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無情有情陌路弔淡仙 有緣無緣劈空遇金重)
    (詞曰:
    (  薄命似桃花,悲來泥與沙,縱美不堪惜,雖香何足誇。)
    (東零西落,知是阿誰家。)
    (想到傷情,傷情眉懶畫。)
    (祇落數翻惆悵,幾度咨嗟。)
    (呀呀,不索怨他。)
    (從來國色招人妒,一聽天公斷送咱。)
    (右調《月兒高》)
    (這一曲《月兒高》,單道佳人命薄,紅粉時乖,生了絕代的才色,不能遇金屋之榮,反
    (遭那摧殘之苦。)
    (試看從古及今,不世出的佳人,能有幾個得無破敗!昭君色奪三千,不免塞外之塵;貴
    (妃寵隆一國,難逃馬嵬之死。)
    (飛燕、合德,何曾令終;西子、貂蟬,徒貽話柄。)
    (這真是造化忌盈,豐此嗇彼。)
    (所以李易安末年抱怨,朱淑貞晚節傷心,蔡文姬悲笳哀咽,尤為可憐。)
    (大抵有了一分顏色,便受一分折磨,賦了一段才情,便增一分孽障。)
    (往事休題,即如揚州的小青,才情色性無不第一。)
    (嫁了恁般的呆丈夫,也折得勾了。)
    (又遇著那般的惡妒婦,生生活活直逼立苦殺了,豈不可傷,豈不可痛!正惟可傷可痛,
    (故感動了這些文人墨士,替他刻文集,編傳奇,留貽不朽,成了個一代佳人。)
    (誰人不頌美生憐,那個不聞名歎息!若令小青不遇恁般狠毒的女平章,稍得優遊於小星
    (之列,將愁雲怨雨化為雪月風花,亦何能留傳不朽哉!大都玉不磨不知其堅,檀不焚不
    (知其香,非惟小青為然也。)
    (凡天下美女,負才色而生不遇時,皆小青之類也,則皆可與小青並傳不朽。)
    (我如今再說一女子,深情美色,冷韻幽香,不減小青。)
    (而潦倒風塵,坎坷湖海,似猶過之,真足與小青媲美千秋也。)
    
    
2**時間: 地點:
    (話說北京有一王老爹,雙名兩松,表字子貞。)
    (為人淳篤,家計不豐。)
    (室人京氏,頗亦賢能。)
    (生子王觀,學習儒業。)
    (長女翠翹,次女翠雲,年俱妙齡。)
    (翠翹生得綽約風流,翠雲則天嬌艷倩。)
    (翠翹性喜豪華,翠雲則性甘寧淡。)
    (俱通詩賦。)
    (翠翹尤喜音律,最癖胡琴。)
翠 雲:(翠雲常諫道)音樂非閨中事,外人聞之不雅。
翠 翹:吾非不知,但性喜於彼,不能止也。
    (嘗為《薄命怨》,譜入胡琴,音韻淒清,聞者淚下。)
    (曲終有云:
    (胸懷故國兮,歎那參商;心悲淪亡兮,玉容何祥。)
    (姐妹固寵兮,一朝俱死;束昏不令兮,奉先滅亡。)
    (侯門似海兮,蕭郎陌路;失身非類兮,茂林爭光。)
    (為郎憔悴兮,及爾同死;離魂情重兮,淺唱低觴。)
    (死負父屍兮,生代父死;寵哀紈扇兮,爾生不昌。)
    (有始無終兮,悲乎失侶;門前冷落兮,老大誰將。)
    (今古紅顏兮,莫不薄命;紅顏薄命兮,莫不斷腸。)
    (我本怨人兮,乃為怨曲;誰聞怨曲兮,誰不悲傷!)
    
    (按下翠翹胡琴之妙,且說里中有一富家秀士,姓金名重,表字千里。)
    (胸藏萬卷,學富五車。)
    (抱子建七步之才,賦潘安三都之貌。)
    (年方弱冠,夢想好逑。)
    (聞得翠翹精擅胡琴,且通詩賦,每每思慕道)
翠 翹:何物老嫗生出如許尤物!即使異代他鄉,尚欲求之寤寐,何況當吾身吾里,若不求他一晤
    ,豈不當面錯過!
    (因多方以伺其出入。)
    
    
3**時間: 地點:
    (一日清明,王氏合家掃墓,就借此踏青。)
    (翠翹同弟王觀、妹翠雲各處閑行。)
    (忽行到一個流水溪邊,看見一座累累孤塚。)
翠 翹:兄弟,你看此墳,山黛列眉,樹煙綰髻,甚是幽雅,怎無一人來祭掃?
王 觀:姐姐原來不知,此乃本京第一名妓劉淡仙之墓。她在時才名卓越,傾動一時,後死之日,
    其鴇母不仁,就要將她委之溝壑。幸遇一遠客,慕名來訪,見她已死,乃道:「淡仙淡仙
    ,我和妳好無緣也。生前既不能親偎色笑,死後收爾骸骨,也不枉了一段因緣。」遂買了
    一具棺木,備了一副衣衾,將淡仙收葬於此地。這乃無主孤墳,有甚人來替她拜掃。
翠 翹:(歎息)可憐可憐。生做萬人妻,死是無夫鬼,紅顏薄命,一至於此。恰好我與妳遇見,
    且上前看那碑記是怎麼寫的。
    (三人轉過一灣流水,半扇小橋,見四壁藤蘿,一堆古墓。)
    (那碑上青苔都已長滿。)
    (翠翹上前拂草細看,依稀仿佛,認出是校書劉淡仙墓。)
翠 翹:(長歎道)淡仙淡仙,妳生前何等繁華,死後怎恁般寂寞。我王翠翹與妳才色相親,本該
    奠妳一杯纔好,卻又不曾帶得酒來。也罷,我題詩一首,少致悲情,九泉有知,也不辜我
    王翠翹一種熱腸也。
翠 翹:(折一竹枝,插於墓頂,祝道)香魂不斷,應解依人。劉淡仙,劉淡仙,我翠翹今日弔妳
    ,妳須聽者。
    (撮土為香,倒身四拜。)
    (拜罷。折一竹枝,就地題詩。)
    (色香何處也,憑弔痛心哉。)
    (明月冷鴛被,暗塵封鏡臺。)
    (玉雖黃土瘞,名未白雲埋。)
    (尚有如澠酒,無人奠一杯。)
    (翠翹題罷,淒然淚下,情殊不勝。)
翠 雲:姐姐好沒來由,我與妳行春到此,遣興陶情,為甚朝著古墓下淚?又非親知故舊,也忒殺
    情深了。
翠 翹:妹子不是這般說,紅顏無主,從古皆然。這劉淡仙生來難道就是妓女!也是事到其間,落
    了火坑。前船後船,安知你我不是她再來人。況人生在世,這生老病死是躲不過的。而最
    可憐者,無如美人。妳看古來那些女子,如昭君、如貴妃,能有幾個得善始善終的。思及
    於此,不覺睹物傷情,心灰腸斷耳。
王 觀:姐姐,一發講遠了。此乃荒墓,陰氣凝重,不宜久坐,去了吧。
翠 翹:既要去,待我辭了淡仙再行。
王 觀:(復向墓前囑道)淡仙淡仙,我要去了。妳若有知,顯個靈兒我看,也不負了我王翠翹這
    段情癡。
    (言未畢,祇見墓後捲起一道西風。)
    (悲淒慘淡,嗚咽哀號,山搖水沸,樹振草嘯。)
    (忽喇喇金戈鐵馬,昏慘慘天暗雲淡,急不能睜睛定眼。)
    (王觀與翠雲甚是驚慌。)
    (那風捲到翠翹身邊,倏然而散。)
翠 翹:淡仙是好陰靈也,果然不負我王翠翹的知己。    王 觀:我說這裏陰氣重,早些去
    ,祇管戀著這墳咕咕噥噥,這陣風好不怕人。還不去,還要在這裏做甚麼!
翠 翹:(笑道)那不是風,是劉淡仙顯靈與我看,我還要題詩謝她方去哩。
王 觀:她死也不知死了多少年,若恁般靈應,她倒成菩薩了。
翠 翹:死者軀殼,不死者精神,精神千古猶存。你讀書人豈不知「骨化形銷,丹誠不氓,因風委
    露,猶託清塵」的說話?
王 觀:是的!是的!我們還是快快離開吧!
    (王觀、翠雲急催翠翹起身。)
翠 翹:莫忙,如此靈感英魂,我還要做首詩辭她方去哩。
    (遂取頭上釵兒,將弔詩並慰詩都刺於樹皮上)
    (西風何忽起,陣陣使人哀。)
    (慘切如含怨,淒清似有懷。)
    (乘鸞疑乍去,跨鶴訝重來。)
    (不斷香魂處,蒼蒼屐印苔。)
    (翠翹刺畢,尚留連不捨。)
    (忽見一書生,飄巾彩服,騎馬遠遠而來。)
    (王觀認得是窗友金重,不知他有意跟尋到此,恐怕撞見,忙拉翠翹、翠雲。)
王 觀:金家哥哥來了,快些迴避。
    (翠翹聽了,急抬眼,已看見那金生風流倜儻,雅致翩躚,乘馬將到墓前。)翠翹、翠雲
    斂跡墓後。)
    (那金生走到墓前下了馬,見王觀祇作無心。)
金 生:海望兄,為何也在這裏?我慕劉淡仙高致,到此一遊,不想遇著仁兄。適纔二位女客,是
    甚親眷?
王 觀:就是家姐。
金 生:原來是令姐。通家兄弟,沒有個不接見之禮,煩兄通報,小弟候見。
    (王觀祇得到墓後尋翠翹、翠雲。)
    (金重隨步跟來,翠翹避之不得,遂同妹相見金生。)
    (致恭而退。)
    (金重但見翠翹眉細而長,眼光而溜,容如秋月,色似桃花,逸致翩躚,鴻驚龍遊。)
    (金生神為色奪,暗暗銷魂。)
    (王員外著人來接翹、雲上轎回家。)
王 觀:家人來尋,告辭先行。
金 生:今日巧遇,後會有期。
    (金生目送王氏姐弟漸行漸遠。)
金 生:這相思索害也。
金 生:(對天立誓)我不得二女為妻,終身不娶矣。
    
    
4**時間: 地點:        
    (翠翹立在一座高香几前,几上放著插有香匙與香箸的香瓶,以及一隻小香爐。)
    (翠翹右手捧著香盒,左手剛剛從香盒裏拿出一顆小小的香丸,將要放入香爐中。)
翠 翹:這金生倒也有趣,怎麼也曉得去弔劉淡仙?
翠 雲:祇怕不是弔淡仙,還是來看二喬!
翠 翹:這也想當然,但我看那生風流倜儻,大雅不群,自是士人中俊彥。
翠 雲:姐姐既看得中意,何不贅了他,帶挈小妹也風光風光。
翠 翹:男子生而有室,女子生而有家,雖是少不得的,但姻緣前定,婚姻牒不是摩尼珠,怎能必
    得來。今日你我同遇他,知道是我的姻緣,還是妳的姻緣?則索聽那月中人主張。兄弟論
    此生舉止端詳,將來若非金馬客,定是翰林才,妳姐姐德涼相薄,祇恐承受他不起。我看
    妹妹福德勝我十倍,可稱美對。且此生既見妳我,定尋奇計相晤,妳我當以正遇之。蓋女
    人之身,重之則泰山,輕之則鴻毛。白壁青蠅,關係終身,不可不慎也。
翠 雲:姐姐也忒沾枝帶葉,我不曾說得一句,姐姐便縛頭縛腳講了一篇。
翠 翹:我是正經話,妹妹怎生倒恁般說,妳難道不要嫁丈夫?
    (翠雲把臉一紅,走去睡了。)
    正是:
    (  難將我意同他意)
    (未必他心似我心。)
    (不知翠翹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王翠翹坐癡想夢題斷腸詩 金千里盼東牆遙定同心約)
    (詞曰:
    (  流落等飄煙,東西實可憐,背影偷彈血,逢人強取憐。)
    (情懷恁的,有甚風流話。)
    (舊譜難翻,難翻絃屢變。)
    (那更宮商錯亂,寂寞轉添。)
    (天天,待制新篇。)
    (青樓朱箔知音少,辜負瀟湘一段緣。)
    (右調《月兒高》)
    
    
4**時間: 地點:
    (翠翹見妹子去睡了,因暗想道)
翠 翹:女兒家恁的性情,我這話也不叫衝撞你,就把金生配你,也不叫玷辱妳。妹子妹子,妳這
    樣裝喬怎麼,我還怕福薄嫁慳,承受他不起。
    (翠翹輾轉無聊,起看夜靜如水,天空似洗,不禁情懷,漫題一絕道:
    (天空雲淨迥無塵,宛似冰壺坐玉人。)
    (若有多情勤問訊,別來無恙祇傷神。)
    (翠翹題罷,情思不快,隱几而臥,朦朦朧朧。)
女 子:(忽見一女子走近前來道)翠翹姐姐,如此春光,怎不去問柳尋花,卻在這裏打盹?
    (翠翹忙整衣相迎,見那女子淡妝素服,杏臉桃腮,裊裊娜娜,娉娉婷婷,宛如仙姝,不
    (減神女。)
    (各道萬福坐下。)
翠 翹:有勞光顧,未及遠迎,多有得罪。請問姑娘,珠宮何處,因甚降鸞?
女 子:流水橋邊便是妾家,姐姐已曾到過,怎就忘了?妾今日在斷腸會上道及姐姐的高才,並姐
    姐的芳名,斷腸教主甚是歡喜。又知是會中人,因命妾將斷腸題目十個,送與姐姐題詠。
    姐姐快些題了,待妾好送入斷腸冊去。
翠 翹:這斷腸教主在那裏,可容我去參見嗎?
女 子:姐姐此時不必細問,他日自明。
    (因取出十個題目,遞與翠翹。)
    (翠翹接了一看,卻是《惜多才》、《憐薄命》、《悲岐路》、《憶故人》、《念奴嬌》
    (、《哀青春》、《嗟蹇遇》、《苦零落》、《夢故園》、《哭相思》 十樣。)
翠 翹:真好題目,待我題去,倘能在斷腸冊上掙得一個狀頭,也不負我王翠翹平生才調。
    (因滴露研墨,舒紙展毫,筆不少停,裁成回文十道。)
    (詞云:
    (惜多才)
    (惜多才,鴛箋不忍裁。)
    (合歡年年為人譜,自身祇把相思捱。)
    (相思捱,惜多才。)
    (憐薄命)
    (憐薄命,夜夜成孤另。)
    (金屋常聞貯阿嬌,偏咱一面難僥幸。)
    (難僥幸,憐薄命。)
    (悲岐路)
    (悲岐路,羊腸苦難度。)
    (路艱未若奴心艱,一折差時千折誤。)
    (千折誤,悲岐路。)
    (憶故人)
    (憶故人,眼見白頭新。)
    (何曾昔宿雲霄上,認得平生車笠真。)
    (車笠真,憶故人。)
    (念奴嬌)
    (念奴嬌,對鏡頓魂消。)
    (我見猶然頻歎息,怎教紅粉不相嘲。)
    (不相嘲,念奴嬌。)
    (哀青春)
    (哀青春,嬌花似美人。)
    (正是上林春色好,願祈風雨潤花神。)
    (潤花神,哀青春。)
    (嗟蹇遇)
    (嗟蹇遇,好夢都醒去。)
    (非是逢人便乞憐,祇因不識朱門路。)
    (朱門路,嗟蹇遇。)
    (苦零落)
    (苦零落,一身無處著。)
    (落花辭樹自東西,孤燕失巢繞簾幙。)
    (繞簾幙,苦零落。)
    (夢故園)
    (夢故園,歸魂誰肯援。)
    (松菊舊廬都不識,白雲芳草默無言。)
    (默無言,夢故園。)
    (哭相思)
    (哭相思,哽咽已多時。)
    (心痛有聲吞不住,情深攽吐忽傷悲。)
    (忽傷悲,哭相思。)
    (翠翹題畢,遞與那女子道)
翠 翹:幸不辱命。
女 子:(接了一看)好詞,好詞。字字含心恨,聲聲損玉神,外若不假思索,內實嘔出心肝矣。
    入在斷腸冊中,應為第一。教主候久,妾身要去了。
翠 翹:既承垂盼,定有情緣。忽爾言旋,情緣又安在?況今此一別,來識何時再會。苟非無情,
    將何遣此?
女 子:姐姐情深,妾懷不薄,錢塘江上定來相晤。
    (言畢抽身往外就走,翠翹要趕去留他,忽被風敲鐵馬,錚的一聲驚醒,卻是一夢。)
    (祇見月明如晝,花影參差,正是三更時分。)
    (翠翹驚訝不已,定定神,回想夢中那些詩詞說話,句句分明,祇不解那女子是誰,反復
    (沉吟,頓然大悟道)
翠 翹:是了,那女子說住在流水橋邊,我日間在劉淡仙墓上見一灣流水,半扇小橋,不消說定是
    她的精靈也。以我題詞,揆彼言語,我是個斷腸部中人無疑了。紅顏無主,白面緣慳,金
    生金生,怕我和你無緣也。
翠 翹:(又想)她曾說一句錢塘江上,此身尚不知如何結局,怎麼妄生他想。
    (不覺掉下淚來。)
    (王媽媽見女兒不去睡,不知他因甚事,拿了燈盞上樓來。)
    (看見翠翹不言不語,半醒半夢,清汪汪兩淚交流。)
    (媽媽吃了一驚,恐他著魔,忙說道)
媽 媽:翠翹兒,夜深人靜怎不去睡,卻呆坐在此?
    (翠翹半晌無言,但凝眸熟視。)
翠 翹:(忽一聲長歎道)娘,妳女兒沒甚好結果了。
媽 媽:我兒,好端端怎說這不祥邪話?
翠 翹:倒不是邪話兒,因玩月神倦,隱几少息,夢見一女子自稱是斷腸教主那裏來的,叫女孩兒
    題斷腸吟十首,臨行又說錢塘江上再會。我想女子之嫁,不出鄉里。錢塘乃是越地,相隔
    不啻數千里。她乃斷腸會上之人,與我相會有甚好處,莫不妳女兒也是斷腸部中人也?
    (言訖,神情恍惚,淚流滿臉。)
媽 媽:(媽媽寬慰道)癡兒,夢隨心生,心隨念起。妳兄弟說妳日間在那劉淡仙墓上十分留連,
    故睡著有這樣夢,那裏作得準。我扶妳去睡了吧。
    (方扶之而去。)
    正是:
    (  性苦味方苦,思深愁始深。)
    (猿聲在何處,先有斷腸心。)
    (按下翠翹情癡不題。)
    
    
5**時間: 地點:
    (且說金重自見二女回家,經史懶觀,茶飯少進,終朝癡坐,徹夜無眠。)
    (祇思想要與二翠一面,再無計策。)
金 重:呀!似這樣天各一方,雖有機緣,何能湊巧?須到他家左右前後,覓得一所房子,祇說要
    做書房,住下打探,或者天可見憐,有些消息,便可圖矣。
    (算計定了,因央人千方百計在王氏宅後,覓莊衙攬翠園一所。)
金 重:(大喜道)園名是攬翠,則二翠之事不卜可諧矣。
    (遂忙忙立刻收拾到園,祇見那園中:
    (怪石嵯峨,古松森秀,奇花燦漫,瑤草芳菲。)
    (牡丹亭堅對薔薇架,金線柳低掛碧桃花。)
    (流觴曲水,不減蘭亭;修竹茂林,盡堪修禊。)
    (中廳三間,名曰挹青;後樓一座,扁名來鳳。)
    (軒後假山,勢若插天;廳前怪石,形如臥虎。)
    (園中景致雖佳,金生也無心賞玩,祇撿貼王氏的一間閣中住下。)
    (每日或抑面觀瞻,或垂頭思忖,但惆悵於東牆之下。)
    (不覺一住月餘,祇恨不能與二翠一面。)
    (欲待放下,卻又思相他,轉眼送情,側身寄恨,心不能甘,情不能已。)
    
    
6**時間: 地點:
    (這日也是愁神合生,信步走到假山上消遣。)
    (祇見紅英半落,綠蔭漸成,枝頭好鳥引人觀聽。)
    (金生一片癡情,正無所寄,忽見一株碧桃最高枝上斜掛一物,金光燦灼,翠色奪目。)
    (金生定睛細看,象似一股金釵,暗驚道)
金 生:此非閨閣,安得有此?
    (因忙取竹杖挑下,再看時,果是一枝點翠的金鳳釵兒,製造甚是精巧。)
金 生:(暗忖道)金質翠妝,自是美人寶物,莫非就是她二人的?不知因甚遺落在此,定有人來
    追尋,今喜落吾手,大有機緣,且收藏好了,再看光景。
    (因歡歡喜喜在假山下探望。)
    (探望了兩日,忽見牆頭上樹陰裏,隱隱約約象有個美人窺看一般。)
    (金生心知是了,恐怕失去機會,忙取出金釵拿在手中,在假山前走來走去的賣聲道)
金 生:好枝鳳釵,不知是那家美人失落的,未免追求,要送還他,卻又不見有人找尋,無門可入
    ,奈何奈何!
    (高高說了兩遍,忽聽得牆頭有個女子羞羞澀澀低聲說道)
女 子:那釵兒是奴家誤失的,君子既有此好心,可還了我吧。
金 生:(金生忙答道)原是鄰家姐姐之物,理當送還。
    (因抬頭,指望微窺其面可是二翠,不期那女子心靈,早影一影閃在半邊,不與你看見,
    (止聽得他又低說道)
女 子:郎君若肯見還,感激不盡。
    (金生見他躲躲藏藏,因哄他道)
金 生:既是姐姐之物,怎敢不還。祇是也要姐姐細看明白,方無差錯。
女 子:(那女子隔著牆又說道)是一隻金鳳釵,銀腳點翠,上有三顆寶石,九粒珍珠,不消看得
    。
金 生:說來果然不差,理該送還。也須面交,便看看何妨?
    (那女子俄延半晌,沒奈何,祇得露出半身,打了一個照面。)
    (金生看見正是翠翹,不覺喜動眉宇,忙仰面舉手,笑嘻嘻說道)
金 生:這釵兒原來便是王家姐姐遺失的,我金重是哪裏的造化,拾得在此,卻得借此又見姐姐芳
    容,真僥幸也。
    (翠翹已知是金重,也暗暗歡喜)
翠 翹:金家哥哥,怎反如此說,還是小妹的造化,恰遇哥哥拾得,肯許見還。這段高義,何以圖
    報。
金 生:金釵能值得幾何,還釵怎算得造化,要姐姐圖報,祇是小生拾此金釵,一片苦心,要求姐
    姐見憐。
翠 翹:小妹失釵,祇為貪摘桃花,忽被抓去,何曾有意。就是哥哥撿得,料亦出於偶然,有甚苦
    心要小妹憐念?
金 生:正為得鐵失鐵,同出無心。而因釵得失,忽然會面,豈非天緣。論起來,姐姐閨秀,小生
    路人,本不當輕言唐突。但恐天緣不再,會面甚難。小生這一段拾釵苦心,祇得要直說了
    ,萬望姐姐勿罪。
翠 翹:拾釵苦心,妹所願聞,哥哥不妨直說。
金 生:得罪了。小生雖不才,反側好逑,不啻性命。久聞姐姐胡琴絕世,恨不能一見仙姿。怎奈
    緣慳分淺,依依此情有日矣。前邀天幸,得睹容光,遂令仰慕變作相思。但恨身無彩翼,
    不能飛傍妝臺,費了千思萬慮,方能謀居於此,得以癡望東牆。又朝朝夕夕,癡望到今,
    方能拾此金釵,以見姐姐。由此想來,則拾此釵豈非苦心乎?望姐姐可憐,怎生發付?
    (翠翹聽了不覺兩臉通紅,半晌不能言語。)
翠 翹:(忽歎道)哥哥怎如此多情,但妾女子也,雖有憐才之心,怎敢自主。承哥哥至愛,易既
    未婚,女亦未字,何不圖百年諧老計乎?若夫因愛生情,因情失足,則非妾所知,亦非妾
    所願也。
金 生:明諭頓開茅塞。姐姐既許諧老,小生之願遂矣,何敢復作不肖之念乎!但求一訂盟,以慰
    渴慕。
翠 翹:郎心如玉,妾意如金,雖不設盟,又誰渝之?
金 生:盟以申好,又何傷乎?
翠 翹:郎欲如此,妾安敢強辭,請以異日,今立久恐有人來,還妹釵兒去吧。
金 生:(金生大喜道)牆高人矮,不能遞釵,我去取件接腳物來。
    (因回入房中,取銀串一雙,白銀五兩,汗巾一帨;又持一小梯,到假山直接牆頭,與翠
    (翹對面,獻上金釵並禮物道)
翠 翹:微末不腆,聊為贄見。
翠 翹:(翠翹滿臉通紅道)釵敢領去,厚禮決不敢受。
金 生:予實表真意,卿何作套辭。
    (翠翹笑而受之,因以手中金扇,袖內錦帨答之。)
    (忽聞人聲,兩兩走散。)
    (金生自此心快神怡,回到來鳳軒中,書僮烹茗消渴。)
    (晚來一盞孤燈,千種情思。)
    (書也不看,香也不燒,跏坐胡床,模想翠翹豐神。)
    (忽一陣西風,吹得窗紙兒淅淅瀝瀝,有如環佩之聲。)
    (金生出神過度,祇道美人來也。)
    (既覺其非,自笑自喜。)
    
    
8**時間: 地點:
    (須臾,挈一壺一盒而來,金生接著,同翠翹踰過缺來。)
翠 翹:可有館僮?
金 生:自見芳卿,悉遣去矣。
    (遂同入來鳳軒。)
    (翠翹見左圖右史,壁劍床琴,甚是清楚。)
翠 翹:(因說道)好個灑瀟書齋也。
金 生:獨不念悶殺讀書客麼?
翠 翹:如今也可不悶了。
金 生:還有一些兒,若得悶懷開,除非丹桂伴嫦娥。
翠 翹:丹桂自是郎君分內事,嫦娥天邊,豈易得也。
金 生:吾實指活嫦娥言,豈妄作天邊虛想。
翠 翹:嫦娥吾安敢比,但冰心玉潔,似不相讓耳。
金 生:待我借花獻佛,斟一杯,問嫦娥可曾裁就綠羅衣?
    (因遞與翠翹,翠翹接飲道)
翠 翹:荷衣已就,惟待時奉君也。
翠 翹:(飲畢,也滿斟一觴復金生道)權以此酒當奴巾櫛。
金 生:(金生雙手接了道)承賜瓊漿,願卿同壽。 對飲甚歡。)
    (金生出素所題詠,請教翠翹,翠翹看了道)
翠 翹:錦心繡口,自是一代名儒,不知奴家可有福消受否?
金 生:我與卿已定盟矣,何又作此冷語,莫非又有別疑乎?若有貳心,狗彘不食吾餘。
翠 翹:妾非疑郎,記妾幼時曾遇一相士,他道妾一代才情,千秋薄命,縱有平吳之功,不免西江
    之恨。前日踏青回來,又夢劉淡仙叫我題斷腸十詠。這等夢兆,恐未能招郎君恁般夫婿也
    。
    (言畢淚下。)
金 生:(金生瀝酒誓道)我金重若不得王翠翹為妻,有如此酒。
翠 翹:(翠翹忙收淚道)妾過矣,今日與君乍會,怎就談斷腸事!
    (乃洗盞更酌,傳斝飛觴,甚覺快樂。)
    (忽見壁上一幅山居圖,未有稱題。)
翠 翹:此畫甚佳,何無題詠。
金 生:此小生新做米家筆意,尚未標目。芳卿有興,為我增色何如?
    (翠翹酒濃情快,詩興勃然,遂不辭道)
翠 翹:既是郎君所作,妾安敢藏拙。
    (因揮筆便題,詩曰:
    (  面面溪山繚繞,村村花木蒙叢。)
    (人在淵明記裏,家居摩詰圖中。)
    (翠翹題完,金生欣賞道)
金 生:寫作俱工,不減衛夫人。何物天工,產此異品,真令小生愛死樂死也。尚有小陽春圖,自
    謂奇絕,亦未標目,並求珠玉。
翠 翹:一之為甚,其可再乎!
金 生:多多益善,再何傷耶?
    (翠翹笑而從之。)
    (展開那圖,見淡黃疏綠,甚是愛人,乃走筆一絕道:
    (十月輕寒葉未凋,淡黃疏綠短長條。)
    (無情有態堪憐處,日角雲頭雨半腰。)
    (金生看見翠翹題詠清新敏捷,極口讚羨道)
金 生:一字一珠,雖十五座連城不易也。而寄懷深遠,更得畫工未到之意,可謂愈出愈奇矣。
翠 翹:稱揚太過,君意殊深。
金 生:草草虛稱,予意未申萬一耳。
翠 翹:若如君意,又將如何?
金 生:若如我意,除非金屋以貯嬋娟。
翠 翹:薄命妾,怎消受得郎君恁般情況。
金 生:據我看來,芳卿原是天上神仙,暫謫塵寰,鯫生凡胎俗骨,得奉末光。雖焚香供養,猶恐
    不恭,豈但金屋貯之而已。
翠 翹:感郎篤愛,鏤刻五中,不知今生能補報得郎君恩山義海否?
    (因以身投入金生懷中,嗚咽不勝。)
金 生:常聞心堅石穿,爾我志願如廝,上蒼自應矜憐,玉成乃事。
翠 翹:造化忌盈,至於忌才忌美猶甚。君不見嬌紅之事乎?
    (遂蒙袂掩泣。)
金 生:卿卿放心,余忝為男子,豈不能庇一女子,萬一事變不測,當出生入死,以完夙盟,斷不
    作薄幸人,辜負卿卿至情也。
    (因扶之就席,洗盞再酌。)
翠 翹:日之夕矣,恐父母歸來,看破不妙。
    (金生見說要去,便慘淡不能言。)
翠 翹:妾亦不忍捨郎,但義有不可,時有未及耳。願郎耐心以待合巹。
金 生:(因立起身道)倘僥天之幸,父母不歸,當西窗剪燭,共消長夜。
    (金生暗然點頭而已。)
    (翠翹再四安慰,方收拾壺盒回家。)
    (金生送至假山,將欲同到王宅,俄聞敲戶之聲,金生遁回。)
    (翠翹藏過壺盒,連忙來開門,卻不是爺娘,是親眷家著人來回說道)
來 人:老爺、安人今夜不回,叫姑娘早早收拾關門睡了吧。
翠 翹:曉得了。
翠 翹:(關了門,暗喜道)金生可謂有緣,剪燭之約當踐矣。
    (復整理些酒餚,到後面從假山直抵金生書室。)
    
    
9**時間: 地點:
    (此時金生隱几沉臥,翠翹因上前撫其背道)
翠 翹:襄王猶未醒耶,神女下陽臺矣。
金 生:(金生驚覺道)醒耶,夢耶,其真翠卿耶,抑金重之遊魂耶?
翠 翹:雖然是醒,未心非夢,郎君須要認真。
金 生:這等說來,則是睜眼夢矣。且問芳卿何以復能至此?
翠 翹:僥幸父母不歸,奴攜酒與魚,復遊金谷。
金 生:(金生聽了大喜過望道)酒且慢飲,芳時難得。況三星在天,正好訂盟,盟畢歡飲未遲。
翠 翹:盟則不可無章,請郎君執牛耳。
    (金生欣然不辭,遂走筆成盟章一道。)
    (盟曰:
    (同心人金重、王翠翹,謹心香一炷,水醴一卮,訂盟於高天厚地之靈。)
    (切聞夫婦尚義,義在終身不移;兒女多情,情切死生無負。)
    (前時翹願有家,重願有室,憐才慕色,已深結乎同心;今日重慮其始,翹慮其終,瀝膽
    (傾心,敢言盟於異日。)
    (自盟之後,男期九死靡變,女誓一節終生。)
    (縱外來之盟,或有不測,而吾心之夭斷乎一定,苟渝其盟,神天共殛。)
    (盟詞曰:
    (結盟不結松與柏,松柏摧殘留不得。)
    (結盟不結蘭與竹,蘭竹敗壞誰結來。)
    (結盟不結石與金,石易爛兮金易沉。)
    (結盟不結山與海,山可崩兮海可改。)
    (結盟不結風與雲,雲散長空風不停。)
    (結盟不結花與月,花易殘兮月易缺。)
    (結盟止結地與天,天地從無衰死年。)
    (天長地久不可問,此盟萬古猶留傳。)
    (庚午年五月九日,金重、王翠翹盟。)
    (二人盟畢,翠翹滿斟一杯遞與金生道)
翠 翹:自今以後,一蒲一柳,非妾之身皆君之身也,甚無貽妾白頭之歎。
金 生:卿勿過慮,斷不負盟以負卿。
翠 翹:(亦斟一杯遞與翠翹道)今夕相對暢飲,為歡已極,但不揣尚有一過分之求,不知可能更
    邀垂聽?
翠 翹:除苟合之外,一惟郎命。
金 生:未盟之先,且守卿諭,既已定盟,苟合之戒已聞命矣,豈敢亂之。所請者,聞卿胡琴之妙
    ,能遏雲生風,不識可能拜求一曲,以聞所未聞?
翠 翹:胡琴乃兒家所好,何惜為郎君一彈,但此有限時光,言情尚懮不足,何暇及此。況胡琴在
    家中,去取又多一番起倒,請以異日何如?
金 生:我非不知情至音生,豈受催迫,但思慕久矣。得聞片響,足慰平生。若胡琴,小生自有。
    (因忙忙取出,雙手跪捧,遞與翠翹。)
    (翠翹連忙扶起,笑說道)
翠 翹:郎君為此織指絃聲,屈體於妾,不亦褻乎!
金 生:屈體不過以表急情耳。倘憐此急情,肯為一弄,榮且不勝,何褻之有?
翠 翹:(翠翹慨然道)郎君鍾情如此,妾死且不吝矣,何惜一彈。
    (因輕舒柔臂,轉移玉軫,斜飛織指,撥動冰絃。)
    (初疑鶴唳,繼訝猿啼,忽緩若疏風,急急如驟雨。)
    (再撥再彈,而音韻淒惋,聲律悠揚,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金生側耳傾聽,狂喜不勝。)
    (有時正襟危坐而愀然,有時點首讚美而欣然,有時感歎於心而默然。)
    (直彈至斗轉參移,銅壺三滴,翠翹方罷彈,以告曲終。)
翠 翹:為君情重,雜沓繁音,有污君子之耳。
金 生:一字字更長漏永,一聲聲衣寬帶鬆,正謂此也。雖土木偶人,聞之亦不禁唏噓怦悼,況有
    情有才人哉!但聲近淒惋,曲折皆牢騷不平之調。芳卿身居閨閣,順適安常,似為不詳。
    願卿此後匆復再彈,彈之恐斷人腸而傷己心也。
翠 翹:向讀離騷,有感與屈子,漫成此調,習矣不覺。今承郎君正訓,再不復彈矣。
翠 翹:(嫣然嫵然,將胡琴付與金生)妾情盡於此矣。
    (金生見翠翹星眼朦朧,紅蕖映臉,如煙籠芍藥,雨潤桃花,情思不禁。)
金 生:(偎抱翠翹於懷)慈悲方寸,獨不將一滴菩提以救焚原苦海,心何忍也!
翠 翹: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祇消自解自脫,何須問道於盲。
    (金生熟視翠翹不語。)
翠 翹:郎君又著魔了,妾非土木,豈故作此矯情之事。但義有不可,時有未及,今日之守,實為
    君耳。苟涉淫蕩,君何取重於妾?
金 生:古之烈女,亦有行之者,何獨不可?
翠 翹:妾以不可學古人之可,君以古人之可諒妾之不可,始知妾之不可,乃所以全其可者大矣!
    女人之守身如守瓶,瓶一破而不能復全,女一玷安得復潔?他日合巹之夕,將何為質乎!
    彼時悔而疑,疑而不至渝盟者,未之有也。君念及此,即使妾起不肖之念,君方將手刃之
    ,以絕淫端,乃先以淫誨妻子耶!
    (言方義正,說得金生冰冷,因起謝道)
金 生:卿言是也,吾不及多矣。
    (忽聞雞唱。)
翠 翹:天色已曙,願郎安息,妾不敢再留,恐父母歸也。
金 生:再停一停何如?
    (忽聞有人叩門,金生方忙送翠翹從假山歸閣。)
    正是:
    (  一夜綢繆傷草草,霎時歸去□□。)
    (不知是誰叩門,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孝念深而身可捨不忍宗淪 姻緣斷而情難忘猶思妹續)
    (詞曰:
    (  苦祇為情多,情多苦奈何?寧受冤家累,怕遭恩愛魔,傷身值甚,痛殺是心窩。)
    (最恨風波,不容人好過,定使冤沉黑海,心死黃河。)
    (呵呵,臭名能作香名播,棄如鐵骨磨。)
    (右調《月雲高》)
    
    
10**時間: 地點:
    (金生聽得有人叩門,忙送了翠翹回去,方來開了門。)
    (忽看見書僮慌慌張張來報。)
書 僮:二老爹死在遼陽,大老爹急要去搬柩,急急請大相公回去商議,即刻就要登程。
    (金生慌張了,忙鑽過假山缺,來見翠翹。)
    (喜得翠翹未歸,尚在後園。)
翠 翹:(見金生道)郎氣哽神愴,其有意外之變乎?
金 生:不幸叔父喪在遼陽,父親命我護柩返鄉,說行李俱已打點端正,今日即馬首東矣。
金 生:(頓頓足道)纔得相逢,又早遠別,我心碎矣。奈何!奈何!
    (翠翹聽了也吃了一驚,恐金生淒楚,轉安慰道)
翠 翹:男兒志在四方,豈以婦女留連。但早去早回,不使妾望斷衡陽,叨愛多矣。
    (淒然淚下。)
    (金生亦涕泣交橫,不能仰視。)
    (忽書僮叫門,又來催促。)
    (金生恐怕看見,掩淚而別。)
    (急回到家,鞍馬行李已匆匆在門,金生祇得往遼陽不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