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康無賴館堂出奇醜 繆文豪京邸著新書)
    (詩曰:
    (  紛紛世事似殘棋,末路天涯最可悲)
    (保國保皇原是假,為賢為聖總相欺。)
    (未諳貨殖稱商祖,也學耶穌無教師)
    (君死未能從地下,賜環何日更無期!)
AAA:(兄弟想你們也看過《東周列國演義》的了,那呂不韋曾問他侍妾趙氏道)扶立
    一人為王,其利何如?
    (因當日秦王把太子王孫異人為質於趙,呂不韋見了,謂王孫異人是奇貨可居,
    (這一句話今日人人能說的。)
    (誰想今日還有人抱一個皇帝當是奇貨可居的,這就奇了。)
    (而今且說出那人是誰?就是清廷當他是一個大大欽犯的,那人姓康名有為號長
    (素,論起他的名字,盡有個原故:那有為二字是富有四海貴為天子之意,那長
    (素二字因孔子稱為素王,他就要長於素王之意。)
    (就他的名字想起來,可見姓康的人格。)
    (初時想做皇帝要改有為名字,後來量自己做皇帝不來,就要做聖人,因此稱為
    (長素。)
    (說書人且慢慢說來,看他配做聖人不配,就明白了。)
    (閒語少說。)
    
    
2**時間: 地點:
    (且說康有為本廣東省南海縣西樵人氏。)
    (他父親名康贊修,是個舉人身分,因為出身做官,在縣裡因事替清廷盡忠死了
    (,清廷就賞了康有為一個廕生。)
    (他有位族中兄長喚做康有濟,那一年竟進了邑庠,就合族慶鬧起來。)
    (那康有為本最好自誇的,奈這時讀了十來年書籍沒點長進,偏是康有濟反得個
    (生員回來,心中頗覺羞愧,便認真在八股裡頭做點工夫。)
    (奈應了幾次童試不能獲售,就是府縣試也不曾前列過一次,肚子裡好不抑鬱!
    (自忖天天自誇自大,若科場不得志,盡會被人識破的。)
    (就轉過一點法子,說稱自己是不要考小試的,將來時來運到,就不難進身了。
    ()
    (但口中雖如此說,究竟不能令人輕信的。)
    (左思右想,明知自己工夫不大好,但口裡斷不能認一句不好的,便再要尋師求
    (學,好為應試之計。)
    (因一日求科舉不得,便一日心裡不安。)
    (恰那年從學的那位老師姓朱名次琦,別字子勷,在九江本籍授徒。)
    (那朱次琦本是一個進士,曾任山西襄陵知縣,辭官後,已設帳課學多年。)
    (論起朱次琦那人,實是個道學先生,所以一切館規,倒與尋常不同:凡衣服不
    (能穿綢縐,非父兄請假不能出進,很是嚴肅的。)
    (那康有為是個狂蕩之人,哪裡受得這般管束,故初時惟買通館童偷自出去,或
    (夜裡不在館歇宿,就把牀子放下帳子,又把鞋子放牀口地上,好欺騙朱次琦。
    ()
    (朱次琦哪裡懂得他的詭秘,所以康有為就掩飾了數月,但畢竟不能自由。)
    (正要逃學而去,猛然想起那朱次琦是有名的道學,若從他三兩年,盡增些名望
    (,他日可以對人稱聖稱賢。)
    (因此便勉強忍耐,自己反裝起道學來,改穿兩件布衣,登一對布鞋,扮得十分
    (樸素,行動也裝作平正,言語也裝做端方,連同學的房子也不進去談天。)
    (又天天拿著本書,亂哦亂讀,好像十分勤學一般。)
    (看官試想:康有為這些人,放蕩慣了,一旦如此,不知挨了無數辛苦,志在博
    (個虛名。)
    (恰到那年又是小試之期,同學的倒紛紛前往應試,單是康有為不去。)
    (朱次琦見得他可異。)
    (因九江離西樵不遠,早知康有為因求名不遂,已悻悻不樂,今忽然不願應試,
    (料知他必有個原因。)
    (原來康有為自己要誇張好文學,若仍不獲售,更為失羞,故不如自高自大,裝
    (造不考小試,就是這個原故。)
    (當下康有為在朱館念了兩年書,便出來到省城居住。)
    (到了次年已是鄉科,本來他是個廕監生,盡可考遺才應鄉舉,他卻自忖,南闈
    (由監生中舉的額數很少,料自己斷不能取中,不如走赴北闈應順天鄉舉,還易
    (一點。)
    (便打算籌備費用入京。)
    (唯往返及應試使用,統通算來,盡要數百金才得。)
    (他自己是不名一錢的,如何去得,惟有向親朋借貸。)
    (又想,自己縱然要應北闈,亦不宜對人說,因防不能中舉回來,為因從前誇口
    (,不免被人恥笑。)
    (是以這回入京,總須秘密,中得時好對人說。)
    (若不能中舉,就認沒有赴應北闈便是。)
    (只是要個人借款,究借什麼名目才好?想了想忽得了一計,分頭向親朋借貸,
    (或三二十元或一二十元不等,只說有事應用,並不說要籌程費。)
    (果然尋著十來人借了,湊成三幾百銀子,不動聲色,附輪往北京而來。)
    (先到南海館住下。)
    (這時廣東赴北闈的原有千數百人,康有為要擺自己架子,不免矜奇立異,凡有
    (向他請問名姓的,他只說一個康字,便不說不去。)
又 有:(問他道)你只說一個字,誰知得你的名字呢?
康有為:我提出一個康字,還不識我嗎?
    (各人聽得,都道他荒謬,就拂袖去了。)
    (因此上凡識得他是康有為的,都不屑與他說話。)
    (那康有為又因京城裡許多同鄉京官,自己恨不能巴結上一名舉人進士,只是個
    (廕監生,實在失色。)
    (於是逢人說話,就稱自己是康布衣,並不認是廕生。)
又 有:(問他)因怎地要稱布衣的?
康有為:我是不屑做官不屑求名的,就要自稱布衣。
    (各人聽得,暗忖他明明是到來赴應北闈,如何又稱不屑求名?真是奇怪!有些
    (忍不住的,就駁他道)
又 有:你說不屑求名,你這回因何又來赴應北闈呢?
康有為:我並不是來應北闈,不過是來京遊玩的罷了。因我若要求名,不知中舉中進士入
    詞館幾時了,還待今日麼?
    (各人聽了,又見他言語真不入耳,自此更不與他相見了。)
    (康有為見人人鄙厭自己,便更裝成獨立不羈,好像廣東全省的人,倒不配與他
    (交處一樣。)
    
    
3**時間: 地點:
    (那日合當有事,正廣東會館祀魁之時,大小官員倒先後到了。)
    (那康有為欲乘這個機會出個驚人手段,便預早到了。)
    (先到大堂,踞了上座。)
    (凡有到來的,他卻置之不理,亦不招呼,只煌然高坐。)
    (不多時,侍讀學士李文田到來,突見一人在大堂踞了上位,卻不認得是康有為
    (。)
    (惟人叢中許多認得他的,倒竊竊議論。)
    (李文田以為他是別省什麼佳客,急拉一人至僻處問個底細。)
李文田:(卻答道)什麼佳客!他不過是廣東人新到來取應北闈的,名喚康有為便是。
    (李文田心中大怒,正要扯他下來,忽報吏部侍郎許應蹼來了,一切人都肅立恭
    (迎,李文田也並出來迎接到裡面。)
    (本來這個上首位正是許應蹼坐的,便直向康有為道)
李文田:這個座位卻不是你應坐的,快些下來,免至出醜!
康有為:天下達尊三,爵一、齒一、德一,任你如何老成,我先人為國盡忠,故我也是個
    難(灰)廕生,又有德之人,三達尊我有其二,盡該坐這位,你不必多管!
    (李文田正欲答言,旁邊先有一位駁他道)
李文田:你昨天才說是不屑求名的自稱布衣,今天又誇自己是廕生麼?
    (康有為已滿面通紅,不能答語。)
李文田:這裡是北京,是朝廷所在,朝廷莫如爵。這廣東館又是同鄉聚集地,論鄉黨又莫
    如齒,你是無爵無齒之人,若果有德,待你真能輔世長民時再說罷了。
    (康有為更不能答,那些鄙他的便一齊扯了康有為下來,然後分坐以次行禮。)
    (那康有為這回當場出醜,更不敢再留在廣東館。)
    (快些急步跑出來,垂頭喪氣回至南海館裡。)
    (閉上房門,翻身躺在牀上,覺這一口氣非同小可。)
    (自忖道,不過因姓許的是個侍郎,他們就巴結他,要扯自己下來,讓他坐去。
    ()
    (在大庭廣眾之中,如此沒面目,怎好見人?因此反恨李文田不已。)
    (但究竟無可如何,整整在房子裡兩天也不敢出來,連飯也不敢吃,只在房子裡
    (吃些乾糧充饑。)
    (才兩天,連乾糧也吃盡了。)
    (難道自要餓死?才勉強開門出來,仍低頭俯首,不敢像從前傲氣。)
    (偏那些同寓的人又說三說四,要來嘲諷他,個個把《孟子》書「朝廷莫如爵」
    (三句當唸書一般。)
又 有:(些說道)布衣耶,廕生耶?赴北闈耶,不屑求名耶?
    (你一言,我一語,氣得康有為有氣沒處伸。)
    (康有為自忖如此受辱,料在這裡安身不牢。)
    (且自己說過不屑求名,又不認是到來應試,將來盡要入場的,豈不是令人知見
    (,如何是好?那時欲要回粵時,又捨不得這場科試,好歹皇天庇佑,要中名舉
    (人。)
    (若不回去,怕入場時既被人譏諷,若不幸名落孫山,那時更自難堪。)
    (想了又想,沒奈何,把行李遷至朋友處,然後進場。)
    (已非一日,已是場期,康有為便檢執了考籃,進場去了。)
    (一連進了三場出來,凡所作的文字,自然心裡自贊。)
    (有時向人說及場裡文章,就自誇道)
康有為:可惜順天鄉試歷科解元都是直隸的,若不然,我這場文字還不中解元麼?但雖不
    得解元,亦盡中五名前的了。
    (這等話逢人便說。)
    (自出場後,天天望開榜,更心裡形容開榜中了怎麼樣?簪花拜客怎麼樣?回籍
    (謁祖怎麼樣?好似賭仔望贏彩一般。)
    (不提防到了開榜之期,那康有為就整夜不睡,聽候報喜。)
    (不想自第六名起,直至榜尾,總沒自己名字。)
    (朋友見的因日前他太過誇口,到時也不好意思,只得慰道)
又 有:還有經魁五名,盡有分兒的。
康有為:不差,我這回定然是經魁的。
    (及到天明,不特沒康有為名字,連一個康字也沒有,康有為好不大失意,忽轉
    (念猶望得一名副榜也好,誰想連副榜也不見己名,一場掃興!雖不中也不打緊
    (,奈自己日前誇大口,皆由望中舉人之心熱度過甚,到這時更自無味。)
    (正要收拾行李回去,忽憶起自己來時,在廣東並不認是來赴北闈,若急切回去
    (,怎能避得赴北闈之名?不如暫留京城也好。)
    (唯留在京裡,凡是廣東人都不願與自己相交,不如結交些外省人,不識得自己
    (底蘊的更妙。)
    (便央人介紹,要結交外省的人。)
    (恰可那協辦大學士戶部尚書軍機大臣翁同龢正提倡《公羊》學的時候,因翁大
    (學士是個上書房師傅,毓慶宮行走,故在軍機裡很有權的。)
    (一切京官倒趨風氣,要講《公羊》,一來望升官,二來望放差,自然要迎合翁
    (同龢的意旨。)
    (凡在翰苑人員,什麼公羊婆羊之聲不絕於耳。)
    (就中最著的如王仁堪、文廷式、姜劍雲、繆寄萍都在翰林院裡算一時大文豪的
    (。)
    (康有為細想王仁堪曾任廣東主考,文廷式又在廣東住了十來年,料不曾聞得自
    (己名字,必瞧自己不上,不如結交姜、繆二人罷了。)
    (便親自悄悄走往琉璃廠,先買了一部《公羊》回來,不分日夜,看了兩天,便
    (攜名刺往見繆寄萍。)
    (原來那繆寄萍最好結交文士,凡文士到來,無不接見的。)
    (當下接進去分坐後,先通了姓名,康有為說幾句寒暄話,就趕速說到《公羊》
    (去。)
    (那繆寄萍見康有為要說《公羊》,已見得奇異。)
    (惟康有為正新近看了《公羊》,自然說得一二,繆寄萍更大發議論說起來,康
    (有為又隨他口氣來說,繆寄萍不勝之喜,便拿了一部自撰的原稿出來,面上寫
    (著是《新學偽經辨》五個字,交康有為看,隨道)
康有為:這是小弟新著的,要再勘然後出版,老兄請賜一觀。
    (康有為接著看了,覺內裡大意是尊重《公羊》,以左氏為非真的。)
    (自忖道:若得此稿,自己出名字刊了行世,不患無名譽。)
    (便一頭看,一頭要計算賺騙繆寄萍之書。)
    (正是:
    (  未得科名殊失志,欲謀著述博能文。)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遇棍徒繆寄萍失書 爭山長康有為喪氣)
    
    
4**時間: 地點:
    (話說繆寄萍接見康有為,即把自己新著《新學偽經辨》一書給康有為看。)
    (康有為看了,覺內裡說《左氏春秋》是偽經,不過漢時劉歆所著,托諸左氏之
    (名,且言孔子作春秋以素王改元稱制。)
    (其中無論合與不合,但這等議論實是新奇。)
    (若此書當作是自己所著,出俺康某的名刊刻了,盡博得個名譽。)
    (但不知用什麼計策能賺得此書?繼又想道:若賺得此書,縱然中不得舉人,回
    (去仍掛起一個不屑考試的招牌,像孔子杏壇設帳一般也好。)
    (況且孔子可以改元稱制,我亦盡可改元稱制。)
    (那時,盡有些好奇慕異的到我處從學,就不患沒個虛名。)
    (既得虛名,又不患不賺得金錢使用。)
    (當下想入非非,一頭說一頭要弄計賺騙繆寄萍的書。)
    (再談一會,就說道)
康有為:足下大著,真是眼光如炬!但小弟倉卒不能詳細拜讀,請借回去一看,待拜讀過
    後,當即送還便是。
康有為:(那繆寄萍雖有文名,仍是有點謙虛的,就答道)彼此知心,便互相切磋,有何
    不可?但此書是小弟費多少工夫著得來,總祈不可失去。
康有為:小弟實視大著如金科玉律,珍重不過的,哪有失去的道理?請足下放心罷。
    (看見繆寄萍已應允借書,便不再久坐,立即興辭而去。)
康有為:(回至寓裡,見人就說道)這書是繆寄萍所著,托弟刪改的。
    (這些話,以為繆寄萍是個有文名之人,且要托他改削,可見自己是很有學問的
    (了。)
    (其中聽得的又不知托他刪改的是什麼書,有信他是真,亦有知他是假。)
    (康有為卻不多管,自賺得那部《新學偽經辨》,就立刻打點離京,直回廣東而
    (來。)
    (那繆寄萍自被康有為借去那書之後,一連幾天不見康有為交回,心中焦灼,即
    (著人投函康有為住址,要索回那部書。)
    (不料到康有為的寓處,都回稱沒有康有為那人。)
    (原來康有為往訪繆寄萍時,並不說真住址。)
    (繆寄萍料知康有為是來圖騙自己,這時他必已回廣東去,欲寄書來廣東責問他
    (,又不知寄書哪處。)
    (氣得繆寄萍七竅生煙,因此逢著廣東京官,就問康有為現住廣東那裡?也說起
    (他騙書一事。)
康有為:(那些廣東同鄉官都道)虧你還信康有為那人!我廣東人那個不喚他做癲康?實
    則他詐癲扮戇,專一欺騙他人。本沒點學問,又自稱要做孔子,其實不過是個無
    賴子罷了。你自己著了一部書,怕不多時,他要出自己名字,當是自己著的,要
    出版行世好騙人去呢。
    (繆寄萍聽得廣東同鄉官各人之言,也目定口呆,懊悔不及。)
    (後來數月,繆寄萍因病在京身故,康有為騙他的書,再沒追究,這是後話不提
    (。)
    
    
5**時間: 地點:
    (且說康有為回到廣東,因自己不能中舉,以為羞恥。)
    (所以親朋有到來問他是否到京應試的,他倒一概不認。)
    (只說往北京遊覽,並沒有進場。)
    (縱然有知得他的,他唯有放厚面皮,沒命的說謊便了。)
    (只是日前因入京,幾次親朋借下銀兩,此時不免到來討問,康有為沒得償還,
    (就自說道)
康有為:日前與諸位借下銀子,實因小弟新近著了一書,要尋本錢來出版,故出於借貸。
    待此書出版賣得款後,定然清楚,總求賞臉,再延幾時罷了。
    (各債主聽罷,細想他要賣了書然後還債,正是「俟河之清,人壽幾何」。)
    (但他如此無賴,正如財到光棍手,問他亦是無用。)
    (落得強做人情,便不再討問。)
    (康有為好不得意,一面把賺得《新學偽經辨》一書改了一字名為《新學偽經考
    (》,即付梓出版。)
    (又忖北京裡頭自翁同龢以下,一切文臣都講《公羊》學,凡翰苑中人倒趨風氣
    (,看來自己求科名一件事是緊要的。)
    (因不時要把《公羊》來看,凡與人相見,不過兩三句,就提出《公羊》兩字來
    (。)
    (約一月後,那《新學偽經考》已經出版,因廣東靠北京較遠,且繆寄萍又已棄
    (世,有哪個知道那書不是康有為著的?在那書本不算得合理,但當時好奇之風
    (,一百人中有九十人以為非,盡有十人以為是,自然有些人來看康有為。)
    (那康有為此時,料知來見的中了自己計策,又自忖他們既然中計,總要自尊自
    (大才好,令他們顛倒。)
    (因此逢著他們,自稱己是康夫子,指天畫地的亂說。)
    (原來康有為卻有騙人手段,見著稍有聰明的,就贊歎他以為籠絡之計。)
    (見著愚昧的,便出誇張手段,所以一切愚昧的,盡有驚他為神聖的了。)
    (康有為見自己虛名漸漸出現,次日就在城裡覓了一間館地,貼起《康館》兩個
    (字來。)
    (果然有十數人從游他,那十數人為首一名,是姓陳名千秋,字禮吉,是南海人
    (氏,文字本不大好,卻有一點口角聰明。)
    (他從前見不甚出名,就說歷來從學的老師,總不認得他文字,故借從游康館以
    (為奇異。)
    (康有為更乘勢贊獎他,自然相得。)
    (第二名姓梁,名啟超,字焯如,是新會人氏,那人本有些文學,卻得同邑舉人
    (譚彪指點得來,亦曾在呂拔湖、陳梅屏兩舉人處從學。)
    (那時已中了舉,因為年少見識不定,就中了康有為的毒,要從游他。)
    (其次如林魁字偉如,徐勤字君勉等十來人,到了康館後,康有為這時見學生太
    (少,已鬱鬱不樂,唯外面還撐住架子。)
    
    
6**時間: 地點:
又 有:(那日對學生道)某今日可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說了幾句話。)
    (看官試想:世間人本沒一個不好戴高帽子的,今見康有為贊他是天下英才,都
    (喜得手舞足蹈。)
    (康有為又忖,自己是個師長,真要裝幾分老成才好。)
    (便天天穿著粗衣布履,裝得十分樸實,言語也不多說,行動時卻步步踏正,嚴
    (嚴肅肅。)
    (這樣說來,你道可惱還是可笑呢?但有一件奇處,那康有為在館雖如此裝整,
    (只是夜裡常常不在館歇宿,你道什麼原故呢?因康有為那一種色心是很重的,
    (每晚飯之後,也走到娼妓地方留宿,到了次日方始回館。)
    (其中有些朋友同行的,也說道)
那康有:你天天裝得這般老實,偏夜夜宿柳眠花,就不是事了。
康有為:昔李續賓當咸、同年間帶兵,每到一處,就搶奪良家婦女到營裡快活。曾有御史
    參他,那咸豐帝竟道是:好色乃武夫小節,絕不追究。那李續賓好不感激,後來
    竟在三河殉難盡忠去了。足下此言真少見多怪!
那康有:(那些朋友又道)李續賓只是以漢人淫掠漢人婦女,滿人自然不怪他。且李續賓
    也未嘗裝做道學的,足下天天要做孔子,難道孔子也夜夜嫖妓不成?
    (這一番說話,康有為真沒得可答。)
    (惟他雖經朋友挫折,究竟性還不改。)
    (初時猶瞞了學生,漸漸學生也知道了。)
    (論起那些學生,既知道康有為是外道學內小人,本該知他不是個正派,怎奈康
    (有為偏善籠絡,沒一天不贊學生好的,因為自己要做孔子,就把門下學生各改
    (了一個賢名:改陳千秋的喚做超回,改梁啟超喚做軼賜,即是言超於顏回軼於
    (子貢之意。)
    (那些學生好不歡喜,因此又紛紛替康有為招羅學生,凡在省城讀書的朋友,各
    (自運動他去康有為處從學,那時又增多十數人。)
    (康有為一發得意,每到出堂講書,自己說起時,也稱自己是康子,故當時附近
    (鄰館說出康館來,不知幾多笑柄。)
    (那康有為師徒總不計較,以為任他笑罵,惟將來自己一定是聖賢的。)
    (話休煩絮。)
    
    
7**時間: 地點:
    (且說當時任兩廣總督的正是直隸南皮張之洞。)
    (那張之洞字香濤,又字孝達,本翰林及第出身。)
    (由山西巡撫調來兩廣,已經數年。)
    (想起從前粵督阮元創設學海堂提倡文風,也留得個名譽,在廣東省裡便要步他
    (後塵,好博個名聲。)
    (就創了一間廣雅書院,凡係兩廣人,舉、貢、生、監盡可考進讀書。)
    (那院規較別間書院尤嚴,志在造育文才,實科舉時代不足怪的。)
    (恰可那廣雅書院的山長梁鼎芬已經滿任,將行另請別人充當那席位。)
    (那康有為聽得廣雅書院的山長定例薪水甚優,自忖若得這一席,那些進息盡過
    (得,年中二三千金實勝過自己授徒幾倍,年中儘夠揮霍。)
    (便決意要鑽營這個山長席位,已托人斡旋多次,其中聽得的,都以他為狂妄。
    ()
    (因那許大的書院,那山長定須甲班翰林,方能請他。)
    (奈康有為以為自己不知有幾許聲價,為多謀些進款之故,不畏出醜,要覬覦這
    (個席位。)
    
    
8**時間: 地點:
    (當時他托人鑽營,有直辭是說不來的。)
    (又有見他奢望,故意揶揄他的,就答道)
又 有:盡可使得,因足下許大文名,張督那裡若不請足下,還請誰人呢?
康有為:不差,因張督亦是能文的,料然最喜歡《公羊》學。試想廣東省裡頭雖有許多進
    士翰林,若論《公羊》學,盡讓俺康某坐第一把交椅。故若在張督跟前一說,就
    沒有不請我的了。
    (那些揶揄他的聽了,倒不免暗笑。)
    (惟康有為得意洋洋,以為戲他之言是真,也當廣雅書院山長的席位,定到他手
    (裡。)
    (回館後,即大集)
各學生:我這館位住不久了。
康有為:(各學生紛問其故)因廣雅書院山長一席,今番定須聘我的,我為教育人才起見
    ,不得不去。
    (各學生聽得,不免以為奇異,便問道)
各學生:聞廣雅裡頭,非舉、貢、生、監不能進去讀書,那學生尚要舉、貢、生、監方有
    進院讀書的資格,恐做山長的必須翰林進士才使得呢。
康有為:(怒道)你們真不懂事!今時風氣還同往日麼?你道我不曾中舉,就不能教得舉
    、貢、生、監麼?就是現在我館裡頭還有舉人生員從學呢?
各學生:(說著指住梁啟超道)那姓梁的軼賜不是舉人麼?不論什麼學問,近今中國盡算
    我了。況且前任的山長梁鼎芬,他雖然點過翰林回來,但已革了多時,就不算是
    翰林了。是那梁鼎芬皮底子只像我一般,難道他做得那山長,我就做不得不成?
    (各學生聽到這裡,倒不敢造聲而退。)
    (康有為回至房裡,滿意望所托的朋友快來回報,好打點往廣雅書院上場。)
    (正胡思亂想,忽門房傳進一個名刺進來,康有為細視那名帖,是「朱一新」三
    (字。)
    (原來那朱一新號鼎甫,本浙江人氏,亦由翰林出身,曾任監察御史,那時已到
    (了廣東。)
    (康有為見他來會,憶起從前是與他認識的,即接進裡面。)
康有為:(分坐後)足下一旦光臨,有何賜教?
朱一新:沒什麼事,因貴省張督帥請小弟充當廣雅書院山長,所以小弟到各朋友處一坐,
    說一聲。就各家大館,小弟也到過來,因貴省多才,小弟謬膺張督重聘,統望指
    教指教。
    (這些話那康有為不聽猶自可,聽了,登時面色變起來。)
    (因自己正希望得這個地位,一來多得些款項來應酬揮霍,二來聲價也增許多。
    ()
    (今忽聞請了朱一新,自然憤怒。)
    (且方才自己正對學生說得高興,忽聞此語,不特掃興,實在失羞。)
    (又想日前自己托許多人鑽營,不論得與不得,因何不回覆自己?想罷,更忍耐
    (不住,便說道)
各學生:你做廣雅山長麼,可是真的?
朱一新:哪有不真?難道這些事還不顧面要說謊麼?
    (那幾句話又打著康有為心坎。)
康有為:你可有應允沒有?
朱一新:推辭不得,已應允了。足下因何要大驚小怪呢?
康有為:(一想)實在說,因小弟聽得那席位,張督起意要聘小弟的,足下有什麼手段移
    過自己來?
朱一新:(笑道)足下莫錯聽,偌大書院的山長,哪有要用一個廕監生的道理?
    (康有為當下聽得這話,又羞又憤,不免暴躁起來。)
    (正是:
    (  可憐今日難爭氣,只恨當年未進身。)
    (要知康有為更說出什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熱名場偽聖掇鄉科 落孫山公車陳腐策)
    
    
9**時間: 地點:
    (話說朱一新到康有為處,說稱自己將充廣雅山長,有為也大失所望。)
有 為:(即說道)足下之言可是真的?
朱一新:這等事哪裡敢說謊?
康有為:是張督聘請足下的麼?
    (朱一新見他問得奇異,料知他是熱中這席位的,惟付之一笑,即興辭而去。)
    (康有為送朱一新去後,想起自己曾對學生說是自己將做廣雅山長,今一旦落空
    (,心中不免羞恥。)
    
    
10**時間: 地點:
康有為:(那日正出堂講書,開口就說道)吾道其不行矣!
    (學生紛問其故,便說道)
康有為:張督本欲請我當廣雅山長一席,滿望教育人才,不負生平所學。不意為讒言所中
    ,今已改聘他人,豈不可憤?
    (說罷,也流起淚來。)
    (時學生中也許多疑他因謀個山長不到手,就如此氣惱,實屬無謂。)
    (且區區一個監生,望做兩廣的山長,亦殊不自量!奈學生雖如此想,但以自己
    (既已從他,若反說他不是,未免令人恥笑。)
各學生:(便有的對康有為說道)想這個山長地位盡論科甲資格的,趁今年已是鄉科,就
    在本省赴闈取應,望一帆風順,中舉人,中進士,出身加民,便是不負所學呢。
康有為:哪裡說,我不是要求科名的,赴闈取應卻不是我的志氣。
    (說著,各人無話。)
    (康有為回至房裡,細想今日學生說的去赴鄉闈,實打中自己的心坎,自己實渴
    (望中名舉人,但當學生面已說過不是要求科名的,將來到了進闈,又不好意思
    (。)
    (正待躊躇,忽見學生梁啟超、林魁進來,笑道)
各學生:現今天見紅單派出廣東的正主考是姓顧名璜的,他在北京時善趨風氣,是天天說
    《公羊》學的人,這回科場,先生不可不一走。
    (康有為聽了,已眉飛色舞問)
康有為:真是顧璜麼?
    (、林二人齊道)
梁啟超:哪有不真?現在闔城傳遍了。
康有為:如此,也是造化,不可失此機會。
    (梁、林二人去了,康有為猛省起日前自己說過不是要科名的,今日又說不可失
    (此機會,豈不是自相矛盾?但話已說出,實駟不及舌。)
    (原來康有為本第一個熱心科舉的人,惟天天說希聖希賢,故裝做抱道自重的,
    (不敢說要求名三個字。)
    (在學生何嘗不知?但那些學生有舉人的,有生員的,當初從游康有為一個監生
    (,已被人嘲笑。)
    (故此時學生惟有硬著鋪張康有為,任有為有什麼破綻,倒不敢對人說。)
    (康有為亦知學生已受自己所愚,故更為得意,便立意以監生應考。)
    (又忖欲赴鄉科,先考遺才,那監生遺才,又不易出的。)
    (若連遺才倒考不得,實於名聲大礙,盡要設個法子才好。)
    (好幸每屆大科之期,先弄科場的人,每有監生遺才的關節。)
    (康有為四處托友人運動,費了三百金,買得條子,果然錄出監生遺才之日,已
    (有了自己名字,好不歡喜!)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