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十三朝演義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三〇
  • 第三一  至  第四〇
  • 第四一  至  第五〇
  • 第五一  至  第六〇
  • 第六一  至  第七〇
  • 第七一  至  第八〇
  • 第八一  至  第九〇
  • 第九一  至 第一〇〇
  • 第一〇一 至 第一一〇
  • 第一一一 至 第一二〇
  • 第一二一 至 第一三〇
  • 第一三一 至 第一四〇
  • 第一四一 至 第一五〇
  • 第一五一 至 第一六〇
  • 第一六一 至 第一七〇
  • 第一七一 至 第一八〇
  • 第一八一 至 第一九〇
  • 第一九一 至 第二〇〇
  • 第二〇一 至 第二一〇
  • 第二一一 至 第二二〇
  • 第二二一 至 第二三〇
  • 第二三一 至 第二四〇
  • 第二四一 至 第二五〇
  • 第二五一 至 第二六〇
  • 第二六一 至 第二七〇
  • 第二七一 至 第二八〇
  • 第二八一 至 第二九〇
  • 第二九一 至 第三〇〇
  • 第三〇一 至 第三一〇
  • 第三一一 至 第三二〇
  • 第三二一 至 第三三〇
  • 第三三一 至 第三四〇
  • 第三四一 至 第三五〇
  • 第三五一 至 第三六〇
  • 第三六一 至 第三七〇
  • 第三七一 至 第三八〇
  • 第三八一 至 第三九〇
  • 第三九一 至 第四〇〇
  • 第四〇一 至 第四一〇
  • 第四一一 至 第四二〇
  • 第四二一 至 第四三〇
  • 第四三一 至 第四四〇
  • 第四四一 至 第四五〇
  • 第四五一 至 第四六〇
  • 第四六一 至 第四七〇
  • 第四七一 至 第四八〇
  • 第四八一 至 第四九〇
  • 第四九一 至 第五〇〇
  • 第五〇一 至 第五一〇
  • 第五一一 至 第五二〇
  • 第五二一 至 第五二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杏花天裡鶯鳴燕唱 布爾湖邊月證山盟)
        (翠巒列枕,綠野展茵;春風含笑,杏花醉人。)
        (在這山環水繞、春花如繡的一片原野裡,黃金似的日光,斜照在一叢梨樹林子
        (裡。)
        (那梨花正開得一片雪白,迎風招動;那綠頂紫領的小鳥,如穿梭似的在林子飛
        (來飛去,從高枝兒飛到低枝兒,震得那花瓣兒一片一片的落下地來,平鋪在翠
        (綠的草地上,好似一幅綢子上繡束花朵兒。)
        (夾著一聲聲細碎的鳥語,在這寂靜的林子裡,真好似世外桃源一般。)
        (正靜悄悄的時候,忽然遠遠的聽得一陣鈴鐺聲響;接著一片嬌脆說笑的聲音。
        ()
        (只見當頭一匹白馬,馬背上馱著一個穿紫紅袍的女孩兒。)
        (看她擎著白玉也似的手臂,一邊打著馬,斜刺裡從梨樹林子裡跑了出來,後面
        (接二連三的有兩個姑娘,一般也騎著馬,從林子裡趕出來。)
        (看去,一個穿翠綠旗袍的年紀大些,約摸也有二十前後了;另一個穿元色旗袍
        (的,年紀大約十七八歲。)
        (她兩個一邊趕著,嘴裡笑罵道)
    一 邊:小蹄子!看你跑到天上去?
        (看看趕上,那女孩兒笑得伏在鞍轎上,坐不住身;後面一個姑娘,笑嚷道)
    拍著手:倒也!倒也!
        (這穿紅袍的女孩兒,一個倒栽蔥真的摔下馬來。)
        (後面兩個姑娘,已經趕到面前,她們急忙跳下馬來,搶上前去,一個按住肩兒
        (,一個騎在她胸脯上,按得個結實,一起捋起了袖子數她的肋骨。)
        (那地下的女孩子,笑得她只是雙腳亂蹬。)
        (她擎起了兩條腿兒,袍服下面露出蔥綠色的褲腳來,一雙瘦凌凌的鞋底兒向著
        (天。)
        (她們玩夠多時,才放手,讓她坐起來。)
        (這小女孩子,望去年紀也有十五六歲了,長著長籠式的面龐兒,兩麵粉腮兒上
        (擦著濃濃的胭脂,一雙水盈盈的眼珠子斜溜過去,向那姑娘狠狠的瞪了一眼,
        (接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真是千嬌百媚,任你鐵石人看了也要動心。)
        (那年紀大的姑娘,指著她對那穿元色旗袍的姑娘說道)
    一 邊:二妹子,你看三妹子,又裝出這浪人的樣兒來了。
    拍著手:(那三妹子笑說道)我浪人不浪人,與你們什麼相干?
        
        
    2**時間: 地點:
        (說話的當兒,那大姑娘蹲下身去,擎著臂兒,替三妹子攏一攏鬢兒。)
    拍著手:(說道)你看梳得光光的後鬢兒,出門便弄毛了;回家去給媽見了,又要聽她嘰
        咕呢!
        (那三妹子一邊低著脖子讓姊姊給她梳頭;一邊嘴裡嘰咕著說道)
    一 邊:還說呢!回家去媽媽問我時,我便說兩個姊姊欺侮一個妹妹。
        (原來她姊妹三人,梳著一式的大圓頭,油光漆黑,矗在頭頂上,越顯得裊裊婷
        (婷。)
        (那兩片後鬢,直披在腦脖後面,襯著白粉也似的頸,便出落得分外精神。)
        (前鬢兒兩邊,各各插一朵紅花,越顯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
        (一會兒,那二姑娘拔著一小把小草兒來。)
        (三人團團圍坐著鬥草玩兒。)
        (正玩得出神,忽聽得一聲吹角響,大姑娘嚷道)
    只聽得:爹爹回來了,咱們看去!
        (三姑娘回頭看時,果然見他父親跨著一匹大馬,領頭兒跑在前面。)
        (後面跟著一大群驢馬,有七八條大漢,手裡擎著馬鞭子,個個騎著馬趕著,望
        (去黑壓壓的一串,慢慢的在山坡下走過去。)
        (三姑娘看見了,便丟下她兩個姊姊,急急爬上馬背,飛也似的趕了過去。)
        (這裡大姑娘和二姑娘,也個個騎上馬背,跟在後面。)
        (父親乾木兒,遠遠的見女兒們趕來,便停住了馬候著。)
        (他是最喜歡三姑娘的,看到三姑娘一匹馬跑到面前,便在馬背上摟了過來,和
        (自己疊坐在一個鞍子上,一面說笑著走去。)
        (走了一程,遠望山坳裡,露出一堆屋子來,那屋子也有五六十間,外面圍著一
        (圈矮矮的石牆。)
        (乾木兒回過頭來,對他的同伴說道)
    乾木兒:我們快到家了!
        (一句話不曾說完,忽然聽得半空中嗚嗚嗚一聲響,三枝沒羽箭落在他馬前。)
        (乾木兒看了,臉上陡的變了顏色,只說得一聲)
    乾木兒:惡!
        (便氣得他鬍鬚根根倒豎,眼睛睜得和銅鈴一般大。)
    只說得:(自言自語道)他們又來了嗎!
    乾木兒:(隨即回過頭去高聲嚷道)伙計,留神呵!我們又有好架打了!
        (那班大漢聽了,齊)
    喝 一:拿傢伙去!
        (便著地上捲起了一縷塵土,飛也似的向山坳裡跑去。)
        (那姊妹三人也跟著快跑。)
        (三姑娘一邊跑著,一邊回過頭去看看布庫裡山尖上,早見有一個長大漢子,騎
        (著馬站著,好似在那裡獰笑呢。)
        (靜悄悄的一座山鄉,一霎時罩滿了慘霧愁云。)
        (乾木兒家裡,人聲鬧成一片。)
        (乾木兒的大兒子諾因阿拉,爬在屋脊之上,不住的吹號角兒,嗚嗚的響著。)
        (這一村裡的人聽了這聲音,知道又要械鬥了,便各個跳起身來,手裡拿著傢伙
        (,往屋外飛跑,也有騎牲口的,也有走著的。)
        (乾木兒領著頭兒,一簇人約有三五百個,一齊擁出山坳來。)
        (山坳口原築有一座大木柵門,他們走出了柵門,乾木兒便吩咐把柵門閉上,娘
        (兒們都站在柵門裡張望。)
        (那布庫裡山北面梨皮峪的村民,和山南面布爾胡裡的村民原是多年積下的仇恨
        (,兩村的人常常尋仇雪恨,一言不合,便以性命相搏。)
        (梨皮峪的村主名喚猛哥,已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兒,他膝下有一個兒子,名
        (喚烏拉特,出落得一表人才,膂力過人。)
        (他常常帶領村眾過山去報仇,總是得勝回來。)
        (這布爾胡裡村上的人,吃他的虧已是不少;人人把這烏拉特恨入骨髓。)
        
        
    3**時間: 地點:
        (如今打聽得乾木兒從嶺外趕得一批驢回來,他又帶領著一大群村民過山來,意
        (欲劫奪那一群驢馬。)
        (他一個人立馬山頂,先發三枝沒羽箭,算是一個警報。)
        (後來見乾木兒領了大隊人馬出來,他便把槍桿兒一招,那梨皮峪的村民,跟著
        (他和潮水似的衝下山來。)
        (到得一片平原上,兩邊站成陣勢,發一聲喊,刀槍並舉,弓箭相迎,早已打得
        (斷臂折腿,頭破血流。)
        (乾木兒騎在高大的馬上,指揮著大眾;見有受傷的,忙叫人去搶奪回來,抬到
        (柵門裡面去。)
        (那班娘兒們忙著包腿的包腿,紮頭的紮頭。)
        (便是那乾木兒的三個女兒,也擠在人群裡幫著攙扶包紮。)
        (那姊妹三人,大姑娘名叫恩庫倫,二姑娘名叫正庫倫,三姑娘名叫佛庫倫。)
        (恩庫倫已嫁了丈夫;正庫倫已經說定了婆家;只有佛庫倫還不曾說得人家。)
        (她三姊妹都長得美人兒似的,只有佛庫倫格外標緻。)
        (平日村坊上的男子們見了佛庫倫,誰不愛她!便是沒有話說,也要上去和她兜
        (搭幾句,借此親近美人兒的香澤。)
        (無奈這布裡爾胡村坊上的男子雖多,卻沒有一個是她看得上眼的。)
        (見了這班男子,連正眼都不肯瞧他一瞧。)
        
        
    4**時間: 地點:
        (如今見自己村坊裡的人和別人打架,不覺激發了她興奮的心腸,便幫著她母親
        (姊姊在柵門裡管那班受傷的。)
        (一會兒攙扶這個男人,一回兒安慰那個男人;一會兒替他們包紮傷口,一回兒
        (拿水漿牛奶喂他們吃。)
        (說也奇怪,那班受傷的人,凡是經過三姑娘服侍的,便個個精神抖擻,包好了
        (傷口,重複跳出柵門去廝打。)
        (這一場惡鬥,布爾胡裡的村民,和前三年大不相同;人人奮勇,個個拼命。)
        (看看那邊梨皮峪的村民,漸漸打敗下來。)
        (那烏拉特站在馬背上,看著自己的村民漸漸有點支持不住了,他便大喊一聲,
        (跳下馬來,舞動長槍向人叢裡殺進去。)
        (他那枝槍舞得四面亂轉,大家近不得他的身;讓出一條路來,他直奔乾木兒馬
        (前。)
        (乾木兒眼明手快,看看他到來,便在馬上挽弓搭箭,颼的一聲向烏拉特射去,
        (那烏拉特肩窩上早中個著;只聽得他大喊一聲,轉身便走。)
        (這裡乾木兒拍馬追去,三五百村民跟著大喊)
    乾木兒:快捉烏拉特!快捉烏拉特!
        (這時,梨皮峪的村民見頭兒受了傷,人人心驚,個個膽寒。)
        (大家轉身把烏拉特一裹,裹在人叢裡,向山頂上逃去。)
        (這裡面獨惱了一個諾因阿拉,他在三年前和梨皮峪的人械鬥,曾中烏拉特一箭
        (;如今他見烏拉特也中了一箭,他如何肯捨?便緊緊的在後面追著,一心要把
        (烏拉特生擒活捉過來,以報一箭之仇。)
        (他逢人便殺,見馬便刺,把梨皮峪的人殺得落花流水,東奔西跳。)
        (他們到這時恨爹娘不給他多生兩條腿跑得快些。)
        (看看殺到布庫裡山頂上,離自己人也遠了;那梨皮峪村民,也七零八落,逃的
        (逃,死的死,剩下不多幾個了。)
        (但是,那仇人烏拉特兀是找尋不到。)
        (諾因阿拉到底膽小,不敢追過嶺去,便停槍勒馬,跑下山來。)
        (這一遭,布爾胡裡人得了大勝,人人興高采烈,狂呼大笑,立刻斬了三頭牛,
        (六頭豬,十二腔羊,一百隻雞,召集了許多村民,男女老少,在乾木兒院子裡
        (大吃大喝起來。)
        (恩庫倫姊妹三人,也跟著他爹娘吃酒。)
        (這一夜是四月十五日,天上掛著圓圓的月兒,照在院子裡,分外精神。)
        (那佛庫倫姑娘,重勻脂粉,再整雲鬢,在月光下面走來走去,那臉上出落得分
        (外光彩,引得那班吃酒的人,未飲先醉。)
        (只聽得滿院子嚷著三姑娘的名字。)
        (有幾個仗著酒蓋住臉,上去和她胡纏,惱得三姑娘一溜煙避出院子去玩月兒。
        ()
        (天上明月,人間良夜。)
        (這布爾胡裡地方,位置在長白山東面,胡天八月,冰雪載途,又在這萬山叢中
        (。)
        (雖說是偏僻荒涼,絕少生趣;但是一到了這春夏之夜,一般也是清風入戶,好
        (花遍野。)
        
        
    5**時間: 地點:
        (如今這佛庫倫,是人間絕豔,天上青娥!長在這山水窮僻之鄉,毳幕腥氈之地
        (,她孤芳獨賞,對此良辰美景,便不覺有美人遲暮之歎。)
        (她想到布爾胡裡的村民,都是一般勇男笨婦,絕少一個英姿颯爽的男兒和我佛
        (庫倫匹配得上的。)
        (她想到這裡,又回到日間那個烏拉特:他立馬山頭,何等英雄氣概!後來他指
        (揮村民,直衝柵門,他那面龐兒越發看得親切,真可以稱得上「唇紅齒白,眉
        (清目秀」八個字。)
        (像我佛庫倫,倘能嫁得這樣一個夫婿,才可稱得才子佳人,一雙兩好呢。)
        
        
    6**時間: 地點:
        (如今我和他是世代仇家,眼見得這段姻緣,只得付之幻影空花了。)
        (這是佛庫倫女孩兒的心事。)
        (她站在院子外面,抬著脖子,一邊望著月兒,一邊勾起了她一腔情思。)
        (佛庫倫想到心煩意亂的時候,便忙撇下,忽然想起那布爾胡裡湖邊的夜景,一
        (定不弱。)
        (這湖邊是她和兩個姊姊常去遊玩的地方,離家門又不遠。)
        (她便悄悄的一個人分花拂柳的走去,才過山坡,便露出一片湖水來。)
        (這時四山沉寂,臨流倒影。)
        (湖面上映著月光,照得和鏡子一般明淨。)
        (她揀一塊臨水的山石坐下,一股清泉從山腳上流下來,流過石根,發出潺潺的
        (響聲來。)
        (佛庫倫到了這時,覺得心曠神怡,心中塵俗都消。)
        (她仰著臉,只是怔怔的看著天上的月兒。)
        
        
    7**時間: 地點:
        (忽然,聽得山腳下有人微微喘息的聲音,接著悉悉索索的一陣響,從長草堆裡
        (爬出一個人來。)
        (他面龐映著月亮,佛庫倫認得他便是烏拉特。)
        (這時她一寸芳心不覺一陣跳動,忙把手絹兒按住了朱唇,靜悄悄的在一旁看他
        (。)
        (只見烏拉特在地下爬著,可憐他渾身血跡模糊,臉色青白,嘴裡不住的哼著。
        ()
        (他掙扎著爬到那泉水邊,低下頭去,伸著兩手,掬起泉水來,往嘴裡送。)
        (一連吃了幾口,才覺得精神清爽些。)
        (誰知他一回頭,見一個美人兒站在他面前,不覺嚇了一跳。)
    不 覺:(便喘著氣問道)姑娘,可是布爾胡裡村中的人麼?
        (佛庫倫聽了,不好意思和他答話,便微微的點了一點頭。)
        (烏拉特見了,便顫微微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向佛庫倫身邊走來。)
        (佛庫倫看了,認做他要來報仇,忙轉身要逃去。)
    佛庫倫:(那烏拉特在後面氣喘吁吁的說道)我烏拉特受了重傷,如今被姑娘看見了,料
        想要逃也逃不脫身;姑娘你也不用回去驚動大眾,我有一柄刀在這裡,請姑娘把
        我的頭割下來,拿回村去。一則也顯了姑娘的功勞;二則我死在美人兒似的姑娘
        手裡,也是甘心的。
        (他說著從懷裡拔出一柄刀來,哐當一聲丟在地下,他自己的身子也跟著倒了下
        (來。)
        (佛庫倫聽他話說得可憐,又見他撲倒在地面上,身子動也不動,一時倒也弄得
        (她進退兩難。)
        (候了半晌,佛庫倫便忍不住上前去扶他起來。)
        (誰知那烏拉特傷口痛得早已暈絕過去,他那衣襟上血跡沾了一大塊,那血水還
        (是往外流個不住。)
        (不覺打動了佛庫倫的慈悲心腸,便伸手插在他肋下,慢慢的把他的身子拖到水
        (邊。)
        (她屈著一條腿,把烏拉特的頭枕在自己膝蓋上,輕輕的把他衣襟解開,把自己
        (的一方手絹蘸著水,替他洗去血跡;又扯下他一幅衣襟來,扎住傷口。)
        (這時烏拉特的臉迎著月光,越發覺得英俊動人;他的鼻息,直衝在佛庫倫的粉
        (腮兒上。)
        (佛庫倫正在細細的打量他的面貌,忽他嘴裡喊出一聲)
    只聽得:阿唷!
        (來,烏拉特醒過來了。)
        (他睜開眼,見自己倒在美人兒懷裡,不覺微微一笑。)
        (佛庫倫羞得忙推開他的身子,一摔手要走去。)
        (誰知那只左手被他攥得死緊,任你如何掙扎,他總死捏住不放,不覺惱了這位
        (美人,就地上拾起那柄刀來,向烏拉特的手臂上砍去;烏拉特卻毫不畏懼,只
        (是抬著脖子,不住嘴的說道)
    不 覺:幾時再得和姑娘相見?好說說我感謝姑娘的心意。
    佛庫倫:你要和我相見麼,除非到真真廟裡去!
        (她一句話說完,『嗤』的笑了一聲。)
        (一摔手,轉身去得無影無蹤了。)
        (蘭關雪擁,巫峽雲封。)
        (布庫裡山東面有一座孤峰,壁立千仞,高插雲霄。)
        (從布爾胡裡村望去,好似駱駝頸子,昂頭天外。)
        (村裡人便喚它駱駝嘴。)
        (那駱駝嘴峰上,隱約望去,繬佛閣,好似有一座廟宇,村裡的人每每要爬上峰
        (去探望探望。)
        (苦得羊腸石壁,無可攀援;況又是終年積雪,無路可尋。)
        (一到春夏之交,有一股瀑布,從駝嘴直瀉下來,長空匹練,直流湖底。)
        (山下面便是布爾胡裡湖,到這時,水勢澎湃,早把入山的路逕沒入水底裡去了
        (。)
        (一到秋天,四山雲氣,又迷住了桃源洞口。)
        (所以村裡人雖想盡千方百計,終不得見廬山真面目。)
        (因此,這一座孤廟,總如海上仙山,可望而不可接,村裡人便把這座廟宇稱做
        (真真廟。)
    佛庫倫:(村裡人有一句話)你要相見麼,除非到真真廟裡去。
        (這是說不容易見面,和不容易到真真廟裡去一般。)
        (佛庫倫姑娘對烏拉特說這句話,只因和他是世代仇家,不容易見面的意思。)
        (閒話少說,這時候又過了一個月。)
        (布爾胡裡村上早又是四望一白,好似盤銀世界一般。)
        (村坊裡人農事早罷,便各個背著弓騎著馬,向山之巔水之涯,做那打獵的營生
        (。)
        (乾木兒也帶五七個大漢,天天到西山射雕去。)
        (有一天,他射得好大一頭獐,肩在肩膀上,嘻嘻哈哈的笑著回來;恩庫倫和佛
        (庫倫接著進去。)
        (一個眼錯,她姊妹三人,在後院子裡商量生烤獐肉下酒吃。)
        (乾木兒一腳跨進院子去,那獐肉氣味正熏得觸鼻)
    便 嚷:好香的肉味啊!
        (一眼見姊妹三人,正烤著火吃得熱鬧;便嚷道)
    乾木兒:來來來!俺們大家來吃。莫給她姊妹們吃完了我們的!
        (一招手便來了十二三個,都是一家人,男女老小便團團圍住大嚼起來。)
        (吃到一半,乾木兒指著他三姑娘,笑說道)
    乾木兒:小妮子!人小心腸乖,瞞著人悄悄吃這個,也不知我和你大哥,去打得這只獐來
        ,多麼的累贅呢!你們女孩子們,只知道圖現成。
        (一句話,說得佛庫倫不服氣了,她把粉脖子一歪,哼了一)
    便 嚷:女孩子便怎麼樣?爹爹莫看不起我們女兒。明天我和我姊姊上山去,照樣捉一隻
        來給爹爹看。
        (乾木兒聽了,也把脖子一側)
    乾木兒:真的麼?
    佛庫倫:有什麼不真!
    乾木兒:拿手掌來!
        (佛庫倫真的伸過手去,和他父親打了手掌。)
        (頓時引得屋子裡的人哄堂大笑,都說明天看三姑娘捉一頭大獐來呢!)
        (俊犬快馬,禿袖蠻靴。)
        (第二天一早,佛庫倫悄悄的拉著她兩位姊姊,出門打獵去。)
        (三匹桃花馬,馱著三個美人兒,一溜煙上了東山。)
        (到得山坡上,各個跳下馬來,每人牽著一條狗,東尋西覓。)
    恩庫倫:(見那雪地上都是狼腳印子)二位妹妹,我們須要小心些!這地方有大群的狼來
        過了,還留著爪印兒呢。我們要在一起,不要走散才好。
        (佛庫倫一邊答應著,一邊只是低著頭找尋。)
        (一回兒只見那頭黑狗兒,仰著脖子叫了一聲,飛也似的跑到那山岡子下面去,
        (在壁腳上一個洞口,用它的前爪亂爬亂抓。)
        (佛庫倫跟在它後面,知道洞裡面有野獸躲著,忙向她兩個姊姊招手兒。)
        (正庫倫和恩庫倫見了,便悄悄的走上去。)
        (見壁子下面有三個洞,西面一個洞大些。)
        (忙把腰上掛著的網子拿下來,罩住了洞口,對著那小洞裡放了一鳥槍。)
        (突然有六七頭灰色野兔,跳出洞外來,一霎時被網子網住了,左衝右突,總是
        (逃不脫身,把個佛庫倫歡喜得什麼似的。)
        (她兩手按住那網子,只是嘻嘻的笑。)
        (正庫倫上去,把網子收起,把六隻兔子分裝在她三姊妹的口袋裡。)
    佛庫倫:(正)我們雖捉得幾頭兔子,三妹子在爹爹前曾誇下海口,說去捉一隻獐來,我
        想那獐兒是膽小的,必得要到荒山僻靜的地方去找,才有呢。
    恩庫倫:(聽了)二妹子說得有理。
    佛庫倫:既這樣,我們何妨駱駝嘴下面找去?
    說 一:(三姊妹齊)不錯!
        (重複走下山坡來,騎上馬,繞過山峽去,便見那駱駝嘴高矗在面前。)
        (那布爾胡裡湖緊靠著山腳,這時湖面上只看見層冰斷木,凍水不波。)
        (她三人騎著馬,繞著湖邊走去,在那盡頭,便露出一條上山的路逕。)
        (這山勢十分峻險,又是滿山鋪著冰雪,不容易上得去。)
        (大家下得馬來,攀藤附葛往上爬。)
        (走了一程,這三姊妹走得嬌喘吁吁,香汗涔涔。)
        (正庫倫一抬頭,見那山壁子上飛出一群野鷹來。)
    便 嚷:大姊姊快射!
        (那恩庫倫這時也看見了,忙抽箭挽弓颼的一聲,一枝箭上去,一隻鷹跟著翻身
        (落下地來;她的狗名叫「盧兒」的,見了嗚的一聲,飛也似的上去,叼在嘴裡
        (。)
        (她三姊妹這當兒,便在路旁一塊山石上坐下來,說些閒話,把身邊帶著的乾糧
        (,掏出來大家吃一個飽。)
        (那「盧兒」嘴裡叼著死鷹送到恩庫倫跟前。)
        (佛庫倫又誇張大姊姊眼力手法如何高強,怪不得大姊夫見了姊姊害怕。)
        
        
    8**時間: 地點:
        (正說時,正庫倫一眼瞥見一隻山狸,遠遠的沿著山壁走來;她急忙從大姊姊手
        (裡搶過弓箭來,也是颼的一箭,射中在山狸的脊樑上。)
        (那山狸正在雪地上翻騰,那頭盧兒也跑去攔頸子一口咬住,拖到正庫倫跟前。
        ()
    便 嚷:(佛庫倫看了)好哇!你兩個上得山來,都得頭彩,獨我沒有嗎?
        (她話不曾說完,只聽得山岡子上有獐兒的叫聲。)
        (佛庫倫聽了,一拍手說道)
    佛庫倫:好哇!我的也有了!
        (說著,便站起身來,挾了弓箭,也不等她姊姊,急急繞過山岡子去。)
        (恩庫倫在後面喚她,她也不睬。)
        (正庫倫看看佛庫倫去得遠了,忙在後面趕上去;恩庫倫看看,只剩下她一個在
        (山腰裡,便也只得跟上去。)
        (山陡路滑,一步一步的挨著;挨了半天,看看前面,不見她兩人的影子。)
        (誰知才轉過山腰,只聽得正庫倫在前面哭喊;恩庫倫心下一急,腳下一緊,忙
        (追上去。)
        (她往前一看,不覺嚇得身子軟癱了半邊。)
        (原來那佛庫倫在半山上,正被一隻斑斕猛虎攔腰咬住,往林子裡死拽。)
        (那頭「黑盧兒」,也嚇得倒拖著尾巴,跟在正庫倫身後狂吠。)
        (一轉眼,那大蟲拖著佛庫倫,向林子裡一轉便不見了。)
        (嚇得恩庫倫嚎啕大哭。)
        (她和正庫倫兩人死力掙扎著趕上前去。)
        (到得林子裡,四面一找,靜悄悄的不見蹤跡,也聽不到佛庫倫的哭喊聲。)
        (再看看雪地上的腳跡,見一陣子亂踏。)
        (到了林子西面,便找不出腳印兒來了。)
        (她姊姊兩人心裡十分慌張,一邊哭著,一邊喚著,四處亂尋。)
        (看著天色昏黑,也找不出一絲影跡來。)
        (正庫倫急了,只見她大喊一聲,一縱身向山下跳去。)
        (虧得恩庫倫眼快,忙上前挽住了。)
        (兩人沒法想,只得淒悽慘慘的尋路下山。)
        (回得家去,把這情形一層一節對他父親說了。)
        (她兩人話沒有說完,滿屋子的人便嚎啕大哭起來。)
        (她母親格外哭得傷心,逼著她丈夫要連夜上山去找尋。)
        (乾木兒也懊悔昨天不該和她賭手掌說這句玩兒話,逼得她今天鬧出這個亂子來
        (。)
        (當下便招呼了許多伙計,擎槍提刀,燈籠火把,一大簇人上山尋去。)
        (要知佛庫倫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洞房天半神仙眷 氈幕地中龍虎兒)
        
        
    9**時間: 地點:
        (卻說佛庫倫離了她兩個姊姊,搶上山岡子去。)
        (四下裡看時,靜悄悄的也不見獐兒的蹤跡。)
        (正出神的時候,忽覺得頸子後面鼻息咻咻,急回過脖子去看時,不覺『呵喲』
        (一聲,驚出一身冷汗來。)
        (急拔腳走時,可憐她兩條腿兒軟得和棉花做成的一般,休想抬得動身體。)
        (原來她身後緊靠一簇鬆樹林子,林子裡奔出一隻斑斕猛虎來,那虎爪兒踏在雪
        (上,靜悄悄的聽不到聲息。)
        (待到佛庫倫回頭看時,那只虎已是在她背後拱爪兒了。)
        (佛庫倫到底是一個女孩兒,有多大膽量,有多大氣力?那只虎把它屁骨一擺,
        (尾巴一剪,呼的一聲吼,和人一般站了起來。)
        (擎著它兩隻蒲扇似的大的爪兒,在佛庫倫肩頭一按,可憐她一縷小靈魂兒出了
        (竅,倒在地下,一任那大蟲如何擺佈去,她總是昏昏沉沉的醒不回來。)
        (隔了多時,她只覺得耳根子邊有人低低的叫喚聲音。)
        (佛庫倫微微睜眼看時,她一肚子的驚慌,變了一肚子詫異。)
        (原來那老虎說起人話來,只聽他低低的說道)
    拍 手:姑娘莫怕,我便是烏拉特。
        (看他把頭上的老虎腦袋向腦脖子後面一掀,露出一張俊俏的臉兒來。)
        (站起來把身體一抖,那包在他身上的一層老虎皮,全個兒脫下來,渾身緊軟皮
        (衣,越顯得猿臂熊腰,精神抖擻。)
        (他身後站著五七個雄赳赳的大漢,烏拉特吩咐把絹椅搬過來,自己去扶著佛庫
        (倫坐在上面。)
    低低的:姑娘莫害怕,這繩子是結實的。
        (他一舉手,只見那山壁子上繩子一動,把個佛庫倫掛在空中,嚇得她只把眼睛
        (緊緊閉住。)
        (那身體好似騰雲駕霧的,直向山峰上飛去。)
        
        
    10**時間: 地點:
        (忽然繩子頓住了,睜眼看時,原來這地方駝嘴峰頂、真真廟前。)
        (什麼是真真廟?原來是山峰上一大塊紅色岩石,好似屋簷一般,露出一個黑魆
        (魆的山洞來。)
        (從山下望上去,好似一座紅牆的小廟。)
        (這時烏拉特也上了山頂,洞裡面走出兩個女娃子來,上前扶住了。)
        (佛庫倫向洞門走去,洞口遮著一幅大紅氈簾。)
        (揭起簾子,裡面燈光點得通明,只見四壁掛著皮幔,地下也鋪著厚毯子,炕上
        (錦衾繡枕,鋪陳得十分華麗。)
        (佛庫倫在炕上坐下,只是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那烏拉特上前來,作了三個揖,又爬下地去磕頭。)
        (羞得佛庫倫站起身來,轉過脖子去,再也回不過臉兒來。)
    佛庫倫:(只聽見烏拉特爬在地下說道)我烏拉特生平是一個鐵錚錚的漢子,我們梨皮峪
        地方,美貌的娘兒們,也不知道有多少,俺從不曾向她們低過頭。自從那天月下
        見了姑娘,又蒙姑娘許我在真真廟裡相見,俺的魂靈兒便交給姑娘了。行也不是
        ,坐也不是,吃也沒味,睡也不安。俺便費盡心計,上這山尖兒來,鋪設這間洞
        房。又怕明火執仗的來打劫,惱了姑娘;又害怕姑娘得了不好的名兒,便天天的
        暗地裡打聽。如今打聽得姑娘要上山來打獵,便假裝一隻猛虎,在山岡子下守候
        。天可見憐,姑娘果然來了。姑娘現在既到了此地,可也沒得說了!是姑娘自己
        答應在真真廟裡見面兒的,俺拼了一輩子的前程,在這山洞子裡陪伴姑娘。
        (一個何等要強的佛庫倫,被他一席話,說得心腸軟下來。)
        (從此跟著烏拉特,在山洞子裡暮暮朝朝的度那甜蜜光陰。)
        (眼看著一個英雄氣概的男子,低頭在石榴裙下,便說不出的千恩萬愛。)
        (他倆在洞子裡,促膝圍爐淺斟低酌,倒也銷磨了一冬的歲月。)
        (到得春天,佛庫倫偶爾在洞口門一望,只見千里積雪,四望皎然,又看看自己
        (住的地方,真好似瓊樓玉宇,高出天外。)
        (又向西一望,見山坳裡一簇矮屋,認得是自己的家裡。)
        (她想起自己的父母,這時候不知怎的悲傷,便不由得兩行淚珠兒落下粉腮來。
        ()
        (急忙回進洞去,坐在炕沿上,只是掉眼淚。)
        (烏拉特見了,忙上前來抱住,低低的慰問。)
        (這時佛庫倫心中,又是想念父母,又是捨不得眼前的人兒。)
        (經不得烏拉特再三追問,她便把自己的心事說出來。)
        (烏拉特聽了,低著頭想會)
    喚了一:拼著俺一條性命,送姑娘回家去吧!
        (佛庫倫聽了,連連搖頭)
    佛庫倫:這是萬萬使不得的,我家恨你,深入骨髓。如今你又搶劫了我,我爹爹如何肯和
        你干休?你此去,一定性命難保,你不如放我一個人回去,我見了父母,自有話
        說。
        (烏拉特聽說要離開他,忍不住落下幾點英雄淚來。)
    連 連:(說道)姑娘去了,怎的發付我呢?
        (這句話,說得佛庫倫柔腸百折。)
    佛庫倫:(心想)我們布爾胡裡地方男子,都是負心的;難得有這樣一個多情人兒。可惜
        我和他兩家,是世代冤仇,眼見這個姻緣是不能成功的了。罷,罷,罷!拼了我
        一世孤單,我總想法子和他做一對白頭偕老的夫妻。當時她便對烏拉特說明:此
        番回家去探望一回父母,算是永遠訣別,早則半載,遲則一年,總要想法子來找
        你,和你做一對偕老的夫妻。只是怕到那時你變心呢。
        (烏拉特聽了,便向腰裡拔出一柄刀來,在臂膀上搠一個透明的窟窿,那血便和
        (潮水般湧出來,忙拿酒杯接住,送到佛庫倫嘴邊去。)
        (佛庫倫喝了半杯,剩下半杯,烏拉特自己吃了。)
        (這是他們長白山地方上人最重的立誓法,意思是說誰背了誓盟,便吃誰,殺死
        (了喝他的血。)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