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負螟蛉中年得子 談理數信口開河)
    (中國人有句俗話,說的是,窮算命,富燒香,這兩句話,卻也是描寫俗態,一
    (些不錯。)
    (當見那些富的人,亦曉得自己的命,是比別人的好,終日裡養尊處優,似乎沒
    (有別的想頭,然而還怕的是美中不足,有的怕壽元不永的,有的怕子嗣空虛的
    (,有的怕疾病糾纏的,有了這些心,心上亦是不十二分滿足,所以終日除了飽
    (食暖衣而外,沒有別事,無非是東廟裡燒香,西廟裡許願,總想神道得了他的
    (香火,就像陽間裡官府,得了打官司的使費一樣,必定要偏袒他,保佑得他事
    (事如意。)
    (那營營擾擾的光景,旁觀的看著亦覺得可笑,然而他自己卻是樂此不疲。)
    (所以這般富人的錢,大都是這些和尚得著的居多。)
    (試問那光景難的,可有這大把閒錢,去孝敬和尚麼?還有一種窮的,他急急圖
    (謀的是衣食兩字,每遇到極不堪的時候,便諉之於命,說人家是前世修來的,
    (我的命運不如人罷咧。)
    (然而否極思泰,窮極思通的意思,也是人人有的。)
    (他又沒有別的法子,不過把他生的年月日時,找著一個瞎子,金木水火土的推
    (演一翻,幾時交好運,幾時出歹運,今天這個瞎子是這樣說,明天那個瞎子又
    (是那樣說,有時竟被他碰著一兩句,其實也不過是聖人所說的「是亦多言矣,
    (豈不或中」,本沒有甚希奇,那些被他算準的人,卻就奉之如神明,再一連說
    (對了幾個,這位瞎先生,便從此出了名,一傳十,十傳百,百傳乾,恭維得他
    (同半仙一樣。)
    (這位瞎先生,亦就因勢利導,抬高聲價,所以這般窮人的錢,也有一大半葬送
    (在這瞎子手裡。)
    (閒言少敘,如今單說一個土財主,極相信算命的話,弄得一敗塗土;又一個窮
    (人,極相信算命的話,弄得身敗名裂。)
    (可知這些瞎子,本說的是瞎話,萬萬靠不住的。)
    
    
2**時間: 地點:
    (話說山東省濟南府歷城縣東門外,有一位土財主,姓趙名澤長,號伯孔,上代
    (原是賣布的商人,後來挖得窖銀,又加以善於營運,生意興隆,財源茂盛,到
    (澤長手裡,已是田連阡陌,牛馬成群,光景是很過得去。)
    (澤長便又在城裡開了一個天寶銀樓的首飾店,請了一個萬金可靠的管事人,澤
    (長便在家裡納福。)
    (到也豐衣足食,無憂無慮。)
    (從來說的話,天不滿西北,地不滿東南,天地尚有缺陷,何況於人!趙澤長雖
    (是百事隨心,卻單單的短了一樣,是行年五十,膝下猶虛,娶的奶奶錢氏,過
    (門三十二年,兒女俱未生育過一個。)
    (澤長到了這個年紀,望子的心,是一天切似一天了。)
    (每逢初一十五,便大早的起來,漱口洗臉,提著錢袋,長工跟著,到各廟裡去
    (燒香。)
    (一年到頭,只要是歷城縣有的廟,不拘是那個神誕,從沒有一次不到的。)
    (碰到一班惡毒的禿和尚,又千方百計的騙他的錢,這幾年花的也不在少處,只
    (是他是有家,那里計算到這裡。)
    
    
3**時間: 地點:
AAA:(這日正是澤長的五十正壽,吃過麵,送了親友出去,回到房裡,唉聲歎氣的不
    (住,奶奶聽見,便來盤問他緣故,趙澤長便把這望兒子的話說了,錢氏道)我
    聽說生男育女,遲早皆有一定,昨天有隔壁的孫媽媽在這裡說起,南門外李家巷
    內,有一位周先生,算的好命,實在靈得很,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從無錯差,
    不如打發人去請他來推算推算,看是怎麼樣?
    (趙澤長聽了,很以為是,就立刻跑出來,喊了一個長工,到李家巷去請。)
    (趙澤長坐在門口等不多時,長工回來了,說周先生的門口,人都擠不開,周先
    (生沒有空,不得來,叫晚上把車子去接他去。)
    (趙澤長就吩咐了一句,你們記著罷,說完也就進去了。)
    (捱到天黑,吃過飯,掌上燈,周先生已是坐著車來了,又有一個跟他的人,點
    (著一盞鐵絲燈籠。)
    (同去的長工,扶著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進來。)
AAA:(趙澤長忙迎出去,喊了一聲)周先生。
    (周先生且不答應,便回頭問那長工道)
長工道:這可是你家大爺?
長工道:正是。
    (周先生連忙堆下笑來,也趕著回了一句趙大爺,澤長就往裡讓,讓他上首坐了
    (。)
AAA:(先寒暄了幾句,又說他的命理很精,周先生跟來的人,就連忙插嘴道)我們先
    生,有名的周鐵口,算命這一道,真算是有一無二的了。
    (澤長便先達他望子的意思,又將自己的生年月日,報給他聽。)
AAA:(周先生先金木水火土的推演了一回,便正襟危坐的道)尊造是個癸水的日元,
    地支上有一派正財,財源茂盛的很,地綱上是個辛金,金能生水,既主身旺,又
    能得上人的餘廕,時上未土七煞,七煞為子星,七煞過旺,主無子,今尊造年上
    是兩重乙卯食神,食能制煞,七煞有制,主於有子,現在五十歲,正行財運,到
    今年九月十八日,交脫財運,交進下一步的煞運,一定得子,並且時聚煞印,將
    來還是一個大富大貴的兒子,主於功名顯達,強爺勝祖,尊造壽元高大,能有九
    十六歲的壽,將來還要享兒子的福呢。
    (趙澤長聽了,好不高興,又道)
又 道:先生,我是問災不問福,要是當真的不會有後,亦請你不要哄我,我也好另打主
    意。
周先生:什麼話,我是憑命斷的,我自來不會恭維人,尊造就是五十以前有了兒子,也斷
    不能收成,總要晚子才好,我是以直道直的。
    (趙澤長喜不可言,又把奶奶的八字,給他算了一算,也說是明年得子,奶奶道
    ()
奶奶道:我也是五十歲的人了,那裡還會生育,先生的話,怕靠不住罷?
周先生:天下的事,不能按著呆理去算,古人說的,李老君在他娘肚子裡八十一年,才生
    下來,你替他算算,就算是十六歲有了,也是九十七歲的人,都會生兒子,難道
    你五十歲的人,不會生麼?況且這是命裡注定的。
AAA:(奶奶聽他說過,也是非常歡喜,連忙打發了命錢,又叫長工仍舊把車子送他回
    (去,臨走的時候,還說了一句)周先生要是靈了,我們來替你上匾呢!
AAA:(周先生點點頭道)真的真的。
    (說著,一直出來上車走了。)
    (從此趙澤長夫婦便一心一意的望生兒子,過了三四個月,依舊是信息杳然,趙
    (澤長便說起要娶個二房的話,奶奶不由的酸風大作,鬧了一個沸反盈天。)
    (有好幾天,不同趙澤長說話,心裡卻是暗暗的發急,這一急,到急了一個主意
    (出來。)
    (一過年,便裝出一個假肚子來,哄著趙澤長看著,也像似個有孕的樣子,一面
    (暗地裡托了隔壁王奶奶,出去找人家的私孩子,或是窮人家的孩子。)
    (到得七月裡,王奶奶早就找到了一個,只是奶奶裝肚子,才裝得六個多月,便
    (來同奶奶說明了,裝出發動的樣子,又買囑房裡幫忙的,叫他們大家證明他,
    (是隔年有的,又托人把趙澤長約了出去。)
    (王奶奶便暗暗的拿那私孩子,從後門裡抱了進來,等到澤長回來,到得半路,
    (已有人迎著去報喜,澤長聽了,這一喜競非同小可,連忙三步並兩步,趕到家
    (裡,看了看奶奶是躺在牀上,一個大胖孩子,睡在旁邊,澤長心上樂的,不知
    (怎樣才好,連忙安慰了奶奶幾句,便走到前面來,叫人去把大管事的找了來。
    ()
    (原來他的大管事的,便是天寶銀樓的賬上,姓魏,叫做魏子青。)
    
    
4**時間: 地點:
    (卻說這魏子青,正在銀樓裡算賬,急聽得東家喊他,便連忙把來人喊進去問問
    (是甚麼事,才曉得東家添了穆子,心上詫異的很。)
    (忙把賬簿推開,鎖上門,跟了來的人,一同出東門,來到了東家家裡,只見趙
    (澤長正坐在堂屋裡,一手摸著鬍子,一臉的笑容。)
    (魏子青便趕行幾步,說恭喜你老人家,添了相公了。)
    (趙澤長連忙站起來還禮,讓他坐下,把以前的事,大略說了一說,又叫他去定
    (染一萬個紅雞蛋,是要分送親友的。)
    (後天三朝,店裡伙計們如不得空,就便在店裡,開兩桌喜酒,你是要過來的,
    (我們熱鬧熱鬧。)
    (魏子青一一答應了,便辭了出來,趕著去辦。)
    (到了三朝,果然親友都來道喜,吃酒划拳,非常熱鬧,席間趙澤長談起周先生
    (的算命真靈,從前許他,要替他去上匾,過日清閒了,還要替他揚揚名,才盡
    (了我的心。)
    
    
5**時間: 地點:
    (正說著,周先生早已打發人送了禮來,無非是紅糖芝麻這些東西。)
趙澤長:這怎麼好收他的,謝了罷。
    (無如來人不肯帶回,一定推了下來,並且說周先生還問小相公是什麼時辰下地
    (的,趙澤長便告訴他,說是午時,又把他另外讓在一間耳房裡,叫人陪著吃了
    (幾杯酒,一碗麵,才開發了腳錢回去。)
    (當日直鬧到二更方散,趙澤長又因為奶奶一點奶都沒有,忙著托人僱奶子。)
    (這三日裡頭,已是換了七八個,後來看定一個姓石的,乃是西街上開豆腐店的
    (,閔姥姥的外甥女。)
    (當下無話,到得滿月之後,趙澤長果然央人寫了幾個字,做了一塊大紅油漆的
    (匾,用了一班鼓樂,送到周先生家,周先生早巳得信,也就預備了幾樣吃的,
    (留趙澤長坐坐,當時你推我讓,客氣了許多時,方才落坐。)
    (周先生早已招呼把招牌除下,今天不做生意。)
AAA:(正同趙澤長在裡面吃酒,忽然跟人進來說)洪先生來找你老人家說句話。
周先生:那位洪先生?
來人道:(跟人道)就是你老人家算他要發大財的洪士仁洪先生。
周先生:既是他,就請裡面坐罷。
AAA:(跟人答應出去,只見門簾一掀,早已進來了一個人,趙澤長早已看見他,生的
    (也還白白淨淨,身上穿著一件竹布大衫,腳下著了一雙緞子鞋,他嘴裡早巳對
    (著周先生嚷道)周先生好樂呀。
AAA:(周先生也就站了起來道)請坐請坐,今天是這位趙大爺,替我上匾,我留他吃
    一杯水酒,難得你來的好,你也坐了罷。
    (洪士仁連忙回頭來同趙澤長應酬了幾句,周先生早已招呼添了一把椅子,一付
    (杯筷,自己卻扶著桌邊,挪到下手去了。)
AAA:(洪士仁同趙澤長又客氣了一句,方才坐了第二位,夾七夾八的說了一回,周先
    (生便先開口道)老洪怎麼樣,你說我算的命不靈?今天趙大爺到來替我上匾呢
    !
AAA:(趙澤長便接口道)可也真真奇怪,當時我也不相信,那知道竟是絲毫不錯,怪
    不得人家喊他周半仙,又叫周鐵口呢。
洪士仁:怎樣的事?
    (趙澤長便把以前的事,一五一十說了一遍,又道)
又 道:你看他可是靈不靈呢?
洪士仁:果然奇怪,但是大嫂子,已是五十一歲了,還會生兒子,莫不是抱的別人家的罷
    ?
AAA:(周先生連忙接腔道)老洪,你怎麼著,你同趙大爺初次見面,你就說頑話,我
    曉得你這個人,向來是有口無心的,但也不可不拘什麼話,便脫口而出,你說五
    十多歲不會生兒子,據我說只要命裡有,管他五十六十,就是七八十,難道不許
    人家有麼?還有一說,人家的兒子,就是有養錯的,難道我算的命也會錯麼?
AAA:(洪士仁被周先生說了一頓,回答不出話來,倒紅了臉道)既然你算的命不得錯
    的,怎麼替我算的命還不靈呢?
AAA:(周先生哈哈大笑道)你看你這個人,我說你不懂事,再要像你不懂事,可是沒
    有的了,我說你發財,是不得錯的,但是還有別的話,你怎麼只記得了末後這一
    句呢?
    (說著,回頭對趙澤長道)
趙澤長:趙大爺,說也奇怪,我算了多少命,再沒有他的命奇怪,他將來是富可敵國,但
    是現在還早,其中有一個極奇怪的理,乃是要他敗到寸草不留,連著寸布尺縷,
    都乾淨了,方才重行白手成家,你道這是個甚麼八字?
趙澤長:照你這一說,果然奇怪,自然是有點靠梢的容易些,就如做生意,也總得要本錢
    ,要是敗到一無所有,這又從那裡去發財呢?
周先生:話是這樣講,但這個不然,天下的事,也實有不可思議的,你想前朝裡明太祖朱
    洪武,他本來也是個有家,末後一齊敗完,弄的他走投無路,怕餓死,才到什麼
    寺裡去做丁和尚,當他做和尚的時候,莫說是做皇帝,你問他可想做個小康人家
    麼,那知道運氣一轉,他會打成一座江山,老洪的八字,固然是萬不如朱洪武的
    ,但格局亦是大同小異的,必定也要敗到不可收拾的時候,那才能夠轉過來,或
    是得了橫財,挖了窖銀,也不可知,那不就是一個財主了麼。但是現在還說不到
    ,差得遠呢。總之他這個壞運,還沒交完,所以我也常對他說,樂得逍遙自在,
    不必去奔東趕西,白忙了還是個空,不如靜等的為妙。他一時相信,一時又不相
    信,還滿肚子想各處瞎碰,究竟這幾年,又何曾碰到一個呢!他的八字,我是前
    後算過十幾回了,再不得錯的。
洪士仁:(說著又對洪士仁道)今天你到這裡來還是同我閒談呢,還是另有別的事找我商
    議呢?
洪士仁:我實在入不敷出,一天急似一天,現在想乾一件事去,不知道好去不好去?所以
    來問問你。
AAA:(周行生聽了,頗有不以為然的樣子,便搖搖頭道)既是這樣,你請說給我聽聽
    。
    (未知洪士仁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希幸獲權作信天翁 破巨資急禳將軍箭)
    
    
6**時間: 地點:
    (話說周先生叫洪士仁把他要商議的事,說出來聽聽。)
AAA:(洪士仁先愣了一回,才大遠的轉說過來道)是我的一個表親,住在城裡,他有
    個哥哥,在上海開布莊,生意甚好,現在他去找他,又買了多少貨,打算飄海過
    去,但是他不識字,他約了我同去,說明白賺了錢,歸二八分拆,我算是他的管
    賬的,先付我幾十銀子安家,你道這個不是個極好機會麼?我想著我一天不如一
    天,坐吃山空,山有倒的時候,我怎麼了呢?所以我要答應他同去,我最怕的飄
    海,因此心上正在這裡打算,所以找了你來,替我決斷決斷,看看到底好去不好
    去。
AAA:(周先生聽他把話說完,咂了一會嘴道)這事我不能做你的主,你是去發財的,
    但是你八字,可沒有這重財,今年的流年又平常,水面上還怕有驚險,去不去,
    你自己打主意罷,我若是勸你去,你八字裡又不利出門,要勸你不去,你又想著
    那二成分紅,況且上海離這裡,聽說不近,大遠的帶了東西去,這賺錢兩個字,
    就難說,就算是賺了錢,聽說那裡花天酒地,另有一班人,專做無本錢的生意,
    他便來拉攏你,必定把你的用完了,他才死心。還有一種人想法子害你,把你捉
    到外國監牢裡去,你八字今年的流年,本來犯了牢獄之災,卻也保不定,你這一
    去,是件件如意,樣樣隨心,我從前早說過的,你這個八字,是不利南方的,要
    是在本地,就算是有點長短,也不過是口舌細故,若出了門,便難說了。現在你
    是想發財去的,我又何能攔你,不要你到了那個時候,再想我的話也就遲了。
    (洪士仁聽他說了這一篇話,到弄的格外沒有主意了,那一團高興,不知丟在那
    (裡去了。)
AAA:(半晌掙了一句話道)去與不去,也未定局,過日再談,到是你說我發財的話,
    到底要那一年呢?
周先生:說不定,你的八字,我剛才不是又說過了麼,約計還有幾個年頭,我算著甲午午
    ,是你的正財流年,又兼與你八字的寅戍合成火局,旺在春夏兩季,三月裡又有
    紫薇龍德高照,其中要是沒有別的星宿過將破敗,大約是不得錯的。萬一要是有
    個把壞星宿在裡串宮,難說還要捱過一年半載,也還不定,到了那個時候,你丁
    財兩旺,安享榮華,才曉得我周瞎子的命,是不得錯的,還要大大的謝我呢。
洪士仁:你說我要一齊敗光,敗到寸草不留,方能發財,如今又說甲午年就要發財,現在
    算起來,還有幾年,那不就要先下街麼?
周先生:那可就說不准,總之,老天爺安排下的,是早一天也不成,晚一天也不成,你要
    緊可知老天爺不要緊呢!
洪士仁:照你這說,我是碰見於你,算是你說過,我曉得了,要是那不算命的,他不曉得
    ,他不要混撞麼?
周先生:可又來,什麼叫做命,這就是命,你有這個命,自然就會遇到我提醒你,那些不
    找我算命的,他去混撞,也是他命裡注定的,所以也不得遇著一個人替他指迷,
    我勸你不必胡思亂想,耐心去守著罷。我話也說多了,菜也冷了,我們換杯熱酒
    來喝一盅罷。
    
    
7**時間: 地點:
    (當時跟人過來,又篩了一會酒。)
    (趙澤長有點醉意,便起身作別,又訂了幾時空,到家裡去替小孩子算算關煞去
    (,洪士仁也就跟了出來,周先生扶牆摸壁,送到門口,才進去。)
    
    
8**時間: 地點:
    (單說趙澤長打周先生家裡回來,高興得很,俗語說得好,有子萬事足,偌大的
    (家私,各樣都不歉缺,就是這兒子養不出來,是多年的心病,如今有了兒子,
    (自然是趁心已極。)
    (況且周先生大約推算了一回,說孩子將來很有出息,千金難買這下地的時辰,
    (將來不但大富,還要大貴呢。)
AAA:(越想越有興味,坐在車子上,不覺手舞足蹈起來,推車子看了發急道)你老人
    家坐穩些,跌下來,不是玩的,怕車子吃不住,你老人家想是多喝了盅,打磕睡
    呢!
AAA:(趙澤長被他這一說,心才歸到腔子裡,連忙斂了斂神,又遮蓋了一句道)可不
    是,我吃多了酒,怪頭暈的。
    (不多會,到了家門口,下了車,便忙去看奶奶兒子,談了一會閒話,又說要提
    (個名字給小孩子,奶奶道)
奶奶道:不如等周先生來推算過,看五行少什麼,用什麼字罷。
趙澤長:我已經約下他了,大約兩三天空了就來。
    (又把洪士仁的話對奶奶說了,奶奶道)
奶奶道:可真奇怪,這算什麼命,要不是周先生,人家還算不出來呢!
    (當日各自歸寢。)
    (光陰荏苒,早又好幾日過了,趙澤長也約了周先生,仍是晚間來,又預備鴉片
    (煙等件,到吃過晚飯,依舊打發車子去請,還是上次來的那個時候,周先生來
    (了。)
    (趙澤長格外親熱,讓到裡間房裡炕上,先抽了幾口煙,才把小孩子的八字,報
    (了一遍。)
AAA:(周先生便閉了一對瞎過的眼,嘴裡咕嚕一會,又用大手指頭,在手心裡子丑寅
    (卯的輪划了一遍,又是長生沐浴冠帶臨官的數說了一陣,方才言歸正傳,大聲
    (道)令郎這個八字,是好極的了,況且煞印兼全,將來一定是功名顯達,十六
    歲便可進學,二十歲以裡,就能中進士,拉翰林,以下一派好運,官居極品,祿
    享萬鍾,最難得的是毫無破敗,兇險不過關煞。內有一重四柱關,有一重將軍箭
    ,四柱關只要不出門,不坐轎子,也沒有事。這將軍箭,卻有二支,一支管三歲
    ,二支管到六歲,過了六歲,才同花木的樣子紮根,此外都不犯著什麼。
奶奶道:將軍箭不礙事麼?
周先生:不礙大事,頂不好的是有箭有弓,那就兇險,他這個卻是有箭無弓,譬如光有支
    箭,沒有弓,他也放不出去,然而終究不是件好東西,要是肯破費幾個錢,祈禳
    一下子,也就好了沒事。俗話說的,財去人安樂,那就好養了。要論這個八字,
    是再不妨事的,但是小時候哭哭鬧鬧的,也無趣,所以我說還是花上幾個錢破解
    破解,既省了大人的手腳,也免得小孩子吃苦,這事你大爺大奶奶自己斟酌罷,
    我不過這麼說。
AAA:(趙澤長同他奶奶聽了,早已不約而同的,搶著說道)怎麼的破解呢?
周先生:這個法子我會,我可是不輕易替人家辦,我也怕費事,又不許人家進去看,還怕
    人家疑心我得了他的錢,不給他做事,大爺要破解,還是去另外找人罷。
    
    
9**時間: 地點:
AAA:(此時奶奶看見趙澤長說話,便不來插嘴了,又見趙澤長答道)周先生,你也忒
    多心,像我們這樣交情,還會疑心你麼!況且就算我送你幾十吊錢,也平常得很
    呵。
AAA:(周先生聽了怫然道)這就更不成句話了,你真是無緣無故送我幾十吊錢,我還
    不收呢。你別噍著我擺了店面,天天買錢,那是我自己本事換來的,我用著心安
    理得,要是不義之財,別說幾十弔,就是幾百弔,老實說你可別惱我,周老二還
    沒在眼裡呢。
AAA:(趙澤長連忙陪笑道)我們同你說玩話,你莫惱,咱說正經話,我是一定托你去
    辦,要多少錢,你開出來,我就送過去,諸事費你的心,我另外謝你。還有一事
    ,也要費你的心,這個小孩子,也要提個名字,我不知道他八字,喜的是那一門
    ,所以一並請你費心。
周先生:這到容易,他八字內的木少,這名字總要偏於木字的為妙,依我說,不如叫做桂
    森罷,桂花的桂,三個木字的森,你說好不好?
趙澤長:好好。
AAA:(奶奶也忙著接口道)我是不認得字,不過聽著,卻是極好聽的,從此就叫做桂
    森罷。
    
    
10**時間: 地點:
    (當時又閒談了一回,周先生要回去,趙澤長一面吩咐點燈籠,一面又同他說定
    (了破解的事,周先生也答應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