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山野錄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二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真宗即位之次年,賜李繼遷姓名,而復進封西平王。)
        (時宋湜、宋白、蘇易簡、張洎在翰林,俾草詔冊,皆不稱旨。)
    AAA:(惟宋公湜深賾上意,必欲推先帝欲封之意,因進辭曰)先皇帝早深西顧,欲議
        真封,屬軒鼎之俄遷,建漢壇之未逮,故茲遺命,特付眇躬。爾宜望弓劍以拜恩
        ,守疆垣而效節。
        (上大喜。)
        (不數月,參大政。)
        (皇祐中,明堂大享,時世室亞獻無宮僚,惟杜祁公衍以太子太師致仕南京。)
        (仁宗詔公歸以侍祠。)
        (公已老,手繕一疏以求免。)
        (但直致數句,更無表章鋪敘之飾,止以奇牒妙墨臨帖行書親寫陳奏)
    仁 宗:臣衍向者甫及年期,還上印紱,天慈極深,曲徇私欲。今犬馬之齒七十有三,外
        雖支持,中實衰弊。且明堂大享,千載難逢,臣子豈不以捧璋侍祭為榮遇?臣但
        恐顛倒失容,取戾非淺。伏望陛下察臣非矯,免預大禮,無任屏營。
        (聞前代興亡及崩薨篡弒之事以自省戒,而卿等掩隱不說。)
        (今後除君臣不可聞之事外,自餘皆宜明講。)
        (後值說《禮記》及《檀弓經》有『君即位而為椑,歲一漆之』。)
        (鄭注云:『椑,著身棺也』。)
        (王者禮繁,當預備。)
        (「歲一漆」者,若其未成然。)
        (盡諸公議,不忍明說,貼黃掩之。)
        (上以拍揭起潛窺。)
        (迨講退,留宋尚書祁以問之。)
        (宋備陳其義。)
    仁 宗:(上曰)當筵盍顯說?
    AAA:(宋謝曰)臣子所不忍言,致上昧天鑒,臣等死罪。
    仁 宗:(笑曰)死生,常理也,何足憚焉?
        (王文正公旦釋褐知臨江縣,時獄有合死囚,公一夜不寐,思以計活之。)
        (方五鼓,空中人喝直更速起,相公將出廳。)
        (果斯須開堂門升廳,急呼死囚出問。)
    仁 宗:(公之父中令晉公祐嘗曰)此兒異日必為三公。
        (因手植三槐於庭以待之,有作詩紀其事者甚多。)
        (晉國知制誥二十餘年,最號淹遲。)
        (文正知誥與父相去不十年。)
        (入西掖,牆壁間其父翰墨手澤猶在,坐臥不易處。)
    仁 宗:(長城錢公若水風鑒最高,與公同直史館,謂人曰)王子明既貴且壽,吾進用雖
        在其先,皆所不及也。
        (果長城公後四十卒。)
        (首行有缺誤)
        (孫集賢冕,天禧中直館幾三十年,江南端方之士也,節概清直。)
    仁 宗:(晚守姑蘇,甫及引年,大寫一詩於廳壁,詩云)人生七十鬼為鄰,已覺風光屬
        別人。莫待朝廷差致仕,早謀泉石養閒身。去年河北曾逢李(見素),今日淮西
        又見陳(或云陳、李二公被差者也)。寄語姑蘇孫刺史,也須抖擻老精神。
        (題畢,拂衣歸九華,以清節高操羞百執事之顏。)
        (朝廷嘉之,許再任,詔下,已歸。)
        (竟召不起。)
        (王冀公欽若,里閈交素也。)
    仁 宗:(冀公天禧中罷相,以宮保出鎮餘杭,艤舟蘇臺,歡好款密,醉謂孫曰)老兄淹
        遲日久,且寬衷,當別致拜聞。
    AAA:(公正色曰)二十年出處中書,一素交潦倒江湖,不預一點化筆。迨事權屬他,
        出廟堂數千里為方面,始以此語見說。得為信乎?
        (冀公愧謝,解舟遂行。)
        (夏英公竦每作詩,舉筆無虛致。)
        (鎮襄陽時,胡秘監旦喪明,居襄,性多狷躁,譏毀郡政。)
        (英公昔嘗師焉,至貴達,尚以青衿待之,而不免時一造焉。)
        
        
    2**時間: 地點:
    仁 宗:(一日,謂公曰)讀書乎?
    AAA:郡事鮮暇,但時得意則為絕句。
    AAA:(胡曰)試誦之。
    AAA:(公曰)近有《燕雀》詩,云:『燕雀紛紛出亂麻,漢江西畔使君家。空堂自恨
        無金彈,任爾啾啾到日斜。』
        (胡頗覺,因少戢。)
        (慶歷初,被召真拜,將屆闕,以言者抨,罷除使相,知杭州。)
    仁 宗:(到任以二闋寄執政)造化平分荷大鈞,腰間新佩玉麒麟。南湖不住栽桃李,擬
        伴沙禽過十春。
    AAA:海雁橋邊春水深,略無塵土到花陰。忘機不管人知否,自有沙鷗信此心。
        (公後鎮南京。)
    仁 宗:(時張相昪知諫垣,以一詩諷曰)弱羽傷弓尚未完,孤飛殊不擬鴛鸞。明珠自有
        千金價,肯與遊人作彈丸?
        (卒不敢以一言及之。)
        (真宗初,詔種隱君放至闕,以敷對稱旨。)
        (日既高,中人送中書膳,諸相皆盛服俟其來,種隱君韋布,止長揖而已。)
    仁 宗:(楊大年聞之,頗不平,以詩嘲曰)不把一言裨萬乘,只叉雙手揖三公。
    仁 宗:(上聞之,獨召楊曰)知卿有詩戲種某。
        (楊汗浹股栗,不敢匿避。)
    仁 宗:(又曰)卿安知無一言裨朕乎?
        (出一皂囊,內有十軸,乃放所奏之書也。)
        (其書曰《十議》,所謂《議道》、《議德》、《議仁》、《議義》、《議兵》
        (、《議刑》、《議政》、《議賦》、《議安》、《議危》(石守道《聖政錄》
        (有之)。)
        (俾大年觀之。)
    仁 宗:(從容奏曰)臣當翊日負荊謝之。
    仁 宗:(張尚書詠鎮陳臺,一日,邸報同年王文正公旦登庸,乖崖色不甚悅,奮鬚振臂
        (謂客曰)朝廷安肯用經綸康濟人乎?賴余素以直節自誓,束髮登仕,無兩府之
        志。
    仁 宗:(時幕中杜壽隆者,乘其語而悅之曰)賤子素知公無兩府意。
    AAA:(遽問曰)此吾胸中蘊畜,子安得預其知乎?
    AAA:(杜曰)某蓋昔嘗誦公《柳》詩:『安得辭榮同范蠡,綠絲和雨繫扁舟』之句,
        因所以知之。
        (慍少解。)
        (乖崖公太平興國三年科場試《不陣成功賦》,蓋太宗明年將有河東之幸,公賦
        (有「包戈臥鼓,豈煩師旅之威;雷動風行,舉順乾坤之德」。)
        (自謂擅場,欲奪大魁。)
        (夫何有司以對耦顯失,因黜之,選胡旦為狀元。)
        (公憤然毀裂儒服,欲學道於陳希夷摶,趨豹林谷,以弟子事之,決無仕志。)
    仁 宗:(希夷有風鑒,一見之,謂曰)子當為貴公卿,一生辛苦。譬猶人家張筵,方笙
        歌鼎沸,忽中庖火起,座客無奈,惟賴子滅之。然祿在後年,此地非棲憩之所。
    仁 宗:(乖崖堅乞入道,陳曰)子性度明躁,安可學道?
        (果後二年,及第於蘇易簡榜中。)
    仁 宗:(希夷以詩遺之云)征吳入蜀是尋常,鼎沸笙歌救火忙。乞得江南佳麗地,卻應
        多謝腦邊瘡。
        (初不甚曉。)
        (後果兩入蜀定王均、李順之亂,又急移餘杭,翦左道僧紹倫妖蠱之叛,至則平
        (定,此「征吳入蜀」之驗也。)
        (累乞閒地,朝廷終不允,因腦瘡乞金陵養疾,方許之。)
    仁 宗:(張乖崖成都還日,臨行封一紙軸付僧文鑒大師者,上題云)請於乙卯歲五月二
        十一日開。
        (後至祥符八年,當其歲也。)
    仁 宗:(時凌侍郎策知成都,文鑒至是日,持見凌公曰)先尚書向以此囑某,已若干年
        ,不知何物也。乞公開之。
        (洎開,乃所畫野服攜笻,黃短褐,一小真也。)
        (凌公奇之,於大慈寺閣龕以祠焉。)
        (蓋公祥符七年甲寅五月二十一日薨,開真之日,當小祥也。)
        (公以劍外鐵緡輜重,設質劑之法,一交一緡,以三年一界換之。)
        (始祥符辛亥,今熙寧丙辰,六十六年,計已二十二界矣,雖極智者不可改。)
    仁 宗:(真宗西祀回蹕,次河中,時長安父老三千人具表詣行在,乞臨幸,且稱)漢、
        唐舊都,關河雄固,神祗人民,無不望天光之下臨也。
        (上意未果,召種司諫放以決之。)
        (時種持兄喪於家,既至,真廟攜之登鸛鵲樓,與決雍都之幸。)
    仁 宗:(種懇奏曰)大駕此幸,有不便者三。陛下方以孝治天下,翻事秦、漢,侈心封
        禪郡岳,而更臨游別都,久拋宗廟,於孝為闕,此其不便一;其百司供擬頓仗事
        繁,晚春蠶麥已登,深費農務,此不便二;精兵重臣扈從車蹕,京國一空,民心
        無依,況九廟乎?此陛下深宜念之,乃其三也。
    仁 宗:(上玉色悚然)臣僚無一語及此者。
    AAA:(放曰)近臣但願扈清蹕、行曠典、文頌聲以邀己名,此陛下當自寤於清衷也。
        (翌日,傳召鑾輿還闕,臨遣,雍人所幸宜不允。)
        (真宗便欲邀放從駕至京。)
    仁 宗:(放乞還家林,上曰)非久必當召卿。
        (譯經鴻臚少卿、光梵大師惟淨,江南李王從謙子也。)
        (通敏有先識,解五竺國梵語。)
        (慶歷中,朝廷百度例務減省。)
    仁 宗:(淨知言者必廢譯經,不若預奏乞罷之)臣聞在國之初,大建譯園,逐年聖節,
        西域進經,合今新舊,何啻萬軸,盈涵溢屋,佛語多矣。又況鴻臚之設,虛費祿
        廩,恩錫用給,率養尸素,欲乞罷廢。
    仁 宗:三聖崇奉,朕烏敢罷?且又琛貢所籍名件,皆異域文字,非鴻臚安辨?
        (因不允。)
        
        
    3**時間: 地點:
        (未幾,孔中丞道輔果乞廢罷,上因出淨疏示之,方已。)
        (景祐中,景靈宮鋸傭解木,木既分,中有蟲鏤文數十字,如梵書旁行(戶郎反
        ()之狀,因進呈。)
        (仁宗遣都知羅崇勛、譯經潤文使夏英公竦詣傳法院,特詔開堂導譯,(每聖節
        (譯經,則謂之開堂。)
        (冀得祥異之語以懺國。)
        (獨淨焚天香導譯,逾刻方曰)
    仁 宗:五竺無此字,不通辨譯。
    AAA:(左璫恚曰)請大師且領聖意,若稍成文,譯館恩例不淺。
        (而英公亦以此意諷之。)
    仁 宗:(淨曰)某等幸若蠹文稍可箋辨,誠教門之殊光。恐異日彰謬妄之跡,雖萬死何
        補?
        (二官竟不能屈。)
        (遂與奏稱非字。)
        (皇祐三年入滅,碑其塔者此二節特不書,惜哉!)
        (祥符中,日本國忽梯航稱貢,非常貢也,蓋因本國之東有祥光現,其國素傳中
        (原天子聖明,則此光現。)
        (真宗喜,敕本國建一佛祠以鎮之,賜額曰神光。)
        (朝辭日,上親臨遣。)
        (夷使面乞令詞臣撰一寺記。)
        (時當直者雖偶中魁選,詞學不甚優贍,居常止以張學士君房代之,蓋假其稽古
        (才雅也。)
        (既傳宣,令急撰寺記。)
        (時張尚為小官,醉飲於樊樓,遣人遍京城尋之不得,而夷人在閤門翹足而待,
        (又中人三促之,紫微大窘。)
    仁 宗:(後錢、楊二公玉堂暇日改《閒忙令》,大年曰)世上何人最得閒?司諫拂衣歸
        華山。
        (蓋種放得告還山養藥之時也。)
    仁 宗:(錢希白曰)世上何人號最忙?紫微失卻張君房。
        (時傳此事為雅笑。)
        (種司諫既以「三不便」之奏諫真宗長安之幸,惟大臣深忌之,必知車輅還闕不
        (久須召,先布所陷之基,使其里舊雷有終諷之曰)
    大 臣:非久朝旨必召,明逸慎勿輕起,當自存隱節。徐宜特削一奏請覲,以問鑾駕還闕
        之良苦。乃君臣之厚誠也。
        (種深然之。)
        (上還京,已渴佇與執政議召種之事。)
    大 臣:種某必辭免。乞陛下記臣語,久而不召,往往自乞覲。
    大 臣:(試召之,詔果不至,辭曰)臣父幼亡,伯氏鞠育,誓持三年之喪,以報其德。
        止有數月,乞終其制。
        (上已微惑。)
        (後半年,知河陽孫奭果奏入,具言種某乞詣闕請覲。)
    大 臣:(上大駭,召執政曰)率如卿料,何邪?
    大 臣:臣素知放之所為,彼視山林若桎梏,蓋強隱節以沽譽,豈嘉遯之人耶?請此一覲
        ,亦妄心狂動,知鼎席將虛,有大用之覬。陛下宜察之。
        (蓋王文正旦累章求退之時也。)
        (由此寵待遂解,札付河陽,賜種買山銀一百兩,所請宜不允。)
        (是歲遂亡。)
        (祥符八年也。)
    大 臣:(種少時有《瀟湘感事》詩)離離江草與江花,往事洲邊一歎嗟。漢傅有才終去
        國,楚臣無罪亦沉沙。淒涼野浦飛寒雁,牢落汀祠聚晚鴉。無限清忠歸浪底,滔
        滔千頃屬漁家。
        (誠先兆也。)
    大 臣:(初,種隱君少時與弟汶往拜陳希夷摶,陳宿戒廚僕)來日有二客,一客膳於廊
        。
        (才旦,果至。)
    大 臣:(惟邀放升堂,慇懃眦睨,以一絕贈之)鑒中有客曰髭多,鑒外先生識也麼?只
        少六年年六十,此中陰德莫蹉跎。
    大 臣:(種都不之曉,但屈指以三語授之曰)子貴為帝友,而無科名,晚為權貴所陷。
        (種又乞素履之術。)
    大 臣:(陳曰)子若寡慾,可滿其數。
        (種因而不娶不媵,壽六十一。)
        (楊大年年十一,建州送入闕下,真宗親試一賦一詩,頃刻而就。)
        (上喜,令中人送中書,俾宰臣再試。)
    大 臣:(時參政李至狀)臣等今月某日,入內都知王仁睿傳聖旨,押送建州十一歲習進
        士楊億到中書。其人來自江湖,對揚軒陛,殊無震慴,便有老成。蓋聖祚承平,
        神童間出也。臣亦令賦《喜朝京闕》詩,五言六韻,亦頃刻而成。其詩謹封進。
        (詩內有「七閩波渺邈,雙闕氣岧嶢。)
        (曉登雲外嶺,夜渡月中潮」,斷句云「願秉清忠節,終身立聖朝」之句。)
    大 臣:(天禧中,宰臣奏)中書、樞密院接見賓客,然兩府慎密之地,亦欲資訪天下之
        良苦,早暮接待,復滯留機務。又分廳言事,各有異同。欲乞今後中書、樞密院
        每有在外得替到闕,及在京主執臣僚如有公事,並逐日於巳時已前聚廳見客,已
        分廳即俟次日,急速者不在此限,非公事不得到中書、密院。
        (真宗西祀回,召臣僚赴後苑,宣示御制《太清樓聚書記》、《朝拜諸陵因幸西
        (京記》、《西京內東門彈丸壁記》,皆新制也。)
    大 臣:(笑謂近臣曰)雖不至精優,卻盡是朕親撰,不假手於人。
        (語蓋旨在楊大年也。)
        (《歸田錄》述之。)
    大 臣:(景德四年,司天判監史序奏)今年太歲丁未六月二十五日,五星當聚周分。
    仁 宗:(既而重奏)臣尋推得五星自閏五月二十五日近太陽行度。按《甘氏星經》曰:
        『五星近太陽而輒見者,如君臣齊明,下侵上之道也;若伏而不見,即臣讓明於
        君。此百千載未有也。』但恐今夜五星皆伏。
        (真宗親御禁臺以候之,果達旦不見。)
        (大赦天下,加序一官,群臣表賀。)
        (寇萊公詩「野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橫」之句,深入唐人風格。)
        (初,授歸州巴東令,人皆以「寇巴東」呼之,以比前「趙渭南」、「韋蘇州」
        (之類。)
    仁 宗:(然富貴之時,所作詩皆淒楚愁怨,嘗為《江南春》二絕)波淼淼,柳依依。孤
        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江南春盡離腸斷,蘋滿汀洲人未歸。
    大 臣:杳杳煙波隔千里,白蘋香散東風起。日落汀洲一望時,愁情不斷如春水。
        (余嘗謂深於詩者,盡欲慕騷人清悲怨感以主其格,語意清切脫灑孤邁則不無。
        ()
        (殊不知清極則志飄,感深則氣謝。)
    大 臣:(萊公富貴時,送人使嶺南)到海只十里,過山應萬重。
        (人以為警絕。)
        (晚竄海康,至境首,雷吏呈圖經迎拜於道,公問州去海近遠。)
    大 臣:(曰)只可十里。
        (憔悴奔竄已兆於此矣。)
        (予嘗愛王沂公曾布衣時,以所業贄呂文穆公蒙正,卷有《早梅》句云)
    沂 公:雪中未問和羹事,且向百花頭上開。
    大 臣:(文穆曰)此生次第已安排作狀元、宰相矣。
        (後皆盡然。)
        (陳郎中亞有滑稽雄聲,知潤州,治跡無狀。)
        (浙憲馬卿等欲按之。)
        (至則陳已先覺。)
        (廉按訖,憲車將起,因觴於甘露寺閣。)
    大 臣:(至卒爵,憲目曰)將注子來郎中處滿著。
        (陳驚起遽拜。)
    大 臣:(憲訝曰)何謂,何謂!
    沂 公:(陳曰)不敢望滿,但得成資保全而去,舉族大幸也。
    大 臣:(馬笑曰)豈有此事!
        (既而竟不敢發。)
        (有陋儒者,貢所業,舉止凡下。)
    大 臣:(陳玩之曰)試請口占盛業。
    沂 公:(生曰)某卷中有《方地為輿賦》。
    大 臣:(誦破題曰)粵有大德,其名曰坤。
    沂 公:(陳應聲曰)吾聞子此賦久矣,得非下句云『非講經之座主,乃傳法之沙門』乎
        ?
        (滿座大笑。)
        (陳尤工藥名詩,有「棋為臘寒呵子下,衫因春瘦縮紗裁」、「風月前湖近,軒
        (窗半夏涼」之句,皆不失風雅。)
        (丁晉公貶崖時,權臣實有力焉。)
        (後十二年,丁以秘監召還光州。)
        (致仕時,權臣出鎮許田。)
    其 略:(丁以啟謝之)三十年門館游從,不無事契;一萬里風波往復,盡出生成。
        (其婉約皆此。)
    其 略:(又自夔漕召還知制誥,謝兩府啟)二星入蜀,難分按察之權;五月渡瀘,皆是
        提封之地。
    沂 公:(後云)謹當揣摩往行,軌躅前修。效慎密於孔光,不言溫樹;體風流於謝傅,
        惟詠蒼苔。
        (時大臣為樞相,以非辜降節度使,謫漢東。)
        (會禁林主誥者素為深仇,貶語云)
    大 臣:公侯之家,鮮克稟訓;茅土之後,多或墜宗。具官某亡國之衰緒,孽臣之累姻。
    沂 公:(時冢宰謂典誥曰)萬選公其貶語太酷。
    大 臣:(禁林曰)當留數句,以俟後命。
    沂 公:(太宰笑曰)尚未逞憾乎?
        (石參政中立在中書時,盛文肅度禁林當直,撰《張文節公知白神道碑》,進御
        (罷,呈中書。)
    沂 公:(石急問之)是誰撰?
    大 臣:(盛卒對曰)度撰。
        (對訖方悟,滿堂大笑。)
        (又劉中師因上殿賜對,衣腰帶,榮君之賜,衒而不換,遂服之謝於其第,乃寶
        (瓶銀帶也。)
        (會方霽,庭中尚泥足,踣坐於泥中,袍帶濡漬。)
    大 臣:(石問曰)郎中貴甲幾多?
    沂 公:若干歲。
    大 臣:果信,果信!土入寶瓶,遂有此撲。
    大 臣:(錢思公謫居漢東日,撰一曲曰)城上風光鶯語亂,城下煙波春拍岸。綠楊芳草
        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情懷漸變成衰晚,鸞鑒朱顏驚暗換。昔年多病厭芳樽
        ,今日芳樽惟恐淺。
        (每歌之,酒闌則垂涕。)
    大 臣:(時後閣尚有故國一白髮姬,乃鄧王俶歌鬟驚鴻者也)吾憶先王將薨,預戒挽鐸
        中歌《木蘭花》,引紼為送,今相公其將亡乎?
        (果薨於隋。)
        (鄧王舊曲亦有「帝卿煙雨鎖春愁,故國山川空淚眼」之句,頗相類。)
        (吳越舊式,民間盡算丁壯錢以增賦輿。)
        (貧匱之家,父母不能保守,或棄於襁褓,或賣為僮妾,至有提攜寄於釋老者。
        ()
        (真宗一切蠲放,吳俗始蘇。)
        (雍熙二年,鳳翔奏岐山縣周公廟有泉湧。)
        (舊老相傳,時平則流,時亂則竭。)
        (唐安史之亂其泉竭,至大中年復流,賜號「潤德泉」,後又涸。)
        (今其泉復湧,澄甘瑩潔。)
        (太宗嘉之。)
    大 臣:(楊叔賢郎中異,眉州人)頃有眉守初視事,三日大排,樂人獻口號,其斷句云
        :『為報吏民須慶賀,災星移去福星來。』新守頗喜。後數日,召優者問:『前
        日大排,樂詞口號誰撰?』其工對曰:『本州自來舊例,秖用此一首。』
        (楊叔賢,自強人也,古今未嘗許人。)
        (頃為荊州幕,時虎傷人,楊就虎穴,磨巨崖,大刻《誡虎文》,如《鱷魚》之
        (類。)
    其 略:咄乎,爾彪!出境潛游。
    其 略:(後改官知鬱林,以書託知軍趙定基打《誡虎文》數本,書言)嶺俗庸獷,欲以
        此化之。
    大 臣:(仍有詩曰)且將先聖詩書教,暫作文翁守鬱林。
        (趙遣人打碑。)
        (次日,本耆申某月日磨崖碑下大蟲咬殺打碑匠二人。)
        (荊門止以耆狀附遞寄答。)
        (范文正公鎮餘杭,今侍讀王樂道公在幕。)
        (楊內翰隱甫公察謫信州,未幾,召還赴闕。)
        (過杭,公厚遇之。)
        (特排日遣樂吏往察判廳請樂辭,樂道叱之不作。)
    大 臣:(來日,酒數行,遣吏投書於席,大概言)陶之學先王之道也,未始遊心於優笑
        之藝。始某從事於幕,天下之士識與不識皆以陶為賀。蓋今巖穴蟠潛修立之士,
        無不由明公之門翦擢至於華顯者。獨以某不幸吏於左右,公未嘗訓之以道德,摩
        之以仁義,反以伎戲之事委之,非其素望也。且金華楊公亦吾儒高第之一人爾,
        苟某始者躐魏等,歷清秩,過執事之境,必不肯以優伶之辭為託也。
        (云云。)
    大 臣:(公以書示隱甫,隱甫笑曰)波及當司,尤無謂也。
        (公頗動。)
        (既而移鎮青社,樂道少安。)
        (又王尚書拱辰長安上事日,理掾撰樂詞,有「人間合作大丞相,天下猶呼小狀
        (元」之句。)
        (又梅龍圖贄餘杭上事日,一曹僚撰《頭盞曲》,有「黃閣方開鼎,和羹正待梅
        (」之句。)
        (二吏因受知,蒙二公薦擢,不數年並升於臺閣,皆繫乎幸不幸爾!)
        (太平興國四年,綿州羅江縣羅公山真人羅公遠舊廬,有人乘車往來山中,石上
        (有新轍跡,深三尺餘,石盡五色。)
        (知州仲士衡緣轍跡至洞口,聞雞犬聲。)
    大 臣:(興國七年,嘉州通判王衮奏)往峨眉山提點白水寺,忽見光相,寺西南瓦屋山
        上皆變金色,有丈六金身。次日,有羅漢二尊空中行坐,入紫色雲中。
    大 臣:(治平中,御史有抨呂狀元溱杭州日事者,其語有)歡游疊嶂之間,家家失業;
        樂飲西湖之上,夜夜忘歸。
    其 略:(執政笑謂言者曰)軍巡所由,不收犯夜,亦宜一抨。
        (李建勛罷相江南,出鎮豫章。)
        
        
    4**時間: 地點:
        (一日,與賓僚遊東山,各事寬履輕衫,攜酒肴,引步於漁溪樵塢間,遇佳處則
        (飲。)
        (忽平田間一茅舍有兒童誦書聲。)
        (相君攜策就之,乃一老叟教數村童。)
        (叟驚悚,離席,改容趨謝,而翔雅有體,氣調瀟灑。)
        (丞相愛之,遂觴於其廬,置之客右,叟亦不敢輒談。)
        (李以晚渴,連食數梨。)
    丞 相:(賓僚有曰)此不宜多食,號為五臟刀斧。
        (叟竊笑。)
    丞 相:先生之哂,必有異聞。
    其 略:(叟謝曰)小子愚賤,偶失容於鈞重,然實無所聞。
    其 略:(李堅質之,仍脅以巨觥)無說則沃之。
    其 略:(叟不得已,問說者曰)敢問『刀斧』之說有稽乎?
    丞 相:舉世盡云,必有其稽。
    其 略:(叟曰)見《鶡冠子》。所謂五臟刀斧者,非所食之梨,乃離別之『離』爾。蓋
        言人之別離,戕伐胸懷,甚若刀斧。
        (遂就架取一小策,振拂以呈丞相,乃《鶡冠子》也。)
        (檢之,如其說,李特加重。)
        (金陵賞心亭,丁晉公出鎮日重建也。)
        (秦淮絕致,清在軒檻。)
        (取家篋所寶《袁安臥雪圖》張於亭之屏,乃唐周昉絕筆。)
        (凡經十四守,雖極愛而不敢輒覬。)
        (偶一帥遂竊去,以市畫蘆雁掩之。)
    其 略:(後君玉王公琪復守是郡,登亭,留詩曰)千里秦淮在玉壺,江山清麗壯吳都。
        昔人已化遼天鶴,舊畫難尋《臥雪圖》。冉冉流年去京國,蕭蕭華髮老江湖。殘
        蟬不會登臨意,又噪西風入座隅。
        (此詩與江山相表裡,為貿畫者之蕭斧也。)
        (淳化甲午,李順亂蜀,張乖崖鎮之。)
        (偽蜀僭侈,其宮室規模,皆王建、孟知祥乘其弊而為之。)
        (公至則盡損之,如列郡之式。)
        (郡有西樓,樓前有堂,堂之屏乃黃筌畫雙鶴花竹怪石,眾名曰「雙鶴廳」。)
        (南壁有黃氏畫湖灘山水雙鷺。)
        (二畫妙格冠於兩川。)
        (賊鋒既平,公自壞壁,盡置其畫為一堂,因名曰「畫廳」。)
        (鼎州甘泉寺介官道之側,嘉泉也,便於漱酌,行客未有不捨車而留者。)
    其 略:(始,寇萊公南遷日,題於東檻)平仲酌泉經此,回望北闕,黯然而行。
        
        
    5**時間: 地點:
    其 略:(未幾,丁晉公又過之,題於西檻)謂之酌泉,禮佛而去。
    其 略:(後范補之諷安撫湖南,留詩於寺曰)平仲酌泉回北望,謂之禮佛向南行。煙嵐
        翠鎖門前路,轉使高僧厭寵榮。
        (詩牌猶存。)
        (《六快活》詩,長沙致仕王屯田揆譏六君子而作也。)
        (六人者,即帥周公沆、漕趙公良規、憲李公碩、劉公舜臣、倅朱景陽、許玄是
        (也。)
    其 略:(其詩略曰)湖外風物奇,長沙信難續。衡峰排古青,湘水湛寒綠。舟楫通大江
        ,車輪會平陸。昔賢官是邦,仁澤流豐沃。今賢官是邦,刳啖人脂肉。懷昔甘棠
        化,傷今猛虎毒。然此一邦內,所樂人才六。漕與二憲僚,守連兩通屬。高堂日
        成會,深夜繼以燭。幃幕皆綺紈,器皿盡金玉。歌喉若珠累,舞腰如素束。千態
        與萬狀,六官歡不足。因成《快活》詩,薦之堯舜目。
        (云云。)
        (餘數聯皆咄咄猥駁,固不足紀。)
        (愚後至長沙,訪故老,皆云豈有茲事。)
        (蓋公暇以登臨為適,在所皆爾。)
        (一酒食遂類猛虎刳脂啖肉之害,果苛政者,復不知如何比邪?所以觸憲綱,皆
        (自速也。)
        (有樊太、傅立二人者,里閈交素,逮乞骸,俱老於故鄉,而林泉相依,以二疏
        (風義自高。)
        (一旦謗詩既出,急捕樊以脅之。)
        (樊義薄無守,悉以游從之事賣之,以求苟免,仍希賞格。)
        (獄具,揆坐嘲謗之典,盡削其籍。)
        (立以告發獲賞,因轉一官,昂然拜命,略無三褫之羞。)
    其 略:(誥辭曰)為爾交者,不其難乎?
        (誠所謂也。)
        (嗟,風義薄惡,故錄之以自誨。)
        (熙寧而來,大臣盡學術該貫,人主明博,議政罷,每留之詢講道義,日論及近
        (代名臣始終大節。)
        (時宰相有舉馮道者,蓋言歷事四朝不渝其守。)
    大 臣:(參政唐公介曰)兢慎自全,道則有之。然歷君雖多,不聞以大忠致君,亦未可
        謂之完。
    其 略:(宰相曰)借如伊尹,三就桀而三就湯,非歷君之多乎?
    大 臣:(唐公曰)有伊尹之心則可。況擬人必於其倫,以馮道竊比伊尹,則臣所未喻也
        。
        (率然進說,吐辭為經,美哉!)
    其 略: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玉梯空佇立,宿
        雁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連短亭。
        (止此詞不知何人寫在鼎州滄水驛樓,復不知何人所撰。)
        (魏道輔泰見而愛之。)
        (後至長沙,得古集於子宣內翰家,乃知李白所作。)
    其 略:(又歐陽公頃謫滁州,一同年(忘其人)將赴閬倅,因訪之,即席為一曲歌以送
        ()記得金鑾同唱第,春風上國繁華。而今薄宦老天涯,十年岐路,孤負曲江花
        。聞說閬山通閬苑,樓高不見君家。孤城寒日等閒斜,離愁無盡,紅樹遠連霞。
        (其飄逸清遠,皆白之品也。)
        (公不幸晚為憸人構淫豔數曲射之,以成其毀,予皇祐中,都下已聞此闋歌於人
        (口者二十年矣。)
        (嗟哉!不能為之力辨。)
        (公尤不喜浮圖,文瑩頃持蘇子美書薦謁之,迨還吳,蒙詩見送,有「孤閒竺乾
        (格,平淡少陵才」,及有「林間著書就,應寄日邊來」之句,人皆怪之。)
        (宋鄭公庠省試《良玉不琢賦》,號為擅場。)
        (時大宗胥內翰偃考之酷愛,必謂非二宋不能作之,奈何重疊押韻,一韻有「瑰
        (奇擅名」及「而無刻畫之名」之句,深惜之,密與自改「擅名」為「擅聲」。
        ()
        (後埒之於第一。)
        (殆發試卷,果鄭公也。)
        (胥公孳孳於後進,故天聖、明道間得譽於時,若歐陽公等皆是。)
        (後雖貴顯,而眷盼亦衰。)
    其 略:(故學士王平甫撰《胥公神道碑》)諸孤幼甚,歸於潤州。公平日翦擢相踵,而
        材勢大顯者無一人所助,獨宋鄭公恤其家甚厚。
        (蓋茲事也。)
        (偽吳故國五世同居者七家,先主昪為之旌門閭,免征役。)
        (尤著者江州陳氏,乃唐元和中給事陳京之後,長幼七百口,不畜僕妾,上下雍
        (睦。)
        (凡巾櫛椸架及男女授受通問婚葬,悉有規制。)
        (食必群坐廣器,未成人者別一席。)
        (犬百餘隻,一巨船共食,一犬不至,則群犬不食。)
        (別墅建家塾,聚書,延四方學者,伏臘皆資焉。)
        (江南名士皆肄業於其家。)
    破 題:(晏元獻公撰《章懿太后神道碑》)五嶽崢嶸,崑山出玉;四溟浩渺,麗水生金
        。
        (蓋言誕育聖躬,實係懿后。)
        (奈仁宗夙以母儀事明肅劉太后,膺先帝擁祐之託,難為直致。)
        (然才者則愛其善比也。)
        (獨仁宗不悅,謂晏曰)
    仁 宗:何不直言誕育朕躬,使天下知之。
        (晏公具以前意奏之。)
    仁 宗:(上曰)此等事卿宜置之,區區不足較,當更別改。
    破 題:(晏曰)已焚草於神寢。
        (上終不悅。)
    破 題:(迨升祔,二后赦文孫承旨抃當筆,協聖意直敘曰)章懿太后丕擁慶羨,實生眇
        沖,顧復之恩深,保綏之念重。神馭既往,仙游斯邈。嗟乎!為天下之母,育天
        下之君,不逮乎九重之承顏,不及乎四海之致養。念言一至,追慕增結。
        (上覽之,感泣彌月。)
        (明賜之外,悉以東宮舊玩密賚之。)
        (歲餘,參大政。)
        (天聖七年,曹侍中利用因姪汭聚無賴不軌,獄既具,有司欲盡劾交結利用者。
        ()
        (時憸人幸其便,陰以文武四十餘人諷之俾深治。)
        (仁宗察之,急出手詔)
    仁 宗:其文武臣僚內有先曾與曹利用交結往還、曾被薦舉及嘗親昵之人,並不得節外根
        問。其中雖有涉汭之事者,恐或詿誤,亦不得深行鍛鍊。
        (其仁恤至此。)
        
        
    6**時間: 地點:
        (是年,聖算方二十。)
    仁 宗:(天聖七年,晏元獻公奏)朝廷置職田,蓋欲稍資俸給,其官吏不務至公,以差
        遣徇僥競者極眾,屢致訟言,上煩聽覽,欲乞停罷。
        (時可其奏,但令佃戶逐年收課利,類聚天下都數,紐價均散見任官員。)
    仁 宗:(至九年二月,忽降敕)國家均敷職田,以厲清白,向因僥倖,遂行停罷。風聞
        搢紳之間持廉守道者甚眾,苦節難守,宜布明恩,悉仍舊貫。審官、三班、流內
        銓今後將有無職田處均濟公平定奪,差遣不得私徇。
        (咸平中,翰林李昌武宗諤初知制誥,至西掖,追故事獨無紫薇,自別野移植。
        ()
        (聞今庭中者,院老吏相傳猶是昌武手植。)
    仁 宗:(晏元獻與賦於壁曰)得自莘野,來從召園。有昔日之絳老,無當時之仲文。觀
        茂悅以懷舊,指蔽芾以思人。
        (太宗第七女申國大長公主,平生不茹葷。)
        (端拱初,幸延聖寺,抱對佛願捨為尼。)
        (真宗即位,遂乞削髮。)
    仁 宗:(上曰)朕之諸妹皆厚賜湯邑,築外館以尚天姻,酬先帝之愛也。汝獨願出家,
        可乎?
    破 題:(申國曰)此先帝之願也。
        (堅乞之,遂允。)
        (進封吳國,賜名清裕,號報慈正覺大師,建寺都城之西,額曰「崇真」。)
        (藩國近戚及掖庭嬪御願出家者,若密恭懿王女萬年縣主、曹恭惠王女惠安縣主
        (凡三十餘人,皆隨出家。)
        (詔普度天下僧尼。)
        (申國俗壽止三十,入尼夏十有六入滅。)
        (冀公王欽若,淳化二年自懷州赴舉,與西州武覃偕行,途次圃田,忽失公所在
        (。)
        (覃遂止於民家,散僕尋之。)
    破 題:(俄見僕闊步而至,驚悸言曰)自此數里有一神祠,見公所乘馬弛韁宇下,某逕
        至蕭屏,有門吏約云:『令公適與王相歡飲,不可入也。』某竊窺,見其中果有
        笙歌杯盤之具。
        (覃亟與僕同往,見公已來,將半酣矣。)
        (詢之,笑而不答。)
        (覃卻到民家,指公會處,乃裴晉公廟。)
        (覃心異之,知公非常人矣。)
        (公登第後,不數年為翰林學士。)
    破 題:(使兩川,回軺至褒城驛,方憩於正寢,將吏忽見導從自外而至,中有一人云)
        唐宰相裴令公入謁。
        (公忻然接之。)
        (因密謂公大用之期,乃懷中出書一卷,示公以富貴爵命默定之事,言終而隱。
        ()
        (及公登庸,圃田神祠出俸修飾,為文紀之。)
        (石延年曼卿為秘閣校理,性磊落,豪於詩酒。)
        (明道元年,以疾卒。)
        (曼卿平生與友人張生尤善。)
    破 題:(死後數日,張生夢曼卿騎青驢引數蒼頭過生,謂生曰)我今已作鬼仙,召汝偕
        往。
        (生以母老,固辭久之。)
    破 題:(曼卿怒,登驢而去,顧生曰)汝太劣,吾召汝安得不從!今當命補之同行矣。
        (後數日,補之遂卒。)
        (補之乃范諷字。)
        (今儀真有碑石,序其事尤詳。)
        (太參元厚之公成童時,侍錢塘府君於荊南,每從學於龍安僧舍。)
        (後三十年,公以龍圖、貳卿帥於府。)
        (昔之老僧猶有在昔,引旌鉞,訪舊齋,而門徑窗扉及泉池釣遊之跡,歷歷如昨
        (。)
        (公感之,因構一巨堂,榜曰「碧落」。)
        (手寫詩於堂,詩有「九重侍從三明主,四紀乾坤一老臣」,及「過廬都失眼前
        (人」之句。)
        (雖向老,而男子雄贍之氣殊未衰竭。)
        
        
    7**時間: 地點:
        (未幾,果以翰林召歸為學士。)
        (俄而又參熙寧天子大政,真所謂「乾坤老臣」也。)
        (其堂遂為後進之大勸。)
        (第二卷)
        (真宗居藩邸,升儲宮,命侍講邢昺說《尚書》凡八席,《詩》、《禮》、《論
        (語》、《孝經》皆數四。)
        (既即位,咸平辛丑至天禧辛酉二十一年之間,雖車輅巡封,遍舉曠世闊典,其
        (間講席歲未嘗輟。)
        (至末年,詔直閣馮公元講《周易》,止終六十四卦,未及《繫辭》,以元使虜
        (,遂罷。)
        (及元歸,清軀漸不豫。)
        (後仁宗即位半年,侍臣以崇政殿閣所講遺編進呈。)
        (方冊之上,手澤凝簽,及細筆所記異義,歷歷盡在。)
        (兩宮抱泣於靈幄數日。)
        (命侍臣撰《講席記》。)
        (僕射相國王公至道,丙申歲,為譙幕,因按逃田、饑而流亡者數千戶,力謀安
        (集,疏奏乞貸種粒、牛、糧,懇訴其苦。)
        (朝廷悉可之。)
    破 題:(一夕,次蒙城驛舍,夢中有人召公出拜,空中紫綬象簡者,貌度凝重,如牧守
        (赴上之儀,遣一綠衣丱童遺公曰)以汝有憂民深心,上帝嘉之,賜此童為宰相
        子。
        (受訖即寤。)
        (迨曉,憩食於楚靈王廟,作詩志於壁。)
        (是夕,夫人亦有祥兆而因娠焉。)
        (後果生一子,即慶之是也。)
        (器格清粹,天與文性,未十歲,公已貴,蔭為奉禮郎。)
        (恥門調,止稱進士,或號棲神子,惟談紫府丹臺間事。)
    破 題:(有《古木》詩)不逢星漢使,誰識是靈槎。
    破 題:(祥符壬子歲,謂所親曰)上元夫人命我為玉童,只是吾父未受相印,受,則吾
        去矣。
        (不數日,公正拜,慶之已疾。)
        (公憶丙申之夢,默不敢言。)
        (不逾月,慶之卒,年十七。)
        (真宗聞其才,矜恤特甚,命尚宮就宅加賵襚,詔賜進士及第,焚誥於室。)
        (徐騎省鉉在江南日,著書已多,亂離散失,十不收一二,傳者止文集二十卷。
        ()
    破 題:(方成童,鉉於水濱,忽一狂道士醉叱之)吾戒汝只在金魚廟,何得竊走至此!
        (以杖將怒擊。)
        (父母亟援之。)
        (仍回目怒視曰:「金魚將遷廟於邠,他日撻於廟亦未晚。)
        (因」不見。)
        (後果謫官於邠,遂薨,無子。)
        (石守道介,康定中主盟上庠,酷憤時文之弊,力振古道。)
        (時庠序號為全盛之際,仁宗孟夏鑾輿有玉津鏺麥之幸,道由上庠。)
        (守道前數日於首善堂出題曰《諸生請皇帝幸國學賦》,糊名定優劣。)
    仁 宗:(中有一賦云)今國家始建十親之宅,新封八大之王。
        (蓋是年造十王宮、封八大王元儼為荊王之事也。)
    仁 宗:(守道晨興鳴鼓於堂,集諸王謂之曰)此輩鼓篋游上庠,提筆場屋,稍或出落,
        尚騰謗有司。悲哉!吾道之衰也。如此是物宜遽去,不爾,則鼓其姓名,撻以懲
        其謬。
        (時引退者數十人。)
        (高副樞若訥,一旦召姚嗣宗晨膳,忽一客老郎官者至,遂自舉新詩喋喋不已。
        ()
        (日既高,賓主盡餒,無由其去。)
        (姚亦關中詩豪,辨謔無羈,潛計之,此老非玩不起。)
    仁 宗:(果又舉《甘露寺閣》詩云)下觀揚子小。
    破 題:(姚應聲曰)宜對『卑末狗兒肥』。
        (雖慍,不已。)
    破 題:(又舉《秋日峽中感懷》曰)猿啼旅思淒。
    仁 宗:(姚應曰)好對『犬吠王三嫂』。
    破 題:(老客振色曰)是何下輩?余場屋馳聲二十年。
    仁 宗:(姚對曰)未曾撥斷一條弦。
        (因奮然而去。)
        (高大喜,因得就匕。)
    仁 宗:(一歲,潭州試僧童經,一試官舉經頭一句曰)三千大千時谷山。
    仁 宗:(一閩童接誦輟不通,因操南音上請曰)上覆試官,不知下頭有世界耶?沒世界
        耶?
        (群官大笑。)
        (安鴻漸有滑稽清才,而復內懼。)
        (婦翁死,哭於柩。)
    仁 宗:(其孺人素性嚴,呼入繐幕中詬之曰)汝哭何因無淚?
    破 題:(漸曰)以帕拭乾。
    仁 宗:(妻嚴戒曰)來日早臨(去聲。編按:喪哭之意。),定須見淚。
    破 題:(漸曰)唯。
        (計既窘,來日以寬巾濕紙置於額。)
        (大叩其顙而慟。)
        (慟罷,其妻又呼入窺之。)
    破 題:(妻驚曰)淚出於眼,何故額流?
    仁 宗:(漸對曰)僕但聞自古云:『水出高原。』
    破 題:(鴻漸《秋賦》警句曰)陳王閣上,生幾點之青苔;謝客門前,染一溪之寒水。
        (有才雅,以涼德盡掩之,然不聞有遺行。)
        (魏侍郎瓘初知廣州,忽子城一角頹壂,得一古磚,磚面範四大字云「委於鬼工
        (」,蓋合而成魏也。)
        (感其事,大築子城。)
        (才罷,詔還,除仲待制簡代之。)
        
        
    8**時間: 地點:
        (未幾,儂智高寇廣。)
        (其外城一擊而摧,獨子城堅完,民逃於中,獲生者甚眾。)
        (賊退,帥謫筠州。)
        (朝廷以公有前知之備,加諫議,再知廣,二年召還。)
    破 題:(公以築城之效,自論久不報,有《感懷》詩曰)羸羸霜髮一衰翁,蹤跡年來類
        斷篷。萬里遠歸雙闕下,一身閒在眾人中。螭頭賜對恩雖厚,雉堞論功事已空。
        淮上有山歸未得,獨揮清涕灑春風。
        (文潞公采詩進呈。)
        (加龍圖,尹京。)
        (魏詩精處,《五羊書事》曰「誰言嶺外無霜雪,何事秋來亦滿頭」之句。)
        (鄭內翰毅夫公知荊南,一日,虎入市齧數人,郡大駭,競修浮圖法禳之。)
    鄭 公:(諭士民曰)惟城隍廟在子城東北,實閭井係焉,荒頹久不葺,汝曹盍以齋金修
        之。
    破 題:(獨一豪陳務成者前對曰)某願獨葺,不須齋金也。
        (因修之。)
        (換一巨梁,背鑿一竅,闞一版於竅中,字在其下,宛若新墨,云「惟大周廣順
        (二年,歲次壬子五月某日建」。)
        (其傍大題四字,曰「遇陳則修」。)
        (陳氏以緹巾襲之獻於府。)
        (鄭公奇之,特為刊其事於新梁之脅,其末云)
    鄭 公:噫!此能以物之極理推而至於斯乎?寧得先知之神乎?可疑者,何古人獨能而今
        人不能?治平丁未歲十月,安陸鄭獬於荊南畫堂記之。
        (後,今大參元公鎮荊,文瑩因道其事,願以其文刻於廟,求公一後序,以必信
        (於世,公欣然諾之。)
        
        
    9**時間: 地點:
        (未幾,以翰林召歸為學士,逮參大政,茲事因寢,尚鬱於心。)
        (皇祐中楊待制安國邇英閣講《周易》,至節卦,有「慎言語,節飲食」之句。
        ()
        (楊以語樸,反問賈魏公曰)
    仁 宗:慎何言語?節何飲食?
    鄭 公:(魏公從容進其說曰)在君子言之,則出口之言皆慎,入口之食皆節;在王者言
        之,則命令為言語,燕樂為飲食。君天下者當慎命令,節燕樂。
        (上大喜。)
    鄭 公:(後講《論語》,當經者乃東北一明經臣,講至「自行束脩以上」之文,忽進數
        (談,殆近乎攫)至於聖師誨人尚得少物,況餘人乎?
        (侍筵群公驚愧汗浹。)
        
        
    10**時間: 地點:
        (明日,傳宣經筵臣僚各賜十縑。)
    鄭 公:(諸公皆恥之,方議共納,時宋莒公庠留身)臣聞某人經筵進鄙猥之說,自當深
        譴,反以錫賜,誠謂非宜。然餘臣皆已行之,命拜賜可也。若臣弟祁,以臣在政
        府,於義非便,今謹獨納。
    仁 宗:(上笑曰)若卿弟獨納,不獨妨諸臣,亦貽某人之羞。但傳朕意受之。
        (祥符四年,駕幸汾陰,起偃師,駐蹕永安。)
    仁 宗:(天文院測驗渾儀杜貽範奏)卯時二刻,日有赤黃輝氣,變為黃珥,又變紫氣,
        巳時後輝氣復生。
        (祥符四年正月,天書至鄭州,有鶴一隻西來,兩隻南來,盤旋久之不見。)
        (是日午時,車駕至行宮,復有鶴三隻飛於行宮之上。)
        (寇忠愍罷相,移鎮長安,悰恍牢落,有戀闕之興,無階而入。)
        (忽天書降於乾祐縣,指使朱能傳意密諭之,俾公保明入奏,欲取信於天下。)
        (公損節遂成其事,物議已譏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