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昇平橋義俠贈劍)
    
    
2**時間: 地點:
    (話說漢朝有一世宦,洛陽縣人,姓郝名鸞,字跨鳳。)
    (他父親在日,曾做鎮殿將軍,母親誥命夫人。)
    (不料父母雙亡,又無兄妹。)
    (這郝鸞生來面如重棗,兩道濃眉,身長七尺有餘,腰寬背闊,勇力過人。)
    (又兼詩詞歌賦,件件皆精,生平性格超凡。)
    (將父母所留百萬家資,專結交天下豪傑,而且揮金如土,扶危濟困。)
    (不上幾年,家業蕩盡,房屋又遭天火而焚。)
    (家人奴僕各自散去,只有一個老家人相隨,思想再造房屋,無有銀錢,雖有些
    (相好捐資,郝鸞不肯受人分文,只與家人住在祠堂之中,每日演習武藝而已。
    ()
    (光陰迅速,不覺一年有餘,時至隆冬,大雪紛紛,適有朋友請至城中飲酒賞雪
    (。)
    (至晚出城回祠堂,雪風更大,望見房舍如銀裝砌一般。)
    (這郝鸞冒雪而行,剛到昇平橋邊,上橋行走,耳內聽到賣劍之聲,那時郝鸞聽
    (了「賣劍」二字,他便住了腳,抬頭一看,只見一個道者,頭戴鐵冠,身穿元
    (色道袍,手捧三口劍。)
    (這郝鸞走向道者面前,將手一拱言道)
郝 鸞:道翁寶劍可請與我觀否?
    (那道者把郝鸞上下一看,便說)
道 者:壯士你要看貧道的寶劍麼?
郝 鸞:正是。
道 者:這等大雪紛紛,卻怎好看,不如到背雪之處去看。
郝 鸞:此處離我所居不遠,請道翁一走何如?
道 者:怎敢造府?
    (當下二人踏雪到祠堂,見禮坐下。)
郝 鸞:道翁仙居何處?此劍何名?
道 者:(道者笑言)貧道游於四方,遍訪天下好漢,姓司馬,名傲,別號梟梟子。壯士
    可是郝跨鳳?
郝 鸞:(跨鳳聞言說)弟子眼內無珠,多多得罪。
    (郝鸞與道者又重見禮坐下,司馬傲)
司馬傲:公子請看寶劍。
    (遂雙手遞與郝跨鳳,跨鳳接過劍來,掣出劍鞘,只見那劍光華奪目,霞彩動人
    (,遂摘一根頭髮,放在劍口上,便吹口氣,那發即兩段,真乃吹毛利刃之寶。
    ()
    (三口寶劍,郝鸞一一看過,愛之不荊言道)
郝 鸞:弟子不識三口寶劍何名,請問仙長指教。
司馬傲:公子不必相問,只看劍靶上三個字,便知其名。
    (郝鸞復又掣劍出鞘,看三口劍上字,甚是明白,一名龍泉劍;一名攢鹿劍;一
    (名誅虎劍。)
郝 鸞:(看畢便問)仙長,每口價銀多少?
司馬傲:每口要赤金一千兩。
郝 鸞:弟子手內乏鈔,買不起。
司馬傲:公子此言差矣,大丈夫志在四方,怎說『買不起』三字,貧道看公子品貌超群,
    日後必有大富大貴,古人云:寶劍贈與烈士,紅粉送與佳人,若公子有愛劍之心
    ,貧道三口寶劍俱送公子何如?
郝 鸞:仙長是取笑小生了。
司馬傲:怎敢取笑公子,但公子終身富貴在此劍上,只是公子只用一口,那兩口另有英雄
    用,貧道煩公子訪尋好漢,若有比公子強些的,便可贈他,日後做成一番事業。
郝 鸞:蒙仙師指教,又贈寶劍與弟子,但不知英雄出於何處?
司馬傲:此處無人,可去河南開封府尋訪,那時自然遇見奇異之人。貧道理當奉陪前去才
    是,奈貧道還有些正事。
    (言畢起身就走,那郝鸞謝之不盡,又留他不住,那司馬傲臨別之時)
司馬傲:公子千萬莫負貧道這三口劍。
郝 鸞:(郝鸞點頭相洫)弟子謹依師命。
    (拱手而別。)
    (只見司馬傲是個高人,卻也不敢違他吩咐。)
    (就與老家人商議,由此去河南,奈路程遙遠,盤川俱無,怎生去得?老家人)
老家人:大爺慮得極是,且把今歲過了,到明春再作區處,待老奴慢慢作法。
    (郝鸞依言。)
    (光陰似箭,不覺又到歲暮,除夕已過,正是:詩曰爆竹一聲催臘去,梅花幾點
    (送春來。)
    (郝鸞過了元宵佳節,又對老家人說)
郝 鸞:正月將終,我要行走,起身出門,你是怎樣替我作法?
老家人:為今之計,只得與那些受過大爺恩惠的,與他們借些盤費、衣服行李才了。
郝 鸞:怎與他們啟齒?
老家人:相公不必開言,等我與他們說便了。
郝 鸞:你可就去請他們來。
    (那老家人去不多時,請到四十多位人來祠堂中,與郝鸞見禮已完,依次坐下。
    ()
郝 鸞:(只見眾人齊道)大爺呼喚有何吩咐?
    (郝鸞只不開口,老家人在旁說道)
老家人:我家大爺請列位到此,並無別事,只因要到河南開封府去,有一親眷,幾年未曾
    探望,前日有信到此,請大爺前去走走,奈路途遙遠,欠缺盤費、行李衣服。思
    來想去,並無別處設法,然後老奴思想到列位身上,大家量力幫助,日後加利奉
    還,所以請列位來一同商議。
郝 鸞:(那眾人道)我等蒙大爺天高地厚之恩,尚且無以可報。
一 個:(內有一個)我的父母承大爺多少恩情。
郝 鸞:(又有一人說道)我們有了官司,要大爺救出來,大恩未報。
一 個:(眾人又說道)我們的家資情願與大爺分用。
郝 鸞:列位若出此言,我就當受不起,連幫我盤費都不敢領了。
郝 鸞:(眾人見郝鸞如此)小弟說話,一時唐突,大爺休怪。
一 個:(眾人們又說道)我們等大爺動身,告辭,小弟們權且告退,明日即當送上。
郝 鸞:真真承情。
    (送眾人出門長揖而別。)
    
    
3**時間: 地點:
    (且說眾人到一個僻靜所在,相同商議,說郝兄乃大丈夫,來日是他出門,況且
    (向眾人說過借貸的話。)
    (今日我等大家開了名字,一一湊出程儀。)
    (有送二兩的,有送一兩五錢的,一時寫了六十多兩銀子,還有未曾開寫者,眾
    (人各自散去。)
    (到次日總湊一堆,俱到郝家祠)
一 個:眾人蒙大爺吩咐,小弟們不敢違命,遂將名字同銀子,放在桌上。
郝 鸞:我實不過意,蒙各位厚情。
一 個:(眾人道)大爺何出此言?少表寸心。
    (大家朝上一揖,躬身而散。)
    (郝鸞的家人把銀子單帖收了。)
    (次日,還有些朋友,聽得郝鸞要往開封府,齊齊捐資,郝鸞一一收了,共有二
    (百多金。)
    (叫家人去備了行李衣服。)
    (又得幾個牲口,郝鸞又謝了眾人。)
    (擇二月初二日起程,眾人備酒送行。)
    (前一日郝鸞買了三牲,拜辭宗祠,又到墳前拜辭父母,當晚用了夜飯,又取幾
    (兩銀子,與老家人。)
    (又拜托各朋友,照看老家人。)
    (次日天明用過早飯,吩咐老家人)
老家人:我去之後,用心照管門戶,多則半年,少則兩三月就回。
老家人:不須大爺吩咐,自然曉得。只是大爺路上須要小心。
    (便把行李牲口,備得停當。)
    (郝鸞將銀子收在身上,腰中掛了龍泉劍,那兩口劍收在行李內,跨上牲口,主
    (僕灑淚而別,投河南開封府。)
    (一路曉行夜宿,那日到了河南開封府,進得城來,尋了下處,進了客房,便叫
    (人搬行李進店。)
小 二:(小二拿了一壺茶說)相公恐未用飯?
郝 鸞:取來。
    (小二取了酒飯,郝鸞用過,小二收去。)
    (一宵已過。)
    (到了次日,郝鸞來到街坊尋訪英雄。)
    (雖有幾人,入眼不上。)
    (又訪幾日,並無一人。)
    
    
4**時間: 地點:
郝 鸞:(一日站在店門口,便問小二道)這裡果有熱鬧所在,玩玩否?
小 二:相公要玩玩,出了西門不上二里路,有一爭春園。百花開放,何不去飲酒散悶?
    (郝鸞聽了,便將房門鎖上,出了店門,奔爭春園而來。)
    (一路見玩的人,三三兩兩而去,郝鸞隨了眾人行走。)
    (有一里路,遠遠望見園林,掛著一面白色的招牌,上寫『爭春園』三個字。)
    (園裡共三十多座亭台,兩邊數不盡的樓間。)
    (亭中有一小亭,上寫『四賢亭』三字。)
    (郝鸞便走上亭來,亭中放張八仙桌子,八張椅子。)
    (郝鸞就在椅上座下,只見一個小童掃地,過來放了幕,在爐上泡了一蓋碗細茶
    (,捧到郝生面前,叫聲)
郝 鸞:爺吃茶。
    (郝生認是園內到來的茶,一飲而盡,將碗放桌上。)
書 童:(那書童又到面前)爺還是吃酒,還是遊玩?
郝 生:是來遊玩。
    (小童依舊掃地,不一時那書跪下說到)
跪 下:家爺來了,請爺速行。
    (郝鸞因他照會過的,立起身要走,那位長者早已近來。)
    (頭帶金線方巾,身穿大紅,足下綾襪珠履,滿口鬍鬚,年在五十以上。)
    (後隨一位書生,頭帶片玉,身穿天藍,足下珠履綾襪。)
    (後跟二名管家,擔了食盒。)
    (那老翁見郝生頭帶紅巾,抹額,淡紅,箭衣,獵皮靴子,面如重棗,兩道濃眉
    (,氣象昂昂,威風凜凜,那老翁愛之不盡,想道:天下有這等英雄,笑嘻嘻拱
    (手上前說)
老 翁:老夫欲與兄敘。
    (一手挽住,郝生欠身說)
郝 生:晚生驚駕,大人怒罪。
    (二人到亭子上,見禮坐下,小童獻茶。)
老 翁:(那老翁)足下不是開封府人,貴處何方?
郝 生:晚生乃洛陽人氏。
老 翁:兄是洛陽人,老夫有一相知,兄可認得?
郝 生:不知大人相知是何人?
老 翁:老夫相知之人,聲名浩大,此人結交四方朋友,名叫跨鳳。他父在日,曾與我同
    盟又同僚,兄可知否?
郝 生:(郝生聞言道)小姪有眼不識,望您恕罪。
老 翁:(老翁驚道)原來跨鳳賢姪。
    (重見一禮。)
郝 生:老伯貴姓大名?
老 翁:姓鳳名竹字名山。曾做太常寺少卿,因有病辭職。
郝 生:(又指那書生道)此是小婿,姓孫名佩字玉琢。他父親是做武昌府,亦與令尊同
    盟。
郝 鸞:先父在日,曾向小全主過,不知老伯駕臨。小姪孤身路遠,少來與老伯孫世兄候
    安。
孫 佩:真乃幸遇,望兄恕罪。
    (郝生起身,辭道)
郝 生:小姪失陪。
鳳 公:(鳳公與孫佩道)今日幸會,連請也請不至,怎出此言?
郝 鸞:怎好叨擾。
鳳 公:(那鳳公)請坐。
    (不上一會,擺下酒席,那鳳公請郝生首坐。)
郝 生:老伯請上坐,小姪怎敢上坐。
孫 佩:郝兄是客,家岳是主,那有主人替坐之禮。
鳳 公:小婿言之有禮。
    (謙遜一會,郝生只得告坐,鳳公對坐,孫佩橫坐。)
    (家人送酒上來,吃了幾杯。)
    (只見兩乘大轎到來,跟隨僕婦們,直奔四賢亭而來。)
家 人:(家人向鳳公道)夫人小姐到了。
鳳 公:請他們到浮山亭去,此處有孫姑爺在此不便。
    (家人領命,叫那轎夫抬到浮山亭,轉彎抹角去了。)
郝 鸞:小姪有屈老伯母世妹了,今日禮該拜見,恐其不恭,唐突不便,明日到府去見禮
    。
鳳 公:(風公道)到明日,自然奉請。
    (又敬了幾杯,孫佩談些詩文,郝鸞談些武藝,正是投機,鳳公大悅。)
    (正談得高興,下面又到了一起人。)
    (先一位頭帶方巾,身穿大紅,面麻鬍鬚,足穿烏靴。)
    (左者一人,面麻有須,儒巾儒服打扮。)
    (右者一人,不上三尺,也是一樣,儒巾儒服,後跟有二十多名管家。)
    (鳳公、孫佩吃了一驚。)
    (不知這人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爭春園英雄救人)
    
    
5**時間: 地點:
    (話說那位公子,同了兩個幫閒的,正到園中之時,朝四賢亭一看,低言向二人
    (說道)
公 子:老鮑你看亭子上面,卻是老鳳同了孫佩在此,我正要尋他,今日在此撞住,待我
    抓他下來,打他一頓出氣。
鳳 公:(那矮子道)這卻不可,我自有主意。
公 子:(對公子低言道)門下才聽得有人說,他家夫人小姐,也在園內玩耍。
      大爺可將打手傳來,抬一乘小轎,伺候抬鳳小姐,況且那同他的漢子,卻是
    精壯之人,此時動手,恐紅臉發氣,我們人少,等打手到此,人多勢眾,不怕那
    人。只把鳳小姐搶去與大爺完姻,就是老鳳與孫佩告狀,門下做個硬保,就是府
    縣不敢斷離。
      不知大爺意下何如?
公 子:老石的計正好。提起孫佩奪我婚姻,恨不得食他之肉,方泄我恨。
鳳 公:(那鮑說)大爺不必性急,少不得處治他。
    (公子點頭,叫家人回府,叫齊打手。)
    (公子同鮑石二人,往雪浮亭等去了。)
    
    
6**時間: 地點:
    (且說鳳公孫佩見三人去了,鳳公對孫佩說)
鳳 公:早知遇此賊,不來到也罷。
    (郝鸞看見他郎丈二人低言細語,面上失色,便問道)
郝 鸞:方才面麻之人是誰?
鳳 公:(風公道)不瞞賢姪說,老夫與他,不知那世的冤仇。此人姓米名玉字斌儀,他
    父乃當朝宰相,名叫米中立。那長漢姓鮑名成仁,那個矮子姓石名談,因他生得
    矮小,人已叫他石敢當。我無子姪,只生一女,名棲霞。今年十六歲,雖沒天姿
    ,卻也端正。米斌儀訪知小女才貌,叫鮑石二人前來做媒。我想米中立是個奸臣
    ,日後有禍。況他兒子米斌儀又無才貌,倚他父親之勢,任鮑石二人引誘,所為
    皆不公不法之事,又強佔民間婦女,奪人田地,無所不為。雖有地方官,不敢拿
    他。老夫不允。前月小女許配孫佩,米斌儀聞知,甚是心中不悅,屢尋我翁婿。
    況我年已六旬,小婿書儒,忍了多少氣。今日到此地,仇人窄相逢,足吃他的苦
    了。
孫 佩:米家打手甚凶,岳母在此不便。
郝 鸞:(郝鸞聽了怒道)開封府內怎容此人,若論別的,不敢請教,若說打字,小姪最
    喜。有小姪在此,老伯放心。
鳳 公:雖然如此,賢姪能打得許多人?
郝 生:非是小姪誇口,有名好漢見過若干,何況這些鼠賊。
    (鳳公和孫佩聽了此言,不好再說,只愁在心。)
    (三人又飲子幾杯且表米家打人湧進園內,圍了亭子,米斌儀叫家丁只咐店主人
    (要借亭子一用,那店主人聽了,叫小二和那些飲酒人說,那些人聽了,誰敢管
    (事,盡都散了。)
    (鳳公在亭上,見眾人一時四散,心內著急,又不好催客起身。)
    (那店小二忙忙收拾碗盞,恐怕打碎。)
    (走堂的收拾桌椅子,小二捧了往後走,方轉彎不防有人解手,站立身來,將碗
    (撞在地下,油湯潑了一身。)
小 二:(那人道)兇人樣的,你家死了人,這等忙?油湯潑我一身。
    (小二看吃了一驚,見此人身長九尺,白布袖頭,青布戰衣,足下著一雙皮靴。
    ()
小 二:(小二連忙陪小心說)米府今日要搶風小姐,恐其相打,收拾傢伙,忙了些,得
    罪,碗打碎是小人晦氣。
    (說完拾起碎碗便走。)
小 二:(那人擋住)你把話說明再走,不要你賠衣服,不然打死你這狗頭。
小 二:爺莫動氣,我說,這開封府姓鳳的,曾做太常寺,生下一女,十分貌美。有姓米
    的,他父親是朝中首相,前去求婚,鳳公不允,將小姐許子孫佩,米家心中不悅
    。今日那鳳公同孫相公,又有一紅面人在四賢亭飲酒,他夫人小姐在後亭遊玩。
    米公子叫許多打手,搶鳳小姐。我家店主,恐怕打碎傢伙,所以收拾。爺是外中
    人,不可在此,龍蛇混雜。
有 人:(那人道)天下有這等事,你去收拾傢伙。
    (你道那人是誰,乃京都順天府人,姓鮑名剛字子英,別號披頭太歲。)
    (祖父曾留萬貫家資,他盡結交天下英雄,無心在家,每日閒遊,慣打不平。)
    
    
7**時間: 地點:
    (那日街上有個坐地虎,叫做王命父子。)
    (叔姪兄弟九人,專放利債,與人吵鬧。)
    (遇鮑性起,打死王家五人,逃到開封府,聞有爭春園,進園來遊玩飲酒。)
    (聽了小二之言,心中不忿)
小 二:清平世界,搶良家女子,我且看那紅面漢子,可保他翁婿否?
    (走到四賢亭一看,見郝在用酒,如一隻猛虎。)
    (暗想此人可保二人了,我不必在此,且往浮山亭去保那女眷,轉彎只見門後有
    (一條門閂,拿了悄悄的躲在後亭,等米家人搶小姐之時好動手。)
    (且言米公子生性奸狠,養一班亡命在家,以為羽黨,十個最狠的都有別號:猛
    (似虎的項羽,扒山虎的樊噲,摸著天的王剪,金頭太歲章郎,銀背金剛廉頗,
    (五花蛇的李牧,黑天王伍明甫,鐵頭和尚卞莊,笑面虎的白起,有勇無謀袁游
    (。)
    (還有八名好漢比做惡星:
    (  大將軍金白禮,災害星的卞元,大兇神的方朋,歲殺星李元甫,官符星的
    (周瑞,弔客星的毛進,歲冠星的詹常,白虎星鄒成子。)
    (連夜一眾好漢領頭走,後跟三十多人,都到爭春園賭勝。)
有 人:(見米公子說道)大爺呼喚小人們那處使用?
石敢當:列位並無別事,只因孫佩占了大爺的親事,那鳳竹先受得大爺財禮,有我同鮑兄
    為媒,後又許孫佩。今日夫人、小姐、鳳竹、孫佩俱在此園,列位把小姐搶回府
    ,辱倒孫佩、鳳竹二人。事成之後,重重有賞。
有 人:(那些人道)鳳竹如此欺人,古人云:一女不吃兩家飯,先許大爺,又許孫佩,
    其理不合,待我們與大爺出氣。
    (一個個脫去衣服,紮束妥當。)
    (鮑成仁叫小二拿酒飯與眾人壯威,那石敢當)
石敢當:那幾位到浮山亭去搶小姐,那幾位到四賢亭打孫佩、鳳竹二人?
有 人:(金白禮道)我領數人,抬轎往浮山亭去。
    
    
8**時間: 地點:
    (此時園門已閉了,米公子領班人來打孫鳳。)
    (二人看見如木雕成,孫佩)
孫 佩:不好了,人已打來。
    (郝生見米家打來,想道)
郝 生:我先誇過口的,如今已打來,料鳳孫二人必遭毒手,不免乘勢打他們一頓,保他
    二人,二者顯我武藝。
孫 佩:(向佩孫二人道)老伯賢弟莫怕,有我在此。
孫 佩:(把頭巾按了一按,衣角紮在帶內,四下一望,並無幫手之物,挺胸站在亭前道
    ()有我在此,誰敢上來?
石敢當:誰怕你紅臉漢子,米相爺公子在此,快快下來,免你死罪。
郝 生:那個叫米斌儀?
    (米公聽叫他名字,使人向前說)
石敢當:你這狗頭,竟敢叫我大爺名字。
郝 生:你這個麻狗頭,敢在此縱橫。
    (米公子大怒,便轉衣袖上來。)
郝 生:我不免先下手打他。
    (米公子才要打來,郝生兩條腿如風一般,用手打來,米公子閃不及,打在腮下
    (滾將下來。)
二 人:(鮑石二人上前扶起)大爺站穩。
    (米斌儀連話也說不出,只是亂張口。)
石敢當:(石敢當看見)快些,快些,大爺牙腮被狗才打下來了。
    (典韋上前用手捧住,半晌米公子)
米公子:這賤狗頭好打呀,那個代我把狗頭抓下來,賞他銀兩。
    (有扒山虎樊噲手執兩根棍打上前來。)
    (郝鸞伸手捏住他七寸,方舉腿往肚子一踢,樊噲跌倒。)
    (郝生早取棍在手,項羽見樊噲跌倒,心中大怒,一齊上前,郝生打得一個個跌
    (下,皮拋面腫。)
    (鮑成仁又叫人,再叫些打手來,將那黑狗頭打死。)
    
    
9**時間: 地點:
    (且說十個兇神,去搶鳳小姐,恰恰遇著狠太歲,不知怎樣相打,且聽下回分解
    (。)
    (第三回 雪浮亭豪傑助陣)
    
    
10**時間: 地點:
    (話說金白禮等統領多人個個爭先。)
    (歲殺星李元甫一腳將小門踢開,正遇夫人小姐在內飲酒說話,忽見一漢子把門
    (踢開,口裡便罵)
小 姐:此乃女眷之所,誰人膽敢進來探看?
米公子:(李元甫喝道)你這個賤人,如此大膽!
    (一巴掌將僕婦打在地下,此時三十多人俱往裡面,把夫人小姐嚇得魂不附體,
    (無處可躲。)
    (李元甫把小姐一把抓住,往外就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