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東記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三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黑叟)
        (唐寶應中,越州觀察使皇甫政妻陸氏,有姿容而無子息。)
        (州有寺名寶林,中有魔母神堂,越中士女求男女者必報驗焉。)
        (政暇日,率妻孥入寺。)
    AAA:(至魔母堂,捻香祝曰)祈一男,請以俸錢百萬貫締構堂宇。
    AAA:(陸氏又曰)儻遂所願,亦以脂粉錢百萬,別繪神仙。
        (既而寺中游,薄暮方還。)
        (兩月餘,妻孕,果生男。)
        (政大喜,構堂三間,窮極華麗。)
        (陸氏於寺門外築錢百萬,募畫工。)
        (自汴、滑、徐、泗、楊、潤、潭、洪及天下畫者,日有至焉。)
        (但以其償過多,皆不敢措手。)
        (忽一人不說姓名,稱劍南來,且言善畫。)
        (泊寺中月餘,一日視其堂壁,數點頭。)
    一 人:(主事僧曰)何不速成其事耶?
    其 人:(笑曰)請備燈油,將夜緝其事。
        (僧從其言。)
        (至平明,燦爛光明,儼然一壁。)
        (畫人已不見矣。)
        (政大設齋,富商來集。)
        (政又擇日,率軍吏州民,大陳伎樂。)
        (至午時,有一人形容醜黑,身長八尺,荷笠莎衣,荷鋤而至。)
        (閽者拒之,政令召入,直上魔母堂,舉手鋤以劚其面,壁乃頹。)
        (百萬之眾,鼎沸驚鬧,左右武士欲擒殺之,叟無怖色。)
    一 人:(政問之曰)爾顛癇耶?
    其 人:(叟曰)無。
    一 人:爾善畫耶?
    其 人:(叟曰)無。
    一 人:緣何事而劚此也?
    其 人:(叟曰)恨畫工之罔上也。夫人與上官舍二百萬,圖寫神仙,今比生人,尚不逮
        矣。
        (政怒而叱之。)
    其 人:(叟撫掌笑曰)如其不信,田舍老妻,足為驗耳。
    一 人:(政問曰)爾妻何在?
    其 人:(叟曰)住處過湖南三二里。
        (政令十人隨叟召之。)
        (叟自葦庵間,引一女子,年十五六,薄傅粉黛,服不甚奢,豔態媚人,光華動
        (眾。)
        (頃刻之間,到寶林寺。)
        (百萬之眾,引頸駭觀,皆言所畫神母,果不及耳。)
        (引至階前,陸氏為之失色。)
    其 人:(政曰)爾一賤夫,乃蓄此婦,當進於天子。
    一 人:(叟曰)待歸與田舍親訣別也。
        (政遣卒五十,侍女十人,同詣其家。)
        (至江欲渡,叟獨在小遊艇中,衛卒侍女叟妻同一大船。)
        (將過江,不覺叟妻於急流之處,忽然飛入遊艇中。)
        (人皆惶怖,疾棹趨之。)
        (夫妻已出,攜手而行。)
        (又追之,二人俱化為白鶴,沖天而去。)
        (蕭洞玄)
        (王屋靈都觀道士蕭洞玄,志心學煉神丹,積數年,卒無所就。)
        (無何,遇神人授以大還秘訣曰)
    道 士:法盡此耳,然更須得一同心者,相為表裡,然後可成,盍求諸乎?
        (洞玄遂周遊天下,歷五嶽四瀆,名山異境,都城聚落,人跡所輳,罔不畢至。
        ()
        (經十餘年,不得其人。)
        (至貞元中,洞玄自浙東抵揚州,至亭埭,維舟於逆旅主人。)
        (於時舳艫萬艘,隘於河次,堰開爭路。)
        (上下眾船,相軋者移時。)
        (舟人盡力擠之,見一人船頓,蹙其右臂且折,觀者為之寒栗。)
        (其人顏色不變,亦無呻吟之聲,徐歸船中,飲食自若。)
        (洞玄深嗟異之,私喜曰)
    其 人:此豈非天佑我乎?
    其 人:(問其姓名,則曰)終無為。
        (因與交結。)
        (話道欣然,遂不相捨,即俱之王屋。)
        (洞玄出還舟秘訣示之,無為相與揣摩,更終二三年,修行備至。)
    謂無為:(洞玄謁無為曰)將行道之夕,我當作法護持,君當謹守丹灶。但至五更無言,
        則攜手上升矣。
    謂無為:我雖無他術,至於忍斷不言,君所知也。
        (遂十日設壇場,焚金爐,飾丹灶。)
        (洞玄繞壇行道步虛,無為於藥灶前,端拱而坐,心誓死不言。)
        (一更後,忽見兩道士自天而降)
    謂無為:上帝使問爾,要成道否?
        (無為不應。)
        
        
    2**時間: 地點:
        (須臾,又見群仙,自稱王喬、安期等)
    謂無為:適來上帝使左右問爾所謂,何得不對?
        (無為亦不言。)
        (有頃,見一女人,年可二八,容華端麗,音韻幽閒,綺羅繽紛,薰灼動地,盤
        (旋良久,調戲無為,無為亦不顧。)
        (俄然有虎狼猛獸十餘種類,哮叫騰擲,張口向無為,無為亦不動。)
        (有頃,見其祖考父母先亡眷屬等,並在其前)
    謂無為:汝見我,何得無言?
        (無為涕淚交下,而終不言。)
        (俄見一夜叉,身長三丈,目如電赩,口赤如血,朱髮植竿,鋸牙鉤爪,直衝無
        (為,無為不動。)
        (既而有黃衫人,領二手力至)
    謂無為:大王追,不願行,但言其故即免。
        (無為不言。)
        (黃衫人即叱二手力可拽去,無為不得已而隨之。)
        
        
    3**時間: 地點:
        (須臾至一府署,云是平等王,南面凴几,威儀甚嚴。)
    謂無為:(厲聲)爾未合至此,若能一言自辨,即放爾回。
        (無為不對。)
        (平等王又令引向獄中,看諸受罪者,慘毒痛楚,萬狀千名。)
        (既回,仍謂之曰)
    謂無為:爾若不言,便入此中矣。
        (無為心雖恐懼,終亦不言。)
    謂無為:(平等王曰)即令別受生,不得放歸本處。
        (無為自此心迷,寂無所知。)
        (俄然復覺,其身托生於長安貴人王氏家。)
        (初在母胎,猶記宿誓不言。)
        (既生,相貌具足,唯不解啼。)
        (三日滿月,其家大會親賓,廣張聲樂,乳母抱兒出,眾中遞相憐撫。)
    謂無為:(父母相謂曰)我兒他日必是貴人,因名曰貴郎。
        (聰慧日甚,祗不解啼。)
        (才及三歲便行,弱不好弄。)
        (至五六歲,雖不能言,所為雅有高致。)
        (十歲操筆,即成文章,動靜嬉游,必盈紙墨。)
        (既及弱冠,儀形甚都,舉止雍雍,可為人表。)
        (然自以喑啞,不肯入仕。)
        (其家富比王室,金玉滿堂,婢妾歌鐘,極於奢侈。)
        (年二十六,父母為之娶妻,妻亦豪家,又絕代姿容,工巧伎樂,無不妙絕。)
        (貴郎官名慎微,一生自矜快樂,娶妻一年,生一男,端敏惠黠,略無倫比。)
        (慎微愛念,復過常情。)
        (一旦妻及慎微,俱在春庭遊戲。)
    謂無為:(庭中有盤石,可為十人之坐,妻抱其子在上,忽謂慎微曰)觀君於我,恩愛甚
        深。今日若不為我發言,便當撲殺君兒。
        (慎微爭其子不勝,妻舉手向石撲之,腦髓迸出,慎微痛惜撫膺,不覺失聲驚駭
        (。)
        (恍然而寤,則在丹灶之前。)
        (而向之盤石,乃丹灶也。)
        (時洞玄壇上法事方畢,天欲曉矣,俄聞無為歎息之聲,忽失丹灶所在。)
        (二人相與慟哭,即更煉心修行,後亦不知所終。)
        (慈恩塔院女仙)
        (唐太和二年長安城南韋曲慈恩寺塔院,月夕,忽見一美婦人,從三四青衣來,
        (繞佛塔言笑,甚有風味。)
    婦 人:(回顧侍婢曰)白院主,借筆硯來。
    謂無為:(乃於北廊柱上題詩曰)黃子陂頭好月明,忘卻華筵到曉行。煙收山低翠黛橫,
        折得荷花贈遠生。
        (題訖,院主執燭將視之,悉變為白鶴,沖天而去。)
        (書跡至今尚存。)
        (葉靜能)
        (唐汝陽王好飲,終日不亂。)
        (客有至者,莫不留連旦夕。)
    謂無為:(時術士葉靜能常過焉,王強之酒,不可)某有一生徒,酒量可為王飲客矣。然
        雖侏儒,亦有過人者。明日使謁王,王試與之言也。
    謂無為:(明旦,有投刺曰)道士常持蒲。
        (王引入,長二尺。)
        (既坐,談胚渾至道,次三皇五帝、歷代興亡、天時人事、經傳子史,歷歷如指
        (諸掌焉。)
        (王呿口不能對。)
        (既而以王意未洽,更咨話淺近諧戲之事,王則歡然。)
    謂無為:觀師風度,亦常飲酒乎?
    持 蒲:唯所命耳。
        (王即令左右行酒。)
    持 蒲:(已數巡)此不足為飲也,請移大器中,與王自挹而飲之,量止則已,不亦樂乎
        ?
        (王又如其言。)
        (命醇酹數石,置大斛中,以巨觥取而飲之。)
        (王飲中醺然,而持蒲固不擾,風韻轉高。)
        (良久,忽謂王曰)
    持 蒲:某止此一杯,醉矣。
    大 王:觀師量殊未可足,請更進之。
    持 蒲:王不知度量有限乎?何必見強。
        (乃復盡一杯,忽倒,視之則一大酒榼,受五斗焉。)
        (韋丹)
        (唐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舉五經未得。)
        (嘗乘蹇驢,至洛陽中橋。)
        (見漁者得一鼋,長數尺,置於橋上,呼呻餘喘,須臾將死。)
        (群萃觀者,皆欲買而烹之。)
        (丹獨憫然,問其直幾何。)
    持 蒲:(漁曰)得二千則鬻之。
        (是時天正寒,韋衫襖袴,無可當者,乃以所乘劣衛易之。)
        (既獲,遂放於水中,徒行而去。)
        (時有胡蘆先生,不知何所從來,行止迂怪,占事如神。)
        (後數日,韋因問命,胡蘆先生倒屣迎門,欣然謂韋曰)
    胡 蘆:翹望數日,何來晚也?
    先 生:(韋曰)此來求謁。
    先 生:我友人元長史,談君美不容口,誠托求識君子,便可偕行。
        (韋良久思量,知聞間無此官族。)
    先 生:(因曰)先生誤,但為某決窮途。
    胡 蘆:我焉知?君之福壽,非我所知。元公即吾師也,往當自詳之。
        (相與策杖至通利坊,靜曲幽巷。)
        (見一小門,胡蘆先生即扣之。)
        (食頃,而有應門者開門延入。)
        (數十步,復入一板門。)
        (又十餘步,乃見大門,制度宏麗,擬於公侯之家。)
        (復有丫鬟數人,皆及姝美,先出迎客。)
        (陳設鮮華,異香滿室。)
        (俄而有一老人,鬚眉皓然,身長七尺,褐裘韋帶,從二青衣而出。)
    胡 蘆:(自稱曰)元濬之。
        (向韋盡禮先拜。)
    胡 蘆:(韋驚,急趨拜曰)某貧賤小生,不意丈人過垂採錄,韋未喻。
    先 生:(老人曰)老夫將死之命,為君所生,恩德如此,豈容酬報?仁者固不以此為心
        ,然受恩者思欲殺身報效耳。
        (韋乃矍然,知其鼋也,然終不顯言之。)
        (遂具珍羞,流連竟日。)
    先 生:(既暮,韋將辭歸,老人即於懷中出一通文字,授韋曰)知君要問命,故輒於天
        曹,錄得一生官祿行止所在,聊以為報。凡有無,皆君之命也。所貴先知耳。
    胡 蘆:(又謂先生曰)幸借吾五十千文,以充韋君改一乘,早決西行,是所願也。
        (韋再拜而去。)
        
        
    4**時間: 地點:
        (明日,胡蘆先生載五十緡至逆旅中,賴以救濟。)
        (其文書具言,明年五月及第;又某年平判入登科,受咸陽尉;又明年登朝,作
        (某官。)
        (如是曆官一十七政,皆有年月日。)
        (最後年遷江西觀察使,至御史大夫。)
        (到後三年,廳前皂莢樹花開,當有遷改北歸矣。)
        (其後遂無所言,韋常寶持之。)
        (自五經及第後,至江西觀察使。)
        (每授一官,日月無所差異。)
        (洪州使廳前,有皂莢樹一株,歲月頗久。)
        (其俗相傳,此樹有花,地主大憂。)
        (元和八年,韋在位,一旦樹忽生花,韋遂去官,至中路而卒。)
        (初韋遇元長史也,頗怪異之。)
        (後每過東路,即於舊居尋訪不獲,問於胡蘆先生。)
    先 生:彼神龍也,處化無常,安可尋也?
    胡 蘆:(韋曰)若然者,安有中橋之患?
    胡 蘆:迍難困厄,凡人之與聖人,神龍之與▉耑蠕,皆一時不免也,又何得異焉?
        (呂群)
        (唐進士呂群,元和十一年下第游蜀。)
        (性粗褊不容物,僕使者未嘗不切齒恨之。)
        (時過褒斜未半,所使多逃去,唯有一廝養。)
        (群意淒淒,行次一山嶺,復歇鞍放馬,策杖尋徑,不覺數里。)
        (見杉松甚茂,臨溪架水,有一草堂,境頗幽邃,似道士所居,但不見人。)
        (復入後齋,有新穿土坑,長可容身。)
        (其深數尺,中植一長刀,傍置二刀。)
        (又於坑傍壁上,大書云)
    道 士:兩口加一口,即成獸矣。
        (群意謂術士厭勝之所,亦不為異。)
    道 士:(即去一二里,問樵人)向之所見者,誰氏所處?
    胡 蘆:(樵人曰)近並無此處。
        (因復窺之,則不見矣。)
        (後所到眾會之所,必先訪其事。)
    胡 蘆:(或解曰)兩口君之姓也,加一口品字也。三刀州字,亦象也,君後位至刺史二
        千石矣。
        (群心然之。)
        (行至劍南界,計州郡所獲百千,遂於成都買奴馬服用,行李復泰矣。)
        (成都人有曰南豎者,凶猾無狀,貨久不售,群則以二十緡易之。)
        (既而鞭撻毀罵,奴不堪命,遂與其傭保潛有戕殺之心,而伺便未發耳。)
        (群至漢州,縣令為群致酒宴。)
        (時群新製一綠綾裘,甚華潔,縣令方燃蠟炬,將上於台,蠟淚數滴,污群裘上
        (。)
        (縣令戲曰:「僕且拉君此裘」。)
    縣 令:(群曰)拉則為盜矣。
        (復至眉州,留十餘日。)
        (冬至之夕,逗宿眉西之正見寺。)
        (其下且欲害之,適遇院僧有老病將終,侍燭不絕,其計不行。)
    縣 令:(群此夜忽不樂,及於東壁題詩二篇,其一曰)路行三蜀盡,身及一陽生。賴有
        殘燈火,相依坐到明。
    胡 蘆:(其二曰)社後辭巢燕,霜前別蒂蓬。願為蝴蝶夢,飛去覓關中。
        (題訖,吟諷久之,數行淚下。)
        
        
    5**時間: 地點:
        (明日冬至,抵彭山縣。)
        (縣令訪群,群形貌索然,謂縣令曰)
    縣 令:某殆將死乎?
        (意緒不堪,寥落之甚。)
    縣 令:聞君有刺史三品之說,足得自寬也。
        (縣令即為置酒,極歡。)
        (至三更,群大醉,舁歸館中。)
        (凶奴等已於群所寢牀下,穿一坑,如群之大,深數尺。)
        (群至,則舁置坑中,斷其首。)
        (又以群所攜劍,當心釘之,覆以土訖,各乘服所有衣裝鞍馬而去。)
        (後月餘日,奴黨至成都,貨鬻衣物略盡。)
        (有一人分得綠裘,逕將北歸,卻至漢州街中鬻之。)
        (適遇縣令偶出見之,識其燭淚所污,擒而問焉,即皆承伏。)
        (時丞相李夷簡鎮西蜀,盡捕得其賊,乃發群死處,於褒中所見,如影響焉。)
        (李敏求)
        (李敏求應進士舉,凡十有餘上,不得第。)
        (海內無家,終鮮兄弟姻屬,棲棲丐食,殆無生意。)
        (大和初,長安旅舍中,因暮夜,愁惋而坐。)
        (忽覺形魂相離,其身飄飄,如雲氣而游。)
        (漸涉丘墟,荒野之外,山川草木,無異人間,但不知是何處。)
        (良久,望見一城壁,即趨就之。)
        (復見人物甚眾,呵呼往來,車馬繁鬧。)
        (俄有白衣人走來,拜敏求。)
    敏 求:爾非我舊傭保耶?
    其 人:小人即二郎十年前所使張岸也。是時隨從二郎涇州岸,不幸身先犬馬耳。
    敏 求:爾何所事?
    張 岸:自到此來,便事柳十八郎,甚蒙驅使。柳十八郎今見在太山府君判官,非常貴盛
        ,每日判決繁多,造次不可得見,二郎豈不共柳十八郎是往來?今事須見他,岸
        請先入啟白。
        
        
    6**時間: 地點:
        (須臾,張岸復出,張敏求入大衙門。)
        (正北有大廳屋,丹楹粉壁,壯麗窮極。)
        (又過西廡下一橫門,門外多是著黃衫慘綠衫人。)
        (又見著緋紫端簡而偵立者,披白衫露髻而倚牆者,有被枷鎖、牽制於人而俟命
        (者,有抱持文案、窺覷門中而將入者,如叢約數百人。)
        (敏求將入門,揮手於其眾曰)
    張 岸:官客來。
        (其人一時俯首開路,俄然謁者揖敏求入見。)
        (著紫衣官人具公服,立於階下。)
        (敏求趨拜訖,仰視之,即故柳澥秀才也。)
    敏 求:(澥熟顧大驚)未合與足下相見。
        (乃揖登席,綢繆敘話,不異平生。)
    敏 求:(澥曰)幽顯殊途,今日吾人此來,大是非意事。莫有所由妄相追攝否?僕幸居
        此處,當為吾人理之。
    敏 求:所以至此者,非有人呼也。
    張 岸:(澥沉吟良久曰)此固有定分,然宜速返。
    敏 求:受生苦窮薄,故人當要路,不能相發揮乎?
    張 岸:(澥曰)假使公在世間作官職,豈可將他公事,從其私欲乎?苟有此圖,謫罰無
        容逃逭矣。然要知祿命,乍可施力。
    敏 求:(因命左右一黃衫吏曰)引二郎至曹司,略示三數年行止之事。
        (敏求即隨吏卻出,過大廳東,別入一院。)
        (院有四合大屋,約六七間,窗戶盡啟。)
        (滿屋唯是大書架,置黃白紙書簿,各題榜,行列不知紀極。)
        (其吏止於一架,抽出一卷文,以手葉卻數十紙,即反卷十餘行,命敏求讀之。
        ()
    敏 求:(其文曰)李敏求至大和二年罷舉。其年五月,得錢二百四十貫。
    張 岸:(側注朱字)其錢以伊宰賣莊錢充。
        (又『至三年得官,食祿張平子』。)
        (讀至此,吏復掩之。)
        (敏求懇請見其餘,吏固不許,即被引出。)
        (又過一門,門扇斜開。)
        (敏求傾首窺之,見四合大屋,屋內盡有牀榻,上各有銅印數百顆,雜以赤斑蛇
        (,大小數百餘,更無他物。)
    敏 求:(問吏)用此何為?
        (吏笑而不答,遂卻至柳判官處。)
    判 官:(柳謂敏求曰)非故人莫能致此,更欲奉留,恐誤足下歸計。
    判 官:(握手敘別,又謂敏求曰)此間甚難得揚州氈帽子,他日請致一枚。
    張 岸:(即顧謂張岸)可將一兩個了事手力,兼所乘鞍馬,送二郎歸。不得妄引經過,
        恐動他生人。
        (敏求出至府署外,即乘所借馬,馬疾如風,二人引頭,張岸控轡。)
        
        
    7**時間: 地點:
        (須臾到一處,天地漆黑)
    張 岸:二郎珍重。
        (似被推落大坑中,即如夢覺。)
        (於時向曙,身乃在昨宵愁坐之所。)
        (敏求從此遂不復有舉心。)
        (後數月,窮饑益不堪,敏求數年前,曾被伊慎諸子求為妹婿。)
        (時方以修進為己任,不然納之。)
        (至是有人複語敏求,敏求即欣然欲之。)
        (不旬,遂成姻娶。)
        (伊氏有五女,其四皆已適人,敏求妻其小者。)
        (其兄宰,方貨城南一莊,得錢一千貫,悉將分給五妹為資裝。)
        (敏求既成婚,即時領二百千。)
    四 人:(其姊)某娘最小,李郎又貧,盍各率十千以助焉。
        (由是敏求獲錢二百四十貫無差矣。)
        (敏求先有別色身名,久不得調。)
        (其年,乃用此錢參選,三年春,授鄧州向城尉。)
        (任官數月,間步縣城外,壞垣蓁莽之中,見一古碑,文字磨滅不可識。)
        (敏求偶令滌去苔蘚,細辨其題篆,云晉張衡碑,因悟食祿張平子,何其昭昭歟
        (。)
        (獨孤遐叔)
        (貞元中,進士獨孤遐叔,家於長安崇賢里,新娶白氏女。)
    四 人:(家貧下第,將游劍南,與其妻訣曰)遲可周歲歸矣。
        (遐叔至蜀,羈棲不偶,逾二年乃舊。)
        (至鄠縣西,去城尚百里,歸心迫速,取是夕及家,趨斜徑疾行。)
        (人畜既殆,至金光門五六里,天已暝,絕無逆旅,唯路隅有佛堂,遐叔止焉。
        ()
        (時近清明,月色如晝,繫驢於庭外。)
        (入空堂中,有桃杏十餘株。)
        (夜深,施衾幬於西窗下。)
    四 人:(偃臥,方思明晨到家,因吟舊詩曰)近家心轉切,不敢問來人。
        (至夜分不寐,忽聞牆外有十餘人相呼聲,若里胥田叟,將有供待迎接。)
        
        
    8**時間: 地點:
        (須臾,有夫役數人,各持畚鍤箕帚,於庭中糞除訖,復去。)
        (有頃,又持牀席牙盤蠟炬之類,及酒具樂器,闐咽而至。)
        (遐叔意謂貴族賞會,深慮為其斥逐,乃潛伏屏氣,於佛堂樑上伺之。)
        (輔陳既畢,復有公子女郎共十數輩,青衣黃頭亦十數人,步月徐來,言笑宴宴
        (。)
        (遂於筵中間坐,獻酬縱橫,履舄交錯。)
        (中有一女郎,憂傷摧悴,側身下坐,風韻若似遐叔之妻。)
        (窺之大驚,即下屋袱,稍於暗處,迫而察焉,乃真是妻也。)
    四 人:(方見一少年,舉杯矚之曰)一人向隅,滿坐不樂。小人竊不自量,願聞金玉之
        聲。
        (其妻冤抑悲愁,若無所控訴,而強置於坐也。)
    四 人:(遂舉金爵,收泣而歌曰)今夕何夕,存耶沒耶?良人去兮天之涯,園樹傷心兮
        三見花。
        (滿座傾聽,諸女郎轉面揮涕。)
    一 人:良人非遠,何天涯之謂乎?
        (少年相顧大笑。)
        (遐叔驚憤久之,計無所出,乃就階陛間,捫一大磚,向坐飛擊。)
        (磚才至地,悄然一無所有。)
        (遐叔悵然悲惋,謂其妻死矣。)
        (速駕而歸,前望其家,步步淒咽。)
        (比平明,至其所居,使蒼頭先入,家人並無恙。)
        (遐叔乃驚愕,疾走入門,青衣報娘子夢魘方寤。)
    一 人:(遐叔至寢,妻臥猶未興,良久乃曰)向夢與姑妹之黨,相與玩月,出金光門外
        ,向一野寺,忽為兇暴者數十輩,脅與雜坐飲酒。
        
        
    9**時間: 地點:
        (又說夢中聚會言語,與遐叔所見並同。)
    一 人:(又云)方飲次,忽見大磚飛墜,因遂驚魘殆絕,才寤而君至,豈幽憤之所感耶
        ?
        (胡媚兒)
        (唐貞元中,揚州坊市間,忽有一妓術丐乞者,不知所從來。)
        (自稱姓胡,名媚兒,所為頗甚怪異。)
        (旬日之後,觀者稍稍雲集。)
        (其所丐求,日獲千萬。)
        (一旦懷中出一琉璃瓶子,可受半升,表裡烘明,如不隔物。)
    一 人:(遂置於席上,初謂觀者曰)有人施與滿此瓶子,則足矣。
        (瓶口剛如葦管大,有人與之百錢,投之,琤然有聲,則見瓶間大如粟粒,眾皆
        (異之。)
        (復有人與之千錢,投之如前。)
        (又有與萬錢者,亦如之。)
        (俄有好事人,與之十萬二十萬,皆如之。)
        (或有以馬驢入之瓶中,見人馬皆如蠅大,動行如故。)
        
        
    10**時間: 地點:
        (須臾,有度支兩稅綱,自揚子院部輕貨數十車至。)
        (駐觀之,以其一時入,或終不能致將他物往,且謂官物不足疑者。)
    四 人:(乃謂媚兒曰)爾能令諸車皆入此中乎?
    一 人:(媚兒曰)許之則可。
    四 人:(綱曰)且試之。
        (媚兒乃微側瓶口,大喝,諸車輅輅相繼,悉入瓶,瓶中歷歷如行蟻然。)
        (有頃,漸不見。)
        (媚兒即跳身入瓶中,綱乃大驚,遽取撲破。)
        (求之一無所有,從此失媚兒所在。)
        (後月餘日,有人於清河北,逢媚兒。)
        (部領車乘,趨東平而去。)
        (是時李師道為東平帥也。)
        (板橋三娘子)
        (唐汴州西有板橋店,店娃三娘子者,不知何從來。)
        (寡居,年三十餘,無男女,亦無親屬。)
        (有舍數間,以鬻餐為業。)
        (然而家甚富貴,多有驢畜,往來公私車乘,有不逮者,輒賤其估以濟之。)
        (人皆謂之有道,故遠近行旅多歸之。)
        (元和中,許州客趙季和將詣東都,過是宿焉。)
        (客有先至者六七人,皆據便榻,季和後至,最得深處一榻。)
        (榻鄰比主人房壁,既而三娘子供給諸客甚厚,夜深致酒,與諸客會飲極歡。)
        (季和素不飲酒,亦預言笑。)
        (至二更許,諸客醉倦,各就寢。)
        (三娘子歸室,閉關息燭。)
        (人皆熟睡,獨季和轉展不寐。)
        (隔壁聞三良子悉窣,若動物之聲。)
        (偶於隙中窺之,即見三娘子向覆器下,取燭挑明之,後於巾廂中,取一副耒耜
        (,並一木牛,一木偶人,各大六七寸,置於灶前,含水噀之。)
        (二物便行走,小人則牽牛駕耒耜,遂耕牀前一席地,來去數出。)
        (又於廂中,取出一裹蕎麥子,受於小人種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