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賈雨村醒悟覺迷渡 甄士隱詳說芙蓉城)
    
    
2**時間: 地點:
    (話說那空空道人,自從在悼紅軒中將抄錄的《石頭記》付與曹雪芹刪改傳世之
    (後,就風聞得果然是擲地金聲,洛陽紙貴。)
    (空空道人心下甚喜,以為不負我抄錄了這段奇文,有功於世,誠非淺鮮。)
    (那裡知道過了幾時,忽然聽見又有《後紅樓夢》及《綺樓重夢》、《續紅樓夢
    (》、《紅樓復夢》四種新書出來。)
    (空空道人不覺大驚,便急急索觀了一遍。)
    (那裡還是《石頭記》口脗,其間紕繆百出,怪誕不經。)
    (惟有秦雪塢《續紅樓夢》稍可入目,然又人鬼淆混,情理不合,終非《石頭記
    (》的原本。)
    (而且四種所說不同,各執一見。)
    (難道是我當日所抄的尚有遺漏之處麼?因復又走到青埂峰前將那塊補天未用之
    (石重新細細的再看了一遍,見上面字跡依然如舊,與兩番抄錄的全然一字不訛
    (。)
王夫人:(空空道人道)我抄錄的奇文,不過如此而已,怎麼又添出這些混話來,是什麼
    道理呢?
    (因將那塊石頭再三撫摩著,心內思索沉吟之間,不覺將那塊石頭翻轉了過來,
    (忽然看見那石頭底下尚有一段字跡,卻是當日未曾抄錄過的。)
笑 道:(空空道人喜得哈哈大笑道)妙極!妙極!原來這底下還有這些奇文呢麼!
AAA:(因低頭拭目,細細的看去,據那石頭底下歷歷的書云:
    (  當日賈雨村在急流津覺迷渡口草庵中一覺睡醒,睜眼看時,只見甄士隱尚
    (在那邊蒲團上面打坐,便連忙站起身來,向前倒身下拜道)弟子自蒙老仙長恩
    贈以來,嘗遍了紅塵甘苦,歷盡了宦海風波。如今就像那盧生夢醒,只求老仙長
    收錄門牆,弟子就始終感德不朽了。
    (甄士隱便笑著拉他起來,說道)
說 道:老先生,你我故交何必如此。我方才不說一念之間塵凡頓易麼!
賈雨村:弟子自那日火焚草亭之時,不能醒悟,所謂下愚不移,以致才有今日,此刻想起
    當初真是不堪回首。多蒙老仙長不棄庸愚,兩番指教,弟子敢不從今斬斷塵緣,
    一心無罣礙乎!
甄士隱: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可記得我從前說過:『要知道真即是假,假即是真。』你
    我至交,不必拘於形跡,以後萬萬不可如此稱呼。
賈雨村:從前之富貴利達,皆賴恩師之扶助;此日之勘破浮生,又荷恩師之指教。是恩師
    之於弟子,所謂起死人而骨肉之者也。刻骨銘心方且不朽,若再稱謂不分,則尊
    卑莫辨,弟子於心何安呢?
甄士隱:世人之拘執者即不能神化,然則賈兄仍是富貴利達中人,不能作方外之游者也。
    小弟就請從此辭矣。
    (說著,便站起身來要走。)
忙 道:(賈雨村便忙道)甄兄何出此言,小弟一概遵命。何當小弟現視富貴已如浮雲,
    回想草亭之會,真正所謂:『一誤豈容再誤』的了,如今情願跟隨甄兄,海角天
    涯雲遊方外,早早跳出塵寰,不作那門外漢就萬幸矣。
點頭道:(甄士隱點頭道)如此方是道理。然而此處不便久留,我今兒且與賈兄先到大荒
    山一遊,還要與那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去說話呢。我們就早些趁此同行罷。
    (於是,各帶了些包裹,撇下草庵,離了急流津覺迷渡口,望大荒山無稽崖而來
    (。)
    (二人信步而行,一路上賈雨村問道)
問 道:甄兄前云接引令愛,未知可曾見否?其中原委請道其詳。
甄士隱:小女英蓮五歲丟失。賈兄初任之時,曾經判斷令歸薛姓,改名香菱,適當產難完
    結,所以接引他去的。如今已送入太虛幻境之內矣。
賈雨村:前聞太虛幻境之名,又有仙草通靈之說,竟使人茫然不解,要請教到底是何處何
    物呢?
甄士隱:太虛幻境即是真如福地,又名離恨天,又名芙蓉城。
賈雨村:此地現在何所呢?
甄士隱:此境上不在天,下不在地。當日白樂天《長恨歌》云:『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
    虛無飄渺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就是這個地方,又名為芙蓉
    城。那東坡有詩云:『芙蓉城中花冥冥,誰其主者石與丁』,也就是這個地方。
    此處有一絳珠仙草,原生於靈河岸三生石畔,因雨露愆期,漸就蔫萎。曾有個神
    瑛侍者,日以甘露燒灌他,他受了日月的精華,秉了山川的靈氣,故能脫化為人
    ,就感激神瑛侍者澆灌之恩,願以他一生的眼淚酬德。此時亦已緣盡歸入太虛。
    此人即林黛玉,還是賈兄當日的女學生呢!
雨村道:林黛玉自他父親林如海亡後,他便在外祖母家賈府居住未回,如今也不過十六七
    歲罷了。那賈寶玉不是他表兄麼?
士隱道:賈寶玉就是神瑛侍者,侍者的前身乃是女媧氏補天所剩下來未用的一塊頑石,在
    青埂峰下多年。他因為是女媧氏煉過的,故能通靈,化為神瑛侍者,因與絳珠草
    有一段情緣,故投胎銜玉而生,名為寶玉。那寶玉的前身,神瑛侍者的後身,又
    為石曼卿,乃是芙蓉城主,所謂『石與丁者』,此也。那『丁』乃是丁度,丁度
    的後身乃是柳湘蓮。所以現今賈寶玉與柳湘蓮俱在大荒山中。故此我今日還要到
    彼處去會會茫茫大士、渺渺真人,好指引他們歸還芙蓉城去,以稍結太虛幻境之
    緣。況且太虛幻境中已經有十二釵之數了。
賈雨村:何為十二釵?
甄士隱:幻境中『金陵十二釵』有正冊,有副冊,有又副冊。那正冊中十二釵乃是薛寶釵
    、林黛玉、史湘雲、賈迎春、賈探春、賈惜春、邢岫煙、李紈、李紋、李綺、王
    熙鳳、薛寶琴也。如今幻境中正副冊錯雜其人,亦已有了十二釵之數,乃是秦可
    卿、林黛玉、賈迎春、王熙鳳、甄香菱、妙玉、尤二姐、尤三姐、鴛鴦、晴雯、
    金釧、瑞珠也。
賈雨村:如此說來,那寶玉與黛玉已成了姻緣了麼?
點頭道:(甄士隱搖頭道)彼此俱有此心而不能成就,所謂以眼淚償還者,此也。一則飲
    恨而亡,一則悔悟為僧。當其兩相愛慕,又為中表至戚,髫年常共起居,此天生
    之姻緣,不問而可知矣。誰知竟不能如意,正所謂混沌留餘,人生缺陷。豈不聞
    『有緣千里能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寶玉、黛玉只有情緣而無姻緣者,皆因
    造化弄人,故爾分定如此。
賈雨村:既然兩相愛慕,常共起居,則兒女私情在所不免的了。
甄士隱:不然,賈寶玉雖名為淫人,乃意淫也。若果有傷風化,又安得復入太虛幻境為芙
    蓉城主呢?且其平日最所親狎者莫若其婢晴雯,亦只徒有虛名,全無私情之實事
    ,則又何況於林黛玉乎?
賈雨村:我少時讀書,見有諸女御迎芙蓉城主之事,又有王迥子高與仙女周瑤英游芙蓉城
    之事,只道是文人寓意之說,原來竟真有此境。將來仰仗甄兄挈弟到彼一遊,庶
    不枉人生一世。
笑 道:(甄士隱笑道)那幻境中尚有一位警幻仙姑總理其事,其妹名喚兼美的,就是芙
    蓉城女子所謂名為芳卿者是也。賈寶玉既是貴族,林黛玉又是貴門生,賈兄到彼
    非他人可比。他們自然要盡地主之誼,勢必留連作十日之飲。但須要等待寶玉歸
    還之後,我們再去不遲。此時先要到大荒山去要緊。
    (賈雨村連連點頭稱是。)
    (於是,二人望著大荒山無稽崖而去,暫且按下不題。)
    
    
3**時間: 地點:
    (卻說林黛玉自那日死後,一點靈魂離了大觀園瀟湘館,悠悠蕩蕩,忽然聽見迎
    (面似有鼓樂之聲。)
AAA:(睜眼看時,只見繡幢翠蓋飄揚而來,又有女童數輩上前口稱)迎接瀟湘妃子。
    (黛玉忽覺身坐轎中,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華冠繡服並非家常打扮,心下正在驚
    (疑不定。)
    (少頃,忽進一垂花門,只見兩旁游廊、層欄、曲榭。)
    (下了轎時,又有許多仙女攙入正房中坐下,兩旁十數個仙女上來參見磕頭。)
    (黛玉立起身來看時,內中卻有兩個人甚是面熟,只是一時又想不起他是誰來,
    (因問道)
問 道: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回 道:(那二人回道)我是晴雯,我是金釧,怎麼姑娘倒忘記了我們,都認不得了麼?
說 道:(因一齊說道)請姑娘安。
    (便重新要跪下去,黛玉忙拉起兩人道)
王夫人:我說怎麼這麼面熟呢,原來是晴雯姐姐、金釧姐姐喲!你們怎麼得在一塊兒的,
    都來了好些時了麼?
晴雯道:金釧兒來的早些。這裡頭一個是東府裡小蓉大奶奶,後來就是瑞珠兒、尤二姑娘
    、尤三姑娘、元妃娘娘,他們通在這裡。小蓉大奶奶、瑞珠兒在一處住,尤二姑
    娘、尤三姑娘在一處住,元妃娘娘在一處住。我們兩個是這裡服侍姑娘的,這裡
    叫絳珠宮,姑娘原是瀟湘妃子,絳珠宮的主人。
黛玉道:這會子我心裡越發糊塗了,這裡可是陰間不是?
晴雯道:我初來也不知道什麼,過了些時才明白了。這裡叫做太虛幻境,有個警幻仙姑總
    理這裡的事,說我們都是這裡冊子上有名的人,故此歸根兒都要到這兒來的。總
    算是仙境的地方兒就是了。姑娘明兒少不得要到警幻仙姑那裡去的,再細問他一
    問就知道了。這會子我們講的也不能十分清楚。
點頭道:(黛玉點頭道)據你們這麼說起來,這裡還有這麼些人,明兒自然要到各處去走
    走,請安問好也少不了的。但是今兒初到,這會子我實在乏了,天也晚了,早些
    躺躺兒歇息歇息罷。
    (於是晴雯、金釧服侍黛玉睡下,便也各自歸寢。)
    (到了次日,一早起來。)
    (梳洗已畢,黛玉便叫晴雯引他到警幻仙姑處去。)
    (晴雯便與金釧同眾仙女圍隨著黛玉,步行前去,向東轉北,不多一時,早到了
    (警幻仙姑門首。)
    (進得宮門,早見警幻仙姑帶領著癡夢仙姑、鍾情大士、引愁金女、度恨菩提一
    (群仙子迎接出來。)
AAA:(黛玉連忙上前施禮道)弟子下界凡愚,深閨弱質,偶因一念癡情,遂爾頓捐身
    命。仰求仙姑指示迷途,三生有幸。
    (警幻連忙攜手相攙,笑道)
笑 道:賢妹不必過謙,你我原係姊妹,因你有一段因緣,故爾謫降塵寰,了此宿債。今
    日緣滿歸來,且請坐下,等我慢慢兒的告訴你便明白了。
    (於是,步入正房賓東主西一齊坐定,仙女獻上茶來。)
    (茶罷,黛玉欠身問道)
問 道:適蒙仙姑慨允賜教,請指迷津以開茅塞,不勝欣幸。
笑 道:(警幻笑道)說來話長,此地名為離恨天、灌愁海、放春山、遣香洞,又名為太
    虛幻境,又名為芙蓉城。這賈寶玉的前身乃是女媧氏補天所剩下的一塊頑石,多
    年得道成人,曾為赤霞宮神瑛侍者。那時賢妹乃靈河岸三生石畔的一株仙草,名
    曰絳珠草,因雨露愆期,日漸蔫萎。神瑛侍者日以甘露澆灌,故復潤澤蔥菁。這
    絳珠仙草後來得受日月精華,秉了山川靈氣,乃能轉化為人。因欲酬甘露之德,
    竟將一世眼淚償還。故你與寶玉生前繾綣,死後纏綿,也不過是以情補情而已。
又 道:(黛玉又道)弟子與寶玉既是以情補情,如何他又有負心之事呢?
笑 道:(警幻笑道)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我且給你瞧一個東西
    。
    (因叫女童到「薄命司」櫥內將「金陵十二釵」的正、副冊子,一總拿到這裡來
    (。)
    (那女童去不多時,早抱著一摞冊子,笑嘻嘻的走進來,放在中間小炕桌兒上。
    ()
    (黛玉便將「金陵十二釵」的正冊揭開看時,只見頭一頁上畫著兩株枯木,掛著
    (一條玉帶,下面畫著一堆雪,雪裡一股金簪。)
    (後面一首五言絕句道)
    (堪歎停機德,誰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AAA:(林黛玉念了兩遍,早已明白,笑問警幻道)細玩此詩,不過是藏著我們兩個人
    的名姓而已,還是另有何說呢?
AAA:(警幻道)你只細玩這個『歎』字『憐』字,就可以明白了。
黛玉道:原來就在這兩個字上頭分別,且如弟子算得薄命,原該可歎可憐。若說寶姐姐,
    他如今婚姻如意,夫唱婦隨,有何可歎可憐的呢?
AAA:(警幻道)人之薄命,遭際各有不同,未可一概而論。
AAA:(因將冊子又揭了一頁,指與他看道)這是你元春姐姐,這是你迎春姐姐,他兩
    個一個是貴妃娘娘,一個是誥命夫人,怎麼算得薄命呢?只因富貴不長,榮華不
    久,所以也就謂之薄命了。如今你元妃姐姐現在東邊赤霞宮居住著呢。其餘姊妹
    各人有各人的薄命處,豈能相同。你往後逐頁看去,自然知道了。
    (黛玉聞言,便將三本冊子逐一看了一遍,內中也有一看便知道的,也有參詳而
    (解悟的,也有不大明白的。)
    (遂將冊子合上,笑道)
笑 道:一時也難以深究其奧,只是寶姐姐的薄命,弟子到底不能無疑。
笑 道:(警幻笑道)未來天機不便泄漏,你既然疑惑你寶姐姐,我有寶鏡一面,你可拿
    去,到三更人靜之時,休看正面,只將鏡子背面一照,便知分曉。
AAA:(因向女童們道)把『風月寶鑒』取來。
    (女童應聲而去,不一時拿了一面鏡子出來,遞與黛玉。)
    (黛玉接來掀開套兒,只見這鏡子正面背面皆可照人,便遞與晴雯收好。)
AAA:(警幻道)寶玉與賢妹未投胎之前,寶玉在人世於宋朝為石曼卿,遊戲人寰,姓
    不離石,死後仍歸於此為芙蓉城主。後因賢妹降謫人世,故石頭又轉為寶玉,以
    了情緣。將來芙蓉城主自有歸還之日,而賢妹終有會面之期也。
AAA:(黛玉立起身來道)弟子還未到赤霞宮謁見元妃,明日再來領教罷。
AAA:(警幻道)有勞賢妹玉趾先施,恕愚姊今日不能回拜了。
    (於是,二人攜手相送出門而別。)
    (黛玉率領眾仙女到赤霞宮來,行不數步,只見迎面一群麗人冉冉而來,忙問道
    ()
忙 問:這來的是誰啊?
    (金釧兒仔細一瞧,道)
問 道:這就是咱們東府裡的小蓉大奶奶帶著瑞珠兒同尤二姑娘、尤三姑娘來了。
    (說著,只見秦可卿等已到面前。)
說 著:(可卿笑容可掬的道)我今兒聽見姑娘的駕到了,趕著帶了瑞珠兒,約會了尤二
    姨兒、尤三姨兒給姑娘請安來了。姑娘這會子要到那裡去呢?
    (黛玉拉了秦氏的手,笑道)
笑 道:大奶奶好!
AAA:(又向尤氏姊妹道)二姐姐好!三姐姐好!我們可好幾年沒見了,才剛兒謁見過
    警幻仙姑,這會子去謁見元妃姐姐,回來就到大奶奶同二姐姐、三姐姐家拜望拜
    望,說說話兒。
馬氏道:(秦氏道)這麼著,咱們就陪姑娘到赤霞宮去,等見過了元妃娘娘,再同到姑娘
    府上請安去,好不好?
黛玉道:很好,就是我還沒過來,怎麼倒先勞駕呢?
尤三姐:什麼話呢,這有什麼先後了,咱們明兒是天天要見的呢!
黛玉道:這麼說,我遵命就是了。
    (因叫晴雯將「風月寶鑒」好生送回去收著,「我同蓉大奶奶們到赤霞宮去,回
    (來在我們那裡吃飯。)
    (你先回去,就吩咐他們預備著」。)
    (晴雯答應去了。)
    (這裡黛玉、秦可卿、尤氏姊妹帶領眾仙女,到赤霞宮裡去謁見過了元妃,便一
    (同回到絳珠宮裡來。)
    (大家坐下,瑞珠兒過來給黛玉磕頭,黛玉連忙攙起,因其殉主而死,現在秦氏
    (已認為義女,便著實獎慰了一番。)
問 道:(秦可卿問道)老太太如今可還康健,二位老爺、二位太太都好麼?
答 道:(黛玉答道)老太太、舅舅、舅母們俱各康健。
又 道:(可卿又道)我們東府裡大老爺,不知怎麼服了金丹升仙去了?如今我公公、婆
    婆可好不好?
黛玉道:大哥哥、大嫂子他們都好。
可卿道:你蓉大姪兒如今續了弦了,聽見說是胡家的姑娘,可還好麼?
黛玉道:這胡氏新大奶奶的模樣兒、性格兒,雖然不及大奶奶,也還不差大事兒,都很好
    的。
問 道:(尤二姐問道)璉二奶奶可好?
黛玉道:鳳姐姐的為人聰明太過了,二姐姐你的性格也忒和厚了些,故此就吃了他的虧了
    。
尤三姐:(尤二姐道)我自從到了這裡,曉得自己是『薄命司』的人,命該如此。警幻仙
    姑又告訴我說,是這裡冊子上的人,總要歸到這裡來的,都是因緣分定,自然而
    然的道理。故此,我如今倒也不計較他了。
問 道:(可卿又問道)姑娘們可都好麼?
黛玉道:他們也都好。二姐姐是 給了孫家了,聽見說二姐夫為人脾氣乖張,二姐姐如今
    很不得意。三妹妹許了周統制的公子了,還沒過門。四妹妹是還沒有人家呢。
可卿道:前兒元妃娘娘到時,我去請安的時候,娘娘向我說迎姑娘不久也要來呢。
黛玉道:才剛兒元妃姐姐也是這麼說,說現在給他修理住房呢,不過早晚就要來了。可憐
    二姐姐,一輩子的老實懦弱,也還是這麼薄命。
    (眾人聽了,皆點頭嗟歎。)
AAA:(金釧兒上來回說)請姑娘示下,擺飯罷。
    (黛玉點頭,於是,大家坐下吃飯。)
    (飯後,眾人略坐了一會子,也就散了。)
AAA:(黛玉送出眾人,回到上房問晴雯)那鏡子代放在那裡了?
晴雯道:擱在裡邊書架子上呢,姑娘要,我就去拿來。
黛玉道:隨他擱在那裡罷,我不過問一聲兒,天也不早了,你們都去睡罷。
    (晴雯等眾人退出。)
    (黛玉一人坐在房內,等人靜時,取出「風月寶鑒」一看,不知這鏡內到底是什
    (麼故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林黛玉夜照風月鏡 金鴛鴦魂歸離恨天)
    
    
4**時間: 地點:
    (話說林黛玉獨坐房內,等人靜時取出「風月寶鑒」來,將背面對著燈下一照,
    (但見裡面隱隱有樓台殿閣之形,宛如大觀園的景況,再仔細看去,卻像自己住
    (的瀟湘館的樣兒一般。)
AAA:(只見寶玉正在那裡捶胸跺腳的嚎啕大哭,耳內彷彿聽見他哭道)林妹妹,林妹
    妹,好好兒的是我害了你了。你別怨我,這是我父母做主,並不是我負心。
    (黛玉明明聽見,不覺一陣心酸,眼中滾下淚來,忙用手帕揩拭。)
    (復又看時,卻又不見大觀園了,又像現在的太虛幻境光景。)
    (忽見寶玉從迎面遠遠而來,漸走漸近,漸近漸真,一直到了自己的面前來,嚷
    (道)
嚷 道:妹妹原來在這裡,教我好想啊!
    (黛玉猛嚇了一跳,連忙把鏡子放下,回頭往四下裡一看,見門兒關得好好兒的
    (,微聞外邊簾櫳一響而已。)
AAA:(黛玉呆了半晌,又拿起鏡子看時,只見寶玉還在面前,卻又是僧家打扮,向他
    (笑道)妹妹,我可真當了和尚了。
    (話猶未了,只見一個癩頭和尚一個跛足道人,上前攙了寶玉就走,漸走漸遠,
    (漸漸兒的就不見了。)
    (看得黛玉似醉如癡,正欲放下鏡子時,耳內隱隱卻又就像聽見有哭泣之聲的樣
    (兒。)
    (因又細細定神看時,卻又似榮國府的光景了,只見三個人哭作一團兒,一個好
    (像王夫人,一個好像寶釵,那一個好像襲人的樣兒。)
    (黛玉看著也自傷心。)
    
    
5**時間: 地點:
    (忽然看見裡面四面黑雲布起,將鏡子罩得漆黑,一無所有了。)
    (黛玉便把寶鏡套上套兒,輕輕收起。)
    (過來癡癡呆呆的坐在燈下,思前想後,就聽見的那些光景看來,心中雖也略略
    (有些明白,只好點頭嗟歎,然而到底一時還參解的不能全透。)
    (又恐怕驚醒了眾人,只得悄悄兒的上牀睡了。)
    (到了次日一早,警幻仙姑便來回拜。)
    (接著元妃又差了些仙女來問候,又送了許多禮物。)
    (晌午間,便帶了晴雯等到秦可卿、尤二姐、尤三姐處,各坐了一會子。)
    (秦可卿又留著吃了晚飯,方才回來。)
    
    
6**時間: 地點:
    (一日午後,黛玉在院中閒步,看看白石花欄內的絳珠仙草。)
    (只見那草通身青翠,葉頭上略有紅色,一縷幽香沁人心髓。)
    (黛玉已曉得是自己的前身。)
    (正是:
    (  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黛玉默默傷感了好一會,又看著仙女們澆灌了一回,方才進去。)
    (又過了數十日,果然迎春也早到了這裡來了。)
    (大家會見,元妃便教迎春在赤霞宮裡住了。)
    (又過了些時,一日黛玉午後正在家閒坐,只見晴雯走來說道)
說 道:今兒天氣很好,姑娘怎不到外頭逛逛去呢?
點頭道:(黛玉點頭道)左右是閒著沒事兒,咱們不如瞧瞧小蓉大奶奶,到那兒玩玩去罷
    。金釧兒在家看屋子,你跟著我去逛逛。
    (晴雯答應,同了兩個仙女跟著黛玉出門,到秦可卿那裡去。)
    (正走之間,只見迎面一個女子,遠遠而來。)
    (晴雯眼尖,便指著說道)
說 道:那來的,不是鴛鴦姐姐麼?
    (及至到了跟前,果是鴛鴦。)
忙 道:(黛玉忙道)鴛鴦姐姐,你怎麼也到這裡來了?
鴛鴦道:原來林姑娘也在這裡,晴雯怎麼都在一塊兒的呢?林姑娘,你們可曾見老太太來
    沒有?
    (黛玉聽見「老太太」三字,心中驚詫,忙道)
忙 道:你怎麼問起老太太來了,敢是老太太也歸了天了麼?
鴛鴦道:可不是,老太太歸了天了。我想我服侍了老太太一輩子,將來也沒個結果,又恐
    怕後來落人的圈套,趁著老太太還沒有出殯,我就把心一橫,恍恍惚惚的像個人
    把我抽著上了弔了,好像是東府裡小蓉大奶奶似的。後來我心裡一糊塗,不知怎
    麼就到了這裡了。
    (黛玉一聞賈母仙逝,不覺慟哭起來。)
忙 道:(晴雯忙道)姑娘可不又糊塗了麼,老太太歸了天,大家正好團圓。姑娘哭的可
    是那一條兒呢?
AAA:(黛玉拭淚道)我也忘了情了,這都是我平日哭慣了的緣故。
    
    
7**時間: 地點:
    (正說話時,秦可卿早已跑了來了,說道)
說 道:鴛鴦姐姐好快腿啊!我倒奔忙了一夜,你倒走到我頭裡了。
黛玉笑:你看你累的這個樣兒,你既有這個差使,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一聲兒呢?
馬氏道:(秦氏道)警幻催著叫快去,連我換衣裳的空兒都沒有,那裡還有工夫告訴你們
    去呢!
黛玉道:大奶奶同鴛鴦姐姐都乏了,且到我這裡來先歇歇兒罷。
    (於是,大家一齊進絳珠宮裡坐下,仙女們捧上茶來。)
    (茶罷,鴛鴦道)
鴛鴦道:老太太既沒在這裡,卻往那裡去了呢?
秦可卿:我想老太太是年尊的人,未必同我們一樣,只怕壽終了要歸地府罷。
AAA:(鴛鴦便著急道)這麼著,我可不又撲空了麼?小大奶奶,你今兒把我弄到這兒
    來,不教我見見老太太去,我可不依!
黛玉道:鴛鴦姐姐,你也不用著急,等見了警幻仙姑,問准了老太太的下落,咱們再作道
    理。
秦可卿:我才剛兒也沒了空兒,沒瞧瞧璉二嬸娘去,不知他如今可好不好?
鴛鴦道:璉二奶奶這會子病的不成樣兒了,誰知抄家的事裡頭也干連著他呢!把他屋裡抄
    了個乾乾淨淨,搭著老太太的事情上又沒錢又受褒貶,已經發了幾個昏了,還不
    知道這早晚是個什麼光景呢!
馬氏道:(秦氏道)這麼說起來,只怕他也是我們這一伙兒的數罷。好,罷了,他來了咱
    們這裡更熱鬧了。
黛玉笑:熱鬧什麼,不過是兩片子貧嘴,怪討人嫌的罷了。
笑 道:(秦氏又笑道)姑娘,你說的這個話,我倒怪想他呢!那一天子我還到了大觀園
    去警戒了他一番,只是他這個心總還不得醒悟麼。
    (大家正說著,已經擺飯。)
    (飯畢,秦氏便同鴛鴦先到警幻仙姑處謁見,講了一會天機。)
    (警幻仙姑告訴他,「癡情」一司原是秦可卿掌管,因他是第一情人,引這些癡
    (情怨女早早歸入情司,所以該當懸樑自盡的,為他看破凡情,超出情海,歸入
    (情天,所以「癡情」一司無人掌管,「今特將你補入,可即赴『癡情司』任事
    (,不可違誤」。)
    (鴛鴦領了警幻仙姑之命,然後到赤霞宮去。)
    (守門的小太監問明了來歷,奏了上去。)
    (不多一時,元妃召見,鴛鴦先行了大禮,一旁侍立。)
    (元妃詢問家中別後的事情,鴛鴦便一一的跪奏明白。)
元妃道:這些事體,前兒二姑娘已經告訴過我了。雖然是家運如此,到底也是鳳丫頭恃才
    妄作,老太太、太太為其蒙蔽所致。前兒警幻在我這裡,提起寶玉與林妹妹的一
    段因果,我心裡很不舒服。今兒聽你這麼說起來,鳳丫頭實在是要不得了。你也
    沒問問警幻仙姑,如今老太太現在什麼地方呢?
鴛鴦道:奴才問過警幻仙姑了,他說咱們這個太虛幻境在上界之下,下界之上,原是個虛
    無飄渺的所在,不是這裡有名兒的人是不能到的。老太太是壽終的人,必定要先
    歸地府,見過閻君,稽查過了善惡,然後送往上界去與去世的祖先相會的,怎麼
    得到咱們這裡來呢!
元妃道:老太太貴為一品夫人,生平謹慎,樂善好施,並沒什麼過惡,就到了閻君那裡,
    也沒什麼可怕的地方兒。惟有那些刀山劍樹,牛鬼蛇神,恐怕老人家從沒見過,
    免不得要受些驚恐,況且又沒人服侍,可怎麼好呢?
鴛鴦道:奴才原為老太太來的,奴才的意思要求警幻仙姑指引一條明路,親身去地府裡訪
    一訪老太太的下落,見見老太太去,就放了心了。要不然,奴才住在這裡,心裡
    怎麼得安呢?
AAA:(元妃沉吟了半晌,點點頭兒道)你這個丫頭真是個少有的,很好,怪不得老太
    太疼你,竟比鳳丫頭強多著呢。前兒警幻說鳳丫頭不久就要來的,等他明兒來了
    ,我自有個道理。你也要歇息幾天,你且到二姑娘屋裡坐著說說話兒去罷。
    (說罷,元妃起身進內去了。)
    (這裡仙女們引鴛鴦到迎春屋內,見了迎春,說了半天別後家中情事。)
    (迎春便要留著鴛鴦作伴,鴛鴦道)
鴛鴦道:警幻仙姑叫我到什麼『癡情司』去,那裡是小蓉大奶奶,這會子他把事情卸了給
    我了。我又不知道什麼,橫豎我也不管他,同他一塊兒住去就是了。
迎春道:這麼著,我送你到他那裡去,任什麼事叫他教給你就是了。
    (於是,同了鴛鴦到「癡情司」來。)
    (原來這些「癡情」、「薄命」各司,都是一溜配殿,各處都有匾額。)
    (走到「癡情司」的門首看時,只見匾額上寫道:「引覺情癡」,兩邊對聯上寫
    (道是)
    (喜笑悲哀都是假)
    (貪求思慕總因癡。)
    (進了配殿,轉到後面,小小院落三間正房,只見秦可卿迎了出來。)
    (迎春又坐了一會子,方回赤霞宮去。)
    (鴛鴦就同秦可卿、瑞珠兒在「癡情司」裡住了。)
    (那林黛玉每日無事,或過來在「癡情司」裡閒坐,或會尤家姊妹閒談,或與迎
    (春下棋作詩,竟比從前在大觀園瀟湘館的日子,反更覺得逍遙自在了,暫且按
    (下不題。)
    
    
8**時間: 地點:
    (且說王熙鳳物故之後,一靈真性正自悠悠蕩蕩,忽覺有兩個人在兩邊攙架起他
    (來,行走如飛。)
    (頓飯之時,忽然覺得眼界光明,進了一道淡紅圍牆,只見前面顯出無數樓台殿
    (閣來。)
AAA:(正然心中歡喜,忽然聽見攙他的那兩個人口裡罵他道)小蹄子,我只當你日頭
    長晌午呢,怎麼也有今兒麼!
    (鳳姐猛然嚇了一跳,仔細看時,原來攙他的那兩個人不是別人,卻就是尤二姐
    (、尤三姐姊妹兩個。)
鳳姐道:噯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才是你們這兩個東西,怎麼開口就罵起我來了麼?
鳳姐道:(尤二姐道)罵了你便怎麼樣,這裡又是你們榮國府了?你又是當家的奶奶沒人
    敢惹咧!我今兒可要報報仇了呢!
尤三姐:姐姐,你的嘴那裡說得過他呢,等我來收拾他。
    (說著,「唿」的一聲拔出鴛鴦劍來,鳳姐見了嚇得魂不附體,便連忙往前就跑
    (。)
    (尤三姐仗著劍隨後趕來,口裡嚷道)
嚷 道:鳳丫頭,你可走到那裡去?
    (正趕之間,只見迎面來了兩個美人,鳳姐一見,便高聲嚷道)
嚷 道:快些救命啊!尤家三丫頭要殺人呢!
    (原來這來的卻是鴛鴦與秦可卿二人,因要往絳珠宮去瞧黛玉的。)
    (二人猛然一看,見那前頭跑的卻是鳳姐。)
    (秦可卿便忙上前一把把鳳姐抱住,那鴛鴦便忙上前攔住尤三姐道)
尤三姐:三姑娘,快些不要動手,恐怕娘娘知道了,那會子取罪不便呢!
    (尤三姐收了寶劍,笑道)
笑 道:我嚇唬鳳丫頭罷了,那裡就殺了他呢!
    (秦可卿拉著鳳姐的手,說道)
說 道:二嬸娘,你老人家怎麼也到了這裡來了麼?
鳳姐道:我倒不願意來呢,可由得我麼?這是什麼地方兒,這麼體面,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的呢?
秦可卿:這裡叫做太虛幻境,又叫做芙蓉城,有一位警幻仙姑總理這裡的事。那中間向北
    的正殿,便是仙姑的住處,東邊一帶紅牆是元妃娘娘的赤霞宮,西邊一帶粉牆是
    林姑娘的絳珠宮,中間朝南的是芙蓉城的正殿,那朝南東西兩邊的配殿都是『怨
    粉』、『愁香』、『朝雲』、『暮雨』、『薄命』、『癡情』等司,就是我們這
    些人的住處了。
鴛鴦道:二奶奶跑的頭髮也鬆了,褲腿兒也散了,咱們就近先到赤霞宮二姑娘屋裡去歇歇
    兒,梳洗梳洗,順便兒好先謁見元妃娘娘的,等見過了娘娘,再到別處去。
鳳姐道:這都是尤家三丫頭鬧的,你仔細提防著就是了。你二姐姐呢,怎麼眼錯不見的就
    沒影兒了麼?
    (尤三姐只不答言,抿著嘴兒在旁邊笑呢。)
    (四人便同到了赤霞宮,走進迎春屋裡。)
鳳姐道:怎么二姑娘沒在家麼?
    (早有仙女們送上茶來,回道)
回 道:姑娘到林姑娘屋子裡去了,還沒回來呢!
鴛鴦道:既然二姑娘沒在屋裡,二奶奶也乏了,且在這兒坐一坐,吃了茶,歇一會兒罷。
    (遂叫仙女們舀水,取了妝奩過來。)
    (這裡鳳姐洗了臉,重新梳妝打扮,整理衣裳。)
    (鴛鴦便先進宮,啟奏元妃去了。)
AAA:(約有頓飯之時,才出來道)娘娘身上不大爽快,不肯出來見人,聽見二奶奶來
    了,倒像有些嗔怪的似的,親筆寫了一道懿旨封了教我發給二奶奶自己開讀呢!
AAA:(鳳姐大驚道)這是什麼道理呢?我又不認得字,這可不是難我麼?
鴛鴦道:這麼著罷,咱們這會子都到絳珠宮去,見了林姑娘和二姑娘教他們念給二奶奶聽
    就是了,好不好?
鳳姐道:也罷了,就是這麼著很好,橫豎也要到他那裡去呢!
    (於是,眾人一同出了赤霞宮向西而行,慢慢兒的走到絳珠宮門首,只見金釧兒
    (與晴雯笑嘻嘻的迎了出來,道)
鳳姐道:二奶奶好,才剛兒尤家二姨奶奶說二奶奶來了,我們在這兒等了好半天了。
鳳姐笑:原來你們這兩個小蹄子也在這裡呢麼,好熱鬧啊!
    (於是,大家進了宮門,只見迎春、尤二姐、林黛玉一齊迎了出來,彼此問了好
    (。)
    (大家剛要歸坐,只見鴛鴦走過來,站在上頭道)
大 家:娘娘有旨,給璉二奶奶的,請二位姑娘代為宣讀。
迎春道:他才剛兒到了這兒,娘娘就有什麼旨意給他呢?
鴛鴦道:璉二奶奶才剛兒到了赤霞宮,娘娘就降了這一道旨意,因為二奶奶認不得字,所
    以帶過來請姑娘們宣讀給他聽的。
迎春道:這麼著,就請過旨來,我念給他聽罷了。
黛玉道:(林黛玉道)這可使不得,娘娘有旨,應該擺下香案,叫鳳姐姐磕了頭跪聽宣讀
    才是呢!
    (晴雯聽了,忙移過香案,供上旨意。)
    (鳳姐磕了頭,端端正正的跪在那裡。)
    (迎春這才打開懿旨,高聲念道:
    (  蓋聞▉儀閨范,端有賴於賢媛;四德三從,望允孚乎內助。)
    (茲爾王氏熙鳳,質雖蘭蕙,識雜薰蕕,利口覆邦,巧言亂德。)
    (賢貞自守,倖免帷薄不修;利欲熏心,竟蹈▉簋不飾。)
    (乃復妄言金玉,空使怨女紅粉埋香;巧弄機關,以致癡郎緇衣托缽。)
    (揆厥由來,罪莫大焉。)
    (念爾賦性聰明,言詞婉妙;斑衣戲彩,曾效老萊子之娛親;菽水承歡,能法子
    (輿氏之養志;功堪補過,罰可從輕。)
    (恭惟)
    (祖母太夫人鸞軿未返,鶴馭難逢;魂飄閬苑之風,魄冷瑤台之月。)
    (九重泉路,不無牛鬼蛇神;十殿森羅,半是刀山劍樹。)
    (皤皤白髮,難免恐怖之憂;渺渺黃泉,誰是提攜之伴?茲敕熙鳳擬正,遂爾孺
    (慕之初心,鴛鴦擬陪,成彼殉主之素志,夙興夜寐,早抵酆都,事竣功成,速
    (歸幻境。)
    (於戲!予一人棄其瑕而錄其瑜,用觀後效。)
    (爾熙鳳勉其新而革其舊,以贖前愆。)
    (曰往欽哉,勿負乃命。)
    (大家聽畢,盡都吃了一驚。)
鴛鴦道:我是久有這個心的,才剛兒看見娘娘親筆寫旨,我就猜著幾分,敢是為這個事,
    這會子可遂了我的心了。
    (只見鳳姐還跪在地下發怔,黛玉笑著拉他起來,道)
鴛鴦道:念完了,你起來罷。你的差使到了,娘娘派你到地府裡找老太太去呢!恭喜,恭
    喜!
鳳姐道:我不信這個話,方才念的我一句兒也不懂,你們講給我聽聽呢。
    (迎春遂又念一句講一句,逐句講完,大家都抿著嘴兒笑。)
AAA:(鳳姐拍手道)那抄家的事,原是大老爺和珍大哥哥他們鬧出來的亂子,我不過
    是放了點子零碎帳在外頭,月間貪圖幾個利錢,這就算『▉簋不飾』了麼?怎麼
    把這些不是,都安在我頭上來了?那一年東府裡的大老爺生日,我在園子裡撞著
    瑞老大那個混帳東西,教人聽著我臉上很沒意思,大概把這個事又給我安上『帷
    薄不修』了呢!
笑 道:(迎春笑道)二嫂子,你沒聽明白了呢,娘娘原寫的是『倖免』兩個字,並沒說
    你實有這個事呢!
鳳姐道:這也犯不著說到倖免的上頭啊!前兒我沒來的時候,寶兄弟好好兒的在家裡和寶
    妹妹小兩口兒一盆火兒似的。那一天子到舅太爺家去,巴巴兒的打發焙茗飛馬跑
    回來告訴說:『二奶奶若是去呢,快些來罷;若不去呢,別在風地裡站著。』這
    都是鴛鴦姐姐親眼見的事,這會子旨意上說是什麼緇衣托缽,這不是冬瓜拉到茄
    子地裡去了麼?這不是林妹妹現在這裡呢,他和寶兄弟兩個人肚裡的事情,我怎
    麼能夠知道呢?因為老太太說寶丫頭穩重,林丫頭多病,我不過是順著老人家的
    意思,就說了一句現成的金玉姻緣的話,大主意也還要老太太、老爺、太太作主
    呢,那裡就由著我麼?
秦可卿:二嬸娘也不必焦躁,原也怨不得元妃娘娘嗔怪,總是二嬸娘平日精明強幹的過餘
    了,俗語說的『功之首,罪之魁』了。這也不必提他了,且和鴛鴦姐姐商量著明
    兒怎麼起身是正經道理。
    (說著,金釧兒上來回說飯得了,問在那裡擺?黛玉道)
黛玉道:就在這裡擺罷。
    (要知飯後有何話說,請看下回便見。)
    (第三回 甄香菱雲路拜嚴親 史太君他鄉救僕婦)
    
    
9**時間: 地點:
    (話說鳳姐與鴛鴦等大家在絳珠宮裡吃過了飯,仙女們捧過漱盂來漱了口,坐著
    (吃茶,又說了一會子閒話。)
鴛鴦道:我想二奶奶和我兩個年輕的女人,縱有跟隨的小太監們也算不得什麼,萬一路上
    撞著了歹人惡鬼,可怎麼樣呢?
鳳姐道:你這話倒也說得是呢,才剛兒尤三妹妹他那個樣兒,就幾乎把我嚇死了呢!
說 道:(因又說道)這麼著,倒不如就叫尤家三丫頭護送了咱們到地府裡去走一趟,回
    來也並不是我一個人見他的情。
鳳姐笑:(尤三姐笑道)任他什麼歹人惡鬼,我可不怕。若說鴛鴦姐姐一個人兒,我願意
    送他去。鳳丫頭他也要我送去,你可當著眾人給我磕三個頭兒,認是我的乾女兒
    ,我就送你去了。
鳳姐笑:好不害臊的東西,你一個女孩兒家,就想要做人家的媽了麼?
秦可卿:二嬸娘還沒見警幻仙姑呢。鴛鴦姐姐才接管著『癡情司』事,這會子又要出差,
    少不得還是我兼攝,這也是要告訴警幻去的。你們央煩尤三姨兒護送前去,也是
    要告訴警幻去的。我同二嬸娘、鴛鴦姐姐且見見警幻仙姑去。再者二嬸娘還要歇
    息幾天,也在這裡逛逛,大伙兒說說話兒,再打算起身去不遲。
大 家:(大家都道)很是。
    (於是,當下各自散了,暫且不題。)
    
    
10**時間: 地點:
    (卻說那香菱死後的靈魂飄蕩,忽然聽見有人叫他,便忙仔細看時,只見來了一
    (位道長,鶴氅綸巾,仙風道骨站在面前。)
香菱道:請問仙長,從何處而來,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AAA:(那道長道)我就是你生身之父,姓甄名費字士隱,家住姑蘇閶門內仁清巷葫蘆
    廟旁。你母親封氏,單生你一女,名喚英蓮。五歲上因上元佳節,家人霍起抱你
    到街上去看燈,不料一時丟失。後來葫蘆廟失火,延燒家產,我與你母親投奔你
    外祖家棲住。我就棄舍紅塵,出家在外已經十有五年矣。今知你在薛家已產一子
    ,孽債已完,特來送你到太虛幻境去結案的。
    (香菱聞言,跪倒在地,拉住士隱袍袖,大哭道)
哭 道:女兒長了二十歲,只知道為人拐賣,並不記得家鄉父母。今兒才能認著父親,不
    知我母親現在何處,爹爹可帶我去見見母親?
AAA:(士隱歎道)我的兒,你母親如今現在你外祖家裡,但你今並非生人,陰陽路隔
    ,豈能相見?你也不必傷悲,且同我到太虛幻境去,與你們那些姊妹相逢,亦可
    稍慰寂寞。
香菱道:那些姊妹,卻是些什麼人呢?
士隱道:到彼自知。
    (一面攙了香菱緩緩而行。)
    (轉過一個山彎,只見一個女子披頭散髮,血跡模糊,號泣而來。)
AAA:(士隱便指與他道)這來的,不是你們的一個姊妹麼!
    (香菱聞言,仔細一看,忙問道)
忙 問:你不是櫳翠庵的妙師父麼?
    (那女子也抬頭一看,道)
問 道:你不是香菱姑娘麼?
    (原來妙玉自從那日被強盜劫去,因眾強盜都要搶先,各不相讓,爭鬧起來。)
    (內中一個強盜憤極,竟一刀將妙玉殺死。)
    (他的魂魄聚在一處,只因迷了路徑,身無所歸,科日飄飄蕩蕩。)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