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近事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七

    1**時間: 地點:
        (卷一)
        (烈祖輔吳之初,未踰強仕,元勛碩望,足以鎮時靖亂。)
        (然當時同立功如朱瑾、李德誠、朱延壽、劉信、張崇、柴載用、周本、劉金、
        (張宣、崔太初、劉威、韋建、王綰等,皆握強兵,分守方面,由是朝廷用意牢
        (籠,終以跋扈為慮。)
        (上雖至仁長厚,猶以為非老成無以彈壓,遂服藥變其髭鬢,一夕成霜。)
        (洎曆數有歸,讓皇內禪,諸藩入覲,竟無異圖。)
        (烈祖嘗晝寢,夢一黃龍繚繞殿檻,鱗甲炳煥,照耀庭宇,殆非常狀,逼而視之
        (,蜿蜓如故。)
        (上既寤,使視前殿,即齊王憑檻而立,偵上之安吭。)
        (問其至止時刻,及視向背,皆符所夢。)
    AAA:(上曰)天意諄諄,信非偶爾。成吾家事,其惟此子乎!
        (旬月之間,遂正儲位。)
        (齊王即元宗居藩日所封之爵也。)
        (江都縣大廳,相傳有鬼物據之,前政令長升之者必為瓦礫所擲,或中夜之後毀
        (去案硯,或家人暴疾,遺火不常,斯邑皆相承居小廳蒞事,始獲小康。)
        (江夢孫聞之,嘗憤其說,然夢孫儒行正直,眾所推服,無何自秘書郎出娉是邑
        (。)
        (下車之日,升正廳受賀訖,向夜具香案端笏,當中而坐,誦《周易》一遍,明
        (日如常理事,蔑爾無聞。)
        (自始來至終考,莫睹怪異,後之為政者皆飲其惠焉。)
        (金陵城功有湖,周回十數裡,幕府、雞籠二山環其西,鐘阜、蔣山諸峰聳其左
        (,名園勝境,掩映如畫,六朝舊跡,多出其間,每歲菱藕罟網之利不下數十千
        (,《建康實彔》所謂玄武湖是也。)
        
        
    2**時間: 地點:
    AAA:(一日諸合老待漏朝堂,語及林泉之事,坐間馮謐因舉玄宗賜賀監三百里鏡湖,
        (信為盛事)予非敢望此,但賜後湖,亦暢予平生也。
    AAA:(吏部徐鉉怡聲而對曰)主上尊賢待士,常若不及,豈惜一後湖,所乏者知章爾
        !
        (馮大有慚色。)
        (朱鞏侍郎童蒙日,在廣陵入學,其師甚嚴,每朝午歸餐,指景為約,其時不至
        (,當行夏楚。)
        (朱雖稟師之命,然常為里巷中一惡犬當道,過輒啅吠。)
    AAA:(鞏乃整衣望犬再拜祈之曰)幸無齧我,早入學中,免為夫子笞責。
        (精誠所至,涕泗交流,犬亦狂吠不顧。)
        (是夕犬暴卒於家。)
        (處士史虛白,功海人也。)
        (清泰中,客游江表,卜居於潯陽落星灣,遂有終焉之志。)
        (容貌恢廓,高尚不仕。)
        (嘗對客奕棋,旁令學徒四五輩,各秉紙筆,先定題目,或為書啟表章,或詩賦
        (碑頌,隨口而書,握管者略不停綴。)
        (數食之間,眾制皆就,雖不精絕,然詞彩磊落,旨趣流暢,亦一代不羈之才也
        (。)
        (晚節放達,好乘雙犢板轅,掛酒壺於車上,山童總角負瓢以隨,往來廬阜之間
        (,任意所適,當時朝士咸所推仰。)
    AAA:(保大末,淮甸未寧,割江之際,虛白乃為《割江賦》以諷)舟車有限,沿汀島
        以俱閒;魚鼇無知,尚交遊而不止。
    AAA:(又賦《隱士詩》云)風雨揭卻屋,渾家醉不知。
        (其譏刺時政,率皆類此。)
        (元宗南幸,道由蠡澤,虛白鶴氅杖藜,謁鑾輅於江左。)
        (元宗駐蹕存問,頒之谷帛,又知其嗜酒,別賜御醞數壺,以厚其意也。)
    AAA:(他日病將終,謂其子曰)皇上賜吾上樽,飲之略盡,固留一榼,藏之於家,待
        吾死日,殮以時服,置拄杖一條及此酒於棺中,葬之足矣。四時慎勿享奠,有益
        勞費,何利死者?吾當不歆矣。
        (洎卒,家人一遵遺命,而其子頓絕時祀。)
        (每因節序,必修奠訖,爇紙緡於靈座,紙皆不化,用意焚之,火則自滅,遂不
        (廄更祭奠矣。)
        (嚴續相公歌姬,唐鎬給事通犀帶,皆一代之尤物也。)
        (唐有慕姬之色,嚴有欲帶之心,因雨夜相第有呼盧之會,唐適預焉。)
        (嚴命出妓解帶,較勝於一擲,舉座屏氣觀其得失。)
        (六骰數巡,唐彩大勝。)
        (唐乃酌酒,命美人歌一曲,以別相君。)
        (宴罷,拉而偕去,相君悵然遣之。)
        (升元初,許文武百僚觀內藏,隨意取金帛,盡重載而去。)
        (惟蔣廷翊獨持一縑還家,餘無所取,士君子以是而多之。)
        (終尚書郎。)
        (鐘謨性聰敏,多記問,奏疏理論,穎脫時輩。)
        (自禮部侍郎聘周,忤旨,左授耀州典午。)
        (盛夏之月,自周徂秦,每見道旁古碑,必駐馬歷覽,皆默識。)
        (或止郵亭,命筆繕寫,一日之行,不過數裡而已。)
        (又見一圭首豐碑,制度甚廣,約其詞旨不下數千餘字,臥諸荒塹之中,半為水
        (潦所淹,無由披讀。)
        (謨欣然解衣游泳塹中,以手捫揣,默記其文,志諸紙墨。)
        (他日征還,重經是路,天久不雨,無廄沉碑之泉,乃發笥得舊彔本,就塹較之
        (,無一字差誤。)
        (馮謐總戎廣陵,為周師所陷,乃削髮披緇以紿周人,將圖間道南歸,為識者所
        (擒,送至行在。)
    AAA:(時鐘謨亦使周,人或譏之)昔日旌旗,擁出坐籌之將;今朝毛發,化為行腳之
        僧。
        (世宗甚悅,因釋罪歸之,終中書侍郎。)
        (賈崇自統軍拜使相,鎮江都,周師未及境,盡焚其井邑,棄壘而渡。)
    AAA:(元宗引見於便殿,責其奔潰之由)朝野謂卿為賈尉遲,朕甚賴卿,一旦敵兵未
        至,棄甲宵遁,何施面目至此耶?
    AAA:(崇叩首具陳)舒元既叛,大軍失律,城孤氣寡,無數旅之兵以御要害,雖真尉
        遲,亦無所施其勇。臣當拏戮,惟陛下裁之。
        (以忤旨釋罪,長流撫州。)
        (元宗少躋大位,天性謙謹,每接臣下,恭慎威儀,動循禮法,雖布素僚友無以
        (加也。)
        (夏日御小殿,欲道服見諸學士,必先遣中使數四宣諭,或訴以小苦,巾裹不及
        (冠褐可乎?常目宋齊丘為子嵩,李建勛為史館,皆不之名也,君臣之間,待遇
        (之禮率類於此。)
        (沈彬長者,有詩名,保大中以尚書郎致仕,閒居於江西之高安,三吳侯伯多餉
        (粟帛。)
    AAA:(嘗荷杖郊原,手植一樹於平野之間,召諸子戒曰)異日葬吾此地,違之者非人
        子也。
        (居數年,彬終,諸子將豹墳於植樹之所,尋有術士語以吉凶事,近樹功數尺之
        (地卜葬,家人諾之。)
    AAA:(是夕諸子咸夢家君訶責擅移葬地)廄違吾言,禍其至矣。
    AAA:(詰朝乃依遺命,伐樹掘土,深丈餘,得一石槨,工用精妙,光潔可鑒,蓋上刊
        (八篆字)開成二年壽槨一所。
        (乃舉棺就槨而葬之,廣狹之間皆中其度。)
        (彬第二子道者,亦能為詩,以色絲係銅佛像,長寸餘,懸於襟上,衣道士服,
        (辟谷,隆冬盛夏,惟單褐布裙,跣足日馳數百里。)
        (狂率嗜酒,罕接人事,多往來玉笥、浮雲二山,林棲野宿,不常厥居。)
        (至今尚在,南中人多識之。)
        (王崇文以舊德殊勛,位崇台袞,巨鎮名藩節制逮之,坐鎮浮競,出入三朝,喜
        (慍莫形,世推名將。)
        (臨武昌日,閱兵於蹴踘場,武昌廳有古屋百餘間,久經霖雨,一旦而頹,出乎
        (不意,聲聞數裡。)
        (左右色動心恐,惟崇文指縱點閱,安詳如故,亦無所顧問。)
        (何敬洙善彈射,性勇決,微時為鄂帥李簡家僮。)
        (李性嚴毅,果於殺戮,左右給使之人小有過,鮮獲全宥。)
        (何嘗因薄暮與同輩戲於小廳下,有蒼頭取李公所愛硯擎於手中,謂諸僮曰)
    謂左右:誰敢破此?
    謂左右:(何時餘酣乘興,厲色而應曰)死生有命,吾敢碎之。
        (乃擲硯於石階之上,鏗然毀裂,群豎迸散,無敢觀者。)
        (翊日李衙退視事,責碎硯之由,主者具以實對。)
        (李極怒,即命擒何以至,死不旋踵矣。)
        (夫人素賢明,知何有坼相,每曰異日當極貴,至是匿何後堂中。)
        (旬浹之間,李怒未解,夫人亦不敢救。)
        
        
    3**時間: 地點:
        (一日,李獨坐小廳,有一烏申喙向李而噪,其聲甚厲。)
        (李惡之,遂拂衣往後園池亭中,烏亦隨其所之,叫噪不已,命家人多方驅逐,
        (略無去意。)
    謂左右:(李性既褊急,怪怒愈甚,顧謂左右曰)何敬洙善彈,亟召來能斃此畜,當釋爾
        罪。
        (何應召而至,注丸挾彈,精誠中激,應弦斃之。)
        (李佳賞至再,遂釋其罪。)
        (洎成立,擢為小校,以軍功累建旌鉞。)
    謂左右:(建隆初,自江西移鎮鄂渚,下車之日,小亭中廄見一烏,顧何而鳴,何曰)昔
        日全吾之命,得非爾乎?
        (乃取食物,自置諸掌,烏翻然而下,食何掌中。)
        (其後何位至中書令,授太師致仕,功算崇極,時莫與比。)
        (靈禽之應,豈徒然哉!)
        (馮撰即刑部尚書謐之子也,舉進士,初年少,眾譽籍籍,以為平折丹桂。)
        (秋試之間,撰一夕夢登崇孝寺幡剎極高處打方響。)
        (先是徐幼文能圓夢,遂詣徐請圓之。)
    謂左右:(徐曰)雖有聲價至下地。
        (洎來春,撰俄成名於韓熙載榜下。)
    謂左右:(或有責徐之言謬者,徐曰)誠於吾語,後當知之。
        (放榜數日,中書奏主司取士不當,遂追榜御試,馮果覆落。)
        (鄧匡圖為海州刺史,有野客潘扆謁之,鄧不甚禮遇,館於外廄。)
        (忽一日,鄧命潘觀獵近郊,鄧妻因詣廄中,覘扆棲泊之所,弊榻莞席竹籠而已
        (。)
        (籠中有錫彈丸二枚,其他一無所有。)
    謂左右:(艾夜扆從禽歸,啟籠之際,忽為歎駭之聲,且曰)定為婦人所觸,幸吾朝來攝
        其光鋩,不爾擺婦人頸久矣。
        (圉人異之,乃聞於鄧。)
    謂左右:(鄧詰其由,室家具以實告,鄧頗驚異,遂召潘升堂屏左右曰)先生其有劍術乎
        ?
    AAA:(潘曰)素所習之。
    AAA:(鄧曰)願先生陳其所妙,使某拭目一觀可乎?
    AAA:(潘曰)何不可也,明日公當齋戒三日,擇近郊平廣之地,可試吾術。
        (鄧如其約,至期命潘聯鑣而出,至城東。)
        (其始潘自懷袖中出二彈丸置掌中,俄有氣兩條如白虹之狀,微微出指端,須臾
        (上接於天,若風雨之聲,當空而轉,又繞鄧之頸,左盤右旋千餘匝,其勢奔掣
        (,其聲錚摐,雖閱電迅雷無以加也。)
    謂左右:(鄧據案危坐,喪精褫魄,雨汗浹體,莫知己身之所從,乃稽首祈謝曰)先生神
        術固已知矣,幸攝其威靈,無相見怖。
        (潘笑舉一手,二白氣廄貫掌中,若雲霧之乍收,數食間廄為二錫彈丸矣。)
        (鄧自此禮遇彌厚,表薦於烈祖納焉。)
        (其後欲傳之於人,一夕夢其師怒扆擅泄靈術,傳非其人,陰奪其法,既寤,不
        (廄能劍矣。)
        (尋病終於紫極宮,臨終上言乞桐棺葬於近地,後當屍解,上從之,使中貴人護
        (葬於金波園。)
        (至保大中,元宗命親信發塚觀之,骸骨尚在,迄無異焉。)
        (卷二)
        (進士黃可,字不可,孤寒樸野,深於雅道,詩句中多用「驢」字,如《獻高侍
        (郎詩》云「天下傳將舞馬賦,門前迎得跨驢賓」之類。)
        (又嘗謁舍人潘佑,潘教服槐子,雲豐肌卻老。)
        (明旦潘公趨朝,天階未曙,見槐樹煙霧中有人若狙之狀,追而視之,即可也。
        ()
    謂左右:(怪問其故,乃擁條而對曰)昨蒙明公教服槐子法,故今日齋戒而掇之。
        (潘大噱而去。)
        (孫晟為尚書郎,上賜一宅在鳳台山西岡壟之間。)
        (徙居之日,群公萃止。)
    謂左右:(韓熙載見其門卑巷陋,謂孫曰)湫隘若此,豈稱為相第耶!
        (舉坐莫喻其旨。)
        (明年孫拜御史大夫,旬日之問,果正台席。)
        (《升元格》:盜物直三緡者,處極法。)
        (廬陵村落間有豪民,暑雨初霽,曝衣篋於庭中,失新潔衾服不少許,計其資直
        (不下數十千。)
        (所居僻遠,人罕經行,唯一貧人鄰垣而已,周訪蹤狀,必為鄰人盜之,乃訴於
        (邑。)
        (邑白郡,郡命吏按驗,歸罪於貧人,詐服為盜。)
        (詰其贓,即言散鬻於市,蓋不勝捶掠也。)
        (赴法之日,冤聲動人。)
        (長吏察其詞色,似非盜者,未即刑戮,遂具案聞於朝廷,烈祖命員外郎蕭儼覆
        (之。)
        (儼持法明辨,甚有理聲,受命之日,乃絕葷茹,齋戒理棹,冥檮神只,晝夜兼
        (行,佇雪冤枉。)
        (至郡之日,索案詳約始末,迄無他狀。)
        (儼是夕廄焚香於庭,稽首冥禱,願降儆戒,將行大辟。)
        (翊日天氣融和,忽有雷雨自西功豹,至失物之家,閱死一牛。)
        (盡剖其腹,腹中得所失衣物,乃是為牛所啖,猶未消潰。)
        (遂赦貧民,而儼驟獲大用。)
        (諫議大夫張義方,命道士陳友者合還丹於牛頭山,頻年未就。)
        (會義方遘疾將卒,恨不成九轉之功,一旦命子弟發丹沔,沔下有巨虺,火吻錦
        (鱗,蜿蜓其間,若為神物護持。)
        (乃取丹自餌一粒,喑啞而終。)
        
        
    4**時間: 地點:
        (當時識者以為氣未盡,服之陰者不壽也。)
        (劉仁贍鎮壽春,周師堅壘三戰,蹙而不降。)
        (一夕愛子泛舟於敵境,艾夜為小校所擒,疑有叛志,請於贍。)
        (贍將行軍法,監軍使懇救不回,廄使馳告其夫人。)
    謂左右:(夫人曰)某即妾最少子,擕提愛育,情若不及,奈軍法至重,不可私也,名義
        至大,不可虧也。苟屈公議,使劉氏之門有不忠之名,妾與令公何顏以見三軍?
        (遂促令斬之,然後成其喪禮。)
        (戰士無不墮淚。)
        (高越,燕人也,將舉進士,文價藹然,器宇森挺,時人無出其右者。)
        (鄂帥李公賢之,待以殊禮,將妻以愛女。)
        (越竊諭其意。)
    謂左右:(因題《鷹》一絕,書於屋壁云)雪爪星眸眾鳥歸,摩天專待振毛衣。虞人莫謾
        張羅網,未肯平原淺草飛。
        (遂不告而去。)
        (後為范陽王盧文納之為婿,與王同歸烈祖,累居清顯,終禮部侍郎。)
        (與江文蔚俱以詞賦著名,故江南士人言體物者,以江、高為稱首焉。)
        (朱匡業、劉存忠雖無勛略,然以宿舊嚴整,皆處環衛之長。)
        (劉彥貞壽陽既敗,我師屢功,京師危之。)
        (元宗臨軒旰食,問其守禦之方。)
    謂左右:(匡業對曰)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遂忤旨流撫州。)
        (存忠在側,贊美匡業之言不已,流饒州。)
        (韓寅亮,偓之子也,嘗為予言:偓捐館之日,溫陵帥聞其家藏箱笥頗多,而緘
        (鐍甚密,人罕見者,意其必有珍玩,使親信發觀,惟得燒殘龍鳳燭、金縷紅巾
        (百餘條,蠟淚尚新,巾香猶鬱。)
    謂左右:(有老僕泫然而言曰)公為學士日,常視草金鑾內殿,深夜方還翰苑,當時皆宮
        妓秉燭炬以送,公悉藏之。自西京之亂,得罪南遷,十不存一二矣。
        (餘丱歲,延平家有老尼,嘗說斯事,與寅亮之言頗同,尼即偓之妾云耳。)
        (張易為太弟賓客,方雅真率,而好乘醉凌人,時論憚之。)
        (嘗侍宴昭慶宮,儲後出所愛玉杯親酌易酒,捧玩勤至,有不顧之色。)
    謂左右:(易張目排座,抗音而讓曰)殿下輕人重器,不止虧損至德,恐乖聖人慈儉之旨
        。
        (言訖,碎玉杯於殿柱,一座失色,儲後避席而謝之。)
        (廬山九天使者廟有道士,忘其姓名,體貌魁偉,飲啖酒肉,有兼人之量。)
        (晚節服餌丹砂,躁於衝舉。)
        (魏王之鎮潯陽也,郡齋有雙鶴,因風所飄,憩於道館,迥翔嘹唳,若自天降。
        ()
        (道士且驚且喜,焚香端簡,前瞻雲霓,自謂當赴上天之召,命山童控而乘之。
        ()
        (羽儀清弱,莫勝其載,毛傷背折,血灑庭除,仰接久之,是夕皆斃。)
        (翌日,馴養者詰知其狀,訴於公府,王不之罪。)
    謂左右:(處士陳沆聞之,為絕句以諷云)啖肉先生欲上升,黃雲踏破紫雲崩。龍腰鶴背
        無多力,傳語麻姑借大鵬。
        (慶王茂,元宗第二子也,雅言俊德,宗室罕倫,未冠而薨。)
    謂左右:(上深軫悼,每顧侍臣曰)子夏喪明,不為異也。
    AAA:(或對曰)臣聞仁而不壽,仙經所謂煉形於太陰之中。然慶王必將侍三後於三清
        ,友王喬於玉除,伏望少寢矜念。
        (上泫然焉。)
        (烈祖輔吳,將有禪讓之事,人情尚懷彼此,一二不樂。)
    謂左右:(周宗請之,上曰)吾夜夢為人引劍擺吾之頸,意所惡之。
    AAA:(宗遽下階拜賀曰)當策立耳。
        (居數日而內禪。)
        (王魯為當涂娉,頗以資產為務。)
    謂左右:(會部民連狀訴主簿貪賄於縣尹,魯乃判曰)汝雖打草,吾已蛇驚。
        (為好事者口實焉。)
        (鄧亞文,高安鄉野之人也,烈祖時自尚書郎拜青陽令。)
    謂左右:(升廳就案而食,自謂尊顯彌極,還語兒子輩云)當思為學自致煙霄。吾為百里
        之長,聲鼓吃飯,腦後接筆,此吾稽古之力也。
    謂左右:(宋齊丘微時,相者相之曰)君貴不可說,然亞夫下獄之相,君實有之。位極之
        日,當早引退,庶幾保全。
        (齊丘登相位數載致仕,廄以大司徒就征。)
        (保大末,坐陳覺謀幹犯事,乃餓死於青陽。)
        (元宗幼學之年,馮權常給使左右,上深所親幸,每曰)
    謂左右:我富貴之日,為爾置銀靴焉。
        (保大初,聽政之暇,命親王及東宮舊僚擊鞠歡極,頒賚有等。)
        (語及前事,即日賜銀三十斤以代銀靴。)
        (權遂命工鍛靴穿焉,人皆哂之。)
        (元宗嗣位之初,春秋鼎盛,留心內寵,宴私擊鞠,略無虛日。)
        (常乘醉命樂工楊花飛奏《水調詞》進酒,花飛唯歌「南朝天子好風流」一句,
        (如是者數四。)
        (上既悟,覆杯大懌,厚賜金帛,以旌敢言。)
    謂左右:(上曰)使孫、陳二主得此一句,固不當有銜璧之辱也。
        (翌日,罷諸歡宴,留心庶事,圖閩弔楚,幾致治平。)
        (常夢錫為翰林學士,剛直不附,貴近側目。)
    謂左右:(或謂曰)公罷直,私門何以為樂?
    AAA:(常曰)垂幃痛飲,面壁而已。
        (蓋馮、魏擅權之際也。)
        (周業為左街使,信州刺史本之子也。)
        (與劉郎素有隙。)
        (劉郎,長公主婿,時為禁帥。)
        (無何升元中金陵告災,業方潛飲人家,醉不能豹。)
    謂左右:(有聞上者,上顧親信施仁望曰)率衛士十人詣災所,見其馳救則釋,不然就戮
        於牀。
        (仁望既往,亟使召業家語之。)
        (業大怖,衣女子服奔見仁望,仁望怒之。)
    謂左右:(洎火息廄命,至便殿門,會劉郎先至,亦將白災事,仁望揣劉意不能蔽業,又
        (懼與之偕罪,計出倉卒,遽排劉越次見上曰)火不為災,業誠如聖旨。
    AAA:(上曰)戮之乎?
    AAA:(仁望曰)業父本方臨敵境,臣未敢即時奉詔。
    AAA:(上撫幾大悅曰)幾誤我事。
        (仁望自此大獲獎用,業乃全恕。)
        (張子通既貴,其弟子游好次薤露,暑月衣犢鼻,納涼門廡。)
        (值里巷喪車過,必逕趨群挽中,聲調清壯,抑遏中節,或至郊外,通夕而歸。
        ()
        (喪家以子通故,攝至客位,常享醉飽。)
        (其兄恥之,雖戒勖,終不能止。)
        (陳誨嗜鴿,馴養千餘只。)
        (誨自南劍牧拜建州觀察使,去郡前一月,群鴿先之富沙,舊所無孑遺矣。)
        (又嘗因早衙,有一鴿投誨之懷袖中,為鷹鸇所擊故也。)
        (誨感之,自是不廄食鴿矣。)
        (章齊一為道士,滑稽無度,善於嘲毀,娼裡樂籍多稱其詞。)
        (弟曰齊二,次曰齊三。)
        (保大中,任樂坊判官。)
        (一旦暴疾,齊一齚舌而終。)
        (女冠耿先生,鳥爪玉貌,甚有道術。)
        (獲寵於元宗,將誕前三日)
    謂左右:我子非常,產之夕當有異。
        (及他夕,果閱雷繞室,大雨河傾。)
        (半夜雷止,耿身不廄孕,左右莫知,所產將子亦隨失矣。)
        (陳繼善自江寧尹拜少傅致仕,富於資產,性鄙屑,別墅林池,未嘗暫適。)
        (既不嗜學,又杜絕賓客,惟自荷一鋤,理小圃成畦,以真珠千餘顆若種蔬狀,
        (布土壤之間,記顆俯拾,週而廄始,以此為樂焉。)
        (烈祖鎮建業日,義祖薨於廣陵,致意將有奔喪之計。)
    謂左右:(康王已下諸公子謂周宗曰)幸聞兄長,家國多事,宜抑情損禮,無勞西渡也。
        (宗度王等非本意,堅請報簡示信於烈祖,康王以匆遽為詞。)
        (宗袖中出筆,廄為左右取紙,得故茗紙帖為手札。)
    謂左右:(康王不獲已而札曰)幸就東府舉哀,多壘之秋,二兄無以奔喪為念也。
        (明年烈祖朝覲廣陵,康王及諸公子果執上手大慟,誣上不以臨喪為意,詛讓百
        (端,冀動物聽。)
        (上因出王所書以示之,王靦顏而已。)
        (兵部尚書杜業任樞密,有權變,足機會,兵賦民籍,指之掌中。)
        (其妻張氏妒悍尤急,室絕婢妾,業憚之如事嚴親。)
    謂左右:(烈祖嘗命元皇后召張至內庭,誡之曰)業位望通顯,得置妾媵,何拘忌如此,
        豈婦道所宜耶!
    AAA:(張雪涕而言曰)業本狂生,遭逢始運,多壘之初,陛下所藉者駑馬未竭耳,而
        又早衰多病,縱之必貽其患,將誤於任使耳。
        (烈祖聞之,大加獎歎,以銀盆彩段賞之。)
        (烈祖輔吳,四方多壘,雖一騎一卒,必加姑息。)
        (以群校多從禽聚飲近野,或騷擾民庶,上欲繩之以法。)
        (而方藉其材力,思得酌中之計,問於嚴求。)
    謂左右:(求曰)無煩繩之,易絕耳。請敕泰興、海鹽諸縣罷彩鷹鸇,可不令而止。
        (烈祖從其計,期月之間,群校無複游墟落者。)
        (嚴求微時為陽邑吏。)
    謂左右:(陽娉器之,待以賓禮,每曰)卿當自愛,他日極人臣之位。吾不廄見卿之貴,
        幸以遺孤留意。
        (期年嚴亟登公輔,娉歿既久,其子理遺命候謁嚴門,嚴贈擔石束帛而已。)
    謂左右:(其子慊懷而退,嚴不甚顧,密遣家人齎黃金數十斤,伺於逆旅間,謝之曰)非
        陽娉之子乎?相君使奉金以備行李。
        (又薦一官,地宅僕馬畢為之置。)
    謂左右:(其子他日及門致謝,嚴曰)聊以報尊府君平昔之遇耳。
        (一見後,終身謝絕焉。)
        (烈祖輔吳日,與諸侯會射延賓亭,劉信擎牙注矢揖擬四座。)
        (小校孫漢威疑不利於上,忽引身障烈祖,以己當之。)
        (上自此益加寵遇,位至侍中、九江帥。)
        (劉信攻南康,終月不下。)
    謂左右:(義祖譴信使者而杖之,詈曰)語劉信要背即背,何疑之甚也。
        (信聞命大怖,並力急攻,次宿而下。)
        (凱旋之日,師至新林浦,犒錫不至,亦無所存勞。)
        (他日謁見,義祖命諸元勛為六博之戲,以紆前意。)
    謂左右:(信酒酣,掬六骰於手曰)令公疑信欲背者,傾西江之水終難自滌。不負公,當
        一擲遍赤,誠如前旨,則眾彩而已,信當自拘,不煩刑吏耳。
        (義祖免釋不暇,投之於盆,六子皆赤。)
        (義祖賞其精誠昭感,廄待以忠貞焉。)
        (李建勛鎮臨川,方與僚屬會飲郡齋,有送九江帥周宗書至者,訴以赴鎮日近,
        (器用儀注或闕,求輟於臨川。)
    謂左右:(李無廄報簡,但乘醉大批其書一絕云)偶罷阿衡來此郡,固無閒物可應官。憑
        君為報群胥道,莫作循州刺史看。
        (趙王李德誠鎮江西,有日者自稱世人貴賤一見輒分。)
        (王使女妓數人,與其妻滕國君同糚梳服飾,偕立庭中,請辨良賤。)
    謂左右:(客俯躬而進曰)國君頭上有黃云。
    謂左右:(群妓不覺皆仰首,日者曰)此是國君也。
        (王悅而遣之。)
        (陳覺微時為宋齊丘之客,及為兵部侍郎也,其妻李氏妒悍,親執廚爨,不置妾
        (媵。)
        (齊丘選姿美之婢三人與之,李亦無難色,奉侍三婢若舅姑禮。)
    謂左右:(問其故,李曰)此令公寵幸之人,見之若面令公,何敢倨慢。
        (三婢既不自安,求還宋第,宋笑而許之。)
    謂左右:(馮延巳鎮臨川,聞朝議已有除替,一夕夢通舌生毛,翊日有僧解之曰)毛生舌
        間,不可剃也,相公其未替乎?
        (旬日之間,果已寢命。)
        (張洎計偕之歲,為潤帥燕王冀所薦。)
        (首謁韓熙載,韓一見待之如故)
    謂左右:子好一中書舍人。
        (頃之韓主文,洎擢第,不十年果主綸闈之任。)
        (進士李冠子善吹中管,妙絕當代。)
        (上饒郡公嘗聞於元宗,上甚欲召對,屬淮甸多故,盤桓期月,戎務日繁,竟不
        (獲見。)
    謂左右:(出關日,李建勛贈一絕云)韻如古澗長流水,怨似秋枝欲擺蟬。可惜人間容易
        聽,新聲不到御樓前。
    謂左右:(鐘傳鎮江西日,客有以覆射之法求謁,傳以歷日包一橘,置袖中使射之,客口
        (占一歌以揭之云)太歲當頭立,諸神莫敢當。其中有一物,常帶洞庭香。
    謂左右:(程員舉進士,將逼試,夜夢烏衣吏及門告員曰)君與王倫、廖衢、陳度、魏清
        並已及第。
        (員夢中驚喜,理服馳馬詣省門,見楊遂、張觀、曾顗立街中)
    謂左右:榜在雞行,何忽至此?
        (員悵然而覺,秘不敢言。)
        (其年考功員外郎張佖權知貢舉,果放楊遂等三人,員輩卒無征應。)
        (既夏,內降御札,尚慮遺賢,命張洎舍人取所試詩賦就中書重定,務在精選,
        (洎果取員等五人,附來春別榜及第,明年歲在癸酉也。)
        (李德來任大理少卿,持法甚峻,忌刻便佞,時號「李貓兒」。)
        (本無學術,詐稱博聞,每呼馬為韓盧,樂工為伶倫,慆佞為謇諤,以此貽譏於
        (世。)
        (木平和尚,不知何許人也,保大初征至闕下,傾都瞻禮,闐咽里巷,金帛之施
        (,日積數萬。)
        (嘗出入宮禁中,他日從上登百尺樓,上曰)
    木 平:新建此樓,制度佳吭?
    木 平:尤宜望火。
        (上初不喻其旨。)
        (居數歲,木平卒,淮甸大擾,自壽陽置烽堠以應龍安山,旦夕上多登覽,以瞻
        (動靜。)
        (又上最鐘愛慶王,王初幼學,上問壽命幾何)
    木 平:郎君聰明哲智,預知六十年事,壽當七十。
        (是歲疾終,年十七,蓋反語以對之也。)
        (李征古,宜春人也,少時賤游,嘗宿同郡潘長史家。)
        (是夜,潘妻夢門前有儀注鞍馬,擁劍護衙隊約二百人,或坐或立,且云「太守
        (在此」,洎見,乃寓宿秀才。)
    木 平:(覺後言於潘曰)此客非常人也,妾來晨略見。
    木 平:(餞酒一鐘,贈之金枙腕)郎君他日富貴,慎勿相忘。
        (李不可知也。)
        (來年至京,一舉成名,不二十年,自樞密副使除本州刺史。)
        (離闕日,元宗賜內庫酒二百瓶。)
        (韓熙載放曠不羈,所得俸錢,即為諸姬分去,乃著衲衣負筐,命門生舒雅執手
        (版,於諸姬院乞食,以為笑樂。)
    木 平:(使中國作詩云)我本江功人,去作江南客。舟到江功來,舉目無相識。不如歸
        去來,江南有人憶。
        (陶谷學士奉使,恃上國勢,下視江左,辭色毅然不可犯。)
    木 平:(韓熙載命妓秦弱蘭詐為驛卒女,每日弊衣持帚掃地,陶悅之與狎,因贈一詞名
        (《風光好》云)好因緣,惡因綠,只得郵亭一夜眠。別神仙,琵琶撥盡相思調
        ,知音少。待得鸞膠續擺弦,是何年?
        
        
    5**時間: 地點:
        (明日後主設宴,陶辭色如前,乃命弱蘭歌此詞勸酒,陶大沮,即日功歸。)
        (韓熙載功人,仕江南,致位通顯,不防閒婢妾,有功齊徐之才風。)
        (侍兒往往私客,客賦詩有云「最是五更留不往,向人枕畔著衣裳」之句,熙載
        (亦不介意。)
        (卷三)
        (李堯,廣陵布衣,常以喉舌捭闔為己任。)
        (宋齊丘罷鎮江西,堯裹足來謁。)
    木 平:(齊丘問)客素習何業?
    謂左右:(堯曰)修相業,於今十年矣。
    木 平:(宋曰)君修相福乎?
        (堯不能答。)
        (他日,廄求見宋,屬子卒,左右不廄通知,乃題一絕而去。)
    謂左右:(詞曰)中興唐祚滅強胡,總是先生設遠謨。今日喪雛猶解哭,讓皇宮眷合何如
        ?
        (朱業為宣州刺史,好酒凌人,性廄威厲,飲後恣意斬決,無廄見者。)
        (惟其妻鐘氏能制之,搴幃一呼,懾栗而止。)
        (張易令通倅之職,至府數日,業為啟宴。)
        (酒舉未及三爵,易乘宿酲,擲觥排席,詬讓蠭豹。)
    謂左右:(業怡聲屏幛之間)張公使酒,未可當也。
        (命扶易而出,此後府公無廄使酒焉。)
        (元宗曲燕保和堂,命從官賦詩。)
        (學士朱鞏詩成獨晚,洎眾制皆就,鞏已醉矣。)
        (唯進一聯,上疑其構思大久,廄不終篇。)
    謂左右:(鞏再拜致謝曰)好物不在多。
        (左右掩口而笑。)
        (自是金陵士庶遺餉不豐好者,皆以朱公為口實。)
        (魏王知訓為宣州帥,苛政斂下,百姓苦之。)
        (因入覲侍宴,伶人戲作綠衣大面明人若鬼狀。)
    謂左右:(傍一人問曰)何為者?
    木 平:(綠衣人對曰)吾宣州土地神,王入覲,和地皮掠來,因至於此。
        (張崇帥廬州,好為不法,士庶苦之。)
    木 平:(嘗入覲江都,廬人幸其改任,皆相謂曰)渠伊必不廄來矣。
        (崇來,計口征「渠伊錢」。)
        (明年再入覲,盛有罷府之議,不敢指實,道路相見,皆捋須相慶。)
        (崇歸,又征「捋須錢」。)
    木 平:(嘗為伶人所戲,一伶假為人死,有譴當作水族者,陰府判曰)焦湖百里,一任
        作獺。
        (崇大慚。)
        (後主篡位之初,嘗夢一羊升武德殿御牀,意甚惡之。)
        (及金陵之陷,補闕楊克讓首知府事。)
        (盛衰之理,其明征歟!)
    木 平:(李羽能詩,五十方擢第,嘗獻江淮郡守詩曰)塞詔東來淝水濱,時情惟望秉陶
        鈞。將軍一陣為功業,忍見沙場百戰人。
        (蓋郡守盧公一舉及第。)
        (李古少貧賤,一舉成名,不二十年,自副樞密除本州刺史。)
    木 平:(有《登祝融峰》云)欲上祝融峰,先登古石橋。鑿開巇嶮處,取路到丹霄。
        (馮延魯公出討閩中,催督軍糧,急於星火。)
    木 平:(李建勛以詩寄之曰)粟多未必全為計,師老須防有伏兵。
        (既而福州之兵果為越人所敗。)
        (及歸,遷司空,累表乞致政,自稱鍾山公。)
        (詔授司徒,不豹。)
    木 平:(學士湯悅致狀賀之,建勛以詩答曰)司空猶不作,那敢作司徒。幸有山公號,
        如何不見呼?
        (先是,宋齊丘自京口求退於青陽,號九華先生,未週期,一詔而豹,時論薄之
        (。)
        (建勛年德未衰,時望方隆重,或有以比宋公者,因為詩曰)
    耿先生:桃花流水雖相似,不學劉郎去又來。
    耿先生:(陳喬、張俄重陽日登高於功山湖亭,不奏聲樂,因吟杜工部《九日宴藍田崔氏
        (莊》詩,其末句云)明年此會知誰健?醉把茱萸仔細看。
        (員外郎趙宣父時亦在集,感慨流涕者數四,舉座異之。)
        
        
    6**時間: 地點:
        (未幾,趙卒。)
        (周顓處士洪儒奧學,偶不中第,旅浙西,從事歡飲,惟昧於章程,座中皆戲之
        (。)
    耿先生:(有贈詩曰)龍津掉尾十年勞,聲價當時鬥月高。惟有紅妝回舞手,似持霜刃向
        猿猱。
    木 平:(周和曰)十載文場敢憚勞,宋都回鷁為風高。今朝甘伏花枝笑,任道樽前愛縛
        猱。
    木 平:(保大中,廣陵理城隍,因及古塚,得石志一所云)日為箭兮月為弓,四時射人
        兮無窮。但得天將明月化,不覺人隨流水空。山川秀兮碧穹窿,崇夫人墓兮直其
        中。猿啼烏嘯煙蒙蒙,千年萬年松柏風。
        (或云李白詞。)
        (烈祖曲宴便殿,引鴆觥賜周本。)
    木 平:(本疑而不飲,佯醉,別引一卮,均酒之半,跪捧而進曰)陛下千萬歲!陛下若
        不飲此,非君臣同心同德之義也,臣不敢奉詔。
        (上色變,無言久之,左右皆相顧流汗,莫知所從。)
        (伶倫申漸高,有機智者,竊諭其旨,乃乘談諧盡並兩盞以飲之,內杯於懷中,
        (亟趨而出。)
        (上密使親信持藥詣私第解之,已不及矣,漸高腦潰而卒。)
        (大食國進龍腦油,其味辛烈,解酲蠲疾,上所秘惜。)
    耿先生:(見之曰)此非佳者,當為大家致之。
        (乃縷夾絹囊,貯白龍腦數斤,懸於屋楝上,以胡餅盛之。)
        (少頃,瀝液如注。)
        (上歎駭不已,命酒泛之,味逾於大食國進者。)
        (陳省躬嘗夢騎一馬,入一府署曰「天下太平」)
        
        
    7**時間: 地點:
        (未幾除太平令。)
        (後廄夢烏衣吏仗劍擺其一臂。)
        (時省躬弟長參從事京口,值甲戌之圍,音耗久絕,尚以手足為念。)
        (既而金陵傾陷,歸朝,除深州下博令。)
    耿先生:(內中嘗欲真珠數升)易致耳。
        (即命以小麥數升,以銀釜炒之。)
        (食頃,勻圓成珠。)
        (魏明好作詩詞,多而不格。)
        (嘗攜近詩詣韓熙載,韓托以病目,請置几案徐覽。)
    耿先生:(明曰)侍郎目昏,請自為吟之。
    木 平:(韓曰)耳聾加劇,切忌不聞。
        (金陵圍逼之際,人多患腳弱而卒。)
    木 平:(童謠云)索得娘來破卻家,後園桃李不生花。豬兒狗兒總死盡,養得貓兒遇赤
        瘕。
    耿先生:(一僧解之曰)娘,謂再娶周後。不生花,謂之枯瘁。豬狗死盡,戌亥年腳弱而
        亡者。赤瘕,貓目疾,不能捕鼠,謂不見丙子年也。
        (金陵建國之初,軍儲未實,關市之利,苛悉農桑商賈。)
    耿先生:(時亢旱日久,上曰)近京皆報雨足,獨京城不雨,何也?
    木 平:(申漸高對曰)雨懼抽稅,不敢入城。
        (上即下詔停額外稅,俄雨沾足。)
        (故知優旃漆城,耶律瓦衣,不為虛矣。)
        (給事中喬舜知舉,進士及第者五人,皆以舉數升降等甲。)
        (無名子謂喬之榜類陳桔皮,半白多居上。)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