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顏按院奉旨上任 襄陽王興心害人)
    (詩曰:
    (  清晨早起一爐香,謝天謝地謝三光。)
    (國有賢臣扶社稷,家無逆子惱爺娘。)
    (惟求處處田禾熟,但願人人壽命長。)
    (八方寧靜干戈息,我遇貧時亦無妨。)
    
    
2**時間: 地點:
    (話說襄陽王趙珏趙千歲,乃天子之皇叔,因何謀反?皆因上輩有不白之冤由。
    ()
    (宋太祖乾德皇帝,乃兄弟三人--趙匡胤、趙光義、趙光美。)
    (惟宋室乃弟受兄業,燭影搖紅,太宗即位,久後光美應即太宗之位。)
    (不想寧夏國作亂,光美奉旨前去征伐,得勝回朝。)
AAA:(太宗與群臣曰)朕三弟日後即位,比孤盛強百倍,可稱馬上皇帝。
AAA:(內有老臣趙普諫奏)自夏傳子,家天下,子襲父業,焉有弟受兄業之說?一誤
    不可再誤。
    (人人皆有私心,願傳於子,不願傳於弟。)
    (得勝之人,並不犒賞,加級紀錄。)
    (光美見駕,請旨犒賞。)
閻羅天:(天子震怒)迨等爾登基後,由爾傳旨,今且得由朕。
    (光美含羞回府,懸樑自荊趙珏乃光美之子,抱恨前仇,在京招軍買馬。)
    (有九卿共議,王苞老大人奏聞,萬歲降旨,將趙珏封為外藩,留守襄陽作鎮,
    (以免反意。)
    (不想更得其手,招聚四方勇士,寵幸鎮八方王官雷英,設擺銅網陣,招聚山林
    (盜寇、海島水賊,即暗約君山飛叉太保鍾雄,當住洞庭湖水旱八百里;黑狼山
    (金面神欒肖、黑煞帥葛明、花面太歲葛亮等,當住旱路。)
    (水路有洪澤湖高家晏鎮湖蛟吳澤。)
    (水旱路塞斷太宗的氣脈,南北不能通商,東西不能暢行。)
    (並有王府招來群寇--金鞭將盛子川、三手將曹得玉、賽玄壇崔平、小靈官張
    (保、李虎、夏侯雄、金槍將王善、銀槍將王保。)
    (並有鄧家堡群寇--青臉虎李集、雙槍將祖茂、銅背猿猴姚鎮、賽白猿杜亮、
    (飛天夜叉柴溫、插翅彪王錄、一枝花苗天祿、柳葉楊春、神火將軍韓奇、神偷
    (皇甫軒、出洞虎王彥桂、小魔王郭進、鑽雲雁申虎、過度流星靈光、小瘟皇徐
    (暢、賽方朔方雕、聖手秀士馮淵、小諸葛沈中元、神手大聖鄧車,輔佐王爺共
    (成大事。)
    (焉能知曉京都拿了金面神欒肖,破了黑狼山,滅了高家晏,拿了吳澤,解往京
    (都,招供王爺謀反之事。)
    (天子詔九卿共議。)
    (開封府府尹、龍圖閣大學士包公跪奏「徹水拿魚」之法,天子旨准,派來代天
    (巡守天使欽差顏按院大人,察辦荊襄九郡。)
    (在金殿討下開封府一文一武--文臣主簿先生公孫策,武將御前帶刀四品右護
    (衛錦毛鼠白玉堂。)
    (御賜上方寶劍,先斬後奏,一路上代理民詞。)
    (是日請訓出都,浩浩蕩蕩,撲奔襄陽而來。)
    (一路無話。)
    (至襄陽,文武官員俱各免見。)
    (上院衙投遞手本,單叫襄陽太守轎前回話。)
    (見金輝,大人單問襄陽王之事,點染回明,上院行伺候。)
    (襄陽城軍民人等紛紛瞧看。)
    (不料黑妖狐帶領小義士艾虎,也在人叢之內偷瞧。)
    (智化因在暗地保護金大人上任,巧遇小義士艾虎活瓦盜刀,追殺賽方朔方雕,
    (病太歲張華泄機,智爺深知襄陽王府內銅網陣之虛實,放走病太歲。)
    (師徒會在一處,問艾虎君州的來歷,聽店中人員言道按院大人到省,師徒在十
    (字街前人叢中矮身而瞧。)
    (但見開道鑼鳴,龍旗牌棍,金鎖提爐,彩亭內供奉萬歲聖旨、上方寶劍,如君
    (親臨。)
    (金牌後邊廂大人的大轎,轎前的引馬,乃係御前四品帶刀右護衛。)
    (單他戴一頂粉綾色六瓣壯帽,上繡三色串枝蓮,花朵爛熳,銀抹額,二龍斗室
    (,兩朵素絨桃頂門上禿禿的亂顫,穿一件粉綾色箭袖袍,週身寬片錦邊,五彩
    (絲鸞帶束腰,套玉環,佩玉佩,內襯蔥心綠夾襯襖,青緞壓雲根薄底鷹腦窄腰
    (快靴,天青色的跨馬服,錦簇花團。)
    (肋下佩帶一口軋把峭尖雁翎勢鋼刀,綠沙魚皮鞘子,金什件,金吞口,藍挽手
    (,絨繩飄擺,懸於左肋。)
    (看品貌,真是面如美玉,白中透亮,亮中透紫,紫中透光,光中透潤,潤中單
    (透出一種粉愛愛的顏色,如同是出水的桃花吹彈得破。)
    (黑真真兩道眉斜入天倉,二眸子皂白分明,黑若點漆,白如粉錠,神情足滿。
    ()
    (鼻如玉柱,口賽塗朱,牙排碎玉,大耳垂輪,細腰窄臂,雙肩抱攏,一團足壯
    (,天生神威。)
    (跨下一匹白馬,鞍韉鮮明,項帶雙踢胸,乃大人的官座。)
    (五爺與大人是生死弟兄,故此要這個威嚴。)
    (右手拿定打馬藤鞭,進襄陽城旁若無人,「哼哼」的冷笑,把襄陽看作彈丸之
    (地。)
智 爺:(智爺與艾虎言道)看你五叔多大威嚴,今非昔比,福隨貌轉。
艾 虎:師傅,你教的我的,不是常說『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智 爺:(智爺暗喜)此子日後必成大器。
    (觀看轎馬車輛等,俱都入上院行。)
    (頃刻間,文武官員壅壅塞塞,入上院衙投遞手本。)
    (智爺與艾虎回店用晚飯。)
    (智爺隻身奔上院行與五弟送信,言講襄陽王府銅網陣之事。)
    (不想至上院衙,轎馬圍門,不能往裡帶信。)
    (自思無非聽張華所言,倘若不實,豈不是妄說?不如自己今夜晚親身至王府探
    (探虛實,明日再來送信。)
    (想罷,自己轉身回店。)
    
    
3**時間: 地點:
    (晚間,派艾虎至金知府署內,保護金大人不死,防備刺客。)
    (艾虎去後,自己等二鼓之半,將燈移在前窗戶台。)
    (換夜行衣時,怕外邊人看見,故將燈移在窗台上。)
    (脫去長大衣襟,頭上戴軟包巾、絹帕擰頭、斜拉茨菇葉,三叉通口。)
    (夜行衣靠,寸排骨頭鈕,週身鈕鞶,鈕釦俱已扣齊。)
    (青緞褌褲,青緞子襪,大葉搬尖魚鱗靸,倒納千層底。)
    (青綁腿,青護膝,青縐絹束腰,勒係百寶囊,裝應用的物件--鋼鐵傢伙、千
    (里火筒、飛抓百練索。)
    (將刀由沙魚皮鞘內抽出,插入牛皮軟鞘之中,牛皮鞘上有羅漢股類絲縧。)
    (胸前雙係蝴蝶扣,脊背後走穗飄垂,伸手掖於肋下,為的是躦房越脊俐落。)
    (拾奪妥協,將燈吹滅,移於案上。)
    (起單窗觀看外面無人,將雙門倒帶,由窗櫺紙伸手將插管拉上,怕有店中人前
    (來看破,故此將門倒帶,不露痕跡。)
    (越身出店牆之外,直奔王府探看銅網的虛實。)
    (若問銅網如何擺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智化夜深銅網陣 玉堂涉險盜盟單)
    
    
4**時間: 地點:
    (且說智化行至王府後身,將百寶囊中飛抓百練索取出,如意鉤搭住牆頭,揪繩
    (而上。)
    (至牆頭,起飛抓,繞絨繩,收入囊內。)
    (取問路石打於地上,一無人聲,二無犬吠,飄身腳站實地看了看,黑夜之間,
    (星斗之下,空落落杳無人聲。)
    (垫雙人字步,弓䯊膝蓋,鹿伏鶴行,瞻前顧後,瞧左看右,不住頻頻回頭。)
    
    
5**時間: 地點:
    (忽然間抬頭一看,黑威威、高聳聳木板連環八卦連環堡。)
    (智爺一瞧,西北方向木板牆極其高大,聽張華所言,不能依牆頭而入,上有沖
    (天弩,若依牆頭而入,被毒弩射著,潰爛身死。)
    (下有大門兩扇,按八方八門。)
    (大門內各套七個小門,按的是八八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內分凶卦吉卦,
    (六合六衝,歸魂遊魂。)
    (走吉卦則吉,無憂利涉大川。)
    (走凶卦內有翻板,從地道中出人,使進陣人首尾不能相顧,使招架人的兵刃。
    ()
    (足下斜萬字勢,總要踏在當中,如若一歪,登在滾板之上墜落下去,坑內有犁
    (刀、窩刀、毒弩、藥箭,立刻傾生。)
    (故此智爺到木板連環八卦連環堡外瞧了又瞧,看了又看,心中轉側。)
    (回手拉刀,點於大門之上,裡面並無橫閂立鎖,一點即開。)
    (果然內有連環七個小門,斜稜掉角。)
    (自己尋思,大門乃乾為天,天風垢、天山遁、天地否、風地觀、山地剝、火地
    (晉、火天大有。)
    (智爺看的明白,未敢進去。)
    (撲奔正北,也是兩扇大門。)
    (用刀點開,也是小門。)
    (智爺一瞧,大門乃是北方坎為水,七個小門是:水澤節、水雷屯、水火既濟、
    (澤火革、雷火豐、地火明夷、地水師。)
    (智爺乃是精細之人,仍然撲奔東北,刀點雙門,乃艮為山,小門山火賁、山天
    (大畜、山澤損、火澤睽、天澤履、風澤中孚、風山漸。)
    (智爺仍不肯進去。)
    (行至正東,刀點雙門,大門乃震為雷,小門雷地豫、雷水解、雷風恒、地風升
    (、水風井、澤風大過、澤雷隨。)
    (智爺行至東南,不用開門,知是巽為風,風天小畜、風火家人、風雷益、天雷
    (無妄、火雷噬嗑、山雷頤、山風蠱。)
    (正南,離為火,火山旅、火風鼎、火水未濟、山水蒙、風水涣、天水訟、天人
    (同人。)
    (西南,坤為地,地雷復、地澤臨、地天泰、雷天大壯、澤天夬、水天需、水地
    (比。)
    (智爺行至正西,刀點雙門,用意細看,乃兑為澤,澤水困、澤地萃、澤山咸、
    (水山蹇、地山謙、雷山小過、雷澤歸妹。)
    (心中忖度,由地山謙而入。)
    (按卦爻說,逢謙而吉,遇泰而昌。)
    (入地山謙,數了又數,算了又算,可見智爺是「膽愈大而心愈小,智愈圓而行
    (愈方」。)
    (智爺來到此處,皆是生發著自己。)
    (由西方而入,西方庚辛金,金能生水,智爺穿一身夜行衣靠,盡是黑色,屬水
    (;北方壬癸水,金能生水,生發著自己;又入的是地山謙吉卦,又是生發著自
    (己,故此吉祥。)
    (腳著萬字勢當中,心神念看定,不偏也不歪。)
    (行至當中,見正北高聳聳沖霄樓三層。)
    (下有五行欄杆,左有石象,上駝寶瓶;右有石,上駝聚寶盆。)
    (寶瓶、聚寶盆兩物當中,有兩條毛連鐵鏈,當中交搭十字架,兩邊掛於三層樓
    (瓦簷之上。)
    (此樓三層,按三才;下面欄杆,按五行。)
    (外有八卦連環堡,位列上中下,才分天地人。)
    (五行,生父子;八卦,定君臣。)
    (前有兩個圓亭,左為日升,右為月恒。)
    (銅網陣在於樓下。)
    (智爺看明,意欲撲奔樓去)
智 爺:盡三層的上面,現有王爺大眾的盟單。吾今既然到此,何不將盟單盜將下來?明
    日見了五弟之時,說王府的利害,他倘若不信,現有盟單為證。
    (智爺意欲向前,忽然聽東南「颼」的一聲,由風火家人進來一條黑影。)
    (智爺吃驚,伏身細看,原來是一人也奔中央而來,一身夜行衣靠,白臉面,背
    (插單刀,行似猿猴,腳著萬字勢當中,輕而且快,疑是五弟到了。)
    (智爺收刀擊掌兩下。)
對 面:二哥因何到此?
    (智爺方知果是白五弟。)
    (智爺知曉陷空島弟兄五人的暗令,每遇黑夜見面,大爺去一下,二爺擊兩下,
    (按次序擊掌,故此假充二義士韓章。)
    (原來五爺跟隨大人入上院衙,大人升堂,五爺與公孫先生站班,所有襄陽的文
    (武魚貫而入,細細盤察為官的來歷,再問襄陽王的好歹。)
    (若有王爺的保舉,不是削去前程,就是明升暗降。)
    (故此耽延時刻,夤夜方散。)
    (五爺抽身告便,換便服出上院衙,至王府前後踩道,以備晚間至王府窺探虛實
    (。)
    (回至上院衙,與大人同桌而食。)
    (顏大人再三囑咐,不許隻身夜晚入襄陽王府。)
    (五爺遂滿口應承,心中早有準備,勸大人安歇後,自己換好夜行衣靠,囑咐手
    (下從人張祥兒)
五 爺:大人若問,不許說出。
    (自己施展夜行術,出上院衙,至王府,飛抓百練索搭牆,掏問路石問路,並無
    (人聲犬吠。)
    (下牆至木板連環八卦連環堡,一看乾、坎、艮、震四大門皆開,各套七個小門
    (,自己早已明白,就知道乾為天,天風垢、天山遁、天地否、風地觀、山地剝
    (、火地晉、火天大有。)
    (坎為水,水澤節、水雷屯、水火既濟、澤火革、雷火豐、地火明夷、地水師;
    (艮為山,山火賁、山天大畜、山澤損、火澤睽、天澤履、風澤中孚、風山漸;
    (震為雷,雷地豫、雷水解、雷風恒、地風升、水風井、澤風大過、澤雷隨。)
    (行至東南,巽為風,五爺一笑,刀點雙門,心中忖度)
心 中:可惜襄陽王不知聽了什麼人的蠱惑,作此無用之物,難道說還是個陣勢不成麼?
    據我一看,除非是三歲的頑童不曉,但要稍知生剋治化之理,如踏平地一般。
    (此乃巽為風,吉卦,走風火家人,腳踏萬字勢當中。)
    
    
6**時間: 地點:
    (忽然聽前邊擊掌兩下,知是二哥在此,倒覺吃驚:十二哥不懂的消息。)
心 中:(道)身臨切近,原是智兄在此。
    (見禮,智爺攙祝智爺言道)
智 爺:你好大膽量!
五 爺:(五爺勃然大怒)智兄!怎麼說小弟好大膽量?你莫非比小弟膽量還大不成?
    (智爺深知五爺的性情,好高騖遠,妄自尊大,只知有己,不知有人,藐視天下
    (的能人。)
智 爺:(智爺滿臉陪笑說)五弟莫怒,劣兄非是膽大到此,因有王府人泄機,方敢前來
    。五弟聽何人所說此陣?
五 爺:(五爺大笑)小小的八卦,何足道哉!不是小弟說句大話,我們陷空島七窟四島
    ,三峰六嶺,三竅二十五孔,各處全都是西洋八寶螺絲轉弦的法子,全是小弟所
    造。這個小小的連環堡,玩藝一般。
智 爺:(智爺吃驚不小)五弟,既然你明白,我問問你:這個樓,叫什麼樓?這個欄杆
    ,怎麼講?這兩個亭子,何用外頭的木板?咱們走的道路,是什麼消息?
五 爺:(五爺大笑說)智兄你好愚!這個樓,他喜叫什麼樓,就是什麼樓,橫豎我知道
    他的用意。
      三層,必是三才;欄杆,必是五行;好合外面的木板,是八卦;兩個圓亭,
    必是陣眼;腳下所走之地,明顯萬字勢,走當中,兩邊必是滾板,墜落下去,輕
    者帶傷,重者廢命;八卦者,走吉卦則吉,走凶卦則凶,不是有人,就是弩箭齊
    發。
    (話言未了,智爺連連點頭,甘心佩服,名不虛傳,也就不必往下再問。)
    (焉知曉淨說了上頭,沒說底下銅網陣之事。)
智 爺:你我二人既入寶山,焉肯空返,何不將沖霄樓上王爺的盟單盜來,拿獲王爺時以
    作干證。
五 爺:(五爺點頭)待小弟上樓,兄與小弟巡風。
    (將至樓下,二人說話聲音太高,早被看陣人聽見,在石象、石兩旁邊地板一
    (起,上來一人,形如怪鬼,手持利刃,殺奔前來。)
    (要問二位的生死,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青臉虎看陣遇害 白玉堂失印追賊)
    
    
7**時間: 地點:
    (且說二人正奔沖霄樓,石象、石兩邊地板一起,上來二人:左邊寶藍緞子六
    (瓣壯帽,絹帕擰頭,寶藍緞子綁身小祆,寶藍褌褲,薄底靴子,藍生生的臉面
    (,紅眉金眼,一口鋼刀,此人乃青臉虎李集。)
    (右邊一人,穿黑掛皂短衣襟,黑挖挖臉面,一口鋼刀,此人乃雙槍將祖茂。)
一 人:(叱吼聲音)好生大膽,敢前來探陣!
    (衝著五爺,擺刀就剁。)
    (智爺在後著急,兩個人首尾不能相顧,五爺在前,智爺在後。)
    (智爺耳中聽見「嚓咔」,原來是青臉虎李集,早被五老爺一刀殺死;「咔」,
    (雙槍將祖茂頭巾被五爺一刀砍掉。)
    (祖茂奔命翻身紮入地板中去了。)
    (迨智爺趕到,死的死,逃的逃。)
五 爺:(五爺一陣哈哈狂笑)智兄,想襄陽王府有幾個鼠寇毛賊,又有多大本領,半合
    未走,結果了一個性命,砍去了一個頭巾。哈哈哈哈,豈不教人可發一笑?智兄
    與小弟巡風,待小弟上樓去盜盟單。
智 爺:且慢。五弟請想,兩個逃走一人,豈不前去送信?襄陽王府手下餘黨豈在少處?
    倘若前來,你我若在平坦之地,還不足為慮;你我若在高樓之上,那還了得?
      以劣兄愚見,暫且出府再計較。
    (五爺明知智化的膽小,又不肯違背智兄的言語。)
    (只得轉身向前。)
    (智爺仍然落後,出正西地山謙小門,仍由兑為澤大門而出對,奔王府北牆,躥
    (出牆之外,尋樹林而入,暫歇片刻。)
智 爺:得意不可再往,等歐陽兄、丁二弟,大家奮勇捉拿王爺。
    (五爺聞說,笑而回答)
五 爺:小弟在德安府與歐陽兄、丁二爺言道,說你們三位各有專責,他們二位押解金面
    神欒肖入都,兄台護金大人上任,各無所失,定准俱在臥虎溝相會。兄台明日起
    身上臥虎溝,會同歐陽兄、丁二爺,一同奔襄陽,在上院衙相會。
智 爺:我走,金大人有事,如何對得起歐陽兄、丁二弟?
五 爺:無妨,全在小弟身上。晚間保護大人,至金大人衙內走走,料也無妨。
智 爺:我囑咐你的言語,也要牢牢謹記。
    (說罷,分手。)
    (智爺不住回頭,心中發慘,總要落淚。)
    (焉知曉這一分手,想要相會,勢比登天還難。)
    (五爺回到上院衙,躥牆進去,回到自己屋內,問張祥兒)
五 爺:大人可曾呼喚於我?
自 己:大人已睡熟了。
    (五爺更換衣巾,換了白晝的服色,去到公孫先生的屋內。)
    (先生尚未安歇,讓五老爺請坐。)
    (五爺就將上王府,與智化進木板連環,欲要盜盟單,殺了一人話細說了一遍。
    ()
    (先生一聞此言,嚇了一跳,顏色更變)
先 生:大人再三攔阻於你,怎麼還是走了?
五 爺:(五爺大笑)先生不知,王府縱有幾個毛賊,俱是無能之輩,何足掛齒!先生,
    此話明日千萬不可對大人言講。
    (先生略略的點頭,待承五爺吃酒。)
五 爺:夜已深了,請先生安歇。
    (五爺告辭,回到自己屋內,盤膝而坐,閉目合睛,吸氣養神,不時的還要到外
    (頭前後巡邏,以防刺客。)
    (不料天交五鼓,正遇打更之人,五爺微喝)
五 爺:從此上院衙內不許打更。
大 人:(更夫跪言)奉頭日所差。
五 爺:有你們壞事。若有刺客要將你們捆起,用刀微喝,你們怕死,就說出大人的下落
    、大人現在那裡。若無你們更夫,他倒找尋不著大人的所在。
    (更夫連連叩頭而出,回稟他們上司去了。)
    (一夜晚景不提。)
    (次日早間,大人辦畢公事,仍與五老爺、公孫先生同桌而食。)
    (酒過三巡,先生就將昨日晚間五老爺上王府的事說了一遍。)
    (大人一聞此言,吃驚非校五老爺在旁,狠狠瞪了先生兩眼,「哼」了一聲。)
大 人:(大人叫道)五弟!劣兄再三不教你上王府,仍是這般的任性。
五 爺:從今小弟再不上王府去了。
大 人:去也在你,不去也在你。
      倘若再上王府,愚兄立刻尋一自盡,吾弟歸回,悔之晚矣。
    (遂將印信交與五老爺,派他護印的專責。)
    (五老爺當面謝過差使。)
    (大人雖是一番美意,縛住五老爺的身子,不想要了五老爺的性命。)
    (早飯吃畢,大人仍然著五老爺在此談話,直至晚餐仍不放走。)
    (天交三鼓,五爺告便,回自己屋中。)
    (稍歇,外面一陣大亂。)
    (五爺叫張祥兒外面看來,祥兒回頭言道)
五 爺:馬棚失火。
    (五爺一驚,就知道是調虎離山計,總怕大人有失,解磨額,脫馬褂衣襟,挽袖
    (袂,勒刀,並不往外看失火之事,竟往大人屋中觀看。)
    (行至穿堂,遇公孫先生)
公孫先:五老爺,大勢不好,印所失火。
    (五老爺點頭,躥房過去,見大人在院內抖衣而戰,玉墨攙架。)
五 爺:(五爺在房上言道)大人請放寬心,小弟來也。
大 人:(大人戰戰兢兢言道)吾--吾--吾弟,大--大--大勢不好了,印所失火
    。
五 爺:大人放心。
    (飛身下房,縱身躥於屋內,至印所荷葉!板門,由門縫內早見火光滿地,就知
    (道是夜行人的法子,其名就叫「硫火移光法」。)
    (一抬腿,「鐺鎯」一聲,雙門粉碎,抖身躦入屋中,伸手桌案一摸,印信蹤跡
    (不見。)
    (若間印被何人盜去,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顏大人哭勸錦毛鼠 公孫策智騙盜印賊)
    
    
8**時間: 地點:
    (且說見印信丟失,五爺暗暗的叫苦。)
    (回頭一看,賊人由後窗櫺進來,撒下硫光火,雖是遍地的火光,有煙有火,絕
    (不能燒什麼物件,也不燙手,乃夜行人的鬼計。)
五 爺:(五爺返身而出)大人,印信丟失,諒他去之不遠,待小弟追趕下去,將印信奪
    回。
大 人:五弟,印信丟失不要了,只要有五弟在,印信丟失不妨。
    (五爺那裡肯聽,早就踴身躥上房去。)
    (一看東廂房北山牆有一黑影一晃,五爺用飛蝗石子打去,「匉」一聲響亮,雖
    (然打在身上,此人未能墜落下去。)
    (五爺縱在東房之上,趕上前去就是一刀,只聽見「哧」的一聲,原來不是個真
    (人,也是夜行人用計,乃是江魚皮作成的,有四肢、一個頭顱。)
    (無用時將他折疊起來,賽一個包袱;若要用時,腿上有個窟窿,用氣將他吹開
    (,用法螺絲將他捻住,不能走氣。)
    (腦後有皮套一個,掛於牆壁之上,被風一擺,來回的亂晃,其名叫做「映身」
    (。)
    (五爺上當,刀剁皮人,轉向撲奔正西。)
    (大人連叫不可追趕,五爺那裡肯聽。)
    (出上院衙,往西追趕,見一人在前施展夜行術,細看肩頭上高聳,聳背定印匣
    (。)
    (五爺趕上前來一刀,正中腿上,「哎喲」一聲,紅光崩現,滿地亂滾。)
    (五爺䯊膝蓋點住後腰,先拔賊人背後之刀,拋棄遠方。)
    (解賊人的絲縧,四馬倒攢蹄,寒鴨浮水勢,將賊捆好。)
    (解胸前麻花扣,將印匣解將下來,雙手捧定,在耳邊先一搖,只聽見「咣噹噹
    (」的亂響,就知道印信在於裡面,五爺暗暗歡喜。)
    (猛然抬頭一看,前邊還有一個夜行人。)
    (五爺意欲追趕那人,自思印已到手,便宜那廝去罷。)
    (後邊廂燈火齊明,原是上院衙官人趕到。)
    (本是公孫先生至馬棚救火,一浸而滅。)
    (先生進裡邊見大人,訴言其事。)
    (大人命先生派官人追趕白護衛,故此前來。)
大 人:(遠遠問道)前邊什麼人?
老 爺:(五老爺)是吾。追賊人不上半里之遙,將賊拿獲,爾等們來的甚巧,將他抬至
    上院衙,以備大人審訊。
大 人:(眾人答言)五老爺先請,我等隨後就到。
    (五爺提印匣,按舊路而歸,仍是躥房越脊,不由大門而入。)
    (至大人屋中,見公孫先生在旁解勸,大人呆嗑嗑發怔。)
五 爺:(五爺捧定印匣說道)大人印信丟失,小弟追出上院衙,不上半里之遙,將賊捉
    獲,將印信得回,請大人過目。
    (將印信放於桌案之上。)
大 人:(大人歡喜非常)到底是我五弟呀!到底是我五弟!倘若印所門戶已壞,將印匣
    暫放先生屋內。
    (先生點頭,不肯去收,自忖道)
先 生:印已到賊人之手,不知印信可在裡面無有?
      倘若不在,糊裡糊塗將印收訖,倘若用印之時,裡面若無印信,豈不是交接
    不清,一人之罪麼?
    (故此問五爺說是怎樣將印信得回。)
五 爺:行不到半里之遙,一刀將賊砍倒,將印信得回。
先 生:就是這樣得回?
五 爺:正是。
先 生:印信已到賊人之手,沒有什麼舛錯?
五 爺:(五爺冷笑道)先生若伯有什麼舛惜,當著大人面前,大家一觀,也省了日後有
    交接不清之患。
大 人:先生收起去。雖然印信丟失,片刻的光景,依然追回,還有什麼舛錯?
    (大人論的是這個人,五爺不能辦錯事;先生論的是公事。)
    (五爺得了印匣之時,晃了兩晃,知道印依然在內,本就是狂傲的性分,那時也
    (沒讓過人。)
    (先生一問,就覺得氣哼哼的冷笑)
先 生:先生,咱在一處當差,唸書的人實屬利害。既然這樣,更得當著大人面前看明方
    好。先生不可收印,小弟雖把印信得回,不知裡面印信在與不在,在大人面前務
    必看明方好。
    (先生無奈,將包袱打開一看,就知道事頭不好,印匣上鎖頭不在了)
先 生:不必打開看了。
    (五爺按住印匣,一定要看。)
大 人:就打開看看何妨。
    (將印匣蓋打開一看,那一顆黃燈燈的角端印蹤跡不見,有一塊黑髒髒的鉛餅子
    (在內。)
    (大人看見一急,將包袱往上一搭,吩咐收起去,料著五爺未看見。)
    (豈不想夜行人的眼快,早已看見)
大 人:他們盜印的原是二人,小弟捉著一人,走脫一人。印匣既是空的,印信必在那人
    身上帶定,諒那廝去之不遠,待小弟將他捉獲回來,自然就有了大人印信。
    (大人用手一揪,死也不放,叫道)
大 人:五弟呀,五弟!想你我當初在鎮江相會,你也無官,我也無官。事到如今,你身
    居護衛,我特旨出都,丟了國家印信,不至於死,無非罷職丟官。你我回到原籍
    ,野鶴閒雲,浪跡萍蹤,遊山玩水,樂伴漁樵,清閒自在,無憂無慮,勝似在朝
    內為官。朝臣待漏,伴君如伴虎,一點不到,身家性命難保,五弟不至於不明此
    理。印信丟失不要了。
    (大人揪住五老爺死也不放,並有那邊主管玉墨擋注也是苦苦的將五爺解勸。)
    (五爺乾著急,不能出去,又不敢與大人動粗魯,只可坐在那裡,低著頭哼哼的
    (生氣。)
    (大人合五老爺說起私話來了,講論當初三吃魚的故事。)
    (公孫先生一聽大人與五老爺說起私話來了,轉身出得房外,觀見外頭有許多人
    (對面站定。)
    (公孫先生至前一問,原來是看定盜印之賊。)
    (看此人夜行衣靠,腿上血痕,黃黃的臉面,倒捆四肢,是個昏人。)
官 人:(吩咐官人)搭在我屋裡去。
    (先生跟定,至屋中取止痛散與他敷上,便問)
先 生:朋友,我看你堂堂一表人才,為何作出這樣事來,豈不把自己的性命饒上?若肯
    改邪歸正,我保你在大宋為官。
賊 人:我今前來盜印,萬死猶輕,焉有做官之理?休來哄我。
先 生:我們開封府眾校尉與護衛等,那一個不是夜行人?何況你有說詞。
賊 人:我說什麼?
先 生:你們來幾個?
賊 人:兩個。
先 生:少時見大人,你說他盜印,你巡風,本要將他拿住,以作進見之功,不料他已跑
    遠。
賊 人:此言錯矣。我現背定印匣,怎麼說是他盜印哩?
先 生:(先生笑道)你好糊塗!印是他早已拿著報功去了,你的印匣是空的。此人陷害
    於你,你還不省悟。
賊 人:此話當真?
先 生:焉能與你撒謊。
先 生:哈哈哈哈,好鄧車,原來是興心害我。先生若肯引薦於我,願與大人牽馬墜蹬,
    泄王府之機,說印信的來歷。
先 生:兄弟,你先把話對我說明,我好在大人面前與你稟報。
賊 人:我乃襄陽王府與王爺換帖弟兄,姓申名虎,匪號人稱鑽雲雁。皆因是昨天大人手
    下不知是誰,前去至王爺府探陣,殺府內一人。我們那裡有一個鎮八方王官雷英
    出主意,令王爺差派人來盜印,就是神手大聖鄧車。教我與他巡風,命我馬棚放
    火,他去盜櫻事畢,樹林相會,將印匣教我背定,見王爺報功。我只當是一番美
    意,不想插刀死狗娘養的,害的我好苦。
先 生:得印回去,放在什麼地方?
賊 人:(申虎言)雷英的主意,放在沖霄樓三天,以作打魚的香餌。第四天,拋棄君山
    後身逆水寒潭。此處兇猛,鵝毛沉底,就是神仙也不能撈上來。
    (先生隨問,早記在心中)
先 生:大人已然睡覺,明天再見。
    (叫官人與申虎解開繩子,上了鎖子,交知府衙門收監。)
    (申虎次日方知是誆他的清供,也就無法了。)
    (先生交申虎去後,細寫清供,入內見大人。)
    (大人勸五老爺將今比古,好容易有點回嗔作喜模樣,不想先生把口供一遞,大
    (人一瞧,惡狠狠瞪了先生一眼。)
    (先生也覺著無趣,喏喏而退。)
    (大人頗知五爺的性情,他若不知印的下落還好,他若一知下落,冒著性命危險
    (也要去找尋回來。)
    
    
9**時間: 地點:
    (此時五爺倒不是滿臉愁容了,反倒笑嘻嘻的言道)
五 爺:夜已深了,請大人安歇睡覺罷。
大 人:(大人淚汪汪的言道)我安歇倒是一宗小事,只怕吾弟要追印去。
五 爺:小弟謹遵大人的言語,焉敢前往。
大 人:去也在你,不去也在你。你若要一走,隨後我就尋了自荊縱然將印信得回,若想
    見吾一面,勢比登天還難,那時節只怕悔之晚矣。天已不早,你也往外面歇息去
    罷。
    (五爺告辭。)
    (這才是:滿懷心腹事,盡在不言中。)
    (任憑大人說破舌尖,自己的主意已定。)
    (回到自己屋中,更換衣巾,上王府找櫻若問白玉堂的生死,且聽下回分解。)
    (第五回 王爺府二賊廢命 白義士墜網亡身)
    
    
10**時間: 地點:
    (且說五老爺與大人分手,回歸自己屋內,五鼓意欲上王府,天已大晚,明日再
    (去。)
    (叫張祥兒備酒,再亦吞吃不下,如坐針氈,如芒刺背。)
大 人:(喚張祥兒取筆來書寫字束,折疊停妥,交與祥兒)今夜晚間不歸,明日早晨交
    與先生,叫他一看便知分曉。少刻天亮,我就出去。大人、先生若問,你就說你
    老爺出去時未曾留話,不知去向。倘若一時之間說將出來,大人將我追回,你也
    知道你老爺的性情,一刀將你殺死,然後再走。
大 人:(張祥一聞此言,腦袋直出了一股涼氣,焉敢回答什麼言語,只是嚇的渾身亂抖
    (,淚汪汪道)大人不是不教你去麼?
五 爺:你休管閒事。
    (天已大亮,五爺怕大人起來,換了一身湛湛新的衣服,武生相公的打扮。)
武生相:(張祥說)老爺你可早點回來。
    (五爺「哼」了一聲,揚長而去。)
五 爺:(衙門口許多官人問道)老爺為何出門甚早?
    (並不理睬大眾。)
    (自己出上院衙,不敢走大街,淨走小巷,總怕大人將他追趕回去。)
    (以至吃飯吃茶,盡找小鋪面的茶館飯店,也是怕大人將他追趕回去。)
    (整游了一天,晚飯吃畢,天已初鼓之後,人家要上門咧,將自己跨馬服寄在飯
    (店,如數給了飯錢酒錢。)
    (天到二鼓,出飯店,直奔王府後而來。)
    (未帶夜行衣靠,也沒有飛抓百練索,搤衣襟,挽袖袂,倒退數十步,往前一跑
    (,躥上牆去。)
    (並不打問路石,飛身而下,看了看,黑夜之間並無人聲犬吠。)
    (奔木板連環,行至西方,並不週圍細看,就從西方而入。)
    (自己說過,拿此處看作玩藝一樣;又來過一次,公然就是輕車熟路一般。)
    (亮刀點開雙門,用眼一看,乃西方兑為澤,澤水困、澤地萃、澤山咸、水山蹇
    (、地山謙、雷山小過、雷澤歸妹。)
    (自己想必須入地山謙方好。)
    (裡邊本是七個小門,逞聰明並不細數,總是藝高膽大。)
    (五爺一生的性情,憑爺是誰,也難相勸。)
    (這就是俗言:河裡淹死會水的。)
    (智爺來的時節,俱是生發自己;五爺這次來,是克著自己。)
    (西方本是一層白虎;本人又穿白緞衣襟,又是白虎;又叫白玉堂,又一個白,
    (豈不是又一層白虎?犯三層白虎。)
    (抖身躥入小門,本欲進地山謙,不想錯入七門中,乃雷澤歸妹。)
五 爺:(五爺一瞧說)不好!
    (按說雷澤歸妹可也是吉卦,可看什麼事情,若要兒女定婚,乃大吉之卦。)
    (有批語就是不利於出征。)
    (雖不是出征,也要分剖優劣,強存弱死,真在假亡。)
    (五爺一瞧卦爻不吉,抽身欲回,焉得能夠?)
    (早有兩邊底板「叭嗒」一響,上來了兩個全都是短衣襟,六瓣帽,薄底靴,手
    (持利刀,怒目橫眉,聲音叱吼說)
這兩個:怎生大膽,前來探陣!
    (五爺未能出去,兩個人已到,立刻交手,未走半合,就把過度流星靈光、小瘟
    (皇徐暢兩個人殺了。)
五 爺:(五爺一笑)哈哈哈,王府的毛賊,就是這樣無能之輩,就不必反身回去咧。凶
    卦中的賊人已死,又何必多慮,不如早早上沖霄樓,大人印信得回,省得大人在
    衙中提心吊膽。
    (腳著萬字勢當中,盡是如走平地一樣,並不格外仔細留神。)
    (過日升亭,走月恒亭,奔石象、石瓤,看見黑巍巍,高聳聳,位列上中下,才
    (分天地人,好一座沖霄樓!五爺暗暗歡喜,想大人印信必在頭層樓上,細想上
    (樓之法。)
    (見石象、石、寶瓶與聚寶盆內,當中出兩條毛連鐵練,當中交搭十字架,上
    (邊掛於頭層瓦簷之上。)
    (五爺想掐鐵練而上,行至中間,將刀反倒插入鞘內,歸身一縱,伸雙手揪鐵練
    (,隨掐隨上。)
    (掐至中間,耳輪中但聽見「喇喇喇喇」,往下一鬆)
聽 見:不好!
      三環套索。
    (五爺深知那個利害:上身躲過,腰腿難躲;腰腿躲過,上身難躲;若要稍慢,
    (上中下三路,盡被鐵練繞祝五爺在陷空島拾奪過此物,焉有不認識的道理?有
    (個躲法,除非是撒手拋身。)
    (說的可遲,那時可快,聲音響,早就撒手拋身,不敢腳站於地,怕落於萬字勢
    (旁滾板之上,那還了得!故此擰身踹腿,腳站於石象的後跨。)
    (誰知那石象全都是假作,乃用藤木鐵絲箍縛,架子上用布紙糊成。)
    (淡淡的藍色,夜間看與漢白玉一般,腹中卻是空的,乃三環套索的消息。)
    (底下是木板托定,有鐵橫條、鐵軸子,也是返板,前後一站就翻。)
    (五爺不知是害,登上此物一翻,這才知曉中計)
五 爺:不好。
    (已然墜落下去。)
    (仗自己身體靈變,半空中翻身衝下,腳站實地,還要縱身上來。)
    (焉知曉不行,登在了天宮網上。)
    (此石象、石乃是兩個陣眼,上是三環索,下面是天宮網同地宮網。)
    (若要有人登上,就是往下一拍,一扇一動,十八扇全動。)
    (五爺同智爺雙探銅網時,不容智爺說,自逞奇能,故此前文表過,淨說了上頭
    (,沒說下頭,智爺以為五爺全知,就不必往下再說了。)
    (看此也是個定數,非人力所為。)
    (五爺一登,翻身墜落盆底坑中,挺身拉刀,見四面八方「嘩喇喇」、「嘩喇喇
    (」的,類若鐘錶開閘的聲音。)
    (五爺早被十八扇銅網罩在當中。)
    (若問十八扇銅網的形勢,二指寬銅匾條打成,高夠一丈二尺,上頭是尖的,兩
    (旁是平的,下有一根橫鐵條,兩邊有兩個大石輪子,按的是陰陽八卦,共十六
    (扇,連天宮網、地宮網共十八扇。)
    (匾銅條造就有胡椒眼的窟窿,上帶倒須鉤。)
    (十八扇網俱在盆底坑上倒放著,單有十八把大轆轉,黃絨繩繞定,掛住鈞環,
    (下邊並有總弦、副弦十八條,小弦繞於消息之上。)
    (盆底坑何為?盆底上寬下窄,消息一動,網起一立,往下一拍,石輪走動,由
    (高往下,比箭還疾。)
    (頃刻問,就把五爺罩在當中。)
    (四面八方緣絲合縫,銅網罩緊,就類似帽子一樣。)
    (網一罩齊,下面金鐘響亮)
五 爺:咚咚咚咚咚……
    (五爺一瞧把自己罩在銅網的當中,卻看銅網的形勢,嚇了一跳。)
    (你道這銅網陣在沖霄樓的底下,怎麼會看的這麼真切?皆因是沖霄樓頭層,擱
    (的是盟單、兵符、印信、旗纛、認標等物;二層是王爺的議事庭,議論君國大
    (事的所在;末層下面有鐵方篦子,四角有四個大燈,晝夜不滅。)
    (故此五爺在下面看得明白,用手中刀一支銅網,紋封不動;用力一砍,單臂發
    (痛。)
    (盆底坑上,四面八方一亂。)
    (東西南北四面,有四個更道地溝小門。)
    (有一面弓弩手,一面二十五人,每人一個匣弩,一匣十支竹箭,俱有毒藥喂成
    (,著身一支,毒氣歸心准死。)
    (內中有一個頭目,如今就是神手大聖鄧車。)
    (因盜印有功,王爺賞給弓弩手的頭目。)
    (聽金鐘一響,由更道而入。)
    (手拿梆子,一陣梆響,眾人齊出;二回梆響,眾人將坑圍滿;三陣梆子響,亂
    (弩齊發。)
    (五爺在內,刀砍不動銅網,就知不好,橫刀自歎,想起)
五 爺:大人衙中無人保護,自己亦死如蒿草一般。
      大人有失,自己死後陰魂也對不起大人。再包相爺待我恩重如山,想不到一
    旦之間性命休矣,不能報答恩相提拔之恩。是吾鬧東京,開封府寄柬留刀,御花
    園題詩殺命,奏折攙夾帶,萬歲爺不加罪於我,反倒褒封。萬歲爺隆天重地之恩
    ,粉身難報。再有陷空島弟兄五人,惟我年幼,大哥、二爺、三爺、四爺縱有得
    罪他們的地方,並不嗔怪於我,可見得哥哥們俱有容人的志量。
五 爺:(五爺想)從此再要弟兄們重逢,除非是鼓打三更,魂夢之中相會。
    (五爺只顧想起了滿腹的牢騷,不提防渾身上下弩箭釘了不少。)
    (那見得?)
    (有贊為證。)
    (贊曰:
    (  白五義,瞪雙睛,落坑中,挺身行。)
    (單臂起動,刀支銅網,毫無楞縫,直覺得膀背疼。)
    (直聞得咯,在耳邊,不好聽,似鐘錶開閘的聲,唰喇喇,隱隱的鳴。)
    (金鐘響,嗡嗡嗡。)
    (錦毛鼠,吃一驚,這其間,有牢籠。)
    (無片刻,忽寂靜,哧哧哧,咽。)
    (飛蝗走,往上釘。)
    (似這般百步的威嚴,好像那無把的流星。)
    (縱有刀,怎避鋒?著身上,冒鮮紅。)
    (五義士,瞪雙睛。)
    (可憐他,眾雕翎,這一種的暗器,另一番的情形。)
    (立彪軀,難轉動。)
    (不怕死,豈胃疼?任憑你穿皮透肉赴幽冥,還有這一腔熱血苦盡愚忠。)
    (白護衛,二目紅,思想起:不加罪,反褒封。)
    (身臨絕地,難把禮行,報君恩。)
    (是這條命,看不得,而今雖死,以後留名。)
    (難割捨,拜弟兄,如手足,骨肉同。)
    (永別了,眾賓朋。)
    (恨塞滿,寰宇中。)
    (千雲霄,豪氣衝。)
    (群賊子,等一等,若要是等他惡貫滿盈之時,將汝等殺個淨,五老爺縱死在黃
    (泉,也閉睛!)
    (若問五老爺的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六回 襄陽王帥眾觀義士 白護衛死屍斬張華)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