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 地點:
    (第一回 談楔子演說九尾狐 償孽債願為比翼)
    (烏龜有九尾,狐亦有九尾。)
    (九尾龜有書,九尾狐不可無書。)
    (他為一個富貴達官寫照,因其帷薄不修,鬧出許多笑話,故與他題個雅號,叫
    (做「九尾龜」。)
    (我為一個淫賤娼妓現形,因其風騷善媚,別有許多魔力,故與他取個美名,叫
    (做「九尾狐」。)
AAA:(昔駱賓王《討武檄》中有兩句云)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
    (是以則天比狐。)
    (後人將他做了古典,編成一部《鏡花緣》小說,就說武則天是心月狐下凡。)
    (雖未免有些附會,不足為據,然其獻媚惑人,又何妨說他是個狐呢?至於蒲柳
    (仙《聊齋志異》一書,說狐談怪,不一而足。)
    (其中如《青鳳》、《蓮香》等傳,情致纏綿,有恩有義,令人讀之神往,反以
    (未睹斯狐為恨。)
    (然這個考據,出自《聊齋》,猶可說是柳仙的寓言,難以深信。)
    (若古時大禹皇帝娶女於塗山氏,自稱「九尾天狐」,禹頗得其內助,而夏遂以
    (興。)
    (這件故事,卻是班班可考,比不得無稽讕語了。)
    (照這樣說起來,則狐幾勝於人,人將不足以比狐。)
    (不知狐而人,則狐有人心,我不妨即稱之為人;人而狐,則人有狐心,我亦不
    (妨即比之為狐。)
    (蓋狐性最淫,名之曰「九尾」,則不獨更淫,而且善幻人形,工於獻媚,有採
    (陽補陰之術,比尋常之狐尤為利害。)
    (若非有夏禹聖德,誰能得其內助?勢必受其蠱惑而死。)
    (死了一個,再迷一個,有什麼情?有什麼義?與那迎來送往、棄舊戀新的娼妓
    (,真是一般無二。)
    (狐是物中之妖,妓是人中之妖,並非在下的苛論。)
    (試觀今之娼妓,敲精吸髓,不顧人之死活,一味貪淫,甚至姘戲子,姘馬夫,
    (種種下賤,罄竹難書。)
    (雖有幾分姿色,打扮得花枝招展,妖豔動人,但據在下看起來,分明是個玉面
    (狐狸。)
    (即有人娶他歸家,藏諸金屋,幸而自己有命,不曾被他迷死,也可算得僥倖。
    ()
    (只是他拘束不慣,終究要興妖作怪,不安於室的。)
    (你想可怕不可怕?然這幾句話僅就大概而言,如今在下編成這部書,特地欲喚
    (醒世人,要人驚心奪目,故標其名曰《九尾狐》,是專指一個極淫賤的娼妓,
    (把他穢史描寫出來,做個榜樣罷了。)
    (閒話少敘,書歸正傳。)
    (這個妓女卻巧姓的是胡,名叫寶玉。)
    (本姓潘氏,原籍金陵。)
    (其父叫「小鏡子」,是個無賴之徒,在咸豐癸丑年間,從反賊劉麗川戕官劫獄
    (,佔據了上海縣城。)
    
    
2**時間: 地點:
    (其時小鏡子姘識一個桶匠的妻子,珠胎暗結,遂生下寶玉一女。)
    (隔了幾年,官兵勢大,克復上海,把他滿門老小盡行誅戮。)
    (幸得寶玉之母住在他處,所以母女二人得能保全性命,不至駢首西郊。)
    (然兩口兒伶仃孤苦,無依無靠,住在這上海地面,怎能度得日子?故勉強過了
    (數年,其母實在支持不下,只得將寶玉賣入娼家。)
    
    
3**時間: 地點:
    (此時寶玉只有十餘歲,並不叫什麼「胡寶玉」,那塊做生意的牌子取名叫林黛
    (玉。)
    (真是天生的尤物,出落得風流俊俏,嫋娜娉婷,面若夭桃,腰如弱柳,姊妹行
    (中罕有其匹。)
    (而且應酬週到,對答如流,天然有一種媚態,從頭上至足上,沒有一處不媚。
    ()
    (不論說一句話,做一件事,走一步路,無不用那柔媚的工夫。)
    (所以一時的妓女,那個及得他來?可稱為青樓之翹楚,北里之班頭。)
    (況且這個時候,上海洋場十里遠不如今日的繁華,煙花未盛,金粉無多,忽聞
    (有此美妓,惹得一班富商貴介個個爭先恐後前來報效,不但吃酒碰和,還有私
    (下酬贈東西,無非金珠首飾與那綢緞衣服等類,故寶玉聲價之高,服物之奢,
    (一時無出其右,我且按下慢表。)
    
    
4**時間: 地點:
    (再說上海有一位富商,姓楊,名企堯,排行第四,人人都叫他楊四,浙江寧波
    (府人氏。)
    (本是巨富之家,在申開設典肆,後來因生意平常,就此閉歇。)
    (復以餘資經營絲業,果然利市三倍,財星高照,不到幾年,多了百萬家私,故
    (此商界之中,要推楊四為第一。)
    (現住在後馬路泰記弄口。)
    (為人極其豪爽,一擲千金,毫無吝惜,不與守錢虜一般見識,時常同一班至交
    (朋友在花柳場中朝歡暮樂。)
    (倘遇美貌的妓女,合了他的意,他就娶歸家內,置之金釵之列,故此家中妻妾
    (已有五六位,個個是如花似玉的。)
    (好得他有財有勢,只要看上了眼,沒有一件事不能如願的。)
    (那一天,有一個朋友請他在李巧玲家飲酒,見別人叫了林黛玉(即胡寶玉)的
    (局,楊四一見傾心,頗為合式,等到席散之後,就拉了這位朋友前去打了一個
    (茶會,方才歸家。)
    (所以今日無事,用過午膳,聽報時鐘已敲兩下,意欲向黛玉家造訪。)
    (命人喚了一輛馬車,換好了一身衣服,剛要出門,即見管門的楊升進來稟道)
叫了一:外面有一位客人要見老爺。
楊 四:你可曾問他姓什麼?看上去可有多少年紀?身上穿的什麼衣服呢?
叫了一:(楊升回道)問他說是姓蔡,約有三十多歲,身上穿得很好的。
    (楊四聽了,即喚楊升去請他進來。)
    (不一回,那人走進書房,連聲的叫「四兄」。)
    (楊四一看,此人年約三旬,身矮面白,穿一件二藍寧綢夾袍,醬色摹本馬褂,
    (足穿厚底雲頭鑲鞋,以前也算時式的,不比目今的打扮,嘴裡銜著一根雪茄煙
    (,認得不是別人,原來是做同行生意的蔡謙良,連忙招呼道)
楊 四:請坐!請坐!老兄來得正巧,再遲一刻,小弟就要出去了。
謙 良:四兄此刻出去,可有什麼正事嗎?
楊 四:並無正事,為因在家昏悶得很,故想到外邊去閒散閒散罷了。
謙 良:既沒有正事,今晚小弟請客,要奉屈四兄駕臨一敘,未知四兄可肯賞光嗎?
楊 四:諒必在貴相好金巧林處,不知是也不是?
    (謙良答應「正是」。)
楊 四:小弟晚上准到。只是此刻時光尚早,弟本擬到黛玉家去,打個茶圍,老兄如果有
    興,就此一同前去可好?
    (謙良唯唯,抬頭把掛鐘一看,已是四點多鐘,即忙同楊四走至門前,上了馬車
    (。)
    (馬夫拉動韁繩,疾馳而去;並不到別處遊覽,一逕向黛玉家來,在兆貴里口停
    (車。)
    (兩人下車進弄,見一排的石庫門都掛著金字招牌,每一家至少也有三四塊。)
    (楊四無心細看,直至黛玉門前,招呼謙良一同入內。)
    (走進客堂背後,上了樓梯,的相幫高叫了一聲)
聽得下:客來。
    (即見房裡大姐、娘姨把門簾掀起,都走出來觀看。)
    (剛正兩人上樓,大姐、娘姨單認得楊四,先叫了一聲)
娘 姨:楊老。
叫了一:(又)大少!
    (招接進房。)
    (黛玉也迎將出來,向二人低聲叫應,另有一種媚態,早惹得楊四骨軟筋酥,如
    (入天臺仙境,心中得意非常。)
    (雖前晚來過一次,卻是醉眼模糊,並未十分留意;今日到此,在清醒的時候仔
    (細觀看,比別處大不相同,收拾得纖塵不染,耀眼爭光。)
    (一切動用的東西,擺設的器具,無一件不奢華動目,別出心裁。)
    (然在今看起來,也只算得平常。)
    (何以言之?為因數十年前,各樣器用非但沒有,而且有了也不用。)
    (即如紅木房間,現在家家鋪設,毫不希罕。)
    (若從前則名貴異常,用的全是椐木,設或有幾件紅木,要算奢華到極點了。)
    (還有一說,譬如點一盞燈,起先有了洋油燈,已覺明亮;後來出了保險燈,還
    (不算數;又出了汽油燈、紗罩自來火燈,還不算數,索性點了電氣燈。)
    (所以從前憑你怎樣的華麗,怎樣的考究,與現今比將起來,自然看得平常了。
    ()
    (話休絮煩。)
    
    
5**時間: 地點:
    (單說楊四是個豪富商家,生性最喜奢華,不啻當年石崇。)
    (今見黛玉這副排場,甚是合式,早有量珠聘美之意。)
    (惜乎黛玉有綠珠容貌,沒有綠珠節烈,枉費楊四一番憐惜。)
    
    
6**時間: 地點:
    (此時黛玉請二人坐下,送過了香茗、瓜子,先問謙良尊姓,然後向楊四說道)
黛 玉:楊老,勿知今朝吹仔啥格風,吹唔篤兩位貴人到間搭賤地浪來格?
楊 四:你說什麼話!我今天到這裡,卻是一片誠心。為因前晚見了你,我實在想念你得
    很,怎麼說風兒吹得來的?
黛 玉:楊老瞞奴,只怕嘸不實梗格好。據奴看起來,一定到別場化去,順便到間搭走走
    罷哉。格句說話猜得阿著?
    (楊四聽了,暗贊黛玉聰明伶俐,瞞他不過,就指著謙良說道)
楊 四:雖是他今天請客,在金巧林家喝酒,邀我同去,其實到這裡來,我很誠心。你若
    不信,問他就曉得了。
謙 良:(接口道)他果然誠心得很。我方才到他府上,請他吃酒,他已經叫好了馬車,
    要到這裡來了,他又拖了我一同來的,委實不是謊話。
楊 四:如今你可信了麼?
黛 玉:曉得哉,算是誠心格。不過停歇叫起局來,勿知阿叫倪?
楊 四:不但要叫你,明天還要在這裡吃臺酒呢!
    (黛玉一聽,知道楊四場面極闊,最喜別人奉承,就稱謝道)
黛 玉:多謝仔楊老。奴原曉得楊老是最誠心、最肯照應倪格。
    (這幾句話,拍得楊四的馬屁十足十分,故爾楊四洋洋得意,即時把點菜單開好
    (了,交與黛玉,又說了一回情致的話,吃了幾筒煙,早已是上燈時候。)
謙 良:(催促道)四兄,我們去罷!今天我是主人,倘那邊客人先到,卻有些不好意思
    的。
    (楊四被他一催,口中雖然答應,身子仍然坐著,與黛玉說不盡的話兒。)
謙 良:我們吃過了酒再來,你道好不好?
    (楊四方才立起身來,懶懶的說道)
楊 四:既如此,我們走罷。
黛 玉:唔篤啥能性急介,辰光還早勒海來呀,再請坐歇勒去。
黛 玉:(楊四搖搖頭)格末停歇就來叫倪,讓倪好早點來介。
    (說罷,再與楊四咬了幾句耳朵,楊四隻是點頭答應。)
    (要曉得他們咬耳朵說幾句什麼話,不要說看官們不知道,連我做書的也不知道
    (,必須問了楊四,方才曉得。)
    (可見黛玉柔媚工夫,別人都及不來的。)
    (況且年當少艾,姿色又佳,不比後來的胡寶玉,毋怪楊四迷戀。)
    (不然,楊四的眼界極高,怎能一見傾心呢?)
    (閒話少講。)
    
    
7**時間: 地點:
    (此時楊四同謙良出了林家,走至里口,也不乘坐馬車,好得路近,不多幾十步
    (,進了兆富里,已到金巧林家。)
    (一逕進門上樓,高喊「客來」。)
    (堂子裡規矩總是一樣的,無須細說。)
    (二人在巧林房中,專等客人到齊,即時擺酒叫局。)
    (局中惟黛玉先來,愈合楊四之意。)
    (黛玉坐了好一回,等候席上用過點心,就拉楊四同行。)
    (楊四當即辭了主人,回至林家,與黛玉談談說說,十分親熱,直坐到一點多鐘
    (,方始乘馬車回去。)
    (正是)
    (早識風流皆夙債,漫誇露水亦前緣。)
    (不知明晚擺酒請客,怎樣想娶黛玉歸家,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醉月飛觴欣邀眾友 依紅偎翠召集群芳)
    
    
8**時間: 地點:
    (且說楊四從黛玉家回來,心中著實迷戀,未免胡思亂想。)
    (當夜在姨奶奶房中安寢,別無書說。)
    (到了來朝,起身梳洗畢,即安排文房四寶,連寫了四五封信,無非是請客吃酒
    (的幾句話。)
    (還有三四位至交,不須寫信去請,只要臨時一邀,無有不來的。)
    (寫完了信,立刻命兩個下人分頭送去。)
    (不多一回工夫,都來回覆,有的說三點鐘赴約,有的說傍晚准到。)
    (楊四一聽他們個個應允,倒也歡喜,少停朋友愈多,愈顯得自己場面。)
    (用過午膳,先差人叫好馬車,停在門前。)
    (等到兩點鐘後,急忙上車,來至林家。)
    (登樓進房,那班娘姨、大姐一片聲的叫「楊老」,黛玉亦然高聲叫應。)
    (楊四見黛玉梳妝未畢,正在那裡調脂弄粉,未便起身迎接,口中只說「楊老請
    (坐」。)
    (楊四就靠妝臺坐下,定睛細看,見今日黛玉的打扮更是不同。)
    (有一首詩,單贊他的美處。)
    (詩云)
    (珠圍翠繞粉香濃,雲想衣裳花想容。)
    (愛煞卿卿多媚骨,能教蜂蝶盡迷蹤。)
    (楊四看得出了神,呆呆不語。)
黛 玉:楊老,阿是勿認得奴,只管對奴看嗄?
    (楊四被他一問,倒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一笑)
楊 四:你在那裡梳妝,我在旁邊觀看,雖沒有與你畫眉,我也算做風流張京兆。
黛 玉:勿知奴阿有格種福氣勒海?
    (說著,把一雙勾魂奪魄的俏眼對楊四眇了一眇,彷彿《西廂記》上所說的「臨
    (去秋波那一轉」,赤緊的一縷情絲,將楊四牢牢縛定。)
    
    
9**時間: 地點:
    (其時黛玉妝飾已畢,立起身來,親手把衣櫥一開,取出一套新鮮衣裙;又順手
    (拿出一隻紅木小官箱,放在臺上。)
    (旁邊娘姨過來伏侍,將衣裙穿著停當,黛玉方把官箱輕啟,光華奪目,無非是
    (金鐲、鑽戒、多寶串等物。)
    (一一取出,帶在身上,拉楊四到夾廂裡坐下)
然 後:今朝請幾位朋友,故歇辰光阿要來快勒介?
楊 四:內中有幾位想必要來快了。如果有四個人,我們還好碰和呢。
    (說罷,與黛玉摸手摸腳,十分親熱。)
    (黛玉即橫在榻上,與他裝了幾筒煙。)
    (彼此說說笑笑。)
    (正在那裡取樂,忽聽下面的龜奴高喊了一聲:「客來」,樓梯上腳步碌亂,曉
    (得有幾位朋友來了,兩人即忙從榻上坐起,走出去觀看。)
    (楊四腳快,先走到房門口,在門簾縫裡一張,果是自己朋友,來了三位,連忙
    (招呼進房。)
    (黛玉也上前各各叫應,卻都認識。)
    (一個叫胡士誠,叫過黛玉的局,就是前幾天晚上同楊四到這裡打茶圍的;一個
    (叫梅道卿,一個叫柳維忠,也曾在席面上會過的。)
    (知是一班有名的闊客,不敢怠慢,請坐之後,正在那裡取樂,忽聽下面的龜奴
    (高喊了一聲:「客來」,樓梯上腳步碌亂,曉得有幾位朋友來了,兩人即忙從
    (榻上坐起,走出去觀看。)
    (楊四腳快,先走到房門口,在門簾縫裡一張,果是自己朋友,來了三位,連忙
    (招呼進房。)
    (黛玉也上前各各叫應,卻都認識。)
    (一個叫胡士誠,叫過黛玉的局,就是前幾天晚上同楊四到這裡打茶圍的;一個
    (叫梅道卿,一個叫柳維忠,也曾在席面上會過的。)
    (知是一班有名的闊客,不敢怠慢,請坐之後,親手遞上香茗,送過瓜子,方啟
    (口問士誠道)
楊 四:格兩日為啥勿來?阿是倪待慢仔呢啥?
士 誠:你說什麼話!這幾天,我實在忙得狠,若不是他來邀我,今天也沒有工夫來呢。
    (說至此,停停)
叫了一:現在有楊老陪你,他比我好,我就不來,也不要緊了。
黛 玉:格人,啥洛能格惡佬,說出格種閒話來介!
楊 四:(也搶著說道)不要怪他,實是我的不是。他前天領我到這裡,我今日即在此擺
    酒,豈不是剪了他的邊嗎?
    (道卿同維忠聽了,都指著士誠說道)
道 卿:怪不得有這幾句話,帶了些鎮江風味了。
士 誠:這句話我無心說出來的,你們當了真,真是冤枉煞人!
維 忠:既然這樣寬宏大量,我勸你們兩個人,拚做了一個公司罷。
黛 玉:唔篤勿要瞎三話四,人末哪哼姘公司介?
    (說得眾人拍手大笑。)
楊 四:我們且慢說笑,此刻時光尚早,不如來碰一局和,消消閒罷。
    (大家一齊高興,都說狠好。)
    (於是黛玉喚大姐、娘姨端整起來,七手八腳,頓時撮好檯子,掇好凳子,倒好
    (骨牌,派好籌碼;臺角兩邊擺好茶几,茶几上面放好茶食水果盆子,方始請四
    (人入局。)
    (搬定坐位,碰的是一百零五張老和,不比目下都是麻雀,連黃河陣也不懂,不
    (要說八經三夢的老和。)
    (可見一樣賭錢,也有一時的風氣。)
    (閒話少敘。)
    (四人碰了一回,已是上燈過後。)
    (楊四忽然想著還要請幾位客人,就喚黛玉代碰幾副,自己走到桌邊,命人端整
    (筆硯,取過幾張請客票來,一連寫了五張,交代娘姨、大姐拿下樓去,吩咐鱉
    (腿到四處邀請,不須細表。)
    
    
10**時間: 地點:
    (單說楊四寫畢,走到黛玉旁邊,看他代碰了幾副,果然他手氣甚好,一連和了
    (三四副,贏得碼子不少。)
黛 玉:來自家碰罷,不過贏格洋鈿停歇要拆點份頭撥奴格。
楊 四:這個自然,你放心等著。
    (黛玉立起來,楊四坐下,即和了一副大牌。)
    (正在得意之際,又來了兩位朋友,未便起身招接,只好口中略略敷衍,讓黛玉
    (過去應酬,仍舊碰他的和。)
    (及至碰完結帳,楊四一人大贏,士誠是小輸家,道卿、維忠是大輸家,俗語叫
    (做「三仙歸洞」。)
    (所以今天的頭錢都是楊四一人出的,把十二塊錢放在臺上,又將十塊分與黛玉
    (。)
    (黛玉等謝了一聲,把牌收拾開去,絞上幾把手巾,各各揩畢,起身寬坐。)
道 卿:(梅)今天晦氣,被他代碰了幾副牌,害我們輸得不少,以後我要戒賭了。
維 忠:(柳)你不要怨別人,你姓的是梅,我同你一起到這裡,帶累我們也倒起霉來,
    輸了許多。若講『戒賭』兩字,你也說過好幾次,只算你對著屎坑賭咒呢!
    (說的大家好笑。)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