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宗實錄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四
  • 辭典

    第一 至 第四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起藩邸,盡貞元二年二月)
        (順宗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諱誦,德宗長子。)
        (母曰昭德皇后王氏。)
        (上元二年正月十二日生,大曆十四年封為宣王,建中元年立為皇太子。)
        (慈孝寬大,仁而善斷,留心藝學,亦微信尚浮屠法。)
        (禮重師傳,引見輒先拜。)
        (善隸書,德宗之為詩並他文賜大臣者,率皆令上書之。)
        (德宗之幸奉天,倉卒閒〔1〕,上常親執弓矢,率軍後先導衛,備嘗辛苦。)
        (上之為太子,於父子閒慈孝交洽無嫌。)
        (每以天下為憂。)
        (德宗在位久,稍不假宰相權,而左右得因緣用事。)
        (外則裴延齡、李齊運、韋渠牟等,以姦佞相次進用。)
        (延齡尤狡險,判度支,務刻剝聚歛以自為功,天下皆怨怒。)
        (上每進見,候顏色,輒言其不可。)
        (至陸贄、張滂、李充等以毀譴,朝臣懼,諫議大夫陽城等伏閤極論。)
        (德宗怒甚,將加城等罪,內外無敢救者,上獨開解之,城等賴以免。)
        (德宗卒不相延齡、渠牟〔2〕,上有力焉。)
        (貞元二十一年癸巳,德宗崩。)
        (景申〔3〕,上即位太極殿。)
    AAA:(冊曰)維貞元二十一年,歲次乙酉,正月辛未朔,二十三日癸巳。皇帝若曰:
        『於戲!天下之大,實惟重器,祖宗之業,允屬元良。咨爾皇太子誦,睿哲溫恭
        ,寬仁慈惠。文武之道,秉自生知;孝友之誠,發於天性。自膺上嗣,毓德春闈
        ,恪慎於厥躬,袛勤於大訓。必能誕敷至化,安勸庶邦。朕寢疾彌留,弗興弗寤
        〔4〕,是用命爾繼統,俾紹前烈,宜陟元後,永綏兆人。其令中書侍郎平章事
        高郢奉冊即皇帝位。爾惟奉若天道,以康四海,懋建皇極,以熙庶功,無忝我高
        祖太宗之休命。』
        (上自二十年九月得風疾,因不能言,使四面求醫藥,天下皆聞知。)
        (德宗憂慼〔5〕,形於顏色,數自臨視。)
        (二十一年正月朔,含元殿受朝。)
        (還至別殿,諸王親屬進賀,獨皇太子疾不能朝,德宗為之涕泣。)
        (悲傷歎息,因感疾,恍惚日益甚。)
        (二十餘日,中外不通兩宮安否,朝臣咸憂懼,莫知所為,雖翰林內臣亦無知者
        (。)
        (二十三日,上知內外憂疑,紫衣麻鞋,不俟正冠出九仙門,召見諸軍使,京師
        (稍安。)
        (二十四日宣遺詔,上縗服見百寮。)
        (二十六日即位。)
        (上學書於王伾,頗有寵〔6〕。)
        (王叔文以碁進,俱待詔翰林,數侍太子碁。)
        (叔文詭譎多計,上在東宮,嘗與諸侍讀並叔文論政至宮市事。)
    AAA:(上曰)寡人方欲極言之。
        (眾皆稱贊,獨叔文無言。)
    AAA:(既退,上獨留叔文,謂曰)向者君奚獨無言?豈有意邪〔7〕?
    AAA:(叔文曰)叔文蒙幸太子,有所見〔8〕,敢不以聞。太子識當侍膳問安,不宜
        言外事。陛下在位久,如疑太子收人心,何以自解?
    AAA:(上大驚,因泣曰)非先生,寡人無以知此〔9〕。
        (遂大愛幸。)
        (與王伾兩人相依附,俱出入東宮。)
        (聞德宗大漸,上疾不能言。)
        (伾即入,以詔召叔文入〔10〕,坐翰林中使決事〔11〕。)
        (伾以叔文意入言於宦者李忠言,稱詔行下,外初無知者。)
        (以檢校司空平章事杜佑攝塚宰兼山陵使〔12〕,中丞武元衡為副使,宗正卿
        (李紓為按行山陵地使〔13〕,刑部侍郎鄭雲逵為鹵簿使〔14〕。)
        (又命中書侍郎平章事高郢撰哀冊文,禮部侍郎權德輿撰謚冊文,太常少卿許孟
        (容撰謚議文〔15〕。)
        (庚子,百寮請聽政。)
    AAA:(曰)自漢以來〔16〕,喪期之數,以日易月,而皆三日而聽政。我國家列聖
        亦克脩奉〔17〕,罔或有違。況大行皇帝酌於故實,重下遺詔。今日至期,而
        陛下未親政事,群臣不敢安。宜存大孝,以寧萬國,天下之幸。
        (不許,是月,昇泗州為上州。)
        (二月辛丑朔。)
    AAA:(中書侍郎平章事臣郢,門下侍郎平章事臣珣瑜,檢校司空平章事臣佑奉疏曰)
        大行皇帝知陛下仁孝,慮陛下悲哀,不即人心聽政事,故發遺詔,令一行漢氏之
        制。今陛下安得守曾閔匹夫之小行,忘皇王繼親之大孝,以虧臣子承順之義。
        (猶不許。)
    AAA:(壬寅,宰臣又上言曰)陞下以聖德至孝,繼受寶命。宜奉先帝約束,以時聽斷
        ,不可以久。
        (從之。)
        (癸卯,朝百寮於紫宸門。)
    AAA:(杜佑前跪進曰)陛下居憂過禮,群臣懼焉。願一睹聖顏。
        (因再拜而起。)
        (左右乃為皇帝舉帽,百寮皆再拜。)
    AAA:(佑復奏曰)陛下至性殊常,哀毀之甚,臣等不勝惶灼。伏望為宗廟社稷割哀強
        食〔19〕。
        (景午,罷翰林陰陽、星卜、醫、相、覆、碁諸待詔三十二人〔20〕。)
        (初,王叔文以碁待詔。)
        (既用事,惡其與己儕類相亂,罷之。)
        (己酉,易定節度使張茂昭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21〕,餘如故。)
        (河北節度自至德已來不常朝覲,前年冬,茂昭來朝未還,故寵之。)
        (辛亥〔22〕,詔吏部侍郎韋執誼守左丞〔23〕、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賜紫
        (。)
        (初,執誼為翰林學士,知叔文幸於東宮,傾心附之。)
        (叔文亦欲自廣朋黨,密與交好。)
        (至是,遂特用為相。)
    AAA:(乙卯,太常奏)《禮》云:『喪,三年不祭。惟祭天地社稷。』《周禮》:圜
        鐘之均六變,天神皆降;林鐘之均八變,地示咸出。不廢天地之祭,不敢以卑廢
        尊也。樂者所以降神也,不以樂則祭不成。今遵遺詔,行易月之制。請制內遇祭
        輟樂,終制用樂。
        (從之。)
    AAA:(又奏)《禮》:『三年不祭。』國家故事,未葬不祭宗廟。今請竢袝廟畢復常
        〔24〕。
        (從之。)
        (辛酉,貶京兆尹李實為通州長史。)
    詔 曰:(詔曰)實素以宗屬〔26〕,累更任使。驟升班列,遂極寵榮。而政乖惠和,
        務在苛厲。比年旱歉〔27〕,先聖憂人,特詔逋租悉皆蠲免。而實敢肆誣罔,
        復令徵剝。頗紊朝廷之法,實惟聚斂之臣。自國哀以來,增毒彌甚,無辜斃踣,
        深所興嗟〔28〕。朕嗣守洪業,敷弘理道。寧容蠹政〔29〕,以害齊人。宜
        加貶黜,用申邦憲。尚從優貸,俾佐遠藩。
        (實諂事李齊運,驟遷至京兆尹。)
        (恃寵強愎,不顧文法〔30〕。)
        (是時春夏旱,京畿乏食。)
        (實一不以介意〔31〕。)
        (方務聚斂徵求,以給進奉。)
    AAA:(每奏對,輒曰)今年雖旱,而穀甚好。
        (由是租稅皆不免,人窮至壞屋賣瓦木貸麥苗以應官〔32〕。)
        (優人成輔端為謠嘲之,實聞之,奏輔端誹謗朝政,杖殺之。)
        (實遇侍御史王播於道,故事:尹與御史相遇,尹下道避。)
        (實不肯避,導騎如故。)
        (播詰讓導騎者,實怒,遂奏播為三原令,廷詬之。)
        (陵轢公卿已下〔33〕,隨喜怒誣奏遷黜,朝廷畏忌之。)
        (嘗有詔免畿內逋租〔34〕,實不行用詔書,徵之如初。)
        (勇於殺害,人吏不聊生。)
        (至譴,市裡讙呼,皆袖瓦礫遮道伺之,實由間道獲免。)
        (壬戌〔35〕。)
        (制:殿中丞皇太子侍書翰林待詔王伾可守左常侍〔36〕,依前翰林待詔〔3
        〔7〕。)
        (蘇州司功王叔文可起居舍人翰林學士。)
        (又以司勳員外郎翰林學士知制誥鄭絪為中書舍人,學士如故。)
        (又以給事中馮伉為兵部侍郎。)
        (以兵部員外郎史館修撰歸登為給事中,修撰如故。)
        (登、伉皆上在東宮時侍讀,以師傅恩拜。)
        (第二卷 起二月,盡三月)
        (二月甲子,上御丹鳳門,大赦天下。)
        (自貞元二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昧爽已前,大辟已下,罪無輕重,常赦所不原者
        (,咸赦原之。)
        (諸色人中,有才行兼茂,明於理體者;經術精深,可為師法者;達於吏理,可
        (使從政者;宜委常參官各舉所知。)
        (其在外者,長吏精加訪擇,具名聞奏,仍優禮發遣。)
        (舊事:宮中有要市外物〔38〕,令官吏主之,與人為市,隨給其直。)
        (貞元末,以宦者為使,抑買人物,稍不如本估。)
        (末年不復行文書,置「白望」數百人於兩市並要鬧坊,閱人所賣物,但稱「宮
        (市」,即歛手付與,真偽不復可辨,無敢問所從來。)
        (其論價之高下者〔39〕,率用百錢物買人直數千錢物,仍索進奉門戶並腳價
        (錢〔40〕。)
        (將物詣市,至有空手而歸者。)
        (名為「宮市」,而實奪之。)
        (嘗有農夫以驢負柴至城賣,遇宦者稱「宮市」取之,纔與絹數尺,又就索門戶
        (,仍邀以驢送至內。)
        (農夫涕泣,以所得絹付之,不肯受,曰)
    詔 曰:須汝驢送柴至內。
    AAA:(農夫曰)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後食〔41〕。今以柴與汝,不取直而歸,汝
        尚不肯,我有死而已〔42〕!
        (遂毆宦者〔43〕。)
        (街吏擒以聞,詔黜此宦者,而賜農夫絹十匹〔44〕,然「宮市」亦不為之改
        (易。)
        (諫官御史數奏疏諫,不聽。)
        (上初登位,禁之。)
        (至大赦,又明禁。)
        (又貞元中,要乳母皆令選寺觀婢以充之,而給與其直,例多不中選。)
        (寺觀次當出者,賣產業割與地買之,貴有姿貌者以進,其徒苦之;至是亦禁焉
        (。)
        (貞元末,五坊小兒張捕鳥雀於閭裡,皆為暴橫以取錢物。)
        (至有張羅網於門,不許人出入者〔45〕。)
        (或有張井上者,使不得汲水,近之輒曰:「汝驚供奉鳥雀」,痛敺之〔46〕
        (。)
        (出錢物求謝,乃去。)
        (或相聚飲食於肆,醉飽而去,賣者或不知,就索其直,多被敺罵〔47〕。)
        (或時留蛇一囊為質,曰)
    詔 曰:此蛇所以致鳥雀而捕之者,今留付汝,幸善飼之,勿令飢渴。
        (賣者愧謝求哀〔48〕,乃攜而去。)
        (上在春宮時則知其弊〔49〕,常欲奏禁之。)
        (至即位,遂推而行之,人情大悅。)
        (乙丑,停鹽鐵使進獻。)
        (舊鹽鐵錢物悉入正庫〔50〕,一助經費。)
        (其後主此務者,稍以時市珍翫時新物充進獻,以求恩澤。)
        (其後益甚,歲進錢物,謂之「羨餘」,而經入益少〔51〕,至貞元末,遂月
        (有獻焉〔52〕,謂之「月進」。)
        (至是乃罷〔53〕。)
        (命左金吾將軍兼中丞田景度持節告哀於吐蕃〔54〕,以庫部員外熊執易為副
        (。)
        (兵部郎中兼中丞元季方告哀於新羅,且冊立新羅嗣主,主客員外郎兼殿中監馬
        (於為副。)
        (三月庚午朔,出後宮三百人。)
        (辛未,以翰林待詔王伾為翰林學士。)
        (壬申,以故相撫州別駕姜公輔為吉州刺史。)
        (前戶部侍郎判度支汀州別駕蘇弁為忠州剌史。)
        (追故相忠州刺史陸贄〔55〕、郴州別駕鄭餘慶、前京兆尹杭州刺史韓皐、前
        (諫議大夫道州刺史陽城赴京師。)
        (德宗自貞元十年已後,不復有赦令,左降官雖有名德才望,以微過忤旨譴逐者
        (,一去皆不復敘用,至是人情大悅。)
        (而陸贄、陽城皆未聞追詔而卒於遷所〔56〕,士君子惜之。)
        (癸酉,出後宮並教坊女妓六百人,聽其親戚迎於九仙門。)
        (百姓相聚,讙呼大喜。)
        (景戌,詔曰:檢校司空平章事杜佑可檢校司徒平章事,充度支并鹽鐵使。)
        (以浙西觀察李錡為浙西節度檢校刑部尚書。)
        (賜徐州軍額曰「武寧」。)
    詔 曰:(制曰)朕新委元臣,綜釐重務,爰求貳職,固在能臣。起居舍人王叔文,精識
        瓌材,寡徒少欲,質直無隱,沈深有謀。其忠也,盡致君之大方;其言也,達為
        政之要道。凡所詢訪,皆合大猷。宜繼前勞,佇光新命。可度支鹽鐵副使,依前
        翰林學士本官賜如故〔57〕。
        (初,叔文既專內外之政,與其黨謀曰:判度支則國賦在手,可以厚結諸用事人
        (,取兵士心,以固其權。)
        (驟使重職〔58〕,人心不服。)
        (藉杜佑雅有會計之名〔59〕,位重而務自全,易可制,故先令佑主其名,而
        (除之為副以專之〔60〕。)
        (以戶部尚書判度支王紹為兵部尚書,以吏部郎中李鄘為御史中丞,武元衡為左
        (庶子。)
        (初,叔文黨數人貞元末已為御史在臺。)
        (至元衡為中丞,薄其人,待之鹵莽,皆有所憾。)
        (而叔文又以元衡在風憲,欲使附己,使其黨誘以權利,元衡不為之動。)
        (叔文怒,故有所授。)
        (庚寅,制〔61〕:門下侍郎守吏部尚書平章事賈耽可檢校司空、兼左僕射,
        (守門下侍郎平章事鄭珣瑜可守吏部尚書,守中書侍郎平章事高郢可守刑部尚書
        (,守尚書左丞平章事韋執誼可守中書侍郎,並依前平章事。)
        (癸巳〔62〕,詔曰)
    詔 曰:萬國之本,屬在元良;主器之重,歸於長子。所以基社稷而固邦統,古之制也。
        廣陵王某,孝友溫恭,慈仁忠恕,博厚以容物,寬明而愛人。祗服訓詞,言皆合
        雅;講求典學,禮必從師;居有令聞,動無違德。朕獲纘丕緒,祗若大猷,惟懷
        永圖,用建儲貳,以承宗廟,以奉粢盛。爰舉舊章,俾膺茂典。宜冊為皇太子,
        改名某,仍令所司擇日備禮冊命。
        (初,廣陵王名從「水」傍「享」,至冊為皇太子,始改從今名。)
        (丁酉,吏部尚書平章事鄭珣瑜稱疾去位。)
        (其日,珣瑜方與諸相會食於中書。)
        (故事:丞相方食,百寮無敢謁見者〔63〕。)
        (叔文是日至中書,欲與執誼計事,令直省通執誼。)
        (直省以舊事告,叔文叱直省,直省懼,入白執誼。)
        (執誼逡巡慙〔64〕,竟起迎叔文,就其閤語良久。)
        (宰相杜佑、高郢、珣瑜皆停箸以待〔65〕。)
    AAA:(有報者云)叔文索飯,韋相已與之同餐閤中矣〔66〕。
        (佑、郢等心知其不可〔67〕,畏懼叔文、執誼,莫敢出言。)
    AAA:(珣瑜獨嘆曰)吾豈可復居此位!
        (顧左右取馬徑歸,遂不起。)
        (前是,左僕射賈耽以疾歸第,未起,珣瑜又繼去。)
        (二相皆天下重望,相次歸臥,叔文、執誼等益無所顧忌,遠近大懼矣。)
        (第三卷 起四月,盡五月)
        (夏四月乙巳,上御宣政殿冊皇太子。)
    AAA:(冊曰)建儲貳者,必歸於塚嗣;固邦本者,允屬於元良。咨爾元子廣陵王某,
        幼挺岐嶷〔68〕,長標洵淑,佩《詩》《禮》之明訓〔69〕,宣忠孝之弘規
        。居惟保和,動必循道;識達刑政,器合溫文。愛敬奉於君親,仁德聞於士庶,
        神祇龜筮,罔不協從。是用命爾為皇太子。於戲!維我烈祖之有天下也,功格上
        帝,祚流無窮,光纘洪業,逮予十葉。虔恭寅畏〔70〕,日慎一日。付爾以承
        祧之重,勵爾以主鬯之勤。以貞萬國之心,以揚三善之德〔71〕。爾其尊師重
        傅,親賢遠佞,非禮勿踐,非義勿行。對越天地之耿光,丕承祖宗之休烈,可不
        慎歟!
        (時上即位已久,而臣下未有親奏對者。)
        (內外盛言王伾王叔文專行斷決〔72〕,日有異說。)
        (又屬頻雨,皆以為群小用事之應。)
        (至將冊禮之夕,雨乃止。)
        (迨行事之時〔73〕,天氣清朗,有慶雲見,識者以為天意所歸。)
        (及睹皇太子儀表班行,既退,無不相賀,至有感泣者。)
        (戊申,詔曰)
    詔 曰:惟先王光有天下,必正我邦本,以立人極。建儲貳以承宗祧,所以啟迪大猷,安
        固洪業,斯前代之令典也。皇太子某,體仁秉哲,恭敬溫文,德協元良,禮當上
        嗣。朕奉若丕訓,憲章前式,惟承社稷之重,載考《春秋》之義,授之匕鬯,以
        奉粢盛,爰以令辰,俾膺茂典。今冊禮雲畢,感慶交懷,思與萬方同其惠澤。自
        貞元二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已後,至四月九日昧爽已前,天下應犯死罪者,特降
        從流,流已下遞減一等〔74〕。文武常參並州府縣官子為父後者,賜勳兩轉。
        古之所以教太子,必茂選師傅,以翼輔之。法於訓詞,而行其典禮,左右前後,
        罔非正人,是以教諭而成德也。給事中陸質〔75〕、中書舍人崔樞,積學懿文
        ,守經據古,夙夜講習,庶協於中。並充皇太子侍讀。天下孝子順孫先旌表門閭
        者,委所管州縣各加存卹〔76〕。
        (庚戌,封皇太子長子寧等六人為郡王。)
        (癸丑〔77〕,贈吐蕃弔祭使工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史館修撰張薦禮部尚書。)
        (薦字孝舉,代居深州之陸澤。)
        (祖文成,博學工文詞〔78〕,性好詼諧,七登文學科。)
        (薦聰明強記,歷代史傳,無不貫通,為太師顏真卿所稱賞,遂知名。)
        (大曆中,浙西觀察表薦之〔79〕,授左司禦率府兵曹參軍,兼史館修撰〔8
        〔0〕。)
        (貞元初,為太常博士。)
        (四年,迴紇求和親,使送咸安公主入迴紇,以薦為判官,改授殿中侍御史,累
        (遷諫議大夫。)
        (十一年冊迴紇可汗〔81〕,薦以秘書少監持節為使。)
        (還久之,遷秘書監。)
        (二十年,吐蕃贊普死,以薦為工部侍郎兼御史大夫,持節弔贈。)
        (卒於赤嶺東紇辟驛〔82〕。)
        (吐蕃傳歸其柩。)
        (前後三使異國,自始命至卒,常兼史職。)
        (在史館二十年,著《宰輔傳略》、《五服圖記》、《寓居錄》、《靈怪集》等
        (〔83〕。)
        (景寅,罷閩中萬安監。)
        (先是,福建觀察柳冕久不遷〔84〕,欲立事跡〔85〕,以求恩寵。)
    AAA:(乃奏云)閩中,南朝放牧之地,畜羊馬可使孳息。請置監。
        (許之。)
        (收境中畜產〔86〕,令吏牧其中。)
        (羊大者不過十斤,馬之良者,估不過數千〔87〕。)
        (不經時輒死,又歛。)
        (百姓苦之,遠近以為笑。)
        (至是觀察閻濟美奏罷之。)
        (丁卯,命焚容州所進毒藥可殺人者〔88〕。)
        (五月己巳,以杭州刺史韓皐為尚書右丞〔89〕。)
        (辛未,以右金吾大將軍范希朝為檢校右僕射,兼右神策京西諸城鎮行營兵馬節
        (度使。)
        (叔文欲專兵柄,藉希朝年老舊將,故用為將帥,使主其名〔90〕,而尋以其
        (黨韓泰為行軍司馬專其事。)
        (甲戌,以度支郎中韓泰守兵部郎中兼中丞,充左右神策京西都柵行營兵馬節度
        (行軍司馬,賜紫。)
        (乙亥,追改為檢校兵部郎中,職如故。)
        (甲申,以萬年令房啟為容州刺史,兼御史中丞。)
        (初,啟善於叔文之黨,因相推致〔91〕,遂獲寵於叔文,求進用。)
        (叔文以為容管經略使,使行,約至荊南授之〔92〕。)
    AAA:(云)脫不得荊南,即與湖南。
        (故啟宿留於江陵,久之方行。)
        (至湖南。)
        (又久之,而叔文與執誼爭權,數有異同,故不果。)
        (尋聞皇太子監國。)
        (啟惶駭,奔馳而往。)
        (是日,以郴州員外司馬鄭餘慶為尚書左丞。)
        (乙酉,以尚書右丞韓皐為鄂岳觀察使〔93〕。)
        (初,皐自以前輩舊人,累更重任,頗以簡倨自高,嫉叔文之黨。)
    謂人曰:吾不能事新貴人。
        (皐從弟曄幸於叔文,以告,叔文故出之。)
        (辛卯,以王叔文為戶部侍郎,職如故,賜紫。)
        (初,叔文欲依前帶翰林學士,宦者俱文珍等惡其專權,削去翰林之職。)
        (叔文見制書大驚,謂人曰)
    謂人曰:叔文日時至此商量公事〔94〕,若不得此院職事,即無因而至矣。
    AAA:(王伾曰)諾。
        (即疏請,不從。)
        (再疏,乃許三五日一入翰林〔95〕,去學士名。)
        (又與歸登同日賜紫。)
        (內出衫笏賜登,而叔文為文珍等所惡,獨不得賜〔96〕,由此始懼〔97〕
        (。)
        (以衢州別駕令狐峘為秘書少監。)
        (峘,國子祭酒德棻玄孫,進士登第。)
        (司徒楊綰未達時,遇之以為賢。)
        (為禮部修史,引峘入史館,自華原尉拜拾遺,累遷起居舍人。)
        (大曆八年,劉晏為吏部尚書,奏峘為刑部員外,判南曹。)
        (累遷至禮部侍郎。)
        (峘之判南曹,晏為尚書,楊炎為侍郎。)
        (峘得晏之舉〔98〕,分闕必擇其善者與晏,而以惡者與炎,炎固已不平〔9
        〔9〕。)
        (至峘為禮部,而炎為相。)
        (有杜封者,故相鴻漸之子,求補弘文生。)
        (炎嘗出杜氏門下〔100〕,托峘以封。)
    AAA:(峘謂使者曰)相公欲封成其名,乞署封名下一字,峘因得以記焉。
        (炎不意峘賣之,署名屬峘。)
        (峘明日疏言:宰相炎迫臣以威,臣從之則負陛下,不從即炎當害臣〔101〕
        (。)
    AAA:(德宗以問炎,炎具道所以,德宗怒曰)此姦人,不可奈。
        (欲杖而流之〔102〕。)
        (炎救解,乃黜為衡州別駕。)
        (貞元初,李泌為相,以左庶子史館修撰徵,至則與同職孔述睿爭競細碎,數侵
        (述睿。)
        (述睿長告以讓〔103〕,不欲爭。)
        (泌卒,竇參為相〔104〕,惡其為人,貶吉州別駕,改吉州刺史。)
        (齊映除江西觀察,過吉州,峘自以前輩,懷怏怏〔105〕,不以刺史禮見。
        ()
        (入謁,從容步進,不襪首屬戎器〔106〕,映以為恨。)
        (去至府,奏峘舉前刺史過失鞫不得真〔107〕,無政事,不宜臨郡,貶衢州
        (別駕。)
        (上即位,以秘書少監徵,未至卒。)
        (峘在史館,修《玄宗實錄》一百卷〔108〕,撰《代宗實錄》三十卷。)
        (雖頗勤苦,然多遺漏,不稱良史。)
        (初,德宗將厚奉元陵事,峘時為中書舍人兼史職,奏疏諫,請薄其葬。)
        (有答詔優獎〔109〕。)
        (元和三年,以修實錄功追贈工部尚書。)
        (是月,以襄州為襄府,徙臨漢縣於古城,曰鄧城縣。)
        (第四卷 起六月,盡七月)
        (六月己亥〔110〕,貶宣州巡官羊士諤為汀州寧化縣尉。)
        (士諤性傾躁,時以公事至京,遇叔文用事,朋黨相煽,頗不能平,公言其非。
        ()
        (叔文聞之,怒,欲下詔斬之,執誼不可〔111〕,則令杖殺之,執誼又以為
        (不可,遂貶焉。)
        (由是叔文始大惡執誼,往來二人門下者皆懼。)
    AAA:(先時,劉闢以劍南支度副使〔112〕,將韋皐之意於叔文〔113〕,求都
        〔領劍南三川,謂叔文曰)太尉使某致微誠於公〔114〕:若與其三川〔11
        〔5〕,當以死相助。若不用,某亦當有以相酬。
        (叔文怒,亦將斬之,而執誼固執不可。)
        (闢尚遊京師未去〔116〕,至聞士諤〔117〕,遂逃歸。)
        (左散騎常侍致仕張萬福卒。)
        (萬福,魏州元城人也。)
        (自曾祖至父皆明經,官止縣令州佐。)
        (萬福以祖父業儒皆不達,不喜書,學騎射〔118〕。)
        (年十七八,從軍遼東,有功,為將而還。)
        (累遷至壽州刺史。)
        (州送租賦詣京師,至潁川界〔119〕,為盜所奪。)
        (萬福使輕兵馳入潁川界討之〔120〕,賊不意萬福至,忙迫不得戰,萬福悉
        (聚而誅之。)
        (盡得其所亡物,並得前後所掠人妻子財物牛馬萬計,悉還其家。)
        (為淮南節度崔圓所忌,失刺史,改鴻臚卿,以節度副使將兵千人鎮壽州,萬福
        (不以為恨。)
        (許杲以平盧行軍司馬將卒三千人駐濠州不去〔121〕,有窺淮南意。)
        (圓令萬福攝濠州刺史,杲聞,即提卒去,止當塗。)
        (陳莊賊陷舒州,圓又以萬福為舒州刺史,督淮南岸盜賊,連破其黨。)
        (大曆三年,召赴京師。)
    AAA:(代宗謂曰)聞卿名,久欲一識卿,且將累卿以許杲。
    AAA:(萬福拜謝,因前曰)陛下以許杲召臣,如河北賊諸將叛,以屬何人?
    AAA:(代宗笑曰)且欲議許杲事,方當大用卿。
        (即以為和州刺史、行營防禦使,督淮南岸盜賊。)
        (至州,杲懼,移軍上元。)
        (杲至楚州大掠,節度使韋元甫命萬福討之。)
        (未至淮陰,杲為其將康自勸所逐〔122〕。)
        (自勸擁兵繼掠〔123〕,循淮而東,萬福倍道追而殺之,免者十二三,盡得
        (其所虜掠金銀婦女等〔124〕,皆護致其家〔125〕。)
        (代宗詔以本州兵千五百人防秋京西,遂帶和州刺史鎮咸陽,固留宿衛〔126
        〔〕。)
        (李正己反,將斷江淮路,令兵守埇橋渦口,江淮進奉船千餘隻〔127〕,泊
        (渦口不敢進。)
        (德宗以萬福為濠州刺史,萬福馳至渦口,立馬岸上,發進奉船,淄青將士停岸
        (睥睨,不敢動,諸道繼進。)
        (改泗州刺史。)
        (為杜亞所忌,徵拜左金吾衛將軍。)
    AAA:(召見,德宗驚曰)杜亞言卿昏耄,御乃如是健耶!
        (圖形凌煙閣,數賜酒饌衣服,並勑度支籍口畜給其費〔128〕。)
        (至賀陽城等於延英門外,天下益重其名。)
        (二十一年以左散騎常侍致仕。)
        (卒〔129〕,年九十。)
        (萬福自始從軍至卒,祿食七十年,未嘗病一日。)
        (典九郡,皆有惠愛。)
        (癸丑,韋皐上表請皇太子監國,又上皇太子牋。)
        (尋而裴均、嚴綬表繼至〔130〕,悉與皐同。)
        (贈故忠州別駕陸贄兵部尚書,故道州刺史陽城左常侍。)
        (贄字敬輿,吳郡人也,年十八進士及第。)
        (又以博學宏詞授鄭縣尉,書判拔萃授渭南尉,遷監察御史。)
        
        
    2**時間: 地點:
        (未幾,選為翰林學士,遷祠部員外郎。)
        (德宗幸奉天,贄隨行在,天下搔擾,遠近徵發書詔一日數十下〔131〕,皆
        (出於贄。)
        (贄操筆持紙,成於須臾,不復起草。)
        (同職皆拱手嗟嘆,不能有所助。)
    AAA:(常啟德宗言)方今書詔,宜痛自引過罪己,以感人心。昔成湯以罪己致興〔1
        〔32〕,後代推以為聖人。楚王失國亡走,一言善而復其國,至今稱為賢者。
        陛下誠能不恡改過,以言謝天下,臣雖愚陋,為詔詞無所忌諱〔133〕,庶能
        令天下叛逆者迴心喻旨〔134〕。
        (德宗從之。)
        (故行在制詔始下,聞者雖武人悍卒〔135〕,無不揮涕感激。)
        (議者咸以為德宗剋平寇難〔136〕,旋復天位,不惟神武成功〔137〕,
        (爪牙宣力,蓋以文德廣被,腹心有助焉。)
        (累遷考功郎中,諫議大夫,中書舍人,兼翰林學士。)
        (丁母憂。)
        (免喪,權知兵部侍郎,復入翰林,中外屬意,旦夕竢其為相〔138〕。)
        (竇參深忌之〔139〕,贄亦短參之所為,且言其黷貨,於是與參不能平。)
        (尋真拜兵部侍郎,知禮部貢舉,於進士中得人為多。)
        (八年春,遷中書侍郎平章事,始令吏部每年集選人。)
        (舊事:吏部每年集人,其後遂三年一置選〔140〕。)
        (選人猥至,文書多不了尋勘,真偽紛雜,吏因得大為姦巧。)
        (選士一蹉趺,或至十年不得官,而官之闕者,或累歲無人。)
        (贄令吏部分內外官員為三分,計闕集人,歲以為常〔141〕,其弊十去七八
        (,天下稱之。)
        (初,竇參出李巽為常州刺史,且迫其行,巽常銜之。)
        (至參貶為郴州別駕,巽適遷湖南觀察。)
        (德宗常與參言故相姜公輔罪〔142〕,參漏其語。)
        (參敗,公輔因上疏自陳其事非臣之過。)
        (德宗詰之,知參洩其語,怒,未有所發〔143〕。)
        (會巽奏汴州節度劉士寧遺參金帛若干。)
        (士寧得汴州,參處其議,士寧常德之,故致厚貺。)
        (德宗以參得罪而與武將交結〔144〕,發怒,竟致參於死。)
        (而議者多言參死由贄焉。)
        (裴延齡判度支,天下皆嫉怨,而獨幸於天子,朝廷無敢言其短者。)
        (贄獨身當之,日陳其不可用。)
        (延齡固欲去贄而代之,又知贄之不與己,多阻其奏請也,謗毀百端。)
        (翰林學士吳通玄故與贄同職,姦巧佻薄,與贄不相能。)
        (知贄與延齡相持有間,因盛言贄短。)
        (宰相趙憬本贄所引同對,嫉贄之權,密以贄所戢彈延齡事告延齡,延齡益得以
        (為計。)
        (由是天子益信延齡而不直贄,竟罷贄相以為太子賓客,而黜張滂、李充等權,
        (言事者皆言其屈〔145〕。)
        (贄固畏權,至為賓客,拒門不納交親士友。)
    AAA:(春旱,德宗數獵苑中,延齡疏言)贄等失權怨望,言於眾曰:『天下旱,百姓
        且流亡,度支愛惜,不肯給諸軍。軍中人無所食,其事奈何?』以搖動群心,其
        意非止欲中傷臣而已。
    AAA:(後數日,又獵苑中,會神策軍人跪馬前云)度支不給馬草。
        (德宗意延齡前言,即迴馬而歸,由是貶贄為忠州別駕,滂、充皆斥逐。)
        (德宗怒未解,贄不可測,賴陽城等救乃止。)
        (贄之為相,常以少年入翰林,得倖於天子,長養成就之,不敢自愛,事之不可
        (者皆爭之。)
        (德宗在位久,益自攬持機柄,親治細事,失君人大體,宰相益不得行其事職,
        (而議者乃云由贄而然。)
        (贄居忠州十餘年,常閉門不出入,人無識面者。)
        (避謗不著書,習醫方,集古方名方為《陸氏集驗方》五十卷,卒於忠州,年五
        (十二。)
        (上初即位,與鄭餘慶、陽城同徵,詔始下,而城、贄皆卒。)
        (城字亢宗〔146〕,北平人,代為官族。)
        (好學,貧不能得書,乃求入集賢為書寫吏,竊官書讀之,晝夜不出。)
        (經六年,遂無所不通。)
        (乃去陝州中條山下〔147〕,遠近慕其德行,來學者相繼於道。)
        (閭裡有爭者,不詣官府,詣城以決之。)
        (李泌為相,舉為諫議大夫,拜官不辭。)
        (未至京師,人皆想望風采〔148〕,云「城山人能自苦刻,不樂名利,必諫
        (諍死職下」,咸畏憚之。)
        (既至,諸諫官紛紛言事,細碎無不聞達,天子益厭苦之〔149〕。)
        (而城方與其二弟及客連夜痛飲〔150〕,人莫能窺其意。)
        (有懷刺譏之者,將造城而問者,城揣知其意,輒彊與酒〔151〕。)
        (客或時先醉僕席上,或時先醉臥客懷中,不能聽客語。)
    AAA:(約其二弟云)吾所得月俸,汝可度吾家有幾口,月食米當幾何,買薪菜鹽米凡
        用幾錢,先具之。其餘悉以送酒媼,無留也。
        (未嘗有所貯積。)
        (雖其所服用切急不可闕者,客稱其物可愛,城輒喜,舉而授之。)
        (陳萇者,候其始請月俸,常往稱其錢帛之美,月有獲焉。)
    AAA:(至裴延齡讒毀〔152〕,陸贄等坐貶黜,德宗怒不解,在朝無救者,城聞而
        〔起曰)吾諫官也,不可令天子殺無罪之人而信用姦臣。
        (即率拾遺王仲舒數人守延英門上疏,論延齡姦佞、贄等無罪狀。)
        (德宗大怒,召宰相入語,將加城等罪。)
        (良久乃解,令宰相諭遣之。)
    AAA:(於是金吾將軍張萬福聞諫官伏閤諫,趨往〔153〕,至延英門大言賀曰)朝
        廷有直臣〔154〕,天下必太平矣!
    AAA:(遂遍拜城與仲舒等曰)諸諫議能如此言事,天下安得不太平也〔155〕!
    AAA:(已而連呼)太平萬歲!太平萬歲〔156〕!
        (萬福武人,時年八十餘,自此名重天下。)
    AAA:(時朝夕相延齡,城曰)脫以延齡為相,當取白麻壞之,慟哭於庭。
        (竟坐延齡事改國子司業。)
    AAA:(至,引諸生告之曰)凡學者,所以學為忠與孝也。諸生寧有久不省其親乎〔1
        〔57〕?
        
        
    3**時間: 地點:
        (明日,謁城歸養者二十餘人。)
        (有薛約者,嘗學於城,狂躁,以言事得罪。)
        (將徙連州〔158〕,客寄有根蒂,吏縱求得城家。)
        (坐吏於門,與約飲決別,涕泣送之郊外。)
        (德宗聞之,以城為黨罪人,出為道州刺史。)
        (太學生魯郡李儻等二百七十人詣闕乞留〔159〕。)
        (住數日,吏遮止之,疏不得上。)
        (在州,以家人禮待吏人,宜罰者罰之,宜賞者賞之,一不以簿書介意。)
        (賦稅不登〔160〕,觀察使數誚讓。)
    AAA:(上考功第,城自署第曰)撫字心勞,徵科政拙,考下下。
        (觀察使嘗使判官督其賦,至州,怪城不出迎〔161〕,以問州吏。)
    AAA:(吏曰)刺史聞判官來,以為己有罪,自囚於獄,不敢出。
        (判官大驚,馳入,謁城於獄,曰)
    謂人曰:使君何罪?某奉命來候安否耳。
        (留一兩日未去。)
        (城固不復歸館,門外有故門扇橫地,城晝夜坐臥其上。)
        (判官不自安,辭去。)
        (其後又遣他判官崔某往按之〔162〕,崔承命不辭,載妻子一行,中道而逃
        (。)
        (城孝友,不忍與其弟異處,皆不娶,給侍終身〔163〕。)
        (有寡妹依城以居,有生年四十餘〔164〕,癡不能如人,常與弟負之以游。
        ()
        (初,城之妹夫亡在他處,家貧不能葬,城親與其弟舁屍以歸,葬於其居之側,
        (往返千餘里。)
        (卒時年六十餘。)
        (戊寅〔165〕,以戶部侍郎潘孟陽為度支鹽鐵轉運副使。)
        (其日王伾詐稱疾自免。)
        (自叔文歸第〔166〕,伾日詣中人並杜佑,請起叔文為相,且摠北軍。)
        (既不得,請以威遠軍使平章事,又不得,其黨皆憂悸不自保。)
        (伾至其日坐翰林中,疏三上,不報,知事不濟。)
    AAA:(行且臥,至夜忽叫曰)伾中風矣!
        
        
    4**時間: 地點:
        (明日,遂輿歸不出。)
        (戊子,以禮部侍郎權德輿為戶部侍郎,以倉部郎中判度支陳諫為河中少尹。)
        (伾、叔文之黨於是始去。)
        (乙未,詔)
    詔 曰:軍國政事,宜權令皇太子某勾當〔167〕。百辟群後,中外庶僚,悉心輔翼,
        以底於理。宣佈朕意,咸使知聞。
        (上自初即位,則疾患不能言。)
        (至四月,益甚。)
        (時扶坐殿,群臣望拜而已,未嘗有進見者。)
        (天下事皆專斷於叔文,而李忠言、王伾為之內王,執誼行之於外,朋黨諠譁,
        (榮辱進退,生於造次,惟其所欲,不拘程度〔168〕。)
        (既知內外厭毒,慮見摧敗,即謀兵權,欲以自固。)
        (而人情益疑懼,不測其所為,朝夕伺候。)
        (會其與執誼交惡,心腹內離。)
        (外有韋皐、裴均〔169〕、嚴綬等牋表,而中官劉光奇、俱文珍、薛盈珍、
        (尚演〔170〕、解玉等皆先朝任使舊人,同心怨猜,屢以啟上。)
        (上固已厭倦萬機,惡叔文等,至是,遂召翰林學士鄭絪、衛次公、王涯等入至
        (金鑾殿〔171〕,撰制詔而發命焉〔172〕。)
        (又下制:以太常卿杜黃裳為門下侍郎〔173〕,左金吾衛大將軍袁滋為中書
        (侍郎,並平章事。)
        (又下制:吏部尚書平章事鄭珣瑜,刑部尚書平章事高郢並守本官,罷相。)
        (皇太子見百寮於東朝,百寮拜賀,皇太子涕泣,不答拜。)
        (景申,詔宰臣告天地社稷,皇太子見四方使於麟德殿西亭〔174〕。)
        (第五卷 起八月,盡至山陵)
        (八月庚子,詔曰)
    詔 曰:惟皇天祐命烈祖,誕受方國,九聖儲祉,萬方咸休。肆予一人,獲纘丕業,嚴恭
        守位,不遑暇逸〔175〕。而天祐匪降,疾恙無瘳〔176〕,將何以奉宗廟
        之靈,展郊禋之禮?疇咨庶尹,對越上玄,內愧於朕心,上畏於天命,夙夜祗慄
        ,惟懷永圖。一日萬機,不可以久曠;天工人代,不可以久違。皇太子某:睿哲
        溫文〔177〕,寬和慈惠,孝友之德,愛敬之誠〔178〕,通於神明,格於
        上下。是用推皇王至公之道,遵父子傳歸之制,付之重器,以撫兆人,必能宣祖
        宗之重光,荷天地之休命,奉若成憲,永綏四方。宜令皇太子即皇帝位。朕稱太
        上皇,居興慶宮,制勑稱誥〔179〕。所司擇日行冊禮。
        (永貞元年八月辛丑,太上皇居興慶宮。)
    AAA:(誥曰)有天下者,傳歸於子,前王之制也。欽若大典,斯為至公,式揚耿光,
        用體文德。朕獲奉宗廟,臨御萬方,降疾不瘳,庶政多闕。乃命元子,代予守邦
        ,爰以令辰,光膺冊禮。宜以今月九日冊皇帝於宣政殿。仍命檢校司徒杜佑充冊
        使,門下侍郎杜黃裳充副使。國有大命,恩俾惟新,宜因紀元之慶,用覃在宥之
        澤。宜改貞元二十一年為永貞元年。自貞元二十一年八月五日昧爽已前,天下應
        犯死罪,特降從流,流已下遞減一等。
    AAA:(又下誥曰)人倫之本,王化之先,爰舉令圖,允資內輔。式表后妃之德,俾形
        邦國之風,茲禮經之大典也。良娣王氏:家承茂族,德冠中宮,雅修彤管之規,
        克佩姆師之訓。自服勤萍藻〔180〕,祗奉宗祧,令範益彰,母儀斯者。宜正
        長秋之位,以明繼體之尊。良媛董氏:備位後庭,素稱淑慎,進升號位〔181
        〔〕,禮亦宜之。良娣可冊為『太上皇后』,良媛宜冊為『太上皇德妃』,仍令
        所司備禮,擇日冊命,宣示中外,咸使知聞〔182〕。
        (壬寅,制:王伾開州司馬,王叔文渝州司戶,並員外置,馳驛發遣。)
        (叔文,越州人,以碁入東宮。)
        (頗自言讀書知理道,乘閒常言人閒疾苦〔183〕。)
        (上將大論宮市事,叔文說中上意,遂有寵。)
    AAA:(因為上言)某可為將,某可為相,幸異日用之。
        (密結韋執誼,並有當時名欲僥倖而速進者陸賈、呂溫、李景儉、韓曄、韓泰、
        (陳諫、劉禹錫、柳宗元等十數人,定為死交,而凌準、程異等又因其黨而進,
        (交遊蹤跡詭袐,莫有知其端者。)
        (貞元十九年,補闕張元買疏諫他事,得召見。)
        (正買與王仲舒、劉伯芻、裴茝、常仲孺、呂洞相善,數游止。)
        (正買得召見,諸往來者皆往賀之。)
    AAA:(有與之不善者,告叔文、執誼云)正買疏似論君朋黨事,宜少誡!
        (執誼、叔文信之。)
        (執誼嘗為翰林學士,父死罷官,此時雖為散郎,以恩時時召入問外事。)
        (執誼因言成季等朋讌聚遊無度,皆譴斥之,人莫知其由。)
        (叔文既得志,與王伾、李忠言等專斷外事,遂首用韋執誼為相。)
        (其常所交結〔184〕,相次拔擢,至一日除數人〔185〕,日夜群聚。)
        (伾以侍書幸,寢陋,吳語,上所褻狎。)
        (而叔文頗任事自許,微知文義,好言事,上以故稍敬之,不得如伾出入無阻。
        ()
        (叔文入至翰林,而伾入至柿林院,見李忠言、牛昭容等,故各有所主:伾主往
        (來傳授;劉禹錫、陳諫、韓曄、韓泰、柳宗元、房啟、凌準等主謀議唱和,彩
        (聽外事。)
        (上疾久不瘳,內外皆欲上早定太子位,叔文默不發議。)
        (已立太子,天下喜,而叔文獨有憂色。)
    AAA:(常吟杜甫題諸葛亮廟詩末句云)出師未用身先死〔186〕,長使英雄淚滿襟
        。
        (因歔欷流涕,聞者咸竊笑之〔187〕。)
        (雖判兩使事,未嘗以簿書為意。)
        (日引其黨,屏人切切細語,謀奪宦者兵以制四海之命。)
        (既令范希朝、韓泰總統京西諸城鎮行營兵馬,中人尚未悟,會邊上諸將各以狀
        (辭中尉,且言「方屬希朝」,中人始悟兵柄為叔文所奪。)
    AAA:(乃大怒曰)從其謀,吾屬必死其手。
    AAA:(密令其使歸告諸將曰)無以兵屬人!
        (希朝至奉天,諸將無至者。)
    AAA:(韓泰馳歸白之〔188〕,叔文計無所出,唯曰)奈何,奈何!
        (無幾而母死,執誼益不用其語。)
        (叔文怒,與其黨日夜謀起復,起復必先斬執誼,而盡誅不附己者,聞者皆恟懼
        (。)
        (皇太子既監國,遂逐之,明年乃殺之。)
        (伾,杭州人,病死遷所;其黨皆斥逐。)
        (叔文最所賢重者李景儉,而最所謂奇才者呂溫。)
        (叔文用事時,景儉持母喪在東都,而呂溫使吐蕃半歲,至叔文敗方歸,故二人
        (皆不得用。)
        (叔文敗後數月,乃貶執誼為崖州司馬,後二年,病死海上。)
        (執誼,杜黃裳子婿,與黃裳同在相位,故最在後貶。)
        (執誼進士,對策高等,驟遷拾遺,年二十餘入翰林。)
        (巧惠便辟,媚幸於德宗,而性貪婪詭賊。)
    AAA:(其從祖兄夏卿為吏部侍郎,執誼為翰林學士,受財為人求科第,夏卿不應,乃
        (探出懷中金以內夏卿袖,夏卿驚曰)吾與卿賴先人德致名位,幸各已達〔18
        〔9〕,豈可如此自毀壞!
        (擺袖引身而去。)
        (執誼大慙恨。)
    AAA:(既而為叔文所引用,初不敢負叔文,迫公議,時時有異同,輒令人謝叔文云)
        非敢負約為異同,蓋欲曲成兄弟爾〔190〕。
        (叔文不之信,遂成仇怨。)
        (然叔文敗,執誼亦自失形勢,知禍且至,雖尚為相,常不自得,長奄奄無氣,
        (聞人行聲,輒惶悸失色,以至敗死,時纔四十餘。)
        (執誼自卑,嘗諱不言嶺南州縣名。)
        (為郎官時,嘗與同舍郎詣職方觀圖,每至嶺南圖,執誼皆命去之,閉目不視。
        ()
        (至拜相還,所坐堂北壁有圖,不就省七八日。)
        (試就觀之,乃崖州圖也。)
        (以為不祥,甚惡之,憚不能出口。)
        (至貶,果得崖州焉。)
        (永貞二年正月景寅朔〔191〕,太上皇於興慶宮受朝賀,皇帝率百僚奉上尊
        (號,曰應乾聖壽太上皇。)
    AAA:(冊文曰)維永貞二年,歲次景戌,正月景寅朔〔192〕,皇帝臣某稽首再拜
        奉冊言:臣聞上聖玄邈,獨超乎希夷;彊名之極〔193〕,猶存乎罔象,豈足
        以表無為之德,光不宰之功!然稱謂所施,簡冊攸著,涵泳道德,感於精誠,仰
        奉洪徽,有以自竭。伏惟太上皇帝陛下,道繼玄元,業纘皇極,膺千載之休曆,
        承九聖之耿光,昭宣化源,發揚大號。政有敦本示儉,慶裕格天,恩翔春風,仁
        育群品。而功成不處,褰裳去之,付神器於沖人,想汾陽以高滔,體堯之德,與
        神同符。其動也天,其靜也地,巍巍事表,無得而言。顧茲寡昧,屬膺大寶,懼
        忝傳歸之業,莫申繼述之志,夙夜兢畏,惟懷永圖。今天下幸安,皆睿訓所被,
        而未極徽號,孰報君親?是以台臣庶官文武之列,抗疏於內;方伯藩守億兆之眾
        ,同詞於外:請因壽曆,以播鴻名。臣不勝大願。謹上尊號曰應乾聖壽太上皇,
        當三朝獻壽之辰,應五紀啟元之始,光膺徽稱,允協神休,斯天下之慶也。
        (元和元年正月甲申,太上皇崩於興慶宮咸寧殿,年四十六。)
    AAA:(遺誥曰)朕聞死生者〔195〕,物之大歸;脩短者,人之常分。古先哲王,
        明於至道,莫不知其終以存義,順其變以節哀。故存者不至於傷生,逝者不至於
        甚痛,謂之達理,以貫通喪。朕自弱齡,即敦清靜;逮乎近歲,又嬰沈痼。嘗亦
        親政,益倦於勤。以皇帝天資仁孝,日躋聖敬,爰釋重負,委之康濟。而能內睦
        於九族,外勤於萬機,問寢益嚴,侍膳無曠。推此至德,以安庶邦,朕之知子,
        無愧天下。今厥疾大漸,不寤不興,付托得人,顧復何恨?四海兆庶,亦奚所哀
        ?但聖人大孝,在乎善繼,樞務之重,軍國之殷〔196〕,纘而承之,不可蹔
        闕。以日易月,抑惟舊章。皇帝宜三日而聽政,十三日小祥,二十五日大祥,二
        十七日釋服。方鎮岳牧不用離任赴哀。天下吏人,誥至後,出臨三日皆釋服,無
        禁婚嫁祠祀飲酒食肉。宮中當臨者,朝晡各十五舉音〔197〕,非朝晡臨時禁
        無得哭,釋服之後,勿禁樂。他不在誥中者,皆以類從事。伏以崇陵仙寢,復土
        纔終,甸邑疲人,休功未幾。今又重勞營奉,朕所哀矜。況漢、魏二文,皆著遺
        令,永言景行,常志夙心。其山陵制度,務從儉約,並不用以金銀錦綵為飾。百
        辟卿士,同力盡忠,克申送往之哀,宜展事居之禮〔198〕。佈告天下,明知
        朕懷。
        (七月壬申,葬豐陵,謚曰至德大聖大安孝皇帝,廟曰順宗。)
        
        
        
        〔注釋〕
        〔1〕朱熹云:「『倉』或作『蒼』。」「閒」,祝(充)、文(讜)、魏(懷
        (忠)本作「間」。下同。
        〔2〕文本「渠牟」上有一「韋」字。
        〔3〕「景」,原文當作「丙」,以避世祖諱,改為「景」。下同。
        〔4〕「寤」,文本作「悟」。
        〔5〕「慼」,文本作「蹙」。
        〔6〕祝、文、魏本「頗」上有一「伾」字。
        〔7〕「邪」,文本作「耶」。
        〔8〕魏本注云:「一有『寵』字。」
        〔9〕「無」,文本作「何」。
        〔10〕朱熹云:「或無『召』字,或無『入』字。」今按:祝、文、魏三本並
        無「召」、「入」二字。
        〔11〕朱熹云:「或無『決』字。」今按:文本無「使」字。祝本、魏本無「
        決」字。
        〔12〕朱熹云:「或無『兼』字。」「塚」,文本誤為「家」。
        〔13〕朱熹云:「紓,或作『杼』。」祝本「紓」作「杼」。李紓生平失考。
        〔14〕朱熹云:「逵,或作『達』。」祝本「逵」作「達」。鄭雲逵,滎陽人
        。兩唐書有傳。
        〔15〕「太常少卿」,原本及諸本並作「太常卿」。今按:許氏貞元末任職,
        舊書本傳作太常少卿,而《實錄》作太常卿。據官秩遷轉,元和初許氏不過侍郎
        。則貞元末,尚不得為正三品之太常卿。時太常卿為杜黃裳,當以舊傳為是。今
        本《實錄》「太常」下,當脫一「少」字。據補。「謚議文」,原本及諸本並作
        「議文」。今按:「議文」語不通。《文苑英華》卷八四○有許孟容《德宗謚議
        》一首。《唐大詔令集》卷十三題作《德宗神武孝文皇帝謚議》,《全唐文》卷
        四七九標目同。則《實錄》「議」上當脫一「謚」字。今據補。
        〔16〕朱熹云:「以,或作『已』。」文本「以」作「已」。
        〔17〕「列」,祝本、文本作「烈」。「脩」,魏本作「修」。
        〔18〕文本無「上」字。
        〔19〕「望」,文本作「惟」。
        〔20〕朱熹云:「三,或作『四』。」《舊唐書.順宗紀》:貞元二十一年二
        月丙午,罷翰林醫工、相工、占星、射覆、冗食者四十二人。
        〔21〕朱熹云:「或無『使』字。『可』,史作『兼』。」祝、文、魏本並無
        「使」字。《舊唐書.順宗紀》「可」作「兼」。
        〔22〕「辛亥」,朱熹云:「史作『辛卯』。」今按:《舊唐書.順宗紀》作
        「辛卯」,《新唐書.順宗紀》作「辛亥」。然二月辛丑朔,無辛卯,舊紀誤。
        〔23〕「侍郎」,朱熹云:「史作『郎中』。」今按:《舊唐書.順宗紀》作
        「郎中」,《新唐書.順宗紀》作「侍郎」。檢《舊唐書.韋執誼傳》及諸本《
        授韋執誼尚書左丞平章事制》,均作「郎中」,《實錄》誤。「左丞」,朱熹云
        :「史作『尚書右丞』。」中華書局點校本《舊唐書.順宗紀》校勘記云:「左
        丞,各本原作『右丞相』。據本書一三五《韋執誼傳》、《新書》卷七《順宗紀
        》改。」今檢順宗制文,實作「尚書左丞」,舊紀誤。
        〔24〕「三年」下之「不」字、「國家故事,未葬不祭」等九字,原本及諸本
        並脫,據《冊府元龜》卷九五一補。「竢」,祝、文、魏本並作「俟」。
        〔25〕「詔」,朱熹云:「此下或有『詞一道』三字。」祝本作「詔詞一道曰
        」。
        〔26〕朱熹云:「『曰』下或有『京尹』二字,或作『嗣道王實』。」祝本云
        :「一有『京尹』二字。」魏本云:「『實』上一有『京尹』二字。」
        〔27〕朱熹云:「『歉』或作『暵』。」祝本作「暵」。
        〔28〕「嗟」,文本作「嘆」。
        〔29〕「蠹」,文本作「弊」。
        〔30〕朱熹云:「『文』或作『乃』。」本文、魏本並作「乃」。
        〔31〕文本無「一」字。
        〔32〕朱熹云:「或無『貸』字。」祝、文、魏本並注:「一無『貸』字。」
        〔33〕朱熹云:「『陵』或作『凌』。」祝本注:「一作『凌』。」文本、魏
        本並作「凌」。「已」,魏本並作「以」。
        〔34〕「嘗」,祝本作「常」。
        〔35〕「壬戌」,朱熹云:「洪云:『史作壬寅,誤。』」今按:《舊唐書.
        順宗紀》作「壬寅」。然二月辛丑朔,無壬寅。
        〔36〕朱熹云:「『書』或作『讀』。今按:前云『上學書於王伾』,後云『
        以侍書得倖於上』,則此當從史作『書』為是。」祝、文、魏三本並作「侍讀」
        。
        〔37〕「依前翰林待詔」,朱熹云:「史作『充翰林學士』。」今按:《舊唐
        書.順宗紀》作「充翰林學士」。《舊唐書?王伾傳》作「依前翰林待詔」。
        〔38〕文本「物」上多一「間」字。魏本「物」上多一「有」字。
        〔39〕朱熹云:「『其』,疑當作『與』。」
        〔40〕魏本無「仍」字。
        〔41〕朱熹云:「『待』,或作『得』。」
        〔42〕朱熹云:「『有』,或作『必』。」
        〔43〕「毆」,祝本作「歐」。文本、魏本作「敺」。
        〔44〕「匹」,祝本作「疋」。
        〔45〕魏本無「入」字。
        〔46〕「敺」,魏本作「歐」。
        〔47〕「敺」,魏本作「歐」。
        〔48〕「愧」,祝、文、魏本並作「媿」。
        〔49〕「春」,魏本作「東」。
        〔50〕文本注云:「一無『物』字。」
        〔51〕魏本無「而」字。
        〔52〕朱熹云:「『遂』,或作『逐』,非是。」文本、魏本「遂」作「逐」
        。
        〔53〕文注:「一有『上』字。」
        〔54〕「左」,原本及諸本均作「右」,惟文本作「左」。今按:兩唐書《吐
        蕃傳》「右」並作「左」。今檢《全唐文》卷六二五,有呂溫永貞元年《代孔侍
        郎蕃中賀順宗登極表》一道,稱「六月十六日,入蕃告哀使,左金吾將軍兼御史
        中丞田景度至吐蕃別館」云云。則田景度職銜,當為「左金吾將軍」,文本得之
        。
        〔55〕「刺史」,祝本作「別駕」。何焯《義門讀書記》卷三四:「『刺史』
        二字當作『別駕』。緣上蘇弁之文傳寫致誤。」陳景雲《點勘》:「按陸相貶忠
        州別駕,卒於貶所。未嘗有刺史之授,詳見《實錄》第四卷。此『刺史』二字誤
        。」
        〔56〕朱熹云:「『聞』下或有『於』字。」祝、文、魏本「聞」下均有「於
        」字。
        〔57〕朱熹云:「『賜』,或作『餘』。」魏本「賜」作「餘」。
        〔58〕「驟」字之上,祝、文、魏本多「又懼」二字。
        〔59〕朱熹云:「『藉』,或作『籍』,或無『藉』字。」祝本「藉」作「籍
        」。魏本注:「一無『藉』字。」
        〔60〕朱熹云:「『之』,疑當作『己』。」
        〔61〕「制」,朱熹云:「下或有『曰』字。」
        〔62〕「巳」,魏本作「丑」。今按:永貞元年三月庚午朔,無癸丑。兩唐書
        《順宗紀》及《通鑑》並作「癸巳」。魏本誤。
        〔63〕「寮」,文本、魏本作「僚」。
        〔64〕「」,祝本作「赧」。
        〔65〕朱熹云:「『郢』下或有『鄭』字。」魏本「高郢」下作「鄭珣瑜」。
        〔66〕文本無「之」字。
        〔67〕朱熹云:「或無『不』字,非是。」文本無「不」字。
        〔68〕「岐」,文本作「歧」。
        〔69〕「禮」,文本注:「一作『書』。」
        〔70〕「寅」,文本作「夤」。
        〔71〕「揚」,文本作「楊」。
        〔72〕「斷決」,文本作「決斷」。
        〔73〕「迨」,祝本、魏本作「逮」。
        〔74〕「減」,魏本作「降」。
        〔75〕「質」,祝本作「贄」,誤。
        〔76〕「卹」,文本作「恤」。
        〔77〕「癸丑」,原本及諸本並作「癸酉」。魏本、廖本注曰:「當作『丑』
        。」今按:《舊唐書.順宗紀》四月癸丑:「贈入吐蕃使工部侍郎兼御史大夫張
        薦禮部尚書。」據改。
        〔78〕「詞」,文本作「辭」。
        〔79〕「浙西」,原本及諸本並作「江東」。朱熹云:「『江』,或作『浙』
        。」文本、魏本「江」並作「浙」。今按:兩唐書《張薦傳》載表薦張薦者,並
        作「浙西觀察使李涵」。則此處「江東」,當作「浙西」。
        〔80〕魏本無「兼」字。
        〔81〕「迴紇可汗」,原本及諸本並作「迴紇子」。《新唐書?回鶻傳》:「
        (永貞)十一年,可汗死,無子,國人立其相骨咄祿為可汗,以使者來。詔秘書
        監張薦持節愛滕裡邏羽錄沒蜜施合胡祿毗伽懷信可汗。」今按:懷信可汗乃奉誠
        可汗相,而非其子。此處作「冊回紇子」,疑誤。查《冊府元龜》卷六六二「奉
        使部」載張薦三使異國事。自貞元「四年」至「吐蕃傳歸其柩」止,文字並同於
        《實錄》,當出自《實錄》者。而其中「迴紇子」作「迴紇可汗」。則知《實錄
        》原文當作「迴紇可汗」,宋初館閣所藏原本尚不誤。
        〔82〕「紇辟驛」,原本及諸本並作「迴紇辟」。朱熹云:「『辟』字恐誤。
        」魏本注:「孫曰:薦涉蕃界二十餘里,至赤嶺東被病,返於迴紇壁驛,年六十
        一。」陳景雲《點勘》:「按舊史,張薦使吐蕃,至赤嶺東被病,歿於紇壁驛,
        吐蕃傳其柩以歸,此迴紇辟乃傳寫之誤。」今按:孫注、《點勘》,均引《舊唐
        書?張薦傳》。「二十」今本舊傳作「二千」。迴紇辟:舊傳作「紇壁驛」。《
        冊府元龜》卷六六三記張薦使吐蕃事,作「紇辟驛」。是「迴紇辟」當為「紇辟
        驛」之誤。
        〔83〕「輔」,文本作「相」。「居」,文本作「言」。
        〔84〕文本「觀察」下多一「使」字。
        〔85〕朱熹云:「『立』,或作『以』。」
        〔86〕朱熹云:「『收』,或作『牧』。」文本「收」作「牧」。祝本、魏本
        注曰:「洪曰:『收』字,今本誤作『牧』。」
        〔87〕「估」,原本作「佑」。祝、文、魏本並作「估」,是。據改。估:直
        也。
        〔88〕朱熹云:「『可』,或作『所』。」文本「可」作「所」。
        〔89〕「右」原本及諸本並作「左」。朱熹云:「『左』,或作『右』。」今
        按《舊唐書.順宗紀》、兩唐書本傳、《冊府元龜》卷七七七均作「右丞」。觀
        下文鄭餘慶授左丞,則皐當為右丞。據改。下文同。
        〔90〕朱熹云:「『主』,或作『在』。」
        〔91〕朱熹云:「或無『因』字。」祝、文、魏本並無「因」字。
        〔92〕「至」,文本作「之」。今按:此句文義不明。《新唐書》本傳:「陰
        許以荊南帥節。」是後文有房啟遲留荊南之事。
        〔93〕「使」上,原本及諸本並有「武昌軍節使」五字。今按:《新唐書?方
        鎮表》元和元年:「罷奉義軍節度使,升鄂岳觀察使為武昌軍節度使,增領安黃
        二州。」是「武昌軍節度使」之名,始得於元和元年。方順宗時,尚無其名,《
        實錄》誤。據《舊唐書.順宗紀》,韓皐外放之職銜,為「鄂岳沔蔪都團練觀察
        使」。《舊唐書》本傳作「鄂州刺史,岳鄂蔪沔等州觀察使」。《冊府元龜》卷
        九四三同。且「節度使」一名,已囊括支度、營田、觀察等使職銜在內。如《實
        錄》原文作「武昌軍節度使」,則其上不應有「鄂岳觀察」字樣。是此處「武昌
        軍節使」五字當為衍文。今刪。
        〔94〕「商」,文本作「啇」。
        〔95〕「乃」,文本注云:「一作『仍』。」「一入」,文本作「至」。
        〔96〕「為」字,原本及諸本均作「不霑」。朱熹云:「今按,此數句重複不
        可讀。疑因後來修改,已增新字,而不去舊文。」今按:《冊府元龜》卷四八○
        載王叔文事,其文字與《實錄》略同:「初,叔文欲依前帶翰林學士,內官俱文
        珍等惡其專擅,削去翰林之職。叔文見制書,大驚,謂人曰:『叔文須時至此商
        量公事,若不帶此院職事,即無因而至矣。』其黨散騎常侍王伾即疏請,不從,
        再疏,乃許三五日一入翰林,竟去學士之名。與歸登同日賜紫,內出象笏賜登,
        而叔文為文珍等所惡,獨不得賜,繇此始懼。」持此與《實錄》對勘,「不霑」
        二字作「為」,即語意通暢,此當為韓氏原文。
        〔97〕「此」,文本作「是」。
        〔98〕「得」,魏本作「德」。今按:《舊傳》作「峘荷晏之舉」。《新傳》
        作「峘內德舉」。方成珪《箋正》:「王惺齋云:『得』當作『德』,諸本並誤
        」。
        〔99〕文本無「已」字。
        〔100〕「杜」,文本訛作「仕」。
        〔101〕朱熹云:「『即』,或作『則』。」文本「即」作「則」。
        〔102〕「杖」,文本訛作「杜」。
        〔103〕文本無「述睿」二字。注云:「一本不重述睿字。」長告,朱熹云:
        「『告』,或作『者』。長告,謂長假也。」
        〔104〕「參」,祝、文、魏本並作「叅」。
        〔105〕怏怏:祝本訛作「映怏」。
        〔106〕「襪」,朱熹云:「或無『襪』字,又或作『秣』,非是。」祝、文
        、魏本並無「襪」字。今按:「襪首」,即「抹頭」,亦作「抹額」。「襪」、
        「抹」字通。
        〔107〕「鞫」,魏本作「鞠」。
        〔108〕「修」,文本作「脩」。
        〔109〕「答」,祝、文、魏本並作「荅」。
        〔110〕「己亥」,諸本並作「乙亥」。朱熹云:「『乙』,或作『己』。」
        今按:貞元二十一年六月戊戍朔,無乙亥,《實錄》誤。
        〔111〕文本「不」上多一「雲」字。
        〔112〕「支」,原本及諸本並作「節」。「節度副使」,兩唐書本傳及《通
        鑑》卷二三六作「支度副使」。今按《舊唐書?憲宗紀》:永貞元年十月戊戍,
        以宰臣劍南安撫使袁滋檢校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成都尹、劍南西川節
        度觀察等使,以西川行軍司馬劉闢為給事中。十二月己酉,以新除給事中、西川
        行軍司馬劉闢為成都尹,劍南西川節度使。據此,知劉闢為節度副使,在永貞元
        年十二月。方六月時,闢仍為劍南支度副使。則此處「節」字,當為「支」字之
        訛。據改。
        〔113〕「於」文本作「乾」。
        〔114〕「某」,朱熹云:「『某』,或作『闢』。」
        〔115〕「其」,朱熹云:「『其』,疑當作『某』。」魏本作「某」。
        〔116〕朱熹云:「『尚』下或有『以』字。」祝、文、魏本均有「以」字。
        〔117〕朱熹云:「『士』,或作『貶』。今按:『士』上當別有『貶』字。
        」
        〔118〕文本無「書」字。「騎」上多一「善」字。
        〔119〕「穎」,祝、文、魏本作「穎」。「川」,文本作「州」。
        〔120〕「穎」,祝、文、魏本作「穎」。「川」,祝本、魏本作「州」。
        〔121〕「杲」,魏本作「東」。今按:許杲,許敬宗子。見《元和姓纂》卷
        六。
        〔122〕「勸」,原本作「勤」。朱熹云:「『勤』,或作『勸』。下同」祝
        、文、魏本及《冊府元龜》卷六九四均作「勸」。兩唐書《張萬福傳》及《通鑑
        》卷二二四亦作「勸」,據改。下同。
        〔123〕朱熹云:「『擁』,或作『權』。」文本作「權」。
        〔124〕朱熹云:「『女』,或作『人』。」
        〔125〕「護」,原本及諸本均作「獲」。方成珪《箋正》:「『獲』當作『
        護』,筆誤矣。」今按:《冊府元龜》卷六九四正作「護」。據改。
        〔126〕「固」,祝、文、魏本並作「因」。
        〔127〕「船」,文本作「舡」,下同。
        〔128〕「勑」,魏本作「敕」。
        〔129〕「卒」字上原有「元和元年」四字。諸本並同。魏注:「孫曰:『元
        和元年』字誤。蓋貞元二十一年五月卒。」今按:《舊唐書》本傳:「貞元二十
        一年,以左散騎常侍致仕。其年五月卒,年九十。」今刪。
        〔130〕「均」,原本及諸本並作「垍」。《通鑑》卷二三六、《冊府元龜》
        卷二五九並作「均」,據改。
        〔131〕朱熹云:「『一日』,或作『日百』。非是。」文本「書詔」作「詔
        書」。魏本「一日」作「日百」。
        〔132〕「己」,諸本作「巳」,惟祝本作「己」。今按:此處兩「巳」字,
        皆當作「己」。「巳」,當為形近致訛。
        〔133〕「詞」,文本作「辭」。
        〔134〕「迴」,文本作「回」。
        〔135〕「人」,文本作「夫」。
        〔136〕文本無「議者咸以為德宗」七字。
        〔137〕「惟」,祝本、魏本作「唯」。
        〔138〕「竢」,祝、文、魏本並作「俟」。
        〔139〕「參」,祝本、文本作「叅」。下同。
        〔140〕文本無「置」字。
        〔141〕「歲」字,原本及諸本並無。今按:「以」字上,《唐會要》多一「
        歲」字,《冊府元龜》多一「年」字。《新志》語同《唐會要》,兩傳作「每年
        置選」,是。此據《唐會要》、《冊府元龜》增入。
        〔142〕文本無「常」字。
        〔143〕文本無「所」字。
        〔144〕「與」字,原作「以」。朱熹云:「『以』當作『與』。」魏注:「
        『以』,一作『與』。」據改。
        〔145〕朱熹云:「『皆』,或作『多』。」文注:「一無『者』字。」
        〔146〕「亢」,祝本、魏本作「元」。今按:兩唐書本傳均作「亢」。
        〔147〕「陝」,原本及諸本並作「滄」。朱熹云:「『州』,或作『洲』。
        非是。」沈欽韓《補注》:「《寰宇記》:中條山在陝中夏縣東南一百二十里。
        《國史補》云:陽城居夏縣。舊作滄州,誤。」方成珪《箋正》:「按《元和志
        》:中條山在河內道安邑縣南二十里。滄州或係陝州之訛譌。」今按:陽城居夏
        縣,《舊傳》有明載。《新傳》謂其隱中條山,其地亦在陝州。又《國史補》稱
        陽城居夏縣。(《太平廣記》卷一八七)《乾子》稱「陽城貞元中與三弟隱居陝
        州夏陽山中」。(《太平廣記》卷一六七)則陽城居陝州夏縣中條山,班班可考
        。知「滄」當為「陝」之訛。據改。
        〔148〕朱熹云:「『想』,或作『相』,非是。」祝本「想」作「相」。
        〔149〕朱熹云:「『子』或作『下』,非是。」文本、魏本「子」作「下」
        。「厭」,文本作「猒」。
        〔150〕「及客」二字,原本及諸本均作「牟容」。今按:《舊唐書》本傳紀
        其事:「城方與二弟及客日夜痛飲。」《新唐書》本傳紀其事:「方與二弟延賓
        客,日夜劇飲。」是所謂「及客」者,謂陽氏兄弟與客人共飲。《實錄》傳本誤
        「及客」為「牟容」,當以形近致誤。今據舊傳校改。
        〔151〕朱熹云:「句上或有『彊與坐』字。」祝、文、魏本均有「彊與坐」
        。
        〔152〕祝本無「毀」字。
        〔153〕「趨」,魏本作「趍」。
        〔154〕朱熹云:「『臣』或作『言』。」
        〔155〕祝、文、魏本並無「也」字。
        〔156〕文本無後四字。
        〔157〕文本「親」下多一「者」字。
        〔158〕「徙」,祝本作「徒」,誤。
        〔159〕「生魯郡」三字,原本及諸本並作「王魯卿」。魏本注:「一本『王
        』作『生』,『卿』作『郡』,『儻』作『償』。」今按:柳宗元《遺愛碣》:
        「太學子魯郡季儻、廬江何蕃等百六十人,投業奔走,稽道闕下,叫閽吁天,願
        乞復舊。」據此,今本《實錄》「太學王魯卿、李儻」當為「太學生魯郡李儻」
        之訛。魏本所錄別本尚未致誤。據改。
        〔160〕「賦稅」,朱熹云:「或作『稅賦』。」文本作「稅賦」。
        〔161〕「怪」,祝本、魏本作『?』。
        〔162〕朱熹云:「『按』,或作『安』,非是。」文本作「桉」。
        〔163〕「侍」,文本作「待」。
        〔164〕朱熹云:「『生』,或作『甥』,或作『男』。」
        〔165〕「寅」,原本及諸本並作「午」。今按《舊唐書.順宗紀》:「永貞
        元年七月戊寅以戶部侍郎潘孟陽為度支鹽鐵轉運使副」。據下文,王伾稱疾去職
        亦在此日。叔文自六月二十日丁憂,此後王伾請起復叔文為相並摠北軍不得,又
        請為威遠軍使平章事不得,且疏三上不報,以上諸事,非一日可辦。則王伾去職
        ,決非叔文丁憂之日,孟陽副鹽鐵,當依舊紀作「戊寅」。據改。
        〔166〕「第」,祝本作「弟」。
        〔167〕「勾」,文本作「句」。
        〔168〕「拘」,文本作「抅」。
        〔169〕「均」,原作「洎」。見前注〔130〕。
        〔170〕「演」字,原本及諸本均脫。兩唐書《劉貞亮傳》載其事,有「尚衍
        、解玉」二人。則《實錄》「尚」下當脫去「衍」字。《冊府元龜》卷二九五、
        卷六六八載其事,文字並同《實錄》,當出自《實錄》者,而作「尚演、解玉」
        。則知宋初《實錄》本不誤。後世傳本誤脫一字。據補。
        〔171〕「金鑾」,原本及諸本並作「德」。今按:兩唐書《俱文珍傳》均作
        「金鑾殿」。《冊府元龜》卷二五九、卷六六八載此事,文字與《實錄》同,當
        出自《實錄》者,亦作「金鑾殿」,據改。
        〔172〕朱熹云:「『詔』或作『誥』。」魏本「詔」作「誥」。
        〔173〕「太」,文本作「大」。
        〔174〕「太」,魏本作「大」。
        〔175〕朱熹云:「『逸』,或作『給』。今從《史》。」祝、文、魏本並作
        「給」。
        〔176〕朱熹云:「『無』,或作『弗』。今從《史》。」祝、文、魏本「無
        」並作「弗」。
        〔177〕「睿」,祝本作「濬」。
        〔178〕「愛敬」,朱熹云:「或作『仁愛』,今從《史》。」祝、文、魏本
        及《大詔令集》「愛敬」並作「仁愛」。
        〔179〕「勑」,魏本及《大詔令集》作「敕」。
        〔180〕文本無「勤」字。
        〔181〕「號位」,朱熹云:「或作『位號』。」
        〔182〕「知聞」,文本作「聞知」。
        〔183〕「閒」,祝、文、魏本並作「間」。
        〔184〕朱熹云:「『常』,或作『嘗』。」祝本、魏本「常」作「嘗」。
        〔185〕朱熹云:「或無『至』字。」文本無「至」字。
        〔186〕朱熹云:「按杜詩,『用』作『捷』。」文本「用」作「捷」。
        〔187〕「竊」,文本作「切」。
        〔188〕「馳歸」、「之」三字,原本及諸本並無。《冊府元龜》卷四八○記
        其事,作「韓泰馳歸白之」,語較通暢,今本《實錄》當有脫漏。據補。
        〔189〕朱熹云:「『已』,或作『以』。」文本「已」作「以」。
        〔190〕朱熹云:「『弟』疑當作『事』。」
        〔191〕「寅」,原本及諸本並作「戍」。朱熹云:「『戍』,史作『寅』,
        下同。」祝本、魏本並注:「洪曰:『戍』當作『寅』,下同。」陳景雲《點勘
        》:「按順宗之崩在正月甲申,則此月之朔非景戍也,『戍』作『寅』為是。」
        今按:據兩紀、《通鑑》均作「寅」。《冊府元龜》卷一六記其事,亦作「正月
        丙寅朔」。此當因其年為丙戍,相涉而至誤。據改。
        〔192〕「寅」原本及諸本並作「戍」。祝本、魏本注:「一作『寅』。」今
        按:《大詔令集》、《全唐文》卷六三均作「景寅」。據改。
        〔193〕朱熹云:「『彊』,或作『疆』,非是。」魏本、《大詔令集》、《
        全唐文》「彊」並作「強」。
        〔194〕「誥」,魏本作「詔」。方成珪《箋正》:「『誥』,王本作『詔』
        ,非是。」今按:此誥見錄於《唐大詔令集》卷十二,題作《順宗遺誥》。又見
        《全唐文》卷五五,題作《遺誥》。
        〔195〕朱熹云:「『聞』或作『觀』。」祝本「聞」作「觀」。
        〔196〕「殷」,祝本作「政」。
        〔197〕「十五」,魏本作「五十」。
        〔198〕朱熹云:「『居』或作『君』,非是。」祝、文、魏本「居」並作「
        君」。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