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慶景星才人降世 夢明月玉女臨凡)
    (詞曰:
    (  古初天地本洪荒,是何人分判出兩儀四象。)
    (卻原來盤古氏鑿破陰陽,生下些男女落在閻浮世上。)
    (把一個有德的做主宰君王,把幾個有才的做王侯將相。)
    (幾堆兒高泥堆,便喚做衡嵩泰岳。)
    (幾道兒闊溝渠,便稱為河海長江。)
    (強辨出日月三光。)
    (生造作寒來暑住。)
    (漫道天地之間人為貴,全不數牛馬豺狼,那虛空一晝歧為兩,也虧那庖犧氏費
    (盡許多心腸。)
    (留下這戲場,盡著那愚夫愚婦,日夜奔忙。)
    
    
2**時間: 地點:
    (話說那天下之事,總是巧中成拙,拙中成巧,苦盡甘來,樂極悲生,紛紛不-
    (。)
    (這一段希奇故事,出在大明天啟年間。)
    (那皇家的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也不必細講。)
    (且言那天啟皇爺的駕下,有三位賢臣:第一位是文華殿大學士,姓雲名定,表
    (字天祥,夫人趙氏。)
    (本籍是山東兗州府人氏。)
    (只因他年過五旬,只有一女,尚未生子,雖做高官,心中不悅。)
    (這也不在話下。)
    (他有一位同年,姓鍾名佩字鳴珂,夫人錢氏。)
    (四旬年紀,本籍是常州府武進縣人氏。)
    (現任刑部侍郎,兼右都御史之職。)
    (他與雲太師雖是同年,情如手足。)
    (不問官職尊卑大小,但逢朝廷公事已畢之後,他二人便詩酒往還,不是鍾御史
    (到雲府來,便是雲太師到鍾府去。)
    (這也不在話下。)
    (還有一位武官,姓雁名翎字沖霄,乃是行伍出身。)
    (原任西邊口的一員守備官兒,因那年西邊作亂,雁翎屢立戰功,是雲太師表奏
    (朝廷,升他到內京,掛了兵部大堂的印,現任京師皇城九門提督都統之職。)
    (因他平日為人耿直,不受私情,那些在京的官員,倒有三分怕他。)
    (雲太師因他為人剛義,心中歡喜,因此他與雲、鍾二人都也相好。)
    
    
3**時間: 地點:
    (一日朝散無事,雲太師回府,獨坐書房,正無情緒,忽有門官領著一員家將,
    (捧著一卷裱過的大紅綾子,又有一封字,乃是當今國舅太平侯刁府來的。)
    (那國舅姓刁名發,字連科,是天啟皇爺西宮娘娘的親兄弟。)
    (西宮刁後那年生了太子,故此娘娘得寵,將他親兄加封了太平侯,又賜了他一
    (所莊房,距皇城十二里,名為太平莊。)
    (莊內起了花園,蓋了皇宮,凡春秋天氣,西宮刁後回家,祀祖上墳,便在太平
    (莊住宿。)
    (內有兩個太監,八個侍衛,在那裡看守行宮。)
    (外又撥了三百名御林兵,派在那裡伺候。)
    (這太平莊行宮周圍有七八里,一帶壕溝,甚是雄壯。)
    (那正門終年關閉,只有刁後到此方開。)
    (奉旨:凡一應文武軍民人等,擅入太平莊者,登時打死。)
    (不言這太平侯為人不端,貪財好色,倚勢強淫民間婦女,倘有強硬告狀風聲,
    (他便將人藏入太平莊,任你王侯宰相,那個敢到他莊上捕緝?後來只為莊上藏
    (奸害人,雁公子三鬧太平莊,此是後話不表。)
    (且言那日門官領了刁府的家將進了書房,見了太師叩頭,呈上書子。)
    (太師拆開,從頭至尾看了一遍。)
    (乃是因過新年,他書房要換一副對子,求太師一寫,故此裱了紅綾。)
    (差家人送來。)
    (雲太師看書罷。)
AAA:(他平日同刁國舅不睦,欲不代他寫,卻又不好回他,只得勉強收下道)管家回
    去,拜上賢侯,過一二日寫成送來便了。
    (那家人答應,叩頭辭去。)
    (這且不表。)
    
    
4**時間: 地點:
    (卻說鍾御史同雁都統二人。)
    (朝散來訪,雲太師因留二人書房小飲。)
    (飲酒中間,太師道)
太師道:今有刁國舅送一幅春聯來寫,老夫久疏文墨,托鍾年兄代寫。
鍾佩道:既是大人有命,敢不應教?只恐有惡太師尊名。
雁翎道:這刁國舅莫不是那太平侯刁發麼?
太師道:(雲太師道)正是。
雁翎道:這等奸佞,睬他做甚!聞得他在太平莊作惡多端,有日落到卑職手中,也不能輕
    放於他,少不得要代百姓除害。
    (正是:忠奸各一性,心意不相同。)
太師道:此言正是。老夫平日也怪他不仁,只是舉筆之勞,老夫不好過卻。
    (三人說說笑笑,不覺更深了。)
    (太師吩咐撤去酒席。)
    (眾家人答應,撤去杯盤,捧上三尊香茗,三人散坐談心。)
叫家人:(鍾佩乘著酒興道)何不把小刁對子紙取來寫寫,有何不可?
太師道:如此甚妙。
    (遂叫安童磨濃香墨,收拾書房,拂開紅綾,左右書童掌上兩支銀燈,鍾御史提
    (起羊毫來一揮而就。)
    (正是:落墨煙雲起,下筆走龍蛇。)
AAA:(鍾佩寫完,雲、雁二人見鍾佩的字,連聲稱贊道)真乃妙筆!
鍾佩道:不過聊以塞責而已,還求指教。
    (三人又敘了一會閒言,各人告辭。)
    (太師走出書房,各自回衙。)
    (次日太師命家人送對聯到刁府。)
    (刁發收下,賞了雲府家人謝去,按下不言。)
    (且言過了幾天,乃是眾臣恭奉天臘勝會。)
    
    
5**時間: 地點:
    (那日天啟皇爺駕臨早朝,百官朝駕,文武兩殿山呼萬歲,好不威武。)
    (怎見得?有贊詞為證:
    (  九重金殿;燈燭輝煌,五鳳樓前,樂聲齊奏。)
    (金鍾響處,文官們個個拜丹墀;花鼓鳴時,武將等人人朝鳳闕。)
    (但見紫袍金帶,映著白玉瑤階;玉佩朱纓,照著金磚甬道。)
    (寶鼎香煙浮綠,金台彩結紅花。)
    (果然是:世上最尊天子位,人間極貴帝王家。)
    (閒言少敘。)
    (且言天啟皇爺朝賀已畢。)
    (傳旨文武百官,在通明殿賜宴飲酒,慶賀天臘。)
    (那些內閣大臣和六部九卿、翰林科道領旨飲宴。)
    (正是:皇思真浩蕩,春氣日光輝。)
    (那些百官,人人領旨,文東武西,各各敘位而坐。)
    (天子居中,眾臣謝恩賜坐已畢,有皇門內監一對對進爵捧盤。)
    (真是山珍海味,玉液金波,說不盡的御筵富貴。)
    (左右樂聲齊奏。)
    (酒過三巡,王開金口道)
叫左右:朕自立位以來,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皆賴眾卿輔政之功。今日共享太平,卿等
    莫拘君臣之禮,須盡歡而散。
AAA:(眾臣齊聲道)願吾王萬壽無疆!
    (這一聲未曾說了,猛聽得一聲響亮,猶如雷震一般。)
    (天子大驚,忙問是何緣故。)
    (忽見天上東南角邊一片紅光而起,天子傳旨,命眾臣看來。)
    (那些諸臣領旨,一同起身,走入滴水簷前白玉階邊一望,只見那東南上紅光起
    (處,非燈非火,似明霞一般,西北落去。)
    (紅光過了,又見三個大星,紅光閃閃,下有五色祥雲。)
    (也隨紅光落在西北上而去。)
問 道:(皇上問道)主何吉凶?
奏 道:(有欽天監奏道)恭賀萬歲,洪福齊天!此乃景星慶雲,呈樣獻瑞,主國家有道
    ,人壽年豐,當出不世奇才,以表至治。只是那紅光響振,恐有西北上刀兵之動
    。然一響既散,又有景星壓住,也無關大事。臣等謹賀。
AAA:(皇上道)但願如卿所奏,則寡人之幸。
    (傳旨眾臣各依原位。)
    (又飲了兩巡,然後皇上回宮,不表。)
    (單言雲太師謝宴,隨眾出了午門上轎,打道回相府而去。)
    (不一刻到了府門,下轎步入中堂。)
    (家丁接住,捧上香茶一盞。)
    (太師吃過茶歇了歇,叫家人擺香案,敬過天地,然後入內堂拜祖宗、灶神,夫
    (妻見禮。)
    (老爺無兒。)
    (膝下只有一位小姐,年方八歲,名喚素暉。)
    (小姐上前拜見爹娘,然後是那些合府的家人、婦女上前叩頭。)
    (恭賀已完,又是那相府的-班執事人員:站堂官、聽事官、巡捕官,中軍官、
    (校尉官、巡風官,一對對雁翎般入中堂,排班兒叩頭參賀。)
    (相爺吩咐外邊賞席,眾人答應,謝了出外不表。)
    (又有那些合城的大小文武官員,或是用帖的、用手本的,各自穿公服,都列相
    (府恭賀。)
    (相爺吩咐堂官收帖掛號,一概免見。)
    (那些官員央堂官掛號回去了。)
    (相爺在府家宴,與夫人閒講。)
夫人道:相公早朝之後,妾身正在房梳冼之時,猛聽得天上一聲響亮,東南上一片紅光,
    不知是何緣故,相公在朝看見的麼?
AAA:(老爺道)下官早朝。蒙皇上恩典,在偏殿飲宴。正飲酒之時,聽得一聲響,之
    後見東南上一派紅光。天子大驚,率眾觀看,不知是何。忽見紅光過後,又有一
    片五色樣雲。三顆明星壓將下去。萬歲問時,據欽天監陳明稟奏,道該有不世奇
    才出來,佐助至治。只是那一聲怪響,於那紅光落在西北上去,恐西北二處有兵
    火之災,亦不為大害。我想西去有總兵官張成把守,只有北狼關幽州大寨,卻是
    那刁國舅太平侯的妻舅胡申在那裡做都督,鎮守三山關隘。聞得他在那裡貪財好
    色,不得民心,下官久要參他,奈有刁發在內,恃椒房之寵,未敢輕動。
夫人道:又來了!自古道:不乾己事留他便。同人作甚對頭!
    (夫妻二人說說談談,不覺晚了,吩咐丫鬟端上晚飯,老爺同夫人小姐家宴,相
    (府家人慶賀元旦,與眾不同,合家大小皆坐一席。)
    (這也不表。)
    (單言太師飲了幾杯,便叫收,吩咐乳娘帶小姐安寢去了。)
    (老爺也因年老,又辛苦了,也就睡了。)
    (上牀一會,合眼矇矓,忽見窗外一派亮光,從空罩下一輪明月,落將下來,落
    (在後樓,一聲響亮。)
    (將樓打倒。)
    (老爺吃了一驚。)
    (正是:明月忽然天上落,不知禍福若何能。)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雲太師無兒繼子 鍾御史愛子聯姻)
    (詞曰:
    (  晉楚齊秦才過。)
    (梁唐漢魏回頭。)
    (英雄血淚染沙丘,剩水殘山依舊。)
    (籬下黃花初老,江邊紅葉傳秋。)
    (眼前風景不停留,瞥眼青蚨過手。)
    
    
6**時間: 地點:
    (話說那雲太師大叫一聲。)
    (不覺驚酲,一身香汗,乃是南柯一夢。)
    (耳聽譙樓正打三更。)
    (夫人見老爺驚詫,便問)
叫一聲:相公是何原故?
太師道:夫人,真正好生奇怪!方才下官合眼蒙朧睡去,忽然見一輪明月從空飛將下來,
    打到後樓上面,錚錚有聲。下官驚醒回來,卻原來是一場大夢。但不知主何吉凶
    ?
夫人道:古人夢日生男,今日相公夢月,當生奇女,落在後樓。莫非應在女兒身上?
AAA:(老爺歎道)古人云:女生外相。你我夫妻二人年過六句,只生此女,一個女兒
    ,便是奇才,也做不得香煙後代!
    (說罷,歎聲不止。)
    (正是:身逢老邁思兒女,人到中年望子孫。)
AAA:(夫人聽了道)相公差矣!女兒雖是外相,也有半子之分,將來長大成人,揀一
    個好女婿招在家中,膝下也可奉養。
太師道:這有何難,不管那一房過繼一個就是了。只怕不長進,有辱家聲。我想三房裡有
    兩個兒子,大的雲元,年已三十歲了,只有二姪雲文。年方十六,可以過繼。只
    是我素日聞得他愚蠢不堪,終日頑皮,不肯唸書,又怕承繼過來,反惹氣惱,所
    以未決。
夫人道:那是三叔自小兒不教之故,過繼之後。送他入學,嚴加管教他就是了,有何難處
    ?
AAA:(老爺道)說的也是。
    (次日,太師朝回。)
    (便與夫人商議,寫了一封書子,叫過兩個老家人,叫做張能、李得,吩咐道)
叫家人:有書一封。你與我送到山東家內三太爺開拆。就請二相公一同來京,回來有賞。
AAA:(那張能、李得答應道)是。
    (領了書子下來。)
    (正是:無端撒下鉤和線,從今釣出是非來。)
    
    
7**時間: 地點:
    (話說那兩個家人領了太師的鈞旨,收拾行李,備了馬匹,就是當日動身,往山
    (東去了,不表。)
    (再言那鍾御史有一位公子,年方十二,生得面如冠玉,唇若塗朱,一表非凡。
    ()
    (名喚山玉,號叫林雲,從在京一個翰林讀書。)
    (那翰林是鍾爺的同年,姓文名正,字真儒,為人端方正直,博古通今。)
    (現任翰林之職。)
    (因翰杯院是個冷淡的衙門,除朝廷編修之外別無他事。)
    (他宅同鍾府相近。)
    (故鍾佩將公子早晚送去讀書,非認真為師,不過是交好之意。)
    (那文翰林也有一子一女,那女兒年方十歲,名喚翠瓊,卻聰俊非常,千伶百俐
    (,不論描龍繡鳳,件件皆精,就是那詩詞歌賦,無所不會。)
    (這也不在話下。)
    (不覺流光荏苒,早是正月初八。)
    
    
8**時間: 地點:
    (那日鍾佩朝回無事。)
    (思想新年以來,尚未與太師聚談聚談,元旦賀節,不過一帖,朝房相見,又不
    (好談心,思想今日無事,不免前去探望探望。)
    (隨命家人傳外班打道,向雲府而來。)
    (不多一刻,早到相府。)
    (相府那些門官家將,平日知道相爺同鍾爺相好,時時來往慣了的,相爺在家,
    (並不通報。)
    (鍾佩到門下轎,直入書房,無人阻擋。)
    (鍾佩到得書房,只見雲太師挽著小姐,在那裡看盆景梅花,背著臉閒立閒頑。
    ()
    (鍾佩見了,緊上一步叫道)
叫 道:太師爺在上,卑職在此恭賀了。
    (雲太師回頭,見是鍾御史到了,便笑道)
笑 道:原來鍾年兄到了,老夫失迎了。
    (二人登堂見禮已畢,太師便叫女兒)
便 叫:過來拜見叔叔。
    (小姐聽了,走到中間,叫聲)
小 姐:尊叔在上,姪女拜見了。
    (端端正正拜了兩拜。)
AAA:(鍾佩忙忙答禮,扶住道)姑娘少禮。
    (小姐拜畢,侍立一旁。)
    (鍾佩細看雲小姐,生得如花似玉。)
    (正是:若非群玉山頭客,定是瑤台月裡人。)
    (那鍾佩細看雲小姐,雖是小小孩童。)
    (卻生得骨格不同,猶如出水芙蓉,毫無俗氣。)
    (口內不言,心中暗想)
小 姐:若與我兒山玉為婚,倒十分相配。
AAA:(便稱贊道)太師好位令愛!卑職一向並不知道。
太師道:小女一向隨他母親學學針黹寫寫字,老夫見他字還寫得好,今早帶他到書房讀書
    破蒙,不想卻遇年兄,有失迴避。
鍾佩道:既然如此,我有一位先生。可以薦來設教。
太師道:老夫只有一個小女,那裡費事請師。如今要過繼舍姪為子,倒也要請位西賓。請
    問是那一位?
    (鍾佩遂將文翰林的家世說了一遍。)
太師道:莫不是丙辰科的進士文正麼?
鍾佩道:正是。
太師道:既然如此,俟上元後,煩兄相請,老夫自然下帖過去。師生之禮,不可造次,
鍾佩道:是極。是極。
    (思想沒有什麼答覆小姐,遂在身上解下所佩玉環,遞與小姐道)
思 想:賢姪女,無以為贈,此物可以不時取玩。
    (小姐不敢去接,太師道)
小 姐:既是叔叔所賜,收了罷。
    (小姐方才謝一聲收了,同丫鬟進內不表。)
AAA:(再言雲太師當日便留鍾佩書房小飲,飲酒中間,鍾佩啟口道)請問令愛可曾恭
    喜受聘?
太師道:因年小尚未。
鍾佩道:自然也要門當戶對?
太師道:家不在乎貧富,倒是人才二字要緊。
鍾佩道:卑職有句心言,只是不敢冒瀆。
AAA:(太師正色道)你我相好。但說何妨。
鍾佩道:卑職所生一子,今年十二,雖不聰俊,倒也念得兩句書,欲想來聯秦晉,只恐高
    攀不起。
太師道:何出此言!想令郎自是不凡之才,老夫又與年兄相好。如此甚妙。
鍾佩道:既蒙不棄,乞求庚帖。倘若老夫人不肯,卑職也不敢強求。
太師道:這又何難。
    (隨取筆寫了庚帖,雙手遞與。)
    (鍾佩忙忙作謝,收了庚帖。)
    (正是:只因一紙年庚帖,已定絲蘿百歲姻。)
    (當下鍾御史收了庚帖,作別回去。)
    (太師入內,自然與夫人商議,這且不表。)
    (且言雲府那張能、李得兩個家將。)
    (領了太師的書子回山東投遞。)
    (他二人渡水登山,非止一日,來到兗州府。)
    (進了城,來到雲太師本藉家內。)
    (且言雲太師有位堂兄,名喚雲宗,為人頑蠢,不識詩書。)
    (是太師代他捐了個州同的職銜。)
    (他倚著太師的勢兒,狐假虎威,把些祖遺的家產都花盡了。)
    (兩個兒子都不教他讀書,終日遊蕩。)
    
    
9**時間: 地點:
    (那日雲宗正在家思想日子難過。)
思 想:不若進京到兄弟那裡想法,只是他三年無信,不知如何樣了?
    (正在那裡思想,忽見張能、李得走進來道)
思 想:二太爺在上,小的們叩頭。
AAA:(雲宗道)不消了,起來,起來。
問 道:太師近日好麼?
二人道:好,好。今有書一封,花銀二百兩,叫小的們送來,叫請二相公同小的一路進京
    。
    (說罷將書呈上。)
    (雲宗拆開一看,只見上面寫的是些家常寒溫話兒,後面寫的是年老無子,要過
    (繼二姪為兒,著他進京讀書,後來自有好處。)
    (雲宗看了,不勝之喜,心中想道)
心中想:我如今家業凋零,難以度日,兄弟百年之後,他過繼兒子,將來家財多是他的名
    下;二兒子在家終非了局。不若就送他進京,將來弄出一個官來,也是我的受用
    ;兄弟一死,都是我的了,豈不為美!
    (想罷,道)
想 道:你們路上辛苦了,安歇安歇,我明日去收拾行李,叫二相公同你們進京就是了。
    (打發張能、李得二人出去,他就把那二百兩頭拆開書皮,取了三四錠放在腰裡
    (,餘者教妻子拿去收了。)
    (正是:閒在家中無擺佈,陡然富貴一齊來。)
    (那雲宗拿了銀子,便叫)
便 叫:二小廝在那裡?
AAA:(那雲文正在外面皮頑,聽得父親叫他,他便走到最前道)做甚事喊我?我是不
    挑水的。
AAA:(雲宗道)呸,你如今不挑水了,叔叔有信,叫你進京與他為子,要享富貴呢。
    只是將來不要頑了。我今帶你上街買兩件衣裳,明日好同他們進京的。
    (雲文聽了。)
    (好不歡喜,遂跟雲宗上街,買了幾件衣裳、鞋襪等件,又買些魚、肉、酒來,
    (預備明日打發兒子動身,忙了一日。)
    (當夜治酒,管待張能、李得。)
    (次日五更起來,一同吃了東西,張能、李得起身,雲宗送了兒子一程,不表。
    ()
    (且言他三個人在路行程,非止一日,到了京都,進了相庥,呈上回信。)
AAA:(大師賞了五十兩銀子)辛苦,歇臥去罷。
    (二人叩頭謝賞,領雲立來見。)
    (那雲文見了相府的威儀,有些膽怯。)
    (冒冒失失。)
AAA:(走上前道)爹爹在上,孩兒拜見。
    (那爹爹二字,是在家教了來的。)
太師道:罷了,隨我到後堂見你母親去。
    (雲文隨太師來到後堂,見了夫人,拜了四拜,又與小姐拜了兄妹之禮,當日夫
    (人吩咐收拾書房,那一切的牀帳被褥都是新的,又代他做了兩套新衣裳,都是
    (妝花織錦,光華燦爛。)
    (正是:陡然富貴非容易,頃刻榮華實在難。)
    (當晚家宴,卻好是正月十五的日子,相府中張燈結綵,吹竹品絲,好不熱鬧。
    ()
    (賞燈飲酒,到了三更,各自去安歇。)
    (次早太師叫家人下帖,請文翰林、鍾御史飲宴,要擇吉日送子女上學。)
    (那鍾御史是兩下說通了的,見帖即忙打轎,親自到文翰林府中約他同往,不表
    (。)
AAA:(且言雲太師當日收拾花廳,張燈結綵,備了三席,到午後,見堂官來稟)鍾爺
    和文爺到了。
    (太師吩咐開中門。)
    (那一聲吩咐宅門上傳將出來,只見那些值日效用的官兒,一對對都來伺候。)
    (三聲炮響,兩番吹打,方開中門。)
    (文、 鍾二人到了門口,先投了帖,一刻,只見兩個中軍出來,向文、鍾二人
    (道)
二人道:太師爺有請。
    (正是:一聲傳請非容易,足見斯文品格高。)
    (那文、鍾二人怎敢走中門,稟了兩番,只見簷前堂官迎將下來,道)
二人道:相爺有請,煩鍾爺陪文爺登堂,相爺不迎接了。
    (二人聽了。)
    (方才隨堂官步進中堂。)
    (太師相迎,二人要行庭參禮,謙讓再三。)
    (只行了個賓主禮。)
    (禮畢告坐。)
    (茶過三巡,敘了幾句寒溫。)
    (便請到花園坐下。)
    (太師吩咐家童鋪下紅氈,叫女兒同哥哥雲文出來拜見先生。)
    (拜畢,太師又下禮拜立正。)
AAA:(文正忙答禮道)晚生領教。
    (行禮之後,方才坐下。)
    (太師有心要看人才,向鍾佩道)
鍾佩道:就請令郎十八日同文先生到舍讀書,不知尊意若何?
鍾佩道:若得如此,卑職幸甚。
    (忙打躬謝了。)
    (文正坐了首席,鍾、雲二人開席相陪,左右樂聲齊奏。)
    (安座己畢,方才兩邊家人上來。)
    (忽聽得花廳外耳門一響,見一人金冠繡襖,帶醉而來道)
叫家人:諸公好飲,就不呼我一聲?
    (往上直走。)
    (左右皆驚。)
    (你道相府內也有人闖席?正是:只為一人闖席,遂教平地風波。)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雁都統城邊巡奸隱 刁國舅宮內討人情)
    (詞曰:
    (  交好相逢情重。)
    (冤家見面眼紅。)
    (偏偏窄路兩相逢, 結下冤仇萬種。)
    (目下難分強弱,到頭自辨雌雄。)
    (人容到底鬼難容。)
    (費盡機謀何用。)
    (右調〔西江月)
    
    
10**時間: 地點:
    (話說那雲太師見人闖席而來,抬頭一看,卻原來是刁國舅。)
    (你道這刁國舅怎生得進來?若還走大門來,就要幾番通稟,費多少事,方能得
    (進來。)
    (只因他為人不端,在府中吃了酒,推著看燈踱月,出來看人家婦女,所以他也
    (不用執事,只自己單人獨馬,帶了幾員家將,在外亂闖。)
    (那晚偶走後街雲府花園經過,忽然風送一陣梅花香味,撲在臉上,他便乘著酒
    (興, 下馬尋梅閒步。)
    (這相府的花園,豈無人看守?只因燈節下,府中有丫鬟來來往往,在門口看燈
    (,門卻沒有關,看園的老兒只道是家裡人行走,也不來問,故而刁國舅推門直
    (入,順著梅花路徑一直走上來,卻撞著太師宴客。)
太師道:不知賢侯到此,老夫失迎了。請坐飲一杯,何如?
    (那文正、鍾佩都立起身來了。)
AAA:(那刁國舅不論好歹,便醉醺醺的道)這……這……倒……倒是要擾的。
    (便向首席上一坐,道)
太師道:諸公請坐。
    (左右添上了杯箸。)
    (三人只得坐下。)
    (雲太師見他占了首席,心中不悅,便向文、鍾二人丟了眼色道)
叫左右:倒得罪了。
笑 道:(二人笑道)豈敢。
AAA:(那個刁發聽見道)老……老太師說什麼?
太師道:(大師道)老夫說,我吃醉了。
刁發道:再吃幾……吃幾杯。
    (三人見他醉了,胡亂吃幾杯各散,鍾、文二人起身告退。)
鍾佩道:(刁發見了道)鍾……鍾先生回府,我奉陪。
    (說罷起身,一同走出。)
    (太師送出宅門,一躬而別。)
    (不表文、鍾二人各回,單言刁國舅出了大門,找到後門,家將備馬,走皇城邊
    (小路看堂客去。)
    (一走走到巷口,見一簇婦女在巷口看燈,內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生得齊整
    (。)
AAA:(刁國舅一見,動了淫心,使向家將道)乘空人鬧,代我搶回去,有賞。
    (正是:只因一點淫心動,惹動風波鬧不清。)
    (那些家將俱各各答應,暗中會意。)
    (卻好是一起花燈經過,那家將乘人鬧中,趲進去將那女子背著就跑。)
    (刁發一見大喜,打著馬斷後。)
AAA:(那些婦女見搶了人去,一齊哭喊起來道)不好了,搶了人去了!
    (內有一人眼快,趲將去奪,被刁國舅大喝道)
喝 道:擠什麼!
AAA:(家將向前一腳,將那人踢倒)刁千歲在此,你敢闖道麼!
    (刁發乘勢將馬一磕,跟 著那搶女子的家人走了。)
    (正是:鬧裡逞凶搶婦女,人心王法盡難容。)
    (那人爬起,只見刁發轉彎抹角。)
    (早巳去遠,趕也無用。)
    (只得同他那些婦女哭回去。)
    (想喊冤不表。)
    (且言那員家將背著女子,轉了兩個彎子,抄出城腳。)
    (往侯府而走。)
    (正走得著緊,忽見來了一位官兒,前面兩隊槍棍,幾匹馬,幾對燈籠,吆喝而
    (來。)
    (家將吃了一驚,回頭就走。)
    (你道那官是誰?乃是九門提督,副堂都統雁翎。)
    (他坐在馬上,看見來人有些鬼頭鬼腦的,肩上又像有東西。)
    (雁翎只認做是賊,見他回頭就走,越發疑心,便問)
吃了一:前面是什麼人?
喝 道:(那些衙役便喝道)呔!站著,老爺問話呢!
    (那刁家家將著了慌,只顧跑。)
AAA:(不防那女子在身上,見有官來,便大叫)救命!
    (雁翎聽見。)
喝 聲:與我拿下!
    (左右一齊上前,將他捉住道)
叫左右:老爺在此,還走到那裡去!
喝 道:(那家得大喝道)我是刁侯府中的,誰敢拿我?
    (雁翎大怒,喝道)
喝 道:掌嘴!
    (左右上前。)
    (一連打了十幾個嘴巴,打完吩咐押著。)
天子道:(便問那女子道)你是何人,因何如此?
哭 道:(那女子哭道)爺爺聽稟:小女子姓紅,父名紅光,是本城良民。因在門口看燈
    。不想遇這光棍,把我背著就走。望老爺救命!
    (雁翎聽了,大怒道)
大怒道:有這等事!待我回衙嚴訊。
    (左右答應。)
    (將二人帶了,方欲動步。)
    (只見對面來了幾隊家將,四五匹馬,吆喝而來。)
    (乃是國舅恐家將有失,跟來暗護。)
    (千巧萬巧,恰恰撞到雁翎。)
喝 道:(刁府家將喝道)來者是何官,還不下馬避道麼?
    (雁翎不知是誰,將馬朝下首邊一帶。)
AAA:(那知搶人的家將認得是主人到了,在後面喊道)千歲救人!
AAA:(那刁發見家將被他捉住,便問)是那位官兒?
雁翎道:是俺老雁。
刁發道:不知因何得罪了都統?也該知照本侯,為甚就拿了?
雁翎道:黑夜搶人,該當何罪,還要知照麼?
刁發道:哎,老雁,什麼搶人不搶人,看我分上,放了罷。
    (雁翎也不睬他,喝聲)
喝 聲:走!
    (打馬而去。)
    (刁發大怒,罵道)
罵 道:好大膽的狗官,敢拿我的家將!
叫左右:與我打這狗官,奪下人來,有話明日再講!
    (眾家將聽了,一齊上前動手搶人,個個都有些武藝,雁翎的衙役敵不住,早打
    (倒了兩個。)
    (雁翎見了,心中大怒,跳下馬來,大喝一聲,手一起處,打倒刁家七八個家將
    (。)
    (刁發大發雷霆,親自來奪,被雁翎一個巴掌,打得他鼻中流血,一跤跌倒。)
    (眾人來救,皆被打倒。)
    (刁發見不是來頭,便叫道)
便 叫:罷了!罷了!好打!好打!明日和你談心。
    (上馬去了。)
    (雁翎也不追趕,原帶人犯,打道回衙去了不表。)
    (再言那紅光老夫婦二人,聽說女兒不見了,一齊大哭。)
    (哭了一會,同兩個兒子到順天府喊冤。)
    (一路哭哭啼啼。)
    (口叫冤枉,奔府衙前而來。)
    (正往前走,只見來了四對燈籠,兩乘大轎,跟了十數個家人,緩緩而來。)
    (你道是准?乃是鍾佩和文正,從相府飲宴方回。)
    (見有人喊冤,便問何事。)
    (那紅光夫婦跪下,將不見了女兒之事訴了一遍。)
大怒道:(鍾佩大怒道)競有這等事,這還了得!
AAA:(遂吩咐道)你寫兩紙狀子來,順天府內一紙,倘若不准,本侍郎代你做主。
    (說罷,紅光叩首,到府裡去了。)
    (鍾佩、文正打道而回。)
    (不表。)
    (再言那刁國舅酒都打醒了,跑回府中,即命幾個家人到雁府並各衙門打探消息
    (,按下不表。)
    (且言那雁都統回至衙門中,也不停留,即刻坐大堂,傳齊三班,點起燈火,將
    (紅氏女子和刁府家將帶到丹墀跪下。)
問 道:(雁爺問道)你為何仗主行兇,連夜搶良家婦女?從實招來!
AAA:(那家將道)此乃是家主所命,不干我事。你敢拿人,敢拿刁侯來審便了!
    (正是:豪奴仗主行兇事,犯到公堂猶恃強。)
    (那雁爺一聽大怒,把驚堂一拍,罵道)
罵 道:把你這大膽的奴才!王子犯法,庶民同罪。難道你主人犯法,我就拿問不得麼?
喝 聲:打。
    (就連籤筒往下一撂,左右吆喝一聲,擁上八個弓兵。)
    (耶武職打人,十分利害:先把那人剝得赤條條的,背捆起來,朝下一摜,左右
    (捺著兩頭,五花棍拄下直砍,好不沉重。)
    (打到二十多棍上。)
    (只見血流滿地,肉綻皮開。)
叫左右:(那人喊道)爺爺,看家爺分上饒我罷。
笑 道:(雁爺冷笑道)借你這奴才的狗腿,打你主人的臉面!
    (又打幾棍,那人早昏死在地,喊不出聲了。)
AAA:(雁爺吩咐)送至順天府監中明日提審。紅氏女子著他父母領回,明月到案對審
    。
    (吩咐一聲,退堂入內。)
    (那幾個弓兵將那家將抬出衙門。)
    (即向府衙而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