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劍十三俠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三〇
  • 第五三一 至 第五四〇
  • 第五四一 至 第五五〇
  • 第五五一 至 第五六〇
  • 第五六一 至 第五七〇
  • 第五七一 至 第五八〇
  • 第五八一 至 第五九〇
  • 第五九一 至 第六〇〇
  • 第六〇一 至 第六一〇
  • 第六一一 至 第六二〇
  • 第六二一 至 第六三〇
  • 第六三一 至 第六四〇
  • 第六四一 至 第六五〇
  • 第六五一 至 第六六〇
  • 第六六一 至 第六七〇
  • 第六七一 至 第六八〇
  • 第六八一 至 第六九〇
  • 第六九一 至 第六九五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徐公子輕財好客 藜道人重義傳徒)
        (詩曰:
        (  善似青松惡似花,青松冷淡不如花。)
        (有朝一日濃霜降,只見青松不見花。)
        (這首詩,乃昔人勉人為善之作。)
        (言人生世上,好比草木一般,生前雖有貴賤之分,死後同歸入土,那眼前的快
        (活,不足為奇,須要看他的收成結果。)
        (那為善之人,好比是棵松樹,乃冷冷清清的,沒甚好處;那作惡之人,好比是
        (朵鮮花,卻紅紅綠綠的,華麗非凡。)
        (如此說來,倒是作惡的好了不成?只是一件:有朝一日,到秋末冬初時候,天
        (上降下濃霜來,那冷冷清清的松樹依舊還在,那紅紅綠綠的鮮花就無影無蹤,
        (不知那裏去了。)
        (此言為善的雖則目前不見甚好處,到後來總有收成結果;作惡的眼前雖則榮華
        (富貴,卻不能長久,總要弄得一敗涂地,勸人還是為善好的意思。)
        (所以國家治天下之道,亦是勉人為善。)
        (凡係忠臣孝子,節婦義士,以及樂善好施的,朝廷給與表揚旌獎,建牌坊、賜
        (匾額的勉勵他;若遇奸盜邪淫,忤逆不孝,以及凌虐善良的,朝廷分別治罪,
        (或斬或絞、或充軍或長監的警戒他。)
        (特地設立府縣營汛等官員,給他俸祿,替百姓鋤惡除奸,好讓那良善之輩安逸
        (,不放那凶惡之徒自在。)
        (朝廷待百姓的恩德,可為天高地厚。)
        (只是世上有三等極惡之人,王法治他不得。)
        (看官,你道是那三等人,王法都治他不得?第一等是貪官污吏。)
        (他朝裏有奸臣照應,上司不敢參他,下屬誰敢倔強,由他顛倒黑白,刻剝小民
        (。)
        (任你殘黷的官員,凶惡的莠民,只要銀子結交,他就升遷你、親近你;由你二
        (袖清風,光明正直,只要心裏不對徑、他就參劾你、處治你。)
        (把政事弄得大壞,連皇帝都吃他大虧,你道利害不利害?第二等是勢惡土豪。
        ()
        (他交通官吏,攘田奪地,橫暴奸淫。)
        (或是假造偽券,霸佔產業;或是強搶婦女,任意宣淫;吞侵錢糧,武斷鄉曲。
        ()
        (你若當官去告他,他卻有錢有勢,衙門裏的老爺、師爺,都是他的換帖,書吏
        (、皂隸,都是他的好友,你道告得准是告不准?第三等是假仁假義。)
        (他詭謀毒計,暗箭傷人;面上一團和氣,真是一個好人,心裏千般惡毒,比強
        (盜還狠三分。)
        (所以吃了他的虧,告訴別人卻不相信,都道他是好人;或者吃了虧,說不出來
        (。)
        (並且他有本領,叫你吃了大虧,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還算他是好人,等到去感
        (激他,你道憊懶不憊懶?所以天下有此三等極惡之人,王法治他不得。)
        (幸虧有那異人俠士劍客之流去收拾他。)
        (這班劍客俠士,來去不定,出沒無跡,吃飽了自己的飯,專替別人家乾事。)
        (或代人報仇,或偷富濟貧,或誅奸除暴,或挫惡扶良。)
        (別人並不去請他,他卻自來遷就;當真要去求他,又無處可尋。)
        (若講他們的本領,非同小可:有神出鬼沒的手段,飛檐走壁的能為,口吐寶劍
        (,來去如風。)
        (此等劍俠,世代不乏其人,只是他們韜形斂跡,不肯與世人往來罷了。)
        
        
    2**時間: 地點:
        (如今待我來講一段奇情異節,說來真個驚天動地!)
        
        
    3**時間: 地點:
        (話說那大明正德年間,江南揚州府有個富人,姓徐名鶴,字鳴皋,原係廣東香
        (山縣人氏。)
        (他的父親喚做徐槐,生下八子,那鳴皋最幼,人都叫他徐八爺。)
        (他家世代書香,卻是一脈單傳。)
        (至他父親徐槐,棄儒學賈,到江南貿易,遂起家發業,一日好一日,發至百萬
        (家私,財丁兩旺起來。)
        (那鳴皋天資穎慧,生就豪傑胸懷。)
        (童年進了髖門,只是鄉場不利,遂棄文習武,要想學那劍仙的本事,只是無師
        (傳授,也只得罷了。)
        (他心裏總要想遍游四海,冀遇高人。)
        (到了二十多歲,生下二子。)
        (他父親把家財分拆,各立門戶。)
        (他就在揚州東門外太平村,買田得地,建造住宅,共有一百餘間。)
        (周圍有護莊河,前後四座莊橋,牆墉高峻,屋宇軒昂,蓋造得十分氣概。)
        (宅後又造一個花園,園中樓臺、亭閣、假山、樹本、花卉,各樣俱全,只少一
        (個荷花池。)
        (看官要曉得,花園裏沒有樹木,好比一個絕色美人,卻是癩痢頭;若是花園裏
        (沒有了池沼,好比一個絕色美人,卻是雙目不明。)
        (所以花園裏邊,最要緊的是樹木池沼。)
        
        
    4**時間: 地點:
        (當時徐鳴皋見少了池沼,心中不悅,遂命人開挖起來,擇日興工。)
        (那知開到一丈多深,只見下有石板。)
        (起開石板看時,一排都是大甏,甏中雪霜也似的銀子。)
        (鳴皋見了大喜,即喚家人扛抬進去,總共足有扛了七八十甏,頓時變了個維揚
        (首富。)
        (遂起了個好客之心,要學那孟嘗君的為人。)
        (從此開起典當來,就在東門內開片「泉來當鋪」。)
        (數年之間,各處皆有,共開了三二十片典當。)
        (那些寒士都去投奔他,他卻來者不拒。)
        (無論文人武士,富貴貧賤,只要品行端方,性情相合,他便應酬結交。)
        (或遇無家可歸的,就住在他宅上。)
        (後來來的人只管多了,乃在住宅二旁造起數十間客房來,讓他們居住。)
        (每日吃飯時,鳴鑼為號。)
        (你道吃飯的人多也不多?昔年孟嘗君三千食客,分為上、中、下三等,他數目
        (雖遠不及孟嘗君之多,只是一色相待,不分彼此。)
        (內中只有幾個最知己的,結為異性骨肉,這卻照他自己一般的供給。)
        (終日聚在一處,或是談論詩詞歌賦,或是習演拳棒刀槍,或彈琴弈棋,或飲酒
        (猜枚,或向街坊游玩,或在茶肆談心。)
        (那鳴皋的為人作事,樣樣俱好,只是有一件毛病:若遇了暴橫不仁之輩,他就
        (如冤家一般。)
        (所以下回遭此禍害,幾乎送了性命。)
        (後來那食客到三百餘人,其中雖有文才武勇,及各樣技藝之人,但皆平常之輩
        (。)
        (只有一個山西人,姓藜,沒有名字,他別號叫做海鷗子,身上邊道家裝束,人
        (都呼他藜道人。)
        (他曾在河南少林寺習學過十年拳棒。)
        (後來他棄家訪道,遂打扮全真模樣,雲游四海,遇見了多少高人異士,所以本
        (領越發大了。)
        (聞得揚州東門外太平村,有個賽孟嘗徐鳴皋,輕財好客,禮賢下士,結納天下
        (英雄豪傑,他就到來相訪。)
        (鳴皋見他仙風道骨,年紀四旬光景,眉清目秀,三縷長須,舉止風雅,頭上邊
        (戴一頂扁折巾,身穿一件繭綢道袍,足上紅鞋白襪,背上掛一口寶劍,手執拂
        (塵,似畫上的呂純陽,只少一個葫蘆,知他必有來歷,心中大喜。)
        (遂即留在書房,敬如上賓,特命一個小僮徐壽,服侍這道爺,閑來就與他飲酒
        (談心。)
        (知道他有超等武藝,無窮妙術,一心要他傳授,所以如父母一般的待他。)
        (每逢說起傳授劍術,他便推三阻四的不肯。)
        (那鳴皋是爽快的人,見他推托,說過二會,就再也不提。)
        (只是依舊如此款待,毫無怨悔之心。)
        (過了半載有餘,見鳴皋存心仁義,為人忠信,到那一天,向鳴皋說道)
    鳴 皋:貧道蒙公子厚情,青眼相看,一向愛慕劍術、未曾相傳,不覺半載有餘。如今貧
        道欲想去尋個道友,孤雲野鶴,後會難期遠近,故把些小術傳與公子,不知公子
        心下如何?
        (鳴皋聞得肯傳他劍術,心花怒放,即便倒身下拜,口稱)
    鳴 皋:師父在上,弟子徐鳴皋若承師父傳授劍術,沒齒不忘大德!
    海鷗子:(海鷗子慌忙扶起)公子何必如此!只是一件:貧道只可傳授你拳棒刀槍與那飛
        行之術,若講到『劍術』二字,卻是不能。並非貧道鄙吝,若照公子為人,盡可
        傳得;只因你是富貴中人,卻非修仙學道之輩。那劍術一道,非是容易。先把『
        名利』二字置諸度外,拋棄奄子家財,隱居深山岩谷,養性煉氣,採取五金之精
        ,煉成龍虎靈丹,鑄合成劍,此劍方纔有用,已非一二年不可。
        (鳴皋聽了,將信將疑。)
        (不知海鷗子畢竟肯教他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海鷗子臨別顯才能 鶴陽樓英雄初出手)
        
        
    5**時間: 地點:
    非幻道:(話說那藜道人)煉成了寶劍,然後再學搓劍成丸之法,將那三尺龍泉搓得成丸
        ,如一粒彈子相仿。然後再學吞丸之法,不獨口內可以出入,就是耳鼻七竅,皆
        可隨心所欲,方纔劍術成功。此非武藝,實是修仙之一道。只因欲成仙道,須行
        一千三百善事。你看那採陰補陽的左道旁門,妄想長生,到後來反不得善終,皆
        因未立為善根基,卻去乾那淫欲之事,欲想長生,恰是喪身。所以修仙之道,或
        煉黃白之丹,點鐵成金,將來濟世;或煉劍丸之術,鋤惡扶良,救人危急;皆是
        要行善事,先立神仙根基。但是為善不可出名;若出了名,就不算了。若說修仙
        之道,今公子名聞四海,反是壞處了。若公子要學仙道,只要把家財暗行善事,
        何必學劍術,去荒山中受這六七年苦楚?你不但看歷古以來的劍俠客仙,替人報
        怨,救人性命,皆不肯畝名,又不肯受謝,他卻貪著什麼?
        (鳴皋聞言,豁然省悟)
    鳴 皋:承蒙師父指教,使弟子聞所未聞,茅塞頓開。只求師父教我拳棒刀槍便了。
        
        
    6**時間: 地點:
        (自此以後,他二人認為師徒。)
        (那海鷗子把全身武藝傳授與他,教他運學內工之法。)
        (日在花園耍拳弄棍,夜來在書房習練兵書戰策。)
        (那鳴皋原係武藝精熟,秉性聰明,更兼一意專心,故此不上三個月,大略盡皆
        (知曉。)
    海鷗子:(這一日海鷗子)賢契,你的拳棒工夫,盡皆得著了門路;飛行諸術,亦略可去
        得,只須用心習練,自能成就。貧道即日便要動身,去尋訪道友。只是你學成本
        事,凡事仔細,不可粗莽,傷人性命。況且世上高人甚多,不可自以為能,輕易
        出手。牢記我言為要!
    鳴 皋:師父何故如此要緊?且再住幾時,待弟子少盡孝敬之心,亦可多受教益。
    海鷗子:賢契有所不知。我們道友七人,皆是劍客俠士。平日各無定處,每年相聚一次,
        大家痛飲一回,再約後期,來年某月某日在某處聚首,從此又各分散。到了約期
        之日,雖萬里之遙,無有不到。聚首之後,再約來年,從無失信。如今約期已至
        ,故此貧道必須要去。只自這小僮徐壽,伏侍我許久日子,待我攜帶他出去,也
        可教他些本領,未知賢契心下如何?
    鳴 皋:極好,這是他的有福。
        (隨到裏邊,取出二套衣服,百兩黃金,並一包零碎銀子,一總打成一個衣包。
        ()
        (命徐壽背了,親自送了一程,約有十里之遙。)
        (海鷗子再三相辭,鳴皋只得拜了四拜,就此作別,看他二人向大路飄然而去。
        ()
        (見天色已晚,遂放開大步如飛,回轉家中。)
    一 路:(一路思想)他在我家將近經年,只見他的拳棒,從未見他劍術的工夫,莫非他
        此道未必精明?
        (及到了家中,走進書房,幾個結義弟兄都在那裏閑談。)
        (走近書案前,只見案上有了一個紙包,包得方方的,分明是方纔贈與海鷗子的
        (十條金子。)
    海鷗子:(心想)難道我忘卻放在衣包內不成?
        (取在手中一看,上面寫有二行字,果是海鷗子的筆跡。)
    海鷗子:(上寫道)承蒙厚賜,衣服銀兩領收,黃金原壁。
    一 路:(便問眾弟兄)方纔我師幾時來的?
    海鷗子:(眾人齊聲道)不知。我們在此閑談了已久,並無一人到來。只是方纔起了一陣
        怪風,把簾子都吹開。我們正在此談論,外面門窗皆閉,此風從何而起?莫非他
        就是這時候來的?
    鳴 皋:這是一定的了。
        (大家贊嘆了一番。)
        (看官要曉得,劍術最高的手段,連風都沒有。)
        (在日間經過,只有一道光,夜間連光都看不見,除非他們同道中,纔能看見。
        ()
        (海鷗子的本領,究竟算不得高,故此他們七弟兄之中,海鷗子乃是著末的一個
        (,後首皆要出場。)
        (那徐鳴皋習練拳棒,漸漸精熟,也能飛檐走壁,千人莫敵。)
        (光陰如箭,不覺又是一年。)
        (那時正是暮春天氣,日長無事,與二個好友結為兄弟,勝如桃園之義。)
        (一個姓羅名德,字季芳,是個新科武進士;一個姓江名花,字夢筆,是個博古
        (通今的孝廉。)
        (三人同到城中,游玩了一番,來到一座酒樓,是揚州有名的,叫做鶴陽樓。)
        (相傳昔年曾有個神仙,在此飲酒,吃得大醉了,提了筆來,就在那粉壁之上畫
        (一個純陽仙像。)
        (後來店主人見了,以為雪白的牆上無緣無故畫個呂純陽,卻不雅觀,就叫匠人
        (把白粉刷沒了。)
        (那知今日刷白了,到明朝仍舊顯出來,如未刷過一般。)
        (眾人駭異,告知主人,再命匠人厚厚的再刷一層。)
        (那知到了明朝,依舊將顯出來,方纔醒悟:這個飲酒的,就是呂仙。)
        (因此把店號改「鶴陽樓」。)
        (那生意頓時興旺起來,就此四處聞名。)
        (直到如今,那樓上仙蹤仍在。)
        
        
    7**時間: 地點:
        (當時鳴皋等三人走上樓來,揀副沿窗座頭坐下。)
    酒 保:徐大爺請點菜。
        (鳴皋讓羅、江二人點過了,自己也點了幾樣。)
        (少頃酒保搬將上來,把了一臺,無非上等佳餚,極品美酒。)
        (三人歡呼暢飲,說說笑笑。)
        (那羅季芳雖中了武進士,卻是人獃子,生性粗莽,為人忠直。)
        (這江夢筆是個精細之人,溫柔謹慎。)
        (所以他三人性情各別,卻成了莫逆之交,結為異姓手足,情比桃園。)
        (那年季芳最長,俱稱他大哥,鳴皋第二,夢筆最小。)
        
        
    8**時間: 地點:
        (當時兄弟三人正吃得杯盤狼籍,有七八分酒意。)
        (忽聽得樓下邊一片聲鬧將起來,人聲嘈雜,內有喊叫救命之聲,卻又嬌嬌滴滴
        (,好似女子聲音。)
        (那季芳聽得,放下杯著,早已跑下樓去。)
        (鳴皋推開樓窗一望,見街坊上面擁擠滿了,一時看不清楚。)
    鳴 皋:(遂向夢筆道)三弟,你且坐待,待我下去看來,恐怕這獃子闖事。
        (言畢,飛步下樓而去。)
        (正是:閉門休管他家事,熱衷招攬是非多。)
        (我且按下這邊。)
        
        
    9**時間: 地點:
        (再說南門外李家莊上,有一個李員外,名叫李廷梁。)
        (他的父親在日,官為兵部尚書,平生別無過惡,只是歡喜銀子,所以積下了百
        (萬家私。)
        (單生這一子。)
        (廷梁少年公子,並未出仕過的,因他家財豪富,所以都稱他員外。)
        (真個金銀滿庫,米麥盈倉。)
        (只是美中不足,膝下無兒。)
        (到了四旬以外,那偏房盧氏一胎生下二個兒子。)
        (廷梁大喜,一個取名文忠,一個取名文孝。)
        (他兄弟二人,相貌各異,性情各別,只是那存心不正,相去不遠。)
        (那文忠生得面如傅粉,脣若涂朱,武藝高強,廣有謀略,外面溫和,內裏凶惡
        (。)
        (他雖心中極怒,面上笑傲自若,只是生出計來,叫你知他利害。)
        (揚州人與他起個綽號,叫做「玉面虎」。)
        (那文孝生得身長面黑,鼻大眉濃,二臂有千斤之力,性如烈火,專好使槍弄棒
        (。)
        (那廷梁二個兒子,一般溺愛,一心要他成名,不惜重資,聘請名師,每日跑馬
        (射箭,耍拳弄棍。)
        (文孝到了十七歲上,得了個武秀才。)
        (靠了父親壟愛、一味橫行無忌、漸漸的奸淫婦女。)
        (人都怕他有財有勢,亦與他起個混名,叫做「小霸王」。)
        (到了二十歲來,越發無法無天,強搶女子,打死人命,無所不為。)
        (連廷梁都禁他不得,只把銀子結交官吏。)
        (俗語說得好:天大的官司,只要地大的銀子,就沒事了。)
        (所以那李文孝更加膽大,看得人命如兒戲,強搶如常事。)
        (那一日同了一個門客,叫做花省三,是個詳革秀才,雖有智謀,略知詩畫琴棋
        (,只是品行不端,脅肩諂笑。)
        (年紀三十多歲,生得獐頭鼠目,白面微須,在這李府中走動,奉承得這李文孝
        (十分信他。)
        
        
    10**時間: 地點:
        (當時二人出得門來,一路說說談談,不覺已進南關。)
    文 孝:老三,偌大一個揚州,怎的絕少美貌姑娘?前日去過的幾家,都是平常。今日到
        那裏去游玩?
    省 三:大教場張媽家姑娘最多。近日聽得來了二個蘇州妓女,一個叫做白菜心,一個叫
        做賽西施,都是才貌雙全,我們何不去見識見識?
        (二人遂向東而行。)
        (不多一刻,早到了張媽家門首。)
        (文孝抬頭看時,只見好座房廊,上邊寫著「宜春院」三個大字。)
        (二人丟鞭下騎,早有外場迎接)
    文 孝:請二位爺裏面奉茶。
        (遂將馬牽去。)
        (二人進了院子。)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伍天豹大鬧宜春院 李文孝鞭打撲天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