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小神童聯姻富室 窮醫士受害官舟)
    (詩曰:
    (  莫怨天公賦畀偏)
    (窮通才拙似浮煙。)
    (空思他日開屯運)
    (難定今朝締好緣。)
    (有聚終須風雨散)
    (無情何必夢魂牽。)
    (莊周似蝶還非蝶)
    (總與乾坤握化權。)
    (這兩首詩,是說人婚姻富貴,貧窮落難,都由天定,非人力可為。)
    (無奈世人,終不安分明理,見人一時落難,即要退婚絕交,使從前一團和好,
    (兩相棄絕。)
    (誰想他惡運一去,忽然富貴,自己反要去靠著他。)
AAA:(所以古人說得好)十年富貴輪流轉。
    (以見人心必不可因眼前光,而不計其日後也。)
    (至於婦人,惟重賢德貞靜,不在容貌美丑。)
    (如容顏俊美,不能守節,非惟落於泥塗,甚至為娼為妓,遺臭萬年;若容貌醜
    (陋,而能堅貞守困,豈特名標青史,且至大富大貴,享用不盡。)
    (今我說一樁賴婚安分的,與眾位聽者。)
    
    
2**時間: 地點:
    (話說江南蘇州府,有個少年解元姓金,名桂,號彥庵。)
    (父親官為參政。)
    (因朝中權奸當道,正直難容,早早致仕在家。)
    (母親白氏,自生了彥庵,即染了弱症,不復生產。)
    (參政因是獨子,十六歲就替他做了親,娶妻黃氏,才貌雙全。)
    (夫妻十分恩愛,十七歲就生一子,生得骨秀神清,皎然如玉。)
    (夫妻愛如珍寶,取名金玉,字雲程。)
    (賦性聰明,一覽百悟。)
    (六七歲即有神童之號。)
    
    
3**時間: 地點:
    (且說彥庵,十八歲上進學,二十歲鄉試,就中了解元。)
    (三報聯捷,好不興頭。)
    (其妻黃氏,又產下一女,就取名元姑。)
    (到冬底,彥庵正打點進京去會試。)
    (不料母親白氏忽然病重,至二月初一身亡。)
    (彥庵在家守制,將近服滿,那知參政因夫人死了,哀痛慘傷,也染成一病。)
    (病了兩年,也就相繼去世。)
    (彥庵夫婦,迭遭凶變,痛慕日深,居喪盡禮至念,六歲方才服闋。)
    (算來會場,尚有一年。)
    (在家讀書訓子,以待來年會試。)
    
    
4**時間: 地點:
    (且說蘇州閶門外,有一土富,姓林名旺,字攀貴,人都喚他林員外。)
    (院君張氏,做人最是勢利。)
    (只生兩女,長女取名愛珠,年方一十歲,有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琴棋書畫,件件皆精;歌賦詩詞,般般都曉。)
    (只是賦性輕浮,慕繁華而厭澹泊;居心乖戾,多殘刻而鮮仁慈。)
    (父母因他才貌,愛如珍寶,必要擇一個富貴雙全,才貌俱備的,方才許親。)
    (所以此翁專喜趨炎附勢,結交官宦,意欲於官宦人家,選一十全的女婿。)
    (奈他是個臭財主,哪個大官顯宦來結交他?所結交的,無非衙官學師,舉人、
    (貢生、生監等。)
    (思量遇著一個將發達的公子,就好為大女兒結親。)
    (其次女名喚素珠,相貌生得中中。)
AAA:(小素珠四歲,教他唸書識字,他便道)女兒家,要識字何用?將來學些針指,
    或紡綿績麻,便是我們本等。
    (父母因她才貌平常,將來原只好嫁一個鄉莊人家,故全不放)
    
    
5**時間: 地點:
    (一日偶然在外間走,訪得蘇州府學學師,今日上任,係徽州府人,兩榜出身。
    ()
    (急急到家換了衣服,出城迎接。)
    
    
6**時間: 地點:
    (明日學師免不得來看他。)
    (原來那學師姓金,名素綬,號誠齋,與金彥庵是鄉榜同年。)
    (因同姓,又係同房,榜下就結為兄弟。)
    (彼便連捷,殿在三甲,就了教,今選蘇州府學教授。)
    (一到先看彥庵,然後看林旺。)
    (林旺有心要結交他,正值園中牡丹盛開,隨即發帖,請學師賞花。)
    (因想彥庵是他同年兄弟,且是少年解元,將來發達的鄉宦,正要結交他,便也
    (發帖,請來陪學師。)
    (那一日,學師與彥庵,都到林家園內吃了半日酒,彥庵回家發帖,於十五日請
    (學師。)
    (隨也發一帖,請林旺相陪,還了他禮。)
    
    
7**時間: 地點:
    (至期二人俱到。)
    (茶罷,學師道)
學師道:聞年姪甚是長成,今年幾歲了?
彥庵道:十歲了。
學師道:聞得六歲就有神童之譽,如今自然一發好了,何不請出來一會。
彥庵道:理應叫他出來拜見,只是小子無知,惟恐失禮,獲罪尊長。
學師道:說哪裡話,自家兄弟,何見外至此。
    (彥庵便命小廝,喚出兒子先拜見了伯伯,然後叫他拜員外。)
    (員外一見雲程,生得眉清目秀,美如冠玉,先已十分愛慕,又見他十數歲的孩
    (子,見了客人彬彬有禮。)
    (見禮畢,就在彥庵肩下旁坐了。)
    (學師問他些經史文字,他便立起身來,對答如流。)
    (至坐席吃酒,又隨著父親送酒送席,臨坐,又向各位作揖告坐。)
    (彥庵送色盆行令,學師有意要試他,故意說些疑難酒頭酒底,弄得林旺一句也
    (說不出,雲程反句句說來如式。)
AAA:(喜得學師大贊道)奇才奇才,將來功名,必在吾輩之上,神童之名,信不虛也
    。
    (林旺見他舉動言語,應對如流,先已稱奇。)
    (今又見學師如此歎賞,方知實是才貌雙全的了。)
AAA:(且他父親是個解元,將來必中進士,他的文才既好,科甲定然可望,年紀卻與
    (大女兒同庚,許嫁與他,豈不是一個快婿!只是當面不好說得,席散到家,便
    (在張氏面前,極口稱贊)金解元之子,才貌十全,將來功名必然遠大。年紀與
    大女兒同庚,若與結親,真一快婿。須及早央人說合,不可錯過。算來只有金學
    師是他相好,同年兄弟,必須求他去說方妥。
張氏道:我女兒這般才貌,怕沒有一個好女婿?員外何須性急。我聞得金家雖是鄉宦,家
    中甚窮。解元中後,父母相繼去世,不能連科及第,看來命也平常。兒子就好,
    年紀尚小,知道大來如何?休得一時錯許,後悔無及。依我主見,待他中了進士
    ,再議未遲。
AAA:(林旺道)院君差矣。他若中了進士,又有這樣好兒子,怕沒有官宦人家與他結
    親!還肯來要我家女兒麼?
    (張氏見丈夫說得熱鬧,便道)
便 道:員外既看中意了,就聽憑你去許他罷。只是要還我一個做官的女婿便罷。倘若沒
    有出息,我女兒是不嫁他的。
AAA:(林旺道)但請放心。這樣女婿,若不做官,也沒有做官的了。
    (於是次日特到學中拜看學師,求他到金解元家與大女兒為媒。)
    (學師口雖應允,心上便想道)
想 道:我那姪兒如此才貌,必須也要才貌雙全的女子,方好配得他來。不知林老的女兒
    如何?須要細細一訪,方好為媒。
    (於是隨即著人外邊去訪。)
    (誰知林愛珠才女之名,久已合縣皆知。)
    (只因他是個臭財主,鄉宦人家不肯與他結親,平等人家,他又不肯許他,所以
    (尚待字閨中。)
    (學師訪知,便往金家竭力說合。)
    (金家也向聞此女才貌果然甚美,隨即滿口應允。)
    (學師面復了林家,林旺即刻將大女兒的八字送去。)
    (金家也不占卜,擇了十月念四,黃道吉日,將將就就備了一付禮,替兒子納了
    (聘。)
    (林家回盒,倒十分齊整。)
    (定親之後,彥庵就擇了十一月二十上京會試。)
    (林家知道,又備禮送行不表。)
    
    
8**時間: 地點:
    (且說彥庵到京,候至場期,文章得意,放榜高高中了第二名會魁。)
    (殿試本擬作狀元,只因策內犯了時忌,殿在三甲榜下,就選了陝西浦城縣知縣
    (。)
    (到家上任,拜望親戚朋友,上墳祭祖。)
    (又到林親翁家辭行。)
    (林員外先備禮奉賀,又請酒餞行。)
    (借此光耀門閭,驕傲鄉里。)
AAA:(又在張氏面前誇嘴說)我的眼力何如?不要說女婿將來的貴顯,即如眼前先是
    香噴噴一個公子了。
    (張氏與愛珠聞之,也覺歡喜。)
    (不數日,彥庵夫婦,帶了一雙兒女,一個老家人俞德,一同上任不題。)
    
    
9**時間: 地點:
    (且說愛珠小姐,才貌雖好,奈他器量最小,每每自恃才貌,看人不在眼中,連
    (自己妹子,也常笑他生得粗俗,說他這樣一個蠢東西,將來只好嫁一個村夫俗
    (子,不比我才貌雙全,不怕不嫁一個富貴才郎,終身受用不了。)
    (後見父親將他許與金家,公公是個解元,丈夫是個神童,已十分矜狂欣喜,見
    (於顏面。)
    (後又見公公中了進士,選了知縣,更加榮耀。)
    (想自己將來一個夫人,是穩穩可望的了。)
    (便任情驕縱,待下人丫鬟,動不動矜張打罵,父母也不敢拗他。)
    
    
10**時間: 地點:
AAA:(一日,忽對父母說)家中這些丫頭,個個都是粗蠢的,不是一雙大腳,就是一
    頭黃髮。只好隨著妹子,紡綿績麻還好。若要隨著孩兒焚香煮茗,卻沒有一個中
    用的。
張氏道:這個何難!對爹爹說,討一個好的來服侍你便了。
    (張氏隨即與員外說知。)
    (員外就叫家人,去喚了一個媒婆來,說道)
說 道:我家大小姐房中,要討一個細用丫頭,腳要小些,相貌也要看得過,又要焚香煮
    茗,件件在行,字也要略識幾個的方好。你曉得我家大小姐是個才女,又許在金
    老爺家,將來少不得要隨嫁的。倘若不好,鄉宦人家去不得。我價錢倒也不論,
    媽媽須揀上好的,領來便了。
    (媒婆連連答應,隨即別了員外,出去四下尋訪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