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絳珠宮黛玉悟天機 太虛境警幻談因果)
    
    
2**時間: 地點:
    (話說林黛玉自那日屬纊之後,一點靈魂出殼,亦不知其死,出了瀟湘館,悠悠
    (蕩蕩而行,四顧茫茫,不知身在何所。)
    (心中正然驚疑,忽聞迎面有鼓樂之音,繡幢翠蓋飄飄揚揚而來。)
    (只見女童數輩上前稽首,內有一人,明眸皓齒,鬒發垂髫,笑問道)
笑問道:姑娘可好?相別數載,姑娘可還認得我麼?
    (黛玉聞言,細視其人,十分面熟,卻一時想不起他的名字,乃問道)
問 道:你是誰啊?好像在那裡見過你似的?
答 道:(那人笑答道)我是服侍太太的丫環金釧兒,姑娘如何就忘了呢?
AAA:(黛玉聞言,不勝驚疑道)你不是那年投井死了麼?如何又在這裡,這是什麼地
    方?
答 道:(金釧兒答道)此處名為太虛幻境,乃天仙極樂世界。我們奉警幻仙姑之命,伺
    備採轎,特來迎接姑娘。
又 道:(黛玉又道)我並不認得什麼警幻仙姑,接取我何緣故?
金釧兒:此乃天機,見了警幻仙姑自然分曉。
    (說著,只見幾個女童抬過彩轎,金釧兒攙扶著黛玉坐好,四個女童抬起,行走
    (如飛。)
    (前面繡旂引路,翠帶飄揚,鼓樂喧闐,十分熱鬧。)
    (黛玉坐在轎中,心下狐疑。)
    (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華冠繡服,並非家常打扮,悄然驚悟:莫非我身已死?回
    (想臥病時,焚詩燒稿,與紫鵑悲慟之事,又不知寶玉果真娶了寶釵,目下是何
    (光景?眼中不覺流下淚來。)
    (忽又一轉念想道:我生來薄命,父母雙亡,依靠外祖母家。)
    (雖然老太太十分疼愛,到底不比自己家中。)
    (寶玉既然負心,更復何望,死了倒也乾淨。)
    (既有鼓樂接引,自必是天仙福地,且看他們把我抬到那裡!)
    (一路行來,遠遠但見一個石頭牌坊,玲瓏剔透,上面橫書斗大的四個金字「太
    (虛幻境」。)
    (又有一副對聯云)
    (假作真時真作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轉過牌坊,便是一座宮門,金碧輝煌,上面一匾,橫書四個金字云:「孽海情
    (天」。)
    (又有副長對聯,寫道)
    (厚地高天,堪歎古今情不盡)
    (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酬。)
    (黛玉看罷,心中詫異道:這麼一個極好的所在,如何題出這樣的話來?正然尋
    (思,只見轎走如飛,轉過宮門後面,又有一座牌坊,上面橫書著「真如福地」
    (四個大字,兩邊也有一副對聯,寫道)
    (假作真來真勝假;無原是有有非無。)
    (黛玉看畢,又想道:此處匾聯的話語,卻如何與前面的大不相同?正不如是何
    (意見,但又見轉過牌坊,也有一座宮門,上面橫書一匾,大書「福善禍淫」四
    (個金字,也有一副長聯,寫的是)
    (過去未來,莫謂智能賢打破)
    (前因後果,須知親近不相逢。)
    (黛玉看畢,正在沉吟玩索間,忽見前面別一洞天:宮門高聳,殿閣巍峨,十分
    (都麗。)
    (轉過兩層,便是一垂花門,進了垂花門,只見兩旁游廊,層欄曲榭,院中間白
    (石欄內種著一叢仙草,一縷幽香沁人心髓。)
AAA:(抬轎的女童落下轎來,只見正房中珠簾響處走出一個麗人來,笑容可掬道)姑
    娘到了。姑娘可好麼?
    (黛玉細視其人,長眉秀項,笑語嫣然,不禁驚喜道)
歡喜道:你不是晴雯姐姐麼,怎麼也在這裡?
答 道:(晴雯答道)說來話長,請姑娘進宮,慢慢的細稟。
    (說著,搶步上前,將黛玉攙出轎來。)
    (這裡黛玉手扶著晴雯,輕移蓮步,走進宮門。)
    (但見金碧輝煌,耀人眼目。)
    (錦裀、繡毯、翠幕、珠屏,迥非人世所有。)
    (正中一座榻上放著一張小炕桌,紫檀雕刻,極其精工。)
    (桌上放著一個小小金爐,不知焚著什麼香,旁有一盤佛手,金色爛燦,異香撲
    (鼻。)
    (金釧兒先將引枕靠背挪好了,讓黛玉坐定,遂又捧上香茶。)
    (只見十數個仙女,俱各丰姿秀曼,羽衣蹁躚,上來參見。)
    (方才跪了下去,黛玉立起身來,忙命晴雯攙他們起來。)
AAA:(眾仙女道)娘娘今日初歸,理應叩賀的。
    (黛玉聞言暗忖:我是個女孩兒家,他們如何把我稱起娘娘來了?忙問晴雯道)
忙 問:姐姐,你說此處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們都是些什麼人,你與金釧兒怎麼也在這裡
    ?
晴雯笑:此乃天仙清虛之府,名曰太虛幻境,此宮名為絳珠宮。前殿有一位警幻仙姑,善
    知過去未來之事,我前日來時,也是蒙他接引的。當時他對我說過,姑娘是什麼
    絳珠仙草,寶二爺是什麼神瑛侍者;我們的三位姑娘和璉二奶奶,都是什麼薄命
    司的仙姑;又有什麼金陵十二釵的冊子,我與金釧兒都是副冊上有名兒的,其中
    的精微詳細,我們也參解不透。姑娘今日初到,身上未免勞乏,俟歇息一夜,他
    明日必來拜賀的,那時姑娘當面問他底裡,自然明白的了。
AAA:(黛玉聞言,點頭歎息道)原來如此!
    (正欲往下問時,只見金釧兒稟道)
稟 道:警幻仙姑差人送仙丹一粒、仙酒一瓶、仙果二盒、肴饌四品。
晴雯笑:(黛玉向晴雯笑道)我尚未奉謁仙姑,反蒙惠賜先施,真是卻之不恭,受之有愧
    ,如何是好?
晴雯道:仙姑的美意,姑娘領受才是。
    (黛玉聽了,點點頭兒。)
    (於是,晴雯率領眾仙女將禮物收下,發付來使去訖。)
金釧兒:姑娘遠路勞乏,只怕也餓了,可將送來的酒果吃些兒,過會子只怕警幻仙姑就來
    ,也未可定。
黛玉笑:俗云『行客拜坐客』,那有反勞仙先來之理。我們吃些點心,先去奉謁仙姑才是
    正理。
    (晴雯遂令眾仙女將酒果肴饌擺上來,杯盤羅列,真是上界仙品,都不知何名,
    (但覺香美異常。)
    (黛玉此刻也覺肚中饑餓,遂將仙丹一粒用酒溶化,吃了下去,又吃些酒果之類
    (,覺得一縷熱氣自湧泉直達泥丸,精神頓長。)
晴雯道:(乃笑向晴雯道)我往日不大會吃酒,吃一半杯就覺頭暈。今日這酒倒吃了三杯
    ,不但不醉,反覺長起精神來了。
    (晴雯聽說,細將黛玉端詳了一回,不禁狂喜道)
歡喜道:姑娘的面色,全然不是當日病弱的樣兒了,真真的牡丹、芙蓉也無此嬌豔,越顯
    出眉梢眼角的丰韻來了。若能教我們寶二爺看見,還不知樂成個什麼樣兒的呢。
黛玉笑:你這個丫頭,怎麼耍笑起我來了。
晴雯笑:姑娘不信,等我取鏡子來,姑娘自己照一照就知道了。
    (說著,回身向裡間取出一面把兒鏡子,遞與黛玉。)
    (黛玉接來,自己照了一照,心中也自歡喜。)
    (於是,漱口吃茶畢,向院中閒步一回,看了一回絳珠仙草,這才吩咐女童們伺
    (侯拜謁仙姑。)
    (只見四個女童抬進轎來,黛玉問道)
問 道:此處離仙姑的住處有多遠?
AAA:(眾仙女回道)就在兩座牌坊的中間那個宮便是。
黛玉道:如此說路也沒多遠,此處又無閒雜人往來,我們正好步行,玩玩仙景豈不有趣。
    晴雯姐姐,你在家裡照應,只教金釧兒同仙家的幾位姐姐跟了我來。
    (說著,便輕移蓮步走出宮門。)
    (但見一片青苔白石,毫無半點飛塵,四面玉宇瓊樓,高插九霄雲漢。)
    (迤邐行來,但覺身輕步健,氣爽神清,乃笑向金釧兒道)
金釧兒:警幻所贈的仙丹大有意思。我往日在家,時常害病,從瀟湘館走到怡紅院就喘的
    受不得了。今日走了這些路,反覺得腿上有勁兒似的。
金釧兒:可不是呢,那年我跳了井之後,不知怎麼就糊裡糊塗的到了這裡,肚裡的水漲的
    實在受不得了,滿地打滾。也虧警幻仙姑給我灌了一粒仙丹,沒多一會的工夫,
    那個水,除嘴裡吐的不算,底下就像撒尿似的直流出來,可惜將太太賞的裝殮-
    -還是寶姑娘穿過的一條桃紅灑花中衣--全濕透了,還把我媽給我費著心兒紮
    的一雙滿幫子四季花的鞋兒也糟蹋了。後來我就甦醒過來,覺得眼明耳亮,心內
    清爽,十分感激。只是糟蹋了衣裳,我心疼的什麼似的,我反倒埋怨起來說:『
    仙姑,你老人家既是慈悲救人,如何連個救人的法兒也不知道呢,我往常間聽見
    人說,有投河跳井的,總是打撈起時將人倒控起來,肚裡的水都從嘴裡流出來才
    是,你怎麼灌了我一丸子藥,水都從底下撒了出來,糟蹋了我的褲子、鞋兒,難
    道教我在這裡光著屁股、精著腳過日子嗎?』說的仙姑沒了法兒,照樣兒賠了我
    一條小衣、一雙鞋兒。我如今現穿的不是嗎。
AAA:(一席話說的黛玉用手帕子握著嘴,嘻嘻的笑起來道)難為你這個丫頭,虧你嘴
    裡說得出這些話來,也太不害臊了。
    (金釧兒正欲回答,只聽迎面有人說道)
說 道:那不是林姑娘來了麼?
    (黛玉抬頭細看,只見迎面有一個丫頭,跟隨著一個麗人冉冉而來。)
忙 問:(忙問金釧兒道)前面來的就是警幻仙姑麼?
AAA:(金釧兒也仔細一瞧道)這來的不是仙姑,是咱們東府的小蓉大奶奶。
黛玉道:原來他也在這裡,可謂『他鄉遇故知』了。
    (說著,只見秦氏等已到面前,笑容可掬的問道)
問 道:姑娘可好?幾年沒見模樣兒越發標緻了。我今兒聽見姑娘的駕到了,趕著請安來
    了。不知姑娘又往那裡去呢?
    (黛玉拉住秦氏的手,笑道)
笑 道:大奶奶,你這幾年可好?我竟不知道你也在這裡。我如今要到警幻仙姑處拜見去
    呢。你且先到我那裡等著我,就住下罷,我們晚上也好多說說話兒。
秦氏道:就是這麼著。天也不早了,姑娘請去罷。
    (二人說畢,分手而去。)
    (這裡,黛玉又走不多時,早到了仙姑的宮門首。)
    (只見匾上橫書著「離恨天」三個大字。)
    (正欲觀看其餘,只見警幻率領著一班仙女迎接出來。)
    (黛玉先將仙姑一看,只見他仙風道骨,別有一段風流;羽衣蹁躚,另是一番豐
    (致。)
    (比櫳翠庵的妙姑尤覺光豔動人。)
妙 姑:(連忙上前施禮道)弟子下界凡愚,深閨弱質,偶因一念癡情,遂爾自捐身命,
    乃蒙不棄,收錄門牆,一切癡緣,仍望仙姑指示。
    (警幻見黛玉容華絕世,舉止幽閒,不禁點頭暗歎,連忙攜手相攙,笑道)
笑 道:賢妹不必過謙。你我原係姊妹,只因你有一段因果在內,故爾謫降塵寰,了此一
    番宿債。且請進來坐下,慢慢的告訴與你。
    (於是,二人攜手攬腕步入宮來,就在正中榻上,賓東主西一齊歸坐。)
    (女童捧上茶來。)
    (茶罷,黛玉先就欠身問道)
問 道:適蒙仙姑見教因果一事,請指迷津以開茅塞。
警幻笑:說來話長,這個賈寶玉,他的前身乃是女媧氏補天所剩的一塊頑石,未經投胎之
    先,曾作過赤霞宮的神瑛侍者。那時,賢妹乃西天靈河岸三生石料的一株仙草,
    名曰絳珠,因雨露衍期,漸就蔫萎。神瑛侍者日以甘露澆灌,受了日月精華,秉
    了山川靈氣,故能脫化為人。你與寶玉兩個人,生前繾綣,死後纏綿,也不過是
    以情補情而已。
    (黛玉聞言暗忖道:原來如此,怪不得寶玉那樣顛頑,我又這樣多病,原來是頑
    (石與草木耳。)
    (想罷,又向仙姑道)
老尼姑:弟子與寶玉,既是以情補情,他就不該負心,使弟子九原銜恨。
警幻笑: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致者,命也。你與寶玉之事,天也,亦命也。
AAA:(黛玉聞言,不禁蹙起雙蛾,一聲長歎道)易首乾坤,詩首關雎,人倫王化之原
    ,情之所鍾,上天弗禁。弟子與寶玉一段情緣,出自至情,並非傷風敗化鑽穴窬
    牆之比。天地之大,於人何所不容,奈何苛毒至此?弟子實所不解。
警幻笑:賢妹,你如何聰明一世,懞懂一時。我且教你瞧一個東西,你自然明白了。女童
    呢?過來。
    (只見一個垂髫仙女答應著走來。)
警幻道:你去到薄命司櫥內,將金陵十二釵的正副冊子一總拿來。
    (女童領命,去不多時,抱著一摞冊子笑嘻嘻的走來,放在中間小炕桌上。)
    (黛玉便將頭一本冊子揭開,留神看去。)
    (只見頭一頁上畫著兩株枯木,掛著一條玉帶,下面畫著一堆雪,雪裡一股金簪
    (,後面一首五言絕句,寫道:
    (  堪歎停機德,誰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林黛玉生來穎悟,念了兩遍,早已明白。)
警幻道:(笑問警幻道)細玩此詩,不過是我們兩個人的名姓,可有什麼因果在上頭呢?
警幻道:你只細玩這個『歎』字『憐』字,就可以明白了。
黛玉笑:原來就這兩個字上分別。且如弟子,因姻緣不遂,飲恨而亡,這算得薄命,原該
    可歎可憐!若說寶姐姐,他如今婚姻如意,夫唱婦隨,有何可歎可憐的呢?
警幻道:人之薄命,遭際各有不同,未可一概而論。
AAA:(因將冊子又揭了一頁,指著道)你看這一頁,是你元春姐姐。這一頁,是你迎
    春姐姐。他兩個,一個是貴妃娘娘,一個是誥命夫人,怎麼算得薄命呢?只因富
    貴不長,榮華不久,所以也就謂之薄命了。如今你元妃姐姐,現在東邊赤霞宮居
    住。至於其餘的姊妹們,也是各人有各人的薄命處,豈能相同呢。你往後逐頁看
    去,自然知道了。
    (黛玉聞言,便將正副冊子逐一的留神看了一遍。)
    (內中也有一看便知的,也有參詳而知的,也有不大明白的。)
    (遂將冊子合上,欠身笑道)
笑 道:許多冊子,一時也不能深究其奧。只是寶姐姐的薄命,弟子到底不能無疑,仍望
    仙姑明白指示。
警幻笑:未來的天機,我也不敢泄漏。你與寶玉,不但有人世良緣,兼有天台宿分。也罷
    ,你既疑惑你寶姐姐,我給你個小小的玩藝兒,你拿了去,到三更人靜之時,獨
    坐中庭,焚香一看便知分曉。
AAA:(說著,因向伺候的女童們道)把我那個葫蘆兒取來。
    (女童應聲而去。)
    (不多時,拿了一個小小的葫蘆兒出來,遞於黛玉。)
    (黛玉接來一看,只見上面雕刻的山水樹木、人物花卉、蟲鳥禽魚極其精妙,嘴
    (兒上嵌著個玻璃顯微鏡,就如街市上賣的西湖景兒一般。)
    (看畢,便遞於金釧兒收好。)
    (立起身來,笑道)
笑 道:天也晚了,仙姑請歇息罷,明日再來領教。
警幻道:有勞賢妹玉趾先施,恕愚姊今日不能回拜了。
    (於是,二人攜手送出宮門而別。)
    (這裡,黛玉率領眾仙女,仍從舊路而回。)
    (前面兩對宮燈引路,後面金釧兒一手擎著葫蘆兒,一手提著個小明角燈兒相隨
    (。)
    (走不多時,回至絳珠宮內。)
    (只見晴雯打起簾子來,笑道)
笑 道:小蓉大奶奶和瑞珠兒來了好半日了。
    (秦氏也就迎了出來,道)
笑 道:姑娘見過警幻仙姑了麼?
答 道:(黛玉笑答道)見過了。教大奶奶候的工夫久了,我們到東套間裡坐去,點起燈
    來好說話兒。
    (說著,便拉了他的手走進東套間內。)
    (只見一切鋪設,光華奪目。)
    (二人遂在炕上對面坐下。)
    (瑞珠兒便過來與黛玉磕頭。)
    (黛玉連忙攙起,因其殉主而死,也著實的獎慰了一番。)
    (金釧兒送上茶來。)
問 道:(秦氏問道)老太太如今可還康健,二位老爺、二位太太都好?
答 道:(黛玉答道)老太太、舅舅、舅母們俱各康健。
又 道:(秦氏又道)我們東府裡的太爺和我公公、婆婆可好?
黛玉道:大哥哥、大嫂子都好。大老爺不知怎麼服了金丹升仙去了。
秦氏道:我們太爺的脾氣古怪,放著福不會享呢。不知你蓉大姪兒如今續了弦了沒有?
黛玉道:聽見說續娶的是胡家的姑娘,模樣兒、性格兒也和大奶奶差不多兒。
又 道:(秦氏又道)我們珠大嬸娘、璉二嬸娘可都好?
黛玉道:他們可有什麼不好的呢!
問 道:(秦氏又問道)姑娘們可都好?
黛玉道:他們也都好。二姐姐給了孫家了,聽見說二姐夫為人脾氣乖張,二姐姐如今很不
    得意。三妹妹聽見說二舅舅在糧道任上許了周統制的公子了,尚未過門。四妹妹
    還沒有人家呢。
秦氏道:前兒元妃娘娘到來,我去請安的時節,娘娘向我說,迎姑娘不久也要來,現在給
    他修理住房呢。
黛玉道:我才剛兒恍恍惚惚聽見警幻也這樣說來。可憐二姐姐,一輩子老實懦弱,也還如
    此薄命。
    (秦氏聽了,也點頭嗟歎了一回,忽然笑道)
笑 道:你看我,問了這半天的話,竟把這一個人忘了。寶二叔他可好?今年也有十八九
    了,不知可曾娶了親了莫有?
    (黛玉見問出寶玉來,不覺眼圈兒一紅,流下淚來,低頭不答。)
AAA:(晴雯在旁插嘴道)這個大奶奶,你看你說的這些話,可教姑娘怎麼答言兒呢。
    你難道莫有聽見前兒警幻仙姑說的那些話嗎?
秦氏道:我沒有聽見警幻仙姑前兒說的什麼話。
晴雯道:你既不知道,等我夜裡睡下慢慢的告訴你。你可也想想,林姑娘為什麼到咱們這
    裡來的呢?曖喲喲,你這個人倒像在罈子裡過日子呢似的。
    (這一席話,倒把黛玉招的笑起來了。)
晴雯道:姑娘不用傷心,咱們如今到這天仙福地來,無拘無束,自在逍遙,好不舒服受用
    呢。譬如襲人那個浪蹄子,本來他的命比我好,我也不去恨他,我也不去氣他,
    且看他的收緣結果罷咧!
笑 道:(秦氏也笑道)可不是呢,譬如我們蓉大爺,如今娶了胡家的姑娘,那裡還能夠
    想起我來呢!這也是氣不來、恨不來的,有什麼法兒呢。
晴雯道:豈但沒法兒,我看小蓉大爺那個年輕的狂樣兒,只怕在被窩裡把當日和大奶奶怎
    長怎短的故典兒,都要告訴了新娶的大奶奶呢。
啐 道:(秦氏笑著啐道)呸!你這個啼子,又要教我撕你的嘴呢。
    (黛玉用手帕子窩著嘴,笑道)
笑 道:說正經話罷。大奶奶,你家如今在那裡住呢?
秦氏道:姑娘還不知道呢,我們都是薄命司裡的一伙冤家喲。薄命司裡邊,地方寬敞多著
    呢,東西兩廂都是一院一院的好齊整房子,我來了沒多年兒,我們的尤家三姨兒
    、二姨兒也陸續來了。我們如今大家住的倒也熱熱鬧鬧的。他姐兒倆說,明兒才
    來給姑娘請安來呢。
黛玉笑:你們那個三姨兒的為人,倒教人可敬,你們那個二姨兒真真的是個笑話兒,好好
    的要給璉二哥哥作個二房。那時,我們和寶姐姐、珠大嫂子都替他捏著一把汗兒
    ,他倒自己得意洋洋的。後來到底上了鳳丫頭的當了。
秦氏道:我們璉二嬸娘這個人,你瞧他那個模樣兒、說話兒、行事兒,那一件不教人打心
    裡愛呢,可就是他老人家的這個毛病兒總不能改,把個醋罐兒抱的結結實實的,
    總不肯撒手麼。
晴雯笑:罷喲,大奶奶也別單怪璉二奶奶吃醋,我看那個二姨兒也就不大正經。你忘了,
    那一天咱們大家坐著說閒話兒,大奶奶提起小大爺來,你看他那個神情兒,倒像
    比大奶奶還著急似的。據我看起那個光景兒來,只怕大奶奶去世之後,他和小大
    爺定有一合兒。
AAA:(說的秦氏、黛玉都笑起來道)你這張嘴真要不得了。
黛玉道:你收拾鋪炕去罷,夜深了,請大奶奶也安歇罷。
晴雯道:教金釧兒在這邊服侍姑娘安寢,我和小大奶奶在西邊套間裡睡去,我們還有好些
    話兒說。
    (於是,大家散了,各自歸寢。)
    (黛玉先就睡下,金釧兒在下面一個小榻上也就睡下了。)
問 道:(黛玉問道)金釧兒,你好好的服侍太太,太太也很疼你,寶二爺和丫頭們玩笑
    也是常有的事,你也犯不上跳井啊。
金釧兒:那年夏天,太太睡中覺,我給太太捶腿,也就困的打起盹來。不知寶二爺多咱兒
    溜了進來,輕輕的在我臉上摸摸索索的。我醒來看時,太太仍是閉著眼睡,我只
    當太太還睡熟著呢,我就悄悄向寶二爺說:『金簪兒掉在井裡,有你的總有你的
    ,你這會子忙什麼呢?』一句話莫說完,誰知道太太才莫睡著就聽見了,翻過身
    來『呸』的一聲,先給了我一個嘴巴,我就唬的趕著跪下碰頭,央及太太說:『
    我再不敢了!』太太那裡肯依,就打發人傳了我媽來,立刻教人帶了出去。姑娘
    ,你想咱們家的丫頭們,那一個嘴上的胭脂都沒教寶二爺吃過呢,難道都尋了死
    了嗎。只是人有臉,樹有皮,太太攆了我,吵嚷的人人都知道了,我還有什麼趣
    兒呢。我只說跳一跳井可以遮遮羞兒,誰知道跳了下去可就上不來了呢。
黛玉道:太太打你的時候,寶二爺怎麼樣來?
金釧兒:寶二爺看見太太一翻身,他早跑的沒了影兒了。
黛玉道:你跳了井之後,老爺知道了,把寶二爺狠狠的打了一頓呢。
    (金釧兒此時已經瞌睡的受不得了,連打著哈息答道)
答 道:阿彌陀佛,打的該著。
    (就沉沉打起鼾來。)
    (黛玉也自好笑,便悄悄的起來,穿好了衣服,將警幻給的那個葫蘆拿了,又一
    (手秉燭走出外間,將葫蘆、蠟台放在小炕桌兒上,爐內焚起香來,慢慢的盤膝
    (坐在榻上,將葫蘆輕輕的拿起,覷著眼在玻璃鏡內一看。)
    (不知葫蘆裡面到底是什麼故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訊鴛鴦鳳姐受虛驚 救妙玉香菱認親父)
    
    
3**時間: 地點:
    (話說林黛玉候深夜人靜之時,獨坐繡榻,剔亮燈燭、焚起一爐好香來,意秉虔
    (誠,拿起葫蘆,秋波凝睇,覷向玻璃小鏡中一看。)
    (但見裡面十分寬敞,隱隱有樓台殿閣之形,越看越真,宛如大觀園的景況;又
    (仔細看去,卻又像自己住的瀟湘館。)
AAA:(又見寶玉在那裡捶胸跺腳,嚎啕大慟,耳內倒像彷彿聽見他哭道)林妹妹,這
    是我父母所為,並不是我負心。你在九泉之下不要恨我。
    (黛玉看著,不覺一陣心酸,眼中流下淚來,忙用手帕拭揩,心中暗忖:這個小
    (小葫蘆,如何這般奇妙,真是仙家之物,所謂壺中日月、袖裡乾坤了。)
    (想罷,復又將葫蘆放在眼上看時,卻又不見大觀園了。)
    (又像昨日拜警幻時所見的太虛幻境的光景,忽見寶玉從迎面遠遠而來,漸近漸
    (真,一直到了自己的面前,大嚷道)
嚷 道:妹妹原來在這裡,教我好想啊!
    (黛玉唬了一跳,忙放下葫蘆,望迎面一看,宮門關得好好的,微聞外邊簾櫳一
    (響而已。)
    (黛玉怔了半晌,又拿起葫蘆來看時,只見寶玉還在面前,並非從前的打扮。)
AAA:(頭戴僧帽,身穿僧衣,向著他笑道)妹妹,我可真當了和尚了!
    (言還未盡,只見一個癩頭和尚、一個跛足道人一齊上前,挽了寶玉就走,漸走
    (漸遠,漸漸的不見了。)
    (看的黛玉似醉如癡,正欲放下葫蘆時,耳內隱隱似聞哭泣之聲。)
    (又定神看時,卻又似榮國府的光景。)
    (只見三個人哭作一團,一個好像王夫人,一個好像寶釵,一個好像襲人。)
    (黛玉看著也自傷心。)
    (忽見四面黑雲布起,將葫蘆內罩得漆黑,一無所有了。)
    (黛玉放下葫蘆,癡癡呆呆的坐著,思想適才葫蘆內看的那些光景,心中七上八
    (下的,一時也參解不透。)
    (又恐怕驚醒了眾人,少不得又要盤問,只得攜了蠟台,拿了葫蘆,悄悄的仍舊
    (回至套間裡。)
    (只見金釧兒仍是鼾然沉睡,便輕輕的收了葫蘆,吹了燈,解衣就寢。)
    (意欲在枕上尋思,誰知吃了仙丹、仙酒,精神滿足,頭一著枕便栩然睡去了。
    ()
    (次日清晨,梳洗已畢,便先往赤霞宮謁見元妃。)
    (元妃獨居寂寞,聞黛玉到來,不勝之喜。)
    (先行了君臣之禮,後敘些姊妹之情,十分親熱。)
    (元妃又說迎春不久也要歸位的話,直留著吃了早膳方回。)
    (元妃隨即差了些宮娥來問安,又送了許多禮物。)
AAA:(接著,警幻仙姑也來回拜,黛玉又將葫蘆內所見的光景,再三求教仙姑,仙姑
    (只道)不久自知,天機不可預洩。
    (黛玉也不好深究。)
    (警幻去後,又有尤二姐、尤三姐姊妹來望,不過彼此敘了些別後情況。)
    (黛玉也都一一的回拜。)
    (這些節目,不須多贅。)
    (這一日早飯後,黛玉在院中閒步。)
    (正看這些仙女們用甘露澆灌那絳珠仙草,只見晴雯打扮的齊齊整整,笑嘻嘻的
    (走來,說道)
說 道:姑娘,我這好幾日也沒到外邊逛逛去,今日閒暇無事。我到小大奶奶家去,和他
    們說說話兒,姑娘可肯教我去麼?
黛玉道:總是閒著呢,你就逛逛去,見了他們替我問候。
    (晴雯答應了,笑著喜喜歡歡的去了。)
AAA:(莫有一盞茶時,只見他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道)你們快瞧來,前邊來了一個女
    人,那個樣兒好磕磣怕人啊,好像鴛鴦姐姐似的。
    (黛玉等聞言,一齊走出宮門看時,只見那個女子披頭散髮、張目吐舌、踉踉蹌
    (蹌而來。)
    (晴雯見人多了,乍著膽子問道)
問 道:你可是鴛鴦姐姐麼?
    (只見那女子舌伸唇外,口不能言,惟有點頭流淚而已。)
    (黛玉見這般光景,心下早已明白,便教金釧兒快到仙姑那裡去告訴說:鴛鴦姐
    (姐來了,求仙姑快來救一救。)
    (金釧兒答應著,飛也似的去了。)
    (這裡晴雯與眾仙女,將鴛鴦攙進房中。)
    (不一時,只見金釧兒跑的喘吁吁的進來,道)
問 道:仙姑給了一粒仙丹,教用甘露調化,一半兒點在舌上,再將那一半兒吃了下去就
    好了。
    (晴雯接來,即忙如法調治。)
    (不多一時,果見他目垂舌斂,這才睜開眼睛哭了出來,道)
問 道:我好苦啊!
叫 道:(晴雯忙叫道)姐姐,你瞧我們都在這裡呢!
    (鴛鴦望四下裡看了看,道)
叫 道:這是什麼地方兒,怎麼林姑娘也在這裡,你們怎麼就湊到一塊兒了呢?
    (黛玉未及回答,晴雯又道)
又 道:這裡是太虛幻境,林姑娘前身是這裡的瀟湘仙子,這就是他的絳珠宮,我們都是
    薄命司的仙女,所以你如今也到這裡來了。
    (鴛鴦聞言點了點頭兒,道)
又 道:原來如此,你們可曾見老太太來?
    (黛玉聞聽老太太三字,心中驚詫,忙道)
忙 道:你怎麼問起老太太來了,莫非老太太也歸了天了麼?
鴛鴦道:可不是呢,前兒晚上老太太歸了天了。我想,我服侍了他老人家一場,將來也沒
    個結果,又恐怕後來落人的圈套,趁著老太太還沒有出殯,我就把心一橫,恍恍
    惚惚的像個人把我抽著上了弔了。我模糊記得,好像東府裡的小蓉大奶奶似的。
    後來我心裡一糊塗,不知怎麼就到了這裡了。
    (黛玉一聞賈母仙逝,不覺慟哭起來。)
忙 道:(晴雯忙道)姑娘你又糊塗了,老太太歸了天,大家正好團圓,你哭的可是那一
    條兒呢?
流淚道:(黛玉忙拭淚道)我也忘了情了,這也是我平日哭慣了的緣故。
    (正然說話時,只聽見院子裡有人說道)
說 道:鴛鴦姐姐來了麼?好快腿啊!我倒奔忙了一夜,他倒走到我頭裡了。
    (大家看時,卻是秦氏,進門便道)
便 道:金釧兒,快倒碗茶來喝喝,今兒可把我乏透了。
笑 道:(黛玉迎著笑道)你看你累的這個樣兒,你既有這個差使,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一
    聲兒呢?
秦氏道:警幻只是催著教快去,連我換衣裳的空兒還不容呢,那裡還有工夫告訴你們!
黛玉道:大奶奶坐下歇歇兒罷。
    (於是,大家一齊坐下,仙女們捧上茶來。)
    (茶罷,黛玉先問鴛鴦道)
鴛鴦道:老太太好好的,得了什麼病歸了天了呢?
AAA:(鴛鴦歎了一口氣道)說起來話長。大老爺弄出事來了,家產也抄了,和東府裡
    的珍大爺一同發往軍台效力去了;又搭著二老爺在江西作糧道,也革職回家來了
    ;寶玉又瘋的人事不省的。姑娘你想,老太太是上了年紀的人,如何禁得這些懊
    嘈呢,所以一天一天的老起來了,不過在炕上病倒了不多幾日兒,就歸了天了。
    這個老人家既沒在這裡,卻往那裡去了呢?
秦氏道:我想老太太是年尊了的人,未必同我們一樣,只怕壽終了要歸地府罷。
AAA:(鴛鴦便著急道)如此說來,我可不又撲空了嗎。小大奶奶,你把我弄到這個地
    方來,你還得把我送到老太太那裡去,我才依你呢。
    (黛玉聞言,又覺傷心起來,道)
秦氏道:鴛鴦姐姐你不必著急,等我見了警幻仙姑,問准了老太太的下落,咱們再作商量
    。你且說二位太太和奶奶們、姑娘們的光景,也還都好麼?
鴛鴦道:二位太太的身子都還康健,只有家中遭了許多不幸,也都臉上露了老了。二姑娘
    怪可憐見兒的,生生的被二姑爺折磨死了,不知可曾到這裡來?
秦氏道:來了好些日子了,現在元妃娘娘那裡住著呢。
黛玉道:我也是前兒才知道的,還莫有過去瞧他呢。
又 道:(鴛鴦又道)三姑娘也出了嫁了,就是路太遠些,四姑娘還是照常不言不語的,
    似乎心裡另有一番高見似的。珍大奶奶也露了老了,珠大奶奶還是照舊,璉二奶
    奶也病的不成樣兒了!誰知抄家的事裡頭也干連著他呢,把他屋裡抄了個乾乾淨
    淨,搭著老太太的事情上,又沒錢又受褒貶,已經發了幾個昏了,還不知如今是
    個什麼光景兒呢?
秦氏道:如此說來,只怕他也是我們這一伙兒的罷!好,他來了咱們這裡更熱鬧了。
黛玉笑:熱鬧什麼呢,不過是兩片子貧嘴,怪討人嫌的!
又笑道:(秦氏又笑道)姑娘說的這個話,我倒怪想他的呢。那一日,我還到大觀園警教
    了他一回,只是他這個心總不醒悟麼。
    (大家正說話間,只見眾仙女送上晚飯來。)
    (黛玉便命將那日仙姑送來的酒燙了來,大家吃了幾杯。)
    (飯畢,嗽口吃茶,又說了一會閒話兒。)
    (秦氏告辭,各自家去了。)
    (當夜,黛玉就留鴛鴦在自己房中睡宿,乃悄悄的問道)
問 道:姐姐,你才說寶玉瘋了,我來的時候,我只知他病著呢,是為丟了通靈玉的緣故
    ,不知後來到底為什麼瘋了呢?
AAA:(鴛鴦歎道)姑娘,你還不知道呢,就是姑娘去世的那一天,那邊就娶了寶姑娘
    過來了。誰知寶二爺揭了蓋頭一看,大嚷起來道:『給我娶的是林姑娘,怎麼又
    換了寶姑娘了呢?』太太就安慰他道:『你林妹妹如今病的要死呢,所以才把你
    寶姐姐娶了過來了。』寶玉聽了,就昏了過去。後來甦醒過來,就發起瘋來了。
黛玉道:姐姐,你這個話我不大明白。咱們這樣人家,給寶二爺定親自然要個三媒六證,
    行茶過禮才是,怎麼我連一點聲氣兒也不知道呢?況且寶姑娘也是一位千金小姐
    ,難道說要娶就立刻娶嗎?既是娶了寶姑娘,寶玉又為什麼嚷出林姑娘的話來,
    難道拿我給寶姐姐頂名兒嗎,這到底是什麼緣故呢?
AAA:(鴛鴦歎了一口氣道)這都是我們璉二奶奶幹的勾當。姑娘記不得上年老爺把寶
    玉二次送到家塾裡唸書去了,老爺就向太太說,寶玉也大了,也該定得親了。太
    太就把這個話回了老太太。璉二奶奶就在旁邊插嘴道:『現放著金玉姻緣,再往
    那裡找去呢。』他就一力的慫慂著,悄悄的向薛姨太太說了。姑娘你想,我們這
    樣的人家,寶玉那樣的品格,姨太太有什麼不肯的呢,一口就應承了。這些事原
    是瞞著寶玉作的,寶玉全不知道。後來襲人知道了,就將寶玉素日和姑娘你們倆
    小小兒在一處長大的情分,告訴了太太,並且說,寶二爺因那年紫鵑說了句玩話
    就病成那個樣兒,如今若聽見給他定了寶姑娘,他斷然是不依的。太太也為難起
    來,就說個這個話為什麼不早說呢,如今生米已經做成熟飯了,難道好意思去向
    姨太太家說著退親麼。璉二奶奶就說不妨事的。他就想出這條妙計來了。後來寶
    玉病的狠了,老太太要娶過寶姑娘來衝一沖喜,他就說,趁著寶玉如今病的糊塗
    著呢,姑娘又病的著緊呢,把雪雁叫了過來,攙著寶姑娘拜堂,哄哄寶玉,就說
    是林姑娘。哄的寶玉果然歡天喜地的拜了天地,進了洞房,揭了蓋頭一看,是寶
    姑娘不是姑娘,氣的寶玉大叫一聲昏倒在牀上。眾人正忙亂著救他的時候,那邊
    瀟湘館的人來報說,姑娘也沒了氣兒了。
    (黛玉聽到這裡,不由的「噯喲」了一聲,半晌說不出話來,忽然笑道)
笑 道:仍舊把寶玉弄瘋了,也算不得什麼妙計。
    (鴛鴦看出黛玉的光景,自悔把話說冒失了,連忙解勸道)
勸 道:這都是過去的事了,姑娘如今位列仙班,何必又尋煩惱。
黛玉笑:可不是呢,不必提他了,我們睡覺罷。
    (於是安寢。)
    (到了次日,清晨起來,梳洗已畢。)
    (鴛鴦便先到警幻處,謝了賜藥之惠,講了一回天機,又與秦氏並尤家姊妹敘談
    (了一回,這才到了赤霞宮。)
    (守門的小太監問明了來歷,奏了上去。)
    (不多一時,元妃升殿,將鴛鴦宣進,先行了大禮,一旁侍立。)
    (元妃降旨,詢問家中別後的情事,鴛鴦一一的跪奏明白。)
AAA:(只見元妃面含怒色道)這些事體,前日二姑娘已經告訴過我了,雖是家運使然
    ,到底是鳳丫頭恃才妄作,老太太、太太為其蒙蔽所致。前兒警幻在我這裡提及
    寶玉與林妹妹的一段因果,我心深為淒惋。今兒聽你所言,鳳丫頭真真的不是個
    人了。你也沒問警幻,老太太如今現在何處?
AAA:(鴛鴦奏道)奴才問過警幻了,他說我們這個太虛幻境,在上界之下,下界之上
    ,原是個虛無縹渺的所在,不是這裡有名兒的人是不能到的,老太太是壽終的人
    ,必要先歸地府,見過閻君,稽查過善惡,然後送往上界去與去世的祖先相會的
    ,豈能到這裡來呢。
元妃道:老太太貴為一品夫人,生平謹慎,樂善好施,並無過惡,就到閻君那裡也無甚可
    怕處,惟是那些刀山劍樹、牛鬼蛇神,老人家未曾見過,不免受些驚恐,且又無
    人服侍,如何是好?
AAA:(鴛鴦奏道)奴才原為老太太來的,奴才的意思要求警幻指引一條明路,親身到
    地府是訪一訪老太太的下落。奴才住在這裡,心裡如何得安呢!
    (元妃聞奏,沉吟了半晌,點點頭兒道)
金釧兒:你這個丫頭真是個好的,可嘉之至。前兒警幻說鳳丫頭不久也要來的,等他到來
    ,我自有道理,你也歇息幾日。你且到二姑娘屋裡坐著,說說話兒去罷。
    (說罷,元妃起身回宮去了。)
    (這裡宮娥引了鴛鴦到西邊一個小小院落,三間正房,卻蓋得十分別緻。)
問 道:(只聽迎春在內問道)鴛鴦姐姐來了麼?
    (鴛鴦聞聽,連跑了幾步,進門先請了安。)
    (迎春含淚拉起,問了些別後家中的情事,彼此傷感了一回,就將鴛鴦留下作伴
    (,差人告知了黛玉。)
    (黛玉隨即也來會了迎春。)
    (過了幾日,又接迎春到絳珠宮居住,二人閒暇無事,不是下棋就是吟詩,倒也
    (十分快樂。)
    (這話暫且不表。)
    
    
4**時間: 地點:
    (且說王熙鳳自從物故之後,一靈真性悠悠蕩蕩,不知身在何處。)
    (但聽一片哭聲,低頭下視,只見自己停在牀上,賈璉、平兒、巧姐以及丫環僕
    (婦,繞牀慟哭,心中恍然大悟。)
    (意欲飛身下去,只覺有兩個人兩邊攙架起來,行走如飛,腳不沾地。)
    (走了有頓飯之時,覺得眼界光明,前面顯出無數的樓台殿閣。)
AAA:(正然心中歡喜,忽聽攙他的那兩個人罵道)小蹄子,我當你日頭長晌午呢,你
    也有今兒麼?
    (鳳姐唬了一跳。)
    (仔細看時,原來是尤二姐、尤三姐姊妹二人。)
鳳姐道:噯喲!我當是誰,原來才是你們這兩個東西,怎麼開口就罵起我來了?
罵 道:(尤二姐罵道)你便怎麼!這裡又是你們的榮國府?你又是當家奶奶莫人敢惹?
    我今兒可要報仇呢。鳳丫頭,我且問你,我好好的在外邊住著,又礙不著你的什
    麼事,你為什麼把我誆到家裡去,千方百計折磨死了我,你這才舒服了。
鳳姐道:好個不識抬舉的東西,你既然嫁到我家,難道教你在外頭住一輩子,到底算個什
    麼名色兒呢。我好意收拾了房子,親自把你接回來,樣樣讓你占個頭分兒。你自
    己命小福薄,消受不起折受死了,你倒不領我的情,反倒嘴裡唚出這些話來了。
尤二姐:你不用和我巧辯,你把我搬到家裡來了,姐姐長,姐姐短,那一件事情我不是看
    你的眉高眼低呢,那一點兒把你敬錯了?你不過為的是那個漢子。把我擺佈死了
    ,你就該守著漢子過個白頭到老啊,怎麼也跑到這裡來了呢?
鳳姐道:噯喲喲,好個沒臉的東西,越發說上樣兒來了。什麼老婆咧、漢子咧的,你既然
    正經,為什么二爺回來了幾天兒你就懷上孕了呢?你看那些日子,就把你狂的喲
    ,成天家齜牙咧嘴的,又想吃酸的了。
尤二姐:生兒養女,原是人所共有的大道理,有什麼怕人的呢,難道你的巧姐是你在娘家
    帶來的嗎?
尤三姐:姐姐,你這張嘴那裡說得過他呢。你只把他撳倒,剝了他的衣裳,等我取出傢伙
    來收拾他。
    (說著,唰的一聲拔出鴛鴦劍來。)
    (鳳姐一見,嚇得魂不附體,只見前邊不遠有一帶紅牆,他便兩手撩衣,往前就
    (跑!尤三姐隨後趕來。)
    (只見迎面來了個美人,後面跟著兩個人,捧著盒子冉冉而來。)
    (鳳姐一見,高聲嚷道)
嚷 道:快救人啊!尤家三丫頭要殺人呢!
    (原來前面來的正是鴛鴦,奉元妃之命與迎春、黛玉送果子去。)
AAA:(鴛鴦留神一看,認得前頭跑的是鳳姐,後頭趕的是尤三姐,連忙跑了幾步,將
    (鳳姐攬在懷內,喝道)三姑娘,不得無理,娘娘聞知,取罪不便。
    (尤三姐收了寶劍,笑道)
笑 道:我嚇唬鳳丫頭呢,那裡就殺了他了呢。
AAA:(鴛鴦拉著鳳姐的手道)二奶奶,你老人家怎麼也來了?
鳳姐道:我倒不願意來呢,可由得我嗎!這是什麼地方這樣體面,你們如何都在這裡?
鴛鴦道:此乃太虛幻境,有一位警幻仙姑,那中間正殿,便是仙姑的住處。這東邊一帶紅
    牆,是元幻妃娘娘的赤霞宮。那西邊一帶粉牆是林姑娘的絳珠宮。兩邊的配殿,
    都是『怨粉』、『愁香』、『朝雲』、『暮雨』、『薄命』、『癡情』等司,就
    是我們這些人的住處了。
鳳姐道:我呢,難道連個宮也沒有嗎?
鴛鴦道:有呢,東廊下第一所就是二奶奶的宮。警幻說來,我們都是這些司裡的一伙冤家
    ,惟有二奶奶是這些司裡的一個總冤家頭兒。
鳳姐笑:這也罷了,我們如今先到那一處去好?
鴛鴦道:二奶奶跑的頭髮也鬆了,褲腿也散了,咱們就近先到赤霞宮二姑娘屋裡歇歇,梳
    洗梳洗,見過了娘娘,再往林姑娘那裡去,路也順便些。
鳳姐道:這都是尤家三丫頭,鬧的來把我一輩子的臉都丟了。
尤三姐:(回頭又向尤三姐道)你提防著就是了。你二姐姐呢?眼錯不見的就沒影兒了?
    (尤三姐只不答言,抿著嘴兒笑。)
    (於是,鴛鴦先差兩個小太監,將果盒送到絳珠宮去,三人同至赤霞宮迎春房裡
    (。)
鳳姐道:怎么二姑娘沒在家嗎?
AAA:(鴛鴦送上茶來道)二姑娘是林姑娘接了住著去了。二奶奶也乏了,吃了茶歇一
    會兒罷。
    (遂命宮娥們舀水,取了妝奩來。)
    (這裡鳳姐重新打扮,整理衣裳,鴛鴦便先進宮啟奏元妃去了。)
AAA:(約有頓飯之時,才走出來道)娘娘身上不大爽快了,不肯出來見人。聽見二奶
    奶來了,倒像有些嗔怪的意思,親筆寫了一道懿旨封了,命我發給二奶奶自己開
    讀呢。
AAA:(鳳姐吃了一驚道)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又不認得字,這不是難我嗎?
鴛鴦道:不如我們都到絳珠宮,見了林姑娘和二姑娘,教他們念給二奶奶聽好不好?
鳳姐道:如此甚好。
AAA:(只見方才送果子的兩個小太監回來道)果子送到了,二位姑娘在娘娘上叩謝。
鴛鴦道:你們來的好,這是娘娘的一道懿旨,你們背起來,頭裡往絳珠宮去。
    (於是,三人出了赤霞宮,慢慢的行來,約有二里之遙,早到絳珠宮門首。)
AAA:(只見金釧兒、晴雯笑嘻嘻的迎了出來道)二奶奶可好?尤家二姨奶奶說二奶奶
    來了,我們在這裡等了好半天了。
鳳姐笑:原來你們這兩個小蹄子也在這裡呢,好熱鬧啊!
晴雯笑:二奶奶的這個嘴,總莫有改一點兒。
    (於是,大家進了宮門,只見秦氏、尤二姐在院中,彼此問了好。)
    (只聽簾櫳響處,迎春、黛玉也迎了出來,大家相見,悲喜交集。)
AAA:(敘過寒溫,剛要歸坐,只見鴛鴦走來道)娘娘有旨給二奶奶的,請二位姑娘代
    為宣讀。
迎春道:他才來了就有什麼旨意呢?
鴛鴦道:二奶奶才到了赤霞宮,娘娘說今日不大爽快,未曾見面就降了這一道旨意。因二
    奶奶不識字,所以帶過來,請姑娘們宣讀著他聽。
迎春道:請過旨來,我就替他宣讀。
忙 道:(黛玉忙道)這樣使不得,娘娘有旨,必須排下香案,令鳳姐姐磕了頭,跪聽宣
    讀才合禮呢。
    (晴雯聽了,忙移了香案過來,供上旨意。)
    (鳳姐只得恭恭敬敬的磕了頭,端端正正的跪在那裡。)
    (迎春這才打開懿旨,高聲念道:
    (  蓋聞閫儀閨范,端有賴於賢媛;三從四德,望允孚乎內助。)
    (茲爾王氏熙鳳,質雖蘭蕙,識雜薰蕕;利口覆邦,巧言亂德。)
    (堅貞自守,倖免帷薄不修;利俗薰心,竟蹈簠簋不飾。)
    (家資抄沒,子孫無可立錐;骨肉流離,功業都成畫餅。)
    (況復妄言金玉,使疾情怨女紅粉埋香;巧弄機關,致薄倖情郎緇衣托缽。)
    (揆厥由來,罪莫大焉!本應除名仙籍,罰赴輪迴。)
    (但念爾賦性聰明,言詞婉妙。)
    (斑衣戲彩,效老萊子之娛親;菽水承歡,法子輿氏之養志。)
    (功堪補過,罪可從輕。)
    (恭惟祖母太夫人,鸞軿未返,鶴馭難逢。)
    (魂飄閬苑之風,魄冷瑤台之月。)
    (九重泉路,不無牛鬼蛇神;十殿森羅,半是刀山劍樹。)
    (皤皤白髮,難免恐怖之憂;渺渺黃泉,誰是提攜之伴?今敕熙鳳擬正,遂爾孺
    (慕之初心;鴛鴦擬陪,成彼殉主之素志。)
    (並錫雲車二乘,內監二名,夙興夜寐,早抵豐都。)
    (事竣功成,速歸幻境。)
    (於戲,餘一人棄其瑕而錄其瑜,用觀後效;爾熙鳳勉其新而革其舊,以贖前愆
    (。)
    (曰往欽哉,勿負乃命。)
    (眾人聽畢,都吃了一驚。)
鴛鴦道:我久有此心,適見娘娘親筆書旨,我就猜著幾分是為這件事,如今可遂了我的心
    了。
AAA:(只見鳳姐還在地下跪著發怔,黛玉笑著拉他道)念完了,你起來罷。你的差使
    到了。元妃娘娘派你往地府找老太太去呢。恭喜,恭喜!
    (鳳姐這才起來,道)
鴛鴦道:我不信這個話。方才念的都是些文話,我一句兒也不懂,你們講給我聽聽。
    (迎春遂又念一句講一句,逐句講完。)
    (大家俱不言語,都抿著嘴笑。)
AAA:(鳳姐拍手道)阿彌陀佛,天在頭上呢,冤屈死我了。抄家的事,原是大老爺和
    珍大哥哥鬧出來的亂子,我不過是放了點子零碎帳在外頭,月間求幾個利錢。這
    就算『簠簋不飾』?把天大的不是都安在我頭上了。那一年,東府裡的大老爺生
    日,我在後園裡撞著瑞老大那個小短命鬼兒,弄的我臉上很沒個意思。大概把這
    一案,又給我安上『帷薄不修』了。
迎春笑:二嫂子,你沒聽明白。娘娘原寫的是『倖免』兩個字,並非說你實有其事。
鳳姐道:這也犯不上說到『倖免』的上頭啊。
AAA:(晴雯忙插嘴道)這個二奶奶,怎麼不是倖免呢。那一天,要不是二奶奶的志謀
    高,瑞大爺的膽子小,倘若他是個冒失鬼,情急了不管青紅皂白,把你老人家一
    抱了抱到山子石背後,那可如何能夠倖免呢。
AAA:(鳳姐啐了一口道)放你娘的狗屁,小蹄子越發說上樣兒來了。
鳳姐笑:(尤二姐笑道)晴姑娘,好孩子,你一說怎麼就說到我心坎兒上來了呢。
    (招的眾人都笑起來。)
AAA:(鳳姐著急道)你們聽正經話罷。前兒我來的時候,寶兄弟好好的在家裡和寶妹
    妹小兩口兒一盆火兒似的。那一天,到舅老爺家去,巴巴兒的打發焙茗飛馬跑回
    告訴說,二爺不教二奶奶在風地裡站著。這都是鴛鴦姐姐親眼見的事,這如今旨
    意上寫的什麼『緇衣托缽』,這不是冬瓜拉到茄子地裡去了。這不是,林妹妹現
    在這裡呢,你和寶兄弟兩個人肚裡的事情,我如何能夠知道呢。因為老太太說寶
    丫頭穩重、林丫頭多病,我不過是順著老人家的桿兒爬,就說了句現成的金玉姻
    緣的話。大主意也還要老太太、老爺、太太作主兒,那裡就能由著我呢。我要是
    你們兩個人肚裡的慧蟲,能夠知道你們兩個人的心事,我要肯說金玉姻緣的話,
    就教我嘴上長個大疔瘡,爛了舌頭。
AAA:(黛玉正色道)鳳姐姐,你說的都是些什麼話。適才責備你的這些話,乃是元妃
    娘娘的旨意,與我什麼相干呢。你如果委屈的受不得,就該往赤霞宮喊冤去,這
    些閒話在這裡說給誰聽呢!
    (說著,賭氣子到裡間屋裡去了。)
迎春道:二嫂子,你也不能沒不是。姻緣呢,固然有個天定,你為什麼趁著人家病的要死
    ,把人家的雪雁叫過去攙著寶妹妹哄寶兄弟呢?
鳳姐道:已經把事情乾錯了,可教我再有什麼法兒呢!少不得要弄神弄鬼的了。
秦氏道:二嬸娘不必焦躁,也怨不得元妃娘娘嗔怪,也不怨得林姑娘生氣,總是二嬸娘平
    日精明強幹的過餘了。俗語說的,『功之首,罪之魁也』。這也不必提了,且和
    鴛鴦姐姐商量明日如何起身才是正理。
晴雯道:(迎春向晴雯道)你該差人到廚房裡去問問,飯得了沒有?只怕你二奶奶鬧了這
    大半天也餓了。
    (晴雯答應,自去料理。)
    (這裡迎春便拉了鳳姐,一同進裡間來瞧黛玉。)
    (只見黛玉面朝裡躺著,鳳姐便歪在炕沿上,搬過黛玉的臉來,摟在懷裡笑道)
笑 道:姑奶奶,你別生氣了,都是小的的不是。要打要罵,我情願領。我明日就往地府
    裡去呢,姊妹們也親親熱熱的說半天話兒罷。我明兒到了外頭,打聽著寶兄弟如
    果出了家時,那怕海角天涯呢,我總把他找了回來,雙手兒送到妹妹懷裡,將功
    折罪。
迎春笑:林妹妹,你饒了他罷。你聽他說的怪可憐見兒的。
    (黛玉不由得也笑了。)
AAA:(回過手來輕輕的打了一下道)我看你這貧嘴,幾時才改呢。
AAA:(只見晴雯走來回道)酒席已經擺下了,請吃酒罷。
    (於是,三人走了出來。)
    (只見擺了兩席酒,迎春向黛玉道)
黛玉道:我們六個人坐一席,好說話兒。那一席挪下些,讓鴛鴦姐姐他們坐罷。
    (於是,黛玉、迎春、秦氏、鳳姐、尤二姐、尤三姐坐了一席,那一席便是鴛鴦
    (、晴雯、金釧兒、瑞珠兒坐了。)
AAA:(正然飲酒敘談,只見警幻差了一個仙女來報說)你們的親戚又來了三個,一位
    奶奶,一位尼姑,還有一位道士呢。
AAA:(眾人都詫異道)道士是誰呢?
尤三姐:莫非就是那年送我來的那個跛道士罷?
AAA:(仙女道)這個道士並不跛,他說是送他女兒來的。
    (眾人聽了,越發測摸不出道人是誰?)
    (列公,你道這個道人是誰?原來就是甄士隱。)
    (自從那日草庵別過了賈雨村,來到薛蟠的門首,正值香菱產厄,甄士隱就在空
    (中將袍袖一展,只見香菱的靈魂出殼,隨了他來,飄飄蕩蕩,走夠多時。)
叫 道:(士隱叫道)英蓮,我的兒,你認得為父的麼?
    (香菱正然心中迷迷惑惑,忽聽有人叫他,止步留神細看。)
    (只見一位道士,鶴氅綸巾,仙風道骨,站在面前。)
AAA:(香菱倒退了幾步道)你是何人,把我引到那裡去?我們薛家可不是好惹的。
笑 道:(士隱笑道)我的兒,你那裡知道,我就是你生身之父,姓甄名費字士隱,家住
    姑蘇閶門內,仁清巷葫蘆廟旁。你母親封氏,膝下無兒,單生你這一女,小名英
    蓮。五歲上,因上元佳節家人霍啟抱你到街上去看燈,一時丟失,霍啟懼罪潛逃
    。後來葫蘆廟失火,延燒了家產,我與你母親投奔你外祖家棲住。那年遇見一僧
    一道,我就棄捨紅塵,隨他們出家,如今已修成半仙之體。今知你孽債已滿,特
    送你到太虛幻境結案,以完父母之情。
    (香菱聞言,連忙跪倒,拉住士隱的袍袖,放聲大哭道)
哭 道:女兒長了二十多歲,只知為人拐賣,並不記得家鄉住處,父母何人。至今才能認
    著父親,不知我母親現在何處?爹爹可把我領了去見見母親。
AAA:(士隱歎道)我的兒,你母親如今現在你外祖家,你今並非生人,陰陽路隔,豈
    能相見。你也不必悲傷,母女後會有期。你今且同我到太虛幻境與你們那些姊妹
    相逢,亦可稍慰寂寞。
    (香菱聞言,止哭問道)
問 道:姊妹又是何人?
AAA:(士隱歎道)到彼自知。
    (一面說,一面攙了香菱,緩緩而行。)
    (走夠多時,轉過了一個山灣,只見一個女子披頭散髮,血跡模糊,號泣踉蹌而
    (來。)
    (士隱指著,笑向香菱道)
香菱道:這不是你們的一個姊妹麼!
    (香菱聞言,嚇了一跳,搶步上前仔細一看,忙問道)
忙 問:你不是櫳翠庵的妙師父麼?
AAA:(那女子也抬頭一看道)你不是香菱姑娘麼?
    (原來這女子果是妙玉,自從那日被強盜劫去,因眾強盜都要搶先,各不相讓,
    (爭鬧起來。)
    (內中一個強盜憤極,大吼一聲,一刀將妙玉殺死。)
    (他的那三魂七魄聚在一處,只因迷了路徑,身無所歸,正然悲泣。)
    (忽見了香菱,真如見了親人一般,遂將那夜被劫,眾盜爭風遇害的緣由,細訴
    (了一回。)
    (香菱也將自己產厄,認了父親的話說明。)
    (只見甄士隱上前,向妙玉臉上噴了一口仙氣,就像戲台上放了一股松香火亮兒
    (似的,大家都吃了一驚。)
    (仔細看時,只見妙玉渾身血跡全無,依然是花容月貌,越顯得豔麗非常。)
    (香菱、妙玉一齊歡喜,拜謝了士隱相救之恩,大家齊奔太虛而來。)
    (又走不多時,只見前面一片光明,真是琉璃世界,層樓聳翠,飛閣流丹。)
AAA:(遠遠來了一位仙姑,向士隱稽首道)老先生辛苦,了此一段因果。
笑 道:(士隱也稽首笑道)因果雖了,只怕還不能結局呢。
    (乃向妙玉、香菱道)
香菱道:這就是警幻仙姑。
    (二人一齊上前施禮。)
警幻笑:二位賢妹,你們在紅塵中鬧了這些年,不知可享了些什麼福?
AAA:(二人齊道)弟子等愚蒙,全賴仙姑指引。
AAA:(警幻連忙攙起,笑向士隱道)老先生請到前殿歇息,我領他們到絳珠宮去,教
    他們姊妹大家相會。
忙 道:(香菱忙道)爹爹不要悄悄的走了。
AAA:(士隱道)我今日也乏了,且在前殿打坐一宵,明早回山。我尚有囑咐你的言語
    ,你放心去罷。
    (說畢,自去前殿打坐去了。)
    (於是,警幻先差了一個仙女去報信,自己隨後攜了他二人的手,並肩緩步而行
    (。)
    (這裡晴雯等一聞仙女來報,即出席來看,果見他三人來了。)
笑 道:(喜的金釧兒拍手笑道)我們這裡越發熱鬧了。
    (大家彼此問了好,進了宮門,黛玉、迎春、鳳姐等也都迎了出來。)
    (大家相見,悲喜交集,不必細贅。)
AAA:(警幻先道)大家仍舊坐了席,方好說話。我與妙姑吃素,就在榻上小炕桌兒上
    坐罷。
    (於是,他二人便在榻上對面坐下,香菱便挨著黛玉坐下。)
    (遂將寶玉中了鄉魁、跟了和尚去出家的話,以及襲人嫁了蔣玉函並夏金桂施毒
    (自害的這些事,一一的告訴出來。)
    (眾人聽了,也有詫異的,也有傷感的,也有歎息的,也有稱贊的。)
    (惟有林黛玉眼圈兒一紅,低頭不語,默默如有所思。)
秦氏道:寶二叔銜玉而生,本就是胎裡帶來的仙體,日後成了正果,未必無相見之時,何
    必悲傷。我們今日大家聚會,正該破涕為笑才是。換熱酒來,大家且吃幾杯。
    (於是,仙女們斟上酒來,一齊舉杯相讓。)
妙 姑:(只見鳳姐擎杯向妙姑笑道)妙師父,自從那日大觀園被盜,後來聽見你被賊人
    劫了去,我就一夜也沒合上眼兒。我想你這麼個嬌嬌滴滴的人兒,一個強盜也還
    支撐不住,何況一伙強盜呢!底下的話我可就不敢說了。
    (妙玉聞言氣的把桌子一拍,道)
笑 道:二奶奶這是什麼話!我如今拚著一死,原為的是保全名節,你如何反說出這樣的
    話來。我聽見你明日往地府裡去,只保佑你不要撞著一伙惡鬼,才是你的造化呢
    。若要撞著了惡鬼,那時節,你要求其如我這一死,只怕不能夠罷!
迎春笑:二嫂子說的是玩話,妙師父怎麼就著了急了呢。
    (誰知妙姑這一席話倒提醒了鴛鴦,忙道)
忙 道:二姑娘,妙師父雖然說的是極話,仔細想來倒也很是呢。我想二奶奶和我,兩個
    年輕的婦女,兩個小太監也算不得什麼,萬一路上遇見了歹人,可怎麼處呢。
    (迎春未及回答,尤二姐道)
尤二姐:我倒有個主意,和仙姑商量商量,把我們二爺也弄著來,跟了他們去,豈不放心
    些兒呢。
迎春道:這如何使得呢,這裡都是些仙女們,那裡有安頓爺們的地方呢?
鳳姐道:你可說嗎,人家這裡商量正經事,他又想到他們二爺身上了。
尤二姐:我想到二爺身上,原是為保護你,難道是為我嗎。
鳳姐笑:(尤三姐笑道)鳳丫頭,你也不用和我姐姐鬥嘴,他也說不過你,你只當著眾人
    給我磕個頭,三姑娘明兒個保了你去,憑著我手中的鴛鴦劍,腳下的手帕雲,就
    有幾百個惡鬼,保管你平安無事就是了。
    (眾人聽了,都齊聲道)
齊 聲:好!
    (鳳姐也點點頭兒,笑道)
笑 道:三妹妹,你也不必要我給你磕頭,我就認真的給你磕個頭,難道你兜著我這個頭
    不成。你只管保了我去,我才剛才已經許下給林妹妹找寶兄弟呢,順便把柳老二
    找了回來,雙手兒也送到妹妹的懷裡,答報你的恩,好不好呢?
迎春笑:三姐姐,你聽見了沒有,你這可再推辭不得了。
    (說的眾人都笑了。)
黛玉笑:你們都收了貧嘴罷,早些兒吃了飯,鳳姐姐也歇息歇息,明兒還要辛苦呢。
    (說著,遂命仙女們端上飯來。)
    (大家說完,出席,盥漱畢,隨便散坐。)
    (只見尤三姐悄悄的拉了香菱的手,笑道)
笑 道:菱姑娘,你到這裡來,我有句話要和你說呢。
    (說著,便拉了香菱到裡間去了。)
    (不知尤三姐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黃泉路母女巧相逢 青埂峰朋友奇遇合)
    
    
5**時間: 地點:
    (話說尤三姐拉了香菱到裡間房內,悄悄的笑道)
笑 道:好妹妹,我有句話對你說,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聞甄老伯已修成半仙之體
    ,凡屬同道之人斷無不認得之理。你可替我問問柳湘蓮的下落。
    (香菱聽了,不由的笑起來。)
AAA:(正欲怄他玩笑,只見黛玉笑嘻嘻的進來道)好話不背人,你們有什麼私話在這
    裡說來了。
    (尤三姐見有人來,也沒細看是誰,是從後門走了。)
    (這裡香菱笑著將尤三姐的話,告知了黛玉。)
    (黛玉聽了,把臉一紅,拉了香菱的手,好像有話說不出口來的意思。)
    (香菱是極聰明的人,早已會過意來,笑道)
笑 道:我知道了,明日一總替你們問問我父親就是了。
    (黛玉聽了,便拉了香菱走出來,笑道)
笑 道:咱們今日人多,晚上都在那個屋裡睡,早些說定了,好教他們收拾臥具。
AAA:(妙玉先道)我還要求警幻仙姑的指教,就住在他那裡罷。
秦氏道:我和二嬸娘、鴛鴦姐姐就在西套間裡睡。我們娘兒們好幾年沒見面,我們還有話
    說呢。
迎春道:很好,菱姑娘就跟著我,在林妹妹房裡住。尤家二姐姐、三姐姐也別回去,大家
    晚上熱鬧熱鬧罷。
尤三姐:我已許下同他們往地府裡去呢,也要回去收拾收拾才好。
尤二姐:也罷,我們姊妹倆一塊兒回去,明日一早在牌坊那邊擺了祖餞,候著你們罷。
    (說著,仙女們捧上茶來。)
    (大家吃了一回茶,警幻和妙玉、尤氏姊妹告辭,各自回家。)
    (這裡迎春、黛玉、鳳姐、秦氏、香菱、鴛鴦、晴雯、金釧兒、瑞珠兒九人又談
    (了一會別後的情事,這才各自歸寢。)
    (次日黎明,香菱起來梳洗畢,先往警幻前殿見他父親去了。)
    (甄士隱未免又勸慰了香菱一番,給了個小小錦匣兒,上寫著「仙家妙用,警謹
    (開看」八個字。)
    (香菱知是仙家之寶,不敢細看,遂緊緊收藏起來。)
    (又問湘蓮、寶玉的下落,士隱只說得「青埂峰」三個字,便走出殿門,忽然不
    (見。)
    (香菱怔了半晌,悲傷了一回。)
AAA:(正欲回來,只見遠遠的尤二姐姊妹兩個在那裡招手,叫他道)這裡來!
    (香菱聞言,只得跟了來到牌坊外,早有仙女們擺著圍屏、桌椅、酒果伺候著呢
    (。)
    (三人敘禮坐下,尤三姐便笑道)
笑 道:老伯走了麼?我的那個話你可問了沒有?
香菱笑:問了,倒惹的我父親說我不害羞,怎麼替人家問起這個話來了。
鳳姐笑:(尤三姐笑道)這是你編排的話,老伯口裡那裡說出這樣老沒正經的話來呢!
    (香菱正欲回答,只聽尤二姐道)
尤二姐:那邊他們一伙子都來了。
    (大家看時,果見前邊是兩個小太監御著雲車二乘,後邊鳳姐是行裝打扮,身穿
    (絳色襖兒,外罩三藍片金鑲邊的嵌肩褂,戴著貂鼠昭君套,越顯得風流出眾。
    ()
    (隨後就是迎春、黛玉、秦氏、鴛鴦、晴雯等一齊到了。)
    (眾人讓鳳姐上面坐,兩邊讓尤三姐、鴛鴦也坐了。)
    (晴雯執壺、秦氏把盞,迎春、黛玉、尤二姐等每人親遞了三杯酒,鳳姐三人等
    (飲畢,又每人回敬了一杯,這才依序坐下。)
    (鳳姐歎了一口氣,向黛玉道)
黛玉道:林妹妹,你知道我素日在老太太面前,凡事多嘴多舌慣了的,實在我把事情干冒
    失了,我也後悔不來了。妹妹恨我這是不消說的,寶兄弟好好的為這件事出了家
    ,他也是要恨我的。就是寶妹妹,如今弄的他守了活寡,他又不恨我嗎?噯!我
    真真的成了大觀園的反叛罪人頭兒了。昨兒晚上教蓉大奶奶把我數落的恨不能鑽
    到地縫裡。接著,晴雯這個丫頭也數落了我一頓,說太太當日攆他,只怕也是我
    調唆的。就只有金釧兒跳井,不好意思賴到我身上來。妹妹,你可再別記懷我了
    ,只看我受這一回辛苦,將功折罪罷!
黛玉道:鳳姐姐,你也不必再提這些事了。你只路上留神保重,找著了老太太,先差人給
    我們送個信來,我們就放了心了。尤三姐姐、鴛鴦姐姐路上也好生留神照應,見
    了老太太替我們請安。
AAA:(二人也答應道)你們只管放心罷。
秦氏道:天也不早了,二嬸娘請上車罷。
    (鳳姐站起身來,正欲作別,只見警幻與妙玉笑嘻嘻的走來,道)
秦氏道:我們來遲了,快拿酒來,我們借花獻佛。
    (晴雯忙送過酒來,每人又遞了三杯。)
    (各道了謝,彼此酒淚而別。)
    (鳳姐、鴛鴦坐了車,尤三姐架起手帕雲,兩個太監御車如飛而去。)
    (這裡迎春也回赤霞宮去了,香菱因要學詩,便與黛玉同住,尤二姐、秦氏各自
    (回家,妙玉仍與警幻同住。)
    (這話暫且不表。)
    
    
6**時間: 地點:
    (再說賈母自從那日仙逝之後,一靈真性出了府門,四顧茫茫,不辨路徑。)
    (正在心中憂懼,只聽後面有人高聲叫道)
叫 道:前面走的是老太太麼?
    (賈母回頭看時,認得是東府裡的焦大。)
賈母道:你作什麼來了?
AAA:(焦大道)奴才活了這麼大的年紀,如今老太太又去了世,奴才在小爺們手裡過
    著還有什麼趣兒呢,不如跟了老太太來見見老太爺們,強如活的豬嫌狗不愛的。
    所以,昨兒晚上痛痛的喝了些酒,跌拌了幾下子,也就趕著來了。
賈母笑:老孽障,你也活夠了?來的很好,我正盼個熟人兒呢。你去給我僱頂轎子,我步
    行走不動了。
AAA:(焦大回道)前面就是界牌,乃是陰陽交界,只怕預備老太太的轎子在那邊伺候
    著呢!
    (賈母聽了,抬頭一看,果見一座界牌。)
    (但見人煙湊雜,車馬攘攘。)
嚷 道:(焦大高聲嚷道)咦,你們那個是榮國府預備老太太的轎子?
AAA:(只見一伙人答應道)我們就是的,你老是誰啊?
AAA:(焦大道)浪王八羔子們,抬過來罷,老太太到了。你管我是誰呢。
    (眾人聽了,連忙抬過轎子,伺候賈母上了轎。)
問 道:(焦大又問道)樓庫槓箱呢?
AAA:(有人答應道)在這裡呢。
AAA:(焦大道)好生抬著,緊跟著老太太的轎子走,預備路上好賞人。我的驢子呢?
AAA:(只見一個小廝,拉過一頭驢來道)焦大爺,你這個驢是林大爺、賴大爺給你預
    備的。
AAA:(焦大道)我知道。哦,這是他們哥兒倆可憐我沒兒沒女的意思。孩子,你把我
    抽上去。
    (這小廝將焦大抽上了驢,跟著轎子緩緩而行。)
    (但見來來往往,絡繹不絕。)
    (這邊去的,也有幡蓋接引的,騎馬坐轎的,逍遙步行的,也有披枷帶鎖的;那
    (邊來的,也有歡天喜地的,愁眉淚眼的。)
    (賈母在轎中看見這些光景,惟有合掌念佛而已。)
    (走了多時,忽見迎面來了一伙囚犯,身上也有披著牛皮、馬皮、豬皮、羊皮的
    (,也有披著驢皮、騾皮、貓皮、狗皮的,後面跟著幾個解差,手提悶棍,搖頭
    (晃腦而來。)
叫 道:(忽聽囚犯內有個婦人高聲叫道)驢上騎的不是焦大爺麼?救一救我罷!
問 道:(焦大問道)你是個誰啊?
賈夫人:(那婦人道)我是鮑二的女人,你老人家記不得了麼?
AAA:(焦大道)就是你這個浪東西嗎,悄默聲兒的罷,看仔細驚了老太太。
AAA:(那婦人聽了,越發嚷起來道)轎子裡坐的是老太太麼?好老祖宗咧,救我一救
    罷!
    (賈母聞言,忙令住轎。)
    (只見那婦人早已跪在面前,哭道)
哭 道:老祖宗可憐我罷!閻王老爺說我前生引誘主子,犯了淫罪,罰我變個騍騾子,只
    許受苦,不許下駒。老祖宗可憐我罷,我再不敢浪了!
AAA:(這裡焦大也下了驢,吆喝道)滾開罷,小東西!成天家擦脂抹粉的,恨不能怎
    樣才好。今日是自做自受,教老太太有什麼法兒呢?
賈母道:焦大,我也想來,你雖是個八九十歲的老頭子,伺候我到底不方便。這個鮑二家
    的雖然平常,到底是家裡的個舊人兒。你去和那些解差們商量商量,看他們肯教
    我們贖不肯?
AAA:(焦大答應了一個)是!
AAA:(忙走上前去,向那些解差拱手道)眾位爺們站一站,我有件事和眾位商量。方
    才這個媳婦子是我們府裡的舊人,我們老太太要他跟了去服侍。眾位爺們通點情
    兒,讓我贖了去罷。
AAA:(只見一個歪戴帽子的人,上前喝道)胡說,你吃了燈草灰兒了,說的這麼輕巧
    。這都是王爺親點出來的,誰敢通情呢!
笑 道:(焦大笑道)好兄弟,你別生氣,咱們走衙門的人,一點弊兒不敢作,可仗什麼
    吃飯穿衣呢?哥哥總不肯委屈你就是了。
    (說著,便從槓箱裡取出一掛元寶來,笑道)
笑 道:足足的十個,五百兩,敬你們哥兒們喝個茶兒。
AAA:(那人聽了道)這點子東西你老請收著罷,我們沒有身家也有性命呢!
    (鮑二家的聽了,忙跪下磕頭,哭道)
哭 道:好爺們咧,開個恩罷,積修的好兒好女的。我給爺們磕頭。
    (那解差便覷著眼一看,高聲嚷道)
嚷 道:老三、老五你瞧瞧,咱們的眼睛真是吃了蒜了,昨兒晚上瓜裡挑瓜,竟把這麼個
    妙人兒白饒過去了。
AAA:(又笑問鮑二家的道)你多大年紀了?
AAA:(鮑二家的道)我記不得我的歲數,只聽見人說比我們二奶奶大一歲。
    (那解差聽了,不由的哈哈大笑道)
笑 道:我又知道你們二奶奶多大歲數了呢?這麼個怪俊的模樣兒,原來是『金玉其外,
    敗絮其中』的。罷了,我們行個好兒,老爺子,你把他帶了去罷。
    (說著,向焦大手中接了元寶,大家說說唱唱,押解其餘囚犯揚長而去!)
    (鮑二家的過來給賈母磕了頭。)
AAA:(焦大道)鮑姑娘,你也顧點臉面罷,方才那個樣兒,我也替你臊的受不得了。
AAA:(鮑二家的道)你這個老人家,你才沒聽見嗎,昨兒晚上要是瞧出我俊來,我還
    不得乾淨呢。
賈母道:不用說了,我們趕路罷。
AAA:(鮑二家的道)焦大爺,你到底也給我弄頂轎子來嗎!
AAA:(焦大怒道)不知足的東西兒,你才剛兒是轎子抬來的嗎?乖乖兒給我呀,步罷
    。這樣荒郊野外,教我在那裡弄轎子去呢。
AAA:(鮑二家的道)你老人家不用生氣,過這個山坡,那邊就是豐都城的十里鋪,那
    裡轎子多著呢。街頭上有個尼姑庵,也讓老太太喝碗茶歇歇兒。你看我身上這個
    樣兒,也讓我和老太太討件衣裳換換嗎。
笑 道:(焦大笑道)小東西,有這些卬嗦就是了,走罷。
    (於是,又走了有四五里之遙,繞過山坡,果見人煙輻輳,熱鬧非常。)
    (路南有座小廟,上寫「觀音庵」三字。)
    (鮑二家的忙教住轎,攙了賈母出來,步入廟門。)
    (只見一個尼姑迎了出來,道)
笑 道:老施主請到禪堂坐坐。噯呀,這一位好面熟啊,你不是在這裡住過的鮑二嫂子嗎
    ?
笑 道:(鮑二家的笑道)老姑姑好記性啊!這是我們的老太太,是國公爺的一品夫人呢
    。
老尼姑:原來是老太太,失敬了。
    (於是,攙了賈母到禪堂坐下。)
    (小尼姑端上茶來遞與賈母,隨跪下請安。)
AAA:(賈母伸手拉起,細將小尼姑一看,向鮑二家的道)你看這個小尼姑像饅頭庵的
    智能兒不像?
    (鮑二家的未及回答,只聽老尼姑道)
老尼姑:這是新收的徒弟,他說為找親戚來的。後來找著了一位姓秦的相公,他二人那樣
    親熱的光景,也難以言語形容了。我的意思要勸他還俗呢。
    (賈母聽了,也並不理會姓秦的是誰,但笑道)
笑 道:可是呢,年輕的小人兒家,再別輕易出家。
    (二人說話之間,鮑二家的早偷了個空兒打扮了上來伺候。)
賈母笑:浪猴兒精,多早晚兒可就把我的衣裳詭弄出來穿上了。
笑 道:(老尼姑笑道)這位嫂子是老太太的管家,我也不敢說,上回在我這裡……
AAA:(鮑二家的聽了著急,連忙拿眼眼瞪他道)你去罷,把你們的好點心、果子撿些
    兒來給老太太吃,吃了我們還有趕進城呢,那有工夫和你敘家常呢。
    (老尼姑會過意來,笑著,忙命智能兒取了八碟果點之類擺上,賈母隨便吃了些
    (。)
    (吃畢,只見焦大進來叫道)
叫 道:鮑姑娘,你的轎子僱下了,請老太太走罷。我在外邊打聽了,城外鬧雜住不得。
    城內城隍大老爺衙門西邊,有一所大公館,又雅靜又離衙門近,明早先要到大老
    爺衙門過堂驗看呢,遲了怕趕不進城了。
    (鮑二家的回明了,攙著賈母走了出來,老尼姑看著上了轎方才回去。)
    (這裡主僕三人迤邐行來,早望見一座城池,樓堞巍峨。)
AAA:(焦大便吩咐轎夫)慢慢地抬著走,小心些兒,我頭裡看公館去了。
    (說畢,顛著驢子如飛而去。)
    (這裡賈母進了城,在轎內看時,但見六街三市,熱鬧非常,楚館秦樓,都如人
    (世。)
    (正然看時,只聽焦大叫道)
叫 道:抬到這裡來。
    (眾轎夫聽了,便跟了焦大抬進一座公館,落下轎來。)
    (鮑二家的攙了賈母進了上房,只見裡面鋪設的十分幽雅。)
    (賈母也覺得乏倦,伏了引枕閉目養神。)
AAA:(焦大向鮑二家的道)我已向主人家言明了,酒飯、茶水、燈燭一總包了,明日
    開發他五兩銀子,等老太太醒了,你就伺候洗臉吃飯,照應著行李槓箱。我要往
    大老爺轅門上打聽打聽,明日過堂是什麼規矩,也好預備。
    (說畢,一徑去了。)
AAA:(這裡,賈母盹睡了片時,起來向鮑二家的道)你過來,我細細的瞧瞧你。你既
    是家裡的人,我眼中怎麼不大見你呢?
AAA:(鮑二家的道)奴才們兩口子原是珍大爺那邊的人,璉二爺愛奴才的男人好,才
    要過來的,只在外邊當差,那裡能夠輕容易見老太太呢?
賈母笑:怪道我瞧著眼生呢。那一年,在鳳丫頭屋裡,說他是閻王老婆的就是你嗎?
    (鮑二家的紅了臉,笑道)
笑 道:這個老太太,又揭挑起人家的短兒來了。
    
    
7**時間: 地點:
    (正說時,只見主人婆子送了臉水上來,賈母盥漱畢,然後端上飯來,乃是八個
    (小碟、八個大碗、一個火鍋。)
    (賈母飲了兩杯酒,吃了碗飯。)
    (鮑二家的送上茶來,然後自去吃飯。)
AAA:(賈母下榻閒步,只見焦大走來回道)奴才才到衙門裡打聽了,見了個年輕的書
    吏相公,他說這裡的規矩,不論陽世的官職,一概上堂要跪聽唱名的,若無罪過
    還好,若有罪過時,立刻就上刑具的。奴才許了給他十個元寶,他才許了個明日
    見機而作的話。奴才想先把銀子給他,往後也就好說話了。
    (賈母聽了這番言語,自念生平雖無大惡,終覺不甚放心,便道)
便 道:有的是銀子,你只管辦去罷。你明日可怎樣呢?
AAA:(焦大道)奴才怕什麼呢,當日跟著老太爺出兵的時候,什麼酸甜苦辣沒受過呢
    。別說大老爺過堂,就是閻王殿上上刀山下油鍋,也不怕他。
    (說的賈母也笑了。)
    (焦大遂取了十個元寶,一徑去了。)
    (這裡賈母又與鮑二家的說了一回閒話,各自歸寢。)
    (一宿無話。)
    (次日黎明,焦大便催齊了轎夫,俟賈母梳洗已畢,坐上了轎子,出了公館。)
    (鮑二家的、焦大步行相隨。)
    (不多一時,早到了轅門。)
    (只見一個年輕的書辦,生得眉清目秀、齒白唇紅,在那裡笑嘻嘻的點手兒,教
    (把轎子抬進角門西邊一個小院子內落下。)
    (自己走到轎前,恭恭敬敬的作了一個揖,道)
便 道:晚生請老太太的安。
    (賈母見他人物風流,語言乖巧,就知是十個元寶的力量,忙欠身笑道)
笑 道:相公你可好,我們諸事還要仰仗呢。
AAA:(那書辦道)老太太只管放心,晚生無有不盡力的。
賈母笑:相公尊姓?
笑 道:(那書辦笑道)晚生姓馮名淵,江南常州人氏,父親也做過官的。只因晚生買妾
    與金陵一個姓薛的,叫個什麼呆霸王,彼此爭買,他就倚財仗勢將晚生打死。晚
    生到了這裡告了一狀,查了查姓薛的與晚生原有夙冤,又且他陽壽未終,難以結
    案。幸喜城隍大老爺也是南方人,姓林,可憐晚生無故受冤,又是讀書的人,就
    補了這個衙門的六房總經承之缺,如今也好幾年了。
問 道:(賈母又問道)大老爺是南方那一府的?
馮淵道:蘇州府人,就是當日做過揚州鹽運司的。
    (剛說到這裡,只見從儀門裡走出一個長隨來,叫道)
叫 道:馮經承在那裡呢?
    (馮淵急忙答應,跑到跟前陪笑道)
笑 道:潘二爺有什麼吩咐?
AAA:(那長隨道)老爺今兒身上不大爽快,教你把過堂的花名冊子拿進書房裡去過目
    呢,想是委少爺出來點點也未可定。
    (馮淵聽了,忙取出冊子,一面打開看著,一面又走到轎前問道)
問 道:老太爺的尊諱可是賈代善?老太太娘家可姓史?今年八十三歲了?
    (賈母未及回答,只聽那長隨嚷道)
嚷 道:快來罷,老爺在書房坐著笑著呢,早作什麼來,這會子嘮裡嘮叨,問這個問那個
    的。
    (馮淵聽了不敢怠慢,連忙拿上冊子隨著長隨進去了。)
AAA:(這裡,賈母向鮑二家的道)你們聽見了,虧他不知道咱們是薛蟠的親戚,他才
    就是為買香菱被薛蟠打死的那個公子。
AAA:(焦大道)這倒不相干,他們當書辦的人,只知黑眼睛認得白銀子,那裡管什麼
    仇人的親戚呢。
又 道:(賈母又道)他才說這位大老爺姓林,做過揚州的鹽運司,咱們林姑老爺不是揚
    州的鹽運司麼?可惜沒有問他名字。
    
    
8**時間: 地點:
AAA:(正說話時,只見馮淵喘吁吁的跑來,到轎前笑嘻嘻的道)老太太恭喜,方才晚
    生拿上冊子去,老爺看了低頭沉吟了好一會,便吩咐教請少爺過來。少爺出來看
    了看冊子,他便回了老爺,要親身來看呢。晚生雖不知其中底細,看那光景,倒
    像和老太太是什麼親戚似的?老爺如今進了內宅,想是告訴太太去了,所以晚生
    先來送個信兒。若認了親戚,求老太太把賞晚生的使費,莫向老爺提起,晚生即
    刻就繳上來。
賈母笑:這有何妨,些小筆資,那個衙門裡沒有。但只是我原有個女婿姓林,並無子嗣,
    只有一個女孩兒,去年也死了,如今是那裡來的少爺呢?
AAA:(鮑二家的聽了,忙插嘴道)姑老爺在這裡為官多年,難道姑太太就再不養個老
    生子阿哥嗎?
    (招的馮淵也笑了。)
AAA:(正然說話時,只聽見堂上吆喝道)閒人都退後些,少爺出來了!
    (賈母在轎內留神細看,只見兩三個小廝擁簇著一位少年公子,生得器宇軒昂,
    (眉目清秀,年約二十餘歲。)
    (賈母細看,大驚,哭道)
哭 道:來的不是我那珠兒嗎?
    (那公子見了賈母,也就上前抱住腿慟哭。)
    (眾人不解其故。)
    (正在驚疑之際,只聽堂上「當」的一聲點響,威武三聲,大門、儀門一齊洞開
    (,出來了八個小么兒,將賈母的轎子抬起,那公子扶了轎桿,轉身進了儀門。
    ()
稟 道:(又見一名旗牌跪稟道)請老太太的轉。
    (堂上又威武了三聲,八個小么兒抬起,一直的上了大堂,穿暖閣兒進到了二堂
    (,才然落轎。)
    (早見一位官員錦衣繡服,拱立轎旁。)
    (賈母下轎,仔細看時,果然就是林如海,不由的大哭起來。)
    (林公也自傷感,忙請安問好畢,兩邊閃出幾個僕婦來,攙了賈母往裡所走。)
    (剛到宅門,早見兩個丫環攙著夫人哭了出來。)
    (賈母認得是他女兒賈敏,母女二人抱頭慟哭。)
勸 道:(林如海在旁勸道)老太太今日母女相逢,正該歡喜。夫人也不必哭了,讓老太
    太到上房裡去。
    (於是大家止淚,母女攜手進了宅門,丫頭門早打起簾櫳。)
    (進了上房,只見裡面陳設的十分精雅,雖係幽冥,無殊人世。)
    (林公夫婦讓賈母炕上坐了,重新拜叩。)
    (賈母還了萬福。)
    (賈珠也來叩見已畢,一齊歸坐。)
問 道:(賈母問道)姑老爺是從揚州仙逝之後,就補了這裡的城隍麼?珠兒怎麼得到這
    裡的?
答 道:(林公笑答道)小婿自那年捐館見了閻王,閻王因查小婿做了一任鹽運司,竟不
    曾弄商人的錢,所以十分敬重,奏聞了上帝,就補了豐都的城隍,幫著閻王辦事
    。大姪兒也是閻王愛他的文墨,就留在案下主文,後來小婿到任認了親戚,誰知
    他姑母就在他那裡呢。小婿現無子嗣,求了閻王,將大姪兒討了下來替我管管家
    務。那年東府裡的敬大哥到了這裡,定要把他帶了去見老太爺們去呢。小婿和他
    說之再三,他才給我留下了。
    (賈母聽了十分歡喜,道)
答 道:真是天緣湊巧,也是姑老爺的德行所致。
    (賈夫人又問賈赦、賈政、邢、王二夫人的好。)
    (賈母便將賈赦犯罪抄家的話說了一遍,林公夫婦不勝歎息!賈母又向賈珠道)
賈珠道:你的蘭小子虧了你媳婦守著撫養他,如今也十七八歲了,詩也做的好,文章也做
    的好,也愛讀書。
    (賈珠聽了,不覺心內慘然,忙站起來答道)
答 道:這都是老太太素日的教養。
AAA:(賈夫人遂接口道)我的黛玉兒丫頭今年也有十七八歲了,難為老太太把他接了
    家去恩養,他不知可比小時壯朗了些兒,還是那樣的弱呢?
AAA:(賈母聞言,呆了半晌道)怎麼的,你們沒見黛玉兒丫頭嗎?他死了有一年多了
    ,這個孩子可往那裡去了呢?
AAA:(賈夫人聽了,嚇得面目改色,半晌哭道)怎麼的,我的黛玉死了一年多了,我
    們這裡怎麼總沒見他呢?想來必是老爺公出,衙門裡的人疏忽了,不大理論,送
    到那個地獄裡去了,不然就是打發到那裡脫生去了。這還了得!我的兒啊,苦了
    你了!
    (說著便放聲大哭起來。)
    (賈母由不得也哭將起來。)
    (林公也傷心落淚,便向賈珠道)
賈珠道:大姪兒,你去叫了馮書辦來,吩咐教他在上年過堂的號簿上查一查,看有林黛玉
    的名字沒有?再到王府裡、崔判官衙門、轉輪王府裡出入的號簿上都查一查,就
    知道你妹妹的下落了。教他查明了,即刻回覆,
AAA:(賈珠答應了一個)是!
    (即忙去了。)
AAA:(林公又勸他母女道)夫人不必哭了,只管放心,別說地獄是咱們管的,還怕找
    不出來麼?就是脫生了人家,也還容易辦的。老太太上了年紀的人,莫教他老人
    家只是悲傷。
王夫人:(賈夫人止淚問道)我想黛玉小孩子家,三災八難也是常有的,不知得了什麼厲
    害病就死了呢?
    (賈母欲要實說出黛玉的病源,又怕賈夫人著惱,自己也覺礙口,便流淚含糊答
    (道)
王夫人:這個孩子生來的又弱又聰明的很,心眼兒又多,自從到家,三六九的咳嗽,我給
    他配的人參養榮丸,每日燉些燕窩湯,百般將養不能見效,後來到底吐血而亡。
    (說到這裡,便又哭道)
哭 道:我的乖乖兒啊,真真的教我也後悔不來了。
AAA:(賈夫人不解其意,乃道)老太太也不必後悔,這是他自己沒造化,老太太白疼
    了他了。
    (母女正然說話,只見個管家婆子走來稟道)
稟 道:早飯齊備了,擺在那裡?
林公道:老太太才來,身子乏倦,早飯就擺在這裡罷。你去告訴你男人,晚上預備酒席,
    或是小戲兒,或是八角鼓兒,不拘那樣,伺候老太太聽聽。
忙攔道:(賈母忙攔道)不用弄戲,等你們找著姑娘的下落,我再聽戲。
AAA:(說著,只見賈珠也進來回道)馮書辦已經遵諭查去了。
    (於是,丫環們擺上飯菜。)
    (賈母正坐,林公夫婦旁坐,賈珠下面相陪。)
AAA:(飲酒中間,賈夫人便叫)司棋呢?
    (只見走出一個年輕的婦人來,跪下與賈母磕頭。)
    (賈母仔細一瞧,問道)
問 道:你不是二姑娘的丫頭嗎?
賈夫人:不是他是誰呢?前兒你女婿坐堂點名,問出他們的來歷,是和他姑舅哥哥潘又安
    婚姻不遂,雙雙自盡。你女婿憐他們義氣,留在家中配為夫婦的。
賈母道:我只知他有了不是,攆了出去了,並不知道他有這些鉤兒麻藤的事情。可惜迎丫
    頭老老實實的,他老子那個糊塗東西許給了孫家,女婿極平常,活活的把迎丫頭
    折磨死了。
AAA:(賈夫人吃了一驚道)迎丫頭也死了麼?老爺每日點名,怎麼也沒有點著他呢?
AAA:(林公詫異道)莫非世上的女孩兒都不屬我們管?怎麼過堂的時候,往往的也點
    著別人家的女孩兒呢?
    
    
9**時間: 地點:
    (正說到這裡,只聽窗外有人稟道)
稟 道:潘又安回老爺的話。
林公道:進來說罷,這裡也沒你可迴避的人。
    (只見潘又安進來,給賈母磕了頭,到林公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
AAA:(林公默然良久,皺眉道)知道了。
賈夫人:你們不用鬼鬼祟祟的,找不著姑娘,我是不依的。
林公道:夫人不必著急,我另有道理。大姪兒明早親自帶些人去,到十八層地獄、七十二
    司查看一回。潘又安改了裝,在城裡城外、鄉村堡寨、庵觀寺院各處尋訪,斷無
    尋不著之理。再教馮書辦寫些告示,遍處黏貼,懸賞尋覓,更又周到些。
AAA:(潘又安答應了一個)是!
    (去了。)
    (這裡,大家用過了飯,漱口吃茶。)
    (只見焦大與鮑二家的走來與林公夫婦磕頭。)
    (焦大遂請示林公明日見閻王的規矩,並回明路上贖了鮑二家的話。)
林公笑:明日,老太太也不用去,你們也不用去。明日我進府面稟,閻王也不好意思不賞
    臉。你們放心,都吃飯去罷。
    (司棋遂將他二人領去款待。)
    (林公惟恐他母女傷懷,笑道)
笑 道:夫人和大姪兒何不引著老太太到花園裡走走,閒散散步兒,回來你們娘兒們鬥牌
    ,我到書房裡催著他們辦文書,明早進府稟過閻王,就留老太太在這裡住一半年
    ,等我明年轉了天曹,一同昇天。
    (說畢,各自起身去了。)
    (賈夫人、賈珠攙了賈母到花園各處閒步,又講些家中之事,不必細贅。)
    (到了次日,林公進府辦事,午正方才回來,向賈母道)
賈母道:小婿今早見了閻王,將老太太之事回明,便稽查冊子。老太太一生並無過惡,閻
    王甚喜,一切允從。焦大呢?
    (焦大見林公回來,早在門外伺候打聽,一聞呼喚,忙上來打千兒,道)
賈母道:奴才在這裡呢。
林公道:老業障,閻王說你喝醉了酒,不知主僕名分,混唚罵人,該下拔舌地獄。因你跟
    著老太爺出過死力,又嘴裡填過馬糞,暫且加恩予以自新之路。你很要改才好。
    (焦大忙跪下磕頭謝恩。)
又 道:(林公又道)鮑二的女人不准收贖,我求之再三,閻王不得已,還教我買匹騾子
    ,償還他脫生的主兒,以結此案。
    (鮑二家的聞言,也過來磕頭謝了,合家無不歡悅。)
    (賈母也歡歡喜喜的住著,聽候找尋黛玉的下落。)
    (這也按下不表。)
    
    
10**時間: 地點:
    (再說賈寶玉自從那日鄉試出場,在稠人廣眾之中,見了那個癩頭和尚合他點手
    (兒,他便趁著人擠的空兒拋下賈蘭,跟著那和尚就走。)
    (那和尚向他臉上吹了一口,便覺心中迷迷惑惑,就像腳下生雲的一般。)
    (不多一時,走的連城池房舍的影兒都不見了。)
    (但見一個跛足道人在那裡哈哈大笑,道)
又 道:這裡來,這裡來,天倫至性,不可以不拜辭。
    (於是,二人引了寶玉來到河邊,只見一隻大船灣在那裡,便將寶玉扯上船頭,
    (令其叩拜,寶玉此時明明見他父親坐在船內,心中只覺恍恍惚惚,口裡也說不
    (出話來,身子好像由不得自己的一般。)
    (叩頭已畢,二人便攙了他上岸,腳不沾地,行走如飛。)
    (走夠多時,只見前面一座高山,萬丈嶙峋,直插雲漢。)
    (進了山口,頓覺眼界光明,別是一番世界。)
    (寶玉此時才覺心中清醒,舉眼看那和尚、道士時,頓改了形容,那裡是什麼癩
    (頭跛足的形狀。)
    (但見:這一個頭戴毗盧帽,衣穿袈裟,白面長鬚;那一個頭戴綸巾,身披鶴氅
    (,美目修髯。)
    (飄飄然有神仙之概。)
    (真好似:
    (  取經天竺唐三藏;夢醒黃粱呂洞賓。)
    (寶玉看罷吃了一驚,倒身下拜,道)
又 道:請問二位師父的法號?
笑 道:(那和尚笑道)我乃茫茫大士,這位道友乃渺渺真人。我二人自開闢以來就在此
    山居住。
又 道:(寶玉又道)請問師父此山何名,這等▉岑空翠?
賈夫人:(那道人道)此山名為大荒山,那中間最高的一峰就名青埂峰,下面有一洞府,
    名曰空空洞,就是我二人修真之所。你且隨了我們來,這裡還有你一個朋友在此
    。
    (寶玉聽了,不勝歡喜。)
    (便隨了他二人緩步而行,到了洞門口,只見上面懸著一石匾,鑿著四個大字道
    (:「為善最樂」。)
    (西邊一副古對聯,鑿的是)
    (栽培心上地;涵養性中天。)
寶玉笑:師父,這樣仙境為何不題些驚人之句,怎將一副極熟的匾對鑿在這裡?
    (那僧、道聽了,哈哈大笑道)
笑 道:你道這對聯的話語極熟麼?口裡讀去自然很熟,親身行去只怕就覺很生了。你若
    能將這十四個字身體力行,便是禪門第一義了。
    (寶玉聽了,就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
    (只見那和尚將洞門的石環輕輕的擊了一下,叫道)
叫 道:松鶴!
    (只聽「嘩啷」一聲開了洞門,出來了一個垂髫童子,問道)
問 道:師父回來了麼?
    (卻又跑了進去。)
    (這裡僧、道二人引了寶玉往裡所走,一進洞門,但見奇花異卉,古乾虯枝,清
    (香撲鼻,並無半點飛塵,窈然而深,蔚然而秀。)
AAA:(寶玉正在愛慕之間,忽見裡面走出一個少年來,笑容可掬的道)師父辛苦了!
    寶兄弟來了麼?
    (寶玉仔細一看,不是別人,卻是柳湘蓮,不禁大喜過望。)
    (要知二人相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觀音庵鳳姐遇秦鍾 豐都城鴛鴦見賈母)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