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小孟嘗詩酒訂盟 大奸雄睚眥中禍)
    (詩曰:
    (  古人形似獸,皆有大聖德。)
    (今人面似人,獸心不可測。)
    (雖笑未必和,雖哭未必戚。)
    (但結口頭交,腹裡棘。)
    
    
2**時間: 地點:
    (話說大唐代宗年間,都城三百里外,有個集賢村月浦橋,住一位官人,姓邵名
    (玉,號卞嘉,取卞和璧獻之義。)
    (父拜銓部少宰,母封二品夫人,垂髫入洋,椿萱並凋。)
    (十五歲上娶了太史方定隆小姐為妻,十六歲便生一位男子。)
    (是五月端午日生的,因天中節,取名天節。)
    (只是關煞太重,難於撫養,為此將他穿了兩耳,戴了金環,這都不在話下。)
    (單提邵卞嘉,雖是書香之家,卻淡於功名二字,好的是歌詞詠詩,慕的是齊孟
    (嘗君一派。)
    (所以家中座客常滿,聲氣嚶鳴的何止千百。)
    (因此人號他叫做小孟嘗。)
    
    
3**時間: 地點:
    (一日偶值二月念五日。)
    (東京風俗,這一日不分男女,俱在郊外踏青遊戲,叫做撲蝶會。)
    (邵卞嘉就吩咐蒼頭預備酒席,往郊外先占一塊有趣有景的山場,邀了二三個名
    (妓,同幾位詩酒朋友,車馬紛紛前去遊樂。)
    (正所謂花笑春風,駕啼麗日。)
    (這些男女,老的少的,俏的俊的,濃妝的淡抹的,攜手並肩,絡繹往來。)
    (邵家占了一塊地方,才鋪氈席未及把盞,只見家人匆匆來稟,說有一個遠客拜
    (訪,是個應舉生員,河北人氏,必要面會。)
    (將名帖呈上,寫著通家盟弟盧杞拜。)
    (那邵卞嘉是好客的人,見說遠客相訪,就吩咐家人發轎去請。)
霍夫人:(家人道)盧相公現在山下等候。
    (卞嘉隨喚兩個寵童同家人立邀盧相公相見。)
    (原來這盧杞是一個極奸狠的心腸,最可惜的相貌,只有二尺七八寸長的身材,
    (臉如黑炭,左半邊又生得古怪,渾如青靛染成。)
    (黃髯數莖,渾似鐵絲出地;黑麻滿面,卻如羊肚朝天。)
    (請到面時,但見:
    (  頭戴凌雲巾,黃多皂少;身穿布道袍,挖舊填新;兩隻醬色襪,頭穿底落
    (;一雙半紅鞋,跟倒牆歪。)
    (不是武大郎重生今日,定是柳樹精又下凡塵。)
AAA:(當下盧杞行到跟前,童子報說)盧相公請到。
    (說尚未完,早已笑倒半邊。)
    (這些家人、朋友見了這個鬼臉,都笑得兩眼沒縫,連邵卞嘉也忍不住笑起來,
    (一時間晉接禮儀都弄不出。)
    (揖罷,盧杞已覺沒趣。)
    (邵卞嘉沒法,只得吩咐家人暖酒入席。)
    (當下團團圍坐。)
    (三杯已畢,卞嘉命斟大觴,求盧杞行令。)
    (盧杞推辭年幼,轉求別送。)
    (才開得口,引動眾人又要發笑。)
AAA:(這對面坐的就是聞子先,他便欠身說道)既盧盟兄不肯先賜教,小弟忝在癡長
    ,只得僭了。
說 道:(竟接這杯酒在面前說道)今日良辰勝景,諸賢相集,此會不亞蘭亭,大家須要
    賦詩,盡歡而散。
AAA:(眾人齊道)遵教。
AAA:(聞子先道)今日八客相敘,限八個詩題,四個七言絕、四個七言律,拈閹詠句
    。是何八題?蟬琴、蝶拍、魚梭、燕剪,是七言律;茉莉花、萱花、海棠花、水
    仙花,是七言絕。先將各題書成八紙折好,蓋於空盒內,捱次送去,酒到拈開,
    絕句律詩隨意賦就。舉杯時,對席按板,連通三板,詩不成者,左右各罰一大杯
    ;四板不就,罰二杯;五板不完,罰三杯;六板不完,左右罰五杯;合席株連俱
    罰三杯。本身出席供役。
    (宣令已罷,當下張愚谷手拈一紙,是茉莉花,韻分香字,酒到時,口占一絕云
    (:
    (  清芬堪伴幽北涼,送得薰風滿院香。)
    (來自越裳移種後,六宮爭秘綠雲傍。)
AAA:(聞於先道)詩雖平常,卻成得迅速,姑免罰。第二就是自家了。
    (張愚谷便把酒送到聞子先面前。)
    (他也拈來,卻是萱花,韻分風字,遂口占一絕云:
    (  迎秋沾露綻金鍾,翠帶輕飄怯面風。)
    (香遠北堂逾暗射,自消憂字在胸中。)
AAA:(諸友俱拍手稱贊道)妙句妙句,畢竟是作家不同。
    (聞子先謙說不敢。)
    (第三就是妓女劉曉霞。)
    (聞子先送酒過去,她拈得蟬琴,韻分藏字,使口占一律云:
    (  槐陰冉冉覆匡牀,一曲幽然奏嶧陽。)
    (聞向風調鬆泠泠,清逾泉響石浪浪。)
    (先時預報商音動,應律徐看漱氣翔。)
    (莫道無弦偏有韻,廣陵終在奕中藏。)
    (吟罷,眾皆稱妙。)
    (第四就是卞嘉。)
    (他拈得是燕剪,韻分依字,亦遂吟一律云:
    (  差池兩羽弄春暉,戀社還尋舊字歸。)
    (貼水掠來疑裁絹,入雲裁去欲成衣。)
    (簾前雙股開還合,袷後友輸是也非。)
    (可恨離腸揉不斷,落花飛去總依依。)
    (賦畢,眾皆稱贊好捷才。)
    (第五就是妓女蔣蘭仙,也賦一律,題是魚梭,韻分哦字:
    (  池邊公子柳中過,池內文人學擲梭。)
    (動處穿萍疑織浪,靜時依落亦縱波。)
    (臨淵羨處空惆悵,戴月歸來費揣摩。)
    (只有幼與愚齒折,誤聽潑利罷吟哦。)
    (吟罷,各席稱好。)
    (第六是王子雋,拈題是蝶拍,韻得春字,即吟一律:
    (  翩翩兩翅粉光勻,歌舞場中度此身。)
    (聲到慢時應赴節,纓從拂處若含顰。)
    (有時停板風前待,何處當筵草際尋。)
    (試約周郎與同夢,花房柳幕各生春。)
    (吟罷,眾人稱道佳作佳作,風流恰與晚娘蘭娘鼎足而峙。)
    (那第七位是妓女秋翠。)
    (王子雋送過酒,秋娘接了,拈題是海棠花,韻分中字,即賦一絕云:
    (  莫雨無香猶有痕,須知有韻在園中。)
    (太真妃子三杯後,襯此嬌枝兩頰紅。)
    (吟罷,連忙把酒送到盧杞面前。)
    (這末鬮卻剩得水仙花題目,韻分郎字。)
    (只見盧杞接杯在手,只呆呆的舉杯停目,三板不成,漸至四板五板。)
    (左右已是連累罰過三杯-看看到六板將絕,還不像詩成的。)
AAA:(左首坐的張愚谷,只得向盧杞道)盟兄名邦異材,何吝賜教?弟鼠量已盈,難
    再飲了,望見教為感。
    (盧杞面皮漲紅,過意不去,只是做不出。)
    (看官,那盧杞也是青衿,為何四句詩做不出來?因他平日只用心於八股文字,
    (起承轉合,如何曉得詩有三練,練句不如練意,練意不如練格,種種微細的道
    (理。)
    (所以六板既絕,隻字沒有,只得遵依令官,出席聽差候罰。)
    (合席俱罰三大杯。)
AAA:(左右二人陪罰過了,這邊說)想是得罪盧兄,故意不肯賜教。
AAA:(那邊道)我們淡劣之才,想是不堪教訓的。
    (你一句,我一句,說得盧杞站在旁邊越覺沒趣。)
    (卞嘉與眾人為罰酒過多,個個飲得酩酊潦倒,都要到山前困步,醒一醒酒再坐
    (,說罷一齊起身。)
    (在盧杞入席半日,卻不曾吃得半杯酒、嘗得一品肴,本性原是貪杯,況又枵腹
    (來的,說不出一肚皮氣,也只得隨眾人下山閒步。)
    (肚裡疑眾人行這個令,分明是要奚落我,已有八九分不悅了。)
    (恰又遇著一個惡少,穿著大紅夾襖,一路搖擺著來往婦女,眾人都厭惡他。)
AAA:(邵卞嘉已有六七分酒意,遂口誦二句道)胸中多臭糞,腹內少文章。
    (這不過是厭那惡少的氣習。)
AAA:(不料那盧杞聽了,錯認「卞嘉是有心譏誚我」,便勃然大怒,不別眾人,忿忿
    (而去)我若有一日得志,誓必殺盡此輩。
    (及更席時,不見了盧杞,卞嘉遍尋不獲,大不過意。)
    (歸時,又令家人訪問寺院各寓,欲親去答拜,要送程儀請酒,不意蹤跡全無,
    (只得罷了。)
    (怎知盧杞懷恨發憤攻書,五六年遂成名士,後來許多官吏士民受他大累。)
    (不知卞嘉如何躲避,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玉口神奇術成名 癡秀才窮途哭遇)
    (話分兩頭,且慢說盧杞一段話。)
    (今日再表一個極奇的術士,也是來謁卞嘉的。)
    
    
4**時間: 地點:
    (卻說江西建昌府麻姑山,有一個丹霞洞,相傳是個仙跡。)
    (離洞數十步,小橋曲水,有幾家隱士山居。)
    (內中有一人,姓李名亻屋,道號虛齋,性好山水。)
    
    
5**時間: 地點:
    (一日,到吉安府永嘉縣玉笥山閒步,遇一道者,傳授他鑒視氣色知壽夭窮通的
    (妙術。)
    (歸家將此術小試,屢試屢驗,求相者擁擠不開。)
    
    
6**時間: 地點:
    (一日在自家門首,見一人匆匆前過。)
    (他一眼溜著,忽然分開眾人,如飛趕上,將這人拖住。)
AAA:(那人吃了一驚,李亻屋不等他開口,將那人拖入門,拂椅安坐,口稱)太史公
    何來?
AAA:(那人搖頭道)兄莫錯認了,小弟是落難之人,如何尊稱為太史公?
笑 道:(李亻屋笑道)台翁言小子錯認,但小子看尊貌天庭飽滿,日月來垣,年方舞象
    ,便當手拾芹香,觀光上國,雖未與鹿鳴之席,亦能食廩餼之粟。如今該第四次
    觀場了,是也不是?若道得是,後面妙境盡多。請問高姓大名?
霍夫人:(那人道)學生姓歐陽,名漸,字鳴卿。十三歲入庠補廩,今年二十五歲,先是
    進場三次,先生之言大約有驗。只是說四次的場,學生今歲府裡不曾錄遺才,又
    無盤費去趕。人情惡薄,館主人見今年沒有科舉,不但借貸不肯,連來歲館亦辭
    了。昨晚心緒不佳,吃了幾杯酒,把學生嚴課一番,反被主人大怒,連館童也譏
    誚許多冷言淡語。我想大丈夫不得志,見笑鼠輩。況年近三旬,尚未有室,適才
    起個短見,欲問蓮花峰茅庵中做個頭陀消遣。
笑 道:(李亻屋笑道)台翁之言,不是有志氣的念頭。據小子細觀尊客氣色,似蛇繞於
    天乙貴人之上,不過六十日,便開雲見天。今科秋桂第一枝,非公不能扳折,此
    去聯捷無疑。今試為台翁卜一先天數,看有甚機會進場。
    (就把壁上貼的詩稿信手拆一字來,不覺大笑道)
笑 道:怪哉,數主東南方有貴人提拔,有奇遇入場,發解無疑。
    (就吩咐備飯款待,又伸手去開那錢櫃,將平日所得之銀,盡情取出,恰有十二
    (兩之數,雙手遞與歐生,送為路費。)
    (家人擺出飯來。)
AAA:(賓主吃罷,李亻屋道)試期已迫,今日尚可趕行五十里,不敢久留了。
    (歐陽漸收了程儀,起身謝別,忙忙前去,行四五日,已到省城。)
    
    
7**時間: 地點:
    (那日已是夜分時候,一時找不出下處。)
    (他心性是愛潔淨的,又不肯宿歇商店,暗中東走西望。)
    (見一古廟,三面牆壁俱傾,隱隱露出些燈光來。)
    (歐生便捱身進去,推那一扇小門,原不曾拴,步將進去。)
    (中間是關帝神像,兩旁是臥房,東邊一小側廂做廚房,有一老道士在灶下煨火
    (。)
AAA:(歐生道)老師長,小生是遠來投宿的。
    (連叫幾聲,並不答應,但見他點點頭,搖搖手,又指一指。)
    (原來是個重聽的。)
    (歐生又把投宿的話嚷與他聽,告聲相擾。)
    (也不想吃夜飯,拿著燈照到左邊小房裡,有現成的草鋪。)
    (解開被套倒身睡去。)
    (忽夢見兩親走到面前,猶是貧時光景,淒然可傷。)
    (及醒來想起兩親,又想年已及壯,尚未有室,雖承李老美情,資助盤費來此,
    (計場期已在三日之內,未知何由進場。)
    (遂不覺放聲大哭。)
    (自二鼓哭到雞叫方止。)
    (忽驚動了貼壁一位官員。)
    (原來這廟靠著皇華館。)
    (那官員是個廣東潮州人,姓馮,名之吉,號迪庵,甲辰進土。)
    (生平一清如水,又敢做敢為。)
    (現蒙欽召掌堂都御史,馳驛進京,連日被撫按請酒厭倦,那夜又是一個同年請
    (酒,飲到半夜方回。)
    (因連日勞頓,正要熟睡,卻被歐生哭聲聒得一夜不曾合眼。)
    (他平日固是盛德長者,卻又是極躁暴的性子。)
    (疑是地方官不曾肅靜,驛丞不小心,致客人酗酒撒潑,心中大怒。)
    (天明便寫手批,差聽事官拿地方總甲驛丞,立要這夜哭的人到案。)
    (此票一出,驛丞嚇得魂飛魄散,保甲嚇得膽戰心驚,四面八方沿門捱戶,一時
    (查不出來。)
    (知縣聞知,親來捕捉。)
    (還喜歐生哭聲未止,就有人捱察出來,說是廟中哭的聲音。)
    (驛丞同八個公差一齊擁入,老道人唬個半死,歐生兀自擁衾呆坐,眼睛尚是紅
    (的。)
AAA:(起先是三四個人到房內一探,便大喊道)憲犯在這裡了。
AAA:(歐生吃了一驚)不知為何喚我是個憲犯?
    (未及開言,忽見一二十人蜂擁而來,一條鎖鏈套在頸脖上,拖下牀來。)
    (眾人替他披衣穿鞋,拿到驛門。)
    
    
8**時間: 地點:
    (此時轟動了南昌一省官員,都來候問。)
    (到館門時,聽得馮公便服坐堂,怒容可掬,各宜俱不敢傳稟,未得相見。)
AAA:(但見聽事官喝道)拿到犯人解進。
    (把歐生帶到丹墀跪下,眾人吆喝如雷。)
AAA:(馮公把案一拍道)你是什麼人,敢在皇華駐紮之所黑夜號哭,是何道理?
AAA:(歐生稟道)生員歐陽漸是來應舉的,不知大人光臨,有失迴避,致於天怒。
問 道:(馮公喝問道)既是應舉生員,後日便是頭場,不去靜養,卻在這裡胡啼亂號,
    難道哭下個舉人來麼?
AAA:(生又稟曰)生員正為著場事悲傷,更有一天苦況,不堪細訴。
鬱公道:(馮公道)也罷,你既是應舉的,我如今先考你一考,通不通,我自有說。
    (叫左右寫五個題目來,說道)
說 道:不須起草,以點香一炷為度,香完就要交卷。
    (歐生五題到手,真個不起草稿,不加點,一揮而就。)
    (及做完交卷,香尚有寸餘。)
    (馮公接來一看,還只說是先完了一二篇,及看下去,卻是五篇俱完,篇篇如錦
    (心繡口。)
AAA:(不禁失聲擊節道)奇才,奇才。
    (站下位來,忙吩咐討衣冠皂靴來,更服相見。)
    (一霎時件件取到,裝束如新郎一般。)
    (歐生要行廷參禮,馮公卻再三不肯,謙讓許久,然後行個南北立接的禮,揖罷
    (安坐。)
AAA:(忽見聽事官稟道)門外各官齊來伺候。
鬱公道:(馮公道)且回他下午相見。
    (書房就取白牌一面掛出,上寫一應官員俱於下午參謁。)
    (眾官方才各自回衙。)
    
    
9**時間: 地點:
    (且說馮公待茶後,即吩咐備酒。)
    
    
10**時間: 地點:
    (須臾入席,飲了幾杯,歐生方把一段情由,及遇李亻屋並哭泣始末,一一呈訴
    (。)
鬱公道:(馮公道)原來為此,這個不難,且開懷暢飲。
    (二人直飲到八分酒意,方才撤去酒席。)
AAA:(馮公就取牌票來寫道)建昌府廩生歐陽漸,宏才巨儒,仰本省學道補名送院。
    (寫完,遂令知府將此牌諭轉達學道,命他補送入闈。)
    (知府立刻將此牌呈示學道,造冊補送人闈。)
    (馮公又取白金百兩與歐生,為春闈之費。)
    (歐生拜謝告辭,馮公送至儀門而別,歐生仍回廟中。)
    (只見南昌知縣差八名皂快請歐生更寓。)
    (八人輪流更役,補陳食物,色色完備,又贈白金五十兩。)
    (及進場後揭曉,果然第一名是歐陽漸。)
    (他也不回家,一直進京。)
    (春來會試,中試二甲第四名,選入翰林院。)
    (不半年,居然學土之職。)
    (所以轟動了江西一省,都說李握真是半仙,因即起他一個道號,稱為玉口神,
    (是說他開口靈驗的意思。)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