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精測繪湖山入畫 托寓言月夜逢仙)
    (支那富饒之地,除粵東外,當推江、浙兩省。)
    (而浙江又較江蘇加勝一籌。)
    (西湖濯秀,代出奇士,甲第連雲,人物雋雅,洵稱第一。)
    (豪華之家,往往食客數百,不少孟嘗君其人。)
    (同治間有一位名士,姓尹名芝,乃湖北人氏。)
    (學問淹博,三通六藝,無不精曉。)
    (曾為京師某王爺門下清客。)
    (凡王治園闢地,山林花鳥,皆是他一手佈置,精巧絕倫。)
    (因此名重天下。)
    (這回因浙江一位富室聘請,來杭改造一座大園。)
    (那園本來是這位富翁新造的,因不合意,須得重新拆造。)
    (他便一面僱工,命將所有新造亭台盡行拆去,自己一面先繪起圖來。)
    (費了許多心血,繪了四五種圖式,終合不得這位富翁心願。)
AAA:(他也便搜索窮了,心想)浙江的人口口只稱賞西湖為天下第一名勝,到底西湖
    的勝處卻在那裡?
    (有人說是西湖名勝之區雖指不勝屈,但山林奇鬱,總要算飛來峰為第一個勝景
    (。)
    (尹芝聽得此說,暗暗點首,即日便帶了家僮,袱被買舟,直抵飛來峰,借雲林
    (寺暫時安榻。)
    (每日向前山後洞,搜奇探勝。)
    (至晚回寺,便參以心境,繪成一片奇山怪壑的圖樣,心裡頗為得意。)
    (這夜,月色大明,心裡沒事,覺得雅興勃發。)
    (便呼家僮尹兒去向三天竺沽一壺酒來,自己卻抱著琴,徑先往冷泉亭上來凴欄
    (小坐。)
    (把琴橫在膝上,先呷口酒,便和准冰弦,鼓起《廣陵散》派頭的一曲流水來。
    ()
    (剛彈了兩段,忽聞亭外有人咳嗽。)
    (停琴看時,卻是一位白衣老叟,曳杖而來,飄飄然有如神仙態度。)
    (看他徑走入亭來,與自己似曾相識的,笑道)
笑 道:尹先生連日辛苦了麼?
AAA:(尹芝忙推琴起立道)也沒什麼。敢問老丈尊姓?
AAA:(那老者道)我姓袁。先生不知道麼?
    (尹芝唯唯,便也不好多問。)
AAA:(那袁公道)連日見先生在此山前山後測量形勢,聞說是替某富室治一園亭,意
    欲仿此,鑿石為山。可有此意麼?
尹芝道:是。
袁公笑:但不知這位富翁是那樣一類人物?
尹芝道:老先生難道不知道麼?如今普天下的富紳巨室,都賽他不過。況當今聖眷正隆,
    榮貴無匹。若講起他的姓氏來,連孺子婦人也都知道的。
袁公笑:這人到底姓甚名誰,便有這等勢耀?
AAA:(尹芝伸一個指頭道)便是胡君雪岩。當日國家收還伊犁,俄人多方獪展,關內
    外防營需飽孔殷,協借迫不及待。旋又議給伊犁守費,餉力愈難。而山右陝豫各
    省卻當荒旱,西征之餉幾難為繼。三次均經胡公一手措借華洋商款,至千二百五
    十餘萬之多。當蒙聖恩予以極品,賜黃馬褂入朝。此外,錢江義渡難民局,指不
    勝屈。凡浙江最大的善舉,不是他為首倡,也是他為協助,由是名噪天下。人皆
    以胡君可信,以金貴交代收儲動以萬計。迄今凡十有八省,各省皆設有金銀等號
    。使石崇、鄧通尚在,想亦無過於彼。
袁公笑:原來就是此人!但先生可知道他的來歷?
AAA:(尹芝蹙額道)若講他的來歷,也卻是從艱難辛苦中來的呢。當初他老大人在日
    ,家境也並不素封。當此公弱冠時節,也曾棄儒為商,在某錢鋪學徒數年。繼以
    故舊吹噓,得入前浙撫王中丞之幕。因其為人有古道風,得中丞賞識。當時賊匪
    亂臨城下,中丞早拚捐軀以報君民,將細累家事重托此公。詎適奉運餉差遣,回
    而城已陷。胡君遂將餉轉運江蘇,以濟急需。嗣為人所誣,謂以浙餉運售江蘇,
    私得重價。於是邏者四出,君固尚未自知。適四邊不靖,遂挾貲遨遊國外,聊復
    貿易。後賊兵潰散,時難中官民苦無所歸者以千計。君獨力開發火輪,四方接渡
    ,造德亦匪鮮淺。致有今之榮貴,使其老母妻兒得共安樂,亦天報之耳。
    (袁公聽罷,不禁呵呵大笑起來,道)
笑 道:原來先生只知其來歷如此。實對先生講,此人本與我契好,但目下移氣養體,大
    非昔比了。土木經年,宅第埒於王侯。支那風氣未開,人事尚難與大道爭勝。且
    此老立於商戰之世,素來不明商學,全靠這些天生的宿根,動要與外人爭衡。竊
    恐驕奢事小,頑錮禍大,逃不過盛極必衰的道理,冰消瓦解便在指顧之間。先生
    卻不知棒喝醒他,還要替他治這園亭。先生休矣!
AAA:(尹芝聽說,不禁愕然道)老丈雖如此說,只是他正在熱中時候,怎能瞥地將冷
    水澆醒他呢?
袁公笑:既先生不信,且看後日罷了。
    (說罷,便曳杖欲行。)
AAA:(尹芝忙一把扯住道)依老丈說,當如何?
AAA:(袁公道)呸!你等同在黃粱未熟時,還問我什麼?
    (言罷狂笑一聲,竟化為白猿而去。)
    (尹芝不覺愕呆了半天。)
    (適尹兒沽了酒到來,才定一定神。)
    (打四下一看,只見明月在天,林影滿地,四山無人,瀑雷自吼。)
    (回憶前境前言,猶在耳目。)
    
    
2**時間: 地點:
    (其時夜已過半,遠聽寺鍾已打百八。)
    (恐再遇著山魈木客,便抱琴攜酒,踅回僧舍。)
AAA:(坐下細想一番,不禁奮起道)罷,罷,既不能當熱中下一冷語,不如退休,免
    後人譏笑。我明日就此起身,還做我的王侯清客去的乾淨。
AAA:(又想到)我已教他把以前所造亭台拆毀盡了,如今我不替監造起來,可也沒得
    這理。
    (想著,便又進退兩難起來。)
AAA:(忽想到了道)有了。我昔年在此曾有一位好友,姓魏字實甫,住在湖墅。他也
    是胸中有丘壑的,工於營造佈置,何不就薦他去了此一事,豈不甚好?
    (主意定了。)
    (次早起來,便叫尹兒收拾起琴樽書劍,竟先回到城中元寶街胡府,見了雪岩,
    (先將繪圖呈上。)
AAA:(雪岩看了大喜)果然能照此造成,真是移湖山大觀於幾席間矣。
    (言次,尹芝便托辭須回鄉探問母病,只索走遭。)
    (此間圖樣既成,只需一監造之人,亦無大關鍵。)
    (因把魏實甫保薦了上去。)
    (雪岩苦留不住,只得允如所請。)
    (款留一日,當晚大排筵宴。)
    (即請尹芝繕寫一帖,飛騎前去請魏實甫來。)
    (因此一番,有分教:
    (  食客三千門下滿,金奴十二書中看。)
    (第二回 借衣冠熱中魏實甫 望門牆冷窺胡雪岩)
    
    
3**時間: 地點:
    (卻說胡府家人接了請魏實甫的帖子,趁著斜陽未下,飛馬趕出武林門。)
    (到了湖墅,好容易找到魏家。)
    (門子便一片聲喊「接帖」,進去。)
    (直到了一所小小廳上,也不見一人。)
    (喊了好半日,才見走出一人來,年紀四十上下,一張削刮臉兒,兩片短鬚,滴
    (溜溜一雙眼睛。)
AAA:(見來的家人是戴著紅纓帽子,彷彿官差形景,當是什麼包攬詞訟的案件發了,
    (忙問)什麼事?什麼事?
AAA:(那家人道)我們大人差來請你們老爺的,快進去通報。
AAA:(那人道)慢呢是來請的,該有帖子。知道是那一位大人呢?
    (那家人聽說,便把帽子摘下來,向帽籠裡取出帖子,遞與他看。)
    (那人接來一看,見是尹芝的一張條子,並胡雪岩請吃酒的帖子,心裡放下了一
    (半。)
因 道:你們大人請酒,可有什麼事件麼?
AAA:(那家人不耐煩道)你知道什麼!你進去回你老爺去就是了。
AAA:(那人道)慢呢!我知道什麼事,該送封禮兒不送呢?
AAA:(那家人性急不過,只得說道)是請你們爺去商量監造園子的。罷了麼!
AAA:(那人點點首道)這個哦,曉得了。你先去替回一聲,就來。
    (那家人定要他進去回了出來。)
    (那人不禁笑起來,指著帖子封簽兒上,又指指自己鼻子道)
雙子道:這魏大老爺即實甫的便是我,你叫我還回誰去?
AAA:(那家人聽說,便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那麼就請過來,家大人等著呢!
    (說畢,便出門上馬自去。)
    (魏實甫見他去了,便一手擎著帖子狂笑進去,找著他母親、妻子道)
雙子道:可想不到麼?胡大先生來請我去造園子呢!想不到,想不到!
    (他母親陸氏早嘻開了嘴,連心花兒都開了,講不出話來。)
AAA:(他妻子宋氏,小名純翠,趕著問道)胡大先生是誰?你去替他造園子,你又不
    是泥水木匠,你有什麼好處呢?
笑 道:(魏實甫笑道)好嘛,連胡雪岩胡大先生胡大人也不知道。虧你,虧你!那好處
    多呢。他家裡有的黃的是金,白的是銀。只要巴結得上,便要他些來家裡做假山
    子堆,他也肯的。你們還愁少了什麼。快去把衣裳換上那套出門穿的綢子的,不
    要把這粗布衣服給人看見,知道是我魏大老爺的宅眷,傷了牌面啊!我的那副袍
    套呢?快拿來我穿了去呢。
    (他母親見他說得要緊,便去把他一副舊袍套取了出來給他穿。)
AAA:(魏實甫接來一看,不禁頓足道)這樣的袍套,怎好穿了到大戶人家去?真正要
    命!往常也不做一件好衣服,這怎麼處呢?
    (他妻子也看不過,道)
笑 道:怎樣處呢?便馬上做也來不及嚇!現成買去,此刻也沒有錢在這裡。我看你沒,
    還是去間壁富戶翁蓮生那裡去借一套來穿罷。他那個倒是簇新新,現甩剪刀的呢
    。
AAA:(陸氏道)只怕他們不肯借穿呢。
魏實甫:你們真正……他曉得我到胡大先生家去,他要不知道,知道了早早送上門來了!
AAA:(剛才告知原因,不一刻,果然見翁家的一個丫頭叫做軫兒捧了衣服過來)衣服
    連靴帽,全套都在這裡了。
    (魏實甫接了衣服,正忙著穿戴,也不暇去應他。)
    (裝束停當,偏生又少了一乘二四大轎。)
    (剛要喚軫兒時,卻不道已經去了。)
    (待勞他母親借去,又怕他年老了走不快,只得穿著大衣,自己跑出門去。)
    (到了街上,又忽覺跑的不雅相,擺踱了四五步,到了翁家門首,便飛跑進去。
    ()
AAA:(頂頭撞見了軫兒,攔住道)大相公跑那裡去?
魏實甫:我和你們大爺借乘轎子坐一坐,到胡大先生那裡去。
瑞兒道:(軫兒道)你站在這裡,我替你去回。
AAA:(魏實甫正在心不是心的時候,一會子軫兒出來道)回過了。說就叫我們的長班
    馬上抬了去快些。
    (魏實甫喜出望外,又親自去門房裡請了兩位長班來,好言央告著抬得快些。)
    (那兩個轎班想他胡府裡薦薦看,所以分外巴結,抬上肩飛也似的進了城,徑望
    (大街直上,過望仙橋,向元寶街而來。)
    (只見四拐角上真有一隻石元寶橫嵌在地下,那街道可有四匹馬可以並行,中心
    (凸起,兩邊低下,也像元寶心的形勢。)
    (街道上全是青石海漫,兩面牆腳石砌有一人多高。)
    (一片黑牆,打磨得和鏡子一般,人在那裡走都有影子。)
    (仰面看那瓦脊,競要落帽,可有五六丈高,氣局實是巍峨。)
    (當不得轎子快,沒看旁的,早已到了門首。)
    (見對面開著一座大方井,牆門圈可容得兩乘轎子進出,四邊石器都雕的極細花
    (樣,磨得絹光雪亮。)
    (使兩扇大門的鉸鏈,也是膏銅澆造成的花籃獸▉。)
    (進門,見門樓下有許多兵役坐著,看是布政司的號衣。)
    (轉彎抬入二門,見已有一乘八轎歇著(在)地下。)
    (那轎子便也靠著旁邊歇了下來。)
    (雖有許多管家人等站著,因魏實甫沒投帖子,都不來接問。)
    (魏實甫也不及理會,下轎向四下一看。)
    (見是七開間一所極宏敞的大廳,正中懸著御賜的匾額。)
AAA:(方待看時,猛聽背後有人喝問自己的轎班道)是什麼人?把轎子靠到這裡來幹
    什麼事?
    (實甫回頭看時,一個長乾黑鬚六品頂戴的家人,在那裡喝問。)
    (後面並站著幾個叉腰凸肚的悍役,也裝著威勢,眼釘(盯)著自己的轎夫。)
    (那個轎人早嚇的口也不敢開,一味子忙著把轎子打退出去。)
    (魏實甫因隨機應變,上前陪笑道)
笑 道:是在下。投帖的家人失跟到來,帖子在他手內,所以在下在此略等一等。既經動
    問,敢請代回貴上一聲,說是承大人喚動的魏某已到,伺候傳喚。
AAA:(那管家打量他一眼道)魏,什麼名字?是什麼前程干謁咱們大人有什麼事?才
    好去回。
AAA:(魏實用道)在下叫魏實甫。前程說來慚愧,是個奉旨欽准南北鄉試的監生。並
    不敢干謁大人,是適奉大人遣差傳喚來監造園子的。
AAA:(那家人便不再問,因回頭道)便去回一聲。
    (那一班子都一齊答應聲是,早進去了。)
AAA:(一時回出來,高喊一聲道)請!
    (魏實甫心下突突的跳了兩下。)
    (那六品頂戴的管家便先在前引導魏實甫進去。)
    (因這一番,有分教:
    (  盡將珠玉裝樓閣,多買珊瑚斲畫欄。)
    (第三回 入芝園初仰丰儀 做工程嚴除弊竇)
    
    
4**時間: 地點:
    (卻說魏實甫跟著那管家進去,轉入廳後。)
    (見迎面居中朝南一個極大牆門,兩邊備躗,均有小小的兩座石庫便門。)
    (西面又是一座大牆門,望去裡面是一帶迴廊甬道。)
    (東面是一座月洞門,上面榜著「芝園」二字。)
    (那管家便從這門進去。)
    (魏實甫跟入看時,見進門一道抄手游廊,迎面有一座短短的花牆擋著。)
    (向花牆角上轉出,接一座短短的石橋,裝著碧瓦欄杆,兩邊撲著兩株梅樹。)
    (過橋便是一座白石露台,上面是一所三開間的四面樓閣,兩邊縫牆都是太湖石
    (砌成冰紋的。)
    (再回頭一看,突見一座高樓飛出雲際。)
    (原來對面是一座怪石的大假山子,可有五丈多高,再蓋上一座三層的高樓,所
    (以突目。)
    (待再看時,那管家已向那露台東面繞去。)
    (見是接著兩帶游廊相夾,中間露一線天井,種一株大洋楓樹。)
    (正是新秋天氣,那葉紅的十分可愛,遮映著一口六角雕欄的石井。)
    (一面一帶曲曲的花牆。)
    (那牆洞內及牆上滴水簷,都嵌著彩磁極工細的人物花卉,開著一座長八角式的
    (洞門。)
    (入門,只見修竹數竿,綠蔭滿院。)
    (一所朝南的三檻精舍,窗戶都是黃楊紫檀坯子的,雕琢極工極細,嵌著五色玻
    (璃,而多藍色。)
    (覺得彷彿置身在瀟湘館中了。)
AAA:(那管家只向院門口站住道)尹老爺客來!
    (聽裡面接應了一聲,出來一個垂髦小廝,卻是尹兒。)
魏實甫:(便向魏實甫道聲)請。
    (實甫才踏進門去。)
    (那管家歸自去了。)
    (實甫進得門來,也不暇四顧,但覺靜悄悄的沒些人聲。)
    (及走入中間,才見尹芝從左首房內笑迎出來。)
    (見實甫居然公服,因笑道)
因笑道:怎麼要這樣裝束來?雪翁先生聽說你是著大衣來的,他懶於去換,便服又不便相
    陪,所以請你在此小坐,更了衣再請過去講。
AAA:(實甫剛進門沒開一言,便被尹芝說了這一番話,不禁自覺汗顏,早把臉兒漲紅
    (了,急道)那我沒帶便衣怎麼處呢?
笑 道:(尹芝笑道)不妨,且坐下了。我有著,給你換去。
    (因命尹兒去房內取出一套羅衣,給他換上。)
    (實甫坐下,尹兒送上茶來。)
    (然後各道契闊。)
    (寒暄了一會,實甫才覺臉色定了。)
AAA:(尹芝方說到正文道)兄弟此番來,是承雪翁先生謬囑。因這園裡那座假山疊的
    太老實些,沒有丘壑,那大池又貯不滿水,意欲將此園重新拆造。我意思也不須
    全行拆造。不說別的,便這些花牆、石礎、階砌,做的時候都是千牢萬固,用梟
    漿打住的,拆下來包管壞了沒用。不過這山卻是沒一點空靈奇氣。我因此向飛來
    峰小住多日,把那山前的丘壑縮緊,已繪成一圖在此,意欲請你代勞,監造起來
    。我試把圖你看怎麼?
    (說著,便自走進房去,從文具內抽出一幅素絹畫的卷子來。)
    (魏實甫接來看時,果然是一片好山,奇狀百出。)
    (注著畝弓地位,洞窟高低,大小尺寸,竟把一線天、百獅洞諸勝都收入裡面。
    ()
    (不禁頓足稱賞,因道)
因 道:別的不去問他,這假山石子須得形狀奇突的方可用得,不知道可有的預備下沒有
    ?
尹芝道:這個盡多著呢!府後門街牛羊司巷那所大空園子堆著不少,任你選用便了。尚有
    前月新辦到的鬆皮石筍八十一株。還沒有用著,你也替他佈置種去便了。
    (魏實甫點首,因道)
因 道:我且和你把這園子大勢看看明白去,回來大先生問時好回話。
尹芝道:這倒不妨,也不是朝夕可成的事。明日你住在這裡了,怕不好仔細看去。
AAA:(剛說著,聽有人在門口報導)大老爺來了。
AAA:(魏實甫忙低問)是誰?
AAA:(尹芝低聲道)便是雪岩。
    (實甫便心裡動了兩下,跟著尹芝站起來等候。)
    (從窗外游廊上踱進一個胡雪岩來,果然好一副模樣。)
    (身體肥胖,面貌堂皇,兩道濃眉,一張方臉。)
    (只下頷略形尖些,卻有一部好髭鬚蓋住,越覺方福。)
    (雙目灼灼有光,精神頗足。)
    (那身上衣服,倒也並不華麗。)
    (身後面跟著一個俊俏可愛眉目如畫的小丫頭,一手提著一支煙袋,一手執一柄
    (輕羅小扇,款步跟隨進來。)
AAA:(兩人迎上去接著,雪岩便滿面笑容道)說魏先生來了?
    (隨即一眼射到實甫身上,道)
尹芝道:這位可是的?
AAA:(實甫忙退一步道)不敢。尚未拜見,請上面見禮。
    (說著便待側身拜下,被雪岩一手攔住,才各罷了。)
    (三人分賓主先後坐定,早有兩個小廝捧著兩個茶盤至楹外面伺候多時,此刻使
    (送上茶來,分頭擺下,便垂手退了出去。)
    (那小丫頭卻早自婷婷裊裊的站在雪岩身旁,將那小扇兒輕輕的替他扇著。)
    (那一雙俏眼,卻似含情凝瞇的,頗不自勝。)
AAA:(實甫方看得出神,只聽雪岩向自己問道)尹先生畫的那張山圖,想必賞鑒過了
    。如今要照此建造起來,可要多少日腳方能成就?
魏實甫:只要工匠手多,應用石料俱備,至多五十天可以告竣了。
    (雪岩點首,因道)
因 道:照此日限,須得多少工匠動手?
魏實甫:但有一百二十人足矣。先以十人一圈,搗和梟漿五日,儘夠敷用,隨後即分四十
    人搬運石料。此山照圖計有洞壑四處,宜先延聘清客胸有丘壑者四人,分監一處
    。每一處派工匠二十名,大約五日可成一洞。合力計之,二十日四洞俱成。預備
    十日假期,以備改作,其不須改作者,放假十天,餘十天以便結頂。但此山形勢
    既高,不無死傷人匠,當結頂之日,運石已完,即以運石之四十人並入工作,庶
    不致延宕日期。
尹芝道:工匠既多,不無有學徒下手混入,恐百二十人中只六十人可以用呢。
魏實甫:要杜這個弊端,也極容易。其匠作工資定例,一概不許先支後領,每日於日晡後
    散工之際,當場給發工資。於園門口置八尺高凳一張,每散一班十二人,將十二
    人工資排列凳上,命各自取,不得輾轉遞手。那年輕學徒勢必無此長手,凡取不
    到者即作罷論。
AAA:(尹芝不禁大笑起來道)好便是好法,但是有種上手身矮的,可不冤苦?
實甫道:只(這)也是屏棄劣材之一法。凡人身矮及手足短縮,必無力;石作無力,便無
    所用處,自然該斥退的了。伊一次取不到工資,下次勢必不斥自退了。
    (雪岩一面吸著煙,一面聽著,到此不禁呵呵大笑道)
笑 道:好極,好極!果然胸有丘壑,名不虛傳。明日便傳總管進來,應用什物作料及工
    匠人等,可請代為吩咐下去,以便早日開工。
    (魏實甫應諾。)
    
    
5**時間: 地點:
    (其時已是薄暮,早有三四個家人,各捧著一具大長木盤,中間擺滿了各色洋燈
    (心子,已點齊了火。)
    (四五個小廝都手提著綠油小老虎凳,向凡有簷燈之處一齊分頭擺下,站將上去
    (,向盤裡取了燈擱上。)
    (一霎時,早把滿個園子高低內外都點得如星橋火樹一般。)
    (三人再談一會子,便有三個小廝掌著羊角風燈進來,回說席擺在大花廳上,請
    (定席去。)
    (於是雪岩便讓兩人同行,命小丫頭添掌一燈照著,一齊至大花廳上小飲。)
    (因此一番,有分教:
    (  園門許客題凡鳥,鏡檻分頭貯美人。)
    (第四回 乘興踏月訪佳人 把酒對花談故事)
    
    
6**時間: 地點:
    (卻說魏實甫自入胡府之後,尹芝便自起身回京。)
    (這裡芝園裡面,早大興土木,起造假山。)
    (除魏實甫而外,又添了馮凝、程馬雚、蔡蓉莊三位清客,將四洞分列嘉名,一
    (曰滴翠,一曰顰黛,一曰皺青,一曰懸碧,各自監造一處。)
    (魏實甫當日雖說得容易,到底哪裡五十天工夫趕得起來?)
    (再加這位胡大先生的心思是極活絡的,才造好了一處,便請人去賞鑒。)
    (但有人說一個不字,立刻鳩工拆去,再行改造,定要到窮奇極巧,無可批摘的
    (地步,方才算了。)
    (那些工人遭跌死壓死的,也不知有了多少。)
    (幸虧這位大先生有錢,一個個的都替他們好好成殮,並安給他的父母妻子,因
    (此那些工匠也多肯盡心竭力的造做。)
    (等造完備,自非一日之功,且暫時按下。)
    
    
7**時間: 地點:
    (卻說魏實甫自那日進了胡府,由來兩月有餘,也沒得空閒回去一趟。)
    (衣服鋪蓋都是在胡府中新置起來的,手頭也攪了好些錢,場面便很像起來了。
    ()
    
    
8**時間: 地點:
    (這日散工之後,沒甚大事,便邀著蔡蓉莊和馮凝、程馬雚三人,出府來閒逛。
    ()
    
    
9**時間: 地點:
AAA:(其時已經天晚,四人互相計議道)天已晚了,也沒甚去處,咱們不如蕩到慶餘
    堂去坐坐,看怎麼樣?
魏實甫:慶餘堂是什麼去處?
笑 道:(程馬雚笑道)虧你在府裡蹲了這幾十個早晚!
蔡蓉莊:也不怪他不知道,只怕連馮凝兄也不十分知道這府裡的底細呢!
AAA:(馮凝低聲道)是,我正要問你呢!聽說老東是討了一位什麼螺螄太太,才陡然
    間好起來的。有的講,說他兩個,一個是青龍,一個是白虎,湊攏來所以發的。
    可有這事沒有?
笑 道:(程馬雚接著笑道)這些他知道什麼,我卻明白的很!若要問我時,須得好好的
    請我一個吃局,我才講給你們聽。
蔡蓉莊:果然我也欲要問問這些故事。既如此,咱們去慶餘堂什麼,不如到吳美兒家去玩
    玩,便喊他去攪點子好酒菜,替他潤喉怎樣?
    (於是大家說好,便四人同行。)
    (出元寶街,迤邐轉東,到了一個僻靜的所在。)
    (看是一片空地,盡處小小的一個朝北牆門,上面畫著一個八卦。)
    (兩扇金漆的避竊門卻是掩著,門楣上標「吳公館」三字。)
AAA:(魏實甫低道)咦,這是什麼所在?
笑 道:(程馬雚笑道)你莫管著,進去便知道了。
    (說著,便把那門輕輕的叩了兩下。)
AAA:(聽裡面問了聲道)倽(啥)?
AAA:(程馬雚應了聲)我。
    (便聽呀的那兩扇門開了一扇。)
    (卻是一個極可意的小女孩子,看見程馬雚,便嫣然的笑道)
笑 道:喔唷,倪當是倽(啥)人,落是程大少。
蔡蓉莊:(又回頭見蓉莊道)唷,蔡大少搭馮大少才來裡一淘。
    (說著,把一雙水波的媚眼向魏實甫身上轉了一遍,便嗤的一笑道)
笑 道:進裡向坐嘎。
    (於是一手扯著程馬雚,先向裡面走去。)
    (魏實甫等跟著進來,看是一所小三間廳屋,雖不華麗,卻也收拾得精緻。)
    (轉入廳後,向東一座秋葉門。)
    (進去,是一所小小書室,也有迴廊抱山、好花扶月的景致。)
    (簾子裡現出一點燈痕。)
AAA:(那女孩子便喚道)阿姐,程大少來哉!
    (簾子卷處,見一人掌只羊角風燈,撲向窗外來看。)
    (遠望不清楚。)
    (及至向迴廊繞到窗口,魏實甫定睛一看,不禁吃了一驚。)
    (你道那人是什麼樣一個人?只見:
    (  春山凝黛,秋水含青;眉似蹙而籠煙,眼欲笑而凝睇。)
    (雙肩削玉,著輕羅尚怯秋風,那堪憑汝;小口綻紅,喚小玉似聞春燕,況是呼
    (郎。)
    (比飛燕之輕盈,等玉環之肥瘦。)
    (若使五雲樓上住,分明一個畫中人。)
    (那魏實甫看著,只見他見了程馬雚,便含情一笑道)
笑 道:難得!一徑勿曾來哉,今朝倽(啥)格風吹得來個嚇?
AAA:(程馬雚笑著,也學他蘇州口音道)故兩日未西北風噲。
    (說著,已一齊走入房內。)
    (美兒因見魏實甫是生客,不便向程馬雚撒嬌,但暗暗怒之以目。)
    (卻被蔡蓉莊看見,因道)
因 道:哎,美阿姐,你也不要去怪他了。此刻我替你請了他來,並且來借你的地方來講
    故事的,你也好聽個新聞。快,還不把酒來請我。
AAA:(美兒哼了聲道)要講故事,俚自家格故事倒多得野哚,像前夜頭格注事體,阿
    要講出來撥勒大家聽聽。
    (說著,一手靠在妝台上,一眼直注向程馬雚臉上,去看他臉色。)
    (程馬雚果然紅了臉,苦苦的央告,叫他不說。)
    (美兒也便一笑罷了,才轉身向魏實甫問了個姓(好),又笑談一會。)
    (卻見方才那個女孩子進來,向美兒耳語幾句。)
    (美兒點點頭。)
AAA:(那女孩子出去,美兒又喚他轉來道)荔伎,耐轉來。
    (魏實甫到此,方知道他喚做荔枝。)
    (見他轉來,美兒又向他耳語了幾句。)
    (荔枝點首出去。)
笑 道:(馮凝笑道)這又什麼鬼鬼?的了。你只管自己交代買菜去,回來我不愛吃,可
    又不是白費了心不見情。
AAA:(美兒笑笑不理,順手去理鬢髮,猛記起道)坎坎耐哚來浪說倽(啥)格故事,
    倪倒要問聲耐哚看,耐來浪胡省庵屋裡向,阿曉得俚有個姨太太姓吳格來浪?
笑 道:(馮凝笑道)姓吳個是有格,伊為仔搭格程大少要好勿過,故歇一徑住來裡外勢
    哉。
程馬雚:(美兒因向程馬雚道)阿真有概事?
笑 道:(程馬雚笑道)耐阿要聽俚瞎三話四!
    (美兒因知道馮凝是取笑的,自己因嗔了馮凝一眼,隨又向程馬雚道)
程馬雚:當真阿有一位姓吳格來浪?
AAA:(程馬雚點首道)有格。
AAA:(因向馮凝道)你問的那位螺螄太太就是了。
AAA:(馮凝未應,美兒皺著眉兒問道)倽(啥)個羅四太太?阿是吃格螺螄呀?
程馬雚:蠻准。
笑 道:(美兒笑道)阿要好笑,倽(啥)落要起第個名氏格㖸?
    (程馬雚笑笑,因道)
因 道:素概我搭耐哚說明白子罷。
    
    
10**時間: 地點:
    (正說著,適值荔枝送上酒菜來,請用夜膳。)
    (荔枝先斟一杯,剛待送與魏實甫去,程馬雚便且不說,笑著先從荔枝手裡擎的
    (杯子來呷口酒。)
AAA:(卻被美兒用手把他肩頭一拍道)說㖸!
    (程馬雚把頭一撞,荔枝不曾留意,一脫手,把個粉窯的一隻小酒杯子,滴溜溜
    (地向程馬雚懷裡滾下地去,一時便哄然大笑起來。)
    (不知那酒杯破也不破?)
    (結得新知良宴會,且談舊事佐芳樽。)
    (第五回 八萬金落成大假山 十六院標題新匾額)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