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俠劍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二五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立松棚英雄大聚會 設鏢局統轄十三省)
        (俠義凜古今,威名動鬼神。)
        (一心扶趙魏,百戰勝贏秦。)
        (為國同堅楚,悠然思廢吟。)
        (英雄無用處,酒色了殘生。)
        (此篇評詞,乃俠義之作。)
        (由大明起,至崇禎失敗,闖王李自成造反,傾國害民,百姓遭了塗炭,二十里
        (之遙,不見人煙,姦淫殺戮,良民苦不可言。)
        (驚動總兵吳三桂,在關東盛京,鑽刀山,喝血酒,請清兵。)
        (九千歲多爾袞,在北京趕走李闖王,未登大寶,讓與阿哥順治(阿哥即順治稱
        (謂),更年改月,屬為大清國。)
        (一統華夷十八年,順治皇爺駕崩,二帝康熙嗣位。)
        (紫氣東來,有道明君,馬上皇帝,君正臣良,父慈子孝。)
        (皆因南七省,逢山藏寇,遇嶺窩賊;商賈百姓,遭遇艱難。)
        (商家貨物銀錢不能運轉,百姓遭了搶劫。)
        (引起一位老英雄俠肝義膽,替天行道,解厄安良,一世不為己,空為他人忙。
        ()
        (設立十三省總鏢局,恐孤立難成,聘約僧、道二高明,俱是師兄弟。)
        (道者聾啞仙師鐵牌道人諸葛山真;僧者本是千佛山真武頂弼昆長老。)
        (各帶門人,共立三教會,僧、道、俗三教歸一。)
        (紅花白藕青荷葉,自古三教是一家。)
        (外請天下英雄,有神刀將李剛等。)
        (鏢行設立章程,公平交易,不准欺壓客商,商賈之家運輸便利。)
        (鏢局之內,有水牌二方,各路走鏢來往日期,以鏢牌為憑。)
        (倘遇風雨之天,作為誤工,往返循規蹈矩,毫無因循弊竇。)
        (所以商民人等莫不樂意與之交易,除風雨天氣之外,真是時刻不移,可稱得起
        (信用昭著。)
        (這一日勝英派三太查看鏢牌,走南省的十二路鏢,邱成保鎮江府的鏢(緞行)
        ,計算日數,前三日邱成的鏢應當回來,時已過了三日,還不見邱成回來。)
        (勝爺恐怕邱成在路上出了什麼差錯,心中很是躊躇不安。)
        (諸葛道爺在一旁站起身來,口念無量佛)
    道 爺:善哉,善哉。邱成如果今天不回來,貧道不辭勞瘁,願去鎮江府走一遭。我想小
        徒邱成秉性剛暴,也許是出了什麼差錯。
    AAA:(李剛道)雖然是邱成保鏢,然而鏢車上的旗號打的是十三省總鏢局『勝』字,
        想鎮江一帶誰人不知道我弟兄的名譽?諒絕無人大膽,敢動我弟兄的鏢車。
    AAA:(諸葛山真道)世事無所不有,師弟切莫小看天下之事。小兄計算今日已經誤了
        三日,果然出了差錯,也未可知。
        (話言未了,邱成從外面進來,面上並無驚恐之色。)
        (四老觀看邱成光景,大概鏢車不至有了差錯,遂向邱成問道)
    問 道:鏢車為什麼誤了三日,使我等放心不下。
    說 道:(邱成說道)沿路上並無差錯,貨物交齊領了收據,鏢車回來路過鎮江河沿,見
        一老者投河自盡,徒兒我想哪有見死不救之理?於是徒兒遂派趟子手,將那老者
        從水中救出,徒兒細問根由,老者道,姓范名叫永升,乃是范家莊人氏。徒兒問
        他有什麼急難大事,乃至投河身死呢?那老者道:『小老兒有一姑娘,許配王家
        寨王姓王子云為妻。前日將女兒接到家下住了幾日,小老兒今日將女兒送歸婆家
        ,不想路過前邊,該處蘆葦深處忽然闖出三十餘人,披頭散髮,鍋煙子抹臉,各
        使刀槍,一齊擁闖上船來,將小女兒搶去。也是小老兒自幼學會一點鳧水,鳧上
        岸來,一看小女蹤影不見。想小老兒,只此一女,依以為生,今被匪人搶去,只
        剩小老兒孤獨一身;且小老兒家無隔宿之糧,從此凍餓在所難免;而且對於親家
        那方,無法交代。小老兒細想與其凍餓而死,倒不如投河一死,萬事皆休,也可
        落得個乾乾淨淨。壯士將我救上岸來,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但是小老兒找不著小
        女,終歸還是一死,簡直壯士是害了小老兒了。並不是小老兒說話不講情理,人
        逢急難不可解之時,真是死了還比活著爽快呢。』老者將話說完,兩眼流淚,痛
        哭不止,還要投河一死。徒兒看此情形,想救人哪有不救到底之道理?徒兒遂將
        那老者攔住,並應允與他尋找姑娘,叫老者上車,將鏢車趕到店內,並與他換上
        一身乾衣服,遂同老者四出訪查,耽誤三日之久。不想距搶人之處,相隔一里之
        遙,有一座高山,名叫二郎山。此山中有四家匪首,自稱江西四霸天,內有大盜
        飛賊五十餘名,俱能日走千門,夜到百戶,內有亡命嘍兵五百餘名。小姪年輕,
        未敢深入,將范老者用鏢車載回鏢局。小姪心想,我一個人哪能辦得了如此大事
        ?欲要辦理此事,我想勝老伯父當然能以勝任。
        (勝英聽至此處,遂問邱成道)
    遂 問:那老者可曾一同前來?
    答 道:(邱成答道)那老者現在鏢局門外。
    勝 爺:(勝爺飄髯笑道)邱成,你還要全始全終嘛。叫三太、香五迎接老者。
        (勝爺向來愛老憐貧,遇貧寒者登門,急速迎請。)
        (工夫不甚大,三太在前,香五在後,將老者請進鏢局。)
    三 太:(邱成引見)這就是我勝老伯父。
        (勝爺看老者,年過半百,眼含痛淚,跪倒懇求)
    勝 爺:勝老恩公,救我父女之命!如小女找不回來,小老兒無有生路。有小女在,藕斷
        絲連,骨肉團聚;倘無小女,姑爺親家焉能照顧?小老兒家無隔宿之糧,一貧如
        洗,老恩公作德,怎樣辦理?
    勝 爺:(勝爺笑道)我徒姪將老兄救到,勝英不能袖手旁觀,有勝某三寸氣在,絕不能
        叫奉公守法良民受那不白之冤。老兄在鏢局忍耐十天半月,我親到鎮江府二郎山
        走上一遭,踩探踩探也可。如令嫒落在二郎山時,我必將令媛救回,你父女骨肉
        團圓,將搶人之凶徒拿住,你二人歸鎮江府起訴成詞;如沒落在二郎山,老兄不
        必為難,有我十三省總鏢局一日存在,老兄莫愁衣食,五湖四海,皆為弟兄。
        (勝爺說畢,當時起身,囑咐鏢行之人,千萬多多照應落難之人。)
        (遂帶少年英雄十數人,黃三太、楊香五、張茂龍、李煜、歐陽德、張凱、李智
        (、邱成、賈明等引路,當時起程。)
    賈 明:(諸葛山真道)勝施主,二郎山勢派甚重,三太、邱成等學而未成,藝業不佳,
        怕是眾寡不敵,何不多帶人去呢?
    勝 爺:(勝爺道)小弟帶三太等此去,不過教他們見見世面。小弟到得山上,拜見眾寨
        主,當以好言相勸,令他獻出范氏。如果眾寨主不懂禮義,真真要拆散鴛鴦,使
        人夫婦不能團圓,那時小弟全憑三隻金鏢,甩頭一子,一口魚鱗紫金刀,用三太
        他們不著。
        (勝爺說罷,各帶兵刃、暗器、小包袱,當時起身。)
        (曉行夜宿,非止一日。)
        
        
    2**時間: 地點:
        (這日天光日偏西時,前邊有一鎮店,勝爺問三太道)
    勝 爺:前邊之鎮店,你認識嗎?
    三 太:(三太答道)姪兒不認識。
    勝 爺:此乃鎮江府所轄的邊界,頭一個大鎮店,名叫飛龍鎮。
        (南北大街,長約五里半,進鎮店觀看,人煙稠密,買賣繁華茂盛。)
    勝 爺:(勝爺問邱成)此處離二郎山多遠?
    說 道:(邱成說道)二三十里之遙。
    金頭虎:(忽聽金頭虎賈明嚷道)到了二郎山,把搶人的小子,抽個大嘴巴子,問他為什
        麼搶人家小媳婦?
    勝 爺:(勝爺回頭照著傻小子擺手暗道)不許大呼小叫,要叫山上踩盤子的嘍卒聽去,
        反為不美。還不知道被搶的少婦在山不在山呢?
        (那知道內有二郎山踩盤子頭目,扮作鄉下人,如趕集上店的樣子,此人正是二
        (郎山踩盤子頭目陳琦,隨後跟上勝爺。)
        (勝爺行走,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進鎮店北口不遠,看見座東一座大店,字號
        (是黑地金字:隆合店。)
        (匾上有三個小金字:丁家鋪。)
        (大門道內影壁牆設擺大刀闊斧。)
        (勝爺明白,此店帶設把勢場。)
        (走了不遠,座西招商店匾上寫「義合店」。)
        (上邊三個小金字:丁家鋪。)
        (店門道內影壁前設擺著鏜練搠棒,此店也是帶設把勢場。)
        (勝爺留心掐數目,由北鎮店口,到南鎮店口不遠,招商店設把勢場的共有十七
        (家,全是合字當中,如福合、茂合、義合、成合、升合、寶合、興合。)
    勝 爺:(勝爺說道)三太、香五,老父五六年未到此處,此鎮店出了出色的人物。
    三 太:(三太問老師道)恩師何以知道?
    勝 爺:(勝爺說道)進北鎮店口,至南鎮店口,老父暗數共有十七家店,俱帶設把勢場
        。你弟兄留神觀看,必還有一家招商店帶設把勢場。既有十七家,當然還得有一
        家。
        (話言未了,香五用手指點)
    香 五:師父請看,那不座西還有一家嗎?
        (勝爺進前觀看,是三間門臉,黑地金字匾三塊,北邊匾上寫「俠義剛強」,南
        (邊匾上是「英雄老店」,正當中匾上三個大字:丁家鋪。)
        (紅牌黑字,一副對聯,上聯寫:「孟嘗君子店,文驚宰相」;下聯寫:「千里
        (客來投,武比廉頗」。)
        (橫批:「蓋世奇才」。)
        (勝老者看罷,心中不悅)
    老 者:啊!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為何大話掛在牌匾之上?豈不是藐視天下英雄?
        (三太打尖住店。)
    三 太:(三太問道)店裡有人嗎?
        
        
    3**時間: 地點:
        (當時店裡出來一個伙計,問)
    問 道:住店嗎?
    三 太:(三太說道)住店,有北上房嗎?
    說 道:(店家說道)北跨院有北上房三間,一明兩暗。
    三 太:(三太說道)很好。
        (店中伙計觀看,十數位年輕之人,俱是武士打扮,胖的傻氣,瘦的俏皮,丑的
        (真丑,俊的真俊,一個個俱是十字絆英雄帶,外罩大褂,頭上壯帽。)
        (內有一老者,頭戴翠藍緞色鴨尾巾,一橫一道正當頂門襯黃菊花,頂門上突突
        (亂顫;脅下襯黃雲緞鏢囊,周圍青緞色臥魚,正當中有青緞色挖就一大「鏢」
        (字。)
        (下襯五色衣線網子。)
        (又襯五色衣線燈籠穗。)
        (看老者細腰窄背,雙肩抱攏,發似三冬雪,髯賽九秋霜,皺紋堆累,白髮蒼蒼
        (,精神百倍。)
    AAA:(伙計問)眾位爺們,哪行發財呀?
    三 太:(三太說道)保鏢為業。
    勝 爺:(勝爺說道)三太,取出鏢旗來。
        (三太打開小包裹,取出鏢旗,遞與店裡伙計說)
    三 太:勞駕,你找個竹籐桿棍都行,將鏢旗掛在匾上。
        (伙計打開鏢旗一看,不認識字,走進櫃房遞給賬上先生。)
        (先生觀看,一行小字雞卵大小,上書:「江寧府十三省總鏢局」;大字一個「
        (勝」字,斗大小。)
    先 生:(先生說道)老三,你可留神伺候。這是勝三爺鏢局子之人。
    AAA:(伙計出來遂與眾人格外慇懃)請達官爺們到上房坐吧。
        (眾人進北上房,伙計打淨面水漱口水,烹茶,十分慇懃,垂手旁邊侍立。)
    勝 爺:(勝爺問伙計)你貴姓啊?
    AAA:在下姓劉,排行在三。
    問 道:你為何不伺候別的住店的呢?
    伙計說:天氣尚早,沒有住店的呢。
    勝 爺:(勝爺明知故問)貴東家貴姓啊?
    伙計說:匾上沒字號,字號匾在櫃房之內。敝東人姓丁,草字桂芳。
    勝 爺:(勝爺問)府上哪兒住呢?
    伙計說:三合店北邊不遠,座西的衚衕,路北的宅院。
    勝 爺:(勝爺又問道)貴東人牌匾是你們櫃上掌櫃的掛的嗎?
    伙計說:我家敝東人也不敢眼空四海,櫃上掌櫃的也不敢造次,原本這飛龍鎮五里半長街
        ,紳耆地方保甲、舉貢生員公送的匾,我家敝東人不掛,忙亂了好幾天,眾舉貢
        生員紳耆等非掛不可,我家東主無可奈何,不得已掛了此匾。我家敝東人,在本
        鎮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息事罷訟,因此大眾抬愛,公送此匾。
    勝 爺:(勝爺說道)貴東人就開此店一座嗎?
    伙計說:本鎮十八家俱是聯號,均設立把勢場,敝東家乃本鎮紳董。
    勝 爺:(勝爺問道)武學的絕藝,有何工夫?
    AAA:(伙計道)老達官爺,您是老達官,在下也不敢給敝東家誇口,我家敝東主,馬
        上步下,短打長拳,水旱兩面十八樣大兵刃,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抓鏜練
        搠棒,件件精熟。十八樣短傢伙無不精通,廿四路傢伙,帶尖的,帶翅的,帶鉤
        的,帶刃的,帶鎖子的,帶環的,無一不曉。
    勝 爺:(勝爺說道)也不算蓋世無雙。文學呢?
    伙計說:我家敝東主,提筆能作八股文章,字法能寫真草隸篆。習學名人字法,王羲之及
        顏柳歐蘇,米蔡趙黃,各家字體如出一手,分毫不差。
    勝 爺:(勝爺歎道)文學比我高之千倍,可稱名士也。
    勝 爺:(勝爺遂又說道)老三,你辛苦一趟,到貴東家府上,就說在下前去拜訪。
    問 道:(伙計問道)老達官您貴姓啊?
    勝 爺:(勝爺說道)我在北六省宜化府黃羊山勝家寨落戶,由順治三年移居在直隸莫州
        古城村居住,現在南京江蘇省西門外千佛山真武頂下,設立十三省總鏢局,在下
        姓勝名英字子川,綽號神鏢將是也。
    AAA:(伙計控背躬身行禮道)您原來是勝爺呀!誰人不知,失敬失敬。
    勝 爺:(勝爺說道)您是買賣生意,不可這樣恭敬。
    說 道:(堂倌說道)您略等片時,我就前去。
        (劉三回到櫃房之內,說道)
    說 道:先生,掌櫃的,可了不得啦,那白鬍子老者,正是勝三爺。
    先 生:(寫賬先生)為掛一副牌匾,三天兩頭,好武的由此經過,一看牌匾,三三兩兩
        ,一伙一伙的,俱是保鏢護院教場之人,住居吃飯,淨找碴兒,不是雞蛋裡挑骨
        頭,就是好些個不合算。看吧,這回又來啦。東家自有安置,你去給東家送信吧
        。
    AAA:(劉三趕奔丁宅,進了大門,有三五個家人門道里問話)三哥有事嗎?
    AAA:(劉三問)老當家在家嗎?
    AAA:(門上人道)現在書房看書,你自己去吧。
        (劉三進了二道院書房外,問)
    問 道:老當家在房嗎?
    丁爺說:老三,你進來吧。鋪中有事嗎?
    說 道:(劉三說道)現在店裡有幾位少年壯士同一位老者,看見咱鋪中牌匾,打尖住店
        ,小人問他們哪行發財,說是鏢行為業,取出鏢旗,掛在匾上。鏢旗上寫:『江
        寧府十三省總鏢局』,斗大一個『勝』宇。住在北跨院北上房,問我東家貴姓,
        我說姓丁;問台甫,我說雙字桂芳;又問老當家的文武奇才,小人對他實說一遍
        。他說要前來拜訪。小人問他貴姓高名,他說姓勝名英,乃十三省總鏢頭是也。
        (丁桂芳聽罷,說道)
    說 道:今朝才得高人來。老三急速到店中,就說我父子這就拜見。
    AAA:(丁爺吩咐家人)去叫二位少爺,隨我到店中拜見勝老英雄。
        (家人來到東跨院,見大少爺丁龍、二少爺丁虎正在習練武術。)
    說 道:(丁虎說道)兄長,你看這三百六的制子石,我舉之毫不費力。
    玉龍說:(丁龍說道)你看這大力弓,我能拉十八起落。
    家人說:二位少爺,別練啦,老當家的請二位少爺到書房。三合店內來了個勝英,外有十
        數位年輕之人,老當家的請二位少爺隨同前去拜望。
        (弟兄二人聞聽,即到上房,見了天倫丁桂芳,整理長大衣服。)
        (丁爺命二子帶著大紅帖前去店內拜見勝英,二子說道)
    婆子說:殺雞焉用宰牛刀?有事孩兒服其勞。皆因咱店中掛『俠義剛強,英雄老店』之匾
        ,好武之人多有不忿,住店、吃飯、喝茶,挑眼造次。三三兩兩,五七個人,被
        孩兒打跑無數,今天來了怎一個勝英,何必你老前往?孩兒等把勝英打跑就算完
        啦。
        
        
    4**時間: 地點:
        (說話間甩大氅,要到店中比試輸贏。)
    AAA:(丁桂芳大怒道)孺子不可造次!爾弟兄螢火之光,焉比皓月當空?
    問 道:(二子問道)老爺子,何為螢火之光?怎叫皓月當空?
    問 道:說你兄弟好比暑熱天氣,黑暗之處,一小小螢火蟲,如同小米粒大小,拿在手中
        不熱;勝老達官,好此一輪皓月照當空,天下揚名,四海皆聞,一跺腳十三省亂
        顫,乃俠士也。孺子隨老父拜見高明,見面之時,少說話,多磕頭。如勝老義士
        高抬貴手,當時不摘牌匾,給你我父子留些體面,等勝老英雄走三五天,自摘牌
        匾,省得招惹是非,你我父子也好有些光彩。
        (丁龍、丁虎敢怒而不敢言,自可隨父前往。)
        (父子三人到了店中房櫃之內,掌櫃與眾伙計,俱各站起身軀,說道)
    說 道:老當家少當家都來啦。
    AAA:(丁爺問)先生有新筆嗎?
    先 生:(先生說道)有新筆。
        (皆因東家好寫,筆下闊,時常與人寫條幅對聯,先生預備整封新筆。)
        (將墨研濃,新筆醮開。)
        (丁爺取雙紅帖兩紙,提七寸毛錐,皆因丁爺好寫,向來不刷印名帖,所以遇事
        (都是研墨現寫名帖。)
        
        
    5**時間: 地點:
        (當時寫了兩個名帖,遂叫道)
    遂 叫:老三,你先將名帖遞進去,就說我家主人,恐怕勝老英雄路上勞乏,如果勝老英
        雄勞乏,我父子不敢驚動,等到明天再拜。
        (堂倌接過名帖,拿到北跨院上房,恭恭敬敬將名帖遞與勝三爺,並將東家囑咐
        (之話,對勝老英雄學說了一遍。)
        (勝爺接過名帖一看,帖上的墨跡尚且未乾,真是筆走龍蛇,活躍紙上,勝老英
        (雄不住的暗暗贊服。)
        (又見帖上寫的,一個是丁桂芳,一個是丁桂芳率姪男丁龍、丁虎頓首拜。)
    笑說道:(勝老遂含笑說道)老三,求你請丁老先生當時相見。
    說 道:(堂倌當時在跨院門口說道)老當家的,少當家的,勝老達官有請!
        (這且不言。)
        
        
    6**時間: 地點:
        (再說勝爺遂對三太、香五說道)
    香 五:人敬人高,斯抬斯敬。既然丁紳董這樣恭敬,咱師徒禮當迎請。
        (勝爺在前,三太、香五等在後跟隨,到了北跨院門口,丁家父子已到,彼此對
        (面觀看,丁桂芳看勝老英雄鬚髮蒼白,活潑潑一團精神氣;勝爺觀看丁桂芳年
        (過半百,墨髯半部,二位少爺雄赳赳,氣昂昂,父子俱是一派正氣,彼此心中
        (相敬相愛。)
    勝 爺:(丁爺提大氅磕膝點地)勝老明公光臨敝店,在下不知,未得遠迎,勝老明公多
        要恕過。久聞明公大名,如洪雷灌耳,皓月當空,遠近皆聞,今日得見高明,三
        生有幸。
    勝 爺:(勝爺還禮道)老夫子文武兼備,宇內揚名,勝英久慕大名,今日得見,真乃大
        幸也。
        (二老者彼此謙遜一回,攜手而行,來到上房,分賓主落座。)
        (堂倌獻茶,吃茶談話。)
    丁爺說:今天我要高攀。
    AAA:(吩咐丁龍、丁虎)拜見你勝老伯父。
    勝 爺:(勝爺說道)既是丁老夫子錯愛,三太你等拜見你丁叔父。
        (三太等就要跪倒行禮,惟有金頭虎賈明說道)
    三 太:三哥且慢,住店還磕頭叫叔父,還要店錢不要呢?我不能夠,我不能夠,沒有勝
        三大伯在此,我早就拿竹桿子,把他豁攏啦。我打家中一出門,我家大人囑咐,
        淨佔便宜不吃虧。
    三 太:(三太道)人家少爺給我老師叩頭,口稱伯父,你我只可與丁紳董論左右呀?要
        不然我老師必然著急。
    賈 明:(賈明說道)倒了霉啦!你頭裡跪著。
        (傻英雄是個大舌頭,字眼兒說不真確,直喊)
    傻英雄:磕頭小子們,磕頭小子們!
        (賈明這傻小子不但傻,舌頭還大,說出話來稀裡糊塗,就好似喝粥一般。)
        (丁爺一見眾人叩頭,遂以半禮相還)
    賈 明:眾位少壯士,丁某擔當不起。
        (謙讓完畢,二老者此時坐下談話,話到投機處,見面如故人。)
    勝 爺:(勝爺說道)丁老夫子如不憎嫌,勝英高攀,你我結為盟弟兄。
    丁爺說:如此甚遂我願。
        (勝三爺與丁桂芳談話之際,丁桂芳問)
    勝三爺:勝三爺不在江蘇,來在鎮江,不知有何貴幹?
    勝 爺:(勝爺說道)此處有一座二郎山嗎?
    答 道:(丁爺答道)不錯,有一座二郎山,離此南鎮口西南角,有二三十里地之遙。
    勝 爺:(勝爺說道)此山之內,可有一個山大王?為首之人,自稱鎮江四霸天,大約賢
        弟你左近百姓,斷不了受此山中賊人塗炭吧?如墩包頭,放響箭,打槓子,套白
        狼,大喊一聲留被套,明伙路劫,無惡不作。
    丁爺說:方近三四十里地,一草一木不動。
        (勝爺聽罷,微然笑道)
    勝 爺:好一個一草一木不動。卻是搶人家有夫之婦,生生打開鴛鴦棒,活活拆散連理枝
        。邱成你過來,對你丁叔父學說一遍。
        (邱成遂把搶人之事,從頭至尾對丁桂芳學說一遍。)
        (丁桂芳聽罷,不覺面紅過耳。)
    勝 爺:(勝爺復又說道)賢弟,有勝英三寸氣在,絕不使良善之人受此不白之冤,致使
        山賊塗炭百姓,逍遙法外。我必到二郎山中走上一遭,如有范家姑娘,我必將范
        氏救回,使他父女骨肉團圓。
    說 道:(丁桂芳說道)如此您給我們地方除害,我父子必當出來幫助。
    勝 爺:(勝爺笑道)我這可是冷言冷語,愚兄不用仁弟父子相幫,我鏢局之中有的是賓
        朋伙計,我皆未曾帶來。現在我將三太、香五等帶來,不過是叫他們見見世面,
        開開眼界而已。
        (丁爺見勝爺說話剛直磊落,並不多言,遂說道)
    遂說道:勝三哥,明天一早不必起身,小弟略表寸心,在小店中吃完早飯,弟有要言相勸
        。
    勝 爺:(勝爺點頭道)尊敬不如從命,明天劣兄定要騷擾。
        (說罷,丁家父子告辭。)
        (勝老將丁桂芳送到門口,各道請字。)
        (勝爺回到上房,叫三太、香五)
    香 五:你們另要酒菜吃飯吧。
        (金頭虎賈明見勝爺出離上房時,自己坐在上座,說道)
    說 道:怎麼個窮開店的,耽誤我們喝酒吃飯,饞得我直流哈拉子。跑堂的,先給我來一
        百壺酒,六十桌菜!
    楊香五:(楊香五說道)老爺子現在院中呢,你別大驚小怪的。
        (三太遂叫跑堂的另要酒菜,跑堂把酒飯端上,傻小子賈明搶吃搶喝,酒飯已畢
        (,烹上茶來。)
        (勝爺喝茶,眾英雄兩邊侍立,傻英雄賈明叨念)
    勝 爺:走一天道啦,還得站班,家無常禮呀,又睏又累,我要知道這樣,我不來。
        (勝爺一聽,這孩子太咬牙咬嘴,遂說道)
    勝 爺:你們上東西暗間去休息去吧。
        (黃三太等五位在東暗間,楊香五、金頭虎等五位在西暗間。)
    三 太:(三太問老師道)您老在哪裡呢?
    勝 爺:(勝爺說道)明間有小藤牀一張,老父可以安歇。
    AAA:(工夫不見甚大,即聽西暗間賈明打呼嚕,說睡語)小子,為什麼搶人家小媳婦
        ?我抽你大嘴巴子!
        (勝爺聞聽,啞然而笑)
    勝 爺:這傻孩子,有什麼事說睡語,全喊出來。
        (勝爺養了一養神,站起身軀,隔著青布單門簾,聽三太等已然睡熟,西暗間香
        (五等也均睡著。)
        (勝爺自己思索:三太等年輕,不達時務,官面拿賊,總得有贓有證啊。)
        (你我師生打的是抱不平,不見贓證,焉能直入山寨?勝爺想罷,遂紮綁停妥,
        (兵刃暗器帶好,外帶水衣水靠。)
        
        
    7**時間: 地點:
        (此時一看蠟燭燃去二寸有餘,勝爺又換好整燭一枝,將隔扇對好,出離上房戶
        (北跨院並無宿店之人,擰身上房,躥房越脊,滾脊爬坡,如踏平川之地。)
        (出離飛龍鎮南鎮口不遠有鬆林一帶,方向西南,老英雄施展夜行之術,陸地飛
        (騰之法,腳尖著地,磕膝蓋一拱,腰兒一伸勁,直奔二郎山去了。)
        (勝爺行十數里,緩了口氣,歇息歇息,又往前行走。)
        (只見隱隱山林,當空皓月,觀看前邊,陡壁山崖,峻嶺高峰;又往山西邊觀看
        (,波浪滔滔,銀蛇亂竄,汪洋一片大水,浪頭花打出海水江牙。)
        (勝爺心中暗想:此處山口必有嘍兵把守,遂不走出口,踏山坡而行。)
        (曲曲彎彎,高高矮矮,走至東西黃牆一帶。)
        (大牆高有丈餘,擰身上牆,左胳膊肘一挎,瞧看裡邊,只見黑黝黝,鴉雀無聲
        (。)
        (勝爺從兜囊中取出問路石一塊,向下一擲,只聽叭噠一聲,石子落地,一聽裡
        (邊並無有埋伏,遂兩條腿往裡一順,躍牆而下。)
        (牆裡邊有怪石橫疊一片,勝老英雄直奔大寨而去,在東敞廳避住身軀,見一對
        (對掛燈照耀如同白晝,只見大廳內四張金交椅,勝爺不問可知,乃是鎮江四霸
        (天。)
        (北邊頭一張金交椅,坐著一家寨主,面如紫玉,紫中透亮,年歲約在四十上下
        (;二張金交椅坐著一位英雄,臉面黑中透亮,青緞帽子,青洋縐大氅,裡襯青
        (色短靠,背後背著一對鑌鐵鐧,正當頂顫巍巍襯著一朵墨蓮花壓頂;第三張金
        (交椅坐著一位英雄,頭戴絳紫壯帽,身披紫大氅,一臉的疙裡疙瘩,怪肉橫生
        (,背後背樸刀一口;第四張金交椅,一位寨主面如白玉,一身吉祥白的衣服,
        (品貌俊俏,年紀不過二十餘歲,背後背著翹尖式鋼刀一口。)
        (東西兩廊下,有高高矮矮,胖胖瘦瘦,丑丑俊俊,俱是武士打扮,有五十餘人
        (,俱是綠林道飛賊。)
        (廳前站著三十六對削刀手,一個個俱站立兩邊,乃是宰活人的。)
    勝 爺:(勝爺思索)怨不得丁家父子不來。
        (南配廳前,擺設各樣兵刃無數,樣樣俱全。)
        (勝爺暗暗點頭,心中說道)
    心 中:此處恰似五殿閻羅,殺人戰場。正是:要得心腹事,單聽他人背後言。但不知那
        被搶的少婦,在山中不在?
        
        
    8**時間: 地點:
        (忽然見二張金交椅黑臉面寨主站起身軀,說道)
    說 道:今夜請眾位聚在廳前,皆因這幾天眾伙計嘍囉三三兩兩,交耳接舌。我問眾位有
        什麼事情,才知離此不遠出了一案,掠搶行路之少婦。今有踩盤子頭目陳琦,扮
        作趕集上市之人,他在飛龍鎮北鎮店口見一老者,隨同十餘人,俱是武士打扮,
        內有一人,梳著沖天杵小辮,雷公嘴,狗蠅眼,啞嗓喊叫:『小子,到二郎山,
        把搶小媳婦的人抽個大嘴巴子,問他為什麼搶人家小媳婦。』那老者擺手送目:
        『乳子不要多言,叫他人聽去,反為不美,這是秘密之事。』那傻小子才不大聲
        喊叫。陳頭目跟下去了,跟到飛龍鎮南鎮店口,那老者到店門,看見店中牌匾是
        『俠義剛強』、『英雄老店』,店門的牌對,上聯:『孟嘗君子店,文驚宰相』
        ,下聯:『千里客來投,武比廉頗』。橫批是:『蓋世奇才』。老者看罷,叫道
        :『三太,咱們打尖住店。』進了店內,工夫不見甚大,懸掛鏢旗於匾額之上,
        鏢旗上寫:『十三省總鏢局』,斗大個一個『勝』字。我想陳頭述言的這個老者
        ,鴨尾巾,英雄氅,脅下襯鏢囊,海下銀髯,必是勝英矣。此人替天行道,除惡
        安良,濟困扶危,知道了此事,既然夜宿丁家店,今天不來,明天准到,必然下
        帖拜望。如問此事,你我紙裡包不住火,要叫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我到了那
        時,何言對答?眾位來到二郎山,三年二載,五七年不等,我與眾位說過,方近
        不可作案,裕語說,兔兒不吃窩邊草。哪位作的案?如若不言,勝三爺找到門上
        ,追問此事,何言對答?此事已不能隱瞞啦。
        (話言未了,第三張金交椅三寨主站起身軀,說道)
    說 道:二哥,此案是小弟所作。難道說你我佔山為王,能斷子絕孫嗎?你我四位弟兄並
        無妻室。我作此案,絕不會破案,鍋煙子抹臉,披頭散髮,搶來少婦,就是那鄉
        下老者在縣署公廳、鎮江府衙喊冤,官面無處拿人,州府縣衙自有馬快三班辦理
        此案,勝英何如人也,他管轄不著哇。我與勝英有殺族兄之仇,我家兄秦天豹,
        與老兒勝英歃血為盟,排行在八,老勝英明清八義,排行在三。老勝英外善而隱
        惡,皆因我族兄武藝高強,勝英故用鏢打。我那族兄一死,我之族嫂苦守孤孀二
        十餘年。我那秦尤姪兒如今長大成人,必要子報父仇。秦氏門中,與老兒勝英一
        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勝英不來,是老兒的造化;如來到二郎山,我把勝英拿
        住,碎屍萬段,刮骨熬油,把老兒用布纏好,點天燈!我不怕老匹夫!
        (罵得耳不忍聞。)
        (勝爺在東敞廳上聽得真而且真,實難忍受,自己思索)
    勝 爺: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我今夜前來,乃是救那被搶的少婦,是成全他父女骨
        肉團圓,送回婆家小夫妻破鏡重圓,喪而復聚,餘願足矣。此來並未打算傷人。
        (此賊辱罵,耳不忍聞,頓使老英雄怒從心頭起,氣由膽邊生,兩太陽冒火,七
        (竅生煙,三屍神暴跳,五靈豪氣騰空。)
        (左手一按陰陽瓦,右手套挽手,按魚鱗紫金刀,要縱下東敞廳,單刀會群賊,
        (忽聽得廳上說道)
    說 道:三弟,不要暗地罵人。你作的此事太不對了,不應當搶有夫之婦。財色非君子所
        愛,你不會用銀錢買妻娶妻?搶奪行路之少婦,也有損傷陰騭呀。那勝老者俠肝
        義膽,也許是被搶少婦、婆家娘家與勝英有什麼認識,拜請勝老者前來,亦未可
        定。三弟口出不遜,張口罵人,強詞奪正理。勝老者今夜既住飛龍鎮,如果要深
        夜探山,你背言罵人,也不算為高明。如果勝老者要是聽見,尚佯為不知,老英
        雄要來去明白,明天下帖來拜,你我自然接拜。如在茶水之前,勝老者必然先禮
        而後兵,以好言對答。賢弟,那少婦現在何處?
    三寨主:(三寨主說道)小弟婚姻不湊,少婦驚嚇成病,現在昏迷不省。派嘍卒請了一個
        名醫,今調治病症。又在山下叫嘍卒們,找了個賣花的婆子,服侍病人,待等病
        癒,才能再成其美事。這不是婚姻不巧嗎?
    寨主說:(二寨主說道)勝老者今日不到,明日准來。如要這兩天不來,老朋友也許偷探
        偷探,聞知你我弟兄名聲甚大,也許不來了。你暗地罵人,不算好漢,事情作得
        太無情理。未曾水來先打壩,如見面之時,勝老者好言相勸,當獻出少婦,何必
        打搶人正凶的官司?如其不獻,以武力對待,咱弟兄四位何人能敵住那位勝老英
        雄?
    大寨主:(大寨主站起身軀)我這九節鏈子錘,不能克那魚鱗紫金刀。
    寨主說:(二寨主說道)我這四楞鑌鐵鐧分量加重,能對魚鱗紫金刀。奈他有三隻金鏢,
        百發百中,概不空發,實非我所能破。
    大寨主:(四寨主站起身軀)我的刀能對勝英魚鱗紫金刀,三隻金鏢我能躲閃。惟有甩頭
        一子,大羅神仙難擋。
    問 道:(眾人問道)三弟你呢?
    三寨主:我力量過人,咱那月台上有鐵香爐一個,重五百斤,按古時寶鼎樣兒所造。皆因
        楚漢爭雄,劉邦進咸陽,刀不刃血;霸王進咸陽,殺秦始皇之王孫,孩童子嬰怒
        惱秦家宗族不憤。霸王怒殺秦氏宗族八百餘人,火焚阿房宮二百餘里,火焚傳國
        之寶鼎,惟一鼎騰空而起,飛入海中,八鼎俱焚。由西漢至今斷去九鼎,後來大
        廟宇之前,有能人按此鼎樣式重鑄此鼎,鼎上有山水人物奇禽異獸,俗名叫鐵香
        爐。小弟吃兩粒大力丸,能舉此鼎。我想老兒勝英,年到古稀,老邁殘年,我與
        他舉鼎賭輸贏,可以贏這老兒。如其不行,你我弟兄五十餘位寨主,你我弟兄四
        位一擁而上,量老兒單絲不成線,孤掌難鳴,可就把老兒亂刃分屍。
    寨主說:(二寨主說道)你口出不遜,則為不高明,何必背地罵人呢?天氣不早啦,你我
        大家安歇,各自留神。兵刃預備齊整,山口裡外,叫嘍卒預備梨刀,窩刀,亂絞
        刀,絆馬索,繃腿繩,陷坑,預備停妥。
        (暗中交代,這四霸天之中,就是二寨主韓天魁人正,武藝超群,所以此山大眾
        (無不佩服。)
        (霎時間各位寨主嘍囉安歇去了,留下五六個嘍囉,將兩廊下對對紗燈熄滅,也
        (歸下房去了。)
        (勝爺一看,庭前清肅肅,靜落落,一人皆無。)
        (勝爺方想,以武力金鏢甩頭,我不讓群雄;以力量舉鐵香爐,幼年之時人稱勝
        (崑崙,這幾年,年近古稀,未拿重大的物件,趁此無人,我且試一試。)
        (如若能舉鐵香爐,明天可以下帖來拜;如若舉不起,再想良策。)
        (老英雄遂飄然縱下東敞廳,走至鐵香爐近前,將左胳臂往後一背,右手托頭層
        (底,丹田一用氣,飄銀髯,三綹須,將鼎托平,輕輕放歸原處。)
        (一隻手能托,兩隻手則能舉,明天赴此東敞,無憂無慮。)
        (勝老者復又擰身,輕車熟路,往北走去,見高聳聳怪石牆,牆裡有怪石橫疊一
        (片,高矮大小不一。)
        (勝爺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離此寨牆不遠,忽見牆上一道黑影,落在大牆之上
        (。)
        (勝爺往西一閃身。)
        (手挎臥牛石,避住身軀。)
        (怕銀髯顯露,勝爺面向南,以目而視之。)
        (此黑影一飄身,縱下牆來,由勝爺東邊,自北往南而去。)
        (容他往南去了丈數來往,勝爺面向南看此人,鹿伏鶴行,腳底下甚快,但有一
        (件,他可未看見勝爺。)
        (勝爺思索,本山的群雄知道我夜宿丁家店,也許此人去到丁家店偷探於我?)
        (拿住此人便知分曉。)
        (勝爺腳尖一按勁,強行幾步,往前一縱身,左手托此人頦下,右手一攏頭巾,
        (底下用腿一蹩,將此人按倒,小聲說道)
    勝 爺:你要嚷,我就一刀。
        (一摸此人囊中有飛抓,取出絨繩,將此人綑好,扯此人衣襟,大拇指一頂鼻子
        (,把此人將口塞住,脅下一挾,挾至北牆根之下。)
        (勝爺取出自己飛抓,將此人飛皮掛好,縱身軀上牆跨馬式,帶絨繩,將此人提
        (至在牆外輕輕放下。)
        (勝爺將飛抓收套捋下,縱下牆外,取火一照,勝爺一愣:原來是飛龍鎮的紳董
        (丁桂芳!勝爺彎腰,取出口中物件,親解其縛,伸手相攙)
    勝 爺:賢弟,多要擔待,愚兄實是不知。
    丁爺說:原是勝三哥,小弟慚愧慚愧,小弟實不如兄之藝。
    勝 爺:哪裡話來。賢弟未及留神,愚兄猛急多疏,賢弟別往心裡去。
    丁爺說:我之所學不及兄長百分之一耳。
        (來到休息處,自知武藝不高,因此唉聲歎氣。)
    勝 爺:(勝爺勸道)你我自己弟兄,何必慚愧?此事你我弟兄知之,你就是摔愚兄三個
        筋斗,我也不慚愧,也就是你知,如背地言友,何足為英雄?賢弟多要擔待。你
        到此何干?
    丁爺說:既在店中款留勝三哥,明天早晨,弟兄有要言相敘,所為此事。弟耳聞二郎山人
        多勢重,未知虛實,今夜晚間前來偷探,為的是與兄長說明確實的來歷。
        (勝爺聞聽,啞然而笑,說道)
    勝 爺:賢弟,二郎山為首四霸天,飛賊大盜五十餘名,亡命徒匪人嘍卒,共有四五百號
        。愚兄方才均已探清,賢弟多有受累,愚兄足感盛情,你我弟兄回去吧。被搶少
        婦確是在此山之內,被三寨主所搶,愚兄自有辦法。
        (第一回 第二節)
        (二老者踏著山崖而下,由西南奔東北,回飛龍鎮。)
        (勝爺在前,丁桂芳在後,施展夜行術,陸地飛騰之法。)
        (勝爺回頭一看,丁爺腳力跟不上。)
        (勝爺思索,我要落下他,愈叫他臉面掛不住,我焉能這樣對待朋友呢?自可慢
        (點行走。)
        (不覺三更已過,風吹浮雲散,皓月照當空。)
    勝 爺:(勝爺說道)賢弟,你往前邊看,前邊一道白線,雪花白相似,鹿伏鶴行,腳底
        下甚快。
    AAA:(丁爺問)勝三哥,這是何如人也?
    勝 爺:(勝爺說道)我夜宿賢弟三合店,二郎山之賊俱已知之,大概是被踩盤子的探去
        啦,因此眾賊各有防範,也許是該山藝業高強之賊,奔賢弟店內暗算於我。賢弟
        請看,他要到店內北跨院暗算愚兄,我讓他要出了賢弟之店,我枉為十三省總鏢
        頭。
    AAA:(丁爺問)此人為何穿一身白呢?
    勝 爺:(勝爺笑道)此人絕非你我弟兄歲數,他必然狂傲無知,必然年輕。如要竊取偷
        盜,三五頃地之家,絕然他不偷盜。除非無窮富貴,宅院之中有護院之人,他才
        竊取偷盜。為的是讓人看見,如其動手,以武術不是他敵手;如若逃走,人追不
        上他。應當夜行人穿衣裳,或灰,或青,他誠心敬意穿雪白的衣服,這叫狂傲無
        知。
        (弟兄說話之間,已到飛龍鎮南鎮店口。)
        (要進飛龍鎮須穿林而過,賊人未進樹林,往正東去了。)
    勝 爺:(勝爺捋髯道)啊?這不是暗算愚兄的。賢弟是本處的紳董,大概地理必熟,此
        處十里,二十里,有無窮的富貴大財主人家沒有?
    丁爺說:此處正東五里之遙,有一村莊,名叫周家屯。有一鄉宦周姓,由大明官居顯爵,
        一到大清國,當了閒員啦,家有百萬之富。
    勝 爺:(勝爺問道)是依仗作官欺壓商民哪?還是和睦商民哪?
    丁爺說:善良之士,人稱周善人。冬施棉衣,夏舍暑湯,買鳥放生,修橋補路,千萬人來
        往,點路燈,照他人之光明,無善不為。
    勝 爺:(勝爺說道)愚兄有一種情性,好打抱不平。你我弟兄今夜無事,今夜追下他去
        ,他要竊盜良善之家,你我弟兄與那善家護護院,要良善之家不丟失財物;他要
        偷盜強掠霸道刻薄之家,你我弟兄看看熱鬧。
    笑 道:(丁爺笑道)勝三哥,真乃俠肝義膽。
        (弟兄遂向東去。)
        (不多一時。)
        (來到周家屯西村口,眼瞧一道白線,縱在村口莊門之上,躍身入村中去了。)
    勝 爺:(勝爺說道)等他走出幾丈去,咱再縱在莊門上去,怕他回頭看見。
        (二老者站不多時,看此穿白之人,由打南牆根向東行,皆因月在正南,照不到
        (南牆根下。)
        (二老者跳下莊門,也順著南牆根向北而去。)
        (看是穿白之人,走到村子當中,打著火折,面向南,照著火折點頭。)
    勝 爺:(勝爺問道)賢弟,這周鄉宦家,門口可是座南嗎?
    丁爺說:大門座北,座南是八字影壁,此人照的是影壁牆。
    勝 爺:(勝爺說道)他這是白天留下暗記,今晚必來,借火折照著記號。
        (此人將火折熄滅,扭項轉身向北,擰身形縱上座北群牆,二老者急速跟到北牆
        (根下。)
    勝 爺:(勝爺說道)賢弟,容他進二層院,咱弟兄再上房。他走似蛇行,別跟隨緊了。
        (二老者擰身軀上房,看穿白之人躥房越脊,滾脊爬坡,如踏平川之地一般,在
        (三道院房上,未曾落下房來。)
    勝 爺:(勝爺低聲說道)丁賢弟,他未必是偷盜竊取,如要竊取物件,必在二道院書房
        。陳設玩物,准在書房擺設,他竊取金銀財物,必在三道中院。你看現時他竟奔
        四層院去了。
        (有一道雪白粉壁牆,賊人躍上粉牆,飄身而入。)
    勝 爺:(勝爺說道)此人並非竊取偷盜,怕是採花淫賊。丁賢弟,愚兄一生一世專恨萬
        惡淫為首,如遇明伙路劫之人,我能容讓他三次。往往遇見行路之人被劫,看見
        被劫之人痛苦哀求,我必上前相勸;如賊人不聽,我才與他動手,將他打倒,令
        他放走行路之人,我絕不傷他性命。如他改過為善,五行八作,擇一而為,幹什
        麼不能吃飯呢?路劫常仗,打槓子,倘有不幸,叫官廳拿去,豈不是身罹法網?
        既然勸他放走行路之人,我還勸他改邪歸正,這是愚兄平生的毛病。趕到問他為
        什麼不作個小生意呢?他說家中貧寒,無有本錢,我看他身材外表,問他姓字名
        誰,我能周濟他三十兩、五十兩,作個血本。如遇二次,還能勸解與他;再有第
        三次,我才傷他。惟有採花淫賊,姦淫良家婦女,我必當殺之。
        (說罷,二老者縱上花牆,看見正北高聳繡樓一座,當中江石子甬路一條,兩邊
        (栽種奇花異草,真有四時不謝之花,八節長春之草。)
        (又有醉醺醺清香異味,花園中有醉仙桃九棵,由春至秋後,醉仙桃之味不斷。
        ()
        
        
    9**時間: 地點:
        (此時穿白之人在樓口下向上一縱。)
        (二老者納悶,宦家之樓大而且高,不能縱上去呀!原來賊非是向上縱,縱在樓
        (欄杆扶手上,拿起一個大頂,雙手捋扶手,蠍子橫爬,頭向下,足向上,拿著
        (大頂,兩手攀扶手而上,到樓上一個燕子翻身,輕輕落於樓板,輕巧非常。)
    勝 爺:(勝爺叫道)賢弟,他自己何必玩飄呢?
        (二老者隱在翠竹林下觀看賊人。)
        (賊人到了樓口,樓門雙隔扇,沒有推開。)
        (背後伸手,掏挽手,壓刀,就聽咯嘣一響,此刀耀眼錚明,遞到隔扇縫裡,將
        (樓門撬開,以右肩靠門而入,進到裡邊,又將隔扇關閉。)
        (二老者登樓梯,躡足潛蹤上樓。)
        (樓口外兩棵明柱,勝爺在西,丁爺在東,樓口外站立。)
        
        
    10**時間: 地點:
        (忽然樓房屋中明亮,原來賊打著火折啦。)
        (二老者手沾唾津,將隔扇紙打破觀看。)
        (穿白之人奔東裡間繡花簾,不知道尚未關門,還是撬開的門。)
        (看此人左手打火折,右手去掀繡花簾,進東暗間去了。)
        (勝爺與丁桂芳轉身到了東暗間窗戶外,手沾唾津,打破窗櫺紙,往裡觀看:頂
        (櫃,豎櫃,描金櫃,珠翠繞圍。)
        (一陣異味,蘭麝薰人。)
    低聲說:(勝英與丁桂芳低聲說道)要做真富貴,還是官宦家。
        (靠南窗戶,一張牀,雪青的幔帳帶飛沿,五色蘇繡網子,垂燈籠穗,幔帳放得
        (嚴嚴密密,可不知是少婦,還是長女。)
        (靠牀西板牆。)
        (有一張茶几,楠木作成,墨玉面,賊人用火折點銀燈,將燈點著,火折熄滅。
        ()
        (二老者觀看此賊:頭帶白雲緞,六楞抽口壯帽,周圍品藍碎海棠花,正當頂一
        (道素絨球,按一朵小小的花兒。)
        (壯帽上繡五福捧壽;身穿白雲緞短靠,上繡三藍正福捧壽大蝴蝶;白雲緞武褲
        (,燕雲快靴,前後綠雲頭;上有半遮風,金絲繞銀絲擰的活翅膀,一走一顫,
        (不亞如靴面上落個大花蝴蝶一般。)
        (進東暗間,然後將刀還鞘,刀鞘米色鲨魚皮,白銀的飾件,白銀吞口,米色燈
        (籠穗,藍絨繩打十字絆,胸前蝴蝶扣,四個燈籠穗。)
        (左右二肩頭後飄飄擺擺,一巴掌寬英雄帶上繡三藍蝴蝶鬧梅,暗藏八寶,前有
        (雲羅傘蓋,後繡花冠魚腸。)
        (臉上兩道寶劍眉,黑森森;一雙俊目,黑眼珠多,白眼珠少,黑似點漆,白如
        (粉脂,皂白分明;鼻如懸膽,口似塗朱,面如冠玉,年在十八九歲,細腰窄背
        (,雙肩抱攏。)
    勝 爺:(勝爺歎道)惜哉,惜哉。這要身歸正道,比我徒弟三太、香五等勝強百倍啊。
        (看此賊掀起幔帳,掛在如意鉤上,牀上躺臥一位姑娘,已然睡著,枕的是繡花
        (鴛鴦枕。)
        (怎麼知道是姑娘呢?按老年說,姑娘是梳的饊子把的抓髻,荷花色絨繩係頂;
        (按今時說,連在下我也認不出來啦:東洋頭,西洋頭,北洋頭,實在不似往年
        (,以梳抓髻,可以辨別得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