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種 今覺樓)
    (世人要享快樂,只須在心念上領略,則隨時隨地俱享快樂,切莫在境界謀求,
    (不獨奢妄難遂,反多愁苦無休。)
    (試看陳畫師,不過眼前小就,便日日享許多自在快樂之福。)
    (誰個不能,那個不會?讀者須當悟此。)
AAA:(予嘗謅二句,曰)福要人會享,會享就多福。
    (要知人若不會享福,雖有極好境界,即居勝蓬瀛,貴極元宰,怎奈他心中優此
    (慮彼,愁煩不了。)
    (視陳畫師之小局實受,反不如也。)
    (人能安分享樂,病也少些,老也老得緩些,福也受得多些,壽也長些。)
    (陳畫師即現在榜樣也。)
    (崇貞年間,揚州西門外有個高人,姓陳,名正,字益庵,生得丰姿瀟麗,氣宇
    (軒昂,飄飄然有出塵之表。)
    (家甚淡薄,只一妻、一子、一僕。)
    (幸西山裡有幾畝旱田,出的租稻,僅僅供食。)
    (這人讀書不多,因看破人世虛幻,每日只圖享樂。)
    (但他的樂處,與世人富貴榮華,酒、色、財、氣的樂處不同。)
AAA:(他日常說)文人有四件雅事,最好的是琴、棋、書、畫。要知彈琴,雖極清韻
    ,必須正襟危坐,心存宮商,指按挑剔,稍不留意,即失調矣。我是個放蕩閒散
    的人,那裡奈得,所以並不習學。又如著棋,高下對敵,籌運思維,最損精神。
    字若寫得好,親友的屏軸,鬥方、扇條,應酬不了。且白求的多,我俱不為。四
    件之內,只有尾上的繪畫一件,任隨我的興趣。某處要山就畫山,某處要水就畫
    水,某處要樓台樹木,就畫樓台樹木。凡一切風雲、人物、花鳥、器用,俱聽我
    筆下成造,我所以專心學畫。若畫完一幅,自對玩賞,心曠神怡,贈與知音,彼
    亦快樂。
    (每喜唐伯虎四句口號,云:
    (  不煉金丹不坐禪,不為商賈不耕田。)
    (閒來畫幅青山賣,不用人間作業錢。)
    (陳畫師因有了這個主意,除賣畫之外,一應詩文,自量自己才疏學淺,總不撰
    (作,落得心無罣礙,只是專享閒樂之福。)
    (就在西門外高崗上,起蓋了三間朝南小屋,安住家口。)
    (苑闊約四、五丈,栽草花數種,如月季、野菊之類,並無牡丹、芍藥之貴重的
    (,周圍土牆柴門。)
    (苑之東南上,起了一間小樓,樓下只可容三、四人,一幾四椅,中懸條畫,幾
    (上除筆硯之外,堆列著舊書十餘部,用的都是沙壺、瓦盞。)
    (樓上起得更加細小,只可容二、三人,設有棕榻、小桌,四面推窗明朗。)
    (樓之南面,遙望鎮江、長山一帶雲樹、煙景。)
    (樓之北面,正對著虹橋、法海、花柳、林堤。)
    (樓東一望,各花園亭閣,高下參差。)
    (惟樓西都是荒墳、荒塚。)
    (陳師坐此樓,自知往日之塵勞盡去,頓生覺悟。)
    (因題「今覺樓」三字匾,懸於下層。)
    (又謅一封聯黏柱,時刻自省,兼以省人。)
    (聯云)
    (覺性凡夫登佛位,樂心斗室勝仙都。)
    (此聯重在「樂」、「覺」二字,所謂「趣不在境」也。)
    (樓之上層,曾有客登此樓,西望盡是高低墳墓,每雲不樂。)
AAA:(師因曉之曰)昔康對山構一園亭,其地在北邙山麓,所見無非丘隴。客訊之曰
    :『日對此景,令人何以為樂』?對山曰:『日對此景,乃令人不敢不樂。』我
    深敬服。其所以起樓在荒塚旁,原是仿此。今每日目睹此累累者,皆是催我急急
    行樂,不容少緩也。
    (因又謅一聯,黏上層柱,云:
    (  引我開懷山遠近,催人行樂塚高低。)
    (陳師自立規矩,每日上半日畫些山水,賣得筆貲,以為沽酒雜用。)
    (凡有求畫之人,都在上半日相會,一到午後,便停筆不畫。)
    (一應親友,令小童俱答外出,卻在樓上,任意顛狂笑傲。)
    (夏則北迎保障,湖內蓮葉接天,荷花數里,或科頭裸體,高臥榻上,或乘風透
    (涼,斜倚欄邊。)
    (世之炎暑,總不知也。)
    (冬則西崗一帶,若遇有雪,宛如銀裝玉琢。)
    (否則閉窗垂幙,爐燒榾柮,滿室烘烘,世之寒冷總不知也。)
    (春秋和暖,桃紅柳綠,梧翠菊黃,更自快心。)
    (每日清晨向東遙望,瞳瞳朝氣,生發欣然。)
    (每日午後,虹橋之畫船、蕭鼓,恒舞酣歌,四時不絕。)
    (陳師曾遇異人,傳授定慧功夫,靜坐樓上,任意熟習。)
    (少有倦怠,或緩步以舒身體,或遠眺以暢神思,或玩月之光華,或賞花之嬌媚
    (,或隨意吟幾首自在詩文,或信口唱幾支無腔詞曲,或對酒當歌,或談禪說偈
    (,種種閒樂,受用甚多。)
    (但陳師的性情,落落寡交,朋友最少,只有兩人與師契厚。)
    (一個是種菜園的,姓李。)
    (只因此人鄰近不遠,極重義氣,所以時常來往。)
    (一個是方外僧人,諢名「懶和尚」。)
    (一切世事,俱不知曉,只喜默坐念佛,偶然說出一句話來,到有許多性理,所
    (以時常來往。)
    (這兩個人酒量甚小,會飲。)
    (每人不過四、五杯,就各酣然。)
    (陳師每常相會,也不奉揖,也不套話,也不謙上下,只一拱手,隨便就坐。)
    (且這賣菜李老,並不衣帽,惟粗粗短衣、草鞋,賣完了菜,就到陳師樓上閒玩
    (。)
    (若遇飲酒,就飲幾杯,桌上放的不過午飯留下的便肴一、二碟。)
    (這「懶和尚」不吃葷腥,只不戒酒。)
    (若是來時,不過腐乾、鹽豆佐酒。)
    (隔幾日,賣菜的李老,也煎碗豆腐□□師和尚,到他家草屋裡飲樂。)
AAA:(因陳師的小樓在荒郊野外,忽一夜有六個強盜,點明火把,各執器械,打開陳
    (師門,嚇得陳師連叫)大王,憐念貧窮,並無財物。
    (眾盜周圍照看,並無銅、錫物件,即好衣也無,正在搜劫,忽聞門外有多人吶
    (喊捕捉。)
    (眾盜慌張,既無財可劫,又聽眾聲喊叫,一哄而散。)
    (原來,是賣菜李老,在竹籬內探知盜至師室,因叫起眾鄰救援。)
    (陳師知道,感激不已。)
    (自後過了兩個多月,又見一軍官騎著馬,帶了三個家人,捧著杯緞聘禮,口稱
    ()
曹家人:北京來的某王爺,聞師畫法精妙。特來請師往京面會。
    (禮拜之後,力辭不脫,陳師亦有允意。)
AAA:(忽見「懶和尚」到來,同見禮後,向來人說)既承好意遠來,屈先暫回,待僧
    人力勸陳師同去。
    (來人聞言,遂將禮物留下送別。)
    (這「懶和尚」拉陳師密說)
AAA:我等世外高人,名利久忘,只圖閒樂,何苦遠到京都,甘受塵勞?可將妻子、僕
    人,暫移鄉村,只留我僧人將禮物壁回,推陳師得病,已搬西山服藥。
    (陳師依計。)
    (次日,來人見畫師藏躲,因無罪過,遂而辭去。)
    (續後聞得聘到京都之人,俱遭罪辱,方信懶僧高見。)
    (陳師遲了幾日,知京人已散,復又至小樓,仍舊安享閒樂。)
    (每常自撰四句俚詠,云:
    (  崗上高樓整日閒,白雲飛去見青山。)
    (達人專領惺惺趣,不放晴明空往還。)
    (又常述大義禪師,傳授密訣八句,普示人眾,云:
    (  莫只忘形與死心,此個難醫病最深。)
    (直須提起吹毛利,要剖西來第一義。)
    (瞠起眼睛剔起眉,反覆看渠渠是誰。)
    (若人靜坐不施功,何年及第悟心空。)
    (陳師後來老而康健,壽至九十六歲,無病而終。)
    (予曾親見此老,強壯不衰,乃當代之高人,誠可敬、可法也。)
    (陳師所生一子,承繼父業,家傳的畫法,甚是精妙。)
    (其契友李菜傭、懶和尚,壽高俱至九十以外,總因與陳師薰陶染習而致也。)
    (惺齋十樂)
    (樂於知福人能知福,即享許多大福,當常自想念,今幸生中國太平之世,兵戈
    (不擾。)
    (又幸布衣蔬食,飽暖無災。)
    (此福豈可輕看,反而思之。)
    (彼罹災難,困苦饑寒病痛者,何等淒楚。)
    (知通此理,即時時快樂矣。)
    (樂於靜怡不必高堂大廈,雖茅簷斗室,若能凝神靜坐,即是極大快樂。)
    (試看名韁利鎖,驚風駭浪,不知歷無限苦楚。)
    (我今安然,靜怡性情,此樂不小。)
    (惟有喜動不喜靜之人,雖有好居室,好閒時,才一坐下,即想事務奔忙,乃是
    (生來辛苦之人。)
    (未知靜怡滋味,又何必強與之言耶!)
    (樂於讀書聖賢經書,舉業文章,皆修齊治平之學,人不可不留心精研,以為報
    (國安民之資。)
    (但予自恨才疏學淺,年老七十餘歲,且多病多忘,如何仍究心於此,尚欲何為
    (乎?)
    
    
2**時間: 地點:
    (目今惟將快樂、詩歌文詞,如邵子、樂天、太白、放翁諸書,每日熟讀吟詠,
    (開暢心懷而已。)
    (又將舊日讀記之得意書文,從新誦理,恍與聖賢重相晤對,復領嘉訓,樂何如
    (耶?)
    (樂於飲酒予性喜飲酒,奈酒量甚小,每至四、五杯,則熙熙皞皞,滿體皆春,
    (樂莫大焉。)
    (凡酒不可夜飲,亦不可過醉,不但昏沉不知其樂,且有傷臟腑也。)
    (樂於賞花觀一切種植之花,須觀其各有生生活潑之極,裊裊嬌媚之態,不必限
    (定牡丹、芍藥之珍貴者,隨便各種草本木本之花。)
    (或有香,或有色,或有態度,皆為妙品。)
    (但有遇即賞,切勿辜此秀色清芳也。)
    (樂於玩月凡有月時,將心中一切事務,盡行拋開。)
    (或持杯相對,或靜坐清玩,或獨自浩歌,或邀客同吟。)
    
    
3**時間: 地點:
    (此時心骨俱清,恍如濯魄冰壺,置身廣寒宮矣。)
    (此樂何極!想世人多值酣夢,聽月自來自去,深可惜哉!)
    (樂於觀畫畫以山水為最,可集名畫幾幅,不必繁多,只要入神妙品。)
    (但須賞鑒之人,細觀畫內有可居可游之地,心領神怡,將予幻身恍入畫中,享
    (樂無盡,不獨滄海淒然,移我性情也。)
    (樂於掃地齋中掃地,不可委之僮僕,必須親為。)
    (當操箕執帚之時,即思此地非他,乃我之方寸地也。)
    (此塵埃非他,乃我之沉昏俗垢也。)
    (一舉手之勞,塵去垢除,頓還我本來清淨面目矣。)
    (迨掃完靜坐,自覺心地與齋地俱皆清爽,何樂如之。)
    (樂於狂歌凡樂心詞曲、詩歌,熟讀胸次,每當誦讀之餘,或飲至半酣之時,即
    (信口狂歌,高低任意,不拘調,不按譜,惟覺我心胸開朗,樂自天來,直不知
    (身在塵凡也。)
    (樂於高臥睡有三害:曰思、曰飽、曰風。)
    (蓋睡而思慮,損神百倍;飯後即睡,停食病生;睡則腠理不密,風寒易入,大
    (則中厥,小亦感冒。)
    (除此三害,日日時時,俱可享羲皇之樂。)
    (不拘晝夜,靜臥榻上,任我轉側伸舒,但覺身心快樂,不減淵明之得意也!)
    (第二種 鐵菱角)
    (積財富翁,只知晝夜盤算,錙銖必較。)
    (家雖陳柴爛米,有人來求救濟,即如剮肉。)
    (有人來募化做好事,若修橋補路之類,即如抽筋。)
    (且又自己甘受苦惱,不肯受用,都留為不肖子孫,嫖賭浪費,甚至為有力勢豪
    (攫取肥橐,全不省悟。)
    (觀汪於門之事,極可譬心。)
    (家貧妄想受用,固是癡愚。)
    (若有財富翁,不肯受用,所謂好時光、好山水、好花鳥、詩酒,都付虛度。)
    (豈非枉過一生?更為癡愚,誠可惜可憐。)
    (曾有一後生,姓汪,號於門,才十五歲。)
    (於萬曆年間,自徽洲攜祖遺的本銀百餘兩,來揚投親,為鹽行伙計。)
    (這人頗有心機,性極鄙嗇,真個是一錢不使,二錢不用,數米而食,秤柴而炊
    (,未過十多年,另自賺有鹽船三隻,往來江西、湖廣販賣。)
    (又過十多年,掙有糧食豆船五隻,往來蘇、杭販賣。)
    (這汪人,每夜只睡個三更,便想盤算。)
    (自己客座屏上,黏一貼大書云:
    (  一、予本性愚蠢,淡薄自守,一應親友,凡來借貸,俱分釐不應,免賜開
    (口。)
    (二、予有壽日、喜慶諸事,一應親友,只可空手來賀,莫送禮物。)
    (或有不諒者,即堅送百回,我決定不收。)
    (至於親友家,有壽日、喜慶諸事,我亦空手往賀,亦不送禮,庶可彼此省事。
    ()
    (三、凡冬時年節,俱不必重賀,以免往返瑣瑣。)
    (四、凡請酒,最費貲財。)
    (我既不設席款人,我亦不到人家叨擾,則兩家不致徒費。)
    (五、寒家衣帽布素,日用器物,自用尚且不敷,凡諸親友有來假借者,一概莫
    (說。)
    (愚人汪於門謹白)
    (汪人生性吝嗇,但有親族朋友來求濟助的,分釐不與;有來募做好事積德的,
    (分釐不出。)
AAA:(自己每常說)人有冷時,我去熱人;我有冷時,無人熱我。
    (他自己置買許多市房,租與各人開店舖,收租銀。)
    (他恐怕人拖欠他的房租,預先要人抵押房銀若干,租銀十日一兑,不許過期。
    ()
    (如拖欠,就於押銀內扣除。)
    (都立經賬,放在肚兜,每日早起,直忙到黑晚,還提個燈籠,各處討租。)
AAA:(有人勸他尋個主管相幫,他答道)若請了主管,便要束脩,每年最少也得十多
    兩銀子。又每日三餐供給,他是外人,不好怠慢。吃了幾日腐菜,少不得覓些葷
    腥與他解饞。遇個不會吃酒的還好,若是會吃酒的,過了十日、五日,熬不過,
    又未免討杯酒來救渴,極少也得半斤、四兩酒奉承他。有這許多費用,所以不敢
    用人,寧可自己受些勞苦。況且銀錢都由自手,我才放心。
    (他娶的妻子,可可也是一般兒儉嗇,分釐不用。)
    
    
4**時間: 地點:
    (一日,時值寒冬,忽然天降大雪。)
    (早晨起來,看地下積有一尺多深,兀自飛揚不止,直落得門關戶閉;路絕人稀
    (。)
AAA:(汪人向妻道)今日這般大雪,房租等銀,是他們的造化,且寬遲這一日,我竟
    不去取討,只算坐在家中吃本了。但天氣這等寒冷,我和你也要一杯酒衝衝寒,
    莫失了財主的規矩。
AAA:(妻道)你方才愁的吃本,如今又要吃起酒來,豈不破壞了家私?
汪人道:我原不動已財沽酒,我切切記得八月十五中秋這一日,間壁張大伯請我賞月,我
    怕答席,因回他有誓在前,不到人家叨擾,斷不肯去。後來,他送了我一壺酒,
    再三要我收,勉強不過,我沒奈何只得收了。我吩付你倒在瓦壺裡,緊緊封好。
    前日冬至祭祖用了一小半,還剩有一大半,教你依舊藏好,今日該取出來受用,
    受用。
AAA:(妻笑道)不是你說,我竟忘了。
AAA:(即時去取出這半壺酒來,問丈夫道)須得些炭火暖一暖方好飲。
汪人道:酒性是熱的,吃下肚子裡,自然會暖起來,何必又費什麼炭火!
    (妻只得斟一杯冷酒送上。)
    (汪人也覺得寒冷,難於入口,尖著嘴慢慢的呷了一口,在口中焐溫些吞下,將
    (半杯轉敬渾家。)
    (妻接下呷半口,嫌冷不吃了。)
汪人道:享福不可太過,留些酒再飲罷。
    (他自戴的一頂氈帽,戴了十多年,破爛不堪,亦不買換,身上穿的一件青布素
    (袍,非會客要緊事,亦不肯穿,每日只穿破布短襖。)
    (但是,漸次家裡人口眾多,每日吃的粥飯,都是粗糙紅米,兼下麥粯,至於菜
    (餚,只揀最賤的菜蔬,價值五、六釐十斤的老韮菜、老莧菜、老青菜之類下飯
    (。)
    (或魚、或肉,一月尚不得一次。)
    (如此度日,還恨父母生這肚子會饑渴,要茶飯吃;生這身子會寒冷,要棉衣穿
    (。)
    (他自己卻同眾人一樣,粗飯粗菜共食,怕人議論他吃偏食。)
    (就是吃飯時,他心中或想某處的鹽船,著某某人去坐押;或想某處的豆船,叫
    (某某人去同行;某處的銀子,怎的還不到?某處的貨物,因何還不來?某鹽場
    (我自己要盤查,某行鋪我自己要看發。)
    (千愁萬慮,一刻不得安寧。)
    
    
5**時間: 地點:
AAA:(其時,西門外有個陳畫師,聞知)汪人苦楚得可憐。
    (因畫一幅畫提醒他,畫的一隻客船,裝些貨袋,艙口坐了兩個人,堤岸上牽夫
    (牽船而行。)
    (畫上題四句,云:
    (  船中人被利名牽,岸上人牽名利船。)
    (江水滔滔流不盡,問君辛苦到何年?)
AAA:(將畫送至汪人家內,過了三日,汪人封了一儀,用拜匣盛了,著價同原畫送還
    ()家爺多拜上陳爺,賜的畫雖甚好,奈不得工夫領略,是以奉還。
    (價者依言送至陳樓。)
    (陳師開匣,看見一舊紙封袋,外寫:「微敬」二字,內覺厚重,因而拆聞一看
    (,原來是三層厚草紙包著的,內寫「壹星八折」。)
AAA:(及看銀子,是八色潮銀,七分六釐,陳師仍舊封好,對來價說)你主人既不收
    畫,竟存下來,待我另贈他人。這送的厚禮太多了,我也用不起,亦不敢領,煩
    尊手帶回,亦不另寫回貼了。
    (價者聽完,即便持回。)
AAA:(陳師自歎說)我如此提醒,奈他癡迷不知,真為可憐。
    (這汪人因白送了八分銀子,就惱了半日,直待價者回來,知道原銀不收,方才
    (喜歡。)
    (他的鄙吝辛苦的事極多,說也說不盡。)
    (內中單說他心血苦積的銀子,竟有百萬兩,他卻分為「財」、「源」、「萬」
    (、「倍」、四字,號四庫堆財利。)
    (有這許多銀子,時刻防間。)
    (他叫鐵匠打造鐵菱角。)
    (每個約重斤餘,下三角,上一角,甚是尖利,如同刀槍,俱用大篾籮盛著,自
    (進大門天井到銀庫左右,每晚定更之後,即自己一籮一籮捧扛到各路庫旁,盡
    (撒滿地。)
    (或人不知,誤踹著跌,鮮血淋漓,幾喪性命,到五更之後,自己又用掃帚,將
    (鐵菱角仍堆籮內,復又自捧堆空屋。)
    (雖大寒、大熱、大風雨,俱不間隔。)
    (其所以不托子姪家人者,恐有歹人通同為奸。)
    (這汪人如此辛苦,鄰人都知道,就將「鐵菱角」三字起了他的諢名。)
    (一則因實有此事。)
    (收撒苦楚;二則言「鐵菱角」,世人不能咬動他些微。)
    (這汪人年紀四十餘歲,因心血費盡,發竟白了,齒竟落了。)
    (形衰身老,如同七、八十歲一般。)
    (到了崇貞末年,大清兵破了揚州城,奉御王令旨,久知汪鐵菱家財甚富,先著
    (大將軍到他家搬運銀子來助濟軍餉。)
    (大將軍領兵尚未到汪門,遠遠看見一人破衣破帽,跪於道旁。)
AAA:(兩手捧著黃冊,頂在頭上,口稱)順民汪於門,迎接大將軍獻餉。
    (將軍大喜,即接冊細看,百萬餘兩,分為「財」、「源」、「萬」、「倍」四
    (字,號四庫。)
    (因吩咐手下軍官,即將令箭一枝,插於汪鐵菱門首,又著百餘兵把守保護。)
    (如有兵民擅動汪家一草一木者,即刻斬首示眾。)
    (汪人叩首感激,引路到庫,著騾馬將銀裝馱。)
    (自辰至午,絡繹不絕。)
AAA:(汪人看見搬空,心中痛苦,將腳連跳幾跳說)我三十餘年的心血積聚,不曾絲
    毫受用,誰知盡軍餉之用。
    (長嚎數聲,身子一倒,滿口痰擁,不省人事,即時氣絕。)
    (將軍聞知,著收斂畢。)
    (其子孫家人,見主人去世,將鹽窩引目,以及各糧食船隻,房屋傢伙,盡行出
    (賣,以供奢華浪費。)
    (不曾一年,竟至衣不充身,食不充口,祈求諸親族朋友救濟,分釐不與,都回
    (說)
曹家人:人有冷時,我去熱人;我有冷時,無人熱我。
    (子孫聞知,抱愧空回。)
    (只想會奢華的人,怎肯甘貧守淡?未久俱抑鬱而死。)
    (此等癡愚,不可不述以醒世也!)
    (第三種 雙鸞配)
    (世人只知娶妻須要美貌,殊不知許多壞事,都從此而起。)
    (試看陳子芳之妻,常時固是貞潔。)
AAA:(一當兵亂,若或面不粗麻,怎得完壁來歸?前人謂)醜妻,瘦田家中寶。
    (誠至言也。)
    (這一種事說,有三個大意:第一是勸人切不可姦淫,除性命喪了,又把己妻償
    (還,豈不怕人?第二是勸老年人切不可娶少婦,自尋速死,豈不怕人?第三是
    (勸人閨門謹慎,切不可縱容婦女站立門首,以致惹事破家,豈不怕人?)
    (崇貞年間,荊州府有一人,姓陳,名德,號子芳。)
    (娶妻耿氏,生得面麻身粗,卻喜勤儉治家,智勝男子。)
自 想:(這子芳每常自想道)人家妻子美貌,固是好事。未免女性浮蕩,轉不如粗丑些
    ,反多貞潔。
    (因此夫妻甚是和好。)
    (他父親陳雲峰,開個綢緞店舖,甚是富餘。)
    (生母忽然病故,父親在色上著意,每覺寂寞,勉強捱過月餘,忙去尋媒續娶了
    (丁氏。)
    (這丁氏一來年紀小,二來面貌標緻,三來極喜風月,甚中雲峰之意,便著緊綢
    (繆。)
    (不上半年,竟把一條性命交付閻家。)
    (子芳料理喪葬,便承了父業。)
    (不覺過了年餘,幸喜家中安樂,獨有丁氏正在青年,又有幾分顏色,怎肯冷落
    (自守。)
    (每日候子芳到店中去,便看街散悶,原來,子芳的住房,卻在一個幽僻巷內,
    (那綢緞鋪另在熱鬧市口,若遇天雨,就住在店中,因而丁氏常在門首站立。)
    
    
6**時間: 地點:
    (一日,有個美少年走過,把丁氏細看。)
    (丁氏回頭,又看那少年,甚是美貌,兩人眉來眼去。)
    (這少年是本地一個富家子弟,姓都,名士美,最愛風流。)
    (娶妻方氏,端壯誠實,就是言語也不肯戲謔。)
    (因此士美不甚相得,專在外廂混為。)
    (因謀入丁氏房中,十分和好。)
    (往來日久,耿氏知風,密對丈夫說知。)
    (但子芳極孝,雖是繼母,每事必要稟命,因此丁氏放膽行事。)
    
    
7**時間: 地點:
    (這日,子芳暗中細察,醜事俱被瞧見,心中大怒,思量要去難為他。)
    (只礙著繼母不好看相。)
    (況家醜不可外揚,萬一別人知道,自己怎麼做人?躊躇一回,倒不如叫他們知
    (道我識破,暗地裡絕他往來,才為妥當。)
    (算計已定,遂寫了一貼,黏在房門上,云:
    (  陳子芳是頂天立地好男子,眼中著不得一些塵屑。)
    (何處小人,肆無忌憚?今後改過,尚可饒恕。)
    (若仍前怙惡不悛,勿謂我無殺人手也。)
    (特字知會。)
    (士美出房看見,嚇得魂不附體,急忙奔出逃命,丁氏悄悄將貼揭藏。)
    
    
8**時間: 地點:
    (自此月餘不相往來,子芳也放下心腸。)
    
    
9**時間: 地點:
    (一日,正坐在店中。)
    (只見一個軍校打扮的人,走入店來,說道)
說 道:我是都督老爺家裡人,今老爺在此經過,要買綢緞送禮,說:『此處有個陳雲峰
    ,是舊主顧。』特差我來訪問,足下可認得麼?
子芳道:雲峰就是先父。動問長官,是那個都督老爺?不知要買多少綢緞?
汪人道:(那人道)就是鎮守雲南的,今要買二、三百兩銀子。雲峰既是令先尊,足下可
    隨我去見了老爺,兑足銀子,然後點貨何如?
AAA:(子芳思量)父親在日,並不曾說起。今既來下顧,料想不害我什麼,就去也是
    不妨。
    (遂滿口應承,連忙著扮停當,同了那人就走。)
    (看看走了二十餘里,四面俱是高山大樹。)
    (不見半個人煙,心上疑惑。)
    (正要動問,忽見樹林裡鑽出人來,把子芳劈胸扭住。)
    (子芳吃了一驚,知是剪徑的好漢,只得哀求,指望同走的轉來解救。)
    (誰知那人也是一伙,身邊抽出一條索子綁住子芳,靴筒裡扯出一把尖刀,指著
    (子芳道)
子芳道:誰叫你違拗母親,不肯孝順。今日我們殺你,是你母親的主意,卻不干我們的事
    。
AAA:(子芳哭道)我與母親,雖是繼母,卻那件違拗他來?若有忤逆的事,便該名正
    言順送官治罪,怎麼叫二位爺私下殺我?我今日無罪死了,也沒有放不下的心腸
    。只可憐我不曾生子,竟到絕嗣的地位。
    (說罷,放聲大哭起來。)
AAA:(那兩人聽他說得悲傷,就起了惻隱之心,便將索子割斷道)我便放你去,你意
    下如何?
AAA:(子芳收淚拜謝道)這就是我重生父母了。敢問二位爺尊姓大名,日後好圖個報
    效。
AAA:(那兩個歎口氣道)其實不瞞你說,今日要害你,通是我主人都士美的意思。我
    們一個叫都義,一個叫都勇,生平不肯妄害無辜的。適才見你說得可憐,因此放
    你,並不圖什麼報效。如今你去之後,我們也遠去某將軍麾下效用,想個出身。
    但你須躲避,遲五、六日回家,讓我們去遠,追捕不著,才是兩全。
    (說罷,隨舉手向子芳一拱,竟大踏步而去。)
    (子芳見他們去了,重又哭了一場,輾轉思量,深可痛恨,就依言在城外借個僧
    (舍住下,想計害他。)
    (這士美見子芳五、六日不回家,只道事已完結,又走入丁氏房內,出入無忌。
    ()
    (一夜,才與丁氏同宿,忽聽得門首人聲嘈雜,大鬧不住。)
    (士美悄悄出來探信,只見一派火光,照得四處通紅。)
    (那些老幼男女,嚎哭奔竄,後面又是喊殺連天,炮聲不絕,吃了大驚,連忙上
    (前叩問,方知李家兵馬殺到。)
    (原來,那時正值李自成造反,聯合張獻忠,勢甚猖獗。)
    (只因太平日久,不獨兵卒一時糾集不來,就是槍刀器械,大半換糖吃了。)
    (縱有一、兩件,也是壞而不堪的。)
    (所以遇戰,沒一個不膽寒起來。)
    (那些官府,收拾逃命的,就算是個忠臣了。)
    (還有獻城納降。)
    (倒做了賊寇的嚮導,裡應外合,以圖一時富貴,卻也不少。)
    (那時,荊州也為官府,一時不及提防,弄得百姓們妻孥散失,父子不顧。)
    (走得快的,或者多活幾日;走得遲的,早入枉死城中去了。)
    (士美得知這個消息,嚇得魂不附體,一徑望家裡奔來。)
    (不料,這條路上已是火燄沖天,有許多兵丁攔住巷口,逢人便砍。)
    (他不敢過去,只得重又轉來,叫丁氏急忙收拾些細軟,也不與耿氏說知,竟一
    (溜煙同走,揀幽僻小路飛跑。)
    (又聽喊殺連天,料想無計出城,急躲在一個小屋內,把門關好。)
AAA:(丁氏道)我們生死難保,不如趁此密屋且乾個滿興,也是樂得的。
    (士美就依著他,把衣服權當臥具,也不管外邊搶劫,大肆行事。)
    (誰知兩扇大門,早已打開,有許多兵丁趕進,看見士美、丁氏,尚是兩個精光
    (身子,盡指著笑罵。)
    (士美驚慌無措,衣服也穿不及,早被眾人綁了,撇在一旁。)
說 道:(有個年長的兵對眾說道)當此大難,還幹這事,定是姦夫、淫婦,明白無疑。
AAA:(有幾個齊道)既是個好淫的婦人,我們與他個吃飽而死。
    (因將丁氏綁起,逐個行事。)
    (這個才完,那個又來,十餘人輪換,弄得丁氏下身鮮血直流,昏迷沒氣。)
    (有個壞兵竟將士美的陽物割下,塞入丁氏陰戶,看了大笑。)
    (復將士美、丁氏兩顆頭俱切下來。)
    (正是:
    (  萬惡淫為首,報應不輕饒。)
    (眾兵丁俱呵呵大笑,一哄而散,可見為姦淫壞男女奇慘奇報。)
    (這子芳在僧舍,聽見李賊殺來,城已攻破,這番不惟算計士美不成,連自己的
    (妻小家貲,也難保全。)
    (但事到其間,除了「逃命」二字,並無別計。)
AAA:(只得奔出門來,向城裡一望,火光燭天,喊聲不絕,遂頓足道)如今性命卻活
    不成了,身邊並無財物,叫我那裡存身?我的妻子又不知死活存亡,倒不如闖進
    城去,就死也死在一處。
    (才要動腳,那些城中逃難的,如山似海擁將出來,子芳那裡站得住,只得隨行
    (遂隊,往山徑小路慌慌忙忙的走去。)
    (忽見幾個人,各背著包裹奔走。)
AAA:(子芳向前問道)列位爺往那裡去的?
汪人道:(那幾人道)我們是揚州人,在此做客,不想遇著兵亂。如今只好回鄉,待太平
    了再來。
子芳道:在下正苦沒處避亂,倘得挈帶,感恩不淺。
    (眾人內有厚友依允。)
    (子芳就隨了眾人,行了一個多月,方到揚州。)
    (幸這裡太平,又遇見曾賣綢段的熟人說合,就在小東門外緞鋪裡做伙計度日。
    ()
    (只是思想妻子耿氏,不知存亡,家業不知有無。)
AAA:(日夜憂愁,過了幾月,聽人說)大清兵馬殺敗自成,把各處擄掠的婦女盡行棄
    下,那清朝諸將看了,心上好生不忍,傳令一路下來,倘有親丁來相認的,即便
    發還。
    (子芳得了這個信息,恐怕自己妻子在內,急忙迎到六安打探。)
    (問了兩、三日,不見音耗。)
AAA:(直至第六日,有人說)一個荊州婦人,在正紅旗營內。
    (當下走到營裡;說了來情,就領那婦人出來與他識認,卻不是自己的妻子。)
    (除了此人,井沒有第二個荊州人了。)
想 道:(子芳暗想道)她是個荊州人,我且領了去,訪她的丈夫送還他,豈不是大德。
    (遂用了些使費銀子,寫了一張領狀領了回來。)
AAA:(看這婦人,面貌敦厚,便問道)娘子尊姓,可有丈夫麼?
汪人道:(那婦人道)母家姓方,丈夫叫都士美,那逃難這一夜,不在家裡。可憐天大的
    家私盡被搶散,我的身子虧我兩個家人在那裡做將官,因此得以保全。
AAA:(子芳聽得,暗暗吃驚)這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都士美的姦淫,不料他的妻子
    就來隨我。只是他兩個家人,卻是那個?
AAA:(方氏又道)兩個家人叫做都義、都勇,也是丈夫曾叫他出去做事,不知怎的就
    做了官?如今隨徵福建去了。
    (說罷,嗚嗚咽咽的哭起來。)
AAA:(子芳問道)因何啼哭?
AAA:(方氏道)後有人親見,說我丈夫與一個婦人俱殺死在荊州空屋裡,停了七、八
    日,屍都臭了,還不曾收殮,是他就掘坑埋了,連棺木也沒得,可不悽慘。
想 道:(子芳聽了暗想道)那婦人必是丁氏,他兩人算計害我,不料也有今日,此信到
    確然的了。
    (子芳見方氏丈夫已死,遂同方氏在寓處成了夫妻。)
    (次日,把要回荊州查看家業話說明,便把方氏暫安住在尼庵內,一路前往。)
    (行了幾日,看見鎮市路上有個酒店。)
    (子芳正走得饑渴之時,進店沽酒。)
AAA:(忽見一個麻面的酒保,看見了便叫道)官人,你一向在哪裡?怎麼今日才得相
    會?
AAA:(子芳吃驚道)我有些認得你,你姓甚的?
AAA:(酒保道)這也可笑,過得幾時,就不認得我了。
    (因扯子芳到無人處,說道)
說 道:難道你的妻子也認不得了?
    (子芳方才省悟,兩個大哭起來。)
子芳道:我哪一處不尋你,你卻在這裡換了這樣打扮,叫我哪裡就認得出?
AAA:(耿氏道)自當時丁氏與都士美醜事,我心中著惱。不意都賊陪著笑臉,挨到我
    身旁作揖,無恥。我便大怒,把一條木凳劈頭打去,他見我勢頭不好,只得去了
    ,我便央胡寡婦小廝來叫你。他說:『不在店裡。』說你:『同什麼人出去,五
    、六日沒有回來。』我疑丁氏要謀害你,只是沒人打聽,悶昏昏的上牀睡了,眼
    也不曾合。忽聽得滿街上喊鬧不住,起來打探,說:『是李賊殺來。』我便魂不
    附體,去叫丁氏,也不知去向。我見勢頭不好,先將金銀並首飾銅錫器物,俱丟
    在後園井內,又掘上許多泥蓋面,又囑鄰居李老翁:『俟平靜時,代我照看照看
    。我是個女流,路途不便,就穿戴你的衣帽,改做男人。』隨同眾人逃出城來。
    我要尋死,幸得胡寡婦同行,再三勸我,只得同她借寓在她親戚家中,住了三、
    四個月,思量尋你,各處訪問,並無音信,只得寄食於人。
AAA:(細想)除非酒店裡,那些南來北往的人最多,或者可以尋得消息,今謝天,果
    得破鏡重圓。
    (他兩人各訴避難的始末。)
    (回到店中,一時俱曉得他夫妻相會,沒一個不贊耿氏是個女中丈夫,把做奇事
    (相傳。)
    (店主人卻又好事,備下酒席請他二人。)
    (一來賀喜,二來謝平日輕慢之罪,直吃到盡歡而散。)
    (次日,子芳再三致謝主人,耿氏也進去謝了主人娘子,仍改女裝,隨子芳到荊
    (州去。)
    (路上,子芳又把士美被殺,及方氏贖回的話說將出來,耿氏聽了,不但沒有妒
    (心,反甚快活,說道)
說 道:他要調戲我,倒不能夠,他的妻子倒被你收了。天理昭昭,可是怕人。
    (到了荊州原住之處,只見房屋店面俱燒做土堆,好不傷心,就尋著舊鄰李老翁
    (,悄悄叫人將井中原丟下的東西,約有二千餘金,俱取上來。)
    (子芳大喜,將住的屋基,值價百餘金,立契謝了李老翁,又將銀子謝了下井工
    (人。)
    (因荊州有丁氏姦淫醜事,名聲大壞,本地羞愧,居住不得,攜了許多貲本上路
    (。)
    (走到尼庵,把方氏接了同行。)
    (耿氏、方氏相會,竟厚如姊妹,毫無妒忌,同到揚州,竟在小東門外自己開張
    (綢緞店舖,成了大大家業。)
    (子芳的兩個妻子,耿氏雖然面麻,極有智謀,當兵慌馬亂之時,她將許多蓄積
    (安貯。)
    (後來合家俱賴此以為貲本,經營致富。)
    (福在醜人邊,往往如此。)
    (方氏雖然忠厚、樸實,容貌卻甚齊整,子芳俱一樣看等,並無偏愛,每夜三人
    (一牀,並頭而睡,甚是恩愛。)
    (不多幾年,卻也稀奇。)
    (耿氏生了兩男一女,方氏又生了一女二男,竟是一般一樣。)
    (子芳為人,即繼母也是盡孝,即醜妻也是和好,凡出言行事,時刻存著良心。
    ()
    (又眼見都士美姦淫慘報,更加行好。)
    (他因心好,二妻、四子、二女,上下人口眾多,家貲富餘,甚是安樂享福。)
    
    
10**時間: 地點:
    (一日,在緞鋪內看伙計做生意。)
    (忽見五騎馬盛裝華服,隨了許多僕役,從門前經過,竟是都義、都勇。)
    (子芳即刻跳出櫃來,緊跟馬後飛奔。)
    (原來是到教場裡拜游府,又跟回去至南門外騾子行寓處,細問根由。)
    (才知都義、都勇,俱在福建敘功擢用,有事到京,由揚經過。)
    (子芳就備了許多厚禮,寫了手本,跪門叩見,敘說活命大恩,感謝不忘。)
    (又將當日都士美這些事情告訴,各各歎息。)
    (他兩人後來與子芳做了兒女親家,世代往來,這也是知恩報恩的佳話。)
    (可見惡人到底有惡報,好人到底有好報,絲毫不爽。)
    
    (第四種 四命冤)
    (凡為官者,詞獄事情,當於無疑中生有疑。)
    (雖罪案已定,要從招詳中委曲尋出生路來,以活人性命,不當於有疑中竟為無
    (疑,若是事無對證,情法未合,切不可任意出入,陷人死地。)
    (但犯人與我無仇無隙,何苦定要置他死地?總之,人身是父母生下皮肉,又不
    (是銅熔鐵鑄,或是任了一時喜怒,或是任了一己偏執,就他言語行動上掐定破
    (綻,只恁推求,又靠著夾打敲捶,怕不以假做真,以無做有?可知為官聰明、
    (偏執,甚是害事。)
    (但這聰明、偏執,愚人少,智人多;貪官少,清官多。)
    (因清官倚著此心無愧,不肯假借,不肯認錯,是將人之性命為兒戲矣。)
    (人命關天,焉得不有惡報!孔縣官之事可鑒也。)
    (師道最尊,須要實有才學;教訓勤謹,方不誤人子弟。)
    (予每見今人四書尚未透徹,即率據師位。)
    (若再加棋、酒、詞、訟,雜事分心,害誤人子弟一生。)
    (每每師後不昌,甚至滅絕,可不畏哉!)
    (刀筆殺人終自殺,吳養醇每喜代人寫狀,不知筆下屈陷了多少人身家性命,所
    (以令其二子皆死,只留一女,即令女之冤屈,轉害夫婦孤女,以及內姪,並皆
    (滅絕,天道好還,閱之凜凜。)
    (人之生子,無論子多子少,俱要加意教訓,切不可喜愛姑息,亦當量其子才幹
    (如何。)
    (若果有聰明,即令認真讀書;否則更習本分生業,切不可令其無事閉蕩。)
    (要知少年性情,一不拘管,則許多非為壞事俱從此起,不可不戒。)
AAA:(予曾著《天福編》云)要成好人,須交好友;引酵若酸,那得甜酒?
    (總之,人家子孫,一與油刮下流交往,自然染習敗行,及至性已慣成,雖極力
    (挽回,以望成人,不可得矣。)
    (明末,揚州有個張老兒,家貲富厚,只生一子,名喚雋生。)
    (甚是乖巧,夫婦愛如掌上珠寶。)
    (七歲上學讀書,預同先生說明,切莫嚴督,聽其嬉戲。)
    (長至一十六歲,容貌標緻,美如冠玉,大凡人家兒女肯用心讀書的少,懶惰的
    (多,全靠著父兄督責。)
    (若父兄懈怠,子弟如何肯勤謹。)
    (況且人家兒子,十四、五至十八、九,雖知他讀書不成,也要借讀書拘束他。
    ()
    (若無所事,東搖西蕩,便有壞人來勾引他,明結弟兄,暗為夫婦,遊山玩水,
    (吃酒賭錢,無所不為。)
    (張雋生十六歲就不讀書,沒得拘管,果然被幾個光棍搭上了。)
    (那時做人「龍陽」,後來也去尋「龍陽」,在外停眠整宿。)
    (父親不知,母親又為遮掩,及到知覺,覺得體面不雅,兒子也是習成,教訓不
    (轉了。)
    (老夫婦沒極奈何,思量為他娶了妻房,可以收拾得他的心。)
AAA:(又道)如今大人家好穿好吃,撐門面,越發引壞了他。況且門面大,往來也大
    ,倒是冷落些人家,只要骨氣好便罷。但他在外邊與這些光棍走動,見慣美色,
    須是標緻的女兒方好。若利害些的,令他懼怕,不敢出門更好。
    (兩人計議了,央了媒媽子,各處去說親。)
    (等了幾時,門戶相當的有,好女子難得。)
    (及至女子好了,張家肯了,那家又曉得他兒子放蕩不好,不肯結親。)
    (如此年餘,說了離城三里遠的一個教書先生吳養醇家女兒。)
    (這吳先生才疏學淺,連四書還不曾透徹,全靠著夤謀薦舉,哄得幾個學生,騙
    (些束脩度日,性喜著棋,又喜飲酒。)
    (學生書仿,任其偷安,總不教督。)
    (反歡喜代人寫狀詞,凡本鄉但有事情,都尋他商議,得了銀子,小事架大,將
    (無作有,不知害了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本鄉人遠近都怕他。)
    (他生的兩個極好的兒子,不上三年都死了。)
    (只存一女,名三姐,且喜這女性貞貌美,夫婦極愛。)
    (因媒來說張家婚姻,吳老自往城中察訪。)
    (一見此子標緻,且又家財富餘,滿口依允,擇日行禮,娶過張門。)
    (吳家備些妝奩來,甚是簡樸。)
    (張老夫婦原因吳養醇沒子,又且鄉下與城中結親,畢竟厚贈,到此失望。)
    (張雋生也不快,及至花燭之時,卻喜女子標緻,這番不惟張老夫婦喜歡,張雋
    (生也自快意。)
    (豈料,新人雖有絕世儀容,怎如得孌童妖妓,撒嬌作癡,摟抱掐打。)
    (張雋生對她說些風流話兒,羞得不敢應,戲謔多是推拒。)
AAA:(張雋生暗說)終是村姑。
    (只是張老夫婦見她性格溫柔,舉止端雅,卻又小心謹慎,甚是愛她,家中上下
    (相安。)
    (如此半月,雋生見她心心念念想著父母,道)
說 道:你這等記憶父母,我替你去看一看。
    (次日,打扮得端整,穿上一皂新衣。)
    (平日出入也不曾對父母說,這日也不說,一竟出門,出了城,望吳養醇家來。
    ()
    (約有半路,他嘗時與這些朋友同行,說說笑笑,遠處都跑了去,這日獨自行走
    (,偏覺路遠難走,看見路旁有個土地祠,也便入去坐坐。)
    (只見供桌旁有個小廝,年約十六、七歲,有些顏色。)
    (這雋生生得一雙歪眼睛,一副歪肚腸,酷好男風。)
    (今見小廝,兩人細談,見背著甚重行李,要往廣東去探親貿易。)
AAA:(雋生便留連不捨,即謅謊說)廣東我有某官是我至親。
    (便勾搭上了,如膠似漆,竟同往廣東去了。)
    (只是三姐在家,見他三日不回,甚捉不著頭路,自想)
自 想:若是我父母留他吃酒,也沒個幾日的,如何不回來?
    (又隔兩日,公婆因不見兒子,張公不好說甚的,為婆的卻對三姐道)
三姐道:我兒子平日有些不好,在外放蕩,三朋四友,不回家裡。我滿望為他娶房媳婦,
    收他回心,你日後可拘收他,怎這三、四日,全然不見他影?
三姐道:是四日前,他說到我家望我父母,不知因甚不回?公婆可著人去一問。
    (公婆果著家人去問。)
曹家人:(吳養醇道)並不曾來回報。
AAA:(張老夫婦道)又不知在哪妓者、哪光棍家裡了?以後切須要拘束他。
    (又過兩日,倒是三姐經心,要公婆尋訪,道)
三姐道:他頭上有金挖,身上穿新紗袍,或者在甚朋友家。
    (張老又各處訪問,幾多日並不見他,又問著一個姓高的,道)
三姐道:八日前見他走將近城門,與他一拱,道:『到丈人家去,』此後不曾相見。
    (張老夫婦在家著急癡想,卻好吳養醇著內姪吳周來探消息,兼看三姐。)
    (這吳周是吳養醇的妻姪,並無父母,隻身一人。)
    (只因家中嫁了女兒,無人照管,老年寂寞,就帶來家改姓吳為繼子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