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敘華筵共談衷曲)
    (詩曰:
    (  堪歎世人不自知,欺人便是把天欺。)
    (茫茫欲海終填滿,事到其間悔恨遲。)
    (丹風來儀宇宙春,中天景色四時新。)
    (世間事業惟忠孝,臣報君恩子報親。)
    (這首詩乃前人所作,無非要世人以忠孝居心:如居官,以盡忠報國;居家者,
    (以盡孝事親。)
    (是忠孝為人生之大本也。)
    (人能全忠全孝,則知節義廉恥,凡一切越禮非法之事不敢妄為,宗族鄉黨揄揚
    (德行,是以流芳百世;若不忠不孝,則喪節義廉恥,凡一切損人利己之事任意
    (胡行,鄉曲閭閻無不咬牙切齒,是以遺臭萬年。)
    (這一節話乃千古公論,並非一人之私議也。)
    (按下不表。)
    
    
2**時間: 地點:
    (且說有一土豪劣紳,姓葉名蔭芝,係莞邑石井鄉人,別號鹿莪,渾名皮象。)
    (自幼在家攻書,僥倖名登金榜,曾任戶部主事,在京供職幾年,因丁內艱,回
    (家守孝。)
    (髮妻張氏,早已鏡破釵分,姬人伊氏,恃寵專房,再續何門,乃貢士南宮之女
    (。)
    (前生一女,許配白馬煙同李鷯舉之子。)
    (親家來往十分情密。)
    (一朝主事壽辰,家人打掃地方潔淨,滿堂佳客紛紛到賀。)
    (蔭芝在家貪戀妻妾,兼之財路通神,久經服缺,不欲起復登朝。)
    (是日壽辰,大開筵席,觥籌交錯,婪美杯傾,膳罷酒闌,賓朋散退。)
    (座中惟有武舉鄧清、同宗葉潤澤。)
    (此二人乃是主事門下走狗,慣於巧言令色,左右逢迎。)
    (蔭芝將各親友送了,只留他兩個不肯放行,聲稱)
蔭 芝:仁兄何必匆匆回府,權且屈駕寒莊,弟有言詞奏告。
    (於是吩咐家丁重擺酒宴,與二人暢飲談心。)
AAA:(正飲之間,家人報上)親家李老爺到來。
    (三人連忙起身,離席相迎。)
    (彼此說長話短,共敘寒溫。)
    (禮畢,大眾一齊入席。)
    (台中擺列海錯山珍。)
    (酒過數巡,鷯舉把杯,命僕滿滿斟上,雙手捧定,叫句)
叫 句:親家,今日乃東華注算,南極增輝,弟叨姻末,理應到賀稱觴,只因俗冗匆匆,
    以致遲遲到府,借花敬佛,聊表微款,但願親家大人從此加官進爵,財帛亨通,
    年年此日,歲歲今朝。
    (說罷,將酒敬上。)
    (蔭芝雙手捧接,只稱)
蔭 芝:親家,小弟材同蒲柳,不過馬齒頻加,辱承寵錫吉語,實深惶愧既承台命,自當
    樂從。
    (將酒一飲而盡,命童滿斟一盞回敬。)
鄧 清:(鄧清乘勢連聲稱羨)進士公果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近日天平旺相,釐戥興
    隆,財帛豐盈,不下陶朱之富。
蔭 芝:(蔭芝答曰)小弟才微福薄,虛願難償,數載經營,目今依然故我。吾兄所云,
    實為鋪張取笑。我想世間千好萬好莫如錢好,自古道:一肥能遮百丑。但此物原
    非易得,縱然枉尺直尋,亦無妨礙。世上見利而思義者,能有幾人哉!
    (葉潤澤脅肩微笑,說道)
說 道:若要取財,須憑膽大,一不怕人言捐摘,二不怕神明鑒察,三不怕官司告發,方
    能患得銀錢到手。
    (鄧清聞言,十分稱妙)
鄧 清:潤兄高見,果實不差。難怪人人請你做狀。原來一肚盡係砒霜。但係求財須尋方
    向,不若我們同往城中找覓一向公所,大家朝夕聚首,彼此打算求謀,寫出主事
    戶部銜頭,誰不稱羨。就係大小衙門也亦無奈其何,況且更有一宗美事,城中有
    女如雲,嫋娜娉婷,風流稱絕。或時倚門賣笑,甚屬可人,引動多少官家子弟,
    倩人作線穿針,但得身邊有些錢鈔,何愁好月不得團圓。
    (這一番話說得蔭芝心如火熱,霎時就要動身舉行。)
鄧 清:(便向鄧清說道)此言果合我意,煩兄與我找所雅潔房間,以便在城居住。
鄧 清:謹遵台命。此事交於小弟擔承。
    (言罷,一眾告辭,各自回家。)
    (次日,鄧清即往城中,便向水頭陳宅賃了一所,名曰:評花閣,內中奇花茂勝
    (,秀草清幽,傢伙什物,一切齊備。)
    (鄧清令僕打掃虔(乾)潔,安排各事停當,便請主事喬遷。)
    (蔭芝進到館中,把目觀瞧,心中十分喜悅,便道)
便 道:鄧兄辦事真乃妥當。
    (從此狐群狗黨日相往來,不在話下。)
    
    
3**時間: 地點:
    (一日蔭芝無事,想起老鄧個篇言語,就欲出街閒遊。)
    (小裝打扮,腳下穿了一雙方頭行履,手上帶了一個金鐲。)
    (輕搖雅箑,做出官家模樣,徐安、陳福跟隨,就向西門而去。)
    (一路行來,只見遊人成群結隊,比戶弦歌。)
    (多少油頭粉面遮遮掩掩,賣弄風情。)
    (遠望一道朱門排列高牌。)
說 道:(執事徐安說道)前邊那所亭苑甚屬華美,日日有人在此醉月飛觴,老爺何不步
    往賞玩一番。
蔭 芝:來意不誠,未便唐突。我們不若掉過隔邊去罷。
    (二僕稱是,隨即步往松柏高街。)
    (正在徘徊四顧,忽聞香風撲鼻。)
    (抬頭一看,只見門邊有位佳人,露出足下二寸金蓮,恍如潘妃再世,真乃俊俏
    (銷魂。)
    (頭上螺髻堆雲,身中白衣鋪雪,下邊映出蔥綠紗褲。)
    (貌賽▉娥,恰似對人暗傳心事。)
    (蔭芝看罷,暗暗歎道)
蔭 芝:這個歡喜冤家,五百年前結下。
    (不覺遍體酸麻,恨不得向前偎傍。)
    (但恐被人恥笑,有失官方。)
    (權為忍耐。)
    (倚身靠住牆邊,方寸自亂。)
    
    
4**時間: 地點:
    (此時欲行欲止,進退維艱。)
    (誰料驚覺這個女子,見其如醉如癡,忍不住笑,丟個俏眼,低聲叫句)
低聲叫:嫂嫂,你看街上遊人挨肩擦背,絡繹不絕,你不若放下繡鞋,偷閒片刻工夫,出
    來則劇。
    (蔭芝聽見鶯喉宛轉,便更魄散魂飛。)
    (正在留連駐足觀望,這女子旋即舉步入內,蘭麝之香仍在,環▉之聲漸遠,望
    (眼將穿,饞涎空咽,萬種相思從此而起。)
    (幾回搔首仰天長歎,心中暗想:這位佳人未曉誰家婦女,淡妝素服,如此攝魄
    (勾魂。)
    (站立一回,絕無聲息。)
    (只得呼喚徐安、陳福轉回旅邸。)
    (是晚愁腸百結,坐立不安。)
    (意欲歸房就寢,爭奈孤枕難眠。)
    (起來獨步園亭,但見一輪明月照耀長空,我想天上嫦娥難比此嬌美貌。)
蔭 芝:(隨喚徐安來問)今日經過高街,看見站在門邊這個女子,你可否知其來歷?不
    妨底細說來。
AAA:(徐安聽罷,口稱)老爺在上,今日所見這位佳人乃係張木公之女,匹配何家為
    媳,孀居已自三年了。他乃莞邑堪誇,絕色有名,張鳳姐之稱遠近聞名,無人不
    識。他兄名喚良雪,頗有膂力,慣嫻弓馬。長向花街柳巷,愛月貪風。老爺如果
    中意此女,不妨坦腹東牀。
    (蔭芝聽見徐安言語,心內思量,不知此女意下若何?但風流人物是必情長。)
    (觀其動靜,也有求凰之意,必須尋覓一人穿針引線,方能撮合成就。)
    (主僕談論多時,耳聽樵樓四鼓。)
    (徐安請主歇息。)
    (蔭芝暫回帳底安身。)
    (輾轉牙牀,不能成寐,回思彼美人兮青年失偶。)
    (情實堪憐,若得與她共枕同衾,就使一年半載,死亦無憾。)
    
    
5**時間: 地點:
    (轉眼雞聲報曉,曙色光窗,起來穿衣盥漱。)
AAA:(徐安報導)親家老爺到來!
    (第二回 寶蓮庵請尼作合)
    (詩曰:
    (  意外姻緣不是真,無端邂逅兩逢親。)
    (莫愁底事難成就,自有穿針引線人。)
    
    
6**時間: 地點:
    (話說蔭芝聽得親家來了,連忙迎入館中。)
    (禮畢,分賓坐下,徐安就即進茶。)
    (鷯舉微微含笑,叫聲)
叫 聲:親家,幾日違教,為何愁容可掬?
蔭 芝:(蔭芝答曰)不錯,弟是有宗心事,難向人言,叨在親好,不妨與你細說。只因
    昨日散步閒遊,打從松柏高街經過,忽遇門邊站立一位如花美女,查問原由,知
    道她是張鳳姐,有意兼葭相依玉樹,未曉桃源何處問津,伏祈高明一為指示。
AAA:(鷯舉聞言,哈哈大笑)我估親家為著何來,誰知思念張鳳姐。小弟頗知她的根
    底。先年嫁與汾溪何宅,不幸青年守寡,三載於斯,時常歸來外室居住。她同寶
    蓮庵內桀枝、亞左兩尼交好,時常往來,不啻如糖似蜜。親家為何忘卻了麼,不
    用求媒執斧,不用拉扯皮條,但得兩個禿奴舌劍唇槍,自能攜雲握雨。親家意下
    以為如何?
    (蔭芝聽得這番說話,喜上眉頭。)
    (心中偷忖起來,亞左係我平日交好,今將此事托其作合,恐他求更〔不便〕推
    (卻。)
    (主意已定,開口叫句)
開口叫:親家,多蒙賜我指南小婦,謹依榘訓。正所謂: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古云:送
    佛送到西天。還請親家與我同行前往寶蓮,幸勿吝玉。
鷯舉答:這個自然。
    (蔭芝連忙穿衣打扮,吩咐徐安看守館中。)
    (於是兩人搖搖擺擺出門而去。)
    (信步行來,頃刻之間便即到了。)
    (但見禪院深沉,寂無人聲。)
    (二人步入庵內,看見苔痕綠淨,滿徑紅飄。)
    (轉過東軒,適值桀枝課誦已完,經堂倦坐。)
    (見了葉、李兩人,疾忙起身迎接,春風滿面,笑說)
桀 枝:今日是何風吹貴人到此,禪室生輝。
    (問訊已畢,吩咐小尼敬奉茶湯。)
鷯舉答:請問二位光臨,有何照顧?睽違雅范,結想殊深。
蔭 芝:(蔭芝道)握別以來,時縈五內,只緣俗冗紛紜,有疏奉候。目今寄寓水頭陳宅
    ,相去咫尺,可得時常親近。今者到來,並無別意,有一機事相求,師傅若肯應
    承,方可說與你聽。
桀 枝:(桀枝道)素女雅愛,報答無由,倘有萬難之事,也亦盡力為之。伏望你令,明
    以教我。
蔭 芝:(蔭芝道)蒙你允肯周全,實乃心腹之人。不瞞你說,我因日前在松柏高街經過
    ,看見張鳳姐站立門邊,丰姿可愛,秀色可餐,歸來忘餐廢寢朝夕懷思。左右思
    維,實乃無從入手,聞得你與張鳳姐時相往來,頗得同心合意,特此拜浼,為我
    傳音。倘獲玉成,斷不有辜大德。
桀 枝:我估所托何事,原來為看張鳳姐。若托別的,我可擔承,要我傳書遞柬,實難從
    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出家人只知看經念佛,不管引線穿針。另請高明
    ,恕吾方命。
蔭 芝:(蔭芝道)出家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佛法無邊,普度一切,有求必應,無不
    樂從,故此禪堂梵院稱為歡喜地。伏望大開方便之門,慈雲蔭護楊枝,甘露灌溉
    荒田。事成之日,定然厚報深恩。
桀 枝:(桀枝道)既然如此,只得曲為承應。但我雖能作合,千祈勿要過後去人。
    (蔭芝作揖稱謝,叫聲)
蔭 芝:師傅,一切放心,此恩此德沒齒難忘。
    (鷯舉聞聽,甚為喜悅,便道)
便 道:我所指引,可是真的?
蔭 芝:(蔭芝答雲)高見不差。
    (議論之間,不料桀枝早已令人備辦齋膳,扳留葉、李兩位在客堂酌酒。)
    (飲畢,告別回歸。)
    (聲言遲日再來補報。)
    (桀枝相送出門,一拱而別。)
    (二人各自歸去,按下不表鷯舉。)
    
    
7**時間: 地點:
    (單說蔭芝回窗,心中忽然想起:倪訓導名新棠,與我頗稱莫逆。)
    (聞他與張府屬在葭莩,不若祀他鼎力周全,從旁相助,俾得早為成就,以免擔
    (延時日也。)
    (次朝早起,峨冠束帶。)
    (吩咐僕人打轎,前往倪府拜會。)
    (徐安先行投帖,陳福在後跟隨。)
    (到了倪府門前駐轎。)
    (新棠忙便出迎,攜手步進書房。)
    (二人施過了禮,分賓坐下。)
倪 爺:(倪爺說道)違教以來,實深企慕,邇聞喬遷貴寓,未得趨候起居,疏懶之罪,
    乞為原宥。
蔭 芝:(蔭芝答道)不敢,弟緣公私交迫,弗克時親芝宇,近況如常,藉福托庇平善。
    日前蒙兄過信,尚未歸趙,寸衷殊覺耿耿耳。
倪 爺:(倪爺道)區區之項,何足介懷。朋友有通財之義,自古皆然,毋庸齒及。
    (家童進茶,飲畢,敘談悃愫。)
    (末幾,葉爺意欲告辭,新棠挽留再四,吩咐擺筵款待,情義殷殷。)
    (蔭芝心內不勝歡喜,暗暗稱羨;倪公果實疏財仗義,我的心事何妨與他傾談。
    ()
    (酒過三巡,葉爺啟口叫聲)
叫 聲:賢弟,不瞞你說,我有一段姻緣與你商酌,倘蒙鼎力介紹,諒必有濟。
倪 爺:有何見教,請道其詳。
    (蔭芝便將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盡為剖白。)
    (新棠聽了,微微含笑)
新 棠:進士公實乃有心人也。彼姝者子,果然生得美貌超群,但此女寡居三載,有意曲
    譜求凰,恐茂陵才子從此便乃當爐耳!弟想弟與張家屬在戚末,但伊母平日背冷
    趨炎,十分勢利。若然說出當朝戶部主事求親,自必樂為從允。既承見諭,這段
    姻緣交於小弟身上,斷不有辜所托耳。
    (蔭芝聽罷,呵呵笑道)
蔭 芝:兄乃斲輪老手,作事必諧。況小弟先已令人通傳消息,看來不致落空。更有一言
    奉托,賤內乃是女流,生平賦性耿介,恐其懷有醋意,不能相安。仰懇駕下修書
    一封,札致家岳南宮,訓誨伊女,以免後來爭論。
    (新棠諾諾連聲答應。)
    (蔭芝拜謝,辭別而歸。)
    (光陰易過,時序頻更。)
    (不覺乃是端陽佳節,柳垂隴畔,荔熟村頭,畫舫蘭橈,男女共看龍舟競渡,滿
    (河盡是遊人。)
    (笙歌迭奏,鑼鼓喧天,十分熱鬧。)
鳳 姐:(張鳳姐叫聲)嫂嫂,我想前世不修,身為女子。你睇佳節當前,不能學得男子
    ,四方遊玩。或東或西,聽其隨意行樂;或南或北,任他到處留連。我輩女流,
    算來虛擔歲月。
    (陳氏聞言,雙眉頻蹙)
陳 氏:姑娘所說,大欠參詳。我想人生在世,男女皆同一體,總為命裡所招,厚福者,
    榮華樂享;薄福者,冷落堪憐。多少名門閨秀出嫁,夫唱婦隨,燕侶鶯儔,如膠
    似漆。雖是女流,未為孤負,何必區區身為男子乎?所可恨者,如我命生不辰,
    竟同秋葉,終年長守有夫之寡,這卻是虛耽歲月了!
    (言罷淚如雨下,鳳姐連忙勸解)
鳳 姐:嫂嫂何必如此傷情,我兄迷離花柳,乃係少年心性,一朝省悟,定必月缺復圓矣
    。如妹許字何門,心擬天長地久,不意福薄災生,青年喪偶,獨守空房,何恨如
    之。今者柏舟自詠,觸景傷神,畫眉彩筆誰拈?舞鸞青鏡獨對。雖不敢雲節凜冰
    霜,少可自信腸如鐵石。孤芳獨抱,以待將來。
    (二人談論一番,轉回閨閣而去。)
    (按下不題。)
    
    
8**時間: 地點:
    (且說貢士何公,餼食有年,品學兼美,其女配與葉蔭芝為繼室,夫妻篤好,如
    (鼓瑟琴。)
    (何公在水和街裡設帳,桃李如云。)
    (節屆端陽,放假無事,在家養靜。)
    
    
9**時間: 地點:
    (忽然見有一個蒼頭手捧魚鴻尺素,據云:欽式倪老爺奉達何公。)
    (雙手接過,即行開閱。)
    (內云:
    (  世愚姪倪欽式書奉南宮世伯大人閣下:久疏麈教,鄙吝叢生。)
    (聯隔以來,屢欲裁鴻到候,只緣公私交迫,以致尺一快如。)
    (辰下荷風蕩暑,竹露生涼,遙念台禧定符,私祝翹異何如。)
    (啟者,令坦鹿莪曲譜求鳳,情殷射雉,表卿卓女,指日同盟。)
    (俱以稔知,無煩贅述。)
    (前所慮者,張家喬梓,未肯曲從,今調處之餘,又蒙許可,天合奇緣。)
    (想鹿莪不亦稱快乎。)
    (惟是外緣易就,內患難堪,▉▉無療妒之方,鶯燕有相猜之隱,在令愛夙承姆
    (訓,固知德蔭江沱,在鹿莪熟慮閨情,恐其伴生牀第。)
    (特囑姪修蕪楮,聊達葵私,伏乞琴書之暇,僱肩輿踵棄府,詳諭令愛一番。)
    (俾鹿莪月意園成,庶不致負前因於石上,虛雅約於河洲,妙何可罄,臨楮不盡
    (依馳。)
    (專此,走達。)
    (順請潭祉,不既。)
    (世愚姪倪欽式頓首。)
    (何公看罷書函,沉吟半晌,此事新棠也曾說過,因到張家拜會,見木公心意未
    (決,權為放下。)
    (今者書來,囑吾將女勸諭,以杜後來爭端。)
    (此乃蔭芝過慮。)
    (先為安慰女心,待我修函致復新棠,然後將情勸女。)
    (繕札已畢,打髮蒼頭回轉,吩咐催轎,即往石井村而去。)
    (到了葉府,何氏聞知,疾忙迎接父親。)
    (問安已畢,親手敬春香茶,口稱)
新 棠:爹爹到此,有何見諭。
叫 句:(南宮含笑叫句)女兒,我來並無他事,只因張家女子,情性溫柔,舉止端莊,
    你夫有意好逑,添為內助。想你自幼在家讀書,頗諳三從四德,閨房之事也亦深
    知。古來三妻二妾指不勝屈,后妃能逮下而喬木興吟,夫人承雅化而江沱致詠。
    況伊乃是德門之裔,堪比玉葉金枝,不嫌位列小星,你亦何妨容物?千祈勿生妒
    心,常懷醋意,不惟你夫之幸,亦你父之幸也。
AAA:(何氏聽罷這一番言語,滿面春風)爹爹一旦放心,女兒雖屬愚呆,夙昔曾嫻閨
    訓,但願之子於歸,同心共事夫婿,情同姊妹,有何大小之分。第恐人心叵測,
    反覆無常,更恐男子溺情篤好,恃寵爭強,使女有綠衣黃裳之歎,夫復何言。
    (何公聽罷,滿心歡喜,得女如此,真不愧大家之風。)
    (話罷,即時打轎歸家。)
    (蔭芝得了新棠回信,憂疑已釋。)
    (這也不在話下。)
    (第三回 張鳳姐繡鞋慰贈)
    (詩曰:
    (  男情女意兩無猜,誰信時乖命也乖。)
    (海誓山盟何足據,多情全在繡花鞋。)
    
    
10**時間: 地點:
    (卻說張鳳姐姑嫂二人正在房內談心,匆然丫環報上)
鳳 姐:寶蓮庵兩位女師到來。
    (言還未了,桀枝、亞左步進,姑嫂接見滿面歡顏。)
便 道:你們許久不來,有何貴冗?正係一日不見如三秋兮。近日以來我姑嫂甚屬寂寞,
    思念芳容,殊深渴想。
桀 枝:(桀枝道)彼此諒亦同情。只因個天前往西門,打從倪府經過,被他奶奶苦苦相
    纏,不得已,共同亞左在彼處盤桓。不知來了一位葉爺,生得人物瀟灑,相貌堂
    堂。身為當朝戶部主事,定要我們兩個與他念佛,故此淹滯幾日,始得回來。
鳳 姐:(鳳姐道)你個禿奴,花言巧語,我想出家個個俱是勢利,但見人家富貴,便加
    意十分奉承。誦甚麼經,念甚麼佛,分明支吾渾帳,借端想賺人錢,故意賣弄風
    情,只念一句阿彌陀佛。
亞 左:(亞左說道)我們皈依淨域,絕無半點凡心,身坐蒲團,一塵不染,正係色色空
    空都看破,花開花落不關情。可惜姐你空房獨守,孤負年少青春,何不改弦易轍
    ,竊效吟風弄月,以免擔愁豔悶,虛度韶光。
    (鳳姐聽了亞左這幾句話兒,已挑動了春心,說道)
鳳 姐:師之所言甚合奴意,無如目前絕少鍾情之輩,若者只圖眼前快活,只怕錯腳難翻
    。
亞 左:(亞左乘機說道)姐呀,捨得有意尋歡,何愁不逢知己。即如我所講這位葉老爺
    ,真係才貌雙全,兼之家稱巨富,少年登弟,在朝叨沐聖恩。貢士南宮之女係他
    繼室,白溪李家之婢係他愛妾。現在妻妾二人,不分大小,姐妹相稱。食不了珍
    饈百味,穿不盡綢緞綾羅,出入提籠打轎,隨從小價、丫環。快活風流,誰能爭
    勝。莫說我亞左出家人勢利,就係彼都人士,無不稱羨他富貴雙全。更可誇者:
    亭台樓閣,美麗奢華,夫唱婦隨,順時行樂。我輩身在法門,未免怦怦心動。
    (鳳姐聽罷,歎了一聲)
鳳 姐:人生在世,青春幾何,孰不關情風月。自怨時乖命薄,嫁夫不得到頭。芙蓉帳底
    孤眠,菱花妝鏡獨對,難效鴛鴦比翼,燕雀雙棲,萬種憂愁,憑誰可解。
    (說到此時,不禁潸然淚下。)
桀 枝:(桀枝從旁接語)嬌姐不必傷懷,待我出家人行個方便,成就你一段良緣,免得
    你日夕含愁,長吁短歎。
鳳 姐:(鳳姐道)但得如此,生死不忘,比如你目中所注何人,乞其明以告我。
桀 枝:(桀枝道)若問此人,不用登山涉水,問跡尋蹤,遠在天邊,近在目前。
鳳 姐:(鳳姐道)究竟乃是何人呢?
桀 枝:實不相瞞,就係先時亞左所云個位葉老爺。他因日前遊街,也曾見你生得貌好,
    心中十分思慕。已經托媒求聘,只恐姐你不肯居其次位。倘若不嫌做個平妻,包
    管歸去專權擅寵,尊意以為何如?
    (鳳姐沉吟半響,說道)
鳳 姐:不知此人情性若何,品格若何,怎好造次承應。
亞 左:(亞左稱說)要見此人,卻也不難。明日趁你回家路經水南,何不與他相會,面
    談一切。
陳 氏:(嫂嫂陳氏連聲稱妙)這段姻緣真乃前生注就。
    (二尼辭別出門,亞左即往評花閣送信。)
    (步入館中,但見落紅滿徑,寂無人聲。)
    (遙望朱扉半啟,高卷畫簾。)
    (蔭芝獨自一人坐於太師椅上,愁眉不展,默默無言,似有所思。)
亞 左:(亞左行近低聲叫句)老爺。
蔭 芝:(蔭芝驚覺連忙問道)慈雲光降,適自何來。
亞 左:(亞左答曰)老爺獨坐寒窗,為何如此納悶。我今到來,特為癡心人報喜。鳳姐
    明日到水南廟拜神求水,你可買舟前去與他相會。成敗在此一舉,切切不可有誤
    。
    (蔭芝聽說,喜之不勝)
蔭 芝:難為阿傳深費清心,事成之日,自當重報。
亞 左:出家以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既為介紹,敢不抒誠報命。
    (蔭芝見她人物風流,語言乖巧,甚屬可愛。)
    (此事看來八九分成就,待我先行酬謝冰人。)
蔭 芝:(行近口稱)阿傳媒女,雖未過門,執柯者豈可空過。
亞 左:(亞左答雲)我不是貪想媒錢,目下分文不取。且待將來,要你跪向媒女跟前,
    方為酬謝。
    (說畢,意欲抽身,蔭芝一手扯住,說道)
蔭 芝:十賒不如九,現見鍾不打,何處尋銅。我因孤館寂寥,無人作伴,相如饑渴難堪
    ,伏乞楊枝甘露灌我荒田,幸無見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