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楔子)
    (槐黃冠蓋鬧如雲,圓夢先生夕又醺。)
    (夢到圓來渾不了,圓從夢裡總無分。)
    (從他婢學體多澀,奈此兒嬉意自勤。)
    (勘破三生歸結案,安牀架屋笑紛紛。)
    (這首詩乃太平年間,有一夢夢先生做的。)
    (先生少年本號了了,因讀詩到「人生若大夢,何苦勞其身」兩句,他就絕意功
    (名,不談經史,逢人只說夢話,因自改此號。)
    
    
2**時間: 地點:
    (一日,忽夢到一座紅樓裡面,見一姓高的在那裡說夢話。)
    (悲歡離合,確當世態,實在聽之不倦。)
    (因即繞這樓四面去聽,說夢的不止一家,較那姓高的所說相去遠甚。)
AAA:(正在吟詩納悶,忽見來了警幻仙子,對他笑道)夢者,覺也;覺者,夢也。有
    了《圓覺經》,豈可沒有《圓夢傳》?我現有三十卷《圓夢傳》,你快拿去頂禮
    罷!
    (那先生接來,打開看時,只見卷中端的有頭有尾,前書所有盡有;前書所無盡
    (無。)
    (一樹一石,一人一物,幾於杜詩、韓碑,無一字無來歷。)
    (卻又心花怒髮,別開生面,把假道學而陰險如寶釵、襲人一干人都壓下去;真
    (才學而爽快如黛玉、晴雯一干人都提起來。)
    (真個筆補造化天無功,不特現在的「復夢」、「續夢」、「後夢」、「重夢」
    (都趕不上,就是玉茗堂「四夢」以及關漢卿「草橋驚夢」也遜一籌。)
黛 玉:(先生不禁拍案道)有此一夢,何必更圓?有此一夢,何必不圓!
    (要知端的怎樣圓法,正文分解。)
    (第一回 禪關花證三生果 幻境珠還再世緣)
    
    
3**時間: 地點:
    (話說賈政自葬母北還,雖升任京堂,無如家中總入不敷出。)
    (不上一年,賈赦舊病復發身故。)
    (賈璉夫婦坐草百日,不便管帳,就命寶釵協理;寶釵以節省為名,府中人逐漸
    (散去。)
    (寶玉房中丫頭--他因寶玉遷怒他人--除襲人已嫁琪官外,碧痕因那年蘭湯
    (午戰,水入子宮,不久得了水臌症,就不在了;所餘麝月,寶釵將他配了錢啟
    (;秋紋配了鋤藥;春燕,他媽乞恩放了出去,已嫁了家。)
    (只有五兒誓不嫁人,情願出去在母家守著,無如柳嫂子小廚房已撤,毫無出息
    (,想回南另圖,告假准後,便到各處辭行。)
    (因到惜春那裡,惜春見了,就命紫鵑拿腳踏與他坐下。)
    (五兒正要坐時,忽報芳師父來了。)
    (五兒本與芳官最好,便道)
便 道:你來得正好,我們要回南去了。
    (遂將原故說出。)
    (芳官聽了,沉吟半晌,道)
便 道:你們要去,可略停數日麼?我早要回家葬親,無伴遲遲,難得嬸子、妹妹要去,
    同行可不好麼?
五兒道:如此更好!你可趕緊收拾,我們路上更不寂寞。
    (遂定了一個吉日。)
    (芳官回去收拾完了,便到榮府中同柳氏母女啟行。)
    (仲春天氣,日暖風和,一路無話。)
    
    
4**時間: 地點:
    (一日,過了露筋廟,芳官要進六閘子仙女廟那裡去尋哥子,另僱了一隻裡河船
    (,與柳家作別而行。)
AAA:(那知到了原處,村落荒涼,人家非舊,芳官無從訪問;天又將晚,正在徬徨,
    (有人說道)離這裡三四里地有一女庵,你也是女菩薩,何不且往那裡一宿,再
    細細訪問?
    (芳官謝了那人,就把船放到庵前,將船錢付訖,攜了行李上岸。)
    (只見一林修竹,半頃荒蒲,極其閒靜。)
    (忙去叩門,走出一佛婆來,問明緣故,便道)
便 道:這事要問庵主。
AAA:(去了一會,出來招手道)庵主說請。
    (芳官隨著進去。)
    (轉了兩彎,將入雲房,不禁大叫道)
叫 道:了不得!你不是妙公麼?
妙玉道:芳妹,你別怕,我在此已久了。你且住下再說。
    (一面叫人將行李搬進,一面備齋。)
    (芳官無可如何,只得坐下,便問)
便 問:師父,何故在此?
妙玉道:我屍解後才知寶、黛之事。本因情癡罰作怨偶,後來上帝卻憐夫義婦貞;且深惡
    寶釵、襲人一干人陰險異常,另有一番報應;兼因榮國府運當中興,上帝已命林
    姑娘還魂,與寶二爺完聚,還要大做事業。但我已屍解成仙,不必露相,等你來
    交代與你。你住一兩日,我指引你到他祠堂裡去。你同來的人已先在那裡,正好
    辦事。
    (芳官聽他說來如此有端有委,便住下了。)
    (過了數日,妙玉又付他一粒定魂丹、一錢人參、四兩燕窩,叫一隻本地小船,
    (送芳官到林氏祠堂去。)
    (搖了數里,已到門首。)
    (只見五兒先在那裡,彼此大驚問故?芳官將上項事告訴一遍。)
五兒道:這裡看祠的王元是我姨表姊丈,因他母親王媽媽沒了,故表姊將我楊家姨母一家
    接了來。我們到那裡知道了,故趕來的。
    (遂同進去,見了柳氏姊妹楊家的,就留芳官暫住,以驗妙玉之言。)
    (那芳官次晚同五兒先到黛玉墳上,只見前有一洞,中有幾個大白老鼠探頭探腦
    (,見人便進去了,彼此詫異。)
    (次晚老鼠更多了,五兒令王元先向營房借一帳篷支起。)
    (到十五子時,只留王元一人在家,大家都到墳上,見一大堆白老鼠將墳圍滿,
    (見人來四散走了。)
    (忙上去看時,墳土已全爬開,並棺蓋亦已撬鬆。)
    (五兒、芳官遂將棺蓋輕輕揭起,只見黛玉已鼻端有息,眼角微開,眾人未敢驚
    (動,只聽得「咳」了一聲,喉中吐出一淺紅色圓珠,便開口道)
黛 玉:這是什麼所塊?快扶我起來!
    (柳五嫂究有些擔當,忙把預備的剪子將外綿剪斷,連衾抱在藤榻上。)
    (抬到祠中,權在芳官牀上臥下,即將定魂丹送入口中,用參湯灌下。)
    (黛玉面色漸漸紅潤起來,叫一聲)
黛 玉:五兒妹妹,這究是那裡?
五兒道:姑娘新愈,且慢慢說。
黛 玉:(黛玉道)我很餓,有稀飯麼?
芳官道:有。
    (忙將燕窩粥送上,黛玉喝了一半盞,收去。)
問 道:(重問道)我剛才夢中,見我們姑太太將我一推,道:『老太太等你家去,快去
    罷!』我就醒了。紫鵑在那裡?
    (五兒和芳官打諒無妨,兩個遂將前事一一說明。)
    (黛玉聽了又問,問了又說,不覺已是辰牌時候,柳嫂子也進房來了。)
    (原來柳嫂子扶進房後,即到墳上收拾。)
    (棺內除衣飾外,餘俱珠子,多是前世先後淚珠所化,大小不等,共有八斗有餘
    (。)
    (因一齊搬進房中,仍將墳上掩好,然後再來看黛玉。)
    (今見黛玉精神已復,不禁彼此大喜。)
黛 玉:(芳官便說)妙師說過,姑娘還魂後就到他那裡說聲。
    (黛玉亦是感激,道)
黛 玉:既如此,吃了飯去。我歇息一日,明日再去罷!
    (芳官答應了。)
    (午後到庵,見了妙玉,將此事一一說知。)
妙玉道:很好,我的事完了,這裡可交給你了。
AAA:(芳官又言)黛玉感激,明早還要親自來謝呢!
妙玉道:這倒不必!只我這屋子裡的書畫,院子裡的花木,頗不俗,可惜與他住幾時,橫
    豎白空在這裡。
    (芳官不懂,只有答應,坐了半日,仍回來了。)
    (天色已晚,與黛玉說不數句,五兒已端飯進來:一碗火腿,一碗蝦米白菜,一
    (盤薑絲乾子,一盤灰蛋,一盂飯,一大碗稀飯。)
黛 玉:(黛玉道)我們再世姊妹,斷不可拘禮!
    (命芳官、五兒一同吃了。)
    (次早起來,梳洗完畢,向祠堂燒了香,即同芳、柳諸人坐船去謝妙玉。)
AAA:(到時,岸上佛婆、侍者亂招手道)好了,好了!
AAA:(芳官問故?齊道)你昨去後,庵主對我們說:『明日,我要一所塊去。此地將
    來自有主者,此時,你們總聽芳師父調度!』我們只道你們來了再去,那知早晨
    到房裡去就不見了,正沒主張在這裡。
    (芳官聽了,就同黛玉到房,只見桌上留柬帖一張,雲)
黛 玉:隨緣而來,結緣而去。他日重逢,金牛捕鼠。
    (又書一封與黛玉的,上有偈言道:
    (  絳珠菲菲,三生共依,鮫人化淚,五福之機。)
    (恩覃棠水,名播椒闈。)
    (青梗有客,跨鳳而飛。)
    (小星三五,讓月騰輝。)
    (旌旗雙引,西浙南畿。)
    (海山甲子,白首同歸。)
    (紅樓圓夢,敬告湘妃。)
    (又有三小緘,多注明日子,臨時才發的。)
    (大家歎息良久,芳官道)
芳官道:我一人在此也怕,那邊屋子也窄,姑娘何不也搬了來?
黛 玉:(黛玉道)我是再世的人,早有出世之意,如此甚好!
芳官道:看這偈言,姑娘出世是不能的。妙師父原說借你,不如且在此住下,再打發人去
    榮府送信。
AAA:(柳家的也說)很是!
    (要知黛玉畢竟如何,下回分解。)
    (第二回 西域賣珠致奇福 南州賑粟荷隆恩)
    
    
5**時間: 地點:
    (話說黛玉與五兒一干人同搬到竹林庵後,隨即打發王元進京,到榮府中送信。
    ()
    (王元在路曉行夜宿,不止一日,到了都中,直投榮府。)
    (只見大門上靜悄悄的,王元深知規矩,未敢擅入。)
    (等了一回,林之孝出來見了,彼此拉手問好,因問他為甚北來?王元就將黛玉
    (還魂一節說了一遍。)
    (林之孝甚為詫異,便道)
便 道:老爺現在衙門裡去了,就來的。來時一同去回。
    (不多一刻,見抬了一乘綠呢轎子來,後面跟著騎馬的數人,到了二門,下了轎
    (進去。)
    (隨有幾位司官也跟著下了車。)
    (進去畫稿。)
    (林之孝等公事完了,方同王元上去請安。)
    (賈政一面看信,一面道)
賈 政:奇。
    (又問了王元一回,道)
便 道:你且住著,我商量起來定局。
    (即到上房,王夫人已得了信,道)
便 道:這作何辦法?
賈 政:(賈政道)老太太嫡派只這外孫女,既然重生,斷無任他住尼庵的理,必須接來
    。但所遺衣飾,太太可撿出來,派定女人同去;外邊我自與璉兒商量定了,就差
    人同王元去。
    (說著,仍到書房去了。)
    (那時,李紈、寶釵、平兒等都在上房議論紛紛。)
平兒道:林姑娘與紫鵑最好,衣飾等物只他明白,打發人去,他是必要去的;但四姑娘處
    又沒人,怎好?
    (恰好惜春同紫鵑也進來了,大家又說了一回。)
惜春道:紫鵑本林姑娘的人,我沒有占他的理,其餘諸人又未必情願。
寶釵道:我想入畫是你舊人,本無甚不是,不如且叫他來做伴再商。
王夫人:很是,但要再派一成房家人,路上方便。
平兒道:李貴的媳婦雪雁,也是林姑娘舊人,叫他去便了。倒是林姑娘的衣飾,已當十之
    七八,此刻贖起來不菲呢!
王夫人:只好揀要緊的贖了些去。
    (隨命紫鵑跟了薛、李二人,清釐當票;平兒去告訴賈璉,打算銀兩。)
    (過了兩日,李貴夫婦同紫鵑、王元四人叩辭起行。)
    (賈政因恐黛玉來時盤費不敷,適甄國公新調了兩江總督,遂寫信托他照應。)
    (李貴等一路無話,到了清江,忽聽得荷花蕩口子開了五百丈,下湖一片汪洋。
    ()
    (這一驚非同小可,急忙換船趕來,到庵前一看,安然無恙,方才放心。)
    
    
6**時間: 地點:
    (卻說黛玉在著庵內,因妙公所留第一緘,已經屆期,拆開看時,乃一首七絕云
    (:
    (  明珠一粒寶中涵,月黑月濤仔細探。)
    (侍女牽蘿太寒乞,從茲豪貴冠江南。)
    (下細字注明「六月朔日,將珠懸掛門首,勿誤」黛玉因命柳家將所留明珠取出
    (:大如雞卵的六十粒;大如桂元的三千餘粒;次如蠶豆、白豆者不計其數,共
    (有十萬八千粒,分別收起。)
    (恰好五兒的姨媽楊家的來說,他男人楊樸洋行裡有幾個碧眼洋人,因望氣知庵
    (裡有寶,特來求看。)
    (黛玉知有些來歷,就將異樣頂大的付看。)
黛 玉:(他大驚歎絕道)寶應湖中本有五寶,今庵主已得其三,無可希冀。只內如葫蘆
    上半截的這珠,乃我國龍華塔鎮塔念珠的佛頭,後來被毒龍攫去,遍尋不得,今
    亦在此,如肯賣時,情願重價。
    (柳嫂子進去回明,黛玉想留之無益,便叫他將這裡寶珠一一指出;那珠就送與
    (他,不必論價。)
    (那人大喜,便道)
便 道:那絳珠乃護身卻病之寶;那黃色的是蛇珠,能定風辟火;那黑色的是蛛珠,能破
    霧辟兵。
    (其餘怎樣的是夜光,怎樣的招涼,怎樣的是珠母,一一說個明白;又道極細碎
    (的叫珠塵,若燒令存性叫元霜丸,可染鬚髮並令速長。)
因 道:我本想在此做些事業,故開此洋行,並在甘泉山石倉囤米十萬石,以俟時來。今
    物既有主,又承送我佛頭珠,我立刻要回本國,另圖事業。願仿扶餘王遇張一妹
    故事,將洋貨店本廿萬及米十萬石送與庵主,以結後緣。
    (黛玉初不肯受,當不得那人晚上將鎖匙、帳簿分別封固送來,自己已飄然去了
    (。)
    (黛玉只得命柳嫂子及芳官前去,和楊樸逐一點收暫管。)
    (那知到了五月三十,風雨大作。)
    (黛玉想著緘中話,傍晚將所藏蛇蛛珠掛在大門。)
    (到了三更時分,只聽得風濤聲、呼號聲不絕,不敢開看。)
    (直至初一下午,水也漸落,天也晴了。)
黛 玉:(楊老敲門來說)昨夜,外面人家已衝去無存,只有庵後幾家仗庵擋住,得以無
    恙。
    (大家詫異。)
    (隔了數日,忽有人叩門,芳官只道是王元回來了,開門看時,卻是本圖保正。
    ()
    (因本縣要下鄉勘災,來借公館。)
AAA:(芳官不依,保正道)明日同了公差,硬來鋪設,看你依不依?
    (芳官回了黛玉,正沒理會。)
    (次日清晨,打門亂響。)
芳官道:又來了。
    (及出問時,恰是紫鵑一干人,忙開了進來,彼此問好。)
芳官道:姑娘沒起來呢。
    
    
7**時間: 地點:
AAA:(正說道,五兒出來道)姑娘請紫姊姊進去,雪姊姊早有別的主子,不必進去。
AAA:(雪雁紅了臉道)這怎麼說?
紫鵑道:姑娘的脾氣你還不知?我先進去,自然替你再回。
    (隨同五兒進去,見了要行禮,黛玉不肯,拉手哭了一會,便道)
便 道:我同你是再世姊妹,此後別叫姑娘。
    (紫鵑只得答應,又替雪雁回了。)
    (黛玉沉吟半日,道)
黛 玉:既如此,外面見罷。
    (黛玉出來,雪雁忙趕上來,黛玉道)
黛 玉:雪姑娘是客,快請客位裡坐。
AAA:(雪雁聽了,忙跪下道)奴才與紫鵑一樣是姑娘舊人,姑娘還要一視同仁,何苦
    糟蹋奴才?
黛 玉:(黛玉道)紫鵑那裡比得上你,你--我未死已爬上別的高枝去了。
AAA:(雪雁知話中有眼,忙碰頭道)奴才知罪了。這都是鳳二奶奶詭計,姑娘可憐奴
    才上了當罷了!
    (說了又碰頭。)
黛 玉:(黛玉歎了口氣道)且起來,裡面說話。
    (五兒又替王元等回了,他們三人就在院子裡行禮請安。)
黛 玉:(黛玉道)來得好!地方正在此放肆,為借公館要拉芳官到官呢!
朱貴道:(李貴道)本來老爺有書給制台甄大人,托他照應。甄大人現在查災在揚州,明
    日帶了書去告訴,看他還敢放肆麼?
黛 玉:(黛玉道)也好,你們就去辦,省得費唇費舌。
    (隨同紫鵑等進去說話去了。)
    (王元便讓李貴去吃飯,飯後即向甄大人處投書。)
    (次早王元到庵,只見保正同了幾個公差,在殿上吵著。)
AAA:(王元上前相見道)這是林府的家庵,休得混鬧!
AAA:(保正道)什麼家庵不家庵,你來管,就鎖你去!
    (那幾個做歹做好,正要訛錢,忽見門前又來一船,走上一個來,道)
便 道:王老二,怎麼樣?
解元道:(王元道)他們要拿我呢!
    (後面一軍官,拿起馬鞭向保正就打。)
    (保正正待發作,又一個喊道)
喊 道:還不給二太爺們請罪!這是大人親戚,昨晚去投了書。大人大怒,連本官幾乎要
    參,求了個難,才差這位副爺來看。你還不懂事?
    (眾公人看時,卻是本縣兵房。)
    (大家慌了,方向李、王哀求。)
解元道:(王元道)誰叫你太狠?這回兒知道了!
    (隨進內,回了黛玉。)
黛 玉:(黛玉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眾方散去。)
AAA:(李貴又回)昨制台門上說,奉旨來勘災的就是我們大人,約月裡可到。
    (黛玉命李貴歇息數日,即趕上去。)
    (隨後將不再來京緣由,寫成一稟,令往探投。)
    (李貴行至山東境上遇著賈政,投了書。)
    (賈政命先回庵,俟到揚後再親自去看。)
    (黛玉得信,日在庵中等候。)
    (不一日,報賈政到庵,黛玉連忙接進。)
    (行禮畢,在中堂坐下,便親送了茶,方才侍坐。)
賈 政:(賈政道)王元來說,姑娘回過來了,我同你舅母喜歡得了不得,就來接你。怎
    麼說不來?就外道了。
黛 玉:(黛玉站起來道)甥女小時在府裡,蒙老太太同老爺、太太待如親生,感激不盡
    。後來不善調攝,以致夭折;又蒙殯殮送回,實在無恩可報。但回生過來,世緣
    已淡,且思前事都如夢中,決計在庵焚修,不再受紅塵懊惱了。
    (賈政見黛玉道裝,心裡很不舒服,道)
賈 政:姑太太只留你一脈,九泉之下也望你如中郎王粲故事。這樣如何使得?我連日公
    事煩心,稍閒總要接你去的。
    (黛玉不好駁回,便說開去道)
黛 玉:舅舅,甚事煩心?
賈 政:(賈政道)現在饑民百萬,天天吵賑,無如揚州倉穀早虧空完了,向紳商寫捐,
    又緩不濟事;且外江米商船隻不到,真正沒法!
    (說罷,搓手。)
黛 玉:(黛玉道)如此甥女還有幾石米,舅舅且用著如何?
賈 政:(賈政笑道)姑娘究竟不知世務,現在煮賑共有十廠,每廠一日要四五十石。你
    就有幾石,中什麼用?
黛 玉:(黛玉道)甥女所得約有十萬石,舅舅且用著,再招商便了。
    (賈政聽罷,立起道)
賈 政:這話真麼?
黛 玉:(黛玉道)甥女焉敢說謊?
賈 政:(賈政大喜道)既如此,這就叫林之孝傳諭辦理。
    (自己也在庵中吃了飯,回公館遂命文武官員分廠賑濟。)
    (後事如何,下回分解。)
    (第三回 賢郡主鸞誥膺封 癡郎君虹堤奏績)
    
    
8**時間: 地點:
    (卻說賈政回揚之後,將此事告知甄公。)
甄公道:令甥愛此舉,上可寬聖主之愁,下可救百姓之命,功勞不小。須當奏聞獎勵才是
    !
賈 政:(賈政道)奏知使得,但是舍甥女不便列銜。
甄公道:內舉不廢親。若這麼說,大人倒小氣了。
    (賈政只得列銜同奏。)
    (不一日,折子批回,道:鹽運使林如海之女黛玉孤露庵居,清貞自守,乃能於
    (斗米萬錢之時,善繼父志,捐米煮賑至十萬石之多,實堪嘉尚。)
    (黛玉著恩封『淑惠郡主』,賞與北郡王太妃為女;即著北郡王選擇佳偶,奏聞
    (賜婚。)
    (欽此。)
甄公道:我欲自去宣旨。
賈 政:(賈政道)我當奉陪。
    (次日,起身到庵,只見芳官等已先在伺候。)
    (甄公便請郡主接旨。)
    (黛玉出來仍是道裝,賈政只道)
賈 政:謝了恩,再換命服。
    (那裡知道宣旨已畢,黛玉不慌不忙奏道)
黛 玉:一介女流,蒙皇上格外洪恩,天高地厚,粉身難報。但孤露餘生,不願受封。尚
    有陳情表章一道,求大人轉奏。
    (這表黛玉於昨晚得信後,已先預備。)
    (甄公忙將副本啟看,不特情詞悱惻,就是這筆簪花書法,已堪欽敬。)
黛 玉:(看完了道)自當代奏,但恐聖上未必肯依。
    (賈政也沒法,遂同吃了兩道茶,仍回公館。)
    (恰好甄寶玉因省親到揚,過來請安。)
    (賈政出見,本係寶玉同年,又見他儀容舉止,十有八九,不免動了個見鞍思馬
    (之意,雖勉強支持,送客去後,歎了幾口氣,悶悶不樂。)
    (晚飯後,恰好包勇來告假,跟甄公子去金陵家中看看。)
賈 政:(賈政道)他明日就去麼?
AAA:(包勇道)明兒一早就走,不過三五天耽擱就來,奴才仍舊同來。
    (賈政點頭應允,隨即上牀。)
    (想寶玉瘋病,據他母親說,實因黛玉而起;莫不是逃走出家,也因黛玉。)
    (又想起黛玉之母,從小與我最友愛的,不幸身亡,單留此女。)
    (我原該立定主意,將黛玉定為媳婦,如何出門時,草草聘定了寶釵?這總是太
    (太姊妹情深。)
    (姑嫂念薄。)
    (故自己外甥女,便要聘來;我的外甥女,便要推出。)
    (抬老太太作主,叫我不敢不依。)
    (其實黛玉為人,又穩重又伶俐,開首來府中,人人稱贊;老太太也珍愛他同寶
    (玉一般。)
    (後來呢,總為璉兒媳婦在老太太面前說長說短,又在太太前說白道黑,即便贊
    (他,也是暗裡放刁,形容他的尖利。)
    (後來太太也一路說去,老太太也不大疼他,我在中間,豈不知道。)
    (好好的榮寧兩府,被璉兒媳婦弄得家破人亡--人命也來了,私通外官也來了
    (。)
    (直到而今,還落下個重利盤剝小民的名號。)
    (畢竟是他妒忌黛玉,只恐做了寶玉媳婦,便奪他帳房一席,故此暗施毒計,將
    (黛玉氣死;便又迎合太太,娶這寶釵過來,忠忠厚厚不管閒事。)
    (我且聞得,吉期寶釵還借了黛玉的名哄寶玉,才得做親,豈不可笑?就是寶釵
    (委曲相就,也甚可恥!昨日看黛玉奏章內,如「兩小無猜,桃偏短命;三生有
    (恨,蘭自孤芳」,以及「遠锺建負我之嫌,甘右軍誓墓之舉」等語,已隱約說
    (在裡頭。)
    (萬一聖上查究起來,自家貴妃喪中娶妻,比璉兒娶尤二丫頭作妾,其罪更大,
    (豈不可怕!若得寶玉回來,我索性奏明,仍將黛玉娶來也罷了,偏又沒找處。
    ()
    (翻來覆去一夜沒睡著。)
AAA:(到了五更,朦朧睡去,只見賈母走來道)這事是我的錯。但他二人團圓近了,
    府裡也就重興。你莫著急!
    (賈政醒來,已是紅日滿窗。)
    (去拜甄少爺時,已早走了。)
    
    
9**時間: 地點:
    (卻說甄寶玉同包勇到了南京,住了兩日,仍即趕回。)
    (路過棲霞,忽聽得有人在林子裡念詩,不勝詫異。)
    (及細尋時,卻是一鸚哥在樹上念黛玉的《葬花詩》。)
    (甄寶玉要捉他時,又飛過河去了。)
    (趕到渡口,明寫著「迷津渡」,因即渡了過去。)
    (那鳥又在前念詩,趕去又走。)
    (轉過幾彎,有一小茅庵。)
上寫著:(那鳥飛進去道)寶二爺,寶二爺來了。
    (甄寶玉也進去看時,一人與己無二,發起怔來,道)
寶 玉:你可是寶二爺?
AAA:(那人也道)你可是寶二爺?
AAA:(甄公子道)你是假的!
那人道:你是真的!
AAA:(因起來拉手道)寒舍一別,悠忽數年。因弟棄家外出,久未接教。
    (甄寶玉方知原是寶玉,便道)
寶 玉:那年幸列同榜,即造府奉候,僅見令姪同年,知兄已迷失,不想在這裡遇著。現
    在年伯因堤工緊急,家父同在揚州,兄極該去定省才是。
寶 玉:(賈寶玉道)弟此行原為家父堤工而來。但家父庭訓,兄所稔知,要年伯為之先
    容才好!
    (甄寶玉欣然應允,一面令包勇通知,一面並馬入城,同到制台署中。)
    (甄寶玉替賈寶玉回明原故,甄公也欣然先打道去拜賈政,隨後兩位寶二爺一同
    (到公館,賈政即命傳入。)
    (賈寶玉見老爺同甄公坐在上面,忙即跪下。)
    (甄寶玉也欲陪跪,賈政忙用手扯住,一面喝寶玉道)
賈 政:你這死不了的畜生!今日也見我麼?
    (寶玉忙碰頭,賈政究竟心痛,隨轉過口道)
寶 玉:今既甄年伯說情,暫且饒你,可將你這幾年在外光景,一一稟來!
寶 玉:(寶玉忙打千道)兒子出場迷失後,就跟了師父在廬山竹隱寺打坐。前日,師父
    忽叫我道:『你俗緣到了;你父親的大功也要你去,才得完竟。』因給兒子一瓶
    泥,叫做『息壤』。就領兒子到這葫蘆庵坐著,道:『有一同你一樣的人,就來
    了。』坐不半日,果然甄年兄來了。
甄公道:可見事有定數。如今難得大人骨肉重逢;大功即峻,豈不大喜!
賈 政:(賈政道)這是小子們謊話!大人也信他呢?
寶 玉:(寶玉打千道)師父吩咐,明日未時是四巳未,便可施工。叫兒子仍舊僧裝,將
    泥布灑,便有效驗。
賈 政:(賈政道)一派訛言,明日不准,再問你!
    (到了次日,等至未時。)
    (寶玉戴了毗盧帽,披上袈裟,一雙白足,在頂溜處灑泥,念大悲咒。)
    (只見那水,始而勢甚汪洋,到第二遍,水勢漸殺。)
    (直至第三遍,便露出泥來,可以施工,因即趕緊不埽。)
    (不一時,口子就合龍了。)
    (兩岸堤上人千人萬,多跪下叩頭,道)
甄公道:這是聖上洪福,才有這樣活神仙下界。
    (甄公一面請寶玉易服,一面和賈政道喜,商量奏稿。)
賈 政:(賈政道)小子僥倖成功,萬不可歸功於他!
    (甄公那裡肯依,竟六百飛遞奏聞了。)
    (這裡賈政便同寶玉仍回公館,心裡兀自喜歡。)
    (想起黛玉來,是寶玉心上人,況此刻彼此都算有功之臣,盡可辦前晚間所想之
    (事,便道)
便 道:你林妹妹回過來了,你該去走一遭。
    (寶玉答應。)
    (次早一騎到庵,先是李貴、王元等迎著請安,隨進內見了芳官,道)
便 道:那日太太打發你去了,我心如刀割。不想,如今又得見面,憑你怎麼,不放你去
    的了。
    (紫鵑、五兒也即出來請安,寶玉道)
寶 玉:好,好!我們如今可以長在一塊兒了。
紫鵑道:有句話你莫傷!郡主說,今日不能見你。有對一副、珠一粒,你對上,將珠拿去
    。
    (寶玉接過看時,那珠是淺絳色的;對上寫著「空不異色,色不異空」,便問)
寶 玉:這珠那裡來的?
紫鵑道:這是郡主回生時,口中吐出來的。
    (寶玉心下領悟,拿起筆來,對道)
寶 玉:佛即是心,心即是佛。
    (寫畢,就將自己這塊玉擱在上面,將珠及對上聯收起,道)
紫鵑道:不必見了!煩你送了進去就是了。
    (原來黛玉心中本有寶玉。)
    (因現在抗表辭婚,不便先見,故以此試他。)
    (那知寶玉靜坐了幾年,心下明白,不像前番黏滯,所以竟以珠易玉,又似參禪
    (,又似送聘。)
    (那時五兒忙接過來,送進去。)
    (寶玉也不等回復,回去了。)
    (不一日,黛玉辭封折子批回)
黛 玉:不准辭婚,只准修墓。事畢,然後緩程進京。
    
    
10**時間: 地點:
    (一日,寶玉折子也批回了,道)
寶 玉:賈政父子有功於國,賈政升授兵部尚書,所遺之缺,即著寶玉補授,加封子爵。
甄公道:(又一旨與甄公道)前此林黛玉辭封表內,似有不得志光景,經朕看出,細詢北
    郡王,當將原委奏明,也深為抱屈。因寶玉沒尋處,難於位置。今既來揚,又他
    二人:一奠民居,一濟民食,俱建不世大功。特降此諭。
    (命甄公即速料理,先為完婚,俟秋涼雙雙回京,以償夙願。)
    (並令欽天監擇了八月十六日婚期,賞了金蓮燭一對,命服兩襲;又加賞黛玉,
    (太監八名,宮女八名,金如意一枝,玉劍一具,隨後進發。)
    (甄公不敢怠慢,即至公館,邀賈政同去。)
    (那知黛玉雖心有寶玉,但他已悟道,全不在世俗恩愛面上。)
    (前日見寶玉之對,歎為知己;如今忽有此舉,轉覺多事,所以只推病不能出見
    (。)
    (甄公便問賈政,賈政也沒理會,便問寶玉。)
寶 玉:(寶玉道)有緣無緣,總是前緣。大人不用急!
    (賈政愈覺詫異,因想紫鵑與黛玉最好,復打轎到庵,屏去從人,與紫鵑細細講
    (明,托他與黛玉前設法圓全;並向紫鵑打了一拱,嚇得紫鵑連忙避開,然後回
    (道)
賈 政:奴才們敢不盡心?但終不便上台盤。甄少奶奶李三姑娘與郡主舊好;又是表姊妹
    ,現在南京,何不請他來?便好入內了。
    (賈政大喜,便與甄公商量。)
    (不三日,便接了李綺來庵。)
    (初到這日,彼此敘舊,卻未提起。)
    (次日,李綺又到臥房坐著。)
回 道:(紫鵑回道)妙師第二封柬帖寫的今日之期,在那裡開看?
黛 玉:(黛玉道)仙師柬帖必須拜讀!待我掙起來。
    (紫鵑與李綺丟了眼色,李綺差人趕去通知。)
    (這裡黛玉梳洗已畢,至佛前焚香,將柬帖拜讀,又是一首七絕:
    (  雙雙跨鳳了前緣,夫貴妻榮四十年。)
    (明月二分照喬木,紅花碧柳更啼鵑!)
    (黛玉心裡明白,默然坐下。)
    (忽報甄公要見,黛玉只得出來,甄公將廷寄的話說了一遍。)
    (黛玉諒難推辭,便站起來道)
黛 玉:聖恩高厚,遵旨便了。尚有不盡之言,當托尊少奶奶轉達。
    (甄公大喜而去。)
便 問:(李綺便問)尚有何事?
黛 玉:(黛玉道)將來辦理,須要就在祠堂,庶算父母之命。至芳官等三人俱生死姊妹
    ,必要同在一處。
AAA:(李綺道)這卻不難,但芳官這一頭青絲怎樣呢?
郡主道:這也不難,我這裡有元霜丸,塗上一晚便可長出。但恐芳妹不肯。
AAA:(李綺道)除非如此如此。
黛 玉:(黛玉點頭道)妙!
    (當日午飯,李綺正席,黛玉對面,芳、紫三人打橫坐下。)
    (吃酒中間,行起「打五更令」來,把芳官灌得大醉,又像前在怡紅院裡,不知
    (人事了。)
    (大家扶他睡下,忙將丹化開塗上。)
    (及至芳官醒來,頭上奇癢,用手搔時,卻又礙手;忙起來照鏡時,竟如如來螺
    (髻一般;用水洗開,已有二尺餘長。)
    (芳官發狠,仍舊要剪。)
    (黛玉忙將剪子奪下,力勸了一番,才得安靜。)
    (紫鵑忙將餘下的元霜丸,托李綺即送去與寶玉,一樣塗上。)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諧鳳卜珠環賜巹 懲鳩占金傷別離)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