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郭挺之榜前認子)
    (陰陽畀賦了無私,李不成桃蘭不芝。)
    (是虎方能生虎子,非麟安得產麟兒。)
    (肉身縱使睽千里,氣血何曾隔一絲。)
    (試看根根還本本,豈容人類有差池。)
    (從來父之生子,未有不知者。)
    (莫說夫妻交媾,有徵有驗。)
    (就是婢妾外遇,私己瞞人,然自家心裡,亦未嘗不明明白白。)
    (但恐忙中忽略,醉後糊塗,遂有已經生子,而竟茫然莫識的。)
    (昔日有一人,年過六十,自漢無子,忽遇著一個相士,相他已經生子,想是忘
    (記了。)
說 道:(此人大笑說道)先生差矣。我朝夕望子,豈有已經生子,而得能忘記之理?
AAA:(相士道)我斷不差。你回家去細細一查,便自然要查出。
捕人道:(此人道)我家三四個小妾,日夜陪伴,難道生了兒子,瞞得人的?叫我那裡去
    查?
AAA:(相士道)你不必亂查。要查只消去查你四十五歲丙午這一年五月內,可曾與婦
    人交接,便自然要查著了。
    (此人見相士說得鑿鑿有據,只得低頭回想。)
    (忽想起丙午這一年,過端午吃醉了,有一個丫頭伏侍他,因一時高興,遂春風
    (了一度;恰恰被主母看見,不勝大怒,遂立逼著將這丫頭賣與人,帶到某處去
    (了。)
    (要說生子,除非是此婢,此外並無別人。)
AAA:(相士道)正是他,正是他。你相有子不孤,快快去找尋,自然要尋著。
    (此人忙依言到某處去找尋,果然尋著了,已是一十五歲,面貌與此人不差毫髮
    (。)
    (因贖取回來,承了宗嗣。)
    (你道奇也不奇?)
    (這事雖奇,卻還有根有苗,想得起來。)
    (就尋回來,也只平平。)
    (還有一個全然絕望,忽想逢於金榜之下,豈不更奇?待小子慢慢說來。)
    (正是:
    (  命裡不無終是有,相中該有豈能無。)
    (縱然迷失兼流落,到底團圓必不孤。)
    
    
2**時間: 地點:
    (話說南直隸廬州府合肥縣,有一秀才,姓郭名喬,表字挺之。)
    (生得體貌豐潔,宛然一美丈夫,只可恨當眉心生了一個大黑痣,做了美玉之瑕
    (。)
    (這郭秀才家道也還完足,又自負有才,少年就拿穩必中。)
    (不期小考利,大考不利。)
    (到了三十以外,還是一個秀才,心下十分焦躁。)
    (有一班同學的朋友面前,往往取笑他道)
白秀才:郭兄不必著急,相書說得好,龜頭有痣終鬚髮。就到五六十上,也要中的,你愁
    他怎麼!
    (郭秀才聽了,愈加不悅,就有個要棄書不讀之意。)
    (喜得妻子武氏甚賢,再三寬慰道)
白秀才:功名遲早不一。你既有才學,年還不老,再候一科,或者中去,也不可知。
    (郭喬無奈,只得又安心誦讀,捱到下科。)
    (不期到了下科,依然不中。)
    (自不中也罷了,誰知里中一個少年,才二十來歲,時時拿文字來請教郭秀才改
    (削,轉高高中在榜上。)
    (郭喬這一氣,幾乎氣個小死。)
    (遂將筆硯經書,盡用火焚了,恨恨道)
白秀才:既命不做主,還讀他何用?
    (武氏再三勸他,那裡勸得他住。)
    (一邊在家睏了數日,連飲食都減了。)
武氏道:你在家中納悶,何不出門尋相知朋友,去散散心也好。
郭喬道:我終日在朋友面前,縱酒做文,高談闊論,人人拱聽。今到這樣年紀,一個舉人
    也弄不到手,轉被後生小子輕輕奪去,叫我還有什麼嘴臉去見人?只好躲在家裡
    ,悶死罷了。
    (正爾無聊,忽母舅王袞,在廣東韶州府樂昌縣做知縣,有書來與他。)
AAA:(書中說)倘名場不利,家居寂寥,可到任上來消遣消遣。況滄湖瀧水,亦古今
    名勝,不可不到。
    (郭喬得書大喜,因對武氏說道)
說 道:我在家正悶不過,恰恰母舅來接我,我何不趁此到廣東去一遊?
武氏道:去游一遊雖好,但恐路遠,一時未能便歸。宗師要歲考,卻教誰去?
笑 道:(郭喬笑道)賢妻差矣!我既遠遊,便如高天之鶴,任意逍遙,終不成還戀戀這
    頂破頭巾。明日宗師點不到,任他除名罷了。
武氏道:不是這等說。你既出了門,我一個婦人家,兒子又小,倘有些門頭戶腦的事情,
    留著這秀才的名色搪搪,也還強似沒有。
郭喬道:即是這等說,我明日動一個遊學的呈子在學中,便不妨了。
又 想:(因又想道)母舅來接我,雖是他一段好意思,但聞他做官甚是清廉,我到廣東
    ,難道死死坐在他衙中?未免要東西覽游,豈可盡取給於他?須自帶些盤纏去方
    好。
武氏道:既要帶盤纏去,何不叫郭福率性買三五百金貨物跟你去,便伸縮自便。
    (郭喬聽了,大喜道)
大喜道:如此更妙!
    (遂一面叫郭福去置貨,一面到學中去動呈子。)
    (不半月,呈子也准了,貨物又置了,郭喬就別了武氏,竟往廣東而去。)
    (正是:
    (  名場失意欲銷憂,一葉扁舟事遠遊。)
    (只道五湖隨所適,誰知明月掛銀鉤。)
    (郭喬到了廣東,先叫郭福尋一個客店,將貨物上好了發賣,然後自到縣中,來
    (見母舅王知縣。)
    (王知縣聽見外甥到了,甚是歡喜,忙叫人接入內衙相見。)
    (各敘別來之事,就留在衙中住下。)
    (一連住了十數日,郭喬心下因要棄去秀才,故不欲重讀詩書。)
    (坐在衙中,殊覺寂寞。)
    (又捱了兩日,悶不過,只得與母舅說道)
說 道:外甥此來,雖為問候母舅並舅母二大人之安,然亦因名場失利,借此來散散憤鬱
    。故今稟知母舅大人,欲暫出衙,到各處去遊覽數日,再來侍奉何如?
王知縣:既是如此,你初到此,地方不熟,待我差一個衙役,跟隨你去,方有次第。
郭喬道:差人跟隨固好,但恐差人跟隨,未免招搖,有礙母舅之官箴,反為不妙。還是容
    愚甥自去,仍作客游的相安於無事。
王知縣:賢甥既欲自游,我有道理了。
AAA:(隨入內取了十兩銀子,付與外甥道)你可帶在身邊作游資。
    (郭喬不敢拂母舅之意,只得受了。)
    (遂走出衙來,要到郭福的下處去看看。)
    (不期才走離縣前,不上一箭之遠,只見兩個差人,鎖著一個老兒,往縣裡來。
    ()
    (後面又跟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啼啼哭哭。)
    (郭喬定睛將那女子一看,雖是荊釵布裙,卻生得:
    (  貌團團似一朵花,身梟梟如一枝柳。)
    (眉分畫出的春山,眼橫澄來的秋水。)
    (春筍般十指纖長,櫻桃樣一唇紅綻。)
    (哭聲細細鶯嬌,鬢影垂垂雲亂。)
    (他見人,苦哀哀無限心傷;人見他,喜孜孜一時魂斷。)
    (郭喬見那女子,生得有幾分顏色,卻跟著老兒啼哭,象有大冤苦之事,心甚生
    (憐。)
捕人道:(因上前問差人道)這老兒犯了甚事,你們拿他?這女子又是他甚人,為何跟著
    啼哭?
AAA:(差人認得郭喬是老爺親眷,忙答應道)郭相公,這老兒不是犯罪,是欠了朝廷
    的錢糧,沒得抵償,今日是限上該比,故帶他去見老爺。這女子是他的女兒,捨
    不得父親去受刑,情願賣身償還。卻又一時遇不著主顧,故跟了來啼哭。
郭喬道:他欠多少銀子的錢糧?
捕人道:(差人道)前日老爺當堂算總,共該一十六兩。
郭喬道:既只十六兩,也還不多,我代他嘗了罷。
    (因在袖中,將母舅與他作游資的十兩,先付與老兒,道)
郭喬道:這十兩,你可先交在櫃上;那六兩可跟我到店中取與你。
    (老兒接了銀子,倒在地下就是一個頭,說道)
說 道:相公救了我老朽一命,料無報答。只願相公生個貴子,中舉中進士,顯揚後代罷
    。
    (那女子也就跟在老兒後面磕頭。)
AAA:(郭喬連忙扯他父女起來道)甚麼大事,不須如此。
    (差人見了,因說道)
說 道:郭相公既積陰騭憐憫他,此時老爺出堂還早,何不先到郭相公寓處,領了那六兩
    銀來一同交納,便率性完了一件公案。
郭喬道:如此更好。
    (遂撤身先走,差人並老兒女子俱隨後跟來。)
AAA:(郭喬到了客店,忙叫郭福,取出一封十兩紋銀,也遞與老兒道)你可將六兩湊
    完了銀糧,你遭此一番,也苦了,餘下的可帶回去,父女們將養將養。
    (老兒接了銀子,遂同女兒跪在地下,千恩萬謝的只是磕頭。)
AAA:(郭喬忙忙扯他起來道)不要如此,反使我不安。
捕人道:(差人道)既郭相公周濟了你,且去完了官事,再慢慢的來謝也不遲。
    (遂帶了老兒去了。)
    (郭喬因問郭福貨物賣的如何。)
AAA:(郭福道)托主人之福,帶來的貨物,行情甚好,不多時早都賣完了。原是五百
    兩本銀,如今除去盤費,還淨存七百兩,實得了加四的利錢,也算好了。
    (郭喬聽了,歡喜道)
大喜道:我初到此,王老爺留住,也還未就回去。你空守著許多銀子,坐在此也無益。莫
    若多寡留下些盤纏與我,其餘你可盡買了回頭貨去,賣了,再買貨來接我,亦未
    為遲。就報個信與主母也好。
    (郭福領命,遂去置貨不題。)
    (郭喬吩咐完了,就要出門去遊賞。)
    (因店主人苦苦要留下吃飯,只得又住下了。)
    (剛吃完酒飯,只見那老兒已納完錢糧,消了牌票,歡歡喜喜,同著女兒,又來
    (拜謝郭喬。)
店主人:(因自陳道)我老漢姓米,名字叫做米天祿。取妻范氏,只生此女,叫做青姐。
    生他時,他母親曾得一夢,夢見一神人對他說:『此女當嫁貴人,當生貴子,不
    得輕配下人。』故今年一十八歲,尚不捨得嫁與鄉下人家。我老漢只靠著有一二
    十畝山田度日,不料連年荒旱,拖欠下許多錢糧。官府追比甚急,並無抵償,急
    急要將女兒嫁人。人家恐怕錢糧遺累,俱不敢來娶。追比起來,老漢自然是死了
    。女兒見事急,情願賣身救父,故跟上城來。又恨一時沒個售主。今日幸遇大恩
    人,發惻隱之心,慨然周濟,救了老漢一命。真是感恩無盡。再四思量,實實毫
    無報答。惟有將小女一身,雖是村野生身,尚不十分醜陋;又聞大恩人客居於此
    ,故送來早晚伏侍大恩人,望大恩人鑒老漢一點誠心,委曲留下。
    (郭喬聽了,因正色說道)
說 道:老丈說話就說差了,我郭挺之是個名教中人,決不做非理之事。就是方才這些小
    費,只不過見你年老拘攣,幼女哭泣,情甚可憐。一時不忍,故少為周濟,也非
    大惠。怎麼就思量得人愛女?這不是行義,轉是為害了。斷乎不可!
AAA:(米老兒道)此乃老漢一點感恩報德之心,並非恩人之意,或亦無妨,還望恩人
    留下。
郭喬道:此客店中,如何留得婦人女子。你可快快領去,我要出門了,不得陪你。
    (說罷,竟起身出門去了。)
    (正是:施恩原不望酬恩,何料絲蘿暗結婚。)
    (到得桃花桃子熟,方知桃葉出桃根。)
    (米老兒見郭喬竟丟下他出門去了,一發敬重他是個好人。)
    (只得帶了女兒回家,與范氏說知。)
    (大家感激不勝,遂立了一個牌位,寫了他的姓名在上,供奉在佛前,朝夕禮拜
    (。)
    (鄉下有個李家,見他錢糧完了,又思量來與他結親。)
AAA:(米天祿夫妻倒也肯了,青姐因辭道)父親前日錢糧事急,要將我嫁與李家,他
    再三苦辭。我見事急,情願賣身救火,故父親帶我進城去賣身。幸遇著郭恩人,
    慨然周濟。他雖不為買我,然得了他二十兩銀子,就與買我一樣。況父親又將我
    送到他下處,他恐涉嫌疑,有傷名義,故一時不好便受。然我既得了他的銀子,
    又送過與他,他受與不受,我就是郭家的人了。如何好又嫁與別人?如若嫁與別
    人,則前番送與他,都是虛意了。我雖是鄉下一個女子,不知甚的,卻守節守義
    ,也是一般,斷沒個任人去取的道理。郭恩人若不要我,我情願跟隨父母,終身
    不嫁,紡績度日,決不又到別人家去。
    (米天祿見女兒說得有理,便不強他,也就回了李家。)
    (但心下還想著要與郭喬說說,要他受了。)
    (不期進城幾次,俱尋郭喬不見,只得因循下了。)
    (不期一日,郭喬在山中遊賞,忽遇了一陣暴雨,無處躲避。)
    (忽望見山坳裡一帶茅屋,遂一徑望茅屋跑來。)
    (及跑到茅屋前,只見一家柴門半掩,雨越下得大了,便顧不得好歹,竟推開門
    (,直跑到草堂之上。)
    (早看見一個老人,坐在那裡低著頭打草鞋,因說道)
說 道:借躲躲雨,打攪休怪。
    (那老人家忽抬起頭來一看,認得是郭喬,不勝大喜。)
說 道:(因立起身來說道)恩人耶!我尋了恩人好幾遍,皆遇不著,今日為何直走到這
    裡?
    (郭喬再細看時,方認得這老兒正是米天祿,也自歡喜。)
說 道:(因說道)原來老丈住在這裡我因信步遊賞,不期遇雨。
叫 道:(米天祿因向內叫道)大恩人在此,老媽女兒,快來拜見!
    (叫聲未絕,范氏早同青姐跑了出來。)
    (看見果是郭喬,遂同天祿一齊拜倒在地,你說感恩,我說叨惠,拜個不了。)
    (郭喬連忙扶起。)
    (三人拜完,看見郭喬渾身雨淋的爛濕,青姐竟不避嫌疑,忙走上前,替郭喬將
    (濕巾除了下來,濕衣脫了下來,一面取兩件乾布衣,與郭喬暫穿了,就一面生
    (起些火來烘濕衣。)
    (范氏就一面去殺雞炊煮。)
    (不一時,濕衣、濕巾烘乾了,依舊與郭喬穿戴起來。)
    (范氏炊煮熟了。)
    (米天祿就放下一張桌子,又取一張椅子,放在上面,請郭喬坐了,自家下陪。
    ()
    (范氏搬出肴來,青姐就執壺在旁斟酒。)
    (郭喬見他一家慇懃,甚不過意,連忙叫他放下。)
    (他那裡肯聽。)
    (米天祿又再三苦勸,只得放量而飲。)
    (飲到半酣之際,偷著將青姐一看,今日歡顏,卻與前日愁容,不大相同。)
    (但:
    (  如花貌添出嬌羞,似柳腰忽多嫋娜。)
    (春山眉青青非蹙恨,秋水眼淡淡別生春。)
    (纖指捧觴飛筍玉,朱唇低勸綻櫻丹。)
    (笑色掩啼痕,更饒嫵媚。)
    (巧梳無亂影,倍顯容光。)
    (他見我已吐出熱心,我見他又安忍裝成冷面。)
    (郭喬吃到半酣,已有些放蕩。)
    (又見青姐在面前來往,更覺動情。)
    (心下想一想,恐怕只管留連,把持不定,弄出事來。)
    (又見雨住天晴,就要作謝入城。)
AAA:(當不得米天祿夫妻,苦苦留住道)請也請恩人不容易到此,今邀天之幸,突然
    而來,就少也要住十日半月,方才放去。正剛剛到得,就想回去,這是斷斷不放
    。
    (郭喬無奈,只得住下。)
    (米天祿又請他到山前山後去遊玩。)
    (遊玩歸來,過了一宿。)
    (到次日清晨,米天祿在佛前燒香,就指著供奉的牌位與郭喬看,道)
叫 道:這不是恩人的牌位麼?
    (郭喬看了,就要毀去,道)
叫 道:多少恩惠,值得如此,使我不安。
AAA:(米天祿道)怎說恩惠不多,若非有此,我老漢一死,是不消說的;就是老妻小
    女,無依無倚,也都是一死,怎能得團頭聚面,復居於此?今得居此者,皆恩人
    之再生也。
AAA:(郭喬聽了,不勝感歎道)老丈原來是個好人!過去的事,怎還如此記念!
AAA:(天祿道)感恩積恨,乃人生鑽心切骨之事。不但老漢不敢忘恩人大德,就是小
    女,自拼賣身救父,今得恩人施濟,不獨救了老漢一命,又救了小女一身。他情
    願為婢,伏侍恩人;又自揣村女,未必入恩人之眼,見恩人不受,不敢苦強。然
    私心以為得了恩人的厚惠,雖不蒙恩人收用,就當賣與恩人一般,如何又敢將身
    子許與別子?故昨日李家見老漢錢糧完了,又要來議婚。小女堅執不從,已力辭
    回去了。
AAA:(郭喬聽了,著驚道)這事老丈在念,還說有因;令媛妙齡,正是桃夭子,宜室
    宜家,怎麼守起我來!哪有此事!這話我不信。
AAA:(米天祿道)我老漢從來不曉得說謊。恩人若不相信,待我叫他來,恩人自問他
    便知。
叫 道:(因叫道)青姐走來,恩人問你話。
    (青姐聽見父親叫,連忙走到面前。)
說 道:(郭喬就說道)前日這些小事,乃我見你父親一時遭難無償,我自出心贈他的。
    青姑娘賣身救父,自是青姑娘之孝,卻與我贈銀兩不相干。青姑娘為何認做一事
    ?若認做一事,豈不因此些小之事,倒誤了青姑娘終身?
青姐道:事雖無乾,人各有志,恩人雖贈銀周濟,不為買妾,然賤妾既有身可賣,怎叫父
    親白白受恩人之惠?若父親白白受恩人之惠,則恩人仁人,為義士,而賤妾賣身
    一番,依舊別嫁他人,豈非止博虛名,而不得實為孝女了?故恩人自周濟於父親
    ,賤妾自賣身於恩人,各行各志,各成各是,原不消說得。若必欲借此求售於恩
    人,則賤妾何人,豈敢仰辱君子,以取罪戾?
    (郭喬聽了,大喜道)
大喜道:原來青姑娘不獨是個美女子,竟是一個賢女子。我郭挺之前日一見了青姑娘,非
    不動心,一來正在施濟,恐礙了行義之心;二來年齒相懸,恐妨了好逑之路,故
    承高誼送來之時,急急避去,不敢以色徒自誤。不期青姑娘倒在此一片眷戀之貞
    心,豈非人生之大快!但有一事,也要與青姑娘說過:家有荊妻,若蒙垂愛,只
    合屈於二座。
青姐道:賣身之婢,收備酒掃足矣,安敢爭小星之位?
    (郭喬聽了,愈加歡喜,道)
青姐道:青姑娘既有此美意,我郭挺怎敢相輕,容歸寓再請媒行聘。
青姐道:賤妾因已賣身與恩人,故見恩人而不避。若再請媒行聘,轉屬多事,非賤妾賣身
    之原意了。似乎不必!
說 道:(郭喬說道)這是青姑娘說的,各行各志,不要管我。
    (說定,遂急急的辭了回寓。)
    (正是:花有清香月有陰,淑人自具涉人心。)
    (若非眼出尋常外,那得芳名留到今。)
    (郭喬見青姐一個少年的美貌女子,情願嫁他,怎麼不喜。)
    (又想青姐是個知高識底的女子,他不爭禮於我,自是他的高處;我若無禮於他
    (,便是我的短處了。)
    (因回寓取了三十二兩銀子,競走至縣中。)
    (將前事一五一十,都與母舅說了,要他周全。)
    (王知縣因見他客邸無聊,只得依允了。)
    (將三十二銀子,封做兩處,以十六兩做聘金,以十六兩做代禮。)
    (又替他添上一對金花,兩匹彩緞,並鵝酒果盒之類。)
    (又叫六名鼓樂,又差一吏,兩個皂隸,押了送去。)
又 叫:(吩咐他說)是本縣為媒,替郭相公娶米天祿女兒為側室。
    (吏人領命,竟送到種玉村米家來。)
    (恐米家不知,先叫兩個皂隸報信。)
    (不期這兩人皂隸,卻正是前日催糧的差人。)
    (米老兒忽然看見,吃了一驚,道)
說 道:錢糧已交完,二位又來做甚麼?
說 道:(二皂隸方笑說道)我們這番來,不是催糧錢。是縣裡老爺,替郭相公為媒,來
    聘你令媛。聘禮隨後就到了,故我二人先來報喜。
    (米老兒聽了,還不信,道)
說 道:郭相公來聘小女,為甚太爺肯替他做媒?
AAA:(二皂隸道)你原來不知,郭相公就是我縣裡太爺的外甥。
    (米天祿聽了,愈加歡喜,忙忙與女兒說知,叫老媽央人相幫打點。)
    (早彭樂吹吹打打,迎入村來了。)
    (不一時到了門前,米天祿接著。)
    (吏人將聘禮代禮,金花彩緞,鵝酒果盒,一齊送上。)
    (又將縣尊吩咐的話,一一說與他知。)
    (米老兒聽了,滿口答應不及的道是道是。)
    (忙邀吏人並皂隸入中堂坐定,然後將禮物一一收了。)
AAA:(鼓樂在門前吹打,早驚動了一村的男男女女,都來圍看,皆羨道)不期米家女
    兒,前日沒人要,如今倒嫁了這等一個好女婿。
    (范氏忙央親鄰來相幫,殺雞宰鵝,收拾酒飯,款待來人。)
    (只鬧了半日,方得打發去了。)
    (青姐見郭喬如此鄭重他,一發死心塌地。)
    (郭喬要另租屋娶青姐過去,米天祿恐客邊不便,轉商量擇一吉日,將郭喬贅了
    (入來。)
    (又熱鬧了一番,郭喬方與青姐成親。)
    (正是:
    (  游粵無非是偶然,何曾想娶鵲橋仙。)
    (到頭柱子蘭孫長,方識姻緣看線牽。)
    (二人成親之後,青姐感郭喬不以賣身之事輕薄他,故凡事體心貼意的奉承。)
    (郭喬見青姐成親之後,比女兒更加妍美,又一心順從,甚是愛他。)
    (故二人如魚似水,十分相得。)
    (每日相偎相依,郭喬連遊興也都減了。)
    (過了些時,雖也記掛著家裡,卻因有此牽絆,便因此循循過了。)
    (忽一日,郭福又載了許多貨來,報知家中主母平安。)
    (郭喬一發放下了心腸。)
    (時光易過,早不知不覺,在廣東住了年半有餘。)
    (王知縣見他久不到衙,知他為此留戀,因差人接他到衙。)
AAA:(戲戒他道)我接你來游粵的初念,原為你一時不曾中得,我恐你抑鬱,故接你
    來散散。原未嘗叫你在此拋棄家鄉,另做人家。今你來此,已將及二載,明年又
    是場期,還該早早回去,溫習書史,以圖上進。若只管流落在此,一時貪新歡,
    誤了終身大事,豈不是我做母舅的接你來倒害你!
AAA:(郭喬口中雖答應道)母舅大人吩咐的是!外甥只等小價還有些貨物一賣完,就
    起身回去了。
    (然心裡實未嘗打點歸計。)
    (不期又過不得幾時,忽王知縣報行取了,要進京,遂立逼著要郭喬同去。)
    (郭喬沒法推辭,只得來與青姐說知。)
說 道:(青姐因說道)相公故鄉,原有家產,原有主母,原有功名,原該回去,是不消
    說得的。賤妾雖蒙相公收用,卻是旁枝,不足重輕,焉敢以相公憐惜私情,苦苦
    牽纏,以妨相公之正業。但只是一事,要與相公說知,求相公留意,不可忘了。
郭喬道:你便說得好聽,只是恩愛許久,一旦分離,如何捨得?你且說,更有何事,叫我
    留意?
青姐道:賤妾蒙相公憐愛,得侍枕席,已懷五月之孕了。倘僥倖生子,賤妾可棄,此子乃
    相公骨血,萬不可棄,所以說望相公留意。
AAA:(郭喬聽了,慘然道)愛妻怎麼就說到一個棄字!我郭喬縱使無情,也不至此。
    今之欲歸,非輕舍愛妻,苦為母舅所迫耳!歸後當謀再至,決不相負。
青姐道:相公之心,何嘗願棄。但恐道路遠,事牽絆,不得已耳。
郭喬道:棄與不棄,在各人之習,此時也難講。愛妻既念及生子,要我留名,我就預定一
    名於此,以為後日之徵何如?
青姐道:如此更妙。
郭喬道:世稱父子為喬梓,我既名喬,你若生子,就叫做郭梓罷了。
    (青姐聽了,大喜道)
大喜道:謹遵相公之命。
    (又過了兩日,王知縣擇了行期,速速著人來催。)
    (郭喬無可奈何,只得叫郭福留下二百金與米天祿,叫他置些產業,以供青姐之
    (用。)
    (然後拜別,隨母舅而去。)
    (正是:
    (  東齊有路接西秦,驛路山如眉黛顰。)
    (若論人情誰願別,奈何行止不由人。)
    (郭喬自別了青姐,隨著母舅北歸,心雖繫念青姐,卻也無可奈何。)
    (月餘到了廬州家裡。)
    (幸喜武氏平安,夫妻相見甚歡。)
    (武氏已知道娶了青姐之事,因問道)
問 道:你娶了一妾,何不帶了來家,與我作伴也好,為何竟丟在那裡?
郭喬道:此不過一時客邸無聊,適不湊巧,偶爾為之,當得甚麼正景?遠巴巴又帶他來?
武氏道:妻妾家之內助,倘生子息,便要嗣續宗祖,怎說不是正景?
笑 道:(郭喬笑道)在那裡也還正景。今見了娘子,如何還敢說正景。
    (說的夫妻笑了。)
    (過了兩日,忽聞得又點出新宗師來科舉。)
    (郭喬也還不在心上,倒是武氏再三說道)
說 道:你又不老,學中名字又還在,何不再出去考一考?
郭喬道:舊時終日讀書,也不能巴得一第。今棄了將近兩年,荒疏之極,便去考,料也無
    用。
武氏道:縱無用,也與閒在家裡一般。
    (郭喬被武氏再三勸不過,只得又走到學中去銷了假,重新尋出舊本頭來又讀起
    (。)
    (讀到宗師來考時,喜得天資高,依舊考了一個一等,只無奈入了大場,自誇文
    (章錦繡,仍落孫山之外。)
    (一連兩科,皆是如此。)
    (初時還惱,後來知道命中無科甲之分,連惱也不惱。)
    
    
3**時間: 地點:
    (此時郭喬已是四十八歲,武氏也是四十五歲,雖然不中,卻喜得家道從容,盡
    (可度日。)
    (郭喬自家功名無望,便一味留心教子。)
    (不期兒子長到一十八歲,正打帳與他求婚,不期得了暴疾,竟自死了。)
    (夫妻二人,痛哭不已,方覺人世有孤獨之苦。)
    (急急再想生子,而夫妻俱是望五之人,那裡還敢指望!雖武氏為人甚賢,買了
    (兩個丫頭,在房中伏侍郭喬,卻如水中撈月,全然不得。)
    (初時郭福在廣東做生意,青姐處還有些消息,後來郭福不走廣東,遂連消息都
    (無了。)
    (郭喬雖時常在花前月下念及青姐,爭奈年紀漸漸大了,那裡能夠到得廣東。)
    (青姐之事,只當做了一場春夢,付之一歎。)
    (學中雖還掛名做個秀才,卻連科舉也不出來了,白白的混過了兩科。)
    (這年是五十六歲,又該鄉試,郭喬照舊不出來赴考。)
    (不期這一科的宗師,姓秦名鑒,雖是西人,卻自負知文,要在科場內拔識幾個
    (奇才;正案雖然定了,他猶恐遺下真才,卻又另考遺才,不許一名不到。)
    (郭喬無奈,只得也隨眾去考,心下還暗暗想道:考一個六等,黜退了,倒乾淨
    (,也免得年年奔來奔去。)
    (不期考過了,秦宗師當面發落第一名,就叫郭喬問道)
問 道:你文字做得淵涵醇正,大有學識,此乃必售之技,為何自棄,竟不赴考?
AAA:(郭喬見宗師說話,打動他的心事,不覺慘然跪稟道)生員自十六歲進學,在學
    中做過四十年生員,應舉過十數次,皆不能僥倖。自知命中無分,故心成死灰,
    非自棄也。
笑 道:(秦宗師笑道)俗語說得好:窗下休言命,場中莫論文。我本院偏不信此說。場
    中乃論文之地,若不論文,卻將何為據。本院今送你入場,你如此文字,若再不
    中,我本院便情願棄職回去,再不閱文了。
    (郭喬連連叩頭,道)
笑 道:多蒙大秦宗師如此作養,真天地再生,父母再養矣。
    (不多時,宗師發放完,忙退了出來。)
    (與武氏說知,從新又興興頭頭到南場去科舉。)
    (這一番入場也是一般做文,只覺的精神猛勇。)
AAA:(真是)貴人抬眼看,便是福星臨。
    (三場完了,候到發榜之期,郭喬名字早高高中了第九名亞魁。)
    (忙忙去吃鹿鳴晏,謝座師,謝房師,俱隨眾一體行事。)
    (惟到謝宗師,又特特的大拜了四拜,說道)
說 道:門生死灰,若非恩師作養,已成溝中棄物了。
    (秦宗師自負賞鑒不差,也不勝之喜,遂催他早早入京靜養。)
    (郭喬回家,武氏見他中了舉人,賀客填門,無任歡喜。)
    (只恨兒子死了,無人承接後代,甚是不快。)
    (郭喬因奉宗師之命,擇了十月初一日,便要長行。)
AAA:(夫妻臨別,武氏再三囑咐道)你功名既已到手,後嗣一發要緊。妾聞古人還有
    八十生子之事,你今還未六十,不可懈怠。家中之婢,久已無用;你到京中,若
    遇燕趙得意佳人,不妨多覓一兩人,以為廣育之計。
    (郭喬聽了,感激不盡,道)
說 道:多蒙賢妻美意,只恐枯楊不能生稊了。
武氏道:你功名久已灰心,怎麼今日又死灰復燃,天下事不能預料,人事可行,還須我盡
    。
AAA:(郭喬聽了,連連點頭道)領教,領教!
    (夫妻遂別了。)
    (正是:賢妻字字是良言,豈獨擔當蘋與蘩。)
    (倘能婦人皆若此,自然家茂子孫繁。)
    (郭喬到了京中,赴部報過名,就在西山尋個冷寺住下,潛心讀書,不會賓客。
    ()
    (到了次年二月,隨眾入場,三場完畢。)
    (到了春榜放時,真是時來頑鐵也生光,早又高中了三十三名進士。)
    (滿心歡喜,以為完了一場讀書之願。)
    (只可恨死了兒子,終屬空喜。)
    (忽報房刻成會試錄,送了一本來看。)
    (郭喬要細細看明,好會同年。)
    (看見自家是第三十三名郭喬,廬州府合肥縣生員;再看到第三十四名,就是一
    (個郭梓,韶州府東昌縣附學生。)
    (心下老大吃了一驚,暗想道)
想 道:我記得廣東米氏別我時,他曾說已有五月之孕,恐防生子,叫我先定一名,我還
    記得所定之名,恰恰正是郭梓。難道這郭梓,就是米氏所生之子?若說不是,為
    何恰恰又是韶州府樂昌縣,正是米氏出身之地?但我離廣東,屈指算來,只好二
    十年。若是米氏所生之子,今才二十歲,便連夜讀書,也不能中舉中進士如此之
    速。
    (心下狐疑不了,忙吩咐長班去訪這中三十四名的郭爺,多大年紀了,寓在那裡
    (,我要去拜他。)
AAA:(長班去訪了來,報導)這位郭爺,聽得人說他年紀甚小,只好二十來歲,原是
    貧家出身,盤纏不多,不曾入城,就住在城外一個冷飯店內。聞知這郭爺,也是
    李翰林老爺房裡中的,與老爺正是同門。明日李老爺散生日,本房門生都要來拜
    賀。老爺到李老爺家,自然要會著。
    (郭喬聽了大喜。)
    (到了次日,日色才出,即縣了賀禮,來與李翰林拜壽。)
    (李翰林出廳相見。)
    (拜完壽,李翰林就問道)
問 道:本院閒散誕辰,不足為賀。賢契為何今日來得獨早?
AAA:(郭喬忙打一恭道)門生今日一來奉祝,二來還有一狐疑之事,要求老師台為門
    生問明。
AAA:(李翰林道)有甚狐疑之事?
    (郭喬遂將隨母舅之任,游廣東並娶妾米氏,同住了二年有餘,臨行米氏有孕,
    (預定子名之事,細細說了一遍。)
問 道:今此郭兄,姓同名同,年又相同,地方又相同,大有可疑。因係同年,不敢輕問
    。少頃來時,萬望老師台細細一詢,便知是否。
    (李翰林應允了。)
    (不多時,眾門生俱到,一面拜過壽,一面眾同年相見了,各敘寒溫。)
AAA:(坐定,李翰林就開口先問郭梓道)郭賢契,貴庚多少了?
AAA:(郭梓忙打一躬道)門生今年正交二十。
又 問:(李翰林又問道)賢契如此青年,自然具慶了,但不知令尊翁是何台諱?原習何
    業?
    (郭梓聽見問他父親名字,不覺面色一紅,沉吟半晌,方又說道)
說 道:家父乃廬州府生員,客游於廣,以蔭門生。門生生時,而家父已還,尚未及面,
    深負不孝罪。
AAA:(李翰林道)據賢契說來,則令堂當是米氏了。
AAA:(郭梓聽了大驚道)家母果係米氏,不知老師台何以得知?
AAA:(李翰林道)賢契既知令尊翁是廬州府生員,自然知其名字。
AAA:(郭梓道)父名子不敢輕呼,但第三十三名的這位同年,貴姓尊名,以及郡縣,
    皆與家父相同,不知何故。
AAA:(李翰林道)你既知父親是廬州生員,前日舟過廬州,為何不一訪問?
AAA:(郭梓道)門生年幼,初出門,不識道途,又無人指引,又因家寒,資斧不裕,
    又恐誤了場期,故忙忙進京,未敢迂道。今蒙老師台提拔,僥倖及第,只俟廷試
    一過,即當請假到廬州訪求。
笑 道:(李翰林笑道)賢契如今不消又去訪求了,本院還你一個父親罷!這三十三名的
    正是他。
AAA:(郭梓道)家母說家父是生員,不曾說是舉人進士。
笑 道:(李翰林又笑道)生員難道就中不得舉人進士的麼?
    (郭喬此時,已看得明白,聽得明白,知道確乎是他的兒子,滿心狂喜,忍不住
    (走上前說道)
說 道:我兒,你不消疑惑了,你外祖父可叫做米天祿?外祖母可是范氏?你母親可是三
    月十五日生日?你住的地方,可叫做種玉村?這還可以盜竊。你看你這當眉心的
    這一點黑痣,與我眉心這一點黑痣,可是假借來的?你心下便明白了。
    (郭梓忙抬頭一看,見郭喬眉心一點黑痣,果與自家的相同。)
    (認真是實,方走上前一把扯著郭喬,拜伏於地,道)
說 道:孩子生身二十年,尚不知木本水源,真不肖而又不孝矣!
    (郭喬連忙扶起他來,道)
說 道:汝父在詩書中埋塵一生,今方少展,在宗祀中不曾廣育,遂致無後。今無意中得
    汝,又賴汝母賢能,教汝成名,以掩飾汝父之不孝,可謂有功於祖父,誠厚幸也
    !
    (隨又同郭梓拜謝李翰林,道)
說 道:父子同出門牆,恩莫大矣。又蒙指點識認,德更加焉。雖效犬馬銜結,亦不能補
    報萬一!
AAA:(李翰林道)父子睽離,認識的多矣。若父子鄉會同科,相逢識認於金榜之下,
    則古今未之有也。大奇,大奇!可賀,可賀!
AAA:(眾同年俱齊聲稱慶道)果是希有之事。
    (李翰林留飯,師生歡然,直飲得盡醉方散。)
    (郭梓遂不出城,竟隨到父親的寓所來同宿,便細細問廣中之事。)
說 道:(郭梓方一一說道)外祖父母,五六年前俱已相繼而亡,所有田產為殯葬之計,
    已賣去許多,餘下者又無人耕種,取租有限,孩兒從師讀書之費,皆賴母親日夜
    紡績以供。
    (郭喬聽了,不覺涕淚交下,道)
說 道:我郭喬真罪人也!臨別曾許重來,二十年竟無音問,家尚有餘,置之絕地,徒令
    汝母受苦,郭喬真罪人也!廷試一過,即當請告而歸,接汝母來同居,以酬他這
    一番貞守之情,教子之德。
    (郭梓唯唯領命。)
    (到了廷試,郭喬止殿在二甲,選了部屬。)
    (郭梓倒殿了探花,職授編修。)
    (父子一時榮耀。)
    (在京住不多時,因記掛著要接米氏,郭喬就告假祭祖,郭梓就告假省母。)
    (命下了,父子遂一同還鄉。)
    (座師同年,皆以為榮,俱來餞送,享極一時之盛。)
    (正是:
    (  來時父子尚睽違,不道相逢衣錦歸。)
    (若使人生皆到此,山中草木有光輝。)
    (郭喬父子同至廬州,此時已有人報知武夫人。)
    (武夫人見丈夫中了進士,已喜不了,又見說廣東妾生的兒子又中了探花,又認
    (了父親,一同回來,這喜也非常,忙使人報知母舅王袞。)
    
    
4**時間: 地點:
    (此時王袞因行取已在京做了六年御史,告病還家,聞知此信,大喜不勝,連忙
    (走來相會。)
    (郭喬到家,先領郭梓到家堂裡拜了祖宗,就到內庭拜了嫡母。)
    (拜完了,然後同出前廳,自先拜了母男,就叫郭梓拜見祖母舅。)
AAA:(拜完,郭喬因對郭梓說)我娶你母親時,還是祖母舅為媒,替我行的聘禮,當
    時為此,實實在有意無意之間。誰知生出汝來,竟接了我郭氏一脈,真天意也,
    真快幸也。
    (武氏備出酒來,大家歡飲方散。)
    (到了次日,府縣聞知郭喬中了進士,選了部郎,又見他兒子中了探花,盡來賀
    (喜請酒。)
    (又是親朋友作賀,直鬧個不了。)
    (郭梓記掛著生母在家懸望,只得辭了父親、嫡母回去。)
AAA:(郭喬再三囑咐道)外祖父母既已謝世,汝母獨立無依,必須要接來同居,受享
    幾年,聊以報他一番苦節。
AAA:(郭梓領命,晝夜兼行趕到韶州,報知母親說)父親已連科中了進士,在榜上看
    出姓名籍貫,方才識認了父子。遂同告假歸到廬州,拜見了嫡母。父親與嫡母,
    因前面的兒子死了,正憂無後,忽得孩兒承續了宗祧。但父親與嫡母,俱感激母
    親不盡,再三吩咐孩兒,叫迎請了母親去,同享富貴,以報母親往前之苦。此乃
    骨肉團圓大喜之事,母親須要打點速去為妙。
AAA:(米氏聽見郭喬也中了進士,恰應他母親夢中神道)貴人之妻,貴人之母。
    (之言,不勝大喜。)
說 道:(因對兒子說道)你為母的,孤立於此,也是出於無奈。今既許歸宗,怎麼不去
    ?
    (因將所有田產房屋,盡付與一個至誠的鄉鄰,托他看守父母之塚,自家便輕身
    (隨兒子歸宗。)
    
    
5**時間: 地點:
    (此時府縣見郭梓中了探花,盡來奉承。)
    (聞知起身歸宗,水路送舟船,旱路送車馬,贐儀程儀,絡繹不絕。)
    (故母子二人,安安然不兩月就到了廬州。)
    (郭喬聞報,遂親自乘轎到舟中來迎接。)
AAA:(見了米氏,早深深拜謝道)夫人臨別時,雖說有孕,叫我定名,我名雖定了,
    還不深信。誰知夫人果然生子,果然苦守二十年,教子成名,續我郭氏戔戔之一
    脈。此恩此德,真雖殺身亦不能酬其萬一,只好日日跪拜夫人,以明感激而已。
武氏道:(米氏道)賤妾一賣身之婢,得互君貴人,已榮於華袞,又受君之遺,生此貴子
    ,其榮又為何如?至於守身教子,皆妾分內之事,又何勞何苦,而過蒙垂念?
AAA:(郭喬聽了,愈加感歎道)二夫人既能力行,而又不伐,即古賢淑女,亦皆不及
    ,何況今人!我郭喬何幸,得遇夫人,真天緣也!
    (遂請米氏乘了大轎,自與兒子騎馬追隨。)
    (到了門前,早有鼓樂大吹大擂,迎接入去。)
    (抬到廳前歇下,閒人就都迴避了。)
    (早有侍妾欣起轎簾,請他出轎。)
    (早看見武夫人立在廳上接他。)
    (他走入廳來,看見武夫人,當廳就是一跪,說道)
說 道:賤妾米氏,稟拜見夫人!
AAA:(武夫人見他如此小心,也忙跪將下去,扶他道)二夫人貴人之母也,如何過謙
    !快快請起。
武氏道:(米氏道)子雖不分嫡庶,妾卻不能無大小之分。還求大夫人台座,容賤妾拜見
    。
夫人道:(武夫人道)從來母以子貴,妾無子之人,焉敢稱尊!
    
    
6**時間: 地點:
    (此時郭喬、郭梓俱已走到。)
    (見他二人遜讓不已,郭梓只得跪在旁邊,扶定武夫人,讓米氏拜了兩拜,然後
    (放開手,讓武夫人還了兩拜,方才請起。)
    (武夫人又叫家中大小僕婢,俱來拜見二夫人。)
    (拜完,然後同入後堂,共飲骨肉團圓之酒。)
    
    
7**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彼此相敬相愛,一家和順。)
    (郭喬後來只做了一任太守,便不願出任。)
    (郭梓直做到侍郎,先封贈了嫡母,後又封贈了生母方已。)
    (後人有詩贊之道:
    (  施恩只道濟他人,報應誰知到自身。)
    (秀色可餐前種玉,書香能續後生麟。)
    (不曾說破終疑幻,看得分明始認真。)
    (未產命名君莫笑,此中作合豈無困。)
    (第二回 盧夢仙江上尋妻)
    (科第從來誤後生,茫茫今古伴青燈。)
    (一時名落孫山榜,六載人歸楊素門。)
    (志若自邀天地眷,身存復鼓瑟琴聲。)
    (落花流水情兼有,莫向風塵看此君。)
    (話道人生百年之內,卻有許多離合悲歡。)
    (這離合悲歡,非是人要如此,也非天要人如此,乃是各人命中注定,所以推不
    (去,躲不過。)
    (隨你英雄豪傑,跳不出這個圈子。)
    (然古今來離而複合,悲後重歡的事體盡多。)
    
    
8**時間: 地點:
    (如今先把兩樁極著名的來略言其概。)
    (一個是陳朝樂昌公主,下嫁太子舍人徐德言,夫妻正是一雙兩好。)
    (那知後主陳叔寶荒淫無道,被隋朝攻入金陵,國破家亡。)
    (樂昌夫妻,各自逃生,臨別之時,破鏡各執,希冀異日再合。)
    (到後天下平靜,德言於正月十五元宵之夜,賣破鏡為由,尋訪妻子下落;這樂
    (昌已落在越公楊素府中,深得愛寵。)
    (樂昌不忘舊日恩情,冒死稟知越公,也差人體訪德言,恰他相值。)
    (越公召入府中,與樂昌公主相會。)
    (虧楊素不是重色之徒,將樂昌還與德言,重為夫妻。)
    (還有個餘姚人黃昌,官也不小,曾為蜀郡太守。)
    (當年為書佐之時,妻子被山賊劫去,流落到四川地方,嫁個腐酒之人,已生下
    (兒子。)
    (及黃昌到四川做太守時,其子犯事,娘兒兩個同到公堂審問。)
    (黃昌聽見這婦人口氣,不像四川人。)
    (問其緣故,乃知當初被山賊劫去的妻子即是此人,從此再合。)
    (看官,這兩樁故事,人都曉得,你道為何又宣他一番?此因女子家是個玻璃盞
    (,磕著些兒便碎;又像一匹素白練,染著皂媒便黑。)
    (這兩個女人,雖則複合,卻都是失節之人,分明是已破的玻璃盞,染皂媒的青
    (白練,雖非點破海棠紅,卻也是風前楊柳,雨後桃花,許多嫋娜胭脂,早已被
    (人搖擺多時,冷淡了許多顏色,所以不足為奇。)
    
    
9**時間: 地點:
    (如今只把個已嫁人家,甘為下賤,守定這朵朝天蓮、夜舒荷,交還當日的種花
    (人,這方是精金烈火,百鍊不折,才為希罕。)
    (正是:
    (  貞心耿耿三秋月,勁節錚錚百鍊金。)
    
    
10**時間: 地點:
    (話說成化年間,揚州江都地方,有一博雅老儒李月坡,妻室已喪,只有一女,
    (年方九歲,生得容貌端妍,聰明無比。)
    (月坡自幼教他讀書,真個聞一知十,因此月坡命名妙惠。)
    (鄰里間多有要與月坡聯姻。)
    (月坡以女兒這個體格,要覓一個會讀書的子弟為配,不肯輕易許那尋常兒童。
    ()
    (月坡自來無甚產業,只靠坐館膳生。)
    (從古有硯田筆耒之號,雖為冷談,原是聖賢路上人。)
    (這一年,在利津門龔家開館,龔家有個女學生,年紀也方九歲。)
    (東家有個盧生,附來讀書。)
    (那盧生學名夢仙,以昔日邯鄲盧生,為呂洞賓幻夢點化,登了仙錄,所以這盧
    (生取名夢仙,字從呂。)
    (其父盧南村,是個富不好禮之人;其母姓駱,也不甚賢明大雅,卻生得盧夢仙
    (這個好兒子。)
    (自到龔家附學,本自聰明質地,又兼月坡教道有方,年紀才只十歲,書倒讀了
    (一腹,剛剛學做文字,卻就會弄筆頭,長言短句,信筆而成,因資性占了十分
    (,未免帶些輕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