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喪心作馬騙人也當豬 得意出羊城奴乎非犬)
    (大凡中國人有一種特別學問,從遺傳性帶下來,水不能濡,火不能滅,叫做只
    (知利己,不知利他。)
    (揣摩純熟,養到功深的,就是於人有害。)
    (只要於己有一絲的好處,且把良心歪到半邊,千方百計,竭力鑽謀,便像心如
    (意了,還不住手。)
    (廣東地方又有兩種普通學,一賭,二鴉片,人人皆知,人人皆喜,不知喪失多
    (少生命,破敗多少人家。)
    (咳!這些人饒著不死,難道好不穿衣不吃飯麼?)
    (距今六十年前,干支也是乙巳,通商初定,虯髯碧眼,來者日多。)
    (買一瓶酒,幾個水果,都用整塊的金圓、銀圓,引的廣東人,便覺不入寶山,
    (此生虛度。)
    (恰巧街頭巷底,忽然貼滿了古巴招工的長紅。)
    (先有幾個乖透頂,壞到底的,看在肚裡,趁勢爭先,想大大發注財源,這其間
    (不知又拆散了若干人家,斷送了若干生命。)
    (他們並不放在心上,卻因此引出一班絕世的英雄,開出一座夢想不到的世界。
    ()
    (六十年後,重逢乙巳,忽然黃浦中,有三隻大輪船,九面大紅獅旗,飛入口門
    (,在他們也算是將功補過了。)
    (原來廣東香山縣有座市鎮,名為澳門,在明朝便借給葡萄牙,後來久假不歸,
    (反客為主,竟成了藏垢納污的淵藪。)
    (有個著名財徒貝▉仁,內地犯事,逃到澳門,東鑽西闖,鬼混了兩三年。)
    (別無長進,只相與幾個西洋人,學會一口咕裡咕嚕的西洋話。)
    (乙巳元宵,到一處火樹銀花,見一人鮮衣華服,慶賀那良辰佳節。)
    (▉仁愁城深入,杖頭無錢,悶悶地信足所之。)
    (走進一家洋行,找到細崽房門,見是反鎖著,還當回家過節,翻身移步,已近
    (大門,想一想,又找到廚房。)
    (卻見爐火通明,油香四溢,大司務七手八腳整理杯盤,三四個侍者穿梭價送出
    (送進,都是忙不可當。)
AAA:(見了▉仁喜道)今天在那裡?怎不來幫我們?
問 道:(▉仁問道)行裡請客麼?
AAA:(侍者道)美國郵船上來了一個洋人,叫做勃來格,家住古巴,說有整千萬家私
    ,要在廣東招工去開荒墾地。這回沒工夫,停會兒細談罷。
    (仁便搶著一碟一碟的望外送。)
    (行東見他勤謹,也覺喜歡,對勃來格道)
勃來格:我薦給你的就是這人,明兒你到省城,便可帶往。他本是省裡人,情形熟悉,很
    可做你幫手的。
    (▉仁見勃來格兩顴高聳,凶眼外露,拳粗於臂,手勁若鐵,倒覺有些害怕。)
AAA:(勃來格相了▉仁一眼)這人倒頗伶俐,但是跟了我,一次違令,要吃十鞭,兩
    次違令,要吃百鞭!
建威笑:(行主笑道)倘然三次,要加幾倍呢?
AAA:(勃來格嘻開一張大嘴,兩手作勢道)三次違令,便活活打死!
建威笑:(行東哈哈大笑道)說玩話罷哩,沒有的事。貝▉仁,你不要怕,他是心直口快
    ,極好伺候的。
    (▉仁唯唯道是,那敢多說什麼。)
勃來格:你今天便跟我去,我說的話,就是主說的話。你違了我,就是違主,無處得救。
    你可要小心!
AAA:(▉仁低聲下氣,回了兩聲)是、是。
    (等到席散,勃來格才將省中情形,詳詳細細問了一番,又同行主商量妥貼。)
    (隔了十日,開一隻輪船,在虎門外拋錨下碇。)
    (▉仁引勃來格另坐小輪,到沙面找所客棧,安頓行李,連夜刷印長紅,城裡城
    (外,四處張貼。)
    (廣東那時米薪昂貴,十有九人度日艱難,十有七人閒居失業,聽說古巴水土怎
    (樣好,起居怎樣便當,工錢怎樣貴,東家怎樣和氣,章程怎樣完善,人人都動
    (了心。)
    (只是有的上有父母,不捨得兒子飄洋過海,去做小工。)
    (有的是下有妻子,尤其難捨難分,遠離鄉井。)
AAA:(有的親戚朋友,苦口勸解道)此時傳聞之辭,雖覺動聽,但是人心難測。萬一
    將來所見不如所聞,上前不能,退後不得,不是自尋冤苦麼?
    (因此人人掃興。)
    (貝▉仁連守半月,不見一個應招,衣食日用,雖不缺少,天天所受的打罵,二
    (十四句鍾,極少要受八小時,也覺悶急非常,意興蕭索。)
    (這晚回棧,前腳剛進,勃來格早厲聲問道)
問 道:還是你一人麼?
    (後腳縮不迭,孤拐上已著十餘鞭,只在地上捎滾,直聽勃來格斷了聲息,才悄
    (悄扒到自己牀上。)
    (躊躕了一夜,東方剛白,溜出棧門,徑到番灘館去尋主人,想乾老營生去。)
    (那裡想到,早有幾人住在館中,見面時,拍手笑道)
拍手笑:老貝怎麼今天才來?累我們好等!可是白道發跡,舊朋友就不愛認麼?
    (丟頭一罩,把▉仁怔住,半句話回答不來,只呆呆地相。)
拍手笑:(館主哈哈大笑道)我早勸你們不要性急,老貝自然會尋上門來。今天如何?只
    看他行動的樣子,大約已吃過大虧,你們不必再挖苦了。待我同老貝說明,商量
    正事要緊。
AAA:(轉向▉仁道)你不是在澳門跟勃來格來招工麼?若要兩三萬人,須另想別法。
    若要一千、八百人,不消半月,一呼可集,你怎不早來尋我呢?
    (▉仁大喜問計。)
    (幾個人低聲低氣,半晌商定,同到棧中。)
    (勃來格餘怒未息,盛氣而待。)
AAA:(▉仁叫眾人站在門邊,自己躡手躡腳,輕輕地帶走帶爬,到勃來格身邊一站,
    (又輕輕地回道)四個大工頭都來了,不論一千、兩千人,半月便可招齊。
    (勃來格才微微有些笑容,回頭問道)
問 道:怎麼你又招工頭了?
AAA:(▉仁道)人多了,總得分頭去辦。我算是個總工頭,以下招四個大工頭,以下
    再招十餘個小工頭,每人名下限招五十人,又快又容易,不是絕好法子麼?
拍手笑:(勃來格笑道)這主意倒不差,四個大工頭叫什麼名字?以下小工頭有人無人?
才 道:(仁才道)小工頭也有了,只不曾來。四個大工頭,叫做戎阿大、狄阿二、萬阿
    三、倪阿四,都是眼睜睜、手長長、玲瓏尖利、有名的好漢。現在房門外,可好
    叫他們來見一見?
    (勃來格點一點頭。)
AAA:(▉仁才喊一聲)來!
    (四個加一個,七跌八撞,紛紛進來。)
    (勃來格昂然上坐,不曾抬身。)
    (等他們行過禮,問道)
問 道:第五個是什麼人?
AAA:(▉仁滿臉飛紅,吞吞吐吐了半天,喉嚨裡硬並出一句話道)是番灘館主錢小鬼
    。
勃來格:他來做什麼?
AAA:(錢小鬼搶著說道)你們不是來招工麼?要老老實實的做,百年招不到十人。我
    有一個主意,已同老貝談過,不知合用不合用?
勃來格:不差,我來了半月,不見一個人影,你有主意只管說。
    (只見錢小鬼,又是低聲低氣,講了半天。)
AAA:(只聽勃來格連聲道)使得!使得!午後我帶老貝來走一趟,就留他幫你們的忙
    。
    
    
2**時間: 地點:
    (卻說廣州谷埠,有個花船駕長,姓朱,雙名阿金,娶婦陳氏,也在船當女傭。
    ()
    (夫婦同庚,又在少年,如鶼似鰈,形影不離。)
    (無奈阿金一生好的是賭,一天不去,手足發麻,連胸口也奇癢難搔,偏偏十場
    (九輸,船上幾個工錢,盡數消繳了,有時還累其妻,拔釵典衣,替他贖身。)
    (新近三四天,陳氏見丈盈囊而出,垂橐而歸,明知又是五木神收的月餉,倒也
    (不在意中。)
    (只是阿金噯聲歎氣,整夜不眠,追問緣故,只不肯說。)
    (陳氏正在納悶,卻見阿金又像犯了失心瘋,渴不問茶,饑不問飯,雙眼酸酸,
    (有淚無淚,喉間隱隱,有聲無聲,待哭不哭。)
AAA:(陳氏急到極處)夫婦之間,有事盡可明說,不要這樣鬱在心上,怕先傷了身子
    。
    (阿金還是啞巴鎖了喉管,有口無話。)
AAA:(陳氏失聲大哭)三年夫婦,耐苦安貧,不曾破過一句口,反過一回目,這幾天
    怎把妻子當作路人?究竟是生病,還是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呢?
AAA:(阿金經其妻再四逼問,不覺也哭道)五日內現洋輸了一百多元,又欠館主二百
    餘元,館主說是洋人本錢,逼我三日歸還,三日還不清,要押我到古巴做工,欠
    的錢按月在工錢上攤扣。我不去哩,無錢還賬。去哩,撇不下你,如何是好呢?
    (阿金說到這裡,索性嚎啕大哭。)
AAA:(陳氏倒揩一揩眼淚)賭賬不還清,不怕他告發。你實在膽小,就到別處躲兩天
    ,等他來時,我一個女人,怕他怎樣?遮莫也擋的十日半月。
    (同船的人,得了風聲,挨攏來聽,都道)
都 道:大嫂主意不差。阿金!你只管走,有人討賬時,我們也好幫大嫂說的。
阿金道:你們說的太平話,欠了攤館賬,行動有人跟隨,肯容你走麼?稍些看的不對景,
    你們真肯拼錢,便把你一槍送命。我真是一時糊塗,上他這一鉤。苦呵!如何是
    好呵!
    (同船的人黃了臉,不敢再說。)
AAA:(陳氏沉吟道)三日內要二百餘元,真正無處籌劃。且問你,古巴做什麼工?要
    女人不要?譬如夫婦同去,能常在一處不能?
阿金道:粗的開礦種地,細的捲煙熬糖,女人盡用得著,夫婦在一處不在一處,還須去問
    。
陳氏道:若然能在一處,我和你同到古巴走一遭,若然要分開的,你能躲就躲,不能躲,
    一命連兩命,索性和他拼一拼。你快去問來?
    (催著阿金,立時就走。)
    (阿金走到館中,先是狄阿二問道)
問 道:阿金,你來還錢麼?
拍手笑:(阿金陪笑道)不是,我來找老錢,問句話的。
AAA:(旁邊走過倪阿四)你這筆賬在我名下,有話問我,不用找老錢。他也沒工夫同
    你多談。
拍手笑:(阿金又陪笑道)我就問古巴這句話,譬如夫婦同去,能在一處做工麼?
AAA:(倪阿四一聽,話裡有因,滿臉都是笑容)怎麼不能?並且怕是有父母、有公婆
    無人侍奉,格外要給安家費,到了地,格外另給房子。洋人最尊敬女人,比尋常
    單身工人看待正自不同呢。
AAA:(阿金也喜道)我先回去一趟,就來回話的。
AAA:(倪阿四道)好!好!我在這裡老等。
    (阿金頭也不回,興匆匆回到船上,詳細說給陳氏聽。)
AAA:(陳氏也喜道)我同你一無父母,二無公婆,領了安家費,不論多少,盡數歸還
    賭賬,身子就輕了。
阿金道:我約倪阿四在等回音,要去回復他了。
    (三腳兩步,趕到攤館。)
AAA:(貝▉仁也在那裡,聽阿金一說,忙道)你們兩人,本來動身時要預領三個月工
    價,就把這項先扣一半還賬,一半仍交你領回,未了的賬目,以後按月扣還,安
    家費是少不得的。
阿金道:我們夫婦,一無父母,二無公婆,用不著安家,也把來算還賭賬罷。
AAA:(▉仁目視倪阿四,阿四卻高聲道)阿金真是快人,老貝!你就把三個月一半工
    資先算給他,餘外就抵了賬。只是輪船快要開了,阿金!明日領你妻到這裡來,
    我陪你們上船。
    (阿金一手領錢,一手又想再賭。)
AAA:(倪阿四卻攔住道)帶在路上用不好,定要輸完了安心?
    (阿金有些慚愧,才歇手回去。)
    
    
3**時間: 地點:
    (明日午後,當真帶些行李,夫婦兩人同到攤館。)
    (倪阿四正在門前張望,說別人都到齊了,就只等你兩人,便領到划子上。)
    (阿金看一排兩隻,約坐二三十人,女人卻只他妻了一個。)
    (上船坐定,蕩起兩把槳,趁著退潮,片時已出虎門。)
    (戎阿大指著一隻三枝桅雙煙筒的大輪,招呼船戶靠上去,係定纜繩,放下軟梯
    (,大眾紛紛都上。)
    (阿金一手掮了行李,一手又扶住其妻,也從軟梯到了艙面。)
    (瞥見▉仁胸前抱一隻小哈吧,嘴對嘴,正在餵食,一個洋人,背手立在半邊,
    (嘻嘻的笑。)
    (第二回 謀食舟中初犯禁 醵金道上又當災)
    (阿金不招呼,隨眾進了大艙,左右正中上下四層,三排統長的弔鋪,先有三四
    (百人,七橫八豎,在底下兩層打睡。)
    (阿金夫婦,便在第三層。)
    (緊靠後壁,攤下行李,剛要睡下,見▉仁左手抱狗,右手扶定闌干,從梯而下
    (。)
    (倪阿四同三人趕過去,陪定▉仁,逐層查看,大約是點人數。)
AAA:(點到後壁,阿金陪笑問好,▉仁板了臉,咕嚕了幾句道)怪模怪樣,擠在一處
    ,算是你們有夫妻。
    (阿金回視其妻,雙頰飛紅,重眉鎖翠,眼汪汪早似淚人。)
    (嚇得不敢則聲,趕緊縮腳上牀,一個不留神,後腦在四層板上一碰,直撲下地
    (。)
AAA:(▉仁罵聲)不中用的東西!
    (阿金還沒爬起,一腳飛過,踢在背上又直挫下去。)
AAA:(陳氏喊道)平白地欺人則甚?還了你們工錢,我們夫婦好上岸的。
    (倪阿四一雙烏珠紅肉半暴半凸的眼睛,睜有桂圓大小,大聲問道)
問 道:工錢便還了,二百餘元的欠賬怎樣?
AAA:(▉仁卻攔道)大嫂說玩話罷哩,阿四不要認真。
AAA:(正鬧時,有人喊道)老貝快抱狗去,密司忒在尋哩。
AAA:(▉仁忙道)來了!來了!人數還沒點清呢。
AAA:(那人道)你又強,想是背上痛定了。
AAA:(▉仁把眼一斜道)你又胡說了。
    (抱定那只哈吧,跟了那人便走。)
    (阿金才從地上爬起來,兩手撐定牀板,先探進頭,橫身蜷腳,平睡定了,慢慢
    (挪動,翻身側臥,同其妻唧唧噥噥,做牛衣對泣的班本。)
    (四邊見的人,竊笑指目,都道)
都 道:這模樣兒真是冤人,怪不得要招老貝說話。
    (阿金夫婦,付之不聞不見,一概不睬。)
    (守到近黑,先有人送進一把筷,一幢碗,按人分派。)
    (在後又送進幾桶飯,幾十碟乳腐,幾十碗清湯。)
    (下兩層先到的,哄然趕搶,杓兒、碗兒、筷兒一片聲怪響,引得後來的,喉嚨
    (火冒,人人都跳下牀。)
    
    
4**時間: 地點:
    (卻說船上的諸人,揮手禁住。)
AAA:(眾人不服)別人有飯吃,偏我們該餓的?
拍手笑:(下層人失笑道)新來後到,卻也難怪,船上規矩,要開了船才有飯吃。此時是
    花錢買的,五錢銀子一頓,天天現交。
    (眾人一聽,便縮回頭。)
AAA:(等大眾吃完,船上人走盡了,才聚集計議道)五錢一頓,一天就是一兩銀子。
    吃這一點子菜,太覺不值,我們合僱划子上岸吃去。
AAA:(下層人聽說,又笑說道)你們都乖,偏我們就是呆子,肯花冤枉錢不成?可知
    道這張扶梯,一下不准再上,晝夜都有人看守,誤走一步,尉遲恭鋼鞭丟頭直蓋
    ,已傷過二十多人,你們待從何處去僱划子?
    (三層人一聽,才斷了上岸的心腸。)
AAA:(陳氏尤其悲苦,卻出主意道)我們夫婦怕麵食吃不慣,帶三斗米來,又有洋爐
    ,諸位如有帶米的,何不湊齊了分起煮吃?同在一船,還分什麼彼此呢?
    (三層同來的,頓時你也掏出五升,我也掏出八升,你也取出一鍋,我也取出一
    (爐。)
AAA:(下層人見了眼紅)我們來的匆匆,沒想到這著,你們如有多餘,情願花錢分些
    自煮,省得受船上人的瘟氣。
AAA:(三層人道)一總不到三擔米,全船要吃一頓還不夠哩。
陳氏道:不是這樣說。老話道,同船合命,況且都在難中,不怕一天煮幾斗米的稀湯,一
    人一碗,不至餓死。只要將將就就,混到開船再說。只是這許多水那裡去取?諸
    位可有法想?
AAA:(就有人接嘴道)茅房半邊,有自來水龍頭,待我去來。
    (取只面盆朝天就走。)
    (陸續跟了十幾人,大盆小碗,搬滿一艙,七八隻洋爐,同時發火,燄騰騰,光
    (爍爍,耀眼晃目,漸漸水熟,粥香外溢。)
AAA:(大眾正在流涎,卻聽梯上一片靴聲,十幾柄回光燈飛入艙中,頭前兩個黑奴,
    (有人認得一是管廚,一是管艙,齊聲吆喝道)船上第一禁的是火,你們誰起意
    做這事的?
    (連問三聲,沒人答應。)
    (便有侍者把爐火吹熄,開玻璃窗,連鍋拋入海中。)
    (黑奴高舉皮鞭,沒頭沒臉,挨排打來,頓時艙中盈天沸地,一片哭聲。)
AAA:(阿金鑽進被窩,縮做一團,偷眼望其妻時,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忽地下牀,
    (搶上前喊道)是你老娘起的意,要打便打你老娘一人!
AAA:(黑奴揪住發髻,揮鞭待打,面前忽然無數喊聲,都是)是我!是我!
    (只覺兩臂也被人揪住。)
AAA:(燈光下又見陳氏盛怒之際,正如初日芙蓉,落霞秋樹,越顯得豔麗可人,把髻
    (一鬆道)去罷!慢慢同你算帳!
    (回身大步徑自上梯。)
    (大艙中,驟然黑到沒絲亮光,原來天已晚了。)
AAA:(陳氏正覺不能舉步,卻聽阿金背後說道)幾乎把我嚇殺,你膽子忒大了!
    (一手便攜住袖子,摸到後壁,依舊上牀睡定。)
AAA:(大眾歎息道)我們自不長進,才中了別人算計。如今進退不得,不知何日才能
    出頭?
    (陳氏悲悲切切,對著阿金道)
阿金道:初上船所見的還不過幾個奴才,已是萬分可惡,料想將來,決無好處,橫豎不花
    錢也沒飯吃,情願餓死,倒是乾淨。
AAA:(阿金抖索索的道)你死了,我呢?萬一洋人逼我退你的工錢,不是要我命麼?
陳氏道:你便同我死!這樣受辱,還貪圖些什麼?
阿金道:不好,不好。我同你無兒無女,就這樣一死,不把祖宗香煙絕了麼?不如耐心守
    到古巴,再作計較罷。
    (從此阿金只隨大眾,一天也出二兩買命的銀子。)
    (到第六天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陸陸續續上了八九百人,上下四層,
    (擠得沒些空縫。)
    (阿金夫婦已並在一牀。)
    (第七天下午,忽見四個工頭,同了二三百人進艙,貝▉仁、錢小鬼都在裡面,
    (轉眼間不知何往,只聽梯面上嘣然作響,響過後,驟然如在黑夜,伸手不能見
    (指,對面只可聽聲。)
AAA:(艙中四處同時發作道)我們是來玩的,怎也關在艙內?老錢,你同船上既是相
    熟,還帶我們去罷。
AAA:(鬧了半天,不聽老錢答應,便又喊道)老貝!老戎!在那裡?狄老二!萬老三
    !在那裡?呵呀呀!倪老四!還是你心善些,不要給我們吃苦!
    (任你喊破喉嚨,只是叫天不應。)
    (汽管三鳴,輪聲四沸,倒聽得開船聲息。)
    (一霎時,有倒地聲,有撞壁聲,有哭聲,有勸聲,大約艙面諸人,都被鬧得一
    (夜不曾合眼。)
    (東方既白,勃來格帶一個總工頭,四個大工頭,十幾個黃黑水手,揭開艙板,
    (同下大艙。)
    (那些人饑腸倦眼,正在朦朧,一聞響聲,人人驚醒,忘命奔上,把工頭揪住,
    (拳腳交下,卻吃餓的若,狂風大浪,船體偏斜,都覺立腳不穩。)
    (勃來格不問是非,在眾中指出四十個小工頭,同著水手,在梯半邊小房內,搬
    (出無數鐵鏈,見兩人鎖一雙,頃刻間全數鎖住。)
    (看貝▉仁時,倒地亂哼,戎阿大、萬阿三臉似金紙,鮮血直冒,狄阿二、倪阿
    (四模模糊糊,傷勢都不輕,先令侍者送到醫生處養傷,才帶小工頭逐層點名。
    ()
    
    
5**時間: 地點:
    (此時各層,我挨你擠,但見人頭攢動,人聲嘈雜,實在無從查點。)
    (勃來格想了一法,吩咐一張鋪坐四人,等大眾坐定,看還有無鋪可坐的,又令
    (著地靠邊,順著鋪形,也是四人一排,坐在板上。)
    (分撥清楚,才見阿金那邊三男夾著一女,此外有三女一男的,有兩男兩女的,
    (亂嘈嘈的和哄,便把小工頭一人一鞭,喝令挪開。)
    (阿金略一俄延,鞭影橫飛,又梢帶其妻頭上。)
    (陳氏一肚鬱悶,借此捶牆撞壁,狂哭不休。)
AAA:(勃來格氣極了,才待打下,忽又縮手)你想嫌這裡不舒服,搬到房艙去住好不
    好?
    (陳氏停哭不語。)
AAA:(勃來格笑嘻嘻道)我扶你下來罷。
    (丟了鞭子,雙手伸過,陳氏也把雙手搭定。)
    (阿多眼睜睜乾號狂急,無可奈何。)
    (忽見其妻銀牙一挫,俯身低頭,把勃來格一手一口,兩面兩掌。)
    (勃來格頓時手上、臉上,一條條都是烏道鴻溝,霞飛月滿。)
    (那班小工頭,因他調笑得熱鬧,遠遠避開。)
    (勃來格雙足亂跳,無人來助。)
    (待拾鐵鞭,偏偏手背上脹痛徹心,不能平舉。)
    (恰巧水手送過▉仁等五人,回身進艙,見勃來格模樣希奇,暗暗失笑。)
AAA:(勃來格卻咆哮亂指道)把這女人衣服剝去,綁在柱上,先打幾百鞭子,丟下海
    去!
AAA:(水手不辨何人,橫扯橫拽,許多女人,急得亂叫亂躲道)不關我事呵!不關我
    事呵!
AAA:(勃來格才明白指道)是這個女人!是這個女人!
    (水手便擁到陳氏鋪邊。)
    (阿金在其妻口咬手抓時,神魂已失,到此際,不知不覺直跳下牀,飛奔過來。
    ()
    (勃來格搶不及,急喊拿人。)
    (不想左右中三行上下四層所有工人,一齊發作。)
    (也不知陳氏憑何魔力,能使眾人齊心合意,推的推,搡的搡,把勃來格攆到梯
    (邊。)
    (管艙人帶了無數黑奴聞聲趕到,擎槍嚇禁,也被眾人奪下。)
    (勃來格見事不妙,拔步飛逃。)
    (背後有人追上,只差兩級,撲通一聲,艙板蓋下,接一連二的紛紛倒下艙來,
    (爬起跌落,嚷做一團。)
    (三四句鍾,還不曾停。)
    (勃來格才同大副、二副,又跟著一群水手、侍者進艙檢點。)
    (死了九個工人,三個水手,又有一名女工,有些已頭開額裂,腹破腸流。)
    (帶傷三十四人,卻水手多於工人。)
    (勃來格令將死屍盡數搬到艙面,望海中拋下,傷的水手帶去醫調,小工依舊喝
    (令歸鋪。)
    (然後來查,陳氏已不在牀,再點別個女工,一人不少,才知也在死數,便把眾
    (人喝罵一回,自去歇息。)
    (過了數十天,船到一處商埠,正是古巴會城。)
    (先在北岸靠定碼頭,就有關員上船。)
    (勃來格報明人數,並告知明日登岸。)
    (關員約略一查,並不漏稅物件,也不深問。)
    (這時大艙中因傷因病,先後又死一百餘人,共存一千四百七十三人,內有十三
    (名是小工頭。)
AAA:(不知生的好心,還是歹意,大眾卻聽他們說道)我們好兄弟四十人,死的二十
    七人,雖說自作之孽,究竟也上洋人的當。活的十三人,吃時欠飽,病時無醫,
    同諸位一樣受苦。勃來格的礦廠,聽說還在東部,穿山過嶺,有六七天不通鐵道
    的路程,必然崎嶇難走。雖說另有湖道可通,聞勃來格節省費用,要逼我們起旱
    。諸位請想,餓乏的人,再要曉行夜宿,戴星披露的趕路,保不住無人生病,也
    保不住無人病死。若像船上病無醫藥,死便葬身海中,在旱路上,自然要喂狼飤
    狗。難道我們本國住的厭煩,到古巴尋死麼?
    (說到這裡,滿艙中嗚嗚咽咽,只是哭聲。)
    (女人裡頭有妻亡其夫,母亡其子的,尤其慘不忍聞,哀能動人。)
AAA:(又聽說道)我們和諸位者是同類,出門在外,彼此猶如親人,想起旱不比坐船
    。勃來格不代我們請醫,好自己請,不代我們棺埋,好自己買材埋葬,只怕無錢
    罷了,有了錢愁他則甚?不瞞諸位說,我們不比大工頭,每月工錢比諸位只多三
    元,經他幾次的搜括,身邊所剩不過八九元。現在想和諸位商量,公立一會,專
    替同類中病者延醫,死者營葬,在會的月捐一元,我們十三人,月捐三元。諸位
    若然應承,便從今日為始。
    (大眾聽了,都以為然,公舉兩個小工頭,八個散工,專管這事,按月輪換。)
    (一夜無話,天曉時,貝▉仁同戎阿大等催促諸入上岸,那些上鏈的,到此無從
    (倔強,昨晚先就開鎖,隨著大眾,一蹺一拐,挨到岸邊。)
    (先有六個黑奴在前引路,勃來格同十幾個白人,騎馬在後監押,想都是礦東廠
    (主了。)
    (第一日走的平路,第二日清早起身,隨高逐低,連過三座小山。)
    (時值正午,迎面萬峰聳翠。)
    (危崖插天。)
    (又走四五里,已近山趾。)
    (打一望時,左臨峭壁,右倚深淵,正中間蜿蜒一線,便算是人行大道。)
    (捱到半腰,都已汗雨通流,喘吁不止。)
    
    
6**時間: 地點:
    (忽然下面遞來暗號,知有人倒在山下。)
    (原來會中定的章程,一路有事,或以手作勢,或以足點地,或以眉傳,或以目
    (語,傳消遞息,以便預作準備。)
    (當下大眾讓在一邊,會員飛馳下山,見是三個女人,撫心喊痛,七個男子,兩
    (足腫到腿彎,腳跟裂縫,哼聲不止。)
    (勃來格一班人,揮鞭亂擊,叱喝快行。)
    (卻見一個剛起。)
    (一個又已睡下。)
AAA:(正在暴跳如雷,發月會長便來獻計道)這樣情形,光打怕不中用,待我招呼散
    工攙扶同走。
    (勃來格無奈答應。)
    (會長又遞暗號,通知男女會友,每一人用兩人前護後衛,簇擁上路,晚間趕不
    (到站,揀一片空地,支篷野宿。)
    (勃來格自不放心,左手執燈,右手提鞭,親自巡邏。)
    (瞥見樹林中有人坐地,竊竊私議,便把燈隱在懷中,招手叫貝▉仁,跟在背後
    (竊聽,才知是會中收了捐錢,計議替病人延醫買藥。)
    (貝▉仁認得兩個小工,是戎狄名下,暗暗告知勃來格,回賬抬名傳來,厲聲詰
    (問。)
    (工頭失色,回答不來。)
    (勃來格便令大工頭,把兩人揪下,各責鐵鞭百下,又立逼著輪換用力。)
    (兩人起初還求饒聲,呼痛聲,打到六十多下,早已索然氣盡。)
    (大工頭便停了手。)
AAA:(勃來格怒罵四人不肯出力,四人跪報導)人已死了,不用再打了!
    (勃來格不信,離座執燈親自照看,知是真情,喝令拖出帳外,拋在林中。)
    (帶了黃黑奴繞林圍守,不准一人近前。)
    (天明後,滔滔上路,不想中有一人,實不曾死。)
    (第三回 聞抵制破產東歸 遇鄉親邊牀西笑)
    (古巴一島,先屬日斯巴亞,政苛稅重,民不堪命,屢舉義旗,以抗日人。)
    (軍興之際,土客不分,歐美僑民,也不免受池魚之禍。)
    (幸虧警電朝傳,兵輪夕至,不知保全了多少。)
    (獨有我們的同胞,呼天無路,吁地無門,只好盡人欺侮。)
    (後來美人戰勝,從日人手中把古巴奪去。)
    (我同胞知美國為自由平等的祖國,以為從此可以撥雲見日。)
    (不想禁約之苛,定例之煩,竟於東方人種中,用特別手段待我同胞。)
    
    
7**時間: 地點:
    (其時太平洋中的華人,美利堅全國約有十餘萬,檀香山約有二萬餘,古巴約有
    (四萬餘。)
    (今天查冊,明天照像,天准作商人,明天又改作工人。)
    (我同胞重足而立,側目而視,正在人人悲憤。)
    
    
8**時間: 地點:
    (忽然上海傳來一電,說商會學界公議,所有美貨,一概不定用,以為抵制,非
    (待彼國改良禁約,不肯罷手。)
    (中國全國,到處響應,已經定期實行。)
    (旅外同胞,喜得以手加額,遙祝祖國諸君的勝利。)
    (誰知這消息,傳到紐約一個巨商耳輪裡,驀地感動。)
    (除住宅同幾只輪船依然留在公司,此外行廠、貨物、地皮、房產,盡數變賣,
    (淨得美金八百萬元,存放銀行,收取子金,為家人日用,孑然附輪便回中國。
    ()
    (船上頭等艙二十七間,這巨商住的九號。)
    (對面七號,一老一少,像是日本人,又像是菲列濱人,不曾理會。)
    (晚膳時,恰好排在一桌,彼此懷疑,只敷衍幾句門面話,也不曾深談。)
    (飯罷,同到甲板散步。)
    (這巨商聽老少兩人自談衷曲,說的一口廣東土白,才知也是本國人。)
AAA:(趕忙上前,自通姓名)小弟姓夏,雙名建威,南直隸應天人氏。向在外國經商
    。此番因聞祖國有抵制禁約之舉,親往探聽實在消息。不知兩先生姓氏蹤跡,能
    明以告我否?
AAA:(那老者答禮道)小弟姓何,號圖南。這是小兒去非。蹤跡離奇,非立談所能罄
    盡。先生既是熱腸人,且請回艙,倒幾瓶葡萄酒,作竟夕清談,當令先生始而怒
    髮上指,繼而引巾拭淚,終且破涕為笑。悲歡離沓,情不自禁哩!
AAA:(建威驟聞其言,雖是惝怳迷離,無從捉摸,大約必有奇文,便道)聞君所言,
    使我欲狂。本是對門居,請更訂連牀之約,破此岑寂。何君!何君!當不嫌僕唐
    突也。
    
    
9**時間: 地點:
    (當時回艙,圖南呼侍者買六瓶酒,行篋中取三隻玻璃杯,幾種乾脯,邀了建威
    (,開樽共飲。)
AAA:(圖南黃髮皤然,精神彌滿,飲興又極豪爽,連引數巨觥,微有酣意,掀髯作色
    (道)建威先生,亦知廣東豬仔之禍否?
建威道:固嘗聞之,但未知其究竟。先生忽為此言,殆曾身受其害者?
圖南道:一語破的,先生真是解人。弟自有生以來,未嘗一出國門。
去非道:(指著去非道)不想為這個孽障,垂白之年,倒要輕身萬里,遠渡重洋,真是夢
    不想不到的事。
建威道:怎麼是為著令郎呢?
去非道:我少就傅訓,坐困經生,長而涉獵書傳,始知九洲以外,盡有須彌,六合以內,
    何止拳石?便有乘風破浪之志。所願不遂,鬱伊坐愁。那年偶出虎門,登高縱覽
    ,晚霞落日,絢爛波心,正如萬頃琉璃,罩住了無數金星,游衍晃漾,照眼生花
    ,不禁喝采道好。那知就這聲中,轉過一人,執手問訊。我以其突如其來,尚只
    虛與委蛇。
AAA:(其人卻道)僕平生好觀海,不想先生具有同癖。僕只恨家貧累重,不能於汪洋
    浩瀚中擊楫高歌,一吐胸間宿鯁。天天在這淺水灘頭,徘徊一晌,便算開了眼界
    。自謂井底之蛙,將見笑於鯨鯢,那知一夕之內,跬步之間,卻與先生相遇,也
    是前生緣法。
AAA:(我笑說道)楫轉而為帆,帆轉而為輪,瀛海茫茫,只如咫尺。古人所謂如此風
    波,公無渡河,足下正不消重吟復唱。
AAA:(那人指道)面前那枝高深若屋,橫廣若梁,不就是輪船麼?屢思登舟周覽全船
    的結構,雖不能附之出海,也聊慰一時饑渴。但聞上有洋人,恐不容我輩涉足。
    因此欲前又止。
    (我於此時笑不可仰,道)
去非道:足下空具鬚眉,不殊巾幗。洋人是人,我輩不是人不成?何膽餒若此?僕雖不文
    ,願陪足下一行。
    (那人欣然便就灘邊喚枝小划,渡上大輪,先在艙面週遊一遍,以次而至二層、
    (三層,到貨艙堆貨的所在,再不想入我眼簾,動我感情,竟載了一群上等動物
    (,縮頸蜷足,苦臉愁眉,似有無限苦楚,欲言不敢言之形狀。)
    (我不禁出神止步,細視他們面目,再不想便是同種同族的同胞,越發欲行不忍
    (。)
    (再不想一霎時間,船身晁搖,地軸震動,彷彿竟似開輪。)
    (回首望那人時,早已杳無蹤影。)
    (急急轉身踏梯而上,再不想四處艙門,都關得沒絲隙縫,竟是升高無路,無計
    (奈何,便隨著眾人去做牛做馬了一遭。)
AAA:(建威拍案道)設計之巧,措詞之工,彼輩何嘗非人?怎便喪心昧良,至於此極
    !昔之所謂漢奸,彼輩大約就是縮影了。圖南先生一顆掌珠,輕入匪人之手,並
    且茫無消息,那時懷抱又復如何呢?
圖南道:小兒平日朝出暮歸,都有一定的時間,那天過時不歸,錯疑在戚串家酒食停留,
    再不想隔日尚無影響。到處探問,都道未嘗見面。小弟就覺有些惶惑,還說偌大
    年紀,不見得被人拐騙。再不想隔了一日,就聽見父母失子,兄失其弟,婦失其
    夫,亂哄哄通城鬧動。再不想傳來警信,說那天虎門口外,有條火輪船開往巴西
    ,展輪時節,漁舟渡船上,都遠遠離有哭聲。小弟想到以前古巴招工,鬧過一回
    『豬仔』,這番兒小兒必被騙往巴西。
    (說到此外,眼圈一紅,不覺掉下兩行血淚。)
AAA:(接著又說)小弟那時上顧天,下視地,無往或有生人之樂。荊人只生一子,倚
    門倚閭,呼名出入,朝夕只以眼淚洗面。小弟窮思極想,忽然得個計較。到本省
    節度使處,請咨遊歷,想借欽使的斡旋,還我階前玉樹,再不想踏遍美洲,無從
    得知實在的下落,便拼得割恩斷愛,且把這副老骨頭,歸正首邱,再不想回到紐
    約,忽然會合。
AAA:(建威引滿一杯道)昔於無意失之,僕為先生悲。
AAA:(又送過一杯道)今於無意得之,僕敬為先生賀。但去非兄既到巴西,怎又能來
    紐約呢?
去非道:舟中情形,固已奇苦萬狀,及到工次,未明上工,見星始休。所居之室,矮不類
    屋,穢不如牢,挨擠不及馬棚豬棚,秋霖霉雨,終夜如在水中。日食三餐,請先
    生猜是何物?
建威道:粥飯想不能,自然總是麵包,精美想不能得,自然總是粗糲了。
去非道:真有粗糲的麵包倒不算苦了。每日每人只給三合黑料豆,生吞活剝,雖不至和草
    咬嚼,其實與驢馬所差幾何?因此無人得飽,亦無人不病。我於平時粗習醫理,
    開輪後自知失檢,受人所愚,回想我父我母生我一人,驟然去而不返,不知我父
    我母若何悲痛,若何感傷?展轉躊躇,七晝夜不能合眼,後來立定主意,與其客
    死中途,不如留此一身,盡出所學,普救眾生,稍贖不孝之罪,或者還有歸見我
    父我母的日子。
    (建威肅然動容,停杯不飲。)
    (看圖南時,兩行血淚,又掛胸前。)
AAA:(去非也悲不自勝,嗚咽半晌,才說道)每晚工畢,除雨夜不能登山越憐,此外
    ,天天趁著星光月色,遍出尋藥,三鼓始歸。順便帶枝敗葉,當作薪煤。用罐煎
    熬,分給我同災共患至親至愛苦力之同胞,咳!再不想瘦骨一把,怯不禁風的,
    三天要挨六次皮鞭,病者自病,打者自打,我便勞而無功。
AAA:(建威愕然道)照這樣說,我至親至愛苦力之同胞莫非屈死不成?
    (去非痛淚盈睫,泣不成聲。)
AAA:(圖南斟上酒,令去非飲畢)我兒且將下文盡數說給建威先生聽。
AAA:(去非又歎了幾口氣說)我同災共患至親至愛苦力之同胞,始初陸續來有萬人,
    病死屈死,到如今所剩不過三百人,都是瘡痍遍體,憂患餘生,進退郎當,莫知
    究竟,好不可憐人呢!
建威道:工作數年,也應薄有餘資,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況在地獄中還有什麼係戀
    呢!
去非道:人孰無情,誰又願葬身海外?無奈按月應領的工資,扣這樣,扣那樣,總不能如
    數領足。工限屆滿,又說某處不曾如法,某處違誤限期,責令重新力作。先生請
    想,不要說迢遙數萬里,膏秣之資無從應付,且一身不能自立,如何能作歸計呢
    ?
建威道:如此,去非兄如何脫身而出?願聞其詳。
去非道:那就虧著採藥的益處了。我每夜入山,志在得藥,不問崎嶇險仄,只要有趾一可
    容,便窮探深入,久而久之,忽於無意中得一僻境,可以脫離巴西的國界。便連
    夜亡走,一路渴飲岩泉,饑餐山果,幸而未遇邏人,安然出險。展轉到了紐約,
    有限工資,早已不存毫釐。正愁落魄窮途,將為翳桑之續,幸天假奇緣,即於此
    處與老父相遇,才得附輪東返。
    (建威聽去非說畢,歎謂圖南道)
圖南道:小弟旅美三十年,只知美國人待我華工,慘刻無復人理,再不想除此而外,還有
    巴西。彼昏夢夢,當外交之衝,任保民之責者,胡亦無聞無見,如聾如瞽呢?
圖南道:個人自護之事,不一定倚賴政府。只我同胞能力薄弱,心計又粗,就處處吃人的
    虧了。譬如小兒,先前能窺破那人的狡計,就不至上船,不上船就不至九死一生
    ,幾終身不與父母相見。總怪自失檢點。便要倚賴政府,也無從倚賴了。
    (建威點點頭,舉杯待飲,早已觴空瓶罄。)
    (再一看時,玻璃窗上隱隱透進亮光,便與圖南父子作辭,回房略略歇息,重複
    (起身。)
    (從此將抵制問題,分外看得認真,窮日窮夜,與圖南假作兩造,一辯一駁,研
    (究這裡頭的利害得失。)
    (這天船到倫敦,忽來個冠玉少年,後隨兩女子,首戴絨冠,足穿革履,長裙,
    (羽衣蹁躚,唇無脂而紅,臉不粉而白,宛然傾城絕世的美婦人,卻又東方不似
    (日本,西方不似西班牙。)
    (第四回 驀相逢意外緣中 到此地人間天上)
    (有兩句筆頭鋒,口頭禪,叫做「前三藩,後三藩」。)
    (其實,後三藩的吳、耿、倏明倏清,究竟算那一代的藩封,連他自己都不明白
    (。)
    (前三藩是福王、唐王、桂王,正是勝國天漢,維城宗子,其間還有監國的魯王
    (,雖未稱制建元,卻為東南人望所歸。)
    (魯王一生事實,在地理上關係最重的是舟山,地方孤臣遺老,多在其中。)
    (庚寅九月城陷,文武軍民死節者數千。)
    (因為先前曾經乞師日本,到此時有些不甘剃髮的,便想借海外三神山做避世的
    (桃源。)
    (駕一隻海裡鰍,裝載了應用物件,乘亂逃出蛟門,把定舵,認準羅盤,布帆飽
    (滿,以為指顧可到。)
    (不想風利不得泊,隨波逐浪,直望東南大洋衝下。)
    (約摸到了南緯六十五六度中間一座荒島邊,砰訇一聲,船底觸礁,海水汨汨而
    (入。)
    (趕忙查看,幸虧不過方圓三寸的窟窿。)
    (急取現成木板,將洞釘塞,再用棉花,掩盡四圍水漬,方始塗抹桐油。)
    (修整已畢,想把船身退下。)
    (卻如蚍蜉撼樹,絲毫不能移動。)
    (便去測量水勢,原來不上兩尺,無怪不能浮送了。)
    (船上諸人,至此有些著慌。)
    (迎面懸崖峭壁,中劈一溝,溝水洶湧外瀉,聲如雷霆;望裡邊,若明若暗,似
    (深似淺,不敢輕入。)
    (因用小划周圍去看無岸灘,可以隨人登陸。)
    (誰知圍抱七八十里,竟無處可插一趾。)
    (諸人回到大船,相對欷▉,無計奈何,便在桅頂掛了一面遭風旗,或有他舟經
    (過,好來救援。)
    (那知連守五日,竟無隻影。)
    (莫非坐困舟中待死不成?便商議進溝探看形勢,除留女人守船外,四人分坐兩
    (隻划子,用竹篙點底,撐到溝口。)
    (水往外流,船從下上,費了無數力氣,好容易進了口門。)
    (五步一折,十步一曲,山勢高聳,陽光不到,又是千灣百轉。)
    (黑魃魃地認面不真。)
    (前後舟以聲應和。)
    (並且溝勢越窄,竹篙使不成,只好放下,用雙手扶壁,雙足一踮一挺,逐步挪
    (上。)
    (如此一步一步,走了十餘里。)
    
    
10**時間: 地點:
    (忽然有絲亮光,透入眼輪,正如瞽者復明。)
    (這一喜,直到三十六重天上。)
    (喜定凝視,才知前面開個石闕,高廣三尺,恰容小划出入。)
    (闕外便是這條既低且窄,既黑且曲的小溝。)
    (闕內中間是溪水淪漪,兩岸是平原曠野。)
    (四人伏身船舷,依舊手扶足挺,慢慢挪到闕口。)
    (豈知水勢分外湍悍,把船打下,不是拼命撐持,險些全船粉碎。)
    (情知這划子是再不能逆流而上了。)
    (四人便跨在水中,用帶扣住兩舷的鐵圈,水與船爭,人與水爭,居然拉倒闕口
    (,伏身便入。)
    (太陽當頂,知是午時。)
    (再入舟中,撐到岸邊,在棵大樹根上係定了帶,才上岸來。)
    (只覺一陣寒噤,帽中領口,袖邊衣角,滴瀝滴瀝的有水淋下。)
    (看划子中,也積有三寸多水。)
    (恍然大悟,知溝中兩壁,必有鐘乳。)
    (幸虧裡面氣候,比外邊和暖十倍,卸衣脫帽,就地拾些細石,壓定四角,迎日
    (曬晾。)
    (赤身跣足,望前進行。)
    (暗香浮動,疏影橫斜。)
    (隔河對排整千株十人合抱的大梅樹,白萼舒苞,綠英露蒂,就是元墓山也沒這
    (樣多而且盛。)
    (行盡梅林,天生一條青石樑橫在河中。)
    (渡過對岸,便有瑩青露翠的小山,迎人而立。)
    (山頂一排矮鬆,斜坦到地。)
    (順著鬆林盤上山頂,舉目四望,才見積方四五十萬畝的平野,野外四週,大山
    (環抱,從外進來,除那條小溝,竟無可通之路。)
    (四人這一喜,覺得就是瓊樓玉宇,長生久視的仙鄉,也兑換不過。)
    (便匆匆下山,渡過石樑,到岸邊收了衣帽,再上划子。)
    (卻躊躇道:逆流固是費力,灣多水溜的地方,順水尤其危險。)
    (好在溝不甚深,出闕門。)
    (不如還在水中挽舟而下,到溝口再上舟出海罷。)
    (四人定了主意,又是一步一步走了十七八里,才得回船。)
    (說給女人們聽,也都歡喜。)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