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無意重交遊惜頭巾 富兒趨勢 有心招疑冶指腹孕 舅子證盟)
    (詞曰:
    (  牢騷為甚,歎一腔憤懑。)
    (似雄如劣,眼底風濤人更險。)
    (覷破世情冷熱,話裡陽秋,談中美剌,休怪俺饒舌。)
    (只為炎涼人面,昧彝常施及側。)
    (只是顛倒孤寒,趨承勢利,那顧有冤結。)
    (笑罵由他真也假,盡我一時風烈。)
    (謾哂書生,何關世事,專講些名節。)
    (請君鑒此,才信裡言為徹。)
    (右調《百字令》)
    (這一首詩餘,單為今日人心澆簿,交情冷暖,世態炎涼,奉富欺貧,趨炎附勢
    (,有感而作。)
    (假如兄弟富貴,哥子貧窮,不獨弟可驕傲其兄,即親戚朋友,都來趨奉那富貴
    (的兄弟,竟不知兄弟之前,還有個貧賤的哥子。)
    (又如豪奴發跡,家主凋零,不但奴僕可以挾主,即衣冠人面,向之所與交深而
    (契洽者,無不掇轉面孔,倒去親近那發跡的豪奴,把個豪奴之上,向來交厚的
    (窮主人,竟置之腦後。)
    (所以說,唇槍舌劍,跟前即起風波,口是心非,背面便成敵國。)
    (這也都不足計,只是有等讀書君子,口誦聖言,身承師訓,一旦置身廟廊,便
    (移初志。)
    (然青雲之上無故人,這還不足深怪,獨是少時貧賤,或嫁或娶,彼此微寒,高
    (下不形,倒也相忘如故,若幸而榮顯,便恥門楣不稱,或思另娶,或圖賴婚,
    (無所不至。)
    (還有一種勢利小人,從旁慫慂攝成奸計,只顧一時熱鬧,那管身後冤仇。)
    (不知天道無私,鬼神有眼。)
    (徒然壞了心術,到底終須報應。)
    (在下說這段話,只勸世上富貴的切莫自恃富貴而凌奪貧窮。)
    (又勸世上貧窮的,切莫喪志貧窮而諂媚豪貴,只要自己立志學好,留心求進,
    (那富貴二字,原不是十分難到的境界,若昧心蔑理,虧損陰德,那富貴二字,
    (又不是久長可保的福門。)
    (當初廣西慶遠府,有個侯門公子,姓孫名雯。)
    (父親有功皇室,封爵賜地,與國同休。)
    (止生此子,日後可以襲職。)
    (那孫雯年方十五,聰秀出群。)
    (但生於富貴之家,未免習成驕性,傲睨人物,不通世故。)
    (十歲上,父母便欲與他定親。)
    (只因眼中無物,高不成低不就,不是憎嫌門第不榮,便是輕薄女兒不美。)
    (所以到十五歲,尚是個寡男子。)
    
    
2**時間: 地點:
    (一日,出獵至天門山下。)
    (見個道者,箕踞長松之下。)
    (孫雯見空山曠野,四無人蹤,那道者坐臥煙霞,超然物表,定非凡俗,便跨下
    (馬來,深深一揖。)
    (道人立起身,還個半禮,仍復坐下。)
    (孫雯叩其終身禍福,見道人言語通微,洞知未來之事。)
AAA:(因問道)弟子配偶未諧,未知娶於誰氏?並望指點。
AAA:(道人道)你的婚配,乃是王母座前司香仙女謫降塵凡。但生於小家,汝必棄而
    弗顧。然婚已定,不可強回。吾當攝他神來,與汝相見。
    (便叫孫雯合眼,未幾攝至,令孫雯相會。)
    (孫雯啟眼一看,見是個極麻極蠢的小丫頭,赤條條兩隻腳,穿著雙草鞋兒,一
    (件破衲襖,足有寸許厚的油膩,小廝們也走來一看,都認得是間壁何豆腐的女
    (兒,叫做秀娘。)
丫 頭:(道人笑對孫雯說道)此女年才十歲,便是你的誥命夫人。只是你夫婦尚有十年
    之厄,方始完姻。
    (說罷,叫他仍合著眼,依舊送回去了。)
    (孫雯聽見這話,氣得身子冷了半截,話都應不出來。)
秀 娘:(想道)我何等榮貴,不信那做豆腐的下人,攀得我做女婿。
秀 娘:(心裡欲待發怒,轉是那道人笑道)姻緣乃五百年緣分而成,妍媸美惡,生死不
    易,郎君何必多愧。十年之後,方信吾言不謬也!
    (說罷,悠然不見。)
    (孫雯知是仙翁,連忙下拜,上馬取路而歸,悶悶不樂。)
    (到得家中,惟低頭喪氣。)
    (有個家人,名叫符良,為人最是尖巧,極會湊趣。)
    (但要奉得家主快活,有些淘摸,隨你喪心滅理的事,也效勞一臂了。)
    (因見孫雯氣悶,知有心事,便悄然挨到跟前,笑問道)
符 良:大爺有甚事不快?怎不與小人說知,或者可以替大爺出力。
    (孫雯見是心腹上人,便不瞞他,一五一十,盡情與他說知。)
符 良:(笑道)大爺如此福人,那做豆腐的女兒,便想要做大爺的奴婢,再世也不能的
    了。輕易說個婚姻二字,如今只消用個小小計兒,出脫了他性命,怕他再生出一
    個女兒來不成。縱然再養出來,便不是大爺的婚姻了。大爺竟安心另娶,管他甚
    麼定數,這就可以挽回也。
符 良:(孫雯聽說,喜得耳都搔破,忙笑說道)你可替我做得此事,賞你大大一個元寶
    。
符 良:小人應該出力,敢受大爺的賞。
    (連忙走下堂來,想了一想,只不便下手。)
    (挨到次日黑早,何老兒夫婦先起來磨豆,符良知他女兒尚自睡著,便叫妻子到
    (何老兒家哄說道)
符 良:我家欠你些豆腐錢,一時銀子不便,今有五斗米,你老夫婦先拿去用吧!
    (何老夫婦不勝之喜,忙拿了一個米袋,一條匾擔,兩日兒到孫家抬米。)
    (符良乘這空隙閃入房中。)
    (掀開被窩,秀娘果然睡著。)
    (看的仔細,劈頭一刀。)
    (只聽吃的一聲響,慌忙縮身出來,真是人不知僱不覺。)
    (何老夫婦扛了米而來,好不歡喜,便去叫女兒起來。)
    (走進房中,只見滿牀鮮血,女兒已是殺死。)
    (嚇得魂不附體,放聲大哭,驚動鄰里都走攏來看了。)
    (只不知是何故。)
符 良:(也假意走來看道)小小女兒家,與人有何仇恨,死得如此可憐。念你們窮苦,
    待我做些好事。
    (便在荷包裡挖出五六錢一塊銀子,與他買了棺木,忙忙入殮。)
    (又叫兩個燒火人,替他扛到城外空地上放著。)
    (老夫婦只道他一片好意,再三感謝。)
    (那知是惡機。)
    (有詩云:
    (  剛道良緣五百年,豺狼人面反成冤。)
    (到頭萬事天為主,可笑機謀不值錢。)
    (次年,孫雯父親已歿,果然襲了文職,入都朝觀。)
    (是時邊亂未平,朝廷以孫雯襲職之官,令其立功受祿。)
    (准知時運不濟,在邊上失了機,革職勘問,下在刑部獄中,准准坐了八九年。
    ()
    
    
3**時間: 地點:
    (一日恩赦出獄,孫雯詣闕上書,歷言父親功績,哀請開復。)
    (是時張閣老執政,見孫雯一表非凡,且憐其情詞剴切,力為申請。)
    (聖上諭允復職。)
    (孫雯次日到張閣老家叩謝,張閣老留他小飲。)
    (偶然問及,知未有娶,便欣然說道)
張閣老:老夫有女,意得君為婿,未知尊意若何?
符 良:(孫雯道)小子蒙老太師大恩,慚無可報,敢望相府乘龍,何福消受!
張閣老:郎君何消過遜。
    (便擇吉日,兩家行了六禮,過門成親,交拜之後,引入洞房。)
    (侍女揭去蒙頭,孫雯不見猶可,看了徒吃一驚。)
    (那小姐並非別人,恰恰正是何豆腐的女兒秀娘,不覺魂飛天半,冷汗流個不止
    (。)
    (秀娘見新郎慌張,不知是那裡帳。)
    (孫雯因畏懼張閣老,不敢說起,只得強為和好。)
    (看官,你道何豆腐的女兒,已被符良殺死,如何得做張閣老的小姐?原來符良
    (不曾十分用力,秀娘不過砍傷腦蓋,因年紀幼小,不耐痛楚,血暈而死,又連
    (忙入殮,抬放荒郊。)
    (誰知過了半日,重複醒轉。)
    (終是日後福大,到第二日,漸漸有些聲息了,因在曠野之中,無人聽得。)
    (不意是夜有起大盜,行劫到了個富戶,三更時分在這空地裡走過,忽聽見微微
    (有些哭聲。)
    (仔細聽去,恰在棺材裡。)
    (終是賊人大膽,便敲開棺蓋,見是個幼年女兒,頭已砍破。)
    (睜眼一看,哭叫救人。)
    (眾強盜因是刀箭上生活的,都帶有絕妙敷藥,便扶起來,與他捺上一把,須臾
    (止痛,解塊手巾,替他束好,抱至船中,把劫去的東西,反藏在棺裡,仍舊蓋
    (好,將他做為螟蛉之女。)
    (過了六七年,秀娘已養得長大。)
    (只因張閣老起伏進京,路遇暴雨,忙借人家一躲。)
    (其人見是一位過往官宦,慌忙留住,到裡面吩咐治飯,自己匆匆出門而去。)
    (張閣老正欲歇息,忽裡面走出一個女人,大呼道)
張閣老:此地不是老爺歇足之所,若再遲延,恐性命不保。
    (張閣老猛吃一驚。)
    (你道這裡何人,原來就是秀娘。)
    (方才那人,就是救秀娘的強盜。)
    (因方才知是張閣老,必有厚帑,因人夫眾多,難以下手,叫女兒留住,連忙出
    (去吆呼眾弟兄輩,齊來照顧他。)
    (秀娘心裡不忍,忙與張閣老說破道)
秀 娘:我家乾爺,是伙大盜,今去約眾弟兄們,欲要傷害老爺。老爺若不快走,便無生
    路。
    (張閣老聽見這話,嚇得四肢都軟了。)
張閣老:(忙道)但須指點,救我一救。
秀 娘:敢不依命,只是我身陷此地,沒個出頭日子,情願與老爺同去。
張閣老:若得如此,願以父女相待。但恐路間遇著,有累於你。
秀 娘:他去這幾家,我已曉得路徑,如今只從僻地趕入城中,到府縣裡討些兵馬護送,
    便沒事了。
    (張閣老依他指點,果然脫了這大難,帶往京中,愛如嫡女。)
    (孫雯只道秀娘已死,誰知十年之後仍是姻緣,逃不過定數。)
    (次日符良,進去磕頭,一見秀娘之面,額上傷痕宛然。)
    (嚇成一病,嘔血而死。)
    (秀娘果然受了封誥,何老夫婦因女兒死後十分痛念,到得三朝,買些魚肉,含
    (著兩腔眼淚,到城多燒塊紙兒。)
    (忽見棺木破裂,慌忙開看,並不見女兒。)
    (只見許多黃白之物,老夫婦憂中得喜,盡情取歸,做了十年財主。)
    (秀娘受封之後,便迎父母同住。)
    (過了數年,孫雯只因壞了陰騭,忽發腫毒,遍身潰爛,痛楚數月。)
    (臨死時,自言其負心之事,秀娘與何老夫婦方才曉得前番生死分離,為此緣故
    (。)
    (可見凡是有數,報應分毫不爽。)
    (秀娘所生一子,亦襲祖父之職。)
    (詩云:
    (  平平天理任人為,曲曲人心只自迷。)
    (自算算人人不覺,此中方寸有天知。)
    
    
4**時間: 地點:
    (話說先朝弘治年間,河南開封府,有個鄉村富戶,姓馮名楨,字國士,父親在
    (日,也曾請過名師,教他做文章,應考試。)
    (筆下雖然平通,但那些縉紳子弟,都教他是鄉蠻,又是小家出身,每到院考吋
    (節,在府裡預先弄些手腳,不容送考。)
    (他父親沒法,只得用了准千銀子,上下使動,方才弄進了學。)
    (那馮國士進了學不打緊,倒惹了個累帶,這些同學朋友,都恥笑他是村牛,盜
    (竊衣冠,辱沒孔夫子門牆,編成俚語,黏貼滿街,兒女爭先傳唱。)
    (可憐把個簇新進學,重價買來的前程,一發弄得臉皮也沒處安放了。)
    (及至父親死後,更加沒了靠托,常常有幾個不安靜的里中惡少,勾合著城內一
    (班吃餛飩的撇腳秀才,尋些少頭腦兒出口他幾兩銀子。)
    (稍稍違拗,便是驚官動府,東一狀,西一狀,告得他沒了主意,只得央親托眷
    (,設酒求和,陪禮請罪,完衙門,索相謝,不但銀子送掉無數,還險些兒這副
    (儒巾藍衫都穿不穩哩。)
    (他終日擔著鬼胎,常防有事,一條心驚驚恐恐,如坐針氈上過日子,還虧有個
    (妻舅叫做尤寡悔從小在他家裡走動,吃他的,袖他的,也小小做了一分人家,
    (極會掇臀放屁,湊趣奉承,馮國士倒得他解解悶兒。)
    
    
5**時間: 地點:
    (一日,對馮國士說道)
尤寡悔:姐夫歷年來如此跌撲,那錢財又不是有根的,如何當得起這般狼藉。依小弟愚見
    ,除非是大衙門裡相識幾個朋友,拚得費幾兩銀子,結交密了,方有些靠托。
馮國士:我也有這個意思,只是並無熟識,怎好突然去親近人。
尤寡悔:我倒有個好相知,叫做袁七襄,現做撫院吏書,一切事權,都在他掌握。莫說紳
    縉百姓都要奉他,隨你府縣員,無不待如上賓,借他照拂。但凡人家有事,都去
    求他,他也肯替人出力,各衙門無不響應,若得他與姐夫相與,包管那些吃白食
    的光棍,一個個屁都嚇出來了。
馮國士:(大喜道)全仗老舅之力,果能與他交往得成,只要我家財與前程可以保全,後
    來老舅子女婚嫁的事,都在小弟身上便了。
    (尤寡悔聽說有利於己,一發喜出望外。)
尤寡悔:(忙道)至親莫若郎舅,事同一體,敢不竭力圖之。今日待小弟去先說一聲,明
    日竟同姐夫入城拜他便了。
馮國士:如此最妙!只今早早回來,我好打點些禮物。
    (尤寡悔應了一聲,忙忙進城去了。)
    (正是:
    (  今日趨人勢,他年恣我威。)
    (俗情真惡薄,廉恥竟何為。)
    
    
6**時間: 地點:
    (卻說撫院吏書袁七襄,名雲錦,原是世家,只因讀書不成,買了衙門頂首。)
    (妻子謝氏,尚未有子,僅懷兩月之孕。)
    (袁七襄人頗忠厚,雖在衙門並不敢舞文弄法,凡下屬解來文卷,內有情詞可憐
    (及牽連冤枉的事,替他力為辯雪。)
    (有因而開釋者,竟茫然不知是何人替他超豁。)
    (他也不求人知,不冀酬報,惟存一點本心,積些陰德。)
    
    
7**時間: 地點:
    (這日偶然在家,尤寡悔恰好會見,說起姐夫仰慕他盛名,要來納交的話,袁七
    (襄並不留難,笑說道)
袁七襄:令姊丈文章上宿,小弟還該先往才是。
尤寡悔:家姊丈己擬明早登堂,欲叨榮蔭,豈敢反辱先施。
    (茶罷,別了出城,與馮國士道達其意,馮國士不勝之喜。)
    (連夜收拾些杯幣重物,約有百金之禮,用盒子盛好,寫下一副禮帖,一副請啟
    (。)
    (次日清早起身,叫家人備下兩頭牲口,欣然進城,到得袁家,不期袁七襄已進
    (衙門去了,只得到廳上坐著。)
只 得:(管家說道)相公今日原打帳馮相公來拜,不想都老爺有公務,傳了進去,恐怕
    一時不得出來,怎好勞相公等侯,但把名柬留在這裡,相公們請回,明日我家相
    公到宅上相會吧。
馮國士:(遲疑道)不想如此緣慳,竟不相值。我若回去,這須些禮物,定然不受,如何
    是好?
尤寡悔:在此久坐,又覺不妙,除非姐夫先回,待小弟在此促他面收。若有說活,總是明
    日在席間細談便了。
    (馮國士只得勉強起身,帶家人一同回去。)
    (尤寡悔直等到傍晚,袁七襄才得回來,與他說知此事,好生不安,尤寡悔送上
    (帖子,看了道)
袁七襄:令姊丈如此多情,明日自然相擾。伹此厚禮斷不敢受。
尤寡悔:家姊丈一片誠心,特特奉敬。必求笑納。
袁七襄:朋友交接,受之何名?聲氣初通,便以此厚禮相贈,是把小弟做利徒看了。
    (尤寡悔再三勸收,袁七襄苦辭愈力。)
    (尤寡悔只得告別起身,竟將禮物袖了回去,套寫個領謝名帖,只說全收。)
    (次早來見姐夫,叫他快備酒席,不多時,袁七襄果然來了。)
    (馮國士躬身迎著,同入中堂,袁七襄極言失迎有罪,並致謝其招飲之情。)
    (馮國士只認做謝他昨日所送的禮,只唯唯謙遜了幾句。)
    (誰知尤寡悔一場脫冒,初還擔著鬼胎,及至幾句唐突,竟混過去了,心裡好不
    (快活。)
    (茶罷,便請入席。)
    (三人談今論古,極其歡暢。)
袁七襄:馮兄尊庚幾何了?
馮國士:今年已是三十。
袁七襄:小弟倒長一歲,今吾兄才名藉藉,明年秋戰,定然首捷南宮。至於小弟,一事無
    成,折身下吏,較之吾兄,萬萬不及。
馮國士:兄長名高憲署,贊宣德化,官民仰賴,正男兒得行其志之時。小弟村鄙淺儒,上
    不見用於朝廷,下復取憎於時輩,言之可恥,實不能及兄長之萬一,何反以此相
    戲耶!
袁七襄:祖父書香未遠,子孫身充賤吏,是為不肖,故心有末愜耳。
馮國士:兄長得過幾位公郎了?
袁七襄:尚無所生。今賤內尚懷妊兩月。
馮國士:原來兄長亦未舉子。小弟敝房,亦有兩月之孕,可見子嗣艱難若此。
尤寡悔:(鼓掌笑道)世間有如此奇巧的事,今彼此意氣相洽,情誼正長,何不聯一指腹
    之盟,日後兩家至戚往來,豈不癒加親厚。
    (袁七襄尚未開口,倒是踴躍喜叫道)
馮國士:老舅所言實為美事,從來指腹割襟,於禮最重。倘兩家生男,則為弟兄,兩家生
    女,則為姊妹,若一男一女,則為夫婦,但愧寒家福薄,高門不屑俯從,如何是
    好?
袁七襄:只是小弟不敢仰攀,吾兄既不嫌棄,自當如命,即煩尤兄作一主盟可也。
尤寡悔:小弟當身任其責,不敢遜辭。今日一言,生死不可移易。倘日後或因勢利更心,
    貧富易轍,小弟叨為證盟,自有公論。
馮國士:(大喜道)足見金石之言,便當以此為定。
    (忙叫家人,供起香案,三人拜了天地,設下盟誓,又復席暢飲。)
    (觥籌交情,直飲到疏星隱約,夜色矓蔥,方才酩酊而散。)
    (有詩為證:
    (  割襟指腹古曾聞,今日高懷又見君。)
    (誰道女牛偏乞巧,藍橋咫尺鎖深云。)
    (從此,兩家時常往來,果然愈加親密。)
    (那些游手惡少,撇腳混沌,都潛蹤斂跡,再也不敢來動憚他了。)
    (馮國士安心樂意,始得用心讀書。)
    (及至尤氏分娩,生來卻是個女兒。)
    (馮國士好生沒興。)
    (然心裡只望袁七襄得個兒子,與他聯了姻,始終藉其廕庇。)
    (誰知偏不偶奏,直到明年七八月裡,袁家只是不產,兩家都驚驚惶惶,不知是
    (禍是福。)
    (其年馮國士已考了欄場科舉,入場鄉試,也是神天護佑,竟高高的中了一名掮
    (榜舉人,兩家好不賀喜。)
    (忙亂了一兩月,便打點上京會試。)
    (袁七襄設席餞送,飲酒中間,惟以妻妊未產為憂,嗟歎不置。)
馮國士:凡事聽之於天,且不必憂慮。今已二十個月,若得男胎,必然大貴,小弟雖得一
    第,前程尚爾茫然。年來沾庇良多,豈不知感,倘小弟逗留帝都,家中百凡事體
    ,還仗吾翁護持。指腹之盟,決不敢負,專候弄璋之日,即行下聘,以成百年婚
    好,兩家方無浮泛之慮。
袁七襄:弟恐貴賤情分,雲泥路隔,今吾兄不以顯榮易志,足證厚德君子,弟復何憂。但
    賤內懷胎日久,男女未知,吉凶莫保,倘小弟福淺,所生非子,便不必說,若幸
    而得男,在吾兄高誼,可以無慮。誠恐小人之言,以下賤為恥,或有變更,則從
    前盟誓置之無地,又不得不深慮耳!
馮國士:吾聞智者不惑,縱有阻撓,小弟斷無更變。若吾翁鰓鰓過慮,則竟以小弟為言而
    無信之人了。
    (袁七襄便不好再說,只得歡歡笑笑,盡酣而散。)
    (次日,馮國士發裝起程,親友爭相趨送,因是有錢之家,老早上京,到京才是
    (十月盡間,尋了下處,預先看些風色,圖謀了月餘,方有個機會,已暗暗做下
    (進士的關節不題。)
    
    
8**時間: 地點:
    (卻說袁七襄妻子謝氏,直至是年臘月十五,忽夢紅日墜於中庭,化為彩鳳,飛
    (入懷中,陡然驚醒,便覺腹痛。)
    (袁七襄連忙起身,約莫三更多天氣,喚醒婢僕。)
    (不多時,已生下一子,合家歡喜,叩謝天地,袁七襄因感所夢,即取名曰袁化
    (鳳。)
    (三朝滿月,馮家備下極盛的禮盒,到門賀喜。)
    (彼此儼然親家往還,一發歡好愈勝。)
    (到來年,馮國士果然財帛有靈,竟中了進士,報到家中,親友填門慶賀,只作
    (成那公舅尤寡悔,幾乎風光殺了。)
    (到得廷試,又殿了二甲,除授工部主事,忙差兩個長班兩個管家,到開封府迎
    (接家眷。)
    
    
9**時間: 地點:
    (此時袁七襄雖得了兒子,卻見馮國士登時高步青雲,竟成顯宦,忙忙的迎接家
    (小進京,自己一段指腹為婚的事,茫無著落,只得去尋尤寡悔,央他到姐姐面
    (前,道達此意,討個信息。)
尤寡悔:此事出自家姊丈主張,家姊不過女流,怎好專主。少不得此番小弟也要同往,待
    小弟面致家姊丈,自然有個分曉,老兄且莫性急,一月之後,是與不是,便可了
    決。
袁七襄:(驚異道)此事前日吾兄何等擔當,還恐日後貴賤移心,必持公議,今吾兄先持
    兩見,則令姊丈保無炎涼之異耶!
尤寡悔:小弟當日果雖有言,然亦不過從中撮合。至於兒女大事,畢竟吾翁與家嬸丈自出
    妙裁,旁人似難作主。所以不敢擔當得穩。況家姊丈未必有圖賴的念頭,何消如
    此著急。
袁七襄:非是小弟多慮,當年此事,實實吾兄玉成,況令姊丈讀書君子,名教所關,豈有
    更變。吾兄盟言在耳,亦豈相忘。只求於令姊丈面前,以當日之言相告,便見始
    終不渝之德了。
尤寡悔:這個何消說得,此事小弟亦有責任,難道反使家姊丈做個沒信行的壞人嗎?
袁七襄:(喜道)吾兄成人美事,足見高懷。
    (兩下一笑而別。)
    (到臨起身時,袁七襄仍備許多禮盒,直送至百里之外方回。)
    (未知馮國士後來可與袁七襄家聯姻?更不知可有變局否?要知端的,且聽下回
    (分解。)
    
    (第二回 姐弟同謀激姐夫 恥貧賤而悔約 親禽詭計逐親 母乘患難以快心)
    (詩曰:
    (  兒女情方始,雲泥路遂分。)
    (直須言勢利,空自說慇懃。)
    (計必從賢舅,機尤昧小君。)
    (可憐袁氏子,少小歷紛紜。)
    
    
10**時間: 地點:
    (話說尤氏家眷到京,一番敘會,自不必說。)
    (馮國士即忙備酒,與尤寡悔洗塵。)
    (當夜姐夫姊弟三人,坐在一處,說些家常話兒。)
    (尤寡悔因談及臨行之時,袁七襄叮嚀求婚的許多說話。)
馮國士:前年有一番盟約,今老袁既得了個兒子,這段姻親也是天緣,如今只不知老袁的
    意思,還是目下就來納聘,還是過一年半載,可曾與老舅怎生商議?
尤寡悔:他便到家裡受茶,也不曾說及這話。但是小弟尚有幾句話兒,正要與姐夫斟酌,
    這不是小弟一己之私,倒深為姐夫體統所繫。只不知姐夫與姐姐意中,可道我說
    的是也不是?
馮國士:(與尤氏齊說道)自家至親,難道有個不是的說話。
尤寡悔:前年姐夫與老袁指腹結盟,不過偶然說及,不曾議個妥當。我想衙門中人,自古
    迄今,興廢不常。萬一日後有些破敗,教甥女終身如何下落?此事亦不可不慮。
    況姐夫連登甲第,位到星曹,外臺指日可冀。今若與衙役做個親家往來,甚覺不
    成體面。古云『絲蘿附喬木』,養女畢竟攀高,豈有公卿之女,倒嫁與磨滕皮、
    敲窟臀的人家做媳婦,可不笑殺了天下人。我勸姐夫還該拒絕了他,另攀個門當
    戶對,方不玷辱馮門高雅。
馮國士:我豈不願攀高,況衙役終屑下人,非出吾之本願。只道前年有此一番情誼,虧他
    保護了許多,怎好便翻轉臉皮,把前盟悔賴,做個不仁不義的勾當。
馮國士:(尤氏聽罷,便從旁攛掇道)當初雖然藉他廕庇,不過隱然消弭了釁端,原未嘗
    實實用他的力,也不曾勞動了他。今你既中進士,身為郎司,自家威風使用不盡
    ,那做衙役的人,還圖他甚麼護持?快快擯斷這葛藤,不要被旁人恥笑。
馮國士:你們既有志氣,難道我反不顧體面不成。今後只存下這條念頭,漸漸疏遠他便了
    。
    (三人計較已定,絕不提起指腹為婚的話,只鬧烘烘一團勢利的局面了。)
    (話分兩頭,再說袁七襄自從送過尤寡悔上京,叮囑求親之事,眼巴巴望些好音
    (,誰知過了幾月,竟無片紙隻字寄將回來,心裡好生焦燥。)
    (欲待自到京中會他,只因憲務羈身,再也丟手不得。)
    (又過了些時,恰好是年吏缺考滿,同事數人,一同咨部。)
    (衰七襄因一事兩便,好不喜歡,就忙忙的收拾進京,還打帳有幾年耽擱,家中
    (事體,交與謝氏,吩咐他好生照管兒子。)
    (外邊田產帳目,托個老成管家執掌,自己帶了千金,同兩個家人,僱了一乘驢
    (轎,兩頭牲口,不上半月,趕到京中,尋個寓所住下。)
    (次日便想要去看看馮國士。)
    (誰知馮國士恰好差去督理皇城工務,不便去見他,都裡又無考選日期,准准在
    (京裡坐了兩個月。)
    (打聽馮國士工務尚未得完,好生納悶。)
    (偶然一日,在前門上游了一遍回來,天已薄暮,十來個朋友正在下處吃酒玩耍
    (,忽見外面二三十位驍騎走入門來,把這些吏員一個個都用大鏈子鎖著。)
袁七襄:我們是河南撫院咨部考職的吏員,並無犯法事情,怎的拿我?敢是錯認了人?
驍 騎:奉三法司坐名來拿,怎的錯認!
    (一頭說,一頭便在身邊取出單來與袁七襄看了,果然一名不差,眾人方才慌了
    (,忙問道)
袁七襄:只不知為什麼事體?
驍 騎:不過舊案牽連,辯得明白,自然無事。
    (眾人只得隨著走去。)
    (到了法司衙門,逐名點過,便叫釘了扭,下在牢中,等各犯解齊會審。)
    (一聲吆喝,帶出衙來,昏天黑地擎入刑部獄中去了。)
    (正是:
    (  前程如漆尚迷津,誰道先為縲紲人?)
    (自是公門水火地,不關榮辱是清貧。)
    (看官,你道袁七襄等十餘人,遭此黑陷,卻是何故?原來是年正直京察,河南
    (撫院有幾件舊案事情,竟被京堂察懷。)
    (袁七襄等都是舊案內承行經手之役,故株連在案。)
    (同事四五十人,都已到河南去提了,獨袁七襄等咨送在部,故另獲監候,以待
    (質審。)
    (袁七襄帶來兩個家人,見家主拿去監在獄裡,慌了手腳,星夜奔回家中,報知
    (謝氏,謝氏驚得冷汗淋身,哭倒在地。)
    (家中幾房奴僕,見家主犯了欽案大事,眼見得無可靠托,又恐怕日後定有株連
    (,不上兩日都搬走了,謝氏也沒法留他,只得聽其自然。)
    (但想要管為丈夫的事體,思量又沒頭路,連忙將田地托人盡行賤賣,止得半價
    (利手。)
    (因去央求親族,托他上京打點,誰知人情淺薄,見是欽案,恐防連累,隨你骨
    (肉至親,或推身子不健或說事務匆忙,盡皆堅辭不去。)
    (謝氏心裡一發著急,想到)
謝 氏:袁氏宗祧,雖有這點骨血。尚未過歲,未知可能成立,今丈夫乃終身仰望之人,
    豈忍坐而不救。今馮家在京,現任做官,有此一脈姻親,莫若我自到京中當面求
    他,定然肯有一臂之力,但是吾婦人家,路上不便。只有一個嫡親姪兒,叫做衰
    吉,也曾做過經紀,路上倒也撇脫。除非央他同去,才是穩當。今吾家中奴僕,
    已是星散。只有一個奶子,一個丫頭,也盡可伏侍。
    (算計停當,就叫奶子)
奶 子:去請了袁大官人來,我有說話要與他商量。
    (奶子領命,竟到袁吉家來不題。)
    (正是:
    (  萬事不由人計較,一生都是命安排。)
    (話分兩頭,且表袁吉,近來正為做一樁生意折了本錢,正在家中納悶,甚覺無
    (聊。)
    (忽見嬸氏差奶子到來呼喚,即時應諾,來見嬸娘。)
    (謝氏就將前後真情,一五一十細細說了一遍。)
    (袁吉聽了,一諾無辭。)
    (謝氏滿心歡喜,連夜收拾些細軟,帶了田價銀子,僱了驢轎牲口,與奶子丫頭
    (男女四人,並抱著小兒一同上路,不分晝夜,趕到京師,尋間房子住下,連夜
    (叫袁吉,將十來兩銀子送與監門使用,通了一個信息。)
    (袁七襄已知妻子來京,定求馮家救援,心中略寬了幾分,不在話下。)
    (正是:
    (  莫信直中直,須防人不仁。)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