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話錄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六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宮部)
        (玄宗柳婕妤,生延王玢。)
    AAA:(肅宗每見王,則語左右曰)我與王,兄弟中更相親,外家皆關中貴族。
        (柳氏乃尚書右丞范之女,睦州刺史齊物之妹也。)
        (肅宗在春宮,嘗與諸王從玄宗詣太清宮。)
    AAA:(有龍見於殿之東梁,玄宗目之,顧問諸王)有所見乎?
    AAA:(皆曰)無之。
        (問太子,太子俯而未對。)
    上 問:頭在何處?
    AAA:(曰)在東上。
    AAA:(撫之曰)真我兒也。
        (安祿山入覲,蕭宗屢言其不臣之狀,玄宗無言。)
        
        
    2**時間: 地點:
        (一日,召太子諸王擊球,太子潛欲以鞍馬傷之。)
    AAA:(密謂太子曰)吾非不疑,但此胡無尾,汝姑置之。
        (政和公主,肅宗第三女也,降柳潭。)
        (肅宗宴於宮中,女優有弄假官戲,其綠衣秉簡者,謂之參軍妝。)
        (天寶末,蕃將阿布思伏法,其妻配掖庭,善為優,因使隸樂工。)
        (是日遂為假官之長。)
        (所為妝者,上及侍宴者笑樂,公主獨俯首顰眉不視。)
        (上問其故,公主諫曰)
    上 問:禁中侍女不少,何必須得此人使阿布思真逆人也,其妻亦同刑人,不合近至尊之
        座。若果冤橫,又豈忍使其妻與群優雜處為笑謔之具哉!妾雖至愚,深以為不可
        。
        (上亦憫惻,遂罷戲,而免阿布思之妻。)
        (由是賢重公主。)
        (代宗獨孤妃薨,贈貞懿皇后,將葬。)
        (尚父汾陽王在邠州,以其子尚主之故欲致祭。)
    AAA:(遍問諸從事,皆雲)自古無人臣祭皇后之儀。
    AAA:(汾陽曰)此事須得柳侍御裁之。
        (時予外伯祖殿中侍御史,掌汾陽書記,奉使在京,即以書急召之。)
    AAA:(既至,汾陽迎笑曰)有切事,須藉侍御為之。
        (遂說祭事。)
    AAA:(殿中君初亦對如諸人,既而曰)禮緣人情,令公勳德不同常人,且又為國姻戚
        ,自令公始,亦謂得宜。
    AAA:(汾陽曰)正合子儀本意。
    AAA:(殿中君草祭文,其官銜之首稱)駙馬都尉郭曖父。
        (其中敘特恩許致祭之意,辭簡禮備,汾陽覽之大喜。)
        (其文列於左:
        (  維某年月日,駙馬都尉郭曖父,關內河東副元帥、司徒兼中書令、汾陽郡
        (王臣子儀,謹遣上都進奏院官傅濤,敢昭告於貞懿皇后行宮:伏惟德曜坤靈,
        (明齊月魄,母儀萬國,化洽六宮,光輔聖人,贊成陰教,載榮史策,式播謳謠
        (。)
        (奄違聖日,上仙靈界,遐邇痛憤,宮闈哀慕。)
        (臣幸忝諸親,男尚貴主,天人之美,鞠育所鍾,姻戚光榮,宗族咸戴。)
        (今園陵禮備,祖載及期,臣限守方鎮,不獲陪侍行宮,瞻望靈駕,不勝摧慕。
        ()
        (伏荷皇恩,眷以國戚。)
        (許申祭禮,超越等夷,古今所絕,獨開聖造,無任惶恐銘戴之至。)
        (謹獻牲牢庶羞之奠。)
        (尚饗!)
        (代宗以郭尚父勛高,兼連姻帝室,常呼為大臣而不名。)
        (每中使內人往來,必詢其門內休戚。)
        (尚父二愛姬,嘗競寵爭長,互論其公私佐助之功,忿媢不相面,尚父不能禁。
        ()
        (上知之,賜金帛及簪鐶,命宮人載酒以和之。)
        (方飲,令選人歌以送酒。)
        (一姬怒未解,歌未發遽引蒲。)
    AAA:(置觴於席前曰)酒盡不須歌。
    AAA:(郭曖嘗與昇平公主琴瑟不調,曖罵公主)倚乃父為天子耶?我父嫌天子不作。
        (公主恚啼,奔車奏之。)
    上 曰:汝不知,他父實嫌天子不作。使不嫌,社稷豈汝家有也。
        (因泣下,但命公主還。)
        (尚父拘曖,自詣朝堂待罪。)
    AAA:(上召而慰之曰)諺云:『不癡不聾,不作阿家阿翁。』小兒女子閨幃之言,大
        臣安用聽?
        (錫賚以遣之。)
        (尚父杖曖數十而已。)
        (德宗初嗣位,深尚禮法。)
        (諒暗中,召韓王食馬齒羹,不設鹽酪。)
        (皇姨有寡居者,時節入宮。)
        (妝飾稍過,上見之極不悅。)
        (異日如禮,乃加敬焉。)
        (德宗初登勤政樓,外無知者。)
        (望見一人衣綠乘驢戴帽至樓下,仰視久之,俯而東去。)
        (上立遣宣示京尹,令以物色求之。)
        (尹召萬年捕賊官李鎔,使促求訪。)
    AAA:(李尉佇立思之曰)必得。
        (及出,召幹事、所由於春明門外數里內,應有諸司舊職事使藝人,悉搜羅之。
        ()
        (而綠衣者果在其中。)
        (詰之,對曰)
    對 曰:某天寶教坊樂工也。上皇時,數登此。每來,鴟必集樓上,號隨駕老鴟。某自罷
        居城外,更不復見。今群鴟盛集,又覺景象宛如昔時。心知聖人在上,悲喜且欲
        泣下。
        (以此奏聞。)
        (敕盡收此輩,卻係教坊。)
        (李尉亦為京尹所擢用,後至郡守。)
        (德宗嘗暮秋獵於苑中。)
    AAA:(是日天色微寒,上謂近臣曰)九月衣衫,二月衣袍,與時候不相稱,欲遞遷一
        月,何如?
        (左右皆拜謝。)
        (翌日,命翰林議之,而後下詔。)
        (李趙公吉甫,時為承旨,以聖人能上順天時,下盡物理,表請宣示萬方,編之
        (於令。)
        (李相程初為學士,獨不署名。)
    AAA:(具狀奏曰)臣謹按《月令》,十月始裘。《月令》是玄宗皇帝刪定,不可改易
        。
        (上乃止。)
        (由是與吉甫不協。)
        (德宗躬親庶政,中外除授,無不留神。)
        (餘伯父自監察裡行浙東觀察判官,特授高陵縣令。)
        (裴尚書武,亦自鄜坊監察宰櫟陽。)
        (二人同制。)
        (後數日,因游苑中,有執役者,上問)
    上 問:何處人?
    AAA:(云)是高陵百姓。
    上 曰:汝是高陵人也,我近為汝揀得一好長官,知否?
        (憲宗初,徵柳宗元、劉禹錫至京。)
        (俄而以柳為柳州刺史,劉為播州刺史。)
        (柳以劉須侍親,播州最為惡處,請以柳州換。)
        (上不許。)
    對 曰:(宰相對曰)禹錫有老親。
    上 曰:但要與惡郡,豈係母在?
    AAA:(裴晉公進曰)陛下方侍太后,不合發此言。
        (上有愧色。)
    AAA:(既而語左右曰)裴度終愛我切。
        (劉遂改授連州。)
        (憲宗知權文公甚真。)
        (後權長孺知鹽鐵福建院,贓污盈積,有司以具獄奏。)
    上 曰:必致極法。
    AAA:(崔相群救之云)是德輿族子。
    上 曰:德輿必不合有子弟犯贓,若德輿在,自犯贓,朕且不赦,況其宗從也?
        (及知其母年高,乃免死,杖一百,長流康州。)
        (文宗將有事南郊,禮前,本司進相撲人。)
    上 曰:我方清齋,豈合觀此事!
    AAA:(左右曰)舊例皆有,已在門外祗候。
    上 曰:此應是要賞物,可向外撲了。
        (即與賞物令去。)
        (又賞觀鬥雞,優人稱歎「大好雞」,上曰)
    上 曰:雞既好,便賜汝。
        (文宗賜翰林學士章服,續有待詔欲先賜本司者,以名上。)
    上 曰:賜君子小人不同日,且待別日。
        (文宗欲以韋宣州溫為翰林學士。)
        (韋以先父遺命懇辭。)
    AAA:(上後謂次對官曰)韋溫,朕每欲用之,皆辭訴,又安用韋溫?
        (聲色俱厲。)
    AAA:(戶部崔侍郎蠡進曰)韋溫稟其父遺命耳。
    上 曰:溫父不令其子在翰林,是亂命也。豈謂之理乎?
    AAA:(崔曰)凡人子能遵理命,已是至孝,況能稟亂命而不改者,此則尤可嘉之,陛
        下不可怪也。
    上 曰:然。
        (乃止。)
        (文宗時,有正塔僧履險若平,換塔杪一柱,傾都奔走,皆以為神。)
    AAA:(上聞之曰)此塔固由人工所成,當時匠者,豈亦有神?
        (沙門後果以妖妄伏法。)
        (文宗對翰林諸學士,因論前代文章。)
        (裴舍人數道陳拾遺名,柳舍人璟目之,裴不覺。)
    AAA:(上顧柳曰)他字伯玉,亦應呼陳伯玉。
        (武宗時,李崖州嘗面奏處士王龜志業堪為諫官。)
    上 曰:龜是誰子?
    對 曰:王起之子。
    對 曰:凡言處士者,當是山野之人。王龜父大僚,安得居山野不自合有官?
        (李無以對。)
    AAA:(又將賜杜悰之子無逸衣,所司條列數目,其衫色未奉進旨,上久之言曰)我不
        可賜其白衫,年小未有官,又難假其服色,但賜青衣無衫可也。
        (宣宗朝,兩省官對。)
    上 曰:卿等皆朕諍臣,切須各務公道,但無私黨。所論事,必與卿行。若苟近私,雖直
        無益。
        (大中七年冬,詔來年正月一日,御含元殿受朝賀。)
        (璘時為左補闕,請權御宣政殿。)
    AAA:(疏奏之明日,聞上謂宰臣曰)有諫官疏,來年御含元殿事如何莫須罷否?
    AAA:(宰臣魏公謩奏曰)元年大慶,正殿稱賀,亦是常儀,況當無事之時。陛下肆覲
        百辟,朝廷盛禮,不可廢闕。
    上 曰:近華州奏,光化賊劫下邽縣。又關輔久無雨雪,皆朕之憂。豈謂之無事須與他罷
        。假如權御宣政,亦何不可也?
        (宰臣奉詔,方欲宣下,而日官奏太陽當虧,遂罷之。)
        (其後宰相因奏對,以遺補多闕,請更除八人。)
    上 曰:諫官但要職業修舉,亦豈在多只如張道符、牛叢、趙璘輩三數人足矣!使朕聞所
        未聞。
        (第二卷 商部上)
        (商為臣,凡自王公至有秩已上,皆入此部。)
        (郭汾陽在汾州,嘗奏一州縣官,而敕不下。)
        (判官張曇言於同列,以令公勳德,而請一吏致阻,是宰相之不知體甚也。)
    AAA:(汾陽王聞之,謂寮屬曰)自艱難以來,朝廷姑息方鎮武臣,求無不得。以是方
        鎮跋扈,使朝廷疑之,以致如此。今子儀奏一屬官不下,不過是所請不當聖意。
        上恩親厚,不以武臣待子儀,諸公可以見賀矣!
        (聞者服其公忠焉。)
        (王在河中,禁無故走馬,犯者死。)
        (南陽夫人乳母之子抵禁,都虞候杖殺。)
        (諸子泣告於王,言虞候縱橫之狀,王叱而遣之。)
        
        
    3**時間: 地點:
        (明日,對賓僚吁歎者數四。)
    AAA:(眾皆不曉,徐問之,王曰)某之諸子,皆奴材也。
    AAA:(遂告以故曰)伊不賞父之都虞候,而惜母之阿奶兒,非奴材而何?
        (餘外伯祖殿中侍御史柳君,掌汾陽書記時,有高堂之慶。)
    AAA:(王每因軍中大宴,常戒左右曰)柳侍御太夫人就棚,可先告。
        (及趙夫人板輿至,王降階與僚屬等立俟,到棚而退。)
    AAA:(嘗謂柳君曰)子儀早親戎事,不盡奉養而孤。今日幸忝重寄,恩寵逾分,雖為
        貴盛,實無侍御之榮。
        (因嗚咽不勝。)
    AAA:(又曰)若太夫人許降顧子儀之家,使南陽夫人已下執爨,子儀自捧饌,具供養
        足矣!
        (而趙夫人以清素自居,終不一往。)
        (司徒鄭真公每在方鎮,崇樹公家,陳設器用,無不精備。)
        (至於宴犒之事,未嘗刻薄。)
        (而居常奉身,過於儉素。)
        (中外婚嫁,無日無之,凡是禮物,皆經神慮。)
        (公與其宗叔太子太傅絪,俱住招國,太傅第在南,出自南祖;司徒第在北,出
        (自北祖。)
        (時人謂之「南鄭相」、「北鄭相」。)
        (司徒堂兄文憲公,前後相德宗。)
        (亦謂之「大鄭相」、「小鄭相」焉。)
        (韓僕射臯為京兆尹,韋相貫之以畿尉趨事。)
        (及韋公入相,僕射為吏部尚書,每至中書,韋常異禮,以伸故吏之敬。)
        (又僕射為尹時,久旱祈雨,縣官讀祝文,一心記公之家諱,及稱官銜畢,而誤
        (呼先相公名,公但慘然,因命重讀,亦不之罪。)
    AAA:(在夏口,嘗病小瘡,令醫傅膏藥,藥不濡,公問之,醫云)天寒膏硬。
    AAA:(公笑曰)韓臯實是硬。
        (竟不以為事,得大賢體矣。)
        (初公自貶所量移錢唐,與李庶人不協。)
    AAA:(後公在鄂州,錡夢萬歲樓上掛冰,因自解曰)冰者寒也,樓者高也,豈韓臯來
        代我乎?
        (意甚惡之。)
        (其後公果移鎮浙右焉。)
        (自黃門以來,三世傳執一笏,經祖父所執,未嘗輕授於僕人之手,歸則躬置於
        (臥內一榻,以示敬慎。)
        (族祖天水昭公,以舊相為吏部侍郎。)
        (考前進士杜元穎宏詞登科,鎮南又奏為從事。)
        (杜公入相,昭公復掌選。)
        (至杜出鎮西川,奏宋相申錫為從事。)
        (數年,杜以南蠻入寇,貶刺循州,遂卒。)
        (宋以宰相被誣,謫佐開州。)
        (又數年,昭公始薨。)
        (公凡八任銓衡,三領節鎮,皆帶府號,為尚書,惟不歷工部,其兵、吏、太常
        (皆再往。)
        (年八十七薨,其間未嘗遇重疾,異數壽考,為中朝之首焉。)
        (僕射柳元公家行,為士林儀表。)
        (居大官,奉繼親薛太夫人,盡孝敬之道,凡事不異布衣時。)
        (薛夫人左右僕使,至有連小字呼公者。)
        (性嚴重,居外下輦,常惕懼。)
        (在薛夫人之側,未嘗以毅顏待家人,恂恂如小子弟。)
        (敦睦內外,當世無比。)
        (宗族窮苦無告,因公而存立優泰者,不知其數。)
        (在方鎮,子弟有事他適,所經境內,人不知之。)
        (族子應規,為水部員外郎,求公為市宅,公不與。)
    AAA:(潛語所親曰)柳應規以儒素進身,始入省,便坐新宅,殊不若且稅居之為善也
        。
        (及水部歿,公撫視孤幼,恩意加厚,特為置居處,諸子皆與身名。)
        (族孫立疾病,以兒女托公。)
        (及廉察夏口,嫁其孤女,雖箱篋刀盡微物,悉手自閱視以付之。)
        (公出自清河崔氏,繼外族薛氏,前後與舅能、從同時領方鎮、居省闥。)
        (又與繼舅蘋同時為觀察使,妻父韓僕射同時居大僚,未嘗敢以爵位自高,減卑
        (下之敬,其行己如此。)
        (權文公德輿,身不由科第,掌貢舉三年。)
        (門下所出諸生,相繼為公相。)
        (得人之盛,時論居多。)
        (趙郡李氏,三祖之後,元和初,同時各一人為相。)
        (蕃南祖,吉甫西祖,絳東祖,而皆第三。)
        (至太和、開成間,又各一人前後在相位:德裕,吉甫之子;固言,蕃再從弟,
        (皆第九;珏亦絳之近從,諸族罕有。)
        (李尚書益,有宗人庶子同名,俱出於姑臧公。)
        (時人謂尚書為「文章李益」,庶子為「門戶李益」,而尚書亦兼門地焉。)
    AAA:(嘗姻族間有禮會,尚書歸笑,謂家人曰)大堪笑,今日局席兩個坐頭,總是李
        益。
        (大僚睦親敦舊者,前輩有司徒鄭公,中間有楊詹事馬柳卿元公,近日李相國武
        (都公宗閔,士大夫間罕儔。)
        (裴尚書武,奉寡嫂,撫甥姪,為中表所稱。)
        (尚書卒後,工部夫人崔氏,語其仁,輒流涕。)
        (工部名佶,有清德,武之長兄也。)
        (兄弟皆為八座,自丞相耀卿至工部子泰章,四世入南北省,群從居顯列者,不
        (可勝書。)
        (靖安李少師,雖居貴位,不以威重隔物。)
        (與賓僚飲宴譚笑,曲盡布衣之歎,不記過失。)
        (善飲酒。)
        (暑月臨水,以荷為杯,滿酌密係,持近人口,以筋刺之,不盡則重飲。)
        (宴散,有人言昨飲大歡者,公曰)
    公 曰:今日言歡,則明前之不歡,無論好惡,一不得言。
        (段相文昌,性介狹,宴席賓客,有眉睫之失,必致怪訝。)
        (在西川,有進士薛太白飲酒,稱名太多,明日遂不復召。)
        (李太師逢吉知貢舉,榜成未放而入相,禮部王尚書播代放榜。)
        (及第人就中書見座主,時謂「好腳跡門生」,前世未有。)
        (劉桂州棲楚為京兆尹,號令嚴明,誅罰不避權勢。)
        (先是京城惡少,屠沽商販,多係名諸軍,不遵府縣法令,以凌衣冠、奪貧弱為
        (事,有罪即逃入軍中,無由追捕。)
        (劉公為尹,一皆窮治。)
        (至有匿軍中名目,自稱百姓者。)
        (旬朔內,坊市奸偷宿猾,懾氣屏跡。)
        (餘嘗與友生入市,市內有一軍人,乘醉誤突友生驢。)
    AAA:(過旁諸少年噪曰)癡男子死日到,敢近衣冠耶?
        (人人似頭上各有一劉尹,慄慄惴懼,不敢為非。)
        (而與屬吏言,未曾傷氣,不叱責一官。)
    AAA:(人常謂府縣僚曰)諸公各有自了本分公事,晴天美景,任恣意遊賞,勿致拘束
        。
        (李司徒汧公鎮宣武,戎事之隙,以琴書為娛。)
        (自造琴,聚新舊桐材,扣之合律者,則裁而膠綴;不中者,棄之,故所蓄二琴
        (,殊絕,所謂「響泉」、「韻磬」者也。)
        (性不喜琴兼箏聲,惟二寵妓曰秀奴、七七,皆聰慧善琴,兼箏與歌,時令奏之
        (。)
        (自撰琴譜。)
        (兵部員外郎約,汧公之子也。)
        (以近屬宰相子,而雅度玄機,蕭蕭衝遠,德行既優,又有山林之致。)
        (琴道、酒德、詩調皆高絕,一生不近粉黛,性喜接引人物,不好俗談。)
        (晨起草裹頭,對客蹙融,便過一日。)
        (多蓄古器,在湖州嘗得古鐵一片,擊之清越。)
        (又養一猿名「山公」,嘗以之隨逐。)
        (月夜泛江登金山,擊鐵鼓琴,猿必嘯和。)
        (傾壺達旦,不俟外賓。)
        (與璘先君同在浙西使府,居處相接,慕先君家行及詩韻,契分最深。)
        (伯父高陵府君夫人韋氏,即兵部之姨妹也。)
        (餘雖不及見,每聞長屬說其風格容儀,真神仙也。)
        (又傳聞汧公徐夫人雖生二子,中年於徐夫人琴瑟小乖,及兵部在母之後,情好
        (加重。)
        (夫人情性益善於初。)
        (既得君於諸子之中,寶愛懸隔,天人降謫,信不誣矣。)
        (在官所得俸祿,付與從子,一不問數,惟給奉崔氏、元氏二孀姨,事事禮厚。
        ()
        (元氏夫人有操行,祭酒弘農公既為傳,此不復書。)
        (君初至金陵,於府主庶人錡坐,屢贊招隱寺標緻。)
        
        
    4**時間: 地點:
        (一日,庶人宴於寺中。)
        
        
    5**時間: 地點:
    AAA:(明日謂君曰)十郎嘗誇招隱寺,昨遊宴細看,何殊州中?
    AAA:(君笑曰)某所賞者,疏野耳。若遠山將翠幕遮,古鬆用采物裹,腥羶涴鹿掊泉
        ,音樂亂山鳥聲,此則實不如在叔父大廳也。
        (庶人大笑。)
        (約天性唯嗜茶,能自煎。)
    AAA:(謂人曰)茶須緩火炙,活火煎。
        (活火謂炭火之燄者也▉至不限甌數,竟日執持茶器不倦。)
        (曾奉使行至陝州硤石縣東,愛渠水清流,旬日忘發。)
        (張弘靖三世掌書命,在台座,前代未有。)
    AAA:(楊巨源贈公詩云)伊陟無聞祖,韋賢不到孫。
        (時稱其能與張家說家門。)
        (巨源在元和中,詩韻不為新語,體律務實,功夫頗深。)
        (自旦至暮,吟詠不輟。)
        (裴晉公為門下侍郎,過吏部選人官。)
    AAA:(謂同過給事中曰)吾徒僥倖至多,此輩優與一資半級,何足問也一皆注定,未
        曾限量。
    AAA:(公不信術數,不好服食,每語人曰)雞豬魚蒜,逢著則吃。生老病死,時至則
        生。
        (其器抱弘達,皆此類。)
        (沈吏部傳師,性不流不矯,待物以和。)
        (觀察三方皆脂膏之地,去鎮無餘蓄。)
        (京城居處隘陋,不加一椽,所辟賓僚,無非名士。)
        (身沒之後,家至貧苦,二子繼業,並致時名,又以報施不妄。)
        (公先君禮部員外郎既濟撰《建中實錄》。)
        (體裁精簡,雖宋、韓、范、裴亦不能過,自此之後,無有比者。)
        (公繼世為史官,及出鎮湖南、江西,奉詔在鎮修《憲宗實錄》當時榮之。)
        (劉敦儒事親以孝聞。)
        (親心緒不理,每鞭人見血,則一日悅暢。)
        (敦儒嘗斂衣受杖,曾不變容。)
        (憲宗朝,旌表門閭。)
        (又趙郡李公道樞先夫人盧氏,性嚴,事亦類此。)
        (公名問已光,又在班列,往往賓客至門,值公方受杖責。)
        (柳元公初拜京兆尹,將赴府上,有神策軍小將乘馬不避,公於街中杖殺之。)
        (及因對揚,憲宗正色詰公專殺之狀。)
    公 曰:京兆尹,天下取則之地,臣初受陛下獎擢,軍中偏裨,躍馬衝過,此乃輕陛下典
        法,不獨侮臣。臣杖無禮之人,不打神策軍將。
    上 曰:卿何不奏?
    公 曰:臣只合決,不合奏。
    上 曰:既死,合是何人奏?
    公 曰:在街中,本街使金吾將軍奏;若在坊內,則左右巡使奏。
        (上乃止。)
        (第三卷 商部下)
        (韓文公與孟東野友善。)
        (韓公文至高,孟長於五言,時號「孟詩韓筆」。)
        (元和中,後進師匠韓公,文體大變。)
        (又柳柳州宗元、李尚書翱、皇甫郎中湜、馮詹事定、祭酒楊公、餘座主李公,
        (皆以高文為諸生所宗,而韓、柳、皇甫、李公皆以引接後學為務。)
        (楊公尤深於獎善,遇得一句。)
        (終日在口,人以為癖,終不易初心。)
        (長慶以來,李封州甘為文至精,獎拔公心,亦類數公。)
        (甘出於李相國武都公門下,時以為得人。)
        (惜其命運湮厄,不得在掄鑒之地。)
        (又元和以來,詞翰兼奇者,有柳柳州宗元、劉尚書禹錫及楊公。)
        (劉、楊二人,詞翰之外,別精篇什。)
        (又張司業籍善歌行,李賀能為新樂府,當時言歌篇者,宗此二人。)
        (李相國程、王僕射起、白少傅居易兄弟、張舍人仲素為場中詞賦之最,言程式
        (者,宗此五人。)
        (伯仲昆弟,以史筆繼業,家藏書最多者,蘇少常景澈、堂弟尚書縧,諸家無比
        (,而皆以清標雅范,為後來所重。)
        (少卿登第,與堂兄特並時,亦士林之美。)
        (廣平程子齊昔范,未舉進士日,著《程子中謩》三卷,韓文公一見大稱歎。)
    AAA:(及赴舉,言於主司曰)程昔范不合在諸生之下。
        
        
    6**時間: 地點:
        (當時下第,大振屈聲。)
        (庾尚書承宣知貢舉,程始登第,以試正字,從事涇原軍。)
        (李太師逢吉在相位,見其書,特薦拜左拾遺。)
        (竟因李公之累,湮厄而沒。)
        (其立身貞苦,能清譚樂善,士多附之。)
        (惜其位不至耳。)
        (與堂舅李信州虞,相知最深,交契至厚,有裴公夷直,皆士林之望也。)
        (胡尚書證,河中人。)
        (太傅天水昭公鎮河中,尚書建節赴振武,備桑梓禮入謁,持刺稱「百姓」。)
    AAA:(獻昭公詩云)詩書入京國,旌旗過鄉關。
        (州裡榮之。)
        (餘宗姪櫓,應進士時,著《鄉籍》一篇,大誇河東人物之盛,皆實錄也。)
        (同鄉中,趙氏軒冕文儒最著,曾祖父、祖父世掌綸誥,櫓昆弟五人進士及第,
        (皆歷台省。)
        (盧少傅弘宣、盧尚書簡辭、弘正、簡求皆其姑子也,時稱「趙家出」。)
        (外家敬氏先世,亦出自河中,人物名望,皆謂至盛,櫓著《鄉籍》載之。)
        (楊僕射於陵在考功時,與李師稷及第。)
        (至其子相國嗣復知舉,門生集候僕射,而李公在座,時人謂之楊家「上下門生
        (」。)
        (李相公石,是庾尚書承書宣門生。)
        (不數年,李任魏博軍,因奏事,特賜紫,而庾尚衣緋,人謂「李侍御將紫底緋
        (上座主」。)
        (李相國武都公知貢舉,門生多清秀俊茂,唐衝、薛庠、袁都輩,時謂之「玉筍
        (」。)
        (元和中,柳柳州書,後生多師效,就中尤長於章草,為時所寶。)
        (湖湘以南,童稚悉學其書,頗有能者。)
        (長慶已來,柳尚書公權,又以博聞強識工書,不離近侍。)
        (柳氏言書者,近世有此二人。)
        (尚書與族孫璟,開成中,同在翰林,時稱「大柳舍人」、「小柳舍人」。)
        (自祖父郎中芳以來,奕世以文學居清列。)
        (舍人在名場淹屈,及擢第首冠諸生,當年宏詞登高科,十餘年便掌綸誥,侍翰
        (苑。)
        (性喜汲引後進,出其門者,名流大僚至多。)
        (以誠明待物,不妄然諾,士益附之。)
        (開成三年,餘忝列第。)
        (考官刑部員外郎紇乾公,崔相國群門生也。)
        (公及第日,於相國新昌宅小廳中,集見座主。)
        (及為考官之前,假舍於相國故第,亦於此廳見門生焉。)
        
        
    7**時間: 地點:
        (是年科目八人,六人繼升朝序。)
        (鄙人蹇薄,晚方通籍。)
        (敕頭孫河南谷,先於雁門公為丞。)
        (裴晉公平淮西後,憲宗賜玉帶一條。)
        (公臨薨,卻進,使門人作表,皆不如意。)
    AAA:(公令子弟執筆,口占狀曰)內府之珍,先朝所賜。既不敢將歸地下,又不合留
        向人間,謹卻封進。
        (聞者歎其簡切而不亂。)
        (晉公,貞元中,作《鑄劍戟為農器賦》。)
    AAA:(其首云)皇帝嗣位之十三載,寰海鏡清,方隅砥平。驅域中盡歸力穡,示天下
        不復用兵。
        (憲宗平蕩宿寇,數致太平,正當元和十三年,而晉公以文儒作相,竟立殊勛,
        (為章武佐命,觀其辭賦氣概,豈得無異日之事乎)
        (進士李為作《淚賦》,及輕、薄、暗、小四賦。)
        (李賀作《樂府》,多屬意花草蜂蝶之間,二子竟不遠大。)
        (文字之作,可以定相命之優劣矣。)
        (相國令狐公楚,自河陽徵入,至閿鄉,暴風,有裨將飤官馬在逆旅,屋毀馬斃
        (。)
        (到京,公旋大拜。)
        (時魏義通以檢校常侍,代鎮三城,裨將當還,緣馬死,懼帥之責,以狀請一字
        (為押。)
    AAA:(公援筆判曰)廄焚魯國,先師惟恐傷人;屋倒閿鄉,常侍豈宜問馬?
        (新野庾倬,貞元初,為河南府兵曹。)
        (有寡姊在家。)
        (時洛中物價翔貴,難致口腹,庾常於公堂輟己饌以餉其姊。)
        (始言所愛小男,以餉之。)
        (同官初甚鄙笑,後知之,咸嘉歎。)
        (倬生簡休。)
        (滎陽鄭還古,少有俊才,嗜學,而天性孝友。)
        (初家清齊間,遇李師道漸阻王命,扶侍老親歸洛。)
        (與其弟自舁肩輿,晨暮奔迫,兩肩皆瘡。)
        (妻柳氏,僕射元公之女也,婦道克備。)
        (弟齊古,好博戲賭錢,還古帑藏中物,雖妻之貲玩,恣其所用,齊古得之輒盡
        (。)
    AAA:(還古每出行,必封管鑰付家人曰)留待二十九郎償博,勿使別為債息,為惡人
        所陷誤也。
        (弟感其意,為之稍節。)
        (有堂弟浪跡好吹觱篥,投許昌軍為健兒,還古使使召之,自與洗沐,同榻而寢
        (。)
        (因致書所知之為方鎮者,求補他職。)
        (姻族以此重之,而竟以剛躁,喜持論,不容於時,惜也。)
        (劉司徒玄佐,滑州匡城人。)
        (嘗出師經其本縣,欲申桑梓之禮於令,令堅辭不敢當,玄佐歎恨久之。)
        (先是陳金帛數筐,將遺邑僚,以其愚懦而止。)
        (玄佐貴為相,其母月織絹一疋,以示不忘本。)
    AAA:(每觀玄佐視事,見邑令走階下,退必語玄佐)吾向見長官白事卑敬,不覺恐悚
        。思乃父為吏本縣,時常畏長官汗栗。今爾當廳據案待之,其何安焉?
        (因喻以朝廷恩寄之重,須務捐軀。)
        (故玄佐始終不失臣節。)
        (是時鄉里姻舊,以地近,多投之,司徒不欲以私擢居將校之列,又難置於賤卒
        (,盡署為將判官。)
        (此職例假緋衫銀魚袋,外示榮之,實處散冗。)
        (其類漸眾,久之,有獻啟訴於公者。)
    AAA:(其一聯云)覆盆子落地變作赤烘,羊羔兒作聲盡是沒益。
        (公覽之而笑,各改署他職。)
        (太子陸文學鴻漸名羽,其先不知何許人。)
        (竟陵龍興寺僧,姓陸,於堤上得一初生兒,收育之,遂以陸為氏。)
        (及長,聰俊多能,學贍辭逸,詼諧縱辯,蓋東方曼倩之儔。)
        (與餘外祖戶曹府君,交契深至。)
        (外祖有箋事狀,陸君所撰。)
        (性嗜茶,始創煎茶法,至今鬻茶之家,陶為其像,置於煬器之間,雲宜茶足利
        (。)
        (餘幼年尚記識一復州老僧,是陸僧弟子。)
    AAA:(常諷其歌云)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不羨朝入省,不羨暮入台。千羨萬羨
        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
        (又有追感陸僧詩至多。)
        (崔吏部樞夫人,太尉西平王女也。)
        (西平生日,中堂大宴,方食,有小婢附崔氏婦耳語久之,崔氏婦頷之而去。)
    AAA:(有頃,復至,王問曰)何事?
    對 曰:(女對曰)大家昨夜小不安適,使人往候。
    AAA:(王擲筋怒曰)我不幸有此女,大奇事!汝為人婦,豈有阿家體候不安,不檢校
        湯藥,而與父作生日,吾有此女,何用作生日為?
        (遽遣走簷子歸,身亦續至崔氏家問疾,且拜謝教訓子女不至。)
        (姻族聞之,無不愧歎。)
        (故李夫人婦德克備,治家整肅,貴賤皆不許時世妝梳。)
        (勳臣之家,特數西平禮法。)
        (裴澥為陝府錄事參軍。)
        (李汧公勉除長史充觀察,始至官,屬吏謁訖。)
    AAA:(令別召裴錄事,坐與之語,面約云)少頃有宴,便請隨判官同赴。
        (及宴,凡三召不至,公極怒。)
    AAA:(明晨召澥讓之曰)某忝公之官長,以素聞公名,兼朝中新友,話公美事,思接
        從容。故超禮分,面約赴燕,遂累召不來。何相忽之甚也?
    AAA:(澥正色言曰)中丞細思之,未知誰失必也正名,各司其局,古人所守,某敢忘
        之中丞使府,自有賓僚,某走吏也,安得同之?
    公 曰:(汧公曰)老夫過矣,請吾子歸所止。
        (澥既退,汧公遽命駕訪之,拜請置在賓席。)
        (澥之子充為太常寺太祝,年甚少。)
        (時京司書考官之清高者,例得上考。)
        (充之同儕以例,皆止中考,訴於卿長,曰)
    公 曰:此舊例也。
    AAA:(充曰)奉常職重地高,不同他寺。大卿在具瞻之地,作事當出於人。本設考課
        ,為獎勤勞,則書豈係於官秩。若一一以官高下為優劣,則卿合書上上考,少卿
        合上中考,丞合中上考,主簿合中考,協律合下考,某等合吃杖矣!
        (卿笑且慚,遂特書上考。)
        (崔相國群為華州刺史。)
        (鄭縣陸鎮以名與崔公近諱音同,請假。)
        (崔視事後,遍問官屬,怪鎮不在列,左右以迴避對。)
    公 曰:縣尉旨授官也,不可以刺史私避,而使之罷不治事。
        (召之令出。)
        (鎮因陳牒,請權改名瑱。)
    AAA:(公判准狀,仍戒之曰)公庭可以從權,簿書則當仍舊,台省中無陸瑱名也。
        (其知大體如此。)
        (柳元公善張尚書正甫。)
        (元公之子仲郢,嘗遇張於途,去蓋下馬而拜,張止之不獲。)
    AAA:(他日張言於元公曰)壽郎相逢,其謙太過。
        (元公作色不應。)
        (久之,張起去。)
    AAA:(元公謂客曰)張正甫與公綽往還,欲使兒於街中騎馬衝公綽耶此人亦不足與語
        。
        (張聞之,拜謝。)
        (元公為西川從事,嘗納一姬,同院知之。)
        (或徵出其妓者,言之數四,元公曰)
    公 曰:士有一妻一妾,以主中饋,備灑掃。公綽買妾,非妓也。
        (范陌盧仲元,家於壽之安豐。)
        (其妻清河崔氏,率更令謙姪女也。)
        (崔氏兄即,有薄田百畝,在洛城之東,守道力田以自給,未嘗乾人。)
        (常躬耕得金一瓶,計百兩,不言於人,密埋於居室內。)
        (臨終,其妻李氏,以家貧子幼,身後凍餒為憂。)
        (崔屏人,語妻以埋金之事,指其記處。)
    AAA:(戒云)慎勿言於人,他日盧郎中來,可告也。
        
        
    8**時間: 地點:
        (未幾,盧赴調,經洛中,弔崔氏之孤訖。)
    AAA:(李使婢傳語曰)新婦有哀迫之事,鬚面見姑夫。
        (盧許之。)
        (既見,乃述亡夫之意。)
        (盧悲泣久之,曰)
    公 曰:惟嫂之命。
        (李氏仍密遣所使之謹厚者,持金付之。)
        (盧遂罷選,持金鬻於揚州。)
        (時遇金貴,兩獲八千。)
        (復市南貨入洛,為崔孤置田宅,兼為剖分家事,既畢而歸。)
        (逾年方選。)
        (竟未嘗言於人,惟密親有知者。)
        (盧君生既字子嚴,清望重器,為世名臣,信陰德之報也。)
        (有讀《蕭氏集》,問)
    上 問:功曹是誰子孫,及有後否。
    AAA:(余應之曰)梁高祖武皇帝,父諱順之,《齊書》有傳。武帝受禪,武尊文帝。
        文帝第三子恢,封鄱陽王,薨諡忠烈。恢生宜豐侯循。循生唐太子太保造。造生
        武威大將軍夙。夙生雅州都督善義。善義生左衛錄事參軍元恭。元恭生密縣主簿
        旻。旻生楊府功曹諱穎士,字茂挺,門人諡曰文元先生。先生一子存,字伯誠,
        為金部員外郎,諒直有功曹之風。
        (時裴延齡為戶部尚書,恃恩奸佞,與張滂不葉。)
        (金部惡延齡之為人,棄官歸廬山,以山水自娛,識者甚高之。)
        (終於檢校倉部郎中。)
        (生三子,皆無祿早世,無後。)
        (惟次子東,從事邑南,有二子,今皆流落江湖,假吏州縣。)
        (功曹以其子妻門人柳君諱澹,字中庸,即餘之外王父也。)
        (韓文公少時,常受蕭金部知賞。)
        (及自袁州入為國子祭酒,途經江州,因游廬山,過金部山居,訪知諸子凋謝,
        (惟二女在。)
    AAA:(因賦詩曰)中郎有女能傳業,伯道無兒可主家,今日匡山過舊隱,空將衰淚對
        煙霞。
        (留百縑以拯之。)
        (或傳功曹為李林甫所召,時在禫制中,謁見,林甫薄之,不復用。)
        (蕭遂作《伐櫻桃樹賦》以刺。)
        (此蓋不與者所誣也。)
        (功曹孝愛著於士林,李吏部華稱其冒難葬親,豈有越禮之事此事且下蕭公數等
        (者不為。)
        (餘嘗聞外族長老說,林甫聞功曹名,欲見之,知在艱棘。)
        (後聞禫制已畢,令功曹所厚之人導意,請於蕭君所居側僧舍一見,遂許之。)
        (林甫出中書至寺,自以宰輔之尊,意謂功曹便於下馬處趨見。)
        (功曹乃於門內哭以待之。)
        (林甫不得已前弔。)
        (由此怒其恃才敢與宰相敵禮,竟不問。)
        (後餘見今丞相崔公鉉,說正同。)
        (崔公外祖母柳夫人,亦余族姨,即李北海之外孫也。)
        (柳夫人聰明強記,且得於其外族,可為實錄。)
        (餘座主隴西公為台丞,奏今孔尚書溫、丞相徐公商為監察。)
        (及孔為中丞,隴西公淹恤在外多年,除宗正少卿歸朝。)
        (而孔徐二公並時為丞相,每宴集,時人以為盛事。)
        (亦可太息於宦途也。)
        (唐尚書特,太和六年,尉渭南,為亦兆府試進士官。)
        (杜丞相悰時為京兆尹,將托親知聞等第召公從容,兼命茶酒。)
        (及語舉人,則趨而下階,俯伏不對,杜公竟不敢言而止。)
        
        
    9**時間: 地點:
        (是年上等內近三十餘人,數年內皆及第無缺落者,前後莫比。)
        (權實子范為殿中侍御史知巡。)
        (有小吏從市求取者,事發,笞臀十數。)
        (他日復有如此者,白於台長,杖背十五。)
        (同列疑其罪同罰異。)
    對 曰:(權對曰)前吏所取者,名屬左軍。台之威令不振久矣,百司尚有不稟奉者,況
        憑禁軍之勢耶!彼受賄於此輩,且是知抑豪強,可以末減。後吏則挾台之威,恐
        嚇百姓,杖背全命,猶為至輕。
        (張杰夫前自襄州從事至京,先到台中。)
        (三院多張之親友,為求馬價,同列有或怒或嗤而不署文字者。)
    AAA:(權獨先署,謂眾曰)某向不與張君熟,且聞其在窮喪馬,正當求祿求知之際,
        不可使徒行。且一緡何足為輕重若使小?生薦所不知之人,實不從眾署狀。
        (刑部郎中元沛妻劉氏,全白之妹,賢而有文學。)
        (著《女儀》一篇,亦曰《直訓》。)
        (夫人既寡居,奉玄元之教,受道箓於吳筠先生,精苦壽考。)
        (長子固,早有名,官歷省郎、刺史、國子司業。)
        (次子察,進士及第,累佐使府,後高臥廬山。)
        (察之長子潾,好道不仕;次子充,進士及第,亦尚靈玄矣。)
        (第四卷 角部(角為人,凡不仕者皆入此部)
        (元和初,南嶽道士田良逸、蔣含弘,皆道業絕高,遠近欽敬,時號田蔣。)
        (田以虛無為心,和煦待物,不事浮飾,而天格清峻,人見者褊吝盡去。)
        (呂侍郎渭、楊侍郎憑,相繼廉問湖南,皆北面師事。)
        (潭州大旱,祈禱不獲,或請邀致先生。)
    公 曰:(楊公曰)田先生豈為人祈雨者耶?
        (不得已迎之。)
        (先生蓬發弊衣,欣然就輦到郡,亦終無言,即日降雨。)
        (所居岳觀,內建黃箓壇場,法具已陳,而天陰晦。)
        (弟子請先生祈晴,先生亦無言,岸幘垂發而坐。)
        (及行齋,左右代整冠履,扶而升壇,天即開霽。)
        (嘗有村姥,持一碧絹襦來奉先生,先生對眾便著之,在坐者竊笑,先生不以介
        (意。)
        (楊公嘗迎先生至潭州,先生方洗足,使到,乘小舟便行,侍者以履襪追及於衙
        (門,先生即於門外坐磚階著襪,旁若無人。)
        (楊再拜,亦不止之。)
        (喜飲酒,而言不及吉凶是非。)
        (及楊自京尹謫臨駕尉,使使候先生,兼遺銀器,先生受之,便悉付門人,作法
        (會。)
    AAA:(使還,先生曰)報汝阿本郎,不久即歸,勿憂也。
        
        
    10**時間: 地點:
        (未幾,楊果移杭州長史。)
        (良逸未嘗乾人,人至亦不逆,不記人官位姓名第。)
        (與呂渭分最深。)
        (後郎中呂溫刺衡州,因來候之,左右先告以使君是侍郎之子。)
    AAA:(及溫入,下牀撫其背曰)爾是呂渭兒子耶?
        (溫泫然降階,田亦不止,其真樸如此。)
        (良逸母為喜王寺尼,尼眾皆呼先生為「小師」。)
        (嘗日負薪兩束奉母,或有故不及往,即弟子代送之。)
    AAA:(或傳寺尼晨起見一虎在田媼門外,走以告,媼曰)此應是小師使送柴來,不足
        畏也。
        (蔣君混元之氣,雖不及田,而修持趣尚亦相類。)
        (兄事於田,號為莫逆。)
        (蔣始善符術,自晦其道,人莫知之。)
    AAA:(後居九貞觀,曾命弟子至縣市齋物,不及期還,語其故云)於山口見一猛獸當
        路,良久不去,以故遲滯。
    AAA:(蔣曰)我在此庇伊已多時,何敢如此。
        (即以一符置所見處,明日獸踣符下。)
    AAA:(蔣聞之曰)我本以符卻之,使其不來,豈知不能自脫。既以害物,安用術為?
        (取符焚之,自此絕不復留意。)
        (有歐陽平者,行業亦高,又兄事蔣君,於田君即鄰於入室。)
        (歐陽曾一夕夢三金爐自天而下,若有所召。)
    AAA:(既寤,潛告人曰)二先生不久去矣,我繼之。
        (俄而田君蛻去,蔣次之,歐陽亦逝。)
        (桐柏山陳寡言、徐靈府、馮雲翼三人,皆田之弟子也。)
        (衡山周混沌,蔣之門人也。)
        (陳徐在東南,品第比田蔣,而馮在歐陽之列。)
        (周自幼入道,科法清嚴,今為南嶽首冠。)
        (道士陶天活者,安南人。)
        (居瀕海,海溢,家人悉驚走避水。)
        (天活始生,其母挈去不得,舉族悲念。)
        (洎水退而歸,其嬰兒在桑之交枝,無恙,抱之啼乳如常,遂以《天活》為名。
        ()
        (及長,聰慧簡率,真氣內充。)
        (自元和至大和,為供奉道士,朝野歸向。)
        (江南多名僧。)
        (貞元、元和以來,越州有清江、清晝,婺州有乾俊、乾輔,時謂之「會稽二清
        (」,「東陽二乾」。)
        (吳興僧晝,字皎然,工律詩。)
        (嘗謁韋蘇州,恐詩體不合,乃於舟中抒思,作古體十數篇為贄。)
        (韋公全不稱賞,晝極失望。)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