人不到,正在納悶;二人到了,方才放心。)
    (全福要將匣子放在間壁,泰定不肯,只得放在牀下,用些破甕破蓆片暫時遮蓋
    (,再作商議。)
    (二人腰間的,約有二百餘金,雲娘便不叫他取出,只說)
雲 娘:你們帶的東西,原各人帶著罷,少不得大家同過日子。看過世老爹恩養恁一場,
    只撇下這點骨血,也只在恁各人心上罷了。
    (說著,不覺恓惶淚下。)
    (那老馬也來說些好話。)
    (是夜晚景,買些燈油,全福媳婦殺雞煮飯,大家吃了一飽。)
    (全福自去村裡取了二斤燒酒,把泰定哄個大醉,大家睡去。)
    (正是:
    (  費盡機謀百種心,安知天道巧相尋。)
    (東鄰失物西鄰得,江上私船海上沉。)
    (暗室可能辭豔色,道傍誰肯返遺金。)
    (由來鴆脯難充飽,割肉填還苦更深。)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