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鐘景期三場飛兔穎)
    (詞曰:
    (  上苑花繁,皇都春早,紛紛覓翠尋芳。)
    (畫橋煙柳,鶯與燕爭忙。)
    (一望桃紅李白,東風暖、滿目韶光。)
    (鞦韆架,佳人笑語,隱隱出雕牆。)
    (王孫行樂處,金鞍銀勒,玉墜瑤觴,漸酒酣歌竟、重過橫塘。)
    (更有題花品鳥,騷人輩、仔細端相。)
    (魂消處,樓頭月上,歸去馬蹄香。)
    (右調《滿庭芳》)
    (這首詞單道那長安富貴的光景。)
    (長安是歷來帝王建都之地,周曰鎬京,漢曰咸陽。)
    (到三國六朝時節,東征西伐,把個天下四分五散,長安宮闕俱成灰燼瓦礫。)
    (直至隋湯帝無道,四海分崩,萬民嗟怨,生出個真命天子,姓李名淵。)
    (他見煬帝這等荒謬,就起了個撥亂救民的念頭。)
    (在晉陽地方招兵買馬,一時豪傑俱來歸附。)
    (那時有劉武周、蕭銑、薛舉、杜伏威、劉黑闥、王世充、李密、宋老生、宇文
    (化等各自分踞地方。)
    (被李淵次子李世民一一剿平,遂成一統,建都長安,國號大唐。)
    (後來世民登基,就是太宗皇帝,建號貞觀。)
    (文有房玄齡、杜如晦、魏徵、長孫無忌等;武有秦瓊、李靖、薛仁貴、尉遲敬
    (德等。)
    (一班兒文臣武將,濟濟蹌蹌,真正四海昇平,八方安靖。)
    (後來太宗晏駕,高宗登基,立了個宮人武氏為後。)
    (那武後才貌雙全,高宗極其寵愛。)
    (誰想她陰謀不軌,把那頂冠束帶、撐天立地男子漢的勾當,竟要雙攬到身上擔
    (任起來了。)
    (雖然久蓄異志,終究各公在前礙著眼,不敢就把偌大一個家計竟攬在身。)
    (及至高宗亡後,傳位太子,知其懦弱,便肆無忌憚,將太子貶在房州。)
    (安置自己臨朝臨政,改國號曰周,自稱則天皇帝。)
    
    
2**時間: 地點:
    (彼時文武臣僚無可奈何,只得向個迸裂的雌貨,叩頭稱臣。)
    (那武氏嚴然一個不戴平天冠的天子了。)
    (卻又有怪,歷朝皇帝是男人做的,在宮中臨幸嬪妃。)
    (那則天皇帝是女人做的,竟要臨幸起臣子來,始初還顧些廉恥,稍稍收斂。)
    (到後來習以為常,把臨倖臣子,只當做臨幸嬪妃,彰明昭著,不瞞天地的做將
    (去。)
    (內中有張昌宗、薛敖曹、王懷義、張易之四人,最叨愛寵。)
    (每逢則天退朝寂寞,就宣他們進去頑耍。)
    (或是輪流取樂,或是同榻尋歡。)
    (說不盡宮闈的穢言,朝野的丑聲。)
    (虧得個中流抵柱的君子,狄仁杰與張柬之盡心唐室,反周為唐,迎太子廄位,
    (是為中宗。)
    (卻又可笑,中宗的正後韋氏,才乾不及則天,那一種風流情性甚是相同,竟與
    (武三思在宮任意作樂。)
    (只好笑那中宗不惟不去覺察,甚至韋後與武三思對坐打雙陸,中宗還要在旁與
    (他們點籌,你道好笑也不好笑!到中宗死了,三思便與韋氏密議,希圖篡位。
    ()
    (朝臣沒一個不怕他,誰敢與他爭競?幸而唐柞不該滅絕,惹出一個英雄來。)
    (那英雄是誰?就是唐朝宗室,名喚隆基。)
    (他見三思與韋後宣淫謀逆,就奮然而起,舉兵入宮,殺了三思、韋後,並一班
    (助惡之徒,迎立睿宗。)
    (睿宗因隆基功大,遂立為太子。)
    (後來睿宗崩了,隆基即位,就是唐明皇了。)
    (始初建號開元。)
    (用著韓休、張九齡等為相,天下大治。)
    (不意到改元天孀年間,用了奸相李林甫。)
    (那些正人君子貶的貶,死的死。)
    (朝遷正事,盡歸李林甫掌管。)
    (他便將聲色勢利迷惑明皇,把一個聰明仁智的聖天子,不消幾年,變做極無道
    (的昏君。)
    (見了第三子壽王的王妃楊玉環標緻異常,竟奪入宮中,賜號太真,冊為貴妃。
    ()
    (看官,你道那爬灰的勾當,雖是至窮至賤的小人做了,也無有不被人唾罵恥辱
    (的,豈有治世天子,做出這等事來!天下如何不壞?還虧得在全盛之後,元氣
    (未喪,所以世界還是太平。)
    
    
3**時間: 地點:
    (是年開科取士,各路貢士紛紛來到長安應舉。)
    (中間有一士子,姓鐘名景期,字琴仙,本貫武陵人氏。)
    (父親鐘秀,睿宗朝官拜功曹。)
    (其妻袁氏。)
    (移住長安城內,只生景期一子。)
    (自幼聰明,讀書過目不忘。)
    (七歲就能做詩,到得長成,無書不覽,五經諸子百家,盡皆通透。)
    (閒時,還要把些六韜三略來不時玩味。)
    (十六歲就補貢士。)
    (且又生得人物俊雅,好象粉團成,玉琢就一般。)
    (父親要與他選擇親事,他再三阻擋。)
    (自己時常想道,天下有個才子,必要一個佳人作對。)
    (父母擇親,不是惑於媒妁,定是拘了門媚。)
    (那家女兒的媸妍好歹,哪裡知道。)
    (倘然造次成了親事,娶來卻是平常女子,退又退不得。)
    (這終身大事,如何了得!執了這個念頭,決意不要父母替他擇婚。)
    (心裡只想要自己去東尋西覓,靠著天緣,遇著個有不世出的佳人,方遂得平生
    (之願。)
    (因此磋跎數載,父母也不去強他。)
    (到了十八歲上,父母選擇了吉日,替他帶著儒巾,穿著圓領,拜了家堂祖宗,
    (次拜父母,然後出來相見賀客,那日賓朋滿堂,見了鐘景期這等一個美貌人品
    (無不極口稱贊。)
    (怎見他好處,但見:
    (  丰神綽約,態度風流。)
    (粉面不須粉,朱唇何必塗朱。)
    (氣欲凌雲,疑是潘安廄見;美如冠玉,宛同衛重生。)
    (雙眸炯炯,竟勝秋波;十指纖纖,猶如春筍。)
    (下筆成文,曾曉胸藏錦繡;出言驚座,方知腹滿經綸。)
    (鐘景期與眾賓客一一敘禮已畢,擺了酒肴,大吹大擂,盡歡而別。)
    (鐘秀送了眾人出門,與景期進內,叫家人再擺酒盤果菜,與夫人袁氏飲酒。)
鐘 秀:(袁氏道)我今日辛苦了,身子困倦,先要睡了。
景 期:既是母親身子不安,我們也不須再吃酒,父親與母親先睡了罷。
鐘 秀:說得是。
    (叫丫環掌了燈,進去睡了。)
    (景期在書房坐了一會,覺得神思困倦,只得解衣就寢。)
    (一夜夢境不寧,到了五更,翻來廄去,再睡不著。)
    (一等天明,就起牀來穿戴衣巾,到母親房裡去問安。)
    (走到房門首,只見丫環已開著門。)
    (鐘秀坐在牀沿上,見了景期)
鐘 秀:我兒為何起得恁般早?
景 期:昨夜夢寐不安,一夜睡不著,因此特來問爹,娘身子可好些嗎?
鐘 秀:你母親昨夜發了一夜寒熱,今早痰塞起來。我故此叫丫環出去,吩咐燒些湯水進
    來。正要叫你,你卻來了。
景 期:既如此,快些叫家人去請醫家來診視。待我梳洗了快去卜問。
    (說罷,各去料理。)
    
    
4**時間: 地點:
    (那日鐘景期延醫問卜,准准忙了一日,著實用心調護。)
    (不意犯了真病,到了第五日上,就鳴呼了。)
    (景期哭倒在地,半響方醒。)
    (鐘秀再三勸慰,在家治喪殯殮。)
    (方到七終,鐘秀也染成一病,與袁氏一般兒症候。)
    (景期也一般兒著急,卻也犯了真病一般兒嗚呼哀哉了。)
    (景期免不得也要治喪殯殮。)
    (那鐘秀遺命:『因原籍路遠。)
    (不必扶棺歸家,就在長安城外擇地安葬。)
    (』景期遵命而行。)
    (卻原來鐘秀在日,居官甚是清廉,家事原不甚豐厚。)
    (景期連喪二親,衣裳棺槨,買地築墳,治喪使費,將家財用去十之七八。)
    (便算計起來,把家人盡行打發出去。)
    (有極得意、自小在書房中伏侍的馮元,不得已也打發去了。)
    (將城內房子也賣了,另造小房五大間,就在父母墳旁。)
    (只留一個蒼頭,一個老嫗,在身邊度日。)
    (自己足不出戶,在家守制讀書。)
    (常到墳上呼號痛哭,把那功名婚姻兩項事體,都置之度外了。)
    (光陰荏再,不覺三年服滿,正值天孀十三年開科取士。)
    (學師將他名字已經申送,只得喚蒼頭隨著,收拾進城,尋個寓所歇下。)
    (到了場期,帶了文房四孀進場應試。)
    (原來唐朝取士,不用文章,不用策論,也不用表判。)
    (第一場正是五言、七言的排律,第二場是古風,第三場是樂府。)
    (那鐘景期平日博通今古,到了場中,果然不假思索,揭開卷子,振筆疾書。)
    (真個是:
    (  字中的蝌蚪落文河,筆下蛟龍投學海。)
    (眼見得三場已畢,寓中無事。)
    (那些候揭曉的貢士,聞得鐘景期在寓,也有向不識面,慕他才名遠播來請教的
    (;也有舊日相知,因他久住鄉間來敘闊的,紛紛都到他寓所,拉他出去。)
    (終日在古董店中、妓女人家,或書坊裡、酒樓上,及古剎道院裡,隨行逐隊的
    (玩耍。)
    (那鐘景期回住鄉村,潛心靜養,並無邪念。)
    
    
5**時間: 地點:
    (如今見了這些繁華氣概,略覺有些心動。)
    (那功名還看得容易,到是婚姻一事甚是熱衷。)
    (思量如今應試,倘然中了,就要與朝廷出力做事,哪裡還有工夫再去選擇佳人
    (,不如趁這兩日,癡心妄想去撞一撞,或者天緣湊巧,也未可知。)
    
    
6**時間: 地點:
    (那日起了這念頭,明日就撇了眾人,連蒼頭也不帶,獨自一人往城內城外、大
    (街小巷,癡癡的想,呆呆的走。)
    (一連走了五六日,並沒個佳人影兒。)
    (蒼頭見他回來茶也不吃,飯也不吃。)
    (只是自言自語,不知說些甚麼)
蒼 頭:相公一向老實的,如今想必是眾位相公,一牽去結識了什麼婊子,故此這等模樣
    嗎?我在下處寂寞不過,相公帶我去走走,總成吃些酒肉兒也好。相公又沒有娘
    子,料想沒處搬是非,何須瞞著我。
景 期:我自有心事,你哪裡知道。
蒼 頭:莫非為著功名嗎?我前日在門首見有跌課的走過,我教他跌了一課,他說今年一
    定高中的。相公不須憂慮。
景 期:你自去,不要胡言胡語,惹我的厭。
    (蒼頭沒頭沒腦,猜他不著,背地裡暗笑不提。)
    (到次日,景期絕早吃了飯出來,走了一會,到一條小衚衕裡,只有幾個人家。
    ()
    (一帶通是白石牆,沿牆走去。)
    (只見一個人家,竹門裡邊冠冠冕冕,瀟瀟灑灑的可愛。)
景 期:(想道)看這個門逕,一定是人家園亭。不免進去看一看,就是有人撞見,也只
    說是偶然閒步玩耍。難道我這個模樣,認作白日撞不成?
    (心裡想著,那雙腳兒早已步入第一重門了。)
    (回頭只見靠凳上有個老兒,酒氣直衝,鼾鼾的睡著。)
    (景期也不睬他,一直闖將進去,又是一帶絕高的粉牆。)
    (轉入二重門內,只見綠柳參差,蒼苔密布。)
    (一條街是白石子砌就的,前面就是一個魚池,方圓約有二三畝大。)
    (隔岸橫著楊柳桃花,枝枝可愛。)
    (那楊柳不黃不綠,撩著風兒搖擺;桃花半放半含,臨著水兒掩映。)
    (還有那一雙雙的紫燕,在簾內穿來掠去的飛舞。)
    (池邊一個小門兒進去,是一帶長廊。)
    (通是朱漆的N字欄杆。)
    (外邊通是松竹,長短大小不齊,時時有千餘枝映得簷前裡翠。)
    (走進了廊,轉進去是一座亭子。)
    (亭中一匾,上有「錦香亭」三字,落著李白的款。)
    (中間掛著名人詩畫。)
    (古鼎高彝,說不盡擺設的精緻。)
    (那亭四面開窗,南面有牡丹數枝,與那海棠、玉蘭之類。)
    (後面通是杏花,東邊通是梅樹,西邊通是桂樹。)
    
    
7**時間: 地點:
    (此時二月天時,眾花都是蕊兒,惟有杏花開得爛慢。)
    (那梅樹上結滿豆大的梅子。)
    (有那些白頭翁、黃鶯兒飛得好看,叫得好聽。)
    (景期觀之不足,再到後邊。)
    (有絕大的假山,通是玲瓏怪石攢湊迭成。)
    (石縷裡有蘭花芝草,山上有古柏長鬆,宛然是山林丘壑的景象。)
    (轉下山坡,有一個古洞。)
    (景期挨身走過洞去,見有高樓一座,繡幕珠簾,飛璞畫棟,極其華麗。)
    (正要定睛細看,忽然一陣香風,在耳邊吹過。)
    (那樓旁一個小角門「呀」的一聲開了。)
只聽得:(裡面嘻嘻笑笑)小姐,這裡來玩耍。
    (景期聽了,慌忙閃在太湖石畔,芭蕉樹後,蹲著身子,偷眼細看。)
    (見有十數個丫環,擁著一位美人走將出來。)
    (那美人怎生模樣,但見:
    (  眼橫秋水,眉掃春山。)
    (孀髻兒高綰綠雲,繡裙兒低飄翠帶。)
    (可憐楊柳腰,堪愛桃花面。)
    (儀容明豔,果然金屋蟬娟;舉止端莊,洵是香閨處女。)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這美人輕移蓮步,走到畫欄邊的一個青磁古墩兒上坐下。)
    (那些丫環們都四散走在庭中,有的去彩花朵兒插戴,有的去撲蝴蝶兒耍子,有
    (的在荼蘼架邊摘亂了發絲,吃驚吃嚇的雙手來按,有的被薔薇刺兒抓住了裙拖
    (,癡頭癡腦的把身子來扯,有的衣領扣兒鬆了,仰著頭扭了又扭,有的因膝褲
    (帶散了,蹲著腰結了又結,有的耍鬥百草,有的去看金魚。)
    (一時觀看的不盡,只有一個青衣侍女,比那美人顏色略次一二分,在眾婢中昂
    (昂如雞群之鶴。)
    (也不與她們玩耍,獨自一個在階前摘了一朵蘭花,走到那美人身邊,與她插在
    (頭上。)
    (便端端正正的,站在那美人旁邊。)
    (那美人無言無語,倚著欄杆看了好一會,才吐出似鶯啼,如燕語的一聲嬌語來
    ()
景 期:梅香們,隨我進去吧!
    (眾丫環聽得,都來隨著美人。)
    (這美人將袖兒一拂,立起身來,冉冉而行。)
    (眾婢擁著,早進了小角門兒。)
    (「呀」的一聲就閉上了。)
    (鐘景期看了好一會,又驚又喜,驚的是恐怕梅香們看見,喜的是遇著絕世的佳
    (人。)
    (還疑是夢魂兒,錯走了月府天宮去。)
    (不然,人世間哪能有此女子,酥了半晌,如醉如癡,恍恍惚惚,把眼睛摸了又
    (摸,擦了又擦。)
    (停了一會,方才轉出太湖石來,東張西望,見已沒個人影兒,就大著膽,走到
    (方才美人坐的去處,就嗅嗅她的餘香,偎偎他的遺影。)
    (正在摸擬思量,忽見地上掉著一件東西,連忙拾起,看時,卻正異香撲鼻,光
    (彩耀目 。)
    (畢竟拾的是什麼東西?那美人是誰家女子?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葛明霞一笑締鸞盟)
    (詩曰:
    (  晴日園林放好春,鵲貪歡喜也嗔人。)
    (柳愛風流因病睡,館娃宮裡拾香塵。)
    (桃花開遍蕭郎至,地上相逢一面薪。)
    (癡心未了鴛鴦債,宿疾多慚鸚鵡身。)
    
    
8**時間: 地點:
    (話說鐘景期闖入人家園裡,忽然撞出一個美人來,偷看一會,不亦樂乎。)
    (等美人進去了,方才走上庭階,拾得一件東西。)
    (仔細看時,原來是一幅白綾帕兒。)
    (蘭麝香飄,潔白可愛。)
    (上有數行蠅頭小楷,恰是一首感春絕句。)
    (只見那詩道:
    (  簾幕低垂掩洞房,綠窗寂寞鎖流光。)
    (近來情緒渾蕭索,春色依依上海棠。)
    (明霞漫題)
    (鐘景期看了詩,慌忙將綾帕藏在袖裡,一逕尋著舊路走將出來。)
    (到頭門上,見那靠凳上睡的那老兒尚未曾醒。)
    (鐘景期輕輕走過,出了門一直往巷口竟走,不上三五步,後面一人叫道)
只聽得:鐘相公在哪裡來?
    (景期回頭一看,卻見一人戴著尖頂氈帽,穿著青布直身,年紀二十多歲。)
    (看了景期,兩淚交流,納頭便拜。)
    (景期伸手去扶他起來細認,原來是他是舊日的書童,名喚馮元。)
    (還是鐘秀在日,討來伏侍景期的。)
    (後來鐘秀亡了,景期因家道蕭條,把家人童兒盡行打發,因此馮元也打發在外
    (。)
    (是日路上撞著,那馮元不忘舊恩,扯住了拜了兩拜。)
    (景期看見,也自惻然。)
景 期:(問道)你是馮元?一向在哪裡?
馮 元:小人自蒙相公打發出來,吃苦萬千。如今將就度日,就在這裡賃間房子暫住。
    (景期正要打聽園中美人的來歷,聽見馮元說住在這裡,知道他一定曉得。)
景 期:(便滿心歡喜道)你家就在這裡嗎?
馮 元:(指著前面道)走完了一帶白石牆,第三間就是。
景 期:既是這等,我有話問你,可就到你家坐一坐去。
馮 元:難得相公到小人家裡,極好的了。
馮 元:(說完往前先跑,站在自己門首,一手招著道)相公這裡來!
    (一手在腰間亂摸。)
    (景期走到,見他摸出一把躡匙來,把門上鎖開了,推開門讓景期進去。)
    (景期進得門看時,只是一間房子,前半間沿著街,兩扇弔闥吊起。)
    (擺著兩條凳子,一張桌子,照壁上掛一張大紅大綠的關公。)
    (兩邊貼一對春聯,是:「生意滔滔長,財源滾滾來」。)
    (景期看了一笑,回頭卻不見馮元,景期想道)
景 期:他往哪裡去了?
    (只道他走了後半間房子去,望後一看,卻見一張四腳牀,牀上攤一條青布被兒
    (。)
    (牀前一隻竹箱,兩口行沔,擱板上著些碗盞兒。)
    (那鍋蓋上倒抹得光光淨淨。)
    (又見牆邊擺著一口割馬草的刀,柱上掛著鞭子兒。)
    (馬刷兒、馬刨兒。)
景 期:(心下暗想道)他住一間房子,為何有這些養馬的傢伙?
    (卻也不見馮元的影兒。)
    (正在疑惑,只見馮元滿頭汗的走進來,手拿著一大壺酒,後面跟著一個人,拿
    (兩個盤子,一盤熟雞,一盤熟肉,擺在桌上。)
    (那人自去了。)
    (馮元忙掇一條凳子放下,叫聲)
馮 元:相公坐了。
景 期:你買東西做什麼?
馮 元:一向未見相公,沒甚孝敬。西巷口太僕寺前新開酒店裡東西甚好,小人買了兩樣
    來,請相公吃一杯酒。
景 期:怎要你破鈔起來!
馮 元:惶恐。
    (便叫景期坐下,自己執壺站在旁邊斟酒。)
    (原來那酒,也是店中現成燙熱的了。)
    (景期一面吃酒,一面問他)
景 期:你一向可好嗎?
馮 元:自從在相公家出來,沒處安身,投在個和尚身邊做香火道人,做了年餘。那和尚
    偷婆娘敗露了,吃了官司,把個靜室折得精光。和尚也不知哪裡去了。小人出來
    ,弄了幾兩銀子做本錢,誰想吃慣了現成茶飯,做不來生意,不上半年,又折完
    了。去年遇著一個老人,是太僕侍裡馬夫,小人拜他做了乾爺,相幫他養馬,不
    想他被劣馬踢死了。小人就頂他的名缺,可憐馬瘦了要打,馬病了又要打。料草
    銀子,月糧工食,通被那些官兒一層一層的扣克下來,名為一兩,到手不上五錢
    ,還要放青糟粕,喂料飲水,日日辛苦得緊。相公千萬提拔小人,仍收在身邊,
    感激不盡了。
景 期:當初原是我打發你,又不是你要出去。你既不忘舊恩,我若發達了自然收你。
    (說完,那馮元又斟上酒來。)
景 期:我且問你,這裡的巷叫什麼巷名?
馮 元:這裡叫做連英兒巷,通是大人家的後門,一帶是拉腳房子,不多幾戶小人家住著
    ,極冷靜的。西面就是太僕寺前大街,就熱鬧了。前巷是錦裡坊,都是大大的朝
    官第宅,直透到這裡連英兒巷哩!
景 期:那邊有一個竹門裡,是什麼人家?
馮 元:可是方才撞著相公那邊門首嗎?
景 期:正是。
馮 元:這家是葛御史的後園門。他前門也在錦裡坊。小人的房子就是賃他的。
景 期:那葛御史叫什麼名字?
馮 元:(想了一想)名字小人卻記不起,只記得他號叫做葛天民。
景 期:原來是御史葛天民。我倒曉得他名字,叫葛太古。
馮 元:(點頭道)正是,叫做葛太古。小人一時忘記了。相公可是認得他的?
景 期:我曾看過他詩稿,故此知道。認是沒有認得。你既住他的房子,一定曉得他可有
    幾位公子?
馮 元:葛老爺沒有公子的。他夫人已死了,只有一個女兒,聽見說叫做明霞小姐。
    (景期聽見『明霞』二字,暗暗點頭。)
景 期:(又問道)可知道那明霞小姐生得如何?
馮 元:那小姐的容貌,說來竟是天上有,世間無的。就是當今皇帝寵的楊貴妃娘娘,若
    是走來比比,只怕也不相上下。且又女工針線、琴棋書畫、吟詩作賦,般般都會
    。
景 期:那小姐可曾招女婿嗎?
馮 元:若說女婿,卻也難做他家的。那葛老爺因愛小姐,一定要尋個與小姐一般樣才貌
    雙全的人兒來作對。就是前日當朝娉相李林甫,要來替兒子求親,他也執意不允
    。不是說年幼,就是說有病,推三阻四,人也不能相強。所以小姐如今十八歲了
    ,還沒對頭。
景 期:你雖然住他房子,為何曉得他家事恁般詳細?
馮 元:有個緣故。他家園裡一個雜人也沒得進去的,只用一個老兒看守園門,這老頭兒
    姓毛,平日最是貪酒。小人也是喜歡吃酒的,故此與小人極相好,不是他今日請
    我,就是我明日請他,或者是兩人湊來,談談這些閒話。通是那毛老兒吃酒中間
    ,向小人說的。
景 期:你可也到他園裡玩耍嗎?
馮 元:別人是不許進去的。小人因與毛老兒相好,時常進去玩耍兒。
景 期:你到他園裡,可有時看見小姐?
馮 元:小姐如何能得看見?小人一日在他園裡,見一個貼身伏侍小姐的丫環,出來彩花
    。只這個丫環,也就標緻得夠了。
景 期:你如何就曉得,那丫環是小姐貼身伏侍的?
馮 元:也是問毛老兒。他說這丫環名喚紅於,小姐第一個喜歡的。
    (景期聽得,心就開了,把酒只管吃。)
    (馮元一頭說,一頭斟酒,那一大壺酒已吃完了。)
    (景期立起身來,暗想這段姻緣,倒在此人身上。)
景 期:(便道)馮元,我有一事托你。我因久慕葛家園裡景致,要進去遊玩,只恐守園
    人不肯放進。既是毛老兒與你相厚,我拿些銀子與你,明日買些東西,你便去叫
    毛老到你家吃酒,我好乘著空進園去游一遊。
馮 元:這個使得。若說別的,那毛老兒死也不肯走開。說了吃酒,隨你上天下地,也就
    跟著走了,明日相公坐在小人家,待小人竟拉他同到巷口酒店上去吃酒。相公看
    我們過去了,竟往他園裡去。若要象意,待我灌得他爛醉,扶他睡在我家裡,憑
    相公頑耍一日。
景 期:此計甚妙!
    (袖中摸出五錢銀子,付與)
馮 元:你拿去做明日的酒貲。
    (馮元再三不要,景期一定要與他,馮元方才收了)
景 期:生受你了!
    (出門竟回寓所。)
    (閉上房門,取出那幅綾帕來,細細吟玩。)
心裡想:適才馮元這些話與我所見甚合,我看見的自然是小姐了。那綾帕自然是小姐的了
    。那首詩想必是小姐題的了。她既失了綾帕,一定要差丫環出來尋覓。我方才計
    較已定,明日進她園中,自然有些好處。
又 想:她若尋覓綾帕,我須將綾帕還她。才好挑逗幾句話兒。既將綾帕還她,何不將前
    詩和她一首。
    (想得有理,就將帕兒展放桌上,磨得墨濃,蘸得筆飽,向綾上一揮,步著前韻
    (和將出來:
    (  不許游蜂窺繡房。)
    (朱欄屈曲鎖春光。)
    (黃鶯久住不飛去,為愛嬌紅戀海棠。)
    (鐘景期奉和)
    (景期寫完了詩,吟哦了一遍,自覺得意。)
    (睡了一夜,至次日早膳過了,除了舊巾幘,換套新衣裳,袖了綾帕兒,逕到連
    (英兒巷馮元家裡。)
馮 元:(接著道)相公坐了,待我去那廂行事。相公只看我與毛老兒走出了門,你竟到
    花園裡去便了。只是小人的門兒須要鎖好,躡匙我已帶在身邊。鎖在桌上,相公
    拿來鎖便是。
景 期:我曉得了,你快去。
    (馮元應了,就出門去。)
    (景期在門首望了一會兒,馮元挽著毛老兒的手,一逕去了。)
    (景期望他們出了巷,才把馮元的門鎖了,步入園來。)
    (此番是熟路,也不看景致,一直竟到錦香亭上。)
    (還未立定,只聽得亭子後邊卿卿噥噥,似有女人說話。)
    (他便退出亭外,將身子躲過,聽她們說話。)
    (卻又湊巧,恰好是明霞小姐同著紅於兩個,出來尋取綾帕。)
只聽得:(紅於說道)小姐,和你到錦香亭上尋一尋看。
明 霞:紅於,又來癡了!昨日又不曾到錦香亭上來,如何去尋?
紅 於:天下事體,盡有不可知,或者於無意之中倒尋著了。
明 霞:(小姐說)正是。
    (兩個同到亭上來。)
明 霞:這裡沒有,多應不見了。
紅 於:園中又無閒雜人往來,如何便不見了?
明 霞:眾丫環俱已尋過,都說不見。我恐她們不用心尋,故以親身同你出來,卻也無尋
    處,眼見得不可廄得了。
紅 於:若是真正尋不著,必是毛老兒拾去換酒吃了。
明 霞:(笑道)那老兒雖然貪酒,決不敢如此。況且這幅綾帕兒也不值甚的。我所以必
    要尋著者,皆因我題詩在上,又落了款,但恐傳到外廂。那深閨字跡,女子名兒
    ,倘落在輕佻浪子之手,必生出一段有影無形的話來。我故此著急。
紅 於:我的意思也是如此。
    (說罷,明霞自坐在亭中。)
    (紅於就下出階前,低著頭東尋西覓。)
    (走到側邊,抬頭看見了鐘景期,嚇了一跳。)
鐘景期:(便道)你是什麼人?擅敢潛入園中窺探!我家小姐在前,快些迴避!
景 期:(迎著笑臉兒道)小姐在前,理宜迴避。只是有句話要動問,小娘子可就是紅於
    嗎?
紅 於:這話好不坼怪!我自幼跟隨小姐,半步兒不離,雖是個婢子,也從來未出戶庭,
    你這人為何知道我的名字?就是知道了,又何勞動問?快些出去,再遲片刻,我
    去叫府中家人們出來,拿住了不肯干休。
景 期:小娘子不鬚髮惱,小生就去便了。只是我好意來奉還府上一件東西,倒惹一場奚
    落,我來差矣!
    (說罷,向外竟走。)
    (紅於聽見說了奉還什麼東西這句話,便打著她心事,就叫道)
紅 於:相公休走,我且問你:你方才說要還我家什麼東西?
景 期:適才你們尋的是那件,我就還你那件。
    (紅於就知那綾帕,必定被他拾了)
紅 於:相公留步,與你說話。
景 期:若走遲了,恐怕你叫府中家人們出來捉住,如何得了!
紅 於:方才是我不是,衝撞了相公,萬望海涵。
    (景期滿臉堆下笑來,唱個絕大的肥喏)
景 期:小生怎敢怪小娘子!
紅 於:(回了萬福)請問相公,你說還我家東西,可是一幅白綾帕兒?
景 期:然也。
紅 於:你在何處拾的?
景 期:昨日打從府上後園門首經過,忽然一陣旋風,綾帕兒從牆內飄將出來,被小生拾
    得。看見明霞小姐題詩在上,知道是府上的,因此特來奉還。
紅 於:難得相公好意,如今綾帕在那裡?拿來還我就是。
景 期:綾帕就在這裡。只是小生此來,欲將此綾帕親手奉還小姐,也表小生一段慇懃至
    意,望小娘子轉達。
紅 於:相公差矣!我家小姐受胎教於母腹。聆女範於嚴閨。舉動端莊,持身謹慎。雖三
    尺之童,非呼喚不許擅入。相公如何說這等輕薄話兒?
景 期:小姐名門毓秀,淑德久聞。小生怎敢唐突。待我與小娘子細細說明,方知我的心
    事。小生姓鐘名景期,字琴仙。我就住在長安城外,先父曾作功曹,小生不揣菲
    材,癡心要覓個傾國傾城之貌,方遂我宜家宜室之願。因此虛度二十一歲,尚未
    娶妻。聞得你家小姐待字遲歸,未諧佳配。我想如今紈絝叢中,不是讀死書的腐
    儒,定是賣油花的浪子。非是小生誇口,若要覓良偶,舍我誰歸!我昨日天付坼
    緣,將小姐的貼身綾帕,被風攝來送到我處,豈不坼怪!帕上,我已奉和拙作一
    首,必求小姐相見,方好呈教。適才聽見小娘子說,或者無意之中,尋著了東西
    ,小生倒是無意之中尋著姻緣了。因此大膽前來,實非造次。
景 期:(一席話說得紅於心服)待我進去,把你的話兒傳達與小姐,見與不見,任她裁
    處。
景 期:(便轉身到亭子上來)小姐,綾帕倒有著落了,只是有一段好笑話兒。
    (明霞問她,便把鐘景期與自己一來一往問答的話兒,盡行說出,一句也不遺漏
    (。)
    (明霞聽罷,臉兒紅了一紅,眉頭皺了一皺,長吁一聲,說道)
明 霞:聽這些話,倒也說得那個,只是他怎生一個人兒,你這丫環就呆呆的與他講起這
    等話來?
紅 於:若說人品,真正儒雅溫存,風流俊俏。紅於說來,只怕小姐未必深信。如今現在
    這裡,拼得與他一見,那人的好歹,自然逃不過小姐的冰鑒。況有帕上和的詩句
    ,看了又知他才思了。
明 霞:不可草率,你去與他說,先將綾帕還我,待我看那和韻的詩,果然佳妙,方請相
    見。
    (紅於領了小姐言語,出來對景期道)
紅 於:小姐先要看了賜和的詩,如果佳妙,方肯相見。相公可將綾帕交我。
景 期:既是小姐先要垂青拙作,綾帕在此,小娘子取去。若是小姐見過,望小娘子即便
    請她出來。
    (就袖中取出帕來,雙手遞與紅於。)
    (紅於接了走上亭來,將帕遞與明霞。)
    (明霞也不將帕兒展開看詩,竟藏在袖中,立起身來,往內就走。)
明 霞:(說道)紅於,你去謝那還帕的一聲,叫他快出去吧!
    (說完,竟進去了。)
    (紅於又不好攔住她,呆呆的看她走了進去,廄身來見景期)
紅 於:小姐叫我謝相公一聲,她自進去了。叫你快出去吧!
景 期:怎麼哄了綾帕兒去,又不與我相見,是怎麼說?也罷,想是如此,我硬著頭皮竟
    闖進去,一定要見小姐一面,死也甘心。
紅 於:(攔住道)這個如何使得的!相公也不須著急,好歹在我身上。與你計較一計較
    ,倘得良緣成就,不可相忘!
    (景期聽了,不覺雙膝輕輕跪下)
景 期:倘得小娘子如此,事成之後,當築壇拜謝!
    (紅於笑著,連忙扶起道)
紅 於:相公何必這等,你且稍停一會,待我悄悄地進去,偷窺小姐看了你的詩,作何光
    景,便來回廄你。
景 期:小生專候好音便了。
    
    
9**時間: 地點:
    (不說景期在園等候,卻說紅於進去,不進房中,悄悄站在紗窗外邊。)
    (只見明霞展開綾帕,把景期和的詩再三玩味,贊道)
明 霞:好詩,好詩!果然清新妙筆。我想有此才情,必非俗子。紅於之言不誣矣。
    (想了一會,把帕兒捲起藏好。)
    (立起身來,在簡囊內又取出一幅綾帕來,攤在桌上,磨著墨,蘸著筆,又揮了
    (一首詩在上邊。)
明 霞:(寫完,等墨跡乾了,就叫道)紅於哪裡?
    (紅於看得分明,聽得叫,故意不應,反退了幾步。)
    (待明霞連叫了數聲,方應道)
明 霞:來了!
明 霞:方才那還帕的人可曾去嗎?
紅 於:想還未去。
明 霞:他還的那帕兒不是原帕,是一幅假的,你拿出去還了他,叫他快將原帕還我。
    (紅於只看是她另題的一幅帕兒,假意不知,應聲曉得,接著帕兒出來。)
紅 於:(向景期道)相公,你的好事十有一二了。
    (景期忙問。)
    (紅於將偷窺小姐的光景,所吩咐他的說話,一一說了。)
    (將帕兒遞與景期收過。)
景 期:(歡喜不盡)如今計將安出?
紅 於:小姐還要假意討原帕,我又只做不知。你便將計就計,回去再和一首詩在上面,
    那時送來,一定要親遞與小姐。待我攛掇小姐,與你相見便了。只是我家小姐素
    性貞潔,你須莊重,不可輕佻。就是小姐適才的光景,也不過是憐才,並非慕色
    。你相見時,只面訂百年之好,速速遣媒說合,以成一番佳話。若是錯認了別的
    念頭,惹小姐發起怒來,那時我做不得主,將好事反成害了。牢記,牢記!
景 期:多蒙指教,小生意中也是如此。但是小生進來,倘然小娘子不在園中,叫又不敢
    叫,傳又沒人傳,如何是好?
紅 於:這個不妨。錦香亭上有一口石磬,乃是千年古物。你來可擊一聲,我在裡邊聽見
    ,就出來便了。
景 期:(道一聲)領教!
    (別了紅於,即出園門來見馮元,馮元已在家裡。)
    (那毛老兒呼呼的睡在他家凳上。)
    (景期與馮元打了一個照會,竟自回寓。)
    (取出帕來看時,那帕與前的一樣,只是另換了一首詩兒。)
    (上面寫道:
    (  瓊姿瑤質豈凡葩?不比夭桃傍水斜。)
    (若是漁郎來問渡,休教輕折一技花。)
    (鐘景期看了,覺得寓意深長,比前詩更加娬媚。)
    (也就提起筆來,依她原韻又和了一首道:
    (  碧雲縹渺護仙葩,誤入天台小徑斜。)
    (覓得瓊漿豈無意,蘭田欲灌合歡花。)
    (和完了詩,挨到夜來睡了。)
    (次日披衣起身,方開房門,只聽得外面乒乒乓乓打將進來。)
只聽得:(一共有三四十人)哪一位是鐘相公?
只聽得:(早有主人家慌忙進來,指著景期道)此位就是。
景 期:(那些人都道)如今要叫鐘老爺!
    (不等景期開言,紛紛的都跪將下去磕頭。)
景 期:(拿出一張條子來)小的們是報彔的。鐘老爺高中了第五名會魁。
    (景期吩咐主人家忙備酒飯,款待報人。)
    (寫了花紅賞賜,那些人一個個謝了,將雙紅報單貼在寓所。)
    (一面又著人到鄉間墳堂屋裡,貼報單去了。)
    (景期去參拜了座師、房師,回寓接見了些賀客,忙了一日。)
    (次早,就入朝廷試。)
    (對了一道策,做了四首應制律詩,交卷出朝回寓。)
    (時方響午,吃了些點心,思量明霞小姐之事,昨日就該去的,卻因報中了,便
    (忙了一日。)
    
    
10**時間: 地點:
    (明日只恐又有人纏住,趁今天色未晚,不免走一遭。)
又有人:(叫蒼頭出來道)你在房看守,我要往一個所在,去了就來。
蒼 頭:大爺如今中了進士,也該尋個馬兒騎了。待蒼頭跟了出去,才象體面。
景 期:我去訪個故人,不用隨著人去。你休管我。
蒼 頭:別人家新中了進士,作成家人跟了轎馬,穿了好衣帽,滿街搖擺興頭。偏有我家
    不要冠冕的。
    (景期也不去睬他。)
    (袖了綾帕,又到連英兒巷中。)
    (只見馮元提著酒壺兒,走到面前道)
景 期:相公今日可要到園裡去嗎?那毛老兒我已叫到在家中,如今打酒回去與他吃哩!
景 期:今日你須多與他吃一回,我好盡情頑耍。
    (馮元應著了。)
    (景期走進園門,直到錦香亭上,四顧無人,見那廂一個朱紅架子上,高高掛著
    (石盤。)
    (景期將錘兒輕輕敲了一下,果然聲音清亮,不比凡樂。)
    (話休絮繁,卻說那日紅於看景期去了,回到房中與小姐議論道)
紅 於:那鐘秀才一定要與小姐相見,不過要面訂鸞鳳之約,並無別意。照紅於看來,那
    生恰好與小姐作一對佳偶,不要錯過良緣。料想紅於眼裡看得過的,決不誤小姐
    的事。明日他送原帕來時,小姐休吝一見。
    (小姐微笑不答。)
    (次日,紅於靜靜聽那磬聲,不見動靜。)
    (又過一日,直到傍晚,忽聽盤聲響,知是景期來了。)
    (連忙抽身出去,見了)
景 期:為何昨日不來?
景 期:不瞞小娘子說,小生因僥倖中了,昨日被報喜的纏了一日。今朝入朝殿試過了,
    才得偷閒到此。
    (紅於聽說他中了,喜出望外,叫聲)
紅 於:恭喜!
    (轉身進內,走到房裡)
明 霞:小姐,前日進來還帕的鐘秀才,已中了進士。紅於特來向小姐報喜。
    (啐了一聲,道)
明 霞:癡丫頭,他中了與我什麼相干?卻來報喜。
紅 於:(笑道)小姐休說這話。今朝我見錦香亭上玉蘭盛來,小姐同去看看。
明 霞:使得的。
    (便起身與紅於走將出來。)
明 霞:(步入錦香亭,只見一個俊雅書生站在那邊,急急躲避不及)紅於,那邊有人,
    我們快些進去!
紅 於:小姐休驚,那生就是送還綾帕的人。
    (小姐未及開言,那鐘景期此時魂飛魄蕩,大著膽走上前來,作了一揖道)
鐘景期:小姐在上,小生鐘景期拜揖。
    (明霞進退不得,紅了臉,只得還了一禮。)
    (嬌羞滿面,背著身兒立定。)
景 期:小生久慕小姐芳姿,無緣得見。前日所拾綾帕,因見佳作,小生不恥效顰,續和
    一首。謹呈在此。
    (說罷,將綾帕遞去。)
    (紅於接來送與小姐,小姐展開看了和詩,暗暗稱贊,將綾帕袖了。)
景 期:小生幸遇小姐,有句不知進退的話兒要說。我想小姐遲歸,小生覓配,恰好小姐
    的綾帕又是小生拾得,此乃天緣,洵非人力。倘蒙不棄,願托絲蘿。伏祈小姐面
    允。
    (明霞聽了,半晌不答。)
景 期:小姐無言見答,莫非嫌小生寒酸側陋,不堪附喬嗎?
明 霞:(低低道)說哪裡話!盛蒙雅意,豈敢吝諾!君當速遣冰人便了。
景 期:(又作一揖道)多謝小姐!
    (只這個揖還未作完,忽聽得外面廊下一聲吆喝,許多人雜沓走將進來。)
    (嚇得小姐翠裙亂折,蓮步忙移,急奔進去。)
紅 於:不好了,想是我家老爺進園來了!你可到假山背後躲一會兒,看光景溜出去吧。
    (說完,也亂奔進去。)
    (丟下鐘景期一個,急得冷汗直流,心頭小鹿兒不住亂撞。)
    (慌忙躲在假山背後。)
    (那一班人已俱到亭子上坐定。)
    (畢竟進來的是什麼人?鐘景期如何出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瓊林宴遍覓狀元郎)
    (詩曰:
    (  紅杏蕭牆翠柳遮,重門深鎖屬誰家。)
    (日長亭館人初散,風細鞦韆影半斜。)
    (滿地綠蔭飛燕子,一簾清雪卷楊花。)
    (玉樓有客方中酒,笑撥沈煙索煮茶。)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