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山川秀媚閨閣鍾靈 水乳交融芝蘭投契)
    (列位:現在的世界是日進文明不比從前的腐敗了。)
    (無論什麼事情,上自國家政體下至社會上的風俗,同家庭間的習慣,凡有偏重
    (的流弊統統都要改良。)
    (那改良的入手辦法第一層便是興學,若除去了興學二字,實在沒有別的好法子
    (。)
    (為什麼呢?)
    (因為凡百事不論大小粗細總拋不掉這個學堂,必須從這根本上改起,方才能真
    (的改良呢。)
    (你們試看各處的風氣,有學堂的地方總比沒有學堂的地方來得開通一些,學堂
    (多的地方總比學堂少的地方又來得開通一些,這就是逐漸進化的公例。)
    (豈不是興學的好處麼!豈不是改良必從興學入手的明證麼!但是,說雖說得如
    (此容易,那乾的時候卻真是難上又加個難哩。)
    (試問各處的教育會哩、勸學所哩,同種種高等、初等的學堂哩,當那發起興辦
    (的時候,哪一處不經過多少阻礙!多少反對!官吏的壓制、頑民的暴動、種種
    (大小風潮,真是說不盡許多。)
    (甚而至於家庭之內為了宗旨新舊不同,父兄不許子弟在外辦學,遂至如水火一
    (般的不睦,也不知添出了多少閒氣閒惱。)
    (若不是虧了那般熱心志士,任勞任怨,實心實力,國而忘家,公而忘私的竭力
    (提倡起來,哪裡會有今日這樣的成效啊!咳,我們中國當這新學萌芽的時代,
    (能夠不上幾年便把學務辦到如此,總也算發達得可以了。)
    (但是我回頭看看女界,裡頭卻還是黑暗得很。)
    (那些放棄自由情願受男子們的專制不想自立,但知終身依賴著丈夫的種種奴性
    (,依然還沒有革掉。)
    (沉酣如夢,哪裡談得到什麼「男女平權」這句話呢!然而,這女界黑暗的道理
    (也不能錯怪她們。)
    (說也可憐,實在被這二千年來的風俗習慣浸得沉頭沒腦,同在萬丈深淵裡頭一
    (樣。)
    (若設有人去提拔喚醒她們,她們還把那種種奴性當作自己的本分看待哩!哪裡
    (辨得出什麼文明,什麼黑暗。)
    (但是古人不是說道:山川靈秀,天地菁華,那種磅礴鬱積的奇氣,不獨鍾在鬚
    (眉,也有鍾在巾幗的麼!況且如今世界,日漸進化,東西各國的有名女子也不
    (知多少。)
    (我中國山川如此秀媚,二萬萬女同胞中怕沒有幾個鍾靈毓秀應運而生的女豪傑
    (,出來提倡女權,喚醒大夢麼!到那時把女界陋習一洗淨盡,也從興學上入手
    (辦去,使黑暗的裡頭一旦大放光明,豈不是女界的幸福麼!)
    (列位:在下因為相信了古人鍾靈巾幗的這句話,所以心中常存著這個理想,常
    (生出這個希望。)
    (哪曉得古人的說話果然有道理,果然不負我這希望,近年來果然有一個巾幗偉
    (人出在山明水秀的地方。)
    (她拿定了振興女學並發達女權的唯一不二宗旨,乾出一番改良女界的大事業,
    (真不愧為鍾靈毓秀的女豪傑。)
    (竟被在下把她的歷史從頭至尾細細調查出來,且聽在下慢慢地一樁一樁說給列
    (位知道。)
    (正是:
    (  女子不知學,由來二千年。)
    (我將稗史筆,寫出女權篇。)
    
    
2**時間: 地點:
    (話說浙江杭州城外,西湖十里,天竺三峰,山色湖光,蕩漾入目,叢林勝跡,
    (美不勝收,本是塊山川明媚的地方。)
    (歷來閨秀名媛、才人淑女,也不知產出了多少有名人物,所以地方上的風氣也
    (很覺開通,這也不在話下。)
    (且表城外西湖邊上有一個女子姓趙閨名愛雲,生性聰明,端詳大雅。)
    (從小便最歡喜讀書,女工針黹雖也件件俱能,般般都會,但卻不喜歡去弄它。
    ()
    (所以,每日裡只是捧著幾本書卷,廢寢忘食的縱覽。)
    (不要說中國的經史子集被她看了不少,就是近來新譯出的西書西報也是看得堆
    (滿案頭,拋殘枕畔的了。)
    (並且,她看到新學書籍的時候,覺得精神煥發,閉目點頭的格外有滋味,真是
    (看得她愛不忍釋。)
    (她父母只因單生她一個女兒,所以鍾愛異常。)
    (雖然她父親的宗旨是不喜歡新學的,然為了愛女情切,倒也不忍過拂她的意思
    (。)
    (有時雖要想禁她不看新書,然轉念一忖,好在她一人在家獨學,橫豎不是去進
    (學堂,大約也無甚害處的。)
    (所以,仍舊任她去自由縱覽,不再過問。)
    
    
3**時間: 地點:
    (再說她父親因為自己在蘇州經商,已是多年,蘇州的情形很為熟悉,且一輩子
    (知交好友,同業商客,都在蘇州,家鄉一帶反覺得冷疏疏的,無甚交好。)
    (再加離家遙遠,家中大小事情都照應不到,所以便將家眷搬到蘇州居住。)
    (好在人口不多,沒什麼囉囉唆唆。)
    (從此趙家住在蘇州,倒覺得鬧鬧熱熱,快快活活,夫妻父女常得團聚一處。)
    (不上幾年,那愛雲的滿口杭州話竟變成了又圓轉、又輕清、又嬌軟的一口蘇白
    (了。)
    (到後來人家也辨不出她是假蘇州人呢,還是真蘇州人。)
    (就是在下編書的當初沒有調查清楚的時候,也不曉得她是杭州出身,也把她當
    (作真蘇州人看的。)
    (這也不必去管她,她既然久居在蘇州了便把她認了個蘇州人,有什麼不可!)
    (閒話少提,且說愛雲在家雖然不出閨門一步,終日的喜歡看書,但那看書的聲
    (名卻是關不住它的,不肯跟了她也是不出閨門一步的。)
    (所以一經傳揚出去,那些遠近鄰居都知道趙家的愛雲小姐是個班姬、謝女一般
    (的文明女子,誰家不稱贊羨慕!)
    (哪曉得物以類聚,方以群分。)
    (她家隔壁的錢姓家中恰巧也有一個讀書女子,但是已經出閣,嫁在前巷張家為
    (媳。)
    (這張家也是很開通的人家,所以那錢小姐過門之後依舊在學堂裡照常讀書。)
    
    
4**時間: 地點:
    (一日歸寧回來,聽得那些媽媽們說起隔壁的愛雲小姐怎樣用功,怎樣讀書,竟
    (比我還要文明,不覺心中起了愛才的念頭,便想去與她會會。)
    (好在本是近鄰,兩家的媽媽們本來是常來常往的,便托了鄰居的情誼,教媽媽
    (們領了過去拜會。)
    (到了趙家,先和愛雲母親見過,敘了幾句客套,然後說明來意,再進去和愛雲
    (相見。)
    (二人一見之後,略略談了幾句,便彼此心中都覺得投機契合。)
    (那錢小姐見愛雲臉不搽粉,唇不涂脂,衣裳樸素,裙下露出一雙也不長也不闊
    (的天足,心中便納罕道:聞得她從來沒有進過學堂,且又沒有什麼女友往來,
    (終日的不出閨門一步,怎麼也是這樣打扮?可見得她的文明並不是學人家的樣
    (子,的確是自己發生出來的主張呢,這才是真文明的女子哩!)
    (錢小姐一頭想,一頭和她應酬,又見她舉止大方,言語安詳,穩穩重重的,又
    (沒有一些兒浮躁習氣同醉心歐化的樣子,真令人佩服。)
    (談了片刻,談到現在女界黑暗的情形,愛雲便說道)
便說道:姊姊,據小妹想來,天地生人原不分什麼厚薄,不過男女賦形略異罷了,有什麼
    男子應該讀書,女子便不應該讀書的呢?為什麼男子可以出外做事,女子便不許
    她出外做事的呢?難道男子們都是有才幹有識見的人,我們女子便都是蠢物麼?
    這一層已是偏袒得極了,然而這些事還是都由父母作主,教天下做女兒的人也沒
    奈何。若論到夫婦之間原是極客氣、極平等的地位,須要彼此敬愛才是道理。為
    什麼女的待男的要敬之如神,男的待女的便揮之如牛馬一般?非但做了他的牛馬
    ,還要涂脂抹粉做神弄鬼的裝出種種醜態去討他的喜歡。我倒不怪他們男子的夜
    郎自大,卻怪我們女同胞為甚的如此愚笨,甘心效這奴隸行為,豈不是吾們女子
    自己的不是麼!女界先自如此的放棄權利,依賴成性,自然要被男子們得步進步
    了。所以男子有權,女子無權,簡直變成中國的公例了!咳,我中國國家的專制
    是已經達到極點,所以大家知道要立憲。我們家庭裡邊的專制難道還沒有達到極
    點麼!為什麼女界的奴性還是如此牢不可破,竟不知醒悟呢?姊姊啊,小妹想到
    此間真是又可恨、又可恥、又可憐,恨不能分身無量億數,遍勸二萬萬女同胞,
    使她們早早醒悟,各圖自立,才能夠稱得我一片癡心呢!
    (愛雲講到此處,忽又歎了一聲,道)
說 道:咳,我一個女孩兒家,究竟能幹得出什麼大事來,還要說這些夢話做甚!
    (說畢不覺眼眶一紅,幾乎要掉下淚來。)
    (錢小姐起初見她講得出神,自己不覺也聽得出神。)
    (現在見她說到傷心,便接著說道)
說 道:賢妹有如此的熱心,如此的見識,便是我們女界中的福氣。況且,天道循環,剝
    極沒有不復,盛極沒有不衰的。現在外面女學漸漸萌芽,黑暗之中總也算有一線
    光明了。凡事只要有一二個先覺先知的人,熱心苦志提倡在前,自然會有一班同
    志的人出來贊成的。賢妹既然有此宏願,只要將來出閣之後能實行此志,以身作
    則,女界前途怕沒有良好的結果麼,怎麼叫做說夢話呢!
    (那錢小姐本為她說得慷慨淋漓,霎時又見她在那裡自歎,所以把這幾句話來勸
    (慰她、勉勵她。)
    (哪曉得愛雲聽到出閣這二字,頓時不覺杏臉泛紅,桃腮露赤,垂頭捻帶,弄得
    (她老大含羞,非但半句話也回不出來,反又想起了自己方才所說的話兒,那痛
    (論夫婦不平等的一節,未免太不像女孩兒家的口氣了,豈不要被人好笑麼!想
    (到這裡,更覺羞得置身無地。)
    (列位要知,愛雲這人外面雖是端詳溫雅,總沒有一些兒浮躁習氣,然而她心裡
    (頭卻是極爽直、極激烈的。)
    (也不是她的生性如此,卻被那幾本新書裡的事跡和議論激刺出來的。)
    (不觸動她的一腔熱血便罷,若說得她起勁時,便要聲淚俱下的大發議論起來,
    (到底也有些書呆子的氣味。)
    (所以她後來嫁了李固齋要實行夫婦平權主義的時候,雖自己竭力忍耐,也想把
    (和平去感化他,然終不免稍有些激烈手段。)
    (這是後話,不必多表。)
    
    
5**時間: 地點:
    (再說那錢小姐見愛雲羞得低頭無語,也覺著自己失言,便想把別的說話去敷衍
    (他幾句,好把她的羞態遮掩過去,隨問道)
便問道:賢妹既是如此有志,胡不去進個學堂,也可以多幾個同志,時常談談新理。
    (愛雲聽得錢小姐勸他進學堂,便抬起頭來低低的說道)
說 道:不瞞姊姊說,小妹久有此志。去年賞菊花的時節,小妹也曾同家母說過幾次。家
    母心中倒還可以,怎奈家父的宗旨是素來不喜歡新學的,雖經過母親幾次勸諫,
    他終不答應,不肯放小妹去進學堂。實在沒有法子,並不是小妹的自甘暴棄。
    (錢小姐聽了知愛雲不能自由,甚替她可惜。)
    (要想說幾句譬解安慰的說話去勸勸她,然又不好當著她女兒面前說她父親的不
    (是,真個很難措詞,只得點了點頭,輕輕的答道)
便答道:這也叫無可奈何。
    (錢小姐正說了這一聲,忽聽得裡面愛雲母親的房裡有個男人的聲音在那裡講張
    (,聽說道)
說 道:愛雲的親事,今日我已允許他們了,你的眼光看來以為如何?
    (說了這兩句隨後就沒有聲音了。)
    (錢小姐聽了,知道是愛雲的父親回來了,且知他們在那裡商量正事,也不便再
    (耽擱、討厭,便站起身來,向愛雲說了幾句珍重的話兒,即忙告了別,仍舊同
    (了自己的老媽子一同回去。)
    (她聽了愛雲的一番議論,心中自然佩服得很,以後常常記念著愛雲,想要再來
    (和她談談卻簡直沒有工夫,這也不必多表。)
    
    
6**時間: 地點:
    (再說愛雲的親事以前提也沒有提起過一回,怎麼忽然間已經成功了呢!列位:
    (這卻不足為奇,須知舊社會上的規矩本來是如此的。)
    (無論女孩兒男孩兒,父母同他擇配親事,起初總是牢守著秘密主義,要到成就
    (了,才肯使他們知道。)
    (況且,愛雲的母親是家中要事一件也不能作主,都要聽她丈夫的命令,所以愛
    (雲的親事比別人家更覺來得秘密。)
    (但如今是已到了宣佈發表的時候哩,不必再守著秘密了。)
    (待在下略表幾句與列位知道,再趁這個當兒把愛雲父親的大號也提來給列位曉
    (得,省得書中常常那父親那父親的囉唆了。)
    (原來他單名一個迂字,表號頑軒,讀書未成改做行商人,很古道,向在綢緞莊
    (內做經理的,數十年來也積攢了許多家私。)
    (前兩個月有一位同行老友姓於號正甫的,到來與愛雲做媒,說是前巷有一家富
    (商,姓李號壽卿,家道殷實,單生一子,號固齋,為人很老實。)
    (又很能乾,兄弟聞得令媛尚未許字,所以特來作伐。)
    (頑軒本來也曉得李家的家道很靠得住,現在聽得於正甫說這世兄又能乾、老實
    (,心下早有八九分答應了,不過有一層要緊關子必須要問問清楚才好定奪。)
AAA:(便向正甫道)李家的家貲殷富,弟兄也略知一二,誠如閣下所言,但不知道位
    世兄有沒有進過學堂?倘若進過學堂的麼--恐怕難免難免……
    (於正甫聽到這裡,不待他說完,早哈哈的笑了一聲,便搶著要說了究竟。)
    (頑軒慮的是什麼?於正甫要緊搶上前去說些什麼?)
    (且聽下回分解。)
    (第一回加批)
    (錢小姐是引入文明自由境中的媒介,於正甫是引入野蠻專制圈裡的媒介,一明
    (一暗,一起一伏,都是愛雲身上有密切關係的人。)
    (讀者不可忽過。)
    (錢小姐一見愛雲便知是真文明的女子,錢小姐洵非肉眼。)
    (不怪男子們的夜郎自大,反怪自己一輩子的不是,從古以來聖賢豪傑的用心何
    (嘗不是如此!蓋必能自責而後能自奮,能自奮而後才能自立,世之主張收回女
    (權者盍鑒之。)
    (男子有權,女子無權,簡直變成中國的公例,言之可慨!)
    (第二回 選佳婿老眼詡無花 歎舊例暗中常摸索)
    
    
7**時間: 地點:
    (話說那頑軒正問到世兄可曾進過學堂,底下的這句話還沒有說了半句,正甫早
    (帶著笑聲搶上前去說道)
說 道:不要難免難免了,可是恐伯難免有平權自由的習氣麼!哈哈,這話兄弟猜著了沒
    有?
    (頑軒見自己的心思竟被他一句道破,也不覺連聲的笑道)
愛雲笑:哈哈!著啊,著啊!果然猜得一字不錯。但是閣下有這副本領連別人家心裡的說
    話也看得出來,這到不容易同你頑的,以後和閣下說話倒要留心一點兒才好。看
    不出正翁倒是個善窺人意的老狐狸,哈哈!
    (正甫聽到這裡,便又笑說道)
說 道:頑翁從來不說頑話的,今天也會乾狗屎發鬆起來,真是明兒裡也想不到的,可見
    得人逢喜氣精神爽,又叫做笑語喧騰喜事重。這便是令媛小姐雀屏中選的預備呢
    !兄弟這撮合山看起來一定是做得成的了。
AAA:(頑軒聽他講到這句,便也想到方才的說話,半中間打斷了還沒有問明,遂接著
    (開口道)夠了,夠了,如今且談正事,莫說頑話了。究竟這世兄脾氣如何?想
    來正翁既猜得到兄弟的說話,大約兄弟的脾氣總也有些摸得著了。
AAA:(正甫道)頑翁你也太過慮了。兄弟同你數十年的老友,難道閣下的守舊宗旨還
    沒有曉得麼!老實對你說,那李世兄的性格品行竟同你老人家差也不多,而且儒
    而兼商,也和閣下的境地一樣。這段婚姻若得成就,將來真可謂婦翁冰清,女婿
    玉潔。這句佳話衛玠等竟不能專美於前了。
    (頑軒聽了,說道)
說 道:正翁,這也並不是兄弟的過慮。正翁也曉得老夫只有這一個女兒,況且舐犢之私
    人情不免,似乎婚姻大事終要同她揀得穩當一些,使她過門之後過一輩稱心適意
    的日子,不致吵吵鬧鬧,教女孩兒家心裡不舒服,常背地抱怨著老頭子糊塗才是
    道理。這裡終要兄弟眼光裡看得過去才好。若果然能如閣下所說的一般呢,那這
    樣的世兄近來已經不可多得了,兄弟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頑軒說到這裡,忽然頓了一頓重又帶著笑容說道)
忽 然:但有一句話正翁不要見怪兄弟,常聽得人說道,會做媒人的人終帶有三句慌話的
    。然而正翁呢,總算與兄弟多年的至交了,想來也不會有那些俗套,兄弟定可從
    命。但是拙荊還沒有知道,橫豎這種事情也不是三天兩天的話說,且待兄弟和敝
    內商量商量再給正翁信息就是了。
便 道:(正甫便道)不錯,不錯。這事極應該與嫂夫人斟酌而行。至於兄弟所傳的話,
    其間謊與不謊,頑翁終不妨細細打聽,兄弟准緩日再來聽候喜信了。
    (正甫說畢,便起身告辭而去。)
    (正甫去後,頑軒雖說要和愛雲母親商量,其實是面子上的說話,不過把大略情
    (形告訴了幾句罷了。)
    (這是兩個月前的說話。)
    (後來頑軒托了幾個心腹至交代他去打聽了好幾回,知道正甫的話兒句句扎實,
    (心中覺得老大歡喜,便拿定主意一准允許他們。)
    (恰巧今天在雅敘茶館裡遇見於正甫,便回了他個喜信。)
    (現在回到家中要預備寫愛雲的八字庚帖了,所以才把允許李家的一番說話詳詳
    (細細的說與愛雲母親知道。)
    (愛雲母親聽了,知事已定局,自然也說是好的。)
    (頑軒便拿了個帖子把愛雲的年庚八字寫端正了,教愛雲母親去放在天然機上。
    ()
AAA:(自己卻直僵僵的靠在那只醉翁椅內,掄著幾個指頭在那裡細細的輪算,嘴裡又
    (在那裡自言自語的念道)要一千哩,八百哩?
    (後來卻又直跳的跳將起來,道)
便 道:啊喲,一千還不夠,還要出頭哩。
    (這樣的一個人在那里計算究竟他計算的什麼?我也不得而知。)
    (過了數天,正甫便來把庚帖請了過去。)
    (從此以後便受茶哩,行聘哩,兩邊都是熱鬧得很,各有各的預備,各有各的快
    (活,這也不必多提。)
    (單表愛雲自從那日錢小姐臨別的時候,在隔房聽得父親說自己的親事,已經允
    (許人家了,但不知這婿家是怎樣的人家,夫婿是何等人物,究竟開通不開通,
    (心中常常這樣的猜想。)
    (有時兒見那新聞上邊載著某女士與某某畢業生結婚之後伉儷甚諧,才過蜜月已
    (夫婦雙雙同赴東洋留學等情,心中便萬分羨慕。)
    (看了又想,想了又看,出回兒神,好像自己也嫁著了個佳婿,也和他們一樣的
    (文明,好不快活。)
    (忽而看著了一篇《沭陽胡仿闌》見前半段,備述徐沛恩頑愚的狀態,和仿闌文
    (明不自由的苦處,便怨恨填胸,百感交集,恍若身當著這個境地一般,不覺心
    (裡頭又疑惑又憂懼起來。)
    (不曉得自己這運命究竟如何,不知是好是壞?手裡雖然拿著這幾本書兒和幾張
    (新聞紙兒在那裡看,心中卻只管呆呆地想,倒把看書的工夫糟蹋了一大半。)
    (哪曉得想來想去這個悶葫蘆終是打不破,她反弄得一顆芳心上下忐忑如轆轤般
    (的盤轉,轉到後來雖不去抱怨父母,未免在那裡抱怨著舊社會上的俗例。)
說 道:(暗說道)婚姻一事才是男女一生脫離依傍,轉入獨立時代的大關頭。萬一不慎
    便要貽誤終身。怎麼好教人暗中摸索的呢?這只一端已可見舊社會上的黑暗哩。
    想來二萬萬女同胞中像我這樣如在漆室裡頭一般的,也不知有多少。
    (忖到這裡,便越發立定主意將來要把家庭間的習慣通通改良,哪一樣是不合文
    (明公理的,哪一件是貽笑大方的,哪一樁是過於專制有礙自由權的,一般般的
    (在那里計較。)
    (說也笑話,想了一輩子的念頭倒把自己的正文丟開了,在那裡這麼那麼的盤算
    (別人家的事情,預備後一輩子的話兒了,豈不是同做文章一般做到題目外頭去
    (了麼?看官豈不要怪編書的編得不入情理,說是在那裡信口胡謅,逞筆亂寫了
    (呢!列位:這卻並不是在下的胡謅亂道。)
    (講到這位李愛雲小姐的脾氣,卻委實有這種理想。)
    (在下何以曉得的呢?卻從一個道理上推想出來的。)
    (趁現在愛雲還沒有過門兩家都在那裡預備喜事的時候,在下橫豎空著這只筆兒
    (,待我益發說給大家知道。)
    (列位:大凡世界上的人不論男女,不論古今中外,那些有名氣和沒有名氣的幹
    (得成大事業和乾不成大事業的,總不外兩種心理。)
    (怎樣的兩種心理呢?就叫做有社會主義和沒有社會主義。)
    (這個社會主義把他放大起來便是國家思想和民族思想,又可叫做愛群愛同胞,
    (總而言之就是有責任心的四個字。)
    (那班沒有社會主義的,便是沒有責住心的人,所以他們的心中不論做好做壞只
    (曉得顧著自已的利益,一身以外隨你什麼都不管了。)
    (若論到有社會主義的人,他處處總在那裡留心公益,也不管自己的身分如何,
    (也不管自己的力量如何,終想替社會上增進一點幸福,爭得一點權利,才能稱
    (他的心哩!宋朝的范文正公不是做秀才的時候便把天下當做自己挑的擔子一般
    (的麼?試問一個秀才能有多大勢力,他便要想挑這副千金重擔?他這篇文章豈
    (非也是做到題目外頭去了麼?為什麼大家不說他大言欺人呢?可見得有社會主
    (義的人,他的立志原和尋常不同的。)
    (現在愛雲雖是一個女流,然她心中的社會主義,卻倒是從小便有的,所以每遇
    (到自已有什麼不自由的苦處,便要想起女界的種種苦處來。)
    (不比那些沾染舊習、沉迷不醒、終身困在惡夢裡頭的女子,一配了親,只知道
    (怨夫家貧苦,怨夫婿醜陋,或是怨父母妝奩備得太薄。)
    (除了這幾個大問題外,其餘什麼治家立身,正正經經的事情倒反丟在腦後,好
    (像事不乾己的一般。)
    (看官:
    (  若把這些眼光,去推測愛雲的心事,自然要怪我編的不入情理了。)
    (如果再不相信,只消看她以後的歷史,便知道在下的說話,不是同她撒謊哩。
    ()
    (閒文少表。)
    
    
8**時間: 地點:
    (且說愛雲過了幾天,自知這般的空思幻想,也是無益。)
    (又兼他母親把李家的家道,和女婿叫做什麼名字,略略告訴過她幾句。)
    (雖然她聽了固齊二字嫌鄙這名號不好,心知有三分不妙,然心中這股思潮,本
    (已漸漸退落了好些。)
    (所以倒也死心塌地的不去理會他,依舊只管看她的書兒罷了。)
    (誰知光陰如箭,日月如梭,轉眼之間又過了一年。)
    (那李家揀定的完娶吉期不覺已經到了,頓時鼓樂喧天,賀客盈門,兩家兒都是
    (鬧鬧熱熱歡天喜地。)
    (況兼男宅是個獨養兒子,女宅是個獨養女兒,所以格外的要場面,要氣概,彼
    (此為了兒女身上,都是不惜繁費,把無數有用的金錢去掙幾天無益的場面。)
    (過了正日,又是什麼回門哩,會親哩,那班親友們還要錦上添花的,公賀哩,
    (鬧房哩,整整的鬧了有五六天,就把個趙家的愛雲鬧到了李家去了。)
    (且把個極文明的愛雲鬧到了極頑固的固齊手裡去了。)
    (若不是愛雲的忍心耐氣,換了別個野蠻自由的女子,來到這個專制範圍以後,
    (不知要鬧出多少亂子,鬧出多少笑話來哩。)
    (幸虧得是個愛雲,然而閨房之內已經不免有些小小吵鬧了。)
    (這些後話現在也不必胡鬧。)
    (單表他們夫婦二人新婚燕爾,伉儷之間倒也不算不篤。)
    (不過固齊那種迂腐騰騰的神氣,直衝到愛雲眼簾裡來,愛雲覺得終有些頭昏腦
    (脹。)
    (也曾同他講過幾回說話,又覺得不倫不類,似通非通,聽了險些兒要笑將出來
    (。)
    (實在為了新婚未久不好同他去辯論,只得含含糊糊的,應酬了他幾句就算了。
    ()
    (哪曉得你見了他有些兒厭悶,他見了你也覺得可憎。)
    (那晚固齊喝了幾杯酒,佯佯的踱進新房。)
    (看見愛雲坐在牀沿上邊,彎了些身子,擱起了一隻六寸膚圓的天足,正在那裡
    (換睡鞋。)
    (固齊不看猶可,一看之時,頓然間長歎一聲,又恨恨的說道)
說 道:咳,我家好好的門風這遭兒被你敗盡了。
    (話未說完,那左邊的楊妃榻上又接著訇的一聲響,把梳妝台上的燈台,震得一
    (亮一暗,幾乎要息掉。)
    (愛雲正低倒了頭,也不提防有人進來,猛可兒聽得這兩句話同一聲響亮,倒把
    (他嚇了一跳。)
    (不知究竟為了什麼事情,且看下回便知。)
    (第二回加批)
    (頑軒心裡要使女兒過一輩稱心適意的日子,不致吵吵鬧鬧,常背地抱怨著老頭
    (子糊塗。)
    (老頭子肯如此體貼兒女用心,卻果然不糊塗。)
    (可惜六十花的老光眼鏡沒有戴上,看出去終有些模模糊糊。)
    (必須做到題目外頭去才是真的好文章。)
    (迂腐騰騰的神氣煞是難受。)
    (第三回 為天足夫妻小衝突 談女權巾幗抒偉論)
    
    
9**時間: 地點:
    (再說固齊自從成婚那天送入洞房,過後就看出了愛雲是雙天足,心中便老大不
    (自在。)
    (這幾天所以耐著性兒沒有發覺出來呢,也因為是新風新水不要提這等不快活的
    (事情,且待過後再講。)
    (不料,今晚多喝了幾口酒,有了三分醉意,走進房來要想早些兒安睡,正撞著
    (這件不稱心的東西,直刺到眼中,一陣兒的懊惱。)
    (那酒性也提了起來,便不知不覺的說出這兩句氣話來,一邊說人頭便晃到楊妃
    (榻上,連輕重也不管把個屁股直蹬的蹬了下去。)
    (等到坐定,倒又呆呆的不發一言。)
    (但是愛雲倒被他驚了一下急忙抬起頭來,看時兒丈夫呆坐在榻上,也不開口,
    (只是把兩隻水汪汪的眼睛盯住了自己這雙腳兒,好像怕它就要逃走的樣子。)
    (愛雲看見這副神情,倒也並不驚疑,心中早已燭看他的意思,反覺得有些好笑
    (,隨把那雙鞋兒也換好了,便站起嬌軀輕啟檀唇低低的問道)
便問道:今兒忽然這樣煩惱,你究竟為了什麼不快?到底是哪個惹惱你的,怎麼到我這裡
    來使性兒給我看呢?
    (那固齊見愛雲怪他使性,便說道)
便說道:哪個惹惱我的,只要問你便了,我這性兒不使給你看還去使給誰看呢?我且問你
    ,你進了我家的門兒,差不多也有半個月了,那些親親眷眷嬸兒姨兒姑兒姐兒們
    不論年輕年長,哪一個不是端端正正,尖尖瘦瘦的一雙小腳兒,你幾曾見過一個
    大腳的麼?她們穿了禮衣禮服都是又娉婷又苗條,好模好樣,哪裡有像你這般走
    起路來同打著綽板兒的樣子?咳,偏偏我這倒運人娶著你的一雙大黃魚,豈不要
    被親戚們背後恥笑?我們李家好好個詩禮之家,這遭兒這門風不是被你辱沒盡了
    麼?你若識趣一點,我勸你明兒還是裹起來的為是。
    (愛雲聽他講得氣恨恨的,發出這段牢騷來,初時覺得可笑,轉念一想,不覺又
    (替他可憐起來。)
    (可憐的什麼呢?她想我們女子單單在閨中看幾本書兒,又沒有經歷過外面的世
    (情,尚能夠曉得一些纏足的壞處。)
    (怎麼他們做了男子,識見反不如我?倒把這些極粗鄙極卑陋世俗的淺見薄識當
    (做洪武正韻一般的奉為金箴玉律。)
    (可見得固執不通的男子,他們胸中竟比女子還要黑暗。)
    (咳,真真可憐啊,可憐!想到這裡也不忍同他去爭執,便好好的說道)
說 道:你要我把這好端端的天足再去削趾折骨的裹小起來,那是萬萬做不到的,快休把
    這些說話來同我嘔氣了。
    (固齊聽他回得這般斬釘截鐵,便越發著惱了,急說道)
說 道:照你這樣說來,你把我的說話竟視同放屁一般,我要你纏足你偏有意同我反對,
    回得這般決絕、爽快。我倒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的不守婦道,不要體面的人兒,好
    !好!
    (愛雲見說她不守婦道,心中這口氣頓時也守不住了,便冷笑了一聲,說道)
說 道:固齊,你這句話未免太覺無禮了。我愛雲怎樣的不守婦道呢?況且我這雙天足從
    小就沒有纏過,又不是為了到你這邊來終把他放掉的,怎麼叫做有意反對你?既
    然喜歡小腳,當初求親的時候怎麼不打聽打聽仔細才定呢?到了現在才想著可惜
    已經遲了。
    (愛雲這幾句話又尖又冷,說得固齊沒有什麼話可以回他。)
    (誰知她針對針辯駁的說話,雖然一句沒有那自以為是使蠻勁兒的說話,卻愈到
    (發急愈多。)
    (他想了一想,便從榻上直立起來身子,晃晃的用手指著愛雲說道)
說 道:你不要這般放肆。你既是讀書的女子,怎麼連三從四德都不知道的?什麼叫做在
    家從父出嫁從夫?你倒去想想看。哼,哼!以前在父母家中要怎樣便怎樣由得你
    稱心,現在既到了我這邊來卻不能不守著我的規矩,遵著我的命令。我要叫纏小
    腳不怕你不削足就履。哼!哼!愛雲,你明兒試試我的手段。
    (看一路說一路,搖搖擺擺的晃到牀跟前來。)
AAA:(愛雲此時看他帶著酒意,身體立也立不定,暗想:不要同他去辯了,不要引得
    (他酒性大發,弄假成真的,吵得外邊公婆都曉得,究竟在頭月裡頭像什麼樣子
    (,便堆著笑臉向他說道)好了,好了。早些兒先睡罷,不要嘔這些閒氣了。
    (說時把他扶了一扶,扶到牀邊由他去睡。)
    (當晚無話。)
    (總算外面還沒有曉得,誰知凡樣事情這例端是斷斷不可以輕開的,倘若一開這
    (端以後便要當做家常便飯一般,常常吵鬧,不以為奇了。)
    (本來固齊心中雖然有些兒不稱心,終還有點顧忌,不好意思出口。)
    (自從這晚借了些酒力半真半假的小小衝突了一回,且看見愛雲到底不敢和我執
    (拗,便以為怕他了,以後便常常擺出丈夫的勢力、壓制的手段出來了。)
    (見愛雲不搽粉不涂脂,又要逞蠻兒;愛雲穿著得樸素,打扮得清淨,又要殺威
    (。)
    (橫也不好,豎也不好,真真說不盡言,弄得個愛雲受累無窮。)
    (雖然不過來了一兩個月,那些家庭專制和男女不平權的滋味倒也差不多嘗夠了
    (。)
    (只好看風駛船,見機行事。)
    (有幾回見他色勢不好,便勉強順他幾聲,或是不開口,任他去亂嚷一回,或是
    (避到婆婆房裡去坐坐。)
    (有幾回見他帶笑帶動的說來,自己也趁這當兒軟軟的開導開導他。)
    (然而,愛雲雖耐著心氣處處把和平手段去待他,要想感得他明白一點,誰知固
    (齊卻終是酒鬼一般,越攙越醉。)
    (幸虧得公婆倒還明白,見媳婦循規蹈矩,穩口善面,雖然喜歡談談新理,倒並
    (沒有一些女學生的習氣。)
    (況且愛雲待奉公婆又很孝順,所以倒並不偏袒兒子,反很歡喜愛雲,看書閱報
    (也由得她。)
    (有一天,愛雲在自己的外套房間裡靜坐看書,房中只有個老媽子在那裡伴著愛
    (雲。)
    (時正四月天氣,首夏清和,南風習習,兩面雕窗都鉤起了。)
    (見庭心裡濃青嫩綠,一片生機。)
    (花台上開著幾朵芍藥花兒,牆角的芭蕉有幾株還卷著心兒葉子,還沒有放開哩
    (,惟有那靠西邊的花牆上邊架著一帶白的紫的玫瑰花正是開得極盛。)
    (那一陣陣的甜香清氣跟著微風撲到鼻裡來,真是令人神舒心醉。)
    (愛雲正靠窗兒坐著,拿了一本斯賓塞爾的《女權篇》在那裡看。)
AAA:(忽聽得隔牆兒一陣風琴聲悠悠揚揚隨風送到耳邊,心中不覺納罕,便問那老媽
    (子道)這隔壁可有什麼學堂麼?
AAA:(那老媽子回道)學堂是沒有,不過隔壁張家有一位少奶奶,聽說還在什麼學堂
    裡讀書呢。
    (愛雲聽了心中好像思索了一回,再問道)
便問道:這張少奶奶的娘家是不是姓錢,你可曉得麼?
AAA:(老媽子急忙回道)不錯,不錯!本來我也不曉得,就是新少奶奶這回喜事的時
    候,她家有個媽媽在這裡幫忙。她同我說起的,好像她還說道,他們少奶奶的娘
    家同我們新少奶奶的府上還是在一條巷子裡呢。
    (愛雲聽到這裡點了點頭,暗想一定是她了,不期兩處都是鄰居,倒也巧極,以
    (後可以請她過來談談,做一個閨中文字交倒是一樁很快意的事兒。)
    (誰知愛雲正想到得意,回首看看窗外玫瑰花也像含笑和她點頭樣子的時候,忽
    (見固齊從房外走來,冷冷淡淡的,不比往日間得意的樣兒。)
    (便把這本書放在桌上,站起身軀迎著他進來。)
    (不料固齊走到桌子面前,兩隻眼睛在這本《女權篇》上骨溜溜骨溜溜的轉了兩
    (轉,頓時間把臉一沉,對著愛雲說道)
說 道:你這婦人我倒實在沒有見過,好好兒婦人家的正經事一樣都不去乾,偏要乾這些
    廢時失業的事兒。並且規規矩矩的書兒也多得很,也不去看,偏要看這種淆亂人
    心的淫詞邪說,豈不聞女子無才便是德這一句古語麼?就使你有了通天的本領也
    值得什麼,還要女權女權的鬧個不清做甚?
    (愛雲被他劈頭劈臉的一席話說得心中又好氣又好笑,便似笑非笑的說道)
說 道:難道我們女子竟不是人類麼?怎麼連看書的權利也沒有一些,不要說別的女權了
    。
便 道:(固齊便道)人類雖然也是人類,但同男人比起來卻是差得遠哩。
愛雲道:為什麼呢?
固齊道:男女要差五百級,這句古語你沒有聽見過麼?
說 道:(愛雲說道)我是沒有聽見過,你卻從哪一本書上看來的,請你翻給我看看。
    (固齊一想這句話本來是俗語,她倒這般使刁,要我翻出處給她看,難道我有出
    (處的說話肚子裡就一句沒有了麼?她自稱為讀書的女子,我就把四書上的句兒
    (去問問她看。)
    (想定主見,便說道)
便說道:你笑我這話沒有來歷,我就算他沒有來歷,請問你《孟子》上說的『往之汝家必
    敬、必戒,毋違夫子』這毋違夫子的四個字是什麼解釋?這句話可有來歷麼?況
    且你說我這五百級沒有聽見過,你往日間同我說的平權二字我更沒有聽見過,我
    那回子沒有駁你,今天你倒來賣弄我了。
    (愛雲不待他講完,便把那《女權篇》一指,且說道)
說 道:你請看,請看看這書上的平權二字也不獨是一二處,隨你翻到哪一頁,恐伯都有
    的。
    (固齊見了這本書,本來恨得她了不得,現在見愛雲索性把這書來作證據了,你
    (想他怎肯去看,便伸手拿起這書望庭心裡一撩,一面說道)
說 道:虧你算是個唸書的,這些外國的邪說也把它當做經史看待,怪不得要迷到這樣。
    (先前那老媽子見少爺恨恨的取起這書,道他是要撕碎了,急忙走上前去要想勸
    (他,隨見他向窗外一撩,心下便一安,遂抄到外面去拾了,偷偷的安好在內房
    (不提。)
說 道:(只聽得愛雲接著說道)嗄,嗄,這是外國書不能作數的,既然如此,這平權二
    字我且擱過一邊不講,只當它是外國的風俗。但是這夫婦敵體的四個字是中國書
    上的說話呢,還是外國的邪說?還有什麼妻者齊也,什麼夫婦和而家道成。試問
    敵體二字的意思同齊字的釋義不是平權是什麼?夫婦如果不平等那時一個兒專講
    壓制,一個兒心中抑鬱,怎能夠教它會和睦呢?既然不和睦了,家道自然也不成
    個樣子,豈非就是不平權的害處麼?這些出典不都是聖賢的古訓麼?
    (哪曉得愛雲正在這裡借題發揮,帶勸帶諷的侃侃而談,忽然有一個媽媽領了一
    (個轎班急急忙忙的飛跑進來。)
    (不知又有什麼驚天大事,且聽下回再講。)
    (第三回加批)
    (穿了禮衣禮服的一節話,取笑固齊的口脗,並且取笑世俗人的口脗,並且取笑
    (世俗中一班非紳非士非商非賈,亦紳亦士亦商亦賈,或紳或士或商或賈的人的
    (口脗。)
    (凡樣事情一開一回例,端以後便要當做家常便飯一般。)
    (我勸世故中人務要留心。)
    (現在世上的人攙不起的多,不獨酒鬼越攙越醉。)
    (庭心中景點的一段讀之如在目前,如此點綴,可想見作者胸次。)
    (第四回 風起潮湧大鬧閨房 喜地歡天脫去羈勒)
    
    
10**時間: 地點:
    (再說愛雲正講得高興,要想從夫婦不和家道不成這個害處上邊去感化她丈夫,
    (且證明夫婦平權是個正理。)
    (這個當兒,不料外邊領進一個人來,說是頑軒太爺於昨夜十二點鍾忽然染了時
    (疫,昏迷不醒,延至今日飯後壽終了。)
    (愛雲平白地得了這個凶耗,真同青天裡打個霹靂一般,頓時手足冰冷,哭得幾
    (乎暈去。)
    (外邊婆婆本也曉得了,便進來勸住了哭,馬上喚了一乘轎子,打發她回去。)
    (也不用收拾東西,單跟了一個媽媽,淚盈盈的上轎而去。)
    (到了那邊,自然更有一番悲痛。)
    (固齊到了明天,自然也要去送殮,這也不必細表。)
    (誰知不到十天愛雲母親亦然得了這個症候,相繼而亡。)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