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走江湖寇四爺賣武 羨科名秦二官讀書)
    (一具圓槽一碗茶,登壇人羨舌生花)
    (為他兒女傳心事,敢秘餘芬吝齒牙。)
    (兩小無猜聚一堂,書香不及口脂香)
    (只因種得情根早,延蔓情絲萬里長。)
    (諸公!要聽我這部小說,且莫嫌瑣碎。)
    (待我先把白蓮教的故事,先略表一二。)
    (下文聽去,才有條理。)
    (原來徐鴻儒當日,收了許多的徒弟。)
    (他卻也分作四科教授:第一科是移山倒海,顛倒陰陽。)
    (第二科是變形幻影,撒豆成兵。)
    (第三科是移花接木,諸般遊戲。)
    (這三科大約都是障眼之法,只有第四科,是個實在工夫。)
    (你道是甚麼?原來是舞劍擊球,耍刀弄棒。)
    (他因為第一科過於驚人,不肯輕易教人,只有貼身的幾個心腹徒弟學會。)
    (第二科也是驚人舉動,他也不是容易肯教的。)
    (當日學會的,大約也是他幾個心腹之人。)
    (第三科學會的人就多了。)
    (至於第四科,更是他門下的普通學,是人人盡會的。)
    (徐鴻儒敗後,他的心腹人,都是不離左右的,自然一同被戮了。)
    (所以第一、第二兩科便失傳了。)
    (縱使有一兩個漏網的,因為他的戲法太大,一演出來,便要驚動許多人。)
    (必要尋一個荒山野嶺,沒有人跡的地方,方才可以試演。)
    (既然不能常常試演,就未免慢慢的生疏了。)
    (久而久之,就沒了這件事了。)
    (只有第三、第四兩科,學出來的多,漏網的也不少,因此傳了出來。)
    (此刻江湖上賣藝的,便是此輩。)
    (天下事有了真的,就有假的。)
    (那真的武藝高強,幻術神妙,自然容易賺錢。)
    (走了幾年江湖,囊有餘資,他也就歸隱了。)
    (旁邊人看得眼熱,學得兩樣手法,備了一個鏽了又鏽的槍頭,裝上一根竹桿,
    (掛上幾條紅纓,也說是走江湖賣藝。)
    (人家看了,都覺好笑,於是就連那真的名氣,也被他帶壞了。)
    (這一班人卻又越弄越多,變成叫化子一般。)
    (就是那圓光、辰州符之類,也是白蓮教一派。)
    (也因為假冒騙錢的多,所以才被人一概都說是假的了。)
    (閒話說過,言歸正傳。)
    
    
2**時間: 地點:
    (且說揚州府南門外三十里地方,有一座小小村莊,地名叫做八里鋪。)
    (內中有一家人家,姓寇,他家的男子排行第四,人家都稱他做寇四爺。)
    (娶了一房妻小,是瓜州鎮人氏,娘家姓餘,人家都稱他寇四娘。)
    (這寇四爺啊,卻是一個白蓮教的遺孽。)
    (寇四娘的父親餘佐清,卻又是個少林宗派的拳棒名家。)
    (佐清兒女無多,生平所學的拳棒,盡數傳與兒女。)
    (所以寇四娘從小就學就一身武藝,善使一雙雌雄雙股劍,舞動起來,百十個男
    (於近他不得。)
    (那寇四爺的家傳槍棒之外,兼及呼神召將,符治病,與及一切幻化諸般景物。
    ()
    (然而他為人卻是沉默寡言,這些幻術之類。)
    (他雖然學得件件皆精,卻不肯拿出來炫人。)
    (人家有曉得的,遇了有甚麼喜壽等事,請他來,求他幻化點非時花果,與及千
    (里外的禽魚之類,他卻無不欣然樂從。)
    (並且他所幻化出來的果子,都可以任人取吃。)
    (花木禽魚,都可以任人把玩。)
    (絕不似江湖上弄手腳的一派,閃閃爍爍,不許人近的樣子。)
    (所以,近處鄉村一帶,沒有不知道寇四爺具有神術的。)
    (好在他不拿神術驕人,平日也只勤習武事。)
    (善使一枝鐵桿梨花槍,這也是他祖傳白蓮教的槍法。)
    (與近時所傳的甚麼南派、北派不同。)
    (更兼使得一手好流星錘,用一根麻繩拴了一個十多斤重的鉛錘,百步外打人,
    (百發百中。)
    (並且還有一個本事,他拿著繩頭,放錘出去,任你站在多少遠近,他要打著你
    (時便打著,他不要打著你時便輕輕的碰在你鼻尖上,如果你仰面在鼻尖上放一
    (個銅錢,他有本事把銅錢打去,人卻並不受絲毫的痛。)
    (這是他們江湖賣技的人練就的真本領,憑你是算學過八線的人,立了標桿測量
    (,也沒有他那麼准。)
    (所以和寇四娘匹配起來,真是一對大生就的夫妻。)
    (怎見得:
    (  一個是江湖上著名的好漢,一個是巾幗中絕技的佳人。)
    (一個似太史子義,善使長槍;一個似公孫大娘,善舞雙劍。)
    (一個雄赳赳八面威風,一個裊婷婷雙眉寫月。)
    (一個言語時似舌跳春雷;一個顧盼時便眼含秋水。)
    (一個雖非面如冠玉,唇若塗朱;卻是形端表正;一個雖是豔彩羞花,輕雲蔽月
    (,卻非搔首弄姿。)
    (他夫妻兩個,年貌相當,所以自成親以後,真是如魚得水。)
    (閒暇時,便講些武藝。)
    (寇四爺又把那幻術的秘訣授與妻子,喜得寇四娘心地聰明,善於悟會,不多幾
    (時,也都學會了。)
    (他屋後本有一片空場,閒暇時就在空場上比較刀槍,搬演幻術。)
    (寇四爺家本有薄田幾畝,僱人耕種,勤勤儉儉的,還將就可以過得日子。)
    (這一年恰好麥熟的時候,遇了幾十天的大雨,把麥都霉了,接著又是淮水大漲
    (,從上流頭衝將下來,淮安府以南一帶,盡成澤國。)
    (攜男帶女的饑民,都順流而下,打算渡過鎮江,到江南一帶乞食。)
    (寇四爺睹此情形,便和妻小商量)
寇四爺:我家靠著父親在時,掙下了薄田數畝,不過是個小康之家。遇了年豐歲稔,尚且
    怕到坐吃山空,何況遇了荒年?倘使依然坐吃,到了下半年,恐怕就不免饑寒交
    迫了。我家從祖父下來,都出去江湖賣武,這算是我家一個祖業。到了卑人,卻
    不曾出過門。喜得娘子武藝高強,正是卑人的一雙好幫手。我想不如出門去走一
    遭,僥倖呢,多賺幾文回來,以為後半世享用。不然,在外賺了,在外吃用,也
    不至受那荒年的氣。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寇四娘:官人說得是。妾也是從小兒學了舞刀弄棒,到了今日,紡績女紅,一些兒弄他不
    來,不能做官人的內助。倒是出門去,妾是不怕的,好歹也開開眼界,長長見識
    。
寇四爺:(聽了大喜)難得娘子與我同心合意。既然如此,就便打疊起程。
    (夫妻兩個,收拾過行李,與及一切應用傢伙,結束停當,牽過一匹烏孫汗血馬
    (,把一切行李都馱在馬背上。)
    (別過街鄰等眾,牽著馬長行進發。)
    (出得八里鋪村口時,卻遇了同村的一個秦相公,手中抱著雪白肥胖的一個週歲
    (兒子。)
    (見了寇四爺夫妻,便連忙上前招呼)
寇四爺:四爺今日果然長行了。
    (寇四爺也立住了腳招呼。)
秦相公:四爺去得忽促,不曾備得杯酒餞行,既然在此相遇,就請在路旁酒店裡吃三杯去
    。
四 爺:怎好生受秦相公?
秦相公:彼此鄉誼有素,說那裡話來!
    (說著右手抱了嬰孩,左手挽了寇四爺,口中招呼著寇四娘,同到路旁酒店裡,
    (揀了座頭坐下。)
    (叫酒保打了兩壺酒,秦相公親自篩了一巡酒,舉杯相勸道)
秦相公:四爺、四娘,請乾了這一杯、今番出門,前程萬里。
    (寇四爺夫妻兩個,果然對照了一杯)
寇四爺:多謝秦官人。我夫妻兩個就和逃荒一般,出去衝風冒雨,還望甚麼前程?得免叫
    化就是僥倖了。
秦相公:(歎道)這是那裡話來?像我們讀了幾句死書,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就要想逃
    荒也沒處投奔呢!眼見得今年麥是沒了,稻子直到此刻還不能播種,再過了兩個
    月,只怕要吃賑米了。
寇四爺:秦相公說那裡的話!你們讀書君子,有日平步青雲起來,那才是前程萬里呢。
    (大家談談說說,吃過幾巡酒,寇四爺夫妻起身相辭。)
    (秦相公恐怕誤了他路程,不便相留,便會過了酒鈔,抱了孩子,送出店門,大
    (家珍重一聲別過。)
    
    
3**時間: 地點:
    (不說寇四爺夫妻出門,且把這秦相公表白一表白。)
    (他姓秦,名叫紹宗,表字亢之。)
    (也是八里鋪人氏,與寇四爺住處,相去不過一箭之地,世業是半耕半讀。)
    (兄弟秦紹祖,表字繩之,向未分居。)
    (雖不十分豐富,一家數口,卻也凍餒無憂。)
    (亢之娶妻陳氏,前兩年生了個兒子,卻養不住,幾個月便殤了。)
    (今年春上,又生下一個孩子,取個小名,叫做二官。)
    (可是這孩子十分命苦,出世方才彌月,陳氏便一病身亡,亢之只得用了奶娘帶
    (領。)
    (更喜得繩之妻小李氏賢慧,早晚都留心照應。)
    (亢之自從斷了弦,終日無精打采。)
    (這一天,抱了小孩到外面閒步散心,恰好遇了寇家夫婦,餞了個行。)
    (抱了小孩二官回家,和兄弟說起)
繩 之:寇四爺大妻兩個,成親不過一年,今大雙雙出門去了。雖說是寇家的世業,卻一
    半也是荒年所累。眼見得今年收成是無望的了。我們家裡或者捱幾天老米,還不
    至於怎樣。至於本村的人,恐怕有十居其九不得了的呢!
繩 之:大哥說得是。老人家剩下來的南瓜,今年只怕用得著了。
亢 之:兄弟說的止合了我的意思。再等幾時,看真是過不去的時候,就發了出來,也小
    枉了老人家積存兒十年的心事。
繩 之:可不是嗎?老人家原說過的:閒時備了急時用。若到了急時還不用,倒不如不備
    了。並且水旱偏災,是各處代有的。倘使各處富有之家,平時都預為之備,等到
    遇了饑荒年歲,就拿出來周濟鄰里,能得處處如此,哪裡還有逃亡之人?各處都
    沒有逃亡之民,更哪裡有挺而走險之事?說起長治久安來,未必這個就是長治久
    安之策,然而也未嘗不是長治久安之一助呢。
    (諸公,請不要把這一番話作小說聽了。)
    (此刻各處鬧饑荒、鬧米貴的時候,也是各處謀自治的時候,自治會裡的先生,
    (何妨用戥子把這句話稱一稱分量,看值得研究不值得研究?如果一家辦不下來
    (,並合了十家、百家,看還辦得辦不得?也不枉了我說書的多一番嘴。)
    (如果諸公只當小說聽了,或者當一句迂闊話聽了,那就算在下的白討厭一場。
    ()
    (閒話休提,言歸正轉。)
    (原來秦亢之、繩之的父親秦謙,是一位務農力穡的長者。)
    (每年在自己菜園的隙地上,種了許多南瓜。)
    (到了秋深的時候,南瓜成熟了,那大的足有三四十斤一個,小的也不下十來斤
    (。)
    (他是個小康之家,還不至於拿南瓜當飯吃,當蔬菜呢,也吃不了多少。)
    (所以他每年南瓜成熟時,便都將來削了皮,切了塊,煮個稀爛,打成了糊,卻
    (拿來糊在竹籬笆上,猶如牆上加灰一般。)
    (年年如此,糊得厚了,便把他剝下來,堆存在倉裡。)
    (有了新南瓜,重新再糊。)
    (如此積存了兩大倉。)
    (家人們都不知他作何用處,他也並不說明。)
    (直到臨終的時候,吩咐兒子說)
方 才:你們享盡了太平之福,不曾嘗著荒年的苦處。我積了幾十年的南瓜,人人都當他
    是一件沒用的東西,我死之後,你們千萬不可把他糟蹋了。萬一遇了荒年,拿出
    來稍為加點米,把他煮成粥施賑。這是我閒時備了作急時用的,你們千萬在心。
    (亢之、繩之兩個受了遺命,年年也照樣收存。)
    (這一年恰遇了荒年,所以他弟兄提議起來,喜得志同道合,沒有異言。)
    (只等認真過不去的時候,便舉辦起來。)
    (果然這一年五月裡,霪雨一月,六月裡又下了一場冰雹。)
    (嚇得鄉下人一面央了地保到縣報荒,一面打了包裹,提了筐籃竹杖,攜男帶女
    (的,都要逃荒去了。)
    (繩之得了這個消息,連忙出外止住眾人。)
    (亢之便走到自己的秦氏家伺裡,開了大門,邀了十多個上了年紀的村中父老到
    (來,對眾宣言道)
亢 之:列位鄉鄰呀!自古說,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朝難,今年不幸遇了荒年,列位要出
    外謀食,在下怎好阻止?但是一層,逃荒出去的,人家看得就是叫化子。一切施
    粥施飯,難免餿的、臭的都夾雜在裡面,這還是小事。那些地方官,還要說我們
    滋事,無論到了那一處、,都被他驅逐出境。流離浪蕩的,還不知那一天才可以
    回家呢?我們歷代鄉鄰,忽然今走散了,豈不傷心?
    (說到這裡,那幾個父老已經唏噓流涕了。)
亢 之:(又接著道)天幸我家薄薄的有點積蓄,不至於就要逃亡。況且我先父在時,歷
    年積存的南瓜不少,原是備作荒年之用的。在下的意思,今日便勉承父志,發了
    出來,與眾鄉鄰一同享用。眾位便各自歸去,察看田地,有可以補種的,補種起
    來,有可以改種的,改種起來。天可憐我們,幾個月後,還望有點收成,就可以
    慢慢的捱過去了。
繩 之:(接著口道)萬一不然呀,把我們的儲藏都吃完了,天氣還沒有轉機,那時候,
    我弟兄們也打著包裹,和眾位一伙兒逃荒去。此時斷沒有任著各位星散,我弟兄
    在家安享之理。
繩 之:(說到這裡,那幾個父老早已感激得號陶大哭起來,同聲說道)難得秦家兩位相
    公如此周濟,救了合村人的性命。將來怕不公侯萬代呢!
繩 之:我還有一句話和諸位商量。現在缺的是糧食,卻不缺柴草,還望各位代請幾個強
    壯鄉鄰幫幫忙,代斬幾擔柴草應用。從明日起,就在敝祠裡面煮起粥來散放。
    (眾父老聽說,就都到外面去,和各人說知。)
    (一時之間,不覺歡聲雷動。)
    (鄉下人知識有限,不解得這是人力所為,只說是佛菩薩保佑,才出了這兩個善
    (人,登時都宣起怫號來。)
    (斬柴的斬柴,割草的割草,半日之間,那秦家祠後面空場上的柴草,就堆積如
    (山起來。)
    (到了明天,秦氏兄弟果然叫了工人,把積存的南瓜搬到祠堂裡面。)
    (支起鍋灶,就把南瓜和水下鍋熬煮起來。)
    (一眾鄉人,跋來報往的來領吃。)
    (亢之弟兄又親自嘗過,覺得力量太薄,恐怕不夠充饑。)
    (每鍋裡面,又酌量加點老米,越發鬧得頌聲載道。)
亢 之:(真是古人說得不錯)人之欲善,誰不如我?
    (便有幾個小康之家,聽得秦家散賑,也送了幾擔米來。)
    (秦氏兄弟卻也樂取諸人以為善,收受下來,便用紅紙寫了「收某人助米若干」
    (,標貼出去。)
    (到幾時動用了,也簽貼出去,「某日支用若干」鄉下人辦事,本是沒有條理的
    (,然而照他那樣,卻是絕無弊竇。)
    
    
4**時間: 地點:
    (此時天氣炎熱,不免有點癘疫傳染,亢之索性親到揚州去買了些痧藥等回來,
    (分給眾人。)
    (這麼一來,老大一個荒年,一座八里鋪,竟沒有一個失散逃亡的。)
    (到了八九月裡,那補種的花生、豆子、雜糧等,都慢慢有點收成之望了,人心
    (也大定了。)
    (直到了年下,秦家積了幾十年的南瓜也吃盡了,方才停賑。)
    (從此秦家出了個善人之名。)
    (遇了過年過節,那些曾經受惠的人,也有送雞的,也有送鴨的,也有糾合了幾
    (家合送一口小豬的。)
    (卻之不得,只好受了。)
    (鄉下人家,只看牲畜繁盛,便是發達之機,因此秦氏比從前更覺得興旺了。)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亢之的兒子二官,已長成八歲了,出落得一表人材,十
    (分可愛。)
    (怎見得:
    (  風神韶秀,頭角睜嶸。)
    (絳唇綻朱,明眸點漆。)
    (克歧克嶷,姿容已見魁梧。)
    (學步學趨,揖讓居然中節。)
    (秀外慧中,崔彥通後生第一。)
    (神清氣爽,伏士標日下無雙。)
    (八里鋪合村的人,沒有一個不歡喜這孩子的。)
    (這且不必說。)
    
    
5**時間: 地點:
    (單說這孩子,生下一個傳種的紅痣,卻隱在左脅底下,有指頂般大小,硃砂般
    (顏色。)
    (因為他父親亢之,左脅下也是這麼一顆,所以人家說他是個傳種痣。)
    (今且表白在先,下文再見分曉。)
    
    
6**時間: 地點:
    (且說亢之閒著沒事,便教他認幾個字,就便也想覓個蒙師,替他開學讀書。)
    (恰好遇了揚州府城一個親戚,進了甘泉縣學,送了報單喜帖來,請吃喜酒。)
    (亢之弟兄不免封了幾分銀子的芹敬,托便人帶去送了。)
    (報單拿來帖在門口,一班鄉下人見了,自然嘖嘖稱羨。)
    (秦亢之也想起自己雖是耕讀傳家,卻向來不曾彩得芹香。)
    (喜得兒子二官,生得聰明漂亮,何不好好的教他讀書,將來或者可以光大門閭
    (,豈不是好?想罷,便和兄弟繩之商量。)
    (繩之因為妻子李氏,幾年都沒有生育,看得二官猶如自己兒子一般,聽見要教
    (他讀書,自是歡喜。)
繩 之:(因說道)我們本村雖然有兩個蒙師,但不過都是教兩本《百家姓》、《千字文
    》的材料。我們家裡,自從二官出世以後,家道日見順適,並且這孩子生得聰明
    ,像個讀書有成的。我想殷家表叔,他教小孩子最得法,聞得他自從前年失了館
    地,一向閒在家裡。不如請他來教二官,親戚面上,料他也不好推辭。
亢 之:他住在竹西亭,離此地有五里多路,不知他肯來不肯?本村裡實在沒有人,就等
    我明天親自去走一遭,看是如何再說。
    (弟兄兩個商量已定,到了次日一早,亢之便起身到竹西亭去,看他的殷家表叔
    (。)
    
    
7**時間: 地點:
    (且說他那表叔,姓殷,表字曰校,是個累代以訓蒙為業的,祖居在竹西亭。)
    (這一天看見表姪秦亢之到來,少不免茶煙相待。)
    (寒暄已畢,亢之便說出來意,殷曰校捋一捋兩撇八字黃鬍子)
亢 之:是呀,你家二官也到了讀書年紀了。我這幾年懶得出門,就許久不看見他了,長
    得還好嗎?
亢 之:便是因為他年紀太小,沒有帶得來請表叔公的安。
曰 校:這兩年我年紀大了,精神也磨不起,所以有兩年沒有就館了。幸得大小兒到瓜州
    去就了專館,二小兒也弄了個蒙塾,教上十多個學生,我也樂得養養靜了。賢姪
    既然親自到來,我也不便固執,好在一兩個孩子,還不十分費神。
    (亢之連忙站起來,作了個揖道)
亢 之:一切總求表叔費神。
曰 校:難得賢姪想著我。你可知我殷氏,雖然累代科名蹭蹬,那教學一門,卻是甚利的
    。你可知儀徵阮文達公?就是我先曾祖教出來的呢。高郵王引之,又是我先祖啟
    的蒙。我老人家門下的進士、翰林,也是一大把。就是我所收的門生硃卷,不管
    他進土、舉人,一起在內,疊起來有七八寸高呢。你今天想著了我,你家二官一
    定要發的。
亢 之:(又連連作揖道)多謝老表叔教誨他,將來得有寸進,自然都是老表叔栽培的。
曰 校:(又正色道)我們忝在親戚,諸事本來不必計較,但是也要說明一句。凡事都是
    先小人,後君子的好。
亢 之:束脩一層,只請老表叔吩咐,小姪無不從命。
曰 校:在他處呢,再多的錢,我也不去勞神的了。在親戚情面上,少了我也不夠,多了
    我也說不出,你一個月送我五百大錢罷。不過一年要作十二個月算的,一年你出
    六千文,遇了閏月照加五百。贄敬、節敬在外。賢姪,你看如何?
亢 之:一切都遵命辦理。但不知老表叔幾時可以去得?
曰 校:賢姪先請一步,我收拾點行李,疊起幾卷書,明日就來。
    (亢之大喜,作別去了。)
    (到得明日,日校果然帶了行李書箱,坐了一輛小車來了。)
    (亢之弟兄迎著,代他發付了三十文車錢,請到裡面,收拾出一間書房,開了行
    (李,庋架起幾本書,設了師位,然後散坐閒談,定了開學日子。)
    (到了那天,曰校也居然戴了一頂祖父傳下來的大帽,秦二官便謁聖拜師。)
    (亢之用紅紙裹了二百文,送作贄敬。)
    (曰校便替秦二官起了個學名,叫秦白鳳。)
    (從此照例天天上書寫字。)
    (他本來是父親教著認過幾百字的,教起來自然容易,不上兩個月,把那些《三
    (字經》、《千字文》都理過了,便讀起《大學》來。)
    (一天,白鳳放了學,出來見父親,只見座上坐了一個人,亢之叫二官快來見過
    (伯伯。)
    (白鳳抬頭望去,卻是個不相識的人。)
    (正是:
    (  他年未必成嬌客,此日先來見岳翁。)
    (要知座上坐的是誰?且待小子閒了,再來開說。)
    (第二回 寇阿男京華呈色相 秦紹祖杯酒議婚姻)
    (繁華自古說皇都,帽影鞭絲入畫圖。)
    (色即是空空即色,故呈色相惑凡夫。)
    (一水揚州對潤州,隔江結得鳳鸞儔。)
    (可憐月老姻緣簿,未許團圓到白頭。)
    (當下秦白鳳聽得父親吩咐,便走上一步,口稱「伯伯」,恭恭敬敬的作了個揖
    (。)
白 鳳:(那個人連忙扶住道)好,好,已經長得這麼大了。那年我們出門的時候,還抱
    在手裡呢!
    (你道這人是誰?原來正是淮水盛漲那年出門賣藝的寇四爺。)
    (寇四爺那年帶了妻小,渡過了長江,就從鎮江起,沿著江岸西行。)
    (一路上耍些拳棒,賺得銀錢,作為盤費。)
    (雖是櫛風沐雨,卻還進止自由。)
    (每到得一處地方,多則寄居幾月,少亦耽擱幾天。)
    (行行住住,不覺到了湖北武昌府,是個繁華所在。)
    (這個時候,寇四娘身懷六甲,已將足月,寇四爺便不住客店,賃定了房於。)
    (滿意生下個男孩,便香煙有繼;不期足月臨盆,卻生下個女娃娃來。)
    (寇四爺雖然失望,卻也聊勝於無。)
    (因替他起個小名,就叫阿男。)
    (從此有了這個襁褓物,寇四娘便不能出場賣藝。)
    (寇四爺獨手單拳,便覺得沒甚麼興趣,因此商量取道回家。)
    (夫妻兩個,正在商量,忽然遇了一個機會。)
    (原來武昌對岸,漢陽府地方,有一家富戶,姓萬,取名叫做夫強,人家都稱他
    (萬員外。)
    (這萬夫強坐擁百萬家財,閒著沒事,便想設法消遣光陰。)
    (平日養了十多位拳教師,終日馳馬試劍,耍刀弄棒。)
    (聞得寇四爺是江湖上一條好漢,便備了禮物,修了書函,專差家人渡過江去聘
    (請寇四爺,做個教師。)
    (寇四爺接了來書,看過一遍,且不收禮物,對來人說道)
寇四爺:承員外美意,本當前去領教,爭奈我有家眷住在這裡,這裡又是客地,少不免常
    要在家裡照顧一切,早晚過江不便。拜煩上覆員外,我不日就要動身回鄉,等我
    送了家眷回鄉,再來領教。
那來人:教師不必過慮。我家員外,為人十分慷慨,家裡閒房盡多,就請連寶眷一起搬過
    去也不妨。
寇四爺:話雖如此,但未得員外面允,怎好造次?
那來人:(聽說便道)既然教師如此說,且待我回去稟明員外,卻再來請罷。
    (寇四爺應允了。)
    (那來人便寄下禮物,隻身回去。)
    (過了半天,又來了)
那來人:員外已經吩咐過,指撥出一所房屋,請寶眷居住,就請教師過去。
    (寇四爺大喜,方才收過禮物,與寇四娘收拾起細軟,抱了阿男,一同到漢陽而
    (來。)
    (萬夫強接著,十分優禮相待。)
    (寇四娘安頓過行李,也進內去見過萬安人。)
    (從此寇氏夫妻,便在漢陽住下。)
    (寇四爺逐日價和萬夫強講究幾路槍法,或與各教師比較武藝。)
    (喜得寇四爺為人和藹,不逞高強,和別人比較,雖是本事能勝他的,也不過較
    (一個平手,不肯使人當場沒臉。)
    (這個承他情讓的,自然五中感激,因此同事當中,處得十分和氣。)
    (從此一住便住了五個年頭,阿男已長到六歲了。)
    (萬員外有個叔父在京裡,官居禮部侍郎之職。)
    (因聽說姪兒萬夫強,連年在家耍刀弄棒,恐防他誤招匪人,便寫了一封書函,
    (專人回漢陽去,只說京裡有事,叫他進京去走一遭。)
    (萬夫強便收拾行李動身,各教師得了這個信,便都暫時告退。)
    (寇四爺這才帶了妻小,回到家鄉。)
    (不免到各鄉鄰人家一一去道契闊。)
    (這天到得秦亢之家,恰好遇了白鳳放學。)
    (四爺見了,便把他接在膝邊道)
四 爺:長得好快呀,那年我出門的時候,還抱在手裡呢!今年可有九歲了?上學讀書了
    嗎?
亢 之:八歲了。今年才請了一位先生,在家裡讀書。
四 爺:好呀,我們阿男是在湖北養的,今年也六歲了。
亢 之:原來四爺恭喜添丁了。
四 爺:慚愧,是個女子,不過落得眼前熱鬧罷了。喜得他長得容易,雖然只有六歲,也
    有你們二官般長大了。如果秦相公不討厭,我也想送他過來從先生讀書,不知可
    使得?
亢 之:四爺有意栽培女公子,這是好極的了。這裡又沒有第二個學生,先生也正苦過於
    寂寞呢。就請送過來便了。
    (寇四爺大喜。)
    (恰好秦繩之從外面回來,與寇四爺彼此相見。)
    (大家道過契闊,寇四爺便作別回去,與寇四娘說知,要送阿男上學的話。)
四 娘:阿男才得六歲,怕早了些罷?
寇四爺:阿男年紀雖小,身驅卻是長大的。方才在秦家,看見他家二官,已經八歲了,生
    得也不過阿男那點大小。我意思要早點叫他上學讀書,將來你我自己再教他些武
    藝,教成一個義武全才,也好招一個快婿養老。
    (寇四娘聽說,自無不允之理。)
    (當下拿歷本,看定了日子,寇四爺便去置備點紙筆書籍之類。)
    (到了日期,便親自送女兒阿男去上學。)
    (先見過亢之弟兄,又帶到裡面見過繩之的娘子,然後轉到書房去拜見先生。)
    (原來亢之已經從中介紹,說定了每月送修金二百文,殷曰校樂得每月多撈他二
    (百,就答應了。)
    (這天早起,白鳳一早先到了書房。)
    (不多幾時,亢之帶了寇四爺,領看阿男來了。)
    (寇四爺先向殷曰校見過禮,然後叫阿男上前叩見。)
    (又叫與白鳳相見過後,方才就了學位。)
    (真是一個英俊好女兒,雖然僅得六齡,卻已出落得英姿綽約,態度輕盈。)
    (怎見得:
    (  修眉畫螺,皓齒編貝。)
    (一點朱櫻唇小,兩旁粉頰渦圓。)
    (漆髮垂肩,愈襯出梨花臉白;星眸特睞,乍舒開柳葉眉青。)
    (耳底雙環搖曳,寫出輕盈;額頭一點焉支,增來妖媚。)
    (看此日垂髫嬌女,即他年絕代佳人。)
    (從此,阿男就在秦家讀書。)
    (繩之娘子,因為自己沒有兒女,見了別人的小孩子,沒有不歡喜的。)
    (況且阿男又生得粉堆成、玉琢就般的一個女孩兒,如何不愛?便和伯伯、丈夫
    (說知,中午放學時不放阿男回去,留在家裡吃中飯,到晚飯時才放他回家。)
    (因此阿男早來暮去,每日除了讀書之外,便在上房和秦白鳳頑耍。)
    (諸公!告子一句話說得最好,他說)
四 娘:食、色,性也。
    (這好食和好色,真是從娘胎裡帶來的先天性情。)
    (不信,但看小孩子出世,就解得吃奶,啼哭起來便要娘,若是用了奶娘呢,他
    (便見了奶娘,比爹娘還要親熱,這便是好食。)
    (到了幾個月,略略識得人事的時候,你試拿一張白紙、一張紅紙去逗他,他伸
    (出手來,一定是要紅的,這便是好色。)
    (手抱的孩兒是斷斷乎沒有習染的了,所以說是性也。)
    (秦白鳳和寇阿男兩個,一對小兒女,一個是眉清目秀,一個是齒白唇紅。)
    (似此天天在一起,雖是兩小無猜,卻也是你愛我臉兒標緻,我愛你體態輕盈。
    ()
    (小孩子家雖然不懂得甚麼,就只這點,便種下了無限情根。)
    (況且兩個同在一處讀書,相守到五六年,秦白鳳長到了十四歲,阿男也十二歲
    (了。)
    (那寇四爺送女兒去讀書,不過是一時高興。)
    (這幾年讀下來,阿男已經略識幾個字,隨便一封信,拿起來也勉強念得下了。
    ()
    (鄉下人家女兒,有了這點本事,便要算是才女的了。)
    (因此阿男到了十二歲那年,寇四爺就不叫他讀書了。)
    (一則是已經心滿意足,二則是因為沒有於息,恐怕失了自己的家傳幻術武藝,
    (要想傳給女兒。)
    (所以叫他歇了學,天天在家裡,先教他些翻跟斗、耍拳腳、縱高、跳遠的軟工
    (夫。)
    (秦白鳳一旦失了個侶伴,便覺得讀書寫字都沒了神采。)
    (聽得阿男在家習武、天天到了放學時候,便跑到寇家去看。)
    (原來寇家門前是一片空場,寇四爺天天就在空場上教阿男,白鳳便天天到空場
    (上去看。)
    (有時碰得不巧,已經教完了,他便直到寇家裡去,和阿男頑耍。)
    (好在彼此鄉鄰,又是兩個小孩子,各無猜忌的。)
    (所以由得他哥哥、妹妹的,依舊天天在一起。)
    (如此又過了兩年,阿男已是十四歲了。)
    (寇四爺又想起男大須婚,女大須嫁的念頭,便和商量道)
寇四娘:我看阿男長得實在快。你看他只得十四歲,人家見了,那一個不當地是十六七歲
    的人?人又生得聰明,所以我的幻術武藝,他都學得純熟了。你我又沒個於息,
    我想替他招個女婿養老。無奈這鄉下地方,沒有個出色的子弟。
    (這一句話未曾說完,便接著說道)
寇四娘:官人說得不差。妾早就看中了一個人,說出來不知官人對不對?就是妾的姪兒餘
    小棠。我們親上加親,豈不格外親熱?
    (原來寇四娘的父親餘佐清,世居在瓜州鎮上,只生下寇四娘兄妹二人。)
    (寇四娘的哥哥叫餘棠伯,生下一子,就叫小棠。)
    (家中薄有資財,前兩年棠伯過了,小棠倒還能支持門戶,此時已長到一十八歲
    (了。)
    (寇四娘歸寧時,早就暗中向姪兒許下了親事,所以小棠一向不肯提親,單等他
    (表妹。)
    (寇四娘這天乘便說了出來,寇四爺聽了,沉吟半晌道)
寇四爺:娘子看中的,自然不差,況且又是親上加親,自然是好的了。但是卑人的意思,
    要想帶女兒出門一次,僥倖遇了個王孫公子,不然,或者配上個江湖好漢,這才
    遂了我的心願呢!
    (寇四娘聽說,心中雖不以為然,卻也不便十分違拗。)
寇四娘:(便道)官人說的自是高見。但不知幾時動身?到那裡去?
寇四爺:我想北京是個天下第一繁華的所在,打算去走一遭。一則為女兒的終身大事,二
    來這許多年個曾走動,借此也舒舒筋骨。
    (當下寇四娘應允了,便擇日起程,不免又到各鄉鄰人家去辭行。)
    
    
8**時間: 地點:
    (此時和秦家的交情,比以前又是不同,因此寇四娘帶了阿男,專到秦家話別。
    ()
    (繩之娘子接著款待,自不必說。)
    
    
9**時間: 地點:
    (且說秦白鳳下學進來,見了阿男,自是歡喜。)
    (然而此時彼此都長大了,不免要避點嫌疑;雖然仍是有說有笑,但較之於從前
    (耳鬢廝磨的光景,又自不同了。)
    (當下談了幾句,忽的起身說道)
阿 男:不知先生可在書房裡?我受業一場,也應該去辭個行。
寇四娘:禮該如此。你去去就來罷。
阿 男:(對白鳳道)就煩哥哥陪我走一遭。
    (白鳳箕著答應了。)
    (兩人同到了書房,誰知殷曰校放了學,便到外頭散步去了。)
白 鳳:先生既然出去了,我回來替妹妹說到罷。
    (阿男望著白鳳,臉上泛了一點紅)
阿 男:我何嘗要辭甚麼行,不過要和你說句體己話罷了。
白 鳳:妹妹此番出門,有甚話吩咐,自當洗耳恭聽。
方 才:(阿男臉上又紅了一紅)哥哥,你到底愛我不愛?
白 鳳:妹妹說得奇,我聽見你要出門,已經心焦得了不得,要想設法留住你,卻又無法
    可設。肚子裡有多少話要和你說的,卻又說不出來。我此刻為了妹妹,已經心亂
    的了不得。妹妹還要和我打趣,我有甚不愛妹妹的道理呢?
    (阿男低下了頭,一會兒臉上紅了又紅,顫聲說道)
方 才:你如果真愛我,便請你務必等著我。
白 鳳:(也紅了臉道)我也這麼想。但怕我們自己做主不來。
阿 男:只要有心,我有法子呢!
    
    
10**時間: 地點:
    (正說到這裡,忽聽得門外咳嗽了一聲,殷曰校回來了。)
    (阿男端端正正的福了兩福,說了辭行的話。)
    (殷曰校是一切都不關心的,隨便敷衍了兩句。)
    (他二人仍到上房去了。)
    (盤桓了一會,方才分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