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小五義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二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沖霄樓智化逢凶化吉 王爺府艾虎死而復生)
        (上部《小五義》未破銅網陣,看書之人紛紛議論,辱承到本鋪購買下部者,不
        (下數百人。)
        (上部自白玉堂、顏按院起首,為是先安放破銅網根基。)
        (前部篇首業已敘過,必須將擺陣源流,八八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相生相剋
        (,細細敘出,先埋伏下破銅網陣之根,不然銅網焉能破哉!有買上部者,全要
        (貪看破銅網之故,乃是書中一大節目,又是英雄聚會之處,四傑出世之期,何
        (等的熱鬧,何等的忠烈!當另有一種筆墨。)
        (若草草敘過,有何意味?因上部《小五義》,原原本本,已將銅網陣詳細敘明
        (。)
        (今三續開篇,即由破銅網陣單刀直入,不必另生枝葉,以免節目絮繁,且以快
        (閱者之心。)
        (近有無恥之徒,街市黏單,膽敢憑空添破銅網、增補全圖之說。)
        (至問及銅網如何破法,全圖如何增添,彼竟茫然不知,是乃惑亂人心之意也。
        ()
        (故此,本坊急續刊刻,以快人心,閒言少敘。)
        (眼前得失與存亡,富貴憑天所降;樂枯高下不尋常,何必諄諄較量。)
        
        
    2**時間: 地點:
        (且說黑妖狐智化與小諸葛沈仲元,二人暗地商議,獨出己見,要去王府盜取盟
        (單。)
        (背著大眾,換了夜行衣靠,智爺百寶囊中多帶撥門撬戶銅鐵的傢伙,進王府至
        (沖霄樓。)
        (受了金槍將王善、銀槍將王保兩槍紮在百寶皮囊之上,智爺假說紮破了肚腹、
        (腸子露出,滿樓亂滾,誆王善、王保出來,沈仲元同智化結果了兩個人性命,
        (二番上懸龕,拉盟單合子。)
        (幸好百寶囊紮了兩上窟窿,預先解下來,放在下面凳子之上,就只背後背著一
        (口刀,爬伏在懸龕之上,晃千里火照明。)
        (下面是一個大方盒子,沈仲元說過是兵符印信。)
        (上頭有一個長方的硬木盒子,兩邊有個如意金環,伸手揪住兩個金環往懷中一
        (帶,只聽見上面「咔嚓」一聲,下來了一口月牙式鍘刀。)
        (智爺把雙眼一閉,也不敢往前躥,也不敢往後縮,正在腰脊骨上「噹啷」一聲
        (,智爺以為他腰斷兩截,慢慢的睜眼一看,不覺著疼痛,就是不能動轉。)
        (列公,這是什麼緣故?皆因它是個月牙式樣,若要是鍘草的鍘刀,那可就把人
        (鍘為兩段。)
        (此刀當中有個過龍兒,也不甚大,正對著智爺的腰細,又遇著解了百寶囊,底
        (下沒有東西垫著,又有背後背著這一口刀,連皮鞘帶刀尖,正把腰節骨護住。
        ()
        (兩旁邊的抄包,盡教鍘刀刃子鍘破,傷著少許的皮肉,也是鮮血直流。)
        (智爺連嚇帶氣助著,不覺疼痛。)
        (總而言之,智化命不當絕,可把沈仲元嚇了個膽裂魂飛。)
        (急晃千里火,只見裡邊塵土暴起,趕緊縱上佛櫃,躥上懸龕,以為智爺廢命,
        (原來未死。)
    智 爺:沈兄,我教刀壓住了。
    AAA:(沈爺說)可曾傷著筋骨皮肉?
    智 爺:少許傷著點皮膚,不大要緊。
    AAA:(沈爺道)這邊倒有個鐵立柱,我抱著往上一提,你就出來了。
    智 爺:(智爺連說)不可!不可!我聽白五弟說過,每遇這樣消息,裡頭必還套著消息
        。
    AAA:(沈爺說)難道你就這樣壓著不成?
    智 爺:你先下樓去找你師兄的寶劍,或歐陽兄的寶刀,拿來我自有道理。
    AAA:(沈爺說)你在這裡壓著,我一走,倘若上來外人,你不能動轉,豈不是有性命
        之憂,我如何走得?
    智 爺:我要該死,剛才這兩次就沒有命了。再說生死是個定數,你不要管我,你取刀劍
        去為是。
        (沈爺無可奈何下了懸龕,只得依著智爺的言語,出了樓外往正南一看,方才見
        (那樓下之人,也有出來的,也有進去的,口中亂喊)
    口 中:拿人!千萬不可走脫了他們。
        (沈爺不知什麼緣故,不顧細看下面,一直撲奔正西。)
        (正要將軟梯放下,忽然見西北來了一條黑影,漸漸臨近,見那人闖入五行欄杆
        (,細看原來是艾虎。)
        (你道艾虎從何而至?皆因他在西院內解手,暗地裡聽見智化、沈仲元商量的主
        (意,等著他們換好夜行衣靠,容他們走後,自己背插單刀,也就躥出了上院衙
        (,施展夜行術,直奔王府而來。)
        (來至王府,不敢由正北進去,知道沙老員外他們埋伏在樹林之內,若教遇見,
        (豈肯教自己進去。)
        (也不敢由東面進去,知道也有巡邏之人。)
        (倒是由順城街馬道上城,自西邊城牆而下。)
        (腳踏實地,一直的奔木板連環,由西北乾為天而入,進的天地否,腳踏卍字式
        (,當中跳黃瓜架,直奔沖霄樓而來。)
        (漸漸臨近,一看全是朱紅斜卍字式欄杆,一層一層,好幾個斜馬弔角,好幾個
        (門,不分東西南北。)
        (他焉能知曉,按五行相生相剋,全是兩根立柱,上有大蓮花頭,這就算個門戶
        (。)
        (欄杆全是披麻掛灰朱紅的顏色,蓮花頭兒可是分出五色:青、黃、赤、白、黑
        (。)
        (行家若是進來,由白蓮花頭而入,就是西方庚辛金,再走黑蓮花頭的門,不管
        (門戶衝什麼方向,再找綠蓮花頭的門,然後是紅蓮花、黃蓮花。)
        (白蓮花正到裡面即是金,金能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如若走錯一門,白蓮花奔了綠蓮花,就是相剋。)
        (金能剋木,走三天也進不來。)
        (艾虎如何能曉得相生相剋?進了西方庚辛金,走的東方甲乙木,繞的中央戊己
        (土。)
        (繞了半天,心中急躁,他也有個主意,用手一扶欄杆,「蹭」往上一縱,竟自
        (躍在五行欄杆裡邊去了。)
        (恨的他咒罵起來,不知這是什麼地方。)
        (隨手背後拉刀,把欄杆「咔嚓」亂砍了一回,賭氣把刀插入背後,回手掏出飛
        (爪百練索,搭住欄杆,往上就導。)
        (導上約有七八尺高,上面有人叫他說)
    有 人:下面可是艾虎?
        (他就緊握飛爪百練索,眼看上面欄杆,往上問道)
    口 中:沈大哥呀?
    沈仲元:不錯。
        (你道艾虎怎麼管著他叫大哥?先前叫大叔,此時是打甘媽媽、蘭娘他們論起。
        ()
    沈仲元:艾虎,你這孩子怎麼來了?
    艾 虎:你們的主意,我早聽見了,我見一面分一半,我師傅不要功勞,那功勞算我的。
    沈仲元:你師傅都叫鍘刀鍘了。
    艾 虎:你說什麼?
    沈仲元:你師傅都叫鍘刀鍘了。
        (艾虎一聲哎喲,一撒手,咕咚一聲,躺在地下,四肢直挺,死過去了。)
        (沈仲元嚇了個膽裂魂飛,趕緊放軟梯到二層。)
        (放二層的軟梯到了平地,把艾虎往上一抽,朝脊背拍了幾掌,又在耳邊呼喚,
        (艾虎才悠悠氣轉。)
        (艾虎睜開二目,坐於地上放聲大哭。)
    沈仲元:師傅又沒死,你為什麼如此?
    艾 虎:你不是說我師傅叫鍘刀鍘了麼?
    沈仲元:原是個月牙鍘刀,把他壓在底下,不能動轉。
    艾 虎:你為什麼不說明白了,叫我哭的死去活來?
    沈仲元:你沒等我說完,你就死過去了。你這孩子,造化不小,不是遇見我,你性命休矣
        。
    艾 虎:怎麼?
    沈仲元:你拿絨繩掛住欄杆,必然拿胳膊肘撐住,跳身上去,那上頭有沖天弩,定射在你
        胳膊之上。那弩箭全是毒藥煨成,遇上一枝,准死無疑。
    艾 虎:我師傅現在哪裡?
    沈仲元:就在沖霄樓上。你來的甚巧,你師傅打發我取寶刀寶劍,我正怕走後上來王府之
        人,你師傅有性命之憂。你去找寶刀寶劍,我回去看著你師傅。
    艾 虎:我得先去看看我師傅,然後去取。
    沈仲元:你先取來,然後再看不遲。
    艾 虎:我總得先看看師傅,然後再去取。
        (沈仲元無奈,先幫著艾虎爬上軟梯,自己也到了上面。)
        (卷上軟梯,二人又上了三層軟梯,把三層的捲起,同到樓門,晃千里火,艾虎
        (先就躥上去了。)
        (隔扇一響,智化連忙問道)
    智 化:是誰?
    艾 虎:師傅,是我。
    智 化:(智化哼一聲說)怪不得聖人云『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你這孩子,多般
        任性,連我在沖霄樓上,都受了兩次大險。
    沈仲元:他來的正巧,或者教他看著你,我去取刀劍,或者教我看著你,他去取。
    智 爺:既然這樣,教他去取。
    艾 虎:師傅還用取刀劍?我把這鐵柱一抱,你老人家就出來了。
    智 爺:胡說!哪能這麼容易,快去取來。
    艾 虎:我可是見面分一半,師傅你不要功勞,可算我的。
    智 爺:你把刀劍取來,橫豎有你點功勞就是。
        (艾虎無言,飄身下來。)
        (沈仲元當路放下兩道軟梯,帶他出五行欄杆,腳踏卍字式,艾虎就要跑)
    沈仲元:我師傅要有點舛錯,衝著你說!
    沈仲元:你放心,快去快來。
        (艾虎出了南門,走火風鼎,出離為火,至木板連環以外。)
        (自己一愕,心裡思忖:也不知義父與雲中鶴他們現在哪裡,王府地面甚大,哪
        (裡去找?)
        
        
    3**時間: 地點:
        (忽然聽見東南方殺聲震耳,火光沖天。)
        (艾虎直奔前去,繞過前邊一片太湖山石,只見搬山探海、千佛投降相似燈籠火
        (把亮子油鬆,照如白晝。)
        (艾虎就知道是大眾在此動手,背後拉刀,殺將進去,叱嚓磕嚓亂砍。)
        (王府的兵了閃開一條道路,艾虎闖了進去。)
        (鎮八方王官雷英、金鞭將盛子川、三手將曹德玉、賽玄壇崔平、小靈官周通、
        (張寶、李虎、夏侯雄,迎面之上,是北俠歐陽春、雲中鶴、南俠展熊飛、雙俠
        (丁兆蕙、鑽天鼠盧方、徹地鼠韓彰、穿山鼠徐慶。)
        (內中還有一人,說話唔呀唔呀的,手中提一桿沒纓的槍,槍纓全叫火燒去了,
        (此人名叫聖手秀士馮淵。)
        (這些人均陷在沖霄樓的下面,盆底坑的上頭,被上面雷英用火攻燒的無處躲避
        (。)
        (四條地溝,有一百弓弩手,早教雷英調將出去,蓋上木板,還怕不堅固,又壓
        (上石頭,派兵丁在上面坐定。)
        (裡頭的人,要想出去,比那登天還難。)
        (聖手秀士馮淵,帶領眾位闖了四面,正南正北正東正西都有木板蓋著,乾自著
        (急,不能出去。)
    盧 爺:(盧爺歎道)五弟呀,五弟,你活著是個聰明人,死後應當是個聰明鬼,我們大
        家與你報仇雪恨,你怎麼不顯一點靈?莫不是生有處,死有地,大家應當死在此
        地!
    徐 慶:(徐慶罵罵咧咧說)你有靈有聖,應當下一場大雨才是。
    盧 爺:(二官人說)就是下雨,怎能到得了這裡!
    雲中鶴:無量佛!我有了主意。只要大家命不該絕,隨我走,就可以闖將出去;若是大家
        命該如此,這回可不用打算出去。
    北 俠:計將安 出?
    雲中鶴:隨貧道來。
        (北俠跟在後面,大家魚貫而行,撲奔正南。)
        (雲中鶴在前直走,到了上面壓木板之處,雲中鶴回頭叫道)
    雲中鶴:歐陽兄,助貧道一臂之力。
        (北俠點頭,所苦者地道窄狹,不能並立二人。)
        (北俠從魏真肩頭之上,伸過一隻手去,雲中鶴用手叭叭叭連拍木板,就聽上邊
        (有人說)
    雲中鶴:老二你瞧,他們底下人拍這個板子呢。正在我坐的石頭底下。
        (魏道爺又換了個地方,叭叭叭又拍幾下,上面人言)
    地 方:我這屁股底下,可沒有石頭,又挪在這裡響呢。
        (魏道爺用寶劍尖認定了這個地方,用力往上一紮。)
        (列位請想,這口寶劍能切金斷玉,何況是二三寸厚的木板,焉有紮不透的道理
        (;就聽見哎呀一聲叫喚,噗咚一聲響動,正紮在那人屁股尖上。)
        (道爺把寶劍抽回,北俠也用力朝上一推,上面那塊木板一起,雲中鶴縱上來,
        (用寶劍亂砍眾人。)
        (北俠等也就躥上來,一陣削瓜切菜相似,把那些弓弩手砍的東倒西歪。)
        (也有漏網之人,飛奔八封連環堡之內,將信息傳於搬柴運草之人,又報於雷英
        (。)
        (雷英一聞此言,氣衝兩肋,大吼一聲,率領眾人出沖霄樓,殺奔前來,正遇北
        (俠,大家殺在一處。)
        (王府各處兵丁,盡行來到,各舉長短的單刀,點著火把燈籠,喊殺連天。)
        (正在殺得難解難分的時節,正北上一聲大喊,只見那人手中刀上下翻飛亂砍眾
        (兵丁。)
        (原來是艾虎取寶刀寶劍來到,見北俠眾人與王府人正在交手,寶刀寶劍亂削長
        (短傢伙,就是金鐵鋼、四條鞭不敢削,因它甚粗,怕傷了自己的寶物,其餘兵
        (刃,挨著就折,逢著就傷。)
        (正在動手之間,艾虎由正北闖進來了。)
        (北俠是夜眼,早就看見艾虎殺將進來,遮前擋後,手中一口刀,閃砍劈剁,亂
        (砍眾人,好似生龍活虎。)
        (北俠又是恨又是愛,恨的是他沒見過大陣,倘有疏忽,那還了得!愛的是初經
        (大敵就是這般驍勇。)
        (只見他殺奔前來,用左手將北俠一拉,殺奔正北去了,北俠暗暗納悶,也就殺
        (將出來。)
        (離動手處甚遠,艾虎方才說道)
    艾 虎:義父,我師傅現在沖霄樓,被月牙式鍘刀壓在底下,教我前來尋找義父,將你老
        人家的刀,拿去解救我師傅。
        (北俠一聞此言,吃一大驚)
    北 俠:你說此話可真!
    艾 虎:孩兒焉敢撒謊。
    北 俠:既然如此,將我刀拿去。但有一件,你也知道,我全仗這一口刀。你救了你師傅
        ,趕緊回來,倘若來遲,我使你這刀不順手,我要死在他們手裡,如同死在你手
        裡一樣。
        (艾虎連連點頭,將自己刀交與北俠,把七寶刀換將過來。)
        (北俠二番又殺將進去。)
        (艾虎得了七寶刀,暗暗歡喜,心中思忖)
    艾 虎:久後義父出家,此刀落在自己手內,走遍天下哪有對手!今日我先試它一試。
    艾 虎:(復又奔到兵丁的身後,一聲大叫說)反叛看刀!
        (眾兵丁回頭拿長短兵刃一迎,艾虎就這麼一過,叱嚓磕嚓削了不少兵器,洋洋
        (得意,救師傅去了。)
        (艾虎正要撲奔木板連環,迎面之上來了兩個人,擋住去路。)
        (艾虎細看,卻是翻江鼠蔣平、白面判官柳青。)
        (若問兩個人怎樣出得地溝,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雲中鶴寶劍穿地板 蔣四義牙齒咬繩索)
        
        
    4**時間: 地點:
        (且說蔣四爺、柳青,本是在地道之中,四馬倒攢蹄,寒鴨浮水式,被四個王官
        (捆了個結實。)
        (皆因蔣爺通出自己的名姓,說姓蔣名平字澤長,小小外號人稱「翻江鼠」。)
        
        
    5**時間: 地點:
    暗 暗:這位是常州府武進縣玉杰村人氏,姓展名昭字熊飛,人稱南俠,御前帶刀四品護
        衛,萬歲爺親賜御號,叫『御貓』的就是此公。我們今天奉大人之諭來破銅網,
        沖霄樓是拆了,我們連官帶兵並俠義來了好幾百萬人。我們兩個人雖然誤中詭計
        ,我們伙計此時也就把王爺拿住了,要知時務,隨將我們放了,保住你們全家性
        命,連祖上骨殖都不至拋棄墳外。
    暗 暗:(王官聞聽,哈哈一笑)我當你們是無名小輩,原來是現任的護衛,拿你們報功
        去罷。
        (說著舉刀就砍。)
    那 個:(那個王官急急攔住說)且慢!你看這個瘦鬼,咱們將他的小腦袋砍下來報與王
        爺,雷王官他們豈肯深信;不如拿住活的,報與王爺,倒是一件美差。
    暗 暗:(眾人都說)正該如此。
    這二人:你們看著,我們去報。
    那兩個:你們報功是個美差,那可不行,你們看著,我們去報。
    那 個:(那個人說)不用爭論,大家一同上去。且把他們放在一處,兩個人頭對著頭。
        (四個王官撲奔東南,拉著一根鐵鏈。)
    那 個:(那人說)先把消息上好,不然咱們一蹬翻板,也掉下去了。
        (眾人說有理有理。)
        (只聽見吱嘍嘍一陣鐵滑子響,各處翻板的插管俱都插好,王官拉鐵鏈推翻板而
        (上。)
        (蔣爺聽見四個人上去,卜通卜通的四聲,蔣爺衝著柳青哈哈一笑)
    蔣 爺:老柳,你可好哇!
    柳 青:(柳青怒道)病夫,瘦鬼!我這條命斷送在你手內!我要同著大眾前來破銅網,
        殺王府一人,我就算與五弟報仇,你偏邀我盜王爺盟書,立這宗喪氣功勞。如今
        被捉,頃刻就死,難道你還樂得上來?
    蔣 平:(蔣平又大笑)老柳,你大喜。
    柳 青:對,出大差就是喜。
    蔣 平:咱們絕處逢生,豈不是一喜?
    柳 青:還有活路呢!據我說要想活命,除非是認母投胎,另世轉來。人家常說,『寧死
        在陣前,不死在陣後』。同著大眾破銅網,總然死了也有人把屍首背回去;死在
        這個地窨子內,誰人知曉?
    蔣 平:你是嚇糊塗了?這明擺著就要出去,怎麼說是死呢?我聽見四個王官上去一個一
        卜通,上去四個四卜通,準是熏香香煙未盡,四個人上去聞見躺下了。
    柳 青:就是熏過這四個人去,你我捆著,也是出不去的。
    蔣 平:只要四個人躺下不去送信,你我如同沒捆著一樣。
    柳 青:我倒要領教領教。
    蔣 平:虧你還是九頭獅子的徒弟哪!若是一個人倒翦二臂捆著,有個金蟬脫殼之法可以
        解得開繩子,若是四馬倒攢蹄捆著,那可沒有法子。這是兩個人四馬倒攢蹄,一
        個人滾過來給那一個咬繩子,只要咬斷了一人,這個再給那個解開,豈不是與沒
        捆著一樣麼?
        (蔣平說畢,柳青哈哈一笑)
    柳 青:病夫,真有你的!
    蔣 平:既然這樣,你滾過來罷。
    柳 青:還是你滾過來。
    蔣 平:你連這麼點虧都不吃?你滾過來咬繩子。
    柳 青:不能!偏叫你滾過來給我咬繩子。
    蔣 平:你太不吃虧了,我就滾過去。
        (說畢,一翻一滾,就到了柳青身旁。)
        (柳青把身子一歪,蔣平的嘴拗著柳青的膀子,用牙咬斷繩子。)
        (柳青雙手一伸,翻身站起)
    柳 青:哈哈,好病鬼!我這條命幾乎斷送在你手,活該我命不當絕。哥哥,你在此等著
        我,我破銅網陣去了。
        (說畢就走。)
    蔣 平:(蔣平喊道)老柳,柳兄弟,好柳兄弟,千萬別走,你給我解開罷!你一走,我
        可就苦了。
    柳 青:(柳青回頭說)我要與你解開,你又要出主意。
    蔣 平:(蔣平連聲說)我再不出主意了。
        (柳青這才與蔣平解開。)
        (蔣平伸雙手縱身起來,直奔東南,要捯鐵鏈而上。)
    柳 青:(柳青先把鐵鏈揪住說)你先等一會,你上去把蓋兒一蓋,把我悶在裡頭,你為
        的好報前仇,你先讓我上去罷。
    蔣 平:那樣行事豈不是匹夫!
        (說罷,二人一笑。)
        (柳青在先,蔣平在後,捯鐵鏈而上。)
    柳 青:(柳青低頭一看)四哥,真有你的,四個王官果然叫熏香熏將過去。
    蔣 平:如何?我聽見四個人上來俱都躺下了。
        (二人亮出兵刃,噗哧噗哧,盡都結果性命,然後出來。)
        (就聽見正東上殺聲震耳,二人殺奔前來。)
        (看看臨近,盡是王府的兵丁,執定燈球火把,亮子油鬆,照如白晝。)
        (裡頭是北俠、南俠等,有王官雷英、勝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使的是金
        (銀銅鐵四條鞭,張保、李虎、夏侯雄,各拿兵刃亂殺一陣。)
        (蔣、柳二人,由正西殺奔前來,正遇艾虎。)
    蔣 平:你從何處來?
        (艾虎就將他師傅壓在鍘刀底下,教他取寶刀來的話,說了一遍。)
        (蔣平催他快救師傅去,艾虎點頭,直奔正北去了。)
        (蔣、柳二人大喊一聲)
    二 人:叛賊,四老爺來了!近前則死,退後則生!
        (叱嚓磕嚓一陣亂砍。)
        (王府的兵丁,焉能是蔣、柳二人的對手,也有把軍刀磕飛的,也有帶了重傷的
        (,也有死於非命的。)
        (北俠等看見蔣、柳二人殺將進來,暗暗歡喜,會在一處一同與王府人交手,暫
        (且不表。)
        (單提小義士艾虎,得了寶刀,一直的奔連環木板而來,仍進離為火,走山水蒙
        (,腳踏卍字式當中,直奔沖霄樓而來。)
        (至沖霄樓下,在五行欄杆之外,早有沈仲元在那裡等候。)
        (見著艾虎,忙問)
    艾 虎:可曾將寶刀借來?
    艾 虎:已將寶刀借來。
    沈仲元:好!快跟我上去。
        (將艾虎帶進五行欄杆,由樓柱子上放下軟梯,二人爬軟梯而上,上一層卷一層
        (,來到三層上面,把軟梯捲起,直到正當中隔扇。)
        (進了裡面,晃千里火筒,艾虎先就上了佛櫃,躥上懸龕,手拿著七寶刀)
    裡 面:師傅,我把義父的刀借來了,是怎樣的砍法?依我的主意,這不是立著一根鐵柱
        子麼,橫著一剁,把這個鐵柱子剁折,師傅就好出來了。
    智 化:(智化連忙說)不可!不可!若要那樣剁法,不如先即往起一扳,省許多事情,
        又借寶刀何用?
    艾 虎:你老人家說怎麼辦法?
    智 化:你把刀尖貼著我的腰,從鍘刀的刃子裡頭插將進去,七寶刀的刃子衝上,一點一
        點的削他那個鍘刀。削到鐵柱子上,可就別削了,我打這半邊就可以爬出來了。
        總是別動這根鐵柱子才好。
        (艾虎依了這個主意。)
        (沈仲元站在佛櫃之上,晁著千里火筒,照著亮子。)
        (艾虎將寶刀貼著智化的右胯,刀刃衝上,插將進去,又怕傷著師傅的皮肉)
    艾 虎:師傅,傷著你老人家無有?
    智 化:(智化咬著牙說)不要緊。
        (眼看著鮮血淋漓,焉有不痛之理!艾虎用力往上一挑,「嗆」的一聲,鍘刀下
        (來了一半。)
        (又削來削去,削在當中鐵柱子那裡,艾虎不敢往下再削,就告訴師傅已然到了
        (鐵柱子那裡。)
        (智化叫艾虎躲閃開,智化爬伏身軀,牙關一咬,往東一蹭,仍把皮肉划了一下
        (,往下一縱,站在佛櫃之上,仰面一聲長歎)
    智 化:利害呀!
        (連艾虎與沈仲元都有些悽慘。)
    艾 虎:(艾虎就問)師傅,把這鐵柱子扳起來,你老人家出來,省多大事,不叫扳,是
        什麼緣故?
    智 化:(智化笑道)當初有老五之時,影綽綽聽他說過,每遇消息裡頭,若有立柱鍘刀
        落將下來,上面必定套著消息。此事也不可深信,也不可不信,總是防範著好。
    沈仲元:(沈仲元點頭道)賢弟言之有理,古語說『君子防未然』。
        (智化問艾虎取刀的經歷,艾虎就將取刀之事細說一遍。)
    艾 虎:師傅,怎麼叫『消息』,裡頭套著什麼消息?
    智 化:你把刀交與我,咱們試驗試驗。
        (遂用力將七寶刀對著鐵鍘刀的立柱兒一剁,「嗆啷」一聲,將鐵柱砍為兩段,
        (就見上面黑洞洞一宗物件墜落下來,「噹啷」一聲響亮,地裂山崩相似。)
        (三位爺早嚇得由佛櫃上躥將下來,直奔門口,塵土暴煙,迷人雙目,千里火都
        (全無光。)
        (艾虎、沈仲元倒吸一口涼氣,智化)
    智 化:如何?方才一扳這個柱子,這個橫梁豈不把人壓個骨斷筋折。
    沈仲元:(沈仲元點頭道)幸虧你聽五老爺說過。
    智 化:(智化又問沈仲元)這裡還有什麼消息?
    沈仲元:(沈仲元皺眉言道)我原是王府的人,知道這上頭什麼消息也沒有,想不到這裡
        頭消息層見疊出,我往下也不敢說了,除非是我上去拚我這條性命。
    艾 虎:師傅,他淨藏私,不肯說。
    沈仲元:我若知道不說,教我死無葬身之地!
    智 化:不可起誓,知禮者不怪。你不算算,你們王府的人,逃的逃,跑的跑,降了大宋
        的降了大宋,難道你們走了之後,人家沒有準備不成?
    沈仲元:是了!這都是我們走後,人家後來安的消息,我們怎麼能知道?
    艾 虎:沈爺也不用上去,師傅也不用上去,待我上去。
    智 化:住了,小孩子家老往前搶,哪裡用得著你呢。
        (艾虎不敢多言,諾諾而退。)
    智 化:還是我上去。
        (教艾虎急速將七寶刀送去與你義父。)
    艾 虎:等你老人家將盟單盜下來,我再走。
    智 化:不用!先去送刀,把刀交與你義父,趕緊回來,咱們會同著回上院衙。倘若你交
        刀工夫甚大,我們就不等你;若是你送刀急速回來,咱們仍在此會聚,盜盟單有
        你一半功勞。
        (艾虎一聽,將眉頭一皺說)
    艾 虎:我前腳一走,你們後腳將盟單盒子一背,我如何趕得上?
    沈仲元:(沈仲元在旁說)你只管放心,我們焉能作出那樣事來?你師傅無非怕你同王府
        的人盡自打仗,耽延工夫,教你疾去快來。
        (艾虎連連點頭,回身便走。)
        (仍然是沈仲元前邊帶路,出了沖霄樓奔西北,一層層放軟梯下來,帶出五行欄
        (杆。)
        (艾虎腳踏卍字式,直奔正南前去送刀。)
        (沈仲元一人上來,智化晃千里火,仍然躥上懸龕,把刀由背後抽將出來,戳上
        (面天花板,並無別的聲音。)
        (爬過鐵梁,再把盟單匣子往起一抄,一點動靜沒有。)
        (原來這樓上,是鎮八方王官雷英,由長沙府回來見他乾老被蔣四爺盜去,雷震
        (對他說明,教他棄暗投明、改邪歸正,他不但不聽,反絕了父子之情,把雷震
        (氣走,自己入山去了。)
        (雷英回到王府,各處多添許多消息。)
        (在臥龍居室假設王爺,在沖霄樓上安月牙鍘刀、鐵梁,全是後添的消息,沈仲
        (元焉能知道。)
        (智化把盟單匣子拿住,下了佛櫃,教沈仲元晃著千里火,智化將盟單匣子打開
        ()
    智 化:費了好大的事,舍死忘生,今番必要瞧看明白再走,不然再有點舛錯,豈不是往
        返徒勞。
        (沈仲元點頭稱善。)
        (打開匣子,裡面有一塊黃雲緞子包袱,將包袱打開,內中若一本緣簿相似,皮
        (面上貼著個簽子,寫的是「龍虎風雲聚會」。)
    沈仲元:不必看了,眾人名字均在其中。
        (復又包好。)
        (智化將自己刀背好,又將自己百寶囊復又帶上,用抄包把盟單匣子裹好背於背
        (後,約會沈仲元一同下樓。)
    沈仲元:何不等艾虎?
    智 化:話已對他說明,誰能緊自等他。
        (沈仲元也就同著智化出樓,直奔正西,放軟梯下去,出五行欄杆仍奔正西,走
        (澤水困小門,出兑為澤大門,直奔正北府牆而來。)
        (就見東南上火光沖天,智化就知是大家正在動手。)
        (忽見一條黑影趕奔前來,沈仲元細看,原來艾虎到了。)
        (艾虎自從離了沖霄樓,出了八卦連環堡,尋找義父前去交刀。)
        (來至動手的所在,自己拿著七寶刀,心滿意足,要試試寶刀的好處,抖丹田一
        (聲喊嚇)
    艾 虎:賊人閃開了。
        (並不殺人,叱嚓磕嚓一陣亂削,就聽見叮叮噹當,把這些人的刀槍,削得亂紛
        (紛東飛西折。)
    異口同:(王府的眾人異口同音)利害呀,他們哪找的這個兵器呀?
        (艾虎殺了一條路進去,把北俠一拉,二番又殺將出來,找僻靜所在,將師傅的
        (話對北俠說明,將刀交與義父。)
        (歐陽爺二番殺將進去。)
        (艾虎追上師傅說明交刀之事,三人一同躥出府牆,將要奔上院衙,迎面來了一
        (人,亮刀擋住走路,把三人嚇了一跳。)
        (要問來者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武總鎮帶兵圍府 襄陽王率眾逃生)
        
        
    6**時間: 地點:
    異口同:(且說迎面來了一人,亮刀攔住去路,哼了一聲)是什麼人?少往前進。
        (艾虎眼快,高聲叫道)
    艾 虎:來者可是三哥?
    對 面:正是老西。老兄弟,還有什麼人?
    艾 虎:是我師傅。
    山西雁:(山西雁徐良過來見禮)原來是智叔父。
    沈仲元:(又見沈仲元)師叔,你們三位怎麼要回去了?
    沈仲元:你在此等候,裡頭動了手了,倘若裡頭有逃走了的,你在此守定,千萬別教他們
        走脫。
    徐 良:你們三位上哪裡去?
    智 化:我們請大人去。
    徐 良:請大人作什麼?
    智 化:銅網陣已破了,這就要拿王爺了。破銅網是私事,拿王爺是官事,非有大人不成
        。你可好好把守此處,不可稍離,防著賊人漏網。
        (徐良點頭。)
        (智化同沈仲元穿樹林而過,直奔上院衙而來,到上院衙躥牆而入,正遇見大眾
        (來往巡更。)
        (智化先到自己屋中,將抄包解將下來,又將抄包打開,把盟單匣子放於桌上,
        (叫手下從人看守。)
        (智化、沈仲元、艾虎三人,俱都脫了夜行衣服,換了箭袖袍,係上絲蠻帶,肋
        (下佩刀,前來面見大人行禮)
    智 化:回稟大人得知,此時銅網陣已破,請大人知會同城文武官員,請旨拿王爺。
        (大人點頭,立刻吩咐公孫先生外面傳話,知會同城文武官員,至上院衙門聽旨
        (。)
        (公孫先生出去,派人知會同城文武官員。)
        (三鼓多天,上院衙門外轎馬盈門,按院大人升會客大廳,同城文武官員進見,
        (襄陽的總鎮姓武,叫武魁,帶領屬員,文官是藩臬兩司,帶領文官屬員,至大
        (廳參見代天巡狩天使欽差按院大人。)
        (行禮已畢,分班站立。)
        (大人身後站定智化、沈仲元、艾虎、龍滔、姚猛、史雲、鄧彪、胡列、韓天錦
        (、馬龍、張豹、胡小紀、喬彬、朋玉、熊威、韓良,兩旁有二位文墨官員,就
        (是公孫先生、賽管輅魏昌。)
    大 人:(大人對著兩旁言道)本院本是奉旨出都,察辦荊襄地面,並察看外藩留守襄陽
        趙千歲謀反的虛實。現今王府內設擺銅網陣,御前帶刀右護衛白玉堂為國捐軀,
        墜網身死,本院尚未修本入都,皆因未能准見王爺的虛實。前番拿住王爺的餘黨
        ,審供切實,今晚本院先派行俠仗義之人破銅網,然後本院請旨拿王爺入都復命
        。故此知會眾位大人一同前往。
    總 鎮:(總鎮大人武魁答言)卑職伺候大人。
    大 人:(顏按院說)武大人,火速派馬步軍隊圍困王府,不要走脫一人,倘若王爺餘黨
        有漏網者,大人聽參。
        (武魁答應,轉身退將出去,點起馬步軍隊,圍困王府。)
        (文官各帶本衙署的捕快班頭。)
        (大人吩咐外邊預備轎馬,帶領著大官人智化、沈仲元、韓天錦等,連公孫先生
        (,請定旨意,燈火齊明,直奔王府而來,暫且不表。)
        (已說北俠與艾虎換了自己的七寶鋼刀,又殺將進去,亂削大眾的兵器,眾人齊
        (說)
    北 俠:又來了哇,這倒彷彿是他們自己家裡頭一樣,愛出來就出來,愛進去就進去,由
        著他們的性兒來往走蹚,我們可受不的,這兵器傷了多少了。
        
        
    7**時間: 地點:
        (正說話間,二官人一寶劍,結果了張保的性命。)
        (盧方一刀,將夏侯雄殺死。)
        (雲中鶴拿寶劍正要削雷英的撲刀,李虎前來接救,掄刀照著魏真後脊背砍來。
        ()
        (魏真道爺可算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正與雷英動手,忽聽後面「嗖」的一聲
        (,將身急忙 一閃,躲開了李虎這一刀,一抬腿「砰」的一聲,就把李虎踢了
        (一個跟頭。)
        (李虎身不由自主,噹啷啷撒手扔刀,「噗咚」一聲正扒在徐慶的面前,徐慶掄
        (刀就剁,「咔嚓」一聲,紅光崩現,又叫馮淵趕上紮了一槍。)
        (王府內死了三個王官,一陣大亂。)
        (頃刻之間,屍橫滿地,血水直流,也有帶著重傷的,也有死於非命的,也有滿
        (地亂滾爹娘混叫的,也有跪在地下苦苦救饒的。)
        (惟有盛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這四個人的兵器未傷,皆因彼等是金銀銅鐵
        (四條鞭,又重又粗,寶刀寶劍皆不敢削,怕傷了自己的寶物。)
        (因此上反倒輕縱了四個反叛。)
        (雷英那口刀終是不行,被北俠七寶刀削為兩段。)
        (柳青趕上攔頭就是一刀,雷英一彎腰,「砰」的一聲,將頭巾砍去了半截,把
        (雷英嚇了一個膽裂魂飛,撒腿就跑。)
        (大家亂殺之際,也顧不得追趕雷英。)
        (王府兵丁越聚越多,闔王府各處兵丁俱都湊來。)
        (正在亂殺之時,忽聽見正西上「噹啷啷」一聲鑼鳴,一片燈火齊明,有人大聲
        (喊叫)
    有 人:雷王官有令,我兵退下。
    北 俠:(又聽正西大眾喊道)我兵退向西南、西北,別闖了正西大隊,是君山救應到了
        。飛叉太保鐘寨主,帶領君山水旱二十四寨的寨主和五千嘍兵,如今見了王爺,
        說明要立頭功,我們府內人退下。
        (眾人一聲答應,如風捲殘雲一般,分兩股盡自退往西南、西北去了。)
        (這邊北俠、雲中鶴、二官人與馮淵、柳青等,一聞此信,個個面面相覷。)
        (依著徐慶,要闖將上去,被眾人攔住,氣得破口大罵)
    徐 慶:好鍾雄囚囊的,人面獸心、反覆無常的小人,原來假意投降大宋,說是幫我們,
        如今又隨了反叛了。咱們要拿住他,把他剁成肉泥,方消心頭之恨。
    北 俠:別忙,等他臨近,叫鍾雄答言。
    徐 慶:(又向蔣四爺說)老四,全是你的不好,人家帶領君山人來,拔刀相助,你不肯
        重用他們,偏教他們紮在城外,等著拿人。必是金槍將,於義、黃壽他們挑唆鍾
        雄,諒鍾雄太保絕不能做出這樣事來。
    蔣 平:此話真假難辨,也許是王府他們的詐語。
    北 俠:怎麼見得?
    蔣 平:鍾雄由君山帶來不過二百兵丁,紮在小孤山,如今怎麼會有五千多人?
    北 俠:(北俠一聽)也倒有理。你們在此等候,待我向前看看虛實。
        (大家點頭稱是。)
        (北俠往前觀看虛實,一頭跑回來,哈哈大笑說)
    哈哈大:眾位,咱們中了他們詭計了。你看前面燈火雖然一片,連二十個人也沒有,竟都
        是把那些個燈火掛在樹上。
        (眾人不大相信,來至跟前,果然見是把那些燈籠都綁在樹上。)
        (約有十數個人,俱都是老弱的兵丁。)
        (馮淵奔上前去用槍挑了兩個,罵道)
    馮 淵:好混帳羔子,可惡透了,冤苦咱們了。
    哈哈大:(那幾個老弱兵丁一齊跪下說道)非是我們的主意,我們已然都是這樣的歲數了
        ,你們要殺,我們就求死,你們要不殺,我們也活不了幾年啦。
    蔣 平:我們也不殺你等,只是一件,方才那些個動手的人,都往哪裡去了?
    哈哈大:(那些老弱兵丁說)我們就管看燈籠,別的事情,一概不管,就是把我們剮了,
        我們也一概不知。
        (大眾無奈。)
        (眾人正欲往西南、西北方向追趕,忽聽外面一陣大亂,燈球火把,照如白晝,
        (就見由正南上闖進許多人來。)
        (頭一個就是鐵背熊沙老員外,後面是孟凱、焦赤、山西雁徐良、白芸生、盧珍
        (、韓天錦。)
        (幾個人往前飛奔,口中嚷道)
    口 中:大人親身請旨,捉拿王爺,現在會同同城文武官員在府外。
        (大眾一聽,就顧不得追趕那些兵丁,全都撲奔府門來了。)
        (來至府門,顏按院大人的轎子將到府門之外,後邊有許多的馬匹,兩旁許多燈
        (火,照如白晝。)
        (大人下轎,眾人過來參見,顏按院問銅網陣之事,南俠、北俠一五一十說了一
        (遍。)
        (大人又問王爺之事,二人也就將脫殼之法,樹上假設燈籠,眾人逃竄,正要追
        (趕,忽見大人駕到等情回了大人一遍。)
        (大人一聞此言,即刻叫總鎮大人武魁過來,吩咐將馬隊圍住府牆,帶步隊進府
        (拿人,拿獲王爺者,重重有賞。)
        (武魁連連答應。)
        (大人帶著公孫先生,直奔銀安殿,然後武總鎮一聲令下,步隊發一聲喊嚷)
    大 人:拿王爺呀!
        (西面八方,各處搜查,遇著就捆,逢人就拿,碰著就綁,撞著就鎖,頃刻之間
        (,把王府的兵丁人等拿了無數。)
        (也有爬牆出去,被馬隊拿住不少,就是不見襄陽王與雷英,並兩個世子殿下趙
        (麟、趙鳳,盛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王府宮官等這些人,俱也不知去向
        (。)
        (直到東方發曉,天光大亮,並不見襄陽王。)
        (大人急躁,連蔣平帶南俠、智化等百般追問拿住的王府兵丁,並無一人知曉王
        (爺的下落,所有破銅網的一干人,連顏大人帶來的人,總鎮大人帶來的偏裨牙
        (將與兵丁等,圍著王府,沒有一處不搜到的地方,就是不見王爺,大眾好生氣
        (悶。)
        (紅日已然上升,蔣、展二人來見大人,顏按院言道)
    二 人:今日拿不住王爺,本院不好入都復命。趁著四門未開,大約王爺不能出城,先派
        人四門送信,不許開城。然後著地方官曉諭闔城內庵觀寺院,大小鋪戶,連住戶
        人家,一體清查。若有拿獲王爺者,獻來賞銀一千兩;有人送信者,賞銀五百兩
        ;若要隱匿不報者,全家處死。
        (大人這道諭一下,闔城震動,聲若鼎沸一般。)
        (四門不開,城裡關外軍民人等無不納悶,並且有城內地方官按戶細細搜查。)
        (要問襄陽王的下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看盟單智化逃走 專折本展昭入都)
        
        
    8**時間: 地點:
        (且說此時四門緊閉,清查保甲,襄陽城內,盡都查到,並無王爺與群寇的下落
        (,只得稟報大人。)
        
        
    9**時間: 地點:
        (此時破銅網的一干人俱都派人取白晝的衣服,脫了夜行衣,換上箭袖袍,肋下
        (佩刀佩劍,在大人旁邊伺候。)
        (早有蔣平回明大人,將王府內死人俱都垛於後面,帶傷的任他逃躥,拿獲者俱
        (派官人看守。)
        (有外廂地面官報將進來,並無王爺下落。)
        (大人復又派蔣、展、盧、韓四人至城牆上面,問城外鍾雄可見王爺否?四人領
        (命去了。)
        (大人又派金知府,帶領著主稿文案先生,會同公孫先生、魏昌清查王府倉稟府
        (庫、各處陳設,俱都上了帳目,回稟大人,不在話下。)
        
        
    10**時間: 地點:
        (且說蔣平等四人,由馬道上城,往外一看,人煙甚眾。)
        (君山的人、待要進城的人、連做買賣之人,亂成一處。)
        (四人在城樓請鐘兄答話。)
        (少刻,鍾雄到來,問不開城緣故。)
        (蔣平與他說了一遍,並問可見著襄陽王沒有。)
    鍾 雄:連王府一名兵丁都沒見,空守一夜,並未見人出來。
        (蔣平無奈,只好同著三位回見大人。)
        (大人一聽,一聲長歎,無計可施,還是蔣平給大人出主意:城門不可久閉,不
        (如開城,四門派人把守,進來之人不必盤查,出去之人必須細問,並且要認得
        (襄陽王的在那裡把守。)
        (倘若彼等在城內窩藏,開城後必要混出城去,那時節,被守門認得襄陽王的,
        (將他拿下,豈不為妙。)
        (顏按院連連點頭,立刻派認得王爺之人,四門把守。)
        (頃刻間,四門大開。)
        (仍派君山寨主至上院衙,嘍兵還小孤山去。)
        (大人回上院衙。)
        (拿住王府兵丁收有司衙門,所有死去之人,在城外挖坑埋在一處。)
        (王府內各處門戶封鎖,外面派地方官把守。)
        (大人回院衙理事,大眾面面相覷;皆因沒拿住襄陽王之故。)
        (忽見智化、沈仲元後跟艾虎,智化手捧一物,來至大人面前說)
    智 化:回稟大人得知,王爺雖然未能拿獲,現有王爺府內盟單,乃是沈仲元沈壯士盜來
        ,請大人過目。
        (大人一見,哈哈大笑說)
    哈哈大:乃是沈壯士的頭功。
        (公孫先生接來,放在桌案之上,打開一看。)
    沈仲元:(沈仲元往前搶行半步說)回稟大人得知,盟單乃是智壯士所盜。
    沈仲元:(並將如何遇險,如何被鍘刀壓住,稟告了一遍)此乃智壯士用性命換來,小民
        焉敢冒認盟單是小人所盜。
    智 化:(智化在旁說)沈壯士,我先前已曾言過,如能將盟單盜下來,我絕不要些須的
        功勞,我若要一絲之功,教我死無葬身之地。前番已對你說過,怎麼在大人面前
        又讓起來了?
    沈仲元:你舍死忘生幾次,我若圖你的功勞,居心何忍?況且還有你徒弟借刀之功,我決
        不要此功勞。
    大 人:你二人不必謙讓,本院打折本時,言明智壯士盜盟單,沈壯士、艾虎巡風。
        (智化還要往下爭論,大人把臉一沉)
    智 化:本院主意已定,不必往下再講。
        (智化諾諾而退。)
        (公孫先生把匣子打開,取出黃雲緞的包袱,將麻花扣一解,露出裡面盟單,皮
        (面上寫「龍虎風雲聚會」,展開一看,上面寫)
    先 生:天聖元年元旦日吉立。
        (頭一位就是王爺的名字,霸王莊馬強與馬朝賢,鄧家堡的群賊,連君山帶黑狼
        (山、黑水湖、洪澤湖,吳源、吳澤等俱在上面。)
        (王府內的那些個王官名字也在其內。)
        (大人看盟單,早有展南俠與蔣平過來給大人行禮,求大人格外施恩,所有投降
        (之人在盟單上的名字,求大人撤將下來。)
        (沈仲元、聖手秀士馮淵、君山的鍾雄,帶領許多寨主,分水獸鄧彪、胡列、魏
        (昌,俱都跪在大人面前,懇求大人天恩,將他們的名字撤下來。)
        (大人點頭應允,眾人退下。)
        (大人教公孫先生、魏昌打折本,白玉堂死在銅網之內,一並奏明萬歲,收伏君
        (山鍾雄另有夾片,襄陽王逃走,不知去向,大人另有請罪言語,也單有夾片,
        (破銅網眾人一干花名俱都修在折上。)
        (底稿整寫了一天工夫方才寫好,請大人過目。)
        (大人看畢,公孫先生、魏昌謄好折本,派展護衛入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