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靜中動羅漢投胎 來處去高僧辭世)
    (詩曰)
    (愛網無關愛不纏,金田有種種金丹)
    (禪心要在塵中淨,功行終須世上全。)
    (煩惱脫於煩惱際,死生超出死生間)
    (不能火裏生枝葉,安得花開火裏蓮。)
    (這八句詩,是說那釋教門中的羅漢,雖然上登極樂,無滅無生,但不在人世翻
    (筋斗,弄把戲,則佛法何以闡明?神通難以顯示,那能點醒這塵世一般的愚庸
    (?)
    
    
2**時間: 地點:
    (如今且說一位羅漢,因一念慈悲,在那西湖上留下五十年聖跡,後來萬代瞻仰
    (,莫不稱奇道異,你道是誰?)
    (話說大宋高宗南遷建都在浙江臨安府(即今杭州),這浙中有一座天臺山最為
    (靈秀,乃是個活佛住的處所。)
    (這高宗建都在旁,遂改為台州府。)
    (這府中有座國清寺,寺中的長老法名一本,道號性空,僧臘已是六十八歲,也
    (是累劫中修來的一尊羅漢,他往往默示禪機,絕不輕易露出本相。)
    (這年,正值殘冬,北風凜洌,彤雲密布,雨雪飛揚。)
    (晚齋後,長老在方丈室中禪椅上,端然獨坐。)
    (眾弟子群侍兩旁,佛前香煙靄靄,玻璃燈影幢幢。)
AAA:(師弟們相對多時,有一弟子會悟於心,跪在長老面前道)弟子蒙師慈悲點示靜
    理,今弟子細細參悟,已知靜中滋味,有如此之美矣。
濟顛笑:(長老微笑道)你雖會得靜中滋味固妙。然有靜必有動,亦不可因靜中有滋味,
    而遂謂動中全無滋味也。
AAA:(弟子驚訝道)蒙師慈悲點示靜理,今復雲動,豈動中又別有滋味耶?
長老道:動中若無滋味,則處靜者不思動矣。
    (正說著,只聽得豁喇喇一聲響亮,猶如霹靂,眾弟子盡吃一驚。)
長老道:你等不必吃驚,此正所謂靜中之動也。可細細看來,聲從何起?
    (眾弟子領了法旨,遂一同移燈出了方丈室,行至法堂轉上大殿,並無聲影,再
    (走入羅漢堂去,只見一尊紫磨金色的羅漢,連一張彩畫的木椅,都跌倒在地,
    (眾僧才明白,原來聲出於此,遂回方丈室報知長老。)
    (長老也不做聲,閉目垂眉竟入殿去了。)
    (去不多時,忽回來說道)
說 道:適來一聲震動,跌倒在地上者,乃紫腳羅漢靜極而動,已投胎人世矣!幸去不遠
    ,異日爾等自有知者。待彌月時,老僧當親往一看,並與之訣別也。
    (眾僧聽了,俱各驚異不提。)
    (正是)
    (已知來定來,早辨去時去)
    (來去兩分明,方是菩提路。)
    (話說台州府天臺縣,有一位宰官,姓李名茂春,又名贊善,為人純謹厚重,不
    (貪榮利,做了幾年官,就棄職歸隱於家。)
    (夫人王氏,十分好善,但是年過三十並無子嗣,贊善又篤於夫妻之好,不肯娶
    (妾,夫妻兩個日夜求佛賜子。)
    (忽一夜,王夫人夢見一尊羅漢,將一朵五色蓮花相贈,夫人接來,一口吞下,
    (自此之後,遂身懷六甲。)
    (到了十月滿足,一更時分,生下一男,面如滿月,眉目清奇。)
    (臨生之時,紅光滿室,瑞氣盈門,贊善夫妻兩人歡喜異常,贊善忙燒香點燭,
    (拜謝天地,一時親友盡來稱賀。)
AAA:(到了滿月,正在開筵宴客,忽門公來報)國清寺性空長老,在外求見贊善。
    (贊善暗想:這性空和尚,乃當世高僧,等閒不輕出寺,為何今日到此?連忙接
    (入堂中,施禮相見。)
便 道:下官塵俗中,蒙老師法駕光臨,必有事故。
長老道:並無別事,聞得公子彌月,特來祝賀。但此子與老衲有些來處因緣,欲求一見,
    與他說個明白。
    (贊善滿心歡喜,忙進內與夫人說知,叫丫環抱著,自己跟出來送與長老觀看。
    ()
AAA:(長老雙手接在懷中,將手摸著他的頭道)你好快腳,怎冷了,不怕這等大雪,
    竟走了來。但聖凡相隔天淵,來便來了,切不可走差了路頭。
    (那孩子就像知道的一般,微微而笑。)
    (長老又拍他兩拍,高聲讚道)
讚 道: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事兒我知道。見我靜修沒痛癢,你要動中活虎跳。跳便跳
    ,不可迷了靜中竅。色會燒身,氣會改道,錢財只合幫修造。若憂凍死須菩提,
    滾熱黃湯真實妙。你來我去兩分明,慎勿大家胡廝靠。
    (長老讚罷,遂將孩子抱還丫環叫她抱了進去。)
又 問:(又問贊善道)公子曾命名否?
贊善道:連日因慶賀煩冗,尚未得佳名。
長老道:既未有名,老僧不揣冒昧,妄定一名,叫做修元,顧名思義叫他恒修本命元辰,
    不知大人以為如何?
AAA:(贊善大喜道)元為四德之首,修乃一身之本,謹領大師台教,感謝不盡。
    (長老遂起身作別。)
贊善道:蒙老師遠臨,本當素齋,少申款敬。奈今設席宴賓,庖人烹宰,廚灶不潔,以致
    怠慢,容他日親詣寶剎叩謝。
長老道:說謝是不敢當,但老僧不日即將西歸,大人如不見棄,屈至小庵一送,叨寵實多
    。
贊善道:吾師僧臘尚未過高,正宜安享清福,為何忽發此言?
長老道:有來有去,乃循環之理,老僧豈敢有違。
    (遂別了贊善,回至寺中靜坐。)
    (過了數日,時值上元,長老方出法堂升座。)
    (命侍者撞鐘擂鼓,聚集眾人,次第頂禮畢,兩班排立。)
長老道:老朽不日西歸,有幾句辭世偈言,念與大眾聽著:正月半,放花燈,大眾年年樂
    太平,老僧隨眾已見慣,歸去來兮話一聲。既歸去,復何疑,自家心事自家知,
    若使旁人知得此,定被旁人說是非。故不說,癡成呆,生死之間難用乖,山僧二
    九西歸去,特報諸山次第來。生死來,休驚怖,今古人人有此路,黃泉白骨久已
    非,唯有青山還似故。水有聲,山有色,閻羅老子無情客,奉勸大眾早修行,先
    後同登極樂國。
AAA:(長老念罷,大眾聽得西歸之語,盡皆惶惶,一齊跪下懇求道)弟子們根器頑鈍
    ,正賴師慈,指示法教,幸再留數十載,以明慧燈之不滅!
長老道:慧燈如何得滅?因被靈光,致老僧隱焰。死生定數,豈可稽留?可抄錄法語,速
    報諸山,令十八日早來送我。
    (吩咐畢,遂下法堂,眾僧只得一面置龕,一面傳報。)
    (到了十八日,諸山人等,盡來觀送;李贊善與眾官員亦陸續來到。)
    (性空長老沐浴更衣,到安樂堂禪椅上坐下,諸山和尚,並一寺人等,俱簇擁侍
    (立。)
AAA:(長老呼其親信五個弟子至前,將衣缽之類盡行付與,吩咐道)凡體雖空,靈光
    不隔,機緣若到,自有感通。你五人謹守法戒,毋得放縱!
    (五弟子不勝悲慟,叩領法旨。)
AAA:(長老又略定片時,忽開口道)時已至矣!快焚香點燭,禮佛念經。
    (眾僧依言,不一時,禮誦完畢。)
AAA:(長老令取紙筆,大書一偈道)耳順年踰又九,事事性空無醜;今朝撒手西歸,
    極樂國中閑走。
    (長老寫畢,即閉目垂眉,即時圓寂。)
    (眾各舉哀,請法身入龕畢,各自散去。)
    (到了二月初九日,已是三七,又請大眾舉殯。)
    (這一日,天朗氣清,遠近畢至,大眾舉龕而行,只見幢幡前引,經聲隨後。)
    (直至焚化亭,方停下龕子,在松林深處,五弟子請寒石岩長老下火,長老手執
    (火把道:大眾聽著!)
    (火光焰焰號無明,若坐龕中驚不驚?回首自知非是錯,了然何必問他人。)
    (恭惟圓寂紫霞堂下,性空大和尚,本公覺靈,原是南昌儒裔,皈依東土禪宗,
    (脫離凡塵,俗性皆空,真是佛家之種。)
    (無喜無嗔,和氣有方,從容名山獨占,樂在其中,六十九年一夢。)
    (咦!不隨流水入天臺,趁此火光歸淨土。)
    (寒石岩長老念罷,遂起火燒著龕子,一剎時烈焰騰空,一刻燒畢,忽見火光叢
    (中現出一位和尚,隨火光而起,下視眾人道)
主人道:多謝了汝等。
贊善道:(又叫贊善道)李大人!汝子修元,乃佛家根器,非宰官骨相,但可為僧,不宜
    出仕,切勿差了,使他錯了路頭。倘若出家,可投印別峰,或遠瞎堂為師,須牢
    牢記取,不可忘懷。
AAA:(贊善合掌向性空道)蒙老佛慈悲指示,敢不遵命。
    (再欲問時,那和尚法相,已漸漸地向青雲內去了。)
    (那贊善因聽了長老在雲衢囑咐的話,遂緊記在心,不敢暫忘。)
    (後來修元果然在靈隱寺出了家,做出許多奇事。)
    (正是「動靜玄機凝妙道,來去蹤跡顯神通」。)
    (畢竟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評述)
    (一、性空長老的指點,靜中有動才是「活佛」,否則便成了一尊「木偶」,但
    (「活佛」難當,總會惹人嫌。)
    (因為「木偶」不說話,縱求「無效」,只怪案桌上那尊不靈,遠在西天的還是
    (「高高在上」;故世間的師父們,很少能讓所有眾生滿意的,因為眾生期望他
    (是「活的」,又不讓他「吃飯」!)
    (二、靜極思動,一腳踏破木雕羅漢,跑出一個木子修元(緣)來,只因兩腳落
    (地,害濟佛兩腿在西湖浪蕩了五十年。)
    (雖多顛狂,幸虧本性未昧,還可原本歸去,歇足定靜。)
    (眾生若想靜極思動,這一動「漏洞」可大了,掉下窪井爬不上來,只得變個「
    (娃兒」,頓失人身!正是)
正 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
    (三、贊善無子求佛,只因贊善不惡,求佛便得佛子,正是)
    (求佛佛到,求子子來)
    (因緣相會,法門廣開。)
    (四、我來他去,性空長老啊!老大不中留,世人不修要待何時?一來一去,免
    (教「僧多粥少」!況俺兩個,都是過來人,誰不欠誰?世人喜得兒女來,兒女
    (悲得老父去!新「陳」代「謝」,老和尚修夠了,換個小沙彌也應該。)
    (生死如斯,何用悲淒!)
    (五、果然修元根器不凡,來頭非小,但不擺架子,不打官腔(念經),依然和
    (藹可親,且看他談俗說笑,不離人世,一心弘揚佛與眾生平等宗風,今日才得
    (讓人懷念不已。)
    (六、性空和尚虛空去,濟公和尚公道來,路不同而道相通,從此靈隱寺內顯正
    (宗!公案習題)
    (我是誰?何時來?-參!)
    (第二回 茅屋兩言明佛性 靈光一點逗禪機)
    (話說李贊善曉得兒子修元,有些根器,遂加意撫養。)
    (到了八歲,請了個老師,同妻舅王安世的兒子王全,兩個同在家中讀書。)
    (那修元讀得高興,便聲也不住,從早晨直讀到晚;有時懶讀便口也不開,終日
    (只得默坐瞪著眼睛只管想,想得快活,仰面向天哈哈大笑。)
    (有人問他,卻是遮遮掩掩的不說。)
    (到了十二歲,無書不讀,文理精通,吟詩作賦,無般不會矣。)
    (這一日,時值清明,老師應例該休假回家。)
    (贊善設席款待,又備了一些禮物,命修元與表兄王全,帶了從人,送老師回家
    (。)
    (二人送了老師到家後,轉身回來,打從一個寺前經過,修元問從人道)
主人道:這是何寺?
AAA:(從人回道)這是台州府有名的祗園寺。
便 道:(王全聽了便道)祗園寺原來就在此處,聞名已久,今日無心遇著,我與賢弟何
    不進去一遊?
修元道:表兄所言正合我意。
    (二人遂攜手而入,先到大殿上瞻仰了佛像,隨即遍繞回廊觀玩景致,信步走到
    (方丈室來。)
AAA:(早有兩個老僧攔住道)有官長在內,二位客人若是閑遊,別處走走罷!
修元道:方丈室乃僧家客坐,人人可到,就算有長官在內,我二人進去相見又有何妨?
    (遂昂昂然地走將進去,只見左邊坐著一位官長,右邊坐著本寺的道清長老,兩
    (邊排列著幾十個行童,各執紙筆在那裏想。)
AAA:(修元走近前把手一拱道)請問大人與長老,這許多行童,各執紙筆在此何為?
AAA:(那官長未及開言,這長老先看見他兩個衣貌楚楚,知道是貴家子弟,不敢怠慢
    (,遂立起身來答應道)此位大人因有事下海舟,至黑水洋;驀然波浪狂起,幾
    至覆沒,因許了一個度僧之願,方得平安還家。今感謝佛天,捨財一千貫,請了
    一道度牒,要披剃一僧,故集諸行童在此檢選。因諸行童各有所取,一時檢選不
    定,便做了一首詞兒,寓意要眾行童續起兩句,以包括之,若包括得有些意思,
    便剃他為僧,故眾行童各執紙筆,在此用心。
修元道:原來如此,乞賜此位大人的原詞一觀,未識可否?
    (那位官長見修元語言不凡,遂叫左右將原詞付與修元道)
修元道:小客要看,莫非能續否?
    (修元接來一看,卻是一首【滿江紅】詞兒)
    (世事徒勞,常想到,山中蔔築,共嘯嗷。)
    (明月清風,蒼松翠竹,靜坐洗開名利眼,困眠常飽詩書腹。)
    (任粗衣淡飯度平生,無拘束!奈世事,如棋局;恨人情同車軸。)
    (身到處,俱是雨翻雲覆,欲向人間求自在,不知何處無榮辱?穿鐵鞋踏遍了紅
    (塵,徒碌碌。)
    
AAA:(修元看畢,微微一笑,遂在案上提筆,續頭二句道)淨眼看來三界,總是一椽
    茅屋。
    (那官人與道清長老看了修元續題之語,大有機鋒,不勝驚駭,遂讓二人坐下,
    (命行童奉茶。)
長老道:請問二位客人尊姓大名?
AAA:(修元指著王全答道)此即吾家表兄,乃王安世之子王全也,小生乃李贊善之子
    ,賤字修元便是。
AAA:(長老聽了又驚又喜道)原來就是李公子,難怪下筆如此靈警,真是帶來的宿慧
    。
    (那官長見長老說話有因,問其緣故?長老道)
長老道:大人不知,十餘年前國清寺性空長老歸天之日,曾諄諄對李贊善道:「小公子是
    聖人轉世,根器不凡,只可出家,不宜出仕。」據李公子所續之語看來,那性空
    之言,豈非是真。
AAA:(那官長聽了大喜道)若能剃度得此位小客人為僧,則勝於諸行童多矣。
AAA:(修元聽得二人商量要剃度他,遂辭謝道)剃度固是善果,但家父只生小生一人
    ,豈有出家之理!
長老道:貧僧揣情度理,以為相宜,然事體重大,自當往貴宅見令尊大人禮請,今日豈敢
    造次。但難得二位公子到此,欲屈在敝寺暫宿一宵,未知意思何如?
修元道:小生二人有父母在堂,從不敢浪遊,今因送業師之便,偶過貴剎偷閒半晌,焉敢
    稽留。
    (遂起身辭出,長老只得送出山門外,珍重而別。)
    (那兄弟兩人回家,贊善因問道)
問 道:汝二人為何歸來如此晚?
修元道:為因老師留下吃飯,又路過祗園寺,進去一遊,因此耽擱了多時。
贊善道:入寺不過遊玩,有何事耽擱?
    (修元遂將官人有願,要剃度一僧,及眾行童爭功續句之事,細細說了一遍。)
修元道:(修元道)那長老道是孩兒續的句字拔萃,要孩兒出家,被孩兒唐突了兩句,彼
    尚未死心,只怕明日還要來懇求父母。
    (贊善聽了,沈吟半晌。)
    (修元不知其意,便道)
便 道:他明日來時,不必懇辭,孩兒自有答應。
贊善道:那道清長老乃當今尊宿,汝不可輕視了他,出言唐突。
修元道:孩兒怎好唐突他,只恐他道力不深,自取唐突耳。
    (父子二人商量停當。)
AAA:(但到了次日,才吃了早膳,早有門公來報道)祗園寺道清長老在外求見老爺。
    (贊善知道他的來意,忙出堂相見畢,坐定了,贊善便問道)
問 道:老師法駕光臨,不知有何事故?
長老道:貧僧無故也不敢輕造貴府,只為佛門中有一段大事因緣,忽然到了,特來報知,
    要大人成就。
贊善道:是何因緣?敢求見教。
長老道:昨有一位貴客,發願剃度一僧,以造功德,一時不得其人,因做了一首詞兒,叫
    眾行童續題二語,總括其意,以觀智慧;不過眾行童並無一人能續題二語,適值
    令公子入寺閑遊,看見了,信筆偶題二語,恰合機鋒;貧僧問知是令公子,方思
    起昔日性空禪師雲衢囑咐大人之言;實是菩提有種,特來報知大人,此乃佛門中
    因緣大事,萬萬不可錯過。須及早將令公子披剃為僧,方可完了一樁公案。
贊善道:性空禪師昔日所囑之言,焉敢有負,即今日上人成全盛意,感佩不勝。但恨下官
    獨此一子,若令其出家,則宗嗣無繼,所以難於奉命。
長老道:語云:「一子出家,九族升天」,九族既已升天,又何必留皮遺骨在於塵世。
AAA:(贊善尚未回答,修元忽從屏後走了出來,向道清施禮道)感蒙老師指示前因,
    恐其墮落,苦勸學生出家,誠乃佛菩薩度世心腸,但學生竊自揣度,尚有三事未
    曾了當,有負老師一番來意。
長老道:公子差了,出家最忌牽纏,進道必須猛勇,不知公子尚有那三件未曾了當?
修元道:竊思古今無鈍頑之高僧,學生年未及冠,讀書未多,焉敢妄參上乘之精微,此其
    一也。天下豈有不孝之佛菩薩,學生父母在堂,上無兄以勸養,下無弟以代養,
    焉敢削髮披緇,棄父母而逃禪,此其二也。其三尤為要緊,因燈燈相續,必有真
    傳,學生見眼前叢林雖則眾多,然上無摩頂之高僧,次少傳心之尊宿,其下即導
    引指迷之善知識尚不可得見,學生安敢失身於盲瞎者乎?
濟顛笑:(長老聽了哈哈大笑道)若說別事,貧僧或者不知,若說此三事,則公子俱巳當
    矣,又何須過慮?公子慮年幼無知,無論前因宿慧,應是不凡,即昨日所續二語
    ,已露一斑,豈是鈍頑之輩!若說出家失孝,古人出身事君,且忠孝不能兩全,
    何況出家成佛作祖後,父母生死俱享九天之大樂,豈在晨昏定省之小孝?至於從
    師得能如五祖六祖之傳固好,倘六祖之後無傳,不幾慧燈絕滅乎?貧僧為衲已久
    ,事佛多年,禪機頗諳一二,豈不能為汝之師而慮無傳耶?
濟顛笑:(修元微笑道)人之患在好為人師,老師既諳禪機,學生倒有一言動問,老師此
    身住世幾何年矣?
    
    
3**時間: 地點:
AAA:(此時長老見修元出言輕薄,微有怒色,答道)老僧住在世上已六十二年矣。
修元道:身既住在此世六十二年,而身內這一點靈光,卻在何處?
    (長老突然被問,不曾打點,一時間答應不出來,默默半晌無語。)
修元道:只此一語,尚未醒悟,焉能為我師乎?
    (將衣袖一拂,竟走了進去。)
AAA:(長老不勝慚愧,急得置身無地,贊善再三周旋,只得上前陪罪道)小兒年幼,
    狂妄唐突,望老師恕罪。
    (長老因乏趣無顏久坐,自辭還寺。)
    (回去之後,一病三日不能起床,眾弟子俱惶惶無策,早有觀音寺內的道淨長老
    (,聞知前來探問。)
    (道清命行童邀入相見,道淨問道)
問 道:聞知師兄清體欠安,不知是寒是熱,因何而起?故特來拜候!
王鴇頭:(道清愁著眉頭道)不是受寒,也非傷熱,並不是無因而起。
道淨道:究竟為著何事而起,何不與我說個明白?好請醫生來下藥。
    (只見道清長老,對道淨長老說出幾句話來,道)
道淨道:高才出世,驚倒了高僧古佛;機緣觸動,方識得宿定靈根。
    (畢竟道清長老害的是何症候,且聽下回分解。)
    (評述)
    (一、小時候倒是個小聰明,讀書因知書中味,粗思細想總為何?有時默坐,有
    (時笑呵呵!問我何事?遮掩不告,只有我心裏曉得,老天知道!)
    (二、得道高僧慧眼找佛子,千挑百選,若不是上根器,怎能端上佛桌?覓徒子
    (要小心,不必貪多殘自心;徒弟拜師要謹慎,若無證慧盲引盲,撈個高名難下
    (臺,一生不悟修什麼?)
AAA:(三、遊祗園寺,會見道清長老,適有個官長駕舟遇波浪,幸許下度僧之願,菩
    (薩庇佑,得以死去活來,故捨一千貫錢,正好為修元買了一件僧衣。)
    (世人安享榮華,是否感謝佛恩,捨一些錢,度幾個)小濟公(修行人)
    (呢?世事徒勞,轉眼成空,不如預先度幾個和尚(佛子),好待百年腳硬時,
    (好引我西天去!)
    (四、「一子出家,九族升天」,這是一句讚語,莫非一子出家,九族也跟著出
    (家,否則焉買得此便宜貨?哈哈!出得去,回不來,才是真出家。)
    (不少衲友,人在深山心想家,或把佛寺當家,皆非出家子!何以道?出家要上
    (山下海,去挖金撈魚。)
正 是:向三山五嶽體自然,掘寶悟真性;五湖四海看活物,摸魚聊充饑!
    (這不是開齋破戒,是想活水撈法身(自照!自照!)。)
    (五、傳燈照後,見我佛三寸氣在,趕緊一氣相接,好將慧命續徒孫。)
AAA:(拜師先考師,一句)住世六二年,一點靈光在何處?
    (問得道清長老啞巴吃黃蓮,靈光燒「佛頭」,莫怪我,只因明師出高徒!如不
    (經這一關,老死塵世有誰知!問得氣悶病倒,長老有禮!)
    (第三回 近戀親守身盡孝 遠從師落發歸宗)
    (話說道清長老被修元禪機難倒,抱著慚愧回來,臥床不起。)
    (道淨長老認為生病,特來探問其緣故。)
    (道清長老隱瞞不過,遂將要披剃修元之事,被他突然問我靈光何處?我一時對
    (答不來,羞慚回來,所以不好見人之事相告。)
道淨道:此不過口頭禪耳,何足為奇?待我去見他,也難他一難,看是如何?
AAA:(道清道)此子不獨才學過人,實是再世宿慧,賢弟卻不可輕視了他。
    (正說未了,忽報李贊善同公子在外求見長老,長老只得勉強同道淨出來,迎接
    (進去,相見禮畢,一面獻茶。)
贊善道:前日小兒狂妄,上犯尊師,多有得罪,故下官今日特來賠罪,望老師釋怒為愛!
AAA:(道清道)此乃貧僧道力淺薄,自取其愧,與公子何罪?
    (道淨目視修元,接著問道)
問 道:此位莫非就是問靈光之李公子麼?
修元道:學生正是。
濟顛笑:(道淨笑道)問易答難,貧僧亦有一語相問,未識公子能答否?
修元道:理明性慧,則問答同科,安有難易,老師既有妙語,不妨見教。
道淨道:欲問公子尊字?
修元道:賤字修元。
    (道淨道)
    (字型大小修元,只恐元辰修未易。)
便 道:(修元聽了便道)欲請問老師法諱?
道淨道:貧僧道淨。
    (修元應聲道)
    (名為道淨,未歸淨土道難成。)
AAA:(道淨見修元出言敏捷,機鋒警策,不禁肅然起敬道)原來公子果是不凡,我二
    人實不能為他師,須另求尊宿,切不可誤了因緣。
贊善道:當日性空禪師歸西之時,曾吩咐若要為僧,須投印別峰、遠瞎堂二人為弟子,但
    一時亦不能知道二僧在於何處?
道淨道:佛師既有此言,必有此人,留心訪問可也。
    (大家說得投機,道清又設齋款待,珍重而別。)
    (那修元回家,每日在書館中只以吟詠為事,雖然拒絕了道清長老,然出家一個
    (種子,未免放在心頭,把功名之事,全不關心。)
    (時光易過,倏忽已是十八歲,父母正待與他議婚,不料王夫人忽染一病,臥床
    (不起,再三服藥,全無效驗,不幾日竟奄然而逝。)
    (修元盡心祭葬成禮,不幸母服才終,父親相繼而亡。)
    (修元不勝哀痛,又服喪三年,以盡其孝。)
    
    
4**時間: 地點:
    (自此之後無罣無礙,得以自由。)
    (母舅王安世屢次與他議婚,他俱決辭推卻。)
    (閑來無事,只在天臺諸寺中訪問印別峰和遠瞎堂兩位長老的資訊。)
AAA:(訪了年餘,方有人傳說)印別峰和尚在臨安經山寺做住持;遠瞎堂長老曾在蘇
    州虎丘山做住持,今又聞知被靈隱寺請去了。
    (修元訪得明白,便稟知母舅,要離家出去尋訪。)
AAA:(王安世道)據理看來,出家實非美事,但看你歷來動靜,似與佛門有些因緣。
    但汝尚有許多產業,並無兄弟,卻叫誰人管理?
修元道:外甥此行,身且不許,何況產業?總托表兄料理可也。
    (遂擇定了二月十二日吉時起身。)
    (王安世無奈,只得與他整治了許多衣服食物,同小兒王全相送了修元一程。)
    (修元攜了兩個從人,帶了些寶鈔,拜別王安世與王全兩個親戚,飄然出行,離
    (了天臺竟往錢塘而走。)
    (不數日,過了錢塘江,登岸入城,到了新宮橋下一個客店裏歇下了。)
    (次日吃了早飯,帶了從人往各處玩。)
    (但見人煙湊集,果然好個勝地,但是這些風光景物毫未洽心。)
    (遊至晚上回來,問著客店主人道)
主人道:聞有一靈隱寺,卻在何處?
主人道:這靈隱寺正在西山飛來峰對面,乃是有名的古寺。
修元道:同是佛寺,為何這靈隱寺出名?
主人道:相公有所不知,只因唐朝有個名士,叫做宋之問,曾題靈隱寺一首詩,內有「桂
    子月中落,天香雲外飄」之句。這詩出了名,故連寺都成了古跡。
修元道:要到此寺,從何路而往?
主人道:出了錢塘門便是西湖,過了保叔塔,沿著北山向西去便是岳墳,由岳墳再向南走
    ,便是靈隱寺了。這靈隱寺前有石佛洞、冷泉亭、呼猿洞,山明水秀,佳景無窮
    ,相公明日去遊方知其妙。
修元道:賢主人所說乃是山水,但可知寺中有甚高僧麼?
主人道:寺中雖有三五百眾和尚,卻是不聽得有甚高僧。上年住持死了,近日在姑蘇虎丘
    山請了一位長老來,叫做遠瞎堂,聞得這個和尚能知過去未來之事,只怕算得是
    個高僧吧!
    (修元問得明白,暗暗歡喜,當夜無話。)
    (到了次日早起來,仍是秀士打扮,帶了從人,竟出錢塘門來。)
    
    
5**時間: 地點:
    (此時正是三月天氣,風和日暖,看那湖上的山光水色,果然景致不凡。)
主人道:(修元對從人道)久聞人傳說西湖上許多景致,吾今日方才知道。
    (就在西湖北岸上走入昭慶寺來,看見大殿上供奉著一尊千手千眼觀世音。)
    (心中有感,口占一頌道)
    (一手動時千手動,一眼觀時千眼觀)
    (既是名為觀自在,何須拈弄許多般。)
    (又向著北山而行,到了大佛寺前,入寺一看,見一尊大佛,只得半截身子。)
    (又作一頌道)
    (背倚寒岩,面如滿月;盡天地人,只得半截。)
    (頌畢,又往西行走到了嶽墳。)
    (又題一首道)
    (風波亭一夕,千古岳王墳;前人豈戀此,要使後人聞?)
    (又見了生鐵鑄成秦檜、王氏,跪在墳前,任人鞭打。)
    (又題一首道)
    (誅惡恨不盡,生鐵鑄奸臣;痛打亦不痛,人情借此伸!)
    (題畢,又向南而行。)
    (不多時,早到飛來峰下,冷泉亭上,見亭上風景清幽,動人逸興,便坐了半響
    (。)
    (未及入寺,正流覽間,忽見許多和尚,隨著一位長老,從從容容的入寺去。)
AAA:(修元忙上前向著一個落後的僧人施禮道)請問上人,适才進去的這位長老是何
    法號?
AAA:(那僧人回禮答道)此是本寺新住持遠瞎堂長老,相公問他有何事故?
修元道:學生久仰長老大名,欲求一見,不知上人能代為引進否?
主人道:(那僧人道)這位長老,心空眼闊,於人無所不容,相公果真要見,便可同行。
    (修元大喜,就隨了僧人,步入殿內,到了方丈室。)
    (那僧人先進去說了,早有侍者將修元邀請進去。)
    (修元見了長老,便倒身下拜。)
長老問:(長老問道)秀才姓甚名誰,來此何干?
修元道:弟子自天臺山不遠千里而來,姓李名修元,不幸父母雙亡,不願入仕,一意出家
    。久欲從師,不知飛錫何方,故久淹塵俗。近聞我師住持此山,是以洗心滌慮,
    特來投拜,望我師鑒此微誠,慨垂青眼。
長老道:秀才不知「出家」二字,豈可輕談?豈不聞古云「出家容易坐禪難」,不可不思
    前慮後也。
修元道:一心無二,則有何難易?
長老道:你既是從天臺山而來,那天臺山中三百餘寺,何處不可為僧,反捨近而求遠?
修元道:弟子蒙國清寺性空佛師西歸之時,現身雲衢,諄諄囑咐先人,當令修元訪求老師
    為弟子,故弟子念玆在玆,特來遠投法座下,蓋遵性空佛師之遺言也。
長老道:既是如此,汝且暫退。
    (命侍者焚香點燭,危坐禪床,入定而去了。)
說 道:(半晌出定說道)善哉!善哉!此種因緣,卻在於斯。
    
    
6**時間: 地點:
    (此時長老雖叫修元暫退,他卻未曾退去,尚立在旁邊。)
問 道:(長老開目看見問道)汝身後侍立者何人?
修元道:是弟子家中帶來的僕從。
長老道:你既要出家,僕從卻不能代你為僧,可急急遣歸。
    (修元領命,遂吩咐從人,將帶來寶鈔取出納付長老常住,以為設齋請度牒之用
    (。)
    (餘的付與從者作歸家路費,從人道)
主人道:公子在家,口食精肥,身穿綾錦,童僕林立。今日到此,只我二人盤纏有限,已
    自冷落淡薄,今若將我二人遣歸去,公子獨自一人,身無半文,怎生過得?還望
    公子留我二人在此服侍。
修元道:這個使不得,從來為僧俱是孤雲野鶴,豈容有伴。你二人只合速回,報知母舅,
    說我已在杭州靈隱寺為僧,佛天廣大,料能容我,不必掛念。
    (二仆再三苦勸,修元只是不聽。)
    (二人無可奈何,只得泣別回去不提。)
    (卻說遠瞎堂長老入定之後,知道修元是羅漢投胎,到世間來遊戲。)
    (故不推辭,叫人替他請了一道度牒來,擇個吉日修備齋供,點起香花燈燭,鳴
    (鐘擊鼓,聚集大眾。)
    (在法堂命修元長跪於法座之下,問道)
問 道:汝要出家,果是善緣,但出家容易還俗難,汝知之乎?
修元道:弟子出家乃性之所安,心之所悅,並非勉強,豈有還俗之理?求我師慈悲披剃。
長老道:既是如此,可將他鬢髮分開,縮成五個髻兒。
說 道:(指說道)這五髻前是天堂,後是地獄,左為父,右為母,中為本命元辰,今日
    與你一齊剃去,你須理會。
修元道:蒙師慈悲指示,弟子已理會得了。
    (長老聽了,方才把金刀細細與他披剃。)
    (剃畢,又手摩其頂,為他授記道)
    (佛法雖空,不無實地;一滴為功,片言是利)
    (但得真修,何妨遊戲?法門之重,善根智慧)
    (僧家之戒,酒色財氣。)
    (多事固愚,無為亦廢)
    (莫廢莫愚,賜名道濟。)
    (長老披剃畢,又吩咐道濟道)
道濟道:你從今以後,是佛門弟子了,須守佛門規矩。
道濟道:不知從何守起?
長老道:且去坐禪。
道濟道:弟子聞佛法無邊,豈如斯而已乎?
長老道:如斯不已,方不如斯!
    (註:不僅是這樣而已,但望你能先懂這樣。)
    (遂命監寺送道濟到雲堂內來,道濟不敢再言,只得隨了監寺到雲堂內。)
AAA:(而修元此番出家,卻令)三千法界,翻為酒肉之場。道濟何難?受盡懊惱之氣
    。
    (畢竟不知道濟坐禪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評述)
    (一、小露機鋒,驚倒道清、道淨,原來清淨雖妙,不若入塵為高,只因尚有未
    (了情,還須遠瞎堂中摸索一番,正是)
    (拜師學道重因緣,面對如來笑濟顛)
    (清淨囊中無一物,塵埃點點化大千。)
    (二、母逝父亡,運不逢辰,正是)
正 是:屋漏又逢連夜雨,露濕驚醒向佛心!
    (服喪三年,孝思片片,欲報親恩幾何?不如行個大孝萬萬年。)
    (母舅議婚,只是無心;雙親兩去,還我自由!有言道)
    (羅漢本來愛單身,不愁吃穿費用省)
    (東西南北任可去,屋檐路邊腳一伸。)
    (因此,產業付表兄,落得一身輕,一路往靈隱寺,尋找皈依處!)
    (三、看見了千手觀音,便道「一手動來千手動」,只因心到手到,心動一切動
    (,凡夫只動兩隻手,為己爭口飯,若動三隻手便是「小偷」。)
    (觀音大悲願,千手齊動,忙不完,凡夫只袖手旁觀,沒有我的事!若不千手動
    (,其他的手便成「廢物」。)
    (「一眼觀時千眼觀」,觀音如大日,普照一切,打開開關全部亮,不放過一處
    (黑暗,不捨棄一個眾生,世人做得到嗎?)
    (既然名為觀自在,何須拈弄許多般?哈哈!嘲弄觀音,只為度人。)
    (「千手千眼觀自在」,換個凡夫可能成為「千手偷盡天下寶,千眼看遍天下色
    (」的惡人了,不但不自在,就算不發瘋,也入了精神病院了。)
    (四、既要出家,鬢髮分成五個髻兒,長老道)
長老道:五髻一起剃去!
    (為何有這般把戲?只因前髻是「天堂」,天堂雖好,福有盡,剃掉!後髻是「
    (地獄」,後門不要也罷!)
    (左為父,怕老父栽培多操心,盡點孝心,出家報「親恩」;右為母,臍帶早已
    (割斷,今日出家是第二次的「出生」,應是吃「油飯」慶賀一番;「中為本命
    (元辰」,出了家,不必算命看時辰,好壞看心地,命運自己造!)
AAA:(五、出家容易還俗難,披剃煩惱絲,烙下心印疤,從此休了,喜得長老賜下法
    (名)道濟!但得真修,何妨遊戲!
    (只因此一言,道濟遊戲在人間。)
    (六、坐禪乎?坐不慣,理還亂,只想「動禪」「任性」,大開人間方便門,就
    (此揭開了濟公傳奇的一出序幕。)
    (第四回 坐不通勞心苦惱 悟得徹露相佯狂)
    (卻說道濟隨著監寺到雲堂中來,只見滿堂上下左右,俱鋪列著禪床,多有人坐
    (在裏面。)
    (監寺指著一個空處,道)
說 道:道濟!此處無人,你可坐罷!
    (道濟就要爬上禪床去,卻又不知該橫該豎,因向監寺道)
監寺道:我初入法門,尚不知怎麼樣坐的,乞師兄教我。
    (監寺道,你既不知,我且說與你聽著)
監寺道:也不立,也不眠。腰直於後,膝屈於前。壁豎正中,不靠兩邊。下其眉而垂其目
    ,交其手而接其拳。神清而爽,心靜是安,口中之氣入而不出,鼻內之息斷而又
    連。一塵不染,萬念盡捐。休生怠惰,以免招愆。不背此義,謂之坐禪!
    (道濟聽了這一番言詞,心甚恍惚,然已到此,無可奈何,只得勉強爬上禪床,
    (照監寺所說規矩去坐。)
    (初時尚有精神支撐住了,無奈坐到三更之後,精神疲倦。)
    
    
7**時間: 地點:
    (忽然一個昏沈,早從禪床上跌了下來,止不住連聲叫起苦來。)
AAA:(監寺聽見,慌忙進來說)坐禪乃入道初功,怎不留心,卻貪著睡,以致跌下來
    。論起禪規,本該痛責,姑念初犯,且恕你這一次!若再如此,定然不饒。
    (監寺說完自去。)
    (道濟將手去頭上一摸,已跌起一個大疙瘩來了,無可奈何,只得掙起來又坐,
    (坐到後來,一發睡思昏昏,不知不覺,又跌了下來。)
    (監寺聽見又進來斥說了一番,不期道濟越坐越掙挫不來,一連又跌了兩跤,跌
    (得頭上七塊八塊的青腫。)
AAA:(監寺大怒道)你連犯禪規,若再饒你,越發怠惰了!
AAA:(遂提起竹板道)新剃光頭,正好試試!
    (便向頭打一下,打得道濟抱著頭亂叫道)
叫 道:頭上已跌了許多疙瘩,又加這一竹板,疙瘩上又加疙瘩,叫我如何當得起?我去
    告訴師父!
監寺道:你跌了三四次,我只得打你一下,你倒還要告訴師父,我且再打幾下,免得師父
    說我賣法!
AAA:(提起竹板又要打來,道濟方才慌了道)阿哥,是我不是,饒了我罷!
    (監寺方冷笑著去了。)
AAA:(漸漸天明,道濟走起來,頭上一摸,七八塊的無數疙瘩,連聲道)苦惱!苦惱
    !才坐得一夜,早已滿頭疙瘩,若坐上幾夜,這顆頭上那安放得這許多疙瘩,真
    是苦惱!
    (只是入了禪門又不好退悔,且再熬下去,又熬了兩月,只覺禪門中苦惱萬千,
    (趣味一毫也沒有。)
AAA:(因想道)我來此實指望明心見性,有些會悟。今坐在聾聽瞎視中,與土木何異
    ?昔日在家時,醇醲美酒,香脆佳肴,盡我受用。到此地來,黃菜淡飯,要多吃
    半碗也不能,如何過得日子。不如辭過了長老,還俗去罷,免得在此受苦。
    (立定了念頭,急急地跳下禪床,往外就走。)
AAA:(走到雲堂門首,早有監寺攔住道)你才小解過,為何又要出去?
道濟道:牢裏罪人,也要放他水火,這是個禪堂,怎管得這樣的緊?
    (監寺沒法,便道)
便 道:你出去,須要速來。
    (道濟也不答應,出了雲堂,一直的走到方丈室來。)
    (那遠長老正在入定,伽藍神早巳告知其故,所以連忙出殿,見道濟已立在面前
    (。)
問 道:(遂問道濟)你不去坐禪,來此做甚麼?
道濟道:上告吾師,弟子實在不慣坐禪,求我師放我還俗去罷。
長老道:我前日原曾說過,出家容易還俗難。汝既已出家,豈有還俗之理?況坐禪乃僧家
    第一義,你為何不慣?
道濟道:老師但說坐禪之功,豈不知坐禪之苦?
    (待弟子細說與老師聽)
    (坐禪原為明心,這多時茫茫漠漠,心愈不明。)
    (靜功指望見性,那幾日昏昏沈沈,性愈難見。)
    (睡時不許睡,強掙得背折腰駝;立時不容立,硬豎得筋疲力倦。)
    (向晚來,膝骨伸不開;到夜深,眼皮睜不起。)
    (不偏不側,項頂戴無木之枷;難轉難移,身體坐不牢之獄。)
    (跌下來,臉腫頭青;爬起時,手忙腳亂。)
    (苦已難熬,監寺又加竹板幾下;佛恩洪大,老師救我性命一條!)
濟顛笑:(長老笑道)你怎將坐禪說得這般苦。此非坐禪不妙,皆因你不識坐禪之妙,快
    去再坐,坐到妙方知其妙。自今以後,就是坐不得法,我且去叫監寺不要打你,
    你心下如何?
道濟道:就打幾下還好挨,只是酒肉不見面,實難忍熬。弟子想佛法最寬,豈一一與人計
    較。今杜撰了兩句佛語,聊以解嘲,乞我師垂鑒。
長老道:甚麼佛語,可念與我聽?
道濟道:弟子不是貪口,只以為一塊兩塊,佛也不怪。一腥兩腥,佛也不嗔。一碗兩碗,
    佛也不管,不知是也不是?
長老道:佛也不怪不嗔任你,豈不自家慚愧?皮囊有限,性命無窮,決不可差了念頭!
    (道濟不敢再言。)
    (正說話間,聽得齋堂敲雲板,侍者奉上飯來,長老就叫道濟同吃,道濟一面吃
    (,一面看長老碗中,只有些粗糙麵筋,黃酸韭菜,並無美食受用,不勝感激,
    (遂口占四句道)
    (小黃碗內幾星麩,半是酸韭半是瓠)
    (誓不出生違佛教,出生之後碗中無。)
AAA:(長老聽了道)善哉!善哉!汝既曉得此種道理,又何生他想?
AAA:(道濟言)不瞞吾師說,曉是曉得,只是熬不過。
    (長老道,你來了幾時?坐了幾時?參悟了幾時?便如此著急,豈不聞)
    (月白風清良夜何?靜中思動意差訛)
    (雪山巢頂蘆穿膝,鐵杵成針石上磨。)
AAA:(道濟聽了道)弟子工夫尚淺,願力未深,怎敢便生厭倦,不習勤勞。但弟子自
    拜師之後,並未曾蒙我師指教一話頭,半句偈語,實使弟子日坐在糊塗桶中,豈
    不悶殺!
長老道:此雖是汝進道猛勇,但覺得太性急了些。也罷!也罷!可近前來。
AAA:(道濟只道有甚話頭吩咐,忙忙地走到面前,不防長老兜臉的一掌,打了一跌道
    ()自家來處尚不醒悟,倒向老僧尋去路,且打你個沒記性!
    (那道濟在地下,將眼睜了兩睜,把頭點了兩點。)
    
    
8**時間: 地點:
    (忽然爬將起來,並不開口,緊照著長老胸前一頭撞去,竟將長老撞翻,跌下禪
    (椅來,逕自向外飛奔去了。)
    (長老高叫有賊、有賊。)
    (眾僧聽見長老叫喊,慌忙一齊走來問道)
問 道:賊在那裏?不知偷了些甚麼東西?
長老道:並非是銀錢,也不是物件偷去的,是那禪門大寶!
眾僧道:偷去甚麼大寶?是誰見了?
長老道:是老僧親眼看見,不是別人,就是道濟。
眾僧道:既是道濟,有何難處,待我等捉來,與長老取討!
長老道:今日且休,待我明日自問他取討罷。
    (眾僧不知是何義理,大家恍恍惚惚的散去了。)
    (卻說這道濟被長老一棒一喝,點醒了前因,不覺心地灑然,脫去下根,頓超上
    (乘。)
    (自走出方丈室,便直入雲堂中,叫道)
叫 道:妙妙妙!坐禪原來倒好耍子!
    (遂爬上禪床,向著上首的和尚一頭撞去,道)
叫 道:這樣坐禪妙不妙?
AAA:(那知和尚慌了道)這是甚麼規矩?
道濟道:坐得不耐煩,耍耍何妨?
    (又看著次首的和尚也是一頭撞去,道)
道濟道:這樣坐禪妙不妙?
AAA:(這個和尚急起來道)這是甚麼道理?
道濟道:坐得厭煩了,玩玩何礙?
    (滿堂中眾和尚看見道濟這般模樣,都說)
都 說:道濟你莫非瘋了?
濟顛笑:(道濟笑道)我不是瘋,只怕你們倒是瘋了。
    (那道濟在禪床上口不住、手不住,就鬧了一夜,監寺那裏禁得住他,到次日眾
    (僧三三五五都來向長老說。)
AAA:(長老暗想道)我看道濟來見我,何等苦惱,被我點化幾句,忽然如此快活,自
    是參悟出前因,故以遊戲吐靈機。若不然,怎能夠一旦活潑如此,我且去考證他
    一番,便知一切。
    (遂令侍者去撞鐘擂鼓,聚集僧眾。)
    (長老升坐法堂,先令大眾宣念了一遍【淨土咒】,見長老方宣佈道:我有一偈
    (,大眾聽著)
    (昨夜三更月甚明,有人曉得點頭燈)
    (驀然想起當年事,大道方把一坦平。)
    (長老念罷,道)
道濟道:人生既有今世,自然有前世與後世。後世未來,不知作何境界,姑且勿論。前世
    乃過去風光,已曾經歷,何可不知?汝大眾雖然根器不同,卻沒有一個不從前世
    而來,不知汝大眾中亦有靈光不昧,還記得當時之本來面目者否?
    (大眾默然,無一人能答。)
    
    
9**時間: 地點:
    (此時道濟正在浴堂中洗浴,聽得鐘鼓響,連忙繫了浴褲,穿上袈裟,奔入法堂
    (。)
AAA:(正值長老發問,並無一個人回答,道濟隨即上前長跪道)我師不必多疑,弟子
    睡在夢中,蒙師慈喚醒,已記得當時之事了。
長老道:你既記得,何不當人眾之前,將底裏發露了。
道濟道:發露不難,只是老師不要嫌我粗魯。
    (那道濟就在法座前,頭著地,腳向天,突然一個觔鬥,正露出了當前的東西來
    (。)
AAA:(大眾無不掩口而笑,長老反是歡歡喜喜的道)此真是佛家之種也。
    (竟下了法座回方丈室而去。)
    (這些大眾曉得甚麼,看見道濟顛顛癡癡,作此醜態,長老不加懲治,反羨歎不
    (已,盡皆不平。)
長老道:(那監寺和職事諸僧到方丈室來稟長老道)寺內設立清規,命大眾持守。今道濟
    佛前無禮,在師座前發狂,已犯佛門正法。今番若恕了他,後來何以懲治他人?
    望我師萬勿姑息!
長老道:既如此,單子何在?
    (首座忙呈上單子,要長老批示。)
    (長老接了單子,對眾僧道)
眾僧道:法律之設,原為常人,豈可一概而施!
AAA:(遂在單子後面批下十個字道)禪門廣大,豈不容一顛僧。
    (長老批完,付與首座,首座接了,與眾僧同看了,皆默默退去,沒一個不私相
    (埋怨。)
    
    
10**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竟稱「道濟」做「濟顛」了。)
    (正是)
    (葫蘆不易分真假,遊戲應難辨是非。)
    (畢竟不知濟顛自此之後,做出許多甚麼事來,且聽下回分解。)
    (評述)
    (一、初坐禪床,手腳發麻,木板上,硬繃繃,看他呆坐好似一尊木偶像,有啥
    (稀奇?一旦跌下,自個兒無法爬上來,如何自度?不若蹦蹦跳跳,來得快活些
    (!)
    (二、新禿頭,正好打,打頭好出頭,疙瘩粒粒像個釋迦佛。)
    (也許當初喜歡揭人瘡疤,打破甕底,泄盡了滓渣,如今佛頭,才得留幾個釋迦
    (!今人爭得頭破血流,摔得焦頭爛額,也長不出一粒佛果,卻因「腦震蕩」,
    (往生西方了!)
    (三、學道苦,又沒酒肉飽肚腹,也無厚味口上糊,想到此,還是還俗好,做個
    (凡夫俗子,酒色財氣,一切正常,無人干涉,誰來過問?想修道,人批評,他
    (譏笑!說什麼趕不上時代,也沒有時髦,吃穿都是老一套!道友!千萬別學道
    (濟一時糊塗,差點往下掉!)
    (四、幸祖宗有德,菩薩保佑,總算保住了道心。)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