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賽專珠施仁濟困 淨街王伏霸凌貧)
    (詩曰:
    (  雨斷雲歸甫作睛)
    (夕陽鼓角動高城。)
    (客愁正得酒排去)
    (草色直疑煙染成。)
    (鶯為風和初命友)
    (鷗緣水長欲尋盟。)
    (不須苦問春深淺)
    (陌上吹蕭已賣常)
    
    
2**時間: 地點:
    (話說大明成化年間,揚州府江都縣有一官家子弟,姓李名芳,字榮春。)
    (因他為人慷慨,仗義疏財,濟困扶危,憐孤惜寡,就是遠方之人流落到此不能
    (歸家的,就來李府向他求借,榮春無不相助其盤資,送他歸家,故人人贈他一
    (個美號,叫做小孟嘗君,又一別號為賽專珠。)
    (揚州一府無一個不知其名,無人不感其恩。)
    (況他祖公三代俱為司寇、司農,父、叔二人亦受司徒、司馬之職,俱皆作古,
    (家中只有夫人文氏在堂。)
    (李榮春娶妻淡氏,完婚三年尚未有子。)
    (榮春在家勤苦讀書,今已中了解元,因老夫人在堂,不忍遠離膝下,所以未曾
    (進京赴試。)
    (又且家資百萬,有進益,無虧損,真是日進千金,凡此且按下不表。)
    
    
3**時間: 地點:
    (且說那日乃是六月初三日,李芳吃過早飯。)
    (天氣炎熱,意欲到海豐寺與法通長老閒敘涼爽。)
AAA:(遂到內堂稟知夫人說道)孩兒欲到海豐寺與法通長老閒談,不知母親可肯准孩
    兒去麼?
李夫人:(就說)我兒去去就來。
AAA:(李芳說)孩兒知道。
    (遂別了夫人,來到書房,換了衣服,帶了兩個家人,一個叫做來貴,一個叫做
    (三元,隨了李芳來到玉珍觀前。)
    (只見圍了許多人在那裡看,不知這看什麼?)
李榮春:三元,爾上前去看那些人在那裡圍住看甚麼?
    (三元走上前一看,只見觀門裡坐著一個女子,低了頭,前面放一條板凳,上面
    (放一張紙,那紙上寫著:賣身人施碧霞,家住在山西平定州人氏。)
    (父親乃是山海關總制,因被奸臣花錦章陷害,奏請被斬,家資產業一盡搜去,
    (因此一貧如洗,只存母子三人,靡處求告。)
    (今欲要往寧波投靠親戚,誰知來到此地,母親一病身亡,哥哥現又臥病沉重,
    (不知人事。)
    (奴家舉目無親,無奈何只要賣身,以備棺槨衣衾之費,免得母親屍骸暴野。)
    (感恩不荊買去之後,奴家只願為婢,不願為妾。)
    (三元舉眼觀看,想道)
心 中:原來是個孝女。
立起身:(遂走回到李榮春面前稟告)大爺,但前面乃是一位小姐,因要往寧波去探親,
    為因到此母親病死在此,無錢收埋,故要賣身葬母的。
    (李榮春聽了心中不忍,就叫三元)
李榮春:爾去與他說,叫他不要賣身,我家大爺乃孝德之人,聞小姐言此,不忍其心,欲
    助銀子五一兩以為收埋之費,免致小姐賣身。
李榮春:(又叫聲)來貴,爾回家去稟知太太,說我要取銀子五十兩來助施小姐,以買棺
    槨衣衾收埋他的母親。我要先去海豐寺。
來 貴:小人曉得。
    (遂即回家去取銀。)
    
    
4**時間: 地點:
    (再說三元來到觀前,只見一個道人立在施小姐身邊,三元見了,叫聲)
三 元:道人,爾那裡來?我有話對爾說。
三 元:(道人見有人叫伊,應聲就說)誰叫小道?
三 元:是我。
來 貴:(道人一見)原來是李府小大叔呼喚,小道未知有何吩咐?
三 元:我且問爾,那施小姐到此,死了母親,病了哥哥,爾就該代伊一走,來我家見我
    大爺說知,為其求借,怕沒有銀子與他使用?安可置其官家之小姐親出賣身,這
    是何意思?
來 貴:(道人應說)小大叔,爾有所不知,小道亦曾向他說過,爾家大爺為人甚好行善
    ,向其告貸必然見允。施小姐道:『人生世上,素無相識而走貸於人,其理所無
    。雖李大爺有片心行善,但與奴家老爹在日無瓜葛之親,並非相知之友。而今我
    雖落難,母親身死,哥哥病重,若到其府求借,得了銀子而來費用,然夫人在於
    九泉之下必知此情,心亦不安。』以此執意不肯去府上與爾家大爺求借。
三 元:這也罷了。如今爾可去對小姐說知,叫他不必賣身,我家大爺見了十分不忍,已
    差來貴回家取銀子,我亦要去助他買的棺槨衣衾來與小姐相幫,爾先去對小姐說
    知。
來 貴:(道人應說)如此甚好,小道去說與小姐知道了。
三 元:我去就來。
    (此且不表。)
    
    
5**時間: 地點:
來 貴:(且說道人走入觀裡來說道)小姐且進去,有個好主顧爾不要賣身了。
三 元:(道人又說)列位請散了,此女子有人買了。
    (那些看的人見說有人買他,各人自己散去。)
    (列位看官,爾說這個道人為何不說明白?其中有因,所以惟言有個好主顧一語
    (,乃因施小姐不肯白受人財,他故出此言,欲全小姐之意。)
    (若是說明,小姐又不肯受人財,而今天氣甚熱,致及夫人身屍臭壞,如之奈何
    (?故道人只說有主顧,使施小姐不知頭腦,等其收埋夫人事畢方要講明。)
    (此且勿言。)
    
    
6**時間: 地點:
    (單說施碧霞聽了道人說有主顧了,便立起身要進房去,誰知才立起來,遇著冤
    (家對頭的人。)
    (那小姐彼時坐的,低了頭,面卻向內的,而今欲起之時,將身一轉,面卻向外
    (而起的,起得不早不遲,卻被個人看見了。)
    (爾說這個人是誰?原來此人姓花名虹,字子能,伊父親名叫花錦章,官居當朝
    (宰相。)
    (又有三位叔父,皆為巨官:其二叔名叫花錦文,官拜九州招討使;三叔名花錦
    (龍,官居太子太保,兼管總漕;四叔名叫花錦鳳,乃先王駙馬,是當今皇上的
    (姊夫。)
    (那花子能恃其父叔之勢,靡所不為,又是色中的餓鬼,赫赫的名聲,年紀二十
    (餘歲,生性狠心狗行,正是:倚恃父叔官高顯,威勢拿來做泰山。)
    
    
7**時間: 地點:
    (那日花子能亦因天氣炎熱,心中鬱悶,欲到街中閒走玩耍,若有遇著美貌的佳
    (人,他即時就叫家人搶了就走,故人家婦女見伊一到,宛如鼠見貓一般,走得
    (無蹤無影,無處棲身,關門閉戶。)
    (起他一個綽號,人人叫他「淨街大王」,因他一出街上,成條街成條巷遂即肅
    (靜,並無一人敢與他作對,所以人人叫他「淨街大王」。)
    (他家中小妾三十一人,妻秦氏,乃當朝鎮殿將軍秦泰之妹。)
    (那許三十一個小妾,只有三個是買的,其餘二十八人俱是人家搶來的。)
    (凡他所有搶來女子,若中意留在家中永不許出門,若不中其意的,不過姦淫一
    (兩月就打發回家去。)
    (正是:佳人不敢窗前立,秀女聞聲亦閉門。)
    (所有人家女子被他搶去,即告於本官,官府見是花家名姓,隨批不准,故此處
    (的人見官府怕他亦莫他何,惟是避他而已。)
    (此且按下。)
    
    
8**時間: 地點:
    (再說花子能走到玉珍觀前,忽見了施碧霞,心中大悅,口稱)
花子能:好個女子!
    (那花子能帶了四名家人前來,一個名花吉,一個名花祥,一個名花榮,一個名
    (花福。)
花子能:花吉,爾將道人叫來。
花 吉:(聞言即走上前叫聲)道人,少爺叫爾。
    (那道人見是花子能叫他,暗暗叫苦道)
心 中:又衝犯著這個色中餓鬼,卻如何是好?
心 中:(沒奈,叫聲)小姐先進去,貧道就來。
花 吉:(慌忙走上前道)少爺呼喚小道有何吩咐?
花子能:我且問爾,這個女子那裡來的?
花 吉:(道人應說)他乃山西來的。
花子能:他來此何事?
花 吉:(道人應說)他為有一個親戚住在浙江寧波府,伊要往寧波去探親的。
花子能:爾這道人好不正莊,爾乃出家人,焉得窩藏婦女?快快說來。
花 吉:(道人答道)少爺休得取笑,內中有個緣故。他母子三人行至此所,母子俱病,
    無處投宿,兼盤資費荊貧道乃出家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有一間空寺房屋,
    故借其母子暫宿一夜。不料其母子身中乃染疾病,故有多贅日,卻是無奈何的。
    此女子之母昨夜西歸,收殮之費一毫無有,故小姐願將其身出賣,更言甘作人婢
    ,不作人妾。
花子能:甚麼小姐?
花 吉:(道人說)少爺,爾有所不知,伊家老爺在日曾為山海關總制,小道故稱其夫人
    、小姐。
花子能:螞蟻之官,甚麼稀罕?那賣身女子叫做甚麼名字?
花 吉:(道人說)他姓施,名碧霞。
花子能:碧霞,碧霞,必定伏侍我少爺。
花 祥:(就叫花祥)爾快去叫轎子來接施碧霞回去我府中。
花 吉:(又叫花吉)爾先回去吩咐家人,囑其府中鋪設整齊,張燈結綵,等我少爺回來
    成親,而今湊成一盤象棋。
    (何言湊成?因府中小妾有三十一人之數加之施碧霞,合算豈不是一盤三十二之
    (象棋子乎?那花吉、花祥分頭而去。)
花 祥:(道人心中暗想道)怎麼一句話也無,竟然用強搶去?怪不得人人號他叫做淨街
    大王。也罷了,待我說出李榮春來,看他如何。
花 祥:(遂即說出,叫聲)少爺且停,這個施小姐已經李榮春買了。
那花子:(聽了一時大怒)爾這賊道人,可曉得我花少爺麼?天不怕,地不怕,除了君父
    外還伯那個?爾就將李榮春要來挾制我麼?
那花子:(一連將兩手掌,打得道人兩手捧面,叫道)少爺不要怒氣,是貧道說錯了。
那花子:(即刻叫)花榮、花福,將這賊道人拿去送在江都縣,打他四一大板,枷他四個
    月,勿許他在這玉珍觀出家。
    (那道人原曉得他的利害,起先說出李榮春是望花子能能念同鄉之友乎,而且李
    (榮春又是官家子弟,可得相讓其面上乎。)
    (誰知花子能竟是奸臣之子,無情無義之人,只作不知道三個字,反罵道人將李
    (榮春的名字來挾制,更打了兩手掌,尚且不饒,還要拿去送官打枷。)
一 時:(那道人即忙跪下叩求道)少爺,原是小道不是,求少爺饒了小道罷。
    (那花福、在旁做好做歹道)
花 祥:少爺,念他無知初犯,饒了他罷。
花子能:若下次再如此,定不饒爾。
花 福:道人快叩頭拜謝少爺。
爬了起:(道人連忙叩了四頭)請少爺裡面坐。
    (花子能走進觀來朝南坐下,道人連忙拿茶拿糕請少爺吃點心。)
    (花子能吃了兩塊糕一杯茶,只見花祥押了轎子已到。)
花子能:(叫聲)道人,轎子已到,快叫他上轎。
爬了起:(道人應說)待小道去請他上轎。
爬了起:(那道人隨即一面走又一面想,口稱)花子能啊花子能,爾何故為人太不良心?
    他母死兄病無人看侍,爾一見立刻要搶去。我若向小姐說明此事,第恐小姐不肯
    上轎,原是我的干係。罷了,但事到其間也顧不得小姐。
    (遂走到內房來。)
    (誰知後面花子能也隨他進來。)
    (那花子能因方才看不甚詳細,所以此時特隨道人進來,原欲再看施碧霞。)
    (誰知施碧霞跪在牀前面朝裡而泣,花子能卻看不見面,只見他的背後而已。)
    (忽見旁邊臥一個青面獠牙紅鬚的大漢,大叫一聲)
一 個:暖喲!
    (花子能一見回身就走,花祥、)
花 福:少爺,何故如此?
花子能:施碧霞房內有個青面鬼。
花 祥:青天白日那裡有鬼?此必是人生的貌醜,少爺不必驚怕。
    
    
9**時間: 地點:
花 祥:(再說道人走進房來,叫聲)小姐休得啼哭,快些上轎,好將銀子來備棺木,如
    此炎天,休得耽擱了。
    (只因道人怕事,故此含糊而說,也是施碧霞命該如此。)
    (正是:為人在世總由天,善惡到頭終有報。)
    
    
10**時間: 地點:
    (話說施碧霞聽了道人的話,花容失色,手足如冰)
施碧霞:長老為向就叫奴家上轎?爾看我哥哥,奄奄只有一息之氣,昏迷不省人事,就是
    母親也須奴家送下棺木然後可去,怎麼一些無備就叫奴家去了?
花 祥:(道人聽了想道)如今怎麼是好?那花子能強要,施碧霞是一定不能免的,若再
    遲延,恐遇了李府大叔來到,事又是不妙的,如今只得騙他便了。
施碧霞:小姐,爾不曉得內中有個緣故。因本處鄉風必須人先到其家,他然後將銀付出,
    如今小姐且去他家,若說夫人收殮,小道自然請一個婦人來與夫人收殮就是,爾
    家大爺,小道亦自然去請個醫生來與他看病,這兩件事算在小道身上。
施碧霞:(聽了道人這些言語道)必要人到才付銀付錢麼?
花 祥:(道人應說)正是。
    (施碧霞聽了,心中好不苦楚,猶如亂箭鑽心一般,跪倒在地,叫了一聲)
施碧霞:親娘啊,爾的命好苦啊,若是在著府中好不風光,霽日高車駟馬好不威風,誰知
    被好賊屈害了爹爹,家私抄滅,我母子三人沒奈要到寧波投我姑丈家中暫祝誰知
    來到此處,母親病危,哥哥亦病,指望母親病好、哥哥病痊,我心則寧。何知母
    親一病而亡,哥哥昏迷又不省人事,教女兒如何是好?更兼又無一鈔可用,今日
    只得賣身收殮母親。那知此處鄉風要人先到他家而後付銀,如今女兒去了,哥哥
    現又得病沉重,無有一個子女送母親人棺。母親啊,為何死得如此苦慘?
    (說罷放聲大哭,抱住伊娘屍首不肯放離。)
施碧霞:(道人見了也覺傷心,不覺雙眼亦下淚來)小姐不必悲哭,事到其間卻是沒奈何
    的,快些上轎,倘或夫人臭了屍首如何是好?
施小姐:爾乃出家之人,慈悲為本,方便為門,念我母子乃異鄉之人,把我母親生成收殮
    ,我的哥哥爾亦應代我請醫與他調治。
施小姐:(說完便跪下托付,那道人亦連忙跪下說道)小姐請起、一切之事小道自然留心
    代理,不須致意。
    (施碧霞才放心,乃立)
爬了起:長老,我母親收殮之時須要請一二名婦人伏侍才好。
施小姐:(道人說)這個自然。
    (施碧霞抬頭一見,兄長昏迷不省人事,不覺心酸,淚流滿面,叫聲)
施碧霞:道長,奴家兄長病重,望道長鬚要小心替奴家延醫調治。若得病好,奴家自當報
    答。倘或有些長短,也要與奴家母親同在一處的。
施小姐:(道人應說)小姐不必吩咐,小道自當留心,請小姐快些上轎。
    (施碧霞心如油煎,三回九轉不忍離身,那花祥又來催逼上轎,施碧霞沒奈何,
    (只是哀哀哭哭上轎而去。)
    (不知此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玉珍觀英雄病篤 萬香樓烈女全貞)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