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琢州聚黨)
    
    
2**時間: 地點:
    (話說我大明天啟年間,有個弄權圖叛的太監,欺君誤國,蔑法無天,殺害忠良
    (,冒濫爵賞,流毒四海,結怨萬民,富貴極處,惡貫滿盈。)
    (遇了個聖明天子,納諫如流。)
    (大小百官以至士民一齊上本,動了聖怒,追奪了鐵券誥命,籍沒了金銀珍寶,
    (變賣了房屋田地,凌遲了身首肢體。)
    (這不是一個活活裡的陽夢嗎?這個太監是誰?且聽說來。)
    (這太監姓魏,名喚進忠,原籍河間府肅寧縣人。)
    (是一個浮浪的破落戶,沒信行的人。)
    (專好幫閒,引誘良家子弟。)
    (自小不成家業,單學得些遊蕩本事,吹彈歌舞絕倫,又好走馬射箭,蹴球著棋
    (。)
    (若問文書,一字不識。)
    (這些里中少年,愛他會玩耍、會謅趣,個個喜歡他。)
    (常在涿州泰山神祠遊玩歇息。)
    (結成一黨,荒淫無度。)
    (這些都是光棍兒漢子,無籍之徒。)
    (這泰山神極靈顯,四方男女來進香許願的甚多。)
    (為父母求壽的,為自己求子的,也有禳災消禍的,也有祈夢卜吉的,四時不絕
    (。)
    (因此聚集那游手好閒之人,日逐成群結黨。)
    (也有姦淫壞事的,也有酗酒撒潑匠的,不計其數。)
    (那時有個李貞,原是一個秀才,只是因愛賭好嫖,經常淫奸賣俏,倚著青衿,
    (詐人騙錢。)
    (後被仇家告發,學院齥退了他,褫奪了衣巾,在家沒趣,無顏見親戚朋友,躲
    (到涿州來遊戲,借泰山祠內寓下。)
    (進忠使與他相好,甚是投機,日常倚借他些資財酒食。)
    (兩個正在肆中飲酒,魏)
進 忠:待咱唱一支情詞兒,奉李爺酒何如?
    (李貞大喜。)
    (進忠口裡唱曲,悠悠揚揚;手撥弦索,繽繽砰砰。)
    (擁著若干人來聽。)
那漢子:(中間有個長大喝采道)好!好!
那漢子:(不住地稱贊,挨著身子坐下道)老兄這樣妙人,可客咱在此沽一壺請二位嗎?
    再請教一曲,叫做逢場作戲,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那李貞:咱們中是不才,極是好結交朋友的。老兄既有這樣高情,同飲三杯便是。東道都
    是我的。
    (三人吃得高興,竟日盡醉。)
    (進忠下樓去櫃上算酒賬,那漢子也走到櫃邊來,摸出一個銀包還酒錢。)
    (李貞定不要這漢子還,竟自打開銀包,拈一塊銀子,約莫有六七錢重,對店家
    (道)
李 貞:放在你處,明日再來吃了算。
那漢子:我也放下一塊銀子在這裡,也是明日來,吃了算。
    (三人都不通問姓名,也不問下處,那漢子競自去了。)
    (進忠與李貞原同到道士房裡去歇息了。)
    (翌日吃過了早飯,又到岳廟前看那進香的歸人,穿紅著綠的,雖然戴著一個臉
    (罩兒,坐在牲口上,都是露出尖尖一雙小腳兒,穿著紅繡鞋,踹在兩邊踏鐙兒
    (裡。)
    (兩人正在那裡看得熱鬧,昨日酒樓上相會的那漢子也來了,在那人叢中一個鯉
    (魚攻,攻將人來,拱手道)
兩 人:昨日盛擾,大醉而去,今日該是小弟作東了。
    (大家又同站著看了一會兒,便挽著手,齊到那肆中飲酒,意氣相投。)
李 貞:(開口道)昨日不曾請問得老兄尊姓大號,小弟甚是疏略。
那漢子:小弟也因不曾請問貴姓尊號,昨夜回來甚是惶愧。今日二位先見教了。小弟才敢
    相告。
李 貞:(兩人推遜一會)賤姓李,名貞,字子堅。
那漢子:這位高姓大號?
進 忠:在下姓魏,名進忠,實是沒有表號。請問尊姓貴號?
那漢子:小弟賤姓劉,名嵎,字爾峻。
    (三人通罷姓名,歡笑快樂,同心一意,把盞勸酬,行令猜枚。)
劉 嵎:(酒至半酣)今日我們真是異鄉骨肉了,可學那桃園結義何如?
李 貞:我們都是萍水相逢,哪能夠常自相親相傍。
劉 嵎:(那)小弟原是一個武弁,因得罪上官閒住,如今要往京師營幹。我看二位都是
    好漢,不是那半三不四淪落的人,可同進京一遊何如?
那進忠:咱家是個窮漢,又沒些本事,那裡趕得上二位。
李 貞:(開口道)小弟正要進京圖個出身,魏大哥可陪我們去,一應盤纏用費,都是我
    們包著。
劉 嵎:這也各不要論量,但是先得進身的,就要他看管著,同過日子。須要擇一個神在
    日,備一副三牲祭禮,神前設盟,不比尋常泛交,務要學古人金蘭厚契,雷陳固
    交,立定終身,不忘大義。
李 貞:(便向店主人討個日曆來看道)明日是黃道吉日,又祭祀日。祭祀日就是神在日
    了,甚是淒巧,這天意合著人心,料想我們三人,後日定有好處的,就是明日吧
    。
    (三人約定,又吃了幾杯同心酒)
劉 嵎:明日有政事,不敢多奉二兄的酒,只是今晚各要香湯沐浴,竭誠對神設誓。
    (便抽身下樓,向主人討昨日那塊銀子,打發了酒錢。)
    (李貞叫進忠也與店家算清了前日的酒錢,兌絕了銀子,各自別去。)
    (次早各潔誠執信香來,李貞托進忠早已備下三牲祭禮:酒、果、紙錠、香、燭
    (等物。)
    (齊到關帝廟中,一排跪在神前,拈香叩頭過,三人各通姓名,立誓道)
神 前:三人願為生滅之交,榮枯得失,事同一人,永無二心。如有違背者,明神殛之。
    (就在供桌上寫了盟約,各執一紙,裂雞歃血。)
    (八拜已罷,攜著福物,原到寓所,暢歡極其盡歡,訂期起程。)
    (正是:
    (  相逢不飲空歸去,洞口桃花也笑人。)
    (三人一齊進京,畢競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京都充役)
    
    
3**時間: 地點:
    (且說魏進忠心裡自忖道:他兩個是有錢的主兒,進京時,相識又多多的。)
    (俺只是一雙空手,日後倘然怠慢我起來,身在異鄉,那時進不得退不得,教我
    (如何處置。)
    (俺如今只說去不得,若是他們畢竟要我陪去,就好人頭了。)
    (須要斷定,久後扶持我便好。)
    (今口說得破,省得後邊有閒話。)
劉 嵎:(便對兩人說道)兩位老哥進京做事,小弟卻去不得。
李 貞:三人同心,其利斷金。如何說去不得?
進 忠:小弟一則手裡乏錢,二則在京沒些事,日常動用,雖蒙兩位見許,哪裡周全得許
    多。咱也自覺得臉上沒趣。
兩 人:魏大哥如何說這話?我們在神前立過誓的,『患難相扶持,苦樂共相守』,哪敢
    相忘這句話兒?且進京去,甘苦同受,自然安頓你的。
進 忠:既承兩位老哥吩咐了,小弟只管相陪去便是,料必不使小弟落莫了。
    (三人收拾行李包裹,僱了三頭騾子,即便離了涿州,一逕望北京城來,但過村
    (坊鎮店,買些酒肉面飯吃。)
    (不甚辛苦,也不熬淡。)
    (進忠沿途小心謹慎。)
    (李貞、劉嵎甚是喜歡。)
    (行到武清地面,日色銜山,投宿旅店。)
    (三人下了牲口,卸了行李,安頓客房。)
    (趕腳人自去喂著騾子。)
    (店家孩子端著盆水進來。)
    (進忠、李貞、劉嵎都洗了臉,撲掉了身上塵土。)
    (李貞、劉嵎在堂屋裡坐下,進忠自己一個走將出來,到門首問店主人)
進 忠:咱們路上辛苦了,要些好酒吃,不知這裡可有嗎?
店主人:這鎮上哪討得好灑,須要進城去。有好易酒、豆酒、細花燒酒、蘇州三白酒、金
    華老酒、徽州白酒。
進 忠:這裡到城裡去有幾多路程?
店主人:不遠,止有二三里。客官們要吃什麼樣酒,待俺家孩子們去買來便是。
進 忠:(暗想道)我如今正要他兩人提拔,一路都用著他的,吃著他的,進京又要靠著
    他的,趁今日冷淡時,做一個小東道點景兒。
    (便從腰邊纏袋裡,取出一塊銀子,有二錢來重,遞與店主人,悄地裡教孩子去
    (買些好酒,宰了一隻雞,切下一大盤牛脯,整備了端進客房裡來。)
    (李貞、劉嵎見了口裡不說,怪道)
心 裡:太費事了。
    (進忠是個乖巧人,見貌辨色的主兒)
進 忠:小弟多虧了兩位老哥挈帶。這杯薄酒,聊表我這點心。兩位老哥,寬懷請三杯。
兩 人:我們原說過不要費你一毫的,怎麼又是這等費事起來,反教我們不安了。今後再
    不要掛念,才見得仗義的弟兄。
進 忠:實不敢相瞞,小弟也只好這一次奉敬了。
    (三人盡興暢歡。)
    (隔壁客房裡也在那裡吃酒,彈動三弦子,唱起《山坡羊》:
    (  風兒疏喇喇吹動,雨兒浙零零風送。)
    (雨兒淒楚風兒橫,繡幕中燈兒一點紅。)
    (燈兒照破人兒夢,夢繞巫山若個峰。)
    (朦朧徘徊兩意濃,匆匆歡娛一霎空。)
    (你說這個客人是什麼人?是管皇城的何內相的家人,叫做何旺。)
    (差他到保定去公幹回來的,也是個好玩耍、極風月的,隨身帶著吹彈的物件兒
    (走。)
    (魏進忠聽得,便技庠起來了,心裡道:我的本領高似他幾分,這裡不賣弄,哪
    (裡去賣弄啊。)
    (便走出房去,向那店主人借提琴投管,也彈唱起來,引動各房的客人,又許多
    (掌鞭的,及那外邊鄰舍的人,齊齊都來聽著。)
    (都喝采道好。)
    (那何旺便掇起心頭火一盆,一則倚內相的勢,二則乘了些酒興,三則本京人慣
    (要藐視外路人的,大叫道)
那何旺:掃我的興!
    (就大發作起宗。)
    (摩拳擦掌,尋鬧廝打。)
    (那魏進忠原是個無賴,平常要生事,不肯讓人的,便要交鋒對敵,只因看的人
    (多,都來勸解,兩邊不得著身。)
    (北方人最是鯁直的,都道)
進 忠:何管家不是,明明是欺侮魏官兒。
    (進忠是個大奸大詐的人。)
    (看見眾人這等抱不平,自家能再不開口,只說「自有列位這等公道話兒,咱何
    (消辯得」。)
    (那何旺聽見眾人這話,十分威勢,早已倒了七八分。)
    (李貞、二人心裡想道)
劉 嵎:我們正要進京相交人的,豈可惡識了他。
二 人:(上前對著何旺拜個揖道)老管家,不要著惱。這是大家在客邊取樂,歇過一夜
    ,明早各自從東從西去了,有什麼爭不明的田地,撐不開的船頭。待我們篩一壺
    酒來,同老管家坐一坐。咱也胡謅一隻曲兒,與老管家聽著何如?
    (雙手扯這何旺到自己客房裡坐著,撇過了殘肴,重新去買辦好一桌飯來,滿滿
    (斟杯酒兒,送與何旺道)
何 旺:老管家寬懷,請一杯。
    (這何旺倒覺滿面羞漸,就下個大禮,請罪道)
何 旺:列位爺這樣高品,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望乞寬恕。
    (這個何旺也是個直漢。)
    (店主人也來混做一堆,飲酒唱曲,你唱我奉酒,我唱你奉酒,歡天喜地倒做了
    (個好相識。)
    (直吃到半夜一齊都醉了,次早都爬不起來,直睡到晌午,還是中酒的。)
    (兩邊不捨得分手,又住了一日。)
那何旺:昨夜小的得罪了,反又擾了三位。今日備個小東兒奉答。望乞三位爺不嫌棄在下
    ,要求寬坐一坐。
李 貞:雖承老管家盛情,但是我們三人獨破費老管家一人,萬不敢當。
何 旺:在下不揣分,先叨擾了三位。就這杯薄酒兒,哪裡償得這衝撞列位的大罪?
店主人:(踅過來道)俺也搭一分請三位,攪做一家,快活吃三杯。
    (是日,又吃到半夜,極其盡歡。)
何 旺:(在酒席上搭話道)敢問三位進京貴幹?
李 貞:咱們是結義的弟兄,勝似同胞的一般,都要進京討個出身,做些勾當。
何 旺:京中有相識嗎?
李 貞:(三人答道)相識雖有,不知他情分如何,又不知我命運如何,這都是料不定的
    事。
那何旺:不敢動問三位,到京中行哪一道圖取功名?
李 貞:咱原是文墨道中,善作詩文,胡亂寫幾家字兒。
何 旺:這個極行得通,要取功名,是不難的。就是俺爺也要請一位代筆的。待小的回去
    對俺爺說,倘或相請,也不可知。劉爺行哪一道?
劉 嵎:咱原是世蔭武科,因觸忤了上官,坑我閒住,無聊之極。進京別圖一個小就,混
    過日子罷了。
那何旺:如今建酋作亂,一發得用著。待在下稟俺爺,送到兵部收用便是。
進 忠:(又問到進忠)咱一無所能,家貧人陋,只為奉陪二位進來,我並沒有什麼指望
    。
那何旺:看老哥這個相貌,決不是個下等的人,須要待時而動。不知三位進京寓在何處?
    在下好來走動走動。
李 貞:這也定不得,且到裡面看光景。
何 旺:在下斗膽有一言相告,不知尊意如何?
李 貞:願聞見教。
何 旺:三位進京,且不必尋下處。俺爺所管的皇城西華門內兵仗局,極寬敝,房屋甚多
    。待俺稟過爺,竟在裡頭住便了。
    (三人聽他這樣一說,不勝歡喜,一齊叩謝道)
李 貞:我們全仗老哥引領。見了何公公若得見納,不敢忘犬馬之報,就與老哥至親骨肉
    一般。
    (那何旺便一路同伙回京。)
    (先留三人在自已家裡住下,安頓了行李,吃了酒飯,然後自去見家主何內相,
    (回復了差去公幹事情的話。)
    (何內相道是何旺能幹事,心中喜他)
何內相:一路行來有什麼新聞嗎?
何 旺:路上平靜,並沒有聞見。只是何旺遇得三個有義氣的漢子,他們進京來圖些前程
    。這三個人據小的看來,老爺都是用得差的。他因人生路不熟,隨著小的來,如
    今還不曾投下處。
何內相:你說好,便是好的了。查有空房子,且與他們住著,過幾日你引他來我看。
何 旺:小的想到兵仗局無人看管,房屋又多,可放他往著,早晚照管也好。
何內相:就著他住便了。
    (何旺回家來,遞了這些說話,李貞三人大喜,感激這何旺,便擇個好日子搬進
    (局去。)
    (何旺預先教人去打掃,裝修停當了房戶炕灶,又辦些動用的傢伙什物。)
    (一切完備。)
    (這都是何旺極力周全,三人現成住著。)
    (朝夕一應事體,何旺時時來看管。)
    (過了十數日,何內相訪知李貞有文才,留做館賓。)
    (一概往來書札,掌記代筆,日逐閱歷邸報,因此熟諳內外縉紳仕途宦績。)
    (那劉嵎也善能迎合何內相的意旨,出入何內相家,教習騎馬射箭。)
    (這兩人存住身了,只有魏進忠不尷不尬,京中遊蕩,沒處著落。)
    (李貞、劉嵎供贍他衣食,一意相好,並無片言。)
    
    
4**時間: 地點:
二 人:(一日商量道)魏大哥豈可使他不了不當,我們積攢得些銀兩,再央何掌家去借
    貸些,買一個衙門頂首與他,可完全了結義之情,又成就了終身之業。
    (二人算計已定,夜間只等進忠回來,當面與他計議。)
進 忠:(甚是感激)生我者父母,成我者鮑叔。多蒙二位老哥成全,我何以為報!
    (兩人極力措處。)
    (恰有禮部一個長班窩子,要賣與人,便央何旺去說合,買了頂首。)
    (進忠極是個乖巧奸猾的人,假意小心奉承,上官極喜他,凡百事,聽著他的言
    (語。)
    (一舉動,詐著人的銀錢,整日吃酒作樂,倒覺興頭似這兩人了。)
    (在衙門裡極會播弄,詞訟中廣使神通,正是:
    (  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輕薄何須數。)
    (甚是胡行亂法。)
    (畢競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樗蒲賽色)
    
    
5**時間: 地點:
    (話說魏進忠做了祀禮長班,恃著本官籠了他,賺錢如土塊,吃酒似鯨吞,終日
    (作樂。)
    (每夜忘歸,竟自相交一班衙門裡的人,遊蕩玩耍,又不想李貞、劉嵎的情了,
    (也不回兵仗局裡去了。)
    (衡坊上又有那些好閒賭博的人來勾搭他去賭錢。)
    (十駙馬街,有個王小二開賭場,訪得魏進忠是個濫賭濫嫖,肯出手的人。)
    (遂叫合了專一同伙相識弄人的一行光棍,商量道)
王小二:那禮部長班魏官兒,是好主兒。你們去說誘他來做一做。我和你們落得弄他些錢
    來用用,有何不可。
    (中間有個人姓張名成,生得面紫,人都叫他黑張,極是伶俐尖巧,見景生情的
    (,專靠幫閒賭博營生,不知他哄壞了多少良家子弟,又攛掇敗子們賣了多少房
    (廊屋舍、田地山場,便王小二說)
進 忠:你要我去引他來時,須要辦些好酒、好飯在家,吃一個快活。待我去弄得他到來
    ,要十二分奉承他。再尋個好標緻姐兒伏侍他,他便戀住了。隨他使乖,不弄他
    一個絹光也不罷休。這叫做攪得水兒混,大家好捉魚。
    (王小二聽說,心裡喜歡,叫道)
王小二:好計!好計!我一面去整備著,你們一面去說合他來。
    (那黑張原會唱些弦索調,又會說些笑話,又好管些衙裡的事,因此常與進忠酒
    (樓上相會,兩個極說得來的,便起這個念頭,一直來尋這魏進忠。)
    (卻悅進忠正有一樁好公事忙哩。)
    (什麼公事?)
    (北京城有個教坊司,是屬禮部管的。)
    (有一個江西劉監生,進西院遊玩,簾兒內瞧見一個姐兒,就動了火,要嫖他,
    (叫小廝訪問著。)
    (這姐兒姓蔣,叫做素娟,果然是絕色。)
    (有一個河南鄭公子包著,不接客的。)
    (這監生定要歇她不能夠,便尋著一個兌珠翠的周賣婆,做牽馬兒。)
    (這婆子專在院裡走動,原曉得有人包著,對劉監生說道)
心 裡:娟娘是鄭大爺包定了,下見人的。她偶然出來簾內站一會,被相公看見了。相公
    但是想她,明日待婆子去引她在門首來。相公試走過,叫聲『婆子說話』,斜眼
    兒瞧她,留些情趣。待她進去,婆子拿言語挑她。如有意了,也只好趁著鄭大爺
    不來時,到夜深進去,黑早出來,悄地裡偷上罷了。
王小二:(劉監生道)妙妙妙!
    (次日婆子拿些好珠子去,與素娟看。)
心 裡:(素娟愛了)且自在這裡,待明日鄭大爺進來,兌銀子與你。
心 裡:(那婆子便起身,素娟送出來,挽著手同行,到大門首,正遇見劉監生便叫道)
    周螞媽,這幾日怎麼不到我那裡來?
心 裡:(素娟急忙轉身,被這婆子扯住不放手,就叫)娟娘相見這相公何妨。
    (那劉監生也不待素娟回言,即忙趨進門來,對素娟深深著地拜個揖。)
    (索娼側著身子道個萬福,看見這監生溫柔豐采,也動心了。)
    (兩個笑吟吟的。)
    
    
6**時間: 地點:
    (卻說冤家路兒窄,正撞著鄭家小廝送折枝花來看見了,三人都驚散去。)
    
    
7**時間: 地點:
    (且說那小廝原是鄭公子的幸童,叫做馨兒。)
    (因愛了素娟,就拋了馨兒。)
    (這孩子一向碾酸,忍在肚裡,便捉這個破綻,回去就傳個是非。)
    (那公子大鬧起來,走到素娟家裡,把房戶打得粉碎,嚇得素娟脆著哀哀地哭。
    ()
    (不容分辯,拳頭腳尖,可憐把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L,打得七傷八損,橫倒在
    (地,不數日就死了。)
    (那龜子連這劉監生、周賣婆都告在禮部。)
    (本官看顧魏進忠,就差了他去。)
    (那進忠便狐假虎威,大驚小怪。)
    (一個是有錢的監生,說她因奸致死。)
    (一個有勢的公子,說他威逼致死。)
    (憑他捉弄,任其鬼搗。)
    (都曉得本官只聽他話的,就詐騙兩家一千多兩銀子,又憑他講和,貼著龜子五
    (百兩買姐兒的身價,把一場大禍就解開了,並不賺那龜子分文。)
    (合院都稱贊進忠好人。)
    (姐兒們都混熟了,個個喜歡他的,不在話下。)
    
    
8**時間: 地點:
    (且說這黑張來見進忠,知道了這樁賺錢的事兒,倒不引他到王小二家去賭了。
    ()
    (自己也幫魏進忠兜攬這事。)
    (鬼扯腿,虛撮腳,也著他混了四五十兩銀子。)
    (這是進忠作承他的。)
    (黑張眼見得進忠賺了許多的銀子,事完之後,便起謀心來。)
黑 張:(說道)我張成承魏老爹美情,得了這些銀子,今日做一個小東在家下,奉屈老
    爹去坐坐兒。
進 忠:咱沒甚大意思作承你,怎麼好擾你。
黑 張:只一杯水酒,沒什麼好肴饌,魏老爹不嫌簡慢,便是恩上加恩了。
進 忠:(笑嘻嘻道)你先去,我一定來的。
    (那黑張踅轉身,急跑到王小二家來)
黑 張:老魏執意不肯來,被我幾句話,便應聲來了。
    (王小二急忙去安排酒席。)
    (西院裡去請一個有名的姐兒,叫做蘭生,又尋個會唱會賭的柳文卿來陪酒,俱
    (已完備。)
    (黑張又去邀那進忠。)
    (進忠正騎著一頭銀鬃紫騮馬來了。)
黑 張:(迎著道)家下屋窄小,借個朋友人家,等侯多時了,趕來接老爹過去。
    (黑張便馬後承受著,直引到十駙馬街王小二家。)
    (黑張前來帶住籠頭,進忠跨下馬,眾人都出來迎接。)
    (到堂中一齊相見過了,看著擺設的筵席,就是請官府一般的。)
進 忠:張大哥怎麼這等費事,倒不像個相知了。
張 成:小設原不堪請老爹的,略表下情便了,只請得一個姐兒奉陪。他說曾會過老爹的
    。
進 忠:不敢欺,這姊妹行中頗認得幾個,不知是誰?
王小二:是西院蘭生。
進 忠:(笑道)嗄,她極會抹牌擲色賭錢的,甚是標緻有風趣。如今這些大老都與她往
    來,正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想必就是她嗎?
    (張成、)
王小二:正是。
進 忠:快請出來。
    (蘭生便在堂後輕移蓮步,裊嫋娜娜走將出來,非常美貌,怎坐打扮,但見:
    (  蛾眉帶秀,鳳眼合情。)
    (腰間弱柳迎風,面比夭桃映日。)
    (雲鬟半卸渾如鴉翅慵飛,檀口微開恰似朱櫻一點。)
    (白綾氅罩著百花紅襖,繡羅裙嚲出雙辮金蓮。)
    (丰姿豔麗果然光彩射人,體態輕盈端的聲客傾國。)
    (都道蕊宮仙子謫人間,卻是月裡嫦娥臨下界。)
    (進忠一見了,滿面堆下笑來,還不曾吃酒,心先醉了;才得一見,骨頭都酥了
    (。)
    (進忠與蘭生寒溫了一會。)
    (張成前來定席。)
    (進忠上坐了,便扯蘭生同席。)
    (兩人一堆兒坐著,調情玩笑。)
進 忠:我前日在你院中蔣家多時,不曾來親近得蘭娘。心裡常想,只是蘭婦來往的都是
    貴人,咱不敢仰扳。
蘭 生:(笑道)是魏爺不肯賜顧小妹子,小妹子豈敢不接見魏爺。我們合院姊妹都是仰
    慕魏爺的。
    (兩個人竟講做一家,也不睬著許多陪客,甚是綢繆得意。)
    (交杯遞盞,不勸自飲,酒至半酣,對眾人道)
進 忠:咱聞蘭拽抹牌極精,我們大家鬥一副兒。
張 成:請老爹再寬飲幾杯。
進 忠:(柳文卿道)小弟還要奉只小曲兒敬酒。
蘭 生:小妹子拼得在此婄魏爺十日,隨你抹牌、擲色比賽手段去,今日且不要忙。
進 忠:咱也不怕。
    (哈哈地大笑。)
    
    
9**時間: 地點:
蘭 生:都要現管。
進 忠:(眾人答應道)這個自然。
    (重新上了席。)
    (王小二、張成一人一遞來勸酒,柳丈卿唱著,蘭生把弦子兒彈著:
    (  花褪殘紅香瘦,院靜綠陰清晝,佳人鏡裡半卷羅衫袖。)
    (景物幽,臨池送酒籌。)
    (桃花扇底聞歌奏,也勝蘭橈杜若洲。)
    (忘憂,亭亭映碧流;還憂,瀟瀟不耐秋。)
    (一點芳心迤逗,柳葉眉兒頻皺。)
    (前春病了,今春又心暗羞,朱簾懶上勾。)
    (菱花也獎我,笑我因誰瘦。)
    (只為你冤家,教我情掣肘。)
    (風流,凝妝上翠樓;休休,黃花蝶也愁。)
    (進忠回敬了王小二、張成的酒,又吃了一會道)
進 忠:夜深矣,醉了。蘭生同到我小寓去何如?
王小二:在下已收拾一間書房,鋪設齊備,要留魏爺同蘭娘在此荒宿了,明日大家鬥一日
    牌兒何如?
進 忠:(暗喜道)正合著俺的意兒。
王小二:(謝道)只是攪擾不便。
王小二:請魏爺也是難得來的。若不棄嫌,就住一個月也何妨。
    (進忠高興起來,燈下看了蘭生,一發渾了,便與蘭生划拳較量,盡歡太醉,兩
    (人進房安歇了。)
    
    
10**時間: 地點:
    (明日進忠就迷戀住蘭生,眾人極其謅趣幫襯。)
    (進忠便著人去取了銀子來,又推病告給假,整日擲色、鬥牌。)
    (被眾人串同蘭生,做定了圈套,輸時多,贏時少。)
    (半個月間,就去了六百兩銀子,弄得人都昏了。)
    (牌兒都是底張,骰子偏掄下色,囊中看看不多了。)
    (這蘭生與進忠有心相厚了,轉念道)
蘭 生:他們捉弄得夠了,拿我做訛騙得銀子,又是他們分了去,卻又毒害都在我身上。
對進忠:(夜裡枕邊便)魏爺告假已滿期,帶來銀兩又廢大半了。小妹子勸爺止了吧。哪
    有盡期?我也要回去的,也被他們捉弄了。
    (進忠聽著這句話,便忽然提醒了。)
    (卻自懊悔起來,算道賭不如嫖了。)
進 忠:這是蘭娘真心愛我的話。咱親自送你進院去,便離了這班花子。
    (清晨起身梳洗完了,吃過早飯,對眾人說道)
進 忠:我要進衙門去,今日告別了。
    (王小二、心裡想道)
張 成:弄了他這些銀子,我們也好脫手了。趁此機會,由他自去,是個鴛鴦兩卸了,不
    得怪我們。
口 裡:(假留道)魏老爹再住幾日便好,怎麼猝地裡就要去。果然要進衙門,不敢強留
    ,今日我們備一杯水酒,與魏老爹同蘭娘暢飲則個,明日去吧。
進 忠:部裡事體又多,假期又滿,咱當得本官怪的!
    (就要別了,收拾銀兩,放蒞拜匣內,衣服裝在皮箱裡,買了綢緞兩匹,玉簪一
    (枝,封銀三十兩送與蘭生。)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