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賞花得野食 貪美願攀親)
    (詞曰:
    (  衰老朽,不復尋花問柳,恰喜貓兒真困酒,情去圖歡偶。)
    (少壯孤單曠只,細聽媒人聲口,嬌若海棠白似藕,願結駕凰友。)
    (右調《謁金門》)
    
    
2**時間: 地點:
    (話說前朝末年,嘉善縣縣中有一人姓任,名三畏,字去非。)
    (他靠祖上傳遺,真是家中倉庫連廒,金銀過鬥。)
    (後來年紀大了,合縣人皆奉承他財主,俱叫他是員外。)
    (這任員外一生受用,只有一件缺陷,是他的日夜憂愁,敢怒而不敢言者。)
    (你道他為著甚麼事?原來這任員外的妻子強氏是舊家之女,姿色出眾,嬌養習
    (成。)
    (當初嫁了任員外,夫妻極是恩愛,從無閒言。)
    (只因過於恩愛,未免曲意奉承。)
    (曲意奉承,則強氏專權專寵,漸漸受其所制。)
    (受其所制,則惟命是從,而吃醋之事日生矣。)
    (故此任員外一生被這強氏縛手縛腳,房中使女、僕婦雖多,從不敢與他接談靖
    (笑。)
    (家中尚然如此,則外面的閒花野草不問可知矣。)
    (但從來妒婦少育,不期成親二十餘年,強氏絕不生育。)
    (任員外每每托言比喻,或親戚朋友生了子女來報喜者,任員外故意在強氏面前
    (稱揚贊羨。)
    (強氏探知其意,便變色說道)
說 道:人能生育,皆係男人。你今力量不濟,不能生育,不去抱慚自恥,怎麼到嗟怨我
    起來?難道我自己會生!你今嫌我不能生育,故此在我面前說張道李,指望我與
    你討妾生子。古語說得好,男子四十無兒方娶妾。你今尚不有四十,怎麼想起這
    等癡念!又焉知我不能生子。只要你會掙,包你生得出來!
    (任員外一片癡心,指望有些光景,不期被強氏一頓埋怨說他沒用,心中甚是不
    (服,卻不敢回言,只得笑著笑臉說道)
說 道:我並無此意,你不要疑心錯怪了我。我如今只得極力掙一掙看。
笑 道:(強氏方笑道)這才是正理。
    
    
3**時間: 地點:
    (自此二人又掙了十餘年,子女之事全無影響。)
    (任員外方才著急,要想活動活動。)
    (不過強氏見他存心不善,一發防閒,竟寸步不離。)
    (看任員外或在當鋪算帳,或在銀房查點,他必雙出同歸。)
    (若是出門赴席,並慶賀弔慰之事,不能同去,卻使個心腹小童往來傳報。)
    (若有人在員外面前叫他娶妾生子之事,小童報知,回來必有一番吵鬧。)
    (弄得這任員外垂頭喪氣,以後連門楹也不敢跨出,有慶弔之事,俱叫伙計們代
    (行,他只在家中守著強氏過日。)
    (又過了幾年,任員外已是五十上下,強氏見他年已老成,況且向來並無苟且之
    (事,也就不甚緊防。)
    (任員外見他不似前番苛刻,又未免放不下生子的心腸,便時常哀求懇告。)
強氏說:再過幾年,我也少不得要為你設法。
    (任員外見他許肯,就似奉了聖旨的一般好不歡喜。)
    (正是)
    (娶妾又怕妻,心中卻想兒。)
    (得他心肯日,是我運通時。)
    (到了一日春天,後園中海棠盛開,任員外吩咐僕婦備酒在園中,邊同了強氏步
    (入園來。)
    (在花下賞玩了-番,又攜手上了假山,眺望了一回,又到亭上來坐坐。)
    (眾使女已將酒肴設席在海棠花下,來請員外奶奶飲酒。)
    (二人便來坐下,對面而飲。)
    (果然富室之家,珍饈具全,酒係隔年。)
    (兩人便說說笑笑,飲了半晌。)
強氏說:賞花若不飲醉,也覺得沒興。
任員外:奶奶說得有理。
    (兩人一時開懷,竟猜拳行令起來。)
    (不期強氏連輸了數拳,卻又不肯服輸。)
笑 道:(任員外笑道)奶奶住了罷!
強氏道:我從來拳好,怎麼今日作起怪來,不贏你二拳我也不住。
    (遂又猜猜豁豁。)
    (不期事有湊巧,強氏又是連輸。)
    (只得吃了幾杯急酒,又因心下不快,不覺一時酒湧上來,連忙伏在桌上。)
    (任員外見他醉了,自己也有三分酒意。)
    (見這幾個使女在旁,雖不敢說話,卻用眉目暗挑,勾引得這幾個使女皆掩袖而
    (笑。)
    (內中有一個春桃,年紀長成,甚是丰韻。)
    (任員外一向留意,今又十分注目。)
    (只礙著這老虎在旁,兩人不敢近身。)
    (又恐強氏假醉,遂輕輕對強氏說道)
強氏說:奶奶回房去罷。
    (又用手在他肩上試探,強氏全不做聲,只呼呼的沉睡。)
說 道:(任員外因對使女說道)奶奶醉了,恐他身上寒冷,你們去叁綿衣來。
    (內中一個便去取衣。)
說 道:(只見春桃說道)我們在此無益,不如去玩玩再來。
    (這幾個使女便各自走開。)
    (春桃怛怛惶惶,走到各處,在那裡攀花撲蝶,自取其樂。)
    (任員外看了一會,一時心蕩起來。)
    (見使女拿了綿衣走到,便接來輕輕的蓋在強氏背上,見他全無醒意,便色膽如
    (天,忙起身來尋春桃。)
    (春桃見他走來,便回頭笑了一笑,走在假山旁邊立著。)
    (任員外疾忙走到,滿臉堆笑道)
笑 道:春桃,我同你到假山洞中去看看景致。
春桃笑:裡面沒有甚景致,我不去。
任員外:包你有好所在。
    (遂一手來扯,春桃含笑同走入洞中。)
AAA:(任員外便一把摟住道)我一向想你,恨無便處。今日緣法已到,萬萬不可錯過
    。
春桃笑:員外不可如此,奶奶知道不是當耍的。
    (故意用手來推。)
AAA:(任員外便攔腰抱定道)只要好姐姐救我。
    (遂按倒在假山石上,用手脫去小衣,分開兩股,春桃推阻了一番,便假脫手放
    (鬆,任員外疾忙湊合。)
    (春桃尚是含羞,未免作愁苦之態。)
    (任員外見了,十分憐惜。)
    (遂款款輕輕,既而春桃兩頰微紅。)
    (任員外歡好多時,方才完事。)
    (忙扶春桃而起,為他理髮整衣。)
春桃笑:今日蒙員外收錄,賤妾不敢推辭。日後幸勿忘情。
任員外:感念無時,何敢忘也。今後有空,千萬相會於此。
    (春桃點頭含笑而去。)
    (任員外便驚驚喜喜,以為自有生以來未有如此之樂,遂慢慢走至強氏身邊。)
    (強氏尚在沉睡,便叫眾使女收去酒肴。)
    (又坐伴了半晌,方叫醒了強氏,同扶入室而寢。)
    (正是:
    (  猛虎猶能會捋鬆,銅牆也可作穿窬。)
    (用婢不如偷用好,恩情只在半須臾。)
    
    
4**時間: 地點:
    (自此任員外吃著甜頭,兩人打得火滾般熱。)
    (只是沒處下手,便暗暗算計了一番。)
    
    
5**時間: 地點:
    (一日,對強氏說道)
強氏說:我今年老,又不出門,銀錢帳目自有伙計料理,並不經心。又無兒女娛樂,白日
    無可消遣。我想起來園中花果,若無人分心灌溉培植,則花果不能鮮妍,不能供
    我二人賞玩,我如今須得或早或晚到園削繁扶萎,以待開放之時,我同奶奶去賞
    玩。你道何如?
AAA:(強氏聽了並不疑心,不勝歡喜道)此是種花幽雅之事。在家盡可做得。
    (任員外見他許允,十分歡喜,便暗暗通知春桃。)
    (春桃來假山洞中,兩人無所不為,恣情取樂。)
    
    
6**時間: 地點:
    (自此習以為常。)
    (不是你來等我,就是我來候你。)
    (任員外吩咐眾使女,俱要遮瞞,不可使奶奶曉得,倒也一分秀密。)
    (如此已非一日,誰知這件事再不能瞞得到底。)
    (忽一日,強氏在房中叫春桃近身服事,在無心中將春桃一看,只見面貌行動以
    (及聲音皆非往昔。)
    (強氏看在眼中,心內暗暗驚疑,卻無實據,不便發作。)
又想道:(因暗想道)家內並無閒雜人,怎麼這丫頭眉散乳高,聲音全換?
    (想了半晌,不覺恨氣直衝,毛發皆豎起來,卻又躊躕。)
    (便又按定了性子,遂暗暗留心。)
    (不期這一留心,只見他二人不在言頭語尾,就在眉動目揚之間。)
    (他兩人正在情濃之時,怎曉得強氏在暗處留心,看得十分明白。)
    (過不一日,任員外已約了春桃在園中等候,自己在強氏房中坐了一會,因對強
    (氏說道)
強氏說:園內有幾種花今日該去澆水,奶奶我去了就來。
    (說罷走出房門,如飛的去了。)
    (強氏見他慌張失智,又見春桃不在面前,一時大怒。)
AAA:(叫過眾使女喝罵道)你們這班賤人,通同作弊,少不得俱要死在我手裡!快將
    他二人的事細細說出,免我動手!
AAA:(眾使女見春桃事發,一時怕打,遂將二人上手之事說出道)只因員外再三吩咐
    ,又恐奶奶氣惱,故不敢輕言。
AAA:(強氏發怒道)別的事可以瞞得,這是切己的事,如何到要瞞我,我往日將你們
    待做心腹何用!
AAA:(說罷,怒髮如雷,咬牙切齒道)快跟我來!
    (遂起身望園中便走。)
    (眾使女便戰兢兢的跟隨在後。)
    (一時到了園中,強氏一徑走到假山。)
    (忽聽得嬉笑之聲,便連忙走進。)
    (只見他二人樂事已完,在那裡穿裙著褲。)
AAA:(強氏便大怒喝罵道)好沒廉恥的老賊,做得好事呀!
    (任員外與春桃忽見了強氏,一時俱嚇得面如土色。)
    (強氏便趕上前,一把將任員外的鬍鬚扯住,道)
說 道:就是四五個推得乾淨!你順了家主,難道不怕我管的?我只打死你罷了!
    (說罷又打。)
    (任員外見這柳條打在春桃雪白的身上,一時心疼肉痛,兩淚交流,也顧不得眾
    (使女在旁,連忙跪在強氏身邊,用手將強氏手中的柳條拖住,又一身遮住了春
    (桃,含淚說道)
說 道:求奶奶天恩饒打春桃一下,壽增一紀。亦須念我與奶奶夫妻情分,不可因此氣壞
    身子。
說 道:(強氏聽了怒說道)好個夫妻情分!你今吃野食,叫我安不氣?可惜我如今老了
    ,倘然也吃野食,你難道不氣的麼?
任員外:奶奶氣得極是,因是我求子心急,今饒這一次。下次再不敢了。
笑 道:(強氏冷笑道)你如今求的子在那裡?
任員外:奶奶怎這性急,再求些時,少不得有。如今也不敢求了。只求奶奶放了春桃起來
    ,我就感恩不淺。
    (說罷,又連連在地下磕頭。)
    (強氏見他這般模樣,停手不打。)
因說道:饒便依你饒了,我有件事你要依我。
任員外:我何嘗不依奶奶?
強氏道:從來碗內放不得雙匙,我今賣他出去,免得與你吵鬧。不然我今日必要處死他。
    (任員外聽了,低頭暗想道)
又想道:這般光景,留他在家又豈肯放鬆,必致將他凌辱百般磨折而死。莫若隨他賣去,
    救他一命罷。
說 道:(便向春桃流淚說道)是我害了你了。
強氏說:(又對強氏說道)只求奶奶天恩,將春桃配得一夫一婦。我死也甘心了。
AAA:(強氏聽了,帶笑罵道)好沒廉恥的老奴才,起來罷。
    (便叫使女將衣服給春桃穿了。)
    (遂一齊出園。)
    (正是:
    (  滿懷怒氣性如薑,吃醋威風不可當。)
    (千懇萬求都不算,原來跪拜是良方。)
    (強氏到了內室,即著家人去喚媒婆。)
    (家人領命,不一時,領了一個柳媒婆進來。)
    (見任員外同奶奶坐著,便笑嘻嘻相見說道)
說 道:恭喜,賀喜。聞得老員外一向說是要討妾生子,想是今日奶奶許允,故此呼喚媒
    婆,包管在媒婆身上,尋一個美貌俱全,進門就養的美妾奉承員外。只要員外日
    後看顧我三分。
    (任員外聽了,一時氣苦不過,只得說道)
只得說:今日奶奶喚你來是賣妾,不是討妾。
AAA:(柳媒婆聽了著驚道)這是怎麼說?
強氏道:你不必多言,我自有主意。
    (遂將任員外沒廉恥,與春桃勾上說出,道)
強氏道:我眼中實是看不得,你去尋一個單身漢子,賣了春桃,等我日後明公正氣的討一
    個來與員外做妾。
    (任員外聽了,忍不住說道)
說 道:奶奶你這話只好騙老了人。再過幾年,是六十歲了,或者奶奶好意思討得妾來,
    只怕我這老兒精神漸衰,有也受用他不動,也自枉然,不做這春夢罷。
    (說罷,眼淚汪汪走出房去。)
問 道:(柳媒婆便問道)不知那一位是春桃姐?使我看明,好去尋人。
AAA:(強氏便指道)就是這喧人了。
AAA:(柳媒婆將春桃上下一看,口中噴噴的稱贊道)我見了也甚是動火,怪不得老員
    外看上了你。
    (春桃便盯了柳媒婆一眼。)
笑 道:(柳媒婆笑道)春桃姐不要惱我,我如今即去替你尋個後生標緻的好丈夫,自自
    在在作人,勝似與這老兒擔驚受怕的鬼混。到那時你還要感謝我哩。
    (說得強氏也笑起來,道)
笑 道:你這張油嘴再也不改。
笑 道:(柳媒婆笑道)我的奶奶,我若不虧這張油嘴,只好呷西風罷了。
強氏道:不要說閒話,你快出去尋人回我。
柳媒婆:我也要問明了財禮方好去尋主顧。
強氏道:這賤人不長進,如今是個破罐子,諒也不值大錢。我也不指望他的原價,只要十
    兩紋銀,隨身衣服,使他去罷。
柳媒婆:不多,不多。足值,足值。只是隨身衣服未免失了奶奶的體面。
強氏道:且到那時,再作商量。
    (柳媒婆辭了出來,便一路尋思。)
    (一時想不著主顧,便出城回家。)
    
    
7**時間: 地點:
又想道:(忽然想道)我斜對門做豆腐的利大,今年二十一歲,是個精壯後生,做人忠厚
    ,況且待我甚好。他母親一向叫我替他尋頭好親事,不如總承了他罷。
    (遂一任走來。)
    (正值他母子坐著說話,柳媒婆滿面笑容,走進門說道)
說 道:我一向受你老人家見托,再沒個湊巧的來說。今日恰是大郎的姻緣到了,有一頭
    好親事,人物十分齊整,又且財禮不多。早上送去,晚間抬來,還不在嫁送。只
    不知你母子如何謝我?
AAA:(利媽媽聽了,不勝歡喜道)你說這親事端的是那一家?說得這般十全,若果然
    好,自當重謝。
    (柳媒婆便將任員外家的使女說出。)
AAA:(利媽媽道)好是雖好,只怕他在大人家快活過日子的人到我家來辛苦不慣。
柳媒婆:你這話說差了。從來嫁雞逐雞飛,嫁犬隨犬走。嫁到你家來,見你們做活,難道
    他坐著不成?
AAA:(利大郎聽了歡喜道)你這話甚是中聽,母親不必多慮。
柳媒婆:若是這樣省事的不做,大郎你莫怪我說,只怕你還要守幾年男寡哩。
    (利媽媽見兒子情願,便不好再言,因問道)
因問道:得多少財禮方能成事?
柳媒婆:我說省事,難道哄你?只要得一半身錢紋銀十兩,外有使用在外,再得三兩。
利大郎:果然相巧,煩你速速與我說成,我自重重謝你。
    (柳媒婆見說得他十分情願,便說道)
便說道:只有一件事,我今日也要與你說過在先,一個鄰居家要朝暮相見的,免得後來被
    你們抱怨我,說我不老實。
說 道:(利大郎聽了忙說道)這親事是我情願要做,再不抱怨你的,你但放心,你且說
    來。
    (柳媒婆便慢慢說出。)
    (只因這一說,有分教:女舊男新,婆勤媳惰。)
    (不知說出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喜得妻鴉鳳同巢 苦存兒神明皆佑)
    (詞曰:
    (  誰人不願多嬌婦,富足能消受。)
    (得好已從歡,被衾貪戀,難免堂前嘔。)
    (醉卻不勝杯後酒,力疲耕畝。)
    (騰挪且轉肩,默默風情,已托花和柳。)
    (右調《醉花陰》)
    
    
8**時間: 地點:
AAA:(話說柳媒婆說得十分動火,顛穩了利大郎,遂乘機說明道)也無甚別事,只因
    他生得標緻異常,任員外十分得意,未免受寵,不是原封。今因他家奶奶不容,
    急要拆開他二人,故此不要重價。又因員外吩咐,要配個一夫一婦。若是肯與人
    做妾,就是一百兩也有人肯出的。
AAA:(利大郎聽了十分歡喜道)如今世界哪裡認得這些真。只要他做人好,不在原封
    不原封。
AAA:(利媽媽聽了,連連搖頭道)後生家曉得甚麼事,你只顧眼前,不慮日後。他既
    是任員外心愛之人,一時被主娘炒鬧不過,忍氣賣他。倘嫁到我家來,藕斷絲連
    ,私心未已,常來走動,我一個清白人家,成甚模樣?這般親事實難領命。
說 道:(柳媒婆聽了說道)呵呀呀,你這老人家說話忒不圓活,忒不聰明。任家是有任
    家的規矩,你家自有你家的規矩。今在任家是為使女,焉敢違逆家主?巴不得奉
    承得家主喜歡,一生受用不了。今既到你家來,就是你家的媳婦了,豈有不守丈
    夫規矩?況且任員外是個富翁財主,出入有多少跟隨,好不尊重體面,怎肯到你
    這磨豆腐的人家來?你自己不覺這滿屋裡都是豆猩氣、酸水臭?兩條板凳,一張
    四腳牀,且問你請他坐在那裡?你看地下骯骯髒髒,他一雙大紅方舄鞋,叫他立
    在那裡?若要你一杯好茶,諒你也拿不出來。你忒看尊了自家,將一個萬貫的財
    主看輕了。我倒一片好心為你,你倒做起身分來。只怕你錯過了喜神方了,罷罷
    ,不害了這嬌滴滴的媳兒到你家來受苦,咒罵我不了。
    (說罷立起身就走。)
AAA:(利媽媽見他好一張媒婆嘴,正欲說他,只見兒子將他一把扯道)柳媽媽不要性
    急,你說的是句句正理。我母親坐在家中,不曉事的人,莫要怪他。須看我面上
    ,總承了我。
    (利媽媽見兒子如此,只得轉口說道)
說 道:是我一時淺見唐突,不必較量。
    (遂留他坐下,一面收拾酒飯管待柳媒婆,又一面進房取出一個包兒,是他積年
    (藏起的銀子,叫兒子稱了十兩,用紅紙包好,又稱了三兩,共是兩封,付與柳
    (媒婆。)
柳媒婆:不是我方才要衝撞你老人家,實是難得這頭好親事。明日是黃道吉日。今日已晚
    ,我且帶回家中,明早送去。你也家中收拾起來,打點轎子,料理諸事,等我來
    同去。
    (說罷,竟自歸家。)
    (到了次早,將三兩稱了一兩,與十兩一封,帶在身邊,便走到任家,見了強氏
    (說道)
強氏說:我為了奶奶這件事,昨日出了門,至今還不曾住腳。
笑 道:(強氏聽了笑道)這樣說來,你昨夜不睡竟走到天明了?
笑 道:(柳媒婆笑道)我的奶奶,你就不容我說句討好的話兒。
強氏道:你今可曾尋得有人家麼?
柳媒婆:我尋來尋去,俱是有了銀子的,就有了老婆;沒有老婆的,又沒有銀子。一時再
    不得湊巧,只得尋了一個嘉善城外有名數一數二,本少利多的財主,方敢來說這
    春桃姐哩。
強氏道:財主不財主,我都不管。只要拿得銀子來,就與他人了。
    (柳媒婆便在袖中取出一封紅紙包打開,放在桌上說道)
說 道:這是四錠零六件,俱繫足色紋銀。這另外一兩做使用,奶奶可替他分散與眾人買
    酒吃。
    (強氏將銀子收下。)
問 道:(任員外忍不住便問道)你說的果是甚麼樣人家?可是一夫一婦?
柳媒婆:若不是一夫一婦,怎敢來說。我的面孔,不是老員外打巴掌的所在。他家母子過
    活,就住在我家斜對門。姓利,是個做豆腐的。
    (任員外聽了,只是搖頭歎息。)
    (春桃在旁,先前聽見說是有名的財主,心下十分喜歡。)
    (今聽見說出是做豆腐的,便十分氣惱。)
    (欲待上前打罵他一番,摜丟他的銀子,趕他出去。)
    (卻見強氏如羅剎女一般坐著,又見將銀子收了,便急得沒法,不覺失聲哭泣。
    ()
    (柳媒婆見春桃有不願之意,便連忙說道)
說 道:春桃姐,你想是怪我錯尋了人家了。我做媒的這雙眼睛是相女配夫,從來會嫁的
    嫁對頭,不會嫁的嫁門樓。他是個未發跡的財主,你是個已破身的女娘。你今這
    般年少,他也是個俊俏後生。你若嫌他生意低微,豈不曉得若要富磨豆腐?又說
    是閻羅王賣豆腐,小鬼也不敢進門。你今嫁了他,包你無災無難,發財發福。一
    對少年夫妻,恩恩愛愛。只怕到那時節你就忘了我這柳媒婆了。
    (一時說得任員外、強氏與使女、僕婦大家俱笑起來。)
    (連春桃也笑個不住。)
笑 道:(柳媒婆也笑道)我就住在斜對門,明日做了鄰居,正有得同你說笑話哩。
    (強氏遂留他吃了個酒飯。)
柳媒婆:我今回去叫他晚上來抬便了。
    (說罷謝出。)
    (任員外只暗暗歎氣,只得去袖了一包銀子,乘空遞與春桃,說道)
說 道:今日你我分離,使我寸心如割。欲要勉強留你在家,又恐被他磨折,反為不美。
    故此硬了心腸,嫁你出去。或者天有見憐,日後相逢,也不可知。我今帶得些須
    ,你拿去使用。
    (說罷淚流不止。)
AAA:(春桃聽了,不勝痛哭道)我蒙員外抬舉,止望長久,與員外生得一男半女,報
    答員外。誰知奶奶狠毒,立刻拆開。這般恩情叫我一時如何捨得員外?不知何日
    方能報恩。
    (任員外聽了,一時兩淚交流。)
    (兩人摟抱而哭。)
    (正在難捨難分,不期強氏曉得,走來一頓喝罵,二人只得放手。)
    (到了將晚,柳媒婆已領著一乘小轎子歇在門外,自己走進來說知。)
    (便催春桃打扮。)
    (春桃只得梳洗,更換衣服。)
    (又將房中動用之物細細收拾,付與柳媒婆拿出。)
AAA:(然後來拜別員外、奶奶,磕了四個頭道)多蒙員外、奶奶恩養成人,日後當圖
    報德。
強氏道:這也不勞你圖報。
    (便兩眼看著任員外。)
    (任員外只是舉袖拭淚,不敢做聲。)
    (春桃拜完又與同輩作別。)
    (大家流淚了一番,又看了任員外一眼,方同著柳媒婆走出前廳。)
    (任員外的兩腿趑趄,要出來送他,卻被強氏一頓「老沒廉恥」,任員外只得忍
    (氣吞聲,看著春桃走出。)
    (春桃出了大門,柳媒婆扶他上轎。)
    (一路抬出城來。)
    (到了利家相近,方有樂人吹吹打打,火爆流星,迎請到門。)
    (到了堂中,柳媒婆扶著春桃下轎,與利大郎同拜了天地,又拜了婆婆,同入房
    (中,吃合歡杯。)
    (春桃一向在任家住的是高堂大廈,今走到小屋裡來,不覺得一時局侷促促。)
    (又見房中箱籠全無,牀帳欠好,心中好生不悅。)
    (又鼻內一陣陣的氣息難聞,只滿眼流淚,欲思嘔吐,忙叫柳媒婆近身悄悄說道
    ()
說 道:我箱中帶得有沉速香,你與我取些出來燒燒。
    (遂將鎖匙付出。)
    (柳媒婆開箱取了些出來,一時焚起。)
說 道:(因笑說道)娘子這樣趣人,大郎也是趣物。如今恩恩愛愛,如魚得水。生男育
    女,做起人家來,也不在我做媒一場。
    (說罷,便來送酒奉菜。)
    (春桃只略略吃些,便在燈下偷看新郎。)
    (早看見他唇紅齒白,身體豐腴,心內轉了一念,就不流淚。)
    (又坐了一會,柳媒婆叫人進來,收去酒肴。)
    (扶了春桃向牀上坐著,又與他將被窩薰,薰得香香噴噴,笑道)
笑 道:好讓你二人做好事,我不來照管你了。
    (便用手將房門掩上,自到堂中吃酒去了。)
    (這利大郎雖然年紀二十一二,卻是未破身的童男。)
    (在燈下看見新人,果然標緻,又聞了這些從未見面的好香,心中只是劈劈的亂
    (跳。)
    (亂跳了一會,一時便忍不住,忙立起身走近牀邊,低低說道)
低低說:夜已深矣,請娘子睡罷。
    (便笑嘻嘻來替春桃解衣鬆扣。)
    (春桃故意推阻了一番,見新郎情極,低低笑說道)
說 道:不要心慌,讓我慢慢脫去。
    (遂自脫完,止留小衣未脫,自入被而睡。)
    (利大郎即便吹燈上牀,鑽人被來,將春桃摟摟抱抱,逼他去了小衣。)
    (春桃久知情味,便不推辭。)
    (利大郎便翻身□著源頭,卻不費一毫力氣,早已鑽鑽研研,各得其如。)
    (怎見得,但見:
    (  一個是知情女子,一個是年少兒郎。)
    (知情女子迎合來,似柳舞花飛;年少兒郎進退時,如蜂爭蝶攘。)
    (這個喜孜孜,乍吃甜頭;那個笑嘻嘻,今宵快意。)
    (東西搖蕩,引逗的魄散瑰飛;上下鑽研,挑撥滿身蘇骨軟。)
    (霎時間雨散雲收,頃刻裡掩旗息鼓。)
    (兩人一番快樂,春桃心中十分快暢,遂歡然而睡。)
    (到了天明起來,利大郎同春桃拜見母親以及眾親戚。)
    (親戚見新婦人物齊整,俱喝采叫好。)
    (有的暗暗替他歎息。)
    (利大郎與母親備酒管待諸親。)
    (春桃在房中將帶來的衣帳被褥盡行換過,又東擺西設,另是一番好看。)
    (他只坐在房中,燒香吃茶,只等夜間與利大郎作樂。)
    (不覺過了三朝九朝,又是滿月。)
    (滿月之後,利媽媽對兒子說道)
說 道:我們是生意人家,一日不做,一日不活。今有月餘不做生意,將來柴米欠缺。明
    日是好日,你去買了豆來。
AAA:(利大郎聽了,沉吟半晌道)生意雖然要做,須再過幾日,我有道理。
    (利媽媽只得依他。)
    (又過了數日,又再三催促,利大郎只得去買了豆回來,因悄悄對母親說道)
說 道:媳婦新來,又且不慣做我們的事,我且同母親做去,慢慢教他方是道理。
    (利媽媽聽了,便冷笑了兩聲。)
    (到了三更時候,利媽媽連忙起來,洗鍋抹灶,料理了半晌。)
    (只不見兒子出房,便忍不住叫了數聲。)
    (利大郎聽見方才答應,又隔了一會,只得披衣而起。)
AAA:(一時驚醒了春桃,春桃連忙摟住道)這半夜三更,正然好睡,你為何起來?
利大郎:娘叫我去磨豆腐,明日要做生意了,故此不得奉陪你。
    (春桃只得放他起身出去。)
    (他母子二人一時磨將起來,直鬧至天明。)
    (只苦得春桃在牀上,耳根邊直搖晃的亂響,一時那裡還睡得著?)
    (竟醒至天明,只得穿衣下牀,卻見利大郎手中拿著一碗漿皮來,道)
利大郎:你可趁熱吃了。
春桃道:你放在桌上,我自來吃。
    
    
9**時間: 地點:
    (這日利大郎賣了些銀錢,就去買些酒肉來家。)
    (利媽媽見了甚不歡喜。)
    (因是初次,不好說他。)
    (到了夜間,利大郎與春桃上牀,各乘著酒勁又風流了一番。)
因說道:(春桃因說道)為人在世,日間辛苦,全靠夜裡安眠,做些風流趣事。你今做這
    生意,甚非常法。
利大郎:行業落在中,這也沒奈何的事,辛苦也說不得。
春桃道:你何不日裡做了日裡賣,或者今日做了明日賣,何必定要在三更半夜起來?我昨
    夜被你們亂了半夜,我只睡著看著天明。
利大郎:這件生意全靠夜裡做了早上等人買去吃飯。若錯過了時辰,就買得少了。
    (說罷二人睡去。)
    
    
10**時間: 地點:
    (自此利大郎只同著母親做活。)
    (過不多日,春桃只覺氣促身粗,方知是有了身孕,利大郎不勝歡喜。)
    (春桃一發裝腔作勢,吃現成茶飯。)
    (又過了多時,忽一日腹痛起來。)
    (利大郎知是分娩,忙去叫了穩婆來家,只守到半夜,春桃竟生下一個兒子。)
    (穩婆連忙洗浴包好,送與春桃。)
    (春桃知是兒子,心中暗暗歡喜。)
    (利大郎見了,也不勝歡喜。)
    (連忙報知母親。)
    (利媽媽初然聽了,亦甚喜歡。)
    (因將手指一算,不勝叫苦。)
    (忙叫兒子到面前,說道)
說 道:從來懷胎必須十個月方得分娩。就不足月,也須要九個月。再或是八個月。今媳
    婦自嫁過來尚未滿六個月,忽然分娩,這是在任家不□進,是任家的孽種。趁今
    尚無人知覺,你作速進房去,將這孽種拿出門撇在塘中淹死,免得日後被人談笑
    。
    (利大郎聽了母親之言,便轉身就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