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靖難記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今上皇帝,太祖高皇帝第四子也。)
        (母孝慈高皇后,生五子,長懿文皇太子,次秦王,次晉王,次今上皇帝,次週
        (王也。)
        (今上皇帝初生,雲氣滿室,光彩五色,照映宮闥,連日不散。)
        (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心異之,獨鍾愛焉。)
        (比長,聰明睿智,仁孝友弟,出於天成。)
        (洪武三年四月乙丑,太祖封建諸子,以燕舊京,擇可以鎮服者,遂以封上。)
        (十三年三月壬寅之國。)
        (上文武才略,卓越古今。)
        (勤於學問,書一覽輒記。)
        (六經群史,諸子百家,天文地志,無不該貫。)
        (日延名儒,講論理致,自旦達暮不休。)
        (言辭從容,簡明典奧,謙虛處己,寬仁愛人,始終如一,意豁如也。)
        (任賢使能,各盡其才,英賢之士,樂於為用。)
        (下至廝養小卒,咸得其歡心。)
        (暇則閱武騎射,便捷如神,雖老將自以為不及。)
        (每料敵制勝,明見千里,賞罰號令,不爽而信。)
        (用是威震戎狄,虜人帖服,不敢近塞。)
        (修明文物,力行節儉,故國內無事,上下咸和,年穀累豐,商旅野宿,道不拾
        (遺,人無爭訟。)
        (每出親訪民間疾苦,撫循百姓,無男女老少皆愛戴焉。)
        (度量恢廓,規模宏遠矣。)
    AAA:(太祖常曰)異日安國家,必燕王也。
        (上容貌奇偉,美髭髯,舉動不凡。)
    AAA:(有善相者見上,私謂人言)龍顏天表,鳳資日章,重瞳隆準,真太平天子也。
        (初,懿文太子所為多失道,忤太祖意,太祖嘗督過之,退輒有怨言。)
        (常於宮中行咒詛,忽有聲震響,燈燭盡滅,略無所懼。)
        (又擅募勇士三千餘,東宮執兵衛。)
    AAA:(太祖聞之,語孝慈高皇后曰)朕與爾同起艱難,以成帝業,今長子所為如此,
        將為社稷憂,奈何?
    AAA:(皇后曰)天下事重,妾不敢與知,惟陛下審之。
    AAA:(太祖曰)諸子無如燕王最仁孝,且有文武才,能撫國家,吾所屬意。皇后慎勿
        言,恐泄而禍之也。
        (有潛以告太子者,太子乃日夜伺察太祖。)
        
        
    2**時間: 地點:
        (一日,召藍玉私與語。)
        (會玉嘗征納哈出,歸至北平,以名馬進,上曰)
    上 曰:馬未進朝廷,而我先受獻,是非所以尊君父也。
        (卻之。)
        (玉惶恐,意怏怏不能平。)
        (「意」原作「以」,據王崇武奉天靖難記注底本明天一閣抄本改。)
        (以下簡稱明天一閣抄本。)
    太子曰:(至是乃語太子曰)殿下試觀陛下平昔所最愛者為誰?
    太子曰:無如燕王。
    玉 曰:臣所見亦然。臣觀其在國,撫眾甚不煩擾,且得人心,眾謂有君人之度,恐此語
        一聞於上,殿下之愛日衰。且臣竊聞望氣者言,燕地有天子氣,殿下宜審之。
    太子曰:燕王素友弟,且善事我,又無釁,何以處之?
    玉 曰:殿下推赤心問臣,臣不敢隱,故言及此,惟盡臣愚爾。殿下慎之勿泄,所謂事機
        不密則害成。
        (太子頷之。)
        (玉出,太子語玉曰)
    玉 曰:卿為多方採察,有所聞,即以告我。
        (玉應之。)
        (由是太子漸至猜疑於上矣。)
        (乃日夜搆隙,求所以傾上。)
    AAA:(時晉王聞太子失太祖意,私有儲位之望,間語人曰)異日大位,次當及我。
        (遂僭乘輿法物,藏於五臺山。)
        (及事漸露,乃遣人縱火,並所藏室焚之。)
        
        
    3**時間: 地點:
        (自此性益猜忌,荒淫無度,醜聲日聞於外。)
        (又好弄兵,擅殺人。)
        
        
    4**時間: 地點:
        (一日無事,以軍馬圍村落,屠無罪二百餘家,其慘酷尤甚。)
        (常飼惡犬,以嚙人為樂,犬不嚙人,即殺其犬。)
        (小兒為犬所嚙,死者甚眾。)
        (臣下無敢諫者,諫即撾殺之。)
        (太祖聞之怒,召晉王譴責之。)
        (晉王見太子,乞為解釋,太子曰)
    太子曰:爾所為者,父皇焉得知?此自燕王發之也。
        (晉王信其言,由是漸生嫌隙。)
        (時上亦來朝,會有疾,晉王數以言相侵,欲使上疾增劇,以快其意。)
        (又極詆上於太子前,太子遂誣上以飛語,謂上嘗見龍,自言當有天下。)
    AAA:(上頗聞其語,驚曰)我謹事長兄,自度無所失,何得有是言?
        (深自辯析,太子怒不解。)
        (上日加憂畏,至疾益甚,遂扶疾歸國。)
        (由是太子與晉王深相結交,搆媒孽。)
        (晉王又厚結近戚,以為己聲譽,日夜搜求上國中細故,專欲傾上,然卒無所得
        (。)
        (洪武二十三年春,太祖命晉王率師西出,上率師北出,會期進師,同徵胡寇乃
        (兒不花。)
        (晉王素畏懼,出近塞,不敢進。)
        (上直抵迤都山,徑薄虜營,獲乃兒不花及其名王酋長男女數萬口,羊馬無算,
        (槖駞數千。)
        (晉王忌上有功,先遣人報太子,言上不聽己約束,勞師冒險。)
        (太子遂言於太祖,謂上勞師深入,未見其利,晉王全師而歸,太祖聞之不樂。
        ()
        (及捷報至,太祖大喜,曰)
    太子曰:清沙漠者,燕王也,朕無北顧之憂矣。
    AAA:(太子復言於太祖曰)晉王雖不深入,然遙張聲勢,掎角胡寇,則其功亦不少矣
        ,燕王難獨以為功。
        (太祖不聽。)
        (太子又誣上得虜馬珍寶不以進,太祖由是益不信太子言。)
        (二十五年春,復命上率師出塞,得胡寇候騎所置木牌,遣人來報。)
        (太子謂上怯於深入,故假木牌來奏,甚不信。)
        (惟太祖獨信。)
        
        
    5**時間: 地點:
        (未幾,上獲胡寇諜者至,乃前置木牌者,自言其事,太子無語,太祖益喜。)
        (四月丙子,太子薨。)
        (太祖愈屬意於上矣。)
        
        
    6**時間: 地點:
        (一日,召侍臣密語之曰)
    戒之曰:太子薨,諸孫少不更事,主器必得人,朕欲建燕王為儲貳,以承天下之重,庶幾
        宗社有所托矣。
    AAA:(學士劉三吾曰)立燕王,置秦、晉二王於何地?且皇孫年已長,可立以繼承。
        (太祖遂默然。)
    AAA:(是夜,焚香祝於天曰)後嗣相承,國祚延永,惟聽於天爾。
        (後立允炆為皇太孫。)
        
        
    7**時間: 地點:
        (一日,允炆與黃子澄俱坐東角門,謂黃子澄曰)
    黃子澄:我非先生輩,安得至此?耶耶萬歲後,我新立,諸王年長,各擁重兵,必思有以
        制之。
    黃子澄:他日處置不難。
    允炆曰:請言其方略。
    黃子澄:諸王雖有護衛之兵,僅足自守,朝廷軍衛犬牙相制,若有事,以天下之重兵臨之
        ,(「以天下之重兵臨之」,原無「兵」字,據明天一閣抄本補。)蔑不破矣。
        漢之七國,豈不強大,卒底滅亡。要之以大制小,以強制弱,無足憂也。
    AAA:(允炆喜曰)茲事全賴先生。
        (三十一年閏五月乙酉,太祖升遐,是夜即斂,七日而葬,踰月始評諸王,止不
        (得奔喪。)
        (上聞訃,哀毀幾絕,日南向慟哭。)
        (先是,太祖病,遣中使召上還京,至淮安,允炆與齊泰等謀,矯詔令上歸國,
        (太祖不之知。)
        (至是病革,問左右曰)
    左右曰:第四子來未?
        (無敢應者,凡三問,言不及他,逾時遂崩。)
        (允炆矯遺詔嗣位,忘哀作樂,用巫覡以桃茢祓除宮禁,以硫磺水徧灑殿壁,燒
        (諸穢物以辟鬼神。)
    AAA:(梓宮發引,與弟允熥各仗劍立宮門,指斥梓宮曰)今復能言否?復能督責我否
        ?
        (言訖皆笑,略無慼容。)
        (政事一委權姦,悉更太祖成法,注意諸王,遂成不軌之謀矣。)
        
        
    8**時間: 地點:
        (一日朝罷,允炆謂黃子澄曰)
    黃子澄:先生憶昔者之言乎?
    子澄曰:何事?
    允炆曰:東角門在爾。
    子澄曰:臣以為他事,若是事,臣固不忘也。此事須密待臣細謀之。
        
        
    9**時間: 地點:
    AAA:(一日,與齊泰等私相謀曰)今主幼不閑政治,諸王年長,手握重兵,久則難制
        。吾輩欲長有富貴,須當蚤計。
    齊泰曰:此甚易,但使人誣發某陰私,坐以逆謀,則可以削之,削一可以連坐。
    子澄曰:此策未善,姑更思之。
    齊泰曰:他事不足以動之,惟加以大逆,則坐以不宥。
    子澄曰:善,但所發何先?
    齊泰曰:燕王素稱英武,威聞海內,志廣氣剛,氣剛者,易於挫抑,執其有異圖,執信其
        誣?去其大者,小者自慴。
    子澄曰:是謀雖佳,然未盡善。燕王性豁達果斷,嘗觀其舉動,沉靜深遠,莫測其端倪,
        恐未易去,一發不成,大事遂去。莫若發自周王,周王易與爾。伺去周王,可以
        覘之,且令議周王罪,周王其同母弟也,必來救,救則可以連坐。周王既去,則
        其勢孤立,僻處一隅,危如纍卵,誰肯從之?此時雖有聖智,不能為矣。
    齊泰曰:公言甚善,非所及也。
        
        
    10**時間: 地點:
    AAA:(明日,以語允炆,允炆喜曰)黃先生可謂善謀。
    AAA:(乃先遣人流言於朝曰)周王反。
        (允炆始佯為不信,及告者三至,遂遣李景隆調兵,聲言備 西。)
        (李景隆猝至河南,周王治具,邀其蚤食,李景隆以兵圍王城,執王府僚屬,驅
        (周王及世子闔宮皆出,拘至京師,削爵為庶人,遷入雲南,困辱至極,妻子異
        (處,穴墻以通飲食。)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