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復夢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一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幻虛境冊開因果 大觀園夢啟情緣)
        (嘗聞洪濛初判,別為天地,分陰陽造化五行而生萬物。)
        (造化者,即天地陰陽萬物之情,因情而化,充乎天地;是天地間萬物無情,無
        (處非情。)
        (即如頑石,乃蠢然不靈之物,何以言情?但聞生公說法,尚且感而點頭。)
        (以此論之,情之一事,乃萬劫不磨之物。)
        (聞上古時,大荒之外無稽崖青埂峰前,有女媧氏所煉補天之石,歷劫通靈,轉
        (過一番人世,自以為情緣了卻,並無拘礙。)
        (誰知靈河岸上絳珠仙草同那幻虛宮裡的瑤草琪花欲報靈石廕庇之恩,紛紛轉世
        (以情報情。)
        (那青埂峰前的靈石,被空空道人攜向金陵,投於賈氏,銜玉而生,名曰寶玉;
        (為榮國公之孫,工部賈政之子。)
        (年方弱冠,大為情障所迷,幾致因情而死。)
        (其間,情之最極者,如林黛玉,竟以情逝。)
        (其他如晴雯、紫鵑、秦可卿、史湘雲、柳五兒、金釧、麝月、襲人、香菱、妙
        (玉、薛寶琴諸美人,情障愈深,情根愈固。)
        (惟薛氏寶釵不為情染,獨開生境。)
        (後來黛玉一花先萎,寶玉萬念皆灰,又見諸美人云散風流,相將謝世;秋闈戰
        (罷,披髮入山,飄然長往。)
        (惟襲人另有孽緣,不能自已,出嫁蔣郎。)
        (其餘紅粉朱顏,半埋芳草。)
        (榮府中自賈政去世之後,只有寶玉之母王夫人暨長子賈珠之婦李氏宮裁、寶玉
        (之婦薛氏寶釵,姑媳三人相依為命。)
        (大凡神仙降世,與那些琪花草石姻緣偶而遊戲人間,不過如此。)
        (後人不知,復有黛玉復生,晴雯再世及大觀園添出許多蛇足。)
        (其然,豈其然乎?實難憑信。)
        (因偕空空道人上窮碧落,下及黃泉,旁至大荒之外無稽之崖,搜訪神瑛、絳珠
        (暨諸美人去來之事。)
    AAA:(時在青埂峰前遇赤霞仙子,笑謂余曰)君等欲知神瑛之事乎?盍往幻境為卿言
        之。
        (空空道人應諾。)
        (相將而往,至虛無之境,縹渺之台,藉花而坐。)
    妙空道:(仙子曰)神瑛當日轉落人間,恐其不解情旨,是以令吾妹可卿開其情障,以了
        塵緣。誰知伊等為風月所迷,結成情劫,難以遽解。因金陵十二釵,本係有情無
        緣,難以強合。今既有情緣,須當配合。即將伊等未曾合體之元神,在他們未了
        之前,另又轉世,令十二釵遂其情願,此時又當相會之時矣,世人不知,訛以為
        黛玉還魂,晴雯再世,人間安得有此,實為笑柄。因君等是情祖門人,同是會中
        之友,不妨將十二釵另生之冊相示,庶知『後夢』之誣也。
        (空空道人接冊在手,細細翻閱,恍然大悟。)
        (原來祝夢玉是寶玉後身,松彩芝為黛玉後身,竺九如是史湘雲後身,鄭汝湘係
        (秦可卿後身,桂蟾珠為紫鵑後身,鞠秋瑞係香菱後身,梅海珠為晴雯、掌珠為
        (寶琴之後身,芙蓉是麝月、芳芸為金釧、紫簫係柳五兒、韓友梅是妙玉之後身
        (。)
        (襲人孽緣未消,不須轉世。)
        (其他如周婉貞為鳳姐之後身,祝修云為鴛鴦之後身,薛寶書係雪雁之後身,鄭
        (文湘為司棋之後身,孟瑞麟係尤三姐之後身,馮佩金為尤二姐之後身,素蘭是
        (晴雯之嫂吳貴兒之婦後身,松壽為柳湘蓮之後身,柳緒係秦鍾之後身,顧玉書
        (是迎春後身,鍾晴為賈瑞之後身。)
        (空空道人正看之不已,仙子將冊收去,笑道)
    妙空道:伊等轉世姓名不妨相示,以解君等之惑;其離合悲歡一段事跡,不可預洩,歸去
        時當必知之。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也。
        (空空道人言下大悟,再拜稽首而去。)
        (從此寄跡人間,放情詩酒。)
        
        
    2**時間: 地點:
        (一日偶往榮府經過,遇一老人策杖而來,空空道人叩以賈府之事,老人說道)
    妙空道:自從寶玉去後,他父親也就不久謝世,如今門庭冷落,車馬已稀,非復舊時光景
        。府裡只有王夫人同珠大奶奶、寶二奶奶婆媳三個,環哥兒、蘭哥兒,還有璉二
        爺夫妻二人,如此而已。你問他有何話說?
    答 道:(道人答道)我聞得人說,寶寶回來,黛玉復生,晴雯再世,大觀園依舊當年景
        象。不知然否?
    笑 道:(老人笑道)這是那裡話來,寶玉不來的為是古今無不散的筵席;寶玉若來這一
        局散棋如何收手?真不自諒也。
        (空空道人聽罷,鼓掌大笑而去。)
        (原來榮府自賈政去世之後,已將二年,王夫人悲傷成病,終日在牀。)
        (內裡家事係李宮裁一人管理,外間事務仍托賈璉。)
        (其舊時之豔姬美婢一個也無,大觀園久已荒廢。)
        (賈環、賈蘭在京外從師課讀,寶釵所生之子慧哥兒,朝夕在王夫人房中解愁釋
        (悶而已。)
        (昔年歌館樓台、美人香草真是一場春夢。)
        (正是:
        (  人生十事九堪歎,春色三分二已空。)
        
        
    3**時間: 地點:
        (如今且不言賈府的風流佳話,單講那侍兒中花氏襲人,自寶玉去後,王夫人放
        (他出府自行擇配,隨就嫁了蔣玉函。)
        (誰知紅顏薄命,做親未及一年,蔣玉函身故,又無公婆兒女,孤身無靠。)
        (他哥哥、嫂子要將他轉嫁,知道蔣玉函丟下有數千兩銀子,襲人衣服首飾連自
        (家私房也有千兩。)
        (他哥子花自芳想:他年輕輕的,那裡守得住。)
        (因此並不向襲人說明,竟與一個拉皮條作牽頭的陳二麻子商量說,他妹子要前
        (走一步,只要找個合式對頭,他有三千兩現銀帶去,還有衣服首飾也值得一二
        (千金。)
        (陳二麻子聽說,十分動火,說道)
    說 道:有個主兒曾托過我好幾磨兒,要娶個人。這人姓龔,原有議敘候選,現在就要分
        發試用的。老爺年紀約在四十左右,也是南方人,做人和氣。他的親戚也有做京
        官的,也有做外官的。這門親事倒還不錯。
    AAA:(花自芳道)既有如此對頭,也就很好,我也不說別的,只要五百銀財禮。辦成
        後,謝銀三十兩。他那邊謝你多少,我全不管。
    AAA:(陳二麻子道)謝不謝咱們再說,且約定日子,叫他們對面相看。兩邊都願意,
        咱們再說那一層的話。
    AAA:(花自芳道)這就難了,我家妹子從來不見外人,況且又是他的親事,更不用說
        躲的沒有影兒,還肯當面相看嗎?這事斷不能行。
    笑 道:(陳二麻子笑道)這話只好你自己說,且不用說別的,就比著是你,也要瞧瞧人
        合式不合式,沒有說人也不用瞧,憑著咱們說就辦得成的。
        (花自芳想了一會,說道)
    說 道:我有個主意,你想想使得使不得,你若說這個主意不好,那就不用辦了。
    AAA:(陳二麻子道)你說我聽聽瞧。
    AAA:(花自芳道)後日是我母親三週年,我妹子請大悲院的南僧來家唸經,他一早回
        來。他同那位老爺只說來與我母親做週年,說不得叫他破費幾個錢,備分禮來,
        咱們留他吃齋,多坐會子。我妹子出進拜佛跪香,又不避人,兩邊都可瞧見。你
        說這個主意可好?
    點頭道:(陳二麻子點頭道)這主意倒很好,我去約會那位老爺後日來罷。
        (說畢,彼此散去。)
        (到這日,陳二麻子果然同那龔老爺備著一分厚禮送來,花自芳故意再三稱謝。
        ()
    AAA:(襲人在堂屋裡瞧見,只道真是來做週年的,對花自芳道)留他吃麵。
        (龔老爺趁勢過來作揖,說道)
    說 道:些須薄禮,不過是敬老太太的一點誠心,實在抱愧,那裡還敢叨擾。
        (襲人一面回禮,急忙退了進去。)
        (龔老爺見襲人一身素縞,越顯得十分標緻,對他說話不覺出了神去,站著動也
        (不動。)
        (陳二麻子恐襲人著惱,連忙同花自芳過來邀龔老爺到棚底下去讓坐用茶,心中
        (才定。)
    問 道:(陳二麻子輕輕問道)如何?
    點頭道:(龔老爺連連點頭道)人很去得,再沒有這樣標緻的了!還擺著一臉福氣,舉止
        大方。不必多說,在你身上,辦成總謝。
    AAA:(陳二麻子道)這裡不便說話,咱們出去商量。
        (兩個人辭別花自芳,一同出來,到茶館裡商量一會,彼此分手。)
    AAA:(次日,陳二麻子去見花自芳說)那位老爺一定要辦這門親事,依著你送五百兩
        財禮外,還要格外奉謝。他說一有地方,定要請你這舅爺、舅奶奶同到衙門去享
        福,盡你逍遙自在。
    AAA:(一夕話將花自芳說的十分歡喜,滿口應承道)這事在我身上,包你妥當。
        (陳二麻子忙在杯內取出一個盒子,遞與花自芳道)
    一 個:這裡一個帖兒,是那龔老爺的履歷八字,盒子裡是一枝金蝴蝶、一枝碧玉並頭蓮
        ,與你妹子插在頭上。還要你妹子隨身帶的一件東西,不拘新舊拿去回他。不過
        一半天就要做親。
        (花自芳大樂,叫陳二麻子且在茶館裡坐著等信,他拿著這些東西急忙跑到後屋
        (裡來。)
        (襲人才梳洗完畢,見花自芳進來,說道)
    說 道:哥哥你快去叫車,我要回去,家裡沒有人,昨晚惦記著一夜不曾合眼。
    笑 道:(花自芳嘻嘻笑道)不相干,吃過早飯再家去,我這會兒正來與你道喜。
    問 道:(襲人問道)什麼喜?
    AAA:(花自芳道)自從妹夫去世,我同你嫂子成天家與你打算,想你十八九歲的人,
        那裡守得住?別說是我窮,就是我過得,我也不能養你一輩子。況且你家又沒個
        長輩,連個有年紀的人兒也沒有,就是你帶著一兩個丫頭同那個老媽兒也算不了
        事。我要接你回來,這裡又沒有多的房子,我也要打算地出去跟官。我若出去,
        還有誰來照管呢?前日我同向來做媒的陳二麻子商量,叫他有對路的親事,與你
        說一家也好。誰知他有個相好的龔老爺,原是候選,現在就分發試用的官兒,正
        要娶頭好親事,因此他昨日備禮來同你對面相親,說了一會話。那個人雖是年紀
        大些,人品兒倒也瞧得過。你一過去,就是一位太太,連我也沾你的光,誰不叫
        我是舅老爺!他昨日瞧見你,歡喜了個受不得。今日一早就將履歷八字,還有兩
        樣首飾,叫陳二麻子送來與你插戴。
        (襲人聽說親事,已經氣極,再聽見「插戴」二字,面色皆變,渾身發抖,只得
        (忍住,假意笑道)
    笑 道:東西現在那裡?
        (花自芳慌忙遞將過去,襲人接在手中,走到桌邊,將盒子打開,取出那兩枝花
        (來放在桌上,順手取起一個茶碗,照著那兩枝花上就是幾下。)
        (花自芳急忙來搶,那玉並頭蓮早已砸碎,金蝴蝶打了個精扁,茶碗也成七八塊
        (。)
        (又將那個履歷八字扯作條兒,一面扯著,放聲大哭,十分悲恨。)
        (花自芳弄的沒有主意,說道)
    說 道:成不成由你,仔嗎將人家的東西砸個稀糊腦子爛?你不願意,將原物還他就完了
        。這會兒將他的東西庚帖,砸的砸,撕的撕,還不了他,這頭親事我瞧著倒做定
        了。
        (襲人聽花自芳所說甚是有理,不該一時孟浪,砸壞東西,看著這事倒難收手,
        (心中想道)
    心中想:不如一死,以了這段冤業。
        (登時把心一橫,拿起桌上的破碗片子,在脖子上一抹。)
        (花自芳駭的手忙腳亂,趕忙來搶,見襲人已是鮮血淋漓,將一件白布衫子都染
        (作大紅。)
        (花自芳趕忙抱住,急的亂喊亂叫。)
        (他嫂子董氏正做著早飯,聽見兄妹兩個又哭又喊,趕忙跑進屋來,見襲人滿身
        (是血,在這裡尋死覓活。)
        (他男人拉住手,死也不放。)
        (董氏忙上前拉著,問道)
    問 道:妹妹這是為什麼?好好的要尋死?
    AAA:(花自芳將方才的話說了一遍,董氏道)妹妹本來忒也什麼些個,願意不願意一
        句話兒就是了,又何必動這樣大氣,將人家的東西糟蹋了,這怎麼好呢?
    嚷 道:(花自芳嚷道)你還要多說,我剛才提了一句,他就要尋死,抹脖了。誰還管東
        西?
    哭 道:(襲人哭道)原來你們夫妻兩個成日在家裡盤算我,我不嫁人,礙著你們的什麼
        事?今日我把這條命交給你們兩個罷。
    AAA:(說畢,將頭亂碰,夫妻兩個那裡拉得他住,急的花自芳道)我的老祖宗,你饒
        了我們罷,以後你的事,我再也不敢提了,隨你死活存亡,我全然不管。從今以
        後,再不來接你,只求你老太太開恩。
    AAA:(襲人哭著道)既是這樣,你就去叫車送我家去。
        (花自芳連忙答應,叫董氏先去找條汗巾與他圍脖子,一面趕著就去叫車。)
        (董氏要將他血衣換下,襲人再三不肯。)
        (夫妻兩個想來強他不過,只得依著。)
        (替他拿了包袱並梳頭盒子,扶去上車。)
        (那趕車的老張倒駭了一跳,問道)
    問 道:二姑娘這是仔嗎呢,鬧一身子的血?
    答 道:(花自芳趕忙答道)抓破了脖子上的肉瘤,淌有一盆的血。
        (一面說著,扶襲人上車,將包袱、盒子放在車內。)
        (花自芳跨上轅兒,一直望大路而去。)
        (走不幾里,襲人在車遠遠瞧見榮府,心中想道)
    心中想:我雖回家去,他們未必死心,況我又砸碎東西,那頭親事如何就肯丟手?一定另
        有風波。我是個孤身弱婦,如何敵得他過。不如到府裡去見太太商量主意,也好
        死他們的念頭。
    AAA:(主意想定,對花自芳道)我要到府裡去走走,將車叫住。
    AAA:(花自芳道)且回去換過衣服,歇歇再來。
    金夫人:(襲人道)我定要就去,等不得回家再來。
    AAA:(車已到賈府門首,襲人對趕車的道)老張,你將車邀住,我進府裡去。
        (花自芳想來強不過,也就跳下來,將車一直趕進大門。)
        
        
    4**時間: 地點:
        (此時榮府把門的只有一個老趙,認得是花姑娘,讓他一直進去。)
        (榮府自賈政死後不過兩年,尚未滿孝,以此襲人身穿孝服,可以進府。)
        (襲人來到上房,那些姑娘、嫂子們見他一身是血,含著兩眶眼淚,自此吃驚,
        (趕忙問明緣故,一同進去。)
        (王夫人抱病日久未能下炕,靠在枕上與宮裁、寶釵三人閒話。)
        (襲人走至炕前,對著太太跪下,發聲大哭,說道)
    說 道:求太太救命!
        (王夫人姑媳見他脖子上圍著汗巾,半身是血,大為驚異。)
        (吩咐將他扶起,問道)
    祝母吩:這是什麼緣故?
        (襲人遂將昨日與母親作三週年脫孝唸經,哥子花自芳私自約人相看,今日竟來
        (插戴,以此氣忿,將那東西砸碎,庚帖扯壞,自家情急刎剄,欲尋自盡的話,
        (從頭哭訴一遍,要求太太作主救命。)
    王夫人:(王夫人說道)花自芳固然不是,你也過於心急,應不應由你,何必將那個人的
        東西毀壞,成什麼道理。那一家又如何肯依?你很打錯了主意。
    金夫人:(襲人道)那些東西我情願賠他,只恐我哥哥心腸不死,又想出別的主意。那時
        斷不能依他,一准送定這條性命!
    寶 釵:(寶釵道)聽你這話頭兒是不願意再嫁,但是孑然一身,亦非了局。倒不如搬進
        府來,同我做個伴兒,倒還安靜。如今你是客人,不能像當年看待,不過是咱們
        這會兒的日子不比原先老爺在時,諸事清淡,只要你過得慣就是了。
    王夫人:(王夫人道)後面日子正長,你又年紀忒小,十八九歲的孩子,那裡說得這個守
        字。不過是終身大事,安頓最難。花自芳未免過於任性草率,我見你這樣心志,
        也很歡喜,自然要替你作主。
    金夫人:(襲人道)太太恩德如天,如肯收留,實同再造,情願終身靠著太太,再無他意
        。
    宮裁道:(李宮裁道)太太作主,自然必叫你終身如意,斷然不錯,你倒很可放心。
    王夫人:(王夫人道)話雖如此,須得對花自芳說明,寫個斷字據,不許往來,隨我作主
        。
    寶 釵:(寶釵道)必得如此才是。
        (王夫人吩咐周貴家的,命周貴帶花自芳進來,當面問話。)
        (李宮裁著人去請璉二爺上來。)
        (不多一會,賈璉進來請安,李紈、寶釵都問過好,襲人過來請安。)
    賈 璉:(賈璉瞧見忙問道)這是仔嗎呢?
        (王夫人將他的事跡代說一遍,又將剛才的主意說知。)
        (賈璉點頭正要說話,見周貴家的回說周貴帶花自芳在外伺候。)
        (王夫人吩咐帶他進見,周貴奉命帶花自芳進入門內,一齊跪下磕頭請安。)
        (周貴起身,垂手站在門旁。)
        (花自芳跪在地下,不敢抬頭。)
    王夫人:(王夫人道)花自芳,你怎麼硬自作主,將你妹子許人,逼的他尋死?他是出嫁
        妹子,與你原不相干,你不問個青紅皂白混出主意,逼他改嫁,你很胡鬧。本要
        送官治罪,因念你個不知事的糊塗東西,且開恩饒你。他如今願意在我這裡,隨
        我作主,自此以後他的死生存亡你全不用管。叫你進來,問你依不依?
    說 道:(花自芳連忙磕頭說道)太太在上,小的也不敢多說,總是小的妹子他要仔嗎,
        就隨他仔嗎。自今以後,小的再不敢管他的閒事。
    賈 璉:(賈璉道)既是如此,這就很好。但是你妹子願意在太太這裡,後面日子正長,
        恐你將來又有別的道理,必須你寫個斷絕憑據,兩下裡才得放心。
    AAA:(花自芳道)小的情願寫下字據,永遠斷絕。
    賈 璉:(賈璉道)很好!
        (吩咐周貴帶他去寫。)
        (襲人見哥子去寫字據,心中十分歡喜,回明太太要同周嫂子到家照應,將東西
        (搬進府來。)
        (王夫人應允,命周家的同去。)
        (寶釵取些刀瘡藥與他敷上,襲人脫下血衣,同周嫂子去了。)
        (一會,將家中一切東西攏共攏兒搬來,堆在上房院裡。)
        (外面周貴領花自芳進來,面交字據。)
    賈 璉:(賈璉看了說道)很好。
        (念與太太聽過,王夫人命寶釵收著。)
        (襲人站在院子裡,叫丫頭抱琴將所有箱子全行開掉。)
        (凡是蔣玉函所有的東西,盡行取出,一件不留。)
        (提出幾件男衣尺頭,送周貴夫妻。)
        (其餘一切衣服單夾紗棉皮以及靴帽鞋襪、帶子佩刀及男人用過之物,當著璉二
        (爺眾人瞧著,都叫花自芳一並拿去,也值得千多兩的物件,說道)
    說 道:哥哥,我同我兄妹一場,從今以後死生永別,彼此不必往來,再休提起兄妹。這
        些男人的東西,我留他無用,盡都與你,很夠你穿吃一輩子的。這就是盡我兄妹
        之心了。
        (又開紅皮箱,將個紫檀奩匣開掉小鎖,取出一枝金蝴蝶,一枝碧玉蘭花,當著
        (眾人交給花自芳,說道)
    說 道:這兩枝花是賠那一家的,你也收去。
        (花自芳接著,看他如此光景,心中大過意不去,不由的大哭起來。)
        (賈璉吩咐周貴替他拿著東西,謝過太太同眾人,向襲人謝了一聲,自己抱著兩
        (個大包,含著眼淚悲悲切切一直同周貴出去。)
        (退還那個龔家東西,各去料理不必表他。)
        (彼此以後,他兄妹永遠斷絕,不相聞問矣。)
        (王夫人聽見花自芳去後,吩咐媳婦們將花姑娘的物件東西都搬在寶二奶奶對過
        (房內。)
        (襲人仍依主母,甚覺心慰。)
        (只是寶釵因他是已嫁之人,不比當年相待,未免有些客氣。)
        (襲人大為不安,只得稟知太太。)
    王夫人:(王夫人道)當初寶玉在家時,我即待你如女,因寶玉去後,恐誤你終身,將你
        放去,再想不到尚有今日。自今以後,娘兒們形影相依,更當親於往日。但你到
        底是蔣家的人,寶二奶奶固然要有點兒客氣。這樣罷,你竟拜我為母,使我老年
        多一親丁,猶如寶玉在我跟前一樣。將原先那些全行抹掉,彼此須無妨礙,方為
        妥便。
        (襲人見太太如此吩咐,不敢不遵。)
        (李紈、寶釵十分歡喜。)
        (丫頭們鋪下拜墊,襲人對著太太拜繼為母。)
        (王夫人歡喜之至,吩咐稱為五姑娘。)
        (襲人拜過太太,又與賈璉、李紈、寶釵等見禮。)
        (賈璉等亦與太太道喜。)
        (眾人熱鬧一會,王夫人心中歡喜,身上覺得爽快,對珠大奶奶說)
    王夫人:備幾樣果菜,接平兒上來吃個團圓家宴。
        (原來平兒生了一子毓哥兒,賈璉已將他立正,內外都稱為璉二奶奶,聽見太太
        (得了女兒,趕忙上來道喜,又是舊友相聚,十分投契。)
        (襲人自此以後,一心一意倒頗相安,脖子上傷痕久已平復。)
        (不覺過了半年,時當春暮夏初,晝長人倦,襲人同寶釵做了一會針黹,覺得精
        (神困乏,將針黹收起,對著寶釵道)
    寶 釵:別做了,很覺有些困倦,不如到大觀園去閒逛閒逛。
    寶 釵:(寶釵道)不去倒也罷了,走到園裡,瞧見那淒涼光景,惹起心事來倒怪不好的
        。況且園子里長遠沒有人去,荒荒涼涼的,遇著個妖魔鬼怪,駭死了白饒不值。
    笑 道:(襲人笑道)青天白日那裡來的鬼怪,倘若遇著幾個,就合他說個鬼話兒,也很
        有趣。我偏要你去。
        (說著,拉了寶釵就走,命抱琴點一枝太平香,跟著他們兩個一直進大觀園來。
        ()
        (只見:
        (  芳草滿庭連砌綠,游絲當戶少人來。)
        (三個人衣牽亂草,裙掃落花。)
        (兩人不勝歎息。)
        (一路行來,不覺到瀟湘館門口,襲人十分感傷,就要進去。)
        (寶釵連忙拉住,說道)
    說 道:自從林姑娘死後,這裡夜夜鬼哭。那年鳳姐兒到這裡走了一走,瞧見林姑娘,駭
        出病來,從此就不起炕,你是知道的。你瞧,小竹子兒長了一院,那台階上的灰
        倒有一尺來厚。我是斷不進去的,不如到怡紅院去逛逛罷。
        (說畢,拉著襲人就走,剛來到沁芳橋邊,只聽見池子裡「嘩啷啷」一響,一個
        (雪白的東西跳起來,三個人大嚇一跳,倒退幾步,定睛細看,才知道是只大仙
        (鶴。)
    說 道:(襲人看著那只鶴說道)當年是我每日喂你的水食,我自從離了此園,今已數載
        ,打諒你已經奮翮青雲,沖霄而去,餐霞飲露,自在逍遙,何以戀此荒園,與草
        蟲石鼠為伍,豈爾以主人之恩義難忘不忍去耶!抑如我之命薄,無所歸耶!
        (襲人說至此處,止不住紛紛落淚。)
        (這只仙鶴對著襲人長唳數聲,亂舞一會,望著那山子後面飛了過去。)
        (襲人還望著那山子流淚。)
    寶 釵:(寶釵道)何苦來呢,你搗半天的鬼,帶著我出了好些眼淚,你還要出神呢。
        (說著,拉襲人一徑來到怡紅院,走進院門,只見那株海棠樹倒在院子裡,滿地
        (下的青草倒有一人來高。)
        (抱琴在前分開亂草,他兩個跟著跨過海棠樹,來到迴廊下,一個畫眉籠橫耽在
        (門檻旁邊,滿台階上都是燕子糞。)
        (卷彬前還掛著一個白銅鸚哥架,上面結著個大蛛絲網兒。)
        (抱琴將槅子推開,兩個走進裡去,桌椅還照舊一點兒不動,只多些灰土。)
        (又走到寶玉套房裡來,寶釵道)
    寶 釵:你二爺畫的這幅牡丹,倒還貼在這裡,上面還是我同林姑娘題的詩呢。
    金夫人:(襲人道)畫的不知去向,題詩的只有你,貼畫的是我,又弄得孑然一身,可憐
        之至。
        (說到此間,止不住嗚嗚咽咽哭將起來。)
        (寶釵正是一肚子傷心,看見襲人放聲大哭,他也大放悲聲。)
        (兩個人越哭越高興,甚是傷心。)
        (這抱琴聽他們哭的熱鬧,獨自一個甚覺無趣。)
        (將那半截兒太平香插在地下,就走出院門,各處亂逛一會,走到一個亭子上覺
        (得有些困乏,倒下身子就一路好睡。)
        
        
    5**時間: 地點:
        (不說抱琴在亭子上睡覺,且說寶釵同襲人哭得口乾舌燥,也不覺昏昏沉沉,在
        (寶玉炕上入了夢境。)
        (這裡入夢之時,正值神瑛同絳珠等隨風遊玩,忽見愁雲一片,冉冉而至。)
        (眾仙截住雲頭,仔細一看,絳珠道)
    海珠道:此會中人不可不借幻夢之中以開迷障。
    AAA:(神瑛等都說)甚是。
        (於是,乘風而去,俱到大觀園來。)
        
        
    6**時間: 地點:
        (且說寶釵、襲人正在夢中悲切之際,忽聽見有人說寶玉回來了,二人聽見趕忙
        (往外就走,只見寶玉笑嘻嘻的走進來。)
        (寶釵瞧見悲苦難言,一把抓住道)
    寶 釵:寶玉你丟的我好苦!
    AAA:(襲人紅暈桃腮道)原來你是忍心害我,躲在這裡。這是何苦來呢!
        (二人拉住大哭。)
    AAA:(寶玉道)姐姐們何必如此悲苦,天上無長圓之月,人間無不謝之花,久聚必散
        ,久盛必衰,此天地間自然之理。至於夫妻兒女之道,又不足以聚散盛衰論也。
        此乃因緣相生,結於所感。緣深者,則相聚日多;緣淺者,則分離日早。寶姐姐
        同我夫婦之緣,止於此數,徒悲無益。惟襲人姐姐前生未了,又結再生緣矣。
        (寶釵聽他這些言語,放手止悲。)
        (襲人拉著要問再生緣,寶玉用手往外一指道)
    指 道:他們也都來了。
        (襲人同寶釵回頭,瞧見林黛玉、鴛鴦、晴雯、金釧、紫鵑、寶琴、香菱、柳五
        (兒、麝月、司棋、雪雁、尤三姐、史湘雲還有蓉大奶奶秦可卿等,俱在眼前。
        ()
        (襲人一見大驚,說道)
    說 道:寶玉,我聽見老爺說,你同一個和尚去了,怎麼又與這些死過的都在一堆兒?
    笑 道:(寶玉笑道)姐姐你看死的在那裡?活的又在那裡?
    寶 釵:(寶釵點頭道)襲丫頭真是亂絲堆裡穿針,一會摸不著腦兒。
        (眾人都走進房來,絳珠拉著寶釵道)
    寶 釵:別來數載,更覺豐彩照人,姐姐真不愧為我幻虛境中第一人物!
    寶 釵:(寶釵道)妹妹仙去,我正與寶玉了結塵緣,未能親送雲旌,至今悵悵。今幸不
        棄,尚來看我故人,令人憎愧。
    海珠道:(絳珠道)姐姐是幻虛中的全人,惟我為眼淚所誤,又落紅塵,受種種煩惱,將
        來尚望姐姐當頭一喝,破我迷關。
    寶 釵:(寶釵道)我正愁苦海沉淪,杳無崖岸,自顧不遑,安能為妹妹計耶!
    海珠道:(絳珠道)河山咫尺自有相逢,正恐覿面之時已迷真性,姐姐達人,自能接引故
        人。
        (寶釵同絳珠彼此說的高興,襲人同寶玉、鴛鴦、晴雯等這一班人,也說的十分
        (熱鬧。)
        (襲人問起鴛鴦,那年上吊之時不知是怎樣的苦楚,鴛鴦)
    鴛 鴦:我弔上之後,心中只想著要同老太太西去,並不覺得苦楚,不知是怎樣就斷了氣
        ,心中也並不知道。
        (眾人正在說話,誰知抱琴的夢魂到屋裡來找主人,只看見坐著一屋子的美人,
        (在那裡說說笑笑,又見他主人拉著一個男人,寶玉長寶玉短的問他說話。)
    心中想:(抱琴心中想道)嘗聽說寶二爺,想來就是他。我去請太太來瞧瞧。
        (想畢,轉身走出園去,才到垂花門口,忽見賈璉同平兒出來,問道)
    問 道:你為什麼如此慌張?
        (抱琴將寶玉同了許多美人回來,都在園內與寶二奶奶同他主人說話,他要去請
        (太太來瞧的意思說了一遍。)
    賈 璉:(賈璉同平兒說道)你且不用去回太太,等我們去瞧瞧。
        (於是,帶著抱琴,一直往園中來。)
        (不知賈璉到園中怎樣光景,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為恩情賈郎游地獄 還孽債鳳姐說藏珠)
        
        
    7**時間: 地點:
        (話說賈璉、平兒同著抱琴一直來到怡紅院。)
        (平兒先往前走,抬頭看見鴛鴦,吃了一驚,大叫)
    鴛 鴦:有鬼!
        (賈璉忙上前去,寶玉叫道)
    賈 璉:二哥,咱們在此,不用害怕!
        (平兒見寶釵、襲人都在裡面,放心同賈璉進來,彼此相見。)
    賈 璉:(賈璉對寶玉道)太太因想你成病,纏綿枕席,今日既到家來,還不快些進去。
    神瑛道:前生父母恩德難忘,若僅見一面,更增悲苦,我又不能常侍慈幃,因此不敢以幻
        夢之形,使太太又添出許多兒女情障。我有靈藥一丸,服之可以卻病,兼且延年
        。
        (隨在袖中取出,交與寶釵道)
    寶 釵:寶姐姐,將此丸藥呈上太太,說寶玉不孝,不能終於侍奉,請太太不須垂念,保
        重身子,頤養暮年。將來有日報答慈恩也!
        (寶釵答應,將藥收好。)
    鴛 鴦:(鴛鴦等過來拉住平兒道)如今你是升了正堂,瞧見咱們舊時朋友,就嚷是鬼。
    笑 道:(晴雯笑道)咱們這些舊鬼,何曾向你這新人要過一張半張錢紙,你著什麼急呢
        !但是我死的時候,你連瞧都不來瞧瞧,講起交情,令人可恨。今兒咱們倒要評
        評這個理。
    鴛 鴦:(鴛鴦道)不用評理,我自從弔死直到如今,找不著一個好替代。今日知己相逢
        ,不用再找別的,叫平丫頭做我的替死鬼,讓我好去托生。
    AAA:(金釧道)我在井裡冷的可憐,一日無替代,一日不能脫離苦海,不如先讓給我
        做個替代罷。
    笑 道:(秦可卿笑道)如今他是我的嬸子,我說個情兒,免了他的替代罷。
    AAA:(金釧道)咱們做了鬼,還管什麼嬸子、大媽的!扯他去做替代就完了。
        (平兒被鴛鴦、金釧一邊一個拉著不放,急的滿臉通紅,引得眾人好笑。)
    鴛 鴦:(麝月道)罷呀,今日偶然相聚,說說別的罷,別耽擱工夫。
        (紫鵑、香菱笑道)
    笑 道:他如今的位分兒尊了,咱們惹他不起。
    AAA:(雪雁同尤三姐們才要說話,絳珠仙道)眾仙妹休啟迷關,又開情障。
    平兒笑:你們人多,你一言我一語拿我來開心,也不容我說句話兒。
    神瑛道:平姐姐不用睬他,咱們說說罷。
    平兒道:你們那里正說的熱鬧,他們又在這兒混攪,叫我說個什麼?我剛才有一肚子的話
        ,這會兒鬧的一句也想不起來。
    笑 道:(襲人笑道)我替你想著一句,是要問鳳二奶奶的下落,不知是不是?
    平兒道:一點兒不錯,你倒是我肚了裡的記事蟲兒。
    笑 道:(晴雯笑道)你肚子裡本來已有個蟲兒了。
    AAA:(平兒瞅了一眼道)你如今還是這樣嘴尖舌快。
    AAA:(晴雯道)我就是我,有什麼如今當日。
    賈 璉:(賈璉道)真個咱們說了半日,倒忘了問寶兄弟同林妹妹,怎麼鳳姐兒同尤二妹
        妹他們兩個,倒不同你們在一堆兒呢?
    AAA:(絳珠仙道)鳳姐姐們原是咱們一會中人。只因鳳姐生前口孽過重,兼著還有些
        罪孽,因此墮落陰曹,必須案情明白,方能轉入人世。若修身行善,依舊得歸仙
        境。不然越轉越深,深極而滅。你只知世上男女乞丐受無邊苦惱,豈知內中由神
        仙而降入此等人者,更復不少。
    寶 釵:(寶釵道)如你眾人想不再轉人世。
    歎 道:(絳珠歎道)我等皆為情絲所誤,現已轉世,又在人間,不久數當相聚矣。
    寶 釵:(寶釵道)你們現俱在此,怎麼說又生人間?況且眾姐妹去世,前後相去不遠,
        即使轉世,亦正是乳哺懷抱之時,何能不久相聚?這句話我真不懂。
    神瑛道:輪迴之事,其理難明。我等前生原不過略為一聚,不意深迷情障,情動萌生,不
        能自主,又歸情境。寶姐姐,我看燈光之下影與身是一而二二而一者也。燈為情
        萌,影是萌生。我等轉世,皆由於此,因此時已轉人世,非鬼非仙,尚無拘無束
        ,將來神光一去,真性即迷,從此地獄天堂不知所之了。神仙最怕此一關。
    寶 釵:(寶釵道)你們現在的地方、名姓對我說知,我若遇著,對他們說明前生的面目
        ,豈不有趣!
    海珠笑:(絳珠笑道)咱們只知轉世,並不知方向亦不知名姓。倘若知道,我等早去自家
        說明,那裡要姐姐費心。
        (寶釵點頭歎息。)
    賈 璉:(賈璉道)你們天上人間,去來自主。我要同去瞧瞧鳳姐,說幾句丟不下的心事
        ,就是酈都地獄,我要去瞧他一眼,也不枉夫妻一場。
        (說著,兩淚交流,不勝傷感。)
    神瑛道:去倒容易,只是看他無益,你若瞧他的那樣形景,倒難以為情,不如別去罷。
        (賈璉一心要去,再三央懇。)
        (寶釵、襲人、平兒俱念切鳳姐,一同要去,也十分央及。)
        (神瑛不得已,同絳珠仙等俱各允從。)
        (站起身來,出了怡紅院,來到瀟湘館院門。)
    AAA:(可卿道)當年見鳳二嬸子陽光有限,我在這門首現形,與他說幾句話兒,被他
        噦我兩口,跑進院去。後來他命盡而終,榮寧兩府都說,鳳二奶奶見我駭死的。
        誰知我身後還遭個冤呢!
    寶 釵:(寶釵笑道)往往鬼哭,天陰則聞,林姑娘死後,是這瀟湘館的景致。
    AAA:(紫鵑道)寶姑娘洞房花燭,正林姑娘斷腸咽氣之時。可憐我主僕二人,一燈相
        對,其情可慘。滿園綠竹尚須滴淚成斑,何況鬼哭!今日既到舊家池館,不可不
        一遊傷情之地。
        (眾人一同進去。)
        (黛玉見琴書如舊,香霧空濛,几案上蜂泥鼠跡,堆滿灰塵,已不禁瑩瑩欲涕。
        ()
        (及走進蘭閣,見繡榻依然,碧紗上淚跡猶存,竟忍不住手扶欄杆,叫聲)
    叫 聲:黛玉你死的好苦也!
        (不覺與紫鵑放聲大哭。)
    AAA:(襲人對晴雯、金釧道)你二人想起前生,亦當慟哭。
    AAA:(金釧道)我因太太一掌之羞,忿激而死,無可傷悲。
    點頭道:(晴雯點頭道)我與林姑娘死時同一傷慘,但我臨終尚得與寶玉執手數言,身後
        猶有芙蓉一誄,雖死如生,何悲之有?
    歎 道:(平兒歎道)咬指贈衫,千古情癡之極,惜林姑娘少此一段佳話!
        (黛玉、紫鵑涕淚縱橫,哭了一會,收住哭聲,對寶釵道)
    對寶釵:情之所感,雖神仙亦不免心動。今日之哭,是找補當年命終時之絕淚耳!
    賈 璉:(賈璉道)今日有此一哭,將來大觀園八景內必有人添兩詩,題曰:『怡紅仙夢
        ,瀟湘鬼哭。』
        (黛玉等不覺破涕為笑。)
    AAA:(寶玉道)因來勸哭,倒引出兩人之哭。可見眼淚亦有定數。少刻見鳳姐姐,不
        用說又是一番大哭了。咱們眼淚尚有用處,快些去罷。
        (眾人出瀟湘館,來到大觀園的後門。)
        (神瑛上前將門推開,一齊出去。)
        (抬頭四望,並非街道。)
        (只見昏霧濛濛,陰風瑟瑟,走了數步,回過頭來,不見大觀園,只覺得黃沙撲
        (面,渺渺茫茫。)
    平兒問:(平兒問道)這是那兒?好淒涼的景致。
    寶 釵:(寶釵笑道)你說淒涼,只怕還是極樂境界。
    海珠道:(絳珠道)寶姐姐言之有理。
        (眾人走夠多時,聞得水聲淙淙,哭聲隱隱,路上漸有行人,都往這條路來,絡
        (繹不絕。)
        (寶釵們瞧見俱是苦眉愁臉,悲悲切切,並無一個歡顏悅色之人。)
        (又走了幾里,聽見背後一群人來的甚快,眾人站著,讓他過去。)
        (見那男女老少約有幾十,內中有個三十來歲的女人,手中抱著孩子,一面走著
        (,哭的悽慘。)
        (剛到面前,那個女人將平兒一把拉住,說道)
    說 道:二奶奶,你怎麼也來這裡?哎呀!怎麼連寶二爺、姑娘們都在這兒?
        (平兒嚇了一跳,同眾人細看,原來是來旺的媳婦。)
    寶 釵:(寶釵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AAA:(來旺的媳婦嗚嗚咽咽哭訴道)前月養了這個孽根子,產後冒風,醫藥難救,不
        到滿月,母子命絕。想著家裡那一條兒可以丟得下。
        (說畢,放聲大哭。)
        (只見一個橫眉豎眼的公差,過來拉著就走,說道)
    說 道:這條路上就是遇著親人,也不能相救,哭也無益。倒是打正經主意,帶來的這幾
        吊錢不夠使用,咱們也不能為你一個耽誤工夫。
        (來旺媳婦拉著平兒死也不放,不住聲的悲哭。)
        (賈璉看不過意,對那公人道)
    賈 璉:他要多少錢使用,都是我的。但是我身上沒有帶著銀錢,請公差明日到我府裡來
        取如何?
        (那公人聽了,笑道)
    笑 道:既是如此,這倒很好。今晚在後園桑樹下燒黃錢千張,銀錠五千。我是城隍司衙
        門二班快頭趙升便是,你燒的時候,只須叫我名字,我就收著了。所有他的一切
        使用,卻交給我替他料理,管叫他吃不了虧,受不了苦。
        (賈璉再三稱謝。)
    金夫人:(公人道)話既說明,這條繩兒可以解放,讓他舒服些兒。
        (說畢,就將頸上麻繩解去。)
        (來旺媳婦向著賈璉千恩萬謝,對平兒說道)
    賈 璉:恐二爺事忙,奶奶務必惦著些兒,別忘了要緊。再者求奶奶將來旺叫進宅來,當
        面吩咐叫他保重,不要苦壞了身子。我的那些衣服留著無用,叫他一箍腦兒賣掉
        ,給我熱熱鬧鬧的做個大發送。我有兩雙銀鐲子,幾枝釵子,三個金戒箍兒,銀
        包裡還有三十幾兩子,拜匣裡的那些零碎首飾,都叫來旺好生收著,別三文不值
        二文的糟掉了。叫他千萬想著我的情分,別要娶人,娶來的未必像我這樣知熱知
        冷的疼他。叫他少要喝酒,再要喝醉了回來,問他還有誰替他溫著茶,等著門兒
        呢?
        (來旺媳婦一面說,一面哭,引的平兒、襲人也都傷心掉淚。)
    AAA:(那公差道)你盡著絮絮叨叨,就說一年也是不了。都像你這樣嘮叨,咱們奉票
        勾人,至少必得十年才能銷差呢。跟我走罷。
        (平兒看他悲悲切切,跟著差人一擁而去,十分可憐。)
        (賈璉等跟著神瑛,一堆兒往前慢走。)
        (又約走了二三里路,望見一座大橋,正當去路。)
        (漸漸相近,看見橋邊一間茶棚,有許多男女站坐不一,俱在那裡喝茶。)
    平兒道:從來沒有走過道兒,實在吃力。我要到茶棚裡去歇歇。
        (眾人應允,都來茶棚底下。)
        (看那上面懸著一塊紙匾,上寫著是「誰能免此」四個字。)
        (又有一副對聯,左邊是)
        (只來不去無雙路)
        (右邊是:
        (  久別長離第一橋。)
        (寶玉領著走進茶棚,只見一個老婆子拍手笑道)
    一 個:寶二爺怎麼逛到這兒來了?
        (一眼瞧見眾人,說道)
    說 道:了不得,了不得!怎麼奶奶、姑娘們都來了!
        (眾人細看,不是別人,原來就是劉姥姥。)
        (彼見相見十分歡樂。)
        (劉姥姥讓進裡間屋內坐下,一個個都問了好,又將眾人細看一遍,說道)
    一 個:我看爺們同奶奶、姑娘都不是這條路上的人,怎麼跑到這兒來呢?
    笑 道:(寶玉笑道)咱們活的不耐煩,找到這兒逛逛。
    笑 道:(劉姥姥笑道)阿彌陀佛,別處逛的地方還少?這個地方有個什麼逛頭兒,人家
        躲著不來都不能夠,你們倒找著這裡來。依我說別逛了,快些家去罷。
    AAA:(寶玉道)別處咱們都逛煩了,倒是這裡新鮮些兒。
    AAA:(劉姥姥道)我的老祖宗,你真是個傻子,還是這樣的性兒。你說要到那兒,他
        們就得依你到那兒。璉二爺,你是他的哥哥,也跟著他混跑。
        (賈璉未及回言,寶釵接口道)
    寶 釵:咱們知道劉姥姥在這裡開茶鋪,特意到你這兒喝茶來的。
    笑 道:(劉姥姥笑道)我這裡的茶,那裡跟得上那年在大觀園,同著老太太逛園子賞花
        兒喝的那些茶兒水兒呢?我這水也不是你們喝的。既到這兒來,真個連水兒不喝
        口去,也沒有這個理,等我叫人去取些華池太乙水來,請你們喝喝罷。
        (說畢,轉身就走。)
    AAA:(寶玉連忙止住道)姥姥,快別去,你這水咱們是不吃的。我還有事要去,改日
        再來瞧你。
        (眾人一同出來,寶釵問道)
    寶 釵:姥姥,你這裡是何地名?咱們記著,下磨兒好來找你。
    AAA:(劉姥姥道)這裡叫作奈河村,前面就是奈河橋。村中也不多的人家,一大半是
        衙門裡應差使的。我自從那年送平二奶奶同巧姑娘到宅裡去,回到家來就一病不
        起。因我前生並無罪孽,以此無拘無束並不收管,就在這奈河橋邊開個茶店,隨
        便賺幾個錢混混,倒也自在。
    AAA:(寶玉道)咱們過橋逛逛,再轉來瞧你。
    AAA:(劉姥姥道)罷呀,我的祖宗!這橋不是亂走的,只有神仙佛爺同那忠孝節義,
        還有那個有德行有來歷的人,才能過去過來隨便的走。況且璉二奶奶現還帶著身
        子,不要說過橋,連橋頭兒都是去不得的。
    AAA:(寶玉們聽劉姥姥一番話甚是有理,便道)這個地方原不是玩的,依我說,平二
        姐姐竟在劉姥姥這裡等著罷,咱們去瞧了鳳姐姐轉來,同你回去。
    金夫人:(襲人道)這倒很好,我留抱琴陪你做個伴兒。
    點頭道:(平兒點頭道)很好,但是你們要快來,別丟下我走別的道兒先家去。
    賈 璉:(賈璉笑道)你看誰是肯丟下你的人?
    歎 道:(劉姥姥歎道)原來你們是要去瞧鳳二奶奶的。咳!說也可憐,原該去瞧瞧他才
        是。你們別說閒話,快就去罷。二奶奶只管放心在我這兒,他們回去要過這橋來
        ,也再沒有別的道兒了。
        (襲人吩咐抱琴跟著二奶奶在此等候。)
        (姐妹弟兄出了茶店,望著奈河橋來。)
        
        
    8**時間: 地點:
        (不說平兒同抱琴在劉姥姥家相等之事。)
        
        
    9**時間: 地點:
        (且說神瑛等一班人走到橋邊,見個大牌樓上寫著三個大金字,是「奈河橋」。
        ()
        (兩邊柱上掛著對聯。)
        (寶釵、襲人站著看那對聯,上句是)
        (碧浪紅波淘不盡千秋迷骨)
        (又看那邊是:
        (  慈航寶筏難渡的萬古癡魂。)
    歎 道:(眾人歎道)古今來能有幾人解得此語!
        (正在歎息,只覺一陣腥氣直透肌骨。)
        (看那座大橋約有百十級高,風冷瑟瑟。)
        (寶釵們拉著絳珠等一堆兒慢慢走上橋去,覺越上越冷,到了橋頂上,瞧見滿河
        (中紅波白骨,飄來蕩去,不知多少。)
        (遠遠望見一堆人,在河沿兒上不知做些什麼,只聽見哭的喊的聲音淒楚。)
        (晴雯、紫鵑扶著石欄杆要往下瞧,才低下頭去,晴雯笑道)
    笑 道:你們來瞧,還有人在此題詩呢。
        (眾人聽見過來觀看,果然橋欄杆上寫著四句詩。)
        
        
    10**時間: 地點:
        (此時襲人跟著寶釵學詩寫字都很做得上來,因搶著念道:
        (  撒手開來不計程,脫然無累一身輕。)
        (奈河橋上今宵月,照入黃泉澈底清。)
        (下邊落著款,是「江都蝶莊道人過此留筆」。)
    笑 道:(襲人笑道)此人興致不凡。
    寶 釵:(寶釵道)還是林姑娘鄉親,只可惜那海棠社沒有邀他來做詩,大是缺典。
        (眾人說笑一會,走下橋去。)
        (誰知過了橋來,冷的更是利害。)
        (寶釵、襲人大有些支持不住,賈璉將神瑛的那件鶴氅借來披上,不覺週身和暖
        (。)
    賈 璉:(晴雯道)我同寶姑娘相處一場,無以相贈,有件藕絲衫奉送。
        (說畢,即在身上脫下來,替寶釵穿上。)
        (寶釵細看,比亮紗還要輕軟,淡紅顏色,一股蓮花香沁心撲鼻,頓覺滿身溫暖
        (。)
    寶 釵:(麝月道)寶姑娘不怕陰風了,襲丫頭等我送他罷。我的這件蕉葉護肩,賽不過
        你的藕絲衫子嗎?
    AAA:(晴雯道)誰同你賽寶呢!
        (麝月笑著解下來,替襲人帶上。)
        (絳珠仙在雲髻上取下一物,插在寶釵鬢上,說道)
    說 道:山野之物,聊以助妝。
        (寶釵稱謝。)
        (眾人舉目見街道上往來人眾看見他們甚覺著詫異,不敢攏來,遠遠跟著瞧之不
        (已。)
    對寶釵:(神瑛笑對寶釵道)陰司裡看堂客,倒比陽間看的利害。
    AAA:(秦可卿道)他們看見這些堂客,跟著你這個和尚一堆兒走,自然詫異。
    笑 道:(尤三姐笑道)若是遇見巡查官兒,咱們準備著打官司。
        (眾人正在說笑,忽見街上人紛紛迴避。)
    AAA:(雪雁道)二爺,你看那來的官府坐在轎子裡,倒像是老爺。
        (眾人抬頭一看,見有許多幢幡寶蓋,一對一對蜂擁而來,後面大轎中坐著一位
        (官兒。)
        (那轎子漸漸相近,神瑛看見果然是賈政,趕忙搶到轎前請安。)
        (賈政吩咐住轎,賈璉也跪下請安,寶釵領著他們一起都到轎前請安。)
        (黛玉拜謝舅舅送他枯骨回南,感戴無已。)
    寶 釵:(賈政下轎扶起黛玉們道)前生已了,又度情關,各自修省為要。
    金夫人:(對著襲人道)你如今是我的女兒了,後緣不淺。但凡忠節之事,雖死不死,務
        須切記。
        (襲人跪下拜謝。)
    鴛 鴦:(又對鴛鴦道)你捨身跟著老太太西去,至今心中欣慰。
    鴛 鴦:(鴛鴦道)婢子蒙老太太豢養深恩,死不足以報萬一;又蒙老爺酹奠,並將賤骨
        附葬先塋,九泉之下銜感無休。
    AAA:(秦可卿過來拜謝道)孫婦青年殂喪,未得久奉嚴庭;舉殯之日,又蒙哀念,一
        棺穢骨得以歸葬金陵,覆載之恩實難言盡。
        (史湘雲同香菱都來叩謝生前覆被。)
        (賈政一面扶起秦可卿們,瞅著晴雯、麝月、金釧、紫鵑、雪雁、柳五兒等,說
        (道)
    說 道:你們俱能守身自愛,不枉我撫養一番,一個個俱歸仙境,我心甚喜。
        (回頭看見尤三姐,因不認得,問道)
    問 道:此位是誰?
    答 道:(寶玉答道)此即柳湘蓮所聘之尤三姐也。
    AAA:(賈政道)原來是位烈女,可敬,可敬!
        (尤三姐過來見禮。)
    AAA:(對著寶玉道)自從你得道歸山,大慰我願,正望你無上逍遙,得參真諦。誰知
        我前日在姻緣司看見你們已轉輪迴,又是一番境遇。但休要迷了本來,進修猛省
        ,苦海中無多樂土也。
        (神瑛等都連聲答應。)
        (向著寶釵、襲人道)
    寶 釵:你二人勸太太就回南去罷,忙將宅子賣掉,早晚桂親家出京缺少盤費,咱們就將
        金陵祖屋贖回,也是一舉兩便。這裡的宅子,交給林之孝去辦。來住房子的人,
        祝親家知道。你對太太說,此時若不回去,將來就很費事,切須記著。我還有事
        ,不能多說。你對太太說,我在陰司做了巡方使者,責重事繁。家中一切事務,
        我盡知道,叫太太很可不必記念。晚景甚佳,務宜保重。
        (剛要上轎,又問道)
    又 問:你們想是要看鳳姐?
    AAA:(眾人答應)正是。
    AAA:(賈政道)可憐都是咱們害他,若是不做我家媳婦,如何造下這些罪孽?你們往
        這裡向西去,頭一個大門就是速報司的衙門,到那裡去問,就知下落。
    AAA:(用手指著道)寶玉你看,那一座是枉死城。不拘大羅神仙,誤走進去,都難得
        出來,須要記著,別走錯了道路。你們到地藏佛禪林內,求菩薩引去見老太太,
        以慰當年一番慈念。
        (神瑛等歡喜應諾。)
        (賈政說畢,從人抬起大轎一擁而去。)
        (剛走了十來步,又在轎內伸出頭來叫道)
    叫 道:對太太說,將環兒帶了回去。
        (說畢,那轎子就如風的去了。)
    神瑛道:我們依著老爺話,先到速報司去問個信兒。
        (眾人向著西去,走不多路,看見路旁果然有座大衙門,兩邊列著兩個大石獅子
        (。)
        (門前站著許多披枷帶鎖的人,俱有差人押著,個人都是楞眉豎眼,指著那些犯
        (人,也有打的,也有罵的。)
        (看那些犯人,沒有一個不垂頭喪氣,含著兩眶子眼淚。)
        (他們走到門邊,見那大門上一塊直匾,寫著「速報司」三個大字。)
        (大門上掛著一副對聯。)
        (眾人看那左邊的是)
        (惡念方生禍不旋踵而至)
        (右邊是:
        (  善心始動福即因人而施。)
    寶 釵:(寶釵歎道)世人每言無報應,又常恨報應不快。那裡知道陰司的善惡報應,在
        人心動念之時,早已定下。
        (眾人正看對聯,那大門裡走出一個白鬚老者,像個書辦的樣子。)
        (看見他們,倒嚇了一跳,忙走過來問道)
    問 道:侍者同諸位仙子到此何事?
    海珠道:(絳珠道)有我們會中人王熙鳳墮落此間,特來探望,不知現在何處?求老判指
        引。
    AAA:(老者道)我們這敝衙門專管人間五年以內禍福報應之事,五年以外即歸報應司
        所管。王熙鳳到案之後,我們這裡就備文移送報應司衙門辦理去了。
    神瑛道:報應司在那裡?還求老判指引。
    AAA:(老者道)此間往北去,過了幽冥救主地藏佛的禪林,再往西方去一箭多路,就
        是報應司衙門了。他那裡掌稿的是舍弟,到那裡去只要問吳掌案,並無第二人。
        你們只須問我舍弟,叫他領去就找著了。
    神瑛道:多謝老判。
        (一同向西北走了半里路來,看見地藏佛禪林。)
        (只見樹木森森,籠罩著祥光瑞靄,又聽見金鍾法鼓與佛號經聲振人心耳。)
        (眾人走進禪林,山門內有幾眾幽冥弟子過來稽首,問明來歷,領著神瑛等走過
        (幾層大殿,來至梵宮深處,只覺瑞靄祥光繽紛馥鬱,遙見地藏佛坐在蓮花台上
        (,慈像端嚴,有大弟子上前啟事。)
        (神瑛等至座前參見,地藏佛忙下蓮台合掌見禮,笑道)
    笑 道:諸仙子與神瑛來意,老僧已知。老太夫人在接引佛處聽經回來,正好相見。
        (隨命童兒們執著幢幡、玉杖在前引路。)
        (不多一會,來到一處洞天福地,見賈母對著一池蓮花,在蒲團上閉目趺坐。)
        (神瑛領著眾人俱在膝前跪下,說道)
    說 道:生前深荷慈恩,未曾答報,今來佛境得以拜見慈容,不知老太太猶念兒孫否?
        (賈母開目看著眾人,笑道)
    笑 道:好,好,我因在人世歷過多次苦節風霜,冰清節孝,蒙上帝垂念,許我兩享榮華
        ,我與你們又有一番相聚。如今且去,相見不遠。
        (說畢,閉目不言。)
        (神瑛等不敢多言,只得拜辭,跟著童兒走出禪林,彼此分手。)
        (諸仙子不勝歎息,同著神瑛望報應司而來。)
        (不到一箭之地,見有無數罪人,都向那衙門裡走了出來。)
        (有一面走著哭的;也有走著笑的,說道)
    說 道:多少年的怨氣,今日才出了個乾盡。
    有 的:我只道他是一輩子的威勢,到今日又在哪裡?
    有 的:憑他錢高北斗,來這裡同我一個樣兒。
        (這些人說說笑笑,一陣一陣的過去。)
        (內中有一半是悲悲切切,悽慘不堪的樣子。)
        (不多一會,那些人多走得精光,衙門口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影兒。)
        (眾人走至門口,見門上寫的是「報應司」,兩邊亦有一副對子。)
        (眾人念那左邊的道)
        (天網雖疏從不見一絲漏過)
        (又念那下句是:
        (  人心難測何曾有半點便宜。)
        (眾人見大門內有兩三個公差站在那裡說話。)
        (神瑛走了進去,向著那幾個人道)
    金夫人:公差請了。
        (那公人們看見,趕忙的陪著笑道)
    笑 道:侍者何來?
    神瑛道:我們要見吳掌案的,拜求指引。
    AAA:(內中一人用手指著道)那不是他來了。
        (神瑛抬頭看見來了一個人,頭戴著平頂軟翅紗帽,身穿著油綠綢袍,腰繫著角
        (帶,腳下蹬著皂靴;三綹長鬚,約莫有四十來歲的年紀。)
    AAA:(神瑛走上前迎著他道)老判請了。
        (那人趕忙答禮,問道)
    問 道:侍者何來?
    神瑛道:有幻虛宮的諸仙子,要來探望金陵王熙鳳,適在速報司遇見令兄指引到此,並蒙
        令兄囑致老判帶我們去一見。諸仙子俱在門外相候。
    AAA:(吳判道)既是家兄之命,自當同去。
        (隨同神瑛走出大門來,與諸仙子見過禮,因說道)
    說 道:王熙鳳生平罪孽,在本衙門已經完結了。惟有饅頭庵受賄破張家婚姻一案,因說
        合過付之老尼淨虛尚未到案。還有尤二姐受逼吞金一案,彼此爭執,未能了結。
        還有欺心隱瞞珠串一案未結。王熙鳳同尤二姐現在獄中候審。
        (眾人聽說,深為傷感。)
    神瑛道:敢煩老判帶我們到獄中相見。
        (吳判應允,領著他們進了頭門,向北轉過甬路,見一帶高牆罩著愁雲慘霧,陰
        (風之內,鬼哭神嚎。)
        (寶釵、襲人到了此間,覺得有些膽寒心怯。)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