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怪錄

下載本劇html
  • 第一  至 第一〇
  • 第一一 至 第二〇
  • 第二一 至 第二七
  • 辭典

    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卷)
        (杜子春)
        (杜子春者,周、隋間人。)
        (少落魄,不事家產,然以心氣閒縱,嗜酒邪游。)
        (資產蕩盡,投於親故,皆以不事事之故見棄。)
        (方冬,衣破腹空,徒行長安中,日晚未食,彷徨不知所往,於東市西門,饑寒
        (之色可掬,仰天長吁。)
    老 人:(有一策杖於前)君子何歎?
        (子春言其心,且憤其親戚疏薄也。)
        (感激之氣,發於顏色。)
    老 人:幾緡則豐用?
    子 春:三五萬則可以活矣。
    老 人:未也,更言之。
    子 春:十萬。
    老 人:未也。
    子 春:(乃言)百萬。
    老 人:未也。
    子 春:三百萬。
    老 人:(乃曰)可矣。
    老 人:(於是袖出一緡)給子今夕,明日午時俟子於西市波斯邸,慎無後期。
        (及時,子春往,老人果與錢三百萬,不告姓名而去。)
        (子春既富,蕩心復熾。)
        (自以為終身不復羈旅也,乘肥衣輕,會酒徒,徵絲竹歌舞於倡樓,不復以治生
        (為意。)
        (一二年間,稍稍而盡。)
        (衣服車馬,易貴從賤,去馬而驢,去驢而徒,倏忽如初。)
        (既而復無計,自歎於市門。)
        (發聲而老人到,握其手曰)
    老 人:君復如此,奇哉!吾將復濟子,幾緡方可?
        (子春慚不對,老人因逼之,子春愧謝而已。)
    老 人:明日午時,來前期處。
        (子春忍愧而往,得錢一千萬。)
        (未受之初,憤發以為從此謀生,石季倫、猗頓小豎耳。)
        (錢既入手,心又翻然,縱適之情,又卻如故。)
        (不三四年間,貧過舊日。)
        (復遇老人於故處,子春不勝其愧,掩面而走,牽裾止之)
    老 人:嗟乎!拙謀也。
    老 人:(因與三千萬)此而不痊,則子貧在膏肓矣。
    子 春:吾落魄邪游,生涯罄盡。親戚豪族,無相顧者,獨此叟三給我,我何以當之?
    老 人:(因謂老人曰)吾得此,人間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衣食,於名教復圓矣。感叟
        深惠,立事之後,唯叟所使。
    老 人:吾心也。子治生畢,來歲中元,見我於老君雙檜下。
        (子春以孤孀多寓淮南,遂轉資揚州,買良田百頃,郭中起甲第,要路置邸百餘
        (間,悉召孤孀分居第中,婚嫁甥姪,遷祔旅櫬,恩者煦之,仇者復之。)
        
        
    2**時間: 地點:
        (既畢事,及期而往。)
        (老人者方嘯於二檜之陰,遂與登華山雲臺峰。)
        (入四十里餘,見一居處,室屋嚴潔,非常人居。)
        (彩雲遙覆,鸞鶴飛翔,其上有正堂,中有藥爐,高九尺餘,紫燄光發,灼煥窗
        (戶。)
        (玉女九人環爐而立,青龍白虎,分據前後。)
        
        
    3**時間: 地點:
        (其時日將暮,老人者不復俗衣,乃黃冠絳帔士也。)
        (持白石三丸,酒一卮遺子春,令速食之訖。)
        (取一虎皮鋪於內西壁,東向而坐,戒曰)
    子 春:慎勿語,雖尊神、惡鬼、夜叉、猛獸、地獄,及君之親屬為所囚縛,萬苦皆非真
        實,但當不動不語耳,安心莫懼,終無所苦。當一心念吾所言。
        (言訖而去。)
        (子春視庭,唯一巨甕,滿中貯水而已。)
        (道士適去,而旌旗戈甲,千乘萬騎,遍滿崖谷來,呵叱之聲動天,有一人稱大
        (將軍,身長丈餘,人馬皆著金甲,光芒射人。)
        (親衛數百人,拔劍張弓,直入堂前,呵曰)
    道 士:汝是何人,敢不避大將軍!
        (左右竦劍而前,逼問姓名,又問作何物,皆不對。)
        (問者大怒,催斬,爭射之,聲如雷,竟不應。)
        (將軍者拗怒而去。)
        (俄而猛虎、毒龍、狻猊、獅子、腹蛇萬計,哮吼拿攫而爭前,欲搏噬,或跳過
        (其上。)
        (子春神色不動。)
        (有頃而散。)
        (既而大雨滂澍,雷電晦暝,火輪走其左右,電光掣其前後,目不得開。)
        
        
    4**時間: 地點:
        (須臾,庭際水深丈餘,流電吼雷,勢若山川開破,不可制止,瞬息之間,波及
        (坐下。)
        (子春端坐不顧。)
        (未頃而散。)
        (將軍者復來,引牛頭獄卒,奇貌鬼神,將大鑊湯而置子春前,長槍刃叉,四面
        (周匝,傳命曰)
    將 軍:肯言姓名即放,不肯言,即當心叉取置之鑊中。
        (又不應。)
    將 軍:(因執其妻來,捽於階下,指曰)言姓名免之。
        (又不應。)
        (乃鞭捶流血,或射或斲,或煮或燒,苦不可忍。)
    將 軍:(其妻號哭曰)誠為陋拙,有辱君子。然幸得執巾櫛,奉事十餘年矣,今為尊鬼
        所執,不勝其苦。不敢望君匍匐拜乞,望君一言,即全性命矣。人誰無情,君乃
        忍惜一言。
        (雨淚庭中,且咒且罵,子春終不顧。)
    將 軍:吾不能毒汝妻耶?
        (令取銼碓,從腳寸寸坐刂之。)
        (妻叫哭愈急,竟不顧之。)
    將 軍:此賊妖術已成,不可使久在世間。
        (敕左右斬之。)
    將 軍:(斬訖,魂魄被領見閻羅王,王曰)此乃雲臺峰妖民乎?
        (促付獄中,於是熔銅、鐵杖、碓搗、磑磨、火坑、鑊湯、刀山、劍林之苦,無
        (不備嘗。)
        (然心念道士之言,亦似可忍,竟不呻吟。)
    將 軍:(獄卒告受罪畢,王曰)此人陰賊,不合得作男身,宜令作女人。
        (配生宋州單父縣丞王勤家,生而多病,針灸醫藥之苦,略無停日。)
        (亦嘗墜火墮床,痛苦不濟,終不失聲。)
        (俄而長大,容色絕代,而口無聲,其家目為啞女,親戚相狎,侮之萬端,終不
        (能對。)
        (同鄉有進士盧珪者,聞者容而慕之,因媒氏求焉。)
    將 軍:(其家以啞辭之,盧曰)苟為妻而賢,何用言矣,亦足以戒長舌之婦。
        (乃許之。)
        (盧生備禮親迎為妻,數年,恩情甚篤,生一男,僅二歲,聰慧無敵。)
        (盧抱兒與之言,不應。)
        (多方引之,終無辭。)
    將 軍:(盧大怒曰)昔賈大夫之妻鄙其夫才不笑爾。然觀其射雉,尚釋其憾。今吾陋不
        及賈,而文藝非徒射雉也,而竟不言。大丈夫為妻所鄙,安用其子!
        (乃持兩足,以頭撲於石上,應手而卒,血濺數步。)
        (子春愛生於心,忽忘其約,不覺失聲云)
    子 春:噫!
        (「噫」聲未息,身坐故處,道士者亦在其前,初五更矣。)
        (其紫燄穿屋上天,火起四舍,屋室俱焚。)
    道 士:(歎曰)措大誤余乃如是!
        (因提其髻投水甕中。)
        (未頃火息。)
    道 士:(前曰)出。吾子之心,喜怒哀懼惡欲,皆能忘也。所未臻者,愛而已。向使子
        無『噫』聲,吾之藥成,子亦上仙矣。嗟乎,仙才之難得也!吾藥可重煉,而子
        之身猶為世界所容矣。勉之哉!
        (遙指路使歸。)
        (子春強登基觀焉,其爐已壞,中有鐵柱大如臂,長數尺。)
        (道士脫衣,以刀子削之。)
        (子春既歸,愧其忘誓,復自效以謝其過,行至雲臺峰,絕無人跡,歎恨而歸。
        ()
        (裴諶)
        (裴諶、王敬伯、梁芳約為方外之友。)
        (隋大業中,相與入白鹿山學道,謂黃白可成,不死之藥可致,雲飛羽化,無非
        (積學。)
        (辛勤採煉,手足胼胝,十數年間。)
    道 士:(無何,梁芳死,敬伯謂諶曰)吾所以去國忘家,耳絕絲竹,口厭肥豢,目棄奇
        色,去華屋而樂茅齋,賤歡娛而貴寂寞者,豈非覬乘雲駕鶴,遊戲蓬壺?縱其不
        成,亦望長生,壽畢天地耳。今仙海無涯,長生未致,辛勤於雲山之外,不免就
        死。敬伯所樂,將下山乘肥衣輕,聽歌玩色,游於京洛,意足然後求達,垂功立
        事,以榮耀人寰,縱不能憩三山,飲瑤池,驂龍衣霞,歌鸞飛鳳,與仙翁為侶,
        且腰金拖紫,圖影凌煙,廁卿大夫之間,何如哉?子盍歸乎?無空死深山。
    子 春:(諶曰)吾乃夢醒者,不復低迷。
        (敬伯遂歸,諶留之不得。)
        (時唐貞觀初,以舊籍調授左武衛騎曹參軍,大將軍趙朏妻之以女。)
        (數年間,遷大理廷評,衣緋,奉使淮南,舟行過高郵。)
        (制使之行,呵叱風生,行船不敢動。)
        (時天微雨,忽有一漁舟突過,中有老人,衣蓑戴笠,鼓棹而去,其疾如風。)
        (敬伯以為吾乃制使,威振遠近,此漁父敢突過我。)
        (試視之,乃諶也。)
        (遽令追之,因請維舟,延之坐內,握手慰之曰)
    老 人:兄久居深山,拋擲名宦而無成,到此極也。夫風不可繫,影不可捕,古人倦夜長
        ,尚秉燭游,況少年白晝而擲之乎?敬伯自出山數年,今廷尉評事矣。昨者推獄
        平允,乃天錫命服。淮南疑獄,今氵獻於有司,上擇詳明吏覆訊之,敬伯預其選
        ,故有是行。雖未可言官達,比之山叟,自謂差勝。兄甘勞苦,竟如曩日,奇哉
        !奇哉!今何所須,當以奉給。
    子 春:(諶曰)吾儕野人,心近雲鶴,未可以腐鼠嚇也。吾沉子浮,魚鳥各適,何必矜
        炫也。夫人世之所須者,吾當給爾,子何以贈我?吾與山中之友,或市藥於廣陵
        ,亦有息肩之地。青園橋東,有數里櫻桃園,園北車門,即吾宅也。子公事少隙
        ,當尋我於此。
        (遂倏然而去。)
        (敬伯到廣陵十餘日,事少閒,思諶言,因出尋之。)
        (果有車門,試問之,乃裴宅也。)
        (人引以入,初尚荒涼,移步愈佳。)
        (行數百步,方及大門,樓閣重複,花木鮮秀,似非人境。)
        (煙翠蔥蘢,景色妍媚,不可形狀。)
        (香風颯來,神清氣爽,飄飄然有凌雲之意,不復以使車為重,視其身若腐鼠,
        (視其徒若螻蟻。)
        (既而稍聞劍佩之聲,二出曰)
    老青衣:阿郎來。
        (俄有一人,衣冠偉然,儀貌奇麗,敬伯前拜,視之乃諶也。)
    一 人:(裴慰之曰)塵界仕官,久食腥羶,愁欲之火燄於心中,負之而行,固甚勞困。
        (遂揖以入,坐於中堂,窗戶棟樑,飾以錄寶,屏帳皆畫雲鶴。)
        (有頃,四青衣捧碧玉臺盤而至,器物珍異,皆非人世所有,香醪嘉饌,目所未
        (窺。)
        (既而日將暮,命其促席,燃九光之燈,光華滿座。)
        (女樂二十人,皆絕代之色,列坐其前。)
    老青衣:(裴顧小黃頭曰)王評事昔吾山中之友,道情不固,棄吾下山,別近十年,才為
        廷尉屬。今俗心已就,須俗妓以樂之。顧伶家女無足召者,當召士大夫之女已適
        人者。如近無姝麗,五千里內皆可擇之。
        (小黃頭唯唯而去。)
        (諸妓調碧玉箏,調未諧而黃頭已復命,引一妓自西階登,拜裴席前。)
    老青衣:(裴指曰)參評事。
        (敬伯答拜,細視之,乃敬伯妻趙氏也。)
        (敬伯驚訝不敢言,妻亦甚駭,目之不已。)
        (遂令坐玉階下,一青衣捧玳瑁箏授之,趙素所善也,因令與妓合曲以送酒。)
        (敬伯坐間取一殷色朱李投之,趙顧敬伯,潛繫於衣帶。)
        (妓奏之曲,趙皆不能逐。)
        (裴乃令隨趙所奏,時時停之,以呈其曲。)
        (其歌舞雖非雲韶九奏之樂,而清沉宛轉,酬獻極歡。)
        (天將曉,裴召前黃頭曰)
    老青衣:送趙氏夫人。
    一 人:(且謂曰)此堂乃九天畫堂,常人不到。吾昔與王為方外之交,憐其為俗所迷,
        自投湯火,以智自燒,以明自賊,將沉浮於生死海中,求岸不得,故命於此,一
        以醒之。今日之會,誠難再得,亦夫人之宿命,乃得暫游,雲山萬重,往復勞苦
        ,無辭也。
        (趙拜而去。)
    老青衣:(裴謂敬伯曰)評事公使車留此一宿,得無驚群將乎?宜且就館,未赴闕閒時,
        訪我可也。塵路遐遠,萬愁攻人,努力自愛。
        (敬伯拜謝而去。)
        (後五日,將還,潛詣取別,其門不復有宅,乃荒涼之地,煙草極目,惆悵而返
        (。)
    老青衣:(及京奏事畢,得歸私第,諸趙競怒曰)女子誠陋拙,不足以奉事君子。然已辱
        厚禮,亦宜敬之。夫上以承祖先,下以繼後事,豈苟而已哉。奈何以妖術致之萬
        里而娛人之視聽乎?朱李尚在,其筵足徵,何諱乎?
    老青衣:(敬伯盡言之)當此之時,敬伯亦自不測。此蓋裴之道成矣,以此相炫也。
        (其妻亦記得裴言,遂不復責。)
        (吁!神仙之變化,誠如此乎?將幻者鬻術以致惑乎?固非常智之所及。)
        (且夫雀為蛤,雉為蜃,人為虎,腐草為螢,蜣螂為蟬,鯤為鵬,萬物之變化,
        (書傳之記者,不可以智達,況耳目之外乎!)
        (韋氏)
    老青衣:(京兆韋氏女者,既笄二年,母告之曰)有秀才裴爽者,欲聘汝。
    一 人:(女笑曰)非吾夫也。
        (母記之,雖媒媼日來,盛陳裴之才,其家甚慕之,然終不諧。)
    一 人:(又一年,母曰)有王悟者,前參京兆軍事,其府之司錄張審約者,汝之老舅也
        ,為王媒之,將聘汝矣。
    老青衣:(女亦曰)非也。
    一 人:(母又曰)張亦熟我,又為王之媒介也,其辭不虛矣。
        (亦終不諧。)
        (又二年,進士張楚金求之。)
    一 人:(母以告之,女笑曰)吾之夫乃此人也。
        (母許之,遂擇吉焉。)
    一 人:(既成禮訖,因其母徐問之)吾此乃夢徵矣。然此生之事皆見矣,豈獨適楚金之
        先知乎!某既笄,夢年二十適清河楚金,以尚書節制廣陵,在鎮七年,而楚金伏
        法。闔門皆死,惟某與新婦一人,生入掖庭,蔬食而役者十八年,蒙詔放出。自
        午承命,日暮方出宮關,與新婦渡水,迨暗及灘,四顧將昏然,不知所往,因與
        新婦相於灘於掩泣,相勉曰:『此不可久立,宜速渡。』遂南行。及岸數百步,
        有壞坊焉。自入西門,隨垣而北,其東大門屋,因造焉,又無人而大開,遂入。
        及壞戟門,亦開,又入。逾屏迴廊四合,有堂既扃。階前有四大櫻桃樹林,花發
        正茂。及月色滿庭,似無人居,不知所告。因與新婦對臥階下。未幾,有老人來
        詬逐,告以前情,遂去。又聞西廊步必履之聲,有一少年郎來詬,且呼老人令逐
        之。苦告之,少年郎低首而走。徐乃白衫素履,哭拜階下曰:『某尚書之姪也。
        』乃慟哭曰:『無處問耗,不知阿母與阿嫂至,乃自天降也。此即舊宅,堂中所
        鎖,無非舊物。』慟哭開戶,宛如故居之地,居之九年前從化(本句疑有脫誤)
        。
        (其母大奇之。)
        (且人之榮悴,無非前定,素聞之矣,豈夢中之信,又如此乎?乃心記之。)
        (俄而楚金授鉞廣陵,神龍中以徐敬業有興復之謀,連坐伏法,惟妻與婦□死,
        (配役掖庭十八年,則天因降誕日,大縱籍役者,得□例焉。)
        (午後受詔,及行,總監緋閹走留食,候之。)
        (食畢,實將暮矣。)
        (其褰裳涉水而哭,及宅所在,無差夢焉。)
        (噫!夢信徵也,則前所敘扶風公之見,又何以偕焉。)
        (元無有)
        (寶應中,有元無有,嘗以仲春末獨行維揚郊野。)
        (值日晚,風雨大至。)
        (時兵荒後,人戶逃竄,入路旁空莊。)
        
        
    5**時間: 地點:
        (須臾霽止。)
        (斜月自出。)
        (無有憩北軒,忽聞西廊有人行聲,未幾至堂中。)
    一 人:(有四人,衣冠皆異,相與談諧,吟詠甚暢,乃云)今夕如秋,風月如此,吾黨
        豈不為文,以紀平生之事?
        (其文即曰口號聯句也。)
        (吟詠既朗,無有聽之甚悉。)
    一 人:(其一衣冠長人曰)齊紈魯縞如霜雪,寥亮高聲為子發。
    老青衣:(其二黑衣冠短陋人曰)嘉賓良會清夜時,輝煌燈燭我能持。
    老青衣:(其三故弊黃衣冠人,亦短陋,詩曰)清冷之泉俟朝汲,桑綆相牽常出入。
    老青衣:(其四黑衣冠,身亦短陋,詩曰)爨薪貯水常煎熬,充他口腹我為勞。
        (無有亦不以四人為異,四人亦不虞無有之在堂隍也,遞相褒賞,羨其自負,雖
        (阮嗣宗《詠懷》亦不能加耳。)
        (四人遲明方歸舊所,無有就尋之,堂中惟有故杵、燭臺、水桶、破鐺,乃知四
        (人即此物所為也。)
        (郭代公)
        (代國公郭元振,開元中下第,自晉之汾,夜行陰晦失道。)
        (久而絕遠有燈火之光,以為人居也,逕往投之。)
        (八九里有宅,門宇甚峻。)
        (既入門,廊下及堂下燈燭輝煌,牢饌羅列,若嫁女之家,而悄無人。)
        (公繫馬西廊前,歷階而升,徘徊堂上,不知其何處也。)
        (俄聞堂中東閣有女子哭聲,嗚咽不已。)
    老青衣:(公問曰)堂中泣者,人耶,鬼耶?何陳設如此,無人而獨泣?
    一 人:妾此鄉之祠有烏將軍者,能禍福人,每歲求偶於鄉人,鄉人必擇處女之美者而嫁
        焉。妾雖陋拙,父利鄉人之五百緡,潛以應選。今夕,鄉人之女並為游宴者,到
        是,醉妾此室,共鎖而去,以適於將軍者也。今父母棄之就死,而令惴惴哀懼。
        君誠人耶,能相救免,畢身為掃除之婦,以奉指使。
    老青衣:(公憤曰)其來當何時?
    一 人:二更。
    老青衣:(公曰)吾忝為大丈夫也,必力救之。如不得,當殺身以徇汝,終不使汝枉死於
        淫鬼之手也。
        (女泣少止,於是坐於西階上,移其馬於堂北,令一僕侍立於前,若為賓而待之
        (。)
        
        
    6**時間: 地點:
    老青衣:(未幾,火光照耀,車馬駢闐,二紫衣吏入而復出)相公在此。
    老青衣:(逡巡,二黃衣吏入而出,亦曰)相公在此。
    一 人:(公私心獨喜)吾當為宰相,必勝此鬼矣。
        (既而將軍漸下,導吏復告之。)
    將 軍:入。
    將 軍:(有戈劍弓矢翼引以入,即東階下,公使僕前曰)郭秀才見。
        (遂行揖。)
    將 軍:秀才安得到此?
    一 人:聞將軍今夕嘉禮,願為小相耳。
        (將軍者喜而延坐,與對食,言笑極歡。)
        (公於囊中有利刀,思取刺之,乃問曰)
    將 軍:將軍曾食鹿臘乎?
    一 人:此地難遇。
    將 軍:(公曰)某有少須珍者,得自御廚,願削以獻。
        (將軍者大悅。)
        (公乃起,取鹿臘並小刀,因削之,置一小器,令自取。)
        (將軍喜,引手取之,不疑其他。)
        (公伺其無機,乃投其脯,捉其腕而斷之。)
        (將軍失聲而走,導從之吏,一時驚散。)
        (公執其手,脫衣纏之,令僕夫出望之,寂無所見,乃啟門謂泣者曰)
    將 軍:將軍之腕已在於此矣。尋其血蹤,死亦不久。汝既獲免,可出就食。
    將 軍:(泣者乃出,年可十七八,而甚佳麗,拜於公前)誓為僕妾。
        (公勉諭焉。)
        (天方曙,開視其手,則豬蹄也。)
        (俄聞哭泣之聲漸近,乃女之父母兄弟及鄉中耆老,相與舁櫬而來,將收其屍以
        (備殯殮。)
        (見公及女,乃生人也。)
        (咸驚以問之,公具告焉。)
    將 軍:(鄉老共怒殘其神)烏將軍,此鄉鎮神,鄉人奉之久矣,歲配以女,才無他虞。
        此禮少遲,即風雨雷雹為虐。奈何失路之客,而傷我明神,致暴於人,此鄉何負
        ?當殺公以祭烏將軍,不爾,亦縛送本縣。
    將 軍:(揮少年將令執公,公諭之曰)爾徒老於年,未老於事。我天下之達理者,爾眾
        聽吾言。夫神,承天而為鎮也,不若諸侯受命於天子而疆理天下乎?
    一 人:然。
    將 軍:(公曰)使諸侯漁色於中國,天子不怒乎?殘虐於人,天子不伐乎?誠使爾呼將
        軍者,真神明也,神固無豬蹄,天豈使淫妖之獸乎?且淫妖之獸,天地之罪畜也
        ,吾執正以誅之,豈不可乎!爾曹無正人,使爾少女年年橫死於妖畜,積罪動天
        。安知天不使吾雪焉?從吾言,當為爾除之,永無聘禮之患,如何?
    一 人:(鄉人悟而喜曰)願從公命。
        (乃令數百人,執弓矢刀槍鍬钁之屬,環而自隨,尋血而行。)
        (才二十里,血入大塚穴中。)
        (因圍而屬刂之,應手漸大如甕口,公令束薪燃火投入照之。)
        (其中若大室,見一大豬,無前左蹄,血臥其地,突煙走出,斃於圍中。)
        (鄉人翻共相慶,會錢以酬公。)
    一 人:(公不受)吾為人除害,非鬻獵者。
    將 軍:(得免之女辭其父母親族曰)多幸為人,托質血屬,閨闈未出,固無可殺之罪。
        今者貪錢五十萬,以嫁妖獸,忍鎖而去,豈人所宜!若非郭公之仁勇,寧有今日
        ?是妾死於父母而生於郭公也。請從郭公,不復以舊鄉為念矣。
        (泣拜而從公,公多歧援諭,止之不獲,遂納為側室,生子數人。)
        (公之貴也,皆任大官之位。)
        (事已前定,雖生遠地,而至於鬼神終不能害,明矣。)
        (來君綽)
        (隋煬帝征遼,十二軍盡沒,總管來護坐法受戮,煬帝盡欲誅其諸子。)
        (君綽憂懼連誅,因與秀才羅巡、羅逖、李萬進結為奔走之友,共亡命至海州。
        ()
        (夜黑迷路,路旁有燈火,因與共投之。)
        (扣門數下,有一蒼頭迎拜君綽)
    君 綽:此是誰家?
    將 軍:科斗郎君,姓威,即當府秀才也。
    將 軍:(遂啟門,又自閉,敲中門)蝸兒,外有四五個客。
        (蝸兒即又一蒼頭也。)
        (遂開門,秉燭引客就館客位,床榻茵褥甚備。)
    將 軍:(俄有二小童持燭自中門出)六郎子出來。
        (君綽等降階見主人。)
        (主人辭采朗然,文辯紛錯,自通姓名曰「威污蠖」。)
        (敘寒溫訖,揖客由阼階,坐曰)
    污 蠖:污蠖忝以本州鄉賦,得與足下同聲,清宵良會,殊是所願。
        (即命酒合坐。)
        (漸至酣暢,談謔交至,眾所不能對。)
        (君綽頗不能平,欲以理挫之,無計,因舉觴曰)
    君 綽:君綽請起一令,以坐中姓名雙聲者,犯罰如律。
    君 綽:威污蠖。
        (實譏其姓。)
        (眾皆撫手大笑,以為得言。)
    污 蠖:(及至改令曰)以坐中人姓為歌聲,自二字至五字。
    君 綽:(令曰)羅李,羅來李,羅李羅來,羅李羅李來。
        (眾皆慚其辯捷。)
    君 綽:(羅巡又問)君風雅之士,足得自比雲龍,何玉名之自貶子耶?
    污 蠖:僕久從賓貢,多為主司見屈。以僕後於群士,何異尺蠖於污池乎?
    君 綽:(巡又問)公華宗,氏族何為不載?
    污 蠖:我本田氏,出於齊威王,亦猶桓丁之類,何足下之不學耶?
        (既而蝸兒舉方丈盤至,珍羞水陸,充溢其間。)
        (君綽及僕者無不飽飫。)
        (夜闌徹燭,連榻而寢。)
        (遲明敘別,恨恨俱不自勝。)
        (君綽等行數里,猶念污蠖,復來,見昨所會之處,了無人居,唯污池,池邊有
        (大蚓,長數尺。)
        (又有蝸螺丁子,皆大常者數倍,方知污蠖及二豎皆此物也。)
        (遂共惡昨宵所食,各吐出青泥及污水數升。)
        (第二卷)
        (崔環)
        (安平崔環者,司戎郎宣之子。)
        (元和五年夏五月,遇疾於滎陽別業。)
        (忽見黃衫吏二人,執帖來追,遂行數百步,入城。)
        (城中有街兩畔,官林相對,絕無人家,直北數里到門,題曰「判官院」。)
        (見二吏迤邐向北,亦有林木,袴靴秣頭,佩刀頭,執弓矢者,散立者,各數百
        (人。)
        (同到之人數千,或杻,或繫,或縛,或囊盛耳頭,或連其項,或衣服儼然,或
        (簪裙濟濟,各有懼色,或泣或歎。)
        (其黃衫人一留伴環,一入告。)
        (俄聞決人四下聲,既而告者出曰)
    二 吏:判官傳語:何故不撫幼小,不務成家,廣破莊園,但恣酒色!又慮爾小累無掌,
        且為寬恕,輕杖放歸,宜即洗心,勿復貳過。若踵前非,固無容舍。
        (乃敕伴者令送歸。)
    二 吏:(環曰)判官謂誰?
    污 蠖:司戎郎也。
    二 吏:(環泣曰)棄背多年,號天莫及。幸蒙追到,慈顏不遙,乞一拜見,死且無恨。
    二 吏:明晦各殊,去留有隔,不合見也。
    污 蠖:(環曰)向者傳語云已見責。此身不入,何以受刑?
    二 吏:入則不得歸矣。凡人有三魂,一魂在家,二魂受杖耳。不信,看郎脛合有杖痕。
        (遂褰衣自視,其兩脛各有杖痕四,痛苦不濟,匍匐而行,舉足甚艱。)
        (同到之人,歎羨之聲,喧於歧路。)
        (南行百餘步,街東有大林。)
    二 吏:(前曰)某等日夜事判官,為日雖久,幽冥小吏,例不免貧。各有許惠資財,竟
        無暇取,不因送郎陰路,無因得往求之。請即暫止林下,某等偕去,俄頃即來。
        諸處皆是惡鬼曹司,不合往,乞郎不移足相待。
        (言訖各去,久而不來。)
        (環悶,試詣街西行,一署門題曰「人礦院」,門亦甚淨。)
        (環素有膽,且恃其父為判官,身又蒙放,遂入其中。)
        (過屏障,見一大石,周回數里。)
        (有一軍將坐於石北廳上,據案而坐,鋪人各繞石及石上,有數十大鬼,形貌不
        (同,以大鐵椎椎人為礦石。)
        (東有杻械枷鎖者數千人,悲啼恐懼,不可名狀。)
        (點名拽來,投來石上,遂椎之,既碎,唱其名。)
        (軍將判之,於案後讀之云)
    一 吏:傅某獄訖。
        (鬼亦捧云。)
        (其中有傅磑獄者,付火獄者,傅湯獄者。)
        (環直逼石前看之,指之云)
    軍 將:曹司法嚴,不合妄入,彼是何人,敢來閒看!
        (人吏競來傳問,環恃不對。)
    軍 將:(怒曰)看既無端,問又不對,傍觀豈如身試之審乎?
        (敕一吏拽來鍛之。)
        (環一魂尚立,見其石上別有一身,被拽撲臥石上,大錘錘之,痛苦之極,實不
        (可忍。)
        
        
    7**時間: 地點:
        (須臾,骨肉皆碎,僅欲成泥。)
        (二吏者走來,槌胸曰)
    二 吏:郎君,再三乞不閒行,何故來此?
    軍 將:(遂告軍將曰)此是判官郎君,陽祿未終,追來卻放,暫來入者。無間地獄,入
        不須臾。遂道如斯。何計得令復舊?
    軍 將:(者亦懼曰)初問不言,忿而處置,如何?
    二 吏:(因問諸鬼曰)何計得令復舊?
    軍 將:唯濮陽霞一人耳。
    二 吏:遠近?
    軍 將:去此萬里。昨者北海王與化形出遊,為海人所愪。其王請出,今亦未回。
        (乃令一鬼召之。)
        (有頃而到,乃一髯眇目翁也,應急而來,喘猶未定。)
    軍 將:(指環曰)何計?
    二 吏:(霞曰)易耳。
    二 吏:(遂解衣纏腰,取懷中藥末,糝於礦上團撲,一翻一糝,扁槎其礦為頭頂及身手
        (足,剜刻五臟,通為腸胃,雕為九竅,逡巡成形,以手承其項曰)起!
        (遂起來,與立合為一,遂能行。)
        (大為二吏所貴。)
        (相與復南行。)
        (將去,濮陽霞撫肩曰)
    二 吏:措大,人礦中搜得活,然而去不許一錢。
        (環許錢三十萬。)
    二 吏:(霞笑曰)老吏身忙,當使小鬼梟兒往取,見即吩咐。
        (行及城門,見南走)
    一 吏:黃河欲分一枝,前者天令三丁取一,計功不計,今請二丁取一。
        (二吏以私行有礦環之過,恐宣之怒環而召也,謂環曰)
    二 吏:彼見若問,但言欲觀地獄之法,以為儆戒,故在此耳。
        (吏見果問,環答之如言。)
        (遂別去復行。)
        
        
    8**時間: 地點:
        (須臾,至滎陽)
    二 吏:還生必矣。某將有所取,能一觀乎?
    一 吏:(環曰)固所願也。
        (共入縣郭,到一人家中堂,一吏以懷中繩繫床上女人頭,盡力拽之,一吏以豹
        (皮囊徐收其氣,氣盡乃拽下,皆縛之。)
        (同送環家,入門,大呼曰)
    二 吏:崔環!
        (誤築門扇,遂寤。)
        (其家泣候之,已七日矣。)
    二 吏:(後數日,有梟鳴於庭,環曰)濮陽翁之子來矣。
        (遂令家人刻紙錢焚之,乃去。)
        (疾平,潛尋所見婦人家,乃縣糾郭霈妻也。)
        
        
    9**時間: 地點:
        (其時尚未有分河之議,後數日,河中節度使司徒薛公平議奏分河一枝,冀減衝
        (城之勢。)
        (初奏三丁取一,既慮不足,復奏二丁役一,竟如環陰司所見也。)
        (柳歸舜)
        (吳興柳歸舜,隋開皇二十年自江南抵巴陵,大風吹至君山下。)
        (因維舟登岸,尋小徑,不覺行四五里,興酣,逾越谿澗,不由徑路。)
        (忽道傍有一大石,表裡洞徹,圓而砥平,周匝六七畝。)
        (其外盡生翠竹,圓大如盎,高百餘尺,葉曳白雲,森羅映天,清風徐吹,戛為
        (絲竹音。)
        (石中央又生一樹,高百尺,條幹偃陰為五色。)
        (翠葉如盤,花徑尺餘,色深碧,葉深紅,異香成煙,箸物霏霏。)
        (有鸚鵡數千,丹嘴翠衣,尾長二三尺,翱翔其間,相呼姓字,音旨清越。)
        (有名「武游郎」者,有名「阿蘇兒」者,有名「武仙郎」者,有名「自在先生
        (」者,有名「踏蓮露」者,有名「鳳花臺」者,有名「戴蟬兒」者,有名「多
        (花子」者。)
    二 吏:(或有唱歌者曰)吾此曲是漢武鉤弋夫人常所唱。
        (詞曰:
        (  戴蟬兒,分明傳與君王語。)
        (建章殿裡未得歸,朱箔金缸雙鳳舞。)
    一 吏:(名阿蘇兒者曰)我憶阿嬌深宮下淚,唱曰:『昔請司馬相如為作《長門賦》,
        徒使費百金,君王終不顧。』
    二 吏:(又有誦司馬相如《大人賦》者曰)吾初學賦時,為趙昭儀抽七寶釵橫鞭,余痛
        不徹。今日誦得,還是終身一藝。
    一 吏:(名武游郎者言)余昔見漢武帝乘鬱金楫,泛積翠池,自吹紫玉笛,音韻朗暢,
        帝意歡適。李夫人歌以隨,歌曰:『顧鄙賤、奉恩私。願吾君,萬歲期。』
    二 吏:(又名武仙郎者問歸舜曰)君何姓氏行第?
    歸 舜:姓柳,第十二。
    二 吏:柳十二自何許來?
    歸 舜:吾將至巴陵,遭風泊舟,興酣至此耳。
    二 吏:(武仙郎曰)柳十二官人,偶因遭風,得臻異境,此所謂因病致妍耳。然下官禽
        鳥,不能致力生人,為足下轉達桂家三十娘子。
    歸 舜:(因遙呼曰)阿春,此間有客。
        (即有紫雲數片,自西南飛來。)
        (去地丈餘,雲氣漸散,遂見珠樓翠幕,重檻飛楹,周匝石際。)
        (一青衣自戶出,年始十三四,身衣珠翠,顏甚姝美,謂歸舜曰)
    老青衣:三十娘子使阿春傳語郎君:貧居僻遠,勞此檢校。不知朝來食否?請垂略坐,以
        具蔬饌。
        (即有捧水精床出者。)
        (歸舜再讓而坐。)
    鳳花臺:(阿春因呼鳥)何不看客?三十娘子以黃郎不在,不敢接對郎君。汝若等閒,似
        前度受捶。
    老青衣:(有一鸚鵡即飛至曰)吾乃鳳花臺也。近有一篇,君能聽乎?
    歸 舜:平生所好,實契所願。
    鳳花臺:(乃曰)吾昨過蓬萊玉樓,因有一章。
        (詩曰:
        (  露接朝陽生,海波翻水晶。)
        (玉樓瞰寥廓,天地相照明。)
        
        
    10**時間: 地點:
        (此時下棲止,投跡依舊楹。)
        (顧余復何忝,日侍群仙行。)
    歸 舜:麗則麗矣。足下師乃誰人?
    鳳花臺:僕在王丹左右一千餘歲,杜蘭香教我真箓,東方朔授我秘訣。漢武帝求太中大夫
        ,遂在石渠署見揚雄、王褒等賦頌,始曉箴論。王莽之亂,方得還吳。後為朱然
        所得,轉遺陸遜。復見機、雲製作,方學綴篇什。機、雲被戮,便至於此。殊不
        知近日誰為宗匠?
    歸 舜:薛道衡、江總也。
        (因誦數篇示之。)
    鳳花臺:近代非不靡麗,殊少骨氣。
        (俄而阿春捧赤玉盤,珍羞萬品,目所不識,甘香裂鼻。)
        (飲食訖,忽有二道士自空飛下,顧見歸舜曰)
    道 士:大難得!與鸚鵡相對。君非柳十二乎?君船以風便,索君甚急,何不急回?
    鳳花臺:(因投一尺綺曰)以此掩眼,即去矣。
        (歸舜從之,忽如身飛,卻墜巴陵。)
        (達舟所,舟人欲發。)
        (問之,失歸舜已三日矣。)
        (後卻至此,泊舟尋訪,不復再見也。)
        (崔書生)
        (開元天寶中,有崔書生者,於東周邏谷口居,好植花竹,乃於戶外別蒔名花,
        (春暮之時,英蕊芬郁,遠聞百步。)
        (書生每晨必盥漱獨看。)
        (忽見一女郎自西乘馬東行,青衣老少數人隨後。)
        (女郎有殊色,所乘馬駿。)
        (崔生未及細視,而女郎已過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