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鬧聖會義士感恩)
    (詞曰:
    (  燕趙士,流落在他鄉。)
    (翰墨場中喬寄跡,風塵隊裡受悽惶,窮途實可傷。)
    (嵇康輩,青眼識賢良。)
    (排難解紛多義氣,黃金結客少年場,施報兩相忘。)
    (右調《夢江南》)
    
    
2**時間: 地點:
    (話說嘉靖年間,浙江寧波府定海縣城外養賢村,有個鄉宦姓祝,名廷芳,號瑞
    (庵。)
    (原任太常寺正卿,因劾奏嚴嵩罷歸林下。)
    (平日居官清介,囊內空虛,與夫人和氏年俱六旬,僅生一子,名瓊,字琪生,
    (年始十六。)
    (文章詩賦無不稱心,人都道他是潘衛再世,班馬重生。)
    (祝公夫婦尤酷愛之,常欲替他議親。)
祝 公:(他便正色道)夫婦,五倫之首。有夫婦而後有父子,有父子而後有君臣、兄弟
    、朋友。所以聖王圖治先端內則。聖經設教則曰:『宜爾室家、樂爾妻孥。』可
    見婚姻是第一件大事。若革草成就,恐怕有才的未必有貌,有貌的未必有才,有
    才貌的未必端在自好、貞靜自持。一有差錯,那時聽其自然恐傷性,棄而去之又
    傷倫。與其悔之於終,何如慎之於始?
    (琪生這一篇話,意中隱隱有個非才貌兼全、德容並美者不可。)
    (祝公見他說出許多正道理,又有許多大議論,也莫可奈何)
祝 公:小小年紀就如此難為人事。
    (以後雖有幾家大家來扳親,俱索付之不允。)
    (琪生卻惟以讀書為事,與本縣兩個著名的秀才互相砥勵,一個姓鄭,一個姓平
    (。)
    (那姓鄭的名偉,字飛英,家計寒涼,為人義俠。)
    (那姓平的名襄成,字君贊,家私饒裕,卻身材矮小滿面黑麻,做人又極尖利。
    ()
    (眾人起他一個混名,叫做棗核釘。)
    (三人會文作課,杯酒往來,殆無虛日。)
    
    
3**時間: 地點:
    (一日,正是二月中旬。)
    (三人文字才完,就循館中陋規,每人一壺一菜,坐而談今論古。)
琪 生:在家讀書終有俗累,聞知功鄉青蓮庵多有空房,甚是幽雅,可以避塵。我們何不
    租它幾間坐坐。一則可以謝絕繁華,二則你我可以朝夕互相資益。二兄以為何如
    ?
飛 英:(踴躍道)此舉大妙,明日何不即行?但苦無一人為之先容耳。
君 贊:(笑道)此事不勞二兄費心,小弟可以一力承當。那庵中大士前琉璃燈油,舍妹
    月月供奉。這住持與小弟極厚,明日待小弟自去問他借房,想來無有不肯,擺無
    要房金之理。
飛 英:不然。盟兄雖與他相知,小弟二人與他從不識面,卻不好叨他。況僧家利心最重
    ,暫借則可,久寓則厭,倒是送些房金為妙。
琪 生:飛兄說得有理。
    (君贊聽說,也覺隨機便道)
君 贊:也是,也是。
    (當晚散去不題。)
    (次日三人去見和尚,議定房金,即移書箱、劍匣進庵讀書,頗覺幽靜自在。)
    (過了幾時,又是四月初八,庵中做浴佛會。)
    (鄭、平二人以家中有事回去,琪生獨住庵內。)
    (至半夜,和尚們就乒乒乓乓揎鐃打鈸,擂鼓鳴鐘,一直至曉。)
    (琪生哪曾合服,只得清早起來,踱至後殿去避喧。)
    (這些人都在前邊吵鬧,後殿寂無一人,琪生才覺耳根清靜。)
    (看了一會,詩興偶發,見桌上有筆硯,隨手拈起,就在壁上信筆題《浴佛勝事
    (》一絕:
    (  西方有水浴蓮花,何用塵幾洗釋迦。)
    (普渡眾生歸覺路,忍教化體涉河沙。)
    (題畢,吟詠再四,投筆行至前殿。)
    (舉眼見一老者,氣度軒舉,領著一絕色女子在佛前拈香。)
    (琪生一見,就如觀音出現,意欲向前細看,卻做從人亂嚷,只得遠遠立著。)
    (那女子聽得家人口中喊罵,回頭一看,與琪生恰好打個照面,隨吩咐家人道)
那女子:不得無禮罵人。
    (琪生一發著魔。)
    (只見那老者與女子拜完了佛,一齊擁著到後殿來,琪生也緊緊趕著老者同女子
    (四下閒玩。)
    (抬頭見壁上詩句墨跡未乾,拭目玩之)
君 贊:好詩!好詩!
那女子:(對女子道)不但詩做得好,只這筆字,龍蛇競秀,擺非尋常俗子手筆。
那女子:(也嘖嘖贊道)詩句清新俊逸,筆勢飛舞勁拔,有凌雲之氣,果非庸品。
老 者:(因問小沙彌道)這壁間詩句還是誰人題的?
    (小沙彌尚未答應,琪生正在門傍探望,聽得這一問,便如轟雷貫耳,失聲答道
    ()
琪 生:晚生拙筆,貽笑大方。
    (老者聽得外邊聲,連忙迎將出來,見琪生狀貌不凡,愈加起敬。)
    (兩人就在門首對揖。)
老 者:尊兄尊姓大號?
琪 生:晚生姓祝,賤字琪生。敢問老丈尊姓貴表、尊府何處?
老 者:老夫姓鄒,賤字澤清,住在蒲村。原來兄是瑞庵先生令郎,聞名久矣,今日始覯
    台顏。幸甚!幸甚!
    (兩人正在交談,忽君贊闖來。)
    (他原是認得鄒公的,敘過禮,就立著接談。)
    (一會,鄒公別了二人,領著女子去。)
    (二人就閃在一邊偷看女子,臨行兀是秋波回顧。)
    (琪生待鄒公行未數步,隨即跟出來,未逾出限,耳邊忽聽得一聲響亮,低頭看
    (時,卻是黃燦燦的一枝金鳳頭釵,慌忙拾起籠入袖中。)
    (出門外一望轎已去遠,徘徊半晌,直望不見轎影方才回轉,暗喜道)
心 中:妙人!妙人!方才嚷家人時節,我看來不是無心人,如今這鳳釵分明是有意貽我
    。難道我的姻緣卻在這裡?叫我如何消受。
老 者:(忽又轉念道)今日之遇雖屬坼緣,但我與她非親非故,何能見她訴我衷腸?這
    番相思又索空害了。
    (一頭走一頭想,就如出神的一般,只管半猜半疑。)
    
    
4**時間: 地點:
    (卻說那君贊亦因看見女子,竟軟癱了一般,只礙著與鄒公相與,不便跟出來,
    (恐怕鄒公看見不雅,遂坐在後殿門限上,虛空摹擬。)
    (不防琪生低著頭,一直撞進門來,將他沖了一個翻筋斗,倒把琪生嚇了一跳。
    ()
    (慌忙扶起,兩下相視大笑。)
君 贊:弟知飛兄不在,恐兄寂寞,所以匆匆趕來,不意遇見有緣人。此是生乎一快。
琪 生:適間鄒老是何等人?
君 贊:他諱廉,曾領鄉薦,做過一任縣尹,為人迂腐不會做官,壞了回來。聞知他有一
    令媛,適才所見想必就是。難道世間有此尤物,真令我心醉欲死。
    (二人正在雌黃,忽聞殿外甚喧嚷,忙跑出來。)
    (只見山門外三四十人圍著一個漢子,也有上前去剝他衣服的,也有口裡亂罵不
    (敢動手的,再沒一個人勸解。)
    (琪生定睛看那漢子,只見面如鍋底,河目海口,赤髯滿腮,雖受眾侮卻面不改
    (容,神情自若。)
琪 生:(問他人道)是什緣故?
君 贊:(中間一人道)那漢子賭輸了錢,思量白賴,故此眾人剝他衣服,要他還分。
琪 生:這也事小。怎沒人替他分解?
君 贊:(那人道)相公不要管罷。這乾人懼是無賴光棍,惹他則甚。
君 贊:(也道)我們進去罷,不必管他閒事。
琪 生:(正色道)凡人在急迫之際,不見則已,見而不救於心何安?
君 贊:(遂走進前分開眾人道)不要亂打。他該你們多少錢俱在我身上。你們只著兩個
    隨我進來。
    (遂一手攜著那漢子同進書房,也不問他名姓,也不問他住居,但取出一包銀子
    (,約有十二三兩,也不去稱,打開與眾人道)
琪 生:此銀是這位兄該列位的,請收了罷。
    (眾人接著銀子,眉歡眼笑謝一聲,一哄而散。)
琪 生:(對那漢子道)我看足下一表人才,怎麼不圖上進,卻與這班人為伍,非兄所為
    。
君 贊:(那漢子從容答道)咱本是山西太原人,姓焦,名熊,字伏馬,綽號紅須。幼習
    武藝,舊年進京指望圖個出身。聞知嚴嵩弄權,遂轉過來,不想到此盤費用盡。
    遇見這些人賭錢,指望落場贏它幾貫,做些盤纏。誰想反輸與他,受這些個的凌
    辱。咱要打他又沒理,咱要還分又沒錢。虧得相公替咱還他,實是難為了。
琪 生:相公姓什名誰?
    (琪生就與他說卻姓名,又取三兩銀子送他作路費。)
    (紅須也不推辭,接在手中,也不等琪生送他,舉手一拱叫聲)
紅 須:承情了!
    (竟大踏步而去。)
君 贊:(埋怨道)這樣歹人盟兄也將禮貌待他,又白白花去若干銀子。可惜可惜。
琪 生:(笑道)人各有志,各盡其心而已。若能擴而充之,即是義俠。豈可惜小費哉。
    (兩人說了一會,卻又講到美人身上。)
    (你誇她娬媚,我贊她娉婷;你說她體態不同,我說她姿容過別。)
    (直摹寫到晚,各歸書房。)
    (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題佛贊梅香沾惠)
    (詞曰:
    (  佳人纖手調丹粉,圖成大士。)
    (何限相思恨,無端片偈心相印,楊枝灑作蓮花信。)
    (侍兒銜命來三逕,柳嫩花柔,風雨渾無定。)
    (連城返趙蒼苔冷,殘紅褪卻餘香蘊。)
    (右調《蝶戀花》)
    (說這君贊別了琪生到自己書房,思思想想,醜態盡露,自不必說。)
    (這琪生亦忽忽如有所失,日日拿著鳳釵,鼻兒上嗅一回,懷兒中摟一回,或做
    (詩以消悶,或作詞以致思,日裡做衣襯,夜間當枕頭,一刻不離釋。)
    (讀書也無心去讀,飯也不想去吃,只是出神稱鬼的,不在話下。)
    
    
5**時間: 地點:
    (且說這鄒澤清,年及五旬,夫人戴氏已亡。)
    (只生一女,小字雪娥,年方十六,貌似毛施,才同郗衛,尤精於丹青。)
    (家中一切大小事務俱是她掌管。)
    (鄒公慎於擇婿,尚未見聘。)
    (房中有兩個貼身丫鬟,一個喚輕煙,年十七歲,一個喚素梅,年十六歲,俱知
    (文墨,而素梅又得小姐心傳,亦善丹青。)
    (二人容貌俱是婢中翹楚。)
    (雪娥待以心腹,二人亦深體小姐之意。)
    
    
6**時間: 地點:
    (那日,雪娥自庵中遇見琪生,心生愛慕,至晚卸妝方知遺失鳳釵。)
    (次早著人去尋不見,一發心中不快。)
    (輕煙與素梅亦知小姐心事,向小姐道)
輕 煙:小姐胸中事料不瞞我二人,我二人即使粉骨碎身,亦不敢有負小姐。但為小姐思
    量,此事實為渺茫,思之無益,徒自苦耳,還勸小姐保重身體為上。
雪 娥:你二人是我心腹,我豈瞞你。我常操心礪志,處已恒嚴,既不肯越禮又焉肯自苦
    ?只是終身大事也非等閒,與其後悔,無寧預謀。
    (說罷唏噓似欲墮淚。)
    (輕煙見小姐愁悶不解,便去捧過筆硯道)
輕 煙:小姐,我與你做首詩兒消遣罷。
雪 娥:我愁腸百結滿懷怨苦,寫出來未免益增惆悵,寫它則甚。
素 梅:小姐既不做詩,我與你畫幅美人玩耍何如?
雪 娥:我已紅顏命薄,何苦又添紙上淒涼?就是描得體態好處,總是愁魔筆墨,俱成孽
    障,著手傷心,縱多淚痕耳,畫它何用?
    (二人見小姐執性,竟沒法處。)
    (雪娥手托香腮悶悶地坐了一會,忽長歎道)
雪 娥:我今生為女流,當使來世脫離苦海。
    (遂叫素梅去取一幅白綾來。)
    (少頃白綾取到,雪娥展放桌上,取筆輕描淡寫,圖成一幅大士,與輕煙著人送
    (去裱來。)
二 人:(又吩咐)如老爺問時,只說是小姐自幼許得心願。
    (輕煙捧著大士出來,適遇鄒公)
輕 煙:是什物件?
輕 煙:是小姐自幼許得的大士心願,今日才圖完的。
    (鄒公取來展開一看,見端嚴活潑,就如大士現身。)
鄒 公:(遂拿著聖像笑嘻嘻地走進女兒房中道)孩兒這幅大士果然畫得好。
雪 娥:(笑道)孩兒不過了心願而已,待裱成了,送與爹爹題贊。
鄒 公:(笑道)不是找誇你說,若據你這筆墨,雖古丹青名公,當不在我兒之上。若是
    題贊,必須一個寫作俱佳的名儒方可下筆,不然,豈不塗抹壞了。只是如今哪裡
    去尋寫作俱佳的人?
鄒 公:(遂躊躇半晌,忽大笑道)有了,有了。前日在庵中題詩的人,寫作俱佳,除非
    得他來才好。裱成之時待我請他來一題。
雪 娥:憑爹爹主意。
    (鄒公點首,竟報著聖像笑嘻嘻出去,就著人送去裱褙。)
    (不兩日裱得好了,請將回來,鄒公就備禮著人去請琪生。)
    (琪生正在庵中撫釵思想,但恨無門可進,一見請帖就喜得抓耳撓腮。)
    (正是:
    (  鳳銜丹記至,人報好音來。)
    (遂急急裝束齊整同來人至鄒家。)
    (鄒公迎將進去,各敘寒溫畢。)
鄒 公:適有一事相懇,先生既惠然前來,真令篷蓽增輝矣。
琪 生:不知何事,乃蒙寵召?
鄒 公:昨日小女偶畫成一幅大士,殊覺可觀,恨無一贊。老夫熟計,除非先生妙筆贊題
    ,方成勝事。
琪 生:晚生菲才,恐污令媛妙筆,老先生還該別選高人捉筆才是。
鄒 公:老夫前已領教,休得過謙。
    (就起身來請過大士展開。)
    (琪生向前細看,極口稱贊道)
琪 生:靈心慧筆,真令大士九天生色,收夏何能。
    (遂欣然提筆在手不假思索,一揮而就:
    (  聖像端嚴,遠過瑤宮仙女;神像整肅,殊勝蟾窟篰娥。)
    (慧眼常窺苦海,隱隱現於筆端;婆心欲渡恒河,躍躍形諸楮上。)
    (洵慈悲之大士,真救苦之世尊。)
    (隻字拜揚休美,實切皈依,片言歌詠隆光,用由瞻仰。)
    (沐手敬題謹舒忱悃。)
    (弟子祝掠拜跋)
    (琪生之意句句題贊大士,卻句句關著小姐。)
    (鄒公哪裡意會得到,待他題完,極口稱贊,即捧著大士對琪生道)
鄒 公:還有小酌,屈先生少坐,老夫即來奉陪。
琪 生:(遂走向女兒房中道)孩兒你看題得如何?
    (雪娥看完,默知其意)
君 贊:寫作俱工,令人可敬。
    (遂吩咐素梅將大士掛起。)
    (鄒公出來陪琪生飲酒,問及琪生年庚家世,見他談吐如流,心甚愛幕,竟捨不
    (得放他回去的意思)
鄒 公:先生在青蓮庵讀書,可有高僧接談吭?
琪 生:庵小倒也幽靜,只是僧家行徑可憎。幸有同館鄭、平二兄朝夕談心,庶不寂寞。
鄒 公:庵中養靜固好,薪水之事未免分心,誠恐葷素不便,畢竟不是長法。據老夫管見
    ,恐先生未肯俯從,反覺俞瀆。
琪 生:老先生雲天高見,開人茅塞,晚生萬無不遵之理。
鄒 公:舍間後園頗有書房可坐,至於供給亦是甚便的。
琪 生:(謝道)雖蒙厚愛,但無故叨擾,於心不安。
鄒 公:(欣然便道)你我既稱通家,何必作此客態,明日即當遣使奉迎。
    (琪生暗喜,連應道)
琪 生:領命,領命!
    (至晚告別。)
    (鄒公尚恐女兒不悅,當晚對女兒道)
鄒 公:我老人家,終日兀坐甚是寂寞。今見祝生,傾蓋投機,我意欲請他到園中讀書,
    借他做個伴侶,已約他明日過來。你道何如?
雪 娥:(聽說喜出望外)爹爹處事自有主意,何必更問孩兒。
    (二人商議已定,只待次日去請琪生。)
    
    
7**時間: 地點:
    (再說來生當晚回庵就與鄭、平二人說之。)
    (飛英倒替琪生歡喜,只有君贊心中怏怏。)
    (閒話休題。)
    (次早,鄒家來接。)
    (琪生即歸家告知父母,回到庵中遂別了飛英、君贊,帶一個十四歲的書童並書
    (籍,逕到鄒家。)
    (鄒公倒展相迎,攜手同至書房,已收拾得乾乾淨淨。)
    (自然鄒公時常出來,與琪生講詩論文,各相傾倒。)
    (只是琪生,心不在書中滋味,一段精神全注在雪娥小姐身上,卻恨無一線可通
    (。)
    
    
8**時間: 地點:
    (一日午後,素梅奉小姐之命到書房來請鄒公。)
    (鄒公不在,只見琪生將一隻鳳釵看過又看,想過又想,戀戀不捨,少頃,竟放
    (在胸前。)
    (素梅認得是小姐的物,好生詫異,急跳將轉來)
對小姐:坼哉!怪哉!方才到書房請老爺,老爺卻不在,只見祝相公也有一隻鳳釵,後來
    放在懷中,恰似小姐前日失去的一般。
雪 娥:果然坼怪,怎麼落在他手裡?須設個法兒去討來便好。
輕 煙:(在傍笑道)可見祝相公是個情種。把鳳釵放在懷內,是時時將小姐捧在懷內一
    般。
    (雪娥深喜,默然不答。)
輕 煙:若要鳳釵不難,待人靜後,老爺睡了,就要素梅竟去取討。若果是小姐的,他自
    然送還。
雪 娥:有理。
    (等至人靜黃昏,素梅來到書房門首,只見琪生反著手在那裡踱來踱去,若有所
    (思。)
    (素梅站在門外不敢進去。)
    (琪生轉身看見一個美貌女子,疑是絳仙謫凡,便深深作揖)
琪 生:嬋娟何事惠臨?
素 梅:(含羞答道)我家小姐前日在庵中失去一釵,我輩盡遭捶楚。聞知相公拾得,特
    求返趙。
琪 生:(大驚道)你怎知在我處?
素 梅:適才親眼見的。
琪 生:(涎著臉笑道)釵是有一支在此,須得你家小姐當面來討,方好奉還。
素 梅:妾身有事,乞相公將鳳釵還我罷。
琪 生:(又笑道)你即身上有事,我就替你做了去。
    (素梅見他只管調情弄舌,漸漸有些涉邪,就轉身要走,早被琪生上前一把摟住
    ()
素 梅:姐姐愛殺我也。若不賜片刻之歡,我死也,我死也。
    (素梅苦掙不得脫身,紅了臉道)
素 梅:相公尊重,人來撞見,你我俱不好看。
琪 生:夜闌人靜,書童正在睡鄉,還有何人?
    (一面說一面將她按倒簟茵之上。)
    (素梅料難脫身,口中只說)
素 梅:小姐害我,小姐害我。
    (只得聽他所為。)
    (有詞為證:
    (  月掛柳梢頭,為金釵,出畫樓。)
    (相思整日魂銷久,甜言相誘,香肩漫摟。)
    (咬牙閉目,廝承受,沒來由。)
    (風狂雨驟,擔著許多憂。)
    (右調《黃鴦兒》)
    (素梅原是處子,未經風雨,幾至失聲。)
    (琪生雖略略見意,素梅已是難忍。)
    (事畢,腥紅已染羅襦矣。)
素 梅:君不嫌下體,彩妾元紅。願君勿忘今日,妾有死無恨。
琪 生:(笑道)只願你情長,我決不負汝。
素 梅:(發誓道)我若不情長,狗彘不食妾餘。
琪 生:情長就是,何必設誓。
    (又摟了半晌。)
素 梅:久則生疑,快放我去。後邊時日甚長,何須在此一刻。
    (琪生遂放手。)
    (素梅將衣裙整一整好,同琪生進書房來。)
    (琪生燈下看她,一發可愛。)
素 梅:快將釵與我去罷。
琪 生:(試她道)你方才說小姐害你,分明是小姐令你來取的,怎又瞞我?
    (素梅微笑。)
    (琪生愈加盤問。)
    (素梅才把真情與他說知,又笑道)
素 梅:我好歹撮合你們成就。只是不可戀新忘舊。
琪 生:(大喜道)你今日之情我已生死不忘,況肯與我撮合其事乎。
    (因向素梅求計。)
素 梅:你做一首詩,同鳳釵與我帶來,自有妙計。
    (琪生忙題詩一首,取出鳳釵,一齊交付,又囑她道)
琪 生:得空即來,切勿饒我望眼將穿。
    (遂攜手送至角門。)
    (不知雪娥見詩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做春夢驚散鸞儔)
    (詞曰:
    (  山盟海誓,攜手同心,喜孜孜,笑把牙牀近。)
    (魂銷膽又銷,今宵才得鴛鴦趣。)
    (繡帶含羞解,香肌著意親。)
    (恨喬奴,何事虛驚,又打擺我風流佳興。)
    (右調《憶娥眉》)
    (說這素梅拿著詩與鳳釵進來遞與小姐,又說祝相公許多思慕之意。)
    (雪娥且不看釵,先將詩打開一看。)
    (卻是七言絕句一首:
    (  主人不解贈相思,可念蕭郎腸擺詩。)
    (空抱鳳釵憑寄恨,從教花月笑人癡。)
    (雪娥愛卿妝次薄命生祝瓊歿筆題)
    (雪娥看到「空抱鳳釵憑寄恨」這一句,長歎一聲。)
輕 煙:(在傍道)據他詩意,未知小姐一片苦心。禮無往而不答。小姐何不步他韻,也
    做一首回他,使他曉得,豈不是好?
雪 娥:我是一個閨中弱女,怎便輕露紙筆。
素 梅:小姐差矣,既要訂終身之約,何惜片紙?若恐無名,則說謝他還釵亦可。
    (雪娥情不能制,又被二人說動機關,就也依來韻和詩一首,仍著素梅送去。)
    (素梅依舊出來,門已扃閉,只得回來,到次晚才得送去。)
    (琪生拆開一看,見是和韻:
    (  夢魂不解為誰思,悶倚闌干待月時。)
    (愁積風釵歸欲擺,幾回無語意先癡。)
    (琪君才人文幾弱質女鄒雪娥端肅和)
    (琪生讀畢,狂喜異常,遂起身摟著素梅道)
琪 生:這道優旨,卿之力也!這番該謝月老了。
    (又欲與她雲雨。)
素 梅:昨晚創苦,今日頗覺狼狽,俟消停兩日,自當如命。君且強忍,以待完膚。
    (琪生見她堅托,也不相強。)
    (又制一詞,折做同心方勝兒,遞與素梅道)
琪 生:與我多多拜上小姐。此恩此德已銘肺腑,但得使我親睹芳容,面陳寸衷方好。若
    再遲遲,恐多死灰焦骨,不獲剖肝露膽,雖在九泉之下,不能無恨於小姐矣。
素 梅:(笑道)好不識羞!哪見要老婆的是這等猴急?你若不遇我時,就急死了?看誰
    來睬你。
琪 生:(笑道)你須快些與我方便。那時你也得自在受用。
    (素梅啐了一口,逕往內來見小姐,將詞呈上。)
    (雪娥一看,卻是短詞:
    (  時歎鳳雛歸去,今銜恩卻飛來,試卻盈盈淚眼,翻悲成愛。)
    (度日勝如年,時掛相思債。)
    (知吭淒涼態,早渡佳期,莫待枯飛。)
    (右調《歿相思》)
    (雪娘愛卿妝次沐恩生祝瓊拜書)
    (雪娥看罷,鍾情愈癡,不覺潸然淚下。)
    (素梅、)
輕 煙:小姐,你兩下既已心許,徒托紙筆空言,有何益處?不若約他來當面一決也好。
雪 娥:羞人答答的,這卻如何使得?
二 人:佳人才子配合,是世間美事。小姐你是個明達的人,怎不思反經從權,效那卓文
    君故事,也成一段風流佳話。若拘於禮法之中,不過一村姑之所為耳,何足道哉
    。當面失卻才子,徒貽後悔,竊為小姐不取也。
    (雪娥呻吟不語。)
    (二人見如此光景,亦沒擺佈。)
    (看看雪娥日覺消瘦,精神愈憊。)
    (那琪生雖得素梅時來救急,無奈心有小姐,戲眼將枯。)
    (就是有素梅傳消遞息,詩詞往來終是虛文,兩下愈急愈苦。)
    
    
9**時間: 地點:
    (一日,素梅到館,琪生求她設計。)
素 梅:我窺小姐之意,未必不欲急成,只是礙著我們不便,所以欲避嫌疑,不好來約你
    。今我將內裡角門夜間虛掩。你竟闖將進來,則一箭而中矣。
琪 生:(喜道)既如此,就是今晚。
素 梅:她今日水米不曾黏牙,懨懨而睡,哪有精神對付你,料然不濟。還是遲一日的好
    。
    (二人說完話,又行些不可知的事,方才分手。)
    (到次晚,恰好鄒公不出來。)
    (琪生老早催書童睡了,一路悄悄走將進去。)
    (果然角門不關,輕輕推開。)
    (望見裡面有燈,想必就是小姐臥房,戰戰兢兢走到門口一張,裡面並無一人)
又 想:坼怪,莫非差了?
    (因急急廄轉身,只見角門外一個人點著紙燈走將來。)
    (琪生大驚,暗自叫苦不迭,正沒個躲處,逐潛身伏在竹架邊。)
    (偷眼一觀,來的卻是一個標緻丫鬟。)
琪 生:(暗想道)素梅曾說小姐房中還有一個貼身丫鬟,名喚輕煙。莫非就是她?倒好
    個人兒。
    (讓她過去,遂大著膽,從背後走上搭著她肩)
悄 悄:你可是輕煙姐姐麼?
    (輕煙摹然見個人走來,著實嚇了一嚇,忙推道)
輕 煙:是誰?
    (及回頭看時,卻認得是琪生,已有三分憐愛。)
琪 生:(便道)你是祝相公,到這裡來何干?這是我小姐臥房,豈是你進來得的。
    (琪生見說果是輕煙,便來摟她。)
    (輕煙待要跑時,燈已打熄,被琪生緊緊抱住。)
輕 煙:休無禮!我喊將起來,想你怎麼做人。
琪 生:(興不能遏)就有人來,寧可同死,決不空回。
    (競按例行強。)
輕 煙:這事也得人心願意著。怎就硬做?
琪 生:(笑道)愛卿情切,不得不然。
    (一面就去扯裙扯褲。)
    (輕煙纏得氣力全無,著他道)
輕 煙:快些放手。小姐來了。
琪 生:(笑道)不妨,正要她看我們行事。
輕 煙:(哀求道)待我明日到你書房裡來罷。此時決不能奉命。
    (琪生也不答應,只是歪纏。)
輕 煙:(沒奈何)從便從你,只是這路口,恐人撞見不雅。我與你到角門外空房裡去。
    (琪生才放她起來,緊緊捏著她手,同往角門外。)
    (輕煙又待要跑,被琪生抱向空房深處,姿意狂蕩。)
    (正是:
    (  未向午門朝鳳闕,先來花底序鵷斑。)
    (原來輕煙年雖十七,尚未經破。)
    (一段嬌啼婉轉,令人魂銷。)
    (琪生兩試含葩,其樂非常。)
    (雲雨已畢,琪生見她愁容可掬,愈加憐愛,摟在懷中)
悄 悄:小姐怎麼不在房中?
輕 煙:老爺見她連日瘦損,懶吃茶飯,特意請她過去,勸她吃些晚膳。想此時將散了。
    放我去罷。
    (琪生還要溫存。)
    (片晌,忽聽得鄒公一路說話出來,卻是親送女兒回房安歇。)
    (輕煙忙推開琪生,一溜而走去了。)
    (嚇得琪生沒命地跑到書房,忙將門閉上,還喘息不定)
輕 煙:幾乎做出來。
又 想:料今晚又不濟事。
    (竟上牀睡了。)
    (到次日,聞知鄒公在小姐房中,又不曾進去。)
    (一連十數日,毫無空隙。)
    (琪生急得無計可施,只是長吁短歎。)
    
    
10**時間: 地點:
又 想:(一日薄暮,正在無聊之際,只見素梅笑嘻嘻地來)失賀!失賀!
琪 生:事尚未成,何喜可賀?
素 梅:又來瞞我。新得妙人,焉敢不賀?
    (琪生料是曉得輕煙之事,便含糊答應道)
琪 生:不要取笑,且說正話。今晚何如?
素 梅:我正為此事而來。老爺連日勞倦,已睡多時。你竟進來不妨。
    (素梅說完先去,琪生隨即也就進去。)
    (到房門口張看,只見小姐雲鬢半拖,星眸不展,隱几而臥。)
    (素梅與輕煙在燈下抹牌。)
    (二人見琪生進來,便掩口而笑。)
    (琪生走向前,輕輕摟抱小姐,以臉偎香腮。)
    (雪娥夢中驚覺,見是琪生,嚇了一跳,羞得滿面通紅,忙要立起身來。)
琪 生:(抱住不放)小姐不必避嫌。小生為小姐,魂思夢想,廢寢忘餐。又蒙小姐投我
    以待,終身之約,不言而喻,情之所鍾,正在此時耳。何必作此兒女之態耶?
    (輕煙、亦勸道)
素 梅:小姐,你二人終身大事,在此一刻。我二人又是小姐心腹,並無外人得知。何必
    再三疑慮,只管推阻,虛以良夕。
雪 娥:(含羞說道)妾之心事非圖淫欲,只為慕才使然。故不借自媒越禮,多露貽譏,
    君如不信,請觀妾容。然猶恐一朝訂約,異日負盟,令妾有白頭之歎。君亦當慮
    耳。
    (琪生聽到此處,就立起身來,攜著小姐手道)
琪 生:小姐慧思。我兩人何不就在燈前月下,明心見性,誓同衾穴。何如?
    (遂雙雙在階前同發一誓起來。)
    (雪娥拔下鳳釵,向琪生道)
雪 娥:當初原是它為媒,你還拿去,以為後日合歡之驗。
    (又題詩一首,贈予琪生道:
    (  既許多才入繡閨,芳心渾似絮沾泥。)
    (春山倩得張郎畫,不比臨流捉葉題。)
    (琪君良人辱愛妾鄒氏雪娥斂衽書)
    (琪生將詩玩索一遍,然後將鳳釵與詩收訖,也題詩一首答道:
    (  感卿金風結同心,有日於歸理瑟琴。)
    (從此嫦娥不孤零,共期偕老慰知音。)
    (雪卿可人唱隨沐恩大祝瓊題贈。)
    (雪娥也收了。)
    (琪生又將小姐摟著同坐,情興難遏,意欲求歡,連催小姐去睡。)
雪 娥:(羞澀道)夫妻之間,以情為重,何必圖此片刻歡娛。
    (琪生刻不能待,竟摟著小姐到牀前,與她脫衣解帶。)
    (雪娥怕羞,將臉倚在懷內,憑他去脫。)
    (琪生先替小姐脫去外衣,解開內褂,已露酥胸,雞頭闍剝,伸手去拈弄。)
    (滑膩如絲,情興愈濃,忙將自己巾幘除去,卸下外衣。)
    (正待脫小衣,忽聞外邊一片聲亂叫)
琪 生:相公。
    (嚇得他四人魂不附體,忙對琪生道)
雪 娥:你快出去,另日再來罷。
    (琪生慌慌張張,巾也沒工夫戴,就拿在手中,挾著衣服,拖著鞋子,飛奔出來
    (。)
    (輕煙忙將角門閂上。)
    (琪生奔到書房,原來是書童睡醒起來撒尿,看見房門大開,就去牀上一摸,不
    (見相公,只說還在外邊步月。)
    (時乃十月中旬,月色皎然,乃走至外邊,四下一看並不見影。)
    (叫了兩聲,又不應,尋又不見。)
    (一時就害怕起來,因此大聲喊叫。)
    (琪生回來,聽見這個緣故,心中恨極,著實狠打一個半死)
琪 生:我去外邊出恭,自然進來。你怎麼半夜三更大驚小怪,驚嚇人?好生可惡!今後
    若再如此,活活打死!
    (正在嚷罵,鄒公著人出來查問。)
琪 生:我起來解手,被書童夢魔驚嚇,在此打他。
    (那人見說,也就進去。)
    (琪生就吩咐書童快睡,自己卻假意在門外閒踱,心中甚急,好不難過。)
    (聞得人俱安靜,書童哭了一會也就睡去。)
    (不放心又摸進去。)
    (誰知角門已閂。)
    (輕輕敲了兩下,並無人應。)
    (低頭垂手而回,跌腳苦道)
琪 生:一天好事,到手功名被這蠢奴才弄壞!
    (愈思愈恨,走向前將書童打上幾下。)
    (書童驚醒,不知又為何事?)
    (琪生無計可施,只得涕歿登牀。)
    (偏睡不穩,細細摹擬,只管思量,只管懊惱,情極不過,又下牀來,將書童踢
    (上兒腳。)
    (半夜之間,就將書童打有一二十頓,這是哪裡說起。)
    (登時自己氣得身上寒一會、熱一會,病將起來。)
    (只這一病,大有關礙。)
    (誰知同林鳥,分開各自飛。)
    (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回 活遭瘟請嘗稀味)
    (詩曰:
    (  風流嘗盡風流味,始信其中別有香。)
    (五味調來滋味美,饑宜單占餓中會。)
    (說琪生好事將成,為書童驚散。)
    (一夜直到天明,眼也不曾合一合。)
    (早起來,就覺頭眩,意欲再去廄睡片時,只見輕煙拿著一帖進館。)
    (琪生展看,卻是一首小詞:
    (  劉郎誤入桃源洞,驚起鴛鴦夢。)
    (今宵訴出,百般愁。)
    (覿面兒教人知重,燈前說誓月下盟心,直恁多情種。)
    (攜雲握雨顛鸞鳳,好事多磨弄。)
    (忽分開連理枝頭,殘更挨盡心如痛。)
    (想是緣慳,料應薄倖,不為妒花風。)
    (右調《一叢花》)
    (良人心鑒辱愛妾鄒雪娥斂衽制)
    (琪生把玩,喜動顏色,對輕煙道)
琪 生:昨晚心膽皆為蠢奴驚破。臨後進來門卻已關,幾乎把我急殺。今早起來身子頗覺
    不爽。又承小姐召喚,今晚赴約。賢卿須來迎我一迎。
輕 煙:我們嚇得只是發戰,老早把門閂好在裡面,擔著一把冷汗,哪裡曉得這樣的事。
    (一頭說,一頭將手去摸額上)
琪 生:有些微熱。不要到風地裡去,須保重身體要緊。我去報與小姐知道。
琪 生:我這會頭目昏黑,不及回書。煩姐姐代言鄙意,說今晚相會,總容面呈罷。
    (輕煙點頭,急急而去。)
    (琪生才打發輕煙進去,轉身書房,愈覺天旋地轉,眼目昏黑,立腳下住,忙到
    (牀邊倒身睡下,將帖壓在枕下。)
    (不一時渾身發熱,寒戰不已。)
    (鄒公聞知,忙來候問,延醫看視。)
    (藥還未服,只見素梅、輕煙二人齊至問候,手中拿著兩個紙包道)
素 梅:小姐聞知相公有恙,令我二人前來致意相公,教千萬不可煩躁,耐心調理,少不
    得有時,相公今晚不能去也罷。若有空時,小姐自己出來看你。俟你玉體少安自
    然來相約,今日切勿走動。這是十兩銀子,送你為藥鉺之用,這是二兩人參,恐
    怕用著。又教相公看要什物件,可對我們說,好送來。她如今親自站在角門口候
    信。你可有什話說?
    (琪生感激不盡,歿道)
琪 生:蒙小姐與姐姐這番掛念恩情,我何以報答。與我多多拜上小姐,說我無大病,已
    覺漸好,教她不要焦心,減損花容。少刻若能平廄,晚上還要進來,再容當面拜
    謝,致呈款曲。若缺什物件,自來取討,不勞費心。小姐自己珍重,方慰我心。
    (輕煙就將參銀放在琪生牀裡,素梅又替琪生蓋好被。)
    (二人摩摩蹭蹭,百般疼熱,恨不能身替。)
    (怕有人來,含著眼淚致囑而去。)
    (琪生剛欲合眼,適鄭飛英同平君贊二人來探望。)
    (見琪生病臥,就坐在牀邊問安。)
    (鄒公也出來相陪。)
    (琪生見二人來至,心中歡喜,勉強扶病坐起。)
    (平君贊就去拿枕頭,替他撐腰,忽見枕下一帖,露出愛妾兩字來,就當心暗暗
    (取來放在袖中。)
    (與琪生談了一會,推起身小解,悄悄一看,妒念陡生,暗想道)
悄 悄:這女子怎麼被他弄上手?大坼!大坼!然而當日原是我兩人同見,焉知她不屬意
    於我?你卻獨自到手,教我空想。殊為可恨!
    (就心內籌算。)
    (在外踱了一會,進來約飛英同去。)
    (鄒公因二人路遠、意欲留客。)
君 贊:只是晚生還有不得已之事,未曾料理。容日後來取擾罷。
    (琪生亦苦苦款留。)
飛 英:(也道)我們與祝兄久闊,又未竟談,且祝兄抱恙,不忍遽回。又蒙賢主人愛客
    ,我們明日去罷。
君 贊:小弟原該奉陪,但有一舍親赴選,明日起程,不得不一餞耳。
    (琪生恃在知己,便取笑道)
琪 生:盟兄怎麼只在熱沔添火,不肯冷沔增柴,這等勢利?
    (鄒公與飛英大笑。)
    (君贊聞言,如刀鑽入肺腑,仇恨切骨,勉強陪笑道)
君 贊:不是這等說。小弟還要修一封書,寄進京去候個朋友,不專為一餞而行。再不然
    ,可留飛英兄伴兄一談,小弟明日再來把臂如何?
飛 英:既是平兄有正事,不可誤他。小弟在此,明日回罷。
    (君贊隨即別卻三人,悻悻而去。)
    (琪生原無大病,因連日辛苦,又受了些寒,吃了些驚,著了些氣,一時發作。
    ()
    (醫生用些表散藥服了,就漸漸略好。)
    (那枕下帖子,是昏瞶時所放,竟影也記不得。)
    (雖不能作巫山之想,卻因身體尚未全愈,小姐又吩咐今晚不要進去,遂與飛英
    (談心,倒也沒有罣礙。)
    (飛英直至次早方回。)
    (雪娥諸人時常偷隙問安,自不必說。)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