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葛嶺仙跡)
    (西湖,環繞皆山也。)
    (而山之蜿蜒起伏,可客人之散步而前後觀覽者,則嶺也。)
    (嶺之列在南北兩峰,與左右諸山者,皆無足稱。)
    (縱有可稱,亦不過稱其形勢。)
    (稱其隅位而已,並未聞有著其姓者。)
    (獨保叔塔而西一帶,乃謂之葛嶺。)
    (此何說也?蓋嘗考之。)
    (此嶺在晉時,曾有一異人葛洪,在此嶺上修煉成仙,一時人傑地靈,故人之姓
    (,即冒而為嶺之姓也。)
    (你道這葛洪是誰?他號稚川,原是金陵句容人。)
    (在三國時,從左慈學道,得九丹金液仙經,白日衝舉的仙公葛玄,就是他之祖
    (也。)
    (仙公昇天之日,曾將上清三洞、靈寶中盟諸品經篆一通,授與弟子鄭思遠,囑
    (以吾家門子孫。)
    (若有可傳者,萬勿秘。)
    (故此葛洪出身,原自不凡。)
    (但父母早亡,其家甚貧。)
    (卻喜他生來的性情恬淡,於世間的種種嗜慾皆不深戀,獨愛的是讀書向道。)
    (卻又苦於無書可讀,只得到山中去伐了些柴薪,挑到市上去賣,賣了銀錢,就
    (買些紙筆回來,借人家的書來抄讀。)
    (且抄且讀,不畏寒暑,如此十數年,竟成了一個大儒。)
AAA:(有人勸他道)兄之學業,亦可謂成矣,若肯出而求仕,便不憂貧賤了。
AAA:(葛洪答道)讀書為明理耳,豈謂功名貧賤哉?
AAA:(勸者道)功名可謝,而貧賤難處。今兄壯年,只因貧賤,尚未授室,設非出仕
    ,則妻子何來?
笑 道:(葛洪笑道)梁鴻得孟光為妻,未聞出仕。即欲出仕、亦自有時,何待人求?
    (勸者不能答而去。)
    (葛洪學問既高,寄情又遠,故於閒居,惟杜門卻掃,絕不妄交一人。)
    (有興時,但邀遊山水以自適。)
    
    
2**時間: 地點:
AAA:(一日,在青黛山數株長松之下,一塊白石上箕踞而坐,靜玩那滿山的蒼翠之色
    (,以為生於山中,卻又不緊貼於山,以為浮於山外,卻去山遠了則此色又不復
    (有,因而感悟道)孟夫子所言『睟於面,盎於背』,正是此種道理,此山之所
    以稱壽也。
    (正在沉吟注想,不期此日,恰有個南海的太守,姓鮑,名玄,同了許多門客,
    (也到青黛山來遊玩,先在半山亭子上吃了半晌酒,酒酣之際,各各散步。)
AAA:(鮑玄偶攜了一個相士,正游到葛洪的坐處來忽見葛洪坐在石上,昂昂藏藏,丰
    (神飄逸,不覺驚訝,因指謂相士道)你看此人,體態悠然,自應富貴,何如此
    青年,甘居泉石?
    (相上因定睛看了一看,道)
笑 道:這少年富貴固有,然富貴還只有限,更有一件大過人處,老先生可曾看出?
AAA:(鮑玄道)富貴之外,則不知也。
AAA:(相士道)你看他鬚眉秀異,清氣逼人,兩眼灼灼有光,而昂藏矯健如野鶴,此
    殆神仙中人。
    (鮑玄聽了,尚不盡信,因走上前,對著葛洪拱一拱手,道)
笑 道:長兄請了。
    (葛洪正看山到得意之所,低著頭細細理會,忽聽得有人與他拱手;忙回過頭來
    (看時,卻見是一個老先輩模樣,只得立起身來,深深打一恭,道)
笑 道:晚輩貪看山色,不識台駕到此,失於趨避,不勝有罪。
    (鮑玄見他謙謙有禮,愈加歡喜,因又問道)
又問道:我看長兄神情英發,當馳騁於仕路中,為何有閒工夫尋山問水,做此寂寞之事?
AAA:(葛洪答道)嘗聞賢人君子之涉世,即居仕路中吐握風雲,亦宜有山水之雅度,
    如老先生今日是也。何況晚輩正在貧賤時,去仕路尚遠,落得受用些山川秀氣,
    以涵養性。
大喜道:(鮑玄聽了大喜道)長兄不獨形貌超凡,而議論高妙又迥出乎尋常之外,真高士
    也,可敬,可羨。
    (因而問姓。)
葛洪道:尚不曾拜識山門,晚生小子安敢妄通。
AAA:(鮑玄道)我學生南海郡守鮑玄也,過時陳人,何足掛齒。
    (葛洪忙又打一恭,道)
葛洪道:泰山北斗,果是不虛。晚生葛洪,孤寒下士,何幸得瞻紫氣。
    (鮑玄聽了,道)
葛洪道:這等說是葛兄了。但不知仙鄉何處?
葛洪道:祖籍金陵句容。
AAA:(鮑玄道)聞句容縣,三國時,有一位白日飛升的仙人,道號葛孝先者,兄既與
    之同姓,定知其來歷矣。
    (葛洪又打一恭,道)
葛洪道:此即晚生之祖也。自愧不肖,尚墜落凡胎,言之實可羞恥。
AAA:(鮑玄聽了又不覺大喜,因顧謂相士道)祖孫一氣,吾兄言神仙中人,殆不誣矣
    。
AAA:(相士笑答道)非予言不誣,實相理不誣也;非相理不誣,實天地間陰陽之氣不
    誣也。
    (葛洪見二人說話有因,因而問故。)
    (鮑玄遂將前看他所論之言,又細細說了一遍。)
    (葛洪此時聽了,雖謙謝不遑,然胸中早已落了一個神仙的影子在心坎之上。)
    (葛洪見鮑太守賓客紛紛,恐他有正事,說罷,遂要辭別而回。)
    (鮑玄執手不捨,再三問明了居址之地,方容他別去。)
    (正是:
    (  謾道知音今古稀,只須一語便投機。)
    (況乎語語皆如意,怎不身心一片依。)
    (你道鮑玄為何這等喜愛葛洪?原來他有一個女兒,名喚潛光小姐,最所鍾愛,
    (尚未得佳婿。)
    (今見葛洪少年,瀟灑出塵,又有才思,甚是注意。)
    (到次日,就托相士為媒,來與葛洪道達鮑太守之意。)
    (葛洪惟以處貧,再三辭謝,當不得鮑太守情意諄諄,遂一言之下,結成了秦晉
    (姻盟。)
    (又過不多時,竟和諧了琴瑟之好,夫妻甚是相得。)
    
    
3**時間: 地點:
    (自此,鮑玄與葛洪在翁婿之間,便時相過從。)
    (原來鮑玄最好的是外丹,並內養之術。)
    (因見葛洪出自神仙之裔,便盡將所得的丹術。)
    (朝夕與葛洪講究,指望他有些家傳。)
因說道:(葛洪因說道)小婿聞修仙一道,要在各人自煉,雖有家學,亦不過是些平常導
    引之法,只好保養氣血,為延年計耳。至于飛升衝舉之事,想來定須大丹。
    (鮑玄聽了,深以為然,遂留心訪求大丹之術。)
    (那時是晉成帝咸和初,司徒王導欲召葛洪補州主簿,以便選為散騎常侍,領大
    (著作。)
    (葛洪固辭不就。)
    (後因東南一帶反了無數山賊,朝廷敕令都督顧秘統領大兵往討之。)
    (這顧秘與鮑玄原是舊交,臨行來辭,鮑玄因開筵款留,坐中命葛洪相陪。)
AAA:(顧秘見葛洪器宇軒豁,間出一言,頗有深意,度其有才,因問他道)目今東南
    一帶,山賊作亂,相連相結,將有千里。本督奉命往討,不知還該作何方略。葛
    兄多才,當有以教我。
葛洪道:草野下士,焉知方略。但思賊本民也,洶洶而起者,不過迫於饑寒。有司不知存
    恤,復以催科酷虐之,使其不能生,便不畏死而作亂,實非有爭奪割據之大志。
    況一時烏合,未知紀律,恩詔並寬恤之令一下,則頃刻解散矣。若欲示威,鋌而
    走險,則天下事不可知矣。望老大人為天地惜生,為朝廷惜福。
AAA:(顧秘聽了,不覺喜動顏色,因對鮑玄道)令婿稚川兄不獨才高,而察覽賊情,
    直如燃犀觀火,而解散謀猷,竟是仁心義舉。杯酒片言,本督領教多矣。軍旅危
    務,本不當煩讀高賢,但思兵機叵測,倘一時有變,本督自知魯鈍,恐不能速應
    。一著稍差,豈不喪師辱國。意欲暫屈高賢,帷幄共事,設有所疑,便於領教,
    使東南賴以安靜,或亦仁人所願。望葛兄慨允。
AAA:(葛洪因辭謝道)芻蕘上獻,不過備大人之一彩。若借此臨戎,小知大受,鮮不
    誤事,烏乎敢也。
顧秘道:一長便可奏效,何況全才。本督意已決矣,萬望勿辭。
    (隨命軍中取了一道縣尉的敕書,填了葛洪名字,並縣尉的衣冠送上,道)
顧秘道:暫以此相屈,尋當上請,自別有恩命。
    (葛洪還要推辭,鮑玄因從旁勸說道)
說 道:幼而學,壯而行,丈夫之志也。賢婿雖別有高懷,然積功累行,不出貧寒,則功
    名二字,亦人生所不可少。況知己難逢,今既蒙顧老督台汲汲垂青,實賢婿知己
    也。何不出而仰佐其成功,使東南萬姓死而忽生,擾而忽定,豈不於徒抱之仁心
    ,更加一快乎?至於事後之功名,存之棄之,則無不可。當此之際,何必饑而不
    食,渴而不飲,虛費此耕鑿之功哉。
大喜道:(顧秘聽了大喜道)鮑老先生之言甚善,葛兄不可不聽。
    (葛洪見交相勸勉,知義不可辭,方才受了敕書,穿了冠帶,先拜謝了聖恩,又
    (拜謝了主帥,然後入內,拜別了岳父岳母並妻子,竟隨了顧都督,領著三軍而
    (去。)
    (正是:
    (  莫認丹成便可仙,積功累行實為先。)
    (若徒硜守不為善,那得丹成上九天。)
AAA:(顧督師兵尚未到東南之界,葛洪早獻計道)賊巢廣遠,難於遍剿,利在招降,
    固矣。但思招降亦不容易,必使其心又感又畏,方才貼服。今欲其感,須用大恩
    結之;再欲其畏,必須大威震之。大恩不過一紙,大威必須百萬。今元師所擁有
    限,何以使其必畏?
顧秘道:如此卻將奈何?
葛洪道:洪聞先聲最能動眾。元帥可先發檄文於東南各府州縣,虛檄其每府發兵若干、糧
    草若干,每州縣發兵若干、糧草若干;某兵就使當守何險,某兵乘勢當攻何寨;
    獲一首級,當作何賞;破一營寨,當進何爵;候本督府百萬大兵到日,一同進剿
    。烈烈轟轟,喧傳四境。卻暗戒各府州縣不必實具兵馬,但多備旗鼓火炮,虛張
    殺伐之勢,使賊人聞之,自然驚懼。然後命洪率一旅,宣揚聖恩,沿路招而安之
    ,定自畏威而感服矣。
    (顧督師稱其妙算,一一依計而行。)
    (不數日之間,各府州縣俱紛紛傳說大兵到了,有旨檄兵進剿,皆設旌旗、火炮
    (、糧草,以為從剿之用。)
    (眾山賊聞知,莫不驚懼。)
    (強梁者尚思擁眾憑險,以圖僥倖,柔弱者早已悔之無及。)
    (過不得一兩日,忽又聞得恩詔到了,沿途都寫帖詔旨道:
    (  萬物皆自傾自覆,而天地之栽培不息。)
    (凡我黎民,偶以饑寒而為賊誘者,朕甚憫之。)
    (若能悔過自新,可速納兵戈於各府州縣,仍各回鄉里安生,便曲赦其罪,蠲免
    (其積欠錢糧,有司不得重徵再問。)
    (若果係饑寒,事平後量加優恤。)
    (有能誅獲賊首來獻者,賞千金,封萬戶。)
    (若執迷不悟,大兵到日,盡成齏粉,其無悔?)
    (眾賊見詔書寫得明明白白,又且懇切,皆大喜道)
大喜道:吾屬有生路矣。
    (遂各人將所執的刀槍弓箭,盡交納到各府州縣來,竟一哄分頭散去。)
    (各府州縣轉取他所納的兵器,擺列在城頭之上,要害之所,以為助剿之需。)
    (賊首見此光景,無計可施,欲要擁眾,而眾已散了八九;欲要據險,而勢孤力
    (寡,如何能據,只得尋思要走。)
    (早有幾個貼身賊將,打聽得有賞千金、封萬戶的詔書,便你思量生縛了去請賞
    (,我思量斬了首級去獻功。)
    (你爭我奪,竟將賊首斲成肉醬,而不可獻矣。)
    (賊首既死,而餘黨便東西逃散,那裡還有蹤跡。)
    (及顧都督的兵到境上,而東南一帶已是太平世界,竟無處勞一兵一將、一矢一
    (炮矣。)
大喜道:(顧都督大喜道)此皆葛縣尉之功也。
    (遂細細的表奏朝廷,請加重賞。)
    (朝廷見兵不血刃,而四境掃清,甚嘉其功,因賜爵為關內侯。)
    (詔命到日,眾皆稱賀。)
AAA:(葛洪獨苦辭道)洪本一書生,蒙元帥提攜,得備顧問。即今山賊之平,非元帥
    大兵,赫赫加臨,誰肯信一言,而遽解散耶?此皆元帥虎威所致,元帥乃謙虛不
    自有,而盡歸功於洪,復蒙聖主賜以上爵。洪自惟草茅下士,何以當此?萬望元
    帥代為辭免。
顧秘道:解散之功且無論,即大兵之威,亦賢候檄府縣虛應之所揚也,豈盡在本督?賢侯
    有功而不受職,朝廷不疑賢侯為薄名器,則疑賢侯為矯情。辭之何難?然揆之於
    義,似乎不可。
    (葛洪聽了,甚是躊躇。)
    (原來葛洪本念不甚重在功名,惟深注於修煉。)
AAA:(平素與鮑玄講究,知修煉以得丹砂為重,而丹砂惟交趾最良,今見辭功名不去
    (,遂轉一念道)洪本書生,不諳朝廷典禮,幾於獲罪。今蒙元帥訓教,辭爵既
    於義不可,但士各有志,才各有宜,今洪欲謹辭侯爵,別乞一命。總是朝廷臣子
    ,不識可乎?
顧秘道:既有所受,則不為矯情矣。但不知賢侯欲求何地?
葛洪道:乞勾漏一令,平生之願足矣。
顧秘道:勾漏,下邑也,賢侯何願於此?
葛洪道:此洪素志也,望元帥周全。
    (顧秘許諾,果為他婉婉轉轉上了一本。)
    (不日倒下旨來道:葛洪既奏大功,勾漏一令,何足以償。)
    (既稱其有素志,著即赴任。)
    (侯爵雖不拜,可掛為虛銜,以示朝廷優待功臣之典。)
    (葛洪拜謝了聖恩,又拜謝了顧都督,方才奉旨還家,與岳翁鮑玄將願乞勾漏令
    (,要求丹砂之事細細說明,鮑玄大喜。)
    (不久別了岳翁,攜了妻子潛光小姐,上任而去。)
    (正是:
    (  一官遠遠走天涯,名不高來利不加。)
    (若問何求並何願,誰知素志在丹砂。)
    (果然勾漏是一小縣,葛洪到任即薄賦減刑,寬謠息訟。)
    (不消兩月,治得一清如水,真是民無凍餒,官有餘閒。)
    (故葛洪在衙無事,聞知羅浮名勝,遂常常去遊覽,欲以山水之理,去參悟那性
    (命之學。)
AAA:(見那山水,到了春夏之時,則草木榮茂,到了秋冬之際,則草木衰落,因悟道
    ()此豈山水有盛衰,蓋氣有盛衰也。
AAA:(偶看到梅花盛開之時,見開者開,落者落,因又悟道)此亦非梅有開落,亦氣
    有盛衰,故梅當其盛而開,緣其衰而落也。
AAA:(因而自悟道)萬物皆在氣中,豈人獨能出於氣外?少壯者,受生之氣正盛也;
    老耄者,受生之氣已竭矣。若欲長生,必須令此氣常壯,不至於衰竭則可也。此
    《丹經》所以貴乎養氣也。
    (由是朝夕之間,惟以養氣為事,初惟靜養;繼用調息;繼而閉其口,使氣惟從
    (鼻息中出納;繼而長收短放;繼而吐故納新,又直收入丹田;繼而直貫至尾閭
    (,又直貫至夾脊,漸漸有個貫頂之意,行之既久,只覺滿腹中的精神充足,滿
    (身上的氣血流通,十分快活。)
暗想道:(因暗想道)吾自身中原有大樂,反不去料理,為何轉在塵世中戀此雞肋?
    
    
4**時間: 地點:
    (此時在勾漏作令,已滿了三載,因而解了印綬,納於上司,竟告病謝事而去。
    ()
    (不日到了故鄉,拜見鮑玄,道)
暗想道:小婿為吏三年,真是兩袖清風,惟有丹砂一筐,奉上泰山,聊以佐外丹之一用。
AAA:(鮑玄笑受道)得此,則黃白有種,無藉於世矣。
    
    
5**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翁婿二人,杜門不出,不是養氣,就是煉丹。)
    (不數月之間,外丹已成,不但資生,兼之濟世。)
    (然而細細一思,卻於性命無益,故葛洪全不在意。)
    (雖不在意,而葛洪修煉之名,早已傳播四方。)
    (有一個淮南王劉安,原是漢朝子孫,朝代雖更,他卻保全未失。)
    (他為人最好的是修煉外丹,只因未得真訣,往往為之而不就。)
    (他心不能死,尚苦苦的訪求高人異士。)
    (今聞得葛洪之名,遂著人用厚聘,再三來敦請一會。)
    (葛洪初辭了一兩遍,後見他殷殷不倦,轉感他仰慕之誠,竟慨然而往。)
    (及到了相見,淮南王加禮優待,欲求他修煉之術。)
葛洪道:修煉雖爐火之功,然其成敗,實關天地之造化,並賴鬼神之護持。大王若存濟人
    利物之心,則天地自然不吝,鬼神自然樂從,而鉛汞通靈矣。倘妄想齊山,私圖
    高鬥,誠恐九轉之功,必不能滿也。
    (淮南王聽了,不勝大喜,道)
葛洪道:賢侯之論,金玉也。安何敢私?但欲參明至理耳。倘蒙仙術,僥倖成丹,請悉以
    代民間租賦。
AAA:(葛洪聽了,因力贊道)大王仁心仁政,天地鬼神實與聞之。洪雖薄緩,何敢不
    於爐鼎之間少效一臂。
    (二人說得投機,彼此大悅。)
    (遂選吉擇地,起立爐灶,安鉛置汞,加以丹砂,盡心修煉。)
    (到了七七四十九日,如是者九轉,大丹乃成。)
    (淮南王啟爐,果得黃金三萬兩,不負前言,悉以代淮南一郡租賦之半。)
    (深感葛洪之傳,敬之不啻神明。)
    (然葛洪靜思暗想,以為終日碌碌為人,而自家性命何時結果?必須棄家避世,
    (遠遁而去,擇一善地,細細參求,方能有成。)
    (算計定了,此時身邊黃自之資自有,不憂路費,遂暗暗的改換了道裝,隱起葛
    (洪名姓,別號抱樸子,止帶了一個能事的老僕,飄然而去。)
    (又恐近處人易蹤跡,遂順著長江一路,直至京口,由京口轉至丹陽,又由丹陽
    (至常蘇。)
    (常蘇非無名勝之地,可以潛身,然山水淺足,故葛洪舍之而去。)
    (直至臨安,見兩峰與西湖之秀美,甲於天下,方大喜道)
大喜道:此地可卜吾居矣。
    (因而遍遊湖山,以擇善地。)
    (南屏嫌其太露,靈隱怪其偏枯,孤山厭其淺隘,石屋憎其深沉,皆不稱意。)
    
    
6**時間: 地點:
    (一日,從赤霞山之西而行,忽見一嶺蜿蜒而前,忽又迴環後盼,嶺左朝吞旭日
    (,嶺右夜納歸蟾,嶺下結茅,可以潛居,嶺頭設石,可以靜坐,有泉可汲,有
    (鼎可安。)
    (最妙是遊人攘攘,而此地過而不留;尤妙在笙歌沸沸,而此中安然獨靜。)
    (葛洪看了,不覺大喜道)
大喜道:此吾居也。
    (因出金購地,結廬以處。)
    (遂安爐設鼎,先點外丹,為資身之計,然後日坐嶺頭,觀天地之化機,以參悟
    (那內丹之理。)
    
    
7**時間: 地點:
    (一日有感,因而題詩一首道:
    (  縱心參至道,天地大丹台。)
    (氣逐白雲出,火從紅日來。)
    (真修在不息,虛結是靈胎。)
    (九轉還千轉,嬰兒始出懷。)
    (葛洪悟後,因時時參想道)
暗想道:天地所以不老者,先天之氣至足也。人是後天父母氣血所生,故有壯有老,不能
    持久,縱能於天地之氣吐吞收放,亦不過稍稍延年,斷不能使受傷之後天,重返
    不息之先天。
暗想道:(再又參想道)若果不能,則神仙一道,盡屬荒唐矣。他人且無論,即吾祖仙公
    ,仙蹤仙術,歷歷可徵,豈亦荒唐耶?由此想來,必竟後天之中,仍有開闢先天
    之路。故《丹經》論至精微,有曰父母,有曰戊巳,有曰懷胎,有曰調養,有曰
    產嬰兒,有曰出元神。此必有說,斷非無故而妄立名色,以炫世人之耳目。且《
    丹經》又有曰三九郎君、二八姹女,又有曰黃婆,不知者盡指為采戰之事。試思
    采戰淫欲,豈有得道仙人而肯著之為經耶?此中定別具妙理,而人未及參明耳。
    若果采戰,縱有神術,亦屬後天,何關性命。況且溫柔鄉。多半是黃泉路。
    (原來葛洪自在勾漏,得了養氣調息之術,有些效驗,便日日行之。)
    (這一日,正坐在嶺頭初陽台上,吐納東方的朝氣,忽想起《丹經》上有兩名要
    (言,道)
大喜道:爐內若無真種子,猶如水火煉空鐺。
暗想道:(因又參想道)據此二言,則調養不足重,而真種子乃為貴也。但不知真種子卻
    是何物。若要認做藥物,《丹經》又有言:『竹破還將竹補宜,抱雞須用卵為之
    。』由此看來,自是人身之物。但人身俱是後天,那裡做得種子?
    (因而坐臥行動,凝思注想,無一刻不參真種子,再也參不透。)
    (忽有一道人,古貌蒼髯,來訪葛洪,欲暫借一宿。)
AAA:(葛洪看那人體態,大有道氣,便延之上坐,請教道長何來,那人道)來與汝說
    真種子。
AAA:(葛洪聞言,便下拜道)願吾師指教。
    (那道人便一手扯起葛洪,道)
大喜道:世兄請起,吾乃汝祖弟子鄭思遠也,特來傳汝祖秘術於兄。
    (遂將昔日葛玄神仙妙旨,一一傳授而去。)
AAA:(葛洪恍然大悟道)原來《丹經》所喻,皆係微言,實暗暗相通,所云三九郎君
    ,即父也;二八姹女,即母也;所云戊巳黃婆,即父母交媾之媒也。父母之交媾
    ,即父母先天之陰陽二氣,相感相觸,而交結於眉目間,而成黍珠也。此黍珠,
    吸而吞之,即吾後天中之真種子也。父母交媾,即戰也;吾吞納,即彩也。彩而
    溫養之,即水火之煉也。修煉得法,而種子始成胎也。時足胎成,而嬰兒始產也
    。嬰兒既產,則元神始出也。元神出,然後化腐為神,而屍可解也。
    (葛洪自得鄭思遠之指點,此理既明,心無所惑,遂出囊中黃白,叫老僕去一一
    (治辦。)
    (又廣結其廬,深深密密,好潛藏修煉,不與人知。)
    (正是:
    (  茫然容易偏難識,得竅雖難亦易行。)
    (藥餌金丹皆備矣,大丹何患不能成。)
    (藥物既備之後,葛洪便閉戶垂簾,據鼎爐而坐,抽添得鼎爐內水火溫溫暖暖、
    (以待先天種子之來。)
    (而戊巳黃婆,則日引著明眸皓齒的三九郎君,與綠鬢朱顏的二八姹女,時時調
    (笑於葛洪鼎爐之前。)
    (雖五賊為累,龍虎不能即馴也。)
    (參差了數遍,然陰陽之交媾,你貪我愛。)
    (出自天然,鉛汞之調和,此投彼合,不須人力。)
    (況有黃婆勾勾引引,忽一時,金童玉女眉目間,早隱隱約約浮出一粒黍珠,現
    (紫光明色。)
    (葛洪急開簾審視,認得是父母的先天種子。)
    (忙一吸而彩入爐中,再抽添火候,牢牢固守,工夫不敢少息。)
    (過了些時,腹中漸覺有異,知已得了真種子。)
    (不須更煩藥物,遂將所求,一概遣去,惟存心於調攝溫養,毫忽不敢怠情。)
    (果是道參真訣,修合玄機,胸中種子結就靈胎,早日異而月不同。)
    (到了十月滿足,忽有知有覺,產一嬰兒,在丹田內作元神,可以隨心稱意,出
    (入變化無窮矣。)
    (葛洪到此,素心已遂,道念愈堅,因拜謝天地祖先,立願施藥濟世,不欲復在
    (世緣中擾擾。)
    (因遣老僕還鄉報信,使家人絕望,自卻顛顛狂狂,在西湖上遊戲。)
    (他雖韜光斂晦,不露神仙的蹤跡,然朝游三竺,暮宿兩峰,旬日不食也不饑,
    (冬日無衣也不寒,入水不濡,入火不燃,舉止行藏,自與凡人迥異,遂為人所
    (驚疑而羨慕矣。)
    
    
8**時間: 地點:
    (一日,有一貴者邀洪共飯。)
AAA:(時賓客滿座,內忽一客戲洪曰)聞令祖孝先公,仙術奇幻,能吐飯變蜂,不知
    果有其事,而先生亦善此術否?
葛洪道:飯自飯,蜂自蜂,如何可變?先祖之事,或真或妄,予亦不知。但尊客既談及此
    ,或蜂飯之機緣有觸,而不可不如尊客之命。
    (一面說,一面即將口中所嚼之飯,對著客面一噴。)
    (客只道是飯,忙低面避之。)
    (那裡是飯,竟是一陣大蜂,亂撲其面,而肆其攢噬之毒。)
    (客急舉衣袖拂之,那裡拂得他開。)
    (左邊拂得去,右邊又叮來了,右邊拂得去,左邊又叮來了。)
AAA:(客被叮不過,慌了手腳,只得大叫道)先生饒我罷,某知罪矣。
笑 道:(葛洪笑道)此飯也,豈會叮人,尊客欲觀,故戲為之。既如此害怕,何不仍飽
    予腹內。
    (將箸招之,那一陣大蜂早飛入口中,還原為飯矣。)
    (滿座賓客見之,無不絕倒。)
    (遂傳播其仙家幻術之妙,至錢塘縣尉亦聞其名,特設席錢塘江口,請葛洪觀潮
    (。)
    (正對飲時,忽風潮大作,一派銀山雪浪,自海門洶湧而來。)
    (觀潮之人,盡遠遠退奔高岸。)
    (縣尉亦要避去,葛洪笑留之,道)
笑 道:特來觀潮,潮至而不觀,轉欲避去,則此來不幾虛度乎?
AAA:(縣尉道)非不欲觀,略移高阜。以防其衝激耳。
    (侍衛之人,恐其有失,遂不顧葛洪,竟簇擁縣尉,亦退避於高岸之上,獨剩葛
    (洪一人,據席大飲。)
    (頃刻潮至,葛洪舉杯向之,稱奇道妙,恬不為怪,真是仙家妙用,不可測度。
    ()
    (那潮頭有三丈餘高,卻也奇怪,到了葛洪面前,宛若有物阻隔住的一般,竟自
    (分流而過,獨他坐處,毫無點水潤濕,觀者莫不稱異。)
    
    
9**時間: 地點:
    (一日,有客從葛洪西湖泛舟,見洪有符數紙,在於案上。)
AAA:(客曰)此符之驗,可得見否?
    (葛洪道:「何難」。)
    (即取一符,投之水中,順水而下。)
葛洪道:(洪曰)何如?
笑 道:(客笑道)常人投之,亦能下流。
    (洪復取一符投之,逆水而上。)
AAA:(洪曰)何如?
笑 道:(客又笑道)西湖之水平,略遇上水微風,則逆上亦易事耳。
    (洪又復取一符投之,這符卻便作怪,也不上,也不下,只在水中團團旋轉。)
    (但見那上流的符,忽然下去,下流的符,忽然上來,三符聚做一塊,便不動了
    (。)
    (葛洪隨即收之。)
AAA:(客方笑謝道)果然奇異。
AAA:(忽一日,葛洪在段橋閒走,見一漁翁自言自語道)看他活活一尾魚,如何一會
    兒便死了?只得賤賣些,自有個售主。
    (葛洪聞言,笑道)
笑 道:你既肯賤,我欲煩此魚,到河伯處一往,買你的放生罷。
笑 道:(漁翁大笑道)此真買乾魚放生的了,果能活之,任憑放去,斷不要錢。
    (洪遂於袖中,取符一道,納魚口中,投之水內,踴躍鼓鱗而去。)
    (觀者無不稱奇。)
    (又一年,錢塘大旱,萬姓張惶。)
    (也有道士設壇求雨,也有兒童行龍求雨,百計苦求,並無半點。)
    (葛洪看此光景,不覺動念。)
AAA:(因安慰眾人道)莫要慌,吾為汝等求之。
    (因在葛嶺丹井中,取水吸了一口,立在初陽台上,望著四面一噴,不多時,早
    (陰雲密布,下了一場大雨,四野沾足。)
    
    
10**時間: 地點:
    (一日,見一窮漢,日以挑水為生者,因汲水,誤落錢百十文於井中,無法可得
    (,惟望井而泣,葛洪道)
葛洪道:癡漢子,何必泣,我能為汝取出。
AAA:(遂於井上,大呼)錢出來!錢出來!
    (只見那錢一一都從井內飛將出來,一個也不少。)
    (其人拜謝而去。)
    (又一年,瘟疫盛行,葛洪不忍人染此疾,遂書符投於各井中,令人飲水,則瘟
    (疫自解。)
    (又一人為錢糧逼迫,要賣妻子,其妻情急,竟往西湖投水。)
AAA:(葛洪見了,止他道)不必短見,我完全你夫婦罷。
    (松亭內一塊大青石下,有賊藏銀一包在彼,可叫汝丈夫往取之,完糧之外,還
    (可作本錢度日。)
    (其夫往取,果得之,感謝不盡。)
    (嘗有客來謁葛洪,洪與客同坐在堂,門外又有客繼至,復有一洪親迎,與之俱
    (人。)
    (而座上洪仍與前來之客談笑,未嘗離席動身。)
    (此乃葛洪出神妙用。)
    (每遇天寒客至。)
便 道:(洪便道)貧居乏火,奈何?
    (因而口中吐出熱氣來,滿座皆暖。)
AAA:(盛暑客到,洪又道)蛙居苦熱,奈何?
    (因而口中噓出冷氣來,一室皆涼。)
    (或有請洪赴席,洪意不欲往,無奈請者再三勉強,洪不得已而隨去。)
    (行不上數百步,忽言腹痛,即時臥地,須臾已死,請者驚慌,忙舉洪頭,頭已
    (斷,再舉四肢,四肢皆斷,抑且鼻爛蟲生,不可復近。)
    (請者急走報洪家,卻見洪早已坐在堂上,請者亦不敢有言,復走向洪死所視之
    (,已無洪屍矣。)
    (神異如此,人人皆道他是仙公再世,每以仙術濟人,其功種種也,稱述不盡。
    ()
    (但在湖上邀游既久,人皆知他是個仙人,日逐被人煩擾,不欲更留,因振衣拂
    (袖,返於故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