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美夫妻割愛就功名 淫婦女輕身偷漢子)
    (總辭:
    (  夜闌花影去,曉月又斜懸。)
    (何人留得住華年。)
    (枉把無多春緒自摧殘。)
    (昔年歌舞地,今日鬼狐眠。)
    (翻雲覆雨總徒然。)
    (惟有忠賢節義古今傳。)
    (右調《南柯子》)
    (我看世間的人,被「酒、色、財、氣」四字,播弄了一生,到頭來都是懸崖撒
    (手,自己本身,少不得跌得粉碎。)
    (實地在於何處?生平把許多惡孽加人,翻將轉來,都是自家弄自家。)
    (比如漱了唾津去吐天,必墮在自己的身;捏了利刀去砍地,必傷了自家的手。
    ()
    (那「酒、色、財、氣」四字之中,覺得酒禍還少,也有天性不飲的,也有略飲
    (而不亂的,至於醉糊塗,不過十中一、二。)
    (惟有「色、財、氣」三字,自天子以至於庶人,自男子以至於婦女,無不受它
    (的禍孽。)
    (大則喪國亡家,次則傷風敗節,小則損身隕命。)
    (雖有見識透徹的君子,心中明明曉得,不料睹美色,一時不能裁割;見黃金,
    (一念失於捺持;遇憤怨,一發不能強制。)
    (也有守了一生的名節,到老來又被這三字玷污;也有持了白日的公正,到暗地
    (又被這三字混亂。)
    (所以古人中,寶儀叱金情之戲,功名遠大;楊震卻幕夜之金,子孫榮顯;張公
    (書百忍之圖,九世同居,而門閭光耀。)
    (這都不是懸崖撒手,在實地上行,是自家好自家。)
    (我見世人,色又占不來,枉費心機,名德又損了;財又取不來,徒傷天理,禍
    (患又到了;氣又伸不來,妄露英鋒,仇敵又來了。)
    (至於事體一敗,悔之無及,此時情願遠色,情願還金,表願忍氣,而覆水已難
    (收矣。)
    (正是:
    (  被底淫人歪弄歪,門內傷人呆打呆。)
    (失著原從得著見,快心不遂悔心來。)
    (當前若種燒身火,過後難寒禍事灰。)
    (試看新聞兄與弟,一枝花發一枝摧。)
    (傳說江南句容縣,離城十里之地,村中有一家姓花,兄弟三人:大郎名花妍,
    (別字玉人;二郎名花嬌,別字笑人;三郎名花媚,別字雋人。)
    (父母俱亡,家資不富,只靠祖遺數畝肥田,混賬度日。)
    (兄弟中,唯有花笑人的性情愛慕風騷,色字上緊急;喜歡刻薄,財字上歪念;
    (縱心暴戾,氣字上浮躁。)
    (讀書不上,考了幾次童生,將書本就丟了。)
    (本村有一個倒光的閒漢,姓烏字心誠,文理略通,會做幾句詞狀,會寫幾句啟
    (書。)
    (花笑人見他刻中有美,與他志同道合,又因他妻子白氏有三分姿色,意欲謀淫
    (,每日到他家去下象棋,吃寡酒,撮空打哄。)
    (惟有花玉人的性子,件件與笑人相反,不喜風流,不取歪利,不露矜驕,只是
    (捏了書本,連吃飯都忘了。)
    (故此文經武策,無不淹貫胸中。)
    (於十九歲時,便已游庠。)
    (兼且一貌堂堂,美如顏玉。)
    (本縣富翁岳東山有二女,長女名文姿,次女名雅姿。)
    (文姿嫁與玉人,德性甚賢,姿容又美,若夫婦並坐一處,人人都道似潘安西子
    (。)
    
    
2**時間: 地點:
    (一日,正值暮春時候,困人天氣。)
    (玉人與文姿直睡到東窗日滿。)
    (但聽見窗外鶯歌聲聲,溜入耳中,方才驚醒。)
    (玉人揭去了被,見文姿兩乳圓尖,滿身瑩白如雪,不覺愛切如珍,就抱上身來
    (,合歡了一場,同同起來。)
    (窗前有桃柳數株,此時紅綠爭妍。)
    (文姿開了明窗,對鏡理妝。)
AAA:(梳洗完了,在口上點胭脂,花玉人走近身邊,並肩搭手,低聲笑語道)當初白
    樂天有二美人,一名樊素,一名小蠻,人稱她是『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今娘子的標緻,以二人之美,合為一身。我如今偏偏得與娘子,捧了櫻桃小口,
    親唇弄舌;抱了楊柳細腰,蝶浪蜂狂,不知如何僥倖。
AAA:(文姿回言道)妾自悵有貌無才,免不得配庸夫俗子。不料得配郎君,才貌雙全
    ,妾也有萬千僥倖。
    (說完,花玉人也梳洗了,整了衣巾,攜了文姿之手,卻欲出房。)
AAA:(只見二弟、三弟急急走進房來,報導)外面有一位差官,說:『是省城內蘇府
    差來的,要請大哥相見。』
    (玉人聽了,不知恁故,忙忙出來迎接。)
AAA:(作揖過了,差官道)俺家蘇爺特差小官來,聘請大相公。
    (隨即呈上大紅名帖,是「眷社弟蘇元元頓首拜」。)
    (差官又呈上花紅聘禮,計有十種;又呈上安家銀子,計有百金。)
    (玉人一一看過了。)
    (差官然後呈上聘書。)
    (玉人即遜差官坐下,拆開看時,只見書上寫道)
    (憶昔文苑聯窗,少年豪放,兄賦詩,弟狂嘯。)
    (或文完而茶熟,或讀罷而月來。)
    (此情此景,如昨日也。)
    (弟本庸駑,茲者謬叨聖恩,擢鎮秦中。)
    (奈才慚巾幗,而任重長城,必得胸中無數甲兵如盟兄者,為軍中韓、范,弟之
    (幸,蒼生之幸也。)
    (所具溪毛,萬祈笑納。)
    (外具文駟一乘,幸如五陵少年,策馬而來。)
    (弟將倒屣不遑也。)
    (恭候!恭候!)
    (花玉人看了,即通問些前後事情。)
    (茶後,進內與文姿商議,說道)
說 道:這蘇朋友是我昔日的同窗,是江寧人,曾中武進士。今新升陝西延安府邊關總鎮
    ,要迎我去做監紀參謀。現有聘儀十種,安家百兩,駿馬一匹。看他來意是決要
    我去的。我想,向來把這書本兒讀破了,巴不上一名科舉,爭他無益。男兒志在
    四方,便出去做些事業也是好的。只是我拋你不下,怎處?
文姿道:有二叔、三叔在家,又有了百兩銀子盡可度日。拋不下是私情,功名是大事,豈
    可失了機會?
    (玉人便出來允了差官,收進禮儀,待茶、待酒,不消說了。)
    (一面打點行李,把一百兩安家銀子一釐不私,盡數交與二弟,叫三弟同心協力
    (,看顧長嫂。)
    (是夜,玉人與文姿枕席之上免不得恩愛歡娛,一時之後,雲收雨散,說些離情
    (別話,不覺潸潸淚下。)
    (玉人叫文姿在家勤緊苦守,文姿叫玉人路上保重小心,各各安慰一番睡去。)
    (正是:
    (  一夜恩愛從今割,明日相逢在夢中。)
    (次朝起來,收拾行李停當。)
AAA:(與差官同膳完了,玉人進到房中,與文姿一揖,說一聲道)我去也。
    (眼眼相看,兩人的淚兒不覺滂沱注下。)
    (玉人恐怕二弟、三弟看見不雅,忙忙擦住。)
AAA:(又到弟婦秦氏房中揖別,吩咐道)可與伯母同心理家。
    (走出房來,差官早已門外上馬了。)
    (玉人只得到大門外,也上了馬。)
    (可憐那花玉人,馬行十步,九次回頭。)
    (更可憐那岳文姿,倚了門閣半日,直到望不見了人兒,才回閨室,不覺長歎了
    (數聲。)
    (正是:
    (  閨房悄,馬蹄茅店程途杳。)
    (程途杳,兩處枕邊,一般淚弔。)
    (北望關山雲縹緲,燈前月下思情繞。)
    (思情繞。)
    (何日歸來,重諧鴛好。)
    (右調《憶秦娥》)
    (此後,文姿把房窗緊閉,恁它窗前桃柳爭妍,只是不開。)
    (雲鬢懶梳,胭脂懶點,一味埋頭做女工,拈針錢。)
    (有唐時孫夫人《春閨》詞一首為證:
    (  曉日壓重簷,斗帳春寒起又眠。)
    (天氣困慵梳洗懶。)
    (眉尖淡畫,春山不喜添。)
    (閒抱繡絲,認得金針又倒拈。)
    (陌上遊人歸也未?厭厭滿院,楊花不捲簾。)
    (話分兩頭。)
    
    
3**時間: 地點:
    (且說花笑人別兄之後,計劃已定,同小弟花雋人,到城邊衝要處,尋一所寬超
    (房屋,創置得十分精雅。)
    (門面前釘一片砂綠小匾額,題曰「杏花村」。)
    (外門上有一對聯,是)
    (牧童住笛披雲指,游子提壺帶月敲。)
    (內間座頭上面也有一對聯,是:
    (  杏花村專引仙家來鶴駕,茅店月能催俠客舞雞聲。)
    (這都是花玉人的社友名士所題,花笑人去求來的。)
    (及到房廚處置停當,然後擇一個吉日,掛金匾開業,那上寫著「花笑人安寓宦
    (仕客商」。)
    (僱烏心誠做了幫手。)
    (開店之後,來往客商仕宦,見他房宇雅當,多到他家店中。)
    (漸漸興旺,又僱了兩、三個工人,勤緊服事。)
    (開了兩年,趁有二百餘金。)
    (看官們,你道店中興旺,就該把妻子接來同住,有個主持,為何還住在鄉間?
    (只為花笑人向在風流場中著腳,有些不秀氣的婦女,每常夜深之候,親身到花
    (笑人店中,做上門的閻婆媳。)
    (有時花笑人往婦女家中,做知趣的張三郎,恐怕妻子礙眼。)
    (況且妻子到店,大嫂也要同來,更加不便,故此仍放在鄉間。)
    (第三年,值大比之科。)
    (到七月盡邊,應試投宿的甚多。)
    
    
4**時間: 地點:
    (一日,夜深之候,有一位科舉秀才,姓雲,名程,別字上升,一主一僕進門投
    (宿。)
    (因各房俱滿,花笑人引到自己房中安歇。)
    (此房是個斗室,只容一牀一桌,平日相知婦女時常到此房中與花笑人取樂的。
    ()
    (是夜,雲上升睡好,管家吹滅了燈,將房門帶合,往外打鋪睡著。)
    (花笑人也在店頭裡邊打一鋪兒權睡。)
    (夜深時候,有一個鄰家婦人柳氏,向與花笑人相好。)
    (丈夫名喚楊三官,是縣前做更夫的,此夜又去值更。)
    (柳氏對了一盞孤燈,沒情沒緒,慾火上炎,忍耐不住,只得反鎖了門,悄悄走
    (到花笑人店前,見店門略開。)
    (原來,客店每遇人多,眾客不住的起來小解,不是這位,就是那位,故此門兒
    (不能緊閉。)
    (柳氏照往常行徑,輕輕推進了門,熟識之所,一溜兒走到雲上升房中。)
    (只道花笑人在內,低低叫了兩聲:「花官人」。)
    (雲上升剛剛睡濃。)
    (柳氏見不應聲,竟脫了下身裙褲,上牀去扯被窩。)
    (此事甚奇,但不知雲上升醒來如何光景?柳氏如何解結?且看下文演出。)
    
    (第二回 杏村店張拳毆秀才 花柳房敗奸遭刑法)
    (題辭:
    (  雨意似波流,雲情似泛鷗。)
    (恨孤燈、搖動心浮。)
    (衾冷夜長消不去,心既逝,意難留。)
    (枕畔似仙儔,宮爐如熱油。)
    (舊風流、都是新愁。)
    (方知淫欲是冤仇,洗不盡,許多羞。)
    (右調《唐多令》)
    
    
5**時間: 地點:
    (且說雲上升在睡中,覺得扯被窩甚急,掙醒來,喊叫兩聲:「有賊,有賊」。
    ()
    (柳氏慌忙褲也不穿,跑出店外。)
AAA:(花笑人也道)有賊!
    (忙走起來趕去,原來是舊相知,把她下身一摸了,都是精赤的。)
說 道:(花笑人輕輕說道)為何如此孩氣?幾乎做出事來。我去安穩了他們,少刻再來
    與你風騷。
    (那雲管家在夢中聽見主人喊叫,爬起來,碰頭撞腦,摸得到主人房前,已是半
    (日。)
笑人道:(問主人道)賊在哪裡?
雲上升:去多時了,快點燈來。
    (花笑人自外走進,吹起燈來,到房中去照。)
    (雲上升起來,檢點行李,一件也不失,見椅子上反多了兩件裙褲。)
AAA:(花笑人看見柳氏裙褲掛在椅上,假意道)這兩條裙褲是我們的,尚且在此,清
    平世界,有恁盜賊在此?大驚小怪!
    (煩惱了一番,拿了裙褲出房。)
    (管家也仍去臥著。)
想 道:(雲上升想道)方才分明有一個人扯我衣被,我叫起來,聽他走了出去,難道是
    鬼不成?
    (倒受一番惡氣。)
    (只得又睡了。)
    (花笑人即滅了燈,拿了裙褲,將店門活扣,竟到楊三家來。)
AAA:(推門而入,把門上閂了,到柳氏房中,笑道)好個騷婦人,褲都脫了,竟要與
    他勾搭,幾乎白白弄了事,沒處算賬。
AAA:(柳氏笑道)我只道你在內,原來又做了客房。
花笑人:今日客人多,因那遭瘟的來得遲,沒有房子,故此我權讓與他。以後不可造次。
    (二人即上牀做事。)
白氏道:(柳氏道)我被這客人驚壞了。
笑人道:不要忙,我明日少不得與他尋事,罵他一場。
    (弄到五鼓方歇。)
    (笑人回店,即點起燈來,叫工人起來做飯,以便客人趕路。)
    (漸漸天明,眾客次第都出了門。)
    (雲上升也起來,梳洗用飯,收拾行李完事,到店前稱銀八分過去。)
AAA:(花笑人即高聲道)差了,主僕二人該銀二錢,沒有八分的!
    (口中說,手中即將銀潑去。)
    (雲上升便添上四分,是一錢二分。)
AAA:(笑人睜起一雙怒眼道)此一間房是我自家睡的,讓與你睡,還不知好,反大驚
    小怪,擾動我們。二錢是一釐也不少的。
雲上升:我來投店,哪管是你的房、別的房,昨夜分明有人扯我衣被,我叫起來,聽他走
    去了。你來與我做對,是何主意?
AAA:(雲管家接口道)我們相公是科舉應試的,你敢欺侮麼?
AAA:(花笑人輕口薄舌道)看這個嘴臉,料然舉人輪不著你們。你們便有造化做了官
    ,也管不得本處百姓。
    (雲上升不覺發怒,便一掌撩去,打一個空。)
    (花笑人便趕出櫃外,摩拳擦掌,與雲上升廝打。)
    (烏心誠忙忙隔住了,說道)
說 道:相公是應試,要趕場期的,幾分銀子是小事。況且這一間房,往常客人多了,他
    讓出來,也要二分頭。他是粗人,言語激撞了,拿銀包來,我替相公稱罷。
    (外面又有幾個鄰人進店勸解。)
    (雲上升只得在櫃上攤開銀包,烏心誠進櫃內,拿了籌兒,將手去包中撮了一塊
    (,約有二分餘,假意一稱,道)
說 道:是了。
    (將銀放過,即出櫃來,搓挪雲上升出了門。)
    (向來花笑人與烏心誠,一個做惡,一個做好,見忠厚客人,明明要多詐兩分,
    (不知詐過了多少客人。)
    (正是:
    (  離家便曉前途苦,舉目無親客路難。)
    (雲上升只得忍氣出門。)
AAA:(管家道)相公方才稟了官司,究治他一番,也說不得做了官管不得本處百姓。
雲上升:這也容易。只因場期迫了,功名事大,那為這小人口舌,在此耽擱亂心。只有一
    件不明的事,我疑他恨他。
AAA:(管家道)相公是恁的事?
雲上升:我早晨起牀,見枕頭的邊有一朵女人的翠花,牀下又翻出一雙女人的睡鞋,因此
    想起昨夜的裙褲又是女人的。況且我睡之時,椅上並沒有裙褲的,卻從何來?早
    晨,工人拿臉水進房,我問他主人內眷,他說:『在鄉間。』又問他昨夜客人可
    有娼妓接來在此玩花弄月?他說:『是店主自睡的臥房。』我想來昨夜扯我被的
    ,分明是他平日偷淫婦人,道我叫破,故來尋仇。我實恨他!
    (此後一心行路。)
    (兩日之期,已到南京省城。)
    (尋一所靜寓,候至場期,進過三場。)
    (揭曉之期,雲程竟中了舉人。)
    (原來,句容縣縣主是他本房座師。)
AAA:(雲上升在省城忙了半月,回家時,路守句容,即去拜謁座師,慇懃敘話,不必
    (說了,又款留道)賢契且緩歸期,屈留在敝治數日,自有別贈。
    (即差皂快尋一所雅房,送雲上升寓下。)
    (次日午後,戲宴相待。)
    (酒至一半,戲暫停止,雲上升乘暇,將前鄉試時投寓花笑人客店,說他如何詐
    (銀,如何毆辱。)
    (又把夜間有婦人進房,與拾花朵、睡鞋之事,細細說了一遍。)
縣主道:此人向來分明有窩奸之事了。只是無證無憑,難好罪他。小弟明日拿他來,只罪
    他的詐銀毆辱,姦情不究,也便罷了。
    (戲完別散。)
    (次日,早堂開門,雲上升入門謝宴,後堂相見坐話。)
    (忽聞儀門外有人喊叫屈,似有廝打之聲。)
    (此人向在縣前值更,衙門人頗熟,故叫不來攔阻,後堂但聞喊聲迫近。)
縣主道:這等可惡!賢契少坐,待我坐堂問他。
    (縣主步出堂來,問道)
問 道:是何人喧嚷?拿過來。
    (只見兩人跪下。)
AAA:(一人稟道)小的是楊三,向充老爺台下更夫。今晨更完回家,但見門不上閂,
    小的走到房內,燈還未滅,親見這奸惡花笑人,從小的妻子牀上爬起來。小的擋
    住扭他,他打小的一拳,逃出了門。小的隨即跟他到店,喊叫地方四鄰。反倒恃
    強,把小的亂打,反說小的誣奸賴良。冤屈無伸,求青天爺爺鑒察伸冤。
花笑人:小的是開飯店生理的。楊三常常到店,賒飯吃了,不有還銀。今日計他飯錢,反
    將妻子妝奸圖賴。叩求爺爺追銀究治。
AAA:(楊三道)討飯錢?何不日間來討,偏在黑夜來討?小的是五更時叫破地方的。
問 道:(縣主問道)你的住居與花笑人店房,隔有多少門路?
AAA:(楊三道)只隔得三家。
縣主道:是了。
    (即撒火簽一枝,速拿楊三妻子柳氏赴審。)
    (隨即退入後堂,對雲上升道)
雲上升:賢契向來拾的花朵、睡鞋,即此是也。
雲上升:門生在此聽見,已稔知花笑人之奸惡矣。
    
    
6**時間: 地點:
    (說話之間,柳氏拿到。)
    (縣主叫帶進後堂跪下,問道)
問 道:你這淫婦,為何前八月初一夜深之候,到花笑人臥房,做上門行奸?花笑人現已
    招出,你從直說來,免受刑法。
    (叫皂隸備子伺候。)
AAA:(柳氏聽說,句句刺著了心,又聽說備子,驚得心慌,不敢隱匿,便招出)八月
    初一之事實是有的。小婦人進得房時,被一位客人喊叫:『有賊!』慌慌走出回
    家。實是不曾行奸。
    (縣主笑了,道)
問 道:那日不曾行奸,向來與他行奸不消說了,昨夜與他行奸更不消說了。
雲上升:(即指雲上升道)那時喊叫的客人,即此雲相公便是。你還有睡鞋、花朵落在他
    手中。
    (說完,坐出堂來。)
    (花笑人與楊三、柳氏一齊跪下。)
縣主道:花笑人,你這奴才,前八月初一日,雲相公投宿你店,此時楊三妻子進房,思量
    與你行奸,不料被雲相公喊叫驚回。你次早反多方勒詐他,又多方毆辱他。你昨
    夜又與楊三妻子行奸。你奸了他的妻子,反又打他,又把飯金誣賴他,天地間有
    你這樣惡人!
AAA:(撒簽一把,叫)打。
    (花笑人嘿嘿無辭,甘受了二十板,枷號一個月示眾。)
    (隨即又條柳氏二十板,逐出縣門。)
AAA:(退入後堂,雲上升立起恭手道)老師聽訟折獄,可謂精明允當,不用嚴刑酷楚
    ,而民情皆得。甘棠之頌,且嘖嘖也。
縣主道:小弟本欲為賢契洗髮毆辱之恨,不料他又行奸,自來投網,乃天心厭惡之所致也
    。小弟何功之有?
    (送別,閉門。)
    (可憐那花笑人,帶了枷,眼淚雙垂。)
    (兩人抬了枷,還一步一步兒,行走不上,就是那三寸金蓮的小腳兒,也沒有這
    (樣嫋娜。)
    (前日楚霸王的英雄,如今變了一個夜宴的美人了。)
    (有一首《長相思》辭兒為證:
    (  念君家,想君家,特請風流婿吃茶。)
    (辣面料多嘉。)
    (插紅花,帶紅花,象板高敲唱曉衙。)
    (獨卓實堪誇。)
    
    
7**時間: 地點:
    (且說花雋人見二哥打鬧,跟隨到縣前探聽。)
    (只見二哥打了,又枷出來,忙忙出城,跑到家中,報知二嫂。)
AAA:(秦氏跌腳道)咳!妻兒男女在家,一向不來瞅睬,竟做出這樣王八事來!怎好
    ?怎好?
    (一面說,一面收拾了一個禮包,將三年苦積的針黹銀子,帶在身邊。)
    (文姿得知,出來送秦氏道)
白氏道:我該陪姐姐同去的,只因家下無人,不好離身。嬸嬸去可小心伏侍調理,休得要
    激聒煩惱。
    (秦氏到得店中,天色已曉,見有許多衙門人在店鬧吵,要分例銀。)
    (秦氏只得用了若干。)
    (次早起來,安排些酒飯,親自送到縣前,夫妻各相垂淚。)
花笑人:屁股打爛,疼痛難熬,坐又坐不得,立又立不得,困又睏不倒。只一夜之間,幾
    乎送死。雲舉人是太爺的門生,聽太爺口角,要送情與他。你可央人去說,送他
    五十兩,求他急急放我。再是幾日,決然沒命了。
    (秦氏回店,適值父親秦和晉來看望女婿。)
    (秦氏即與和晉計較,取銀五十兩,付與和晉,同烏心誠到雲上升寓中見了,奉
    (上下禮,哀求恕罪。)
雲上升:我便有造化做了官,也管不得本處百姓。如今要我管,一百兩是一分不少的。
烏心誠:飯店人家,實是沒有,還求相公開恩。
雲上升:我當初鄉試之時,些須盤費,是多方借當來的,何故花笑人不肯開恩?
    (秦和晉同烏心誠只得告別了,拿了原銀,到枷前計較。)
花笑人:只因我當初托大,輕欺了他,如今來翻巢了!我實熬煉不過,銀是我掙的,依舊
    是我用去,我也無悔。
    (二人轉身到店,與秦氏說了,只得又添上三十兩,再去哀求。)
    (雲上升方才心肯。)
    (可憐那花笑人,熬過三個晝夜,就似三年也沒有這樣難度。)
    (雲上升次日發書,寫道:
    (  花笑人姦情一案,蒙師台治以夏楚,枷警過衙,在笑人已知洗胃刮腸,改
    (弦易輒矣。)
    (乞師台弘開日月之天,魍魎不敢再現。)
    (臨楮不勝翹企。)
AAA:(縣主看守,知雲門生有物到手,即叫皂隸取進花笑人,吩咐道)你這惡人,本
    要枷完了,還要罰你修城。如今云相公在此求饒,放你去罷!以後須改過自新。
    (花笑人叩頭,扶出到店中。)
    (只得耐心將息了月餘,杖瘡方好。)
    (仍復開店。)
    (秦氏放心不下,就在店中居住,夫妻不時埋怨激聒。)
    (又兼楊三因柳氏杖了二十,時常臨門叫罵,不成一店。)
    (主顧漸少,將花玉人一百兩安家錢都用盡了。)
    (只得退還店房,仍回鄉間居住。)
    (此後,依舊與烏心誠撮空打哄,又惹出事來,幾乎喪死。)
    (且看下文分解。)
    
    (第三回 拒美色得美又多金 造假書弄假成真節)
    (題辭:
    (  黃金美色如蠅逐,安得人心足?辭金謝色反奇逢,贏得前途到處有春風。
    ()
    (一枝花正孤無侶,又送摧花雨。)
    (雪梅偏喜挺孤芳,獨向歲寒時節傲冰霜。)
    (右調《虞美人》)
    
    
8**時間: 地點:
    (且說雲程次春會試中了進士,選了陝西延安府膚施縣知縣。)
    (到任之後,即來拜謁蘇鎮。)
    (蘇鎮以鄉里之情,整酒款待,花玉人同席。)
    (雲上升一見玉人,容貌堂堂,肅然起敬。)
    (通了姓字,又問家鄉,原來是貼近同鄉。)
AAA:(酒間,又見花玉人談吐經略,是文武全才,愛慕之極,就對蘇鎮台說)要盟為
    兄弟。
AAA:(蘇鎮大喜道)這是古人的高風。二位先欲效古人之誼,即今日之管鮑、雷陳也
    。
AAA:(叫左右)排香案來,鋪下紅毯。
    (二人拜過天地,又並拜了八拜。)
    (因花玉人年少,雲上升為兄。)
    (拜完,依舊入席。)
    (酒間,雲上升問道)
問 道:賢弟宅上還有何人?
花玉人:先父母早歸,有兩上舍弟,一名花嬌,賤字笑人;一名花媚,賤字雋人。
想 道:(雲上升心中想道)花笑人是我對頭,原來是他兄弟。
    (只作不知,假意問道)
問 道:令弟俱可在庠序?
花玉人:已棄業久矣。如今在舍下,經營餬口。
    (花玉人也問了一番。)
    (此後三人說些邊關防禦之事,又飲了一時別散。)
    (次日,是雲上升開筵。)
    (第三日,是花玉人設席,無非盡結義之歡。)
    (按下不提。)
    
    
9**時間: 地點:
    (且說蘇鎮台有一房美妾貢氏,姿容豔麗,因窺見花玉人美如冠玉,切切相思。
    ()
    
    
10**時間: 地點:
    (一日夜深時候,蘇鎮出去巡關,貢氏情思難禁,便悄悄步到花玉人書房中,玉
    (人大驚。)
AAA:(貢氏笑道)我見你獨自一人,清清冷冷,特來伴你。
    (不料蘇鎮台有事,黑夜來商,聽見內間聲音,即住足窗前傾聽。)
花玉人:(聽見花玉人道)乞奶奶尊重,速還閨閫。萬一蘇盟兄知之,體面何存?
貢氏道:彼已出巡,再怕誰來?
    (竟吹滅了燈。)
花玉人:隔牆有耳,窗前豈無人。
    (就暗中把貢氏一推,推出門外,緊閉了門。)
    (蘇鎮忙忙躲過,貢氏只得怏怏回房。)
想 道:(蘇鎮想道)此婦情私於外,難以留身。欲遽絕之,未免不忍。我看花兄之正氣
    ,較之明燭達旦,可以並美千秋。他如今旅館淒涼,古人將愛妾以換馬,我今將
    愛妾以贈友,豈不更勝?不如假作不知,改日央雲兄作筏,送與花盟兄,以全二
    人之願,以報不淫之恩。
    (一面想,一面依舊巡關去了。)
    (過了數日,雲上升有事來謁。)
    (蘇鎮把前事先與說明,然後整酒會席。)
    (雲上升道達蘇鎮之意,花玉人仍然再三力辭。)
雲上升:賢弟若堅執不收,則鎮台必棄此婦矣,此婦將何歸乎?
    (說到此處,花玉人只得順從,當晚即完了姻。)
    (兩上美人,如魚似水,不必說了。)
    (又一日,蘇鎮有一名家丁,名喚蘇勇,因隨徵剿,得了萬金,夜間瞞了主人,
    (要求花爺窩藏,情願中分。)
    (不料蘇鎮又有事來找欺主的蘇勇,只見花玉人道:「倘使主人知之,不妥。)
    (你可持此金,只說獻與主人可也」。)
AAA:(說完,蘇鎮徑直走向前拱手道)花盟兄之正氣,弟已感佩之矣!乞收一半,另
    一半即賞與蘇勇,以酬其功。
    (蘇勇慚愧感激,即跪下連連叩頭。)
    (花玉人也推辭一番,只得收了。)
    (此後,蘇鎮台感花玉人之高節,賓主愈加相得。)
    (雲上升也敬花玉人之大誼,弟兄愈覺相親。)
    (蘇、雲二人一齊動本,敘花妍參謀有功,提授為監紀推官之職。)
    (次年,貢氏生下一子,因邊關寧靖,名喚關平。)
    (正是:
    (  貪淫枉受貪淫辱,清正能招清正香。)
    (楊花飄蕩落泥塗,蓮朵高擎吐芬芳。)
    (話分兩頭。)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